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封神演义 >

第八十六回  渑池县五岳归天

第八十六回  渑池县五岳归天

  诗曰:

  渑池小县亦屏藩,主将英雄却异常;吐雾神驹真鲜得,地行妙术更难量。二王年少因他死,五岳奇谋为尔亡;惟有智多杨督运,腾挪先杀老萱堂。

  话说子牙将所用之符画完,吩咐军政官擂鼓,众将上帐三见,子牙曰:“你众将俱各领符一道,藏在盔内,或在发中亦可,明日会战,候他败走,众将先赶去,抢了他的白骨 ,然後攻他关隘。”众将听毕,领了符命,无不欢喜。次日,子牙大队而出,遥指关上搦战,探马报知邓、芮二侯,命卞吉出马。卞吉领命出关,可怜:

  丹心枉作千年计,死到临潼尚不知。

  卞吉上马出关,往 下来,大呼曰:“今日定拿你成功也。”纵马摇戟,直奔子牙;只见子牙左右一干大小将官,冲杀过来,把卞吉围在垓心,锣鼓齐鸣,威声四起,只杀得黑雾迷空。怎见得?有诗为证:

  “杀气漫漫锁太华,戈声响亮乱交加;五关今属西岐主,万截名垂赞子牙。”

  话说卞吉被众将困在垓心,不能得出,忽然一戟,剌中武吉肩窝;武吉闪开,卞吉乘空跳出阵来,迳往 下逃去。周、营一干众将,随後赶来,卞吉那知已暗漏消息,尚自妄想拿人。卞吉复兜回马,伺候家将拿人,只见数将赶过 下,迳杀奔前来。卞吉大惊曰:“此是天丧商朝社稷,如何此宝无灵也。”不敢复战,遂败进关来,闭门不出。子牙也不追赶他,命诸将先将此 收了;韦护取了降魔杵,又将雷震子黄金棍取了,堂鼓回营。且说卞吉进营,来见邓、芮二侯,不知二侯早已自归周,就要寻事处治卞吉。忽报:“卞吉回见。”行至阶下,芮吉曰:“想今日卞将军擒有几个周将?”卞吉曰:“今日末将之会战,周营有十数员大将,围裹当中,末将刺中一将,乘空败走,引入 下,以便擒拿他几员。不知何故,他众将一拥前来,俱往 下过来。此乃天丧商朝,非末将不胜之罪也。”芮吉笑曰:“前日擒三将,此 就灵验,今日如何此 就不灵了?”邓昆曰:“此无他说,卞吉见关内兵微将寡,周兵势大,此关难以久守,故与周营私通假输一阵,众将一拥而入,以献此关耳。幸军士速即紧闭,未遂贼计,不然吾等皆为虏矣。此等逆贼,留之终属後患。”喝令两边刀斧手:“拿下枭首示众。”可怜正是:

  一点丹心成画饼,怨魂空逐杜鹃啼。

  卞吉不及分辩,被左右手下,拥出帅府,即时斩了首级号令。欧阳淳不知其故,见斩了卞吉,目瞪口呆,心下茫然。邓、芮二侯谓欧阳淳曰:“卞吉不知天命,故意逗遛军机,理宜斩首。我二人实对将军说,方今商朝气数将终,荒淫不道,人心已离,天命不保,天下诸侯,久已归周,只有此关之隔耳。今关中又无大将,足抵周兵,终是不能拒守,不若我等与将军将此关献於周武,共伐无道,正所谓:『顺天者昌,逆天者亡。』且周营俱是道术之士,我等皆非他的对手,我固然与你俱当死君之难,但无道之君,天下共弃之,你我徒死无益耳。愿将军思之。”欧阳淳大怒,骂曰:“食君之禄,不思报本,反欲献关,甘心降贼,屈杀卞吉,此真狗彘之不若也!我欧阳淳其首可断,其身可碎,而此心决不负商朝之恩,甘效辜恩负义之贼也!”邓、芮二侯大喝曰:“今天下诸侯,尽已归周,难道都是负商朝之恩者?止不过为独夫残虐生灵,万民涂炭,周武兴吊民伐罪之师,汝安得以叛逆目之,真不识天时之匹夫。”欧阳淳大呼曰:“陛下误用奸邪,反卖国求荣,我先杀此逆贼,以报君恩。”仗剑来杀邓、芮二侯,二侯亦仗剑来迎;杀在殿上,双战欧阳淳。欧阳淳如何战得过,被芮吉吼一声,一剑砍倒欧阳淳,枭了首级。正是:

  为国亡身全大节,二侯察理顺天心。

  话说二侯杀了欧阳淳,监中放出三将,黄飞虎上殿来,见是姨丈邓昆,二人相会大喜,各诉衷肠。芮吉传令,速行开关,先放三将来大营报信。三将至辕门,军政官报入中军,子牙大喜,忙命进帐来。三将至中军见礼毕,子牙问其详细,只见左右报:“邓昆、芮吉至辕门听令。”子牙传令:“令来。”二侯至中军,子牙迎下座来,二侯下拜,子牙搀住安慰曰:“今日贤良归周,真不失贤臣择主而仕之智。”二侯曰:“请元帅进关安民。”子牙传令,催人马进关,武王亦起驾随行。大军莫不欢呼,人心大悦;武王来至帅府,查过户口册籍,关中人民父老,俱牵羊担酒,以迎王师。武王命殿前治宴,款待东征大小众将,犒赏三军,住了数日。子牙传令起兵,往渑池县来。好人马一路上,怎见得?有诗赞之云:

  “杀气迷空千里长,旌旗招展日无光;层层铁钺锋如雪,对对钢刀刃似霜。人胜登山豹虎猛,马过出水蟒龙钢;渑池此际交兵日,五岳齐遭剑下亡。”

  话说子牙人马在路前行,不一日探马报曰:“启元帅!前至渑池县了,请令定夺。”子牙传令安营,点炮呐喊。话说渑池县总兵官张奎,听得周兵来至,忙升帅府坐下,左右有二位先行官,乃是王佐、郑桩,上厅来见张奎,张奎曰:“今日周兵进了五关,与帝都止有一河之隔,幸赖我在此,尚可支撑。”不说张奎打点御敌,且说姜元帅次日升帐,命将出军,忽报:“有东伯侯官差下书。”子牙传令:“令来。”差官至军前行营华,将书呈上,子牙拆书观之,看毕,问左右曰:“如今东伯侯姜文焕,求借救兵,我这 必定发兵才是。”傍有黄飞虎答曰:“天下诸侯,皆仰望我周,岂有坐视不救之理?元帅当得发兵救援,以安天下诸侯之心。”子牙传令问:“谁去取游魂关走一遭?”傍有金、木二吒,欠身曰:“弟子不才,愿去取游魂关。”子牙许之。分一枝人马,与二人去了不表。且说子牙吩咐:“谁去渑池县取头一功。”南宫 应声愿往,领令出营,至城下搦战。张奎闻报,问左右先行:“谁人出马?”有王佐愿往,领兵开放城门,来至军前。南宫 大呼曰:“五关皆为周有,止此弹丸之地,何不早献,以免诛身之祸?”王佐骂曰:“无知匹夫!你等叛逆不道,罪恶贯盈,今日自来送死也!”纵马舞刀,来取南宫 。手中刀劈面交还,战有二三十回  合,被南宫 手起刀落,早把王佐挥为两段。南宫 得胜回营报功,子牙大喜。只见报马报进城来,张奎闻报王佐失机,心下十分不快。次日又报:“周将黄飞虎搦战。”郑桩出马,与黄飞虎大战二十合,被黄飞虎一枪刺於马下,枭了首级回营,子牙大喜。话说张奎又见郑桩失利,着实烦恼。子牙见连日斩他两将,命左右军士,一齐攻城。众将卒领军士,放炮呐喊,前来攻城;城上士卒来报张奎,张奎在後厅闻报,与夫人高兰英商议:“如今孤城难守,连折二将,如之奈何?”高兰英曰:“将军有此道术,况且又有坐骑,可以成功,何惧贼兵哉?”张奎曰:“夫人不知五关之内,多少英雄,俱不能阻逆,一旦至此,天意可知。今主上犹荒淫如故,为臣岂能安於枕席。”夫妻正议,又报:“周兵攻城甚急。”张奎即时上马提刀,夫人掠阵,开放城门,一骑当先;只见子牙门下众将,左右分开,张奎大呼曰:“姜元帅慢来!”子牙上前曰:“张将军你可知天意?速速早降,不失封侯之位。若自执迷不悟,与五关为例。”张奎笑曰:“你逆天罔上,徼幸至此,量你今日死无葬身之地笑。”子牙笑曰:“天时人事,不问可知。只足下迷而不悟耳,此去朝歌,不过数百里,一河之隔,四面八方,天下诸侯云集,谅区区弹丸之地,何敢抗吾师哉?此正所谓大厦将倾,非一木所能支撑,徒自取灭亡耳。”张奎大怒,催开马,使手中刀,直取子牙;後面姬叔明、姬叔升二殿下纵马大呼:“休冲我阵!”两条枪急架忙迎,张奎使开刀,力战二将。有诗为证:

  “臂膊轮开好用兵,空中各自下无情;吹毛利刃分先後,刺骨尖锋定死生。恶战止图麟阁姓,苦争只为史篇名;张奎刀法真无比,到处成功定太平。”

  话说姬叔明等二将,见战张奎不下,二位殿下掩一枪,诈败而走;止望回马枪挑张奎,不知张奎的坐骑甚奇,名为“独角乌烟兽”,其快如神,张奎让二将去有三匹箭之地,他把兽上角一拍,那兽如一阵乌烟,似飞云掣电而来。姬叔明听得有人追赶以为得计,不意张奎出至背後,措手不及,被张奎之刀,挥於马下。姬叔升见其兄落马,及至回马,又被张奎顺手一刀,也是两段。可怜金枝玉叶,一旦遭殃。子牙大惊,急鸣金收军,张奎也掌鼓进城。子牙见折了二位殿下,收军回营 心下不乐。武王闻知,丧了二弟,掩面而哭,进後营去了。张奎连斩二将,心中甚喜,夫妻二人商议,俱表进朝歌不题。且言子牙闷坐帐上,谓诸将曰:“料渑池不过一小县,反伤了二位殿下?”只见众将齐说:“张奎的坐骑,有些奇异,其快如风,故此二位殿下,措手不及,以致丧身。”众将正猜疑时,忽报:“北伯侯崇黑虎至辕门求见。”子牙传令:“请来。”崇黑虎同闻聘、崔英、蒋雄上帐来,三谒子牙。子牙忙下帐迎接,上帐各叙礼毕,子牙曰:“君侯兵至孟津几时了?”黑虎曰:“不才自起兵收了陈塘关,人马已至孟津,札营数月矣。今闻元帅大兵至此,特来大营奉谒,愿元帅早会诸侯,共伐无道。”子牙大喜,有武成王与崇黑虎相见,感谢黑虎曰:“昔日蒙君侯相助,擒斩高继能,此德尚未图报,时刻不敢有忘,铭刻五内。”彼此逊谢毕,子牙吩附营中,治酒款待崇黑虎等。正是:

  死生有数天生定,五岳相逢绝渑池。

  当日酒散,次日子牙升帐,众将三谒,忽报:“张奎搦战。”哨马报入中军,子牙问:“今日谁人战张奎走一遭?”崇黑虎曰:“末将今日来至,当得效劳,请与闻聘、崔英、蒋雄三人,发兵同去。”子牙大喜,四将同出大营,领本部人马摆开,崇黑虎催开了金睛兽举双板斧,飞临阵前大呼曰;“张奎!天兵已至,何不早降,尚敢逆天,自取灭亡哉?”张奎大怒骂曰:“无义匹夫!你乃是杀兄图位,天下不仁之贼,焉敢口出大言?”催开马。使手中刀飞来直取。崇黑虎举双斧急架忙迎,闻聘大怒,拍马摇叉冲杀过来;崔英八楞锤,一似流星;蒋雄的抓绒绳飞起,一齐上前,把张奎裹在当中。却说子牙在帐上,见黄飞虎站立在傍,子牙曰:“黄将军!崇侯今日会战,你可去掠阵助他,也不负昔日崇侯曾为将军郎君报仇。”黄飞虎领令出营,见四将与张奎大战,黄飞虎自思:“我在此掠战,不见我之情分,不若走骑成功,何为不美。”黄飞虎将五色神牛催开,大呼曰:“崇君侯吾来也!”此正是五岳逢七杀,大抵天数已定,毕竟难逃。只见五将裹住张奎,这场大战,怎见得?有诗为证:

  “只杀得愁云惨淡,旭日昏尘,征夫马上抖精神。号带飘杨,千条瑞彩满空飞,剑戟三差,三冬白雪漫阵舞。崇黑虎双板斧,纷绁上下;闻聘的托天叉,左右交加。崔英的八楞锤,如流星荡漾;蒋雄的五爪抓,似蒺藜飞扬。黄飞虎长枪如大蟒,虎翻腾刀;架斧,斧劈刀,叮当响,出穴好;张奎战五将,似猛虎,叉迎刃,刀架叉,有叱吒之声,锤打刀,刀架锤,不离其身。抓分顶,刀掠处,全凭心力;枪刺来,刀隔架,纯是精神。五员将,鞍鞒上,各施巧妙;只杀得刮地寒风声拉杂,荡起征尘飞镫甲。渑池城下立功勋,数定五岳逢七煞。”

  话说五将把张奎围在垓心,战有三四十回  合,未分胜负;崇黑虎暗思:“既来立功,又何必与他恋战?”把坐下金睛兽一兜,跳出圈子,诈败就走,好放神鹰。四将知机,也便拨马跟黑虎败走。他不知张奎坐骑,其快加风,也是五岳命该如此。只见张奎等五将,去有二三箭之地,把兽顶角一拍,一阵乌烟,即时在闻聘背後,手起一刀,把闻聘挥於马下。崇黑虎急用手去揭芦盖,已是不及,早被张奎一刀,砍为两段。崔英勒马回来时,张奎使开刀,又战三将,忽然桃花马上,一员女将,用两口日月刀,飞出阵来,乃是高兰英来助张奎。这妇人取出个红葫芦来,祭出四十九根太阳神针,射住三将眼目,观看不明,早被张奎连斩了三将下马。可怜五将一阵而亡。有诗为证:

  “五将东征会渑池,时逢七煞数应奇;忠肝化碧犹啼血,义胆成灰永不移。千古英风垂泰岳,万年烟祀祝嵩尸;五方帝位多隆宠,报国孤思史册垂。”

  张奎连诛五将,探马报与子牙。子牙惊问:“如何就诛了五将?”掠阵官备言张奎的坐骑,有些利害,故此五将,俱措手不及,以致失利。子牙见折了黄飞虎,着实伤悼,正寻思间,忽报:“杨戬催粮至辕门等令。”子牙传令:“令来。”至中军三谒毕,禀曰:“弟子督粮,已进五开,今愿缴督粮印,随军征伐立功。”子牙曰:“此时将会孟津,也要你等在中军协助。”杨戬立在一傍,听得武成王黄将军已死,杨戬叹曰:“黄氏一门忠烈,父子捐躯,以为王室,不过留清芬於简编耳。”又问:“张奎有何本领?先行为何不去会他?”哪吒曰:“崇君侯意欲见功,不才只得让他,岂好占越?不意俱遭其害。”正言间,只见左右来报:“张奎搦战。”有黄飞彪愿为长兄报仇,子牙许之。杨戬掠战,黄飞彪出营,见张奎也不答话,挺枪直取;张奎的刀急架忙迎,两马相交,一场大战。约有二三十合,黄飞彪是急於为兄报仇,其力量非张奎对手,枪法渐乱,被张奎一刀,挥於马下。杨戬掠阵、见张奎把黄飞彪斩於马下;又只见他的马项上有角,就知此马有些原故,待我除之。杨戬纵马摇刀大呼曰:“张奎休走!吾来也!”张奎问曰:“你是何人,也自来取死?”杨戬答曰:“你这匹夫,属以邪术坏我大将,吾特来拿你,碎尸万段,以泄众将之恨。”举三尖刀劈面砍来,张奎手中刀急架相还;二马相交,变方并举,怎见得一场大战?有赞为证:

  二将棋逢敌手,阵前各逞英豪;翻来覆去岂寻常,真似一对虎狼形状。这一个会驱挪变化,那一个会搅海翻江;刀来刀架两无妨,两个将军一样。

  话说张奎与杨戬大战,有三四十合,杨戬故意卖个破绽,被张奎撞个满怀,伸出手抓住杨戬腰带,提过鞍鞒。正是,

  张奎今目擒杨戬,眼前丧了乌烟驹。

  张奎活捉了杨戬,掌鼓进城,升厅坐下,令:“将周将推来。”左右将杨戬拥至厅前,杨戬站立,张奎大喝曰:“既被吾擒,为何不跪?”杨戬曰:“无知匹夫!我与你既为救国,今日被擒,有死而已,何必多言?”张奎大怒,命左右:“推去斩首号令。”只见左右将杨戬斩讫,持首号令。张奎方欲坐下,不一时只见管马的来报,“启老爷得知,祸事不小。”张奎大惊,问:“甚祸事。”管马的曰:“老爷的马,好好的吊下头来。”张奎听得此言,不觉失色顿足曰:“吾成大功,全仗此乌烟兽,岂知今日无故吊下头来?”正在厅上,急得三尸神咆跳,七窍内生烟,忽报:“方才被擒的周将,又来搦战。”张奎顿然醒悟:“吾中了此贼奸计。”随即换马,提刀在手,复出城来,一见杨戬,大骂:“逆贼!擅坏我龙驹,气杀我也!怎肯干休!”杨戬笑曰:“你仗此马,伤了我大将,我先杀此马,後再杀你的驴头。”张奎切齿大骂曰:“不要走!吃我一刀!”使开手中刀来取,杨戬的刀急架忙迎,又战二十合。杨戬又卖个破绽,被张奎又抓住腰内丝绦,轻轻提将过去,二次擒来。张奎大怒曰:“这番看你怎能脱去?”正是:

  张奎二次擒杨戬,只恐萱堂血染衣。

  张奎捉了杨戬进城,坐在厅上,忽报:“後边夫人高兰英来至面前。”因问其故,张奎长吁叹曰:“夫人!我为官多年,得许大功劳,全仗此乌烟兽。今日周将杨戬,用邪术坏我龙驹,这次又被我擒来,还是将何法治之?”夫人曰:“推来我看。”传令:“将杨戬推来。”少时推至厅前,高兰英一见笑曰:“吾自有处治。将乌鸡黑犬血取来,再用尿粪和匀,先穿起他的琵琶骨,将血浇在他的头上,又用符印镇住,然後斩之。”张奎如法制度,夫妻二人齐出府前,着左右一一如此施行。高兰英用符印毕,先将血粪往杨戬头上一浇,手起一刀,将首级砍落在地,夫妻大喜。方才进府来到厅前,忽听得後边丫 飞报出厅来哭禀曰:“启老爷,夫人不好了,老太太正在香房,不知是那 污秽血粪,把太太浇了一头,随即吊下头来,真是异事惊人。”张奎大叫曰:“又中了杨戬妖术。”放声大哭,如醉如痴一般,自思:“老母养育之恩未报,今因为国,反将吾母丧命,真个痛杀我也!”忙取棺椁盛殓不表。且说杨戬迳进中军,来见子牙,备言先斩乌马,後杀其母,先惑乱其心,然後擒之不难矣。子牙大喜曰:“此皆是你不世之功。”张奎思报母仇,上马提刀,来周营搦战。不知吉凶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封神演义》


国学迷 中原_韋永成中原書店安徽.djvu 中聯統計月報_中國聯合準備銀行調查室中國聯合準備銀行總行北京.djvu 中國漫畫_汪子美.djvu 中國漫畫_曼菲.djvu 中國漫畫_沈逸千.djvu 世界知識_畢雲程生活書店上海.djvu 世界知識_畢雲程生活書店上海.djvu 世界知識_畢雲程生活書店上海.djvu 世界知識_畢雲程生活書店上海.djvu 中央半月刊_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宣傳部民智書局上海.djvu 中央半月刊_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宣傳部民智書局上海.djvu 中央半月刊_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宣傳部民智書局上海.djvu 中央半月刊_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宣傳部民智書局上海.djvu 中央半月刊_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宣傳部民智書局上海.djvu 中央半月刊_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宣傳部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宣傳部.djvu 中央半月刊_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宣傳部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宣傳部.djvu 中央半月刊_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宣傳部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宣傳部.djvu 中央半月刊_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宣傳部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宣傳部.djvu 中央半月刊_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宣傳部民智書局上海.djvu 中央半月刊_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宣傳部民智書局上海.djvu 中央半月刊_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宣傳部民智書局上海.djvu 中央半月刊_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宣傳部民智書局上海.djvu 中央半月刊_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宣傳部民智書局上海.djvu 中央半月刊_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宣傳部民智書局上海.djvu 中央半月刊_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宣傳部民智書局上海.djvu 中央半月刊_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宣傳部民智書局上海.djvu 中央黨務月刊_中央執行委員會秘書會秘書處.djvu 中央黨務月刊_中央執行委員會秘書會.djvu 中央黨務務月刊_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秘書處.djvu 中外評論_宓汝卓中央書局南京.djvu 中外評論_宓汝卓中央書局南京.djvu 中外評論_宓汝卓中外評論社南京.djvu 中外評論_宓汝卓中央書局南京.djvu 中外評論_宓汝卓中央書局南京.djvu 中外評論_宓汝卓中央書局南京.djvu 中外評論_宓汝卓中央書局南京.djvu 中外評論_宓汝卓中央書局南京.djvu 中外評論_宓汝卓中央書局南京.djvu 中外評論_宓汝卓中外評論社南京.djvu 中外評論_宓汝卓中外評論社南京.djvu 中外評論_宓汝卓中外評論社南京.djvu 中國新聞_朱邁之中國新聞社上海.djvu 中國新聞_朱邁之中國新聞社上海.djvu 中國新聞_朱邁之中國新聞社上海.djvu 中國新聞_朱邁之中國新聞社上海x1_14.djvu 中國新聞_朱邁之中國新聞社上海.djvu 中國新聞_朱邁之中國新聞社上海.djvu 中國新聞_朱邁之中國新聞社上海.djvu 中國新聞_朱邁之中國新聞社上海.djvu 中國新聞_朱邁之中國新聞社上海.djvu 中國新聞_朱邁之中國新聞社上海.djvu 中國新聞_朱邁之中國新聞社上海.djvu 民友_陳築山民友月刊社.djvu 北平研究院院務匯報_北平研究院編委會北平研究院編委會.djvu 國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djvu 中國科學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_夏鼎,陳寅恪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經濟匯報_正中書局.djvu 經濟匯報_中央銀行經濟研究處中央銀行經濟研究處.djvu 經濟匯報_中央銀行經濟研究處中央銀行經濟研究處.djvu 經濟匯報_中央銀行經濟研究處中央銀行經濟研究處.djvu 經濟匯報_中央銀行經濟研究處.djvu 經濟匯報_中央銀行經濟研究處.djvu 經濟匯報_中央銀行經濟研究處.djvu 經濟匯報_中央銀行經濟研究處.djvu 經濟匯報_中央銀行經濟研究處.djvu 經濟匯報_中央銀行經濟研究處中央銀行經濟研究處.djvu 經濟匯報_中央銀行經濟研究處中央銀行經濟研究處.djvu 經濟匯報_中央銀行經濟研究處中央銀行經濟研究處.djvu 經濟匯報_中央銀行經濟研究處中央銀行經濟研究處.djvu 經濟匯報_中央銀行經濟研究處中央銀行經濟研究處.djvu 經濟匯報_中央銀行經濟研究處中央銀行經濟研究處.djvu 經濟匯報_中央銀行經濟研究處中央銀行經濟研究處.djvu 經濟匯報_中央銀行經濟研究處中央銀行經濟研究處.djvu 經濟匯報_中央銀行經濟研究處中央銀行經濟研究處.djvu 經濟匯報_中央銀行經濟研究處中央銀行經濟研究處.djvu 太平洋週報_方昌浩中國文化服務社上海.djvu 太平洋週報_方昌浩中國文化服務社上海.djvu 太平洋_方昌浩中國文化服務社上海.djvu 太平洋週報_方昌浩中國文化服務社上海.djvu 太平洋週報_方昌浩中華文化服務社上海.djvu 太平洋週報_方昌浩中華文化服務社上海.djvu 太平洋週報_方昌浩中國文化服務社上海.djvu 太平洋週報_方昌浩中國文化服務社上海.djvu 太平洋週報_方昌浩中國文化服務社上海.djvu 太平洋_方昌浩中國文化服務社上海.djvu 太平洋週報.djvu 太平洋週報.djvu 太平洋週報.djvu 太平洋週報.djvu 太平洋週報.djvu 太平洋週報.djvu 太平洋週報.djvu 太平洋週報.djvu 太平洋週報.djvu 太平洋週報.djvu 太平洋週報.djvu 太平洋週報.djvu 太平洋週報_中國文化服務社.djvu 太平洋週報_中國文化服務社.djvu 太平洋週報_中國文化服務社.djvu 太平洋週報_中國文化服務社.djvu 太平洋週報_中國文化服務社.djvu 太平洋週報_中國文化服務社.djvu 太平洋週報_中國文化服務社.djvu 太平洋週報_中國文化服務社.djvu 太平洋週報_中國文化服務社.djvu 太平洋週報_中國文化服務社.djvu 太平洋週報_中國文化服務社.djvu 太平洋週報_中國文化服務社.djvu 太平洋週報_中國文化服務社.djvu 太平洋週報_中國文化服務社.djvu 太平洋週報_中國文化服務社.djvu 太平洋週報_中國文化服務社.djvu 太平洋週報_中國文化服務社.djvu 太平洋週報_中國文化服務社.djvu 太平洋週報_中國文化服務社.djvu 太平洋週報_中國文化服務社.djvu 太平洋週報_中國文化服務社.djvu 太平洋週報_中國文化服務社.djvu 太平洋週報_中國文化服務社.djvu 上蒸下报 上谄下骄 上门买卖 上闻下达 上雨旁风 上驷之才 伤化虐民 伤夷折衄 伤廉愆义 伤教败俗 伤春悲秋 伤财劳众 伤风败化 商彝周鼎 商羊鼓舞 商鉴不远 尚堪一行 尚德缓刑 尚方宝剑 尚虚中馈 赏一劝百 赏不逾日 赏信必罚 赏劳罚罪 赏善罚否 赏善罚淫 赏罚不信 赏高罚下 少吃没穿 少吃缺穿 少壮派 少头无尾 少头没尾 少头缺尾 少安毋躁 少小无猜 少纵即逝 少衣缺食 少达多穷 烧桂煮玉 烧香礼拜 稍纵则逝 稍胜一筹 奢者心常贫 射人先射马 折本买卖 摄手摄脚 涉世未深 涉想犹存 涉水登山 涉海凿河 涉艰履危 社威擅势 社稷生民 舌干唇焦 舌敝唇枯 舌枪唇剑 舌柔顺终以不弊  舌者兵也 舌芒于剑 舍命不渝 舍命救人 舍安就危 舍己为公 舍己就人 舍我复谁 舍本事末 舍本问末 舍然大喜 舍生取谊 舍短从长 舍短录长 舍身取义 舍身成仁 舍近即远 舍近取远 舍近图远 舍邪归正 蛇入筒中曲性在 蛇化为龙,不变其文 蛇头鼠眼 蛇无头而不行,鸟无翅而不飞 蛇欲吞象 蛇蚓蟠结 蛇蝎为心 蛇行斗折 设心处虑 设棁之辰 设棁良辰 设计铺谋 赦不妄下 赦事诛意 伸头缩颈 伸手不见掌 伸手可得 伸眉吐气 参横斗转 参辰日月 审势相机 审势而行 审己度人 审慎从事 慎于接物 慎以行师 慎始慎终 慎始敬终 慎终如初 慎终思远 慎终承始 深于城府 深仇积恨 深仇重怨 深入细致 深切著白 深图远算 深图远虑 深奸巨滑 深山密林 深山长谷 深得民心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