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封神演义 >

第八十五回 邓芮二侯归周主

第八十五回 邓芮二侯归周主

  诗曰:

  西山日落景寥寥,大厦将倾借小条;卞吉无辜遭屈死,欧阳热血染霞绡。奸邪用事民生丧,妖孽频兴社稷摇;可惜殷商先世业,轻轻送入往来潮。

  话说欧阳淳被一干周将,围在垓心,只杀得盔甲歪斜。汗流 背;自料抵当不住,把马跳出圈子:败进关中去了,紧闭不出。子牙在辕门,又见折了雷震子,心下十分不乐。且说欧阳淳败进关来,忙升殿坐下,见卞吉打,吩咐他且往私宅调养;一面把雷震子且送下监中,修告急文书,往朝歌来。差官在路上,正是春尽夏初时节,怎见得一路上好光景?有诗为证:

  “清和天气爽,池沼芰荷生;梅逐雨馀熟,麦随风景成。草随花落处,莺老柳枝轻;江燕携难习,山难哺子鸣。斗南当日永,万物显光明。”

  话说差官在路,不分晓夜,不一日进了朝歌,在馆驿安歇。次日,将本赍进牛门,至文书房投递。那日是中大夫恶来看本,差官将本呈上,恶来接过手,正看那本,只见微子启来至;恶来将欧阳淳的本递兴微子启看,微子启大惊道:“姜尚兵至临潼关,敌兵已临咫尺之地,天子尚高卧不知,奈何!奈何!”遂抱本往内庭见驾。纣王正在鹿台,与三妖饮宴,当驾官启奏:“有微子启侯旨。”纣王曰:“宣来。”微子启至三上,见礼毕,王曰:“皇兄有何奏章?”微子启奏曰:“姜尚造反,自立姬发,兴兵作叛,纠合诸侯,妄生祸乱,侵占疆土,五关已得四关,大兵见屯临潼关外,损兵杀将,大肆狂暴,真叠卵之危,其祸不小。守关主将,具疏告急,乞陛下以社稷为重,日亲政事,速赐施行,不胜幸甚。”微子启将表呈上,纣王接表,看罢大惊曰:“不意姜尚作难肆横,竟克朕之四关也。今不早治,是养痈成患也。”遂传旨:“上殿。”左右当驾官,施设龙车凤辇:“请陛下发驾。”只见警跸传呼,天子御驾,早至金銮宝殿;掌殿官与金吾大将,忙将钟鼓齐呜,百官端肃而进,不觉威仪一新。只因纣王有经年,未曾临朝,今一旦登殿,人心鼓舞如此。怎见得?有赞为证:

  烟笼凤阁,香霭龙楼;光摇月 动,云拂翠华流。侍臣灯,宫女扇,双双映彩,孔雀屏,麒麟殿,处处光浮;净鞭三下响,衣冠拜冕旒。金草紫绶垂天象,管取江山万万秋。

  话说纣王设朝,百官无不庆幸;朝贺毕,王曰:“姜尚肆横,以下凌上,侵犯关隘,已坏朕四关;加今屯兵於临潼关下,若不大奋朝纲,以惩其侮,国法安在?众卿有何策可退周兵?”言未毕,左班中闪出一位上大夫李通,出班启奏曰:“臣闻君为元首,臣为股肱,陛下平昔不以国事为重,听谗远忠,荒淫酒色,屏弃政事,以致天愁民怨,万姓不保,天下思乱,四海分崩,陛下今日临轩,事已晚矣。况今朝歌,岂无智能之士,贤俊之人?只因陛下平日不以忠良为重,故今日亦不以陛下为重耳。即今东有姜文焕,游魂关昼夜毋宁;南有鄂顺,三山关攻打甚急;北有崇黑虎,陈塘关旦夕将危;西有姬发,兵叩临潼关,指日可破。真如大厦将倾,一木焉能支得?臣今不避斧钺之诛;直言冒渎天听,乞速加整饬,以救危亡;如不以臣言为谬,臣举保二臣,可先去临潼关,阻住周兵,再为商议。愿陛下日修德政,去谗远佞,谏行言听,庶可稍挽天意,犹不失成场之脉耳。”王曰:“卿保举何人?”李通曰:“臣观众臣之内,止有邓昆、芮吉素有忠良之心,辅国不二,若得此二臣前去,可保毋庶也。”纣王准奏,随宣邓昆、芮吉二人上殿。不一时宣至岩前,朝贺毕,王曰:“今有上大夫李通,奏卿忠心为国,特举卿二人前去临潼关协守,朕加尔黄钺白旄,得专阃外。卿当尽心竭力,务在必退周兵,以擒罪首,卿功在社 ,朕岂惜茅土以报卿哉,当领朕命。”邓昆、芮吉叩首曰:“臣敢不竭驽骀之力,以报陛下知遇之恩也。”纣王传旨:“赐二卿筵宴,以见朕宠荣至意。”二臣叩头谢恩下殿,须臾左右铺上筵席,百官与二侯把盏;微子、箕子二位殿下,也奉酒与二侯,哽咽言曰:“二位将军!社稷安危,在此一行,全仗将军,扶持国难,则国家幸甚。”二侯曰:“殿下放心,臣平日之忠肝义胆,正报国恩於今日也。岂敢有负皇上委托之隆,众大夫保举之恩也?”酒毕,二人谢过二位殿下与众官。次日起兵,离了朝歌,迳往孟津,渡黄河而来,按下不表。且说土行孙催粮至辕门,看见一首 , 下却是韦护的降魔杵,雷震子的黄金棍,土行孙不知其故,自思:他二人兵器,如何丢在此 下?我且见了元帅,再来看其真实。报马报入中军:“启元帅!二运督粮官等令。”子牙传令:“令来”土行孙来至中军,见子牙行礼毕,问曰:“弟子适才督粮至门外。见那关前竖一首 ;那 下却有韦护、雷震子两件兵器,在那 下,不知何故?”子牙把卞吉的事说了一遍。土行孙不信:“岂有此理。”那吒曰:“卞吉被我打了一圈,这几目俱不曾出来。”土行孙曰:“待我去便知端的。”哪吒曰:“你不可去,果是那 利害。”土行孙只是不信,那时天色已晚,土行孙迳出营门,一头往 下来,方至 下,便一交跌倒,不知人事。周营哨马报於子牙,子牙大惊,正无可计较。只见关上军士,见 下睡着一个矮子,报与欧阳淳;欧阳淳曰:“命开关拿来。”不知若要拿人,只是卞吉的家将拿得,其馀别人皆拿不得,到不得 下去。彼时几个军士,走至 下,俱翻身跌倒不省人事。军士看见,忙报主将;欧阳淳亦自惊疑,忙叫左右:“去请卞吉来。”卞吉此时调养伤痕,闻主将来呼唤,只得勉强至府中。欧阳淳将前事告诉一遍,卞吉曰:“此小事耳。”命家将:“去把那矮子拿来。”将众人放了家将出关,将土行孙绑了,把众军士拖出 来;众人如醉方醒,各各揉眼擦目,一时将土行孙扛进开来,拿至府中,欧阳淳问曰:“你是何人?”土行孙曰:“我见 下有一黄金棍,拿去家 耍子,不知就在那 睡着了。”卞吉在旁边骂曰:“你这匹夫!怎敢以言语来戏弄我?”命左右:“拿去斩了。”众军士拿出辕门,举刀就斩,只见土行孙一扭,就不见了。正是:

  地行妙术真堪羡,一 全身入土中。

  众军士忙进府中来报曰:“启元帅!异事非常,我等拿此人,方才下手,那矮子把身一 ,就不见了。”欧阳淳谓卞吉曰:“这个就是土行孙了,须要仔细。”彼此惊异不表。土行孙回营,来见子牙曰:“果然此 利害;弟子至 下,就跌倒了,不知人事,若非地行之术,性命休矣。”次日,卞吉伤痕全愈 领家将出关,至军前搦战;哨马报入子牙,子牙问:“谁人出马?”哪吒愿往,登风火轮,摇火尖枪,出营来,卞吉见了仇人,也不答话,摇画杵戟劈面刺来;哪吒火尖枪分心就刺,一场大战,怎见得?有赞为证:

  战鼓杀声 ,英雄临战场;红旗如烈火,征夫四臂忙。这一个展开银杆战,那一个发动尖枪;哪吒施威武,卞吉逞刚强,忠心扶社稷,赤胆为君王;相逢难下手,孰在孰先亡。

  话说卞吉战哪吒,又恐他先下手把马一拨,预先往 下走来,看官,若论哪吒要往 下,他也来得,他是莲花化身,却无魂魄,如何来不得?只是哪吒天性乖巧,他犹恐不妙,便立住脚,看卞吉往 下过去了,他使登回风火轮,自已回营不表。且说卞吉进关来见欧阳淳言曰:“不才欲诓哪吒往 下来,他狡猾不来赶我,自己回营去了。”欧阳淳曰:“似此奈何?”正议间,忽探马报:“邓、芮二侯,奉旨 来助战,请主将迎接。”欧阳淳同众将出府来迎接;二侯忙下马,携手上银安殿,行礼毕,二侯上坐,欧阳淳下陪。邓昆问曰:“前有将军告急本章进朝歌,天子看过,特命不才二人,与将军协守此关。今姜尚猖獗,所在授首,军威已挫,是不全在战之罪也。今临潼开乃朝歌保障,与他关不同,必当重兵把守,方保无虑。连日将军与周兵交战,胜负如何?”欧阳淳曰:“初次副将卞金龙失利,幸其子有一 ,名曰:『幽魂白骨 』,全仗此,以阻周兵;一次拿了南宫 ,二次拿了黄飞虎、黄明,三次拿了雷震子。”邓昆曰:“拿的可是反五关的黄飞虎?”欧阳淳曰:“正是他。”欧阳淳此回,正是:

  无心说出黄飞虎,咫尺临潼关属子牙。

  话说邓昆问:“可是武成王黄飞虎?”欧阳淳曰:“正是。”邓昆冷笑曰:“他今日也被你擒了,此将军莫大之功也。”欧阳淳谦谢不已。邓昆暗记在心。原来黄飞虎是邓昆两姨丈,众将那 知道?欧阳淳治酒款待二侯,众将饮罢各散。邓昆至私宅,默思:黄飞虎今已被擒,如何救他?我想八百诸侯,尽已归周,此关大势尽失,料此关焉能阻得他?不若归周,此为上策;但不知芮吉如何?且待明日会过一战,见机而作。次日二侯上殿,众将三谒,芮吉曰:“吾等奉旨前来,当以忠心保国,速传将令,把人马调出关,会姜尚早作雌雄,以免无辜涂炭。”欧阳淳等曰:“将军之言甚善。”令卞吉等关中点炮呐喊,人马一齐出关。邓、芮二侯,出了关外,见了幽魂白骨,高悬数丈,阻住正道。卞苦在马上曰:“启上二位将军!把人马从左路上走,不可往 下去;此 不同别样宝贝。”芮吉曰:“既去不得,便不可走。”军士俱从左路,至子牙营前,对左右探马曰:“请武王、子牙答话。”子牙曰:“既请武王答话,必有深意。”命中军官:“速请武王临阵。”子牙传令,点炮呐喊,宝 旗麾动,辕门开处,鼓角齐鸣,周营中人马齐出。怎见得?有赞为证:

  红旗闪灼出军中,对对英雄气吐虹;马上将军如猛虎,步下士卒似蛟龙。腾腾杀气冲霄汉,霭霭威光透九重;金盔凤翅光华吐,银甲鱼鳞瑞彩横。幛头灿烂红抹额,束发金冠摇雉尾;五岳门人多骁勇,哪吒正即是先锋。保周灭纣元戎至,法令森严姜太公。

  话说邓、 二侯,在马上见子牙出兵,威风凛凛,杀气腾腾,别是一般光景。又见那三山五岳门人,一班儿齐齐整整,又见红罗伞下,武王坐逍遥马,左右有四贤八俊,分於两傍。怎见得武王生成的天子仪表非俗?有诗为证:

  “龙凤丰姿迥出群,神清气旺帝王君;三停匀称金霞绕,五岳朝归紫雾分。仁慈相继同尧舜,吊伐重光过夏殷:八百馀年开世业,特将时雨救如焚。”

  话说邓、芮二侯在马上呼曰:“来者可是武王、姜子牙麽?”子牙曰:“然也。二公乃是何人?”邓昆曰:“我乃邓昆、芮吉是也。姜子牙!想你西周不知仁义礼智为何物,乃擅是潜称王号,收匿叛亡,拒逆天兵,杀军覆将,已罪在不赦;今又大肆猖獗,欺君周上,忤逆不道,侵占天王疆土,意欲何为?独不思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何肆无忌惮,一至於此!”芮吉又指武王曰:“你先王素称有德,虽羁囚 里七年,更无一言怨尤,克守臣节,蒙纣王怜赦归国,加以黄钺白旄,特专征伐,其洪恩德泽,可为厚矣。尔等当世世报酬,尚未尽涓埃之万一,今父死未久,还听姜尚妄语,寻事干戈,兴无名之师,犯大逆之罪,是自取覆宗灭祀之祸,悔亦何及?今听吾言,速速退兵,还我关隘,擒献捕逃,自归待罪,尚待尔以不死。不然,恐天子大奋乾纲,亲率六师,大张天讨,只恐尔等死无噍类矣。”子牙笑曰:“二位贤侯!只知守常之语,不知时务之宜;古云:『天命无常,惟有德者居之。』今纣王残虐不道,荒淫酗暴,杀戮大臣,诛妻弃子,郊社不修,宗庙不享,臣下化之,朋家作仇,戕害百姓,无辜 天,污德彰闻,罪恶贯盈;皇天震怒,特命我周,恭行天之讨,故天下诸侯,相率事周,会於孟津,观政於商郊。二侯尚执迷不悟,犹以口舌相争耶?以吾观之,二侯如寄寓之客,不知谁为之主,宜速倒戈,暗弃投明,亦不失封侯之位耳,请速自裁!”邓昆大怒,便命卞吉:“拿此野叟。”卞吉纵马摇戟,冲杀过来,旁有赵升使双刃前来抵住;二人正接战间,芮吉持刀也冲将过来;这边孙焰红使斧抵住,只见武吉催开马冲来助战,旁边恼了先行哪吒,登开风火轮,现三头八臂,冲杀过来,势不可当。邓昆见哪吒三头八臂,相貌异常,只吓得魂飞魄散,落荒先走,传令鸣金收兵,众将各架住兵器。正是:

  人言姬发过尧舜,云集群雄佐圣君。

  话说邓昆回兵进关,至殿前坐下,欧阳淳、卞吉,俱说姜尚用兵有法,将勇兵骁,门下又有许多三山五岳道术之士,难以取胜,俱各各咨嗟不已。欧阳淳治酒款待,饮至夜分,各自归於卧所。且说邓昆至更深自思:“如今天时已归周主,纣王荒淫不道,谅亦不久,况黄飞虎又是两姨,被陷在此,使吾掣肘,如之奈何?且武王功德日盛,有龙凤之姿,天日之表,真是应运之主。子牙又善用兵,门下又是些道术之客,此关岂能为纣王久守哉?不若归周,以顺天时,只恐芮吉不从奈何?且俟明日以言挑他,看他意思如何,再作道理。”就思想了半夜。不说邓昆已有意归周。且说芮吉自与武王见阵,进关虽是吃酒,心下暗自沈吟:“人言武王有德,果然气宇不同;子牙善能用兵,果然门下俱是异士;今三分天下,周有其二,眼见得此关,如何可守?不若献关归降,以免兵革之苦;但不知邓昆心上如何?且慢慢将言语探他,便知虚贵。”两下 俱各有意归周不题。次日,二侯升殿坐下,众将官三谒毕,邓昆曰:“关中将寡兵微,昨日临阵,果然姜尚用兵有法,所助者多是些道术之士,国事艰难,如之奈何?”卞吉曰:“国家兴隆,自有豪杰来佐,又岂在人之多寡哉?”邓昆曰:“卞将军之言虽是,但日下难支奈何?”卞吉曰:“今关外尚有此 ,阻住周兵,料姜尚不能过此。”芮吉听了他二人说话,心中自忖:“邓昆已有意归周。”不觉至晚,饮了数杯各散。邓昆令心腹人密请芮侯饮酒,芮吉闻命,欣然而来。二侯执手至密室相叙,左右掌起烛来,二侯对面传杯。正是:

  二位有意归真主,自有高人送信来。

  且不言二侯正在密室中饮酒,欲待要说心事,彼此不好擅出诸口,只说子牙在营中运筹取关,只为了那面 阻在路上,欲别寻路径,又不知他关中虚实;黄飞虎等下落,无计可施;忽然想起土行孙来,遂唤:“土行孙!吩咐你今晚可进关去,如此如此探听,不得有误。”土行孙得令,把精神抖擞,至一更时分,迳进关来;先往禁中来看南宫 等三人,土行孙看见守的尚未成睡,不敢妄动,却往别处行走。不觉来至前面,听得邓、芮二侯在那厢饮酒,土行孙便躲在地下,听他们说些甚麽,只见邓昆屏退左右,笑谓芮吉曰:“贤弟!我们道句笑话,你说将来,还是周兴,还是纣兴?你我私议,各出己见,不要藏隐,总无外人知道。”芮侯亦笑曰:“兄长下问,使弟如何敢尽言?若说我的识见所到,又有所不敢言:若是模糊应答,兄长又笑小弟是无用之人,这不是来难小弟麽?”邓昆笑曰:“我与你虽为异姓,情同骨肉,此时出君之口,入吾之耳又何本心之不可说哉?贤弟勿疑。”芮吉曰:“大丈夫,既与同心之友,谈天下政事,若不明目张胆,倾吐一番,又何取其能担当天下事,为识时务之俊杰哉。据弟愚见,你我如今虽奉旨协同守关,不过强逆天心而已,是岂人民之所愿也。今主上失德,四海分崩,诸侯叛乱,思得明主,天下事不卜可知。况周武仁德播布四海,姜尚贤能辅相国务,又有三山五岳道术之士,为之羽翼,是周日强盛,商日衰弱,将来继商而有天下者,非周武而谁?前日会战,其 模气宇,已自不同;但我等受国厚恩,惟以死报,尽其职耳。承兄长下问,故敢尽以实告,其他非我知也。”邓昆笑曰:“贤弟这一番议论,足见洪谋远识,非他人所可及者。但可惜生不逢时,遇不得其主耳。後来纣为周掳,吾与贤弟不过徒然一死而已。愚兄固与草木同朽,只可惜贤弟不能效古人所谓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仕,以展贤弟之才。”言罢咨嗟不已。芮吉笑曰:“据弟察兄之意,兄已有意归周,弟愿随鞭镫。”邓昆忙起身慰之曰:“非不才敢蓄此不臣之心,只以天命人心卜之,终非好消息,而徒死无益耳。既贤弟亦有此心,正所谓二人同心,其利断金,只吾辈无门可入奈何?”芮吉曰:“慢慢寻思,再乘机会。”二人正在商议,已被土行孙在地下听得详细,喜不自胜,思想:“不若乘此时会他一会,有何不可?也是我进关一场,引进二侯归周,也是功绩。”正是:

  世间万事由天数,引得贤侯归武王。

  话说土行孙在黑影 钻将上来,现出身子,上前言曰:“二位贤侯请了!要归武王,我与贤侯作引进。”道罢,就把邓、芮二侯吓得半响无言。土行孙曰:“二侯不要惊恐,吾乃姜元帅麾下,二运督粮军官土行孙是也。”邓、芮二侯听罢,方才定神,问曰:“将军何为夤夜至此?”土行孙曰:“不瞒贤侯说,奉姜元帅将令,特来进关,探听虚实。适才在地下,听得二位贤侯有意归周,恨无引进,故敢轻冒,致惊大驾,幸勿见罪。若果真意归周,不才预为先容,我元帅谦恭下士,决不敢有辜二侯之美意也。”邓、芮二侯听说不胜幸喜,忙上前行礼曰:“不知将军前来,有失迎迓,望勿见罪。”邓昆复挽土行孙之手叹曰:“武王大抵仁圣,故有公等高明之士,为之辅弼耳。不才二人,昨日因在阵上,见武主与姜元帅,俱是盛德之士;天下不久归周,今日回关,与芮弟商让,不意将军得知,实我二人之幸也。”土行孙曰:“事不宜迟,将军可修书一封,俟我先报知姜元帅,侯将军乘机献关,以便我等接应。”邓昆急忙向灯下修书,递与土行孙曰:“烦将军报知姜元帅,设法取关,早晚将军还进关来,以便商议。”土行孙领命,把身子一 ,无形无影去了。二侯看了,目定口呆,咨嗟不已。有诗赞之:

  “暗进临潼察事奇,二侯共议正逢时;行孙引进归明主,不负元戎托所知。”

  话说土行孙来至中军,刚有五鼓时分,子牙还坐在帐中,等土行孙消息。忽见土行孙立於面前,子牙忙问:“其进关所行事体如何?”土行孙曰:“弟子奉命进关,三将还在禁中,因看守入不曾睡,不敢下手。复行至邓、芮二侯密室,见二人共议归周,恨无引进,被弟子现身见他,二侯大悦,有书在此呈上。”子牙接书,灯下观看,不觉大喜:“此真天子之福也,再行设策,以候消息。”令土行孙回帐不表。且说邓、芮二侯,次日升殿坐下,众将来见邓昆曰:“吾二人奉旨协守此关,以退周兵,昨日会战 未见雌雄,岂是大将之所为?明日整兵,务在一战,以退周兵;早早班师,以复王命,是吾愿也。”欧阳淳曰:“贤侯之言是也。”当日整顿兵马,一宿晚景不题。次日。邓昆检点士卒,炮声响处,人马出关,至周营前搦战。邓昆见幽魂白骨 竖在当道,就在这 上发挥,忙令卞吉将此 去了。卞吉大惊曰:“贤侯在上,此 无价之宝。阻周兵全在於此,若去了此 ,临潼关休矣。”芮吉曰:“我乃是朝廷钦差官,反走小径,你为偏将,反行中道,同兵观之,深为不雅。纵令得胜,亦为不武,理当去了比 。”卞吉自思:“若是去了此 ,恐无以胜敌人;若不去,彼为主将,我岂可与之抗礼?今既为父亲报仇,岂惜此一符也。”卞吉马上欠身曰:?

查看目录 >> 《封神演义》


国学迷 崢嶸歲月華僑青年回國參加抗戰紀實_中國文史出版社北京.djvu 華夏壯歌抗戰一事徵文選_中國文史出版社北京.djvu 風暴遍中國_解放軍出版社.djvu 抗戰勝利四十週年論文集上_黎明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台北.djvu 抗戰勝利四十週年論文集下_黎明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台北.djvu 抗戰建國史研討會論文集1937-1945年下冊_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台北.djvu 抗戰建國史研討會論文集1937-1945年上冊_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台北.djvu 兩次大戰與中國前途_中國大陸問題研究中心台北.djvu 抗日戰爭史論叢_四川大學出版社.djvu 第二次國共合作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抗日戰爭史參考資料目錄1937-1945_四川大學出版社.djvu 華中抗日根據地財政經濟史料選編江蘇部分第一卷_檔案出版社北京.djvu 浙江革命歷史檔案選編抗日戰爭時期下_浙江人民出版社杭州.djvu 延安交際處回憶錄_中國青年出版社.djvu 憶南征_人民出版社.djvu 五二○運動資料第一輯_人民出版社.djvu 抗戰爭時期國民黨正面戰場重要戰役介紹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南京保衛戰_中國文史出版社北京.djvu 武漢會戰_中國文史出版社北京.djvu 徐州會戰_中國文史出版社北京.djvu 皖南事變回憶錄_安徽人民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djvu 皖南事變資料選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皖南事變資料選_安徽人民出版社合肥.djvu 皖南事變資料選輯_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djvu 平江慘案史料彙編_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出版社.djvu 兩年在國民黨集中營_中國文史出版社北京.djvu 日本侵華內幕_解放軍出版社北京.djvu 岡村寧次回憶錄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日本侵華圖片史料集_新華出版社.djvu 盧溝橋事變風雲篇_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北京.djvu 盧溝橋事變前後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八一三淞滬抗戰_中國文史出版社北京.djvu 侵華日軍暴行錄_新華出版社.djvu 南京大屠殺_上海譯文出版社上海.djvu 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史稿_江蘇古籍出版社.djvu 侵華日軍大屠殺實錄_解放軍出版社北京.djvu 南京大屠殺之虛構_世界知識出版社北京.djvu 偽滿官廷雜憶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溥儀宮廷活動錄_檔案出版社北京.djvu 汪精衛集團沉浮記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汪精衛國民政府清鄉運動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在河內接受日本投降內幕回憶十六年舊外交官生涯之一_世界知識出版社北京.djvu 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國戰區受降紀實_中共黨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全國解放戰爭簡史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解放戰爭史話_中國青年出版社.djvu 停戰談判資料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馬歇爾使華美國特使馬歇爾出使中國報告書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原逐鹿_雲南人民出版社昆明.djvu 重慶談判紀實1945年8月-10月_重慶出版社重慶.djvu 國共談判文獻資料選輯19458-19473_江蘇人民出版社.djvu 鮮血換來的豐碑全國各市縣旗歷次解放時間資料彙編_陝西師範大學出版社西安.djvu 北平和平解放始末_解放軍出版社.djvu 渡江戰役_檔案出版社北京.djvu 西南義舉盧漢劉文輝起義紀實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劉鄧大軍風雲錄上_人民日報出版社.djvu 劉鄧大軍風雲錄下_人民日報出版社.djvu 劉鄧大軍征戰記第一卷_雲南人民出版社昆明.djvu 劉鄧大軍征戰記第二卷_雲南人民出版社昆明.djvu 劉鄧大軍征戰記第三卷_雲南人民出版社昆明.djvu 淮海戰役親歷記原國民黨將領的回憶_文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遼沈戰役在歷記原國民黨將領的回憶_文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武漢地下鬥爭回憶錄_湖北人民出版社.djvu 南京江面上的壯舉記林遵將軍率國民黨第二艦隊起義_海洋出版社北京.djvu 在中國當護士的年月1933-1939_時事出版社北京.djvu 贛南三年游擊戰爭_人民出版社.djvu 土地革命戰爭時期的左翼文化運動_黑龍江人民出版社哈爾濱.djvu 廣西左右江革命根據地概況_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桂林.djvu 湘贛革命根據地史料選編上冊_江西人民出版社南昌.djvu 湘贛革命根據地史料選編下冊_江西人民出版社南昌.djvu 湘鄂西蘇區歷史簡編_湖北人民出版社.djvu 湘鄂贛蘇區史稿_湖南人民出版社長沙.djvu 湘鄂贛革命根據地文獻資料第一輯_人民出版社.djvu 湘鄂贛革命根據地文獻資料第二輯_人民出版社.djvu 湘鄂贛革命根據地文獻資料第三輯_人民出版社.djvu 延安大生產運動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晉察冀抗日民主政權簡史_河北人民出版社石家莊.djvu 閩浙贛革命根據地史稿_江西人民出版社南昌.djvu 革命熔爐_中共黨史資料出版社.djvu 浙東抗日根據地_中共黨史資料出版社.djvu 陝甘寧邊區的精兵簡政資料選輯_求實出版社.djvu 新四軍在茅山抗日鬥爭史料選_江蘇省人民出版社.djvu 冀熱遼人民抗日鬥爭簡史1937年7月-1945年9月_南開大學出版社天津.djvu 中華人民共和國大事記1949-1980_新華出版社.djvu 中華人民共和國大事記1985-1988_新華出版社.djvu 中華人民共和國簡史上_吉林文史出版社長春.djvu 中國共產黨執政四十年1949-1989_中共黨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史研究薈萃1949-1987_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上海.djvu 共和國四十年大事述評_檔案出版社北京.djvu 印度對華戰爭_世界知識出版社北京.djvu 中華人民共和國史研究上_檔案出版社北京.djvu 中華人民共和國史研究下_檔案出版社北京.djvu 中華人民共和國史稿_黑龍江人民出版社哈爾濱.djvu 中華人民共和國四十年_吉林人民出版社長春.djvu 1949-1989年的中國凱歌行進的時期_河南人民出版社.djvu 1949-1989年的中國曲折發展的歲月_河南人民出版社鄭州.djvu 1949-1989年的中國大動亂的年代_河南人民出版社.djvu 1949-1989年的中國改革開放的歷程_河南人民出版社鄭州.djvu 中國魂_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djvu 新中國紀事1949-1984_東北師範大學出版社吉林.djvu 中國社會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史問答1949-1983_黑龍江人民出版社哈爾濱.djvu 中國現代史論文摘編_河南人民出版社.djvu 中華人民共和國大辭典_中國國際廣播出版社北京.djvu 中華人民共和國史辭典_吉林文史出版社長春.djvu 中華人民共和國史詞典_中國國際廣播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現代史詞典_中國國際廣播出版社北京.djvu 中華人民共和國史詞典_檔案出版社北京.djvu 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史手冊_新華出版社.djvu 中華人民共和國要事錄1949-1989_山東人民出版社濟南.djvu 中華人民共和國40年大事記1949-1989_光明日報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現代史史料學_求實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少數民族常識_中國青年出版社.djvu 羌族源流探索_重慶出版社重慶.djvu 中國民族史研究_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djvu 中國少數民族_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民族關係史研究_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djvu 中國民族史研究一_中央民族學院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民族史研究二_中央民族學院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現代史論集第四輯民初政局_聯經出版事業公司台北.djvu 民族史論文選1951-1983上冊_中央民族學院出版社.djvu 民族史論文選1951-1983下冊_中央民族學院出版社.djvu 及锋一试 及门之士 叽叽咕咕 叽叽喳喳 叽哩咕噜 叽里咕噜 吉凶祸福 吉少凶多 吉日良时 吉祥善事 吉隆之喜 唧唧咕咕 唧唧哝哝 唧唧喳喳 嫉恶好善 嫉恶若仇 嫉贪如仇 嫉闲妒能 季友伯兄 季常之癖 季礼挂剑 寂寂寞寞 寂然不动 寂然无声 寄人门下 寄兴寓情 寄情诗酒 寄生虫 寄豭之猪 寄迹山林 岌岌不可终日 己之所不安,勿施于人 己所不欲,勿加诸人 忌克少威 忌前之癖 忌讳之禁 急不及待 急不可耐 急不择路 急不暇择 急于事功 急人之危 急人之忧 急先锋 急兔反噬 急公近利 急则抱佛脚 急则计生 急功好利 急嘴急舌 急张拘诸 急征重敛 急急忙忙 急扯白脸 急效近功 急景雕年 急来报佛脚 急流勇进 急痛攻心 急竹繁丝 急赤白脸 急趋无善迹 急躁冒进 急风暴雨 戟指怒目 戢鳞委翅 戢鳞委翼 挤手捏脚 挤眉溜眼 掎挈伺诈 掎挈司诈 掎摭利病 掎裳连袂 既在矮檐下,怎敢不低头 既得利益 既成事实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机会主义 机关算尽 机深智远 极奸巨恶 极目四望 极目远望 极目迥望 极致高深 棘刺母猴 汲汲忙忙 济世安人 济世安邦 济世救人 济世爱民 济弱扶危 济济彬彬 济苦怜贫 激将法 激忿填膺 激流勇退 犄角之势 畸人侔天 疾之如仇 疾之若仇 疾味生疾 疾声大呼 疾如旋踵 疾如雷电 疾恶若仇 疾电之光 疾言倨色 疾雨暴风 疾风横雨 疾风骤雨 疾首蹙頞 瘠己肥人 祭天金人 积习相沿 积习难除 积劳成瘁 积劳致疾 积土为山,积水为海 积小成大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