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东西洋考 明 张燮

东西洋考 明 张燮
  欽定四庫全書     史部十一
  東西洋考       地理類十【外紀之屬】

东西洋考 明 张燮
提要

臣等謹案《東西洋考》,十二卷,明張燮撰。燮,字紹和,龍溪人,自署海濱逸史。蓋布衣也。是書成於萬歷丁巳(1605),仿宋趙汝适《諸蕃志》例,惟載海國之通互市者。首西洋考凡十五國,又附録者四;次東洋考凡七國,又附録者十二次;外紀考為日本及紅毛番,不通貢使,故别著之。次税餉考,分水編、陸編、職官、公署,四子目;次舟師考,分内港水程、二洋針路、祭祀、占驗、水醒水忌、定日惡風、潮汐,七子目;次税璫考,紀神宗時,内官高宷通書蠧國刼官擾民始末最詳;次藝文考;次逸事考。其例於交阯、占城、暹羅、彭亨、呂宋、蘇禄,名與古同者,仍用古名;他若爪哇之為下港、東埔塞之為真臘、大泥之為勃泥、舊港之為三佛齊、麻六甲之為滿剌加、啞齊之為蘇門荅刺、思吉港之為蘇吉丹、遲悶之為吉里地悶、文莱之為婆羅、猫里務之為合狸里則並從今名。使通俗易檢。每國先列沿革事蹟。多與諸史相出入。如占城即古臨邑。而五代史以為自古未通之類。亦頗有改正。大致與明《一統志》畧同,而稍益以諸書。如閩部疏之誤記燕窩菜及小葛羅,誤稱吉蘭丹之類,咸附辨之。次列海船交易之例,則皆采自海師賈客之口,為傳記之所未詳。其税璫一篇,言利弊最悉。水程、針路諸篇,尤切於實用。惟明代控制外蕃,至為無術。無事則百計以漁利;有變,則委曲以苟安事事。可為炯戒。而篇末諸論,乃稱功頌德,曲筆實多,蓋當時臣子之詞,置而不論可矣。

  乾隆四十五年六月恭校上
  總纂官(臣)紀昀(臣)陸錫熊(臣)孫士毅
  總校官(臣)陸費墀


  ●東西洋考小引
  澄水國也,農賈雜半,走洋如適市朝夕之,皆海供酧酢之,皆夷產閭左兒艱聲切而慣譯,通罷襏畚而善風,占殊足異也。往歲商苦璫苦首,余條十三議上之,稍見蘇時詣予,引覈閒進而問徼,外風土諸種種異,因介司餉金陵王君謀曰:是不可以無紀,並郡誌所逸也。於是孝廉張紹和,父博物善屬辭,延之參咨,搜稽閲月二洋,考成受梓。
  予讀而蹍然曰:異哉,吾儒之一耳,一目之足以盡海内乎?彼僅隔一帶水,華風夷運逓閲因陳,不啻陰陽寒暑之代乎?其前矣。要以茫茫堪輿,恢恢函蓋,我雖不得文教,一之其指南,所至風轖所屯,西產多珍、東產多鑛,今觀其各區宇者:
    部領酋護、莫非率也。甓城榔屋、莫非式也。寶帶錦帔、莫非容也。
    竹轝筒吸、莫非餉也。擊鉦踏曲、莫非節也。灼骨嚙指、莫非盟也。
    吹蠡飲血、莫非武也。則其異異、同同者也。
  獨至嗜殺、敢死、枕戈、佩盾、朝君暮虜,東奔西掠,不親親而親釋,不問醫而問巫,則諸番類然,寧獨天性,亦漸靡,使之耳傳曰:性相近也,習相遠也。
  交南諸國,非秦漢以及國朝所列冠帶也。乎史稱任延等出守化行俗易矣。藉非阻距關河,盡臣服之寧,梗化外而勢不行也。固天所以格夷,而令窮於華也。乃我土之民,自倭禁外亹亹然,梯航以導之,幣質以要之、昵之,如嬰孩收之,如几席上以佐帑需下以廣生,遂波斯之藏,吐耀紫貝之玩充牣,非天以夷賜華,而不窮於夷,其較著也耶?嗟嗟朔方開,而竟塞九真郡,而旋罷無庸溯矣。居夷出關,意念良深,余弗克得之,星槎而習之,三老長年,按性習之,異同總百蠻之,錯落可市、亦可釁者,夷耶?綢繆之、其奚畫能生,亦能殺者,海耶?疏鑿之,其奚道誠得。
  自今一秉於成,波不沸而市不挑水國浸稱樂郊獨澄利也乎哉。是編也,足以觀矣,而第曰:續埤史之叢,譚資韻士之夢遊非考意也,然自非王君好事,張君博物,予何從以跼蹐睠方外之跡?不更足夸異乎,遂次第以弁諸首。
時萬歷丁巳 嘉平月之二十日  西昌蕭基 書於李署水心堂 
●凡例
一、島外諸國,惟交址、占城、暹羅、彭亨、呂宋、蘇祿,舶人所稱,尚沿故號。若下港之為爪哇、柬埔寨之為真臘、大泥之為渤泥、舊港之為三佛齊、麻六甲之為蒲剌加、啞齊之為蘇門答剌、思吉港之為蘇吉丹、遲悶之為吉裏地問、文萊之為婆羅、貓里、務之為合貓里,往往訛璞為樸、認魯成魚,是必質之方言、參之鄰壤、驗之謠俗、方物,始能得其主名,用心良苦。今於屬掇,輒書古號;若標題某國,則仍依舶人給引之舊,使俗眼易於披閱,而里耳可以不驚也。

一、占城之先為林邑,在唐為環王;暹羅之先為赤土、婆羅剎,後又為暹與羅斛二國;爪哇之先為闍婆,亦曰:社婆;三佛齊之先為干陀、利滿剌加,之先為哥羅富沙,蘇門答剌之先為大食;即宿學不能綜其變,而名其源。歐陽永叔作《五代史》,尚誤稱占城前代不入中國,況豎儒哉?自非窮搜千卷,鮮不迷亂。余所稱引,俱本于先正所論,次而折衷之,非敢臆見妄為牽合也。

一、諸國前代之事,史籍倍詳,而明興以來為略。即國初之事,掌故粗備,而嘉、隆以後為尤略。每見近代作者,敘次外夷,於近事無可縷指,輒用“此後朝貢不絕一語”搪塞譬之。為人作家傳,敘先代門閥甚都,至後來結束殊蕭索,豈非缺陷?余每恨之。間採于邸報所抄,傳與故老所誦述,下及估客、舟人,亦多借資,庶見大全,要歸傳信。

一、列國各立一傳,如史體;其後附載山川、方物,如《一統志》體。以其為舶政而設,故交易終焉。

一、集中所載,皆賈舶所之。若琉球、朝鮮,雖我天朝屬國,然賈人所未嘗往,亦不掇入。或曰:日本、紅夷何以特書,書其梗賈舶者也。

一、司關者,其人強半見在,不便立傳;第賢者又不宜泯沒,聊于各名下為誌數語。其有碑可採者,亦附載名下,以見繫思。倘碑出溢情,與本宦名實不相肖,則削不錄。

一、紀稅璫者何?曰:史不有宦者傳乎?間一展卷,如久病暫蘇,追念呻吟;嘗藥之候,悲喜交集,乃國醫之功,不可誣也。即附逐璫疏於後,如譜良劑焉。

一、舶人舊有航海針經,皆俚俗未易辨說;余為稍譯而文之。其有故實可書者,為鋪飾之。渠原載針路,每國各自為障子,不勝破碎,且參錯不相聯。余為鎔成一片,沿途直敘;中有迂路入某港者,則書從此分途,軋入某國。其後又從正路提頭,直敘向前;其再值迂路,亦如之。庶幾尺幅具有全海,稍便披閱。若謂新豐之雞犬識路、穆滿之臺榭積蘇,則吾豈敢!

一、藝文、逸事不載者尚多,無論搜剔所未及,即余自能睹記者,亦僅行其一臠,聊待後人之補入。
張爕紹和識。

●欽定四庫全書  (明)張燮撰

東西洋考卷一  ○西洋列國考

交阯【清化 順化 廉南 新州 提夷】

交阯,古南交也。秦為象郡、漢滅南越,置九郡,交阯其一也。光武時,女子徵側、徵貳反馬援,討平之後,改交州。隋復為交阯郡,唐置都護府,朱梁時曲承美據地輸款授承美,節鉞已復,并於南漢。其後州將争立,所部雲擾。丁部領及子丁璉討平之。宋綏嶺表璉内附,封交阯郡王蓋,於是淪為夷矣。璉弟璿嗣為其將黎桓所簒,貢使不絶
【《宋史》曰:宋鎬使黎桓,歸闕,上令條列形勢及事迹以聞。鎬具奏曰:去歲抵交州境,桓遣牙内都指揮丁承正等,以船九艘、卒三百人至太平軍來迎,由海口入大海,冒涉風濤,半月至白藤徑入海汊,乘潮而行,宿泊之所,皆有茅舍三間,營葺尚新,目為館驛,至長州漸近本國,務為誇詫,盡出舟師戰櫂,謂之水軍。宵征抵海岸,至交州僅十五里,有茅亭五間,題曰:茅徑驛。至城一百里,驅部民畜產,妄稱官牛,數不滿千,揚言十萬。又廣率其民,混於軍旅,以雜色衣乘船鼓譟,近城之山,虚張白旗,為陳兵之象;俄而擁從桓至,展郊迎之禮,桓斂馬側身,問皇帝起居畢。按轡偕行。時以檳榔相遺,馬上食之,此風俗待賓之厚意也。城中無居民,上有茅竹屋數十百區,以為軍營,而府署湫隘,題其門曰:明德門。桓質陋目眇,自言近歲與蠻宼接戰,墜馬傷足,受詔不拜。信宿之後,張筵出臨海汊為娛賓之遊,桓跣足持竿入水標魚,每中一魚,左右皆叫噪、歡躍。凡宴會與坐之人,悉令解帶,冠以帽子。桓多衣花纈及紅色衣,帽以真珠為飾,或自歌勸酒,嘗令數十人扛大蛇、長數丈饋使館曰:若能食此,當治為饌以獻焉。又羈送二虎,以備縱觀。皆卻之不受,士卒三千人,悉黥其額曰:天子軍。糧以禾穗日給,令自舂為食,兵器上有弓弩、木牌、梭槍、竹槍,弱不可用。桓輕鋭殘忍,昵比小人,腹心閹豎五七輩錯立其側,好狎飲,凡官屬善事者,擢居親近左右,有小過殺之,或鞭其背。賓佐小不如意,亦捶之,黜為閽吏;怒息,乃復其位,有塔,其制樸陋。桓一日請同登遊覽。地無寒氣,十一月猶衣夾衣揮扇云。】
然屢為宼害,漸失藩臣禮,桓卒,諸子争立,及廷龍嗣苛虐不道,李公藴逐之遂代為王。【其孫日尊稱帝,改元僭號大越】數傳至昊旵,無嗣,為其壻陳日煚所有。【《宋史》曰:李氏有國凡八傳,二百二十餘年】元攻下之,封其子光昺為王,世貢不絶。顧時時遣將躙蹂其地。高皇帝蕩平。區宇王陳日煃率先内附,遣學士張以寧封為安南國王,會日煃卒,侄日熞嗣,請詔印于以寧拒之,吾受命封先王,何得予若,日熞乃請于朝,遣編修王濓、主事林唐臣封日熞嗣王,而賞以寧得使臣體。未幾陳叔明簒立叔,明死,子日焜為其臣黎季■〈犛,牙代未〉所弑。
【《蒼霞集》曰:叔明老弟煓代視事,煓攻占城敗死,弟煒代。先是上嘗戒安南占城毋相攻,至是以叔明兄弟怙強速禍,復遣使諭之。二十一年,黎季■〈犛,牙代未〉弑煒,立叔明子,日焜,旋為季■〈犛,牙代未〉所弑。】
改國大虞。稱太上皇,使其子胡■〈大上叵下〉為國王,詐稱陳氏絶無後,而■〈大上叵下〉其甥也,請權國事,文皇帝許之,俄而陳氏之孫,天平者,間道愬于朝,胡■〈大上叵下〉懼表請天平還國,封天平安南國王,使都督呂毅、黄中,大理卿薛巖以兵護之,季■〈犛,牙代未〉具牛酒犒師,偵騎往壺觴道,相屬也不為虞,至芹站伏發殺天平及薛巖。上大怒,拜成國公朱能為征夷將軍,西平侯沐晟左副將軍、新成侯張輔右副將軍,發兵分道討之。
【《吾學編》載,上幸龍江,禡誓衆曰:黎賊父子必獲無赦,毋養亂、毋玩寇、毋毁廬墓、毋害稼穡、毋恣取貨財、毋搶人妻女、毋殺降。有一,雖功不宥。】
成國公薨。詔新成侯輔行大將軍事,兵躙坡壘、隘留二關而入,抵富良江,西平侯亦破猛烈關,突宣江口,出洮水,度富良江,與大軍會於三帶州。賊立柵屯守,師夜度大破之,焚柵,煙焰漲天,乘勝攻下西都,燒其宫室,又破賊艘於木九江,嗣大破賊於鹹水關,窮追季■〈犛,牙代未〉父子獲之捷聞,詔求陳王,後已絶乃郡縣其地。
【立交阯布政司,都指揮司,按察司為府。十七州、四十七縣、一百五十七衛、十一守禦、千戶所三。】
論功,進封輔為英國公,晟黔國公,餘爵賞有差。亡何餘孽,簡定作亂,英國為大將,率兵討擒之。
踰年陳季擴復叛,季擴,簡定從子也。輔復往討,轉戰連歲始獲之。
自英公下交南凡三,獲偽王,威震西南夷。因留鎮其地,而尚書黄福掌藩臬有威惠遐外以寧尋,召輔歸。以豐城侯李彬代鎮福亦以久得代中貴人馬騏墨而煩苛失衆心黎利遂乘之反彬不能制所攻没郡邑十數命成山侯王通佩將印發二廣兵四萬,并鎮兵討之,凡十餘戰,利益盛前逼交州詔安遠侯柳升以精兵七萬往犄角平賊,升故嘗從征安南者,鋭而輕敵,自以千騎為前鋒,敗利兵前追之伏發橋壞,升中鎗死。成山侯懼,不敢出,乃與利約和,以交阯棄之,引兵還利。於是送還文武官吏四百十七人,進代身金、銀、香、象、布帛謝罪,且乞封,而宣宗用大學士、士奇榮策。
【利表言,前國王遺嗣暠今在老撾,請嗣封。上集大臣議,英國公、臣輔、尚書臣義、臣原吉,皆言,交南本中國地,勞苦得之,不宜隳成功。大學士臣士奇、臣榮言:兵興以來,天下無寧歲,今瘡痍未起,而復勤之,臣不忍聞,且求立陳後者。太宗皇帝,心也求之不得,而後郡縣,今因其請,撫而建之,以息吾民,於計大便,漢棄珠崖,前史榮之,安在為示弱乎?上曰:卿二人言是。】
遣少宗伯李琦少司空羅汝敬等持璽書赦利求陳氏後立之利詭陳氏已絶,更遣少宗伯章敞納言徐琦冊為權署安南國事,利遣使入謝,解歲金五萬兩,然已改元順天帝,其國中矣。
利死,子麟立。
【僭號紹平,偽諡利太祖高皇帝。】
遣使告哀求冊權署國事,正統丙辰,以少司馬李都納言、蔡亨持節,冊為安南國王。
【麟復改號大寶】
久之死,子濬嗣。
【僭號太和,偽諡麟太宗文皇帝】
請冊,朝貢不絶。天順時,為庶兄琮所弑,自立。
【僭號天興】
大酋黎壽域等起兵,殺琮而立濬弟、灝。
【僭號光順】
成化初,與鎮安土官守岑宗紹相攻,為岑氏所敗。占城王茶全攻其化州,灝率兵救之。占城退走,虜王茶全以歸。弘治間灝死,子暉嗣。
【僭號景統,偽諡灝聖宗淳皇帝。】
暉死,子敬嗣。
【僭號泰貞】
未踰年而死,遺命立其弟誼。
【僭號端慶,偽諡敬肅宗欽皇帝。】
誼立,四年死於弑。其酋黎廣度等,表誼寵信母黨阮种,阮伯勝恣行兇暴民不堪,命阮氏圖竊國柄,遷誼别宅,逼令自盡,臣等與國人共聲其罪,黨與盡伏誅,竊見故國王。黎灝第二子、故臣炤、有子黎賙,堪任國事,乞賜襲封。詔許之。
【賙僭號洪順追謚誼為厲愍王】
初灝生二子,長即暉、次子玿,偽封錦江王。暉生敬誼,玿生灦賙。誼被害時,玿與灦俱先死,故國人立賙,而灦之子偽沱陽王譓及弟懬,以兄不得立,灦妻鄭綏女譓妻鄭惟鏟女,是時鄭彊且握柄於國,立賙非其意也,賙既立。
【偽尊父玿為德宗建皇帝】
多行不義,國人惡之。正德丙子鄭惟鏟鄭綏與其黨陳真弑賙而諒山都將陳暠者稱陳氏後以諒山之甲迫交州殺鄭惟鏟自立陳真擊走之暠病死鄭綏等共立譓為主於國
【僭號光紹偽尊灦哲宗明皇帝諡賙曰:靈隱王追諡誼為威帝】
其大臣阮弘裕等,討弑賙之,罪攻鄭氏,鄭氏出奔時,國柄未有所屬,莫登庸諷,羣臣推已典兵。
【登庸者,荆門人,世業漁,以武舉為陳暠參督,後歸黎譓,累戰功,封武川伯鎮海陽以重賂賂譓左右,入柄軍政,加太傅,封仁國公,遂簒奪偽國。】
既得志,漸除譓左右,易所親信防守之。譓潜起兵攻登庸,反為所敗,出奔清華。時嘉靖元年也。登庸乃偽立懬。
【僭號統元追諡賙為襄翼帝】
亡何酖懬并其母殺之而自立。
【國號大越,改元明德,偽諡懬曰:恭皇帝】
時譓尚據清華、乂安、順化、廣南四道,登庸立其子方瀛居守,自稱太上皇。率兵攻譓,連破之,譓走入哀牢國,憤悒死。子寧甫七歲,故臣共立之於漆馬江。登庸屢攻不能克。鄭惟憭以黎寧命來請兵。下部議拜咸寧侯仇鸞為大將、尚書毛伯温監督,及督臣蔡經等分道入討,乃聚兵以聲恫喝登庸。誘使納款,登庸於是為降,表請罪、獻代身金,人自贖。伯温等為壇兩軍相距,登庸脱帽、徒跣、伏壇下,稱詔赦之。
【《廣西通志》曰:嘉靖十五年,皇子生先議頒詔諸夷。
禮部尚書夏言奏:安南不貢逾二十年,宜罷使;及黎寧奏至,廷議:命毛伯温為兵部尚書,從宜撫剿。
兩廣督臣潘旦疏稱:莫氏奸雄之賊,黎氏逆利之裔,皆非宜立。如以夷狄處之,則元昊可爵不義、可侯,而黎利可王也。二氏紛争,兵甲未息,皆欲假天朝名號,宜静觀其變。
與廷議不合,因召旦還,以侍郎蔡經代之。亷州守張岳獨言用兵之害,宜留使者,勿前。
經問岳曰:能保,毋用兵降登庸乎?
岳曰:欲降之,必令納地,令貶號,令匍伏,詣闕獻國中圖籍,聽上處分,國體不可褻也。
經曰:如此能令登庸聽乎?
岳曰:一檄足矣。
於是兵事調度一屬之,岳司馬毛伯温至岳,手賊情地形冊子授。
伯温曰:公計用兵,則圖進取方畧,無逾此者。然不若罷,毋征為完計。顧公策安決耳。
伯温密謂岳曰:交事屬子矣。先是登庸聞廷議,興師遣人上表乞降,至是求益懇岳用前言要之登庸初猶倔彊岳懼以禍,令蚤自計。於是登庸惟命,會岳遷去。登庸復首鼠兩端。伯温經奏,乞還岳廣東。
登庸曰:張公在吾無恐矣。伯温檄重兵駐節南寧,而參政翁萬達素負雄畧,諸所策如張岳議,乃使通判蘇廷瓛傳譯,令束身軍門,歸地、繳印、去僭號,奉正朔,復遣作書諭之。
登庸乃以十一月素衣、繫組、躬率頭目、耆士候,于南關萬達等,開張幕府設龍亭,覆以黄幄,傳令開關;登庸等,由關道左出,脱履、跣足、面北而跪,傳解其組,及接受降書。】
凱旋,伯温等加秩有差。廷議:黎寧非真黎氏後,以登庸為都統、使鎮安南,然帝其國自如也。登庸方瀛相繼死,孫福海嗣位,又死;子宏瀷幼,大臣阮敬等專權,國復亂。
四十三年貢使黎光賁至京,光賁以國難,羈留南寧者十五年,至是乃達,其後貢遂絶。
萬歷間,莫茂洽為都統使。茂洽死,國大亂數年。鄭惟憭子,鄭檢立。黎暉後維邦為主。維邦死,子維潭嗣。盡逐莫氏遺孽,詣督臣請款關。輸貢移文,擅用前國王印。守臣詰之,維潭飾詞對,然請款愈堅,與約必以高平居莫氏如黎氏漆馬江時;維潭心難之,遁去頃之復款具言其恢復之義歸附之,誠高平乃其故土且莫氏簒臣不宜漆馬江為比守臣曰:莫氏先世雖簒逆,今日乃國家外臣也。使假息一隅,毋遽殄絶,是我國家所以鎮撫四夷,共其患難之意;維潭乃聽。二十四年夏,築壇受降,如登庸故事。
【《廣東通志書》曰:維潭抵關,同知黄宇、李陶成出關傳譯。詰以六事,首擅殺貢臣曰:復仇之急不遑,請命乞矜其愚。次維潭曰:世孫也,其祖黎暉,天朝曾錫命焉。次鄭松曰:隷臣世以衛黎,非冒黎也,然則何宵遁乎?曰:以儀物之不戒,非遁也;幸不加討,其自今有死無二,金印何在。曰:權倣為之,立銷矣。至安挿猶佯對不決。復譯諭曰:均貢臣也。黎昔可漆馬江莫獨不可高平乎?且分土既定,庸何傷?阮澧等語塞,趨白。
維潭曰:謹遵命。黄宇還報。授澧款關儀節使旋習之。初十晨開關,先夷杠,次夷使、衛兵,次維潭、并通國臣耆,俱魚貫入。維潭褫衣跣足,身繫白組,北面伏地;陶成親解其組,維潭起,著衣履,同臣耆五拜三叩頭,訖進伏罪表,次進金人代身,姑令戴罪還國候旨。維潭又五拜三叩頭畢。候龍亭前赴左江道,請用,賓主見又請,稍降階俱不從,黄承祖從旁厲聲示。維潭今復國,不費檳榔半咽,何靳四拜,遂下拜各頭目,皆羅拜,張其犒之。】
督臣陳大科疏言:莫之簒黎,其事逆,先朝猶赦其愆,况黎之復讎,其名正,今日宜許其順,以夷治夷,祖宗成法。事下部議,如大科言,以維潭為都統,使安南,復定。
萬歷間,黎維新嗣,維新雖國主,然政無纖鉅,悉決於大臣鄭松,所擁虚器耳。
三十五年交南苦饑,叛酋集衆掠欽州,輒散去。督臣戴燿遣兵討捕之,移檄,維新自縛,叛酋松縛企揚、扶安、扶忠三人來獻,其與粤西連境者,歲歲為南大憂。督臣周弘謨,請增兵、增餉,以需大創云。
其俗夷獠雜居,獷悍喜鬬,或剪髮或椎髻。口赤、齒黑、跣足、文身,暑熱好浴,故便舟善水。惟交愛人倜儻,好謀驩。演人淳秀好學,則從古傳為美譚。國中尚知祀文,宣王用制科取士,亦猶中華之遺教也。
其地分十三承政司
【《廣志》曰:欲示土地之廣,彊分析為郡縣。其實一承政不能及中國一府,或自舊縣升為府,如慈山涖仁之類,或承政只管一府,如安邦諒江之類;舊名多更改割裂。】
舶人稱東京者,即其故都;其王居曰:日南殿。

  清化港,即舊清化府也。是漢九真郡治之地;隋唐為愛州,在交阯為西京,今為清華承政司。

  順化港,即舊順化府也。今為順化承政司。

  廣南港,即舊乂安府也,漢為日南,隋唐為驩州,今為廣南承政司。太傅阮某,鄭松之舅也。松既執國政,阮不能平,擁兵出據於此。威行諸部,某卒,其子始脩貢東京。

  新州港,即舊新安府也。今為海陽承政司。

  提夷港,亦交阯屬縣。以上風俗,大約與東京相類。【尚有汝南承政、京北承政、山西承政、諒山承政、太原承政、明光承政、興化承政、乂安承政;賈船所不到,附載于此。】


形勝名蹟
佛跡山【在交州府、石室縣。有巨人跡,下有池,景物清麗,一方勝概。】
勾漏山【在石室縣、古勾漏縣在其下。《漢書》註:勾漏有潜水牛,上岸共鬬,角軟還復出。】
東究山【在北江府、嘉林州。一名東臯山。唐、刺史高駢建塔其上。】
僊遊山【在北江府、武寧縣。相傳有樵夫觀,二仙奕棋於此。】
金牛山【在武寧縣。唐、刺史高駢欲鑿其山,見金牛奔出,遂止。《漢書》註:九真郡、居風縣有山,出金牛,往往夜見光輝十里。】
 崑山【在諒江府、鳳山縣上。有清虚洞,山腰有瀨玉橋,白雲庵,林岫之勝。】
丘皤山【在諒江府、丹巴縣上。有石門,廣三丈,相傳漢、伏波將軍馬援所鑿。】
安子山【在新安府、東湖縣。一名象山。漢、安期生得道處。宋、《海嶽名山圖》以為第四福地。】
雲屯山【在新安府、新屯縣,大海中兩山對峙一水中;通商舶多聚此。】
大圓山【在新安府、新安縣,大海中突起圓嶠。永樂十六年,山獲白象二,來獻】
鳳翼山【在三江府、夏華縣邑,人歲時登覽。】
三島山【在宣化府、楊縣,三峰特起。】
 芄山【在太原府、弄石縣,下有巖洞,水穿洞中,可行舟。】
 隴山【在太原府、洞喜縣,四面皆峭壁,中有村墟在焉。】
戱馬山【在清化府、永寧縣,一名遊英山,巍然獨立,横枕長江,邑人九日登高處。】
安鑊山【在清化府、東山縣,出美石,漢豫章太守,范甯,嘗遣吏採石為。】
天琴山【在乂安府、奇羅縣東海邊,相傳陳氏主遊此,夜聞天籟聲,故名。永樂初,天兵擒黎賊子蒼于此。】
 横山【在乂安府、河華縣,昔林邑告交州刺史,朱蕃,求以日南北鄙横山為界,即此。】
傘圓山【在嘉興州,其勢高峻、雄偉。】
 艾山【在嘉興州、蒙縣,面臨大江、峭石環立、人跡罕至;相傳上有仙艾,每春開花,雨後漂水,羣魚吞之,便過龍門江,化為龍。】
富良江【在交州府、東關縣,一名瀘江,上接三帶州、白鶴江,經城東下通利仁縣,大黄江,以達于海。宋郭逵破蠻,決里隘次富良江。本朝張輔等破黎寇于此。】
如月江【元兵與懷文侯戰處。】
天德江【一名廷藴江,又名東岸江,永樂初,黎寇懼討役民堙塞,天兵既平寇,重加浚治,舟楫復通。】
來蘇江【舊名蘇歷江,自交州東北、轉而西下,直抵鋭江。昔有蘇歷者,開此,故名。永樂初,工部尚書黄福重浚,因王師弔伐,乃更名來蘇。】
宣光江【在宣化府、曠縣,源自雲南教化長官司,入境流七百餘里,達宣化江,沐晟自雲南引兵駐此。】
海潮江【在建昌府、快州,自阿魯江分流下,通玉球江,昔陳氏破占城軍處。】
龍門江【在嘉興州、蒙縣。《漢書》註封谿縣有隄防,龍門水深百尋,大魚登此門,化成龍,不得過,曝鰓點額,血流此水,恒如丹池。
《一統志》曰:源出雲南寧遠州,至此横截江流,中分三道,飛湍聲聞百里,舟過此必舁上岸,方可復行。】
 夜澤【在建昌府、東結縣,梁時有阮賁世為豪右,陳霸先擊破之,賁逃澤中,夜則出掠,因號夜澤。】
 龍溪【在鎮蠻府、廷河縣,昔陳氏夜過江,不能渡,忽見一橋跨江,既渡,回顧不見,及有國,改名龍溪。】
天威涇【唐高駢以交州至邕川,海多潜石,漕運不通,鑿開五道,有青石徑;或傳馬援不能治,既而震碎其石,亦得通,因名天威涇。】
東津渡【在交州府、東關縣,瀘江、舊以舟楫往來阻風,永樂初,張輔沐晟始置浮橋,每歲一易。】
金溪究【《水經註》曰:朱■〈外鳥內〉,雒將子名詩索麋泠,雒將女名徵側為妻,側有膽,勇攻破州郡為王,馬援將兵討之,走入金溪究,三歲乃得。】
越王城【在乂安府、東岸縣,又名螺城,以其屈曲如螺。漢時安陽王所築,安陽王舊都越地,故又稱越王城,宫址尚存。】
璽城 望海城【俱交州府。《漢書》曰:馬援奏言,西于縣戶三萬二千遠界去,庭千餘里,請分置封溪望海二縣。因築二城守之。】
大羅城【在交州城外、漢交阯郡,唐安南都護府皆在此。其城張伯儀所築,高駢修廣之。宋李公藴立國于此。】
雒王宫【《交州異域記》曰:交趾未郡縣時,地有雒田,隨潮上下,民墾食其田,因名雒民,設雒王、雒侯、主諸郡縣;縣多為雒將銅印青綬,後為蜀王子所滅,今三帶州宫址尚存。】
天使館【元。傅與礪,使安南題詩云:使旌入館青雲動,仙蓋臨江白日迴,喻蜀豈勞司馬檄,朝周終見越裳來。】
 浪泊【在交州府、東關縣,一名西湖,馬援平交趾謂官屬曰:吾弟少遊,常哀吾慷慨有大志。嘆曰:士生一世,但衣食纔足,為郡縣吏守墳墓,鄉里稱善人足矣;至求贏餘,自苦耳。吾在浪泊西里閒,下潦上霧。毒氣薰蒸,仰視飛鳶站站墮水中,念少遊語。何可得也。】
銅柱【馬援破交阯,立為漢界,誓云銅柱折,交阯滅,唐馬總亦建二銅柱。】

  
物產
金【《爾雅》曰:黄金謂之盪孔融曰:金之優者,謂之紫磨。
《一統志》謂太原、諒山、乂安等府所出也。】
珠【晋陶璜,為交州百姓無農,惟採珠為業,以珠易米。】
辟寒犀【唐開元間,交阯進犀角一,株色黄如金,以金盤置殿中,煖氣襲人,上問其故,使者曰:辟寒犀也。】
珊瑚【《一統志》曰:有赤黑二種;在海直而軟,見日曲而堅。漢初趙佗獻赤珊瑚,號絳火樹。】
犀角【宋及本朝充貢《山海經》曰:犀三角一在頂上一在額上一在鼻上鼻上者小而不墜食角也《交州記》曰:犀有二角,鼻上角、長額上角短;或曰:三角者水犀,二角者山犀。】
象牙【《爾雅》翼曰:象齒歲脱,猶愛惜之,掘地而藏,必削木為偽齒,潜往易之,覺則不藏故處。宋及本朝交阯充貢。】
貝【劉欣期《交州記》曰:大貝出日南,如酒杯。
《廣州志》曰:貝有八紫貝最美,出交州。
萬震曰:乃有大貝,奇姿難儔,交阯以南皆有之。】
玳瑁【《本草》曰:大如扇。似龜甲,有文。解毒兼辟邪。
《海槎餘録》曰:背負十二葉,有文藻,取用必倒懸其身,用滚醋潑之,逐片應手而下,但不老大,則皮薄,不堪用耳。】
翠羽【《爾雅》謂之鷸。
《異物志》雄赤曰:翡雌青曰:
《翠禽經》曰:鷸有文而貪,人取其羽為飾,故《左傳》云:翠被;而《楚詞》云翠帷。】
銅鼓【廣州記曰:俚獠鑄銅為鼔,面濶五尺餘,鼓臍隱起;或作海魚,周回有蝦蟇十二相對,初因鄉里小兒聞鳴蛙之怪,得於蠻酋大塚中;按《漢書》馬援征交阯,得駱越銅鼔,改鑄馬式蓋。漢而有之,與今制不同。】
銅【銅柱之鑄從來久矣】
丹砂【晉葛洪:煉丹求為勾漏令。杜子美詩:交阯丹砂重。】
奇楠香【其香經數歲不歇,為諸香之最。故價轉高,以手爪刺之、能入爪,既出,香痕復合如故。《華夷考》曰:香木枝柯竅,露木立死,而本存者,氣性皆温,為大螘所穴,螘食石蜜歸,而遺於香中,歲久漸漬,木受蜜氣,結而堅潤則香成矣。近世以制帶銙率多湊合,頗若天成,純全者難得耳。】
奇楠香油【真者難得。今人以奇楠香碎漬之油中,以蠟熬之而成。微有香氣。】
沉香【《圖經》曰:木類椿櫸,多節,葉似橘,花白,子似檳榔,大如桑椹,交州謂之蜜香。斷其積年老根,經年皮幹俱朽爛,木心與枝節不壞者,即香也。堅黑而沉水,為沉香】
速香【《酉陽雜俎》曰:交阯蜜香樹伐之經年,其根幹枝節各有别也。心與節堅黑沉水為沉香;水面者為鷄骨香;根為黄熟香;幹為棧香;細枝緊實未爛者為青桂香;根節輕而大者為馬蹄香;同出一樹。今人名速香,蓋黄熟語音之訛矣。】
安息香【《酉陽雜俎》曰:其樹呼辟邪樹,長三丈許,刻皮出膠如飴,名息香。《本草》云:似栢脂,黄黑色為塊,新者亦柔軟。《一統志》曰:樹如苦棟,大而直,葉類羊桃而長,中心有脂作香。】
詹糖香【《圖經》曰:出交南,木似橘,煎枝葉為香。往往以皮及蠧屑和之,難得淳好者。】
蘇合油【《圖經》曰:蘇合香與真紫檀相似、而堅實,極芬香。今不復見。但用如膏油者,極芬烈耳。陶隱居以為是獅子屎,外國說不爾。
 《梁書》云:蘇合香是諸香汁煎之,非自然一物也。先煎其汁為香膏,乃賣其滓與賈人。】
絹【按九真郡蠶,年八熟,繭小、輕薄,絲弱綿細。今交阯絹,蓋八蠶之絲所織也。薄者,畫家多用之;其色近古。本朝充貢。】
東京布【亦吉貝所織者,尺幅甚狹。】
羚羊角【郭璞曰:麢似羊而大,角圓鋭。
陳藏器曰:羚羊夜宿,以角掛木不著地,但取角彎中深鋭。小猶有掛痕者,是交阯,出高石山。】
明角【牛白者,角亦白;是稱明角。雄角大而直。雌者多磊塊。故價為遜。】
烏角【《考工記》曰:稚牛之角直而澤老牛之角紾而昔疢疾險中瘠牛之角無澤】
鹿角【許氏《說文》曰:鹿解角獸。
《雅翼》曰:鹿,陽獸,遊山夏,至得陽氣而解角,從陽退之象。
《本草》曰:羣居則環角、外向,以防物之害己。】
獺皮【《本草》曰:似狐而小,青黑色,膚如伏翼,一歲二祭,其先取魚水潏四面陳之,謂之祭魚,今人集其皮為裘。】
馬尾【宋時占城,多從交阯市馬,則馬故所自出/】
蠟【陶隱居云:蠟生蜜中,故謂蜜蠟。蜂先以此為蜜,蹠煎蜜亦得之。初時極香軟,人更煮煉,或加少醋酒便黄。】
燕窩【燕食海藻,吐以作巢,依石穴上,伏其卵,生雛,故多著毳。夷人梯取之,王敬美閩部疏謂:海燕所築,銜之飛渡,倦則擲置海面,浮之若杯,身坐其中,久之復銜以飛,為海風吹泊山澚,海人得之,以貨。此好奇而誤入之者也。】
胡椒【《酉陽雜俎》云:苗蔓生,根極柔弱,長半寸,有細條,與葉齊條上,結子,兩兩相對,其葉晨開暮合,合則裹子,葉中形似漢椒,至辛辣。】
蟳肉【周書王會海陽大蟹註,海水之陽,以此貢獻,蓋蝤蛑鉅者,蝤蛑即蟳别名也。今人貨其乾肉以歸。】
薏苡仁【交南呼為■〈艹幹〉珠,一名薏珠子,馬伏波所以興謗也。】
檳榔【俞安期曰:檳榔子,既非常木,亦特異。余在交州度之,大三圍、高丈餘,葉聚木端,房棲葉下,花秀房中,子結房外。皮似桐而厚,節似竹而概,中空外勁,遐立海南,遼然萬里。《嶺表録異》曰:安南人採實,以扶留藤兼瓦屋子灰競嚼之云。交州地温,非此無以祛瘴癘。】
椰【《異物志》曰:樹高六七丈,無枝葉。葉如束蒲,在上。實如瓠,繫之顛,實外皮如胡蘆,膚中有汁,升餘。食其膚、則不饑,食其汁、則增渴。
《交州記》曰:椰子有漿,作酒飲之,亦醉。 
沈佺期椰子樹詩:日南椰子樹香,裊出風塵叢生調,木首圓實檳榔身,玉房九霄露碧葉,四時春不及塗林,果移根隨漢臣。】
千歲子【《酉陽雜俎》曰:藤蔓,出土子,在根下,鬚緑色,交加如織,其子一苞二百餘顆,皮殻青黄色,殻中有肉,如栗味,亦如之。乾者,殻肉相離,撼之有聲,出交阯。】
菴羅果【《一統志》曰:俗名香蓋,乃果中極品,實似北梨,四五月熟,多食無害。】
波羅蜜【《一統志》曰:大如冬瓜,皮有軟刺,五六月熟,味最香甜,核可煮食,能飽人,嘉林州出者佳。】
劉【《水經註》曰:實如梨酢,甜,核堅,出交阯。】
石栗【《草木狀》曰:石栗,生石罅間,殻厚,肉少,味似胡桃,熟時為鸚鵡啄食,畧盡,故彼人珍貴,出日南。】
豆蔲【《異物志》曰:生交阯,形似益智,皮殻小,厚如石榴,辛且香。】
古度【《交州記》曰:不花而實,實從皮中出,大如石榴,色赤,可食。】
石南樹【《南方記》曰:實如燕卵,取核,乾其皮,中作肥魚羮,和之尤美,出九真。】
州樹【《南方記》曰:掘煮如李子,剥核,味甜,出武平。】
國樹【《南方記》曰:子如雁卵,曝乾,食之,味似栗,出交阯。】
多感【《交州記》曰:多感子黄色圍一寸】
蓽茇【《草木狀》曰:蒟醬生蕃國者,大而紫,謂之蓽茇,交阯多,種蔓生。】
留求子【《草木狀》曰:形如梔子,稜瓣,深而兩頭尖,及半黄已熟,中有肉,白色,甘如棗,核大,交阯有之/】
大茄【《草木狀》曰:交廣種茄,宿根三五年漸長,枝幹乃成,大樹盛熟,梯取之。】
蘇木【《華夷考》曰:蘇枋樹出九真南人以染絳《一統志》曰:一名多那俗名紅木】
烏樠木【顔師古曰:樠木名其心似松。《一統志》曰:樹似栟櫚堅緻可為器】
棕竹【竹如指大實中黑色而白點文文似栟櫚故名稯竹其粗者名竹枯不中用】
棘竹【《竹譜》曰:棘竹生交州,大二尺圍,肉厚,幾於實中,夷人破以為弓,枝節有刺,種以為城,卒不可攻。
萬震《異物志》所謂種為藩落,阻過曾墉者也。】
白緣【《交州記》曰:白緣,樹高丈餘,實味甘美於胡桃。】
人子藤【《酉陽》曰:安南人子藤,紅色,在蔓端有刺,子如人狀,燒之集象,南中亦難得。】
犀【《交州記》曰:犀毛如豕蹄,有三甲,頸如馬,有三角。】
象【《朝野僉載》曰:安南有象,能知人曲直,負心者,以鼻捲之。】
兕【《爾雅》曰:兕似牛,青色,重千觔,一角長三尺餘,形如馬鞭柄,皮堅厚,可制鎧。漢霛帝時,九真獻為奇獸,元時安南貢兕。】
白鹿【晉元康初白鹿見交趾武寧縣宋元嘉交趾獻白鹿】
驨【《爾雅》云驨如馬,一角者騏。
郭云,元康八年,九真郡獵一獸,大如馬,一角,角如鹿葺,此即驨也。】
猩猩【《水經註》云:猩猩,獸形若黄狗,又狀貆■〈豸屯〉,屯人面,顔容端正,音聲玅麗。楚太原王綱曰:猩猩好酒,及履,里人置之山谷,常數輩為羣,見酒物知人張設,取之。先知張者祖父姓名詈曰:奴欲殺我,亟舍爾去也。既復還曰:試共嘗酒,逮醉取屐著之,為人所擒。】
狒狒【《爾雅》曰:狒狒如人,被髮,迅走,食人。
《山海經》一名梟羊,有毛,反踵,見人則笑,出交廣。
郭璞贊曰:狒狒怪獸、被髮操竹、獲人則笑、脣掩其目、終亦號跳、反為我戮。】
果然【《山經》果然,似獼猴,以名自呼。羣行,老者在前,少者在後,得果食,輒與老者,似有義焉。交趾有之。
《南州異物志》曰:交州果然,獸體不過三尺,而尾長四尺餘,反尾度身,過其頭,視鼻仍見兩孔仰向天,其毛長、柔細、滑澤,以白為質、黑為文,集十餘皮可得一縟,繁文麗好,細厚温煖。】
蒙貴【《爾雅》謂之蒙頌。
《一統志》曰:狀如猫而小,紫黑色,畜之捕鼠甚於猫。林元凱為安南陳中貴題畫云:内相家中蒙貴兒,華堂客到每先知,今朝洗面還過耳,故寫新圖開閣詩。】
白雉【漢光武時,日南九真貢。】
孔雀【《異物志》曰:孔雀,自背及尾皆圓,文五色,頭戴三毛,長寸,以為冠,足有距,迎晨則鳴,相和。交阯郡人多養孔雀,殺為脯腊,又養其雛,為媒傍,施網罟,伺其飛下,則牽網横掩之,採其金翠毛,裝為扇拂,或生截其尾,以為方物云。生取,則金翠之色不減】
鸚鵡【林元凱詩:隴頭春樹拂雲紅,學語聲嬌弄晩風,上國抵今辭遠貢,莫愁彩羽閍雕籠】
蚺蛇【《水經註》曰:交阯山多,蚺蛇長十丈、圍七八尺,常樹上伺鹿,鹿過,低頭繞之,有頃鹿死,先濡令濕,便吞頭、角、骨,皆鑚皮。出山夷,始見蛇不動時,以大竹籤籤蛇頭,至尾殺而食之,以為珍異。
故《異物志》曰:蚺為大蛇,既洪且長,采色駮,犖其文錦,章食豕、吞鹿,腴成養創,實享嘉宴,是豆是觴,言養創之時,肪腴甚肥。搏之,以婦人衣投之,蟠而不起,便可得也。】
紅飛鼠【《華夷考》曰:多出交阯,深毛葺葺然。唯肉翼淺黑色,雙伏紅蕉花間,捕者獲其一,則其一不去,婦人帶之為媚藥。】
竹鼠【《交州記》曰:竹鼠如小狗大食竹根出封溪】
鸚鵡魚【《一統志》曰:龍門江旁有穴,出鸚鵡魚,色青緑,口曲而紅,似鸚鵡嘴,相傳此魚能化龍。】
蟻子鹽【《嶺表録異》曰:溪洞酋長多收蟻卵,争鹵為醬,非官客親友不可得食,周禮醢人饋食之,豆有蚳蟻子,即此。】

交易
賈舶既到,司關者將幣報酋,舶主見酋,行四拜禮,所貢方物,具有成數,酋為商人設食,乃給木牌,於廛舍聽民貿易,酋所須者輦而去,徐給官價以償耳。廣南酋號,令諸夷埒于東京、新州,提夷皆屬焉。凡賈舶在新州,提夷者必走數日程,詣廣南入貢,廣南酋亦遙給木牌,民過木牌必致敬乃行,無敢譁者,斯風稜之旁震矣。順化多女人來市,女人散髮,而飛旁帶,如大士狀,入門以檳榔貽我,通慇懃,士人嗜書,每重貲以購焉。
【按《宋史》大觀初,貢使至京,乞市書籍。有司言法不許,詔嘉其慕義,許之,然則彼國嗜書,正非一朝耳。】

論曰:
久矣。夫交南之為郡縣也。文皇帝振宋之陋。六師所指。海立電飛。漢唐土疆。於兹重闢。厥績偉矣。迨英公内斾銜命宵人馬竭猶求獸窮則逸宣廟以止戈為武休息甚弘然楚楚冠裳棄成鱗介不得與珠崖儋耳。同被華風。則大造者之靳。此一方靈秀也。二百餘年。羈縻勿絶。保境戢惠。固獻琛而稱。藩易姓代興終款關而待命。雖僭竊未改。視黎桓時。則有分矣。

東西洋考卷一


●欽定四庫全書  (明)張燮撰
東西洋考卷二  ○西洋列國考
占城
1-59
占城、古越裳地也。秦、林邑。漢、象林。及區連殺縣令,自立稱林邑王,數世中絶。外甥范熊代之,子逸嗣,逸死,奴文簒立。
【《梁書》曰:文本夷帥范稚家奴,嘗牧羊山澗,得醴魚二,化而為鐵,因以鑄刀,刀成,文向石呪曰:若所石破者,文當王此國。因斫石,如斷芻槀,文心異之。范稚嘗使之商賈至林邑,因教林邑王作宫室,及兵車器械,王寵任之,後乃讒王,諸子各奔餘國,及王死,無嗣,文偽於鄰國迓王子,置毒漿中殺之,脅國人而自立。】
永和間襲破日南,殺其守夏侯,覽以屍祭天,屯日南久之。
【《梁書》曰:夏侯覽為太守,侵刻尤甚,林邑貪日南地肥沃,常欲畧有之。因民之怨,遂舉兵襲日南,殺覽,以其屍祭天,留三年乃還。交州刺史朱藩遣劉雄戌日南,文復屠滅之,遣使告藩,願以日南北境横山為界,藩不許,遣陶緩討之,文歸林邑,尋復屯日南。】
文死,子佛嗣,屢為晉兵所破,然亦世為交南患。
【《梁書》曰:佛立猶屯日南,征西將軍桓温遣滕峻灌邃帥交廣兵討之,佛嬰城固,守畯盛兵於前邃帥勁卒自後踰壘而入,佛衆驚潰,追至林邑,佛乃請降,昇平。初復為寇,暴刺史温放之討,破之。
隆安三年,佛孫須逹復寇日南,執太守霛源,又寇九德,執太守曹炳,交阯太守杜瑗遣鄧逸擊破之,即以瑗為刺史。
義熙三年,須逹復寇日南,殺長史瑗遣阮斐討破之,斬獲甚衆。
九年,須逹復寇九真,行郡事,杜慧期與戰,斬其息及,生俘百餘人,自瑗卒後,林邑無歲不寇日南諸郡,殺傷甚多,交州遂致虛弱。】
至孫文敵,為扶南所殺,大臣范諸農平其亂,自立為王,傳子陽邁。宋永初時遣使來貢。
【《南史》曰:陽邁初在孕,其母夢生兒,有人以金席藉之,其色光麗。夷人謂金之精為陽,邁若中國云紫磨者,因以為名。】
其後叛服靡常,交州刺史檀和之將兵擊之,深入其境,。
齊、梁亦通使往來。
隋時為大將劉方所破。
【《北史》曰:仁夀末上遣大將軍劉方擊之王梵志乘巨象戰方軍不利方多掘小坑草覆其上與戰偽北梵志逐之其象陷大破之入其郡獲其廟主十八枚皆鑄金蓋其國有十八世方班師梵志復其故地】
至唐而范始滅,國人立其姑子諸葛地,更號環王。元和初都護張丹擊走之。徙國於占,占城之名,所自始也。
宋時襲破真臘。
【《文獻通考》曰:閩人有泛海之吉陽軍者,飄至占城,見其國與真臘乘象以戰,無大勝負,乃說王騎戰,教之弓弩騎射。王大悦,具舟送之,吉陽厚齎,隨以買馬,得數十匹以戰大克。】
後真臘大舉復讐,俘殺幾盡,更立真臘人主之。
元世祖詔降虎符,授榮禄大夫占城郡王,即其地,立省撫安之然。
竟負固,大軍南討,國王戰敗,逃遁然,不果,降明。興高皇帝賜占城國璽、書。國王阿荅阿者遣使朝貢,蓋從此,始歸款矣。
四年王為安南所苦,奉表乞賜兵器、樂人俾安南知我為聲教,所被不敢輒欺負。上憐之,報曰:兩國既共内附,豈宜擅兵相攻?業詔安南,無開疆釁兵器,不爾吝,但以安南,故賜爾,是助爾搆兵也。
樂有聲律、方言各異。中國人不可遣爾。國人能習華語者,來習肄十六年,遣子入賀聖節。
永樂改元,遣使告諭即位。其王占巴的賴奉金葉表來貢,上使行人蔣賓王樞往報之,賜金綺有差且勅安南毋相侵掠,從來請也。
四年(1406),遣中貴馬彬,諭以共伐安南,詔粤東諸將繕兵甲,由海道與占城會,賜占城王鍍金銀印、他物甚侈,王出兵助征。
【《廣通志》曰:復遣太監王貴通賫勅往勞賜金幣】
五年,奏言克復安南所侵地,獻俘貢方物。上下詔褒美。
數年間,屢遣使來貢,悉厚答之。至命中貴彬護其使臣以歸。
十三年,兵部尚書陳洽馳奏,初討安南時,占城王雖聽命出征,然實懷二心,愆期不進,又以金帛戰象資季擴,季擴以黎蒼女遺之,復約陳翁挺侵升華府所隷地,罪下季擴一等耳。請發兵征之,上以交趾初平,不欲窮兵遠夷,遣使諭王,歸我侵地,其後三年一朝貢,詔使亦間往不絶。
【吳惠日記云:正統六年,奉使占城王遣頭目迎詔,笳鼔填咽,旌麾■〈目奄〉靄,■〈疊毛〉衣椎髻,前奔馳至行宫設宴,王乘象迓於國門,帳列戈戟,以羣象為衛。既宣詔,稽首受命,上元夜請賞煙火、爇沉香、燃火樹,盛陳樂舞,民多裸袒、士著苧衣。】
景泰末,王摩訶貴殂。
天順初年(1457),弟盤羅悦馳使請封,命給事中江彤行人劉寅之持冊往,王亦遣使來謝云。
成化中,王茶全為交趾所破,嗣王徙居赤坎邦,遣使請封如故事。而安南陪臣據其故都,詭稱占城王迎詔,使臣馮乂誤謂真王也,持封册給之。嗣王古來航海奔廣州投訴,更以來朝為辭,督臣屠滽命參議姜英覈其事時安南納叛將而助之虐申言古來不當嗣,滽從僉議謂:冊印元有古來名,宜王其地,具疏以聞,仍移檄安南道之順逆,安南亦不敢大肆其狼噬,乃選官軍二千,令東筦商人張宣護送古來還國。
弘治十八年(1505),古來卒,沙古卜洛嗣。
正德五年(1510)奉詔,册封者給事中李貫行人劉廷瑞也。
十二年,來朝。
嘉靖二十一年(1542),再至云。
其俗果于戰鬬,尚釋教,王冠三山金花玲瓏冠,披錦帔,著玳瑁履,腰束八寶方帶,出游乘象或黄犢車,一人持檳榔盤,前導從者十餘輩,各執弓矢刀鎗。
【《梁書》曰:王著法服,加瓔珞,如佛像之飾,出則乘象,吹螺擊鼔,罩吉貝,繖以吉貝為幡旗。】
民望之膜拜一而止。臣茭葉冠,男蓬頭。【《宋史》曰:撮髮為髻,散髮餘髾於後。】女後椎結。
居處為閣,名曰:干闌。門戶皆北向,民居茅茨,不得踰三尺,
衣紫衣。【《梁書》曰:男女皆以横幅、吉貝繞腰以下,謂之干漫。】僭玄黄者論死,椰葉為席,以麝塗身。山牛不任耕耨,但殺以祭鬼,令巫祝之曰:阿羅和敎他,早托生也。
正月一日牽象周行所居之地,然後驅逐出郭,謂之逐邪。四月遊船,十一月望日為冬至,所部各獻方物。十二月望日,城外縛木為塔,以衣服香藥置塔上,焚之祭天。
釀酒甕中俟熟。賓主繞甕坐,筒而吸,且吸且注水,味盡而止。【《星槎勝覽》曰:非至午不起,非至子不睡。見月則歌舞為樂。】
無紙筆,以羊皮搥薄,削竹為筆,蘸白灰書字。【《南史》曰:書樹葉為紙】或擊鼔以警衆、吹蠡以即戎;古稱,歲時採生人膽入酒飲之,又以浴身,謂之通身是膽也。
嫁娶必用八月。女先求男,同姓還相婚,姻使婆羅門引壻見,婦握手相付囑曰:吉利、吉利。
【《北史》曰:婚媾令媒者,齎金銀、釧酒二壺、魚數頭至女家,於是擇日,夫家會親賓,歌舞相對,女家請一婆羅門,送女至男家,壻盥手,因牽女授之。】
喪用火葬,以器乘餘骨,沉之。
【《隋書》曰:王死七日而葬。百官三日,庶人一日。皆以函盛屍,鼔舞導,從輿至水,次積薪焚之。收其餘骨,王則内金甖中,沉之於海;有官者以銅甖,庶人以瓦送之於江。男女皆截髮,隨喪至水,次盡哀而止。歸則不哭。每七日然香、散花,復哭盡哀。盡七七而罷。】
王在位三十年,即入山茹素受戒,曰:我不道,當充虎狼食或病死,從此國事不得復相關。傳子攝國,期年得無恙,復入為王,國人呼為:芳嚟馬恰剌札焉。
【《唐書》曰:呼王為陽滿,王妻為陀陽河熊,大子為阿長逋,宰相為婆漫地。
《隋書》曰:尊官有二,其一曰西那婆帝,其二曰薩婆地歌;
其屬官三等,其一曰倫多姓,次歌倫致地,次乙他伽蘭;
外官分為二百餘部,其長官曰弗羅,次曰可輪,如牧宰之差也。】

形勝名蹟
金山【在林邑,故國。《梁書》曰:石皆赤色其中生金金夜則出飛狀如螢火】
鴉候山【《元史》曰:唐人曾延來言,國主逃於大州西北,鴉候山,聚兵三千餘,集他郡兵,未至,不日將與官兵交戰,諜者云。國主實在鴉候山。】
不勞山【在林邑浦外《唐書》曰:有罪者使象踐之或送不勞山令自死】赤坎山【占城王為交趾所逼徙居于此】
伽■〈亻南〉貌山 
區栗城【《南齊書》曰:區栗城,建八尺表日影度,南八寸。】
木城【《元史》曰:官軍依海岸屯駐占城,兵治木城四面,約二十餘里,起樓棚,立回回三梢砲百餘座,又木城西十里,建行宫。】
半山塔【元行省嘗屯兵于此】
羅灣【即占城港口】

物產
金【即金山所出者《南齊書》曰:金汁流出於浦事尼乾道,鑄金銀人像,大十圍】
銀【《元史》曰:遣其舅奉國王信物,大銀三錠、小銀五十七錠、碎銀一甕,為質歸款,又獻金葉九節標槍。曰:國王病未能進,先使持其槍來,以見誠意。】
錫【見《吾學編》】鐵【見《宋史》】
寶母【原化記魏生得一美石有胡人見之曰:此寶母也每月望設壇海邊置石其上可得美珠《一統志》載為占城產】
澄水珠【《宣室志》曰:嚴生得一珠,胡人云:此清水珠,置濁流,則渙然澄徹。《一統志》載,為占城產。】
火珠【舊《唐書》曰:范頭黎獻火珠,大如雞卵,圓白皎潔,光照數丈,狀如水精,正午向日,以艾蒸之則火燃。】
琥珀【《華夷考》曰:林邑多琥珀。琥珀在地,其上及傍不生草木,深者或八九尺,大如斛,屑去皮成焉。初如桃膠,凝成乃堅。】
水精【一名水玉,太康四年,林邑王獻紫水精唾壺一口,青白水精唾壺二口。】
貝齒【《本草》曰:貝子,一名貝齒,生東海。《梁書》云:占城所出。】
菩薩石【周顯德中《入貢談苑》曰:色瑩白,若水晶類,日光射之,有五色,如佛頂圓光。】
犀角【夷人謂之黑暗。宋及本朝充貢
  《吾學編》曰:占城犀角、象牙最多。犀大者,八百斤,獨角。在鼻端,長者可尺五寸。】
象牙【夷人謂之白暗宋及本朝充貢】
瑇瑁【見《梁書》】
奇楠香【諸國出者,惟占城為佳。本朝充貢。
   《星槎勝覽》曰:棋楠香,在一山所產,酋長禁民不得採取,犯者斷手足。
   《吾學編》名伽南香】
沉香【《梁史》曰:沉木香者,土人斫斷,積以歲年,朽爛而心節獨在,置水中則沉,故名沉香。】
檀香【佛家謂之旃檀。宋及本朝,占城以之充貢。
  《圖經》曰:檀香,凡數種,有黄、白、紫之異。
  《古今註》曰:紫旃木,出林邑。亦謂紫檀也。】
龍腦香【《酉陽雜俎》云:樹高八九丈,可六七尺圍,葉圓而背白,樹有肥瘦,形似松脂,作杉木氣,乾脂謂之龍腦香,清脂謂之波律膏。】
麝香【《唐書》曰:以麝塗身,日再塗再澡。
《華夷考》曰:似麞而小,其香正在隂前,皮内别有膜裹之,春分取之,生者益良。一說香有三種,第一夏食蟲多,至寒,香滿,入春急痛,自以爪剔出之,落處草木皆焦;其次,臍香,乃捕得殺取者;又次,心結香,麝被獸逐,狂走,顛墜崖谷而斃,破心,見血流出,作塊者是。】
乳香【宋時充貢。
  《廣志》曰:即松木脂。有紫赤如櫻桃者,名乳香,蓋薰陸之類也。
  《香譜》云:今以通明者為勝。】
降真香【本朝充貢。
  《本草》曰:和諸雜香,燒煙直上天,召鶴盤旋其上。】
丁香【宋時充貢。
《本草》註曰:樹高丈餘,凌冬不凋,葉似櫟,而花圓細,色黄,子如丁,長四五分;紫色中,有粗大長寸許者,呼母丁香,擊之則順理而折。】
薔薇水【周時入貢《宋史》曰:灑水經歲香不歇俗呼為薔薇露】
猛火油【周時入貢《宋史》曰:得水愈熾國人用以水戰】
吉貝【《梁書》曰:樹名也。其華成時,如鵞毳,其緒紡以作布,亦染成五色,織為斑布。】
朝霞布【《唐書》曰:王妻服朝霞。又貞觀時,以之充貢。】
絲紋布【見《宋史》】白■〈疊毛〉
布【《宋史》曰:無絲蠶以白■〈疊毛〉布纒其胷,垂至於足】
貝多葉簟【貝多葉,長一尺五六寸,濶五寸許,葉形似琵琶而厚。人以此書字者也。織以為簟,宋時占城充貢。】
明角 烏角 
黄蠟【見《宋史》】
硫黄【蘇木,陶隱居云:出林邑,色如鵞子,初出殻,名崑崙黄。見《宋史》。本朝充貢】
烏樠木【見《宋史》本朝充貢《星槎勝覽》曰:烏木降香,樵之為薪】
觀音竹【《吾學編》曰:如藤長丈八尺色黑如鐵一寸二三節】
穀【《宋史》曰:每歲稻熟,王自割一把,從者及婦女競割之,今漳人所有占粟,即占城種也。】
燕窩【《華夷考》曰:海燕,大如鳩,春回巢,於古巖、危壁葺壘,乃白海菜也。島夷伺其秋去,以脩竿接鏟取而鬻之,謂之燕窩,宴品珍之。】
胡椒【宋時入貢】
檳榔【《唐書》曰:取檳榔瀋為酒宋時入貢】
椰【《南方草物狀》曰:昔林邑王與越王有故怨,遣俠客刺得其首,懸之於樹,俄化為椰子。林邑王憤之,剖為飲器,南人至今效之。當刺時,越王大醉,故其漿如酒云。】
波羅蜜【《瀛涯勝覽》曰:占城有果曰:波羅蜜狀如冬瓜,皮似荔枝,内有黄肉,大如鷄子,味甘如蜜,中有子,似鵞腰子,炒食之,味如栗。】
海梧子【《酉陽雜俎》曰:樹與中國松同,但結實絶大,形如小栗,三角,肥甘,樽俎間,佳果也,出林邑。】
茴香【《圖經》曰:懷香子,亦名茴香,交廣諸番出,入藥用。番舶者,花頭如傘蓋,結實如麥而小,青色,宋時占城入貢。】
蓽澄茄【《本草》經曰:生佛誓國,似梧桐子及蔓荆子,微大,亦名毗陵茄子。按《宋史》占城王為交州所攻,奔于佛逝,即占城属國也。】
荳蔲【見《宋史》按《宋史》載占城所產,又有甘蔗、蕉子、蓮子、麻豆之屬,兹不具悉。】
犀【《林邑記》曰:犀行過叢林,不通,開口,露齒前向,棘林自開。周顯德中,占城獻雲龍形通天犀。】
獅【《說文》曰:虓、獅子也。
《爾雅》曰:狻猊,如虥猫,食虎豹。
《宋史》《占城傳》曰:民獲獅、象,皆輸於王。】
象【酉陽曰:環王國野象成羣,一牡管牝三十餘,國人養,馴者可令代樵。】
猩猩【見《唐書》】白猿【梁天監九年來獻】
白雉【《援神契》曰:周成王時,越裳獻白雉。】
秦吉鳥【《唐會要》曰:林邑國有結遼鳥,謂之吉了,能人語。
《華夷考》曰:如鸜鵒,黑色、丹咮、目下連。頂有深黄文,頂毛有縫,如人分髮。能言,比鸚鵡尤慧。大抵鸚鵡,如兒女;吉了聲,則如丈夫。】
鸚鵡【《山經》曰:青羽赤喙,人舌能言。名曰:鸚鵡。舌似小兒,脚折前後各兩,扶南徼外出,五色者舊。
《唐書》曰:林邑獻五色鸚鵡。太宗異之。詔李百藥為賦。又獻白鸚鵡,精識辨慧,善於應答,太宗憫之,並付其使,令放還於林藪。】
山雞【異苑曰:山雞愛其毛映水則舞。
傅玄賦曰:惟南州之令鳥,兼坤維而體珍,被黄中之正色,敷文象以飾身。
占城宋時入貢】
歸飛【《水經註》曰:林邑城外,香桂成林,氣清澄煙,時禽異羽,翔集間,關兼比翼鳥,不比不飛,鳥名歸飛,鳴聲自呼。
  《俞益期與韓豫章牋》曰:其背青、其腸赤、丹心外露,鳴情未逹、終日歸飛,飛不十千,路有萬里,何由歸哉。】
龜【《宋史》曰:官無資俸,但給龜魚充食。】

交易
  賈舶扺岸,獻果幣于王,王設食待之,國人狠而狡,貿易往往不平,故往販者少,或謂取人膽者,非止獻王,亦以供象,洗目伺人于道,乘其不意,斫殺之,取膽以去,若彼人驚覺,則膽破不中用矣。置衆膽,煮釡中,華人膽輒居上,故必取華人膽為貴,五六月間,商人出必戒嚴。


暹羅【六坤】
1-78
暹羅在南海,古赤土及婆羅刹地也。以赤土,故後人訛為赤眉遺種。
隋大業二年(606),募能通絶域者,屯田主事常駿等,自南海郡乘舟使赤土,宣詔畢,為奏天竺樂曰:今是大國臣,非復曩赤土國矣。以鑄金為多,羅葉隱起成文,為表金函封之,遣子隨駿還報,此通中華之始也。
【《隋書》曰:王遣舶三十艘來迎。進金鏁以纜駿船,月餘至都。遣子那邪迦送金盤貯香花,并鏡鑷金合二枚貯香油,金缾八收貯香水,白疊布四條、擬供盥洗。其日,那邪迦又將象二頭,持孔雀蓋以迎,并致金花金盤以藉詔函。男女百人奏蠡鼓,婆羅門二人導路,至王宫,駿等奉詔上閣王,以下皆坐。
宣詔訖。引駿等坐奏天竺樂,事畢,駿等還舘,遣婆羅門就舘,送食曰:飲食踈薄,願大國意而食之。後數日請駿等入宴,前設兩牀,牀上並設草葉盤方一丈五尺,上有黄白紫赤四色之餅、牛、羊、魚、鼈、蝳蝐之肉百餘品,延駿升牀,從者坐於地席,各金鍾置酒,女樂迭奏,禮遣甚厚。尋遣那邪迦隨駿貢方物,并獻金芙蓉冠、龍腦香,令婆羅門以香花、奏蠡鼔送之。】
唐貞觀時,婆利羅刹與林邑使者偕來。
【《唐書》曰:婆利東,即羅刹也。常駿使赤土,遂通中國。】
其後分為暹與羅斛二國,暹瘠,土不宜耕稼,羅斛土平衍,而種多獲。暹取給焉。
元元貞初,暹遣使入貢,賜來使素金符佩之。
【《元史》曰:元貞元年,進金字表,欲朝廷遣使至其國,比表至已先遣使,蓋彼未之知也。使急追,詔使同往,以暹人與麻里予兒舊相讐殺,至是皆歸順,有旨諭暹人勿傷麻里予兒,以踐爾言。】
大德三年(1299),暹國主上言,父時朝廷嘗賜鞍轡、白馬及金縷衣,乞循故事以賜。帝以丞相言,彼小國而賜馬,恐其鄰祈,都輩譏議,朝廷竟賜金縷衣,不錫以馬。
迨至正間,暹降羅斛,遂稱暹羅斛。
洪武四年(1371),國王參烈昭毘牙遣使奉金葉表來朝。
七年,使臣沙里拔繼至,自言銜命來。王去秋八月壞舟烏猪洋,漂至南海,所餘貢物,僅蘇木、降香、兜羅綿來獻,不敢自外於包茅。上訝其無表,詭言舟覆,而方物廼存必番商也,卻之。
【詔中書禮部曰:古者中國諸侯,比年一小聘、三年一大聘,九州之外,則每世一朝,所貢方物,不過表誠敬而已。高麗稍近中國,頗有文物、禮樂,與他番異。是以命依三年一聘之禮,其他遠國,如占城、安南、西洋瑣里、爪哇、浡泥、三佛齊、暹羅斛、真臘等處新附國土,入貢既頻,勞費甚大,朕不欲也。令遵古典,不必頻煩,其移文使諸國知之。】
九年,國王哆囉禄遣其子昭祿,羣膺貢象及方物。下詔褒諭。賜暹羅國王印,自是始稱暹羅。從朝命也。
二十年再貢。二十八年,哆囉祿殂遣中使趙逹往祭,兼賜嗣王昭祿羣膺及妃,綺帛氁布有差。
永樂元年(1403),遣使賀即位。
二年表貢方物。遣中使李興往勞賜文綺鈔帛
四年貢。使嗣至,表乞量衡式,許之,并賜《古今烈女傳》。是秋,國王遣使與琉球修好,遭風,漂舟入閩。守臣籍記方物以請,上謂李至剛曰:屬夷締盟,美事也,朕豈有利焉。鄉有善人,猶能救人於危,况朝廷統御天下哉?令有司給粟。俟便風導之去。
七年.使凡兩至,首春以祭仁孝皇后,秋九月更修職貢,厚報之。時南海叛民何八觀等,屯聚島外,竄入暹羅,至是使歸,兼諭國王,毋為逋逃主。
八年貢。使附送八觀等,還降勅嘉美。
十年冬貢
復至十三年,昭禄羣膺殂子三賴波磨札剌的賴嗣暹羅,於滿刺加夙鞭箠使之徵輸惟命然。猶歲歲開兵,隙。
十七年。詔暹羅國王,俾與滿刺加平。
十八年。貢又至,遣中使楊敏,護其使還國,并報禮王。
十九年。春奉表謝侵滿剌加之罪;七月貢如常儀,蓋是歲使又兩至云。
二十一年。貢至,賜鈔幣如禮。
其後著令三載一貢。
至成化間,汀州士人謝文彬者,以販鹽下海,飄入暹羅,因仕其國,後充貢使,至留都,遇從子瓚,于途為織錦綺貿易事覺,下吏竟遣歸然。
成化後,大率六年一貢矣。
嘉靖三十二年(1553),使至,貢白象及方物,途中白象已斃,遺象牙一枝,使者以珠寶飾之,置金盤内,并貯白象尾毛為信。
【《廣志》曰:象牙一枝,長八寸,首尾廂金,起花,牙首大五寸七分,鑲石榴子十顆,中鑲珍珠十顆,寶石四顆,尾大二寸,鑲金剛鑚一顆。】
上嘉其意、而禮遣之。
隆慶初年(1567),東蠻牛【俗名放沙】求婚暹羅。暹羅拒之,峻東蠻牛恚甚,統沙外兵圍暹羅,破之,王自經死,虜其世子及中朝所賜印以歸,次子攝國,奉表請印曰:暹羅部領數十國非,天朝印不得調兵,上命給予。
【時鄭汝璧為禮部郎,白内閣,不知印文云何?
閣臣曰:第鑄暹羅國王印,予之可耳。
鄭曰:國初受封,未必即稱王,且篆文尺寸,或有未合,於彼不便;彼所存公移舊印文,固在也。宜檄粤東撫臣往取,循以給之。
内閣曰:然嗣取印文至,則都統使印也。遍考諸書,國王印是永樂所賜而耳。目刺謬若此,豈先朝佯為駕御之術耶?抑邇來在事者因更給而故殺其權耶?存之以俟知者。】
暹羅既敗,其後頗為東蠻牛所制。嗣王整兵,經武志在復讐。萬歷間東蠻牛復來,寇嗣王引兵迎擊之,殺其子。東蠻牛宵遁不敢,復窺暹羅。
暹羅新雄海外,遂移軍攻真蠟。真蠟降。從此,年年用兵,遂霸諸國矣。
比倭寇、朝鮮部議,遣材官諭諸屬國率夷兵攻夷,暹羅願領所部,前驅自効,經畧都御史宋應昌,以聞會倭酋死,遯去不果行焉。其土下濕,氣候嵐熱,不齊民悉,樓居樓密,聨檳榔片藤,繫之甚固,藉以藤席、竹簟寢處,其間王宫高九丈餘,以黄金為飾,雕縷八卦,備極弘麗。
【《隋書》《赤土傳》王居有門三重,每門圖畫飛仙菩薩之狀。懸金花鈴,旄王宫諸屋,悉是重閣。北戶、北面而坐,坐三重之榻。王榻後作一木龕,以金銀五香木雜鈿之,龕後懸一金光燄夾榻,又樹二金鏡;前並陳金甕、金鑪,當前置金伏牛、前樹一寶蓋,左右皆有寶扇,然則今之暹羅,猶畧祖,其華靡也。】
諸酋見王,禮制甚肅,望門自拜,膝行乃前。王與國人白布纒首,被服長衫,腰束嵌絲,帨王獨加以錦綺,跨象或乘肩輿,尚釋教,國人效之。
【《赤土傳》曰:其俗敬佛】
百金之產,便以其半施佛,婦人多智,丈夫事無大小,悉歸與婦計之,聽其裁決,婦見華人慕悦之,置酒款接,留宿酣狎以為常,夫不能禁也。
【《吾學編》曰:男陽、嵌珠玉,貴者範金盛珠,行,鏗然有聲。】
婚則羣僧迎壻至女家,僧取女紅帖男額,以為吉祥。
喪禮以水銀灌之,葬于高埠,蓋塔其上,貧家鳥葬耳。
以礬製紙,施煙粉為白、黑。
田平而沃,稼穡豐熟。
其俗勁悍善水戰【《星槎勝覽》曰:削檳榔木為標鎗,水牛皮為牌、藥鏃等器。】大將多用聖銕裹身,刀矢不能入;聖銕者、人腦骨也。

【《方言》謂:天為普賴,地為佃。因日為脈,月為晩。官制凡九等:一曰:握啞往;二曰:握步剌;三曰:握■〈口莽〉;四曰:握悶;六曰:握文;七曰:握板;八曰:握郎;九曰:握救。坤文則使臣在舘教習譯字生者。】

形勝名蹟
【其國有款細灣、細辭、滑沾奔諸府;皮細禄、倒腦細、可刺諸司。】
大帽山【在王宫後】
筆架山【三峯接連如筆架狀】
黎頭山 竹嶼 椰樹灣 黄河水【水自五月一派從海中來,漸而漲田,其地四月插苗,苗隨水漲而發,水漸高,苗亦漸長,遂至六七尺,漲以九月始退,退則稻熟,可收田,得水而肥,其米純白,鄰壤多取給焉。】
三寶港【是港無鱷魚】
金城【在王宫】
金塔【在殿内,其中金佛無數,高七八尺、小一二尺。】
三關【其一為程盡所轄,其二為本夷所轄,其三為佛郎機、日本所轄。】
錫門【華人出入必經之處,鄭和為建卓楔,扁曰:天竺國】
禮拜寺【永樂間,鄭和所建,寺甚宏麗,佛高與屋齊。】
三寶廟【在第二關,祀太監鄭和。】
西塔【其塔無合尖,聞夷人初建塔,功成,鄭和令削去之,後屢緝不能就。】

物產

珠【徐衷南方狀曰:採珠用五牲,祈禱若祠祭;有失,則風攪海水,或有大魚在蚌左右。海賈云:中秋有月,是歲多珠。】
珊瑚【《圖經》曰:生海底,作枝柯狀,明潤如紅玉,《海中經》曰:取珊瑚先作鐵網,沉水底,珊瑚貫中而生,歲高三二尺,絞綱出之,皆摧折在網中,故難得完好者。
今《一統志》云:以絲繩繫五爪鐵猫兒,用黑鉛為墜,擲海中,取之亦其遺法也,本朝充貢。】
琥珀【《博物志》曰:松脂淪地中,千年化為茯苓,又千年化為琥珀。】
猫睛石【《寶貨辨疑》曰:猫睛出南番,酒色濶如指,面大者,愈大愈好。】
寶石【《華夷考》曰:錫蘭高山參天,頂產青美藍石,黄雅鶻石,青紅寶石,每遇大雨衝,流沙中拾取之。暹羅本朝充貢。】
金剛鑚【《抱朴子》曰:金鋼生水底石上,如鐘乳狀,體如紫石英,没水取之。鐵擊不能傷。
《華夷考》曰:金剛砂出深山高頂,人不可到,乃鷹隼打食,郤於野地上,鷹糞中獲得以,其能鑚定器,名金剛鑚。】
犀角【本朝充貢】
象牙【本朝充貢】
翠羽【本朝充貢】
玳瑁 
龜筒【《嶺表錄異》曰:人立背上,可附而行,取殻,以生得全者為貴。初用木換出其肉,楚毒鳴吼如牛。古人謂:生龜脫筒,指此。工人以其甲,通明、黄色者煮、拍、陷瑇瑁為器,謂之龜筒。】
花錫【《爾雅》錫謂之靷】
鉛【《地鏡圖》曰:草青莖赤秀下有鉛】
羅斛香【《一統志》曰:味極清遠,亞於沉香,本朝充貢。】
檀香【葉廷珪《香譜》曰:皮實色黄者,為黄檀;皮潔色白者,為白檀;皮腐色紫者,為紫檀;並堅重清香,白檀尤良。】
乳香【佛書謂之天澤香,言其潤澤也。又謂之伽羅香。】
降香【本朝充貢。俗呼舶上來者,為番降。】
片腦【《華夷考》曰:產暹羅諸國,高二三丈,皮理如沙柳,腦則其皮間凝液也。島夷以鋸付□,就谷中尺斷而出。剝採之。有大如指,厚如二青錢者,香味清烈,瑩潔可愛,謂之梅花片,鬻至中國,擅翔價焉。復有數種,其次耳。本朝充貢。】
薔薇水【《華夷考》名????醿露,曰:海國所產,天氣淒寒,零露凝結,著他草木,乃氷澌木稼,殊無香韻。惟荼醿花上,瓊瑶晶瑩,芬芳襲人,若甘露焉。夷女以澤體髮,膩香經月不滅,暹羅尤特愛,重競買,畧不論直。】
羅綿【瞿睿夫曰:兜羅綿,刀矢不能入。】
明角 烏角 蠟【見《星槎勝覽》】
阿魏【《酉陽雜俎》曰:樹長八九尺,皮色青黄,斷其枝,汁出如飴,名阿魏。
《海上耳談》謂:傳之,暹羅商云:樹如棘,叢生,刺若蝟毛,春初麞、麂孶逐,狂奔著樹輒死,地產大蟻,壅泥沙啜之,成封垤,夷人乃以竹筒作篦,射壅,中筒溜成藥,彼中食料,以此爛物,如鮑肆,忘臭。
按唐本註曰:性極臭,而能止臭,亦奇物也。】
獭皮 
蘇木【《吾學編》曰:暹羅蘇木賤如薪,色絶勝。本朝充貢。】
夷瓶【以夷泥為之,俗名干柸,夏月貯水,可以不敗。】
大風子【《本草》釋名曰:能治大風疾故名】
紫梗【《本草》名紫鉚。
蘇恭曰:紫色如膠,作赤■〈鹿外木內〉皮及寶鈿用,為假色,亦以膠寶物云。蟻於樹藤皮中為之,如蜂造蜜,吳錄所謂赤膠。】
没藥【《圖經》曰:海南諸國有之,根株如橄欖葉,青而密。歲久者,膏液流滴地下,凝結成塊。
《一統志》曰:樹高大如松,皮厚一二寸,採時掘樹下為坎,用斧伐其皮,取脂。】
1-92
交易
中國往與貿易,既至王城,以幣帛橙橘之類貢王,然王深居,不得見。其俗以海■〈貝八〉代錢,是年不用■〈貝八〉,則國必大疫,故相沿不改。
【■〈貝八〉即今螺巴《星槎勝覽》云每一萬,准中統鈔二十貫】
貿易輸稅,各有故事。國人禮華人甚摯,倍于他夷,真慕義之國也。

論曰:
林邑夙通中華,居然雄國;暹羅自赤土攀隋,亦便有衣被震旦意;明興内附,洗沐雲油;占城見苦,交人則屢詔,銷其鋒;暹羅躪蹂滿剌加,則十行折其鋭,蓋莫不義畏、而仁懷焉。然占城從征,而有二心於交,暹羅當海内寧夷,輒請遣子入學,當屬國雲擾又請助戰,擒倭夫,固二國之優劣也。

東西洋考卷二

●欽定四庫全書  (明)張燮撰
東西洋考卷三  ○西洋列國考
下港【加留■〈王巴〉】
1-95
下港,一名順塔。唐稱闍婆。在南海中者也。一名訶陵,亦曰:社婆。
元稱爪哇。
【《一統志》又名蒲家龍】
甲兵為諸番之雄。
王宫磚墉,高三丈,方三十餘里。屋高四丈。
【《宋史》曰:室宇壯麗,飾以金碧】
地覆板蒙藤花蓆,跏趺而坐。
【《唐書》曰:象牙為床若席】
王蓬頭,頂金葉冠,胷縈嵌絲帨,腰束錦綺,佩短刀,跣足;跨象或乘牛,前導有金鎗、珠篋及孔雀尾傘之屬。
【《宋史》曰:其王椎髻,戴金鈴,衣錦袍,躡革履,坐方牀,官吏日謁,三拜而退出。入乘象,或腰輿,壯士五七百人,執兵器以從】
國人見王,皆坐,俟其過乃起云。
【《宋史》曰:王子三人為副王,官有落佶,連四人共治國事。如宰相,無月俸,隨時量給,次有文吏三百員,目為秀才,掌文簿,總計財貨,又有卑官千員,分主城池、帑藏及軍卒,其領兵者,每半歲給金十兩,勝兵三萬,亦給金有差。】
民居茅茨,磚庫。男蓬頭,女椎結,衣裝纒胸以下。
姻聘無媒妁,但以黄金為禮,將婚,男造女家後,五日迎婦,以牛車載,綵棚實綉,女其中又作假新人,新婦一雙,粧束相類,迎向禮拜寺訂盟。然後抵家,其俗有名而無姓,
五月遊船,十月遊山。
【《方輿勝畧》曰:每月望夜前後,婦數十人聚衆成隊,一婦為首,衆婦隨行,月下首婦唱,則衆婦皆和。至親友,富貴家贈以鈔、帛等物。每十月有竹槍會。其國王與妃各乘一車至會所,令男子二人為偶,各執竹槍,妻各執短木列其旁,及交敵,一合妻,各以短木,隔之曰:那剌、那剌,則退,設中槍死。王令勝者與死者金錢一個,死者妻即隨勝者而去。】
樂有横笛、鼓板,自為夷舞。諺所謂太平,闍婆之徵也。
【《元史》曰:多出奇寶,取貴於中國人,則醜怪,情性、語言與中國不能相通。】
病不服藥,但禮佛、祈禳。喪,有水葬、火葬、犬葬,惟逝者所欲而已。
生子甫一歲,以匕首佩之,名曰:不刺頭。【俗云吧六頭】
金銀、象牙雕琢為靶,無貧富,悉佩腰間,值忿爭即拔刃相刺。
國人居相語曰:病死天之所厭,不若刺死者,身自為雄也。其輕命、捐生類如此。
劉宋元嘉時,始入中國。
【《南史》曰:元嘉十二年。國王師黎婆達阿陁羅跋摩,遣使奉表曰:宋國大主、大吉天子、足下教化一切種智,安隱天人,師降伏四魔,成等正覺,轉尊法輪,度脫衆生,我雖在遠,亦霑靈潤。】
至唐貞觀中,遣使入貢。
【《唐書》曰:王居闍婆城,其祖吉延,東遷於婆露伽斯城旁,小國二十八,莫不臣服。】
上元間,國人推女子為王,號悉莫,威令整肅,道不拾遺。大食君聞之,齎金一囊,置其郊,行者輒避,如是三年,太子過,以足躙金,悉莫怒,將斬之,羣臣固請悉莫曰:而罪實本於足,可斷趾,羣臣復為請,乃斬指以徇。大食聞而畏之,不敢加兵。
大歷元和、咸通之間,使者屢至,朝命優答之。
【《唐書》曰:大歷中。訶陵使者三至。
元和八年。獻僧祗、奴四,五色鸚鵡、頻伽鳥等。憲宗拜内四門府,左果毅使者讓其弟,帝嘉美,並官之訖。
大和再朝貢。
咸通中遣使獻女樂。】
至宋淳化三年(992)。其王穆羅茶。遣使來貢云:中國有真主,本國願得比於外臣。
【《宋史》曰:先是朝貢使泛舶船至明州定海縣,掌市舶監察御史張肅先,驛奏其使飾服之狀,與嘗來入貢波斯相類。
譯者云;今主舶大商毛旭者數往來本國,因假其鄉導來朝貢,又言其國王一號夏至馬羅夜,王妃曰落肩娑婆利。又其方言目船主為葧荷,主妻曰葧荷比尼。
贖其船中婦人名眉珠,椎髻無首飾,以蠻布纒身,顔色青黑,言語不能曉,拜亦如男子膜拜;一子頂戴金連、鎖子,手有金鈎,以帛帶縈之,名呵嚕。】
使還,賞賫甚厚。
大觀三年(1109)。再貢,詔禮之如交阯。
元遣史弼高興征之,終不能制。
【《元史》曰:世祖撫有華夷,其出師海外諸番者,惟爪哇之役為大。】
我朝洪武二年(1369),遣行人,賜爪哇國璽書。
三年王昔里八達刺,遣使奉金葉表、貢方物、及黑奴三百人。納元所授宣勅二道已。而我使至三佛齊,爪哇要而殺之。
【《宋史》曰:其國與三佛齊有仇怨,互相攻戰。】
十三年王八達那巴那務來貢,上絶其使,下詔責王。
永樂元年(1403),西王都馬扳,奉表賀即位。
二年,東王孛令達哈,遣使朝貢。請印,與之。西王亦歲歲貢使來朝。
五年,西王與東王戰,滅東王,時我舟過東王城,西王殺我百七十人,西王懼,遣使謝罪。勅責西王,令償死者金六萬已僅入貢萬金禮官請索如約上曰:朕利金耶令遠人知畏耳蠲其金賜鈔幣諭之八年貢馬及方物
十一年。復貢。是時三佛齊已降。爪哇更名舊港,中貴人吳賓使爪哇,還奏言:滿刺加國王詭稱朝旨,從爪哇索舊港地。爪哇人不敢即,寧上降勅附來使,慰諭之,俾無猜惑。
十三年,都馬板更名楊惟,西沙專使謝恩。
十六、十九年,凡再貢。而東王久不至,蓋先是為西王所破詭言,欲立其子意,竟不果,而遂滅也。
正統二年。再貢。厚賜之。
景泰時。請封。賜蟒衣、繖蓋。
天順四年(1460)。王都馬班貢使還國,以綵幣賜其王及妃。鄭端簡謂其國人大抵三種,唐人、土人而外西番。賈胡居久者,服食皆潔,近紅毛番。建禮拜寺,彼中蓋其别種,由來漸矣。

  加留■〈王巴〉下港屬國也。半日程可到,風土盡相類云。

形勝名蹟
新村【西山,舊名厮村。中華人客此,成聚,遂名新村。約千餘家,村主粤人也。賈舶至此,互市百貨充溢中。有人三百餘歲,身穿紙衣卧樹上,辟穀,能知吉凶,呼為老仙。】
覆鼎山【其上似釜,故云。】
蘇魯馬益【港傍大洲林木蔚茂,千餘家強,半是中國人,又有長尾猿數萬人,相傳唐時族衆凶惡,一日有僧至其家,取水噀之,俱化為猿,止留一嫗不化,至今餘種猶存。】
麻喏巴歇村【《元史》爪哇傳曰:由戎牙路於麻喏巴歇浮梁前進,又葛郎王追殺至麻喏巴歇,後人訛為滿者伯夷,中有二三百家,總領七八人。】
漳估山【賈人登岸之處】
郎卑野州【《唐書》曰:王嘗登之,以望海夏,至立八尺表景,在表南二尺四寸。】
鸚鵡山【出鸚鵡,故名。】
石椗【相傳是鄭和所遺者,重只百斤,二千餘人擡之不起,及徙置他所。瘟疫甚多,國王乃移還其處。】
吉利門【《元史》曰:大軍繼進吉利門。】
闍婆城【《唐書》訶陵傳,王居闍婆城。】
婆露伽斯城【《唐書》吉延束遷處,旁國二十八,莫不臣服。】
淡水港【去蘇魯馬益二十里】

物產
  金 銀【《唐書》曰:出黄白金】
  真珠【《宋史》闍婆傳曰:方言謂:真珠為没爺蝦羅。宋及本朝皆充貢】
  犀角【《宋史》曰:方言謂:犀為低密。其角,宋及本朝充貢】
  象牙【《宋史》曰:方言謂:牙為家囉。宋及本朝充貢】
  玳瑁【宋時充貢】
  沉香【《宋史》曰:方言謂香為、崐燉盧林。】
  檀香【宋及本朝充貢。】
  丁香【生深山中,樹極辛烈、不可近。熟則自墮,雨後洪潦漂山,丁香乃湧澗溪而出。撈拾。數日不盡,宋時充貢。】
  銅鼓【即今華人所用者。諸國以爪哇為最。振響遏雲。價直可數十金。】
  龜筒【本朝充貢】
  絞布【《宋史》有繡紋絞。雜色絲絞。本朝充貢】
  吉貝【見《宋史》】
  藤花簟【宋時充貢】
  硫黄【見《宋史》】
  紅花【習鑿齒所謂紅、藍者也。《爾雅》翼曰:花生時,但作黄色,茸茸然,故又名黄藍,杵灌水淘絞去黄汁,更闕擣,以清酸粟漿淘之,絞如初,即收取染紅。】
  夷瓶【下港出者,其色紅】
  蘆薈【《本草》曰:一名訥會、一名奴會,俗呼象膽,以味苦如膽也。《一統志》曰:草屬。狀如鱟尾,採之,以玉器搗研成膏。】
  阿魏【《一統志》曰:土人納竹筒樹梢,脂滿其中,冬破筒取脂。或曰:脂毒,人不敢近,繫羊樹下,自遠射之,毒著羊,羊斃即為魏。】
  胡椒【樹如蒲桃,葉如扁豆,實如浮葵子,蔓生梧桐上,故國人語曰:未種椒先種桐。】
  青鹽【《唐書》曰:訶陵最富,有穴自湧鹽,按《魏地記》,鹽大而青白,名青鹽也。】
  木瓜【《爾雅》謂之楙。何承文賦,所謂方朝華而繁實,比沙棠而有耀者也。《宋史》載為爪哇所產】
  檳榔【見《宋史》】
  椰子【舊《唐書》曰:以椰樹花為酒。其樹生花,長三尺餘,大如人腦,割之取汁,成酒,味甘,飲之亦醉。】
  蝦蝚丹樹【《宋史》曰:其酒出於椰子及蝦蝚丹樹。蝦蝚丹樹,華人未嘗見】
  波羅蜜 
  蓽澄茄【《一統志》曰:藤蔓,春花、夏實白而實黑。】
  蛬吉柿【《華夷考》曰:如石榴。様皮厚潤,有橘囊櫸,白肉,四塊,甘酸可食。出爪哇國,夷人呼為綱滑。】
  赤白荳蔲【本朝充貢】
  海菜【《海物異名記》曰:海生,而紫蔓。其大者,為鹿角菜,一名猴葵。《南越考》曰:猴葵,色赤,生石上,謂之鹿角,以其莖,有岐也,故名。】
  思君【似婆羅蜜,而中無子,烘食之似芋。】
  茴香【見《宋史》】
  蘇木【《南州記》云:生海畔,葉似絳木,若女貞。】
  犀 象【見《宋史》】
  白鹿【見《吾學編》】
  猴【《宋史》曰:國中多猴,不畏人,呼以霄霄之聲即出,投以果實,則二大猴先至。土人謂之猴王、猴夫人,食畢,羣猴食其餘。】
  孔雀【本朝充貢。《博物志》曰:尾多變色,喻如雲霞。人拍其尾、則舞;尾有金翠,五年始成。】
  鸚鵡【《本草》曰:衆鳥足趾前三後一。其目下瞼、眨上;惟鸚鵡四趾齊分,兩瞼俱動。《雅翼》曰:五色尤慧,白次之,青為下。按白者、闍婆。宋時充貢。】
  ■〈亻頻〉伽鳥【唐時入貢】
  倒掛鳥【《星槎勝覽》曰:身形如鵲,而羽五色。日間焚香、則收藏之羽翼間;夜則張尾翼、而倒掛,以放香。】
  綠鳩【似鸚鵡而小,不復能言。俗名柑樜鳥,其五彩者名彩鳩。】

交易
華船將到,有酋來問船主,送橘一籠、小雨傘二柄。酋馳信報王。比到港,用果幣進王。立華人四人為財副、番財副二人,各書記。華人諳夷語者,為通事,船各一人,其貿易,王置二澗,城外設立舖舍。【《宋史》闍婆傳曰:中國賈人至者,待以賓館】凌晨各上澗貿易,至午而罷。王日徵其稅。

又有紅毛番來下港者,起土庫,在大澗東。佛郎機起土庫在大澗西。二夷俱哈板船,年年來往貿易,用銀錢如。
本夷則用鉛錢,以一千為一貫,十貫為一包鉛錢;一包當銀錢一貫云。
下港為四通八達之衢,我舟到時,各州府未到,商人但將本貨兌換銀錢、鉛錢,迨他國貨到,然後以銀、鉛錢轉買貨物。
華船開駕,有早晩者,以延待他國,故也。


柬埔寨
1-109
柬埔寨,即古真臘國也。其國自呼甘孛智,後訛為甘破蔗,今云柬埔寨者,又甘破蔗之訛也。
【《風土記》云:西番經名其國曰:澉浦只,蓋甘孛智之近音。】
先為扶南屬國,王姓刹利氏,至質斯多那兼扶南而有之,遂雄,諸夷既死,子伊奢那先代立。
隋大業十三年(617)。遣使貢。獻帝禮之甚厚。
至唐,疆土寖,闢神龍以來,國分為二,北多山阜,號陸真臘;南近海,號水真臘。久之仍合為一。今賈舶至者大都。水真臘地也。
宋政和六年(1116)。使者來貢。賜朝服服之。
【《宋史》曰:奉化郎將鳩摩僧哥等十四人來貢,賜以朝服,僧哥言,萬里遠國,仰投聖化,尚拘卉服,未稱區區,嚮慕之誠,願許服所賜。從之,仍以其事付史館。】
明年辭去。
宣和二年(1120),詔封其國王與占城等。
建炎間以郊恩授王檢校司徒加食邑。
其國屢與占城戰,戰失利。至建元時,大舉復仇,破占城,遂王其地,改國號占臘。蓋於是地方七千餘里矣。元之置省占城也。嘗遣一虎符、一金牌同往,真臘為所拘執。
元貞中(1296),始招諭賓服之。明興國王忽兒那獻琛,内附。
二十年七月,行人唐敬還自真臘。王遣使貢象五十九頭,香六萬觔。
永樂改元,遣使者諭即位。
二年八月,國王參烈婆毘牙,遣陪臣九人來貢,賜鈔幣有差。先是中貴人奉使彼中將歸,有健兒三人夜遁去,索之不得;其王以國中三夷人充數,還朝,既引見。上曰:華人自遁何與彼事而責償之,過且若輩語言不通,風土夐隔,將焉用此,而令背井離鄉之為顧命。禮部給道里費,善遣之。尚書李至剛曰:臣意華人必不甘逃遁彼土,或為彼所匿,則此三人於法應留。上曰:何須逆詐人主,但推天地之心以待遠人可也。
三年參烈婆毘牙殂,命鴻臚王孜往祭之。封其子參烈昭平牙為王,賜綵幣。
七年奉金鏤表,貢馴象及方物。
景泰三年(1452),再貢
王城周圍可二十里,城上石佛,頭五飾,其中者以金。王宫及府第皆面東,宫殊壯麗。
【《風土記》曰:莅事處有金窗櫺,左右方柱,上有鏡,四十八面,列於窗旁。】
王三日一視朝,坐七寶牀上,著朝霞吉貝瞞絡,腰腹下垂至脛,頭戴金寶花冠,足履革屐,耳懸金鐺,嘗服白■〈疊毛〉
【《風土記》曰:男女椎髻,以布圍腰,出入則加以大布,圍小布之上;惟國主打純花布,頭戴金冠,有時穿茉莉之類,周匝髻,間項上戴大珍珠三斤許,手足及指上皆帶金鐲,指環上篏猫晴石;手掌用紅藥染赤色。】
臣入見王,稽首階下者三,王呼上階,則跪,以兩手抱膊,遶王環坐,議國事,訖,跪伏而去。
【《風土記》曰:國主坐衙,欲見者列坐地上,以俟;少頃内中,隱隱有樂聲,外吹螺迎之;須臾二宫女捲簾,國主仗劍立金窗中矣。臣僚合掌、叩頭;螺聲方絶。國主随亦就坐,坐處獅子皮一領,乃傳國之寶言。事畢國主轉身,二宫女復垂簾。】
國中有金塔、金橋。歲時一會,羅列玉猿、孔雀、白象、犀牛於前,名百塔洲。
【《風土記》曰:用中國十月為正月,名為佳得。宫前縛大棚,可容千人。掛燈毬、花果之屬。對岸遠離二十丈;地以木接續,縛成高棚,每夜裝煙火、爆扙,請國主觀燈。如是半月而後止。四月抛毬,九月壓獵,壓獵者、闕聚國衆皆來,城中教閱宫外。五月迎佛,水聚遠近之,佛皆送水與國主洗身。陸地行舟,國主登樓以觀。七月燒稻,蓋新稻已熟,迎於南門外燒之供佛。婦女觀者無數,主卻不出。八月挨藍,挨藍者舞也;點差伎樂,宫内挨藍,且鬬猪、鬬象,如是一旬。】
諺所謂富貴真臘也。生女九歲,擇僧道去其童身,名曰:陣毯
【《風土記》曰:官司每歲四月内擇日頒行,本國有女,應陣毯之。家先行申報,給巨燭一條,燭間刻畫一處,點至刻畫處,則為陣毯時候矣。先期父母擇一僧,是夜大會親隣,以綵帛結二亭子,一坐女子,一則僧坐其中,至期與女俱入房,手去其童,納之酒中,天明以鼔樂送僧去,後當布帛與僧贖身,否則女終為僧有,不得他適。】
婚娶,男女兩家俱八日不出門,晝夜燃燈相續。
人死,輿置之野,聽烏鳶食,頃刻食盡者,以為福,報居喪,但髠其髮,女人於額上剪髮,如錢大曰:用此報親。
文字以麂鹿雜皮,染黑,隨其廣狹,以意裁之,用粉如白堊類,磋為小條子,拈於手中,就皮畫以成字,永不脫落。作字皆從後書向前,卻不自上書下也。
沃野彌望,一歲可三四穫。
【《風土記》曰:糞田種蔬皆不用穢,嫌其不潔。】
其國謂儒為班詰,僧為苧姑,道為八思。班詰不知所讀何書,但由此入仕,則為清貫。微時,於打布之外,項上挂白線一絲,以此自别;既貴曳白線如舊。僧皆食肉,直不飲酒肉,亦時以供佛,王有大故,輒僧為司南。
【今賈舶未有到王城者,只到海隅一屬國耳。故不覩其麗靡。或云即蒲甘地。按《宋史》蒲甘入貢,朝議欲待以交阯之禮制詔書:白背金花綾紙貯,以間金鍍管鑰,用錦絹夾襆,緘封。以往乃本朝貢夷,獨無蒲甘,應是為真臘所并無疑矣。】

形勝名蹟
陸伽鉢婆山【《隋書》曰:上有神祠,以兵五千守衛之,城東有神,名婆多利,祭用人肉,王别殺人,以夜祀禱,亦守衛千人。】
伊奢那城【《隋書》曰:伊奢那先代立居伊奢那城。】
婆羅提拔城【按《唐書》是水真臘所居處。】
真蒲【《風土記》曰:真蒲,以來率多平林,叢昧,長江巨港綿亘數百里,古樹脩藤,森隂蒙蘙,禽聲雜遝其間,至半港始見曠田,絶無寸木,彌望芃梵黍苗而已。】
篱木州【以木為城,是華人客寓處。】
竹坡【《風土記》曰:綿亘數百里,其竹節相間生刺,筍味苦,四畔皆高山。】
佛村【《風土記》曰:自查南,撰小舟順水十餘日,過半路村,佛村。】
魯班墓【《風土記》曰:在南門外,周圍十里,石屋數百間。】
銅臺【《宋史》曰:列銅塔二十四,銅象,八以鎮其上,象重四千斤。】
内中金塔【《風土記》曰:國主夜卧其上,塔中有九頭蛇精,乃國之土地主也。係女身,每夜國主先與同寢,雖其妻不敢入,二鼓乃出,方與妻妾同睡,若此精一夜不見,則王死期至矣。王一夜不往,必獲災禍。】
淡水洋【《風土記》曰:四月至九月每日午後下雨,洋中水痕高七八丈,巨樹盡沒,僅留一杪耳。人家濱水者,皆移入山,後十月至三月,點雨絶無,洋僅通小舟,深不過三五尺,人家又復移下。】

物產
犀角【《風土記》曰:白而帶花者為上,黑為下。】
象牙【《風土記》曰:以搮殺之,上也;自死,而隨時為人所取者,次之;死山中多年者,為下。】
鶴頂 
翠羽【《風土記》曰:叢中有池,翡翠飛入求魚,番人以樹葉蔽身,坐水濱,籠一雌誘之,持小網,伺其來,則罩,日獲三五隻。】
銅 
金顔香【《一統志》曰:香乃樹脂,擘開雪白者為佳。夾砂石為下,其氣能聚衆香,番人以和香塗身。】
篤耨香【《本草》綱目曰:出真臘國,樹如松形,香老則溢出,色白而透明者,名白篤耨,盛夏不融,香氣清遠,土人取後,夏日以火炙樹,令脂再溢,至冬凝,復收之,雜以樹皮者,名黑篤耨。
《一統志》曰:盛之以瓢,碎瓢,爇之亦香,名篤耨瓢。】
沉香【《一統志》曰:出□臘為上占城次之】
速暫香【《一統志》曰:出真臘為上,伐樹去木、取香者謂之生速;仆木、腐而香存者謂之熟速;其樹木半存者,謂之暫香。】
降香【《風土記》曰:叢林中,頗費斫伐之勞,此乃樹心,其外白,木厚八九寸。】
蠟【《風土記》曰:出村落枯樹間,一種細腰蜂。番人取得之,一船可收二三千塊,塊大者,三四十斤。】
藤黄【《本草》曰:樹名海藤,花有蘂,散落石上,彼人收之,謂之沙黄,就樹採者,輕妙。】
布【《風土記》曰:土人不事蠶桑,僅織木綿布,亦不能紡,以手理成條,無機杼,但一頭縛腰,一頭搭上梭,只用一竹管。】
獺皮 夷瓶 明角 烏角 燕窩 
胡椒【《風土記》曰:纒藤而生,纍纍如綠草子。】
紫梗【《風土記》曰:生樹枝間,如桑寄生狀,頗難得。】
大風子【《風土記》曰:大樹之子,如椰子而圓,中有數十枚。】
婆那娑樹【《隋書》真臘傳曰:葉似柿實似冬瓜】
菴羅樹【《隋書》曰:花葉似棗,實似李。】
毗野樹【《隋書》曰:花似木瓜,葉似杏,實似猪婆。】
田羅樹【《隋書》曰:花葉實並似棗,而小異。】
歌畢佗樹【《隋書》曰:花似林檎,葉似榆而厚大,實似李,其大如升。】
椰子 檳榔【《唐書》曰:客至削檳榔、龍腦香、蛤以進。】
荳蔲【《一統志》曰:樹如絲瓜蔓衍山谷春花夏實】
酒【《風土記》曰:酒有四等:第一呼蜜糖酒,用藥麴以蜜及水為之;次者呼朋牙四,以樹葉為之,乃樹葉名也;又次以米或剩飯為之,名包稜角,包稜角者,米也;其下糖鑑酒,糖為之;又入港濱水,有茭漿酒。按《唐書》真臘飲酒者,比於淫顧,後人亦漸預醉鄉矣。】
麝香木【《一統志》曰:氣似麝臍。】
蘇方木【蘇恭曰:樹似菴羅,花黄,子青熟黑,其木,人以染絳。
《酉陽雜俎》曰:煎汁,忌鐵器,則色黯。】
犀 象【《宋史》曰:國戰象,幾二十萬。慶元二年貢馴象二。】
孔雀 鸚鵡】
建同魚【《隋書》曰:四足,無鱗,其鼻如象,吸水上噴,高五六十尺。】
浮胡魚【《隋書》曰:形似■〈魚旦〉,觜如鸚鵡,有八足。】

交易
船至,篱木以柴為城,酋長掌其疆政。果幣將之,遂成賈。而徵償,夷性頗直,以所鑄官錢售我,我受其錢。他日轉售其方物以歸,市道甚平,不犯司虣之禁;間有鯁者,則熟地。華人自為戎首也。
【《風土記》曰:國人交易,皆婦人能之。所以唐人到,彼必先納一婦,兼利其能買賣,故也。每日一墟,自卯、至午則罷。無居舖,但蓬席、鋪地間。亦有司賃地錢。土人見唐人,頗加敬畏,呼之為佛。見則伏地,頂禮。近亦有欺負唐人,由去人之多故也。】


大泥【吉蘭丹】
1-121
大泥,即古浡泥也。本闍婆屬國,今隷暹羅。其國以板為城。
【《宋史》曰:城中居者萬餘人,所統十四州。】
以銅鑄甲。
【《宋史》曰:戰鬬者,將刀被甲,甲以銅鑄,狀若大筒,穿之於身,護其腹背。】
其王所居屋,覆貝多葉;王服頗效中國。在王左右者為大人,王坐繩床,出即大布坐其上。衆舁之名曰:阮囊。民居覆草椎。髻以五綵帛,繫腰花,錦為衫;市用金錢。
國人宴會,鳴鼓、吹笛、擊鉦、歌舞為樂,愛敬華人,見華人醉者扶之以歸。
婚聘之資,先以椰子酒、檳榔次之、指環又次之、後量用金錢成禮。
喪葬有棺、以竹為轝,載棄山中。二月始耕,則祀之,如是者,七年不復祀矣。
原田豐利,臘月七日為歲節。地熱多風雨。
盛食無器,並以竹編、貝多葉貯之;食畢輒棄。捐古稱其鄰,有藥樹,取根煎為膏,服之及塗其體,兵刃不能傷也。
宋太平興國二年(977),其王向打遣使從商人蒲盧歇為導,入都朝貢。其表以小囊緘封數重,非中國紙,類木皮而薄,瑩滑色微綠,長數尺、濶寸餘,横卷之僅可盈握,其字細小,横讀之。使至詔館,於禮賓院,優賜遣歸。
元丰五年(1082),王錫理麻喏,復遣使貢方物,乞從泉州乘海舶歸國,從之。
明興洪武四年,王馬漠沙,遣使進金表、銀箋,并貢方物【《續文獻通考》曰:遣御史張敬之往諭其國。辛丑遣其臣朝貢。】詔賜金綺。
永樂三年(1405),遣使封其國主,麻那惹加那,乃為浡泥國王,賜印、誥符幣。
六年王率其妻子來朝,遣使迎勞之。王上金表,獻珍物,妃箋獻中宫,東宫上宴王奉天門。是年王卒于都下,賜諡恭順,葬石子岡。【《續文獻通考》曰:在安德門外】樹碑、立祠,有司春秋致祭。封其子遐旺為王,賜玉帶、金銀、綺帛、他物稱是禮送還國。遐旺請封其國後山,賜名長寜鎭國,上自為文,俾勒于石。
十二年,及洪熙元年,皆來朝貢。
萬歷間國王病卒,無子。族衆爭立,國中相誅殺,俱盡乃立其女主為王。初漳人張某為■〈口督〉。■〈口督〉者,大酋之號也。國難既作,■〈口督〉避禍出奔。女主既立,乃遣人迎■〈口督〉,復其爵號。其女出入宫中,有心疾,一日向女主言:父欲反。女主大恐,急使人按■〈口督〉家,■〈口督〉自殺。已而國人訟■〈口督〉無反狀,女主尋悔之,絞殺其女,官其子為酋紅。【毛番近築土庫于中,謀入彭湖互市者,攜大泥國文也。事詳《紅毛番考》】
吉蘭丹,即浡泥之馬頭也。風俗俱同浡泥。嘉靖末,海寇餘衆,遯歸于此。生聚至二千餘人,行劫海中,商舶苦之。
【或謂吉蘭丹,即小葛蘭國。按小葛蘭,與柯枝接境,而吉蘭丹在大泥相連,去彼遠甚。但大泥、吉蘭丹俱鑄金為錢,而柯枝與小吉蘭亦俱用金錢,以此相同,影響之所自起也。姑載之,以破疑。】


形勝名蹟
  長寧鎭國山【永樂六年,國主麻那惹加那乃上言蒙恩,封王爵。境土皆屬職方。國有後山,乞表為一方之鎮。王卒,子遐旺復以為請封為長寜鎮國山。御製碑文,刻石其上。】

物產
金【《星槎勝覽》曰:大金錢名儻伽;小金錢名吧喃。】
犀角 象牙【宋時充貢】
鶴頂【見《一統志》本朝充貢】
玳瑁【見《宋史》宋及本朝俱充貢】
翠羽 錫 檀香【宋時充貢】
降香【本朝充貢《本草》曰:似蘇方木,紫而潤為良。】
片腦【即龍腦香《一統志》曰:樹如杉、檜;取者必齋沐而往。其成片、似梅花者為上;次有金脚腦;速腦;米腦;蒼腦;札聚腦;又一種如油,名腦油。】
吉貝布【《宋史》曰:無絲蠶。用吉貝花織成布。】
明角 獭皮 錦魴皮 燕窩 西國米【亦名沙孤米。其樹名沙孤。身如蕉,空心,取其裏皮,削之,以水搗過,舂以為粉,細者為玉米,最精粗者,民家食之,以此代穀。今賈舶慮為波濤所濕,只携其粉歸,自和為丸。】
檳榔【見《一統志》】
椰子【見《一統志》】
萪藤【《異物志》曰:萪藤、圍數寸,重於竹,可代篾,以縛船,勝竹也。】
巴尾樹【見《一統志》】
貝多樹 加蒙樹【《一統志》曰:二樹心可為酒】
犀 象 
孔雀【本朝充貢《爾雅》翼曰:尾展開如車輪,金翠燁然,羽族最華輝者。】
鸚鵡【本朝充貢】

交易
  華人流寓甚多,趾相踵也。舶至,獻果幣,如他國。初亦設食待我,後來此禮漸廢矣。貨賣彼國,不敢徵稅,惟與紅毛售貨,則湖絲百斤,稅紅毛五斤,華人銀錢三枚。他稅稱是若華人買彼國貨下船,則稅如故。


舊港【詹卑】
1-128
舊港,古三佛齊國也。初名干陀利,又名渤淋,在東南海中。本南蠻别種,居眞臘、爪哇之間。王號詹卑。故今王所部號詹卑國,而故都為爪哇,所破更名舊港,以别於彼之新村云。【俗名,吉寜邦】
其地故稱沃土,諺云:一年種穀,三年生金。言其米穀盛,而多貿金也。冬無霜雪。累甓為城,民散居城外。香油塗身,覆屋多用椰葉,市用錢,布字彷梵書,以國王指環為印。
【《宋史》曰:亦有中國文字,上章表時即用焉。】
俗囂好淫,水戰甚慣。【《文獻通考》曰:習水陸戰,臨陣敢死,霸於他國。】
其國多水,而少陸。部領乃聚岸築屋以居,僮僕環之,其餘民庶,悉架室木筏上,以木樁拴閘,水長則筏浮起不能沒也;或將别居,則起樁去之,連屋移徙,不勞財力。
【《島夷志》謂好潔淨,故於水上架屋。與此不同。】
其樂有小琴、小鼓、崐崘奴踏曲之類。
劉宋孝武世始貢中國。
【《南史》干陀利傳曰:王釋羅那鄰陀、遣長史竺留陀獻金銀寶器】
梁天監元年,其王夢中國有聖人,如是者,再因,圖夢中所見;遣使獻玉盤,其容質果與梁帝合,歲時望北頂禮。
【《南史》曰:王瞿曇脩跋,陀羅,以四月八日夢一僧謂曰:中國今有聖主,十年之後,佛法大興,若遣使貢,奉禮敬,則土地豐樂,商旅百倍,若不信我,則境土不得自安。初未之信。既又夢此僧曰:汝若不信我,當與汝往觀。乃於夢中至中國,拜覲天子,既覺,心異之。陀羅本工畫,乃寫夢中所見武帝容質,飾以丹青,仍遣使并畫工奉表獻玉盤等物,使人既至,模寫帝形,還國比本畫,則符同焉】
十七年及普通元年,凡再至。
後亦遂絶。
唐天祐初,復通,授其使都蕃長蒲訶■〈立栗〉寧遠將軍。
宋時貢使絡繹。
【按《宋史》建隆元年,王悉利胡大霞里檀,遣使李遮帝朝貢。
二年夏又遣使蒲蔑貢方物。是冬其王室利烏耶,遣使茶野伽朝貢。
其後歲各一至。
太平興國五年,王夏池遣使茶龍眉來。是年潮州言:三佛齊國,蕃商李甫誨乘舶船載香藥、犀角、象牙至海口,會風勢不便,飄船六十日至潮州,其香藥悉送廣州。
八年,王遐至遣使蒲押拖羅來貢。
雍熙二年,舶主金花茶,以方物來獻。
端拱元年,遣使蒲押陀黎貢方物。
淳化三年,廣州上言,蒲押陀黎,前年京迴,聞本國為闍婆所侵,住南海一年,今春乘舶至占城,偶風信不利,復還乞降,諭本國從之。】


嘗建佛寺,以祝聖壽,願賜名及鍾。詔以承天萬壽為寺額,鑄鍾給之。時咸平六年也。
其後貢獻不絶。每優賜遣歸。
元豐時,使者入見,以金銀花貯真珠龍腦,撒殿用,昭殊敬。
【《宋史》大中祥符元年,王思離麻囉皮,遣使來貢。許赴泰山,陪位于朝覲壇。
天禧元年,王霞遲蘇勿吒蒲迷,遣使貢真珠、象牙、梵夾經、崐崘奴。詔許謁會霛觀,游太清寺、金明池。及還,賜詔慰奬之。
天聖六年,王室離疊華,遣使來貢,舊制遼國使人,賜以問金塗銀帶,時特以渾金帶賜之。
熙寧十年,使大首領、地華伽囉來以為保順慕化大將軍。
元豐中,使至者再。天子念其道里遙遠,優賜遣歸。
二年.賜錢六萬四千、緡銀一萬五百兩。官其使、羣陀畢羅為寧遠將軍;陀旁亞里為保順郎將;畢羅乞買金帶、白金、器物及僧紫衣師牒,皆如所請,給之。
三年,廣州南蕃綱首,以其國王之女,唐字書寄龍腦及布與提舉市舶、孫迥,迥不敢受,言於朝;詔輸之官市帛以報。
五年,遣使皮襪來,官皮襪為懷遠將軍。
六年又以其使薩打華滿為將軍紹聖中再入貢】

紹興二十六年(1156)貢使復至。帝曰:遠人向化,嘉其誠耳,非利方物也。
淳熙五年,詔免赴闕館於泉州。
洪武二年,詔行人趙述往使其國,王恒麻沙那阿遣使隨述,奉金葉表來貢。賜歷及文幣。
六年復貢。
八年,遣使,從使者招諭拂菻。
九年,王殂,王子麻那者巫里表請紹封,詔授駝紐、鍍金、銀印,封三佛齊國王。久之,丞相胡惟庸事發,事連三佛齊,懼而貢絶。
三十年,上念遠夷希至,謂禮臣曰:惟庸謀叛三佛齊,乃生間諜,詒我使臣,至為爪哇聞知,禮送還朝。今度已悔禍,朕欲許其自新。暹羅在遠國中,最稱恭順,而爪哇則三佛齊,所悉索敝,賦以從者也。可移檄暹羅,達于爪哇,俾戒諭三佛齊,嘉與更始禮。臣如旨以行。
永樂初年,三佛齊竟為爪哇所破,廢為舊港,是時南海豪民,梁道明竄泊兹土,衆推為酋,閩廣流移從者數千人,廷議遣行人譚勝受往招之,道明隨勝受來歸。
【《廣東通志書》云:譚勝受,南海人。鄉薦,授臨桂丞,以最召,拜監察御史,坐事降行人。時閩廣流徙,從梁道明者數千人。指揮孫鉉使,海南遇其子及二奴,挾與俱來上。以勝受同鄉令,偕其二奴、齎勅往招道明,遂從入朝,賜道明襲衣、鈔百五十錠、文綺十二表、裏絹七十二疋。勝受奏事稱旨,擢浙江按察使】

留副酋施進卿代領其衆。
五年中貴,鄭和奉使西洋,還過舊港,遇流賊陳祖義,祖義詐降,潛謀要劫,和料賊無歸,順意整兵以待,賊倅至,與戰,大破之,斬獲無算,械祖義至京伏誅,諸夷聞之,震懾曰:眞天威也。吾曹安意内向矣。是年施進卿,遣壻朝貢,詔命進卿為舊港宣慰使;賜印誥、冠服及文綺,後進卿卒。
二十一年,以子濟孫嗣,印燬于火,詔給之。

形勝名蹟
彭家山【在港外】
承天萬壽寺【宋時賜額,今廢。】

物產
珠【《宋史》曰:以珠獻宰臣秦檜。檜已死,詔償直收之。】
金 銀【宋時入貢】珊瑚【宋時充貢】
犀角【宋時入貢】
象牙【宋時入貢】
瑠璃【宋時入貢。魏仲培《鼠璞》曰:此自然之物,彩澤光潤,踰於衆玉。其色不常,今皆銷冶石汁,以衆藥成之,非其物也。】
摩娑石【《庚辛玉冊》云:陽石也。出三佛齊。海南有山,五色,夷取燒之,作硫黄氣,以形如黄龍齒而堅,重者佳。《庚辛玉冊》話曰:舶過山下,愛其石,以手捫之,故名摩娑。】
水晶【宋時入貢。】
沉香【見《宋史》】
安息香【《一統志》曰:樹脂,其形色類核桃瓤,不宜於燒,然能發衆香,故人取以和香。】
龍腦香【宋時充貢。使者來朝,至以撒殿。】
乳香【《一統志》曰:樹類榕,以斧斫之,脂溢于外,凝結而成。其品十有三,有滴乳、瓶乳、袋香、黑榻、纒末之别,宋時入貢。】
降香 
金銀香【《華夷考》曰:其香如銀匠欖糖相似,中有白蠟,一般白塊在内好者,白多低者,白少焚之香美,出舊港國。】
木香【《一統志》曰:樹類絲瓜,冬取根曬乾。】
薔薇水【《一統志》曰:即薔薇花上露,花與中國薔薇不同。土人多取其花浸水為露,故多偽者。以琉璃瓶試之,翻搖數四,其泡周上下者為真。】
蘇合油【《一統志》曰:濃而無澤者為上】
猛火油【《華夷考》曰:樹津也。一名泥油,大類樟腦,第能腐人肌肉。燃、置水中,光焰愈熾。蠻夷以制火器,其烽甚烈,帆檣樓櫓,連延不止。魚鱉遇者,無不燋爍。】
膃肭臍【《圖經》曰:舊說似狐而大,長尾。今滄州所圖,乃魚類,而豕首兩足,其臍紅紫色,上有紫斑點。欲驗其真,取置睡犬旁,犬忽驚跳者眞。】
吉貝 
椒【國中最多,他港取給焉。】
阿魏 蘆薈 沒藥 
血竭【《一統志》曰:樹畧同沒藥,採亦如之。】
烏樠木【《一統志》曰:單馬令國出,樹似椶櫚,可為器用。】
褊桃【《北戶錄》曰:占卑國出,褊核桃,形如半月狀,取食絶香美。】
沒石子【《一統志》曰:樹如樟開花結實如中國芋栗】
萬歲棗【見《一統志》】
火雞【《瀛崖勝覽》曰:三佛齊出火雞,大如鶴,身圓、頸長,頸有二紅,軟冠狀、如紅褐,嘴尖,毛如羊毛,脚長,其爪甚利,好食熱炭,因名火雞。】

交易
舟至,獻果、幣,有成數;詹卑人商量物價,雖議償金多少,然非償金,實償椒也。如值金二兩,則償椒百石,其大較云喜買夷婦,他國多載女子易其椒以歸。舊港則用鉛錢矣。三佛齊,夙稱蕃盛國,破以後,漸覺故都滿目蕭條,賈人亦希造。
【《續文獻通考》曰:萬歷丁丑,中國人見大盜林朝曦在三佛齊列肆為番船長,如中國市舶官。】

論曰:
闍婆、眞臘,故島外繁華地也。東西之王,水陸之國,嚮化已非一朝。浡泥三佛齊,亦雄視諸部,而或以守祧、或以易姓,華人逋入,司彼國鈞傭中佼佼輒,復驅簸遠夷,益以覘皇靈之無外矣。

東西洋考卷三
●欽定四庫全書  (明)張燮撰
東西洋考卷四  ○西洋列國考
麻六甲
1-142
麻六甲,即滿剌加也。古稱哥羅富沙。漢時已通中國。後頓遜起,自扶南三千餘里皆屬之。其東界通交州,即哥羅富沙地也。唐永徽中,以五色鸚鵡來獻。
【《唐書》曰:哥羅、一曰:箇羅,亦曰:哥羅。富沙、羅王姓。矢利波羅,名米失鉢羅】
舊隷暹羅,歲輸黄金為賦。蓋所部瘠鹵,尚未稱國云。
永樂三年(1405)酋西利八兒速刺遣使上表,願内附為屬郡,効職貢。
七年,上命中使鄭和,封為滿刺加國王,賜銀印、冠服。從此不復隷暹羅矣。
九年,嗣王拜里迭蘇刺,率其妻子及陪臣五百四十人來朝,命中貴海壽。禮部郎黄裳迎,勞于郊勅,有司供帳飾館待之。尋陛見,貢方物,上御奉天門宴王。賜玉帶羽儀、鞍馬、金銀、錢鈔、錦綺、王妃冠服,其下賞賚各有差居。久之,禮送還國。
【《廣東通志書》曰:光祿日給牲牢,賜王金繡龍衣一襲、金銀器皿、帷帳裀縟咸具,賜妃八兒迷速里及子侄陪臣文綺紗羅襲衣。有差就館。復賜宴。八月賜黄金、相玉帶、儀仗、鞍馬,并賜王妃冠服。九月辭歸。賜宴奉天門,别宴王妃陪臣如初,賜勅勞王副以金相玉帶一、儀仗一、副鞍馬二疋、黄金百兩、白金五百兩、鈔四十萬、貫錢二千六百貫、錦羅六百疋、絹千疋、渾金文綺二、金織通袖膝襴二、妃以下各有差。】
禮部餞于龍江驛,復賜宴龍潭。
十年。遣使入貢。
十二年。王母來朝,賜如王妃。
十七年。王亦思罕答兒沙嗣,更率妻子來朝,言為暹羅所侵,惟陛下卵翼之上為降。詔暹羅國王,無開兵隙;暹羅旋遣使來謝侵伐之罪。滿刺加所得保境息肩者,皆中國賜也。
二十二年王西里麻哈剌來朝。
宣德九年王復至。後先賜予甚厚。其後貢使不絶。
天順三年王旡答佛哪沙卒子蘇丹茫速沙請封,遣使册立為王。
成化末給事中林榮行人黄乾亨奉使,溺海死,以故罷遣云。
王以帛纒首,衣青花袍,躡皮履,乘轎。
俗敦樸,尚回回教,居處如暹羅,婚喪大類爪哇。
【《唐書》曰:嫁娶檳榔為禮,多至二百盤。婦已嫁,從夫姓,死者焚之,取燼貯金罌,沉之海。】
民用陶、錫。網魚為業。屋如樓閣,然不更鋪板,但叠木高低。層布連榻趺坐,飲食厨厠皆在其間。男女椎髻。【《唐書》曰:非有官,不束髮】
肌膚黑漆,間有白者、華人也。
後佛郎機破滿剌加,入據其國。而故王之社遂墟,臣隷俛首無從報仇。久乃漸奉為真主矣。
古稱旁海人畏龜龍,龜龍高四尺,四足,身負鱗甲,露長牙,遇人則嚙,無不立死。山有黑虎,虎差小或變人形,白晝入市,覺者擒殺之,今合佛郎機,足稱三害云。

形勝名蹟
鎮國山【永樂中詔封其國之西山為鎮國山。御製碑文,賜之,勒石其上。】
五嶼【未稱國時,酋鎮于此。】
龍雅山【在滿剌加港外,其山甚高。】

物產
猫精石【《華夷考》曰:中含活光一縷】
珠【《一統志》滿剌加出石榴子珠】
犀角【本朝充貢】
象牙【本朝充貢】
玳瑁【本朝充貢】
翠羽
靉靆【俗名眼鏡《華夷考》曰:大如錢,質薄而透明,如琉璃,色如雲母。每目力昬倦,不辨細書,以此掩目,精神不散,筆畫倍明。出滿剌國。
靉靆乃輕雲,貌如輕雲之籠,日月不掩其明也。若作曖曃亦可。】
斗錫【《星槎勝覽》曰:内有山泉,流為溪,於溪中,陶沙取錫,煎成塊曰:斗錫,每塊重一斤四兩,本朝充貢】
乳香【本朝充貢】
片腦【本朝充貢】
蘇合油 
蕉心簟【見《星槎勝覽》按《華夷考》稱滿剌加取茭蔁葉,織成細簟,濶二尺長丈餘,即此類也。】
明角 烏角 蠟 
做打麻【《方輿勝覽》曰:樹脂結成者,夜點有光,塗舟水不能入。
《華夷考》曰:樹枝流落膠汁,土内掘出。如松歷青,内有明浄好者,都似金珀一般,出滿剌加國。】
硫黄【見《一統志》】
没藥 夷瓶 燕窩 檳榔 椰子 
沙孤米【《華夷考》曰:山野有樹,名沙孤樹,將樹皮,如中國葛根搗浸,澄濾,取粉作丸,洒乾,賣之。出滿剌加。】
茭蔁酒【《華夷考》曰:茭蔁葉,似苦笋,殻厚,性柔軟,結子如荔枝,様雞彈大,取其子釀酒,飲亦醉人,出滿剌加。】
犀 象 黑熊【本朝充貢】
火雞【《華夷考》曰:出滿剌加,大如鸛,多紫赤色,能食火,吐氣、亦煙燄也。子如鵞,胎殻厚踰,重錢,或斑、或白,島夷採為飲盞,見者珍之。】
鸚鵡【唐時來獻】

交易
  本夷市道稍平,既為佛郎機所據,殘破之後,售貨漸少,而佛郎機與華人,酬酢屢肆輈張,故賈船希往者。直詣蘇門答剌,必道經彼國,佛郎機見華人不肯駐輒,迎擊于海門,掠其貨以歸,數年以來,波路斷絶。然彼與澚夷同種,片帆指香山,便與粤人為市,亦不甚藉商舶彼間也。


啞齊
1-149
啞齊,即蘇門答剌國,一名蘇文逹那。西洋之要會也。王裝束類滿刺加,官屬畢具,宫有内閹百餘,蓋他國所無云。相傳風俗頗淳,語言和媚,惟酋長好殺,殺人輒取血浴身。
【《島夷志》曰:酋長人物脩長,一日之間必三變色,或黑、或赤。每歲殺十餘人,取自然血浴之,則四時不生疾疹,故民畏服焉。】
田磽少熟,然賈舶還往,財物充牣,雅稱富饒。貧民捕魚為生活,朝駕獨木舟,張帆破浪,抵暮郤囘國。
徵其賦以為常,其先為大食國,蓋波斯西境也。
隋大業中,有牧者探穴,得文石,詭言應瑞,當王聚,衆剽畧,遂王其地。
【舊《唐書》云:夷人牧駝,忽有獅子人語曰:此山有三穴,穴中大有兵器,并有黑石、白文,讀之便作王。夷人依言,果得穴中石及刃甚多,教其反叛,於是糾合亡命,劫奪商旅,其衆遂盛,自立為王。波斯拂林各遣兵討之,皆為所敗,於是遂強,并諸國,勝兵得四十萬。】
唐永徽以來,屢使朝貢。
【《唐書》曰:永徽二年,朝貢。自言有國三十四年,傳二世。
開元初復遣使獻馬、鈿帶,謁見不拜,有司將劾之,張說謂:殊俗慕義不可置于理。玄宗赦之,使者復辭曰:國人只拜天,見王無拜也。有司切責,乃拜。
十四年遣使獻方物,拜果毅,賜緋袍。】
其先為白衣大食。至河蒲羅拔以來,為黑衣大食。
【《唐書》曰:白衣大食,有二種,一盆尼末換、二奚深。末換殺兄,自王下怨,其忍將討之。狗衆曰:助我者皆黑衣。俄衆數萬,即殺末換,求奚深孫阿蒲羅拔為王,號黑衣大食。】
至德初,代宗用其衆平西都。
貞元中,使者三人來朝,悉拜中郎將,賚遣之。
宋乾德四年。遣僧西域,因賜王書招懷。自是貢舶歲通。
【按《宋史》開寶元年,遣使朝貢。
四年復貢。以其使為懷化將軍,用金花五色綾紙寫官誥以賜,嗣此連貢不絶。
淳化四年。酋長李亞勿來朝,舶主蒲希密附方物來獻。
咸平六年。貢使摩尼對崇政殿,持真珠以獻云。離國日,誠願得瞻威顔,乞不給囘賜,上不欲違其意俟。其還厚加優賚。
景德元年。使來值上元觀燈,賜錢、縱其宴飲。
四年.使又至,許遍詣苑囿寺觀遊覽。】
泰岱、汾隂,並許陪祀
【《宋史》車駕東封舶主陁婆離願執方物赴泰山,從之。又祀汾隂,詔令貢使陪祀。】
大中祥符五年,大食國老人、無西忽盧華、年百三十歲耳、重輪體貌甚偉,自言遠慕皇化,附舶來。王詔,賜袍帶、束帛。
建炎後,以國費匱,乏閉關謝貢。大食竟脩貢如故事,則懷德者遠也。
【《宋史》帝謂侍臣曰:茶馬政廢,武備不修,致中原板蕩,今復捐數十萬緡,易無用之,珠玉曷,若惜財以養戰士,詔張浚却之,優賜以答遠人之意,遠人懷之,貢賦不絶。】
入明,始稱蘇門答剌。
洪武初,國王奉金葉表,貢馬及方物。
永樂三年(1405),王鎖丹罕難阿必鎮,遣使入貢。詔封為蘇門答剌國王,賜印誥、金幣。
五年.再使來貢已。而王與花面王戰,中流矢死;子弱不任,嘗膽其妃,飲泣令于國曰:能復讎者,我與為夫,共圖國事。有漁翁聞之,率衆殺花面王,妃遂從漁翁。
【《吾學編》曰:永樂七年。來貢,厚賜之。十年。遣使至其國。】
久之,故王假子率所部殺漁翁王。王子蘇斡剌以衆奔峭山。
十一年,中貴人鄭和擒假王,俘至京伏法。漁翁王子感激聖天子威靈條,進方物甚夥。
宣德中。貢使頻至。
十年.封其王子嗣王。世世朝貢不絶。數傳後,凡再易姓而為今王。今王者人奴也。先是其主為大將,使奴牧象,而象肥,主以為能。呼語之曰:而牧象良苦,其為我監捕魚、稅坐而受直。奴前謝,從此往稅、捕魚得大魚,輒遺其主,自取小者。主後聞之曰:奴忘其食指而奉我耶?命侍左右,出則捧檳榔盤後隨。
一日王召諸大酋議事。奴從主。仗劍入王居起,尊嚴若神而主跼蹐惟謹。
奴出,謂主曰:主自視雖貴,孰與王?主笑曰:臣何敢與王齒?奴曰:主第不欲王耳,是可取而代也。
主驚顧,無妄言將赤吾族。奴因間進曰:吾主行,擁重兵出鎮海隅。
詰旦入辭,奴從,而後主誠。乘間請屏左右以畢所私。王必不疑,五步之内,奴抽刃刺王,灑王頸血,為主盥手,主兵柄在握,誰敢不服咄嗟,而事可定矣。
主詰朝果入,辭如奴約。白王曰:臣遠離宫殿,情懷戀戀,願有所私布,請屏左右。王叱左右出。奴突引王裾前,刺王,掖其主上殿,號殿下曰:王為不道,吾殺之。吾為若主。時所擁兵悉集殿外,諸酋股慄,無敢閧者。
因誅其偶語者若,而人餘悉拜官有差,主既為王,命奴代為大將,隷以所部居亡何。
奴弑王自立是為今王,於是大為防衛于國拓。其宫規制宏壯,宫凡六門,門不得闌,出入雖勲貴,不得帶劒上殿。王出乘象,象列綺架亭而帷,其外又列象百餘,披結俱如王所乘象,望者不知王在何許。鹵簿、傳呼甚盛。
犯者無赦,法制嚴於他國矣。

形勝名蹟
俱紛摩地那山【大食王牧處,得黑石白文于此。舊《唐書》曰:在國西南,鄰於大海。】
膏朥榭山【澗中出油,王出征戰,取油倒水上,燃之能飛渡,作火攻;人死以油塗之,能堅其尸,千年不壞。】
椰嶼【在港口嶼上,有三寶廟。】
恒曷水【舊《唐書》曰:大食王糾合亡命,渡恒曷水,刧奪商旅。】
急水灣 龍涎嶼【《星槎勝覽》曰:蘇門答剌西去一晝夜,浮灔水面,波激雲騰,每春羣龍來集於上,交戱而遺涎沫。番人駕獨木舟,登嶼採取而歸,或風波,則人俱下海,一手附舟旁,一手揖水而得至岸。】
翠藍嶼【《星槎勝覽》曰:在龍涎嶼之西北,大小七門,門中皆可過船,傳聞釋迦經此山,浴水,被竊袈裟,佛云:後穿衣者,必爛皮肉。由此男女今皆無衣,止樹葉紉結,而遮前後。】

物產
寶石【《本草》綱目曰:《山海經》謂之采石,碧者,唐人謂之瑟瑟,紅者,宋人謂之靺鞨。今通呼為寶石。大者如指頭、小者如豆粒,皆碾成珠狀。】
瑪瑙【《格古論》曰:非玉、非石。堅而且脆,中有人物、鳥獸形者最貴。 
《負暄録》曰:瑪瑙產有南北。南瑪瑙產大食,色正紅,無瑕,可作盃斚。】
琥珀【宋時充貢】
玳瑁 犀角 
象牙【《本草》曰:象牙生花,必因雷聲。故古以為器飾。】
鶴頂 
琉璃【宋時以瓶及甕,盛物來獻。】
照身鏡【《梁四公子記》云扶南賣碧頗黎鏡,廣一尺半,重四十斤。内外皎潔,向明視之,不見其質。
蔡絛云:御庫有玻黎母,乃大食所貢。】
靉靆 
龍涎香【《遊宦記聞》云:龍涎香,最貴重。出大食國海旁,常有雲氣出山間,土人即知龍睡其下,更相守之。俟雲散,知龍已去,往求必得。龍涎入香,能收斂腦、麝清氣,雖數十年香味仍在。得其真。和香焚之。翠煙裊空。結而不散。
或言涎有三品一曰:汎水、一曰:滲沙、一曰:魚食。汎水、則輕浮水面。善水者,伺龍出,隨取之;滲沙、則凝積多年,滲入沙中,魚食則化糞,散於沙磧;又魚食亦有二種:海旁有花,若木芙蓉,花落海,大魚吞之腹中,先食龍涎,花嚥入,久即脹悶,昂頭向石上吐沫,乾枯可用,惟糞者不佳,若散碎,皆取自沙滲,力薄。
欲辨真偽,投没水中,須臾突起,直浮水面。
或取一錢口含之,微有腥氣,經一宿,細沫已嚥,餘結膠舌上,取出就淖,稱之亦重一錢,將淖者又乾之,其重如故,雖極乾枯,用銀簪燒熱,鑚入枯中,抽簪出,其涎引絲不絶,驗此,不分褐白,褐黑皆真。 
《星槎勝覽》曰:初若脂膠,黑黄色,頗有腥氣,焚之清香可愛。】
片腦【宋時獻】
安息 木香【本朝充貢】
乳香【宋時獻】
丁香【本朝充貢】
薔薇水【宋時獻】
蘇合油 
天鵝䘬【《本草綱目》謂:鵠為天鵞云。皮毛可為服飾。謂之天鵝䘬。
《華夷考》曰:海東青小而健。能擒天鵞。即此也。華人以絨織之沿為偽物。】
瑣服【《一統志》名瑣服。曰:又名梭服,以鳥毳為之,紋如紈綺。】
兜羅綿【亦毛毳織,長者每疋至六七丈,今呼為哆囉嗹。】
駝毛縟面【《本草》曰:駝卧,腹不帖地、屈足,漏明,則行千里。今其毛縟温厚,煖於狐貈,極堪禦寒。遇夏退,毛至盡,乃能避熱,故古者,冬取皮於狐類而裘成,夏取毛於駝類而褐成。宋時來獻。】
花錦【宋時獻】
西洋布【《一統志》
名闊布《華夷考》曰:西洋布,幅廣至四五尺,精者,價乃勝緞。】
錫【本朝充貢。】
賓鐵【宋時獻。】
蠟 
腽肭臍【即《唐書》所謂骨肭獸,俗名海狗腎。】
燕窩 
胡椒【《星槎勝覽》曰:蔓附樹枝結椒,纍垂如栟櫚子,但粒小耳。本朝充貢。】
石蜜【《唐書》大食傳曰:刻石蜜廬,如轝狀。】
没藥 
孩兒茶【即烏爹泥。《本草》一名烏疊泥,或作烏丁,皆夷語,無正字。】
血竭 
千年棗【宋時獻。】
大茄【《一統志》曰:樹高丈餘,經三四年不瘁,子大如西瓜,重十餘斤,以梯摘之。】
無名異【《本草》集解曰:出大食國。生石上,狀如黑石灰,番人以油鍊,如黳石,嚼之如餳。】
瓜【《星槎勝覽》曰:皮若荔枝,未剖臭如爛蒜,剖開如囊,蜜味如酥油,香甜可口。】
犀【宋太宗問蒲押陀,犀象何法可取?對云:犀,使人升木操弓矢,同至射殺之,小者不用弓矢可捕獲。本朝充貢。】
象【蒲押陀曰:象,用象媒誘至,漸以大繩繫之。】
駿馬【《唐書》曰:有千里馬,號為龍種。】
鸚鵡

交易
舶到,有把水瞭望,報王,遣象來接舶,主隨之入見,進果幣于王,王為設食,貿易、輸、稅號稱公平。
【《星槎勝覽》曰:
胡椒番秤一播,抵我官秤三百二十斤,價銀錢二十箇;
重銀六兩,金抵納,即金錢也;每二十箇重金五兩二錢;
龍涎嶼香一兩,用金錢十二,一斤該金錢一百九十二箇,准中國銅錢九千;價亦非輕】此國遼遠,至者得利倍于他國,蓋宋時稱本肆,多金銀綾錦,工匠技術咸精,其能至今,富饒猶昔也。


彭亨
1-162
彭亨者,東南島中之國也。
【《星槎勝覽》名彭坑。《續文獻通考》曰:暹羅迤西】
國並山,山旁多平原,草樹繁茂,然鳥獸希少,沃土宜穀,蔬果亦饒。
其城以木圍之,方廣可數里。誅茆覆屋,男女椎髻,衣長布衫,繫單衣;富者頭著金圈數枚,貧人則五色燒珠為圈束之。煮海為鹽、醸椰漿為酒。
古稱上下親狎,
民無寇盜,好佛誦經,而久乃寖漓也。俗漸好怪,刻香木為人像,殺生人血以祭,云用此祈禳。
洪武十一年(1378)遣使,奉金葉表朝貢。
永樂十二年(1414)遣蘇麻固門的里來朝,并貢方物。
其後二百數十年而有柔佛之事。
先是婆羅王子者,彭亨王妹之壻也,贅于彭亨。柔佛之副王精悍好鬬,其子娶彭亨王女,將婚,副王送子之彭亨,彭亨王宴柔佛副王,戚屬俱會,酒半,婆羅王子舉觴為壽,手指一巨珠,光耀倍常。副王心欲之曰:王子以是珠見餉者,不惜重貲為報。王子固靳之,副王恚甚。歸而起兵攻彭亨矣。
二國初為婚媾,賊出意外。彭亨人人惴恐,不戰自散,王與婆羅王子奔金山。彭亨王妃者,浡泥王之妹也。率衆來援。副王焚掠其城郭宫室以歸。是時彭亨國中,鬼哭三日。浡泥王迎其妹還浡泥。彭亨王隨之,而命其長子攝國,久之,王歸彭亨。其次子驍而多智,遂毒殺父,誅兄,自立。至今尚為王。
每為毛思賊逋逃主買所掠人,遠近苦之。
【毛思賊者,婆羅屬夷也。劫掠海上生人至彭亨賣之,代作崑崙奴。不如指者則殺,以供祭。每人得直三金】

形勝名蹟
石崖【《一統志》曰:其國石崖周匝崎嶇如栅寨】
金山【其上出金有大酋守之日遣百餘人採取月進王二十金】
地盤山【織嘉文席處】狼賓

物產
沙金【即金山所採者,排沙揀金,金木在鎔,雖黄光閃鑠,視亦復類沙,既煎,乃始成塊。】
犀角 象牙 鶴頂 玳瑁 
花錫【見《一統志》】
沉香【見《一統志》】
速香【本朝充貢】
降香 片腦【是狼賓所出者。本朝充貢】
嘉文席【嘉文草,蔓生,有脊,用刀刺脊、剔去之,織以為席;温柔妍雅,帖人肌。夏微凉、而冬微温,故價直逾侈。其製狭而長,蓋夷中一席,只卧一人,故狹,等身之外,捲以作枕,故長。】
燕窩  
胡椒【本朝充貢】
西國米 
椰子【見《一統志》】
檳榔  ■〈艹大虫,上中下〉吉柿 
萪藤【蔓,抽被地,無枝葉,有皮裹其外,如竹皮;剥之則落,藤長數丈,不值剪伐,可繚繞數圍,狼賓出者為多。】
犀 


交易
  舟抵海岸,國有常獻;國王為築舗舍數間,商人隨意廣狹輸其稅而托宿焉。即就舖中,以與國人為市舖,去舟亦不甚遠,舶上夜司,更在舖中卧者,音響輒相聞。


柔佛
1-167
柔佛一名烏丁礁林。男子削髮,徒跣、圍幔、佩刀;婦人蓄髮、椎結。
王服與下無别,第帶雙刀耳。酋見王棄刀于地,和南而立,各有尊卑位次。
字用茭蔁以刀刺之,又置烏簿,書浩大,及秘密事情外,以繩縛之,塗泥封固,印識其上。
宫室,覆茅挿木為城,其外有池環之港,外多列沙垓。【猶中華蛋戶】無事以船載貨國外。
有警,或出征戰,則募召為兵,稱強國焉。
婚姻,王與隣國王家,自相配偶,餘人締結,亦論門閥相宜。
王用金銀器盛食,民家磁器都無,匕筯、以手拈之而已。
持齋見星方食節序,以四月為歲首。居喪婦人方加剃,男子則再削髮。逝者火葬也。其酋好鬬,屢開疆隙彭亨、丁機宜之間,迄無寧日。
先年有大庫吉寧仁,忠於王,王大信用。二王以兄疎已,謀殺吉寧仁。其後二王出,騎馬墮地死。從者皆見吉寧仁為祟,至今人家祀之。競傳靈應,蓋夷俗尚鬼,其固然矣。

形勝名蹟
  東西竺【《星槎勝覽》曰:山與龍牙門相望,海洋中,山形分對,若蓬萊方丈之間。】

物產
犀角 象牙 玳瑁 錫片 腦蠟 
嘉文席【是東西竺所織者《星槎勝覽》曰:地出蕉心簟,想嘉文席之所自始也。】
木綿布【見《星槎勝覽》】
椒 燕窩 西國米 血竭 没藥 
檳榔【見《星槎勝覽》】海菜 ■〈艹大虫,上中下〉吉柿

交易
  柔佛地不產穀,土人時駕小舟,載方物走他國易米。【《星槎勝覽》曰:田瘠,不宜稼穡,歲藉諸邦,淡洋米以食。】道逢賈舶,因就他處為市,亦有要之,入彼國者,我舟至止,都有常輸貿易,只在舟中,無復舖舍。


丁機宜
1-170
丁機宜、爪哇屬國也。幅員最狹,酋衆僅千餘。
柔佛黠而雄。丁機宜境相接也。柔佛狡焉,有啓疆之思,動為國患,悉索敝賦無寧日。近始求通姻好然。安忍,無親善事之,猶恐其不得當也。
其國以木為城,王居旁列鐘鼓樓,出入騎象。
以十月為歲。
首性好潔,食啖所須手自操割,民俗都類爪哇。
大率爪哇一帶,酒稅甚廣,而酒禁乃甚嚴。民間攜酒具,取水釀酒,國有常賦然。上族之家,輒不復御酒,惟細民無賴者,時時闌入醉鄉,則曹偶笑之。
上族客至,以扶留藤、檳榔代茗。若開宴,則人具一大盤,盤有足,置地上。雜貯肴核,每進一物,客甫嘗畢,則客之從人,徑從後取食之曰:不敢留殘,溷主翁也。
婚者男往女家,為持門戶,故生女勝男,喪用火葬。

形勝名蹟
獨石門 
鐵釘嶼【以形尖故名;其外水流甚急。】
鱷魚嶼【亦以其形似鱷也。其水晝則南流,夜則北流。】

物產
  犀角 象牙 黄蠟 嘉文席 西國米 血竭 没藥 檳榔 海菜

交易
  夷亦只就舟中與我人為市。大率多類柔佛,而俗較馴。而貨較平,自為柔佛所侵,彼國有風聲鶴唳之虞。而舶人亦抱林木池魚之患,此揚帆者,所以掉臂希顧也。


思吉港
1-173
思吉港者,蘇吉丹之訛也。為爪哇屬國。其中凡數聚落,而吉力石其主也。吉力石有王百餘歲,能知吉凶。
國在山中,賈舶僅經過其水潏,而未嘗泊船。彼民出詣饒洞與華人貿易。華人所泊者,饒洞也。饒洞,原野平衍,以石為城,其酋出入乘車,車以金飾;亭御四馬或八馬,亦御黄犢,前導百餘,鹵簿皆備。諸夷見王,輒避匿不敢出,獨女人合掌伏道旁。其餘風俗,多類下港云。
其與國為思魯瓦、為猪蠻。猪蠻多盜,故華人輒不肯駐。猪蠻有次子,名北極,十餘歲時,軀重數百斤,為盜所劫,負之不能起。今為■〈口督〉饒洞之後,為金後山。脩竹成林,茉莉自花,不假培植。
人皆赤身,只一紙蔽其下體。
種豆供餐,彊者善射,逐獐、鹿、猿、猱,火焙而食。饑噉其肉,渴飲其血。佐以樹酒,足跡未嘗下山。

形勝名蹟
保老崖山【《一統志》曰:在蘇吉丹國,凡番舶未到,先見此山。頂聳五峰,時有雲覆其上,舶人呼為巴哪大山。】
吉里問山【與保老崖山相對,西面拖尾甚長。】
椒山【在猪蠻國】
牛郎山 義里山 白嶼【即饒洞港口】
望加黎洲【饒洞國外十餘里】
杜板村【即吉力石之港外是《元史》所云杜並足也】
塔寺【寺外有塔故名】
八節澗【《元史》曰:澗上接杜馬班王府,下通莆奔火海,乃爪哇咽喉、必争之地。史弼、高興,會兵其處。】
聖水【在杜板村《星槎勝覽》曰:海灘有水一,泓甘,淡可飲,稱為聖水。元將史弼、高興征其國,舟中乏水、粮盡,二將祝天,以鎗挿海中,泉隨鎗湧起,汲而飲之,軍威大振。】


物產
  金 銀 珠 
  犀角 象牙 玳瑁 
  沉香 檀香 降香 
  錫  銅鼓 
  龜筒 夷瓶 
  蠟 
  椒  檳榔 椰子 
  血竭 
  豆蔲 畢撥 蘇木 
  犀  象 
  孔雀 火雞 
  鸚鵡 ■〈亻頻〉伽鳥 倒掛鳥

交易
  吉力石主爪哇,而臣饒洞、蘇魯瓦諸國。他國貨萃下港者,彼中亦時相通,我舟到時,諸屬國鱗次饒洞,以與華人貿易。雖在夐邈,亦蕃盛之鄉也。向就水中為市,比來販者漸夥,乃漸築舖舍。


文郎馬神
01-177
文郎馬神國,以木為城,城只一半,餘半皆山也。
【按《水經註》稱,文狼人,野居無室。宅依樹止,宿食生肉,採香為業,與人交。市若上皇之民。
又馬文淵遺兵十餘家,住西屠國不返;土人以其流寓號曰:馬流世稱漢子孫,今之文郎馬神,疑即其後,而播遷茲土云。】
王宫繡女數百人。王出乘象,或泛舟,以繡女自隨,或典衣、或持劒、或捧檳榔盤。王登舟,趺坐榻上,繡女坐地下,與王相向,或用女人刺舟,威儀甚盛。
民居多縛木,水上築屋以居,如三佛齊。男人用五色布纒頭,腹背多裸,或著小袖衣,蒙頭而入,下體以縵圍之。
初盛食,以蕉葉為盤,及通中國,乃漸用磁器。又好市華人磁甕、畫龍其外。
人死,貯甕中以葬。
其俗不淫,姦者論死。華人與夷女通輒,易彼裝,以女妻之,不聼歸也。女人蓄髮,髮苦短,見華人髮許長,心慕之,問何以致此,或紿之曰:我生長中華,用華水沐之耳。夷女競市船中水,欲以沐髮。華人故靳之,以為笑端焉。
【女人慕悦華人,輒持香蕉、甘蔗及茉莉花相贈,不妨往復嘲謔,第國禁甚嚴,無敢私通者。】
入山深處有村,名烏籠里彈。其人盡生尾,見人輒掩面,羞澁欲走。
然地饒沙金,夷人攜貨往市之,擊小銅鼓為號,貨列地中,主者退丈許,深山人乃前視貨,當意者置金于貨之側,主者遥語,欲售則持貨去,不售則懷其金,蹣跚歸矣。
鄰境又有買哇柔,每夜半盜斬人頭,以金裝之,故夜必嚴更以待。

形勝名蹟
金山【即鳥籠里彈,深處幽澗,遡流、驅舟良苦;兩崕繁,隂木多拱抱。每夕景曉雲,禽聲四合,幾斷人腸。華商即乘興以行,未有不中道返者也。】
丹戎世力山 末那突大山 班節糸禮山 加會嶼

物產
  沙金【是金山出者,夷人持貨往易,每虚往實歸。】
  鶴頂【文郎出者最多】
  降香 蠟 
  藤席【紅白色問雜而成】
  萪藤【文郎亦獨盛他國】
  蓽撥 獐皮 血竭 肉豆蔲 
  犀 孔雀 鸚鵡

交易
  故王有賢德,始開港時,待賈舶,大有恩信,王子三十一人,俱不令外出,恐擾遠人也。其妃為買哇柔國主之妹,故王既殂,嫡子嗣立,買哇柔人導之,為欺詐買貨,輒緩償,直至解。維每多負逋,商人從此希造矣。其地女人悉蕩小舟,以飲食來市,至售貨物,則男人司之,市用鉛錢。


遲悶
01-181
遲悶者,吉里地悶之訛也。
其國居重迦羅之東,田肥穀盛,沿山皆旃檀,至伐以為薪,其氣蒸人,鮮不病者。
地又苦熱,旁午必俛首向水而坐,差可辟瘴。
男女斷髪,短衫。夜卧不蓋體,
俗亦以立為尊,夷人見王則坐地,合掌。
無姓氏,不知年歲,亦無文字,紀事以石片子為記,如千石,則總于繩上一結。
亦有酋長互訟,則兩造各牽羊入,曲者没其羊,直者仍帶羊以出,結繩束矢之風,其猶存于絶島乎?

形勝名蹟
  犀頭山【頂有巨石,石有竅。王歲時祀之,有巨蛇由竅中出,食所祭都盡。石頂,人不敢躡。】

物產
檀香【獨盛他國】
蓽撥 
荳蔲

交易
市去城稍遠,每賈舶至,王自出城外臨之。妻子及姬侍皆從,防衛甚盛。日有輸稅,然稅郤不多,夷人砍伐檀香樹,絡繹而至,與商貿易,倘王歸,則貿易者不得自來,慮有紛紜也。須請王更出乃至。
【《星槎勝覽》曰:商舶到,彼皆婦女到船交易,與所傳微異,豈習俗至今,稍革耶?】

論曰:
滿剌加,奕世朝天用,深帝眷答刺,彭亨供茲包,茅均彼楛矢。其他諸國,前籍之所未名,雖重譯尚賖,而占雲屢出,未麗主客獲,染禁臠夫,固羲御之末,光谷王之餘潤也。

東西洋考卷四

●欽定四庫全書  (明)張燮撰
東西洋考卷三  ○西洋列國考
下港【加留■〈王巴〉】
1-95
下港,一名順塔。唐稱闍婆。在南海中者也。一名訶陵,亦曰:社婆。
元稱爪哇。
【《一統志》又名蒲家龍】
甲兵為諸番之雄。
王宫磚墉,高三丈,方三十餘里。屋高四丈。
【《宋史》曰:室宇壯麗,飾以金碧】
地覆板蒙藤花蓆,跏趺而坐。
【《唐書》曰:象牙為床若席】
王蓬頭,頂金葉冠,胷縈嵌絲帨,腰束錦綺,佩短刀,跣足;跨象或乘牛,前導有金鎗、珠篋及孔雀尾傘之屬。
【《宋史》曰:其王椎髻,戴金鈴,衣錦袍,躡革履,坐方牀,官吏日謁,三拜而退出。入乘象,或腰輿,壯士五七百人,執兵器以從】
國人見王,皆坐,俟其過乃起云。
【《宋史》曰:王子三人為副王,官有落佶,連四人共治國事。如宰相,無月俸,隨時量給,次有文吏三百員,目為秀才,掌文簿,總計財貨,又有卑官千員,分主城池、帑藏及軍卒,其領兵者,每半歲給金十兩,勝兵三萬,亦給金有差。】
民居茅茨,磚庫。男蓬頭,女椎結,衣裝纒胸以下。
姻聘無媒妁,但以黄金為禮,將婚,男造女家後,五日迎婦,以牛車載,綵棚實綉,女其中又作假新人,新婦一雙,粧束相類,迎向禮拜寺訂盟。然後抵家,其俗有名而無姓,
五月遊船,十月遊山。
【《方輿勝畧》曰:每月望夜前後,婦數十人聚衆成隊,一婦為首,衆婦隨行,月下首婦唱,則衆婦皆和。至親友,富貴家贈以鈔、帛等物。每十月有竹槍會。其國王與妃各乘一車至會所,令男子二人為偶,各執竹槍,妻各執短木列其旁,及交敵,一合妻,各以短木,隔之曰:那剌、那剌,則退,設中槍死。王令勝者與死者金錢一個,死者妻即隨勝者而去。】
樂有横笛、鼓板,自為夷舞。諺所謂太平,闍婆之徵也。
【《元史》曰:多出奇寶,取貴於中國人,則醜怪,情性、語言與中國不能相通。】
病不服藥,但禮佛、祈禳。喪,有水葬、火葬、犬葬,惟逝者所欲而已。
生子甫一歲,以匕首佩之,名曰:不刺頭。【俗云吧六頭】
金銀、象牙雕琢為靶,無貧富,悉佩腰間,值忿爭即拔刃相刺。
國人居相語曰:病死天之所厭,不若刺死者,身自為雄也。其輕命、捐生類如此。
劉宋元嘉時,始入中國。
【《南史》曰:元嘉十二年。國王師黎婆達阿陁羅跋摩,遣使奉表曰:宋國大主、大吉天子、足下教化一切種智,安隱天人,師降伏四魔,成等正覺,轉尊法輪,度脫衆生,我雖在遠,亦霑靈潤。】
至唐貞觀中,遣使入貢。
【《唐書》曰:王居闍婆城,其祖吉延,東遷於婆露伽斯城旁,小國二十八,莫不臣服。】
上元間,國人推女子為王,號悉莫,威令整肅,道不拾遺。大食君聞之,齎金一囊,置其郊,行者輒避,如是三年,太子過,以足躙金,悉莫怒,將斬之,羣臣固請悉莫曰:而罪實本於足,可斷趾,羣臣復為請,乃斬指以徇。大食聞而畏之,不敢加兵。
大歷元和、咸通之間,使者屢至,朝命優答之。
【《唐書》曰:大歷中。訶陵使者三至。
元和八年。獻僧祗、奴四,五色鸚鵡、頻伽鳥等。憲宗拜内四門府,左果毅使者讓其弟,帝嘉美,並官之訖。
大和再朝貢。
咸通中遣使獻女樂。】
至宋淳化三年(992)。其王穆羅茶。遣使來貢云:中國有真主,本國願得比於外臣。
【《宋史》曰:先是朝貢使泛舶船至明州定海縣,掌市舶監察御史張肅先,驛奏其使飾服之狀,與嘗來入貢波斯相類。
譯者云;今主舶大商毛旭者數往來本國,因假其鄉導來朝貢,又言其國王一號夏至馬羅夜,王妃曰落肩娑婆利。又其方言目船主為葧荷,主妻曰葧荷比尼。
贖其船中婦人名眉珠,椎髻無首飾,以蠻布纒身,顔色青黑,言語不能曉,拜亦如男子膜拜;一子頂戴金連、鎖子,手有金鈎,以帛帶縈之,名呵嚕。】
使還,賞賫甚厚。
大觀三年(1109)。再貢,詔禮之如交阯。
元遣史弼高興征之,終不能制。
【《元史》曰:世祖撫有華夷,其出師海外諸番者,惟爪哇之役為大。】
我朝洪武二年(1369),遣行人,賜爪哇國璽書。
三年王昔里八達刺,遣使奉金葉表、貢方物、及黑奴三百人。納元所授宣勅二道已。而我使至三佛齊,爪哇要而殺之。
【《宋史》曰:其國與三佛齊有仇怨,互相攻戰。】
十三年王八達那巴那務來貢,上絶其使,下詔責王。
永樂元年(1403),西王都馬扳,奉表賀即位。
二年,東王孛令達哈,遣使朝貢。請印,與之。西王亦歲歲貢使來朝。
五年,西王與東王戰,滅東王,時我舟過東王城,西王殺我百七十人,西王懼,遣使謝罪。勅責西王,令償死者金六萬已僅入貢萬金禮官請索如約上曰:朕利金耶令遠人知畏耳蠲其金賜鈔幣諭之八年貢馬及方物
十一年。復貢。是時三佛齊已降。爪哇更名舊港,中貴人吳賓使爪哇,還奏言:滿刺加國王詭稱朝旨,從爪哇索舊港地。爪哇人不敢即,寧上降勅附來使,慰諭之,俾無猜惑。
十三年,都馬板更名楊惟,西沙專使謝恩。
十六、十九年,凡再貢。而東王久不至,蓋先是為西王所破詭言,欲立其子意,竟不果,而遂滅也。
正統二年。再貢。厚賜之。
景泰時。請封。賜蟒衣、繖蓋。
天順四年(1460)。王都馬班貢使還國,以綵幣賜其王及妃。鄭端簡謂其國人大抵三種,唐人、土人而外西番。賈胡居久者,服食皆潔,近紅毛番。建禮拜寺,彼中蓋其别種,由來漸矣。

  加留■〈王巴〉下港屬國也。半日程可到,風土盡相類云。

形勝名蹟
新村【西山,舊名厮村。中華人客此,成聚,遂名新村。約千餘家,村主粤人也。賈舶至此,互市百貨充溢中。有人三百餘歲,身穿紙衣卧樹上,辟穀,能知吉凶,呼為老仙。】
覆鼎山【其上似釜,故云。】
蘇魯馬益【港傍大洲林木蔚茂,千餘家強,半是中國人,又有長尾猿數萬人,相傳唐時族衆凶惡,一日有僧至其家,取水噀之,俱化為猿,止留一嫗不化,至今餘種猶存。】
麻喏巴歇村【《元史》爪哇傳曰:由戎牙路於麻喏巴歇浮梁前進,又葛郎王追殺至麻喏巴歇,後人訛為滿者伯夷,中有二三百家,總領七八人。】
漳估山【賈人登岸之處】
郎卑野州【《唐書》曰:王嘗登之,以望海夏,至立八尺表景,在表南二尺四寸。】
鸚鵡山【出鸚鵡,故名。】
石椗【相傳是鄭和所遺者,重只百斤,二千餘人擡之不起,及徙置他所。瘟疫甚多,國王乃移還其處。】
吉利門【《元史》曰:大軍繼進吉利門。】
闍婆城【《唐書》訶陵傳,王居闍婆城。】
婆露伽斯城【《唐書》吉延束遷處,旁國二十八,莫不臣服。】
淡水港【去蘇魯馬益二十里】

物產
  金 銀【《唐書》曰:出黄白金】
  真珠【《宋史》闍婆傳曰:方言謂:真珠為没爺蝦羅。宋及本朝皆充貢】
  犀角【《宋史》曰:方言謂:犀為低密。其角,宋及本朝充貢】
  象牙【《宋史》曰:方言謂:牙為家囉。宋及本朝充貢】
  玳瑁【宋時充貢】
  沉香【《宋史》曰:方言謂香為、崐燉盧林。】
  檀香【宋及本朝充貢。】
  丁香【生深山中,樹極辛烈、不可近。熟則自墮,雨後洪潦漂山,丁香乃湧澗溪而出。撈拾。數日不盡,宋時充貢。】
  銅鼓【即今華人所用者。諸國以爪哇為最。振響遏雲。價直可數十金。】
  龜筒【本朝充貢】
  絞布【《宋史》有繡紋絞。雜色絲絞。本朝充貢】
  吉貝【見《宋史》】
  藤花簟【宋時充貢】
  硫黄【見《宋史》】
  紅花【習鑿齒所謂紅、藍者也。《爾雅》翼曰:花生時,但作黄色,茸茸然,故又名黄藍,杵灌水淘絞去黄汁,更闕擣,以清酸粟漿淘之,絞如初,即收取染紅。】
  夷瓶【下港出者,其色紅】
  蘆薈【《本草》曰:一名訥會、一名奴會,俗呼象膽,以味苦如膽也。《一統志》曰:草屬。狀如鱟尾,採之,以玉器搗研成膏。】
  阿魏【《一統志》曰:土人納竹筒樹梢,脂滿其中,冬破筒取脂。或曰:脂毒,人不敢近,繫羊樹下,自遠射之,毒著羊,羊斃即為魏。】
  胡椒【樹如蒲桃,葉如扁豆,實如浮葵子,蔓生梧桐上,故國人語曰:未種椒先種桐。】
  青鹽【《唐書》曰:訶陵最富,有穴自湧鹽,按《魏地記》,鹽大而青白,名青鹽也。】
  木瓜【《爾雅》謂之楙。何承文賦,所謂方朝華而繁實,比沙棠而有耀者也。《宋史》載為爪哇所產】
  檳榔【見《宋史》】
  椰子【舊《唐書》曰:以椰樹花為酒。其樹生花,長三尺餘,大如人腦,割之取汁,成酒,味甘,飲之亦醉。】
  蝦蝚丹樹【《宋史》曰:其酒出於椰子及蝦蝚丹樹。蝦蝚丹樹,華人未嘗見】
  波羅蜜 
  蓽澄茄【《一統志》曰:藤蔓,春花、夏實白而實黑。】
  蛬吉柿【《華夷考》曰:如石榴。様皮厚潤,有橘囊櫸,白肉,四塊,甘酸可食。出爪哇國,夷人呼為綱滑。】
  赤白荳蔲【本朝充貢】
  海菜【《海物異名記》曰:海生,而紫蔓。其大者,為鹿角菜,一名猴葵。《南越考》曰:猴葵,色赤,生石上,謂之鹿角,以其莖,有岐也,故名。】
  思君【似婆羅蜜,而中無子,烘食之似芋。】
  茴香【見《宋史》】
  蘇木【《南州記》云:生海畔,葉似絳木,若女貞。】
  犀 象【見《宋史》】
  白鹿【見《吾學編》】
  猴【《宋史》曰:國中多猴,不畏人,呼以霄霄之聲即出,投以果實,則二大猴先至。土人謂之猴王、猴夫人,食畢,羣猴食其餘。】
  孔雀【本朝充貢。《博物志》曰:尾多變色,喻如雲霞。人拍其尾、則舞;尾有金翠,五年始成。】
  鸚鵡【《本草》曰:衆鳥足趾前三後一。其目下瞼、眨上;惟鸚鵡四趾齊分,兩瞼俱動。《雅翼》曰:五色尤慧,白次之,青為下。按白者、闍婆。宋時充貢。】
  ■〈亻頻〉伽鳥【唐時入貢】
  倒掛鳥【《星槎勝覽》曰:身形如鵲,而羽五色。日間焚香、則收藏之羽翼間;夜則張尾翼、而倒掛,以放香。】
  綠鳩【似鸚鵡而小,不復能言。俗名柑樜鳥,其五彩者名彩鳩。】

交易
華船將到,有酋來問船主,送橘一籠、小雨傘二柄。酋馳信報王。比到港,用果幣進王。立華人四人為財副、番財副二人,各書記。華人諳夷語者,為通事,船各一人,其貿易,王置二澗,城外設立舖舍。【《宋史》闍婆傳曰:中國賈人至者,待以賓館】凌晨各上澗貿易,至午而罷。王日徵其稅。

又有紅毛番來下港者,起土庫,在大澗東。佛郎機起土庫在大澗西。二夷俱哈板船,年年來往貿易,用銀錢如。
本夷則用鉛錢,以一千為一貫,十貫為一包鉛錢;一包當銀錢一貫云。
下港為四通八達之衢,我舟到時,各州府未到,商人但將本貨兌換銀錢、鉛錢,迨他國貨到,然後以銀、鉛錢轉買貨物。
華船開駕,有早晩者,以延待他國,故也。


柬埔寨
1-109
柬埔寨,即古真臘國也。其國自呼甘孛智,後訛為甘破蔗,今云柬埔寨者,又甘破蔗之訛也。
【《風土記》云:西番經名其國曰:澉浦只,蓋甘孛智之近音。】
先為扶南屬國,王姓刹利氏,至質斯多那兼扶南而有之,遂雄,諸夷既死,子伊奢那先代立。
隋大業十三年(617)。遣使貢。獻帝禮之甚厚。
至唐,疆土寖,闢神龍以來,國分為二,北多山阜,號陸真臘;南近海,號水真臘。久之仍合為一。今賈舶至者大都。水真臘地也。
宋政和六年(1116)。使者來貢。賜朝服服之。
【《宋史》曰:奉化郎將鳩摩僧哥等十四人來貢,賜以朝服,僧哥言,萬里遠國,仰投聖化,尚拘卉服,未稱區區,嚮慕之誠,願許服所賜。從之,仍以其事付史館。】
明年辭去。
宣和二年(1120),詔封其國王與占城等。
建炎間以郊恩授王檢校司徒加食邑。
其國屢與占城戰,戰失利。至建元時,大舉復仇,破占城,遂王其地,改國號占臘。蓋於是地方七千餘里矣。元之置省占城也。嘗遣一虎符、一金牌同往,真臘為所拘執。
元貞中(1296),始招諭賓服之。明興國王忽兒那獻琛,内附。
二十年七月,行人唐敬還自真臘。王遣使貢象五十九頭,香六萬觔。
永樂改元,遣使者諭即位。
二年八月,國王參烈婆毘牙,遣陪臣九人來貢,賜鈔幣有差。先是中貴人奉使彼中將歸,有健兒三人夜遁去,索之不得;其王以國中三夷人充數,還朝,既引見。上曰:華人自遁何與彼事而責償之,過且若輩語言不通,風土夐隔,將焉用此,而令背井離鄉之為顧命。禮部給道里費,善遣之。尚書李至剛曰:臣意華人必不甘逃遁彼土,或為彼所匿,則此三人於法應留。上曰:何須逆詐人主,但推天地之心以待遠人可也。
三年參烈婆毘牙殂,命鴻臚王孜往祭之。封其子參烈昭平牙為王,賜綵幣。
七年奉金鏤表,貢馴象及方物。
景泰三年(1452),再貢
王城周圍可二十里,城上石佛,頭五飾,其中者以金。王宫及府第皆面東,宫殊壯麗。
【《風土記》曰:莅事處有金窗櫺,左右方柱,上有鏡,四十八面,列於窗旁。】
王三日一視朝,坐七寶牀上,著朝霞吉貝瞞絡,腰腹下垂至脛,頭戴金寶花冠,足履革屐,耳懸金鐺,嘗服白■〈疊毛〉
【《風土記》曰:男女椎髻,以布圍腰,出入則加以大布,圍小布之上;惟國主打純花布,頭戴金冠,有時穿茉莉之類,周匝髻,間項上戴大珍珠三斤許,手足及指上皆帶金鐲,指環上篏猫晴石;手掌用紅藥染赤色。】
臣入見王,稽首階下者三,王呼上階,則跪,以兩手抱膊,遶王環坐,議國事,訖,跪伏而去。
【《風土記》曰:國主坐衙,欲見者列坐地上,以俟;少頃内中,隱隱有樂聲,外吹螺迎之;須臾二宫女捲簾,國主仗劍立金窗中矣。臣僚合掌、叩頭;螺聲方絶。國主随亦就坐,坐處獅子皮一領,乃傳國之寶言。事畢國主轉身,二宫女復垂簾。】
國中有金塔、金橋。歲時一會,羅列玉猿、孔雀、白象、犀牛於前,名百塔洲。
【《風土記》曰:用中國十月為正月,名為佳得。宫前縛大棚,可容千人。掛燈毬、花果之屬。對岸遠離二十丈;地以木接續,縛成高棚,每夜裝煙火、爆扙,請國主觀燈。如是半月而後止。四月抛毬,九月壓獵,壓獵者、闕聚國衆皆來,城中教閱宫外。五月迎佛,水聚遠近之,佛皆送水與國主洗身。陸地行舟,國主登樓以觀。七月燒稻,蓋新稻已熟,迎於南門外燒之供佛。婦女觀者無數,主卻不出。八月挨藍,挨藍者舞也;點差伎樂,宫内挨藍,且鬬猪、鬬象,如是一旬。】
諺所謂富貴真臘也。生女九歲,擇僧道去其童身,名曰:陣毯
【《風土記》曰:官司每歲四月内擇日頒行,本國有女,應陣毯之。家先行申報,給巨燭一條,燭間刻畫一處,點至刻畫處,則為陣毯時候矣。先期父母擇一僧,是夜大會親隣,以綵帛結二亭子,一坐女子,一則僧坐其中,至期與女俱入房,手去其童,納之酒中,天明以鼔樂送僧去,後當布帛與僧贖身,否則女終為僧有,不得他適。】
婚娶,男女兩家俱八日不出門,晝夜燃燈相續。
人死,輿置之野,聽烏鳶食,頃刻食盡者,以為福,報居喪,但髠其髮,女人於額上剪髮,如錢大曰:用此報親。
文字以麂鹿雜皮,染黑,隨其廣狹,以意裁之,用粉如白堊類,磋為小條子,拈於手中,就皮畫以成字,永不脫落。作字皆從後書向前,卻不自上書下也。
沃野彌望,一歲可三四穫。
【《風土記》曰:糞田種蔬皆不用穢,嫌其不潔。】
其國謂儒為班詰,僧為苧姑,道為八思。班詰不知所讀何書,但由此入仕,則為清貫。微時,於打布之外,項上挂白線一絲,以此自别;既貴曳白線如舊。僧皆食肉,直不飲酒肉,亦時以供佛,王有大故,輒僧為司南。
【今賈舶未有到王城者,只到海隅一屬國耳。故不覩其麗靡。或云即蒲甘地。按《宋史》蒲甘入貢,朝議欲待以交阯之禮制詔書:白背金花綾紙貯,以間金鍍管鑰,用錦絹夾襆,緘封。以往乃本朝貢夷,獨無蒲甘,應是為真臘所并無疑矣。】

形勝名蹟
陸伽鉢婆山【《隋書》曰:上有神祠,以兵五千守衛之,城東有神,名婆多利,祭用人肉,王别殺人,以夜祀禱,亦守衛千人。】
伊奢那城【《隋書》曰:伊奢那先代立居伊奢那城。】
婆羅提拔城【按《唐書》是水真臘所居處。】
真蒲【《風土記》曰:真蒲,以來率多平林,叢昧,長江巨港綿亘數百里,古樹脩藤,森隂蒙蘙,禽聲雜遝其間,至半港始見曠田,絶無寸木,彌望芃梵黍苗而已。】
篱木州【以木為城,是華人客寓處。】
竹坡【《風土記》曰:綿亘數百里,其竹節相間生刺,筍味苦,四畔皆高山。】
佛村【《風土記》曰:自查南,撰小舟順水十餘日,過半路村,佛村。】
魯班墓【《風土記》曰:在南門外,周圍十里,石屋數百間。】
銅臺【《宋史》曰:列銅塔二十四,銅象,八以鎮其上,象重四千斤。】
内中金塔【《風土記》曰:國主夜卧其上,塔中有九頭蛇精,乃國之土地主也。係女身,每夜國主先與同寢,雖其妻不敢入,二鼓乃出,方與妻妾同睡,若此精一夜不見,則王死期至矣。王一夜不往,必獲災禍。】
淡水洋【《風土記》曰:四月至九月每日午後下雨,洋中水痕高七八丈,巨樹盡沒,僅留一杪耳。人家濱水者,皆移入山,後十月至三月,點雨絶無,洋僅通小舟,深不過三五尺,人家又復移下。】

物產
犀角【《風土記》曰:白而帶花者為上,黑為下。】
象牙【《風土記》曰:以搮殺之,上也;自死,而隨時為人所取者,次之;死山中多年者,為下。】
鶴頂 
翠羽【《風土記》曰:叢中有池,翡翠飛入求魚,番人以樹葉蔽身,坐水濱,籠一雌誘之,持小網,伺其來,則罩,日獲三五隻。】
銅 
金顔香【《一統志》曰:香乃樹脂,擘開雪白者為佳。夾砂石為下,其氣能聚衆香,番人以和香塗身。】
篤耨香【《本草》綱目曰:出真臘國,樹如松形,香老則溢出,色白而透明者,名白篤耨,盛夏不融,香氣清遠,土人取後,夏日以火炙樹,令脂再溢,至冬凝,復收之,雜以樹皮者,名黑篤耨。
《一統志》曰:盛之以瓢,碎瓢,爇之亦香,名篤耨瓢。】
沉香【《一統志》曰:出□臘為上占城次之】
速暫香【《一統志》曰:出真臘為上,伐樹去木、取香者謂之生速;仆木、腐而香存者謂之熟速;其樹木半存者,謂之暫香。】
降香【《風土記》曰:叢林中,頗費斫伐之勞,此乃樹心,其外白,木厚八九寸。】
蠟【《風土記》曰:出村落枯樹間,一種細腰蜂。番人取得之,一船可收二三千塊,塊大者,三四十斤。】
藤黄【《本草》曰:樹名海藤,花有蘂,散落石上,彼人收之,謂之沙黄,就樹採者,輕妙。】
布【《風土記》曰:土人不事蠶桑,僅織木綿布,亦不能紡,以手理成條,無機杼,但一頭縛腰,一頭搭上梭,只用一竹管。】
獺皮 夷瓶 明角 烏角 燕窩 
胡椒【《風土記》曰:纒藤而生,纍纍如綠草子。】
紫梗【《風土記》曰:生樹枝間,如桑寄生狀,頗難得。】
大風子【《風土記》曰:大樹之子,如椰子而圓,中有數十枚。】
婆那娑樹【《隋書》真臘傳曰:葉似柿實似冬瓜】
菴羅樹【《隋書》曰:花葉似棗,實似李。】
毗野樹【《隋書》曰:花似木瓜,葉似杏,實似猪婆。】
田羅樹【《隋書》曰:花葉實並似棗,而小異。】
歌畢佗樹【《隋書》曰:花似林檎,葉似榆而厚大,實似李,其大如升。】
椰子 檳榔【《唐書》曰:客至削檳榔、龍腦香、蛤以進。】
荳蔲【《一統志》曰:樹如絲瓜蔓衍山谷春花夏實】
酒【《風土記》曰:酒有四等:第一呼蜜糖酒,用藥麴以蜜及水為之;次者呼朋牙四,以樹葉為之,乃樹葉名也;又次以米或剩飯為之,名包稜角,包稜角者,米也;其下糖鑑酒,糖為之;又入港濱水,有茭漿酒。按《唐書》真臘飲酒者,比於淫顧,後人亦漸預醉鄉矣。】
麝香木【《一統志》曰:氣似麝臍。】
蘇方木【蘇恭曰:樹似菴羅,花黄,子青熟黑,其木,人以染絳。
《酉陽雜俎》曰:煎汁,忌鐵器,則色黯。】
犀 象【《宋史》曰:國戰象,幾二十萬。慶元二年貢馴象二。】
孔雀 鸚鵡】
建同魚【《隋書》曰:四足,無鱗,其鼻如象,吸水上噴,高五六十尺。】
浮胡魚【《隋書》曰:形似■〈魚旦〉,觜如鸚鵡,有八足。】

交易
船至,篱木以柴為城,酋長掌其疆政。果幣將之,遂成賈。而徵償,夷性頗直,以所鑄官錢售我,我受其錢。他日轉售其方物以歸,市道甚平,不犯司虣之禁;間有鯁者,則熟地。華人自為戎首也。
【《風土記》曰:國人交易,皆婦人能之。所以唐人到,彼必先納一婦,兼利其能買賣,故也。每日一墟,自卯、至午則罷。無居舖,但蓬席、鋪地間。亦有司賃地錢。土人見唐人,頗加敬畏,呼之為佛。見則伏地,頂禮。近亦有欺負唐人,由去人之多故也。】


大泥【吉蘭丹】
1-121
大泥,即古浡泥也。本闍婆屬國,今隷暹羅。其國以板為城。
【《宋史》曰:城中居者萬餘人,所統十四州。】
以銅鑄甲。
【《宋史》曰:戰鬬者,將刀被甲,甲以銅鑄,狀若大筒,穿之於身,護其腹背。】
其王所居屋,覆貝多葉;王服頗效中國。在王左右者為大人,王坐繩床,出即大布坐其上。衆舁之名曰:阮囊。民居覆草椎。髻以五綵帛,繫腰花,錦為衫;市用金錢。
國人宴會,鳴鼓、吹笛、擊鉦、歌舞為樂,愛敬華人,見華人醉者扶之以歸。
婚聘之資,先以椰子酒、檳榔次之、指環又次之、後量用金錢成禮。
喪葬有棺、以竹為轝,載棄山中。二月始耕,則祀之,如是者,七年不復祀矣。
原田豐利,臘月七日為歲節。地熱多風雨。
盛食無器,並以竹編、貝多葉貯之;食畢輒棄。捐古稱其鄰,有藥樹,取根煎為膏,服之及塗其體,兵刃不能傷也。
宋太平興國二年(977),其王向打遣使從商人蒲盧歇為導,入都朝貢。其表以小囊緘封數重,非中國紙,類木皮而薄,瑩滑色微綠,長數尺、濶寸餘,横卷之僅可盈握,其字細小,横讀之。使至詔館,於禮賓院,優賜遣歸。
元丰五年(1082),王錫理麻喏,復遣使貢方物,乞從泉州乘海舶歸國,從之。
明興洪武四年,王馬漠沙,遣使進金表、銀箋,并貢方物【《續文獻通考》曰:遣御史張敬之往諭其國。辛丑遣其臣朝貢。】詔賜金綺。
永樂三年(1405),遣使封其國主,麻那惹加那,乃為浡泥國王,賜印、誥符幣。
六年王率其妻子來朝,遣使迎勞之。王上金表,獻珍物,妃箋獻中宫,東宫上宴王奉天門。是年王卒于都下,賜諡恭順,葬石子岡。【《續文獻通考》曰:在安德門外】樹碑、立祠,有司春秋致祭。封其子遐旺為王,賜玉帶、金銀、綺帛、他物稱是禮送還國。遐旺請封其國後山,賜名長寜鎭國,上自為文,俾勒于石。
十二年,及洪熙元年,皆來朝貢。
萬歷間國王病卒,無子。族衆爭立,國中相誅殺,俱盡乃立其女主為王。初漳人張某為■〈口督〉。■〈口督〉者,大酋之號也。國難既作,■〈口督〉避禍出奔。女主既立,乃遣人迎■〈口督〉,復其爵號。其女出入宫中,有心疾,一日向女主言:父欲反。女主大恐,急使人按■〈口督〉家,■〈口督〉自殺。已而國人訟■〈口督〉無反狀,女主尋悔之,絞殺其女,官其子為酋紅。【毛番近築土庫于中,謀入彭湖互市者,攜大泥國文也。事詳《紅毛番考》】
吉蘭丹,即浡泥之馬頭也。風俗俱同浡泥。嘉靖末,海寇餘衆,遯歸于此。生聚至二千餘人,行劫海中,商舶苦之。
【或謂吉蘭丹,即小葛蘭國。按小葛蘭,與柯枝接境,而吉蘭丹在大泥相連,去彼遠甚。但大泥、吉蘭丹俱鑄金為錢,而柯枝與小吉蘭亦俱用金錢,以此相同,影響之所自起也。姑載之,以破疑。】


形勝名蹟
  長寧鎭國山【永樂六年,國主麻那惹加那乃上言蒙恩,封王爵。境土皆屬職方。國有後山,乞表為一方之鎮。王卒,子遐旺復以為請封為長寜鎮國山。御製碑文,刻石其上。】

物產
金【《星槎勝覽》曰:大金錢名儻伽;小金錢名吧喃。】
犀角 象牙【宋時充貢】
鶴頂【見《一統志》本朝充貢】
玳瑁【見《宋史》宋及本朝俱充貢】
翠羽 錫 檀香【宋時充貢】
降香【本朝充貢《本草》曰:似蘇方木,紫而潤為良。】
片腦【即龍腦香《一統志》曰:樹如杉、檜;取者必齋沐而往。其成片、似梅花者為上;次有金脚腦;速腦;米腦;蒼腦;札聚腦;又一種如油,名腦油。】
吉貝布【《宋史》曰:無絲蠶。用吉貝花織成布。】
明角 獭皮 錦魴皮 燕窩 西國米【亦名沙孤米。其樹名沙孤。身如蕉,空心,取其裏皮,削之,以水搗過,舂以為粉,細者為玉米,最精粗者,民家食之,以此代穀。今賈舶慮為波濤所濕,只携其粉歸,自和為丸。】
檳榔【見《一統志》】
椰子【見《一統志》】
萪藤【《異物志》曰:萪藤、圍數寸,重於竹,可代篾,以縛船,勝竹也。】
巴尾樹【見《一統志》】
貝多樹 加蒙樹【《一統志》曰:二樹心可為酒】
犀 象 
孔雀【本朝充貢《爾雅》翼曰:尾展開如車輪,金翠燁然,羽族最華輝者。】
鸚鵡【本朝充貢】

交易
  華人流寓甚多,趾相踵也。舶至,獻果幣,如他國。初亦設食待我,後來此禮漸廢矣。貨賣彼國,不敢徵稅,惟與紅毛售貨,則湖絲百斤,稅紅毛五斤,華人銀錢三枚。他稅稱是若華人買彼國貨下船,則稅如故。


舊港【詹卑】
1-128
舊港,古三佛齊國也。初名干陀利,又名渤淋,在東南海中。本南蠻别種,居眞臘、爪哇之間。王號詹卑。故今王所部號詹卑國,而故都為爪哇,所破更名舊港,以别於彼之新村云。【俗名,吉寜邦】
其地故稱沃土,諺云:一年種穀,三年生金。言其米穀盛,而多貿金也。冬無霜雪。累甓為城,民散居城外。香油塗身,覆屋多用椰葉,市用錢,布字彷梵書,以國王指環為印。
【《宋史》曰:亦有中國文字,上章表時即用焉。】
俗囂好淫,水戰甚慣。【《文獻通考》曰:習水陸戰,臨陣敢死,霸於他國。】
其國多水,而少陸。部領乃聚岸築屋以居,僮僕環之,其餘民庶,悉架室木筏上,以木樁拴閘,水長則筏浮起不能沒也;或將别居,則起樁去之,連屋移徙,不勞財力。
【《島夷志》謂好潔淨,故於水上架屋。與此不同。】
其樂有小琴、小鼓、崐崘奴踏曲之類。
劉宋孝武世始貢中國。
【《南史》干陀利傳曰:王釋羅那鄰陀、遣長史竺留陀獻金銀寶器】
梁天監元年,其王夢中國有聖人,如是者,再因,圖夢中所見;遣使獻玉盤,其容質果與梁帝合,歲時望北頂禮。
【《南史》曰:王瞿曇脩跋,陀羅,以四月八日夢一僧謂曰:中國今有聖主,十年之後,佛法大興,若遣使貢,奉禮敬,則土地豐樂,商旅百倍,若不信我,則境土不得自安。初未之信。既又夢此僧曰:汝若不信我,當與汝往觀。乃於夢中至中國,拜覲天子,既覺,心異之。陀羅本工畫,乃寫夢中所見武帝容質,飾以丹青,仍遣使并畫工奉表獻玉盤等物,使人既至,模寫帝形,還國比本畫,則符同焉】
十七年及普通元年,凡再至。
後亦遂絶。
唐天祐初,復通,授其使都蕃長蒲訶■〈立栗〉寧遠將軍。
宋時貢使絡繹。
【按《宋史》建隆元年,王悉利胡大霞里檀,遣使李遮帝朝貢。
二年夏又遣使蒲蔑貢方物。是冬其王室利烏耶,遣使茶野伽朝貢。
其後歲各一至。
太平興國五年,王夏池遣使茶龍眉來。是年潮州言:三佛齊國,蕃商李甫誨乘舶船載香藥、犀角、象牙至海口,會風勢不便,飄船六十日至潮州,其香藥悉送廣州。
八年,王遐至遣使蒲押拖羅來貢。
雍熙二年,舶主金花茶,以方物來獻。
端拱元年,遣使蒲押陀黎貢方物。
淳化三年,廣州上言,蒲押陀黎,前年京迴,聞本國為闍婆所侵,住南海一年,今春乘舶至占城,偶風信不利,復還乞降,諭本國從之。】


嘗建佛寺,以祝聖壽,願賜名及鍾。詔以承天萬壽為寺額,鑄鍾給之。時咸平六年也。
其後貢獻不絶。每優賜遣歸。
元豐時,使者入見,以金銀花貯真珠龍腦,撒殿用,昭殊敬。
【《宋史》大中祥符元年,王思離麻囉皮,遣使來貢。許赴泰山,陪位于朝覲壇。
天禧元年,王霞遲蘇勿吒蒲迷,遣使貢真珠、象牙、梵夾經、崐崘奴。詔許謁會霛觀,游太清寺、金明池。及還,賜詔慰奬之。
天聖六年,王室離疊華,遣使來貢,舊制遼國使人,賜以問金塗銀帶,時特以渾金帶賜之。
熙寧十年,使大首領、地華伽囉來以為保順慕化大將軍。
元豐中,使至者再。天子念其道里遙遠,優賜遣歸。
二年.賜錢六萬四千、緡銀一萬五百兩。官其使、羣陀畢羅為寧遠將軍;陀旁亞里為保順郎將;畢羅乞買金帶、白金、器物及僧紫衣師牒,皆如所請,給之。
三年,廣州南蕃綱首,以其國王之女,唐字書寄龍腦及布與提舉市舶、孫迥,迥不敢受,言於朝;詔輸之官市帛以報。
五年,遣使皮襪來,官皮襪為懷遠將軍。
六年又以其使薩打華滿為將軍紹聖中再入貢】

紹興二十六年(1156)貢使復至。帝曰:遠人向化,嘉其誠耳,非利方物也。
淳熙五年,詔免赴闕館於泉州。
洪武二年,詔行人趙述往使其國,王恒麻沙那阿遣使隨述,奉金葉表來貢。賜歷及文幣。
六年復貢。
八年,遣使,從使者招諭拂菻。
九年,王殂,王子麻那者巫里表請紹封,詔授駝紐、鍍金、銀印,封三佛齊國王。久之,丞相胡惟庸事發,事連三佛齊,懼而貢絶。
三十年,上念遠夷希至,謂禮臣曰:惟庸謀叛三佛齊,乃生間諜,詒我使臣,至為爪哇聞知,禮送還朝。今度已悔禍,朕欲許其自新。暹羅在遠國中,最稱恭順,而爪哇則三佛齊,所悉索敝,賦以從者也。可移檄暹羅,達于爪哇,俾戒諭三佛齊,嘉與更始禮。臣如旨以行。
永樂初年,三佛齊竟為爪哇所破,廢為舊港,是時南海豪民,梁道明竄泊兹土,衆推為酋,閩廣流移從者數千人,廷議遣行人譚勝受往招之,道明隨勝受來歸。
【《廣東通志書》云:譚勝受,南海人。鄉薦,授臨桂丞,以最召,拜監察御史,坐事降行人。時閩廣流徙,從梁道明者數千人。指揮孫鉉使,海南遇其子及二奴,挾與俱來上。以勝受同鄉令,偕其二奴、齎勅往招道明,遂從入朝,賜道明襲衣、鈔百五十錠、文綺十二表、裏絹七十二疋。勝受奏事稱旨,擢浙江按察使】

留副酋施進卿代領其衆。
五年中貴,鄭和奉使西洋,還過舊港,遇流賊陳祖義,祖義詐降,潛謀要劫,和料賊無歸,順意整兵以待,賊倅至,與戰,大破之,斬獲無算,械祖義至京伏誅,諸夷聞之,震懾曰:眞天威也。吾曹安意内向矣。是年施進卿,遣壻朝貢,詔命進卿為舊港宣慰使;賜印誥、冠服及文綺,後進卿卒。
二十一年,以子濟孫嗣,印燬于火,詔給之。

形勝名蹟
彭家山【在港外】
承天萬壽寺【宋時賜額,今廢。】

物產
珠【《宋史》曰:以珠獻宰臣秦檜。檜已死,詔償直收之。】
金 銀【宋時入貢】珊瑚【宋時充貢】
犀角【宋時入貢】
象牙【宋時入貢】
瑠璃【宋時入貢。魏仲培《鼠璞》曰:此自然之物,彩澤光潤,踰於衆玉。其色不常,今皆銷冶石汁,以衆藥成之,非其物也。】
摩娑石【《庚辛玉冊》云:陽石也。出三佛齊。海南有山,五色,夷取燒之,作硫黄氣,以形如黄龍齒而堅,重者佳。《庚辛玉冊》話曰:舶過山下,愛其石,以手捫之,故名摩娑。】
水晶【宋時入貢。】
沉香【見《宋史》】
安息香【《一統志》曰:樹脂,其形色類核桃瓤,不宜於燒,然能發衆香,故人取以和香。】
龍腦香【宋時充貢。使者來朝,至以撒殿。】
乳香【《一統志》曰:樹類榕,以斧斫之,脂溢于外,凝結而成。其品十有三,有滴乳、瓶乳、袋香、黑榻、纒末之别,宋時入貢。】
降香 
金銀香【《華夷考》曰:其香如銀匠欖糖相似,中有白蠟,一般白塊在内好者,白多低者,白少焚之香美,出舊港國。】
木香【《一統志》曰:樹類絲瓜,冬取根曬乾。】
薔薇水【《一統志》曰:即薔薇花上露,花與中國薔薇不同。土人多取其花浸水為露,故多偽者。以琉璃瓶試之,翻搖數四,其泡周上下者為真。】
蘇合油【《一統志》曰:濃而無澤者為上】
猛火油【《華夷考》曰:樹津也。一名泥油,大類樟腦,第能腐人肌肉。燃、置水中,光焰愈熾。蠻夷以制火器,其烽甚烈,帆檣樓櫓,連延不止。魚鱉遇者,無不燋爍。】
膃肭臍【《圖經》曰:舊說似狐而大,長尾。今滄州所圖,乃魚類,而豕首兩足,其臍紅紫色,上有紫斑點。欲驗其真,取置睡犬旁,犬忽驚跳者眞。】
吉貝 
椒【國中最多,他港取給焉。】
阿魏 蘆薈 沒藥 
血竭【《一統志》曰:樹畧同沒藥,採亦如之。】
烏樠木【《一統志》曰:單馬令國出,樹似椶櫚,可為器用。】
褊桃【《北戶錄》曰:占卑國出,褊核桃,形如半月狀,取食絶香美。】
沒石子【《一統志》曰:樹如樟開花結實如中國芋栗】
萬歲棗【見《一統志》】
火雞【《瀛崖勝覽》曰:三佛齊出火雞,大如鶴,身圓、頸長,頸有二紅,軟冠狀、如紅褐,嘴尖,毛如羊毛,脚長,其爪甚利,好食熱炭,因名火雞。】

交易
舟至,獻果、幣,有成數;詹卑人商量物價,雖議償金多少,然非償金,實償椒也。如值金二兩,則償椒百石,其大較云喜買夷婦,他國多載女子易其椒以歸。舊港則用鉛錢矣。三佛齊,夙稱蕃盛國,破以後,漸覺故都滿目蕭條,賈人亦希造。
【《續文獻通考》曰:萬歷丁丑,中國人見大盜林朝曦在三佛齊列肆為番船長,如中國市舶官。】

論曰:
闍婆、眞臘,故島外繁華地也。東西之王,水陸之國,嚮化已非一朝。浡泥三佛齊,亦雄視諸部,而或以守祧、或以易姓,華人逋入,司彼國鈞傭中佼佼輒,復驅簸遠夷,益以覘皇靈之無外矣。

東西洋考卷三


●欽定四庫全書  (明)張燮撰
東西洋考卷四  ○西洋列國考
麻六甲
1-142
麻六甲,即滿剌加也。古稱哥羅富沙。漢時已通中國。後頓遜起,自扶南三千餘里皆屬之。其東界通交州,即哥羅富沙地也。唐永徽中,以五色鸚鵡來獻。
【《唐書》曰:哥羅、一曰:箇羅,亦曰:哥羅。富沙、羅王姓。矢利波羅,名米失鉢羅】
舊隷暹羅,歲輸黄金為賦。蓋所部瘠鹵,尚未稱國云。
永樂三年(1405)酋西利八兒速刺遣使上表,願内附為屬郡,効職貢。
七年,上命中使鄭和,封為滿刺加國王,賜銀印、冠服。從此不復隷暹羅矣。
九年,嗣王拜里迭蘇刺,率其妻子及陪臣五百四十人來朝,命中貴海壽。禮部郎黄裳迎,勞于郊勅,有司供帳飾館待之。尋陛見,貢方物,上御奉天門宴王。賜玉帶羽儀、鞍馬、金銀、錢鈔、錦綺、王妃冠服,其下賞賚各有差居。久之,禮送還國。
【《廣東通志書》曰:光祿日給牲牢,賜王金繡龍衣一襲、金銀器皿、帷帳裀縟咸具,賜妃八兒迷速里及子侄陪臣文綺紗羅襲衣。有差就館。復賜宴。八月賜黄金、相玉帶、儀仗、鞍馬,并賜王妃冠服。九月辭歸。賜宴奉天門,别宴王妃陪臣如初,賜勅勞王副以金相玉帶一、儀仗一、副鞍馬二疋、黄金百兩、白金五百兩、鈔四十萬、貫錢二千六百貫、錦羅六百疋、絹千疋、渾金文綺二、金織通袖膝襴二、妃以下各有差。】
禮部餞于龍江驛,復賜宴龍潭。
十年。遣使入貢。
十二年。王母來朝,賜如王妃。
十七年。王亦思罕答兒沙嗣,更率妻子來朝,言為暹羅所侵,惟陛下卵翼之上為降。詔暹羅國王,無開兵隙;暹羅旋遣使來謝侵伐之罪。滿刺加所得保境息肩者,皆中國賜也。
二十二年王西里麻哈剌來朝。
宣德九年王復至。後先賜予甚厚。其後貢使不絶。
天順三年王旡答佛哪沙卒子蘇丹茫速沙請封,遣使册立為王。
成化末給事中林榮行人黄乾亨奉使,溺海死,以故罷遣云。
王以帛纒首,衣青花袍,躡皮履,乘轎。
俗敦樸,尚回回教,居處如暹羅,婚喪大類爪哇。
【《唐書》曰:嫁娶檳榔為禮,多至二百盤。婦已嫁,從夫姓,死者焚之,取燼貯金罌,沉之海。】
民用陶、錫。網魚為業。屋如樓閣,然不更鋪板,但叠木高低。層布連榻趺坐,飲食厨厠皆在其間。男女椎髻。【《唐書》曰:非有官,不束髮】
肌膚黑漆,間有白者、華人也。
後佛郎機破滿剌加,入據其國。而故王之社遂墟,臣隷俛首無從報仇。久乃漸奉為真主矣。
古稱旁海人畏龜龍,龜龍高四尺,四足,身負鱗甲,露長牙,遇人則嚙,無不立死。山有黑虎,虎差小或變人形,白晝入市,覺者擒殺之,今合佛郎機,足稱三害云。

形勝名蹟
鎮國山【永樂中詔封其國之西山為鎮國山。御製碑文,賜之,勒石其上。】
五嶼【未稱國時,酋鎮于此。】
龍雅山【在滿剌加港外,其山甚高。】

物產
猫精石【《華夷考》曰:中含活光一縷】
珠【《一統志》滿剌加出石榴子珠】
犀角【本朝充貢】
象牙【本朝充貢】
玳瑁【本朝充貢】
翠羽
靉靆【俗名眼鏡《華夷考》曰:大如錢,質薄而透明,如琉璃,色如雲母。每目力昬倦,不辨細書,以此掩目,精神不散,筆畫倍明。出滿剌國。
靉靆乃輕雲,貌如輕雲之籠,日月不掩其明也。若作曖曃亦可。】
斗錫【《星槎勝覽》曰:内有山泉,流為溪,於溪中,陶沙取錫,煎成塊曰:斗錫,每塊重一斤四兩,本朝充貢】
乳香【本朝充貢】
片腦【本朝充貢】
蘇合油 
蕉心簟【見《星槎勝覽》按《華夷考》稱滿剌加取茭蔁葉,織成細簟,濶二尺長丈餘,即此類也。】
明角 烏角 蠟 
做打麻【《方輿勝覽》曰:樹脂結成者,夜點有光,塗舟水不能入。
《華夷考》曰:樹枝流落膠汁,土内掘出。如松歷青,内有明浄好者,都似金珀一般,出滿剌加國。】
硫黄【見《一統志》】
没藥 夷瓶 燕窩 檳榔 椰子 
沙孤米【《華夷考》曰:山野有樹,名沙孤樹,將樹皮,如中國葛根搗浸,澄濾,取粉作丸,洒乾,賣之。出滿剌加。】
茭蔁酒【《華夷考》曰:茭蔁葉,似苦笋,殻厚,性柔軟,結子如荔枝,様雞彈大,取其子釀酒,飲亦醉人,出滿剌加。】
犀 象 黑熊【本朝充貢】
火雞【《華夷考》曰:出滿剌加,大如鸛,多紫赤色,能食火,吐氣、亦煙燄也。子如鵞,胎殻厚踰,重錢,或斑、或白,島夷採為飲盞,見者珍之。】
鸚鵡【唐時來獻】

交易
  本夷市道稍平,既為佛郎機所據,殘破之後,售貨漸少,而佛郎機與華人,酬酢屢肆輈張,故賈船希往者。直詣蘇門答剌,必道經彼國,佛郎機見華人不肯駐輒,迎擊于海門,掠其貨以歸,數年以來,波路斷絶。然彼與澚夷同種,片帆指香山,便與粤人為市,亦不甚藉商舶彼間也。


啞齊
1-149
啞齊,即蘇門答剌國,一名蘇文逹那。西洋之要會也。王裝束類滿刺加,官屬畢具,宫有内閹百餘,蓋他國所無云。相傳風俗頗淳,語言和媚,惟酋長好殺,殺人輒取血浴身。
【《島夷志》曰:酋長人物脩長,一日之間必三變色,或黑、或赤。每歲殺十餘人,取自然血浴之,則四時不生疾疹,故民畏服焉。】
田磽少熟,然賈舶還往,財物充牣,雅稱富饒。貧民捕魚為生活,朝駕獨木舟,張帆破浪,抵暮郤囘國。
徵其賦以為常,其先為大食國,蓋波斯西境也。
隋大業中,有牧者探穴,得文石,詭言應瑞,當王聚,衆剽畧,遂王其地。
【舊《唐書》云:夷人牧駝,忽有獅子人語曰:此山有三穴,穴中大有兵器,并有黑石、白文,讀之便作王。夷人依言,果得穴中石及刃甚多,教其反叛,於是糾合亡命,劫奪商旅,其衆遂盛,自立為王。波斯拂林各遣兵討之,皆為所敗,於是遂強,并諸國,勝兵得四十萬。】
唐永徽以來,屢使朝貢。
【《唐書》曰:永徽二年,朝貢。自言有國三十四年,傳二世。
開元初復遣使獻馬、鈿帶,謁見不拜,有司將劾之,張說謂:殊俗慕義不可置于理。玄宗赦之,使者復辭曰:國人只拜天,見王無拜也。有司切責,乃拜。
十四年遣使獻方物,拜果毅,賜緋袍。】
其先為白衣大食。至河蒲羅拔以來,為黑衣大食。
【《唐書》曰:白衣大食,有二種,一盆尼末換、二奚深。末換殺兄,自王下怨,其忍將討之。狗衆曰:助我者皆黑衣。俄衆數萬,即殺末換,求奚深孫阿蒲羅拔為王,號黑衣大食。】
至德初,代宗用其衆平西都。
貞元中,使者三人來朝,悉拜中郎將,賚遣之。
宋乾德四年。遣僧西域,因賜王書招懷。自是貢舶歲通。
【按《宋史》開寶元年,遣使朝貢。
四年復貢。以其使為懷化將軍,用金花五色綾紙寫官誥以賜,嗣此連貢不絶。
淳化四年。酋長李亞勿來朝,舶主蒲希密附方物來獻。
咸平六年。貢使摩尼對崇政殿,持真珠以獻云。離國日,誠願得瞻威顔,乞不給囘賜,上不欲違其意俟。其還厚加優賚。
景德元年。使來值上元觀燈,賜錢、縱其宴飲。
四年.使又至,許遍詣苑囿寺觀遊覽。】
泰岱、汾隂,並許陪祀
【《宋史》車駕東封舶主陁婆離願執方物赴泰山,從之。又祀汾隂,詔令貢使陪祀。】
大中祥符五年,大食國老人、無西忽盧華、年百三十歲耳、重輪體貌甚偉,自言遠慕皇化,附舶來。王詔,賜袍帶、束帛。
建炎後,以國費匱,乏閉關謝貢。大食竟脩貢如故事,則懷德者遠也。
【《宋史》帝謂侍臣曰:茶馬政廢,武備不修,致中原板蕩,今復捐數十萬緡,易無用之,珠玉曷,若惜財以養戰士,詔張浚却之,優賜以答遠人之意,遠人懷之,貢賦不絶。】
入明,始稱蘇門答剌。
洪武初,國王奉金葉表,貢馬及方物。
永樂三年(1405),王鎖丹罕難阿必鎮,遣使入貢。詔封為蘇門答剌國王,賜印誥、金幣。
五年.再使來貢已。而王與花面王戰,中流矢死;子弱不任,嘗膽其妃,飲泣令于國曰:能復讎者,我與為夫,共圖國事。有漁翁聞之,率衆殺花面王,妃遂從漁翁。
【《吾學編》曰:永樂七年。來貢,厚賜之。十年。遣使至其國。】
久之,故王假子率所部殺漁翁王。王子蘇斡剌以衆奔峭山。
十一年,中貴人鄭和擒假王,俘至京伏法。漁翁王子感激聖天子威靈條,進方物甚夥。
宣德中。貢使頻至。
十年.封其王子嗣王。世世朝貢不絶。數傳後,凡再易姓而為今王。今王者人奴也。先是其主為大將,使奴牧象,而象肥,主以為能。呼語之曰:而牧象良苦,其為我監捕魚、稅坐而受直。奴前謝,從此往稅、捕魚得大魚,輒遺其主,自取小者。主後聞之曰:奴忘其食指而奉我耶?命侍左右,出則捧檳榔盤後隨。
一日王召諸大酋議事。奴從主。仗劍入王居起,尊嚴若神而主跼蹐惟謹。
奴出,謂主曰:主自視雖貴,孰與王?主笑曰:臣何敢與王齒?奴曰:主第不欲王耳,是可取而代也。
主驚顧,無妄言將赤吾族。奴因間進曰:吾主行,擁重兵出鎮海隅。
詰旦入辭,奴從,而後主誠。乘間請屏左右以畢所私。王必不疑,五步之内,奴抽刃刺王,灑王頸血,為主盥手,主兵柄在握,誰敢不服咄嗟,而事可定矣。
主詰朝果入,辭如奴約。白王曰:臣遠離宫殿,情懷戀戀,願有所私布,請屏左右。王叱左右出。奴突引王裾前,刺王,掖其主上殿,號殿下曰:王為不道,吾殺之。吾為若主。時所擁兵悉集殿外,諸酋股慄,無敢閧者。
因誅其偶語者若,而人餘悉拜官有差,主既為王,命奴代為大將,隷以所部居亡何。
奴弑王自立是為今王,於是大為防衛于國拓。其宫規制宏壯,宫凡六門,門不得闌,出入雖勲貴,不得帶劒上殿。王出乘象,象列綺架亭而帷,其外又列象百餘,披結俱如王所乘象,望者不知王在何許。鹵簿、傳呼甚盛。
犯者無赦,法制嚴於他國矣。

形勝名蹟
俱紛摩地那山【大食王牧處,得黑石白文于此。舊《唐書》曰:在國西南,鄰於大海。】
膏朥榭山【澗中出油,王出征戰,取油倒水上,燃之能飛渡,作火攻;人死以油塗之,能堅其尸,千年不壞。】
椰嶼【在港口嶼上,有三寶廟。】
恒曷水【舊《唐書》曰:大食王糾合亡命,渡恒曷水,刧奪商旅。】
急水灣 龍涎嶼【《星槎勝覽》曰:蘇門答剌西去一晝夜,浮灔水面,波激雲騰,每春羣龍來集於上,交戱而遺涎沫。番人駕獨木舟,登嶼採取而歸,或風波,則人俱下海,一手附舟旁,一手揖水而得至岸。】
翠藍嶼【《星槎勝覽》曰:在龍涎嶼之西北,大小七門,門中皆可過船,傳聞釋迦經此山,浴水,被竊袈裟,佛云:後穿衣者,必爛皮肉。由此男女今皆無衣,止樹葉紉結,而遮前後。】

物產
寶石【《本草》綱目曰:《山海經》謂之采石,碧者,唐人謂之瑟瑟,紅者,宋人謂之靺鞨。今通呼為寶石。大者如指頭、小者如豆粒,皆碾成珠狀。】
瑪瑙【《格古論》曰:非玉、非石。堅而且脆,中有人物、鳥獸形者最貴。 
《負暄録》曰:瑪瑙產有南北。南瑪瑙產大食,色正紅,無瑕,可作盃斚。】
琥珀【宋時充貢】
玳瑁 犀角 
象牙【《本草》曰:象牙生花,必因雷聲。故古以為器飾。】
鶴頂 
琉璃【宋時以瓶及甕,盛物來獻。】
照身鏡【《梁四公子記》云扶南賣碧頗黎鏡,廣一尺半,重四十斤。内外皎潔,向明視之,不見其質。
蔡絛云:御庫有玻黎母,乃大食所貢。】
靉靆 
龍涎香【《遊宦記聞》云:龍涎香,最貴重。出大食國海旁,常有雲氣出山間,土人即知龍睡其下,更相守之。俟雲散,知龍已去,往求必得。龍涎入香,能收斂腦、麝清氣,雖數十年香味仍在。得其真。和香焚之。翠煙裊空。結而不散。
或言涎有三品一曰:汎水、一曰:滲沙、一曰:魚食。汎水、則輕浮水面。善水者,伺龍出,隨取之;滲沙、則凝積多年,滲入沙中,魚食則化糞,散於沙磧;又魚食亦有二種:海旁有花,若木芙蓉,花落海,大魚吞之腹中,先食龍涎,花嚥入,久即脹悶,昂頭向石上吐沫,乾枯可用,惟糞者不佳,若散碎,皆取自沙滲,力薄。
欲辨真偽,投没水中,須臾突起,直浮水面。
或取一錢口含之,微有腥氣,經一宿,細沫已嚥,餘結膠舌上,取出就淖,稱之亦重一錢,將淖者又乾之,其重如故,雖極乾枯,用銀簪燒熱,鑚入枯中,抽簪出,其涎引絲不絶,驗此,不分褐白,褐黑皆真。 
《星槎勝覽》曰:初若脂膠,黑黄色,頗有腥氣,焚之清香可愛。】
片腦【宋時獻】
安息 木香【本朝充貢】
乳香【宋時獻】
丁香【本朝充貢】
薔薇水【宋時獻】
蘇合油 
天鵝䘬【《本草綱目》謂:鵠為天鵞云。皮毛可為服飾。謂之天鵝䘬。
《華夷考》曰:海東青小而健。能擒天鵞。即此也。華人以絨織之沿為偽物。】
瑣服【《一統志》名瑣服。曰:又名梭服,以鳥毳為之,紋如紈綺。】
兜羅綿【亦毛毳織,長者每疋至六七丈,今呼為哆囉嗹。】
駝毛縟面【《本草》曰:駝卧,腹不帖地、屈足,漏明,則行千里。今其毛縟温厚,煖於狐貈,極堪禦寒。遇夏退,毛至盡,乃能避熱,故古者,冬取皮於狐類而裘成,夏取毛於駝類而褐成。宋時來獻。】
花錦【宋時獻】
西洋布【《一統志》
名闊布《華夷考》曰:西洋布,幅廣至四五尺,精者,價乃勝緞。】
錫【本朝充貢。】
賓鐵【宋時獻。】
蠟 
腽肭臍【即《唐書》所謂骨肭獸,俗名海狗腎。】
燕窩 
胡椒【《星槎勝覽》曰:蔓附樹枝結椒,纍垂如栟櫚子,但粒小耳。本朝充貢。】
石蜜【《唐書》大食傳曰:刻石蜜廬,如轝狀。】
没藥 
孩兒茶【即烏爹泥。《本草》一名烏疊泥,或作烏丁,皆夷語,無正字。】
血竭 
千年棗【宋時獻。】
大茄【《一統志》曰:樹高丈餘,經三四年不瘁,子大如西瓜,重十餘斤,以梯摘之。】
無名異【《本草》集解曰:出大食國。生石上,狀如黑石灰,番人以油鍊,如黳石,嚼之如餳。】
瓜【《星槎勝覽》曰:皮若荔枝,未剖臭如爛蒜,剖開如囊,蜜味如酥油,香甜可口。】
犀【宋太宗問蒲押陀,犀象何法可取?對云:犀,使人升木操弓矢,同至射殺之,小者不用弓矢可捕獲。本朝充貢。】
象【蒲押陀曰:象,用象媒誘至,漸以大繩繫之。】
駿馬【《唐書》曰:有千里馬,號為龍種。】
鸚鵡

交易
舶到,有把水瞭望,報王,遣象來接舶,主隨之入見,進果幣于王,王為設食,貿易、輸、稅號稱公平。
【《星槎勝覽》曰:
胡椒番秤一播,抵我官秤三百二十斤,價銀錢二十箇;
重銀六兩,金抵納,即金錢也;每二十箇重金五兩二錢;
龍涎嶼香一兩,用金錢十二,一斤該金錢一百九十二箇,准中國銅錢九千;價亦非輕】此國遼遠,至者得利倍于他國,蓋宋時稱本肆,多金銀綾錦,工匠技術咸精,其能至今,富饒猶昔也。


彭亨
1-162
彭亨者,東南島中之國也。
【《星槎勝覽》名彭坑。《續文獻通考》曰:暹羅迤西】
國並山,山旁多平原,草樹繁茂,然鳥獸希少,沃土宜穀,蔬果亦饒。
其城以木圍之,方廣可數里。誅茆覆屋,男女椎髻,衣長布衫,繫單衣;富者頭著金圈數枚,貧人則五色燒珠為圈束之。煮海為鹽、醸椰漿為酒。
古稱上下親狎,
民無寇盜,好佛誦經,而久乃寖漓也。俗漸好怪,刻香木為人像,殺生人血以祭,云用此祈禳。
洪武十一年(1378)遣使,奉金葉表朝貢。
永樂十二年(1414)遣蘇麻固門的里來朝,并貢方物。
其後二百數十年而有柔佛之事。
先是婆羅王子者,彭亨王妹之壻也,贅于彭亨。柔佛之副王精悍好鬬,其子娶彭亨王女,將婚,副王送子之彭亨,彭亨王宴柔佛副王,戚屬俱會,酒半,婆羅王子舉觴為壽,手指一巨珠,光耀倍常。副王心欲之曰:王子以是珠見餉者,不惜重貲為報。王子固靳之,副王恚甚。歸而起兵攻彭亨矣。
二國初為婚媾,賊出意外。彭亨人人惴恐,不戰自散,王與婆羅王子奔金山。彭亨王妃者,浡泥王之妹也。率衆來援。副王焚掠其城郭宫室以歸。是時彭亨國中,鬼哭三日。浡泥王迎其妹還浡泥。彭亨王隨之,而命其長子攝國,久之,王歸彭亨。其次子驍而多智,遂毒殺父,誅兄,自立。至今尚為王。
每為毛思賊逋逃主買所掠人,遠近苦之。
【毛思賊者,婆羅屬夷也。劫掠海上生人至彭亨賣之,代作崑崙奴。不如指者則殺,以供祭。每人得直三金】

形勝名蹟
石崖【《一統志》曰:其國石崖周匝崎嶇如栅寨】
金山【其上出金有大酋守之日遣百餘人採取月進王二十金】
地盤山【織嘉文席處】狼賓

物產
沙金【即金山所採者,排沙揀金,金木在鎔,雖黄光閃鑠,視亦復類沙,既煎,乃始成塊。】
犀角 象牙 鶴頂 玳瑁 
花錫【見《一統志》】
沉香【見《一統志》】
速香【本朝充貢】
降香 片腦【是狼賓所出者。本朝充貢】
嘉文席【嘉文草,蔓生,有脊,用刀刺脊、剔去之,織以為席;温柔妍雅,帖人肌。夏微凉、而冬微温,故價直逾侈。其製狭而長,蓋夷中一席,只卧一人,故狹,等身之外,捲以作枕,故長。】
燕窩  
胡椒【本朝充貢】
西國米 
椰子【見《一統志》】
檳榔  ■〈艹大虫,上中下〉吉柿 
萪藤【蔓,抽被地,無枝葉,有皮裹其外,如竹皮;剥之則落,藤長數丈,不值剪伐,可繚繞數圍,狼賓出者為多。】
犀 


交易
  舟抵海岸,國有常獻;國王為築舗舍數間,商人隨意廣狹輸其稅而托宿焉。即就舖中,以與國人為市舖,去舟亦不甚遠,舶上夜司,更在舖中卧者,音響輒相聞。


柔佛
1-167
柔佛一名烏丁礁林。男子削髮,徒跣、圍幔、佩刀;婦人蓄髮、椎結。
王服與下無别,第帶雙刀耳。酋見王棄刀于地,和南而立,各有尊卑位次。
字用茭蔁以刀刺之,又置烏簿,書浩大,及秘密事情外,以繩縛之,塗泥封固,印識其上。
宫室,覆茅挿木為城,其外有池環之港,外多列沙垓。【猶中華蛋戶】無事以船載貨國外。
有警,或出征戰,則募召為兵,稱強國焉。
婚姻,王與隣國王家,自相配偶,餘人締結,亦論門閥相宜。
王用金銀器盛食,民家磁器都無,匕筯、以手拈之而已。
持齋見星方食節序,以四月為歲首。居喪婦人方加剃,男子則再削髮。逝者火葬也。其酋好鬬,屢開疆隙彭亨、丁機宜之間,迄無寧日。
先年有大庫吉寧仁,忠於王,王大信用。二王以兄疎已,謀殺吉寧仁。其後二王出,騎馬墮地死。從者皆見吉寧仁為祟,至今人家祀之。競傳靈應,蓋夷俗尚鬼,其固然矣。

形勝名蹟
  東西竺【《星槎勝覽》曰:山與龍牙門相望,海洋中,山形分對,若蓬萊方丈之間。】

物產
犀角 象牙 玳瑁 錫片 腦蠟 
嘉文席【是東西竺所織者《星槎勝覽》曰:地出蕉心簟,想嘉文席之所自始也。】
木綿布【見《星槎勝覽》】
椒 燕窩 西國米 血竭 没藥 
檳榔【見《星槎勝覽》】海菜 ■〈艹大虫,上中下〉吉柿

交易
  柔佛地不產穀,土人時駕小舟,載方物走他國易米。【《星槎勝覽》曰:田瘠,不宜稼穡,歲藉諸邦,淡洋米以食。】道逢賈舶,因就他處為市,亦有要之,入彼國者,我舟至止,都有常輸貿易,只在舟中,無復舖舍。


丁機宜
1-170
丁機宜、爪哇屬國也。幅員最狹,酋衆僅千餘。
柔佛黠而雄。丁機宜境相接也。柔佛狡焉,有啓疆之思,動為國患,悉索敝賦無寧日。近始求通姻好然。安忍,無親善事之,猶恐其不得當也。
其國以木為城,王居旁列鐘鼓樓,出入騎象。
以十月為歲。
首性好潔,食啖所須手自操割,民俗都類爪哇。
大率爪哇一帶,酒稅甚廣,而酒禁乃甚嚴。民間攜酒具,取水釀酒,國有常賦然。上族之家,輒不復御酒,惟細民無賴者,時時闌入醉鄉,則曹偶笑之。
上族客至,以扶留藤、檳榔代茗。若開宴,則人具一大盤,盤有足,置地上。雜貯肴核,每進一物,客甫嘗畢,則客之從人,徑從後取食之曰:不敢留殘,溷主翁也。
婚者男往女家,為持門戶,故生女勝男,喪用火葬。

形勝名蹟
獨石門 
鐵釘嶼【以形尖故名;其外水流甚急。】
鱷魚嶼【亦以其形似鱷也。其水晝則南流,夜則北流。】

物產
  犀角 象牙 黄蠟 嘉文席 西國米 血竭 没藥 檳榔 海菜

交易
  夷亦只就舟中與我人為市。大率多類柔佛,而俗較馴。而貨較平,自為柔佛所侵,彼國有風聲鶴唳之虞。而舶人亦抱林木池魚之患,此揚帆者,所以掉臂希顧也。


思吉港
1-173
思吉港者,蘇吉丹之訛也。為爪哇屬國。其中凡數聚落,而吉力石其主也。吉力石有王百餘歲,能知吉凶。
國在山中,賈舶僅經過其水潏,而未嘗泊船。彼民出詣饒洞與華人貿易。華人所泊者,饒洞也。饒洞,原野平衍,以石為城,其酋出入乘車,車以金飾;亭御四馬或八馬,亦御黄犢,前導百餘,鹵簿皆備。諸夷見王,輒避匿不敢出,獨女人合掌伏道旁。其餘風俗,多類下港云。
其與國為思魯瓦、為猪蠻。猪蠻多盜,故華人輒不肯駐。猪蠻有次子,名北極,十餘歲時,軀重數百斤,為盜所劫,負之不能起。今為■〈口督〉饒洞之後,為金後山。脩竹成林,茉莉自花,不假培植。
人皆赤身,只一紙蔽其下體。
種豆供餐,彊者善射,逐獐、鹿、猿、猱,火焙而食。饑噉其肉,渴飲其血。佐以樹酒,足跡未嘗下山。

形勝名蹟
保老崖山【《一統志》曰:在蘇吉丹國,凡番舶未到,先見此山。頂聳五峰,時有雲覆其上,舶人呼為巴哪大山。】
吉里問山【與保老崖山相對,西面拖尾甚長。】
椒山【在猪蠻國】
牛郎山 義里山 白嶼【即饒洞港口】
望加黎洲【饒洞國外十餘里】
杜板村【即吉力石之港外是《元史》所云杜並足也】
塔寺【寺外有塔故名】
八節澗【《元史》曰:澗上接杜馬班王府,下通莆奔火海,乃爪哇咽喉、必争之地。史弼、高興,會兵其處。】
聖水【在杜板村《星槎勝覽》曰:海灘有水一,泓甘,淡可飲,稱為聖水。元將史弼、高興征其國,舟中乏水、粮盡,二將祝天,以鎗挿海中,泉隨鎗湧起,汲而飲之,軍威大振。】


物產
  金 銀 珠 
  犀角 象牙 玳瑁 
  沉香 檀香 降香 
  錫  銅鼓 
  龜筒 夷瓶 
  蠟 
  椒  檳榔 椰子 
  血竭 
  豆蔲 畢撥 蘇木 
  犀  象 
  孔雀 火雞 
  鸚鵡 ■〈亻頻〉伽鳥 倒掛鳥

交易
  吉力石主爪哇,而臣饒洞、蘇魯瓦諸國。他國貨萃下港者,彼中亦時相通,我舟到時,諸屬國鱗次饒洞,以與華人貿易。雖在夐邈,亦蕃盛之鄉也。向就水中為市,比來販者漸夥,乃漸築舖舍。


文郎馬神
01-177
文郎馬神國,以木為城,城只一半,餘半皆山也。
【按《水經註》稱,文狼人,野居無室。宅依樹止,宿食生肉,採香為業,與人交。市若上皇之民。
又馬文淵遺兵十餘家,住西屠國不返;土人以其流寓號曰:馬流世稱漢子孫,今之文郎馬神,疑即其後,而播遷茲土云。】
王宫繡女數百人。王出乘象,或泛舟,以繡女自隨,或典衣、或持劒、或捧檳榔盤。王登舟,趺坐榻上,繡女坐地下,與王相向,或用女人刺舟,威儀甚盛。
民居多縛木,水上築屋以居,如三佛齊。男人用五色布纒頭,腹背多裸,或著小袖衣,蒙頭而入,下體以縵圍之。
初盛食,以蕉葉為盤,及通中國,乃漸用磁器。又好市華人磁甕、畫龍其外。
人死,貯甕中以葬。
其俗不淫,姦者論死。華人與夷女通輒,易彼裝,以女妻之,不聼歸也。女人蓄髮,髮苦短,見華人髮許長,心慕之,問何以致此,或紿之曰:我生長中華,用華水沐之耳。夷女競市船中水,欲以沐髮。華人故靳之,以為笑端焉。
【女人慕悦華人,輒持香蕉、甘蔗及茉莉花相贈,不妨往復嘲謔,第國禁甚嚴,無敢私通者。】
入山深處有村,名烏籠里彈。其人盡生尾,見人輒掩面,羞澁欲走。
然地饒沙金,夷人攜貨往市之,擊小銅鼓為號,貨列地中,主者退丈許,深山人乃前視貨,當意者置金于貨之側,主者遥語,欲售則持貨去,不售則懷其金,蹣跚歸矣。
鄰境又有買哇柔,每夜半盜斬人頭,以金裝之,故夜必嚴更以待。

形勝名蹟
金山【即鳥籠里彈,深處幽澗,遡流、驅舟良苦;兩崕繁,隂木多拱抱。每夕景曉雲,禽聲四合,幾斷人腸。華商即乘興以行,未有不中道返者也。】
丹戎世力山 末那突大山 班節糸禮山 加會嶼

物產
  沙金【是金山出者,夷人持貨往易,每虚往實歸。】
  鶴頂【文郎出者最多】
  降香 蠟 
  藤席【紅白色問雜而成】
  萪藤【文郎亦獨盛他國】
  蓽撥 獐皮 血竭 肉豆蔲 
  犀 孔雀 鸚鵡

交易
  故王有賢德,始開港時,待賈舶,大有恩信,王子三十一人,俱不令外出,恐擾遠人也。其妃為買哇柔國主之妹,故王既殂,嫡子嗣立,買哇柔人導之,為欺詐買貨,輒緩償,直至解。維每多負逋,商人從此希造矣。其地女人悉蕩小舟,以飲食來市,至售貨物,則男人司之,市用鉛錢。


遲悶
01-181
遲悶者,吉里地悶之訛也。
其國居重迦羅之東,田肥穀盛,沿山皆旃檀,至伐以為薪,其氣蒸人,鮮不病者。
地又苦熱,旁午必俛首向水而坐,差可辟瘴。
男女斷髪,短衫。夜卧不蓋體,
俗亦以立為尊,夷人見王則坐地,合掌。
無姓氏,不知年歲,亦無文字,紀事以石片子為記,如千石,則總于繩上一結。
亦有酋長互訟,則兩造各牽羊入,曲者没其羊,直者仍帶羊以出,結繩束矢之風,其猶存于絶島乎?

形勝名蹟
  犀頭山【頂有巨石,石有竅。王歲時祀之,有巨蛇由竅中出,食所祭都盡。石頂,人不敢躡。】

物產
檀香【獨盛他國】
蓽撥 
荳蔲

交易
市去城稍遠,每賈舶至,王自出城外臨之。妻子及姬侍皆從,防衛甚盛。日有輸稅,然稅郤不多,夷人砍伐檀香樹,絡繹而至,與商貿易,倘王歸,則貿易者不得自來,慮有紛紜也。須請王更出乃至。
【《星槎勝覽》曰:商舶到,彼皆婦女到船交易,與所傳微異,豈習俗至今,稍革耶?】

論曰:
滿剌加,奕世朝天用,深帝眷答刺,彭亨供茲包,茅均彼楛矢。其他諸國,前籍之所未名,雖重譯尚賖,而占雲屢出,未麗主客獲,染禁臠夫,固羲御之末,光谷王之餘潤也。

東西洋考卷四
●欽定四庫全書  (明)張燮撰
東西洋考卷五  ○東洋列國考
呂宋
2-2
呂宋在東海中初為小國而後寖大【《吾學編》曰:產黄金以故。亦富厚人,質樸,不喜争訟。】
永樂三年(1405),國王遣其臣隔察老來朝,并貢方物。其地去漳為近,故賈舶多往。
有佛郎機者自稱干系蠟國,從大西來,亦與呂宋互市。酋私相語曰:彼可取而代也。因上黄金為呂宋王夀,乞地如牛皮大蓋屋。王信而許之。佛郎機乃取牛皮,剪而相續之,以為四圍。乞地稱是王難之,然重失信遠夷,竟予地,月徵稅如所部法。佛郎機既得地築城、營室、列銃、刀盾甚具,久之圍呂宋,殺其王,逐其民入山,而呂宋遂為佛郎機有矣。
干系蠟國王遣酋來鎮,數歲一更易。今華人之販呂宋者,乃販佛郎機者也。
華人既多詣呂宋,往往久住不歸,名為壓冬,聚居澗内為生活,漸至數萬,間有削髮,長子孫者。

萬歷二十一年(1593)八月,酋郎雷氏敝裏系朥征美洛居役,諸流寓二百五十人充兵助戰。
【《政和堂集》曰:高肖為把總,魏惟秀、楊安頓、潘和五、洪亨五為哨官,郸振岳為通事,郭惟太等為兵。】
夷人偃息卧船上,使華人日夜駕船,稍倦,輒箠之,或刺殺苦毒備嘗。潘和五等謀曰:叛死、箠死、刺死、等死耳。不然亦且戰死,不若殺酋以洩吾忿,勝則揚帆故鄉,即不勝,死未晩也。議既定,夜半入卧内,刺酋,持酋頭大呼,夷人驚起,不知所為,悉被刃,或落水死,和五等悉獲金寶兵器,駕其船以歸,失路之廣南,為交酋所掠,獨郭惟太等三十二人走,免附舟返舍,酋既死,子郎雷猫吝擁兵駐朔霧,馳回代立,為酋,遣僧來訴。明年閩撫遣賈舶,招囘久住呂宋華人,酋為給粮以歸,致書及詞,重訴父寃。
【呂宋嗣王具文一遒,用金篋封識,另小書,用紅羅包裹,付賈舶攜來。
内稱郎雷氏,敝裏系朥是猫吝爺氏,奉干系蠟國主命,鎮守東洋,呂宋等處,蒙差官來探日本消息,招囘唐人。日本近雖稱兵入境,然彼國有征伐之兵,敝國有備禦之固,况日本熟知敝國士卒精壯,遇敵無不争鋒,何足以懼。前輩囘唐人,係是久住不安生理,今之輩者,因敝國狹窄,米穀稀少,粮食不給,别無他端。伏望尊慈,鑒察其被害戰船,乞追軍器、金銀、寶貝,并究殺父之人,償命以警後人、以正法紀。從兄巴禮於舊年十月駕船往貴省,奔訴父寃,萬里懸情,惟冀秉公嚴追究治。
從兄巴禮厚遣,歸國感佩圖報,又訴詞一紙為辯,明父寃事:緣父守國欲討美洛居時,有澗内唐民願充助敵者二百五十人,自備行粮,立功給賞,時父與兵同船間駕到交逸地方,有佛郎人與唐兵言競,父責番人,弔在船桅懲戒。原船裝載金銀莫計,同船番目,各帶寶貝銀錢數,多船進合萬門灣泊,父令唐人牽罟捕魚共烹而食,卧至半夜,唐人心貪財寶,隂謀不軌,將父并番目四十餘命,盡行殺死,僅存巴禮書記二人報息,將本船寶貝駕逃。
僕時奉命帶兵駐劄朔霧各屬間變,共議報寃,將城内舊澗拆卸;僕聞訃囘國,勸諭不許生端報怨,復議設新澗城外,慮及番兵横為擾害,著頭目四人,逐日在澗看守,以便唐人生理,不想起蓋未完,而日本報警,番目思見澗地接邇城郭,兼之唐人每有交通之情,恐招蕭墻之禍,再議移澗,此非本心,革囘唐人每船給米五十包資助,想來人必能道其詳者,激切含寃,伏望作主,轉逹施行。】
閩撫許孚遠,具疏以聞:
【許中丞疏畧曰:我民往販呂宋,中多無賴之徒,因而流落彼地,不下萬人。
番酋築蓋舖含,聚劄一街,名為澗,内受彼節制,己非一日。去秋,彼酋抽取我民二百餘人為兵,刑殺慘急,遂致激成此變。
夫以番夷、豺狼之性,輕動干戈,不戢自焚,固其自取而殺其酋長,奪其寶貨逃之交南,我民狠毒,亦已甚矣。】
檄兩廣督臣,以禮遣僧歸國,置惟太等于理。潘和五竟留交夷,不敢還。
夷人故奴視華人,徵賦溢格,稍不得當,呵辱無已。時犯者即嚴置以法自茲釁既結疑貳日深夷益虜使我矣。

其後又有機易山之事,自採金中貴蠆尾四,出一妄男子張嶷更為新奇。
其說上疏曰:呂宋有機易山,其上金豆自生,遣人採取之,可得巨萬。無禁有詔下閩,廷臣力言其謬,不報。閩當事持之,乃遣海澄丞王時和及百戶干一成往勘其地。
夷初聞使至,大駭。
諸華人流寓者,見酋,言華無他,特奸人横生事端,今遣使者來按茲土,使奸人自窮,便於還報耳。
酋意稍解,令夷僧散花道旁,迎使者。
諸流寓先結蓬席為厰,如公署狀。
酋盛陳兵衛邀丞入,亦為丞設食,然氣豪甚。問丞曰:汝華言開山,山各有主,安得開也?且金豆是何樹生來?
丞無以對,數目嶷。
嶷云:此地皆金,不必問豆所自。
蓋嶷欲借朝命臨之,襲破其國耳,至是不敢顯言。
夷人皆大笑,酋留,嶷欲兵之,諸流寓苦解,俾歸,為戮於司寇,廼釋,令登舟。時三十年四月也。
丞歸,病■〈忄委〉死。嶷以奏事不實,坐誅傳首海外。
然夷竟疑中國有啓疆意,益暴虐諸流寓。諸流寓無賴者,聲言今日之事汝為政,一旦天兵下海門,汝輩寧為石人乎?語稍稍傳布,夷益疑。
明年,夷遂決計謀殺諸流寓,詭言將征他國,凡華人寸鐵,輒厚售之,即切肉小刀,價至數錢。華人利其直,輒聽鬻去,家家無復寸鐵,乃約日勒點名籍,分三百人為一院,入即殺之,事稍露,諸流寓乃糾衆走菜園,屯聚為亂,八月朔日,夷兵大起攻菜園,死傷無數。次日聚大崙山,揭竿應敵,夷亦少挫,酋旋悔禍,遣人請和,華人慮其誘我,撲殺彼使,夷怒設伏城旁。初三日,華人在大崙山饑甚,不得食,冒死攻城,夷人伏發,燃銅銳擊殺華人萬餘,華人大潰,或逃散餓死山谷間,横尸相枕,計指二萬五千人,存者三百口而已。
是役倉徨無主盟,又粮與刃俱乏,故搏手困,窮膏塗遠,嶼華人在大崙。時風雨大作,人立雨中,夜半望見長天有光烱爍,大地震動,每驚,突自相觸殺。夷乘其斃而屠之。
是月漳亦大水漂没,萬家受禍,同時陽九之均厄也。
後夷酋下令招撫,其所掠華人貨,悉封識貯庫中,移書閩當事,俾諸戚屬往領。明年賈舶乃稍稍去,奸商黄某者與酋善輒,冒領他貨,稱為某子甲姻黨,綑載乾没云。
三十三年(1605),有詔遣商往諭呂宋,無開事端,至是禍良已留者,又成聚矣。


佛郎機,身長七尺,眼如猫,嘴如鷹,面如白灰,鬚密捲如烏紗,而髮近赤。其僧擁重權,國有大故,則酋就僧為謀。主人論。死者,僧誦經,勸之首,肯然後行刑。
【中罪用拘,輕拘一足,重則拘兩足。】
婦女歲時詣寺讖悔,有隂事輒密向僧自輸,僧為說法,鞭之數十,忍痛不敢言。夜留宿寺中,聽僧意所指畫,唯唯而已。婚姻父母不能定,惟僧所決之。人死貯以布囊,就寺以葬,所畜財產,半入僧室矣。
先是呂宋國王兄弟勇甚,既為佛郎機所戕輒祟於國國人每值死日夷僧為摽牛厭之摽牛者栅木為場置牛數十頭於中環射之牛叫擲死以此逐鬼云性婪甚靡國不至至則謀襲人呂宋滿刺加遂至易社,在呂宋者,初嘗攻破婆羅,婆羅放藥水毒殺之,故奔呂宋。其在中國香山盤據,為日已久,今則馬非馬、驢非驢。儼然金城雄其澚中矣。
【《廣東通志書》曰:佛郎機素不通中國。
正德十二年駕大舶突至廣州澚口,銃聲如雷,以進貢為名,撫按查無《會典》舊例,不行,乃退泊東筦南頭,蓋房樹柵,恃火銃自固。御史邱道隆、何鰲前後具奏,皆言殘逆稱雄逐,其國主先年潜遣火者亞三,假充滿剌加使臣,風飄到澚,往來窺伺熟我道途,畧買小兒烹而食之。近日滿剌加國王奏其奪國,讐殺等情,屠掠之禍,漸不可長,宜即驅逐,所造房屋、城寨、盡行拆毁。詔從之。海道副使,汪鋐帥兵至猶據險逆戰商人鑿舟用策乃悉擒之餘皆遯去。
嘉靖中黨類更番往來,私舶雜諸夷中為交易。首領人皆高鼻白晳,廣人能辨識之。
方言謂:天為西羅,日為梭羅,風為綿除,山為文池,真珠為亞思佛,玳瑁為實除奴牙,犀角為亞里高佛,金為阿羅,銀為巴勞礁。】

形勝名蹟
覆鼎山【其形似鼎倒覆,故名。上有野夷,巢居樹巔,射鳥獸,鮮食之。人跡不到。】
文武樓【遠望山容甚。偉故華人蒙以佳號。】
大崙山【華人與呂宋相攻時,屯聚于此。】
圭嶼【為其山與吾澄圭嶼相類,因襲今名。】
半邊山【望之半缺故名】
加溢城【初只一山夷人,以其要害地也。慮紅毛出没,始築城伏銃其内,賊至以銃擊之,蔽不敢窺,張嶷所稱機易山,想即加溢之訛耳。】
大湖 假港【即呂宋港口】

物產
金【永樂時充貢。奸人所捉影,而唱金豆之說也。】
銀錢【大者七錢五分、夷名黄幣峙;次三錢六分、夷名突唇;又次一錢八分、名羅料釐;小者九分、名黄料釐,俱自佛郎機攜來。】
子花【即吉貝花。】
蘇木【夷名巴朥居】
椰夷名【哥具】


交易
  舟至,遣人馳,詣酋以幣為獻,徵稅頗多,網亦太密,我人往往留彼不返者,利其近,且成聚故也,釁隙而後,彼亦戒心于我,恐族類既繁,後復為亂,輒下令,每舶至人只二百為率,毋溢額,舶歸,所載回,必倍以四百,毋縮額,我人當放舟時,多詭名充數,聽其查覈,中流輒逃,回彼土。【市名澗内,舊在城中,後既猜嫌,改設城外新澗。】

  大港是東洋最先到處,彼中一大部落也。砌石為城,佛郎機以酋來鎮,米穀繁盛,他產不過皮角之屬,未至港有筆架山。

  南旺在大港,相連再過,為密雁,為雁塘,皆小小村落,所產皮角、子花。

  玳瑁港,地勢轉入,故稱玳瑁。灣而表,山環其外,凡舟往呂宋,必望表而趨,故茲山推望鎮焉。灣名玳瑁,然玳瑁非其所出,所出蘇木耳。再進為里銀,中邦是海中一片高嶼。

  呂蓬在呂宋之南,產螺■〈虫八〉。

  磨荖央,在呂宋之後,產子花油、麻、椰子。

  以寧,從文武樓,一葦可造。產只蘇木,其地有龍隱山,最大。

  屋黨,亦名屋,同城郭森峙,夷酋屯聚糧食處所也。其咽喉名漢澤。

朔霧,俗名宿霧。佛郎機未據,呂宋時,先聚彼中,與其國人相親好。佛郎機之破呂宋,朔霧人有力焉。佛郎機德之,既奄有諸土率虜使其民獨與朔霧為婚,媾城戍,儼然一大酋,擁重兵守之,向歲呂宋王之子,求報父寃,自稱奉命駐劄朔霧是也。所產蘇木子花海菜。

【以上俱呂宋屬國,佛郎機人主之者也。呂宋王如中國總兵,官巴禮如文吏;諸國酋,皆呂宋王所遣,偏禆為政。其間所在,各建禮拜寺,咸有巴禮,司彼夷化。諸國風俗,與呂宋盡相類,故附列焉。】



蘇祿【高藥】
2-19
蘇祿,在東南海中。
永樂十五年(1417),其國東王巴都葛叭答刺、西王巴都葛叭、蘇哩峒王巴都葛叭刺卜,各率其妻子、酋目來朝,并貢方物,賜王冠、服、金錢、錦幣、雜器,子女姻戚侍從,賞賫有差。
【《會典》曰:賜王紗帽、金箱、玉帶、鈒花金帶、金蟒、龍衣、金銀錢紗、錦紵絲紗、羅器皿等物,王妃,冠服、銀紗、紵絲等物,餘冠帶、衣服、諸物。】
三王者,東王為長,西王亞之,峒王又亞之。空國來,歸鱗次,闕下亦嚮化之篤也。還次德州,東王以疾殂于驛亭,命有司營葬,更為文樹碑墓,道留其姬妾内侍十人守墳,滿三載然後還國。遣使册其子,都麻合,為蘇祿國東王。
十九年(1419)遣使來貢。今賈舶到者,言其城據巉巗之巔,雅稱天險,疑是峒王所都。
佛郎機屢擁兵攻之,不能克。聚落不滿千家,山涂田瘠,間植粟、麥,民食沙糊、魚蝦、螺、蛤。
氣候半熱,男女短髮,纒皂縵、繫小印布,煮海為鹽,釀蔗為酒,編竹為布,時從鮫室中探珠,滿袖自成生涯云。

形勝名蹟
  石崎山【《一統志》曰:國以此山為保障。】
  犀角 嶼珠池【入夜登高望之,水面浮光。】

物產
  真珠【《一統志》曰:色青白而圖,有至徑寸者。】
  玳瑁【本朝充貢】
  珠殻 
  片腦【本朝充貢】
  番錫【本朝充貢】
  降香【本朝充貢】
  竹布【本朝充貢】
  綿布【本朝充貢】
  蓽茇【本朝充貢】
  黄蠟【本朝充貢】
  蘇木【本朝充貢】
  豆蔲 鸚鵡

交易
舟至彼中,將貨盡數取去,夷人攜入彼國深處售之,或别販旁國,歸乃以夷貨償我。彼國值歲多珠時,商人得一巨珠,攜歸可享利數十倍。若夷人探珠獲少,則所償數亦倍蕭索,顧逢年何如耳。夷人慮我舟之不往也,每返棹輒留數人為質,以冀後日之重來,高藥與蘇禄相近,出玳瑁。



猫里務【網巾礁老】
2-23
猫里務,即合猫里國也。地小,土瘠,國中多山,山外大海,海饒魚蟲,人亦知耕稼。
永樂三年(1405),國王遣使,回回道奴馬高,奉表來朝,并貢方物。
國於呂宋隣壤,故與呂宋使者偕來。其後漸成沃土,俗亦近馴,故舶人為之。語曰:若要富,須往猫里務,蓋小邦之善地也。
有網巾礁,老者數為盜,海上駕舟,用長橈,其末如瓠之裁半,虚中以盛水者,入水蕩舟,其行倍疾,望遠濤中,僅微茫數點,倏忽賊至,趨避不及,無脫者。
  猫里務既重遭寇害,死亡數多,遂轉貧困。賈舶往者慮為賊所急,稍稍望别島以行。

形勝名蹟
  羅黄山【上有白石】

物產
  蘇木 子花

交易
  小國見華人舟,跫然以喜,不敢凌厲相加。故市法最平,礁老在海上行劫第,欲人之詣彼土也,舟往販者,每善待,蓋自藏其殺機焉。



沙瑶呐嗶嘽【班隘】
2-25
沙瑶呐嗶嘽,其地相連呐嗶嘽,在海畔,沙瑶稍紆入山,隈皆呂宋一帶。第不屬佛郎機部署。
男女畜髮椎結,衣服無内外,領或用布丈餘抄摺。男子多襲以二三重,婦人一襲而止。男著皮履,婦人乃卻跣足。足極細潤耳。皆穿大孔令可容極重。金錈衣服即錦綺,或甚奇細之布必剪破服之以衣服多為富。
字亦用紙筆,第畫不可辨。
築板為城,竪木覆茅為宫。拜,則兩手和南,伸身,直伏,跪屈足而俯,兩手支地。人多奉佛,在處禮拜寺甚夥。凡入寺者將死,堆柴坐其上,自下焚之。
男女之禁甚嚴,夫行在前,其妻與人嘲笑,夫徑刃其妻,所嘲笑之人亦不敢逃,聽其刺割。
盜不問大小,輒論死。
其人願到家與妻子别輒,聽去,及期,妻子自送詣酋,酋令架高棚,登棚自剖其腹。
孕婦以水灌之,仍用水滌所生子。置子水中生而與水習矣。
又有班隘者,即蚊罩山。山甚奇,往往有仙人出没,山頭火光,日夜不斷,故亦名火山,險巇倍常,人跡罕到,其上極至半山而止,人皆扁頭赤身,亦佛郎機號令所不到處也。

形勝
  海山

物產
  蘇木 子花

交易
  僻土無他長物,我舟往販,所攜亦僅磁器、鍋釜之類,極重。至布疋然竟少許不能多也。舟至,詣酋亦有微贈,交易朴直。



美洛居
2-28
美洛居俗,訛為米六合。東海中稍蕃富之國也。
酋出威儀甚備,所部合掌伏道旁。男子削髮,女乃椎結腦後。嫁女,多市中國盛酒器,圖飾其外,富家至數十百枚,以示豪侈。讌會設二大盆,盛酒置坐隅,人手一器,酌而飲之。長大者,起為夷舞,年少環列旁視,遜不敢登塲也。
先是佛郎機來攻,國人狼籍請降,赦其酋,令守舊,為政于國,歲輸丁香若干,不設兵戍,令彼國自為守。
和闌既輈張海外,無安頓處,忽舟師直搗城下,虜其酋語曰:若善事吾,吾為若主,殊勝白頸。【佛郎機人皆白頸故云】酋唯唯,又禆理國事如故。佛郎機聞之,怒曰:悔不殺奴,汚吾刃,奴故反耶?亟治兵征美洛居,驅澗内華人,命當一隊刑法酷急。華人中途殺夷王,駕其舟遯歸,事具呂宋考王子,自朔霧馳還呂宋,嗣立為王,飲恨久之,益出兵,竟父所志。
紅夷雖主美洛,每一二載大衆輒返國。既去復來。呂宋王兵抵境外,值紅夷空國,言返斬關以入,遂殺美洛居酋,立所親信主之,紅夷繼至,復破呂宋酋,逐之去,更立美洛居酋子為嗣,自是每歲征鬭,遞為勝負,華人某者流寓彼中,慧而黠,有口辨,遊說兩國間分萬老高山,山半為界,山北屬和闌,而山南屬佛郎機,各罷兵,並雄茲土。

形勝
萬老高【即兩國分界處】
香山【雨後,香墮,沿流滿山,採拾不了,故常帶沙泥之色,王每檄致之,委積充棟,以待他壤之售,民間直取餘耳。】

物產
丁香【東洋僅產于美洛居。夷人用以辟邪曰:多置此,則國有王氣,故二夷之所必争】

交易
  向時舟所攜貨,有為紅毛夷所特需者,倘遇佛郎機必怒,謂此舟非關我,車來直是和闌接濟,將貨掠去,且横殺人,故必緘固甚密,不令得見,若紅毛人見有佛郎機所需貨,怒亦如之,解紛之後,稍息睚眦然,一淵兩蛟,商彼者亦難矣。



文萊
2-32
文萊,即婆羅國,東洋盡處。西洋所自起也。
唐總章二年(660)。王旃逹鉢,遣使者與環王使者偕朝,自後久絶。
永樂四年(1406)。遣其臣,勿黎哥,來朝并貢方物,賜王及妃文綺。
俗傳今國王為閩人,隨鄭和征此,留鎮其地,故王府旁舊有中國碑,先年曾為佛郎機所逐,國人走山谷中,放藥水流出,毒死佛郎機無數,佛郎機遂奔呂宋。
其地故有一石城、一木城,後折石城於長腰嶼,築岸閉潮,今所遺者,木城耳。
王削髮、裹金繡巾,腰佩雙劎,出自步行,從者二百餘輩。其親屬,稱邦奇蘭,貴重與王相亞。王有金印一枚,重十六兩,印上篆文作獸形一隻。云是永樂間所賜者,夷人婚娶,請印印背上,恐或假寵中國,以哃喝其部落,非果鑄自上方也。
入禮拜寺,每祭用犧。
《吾學編》云:人多念佛,素食。【惡殺】
民間不得食猪肉,食猪肉者,論死。此地有毛思番,在處行刼,所得人貨,中分與王。

形勝名蹟
聖山【夷人自號此山為天下第一山。按于闐國北境通聖山,人跡罕到,此沿其名耳。】
長腰嶼 毛文蠟 鯉魚塘 
浮納招廟【神為。國初時,押工總管直庫三人,陣亡,合葬于此。因廟食其地,賈舶到,必屠牛烹雞,并獻茉莉花、紅花、梳篦等物以祭。舟中有人不拜,則病。彼國人將行賈,亦獻花禮神,得利回,取雙雞,繫刀于足,俾鬬墓前,雞死即以謝神,亦大奇也。】

物產
真珠【本朝充貢。】
玳瑁【本朝充貢。】
瑪瑙【見《一統志》。】
車渠【魏文帝賦曰:玉屬也,多纎理、縟文。本朝充貢。】
片腦【《海上耳錄》曰:腦樹,出東洋文萊國,生深山中,老而中空乃有腦,有腦則樹無風自摇,入夜腦行而上,瑟瑟有聲,出枝葉間,承露日則藏根柢間了,不可得,蓋神物也。夷人俟夜静,持革索就樹柢鞏束,震撼自落。】
黄蠟【本朝充貢。】
萪藤

交易
華船到,進王方物。其貿易則有大庫、二庫、大判、二判、秤官等酋,主其事,船既難,出港最宜蚤行,有時貿易未完,必先駕在港外。



○東番考【不在東西洋之數附列于此】
雞籠、淡水
2-36
雞籠山、淡水洋,在彭湖嶼之東北,故名北港,又名東番云。深山大澤,聚落星散,凡十五社(名山記云:社或千人,或五、六百)。無君長、徭賦。以子女多者為雄,聽其號令。性好勇,暇時習走,足躢皮厚數分,履棘刺如平地,不讓奔馬。終日不息,縱之度可數百里。男女椎髻於腦後,裸逐無所避;女或結草裙蔽體。人遇長老,則背身而立,俟過乃行。至見華人,則取平日所得華人衣,衣之。長者為裏衣,而短者蒙其外。凡十餘襲,如襜帷,颺之以示豪侈,别去仍掛於壁,裸逐如初。男子穿耳,女子斷齒,【女年十五,斷唇兩旁二齒】以此為飾。手足則刺紋為華美,衆社畢賀,費亦不貲;貧者不任受賀,則不敢更言刺紋。男子惟女所悦,娶則視女可室者,遺以瑪瑙一雙,女不受則他往,受則夜抵其家,彈口琴挑之;口琴、薄鐵所製,齧而鼓之,錚錚有聲。女延之宿,未明便去,不謁女父母。自是宵來晨去,必以星。迨產子,始往婿家,迎婿,婿始見女父母;或云既留為婿,則投以一箒、一鋤,傭作女家,有子然後歸。姙婦產門外,手拄兩杖,跪地而娩,遂浴子於清流焉。人死以荆榛燒坎,刳尸烘之,環匍而哭。既乾,將歸以藏,有祭,則下所烘。居數世一易地,乃悉汙其宫而埋於土。他夷人無此葬法也。
四序、以草青為歲首。土宜五穀而皆旱耕
【名山記曰:治畬種禾。山花開則耕,禾熟拔其穗,粒比中華稍長。】
穀種落地,則禁殺人;謂行好事,從天公乞飯食,比收稻訖,乃摽竹竿於路,謂之挿青。此時逢外人便殺矣。村落相仇,訂兵期而後戰,勇者數人前跳,被殺則皆潰。其殺人者賀之曰:壯士,前殺人也。見殺者,亦賀之曰:壯士,前故見殺也。次日即解嫌,和好如初。
其地多竹,大至數拱,長十丈。伐竹搆屋,而茨以茅,廣長數雉。聚族以居,無歷日、文字,有大事,集而議之;位置如横階陛,長者居上,以次遞下,無位者乃列兩旁。至宴會,置壘團坐,酌以竹筒,時起跳舞,口烏烏若歌曲焉。
其人精用鏢、竹棅,鐵鏃長五尺九咫,銛甚,攜以自隨;試鹿鹿斃,試虎虎斃,居常,禁不得私捕鹿,冬鹿羣出,則約百許人即之,鏢發命中,所獲連山。社社無不飽鹿者。取其餘肉,離而腊之。篤嗜鹿腸,剖其腸中新咽草旨噉之,名百草膏。畜雞任自生長,拔其尾飾旗,射雉亦拔其尾。見華人食雞、雉,輒嘔。
居島中,不善舟,且酷畏海;捕魚則於溪澗,蓋老死不與他夷相往來

永樂初,鄭中貴航海諭諸夷,東番獨遠竄不聽約。家貽一銅鈴,使頸之,蓋擬之狗國也;至今猶傳為寶。富者至掇數枚,曰:是祖宗所貽云。厥初,朋聚濱海。嘉靖末,遭倭焚掠,稍稍避居山後。忽中國漁者從魍港飄至,遂往以為常。其地去漳最近,故倭每委涎,閩中偵探之使,亦歲一再往。
形勝
  璜山【琉璜氣,每作火光,沿山躲鑠】沙巴里 大幇坑 大圓、堯港

物產
  薏茨、甘藷(漳名番藷,以其自東番攜來也。《異物志》曰甘藷。似芋,亦有巨魁。去皮,肌肉正白如脂肪。南人專食以當米穀。《南方草木狀》曰:實如拳,皮紫而肉白。蒸鬻食之,味如藷蕷。蒸■〈瞰上灬下〉切如米粒,以充糧糗,是名藷糧)、椰、佛手柑、酒(名山記曰:米甘香,採苦草雜米釀之,間有佳者;飲能一斗)、鹿(名山記曰:■〈亻鹿〉■〈亻鹿〉俟俟,千百為群)。

交易
  夷人舟至,無長幼皆索微贈。淡水人貧,然售易平直。雞籠人差富而慳,每攜貨易物,次日必來言售價不準,索物補償;後日復至,欲以元物還之,則言物已雜,不肯受也。必疊捐少許,以塞所請;不則,喧譁不肯歸。至商人上山,諸所嘗識面者,輒踴躍延致彼家,以酒食待我。絕島好客,亦自疏莽有韻。

論曰:
合東洋諸國,僅足當西洋大國之三。呂宋既折入干系,蠟已非貢夷之舊,直蒙故號,與相羈縻而已。蘇祿、婆羅,賈類藏珠會,均執玉異防,風之後至,同儷日之齊翻,宜其久也。雞籠雖未稱國,自門外要地,故列之附庸焉。
東西洋考卷五



●欽定四庫全書  (明)張爕撰
東西洋考卷六  ○外紀考
日本
2-44
日本,古倭奴也。
漢光武時,遣使入朝,自稱大夫。
安帝時,始稱倭奴國。
靈帝光和中,其國遞相攻伐,女子卑彌呼,能以鬼道惑衆,國人共立為王,無夫有二男,子給王飲食,通傳言語。
【《魏志》曰:有男弟佐治國。自為王以來,少有見者,以婢千人自侍,惟男子一人給飲食、傳辭、出入居處,宫室常有人持兵守衛。】
卑彌呼死,更立男王,國人不服,乃立宗女臺與為王。
自魏至隋,朝聘不絶。
【《隋書》開皇(590)中,遣使詣闕,上令所司訪其風俗。
使者言:倭王以天為兄、以日為弟,天明出聽政、日出便停理務。云委我弟。
文帝曰:此大無義理,訓令改之人。
大業三年(607)。王遣朝貢使者曰:聞海西菩薩天子。重興佛法。故遣朝拜。國書云:日出處天子致書日没處,天子無恙。帝覽不悦,謂鴻臚卿曰:蠻夷書有無禮者,勿復以聞。明年遣裴世清使倭,倭數百人設儀仗,鳴鼔角來迎。後十日,遣大禮哥多毗從二百餘騎,郊勞王相見。大悦曰:我聞大隋,禮義之國,故遣朝貢僻處。海隅不聞禮儀,是以稽留境内,不即相見,今清道飾舘,以待大使,冀閒維新之化。
清曰:皇帝德並二儀,以王慕化,故遣行人來此,宣諭。復令使者隨清來貢。】
唐咸亨後,稍習夏音,惡倭名,更號日本。武后時,使臣真人粟田,請從諸儒受經,副使仲滿至,慕華不肯去,自此文物日增矣。
【《唐書》曰:真人冠進德冠,頂有華花四披,紫袍帛帶,好學,能屬文,進止有容,宴之麟德殿。
開元初(713)復朝,請從諸儒受經,詔四門助教趙玄默即鴻臚為師。獻大幅布為贄,悉賞物,貿書以歸。其副,仲滿,慕華不去,易姓名曰朝衡。歷左補闕、儀王友,多所該悉,久乃還。
建中元年(780)。使者興能善書,其紙似繭而滭,人莫識。
貞元末(805)使者朝,其學子橘免勢,願留肄業,歷二十餘年。
宋時,屢遣僧入貢方物。
【《宋史》曰:僧奝然來朝。太宗存撫甚厚。賜紫衣、舘太平興國寺,其國多中國圖籍,奝然之來,復得《孝經》及《越王孝經新義》,皆金鏤、紅羅褾水晶為軸。奝然詣五臺,令所過續食求印《大藏經》詔給之。
景德元年(1004)。僧寂照來朝,不曉華言,而繕寫甚妙。問答並以筆札,詔號圓通大師,賜紫方袍。
熙寧五年(1072)僧誠尋至天台國清寺,願留。詔使赴闕,神宗以其遠人,有戒業處之開寶寺,盡賜同來僧紫方袍。是後連貢方物,而來者皆僧也。
元豐初,通事僧仲回來,賜號慕化懷德大師。】
日本舟,為風濤飄至者,悉厚給之。
【按《宋史》乾道三年,風泊日本舟至明州,衆不得食,行乞至臨安,復百餘人。詔日給錢米,俟其國舟至日,遣歸。
十年.日本七十三人復飄至秀州,給常平倉錢、米賑之。
紹熙四年(1193)、慶元六年(1195)、嘉太二年(1202),復有倭人風飄而至者,詔並給錢、米,遣歸國。】
元世祖使趙良弼招之,不至。嗣發水犀十萬征之,全師漂没。
【《元史》曰:敗卒于閶脫歸言:官軍七月至平壺島,移五龍山。八月一日,風破舟,諸將各自擇堅好舩乘之,棄士卒山下。衆議推張百戶為主帥,聽其約束,方伐木作舟,日本人來戰,盡死。餘二三萬為其擄去,盡殺蒙古、漢人謂新附軍,為唐人不殺,而奴之。閶等是也,久之莫青、吳萬五,亦逃還,十萬之衆,得還者三人耳。】
終元,世竟不通。然亦不能為寇。
洪武二年(1369),倭寇山東、淮安。
明年再入轉掠閩、浙。上遣趙秩語其王良懷:爾能臣,即來,毋患苦吾邊;不能善自為備。良懷言蒙古嘗使趙良弼好語餂我,襲以兵,今使者得毋良弼後乎?其亦將襲我也。秩曰:聖天子蕩平區夏,四裔來庭,此非蒙古時也。吾遠宣國家威德耳。豈狙汝耶?良懷氣沮,乃遣僧奉表稱臣,入貢;上亦遣二僧往諭,然其為寇,掠自如。乃下令造海舟,防倭。德慶侯廖永忠,請備輕舸,以便追逐,從之。
【《憲章類編》曰:廖永忠上言:陛下定四海、臻太平;元人遺黨亦遠遁萬里;獨倭夷鼠伏海島,時因風便,以肆侵掠,來如奔狼、去若驚鳥。請令沿海添造快船巡徼,倭來則大舩薄之、快船逐之;彼欲為寇,不可得也。上善其言。】
七年來貢,無表文。
九年表貢,語謾。詔詰責之。
十三年再貢,皆無表,以其征夷將軍源義滿所奉丞相書來書,倨甚命錮其使。
明年復貢,命禮臣為檄,數而卻之已。復納兵貢艘中,助逆臣胡惟庸。惟庸敗,事發。上乃著祖訓示,後世絶不與通,而令信國公湯和、江夏侯周德興分行海上,視要害地,築城設衛所,兵戌之,犬羊盤錯矣。
【《吾學編》曰:信國公和、致仕居鳳陽,召至京諭曰:日本小夷,屢擾東海,上卿雖老,強為朕行視要地,築城防賊。信國築登萊至浙沿海五十九城。二十年置浙東西防倭衛所,是年遣江夏侯周德興,築福建海上十六城。】
永樂元年(1403)王源道義遣使入貢,賜冠服、文綺,給金印。道義稍捕獲諸島,寇來獻,賜賚甚豐,封其鎮山,賜勘合百道與期,期十年一貢。
八年道義死,子源義持立。遣使册封頃之。我兵獻海上俘其首,皆倭人,羣臣請誅之,上釋歸、下璽書義持:爾父畏天事大職貢,不愆先烈之圖,而輕犯上國,罪在必討;朕所隱忍者,未忘爾父之恭耳。爾熟計之。義持奉表謝罪,未幾復寇遼,左都督劉榮大破之。
【《吾學編》曰:都督劉榮。總兵守遼東。繕海上堠堡,伏兵伺倭。十七年倭入王家山島,傳烽沓至,榮率精兵疾馳望海,堝賊數千人,直抵馬雄島;榮發伏出戰,遣奇兵詣山下,斷其歸路,賊奔入櫻桃闈,榮合兵攻之,斬首七百四十二,生捕八百五十七。】
是時方招來諸島夷,貢使絡繹。倭乘為欺詐瀕海復騷賴。
是捷始戢論功,封榮廣寧伯。
宣德七年(1432)命中使往諭,自後遞貢、遞掠,羈縻而已。倭益縱無忌,至焚官庾墟民舍,縛嬰兒竿上,沃以沸湯,卜孕婦、男女剖視,賭酒為樂,慘毒不忍言。
成化時(1465)廷臣議郤貢,竟從中格。
正德四年(1509)王源義澄遣宋素卿來貢。素卿者、鄞人朱縞也。入倭,有寵于王,易姓名,充使。守臣白發之禮。臣恐失外夷,心置不問,賜飛魚服,遣歸。
嘉靖二年(1523)再奉使至,是時國王源義植孱不能御其酋,諸酋争貢,以邀互市及賞賚。右京兆大夫高貢使宋素卿來,左京兆大夫内藝興遣宗設兼道,先素卿至,俱留寧波。故事夷使以先後至為序,市舶中官賴恩墨素卿,賄先素卿,宗設大忿,攻素卿,遂躙諸旁縣奪舟去。御史以聞下素卿獄,論死。因罷市舶,絶貢者。
十七年至十八年王源義晴復貢,乞易勘合,不許,仍申約貢必如期,舟以三為率,每舟不得過百人,不者郤勿受。夷性婪,鯁約如故,内地奸豪,往往與為市不償直,夷索逋急,則哃喝官府逐寇,兵出則隂泄之,倭速其去,且樹德也;如是久之,倭大恨,言我挾王貲來不得直,何以還報。因盤據島中,海上亡命無賴之徒,交搆為亂,東南之禍大作。于時特設閩越中丞臺彈治之,撫臣朱紈日夜飭兵甲嚴,糾察上章,暴勢豪交通罪
【紈疏曰:去外夷之盜易,去中國之盜難;去中國之盜易,去中國衣冠之盜難。】
紈竟為豪所中自殺。賊益獗。
三十一年(1552)殘浙東。
明年犯太倉,破上海、崇德、嘉善諸邑。時王忬為中丞,拮据粗有成緒,旋移大同,去李天寵,代之盧鏜、湯克寛、俞大猷為將,倭四出流剽諸道,與戰俱不利。
三十三年張經為總督,經前督兩粤


国学迷 飛雲詩絮第十期_瑞安市詩詞學會.djvu 飛雲詩絮第五期_瑞安市詩詞學會.djvu 飛雲詩絮第九期_瑞安市詩詞學會.djvu 飛雲詩叢第一期天涯寄韻_瑞安市詩詞基金會.djvu 飛雲詩絮第六期_瑞安市詩詞學會.djvu 飛雲詩絮第七期_瑞安市詩詞學會.djvu 飛雲詩絮第四期總第五期_瑞安市詩詞學會.djvu 邵淑朋抒情詩選上卷_邵淑朋中國廣播出版社北京.djvu 邵淑朋抒情詩選下卷_邵淑朋中國廣播出版社北京.djvu 孫萬鵬灰學詩詞集_孫萬鵬華藝出版社北京.djvu 鹿城詩詞第十七期_周景芳.djvu 鹿城詩詞第二十期_鹿城詩社.djvu 鹿城詩詞第二十一期_鹿城詩社.djvu 鹿城詩詞3總十四期_溫州鹿城詩社.djvu 鹿城詩詞1.djvu 鹿城詩詞5總第十六期_洪瑞欽.djvu 圖南吟稿_朱鵬.djvu 飛絮集_方家溪天馬出版有限公司香港.djvu 沈舟詩拾_張君中國文聯出版社北京.djvu 復翁詩集_朱鵬經世學庫發展有限公司香港.djvu 復翁吟草選集_朱鵬老古文化事業公司台.djvu 雁蕩吟風_樂清市委員會雁蕩書畫院.djvu 紅薇詩草_張德怡.djvu 佩德詩選_何國祥中國戲劇出版社北京.djvu 浙江實力派詩人詩集_高崎韓高琦李郁蔥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坎門詩詞第28期_玉環縣坎門詩詞學會.djvu 葦碧軒詩集_浙江省樂清市淡溪鎮人民政府.djvu 天涯寄韻二卷_瑞安市詩詞基金會.djvu 期頤老人何勵生詩集_何大智.djvu 萬里樓詩稿_方良.djvu 天意閣詩文集_徐勉新華出版社北京.djvu 涇川詩詞選_平陽涇川詩社.djvu 病中吟草_梁其韶蒼南縣詩詞學會.djvu 中華傳統詩詞第五輯_莊傑孝洞頭縣文化館文學室洞頭洞頭縣詩詞協會洞頭.djvu 張松林遺詩拾零_金維.djvu 安丘文史資料第11輯張公制專輯_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山朹省安丘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安丘文史資料第12輯_政協安丘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編.djvu 安丘文史資料第13輯_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山朹省安丘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安丘文史資料第14輯_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山朹省安丘市委員會學宣文史委員會.djvu 安丘文史資料第15輯_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山朹省安丘市委員會學宣文史委員會.djvu 四部丛刊初编1076晦庵先生朱文公文集一九.djvu 1.四部备要 第1册. 周易 中华书局1989.pdf 10.四部备要 第10册 春秋左传诂 公羊义疏 榖梁补注_.pdf 100.四部备要 第100册 文心雕龙.pdf 11.四部备要 第11册 论语正义 孟子正义 孝经郑注疏 尔雅义疏 附经义述闻.pdf 12.四部备要 第12册 经义考.pdf 13.四部备要 第13册 说文解字 说文系传 说文解字注 说文通检.pdf 14.四部备要 第14册 玉篇 广韵 集韵 小尔雅义证 方言疏证 广雅疏证_.pdf 15.四部备要 第15册 史记_.pdf 16.四部备要 第16册 前汉书.pdf 17.四部备要 第17册 后汉书.pdf 18.四部备要 第18册 三国志.pdf 19.四部备要 第19册 晋书.pdf 2.四部备要 第2册 春秋经传集解 公羊传 榖梁传 孝经 论语 孟子 尔雅 四书集注.pdf 20.四部备要 第20册 宋书 南齐书 梁书 陈书.pdf 21.四部备要 第21册 魏书.pdf 22.四部备要 第22册 北齐书 周书 隋书.pdf 23.四部备要 第23册 南史 北史.pdf 24.四部备要 第24册 旧唐书1.pdf 25.四部备要 第25册 旧唐书2.pdf 26.四部备要 第26册 新唐書1(前90卷).pdf 27.四部备要 第27册 新唐書2.pdf 28.四部备要 第28册 旧五代史 新五代史.pdf 29.四部备要 第29册 宋史1.pdf 3.四部备要 第3册. 周易注疏 尚书注疏 毛诗注疏.pdf 30.四部备要 第30册 宋史2.pdf 31.四部备要 第31册 宋史.pdf 32.四部备要 第32册 宋史.pdf 33.四部备要 第33册 辽史 金史.pdf 34.四部备要 第34册 元史.pdf 35.四部备要 第35册 明史1.pdf 36.四部备要 第36册 明史.pdf 37.四部备要 第37册 资治通鉴1.pdf 38.四部备要 第38册 资治通鉴2.pdf 39.四部备要 第39册 资治通鉴3.pdf 4.四部备要 第4册 周礼注疏 仪礼注疏 礼记注疏.pdf 40.四部备要 第40册 资治通鉴4 通鉴目录.pdf 41.四部备要 第41册 续资治通鉴1(前108卷).pdf 42.四部备要 第42册 续资治通鉴2.pdf 43.四部备要 第43册 明纪_.pdf 44.四部备要 第44册 逸周書·竹書紀年·穆天子傳·越絕書·吳越春秋·國語·戰國策·路史.pdf 45.四部备要 第45册 東觀漢記·華陽國志·十六國春秋·晉略·貞觀政要·唐摭言·宣和遺事·靖康傳信錄·長春真人西遊記·聖武記.pdf 46.四部备要 第46册 说苑 列女传 高士传 国朝先正事略 中兴将帅别传.pdf 47.四部备要 第47册 水经注 山海经笺疏 洛阳伽蓝记 荆楚岁时记 历代地理志韵编.pdf 48.四部备要 第48册 通志略 汉官六种 吾学录_.pdf 49.四部备要 第49册 歷代帝王年表·歷代帝王廟謚年諱譜·歷代紀元編·歷代職官表·歷代史表.pdf 5.四部备要 第5册 春秋左传注疏 春秋公羊传注疏 春秋榖梁传注疏_.pdf 50.四部备要 第50册 历代统纪表 历代疆域表 历代沿革表.pdf 51.四部备要 第51册 史通通释 读通鉴论 宋论 文史通义 校仇通义 廿二史劄记.pdf 52.四部备要 第52册 孔子家语 荀子 孔丛子 孙子 吴子 司马法 管子 慎子 商君书 郑析子 韩非子_.pdf 53.四部备要 第53册 晏子春秋 墨子 公孙龙子 尹文子 鬼谷子 尸子 鹖冠子 燕丹子 吕氏春秋 老子道德经 关尹子 列子 庄子 文子 文子缵义.pdf 54.四部备要 第54册 新語·新書·春秋繁露·淮南子·鹽鐵論·法言·新論·潛夫論·論衡·申鑒·人物志.pdf 55.四部备要 第55册 抱樸子內篇·抱樸子外篇·顔氏家訓·中說·意林·子略·世說新語·續世說·弘明集·廣弘明集.pdf 56.四部备要 第56册 周子通書·張子全書·二程全書.pdf 57-58.四部备要 第57-58册 朱子大全.pdf 59.四部备要 第59册 象山全集·陽明全書·明夷待訪錄.pdf 6.四部備要 第6册 孝經註疏·論語註疏·孟子註疏·爾雅註疏.pdf 60.四部备要 第60册 近思錄集註·小學集註·性理精義·五种遺規.pdf 61.四部备要 第61册 宋元学案.pdf 62.四部备要 第62册 明儒学案 国朝学案小识 国朝汉学师承记.pdf 63.四部备要 第63册 風俗通義·博物志·古今註·困學紀聞.pdf 64.四部备要 第64册 日知录集释 十驾斋养新录 东塾读书记_.pdf 65.四部备要 第65册 齊民要術·農桑輯要·內經素問·靈樞經·難經集註·神農本草經·傷寒論·金匱要略.pdf 66.四部备要 第66册 周髀算經·長術輯要·古今推步諸術考·易林·太玄經·皇極經世緒言.pdf 67.四部备要 第67册 蔡中郎集.pdf 68.四部备要 第68册 初唐四杰集.pdf 69.四部备要 第69册 王右丞集笺注.pdf 7.四部備要 第7册 周易述·周易述補·尚書今古文註疏·毛詩傳箋通釋.pdf 70.四部备要 第70册 昌黎先生集 柳河东集.pdf 71.四部备要 第71册 孟东野集.pdf 72.四部备要 第72册 玉溪生诗笺注.pdf 73.四部备要 第73册 徐公集.pdf 74.四部备要 第74册 欧阳文忠公全集_.pdf 75.四部备要 第75册 南丰先生元丰类稿 临川先生文集.pdf 76.四部备要 第76册 嘉祐集 斜川集 栾城集.pdf 77.四部备要 第77册 东坡七集.pdf 78.四部备要 第78册 山谷全集.pdf 79.四部备要 第79册 陆放翁全集.pdf 8.四部备要 第8册 周礼正义.pdf 80.四部备要 第80册 水心文集.pdf 鸡同鸭讲 犄角旮旯 剑走偏锋 渐行渐近 渐行渐远 借腹怀胎 金盆洗手 金枪不倒 近亲繁衍 净身出户 绝地反击 俊男靓女 俊男倩女 可圈可点 铿锵玫瑰 空降部队 快餐文化 快意恩仇 蓝颜知己 雷人雷语 连锁反应 两人世界 临门一脚 零的突破 零和博弈 零和游戏 留守女士 流金岁月 马太效应 满地找牙 满头雾水 猫鼠一窝 梅开二度 魅力四射 梦中情人 迷途羔羊 免费午餐 名花有主 名至实归 命悬一线 脑体倒挂 逆风飞扬 盆满钵满 凭心而论 破冰之举 破冰之旅 破茧而出 七年之痒 前腐后继 抢滩登陆 亲力亲为 亲历亲感 亲历亲见 亲历亲为 亲历亲闻 情感投资 情何以堪 全身而退 全线飘红 拳头产品 人间蒸发 人见人爱 扫黄打非 闪亮登场 审美疲劳 升级换代 生猛海鲜 水泥丛林 水泥森林 胎死腹中 太平公主 烫手山芋 涛声依旧 饕餮大餐 饕餮盛宴 淘汰出局 特事特办 提篮小卖 统一口径 偷尝禁果 偷吃禁果 头脑风暴 退出江湖 王者归来 温柔一刀 文字游戏 物超所值 物欲横流 夕发朝至 吸人眼球 吸引眼球 洗脚上田 咸鱼翻身 咸鱼翻生 小菜一碟 小富即安 笑傲江湖 心灵鸡汤 心路历程 新鲜出炉 新新人类 形象工程 雄风不再 雄风不振 血本无归 扬名立万 扬名立腕 阳光操作 一步到位 一地鸡毛 一碟小菜 一花独秀 一剑封喉 一箭封喉 一炮打响 一炮而红 一炮走红 一头雾水 移情别恋 引凤筑巢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