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诗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封神演义 >

第八十七回  土行孙夫妻阵亡

第八十七回  土行孙夫妻阵亡

  诗曰:

  地行妙术法应玄,谁识张奎更占先;猛兽崖前身已死,渑池城上妇归泉。许多功业成何用,几度勋名亦枉然;留得两行青史在,後来成败总由天。

  话说子牙在中军,正议进兵之策,忽报:“张奎搦战。”哪吒曰:“弟子愿往。”登风火轮而出,现出八臂三头,来战张奎,大呼曰:“张奎,若不早降,悔之晚矣!”张奎大怒,催开马,使手中刀来取;哪吒使手中枪劈面迎来,未及三五合,哪吒将九龙神火罩祭起,去把张奎连人带马罩住,用手一拍,只见九条火龙,一滚吐出烟火,遍地烧来。不知张奎会地行之术,如土行孙一般;彼时张奎见罩落将下来,知道不好,他先滚下马,就地行去了。哪吒不曾留心看,几乎误了大事,只见烧死他一匹马,哪吒掌鼓回营,见子牙说张奎已被烧死,子牙大喜不表。且说张奎进城,对妻子曰:“今日与哪吒接战,果然利害,被他祭起火龙罩,将我罩住,若不是我有地行之术,几乎被他烧死。”高兰英曰:“将军今夜何不地行进他营寨,刺杀武王君臣,不是一计成功,大事已定,又何必与他争能较胜耶?”张奎深悟曰:“夫人之言,甚是有理。只因那杨戬可恶,暗害我老母,惑乱吾心,连日神思不定,几乎忘了,今夜必定成功。”张奎打点收拾,暗带利刀,由地下进周营来。正是:

  武王洪福过尧舜,自有高人守大营。

  话说子牙在帐中,闻得张奎已死,议取城池;至晚发令箭,点练士卒,至三更造饭,四更整饬,五更登程,一鼓成功。子牙吩附已毕,这也是天意,恰好是杨任巡外营。那时将近二更时分:张奎把身子一扭,迳往周营而来;将至辕门,适遇杨任巡营,张奎不知杨任眼眶长出来的两只手,手心 有两只眼,此眼上看天庭,下观地底,中看人间千里。彼时杨任忽见地下有张奎,提一口刀,迳进辕门,杨任曰:“地下的张奎慢来,有吾在此!”张奎大惊:“周营中有此等异人,如何是好?”自思:“吾在地下行得快,待吾进中军,杀了姜尚,他就来也是迟了。”张奎仗刀径入,杨任一时着急,将云霞兽一磕,至三层圈子内,击云板大呼曰:“有刺客进营,各哨仔细!”不一时合营齐起,子牙急忙升帐,众将官弓上弦,刀出鞘,两边火把灯球照耀如同白昼。子牙问曰:“刺客从那 来?”杨任进帐启曰:“是张奎提刀在地下,迳进辕门,弟子故敢击云板报知。”子牙大惊曰:“昨日哪吒已把张奎烧死,今夜如何又有个张奎?”杨任曰:“此人还在此,听元帅讲话。”子牙惊疑未定,旁有杨戬曰:“候弟子天明,再作道理。”就把周营 乱了半夜,张奎情知不得成功,只得回去;杨任一只眼,只看着地下,张奎走出辕门,杨任也出辕门,直送张奎至城下方回。当时张奎进城,来至府中,高兰英问曰:“功业如何?”张奎只是摇头道:“利害!利害!周营中有许多高人,所以五关势如破竹,不能阻抗。”遂将进营的事,细细说了一遍。夫人曰:“既然如此,可急修本章,往朝歌请兵协守。不然孤城岂能阻挡周兵?”张奎从其言,忙修本差官往朝歌不表。且说天明杨戬往城下来,坐名叫:“张奎出来见我!”张奎闻报,上马提刀,开放城门,正是仇人见了仇人,大骂曰:“好匹夫!暗害我母,与你不共戴天!”杨戬曰:“你这逆天之贼,若不杀你母,你也不知周营中利害。”张奎大叫:“我不杀杨戬此恨怎休?”举刀直取杨戬。杨戬手中刀赴面交还,两马相交,双刀并举,未及数合,杨戬祭起哮天犬来伤张奎,张奎见此犬奔来 忙下马即时就不见了。杨戬观之,不觉咨嗟。正是:

  张奎道术真伶俐,赛过周营土行孙。

  话说杨戬回营来见,子牙问曰:“今日会张奎如何?”杨戬把张奎会地行道术,说了一遍,真好似土行孙。夜来杨任之功莫大焉。子牙大喜,传令以後,只令杨任巡督内外,防守营门。彼时张奎进城,与夫人议曰:“今会杨戬,十分利害,周营道术之士甚多,吾夫妻不能守此城也。依我愚见,不若弃了渑池,且回朝歌,再作商议。你的意下如何?”夫人曰:“将军之言差矣!俺夫妻在此,镇守多年,名扬四方,岂可一旦弃城而去。况此城关系非浅,乃朝歌屏障,今若一弃此城,则黄河之险,与周兵共之,这个断然不可。明日待我出去,自然成功。”次日高兰英出城,至营前搦战,子牙正坐,忽报:“有一女将请战。”子牙问:“谁可出马?”有邓婵玉应声曰:“末将愿住。”子牙曰:“须要小心。”邓婵玉曰:“末将知道。”言罢上马,一声炮响,展两杆大红旗,出营大呼曰:“来将何人?快通名来。”高兰英一看,见是一员女将,心下疑惑,忙应曰:“吾非别人,乃镇守渑池张将军夫人高兰英是也。你是谁人?”邓婵玉曰:“吾乃是督运粮储土将军夫人邓婵玉是也。”高兰英听说,大骂:“贱人!你父子奉敕征讨,如何苟就成婚,今日有何面目归见故乡也?”邓婵玉大怒,舞双刀来取高兰英,高兰英一身缟素,将手中双刀,急来架迎。二员女将,一红一白,杀在城下。怎见得?有诗为证:

  “这一个顶上金盔耀日光,那一个束发银冠列凤凰;这一个黄金锁子连环铠,那一个是白雪初施玉琢娘。这一个似向阳红杏枝,那一个似月下梨花带露香;这一个似五月榴花红似火,那一个似雪 梅花靠粉墙;这一个腰肢袅娜在鞍鞒上,那一个体态风流十指长。这一个双刃晃晃如闪电,那一个二刀如锋劈面扬;分明是广寒仙子临凡世,月 嫦娥降下方。两员女将天下少,红似银朱白似霜。”

  话说邓婵玉大战高兰英有二十回  合,拨马就逃,不知邓婵玉诈败,便随後赶来。婵玉闻脑後鸾铃响处,忙取五光石回手一下,正中高兰英面上,只打得嘴唇青肿,掩面而回。邓婵玉得胜进营,来见姜元帅,说:“高兰英被五光石打败进城。”子牙方上功劳簿,只见左右官报:“二运官土行孙辕门等令。”子牙传令来,土行孙上帐三谒:“弟子运粮已完,缴督粮印,愿随军征伐。”子牙曰:“今进五关,军粮有天下诸侯应付,不消你等督运,俱随军征进罢了。”土行孙下帐,来见众将,独不见黄将军,忙问哪吒。哪吒曰:“今渑池不过一小县,反将黄将军、崇君侯五人一阵而亡。且张奎善有地行之术,比你分外精奇,前日进营,欲来行刺,多亏杨任救之,故此阻住吾师,不能前进。”土行孙听罢:“有这样事,当时吾师傅吾此术,可称盖世无双。谁知此处,又有异人也。待吾明日会他。”至後帐来问邓婵玉:“此事可真?”邓婵玉曰:“果是不差。”土行孙踌躇一夜,次早上帐,来见姜元帅,愿去会张奎。子牙许之。旁有杨戬、哪吒、邓婵玉俱欲去掠阵,土行孙许之,来至城下搦战。哨马报与张奎,张奎出城,一见矮子问曰:“你是何人?”土行孙曰:“吾乃土行孙是也。”道罢举手中棍滚将来,劈头就打;张奎手中刀急忙架迎,二人大战,往往来来,未及数合,哪吒、杨戬齐出来助战,哪吒忙祭起乾坤圈来打张奎,张奎看见,滚下马来就不见了。土行孙也把身子一扭,来赶张奎,张奎一见大惊,周营中也有此妙术之人,随在地下,二人又复大战。大抵张奎身子长大,不好转换,土行孙身子矮小,转换伶俐,故此或前或後,张奎反不济事,只得败去。土行孙赶了一程,赶不上,也自回来。那张奎地行术,一日可行一千五百里,土行孙止得一千里,因此赶不上他,只得回营,来见子牙。言:“张奎果然好地行之术。此人若是阻住此间,深为不便。”子牙曰:“昔日你师父擒你,用指地成钢法,今欲治张奎,非此法不可;你务须学得此法,以治之。”土行孙曰:“元帅可修书一封,待弟子去夹龙山见吾师,取此符印,来破了渑池县,方得早会诸侯。”子牙大喜,忙修书付与土行孙。土行孙别了妻子,往夹龙山来。可怜正是:

  丹心欲佐真明主,首级高悬在渑池。

  土行孙迳往夹龙山去。且说张奎被土行孙战败,回来见高兰英,双眉紧皱,长吁曰:“周营中有许多异人,如何是好?”夫人曰:“谁为异人?”张奎曰:“有一土行孙,也是地行之术,如之奈何?”高兰英曰:“如今再修告急本章,速往朝歌取救,俺夫妻二人死守此县,不必交兵,只等救兵前来,再为商议破敌。”夫妻正议,忽然一阵怪风飘来,甚是奇异。怎见得好风?有诗为证:

  “走石飞砂势更凶,推云拥雾乱行踪;暗藏妖孽来窥户,又送孤帆过楚峰。”

  风过一阵,把府前宝 ,一折两段,夫妻大惊曰:“此不祥之兆也。”高兰英随排香席,忙取金钱排卜一封,已解其意。高兰英曰:“将军可速为之;土行孙往来龙山,取指地成钢之术,来破你也,不可迟误。”张奎大惊,忙忙收拾,结束停当,迳往夹龙山去了。土行孙一日止行千里,张奎一日行一千五百里,张奎先到夹龙山,到得崖畔,潜等土行孙。等了一日,土行孙方至猛兽崖,远远望见飞云洞,满心欢喜,今日又至故土也。不知张奎预在崖傍,侧身躲匿,把刀提起,只等他来。土行孙那 知道,只是往前走,也是数该加此,看看至面前,张奎大叫曰:“土行孙不要走!”土行孙及至抬头时,刀已落下,可怜砍了个连肩带背。张奎取了首级,迳回渑池县来号令。後人有诗叹土行孙归周,末受茅土之封,可怜无辜死於此地。

  “忆昔西岐归顺时,辅君督运未愆期;进关盗宝功为首,劫寒偷营世所奇。名播诸侯空啧啧,声扬宇宙恨绵绵;夹龙山下亡身处,反本还元正在兹。”

  话说张奎非止一日,来至渑池县,夫妻相见,将杀死土行孙一事,说了一遍。夫妻大喜,随把土行孙的首级,悬挂在城上。只见周营中探马,见渑池县城头悬起头来;近前看时,却是土行孙的首级,忙报入军中:“启元帅!渑池县城上号令了土行孙首级,不知何故,请令定夺。”子牙曰:“他往夹龙山去了,不在行营,又未出阵,如何被害?”子牙蹈指一算,拍案大叫曰:“土行孙死於无辜,是吾之过也!”子牙甚是伤感。不意帐後惊动了邓婵玉,闻知丈夫已死,哭上帐来,愿与夫主报仇。子牙曰:“你还斟酌,不可造次。”邓婵玉那 肯住,啼泣上马,来至城下,只叫:“张奎出来见我!”哨马报入城:“有女将搦战。”高兰英曰:“这贱人我正欲报一石之恨,今日合该死於此地。”高兰英上马提刀,先将一红葫芦执在手中,放出四十九根太阳神针,先在城 提出。邓婵玉只听得马响,二目被神针射住,观看不明,早被高兰英手起一刀,挥於马下。可怜正是:

  孟津未会诸侯面,今日夫妻丧渑池。

  话说高兰英先祭太阳神针,射住婵玉双目,因此上斩了邓婵玉,进城号令了。哨马报入中军,备言前事,子牙着实伤悼,对众门人曰:“今高兰英有太阳神针,射入二目非同小可,诸将俱要防备。故此按兵不动,再设法以取此县。”南宫 曰:“料一小县,今损无限大将,请元帅着人马四面攻打此县,可以踏为平地。”子牙传令,命三军四面攻打,架起云梯大炮,三军呐喊,攻打甚急。张奎夫妻,千方百计,看守此城,一连攻打两昼夜,不能得下,子牙心中甚恼,且命暂退,再为设计,不然徒令军士劳苦无益耳。众将鸣金收军,回营。且说张奎又修本往朝歌城来,差官渡了黄河,前至孟津,有四百镇诸侯,驻札人马差官潜踪隐迹,一路无词,至馆驿中歇了一宵。次日将本至文书房投递,那日看本乃是微子。微子接本看了,忙入内庭,只见纣王在鹿台上宴乐,微子至台下侯旨,纣王宣上鹿台,微子行礼称臣毕,王曰:“皇伯有何奏章?”徵子曰:“张奎有本,言武王兵进五关,已至渑池县,损兵折将,莫可支撑,危在旦夕,请陛下速发援兵,早来协守。不然臣惟一死,以报君恩耳。况此县离都城不过四五百里之远,陛下还在此台宴乐,全不以社稷为重。孟津现有南方、北方四百诸侯驻兵,侯西伯共至商郊,事有燃眉之急,今见此报,使臣身心

查看目录 >> 《封神演义》


国学迷 冊府元龜卷七百二十五~卷七百二十七_.djvu 冊府元龜卷七百二十八~卷七百三十_.djvu 冊府元龜卷七百三十一~卷七百三十二_.djvu 冊府元龜卷七百三十三~卷七百三十五_.djvu 冊府元龜卷七百三十六~卷七百三十七_.djvu 冊府元龜卷七百三十八~卷七百四十_.djvu 冊府元龜卷七百四十一~卷七百四十三_.djvu 冊府元龜卷七百四十四~卷七百四十六_.djvu 冊府元龜卷七百四十七~卷七百四十九_.djvu 冊府元龜卷七百五十~卷七百五十一_.djvu 冊府元龜卷七百五十二~卷七百五十四_.djvu 冊府元龜卷七百五十五~卷七百五十七_.djvu 冊府元龜卷七百五十八~卷七百六十_.djvu 冊府元龜卷七百六十一~卷七百六十三_.djvu 冊府元龜卷七百六十四~卷七百六十五_.djvu 冊府元龜卷七百六十六~卷七百六十八_.djvu 冊府元龜卷七百六十九~卷七百七十_.djvu 冊府元龜卷七百七十一~卷七百七十二_.djvu 冊府元龜卷七百七十三~卷七百七十五_.djvu 冊府元龜卷七百七十六~卷七百七十八_.djvu 冊府元龜卷七百七十九~卷七百八十一_.djvu 冊府元龜卷七百八十二~卷七百八十三_.djvu 冊府元龜卷七百八十四~卷七百八十六_.djvu 冊府元龜卷七百八十七~卷七百八十八_.djvu 冊府元龜卷七百八十九~卷七百九十一_.djvu 冊府元龜卷七百九十二~卷七百九十四_.djvu 冊府元龜卷七百九十五~卷七百九十六_.djvu 冊府元龜卷七百九十七~卷七百九十九_.djvu 冊府元龜卷八百~卷八百一_.djvu 冊府元龜卷八百二~卷八百三_.djvu 冊府元龜卷八百四~卷八百五_.djvu 冊府元龜卷八百六~卷八百七_.djvu 冊府元龜卷八百八~卷八百九_.djvu 冊府元龜卷八百十~卷八百十二_.djvu 冊府元龜卷八百十三~卷八百十四_.djvu 冊府元龜卷八百十五~卷八百十七_.djvu 冊府元龜卷八百十八~卷八百二十一_.djvu 冊府元龜卷八百二十二~卷八百二十四_.djvu 冊府元龜卷八百二十五~卷八百二十七_.djvu 冊府元龜卷八百二十八~卷八百二十九_.djvu 冊府元龜卷八百三十~卷八百三十二_.djvu 冊府元龜卷八百三十三~卷八百三十五_.djvu 冊府元龜卷八百三十六~卷八百三十八_.djvu 冊府元龜卷八百三十九~卷八百四十一_.djvu 冊府元龜卷八百四十二~卷八百四十三_.djvu 冊府元龜卷八百四十四~卷八百四十六_.djvu 冊府元龜卷八百四十七~卷八百四十八_.djvu 冊府元龜卷八百四十九~卷八百五十_.djvu 冊府元龜卷八百五十一~卷八百五十三_.djvu 冊府元龜卷八百五十四~卷八百五十六_.djvu 冊府元龜卷八百五十七~卷八百五十九_.djvu 冊府元龜卷九百三十八~卷九百四十_.djvu 冊府元龜卷九百四十一~卷九百四十三_.djvu 冊府元龜卷九百四十四~卷九百四十六_.djvu 冊府元龜卷九百四十七~卷九百四十九_.djvu 冊府元龜卷九百五十~卷九百五十二_.djvu 冊府元龜卷九百五十三~卷九百五十五_.djvu 冊府元龜卷九百五十六~卷九百五十七_.djvu 冊府元龜卷九百五十八~卷九百六十_.djvu 冊府元龜卷九百六十一~卷九百六十二_.djvu 冊府元龜卷九百六十三~卷九百六十五_.djvu 冊府元龜卷九百六十六~卷九百六十八_.djvu 冊府元龜卷九百六十九~卷九百七十一_.djvu 冊府元龜卷九百七十二~卷九百七十四_.djvu 冊府元龜卷九百七十五~卷九百七十七_.djvu 冊府元龜卷九百七十八~卷九百八十_.djvu 冊府元龜卷九百八十一~卷九百八十三_.djvu 冊府元龜卷九百八十四~卷九百八十六_.djvu 冊府元龜卷九百八十七~卷九百八十九_.djvu 冊府元龜卷九百九十~卷九百九十二_.djvu 冊府元龜卷九百九十三~卷九百九十五_.djvu 冊府元龜卷九百九十六~卷九百九十八_.djvu 冊府元龜卷九百九十九~卷一千_.djvu 記纂淵海卷一_.djvu 記纂淵海卷二_.djvu 記纂淵海卷三~卷四_.djvu 記纂淵海卷五~卷六_.djvu 記纂淵海卷七_.djvu 記纂淵海卷八_.djvu 記纂淵海卷九_.djvu 記纂淵海卷十_.djvu 記纂淵海卷十一~卷十二_.djvu 記纂淵海卷十三~卷十四_.djvu 記纂淵海卷十五~卷十六_.djvu 記纂淵海卷十七~卷十八_.djvu 記纂淵海卷十九~卷二十_.djvu 記纂淵海卷二十一~卷二十二_.djvu 記纂淵海卷二十三~卷二十四_.djvu 記纂淵海卷二十五~卷二十六_.djvu 記纂淵海卷二十七~卷二十八_.djvu 記纂淵海卷二十九~卷三十_.djvu 記纂淵海卷三十一~卷三十二_.djvu 記纂淵海卷三十三_.djvu 記纂淵海卷三十四~卷三十五_.djvu 記纂淵海卷三十六_.djvu 記纂淵海卷三十七_.djvu 記纂淵海卷三十八~卷三十九_.djvu 記纂淵海卷四十_.djvu 記纂淵海卷四十一_.djvu 記纂淵海卷四十二_.djvu 記纂淵海卷四十三_.djvu 記纂淵海卷四十四~卷四十五_.djvu 記纂淵海卷四十六~卷四十七_.djvu 記纂淵海卷四十八_.djvu 記纂淵海卷四十九_.djvu 記纂淵海卷五十~卷五十一_.djvu 記纂淵海卷五十二_.djvu 記纂淵海卷五十三_.djvu 記纂淵海卷五十四_.djvu 記纂淵海卷五十五_.djvu 記纂淵海卷五十六_.djvu 記纂淵海卷五十七~卷五十八_.djvu 記纂淵海卷五十九~卷六十_.djvu 記纂淵海卷六十一_.djvu 記纂淵海卷六十二_.djvu 記纂淵海卷六十三~卷六十四_.djvu 記纂淵海卷六十五_.djvu 記纂淵海卷六十六~卷六十八_.djvu 記纂淵海卷六十九~卷七十_.djvu 記纂淵海卷七十一_.djvu 道貌岸然 道路侧目 道路指目 道远日暮 道长论短 道骨仙风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道高德重 道高望重 道高益安,势高益危 道高魔重 遗世忘累 遗世独立 遗世绝俗 遗世越俗 遗俗流风 遗俗绝尘 遗华反质 遗名去利 遗声余价 遗声坠绪 遗害无穷 遗寝载怀 遗形去貌 遗形藏志 遗德余烈 遗恨千古 遗恨终天 遗恩余烈 遗惠余泽 遗文轶事 遗文逸句 遗爱在民 遗物忘形 遗物识心 遗珠弃璧 遗祸无穷 遗笑大方 遗篇坠款 遗篇断简 遗簪弊履 遗簪弊屦 遗簪脱舄 遗编坠简 遗编断简 遗编绝简 遗老孤臣 遗老遗少 遗臭万世 遗臭万代 遗臭千秋 遗臭无穷 遗芬余荣 遗芬剩馥 遗芳余烈 遗落世事 遗训余风 遗训可秉 遗迹谈虚 遗闻轶事 遗闻逸事 遗音余韵 遗风余俗 遗风余思 遗风余教 遗风余泽 遗风余烈 遗风余象 遗风余采 遗风余韵 遗风古道 遗风旧俗 遗风逸尘 遗魂亡魄 遗黎故老 遣兴陶情 遣兵调将 遣愁索笑 遣言措意 遣词立意 遣词造意 遣辞措意 遥夜沉沉 遥岑寸碧 遥相呼应 遥相应和 遥遥无期 遥遥相对 遭事制宜 遭倾遇祸 遭劫在数 遭时不偶 遭时制宜 遭时定制 遭逢不偶 遭逢会遇 遭逢时会 遭逢际会 遭遇不偶 遭遇运会 遭遇际会 遭际不偶 遭际时会 遮三瞒四 遮人眼目 遮前掩后 遮地漫天 遮地盖天 遮天映日 遮天盖地 遮天盖日 遮天蔽日 遮天迷地 遮空蔽日 遵养待时 遵养晦时 遵厌兆祥 遵时养晦 遵而勿失 遵道秉义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