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水浒传 >

第三十七回 及时雨会神行太保 黑旋风展浪里白条

第三十七回 及时雨会神行太保 黑旋风展浪里白条

话说当时宋江别了差拨,出抄事房来,到点视厅上看时,见那节级掇条凳子坐在厅前,高声喝道:“那个是新配到囚徒?”牌头指着宋江道:“这个便是。”那节级便骂道:“你这黑矮杀才,倚仗谁的势,不送常例钱来与我?”宋江道:“‘人情人情,在人情愿。’你如何逼取人财?好小哉相!”两边看的人听了,倒捏两把汗。那人大怒,喝骂:“贼配军!安敢如此无礼,颠倒说我小哉相!那兜驮的,与我背起来!且打这厮一百讯棍!”两边营里众人都是和宋江好的;见说要打他,一哄都走了,只剩得那节级和宋江。那人见众人都散了,肚里越怒,拿起讯棒,便奔来打宋江。宋江说道:“节级你要打我,我得何罪?”那人大喝道:“你这贼配军,是我手里行货!轻咳嗽便是罪过!”宋江道:“便寻我过失,也不到得该死。”那人怒道:“你说不该死!我要结果你也不难,只似打杀一个苍蝇!”宋江冷笑道:“我因不送得常例钱便该死时,结识梁山泊吴学究却该怎地?”那人听了这话,慌忙丢了手中讯棍,便问道:“你说甚么?”宋江道:“我自说那结识军师吴学究的,你问我怎地?”那人慌了手脚,拖住宋江问道:“你正是谁?那里得这话来?”宋江笑道:“小可便是山东郓城县宋江。”那人听了,大惊,连忙作揖,说道:“原来兄长正是及时雨宋公明!”
宋江道:“何足挂齿。”那人便道:“兄长,此间不是说话处,未敢下拜。同往城里叙怀,请兄长便行。”宋江道:“好,节级少待,容宋江锁了房门便来,”宋江慌忙到房里取了吴用的书,自带了银两,出来锁上房门,分付牌头看管,便和那人离了牢城营里,奔入江州城里来,去一个临街酒肆中楼上坐下。那人问道:“兄长何处见吴学究来?”宋江怀中取出书来,递与那人。那人拆开封皮,从头读了,藏在袖内,起身望着宋江便拜。宋江慌忙答礼,道:“适间言语冲撞,休怪。”那人道:“小弟只听得说:‘有个姓宋的发下牢城营里来。’往常时,但是发来的配军,常例送银五两。今番已经十数日,不见送来。今日是个闲
暇日头,因此下来取讨。不想却是仁兄。恰在营内,甚是言语冒渎了哥哥,万望恕罪!”宋江道:“差拨亦时常对小可说起大名。宋江有心要拜识尊颜,却不知足下住处,又无因入城,特地只等尊兄下来,要与足下相会一面,以此耽误日久。不是为这五两银子不舍得送来;只想尊兄必是自来,故意延挨。今日幸得相见,以慰平生之愿。”

说话的,你道那人是谁?便是吴学究所荐的江州两院押牢节级戴院长戴宗。那故宋时,金陵一路节级都称呼做“家长”;湖南一路节级都称呼做“院长。”原来这戴院长有一等惊人的道术;但出路时,传书飞报紧急军情事,把两个甲马拴在两只腿上,作起“神行法”来,一日能行五百里;把四个甲马拴在腿上,便一日能行八百里:因此,人都称做神行太保戴宗。当下戴院长与宋公明说罢了来情去意。戴宗、宋江俱各大喜。两个坐在阁子里,叫那卖酒的过来,安排酒果肴馔菜蔬来,就酒楼上两个饮。宋江诉说一路上遇见许多好汉,众人相会的事务。戴宗也倾心吐胆,把和这吴学究相交来往的事告诉了一遍。两个正说到心腹相爱之处,饮得两三杯酒,只听楼下喧闹起来。过卖连忙走入阁子来对戴宗说道:“这个人只除非是院长说得他下。没奈何,烦院长去解拆则个。”戴宗问道:“在楼下作闹的是谁?”过卖道:“便是时常同院长行走的那个唤做铁牛李大哥,在底下寻主人家借钱。”戴宗笑道:“又是在下面无礼。我只道是甚么人——兄长少坐,我去叫了这厮上来。”戴宗便起身下去;不多时,引着一个黑凛凛大汉上楼来。宋江看见,吃了一惊,便问道:“院长,这大哥是谁?”戴宗道:“这厮是小弟身边牢里一个小牢子,姓,李名逵。祖贯是沂州沂水县百丈村人氏。本身一个异名,唤做黑旋风李逵。他乡中都叫他做李铁牛。因为打死了人,逃走出来,虽遇赦宥,流落在此江州,不曾还乡。为他酒性不好,人多惧他。能使两把板斧,又会拳棍。见今在此牢里勾当。”李逵毛着宋江问戴宗道:“哥哥,这黑汉子是谁?”戴宗对宋江笑道:“押司,你看这厮恁么粗卤!全不识些体面!”李逵道:“我问大哥,怎地是粗卤?”戴宗道:“兄弟,你便请问‘这位官人是谁’便好。你倒却说‘这黑汉子是谁,’这不是粗卤却是甚么?我且与你说知:‘这位仁兄便是闲常你要去投奔他的义士哥哥。”李逵道:“莫不是山东及时雨黑宋江?”戴宗喝道:“咄!你这厮敢如此犯上!直言叫唤,全不识些高低!兀自不快下拜,等几时!”李逵道:“若真个是宋公明,我便下拜;若是闲人,我却拜甚鸟!节级哥哥,不要赚我拜了,你却笑我!”宋江便道:“我正是山东黑宋江。”李逵拍手叫道:“我那爷!你何不早说些个,也教铁牛欢喜!”扑翻身躯便拜。宋江连忙答礼,说道:“壮士大哥请坐。”戴宗道:“兄弟,你便来我身边坐了吃酒。”李逵道:“不耐烦小盏,换个大碗来筛!”宋江便问道:“却才
大哥为何在楼下发怒?”李逵道:“我有一锭大银,解了十两小银使用了,却问这主人家那借十两银子去赎那大银出来便还他,自要些使用。叵耐这鸟主人不肯借与我!却待要和那放对,打得他家粉碎,却被大哥叫了我上来。”宋江道:“共用十两银子去取?再要利钱么?”李逵道:“利钱已有在这里了,只要十两本钱去讨。”宋江听罢,便去身道取出一个十两银子,把与李逵,说道:“大哥,你将去赎来用度。戴宗要阻当时,宋江已把出来了。
李逵接得银子,便道:“却是好也!两位哥哥只在这里等我一等。赎了银子,便来送还;就和宋哥哥去城外碗酒。”宋江道:“且坐一坐,吃几碗了去。”李逵道:“我去了便来。”推开桌子,下楼去了。戴宗道:“兄长休借这银与他便好。却小弟正欲阻,兄长已把在他手里了。”宋江道:“却是为何?”戴宗道:“这厮虽是耿直,只是贪酒好赌。他却几时有一锭大银解了!兄长他赚漏了这个银去他慌忙出门,必是去赌。若还赢得时,便有得送来还哥哥;若是输了时,那讨这十两银来还兄长?戴宗面上须不好看。”宋江笑道:“尊兄何必见外。些须银子,何足挂齿。由他去赌输了罢。我看这人倒是个忠心直汉子。”戴宗道:“这厮本事自有,只是心粗胆大不好。在江州牢里,但醉了时,却不奈何罪人,只要打一般强的牢子。我也被他连累得苦。专一路见不平,好好强汉,以此江州满城人都怕他。”宋江道:“俺们再饮两杯,却去城外闲走一遭。”戴宗道:“小弟也正忘了和兄长去看江景则个。”宋江道:“小可也要看江州的景致。如此最好。”

且不说两个再饮酒。只说李逵得了这个银子,寻思道:“难得!宋江哥哥又不曾和我深交,便借我十两银子。果然仗义疏财,名不虚传!如今来到这里,却恨我这几日赌输了,没一文做好汉他。如今得他这十两银子,且将去赌一赌。倘或赢得几贯钱来,请他一请,也好看。”当时李逵快跑出城外小张乙赌房里来,便去场上,将这十两银子撇在地下,叫道:“把头钱过来我博!”那小张乙得知李逵从来赌直,便道:“大哥且歇。这一博下来便是你博.”李逵道:“我要先赌这一博!”小张乙道:“你便傍猜也好.”李逵道:“我不傍猜!只要博这一博!五两银子做一注!”有一般赌的却待一博,被李逵劈手夺过头钱来,便叫道:“我博兀谁?”小张乙道:“便博我五两银子。”李逵叫声“快!”地博一个“叉。”小张乙便拿了银子过来。李逵叫道“我的银子是十两!”小张乙道:“你再博我五两‘快’,便还还了你这锭银子。”李逵叫声“快!”的又博个“叉。”李逵道:“我这银子是别人的!”小张乙道:“遮莫是谁的也不济事了!你既输了,却说甚么?”李逵道:“没奈何,且借我一借,明日便送来还你。”小张乙道:“说甚么闲话!自古‘赌钱场上无父子!’你明明地输了,如何倒来革争?”李逵把布衫拽起在前面,口里喝道:“你们还我也不还?”小张乙道:“李大哥,你闲常最赌得直,今日如何恁么没出豁?”李逵也不答应他,便就地下掳了银子;又抢别人赌的十来两银子,都搂在布衫兜里,睁起双眼,就道:“老爷闲常赌直,今日权且不直一
遍!”小张乙急待向前夺时,被李逵一指一交。十二三个赌博的一齐上,要夺那银子,被李逵指东打西,指南打北。李逵把这夥人打得没地躲处,便出到门前。把门的问道:“大哥,那里去?”被李逵提在一边,一脚踢开了门,便走。那夥人随后赶将出来,都只在门前叫道:“李大哥!你恁地没道理,都抢了我们众人的银子去!”只在门前叫喊,没一个敢近前来讨。李逵正走之时,听得背后一人赶上来,扳住肩臂,喝道:“你这厮如何如何却抢掳别人财物?”李逵口里应道:“干你鸟事!”回过脸来看时,却是戴宗,背后立着宋江。李逵见了,惶恐满面,便道:“哥哥休怪!铁牛闲常只是赌直;今日不想输了哥哥银子,又没得些钱来相请哥哥,喉急了,时下做出这些不直来。”宋江听了,大笑道:“贤弟,但要银子使用,只顾来问我讨。今日既明明地输与他了,快把来还他。”李逵只得从布衫兜里取出来,都递在宋江手里。宋江便叫过小张乙前来。都付与他。小张乙接过来,说道:“二位官人在上,小人只拿了自己的。这十两原银虽是李大哥两博输与小人,如今小人情愿不要他的,省得记了冤雠。”宋江道:“你只顾将去,不要记怀。”小张乙那里肯。宋江便道:“他不曾打伤了你们么?”小张乙道:“讨头的,拾钱的,和那把间的,都被他打倒在里
面。”宋江道:“既是恁的,就与他众人做将息钱。兄弟自不敢来了,我自着他去。”小张乙收了银子,拜谢了回去。宋江道:“我们和李大哥吃三杯去。”戴宗道:“前面靠江有那琵琶亭酒馆,是唐朝白乐天古迹。我们去亭上酌三杯,就观江景则个。”宋江道:“可于城中买些肴馔之物将去。”戴宗道:“不用;如今那亭上有人在里面卖酒。”宋江道:“恁地时,却好。”当时三人便望琵琶亭上来。到得亭子上看时,一边靠着浔阳江,一边是店主人家房屋。琵琶亭上有十来副座头。戴宗便拣一副干净座头,让宋江坐了头位,戴宗坐在对席,肩下便是李逵。三个坐定,便叫酒保铺下菜蔬果品海鲜按酒之类。酒保取过两樽“玉楼春”酒,此是江州有名的成色好酒,开了泥头。李逵便道:“酒把大碗来筛,不耐烦小盏价!”戴宗喝道:“兄弟好村!你不做声,只顾吃酒便了!”宋江分付酒保道:“我两个面前放两只盏子。这位大哥面前放个大碗。”酒保应了下去,取只碗来放在李逵面前;一面筛酒,一面下肴馔。李逵笑道:“真个好个宋哥哥!人说不差了!便知做兄弟的性格。结拜得这位哥哥也不枉了!”酒保斟酒,连筛了五七遍。宋江因见了这两人,心中欢喜,喝了几杯,忽然心里想要鱼辣汤,便问戴宗道:“这里有好鲜鱼么?”戴宗笑道:“兄长,你不见满江都是渔船?此间正是鱼米之乡,如何没有鲜鱼。”宋江道:“得些辣鱼汤醒酒最好。”戴宗便唤酒保,教造三分加辣点红白鱼汤来。顷刻造了汤来。宋江看见,道:“‘美食不如美器。虽是个酒肆之中,端的好整济器皿!”拿起筋来,相劝戴宗,李逵,自也吃了些鱼,呷几口汤汁。李逵并不使筋,便把手去碗里捞起鱼来,和骨头都嚼了。宋江一头忍笑不住,呷了两口汁,便放下筋不动了。戴宗道:“兄长,一定这鱼腌了,不中仁兄意。”宋江道:“便是不才酒后只爱口鲜鱼汤,这个鱼真是不甚好。”戴宗应道:“便是小弟也吃不得;是腌的,不中吃。”李逵嚼了自碗里鱼便道:“两位哥哥都不吃,我替你们吃了。”便伸手去宋江碗里捞将过来,又去戴宗碗里也捞过来了,滴滴点点,淋一桌子汁水。宋江见李逵把三碗鱼汤和骨头
都嚼了,便叫酒保来,分付道:“我这大哥想来肚饥。你可去大块牛肉切二斤来与他,少刻一发算钱还你。”酒保道:“小人这只卖羊肉,却没牛肉。要肥羊尽有。”李逵听了,便把鱼汁劈脸泼将去,淋那酒保一身。戴宗喝道:“你又做甚么!”李逵应道:“叵耐这厮无礼,欺负我只吃牛肉,不卖羊肉与我!”酒保道:“小人问一声,也不多话。”宋江道:“你去只顾切来,我自还钱。”酒保忍气吞声,去切了三斤羊肉,做一盘将来放桌子上。李逵见了,也不便问,大把价来吃;捻指间,把这三斤羊肉都吃了。宋江看了道:“壮哉!真好汉也!”李逵道:“这宋大哥便知我的鸟意!肉不强似鱼?”戴宗叫酒保来问道:“却才鱼汤,家生甚是整齐,鱼却腌了不中;别有甚好鲜鱼时,另造些辣汤来,与我这位官人醒酒。”酒保笑道:
“不敢瞒院长说,这鱼端的是昨晚的。今日的活鱼还在船内,等鱼牙主人不来,未曾敢卖动,因此未有好鲜鱼。”李逵跳起来道:“我自去讨两尾活鱼来与哥哥!”戴宗道:“你休去!只央酒保去拿回几尾来便了。”李逵道:“船上打鱼的不敢不与我。直得甚么!”戴宗拦当不住,李逵一直去了。戴宗对宋江说道:“兄长休怪。小弟引这人来相会,全没些个体面,羞辱杀人!”宋江道:“他生性是恁的,如何教他改得?我倒敬他真实不假。”两个自在琵亭上笑语说话取乐。 却说李逵走到江边看时,见那渔船一字排着,约有八九十只,都缆系在绿杨树下;船上渔人,有斜枕着船梢睡的,有在船头上结网的,也有在水里洗浴的。此时正是五月半天气,一轮红日将及沉西,不见主人来开舱卖鱼。李逵走到船边,喝一声道:“你们船上活鱼,把两尾来与我!”那渔人应道:“我们等不见渔牙主人来,不敢开舱。你看那行贩都在岸上坐地。”李逵道:“等甚么鸟主人!先把两尾鱼来与我!”那渔人又答道:“纸也未曾烧,如何开舱!那里先拿鱼与你?”李逵见他众人不肯拿鱼,便跳上一只船去。渔人那里拦当得住?李逵不省得船上的事,只顾便把竹篾来拔。渔人在岸上,只叫得“罢了!”李逵伸手去板底下一绞摸时,那里有一个鱼在里面。原来那大江里鱼船,船尾开半截大孔放江水出入,养着活鱼;却把竹笆篾拦住,以此船舱里活水往来,养放活鱼:因此,江州有好鲜鱼。这李逵不省得,倒先把竹笆篾提起了,将那一舱活鱼都走了。李逵又跳过那边船上去拔那竹篾。那七八十渔人都奔上船,把竹篙来打李逵。李逵大怒,焦躁起来,便脱下布衫,里面单系着一条基子布手巾儿;见那乱竹篙打来,两只手一架,早抢了五六条在手里,一似扭葱般都扭断了。渔人看见,尽吃一惊,却都去解了缆,把船撑开去了。李逵忿怒,赤条条地,拿了截折竹篙,上岸来赶打,行贩都乱纷纷地挑了担走。正热闹里,只见一个人从小路里走出来。众人看,叫道:“主人来了!这黑大汉在此抢鱼,都赶散了渔船!”那人道:“甚么黑大汉,敢如此无礼?搅乱老爷的道路!”众人把手指李逵。
看那人时,六尺五六身材,三十二三年纪,三柳掩口黑髯;头上里顶青纱万字巾,掩映着穿心红一点须儿,上穿一领白布衫,腰系一条绢搭膊,下面青白袅脚多耳麻鞋,手里提条行秤。那人正来卖鱼,见了李逵在那里横七竖八打人,便把秤递与行贩接了,赶上前来,大喝道:“你这厮要打谁?”李逵不回话,轮过竹篙,却望那人便打。那人抢入去,早夺了竹篙。李逵便一把揪住那人头发。那人便奔他下三面,要跌李逵,怎敌得李逵的牛般气力,直抢将开去,不能彀拢身。那人便望肋下擢得几拳。李逵那里着在意里。那人又飞起脚来踢,被李逵直把头按将下去,提起铁般大小拳头,去那人脊梁上擂鼓也似打。那人怎生挣扎。李逵正打哩,一个人在衲后劈腰抱住,一个人便来帮住手,喝道:“使不得!使不得!”待李逵回头看时,却是宋江,戴宗。李逵便放了手。那人略得脱身,一道烟走了。戴宗埋冤李逵说:“我教你休来讨鱼,又在这里和人打!倘或一拳打死了人,你不去偿命坐牢?”李逵应道:“你怕我连累你?我自打死了一个,我自去承当!”宋江便道:“兄弟,休要论口,拿了布衫,且去吃酒。”李逵向那柳树根头拾起布衫,搭在肥膊上,跟了宋江,戴宗便走,行不得十数步,只听得背后有人叫骂道:“黑杀才!今番要和你见个输嬴!”李逵回转头来看时,便是那人脱得赤条条地,匾扎起一条水棍儿,露出一身雪练也似白肉;头上除了巾帻,显出
那个穿心一点红俏须儿来;在江边,独自一个把竹篙撑着一只渔船,赶将来,口里大骂道:“千刀万剐的黑杀才!老爷怕你的不算好汉!走的不是汉子!”李逵听了大怒,吼了一声,撇了布衫,抢转身来。那人便把船略拢来凑在岸边,一手把竹篙点定了船,口里大骂着。李逵也骂道:“好汉便上岸来!”那人把竹篙去李逵腿上便搠;撩拨得李逵火起,托地跳在船上。说时迟,那时快;那人只要诱得李逵上船,便把竹篙望岸边一点,只脚一蹬,那只渔船箭也似投江心里去了。李逵虽然也识得水,苦不甚高,当时慌了手脚。那人更不叫骂,撇了竹篙,叫声“你来!今番和你定要见个输嬴!”便把李逵搭膊拿住,口里说道:“且不和你打,先教你喝些水!”两只脚把船只一晃,船底朝天,两个好汉扑通地都翻筋斗撞下江里去。

宋江,戴宗,急赶至岸边,那只船已翻在江里。两个只在岸上叫苦。江岸边早拥上三五百人在柳阴底下看;都道:“这黑大汉今番却着道儿!便挣扎得性命,也喝了一肚皮水!”宋江、戴宗在岸边看时,只见江面开处,那人把李逵提将起来,又淹将下去;两个正在江心里面,清波碧浪中间;一个显浑身黑肉,一个露遍体霜肤;两个打做一团,绞做一块。江岸上那三五百人没一个不喝采。当时宋江戴宗,看见李逵被那人在水里揪住,浸得眼白,又提起来,又纳下去,老大吃亏,便叫戴宗央人去救。戴宗问众人道:“这白大汉是
谁?”有认得的说道:“这个好汉便是本处卖鱼主人,唤做张顺。”宋江听得,猛省道:“莫不是绰号浪里白条的张顺?”众人道:“正是,正是”宋江对戴宗说道:“我有他哥哥张横的家书在营里。”戴宗听了,便向岸边高叫道:“张二哥不要动手!有你令兄张横家书在此!这黑大汉是俺们兄弟,你且饶了他,上岸来说话!”张顺在江心里,见是戴宗叫他,却时常认得,便放了李逵,赴剽岸边,爬上岸来,看着戴宗,唱个喏,道:“院长,休怪小人无礼。”戴宗道:“足下可看我面,且去救了我这兄弟上来,却教你相会一个人。”张顺再跳下水里,赴将开去。李逵正在江里探头探脑,挣扎赴水。张顺早赴到分际,带住了李逵一只手,自把两条腿踏着水浪,如行平地;那水不过他肚皮,淹着脐下;摆了一只手,直托李逵上岸来。江边的人个个喝采。宋江看得呆了半晌。张顺,李逵,都到岸上。李逵喘做一团,口里只吐白水。戴宗道:“且都请你们到琵琶亭上说话。”张顺讨了布衫穿着,李逵也穿了布衫。四个人再到琵琶亭上来。戴宗便对张顺道:“二哥,你认得我么?”张顺道:“小人自识得院长,只是无缘不曾拜会。”戴宗指着李逵问张顺道:“足下日常曾认得他么?今日倒冲撞了你。”张顺道:“小人如何不认得李大哥,只是不曾交手。”李逵道:“你也淹得我彀了!”张顺道:“你也打得我好了!”戴宗道:“你两个今番做个至交的弟兄。常言道:‘不打不成相识。’”李逵道:“你路上休撞着我!”张顺道:“我只在水里等你便了!”四人都笑起来。大家唱个无礼喏。戴宗指着宋江对张顺道:“二哥,你曾认得这位兄长么?”张顺看了道:“小人却不认得。这里亦不曾见。”李逵跳起身来道:“这哥哥便是黑宋江!”张顺道:“莫非是山东及时雨郓城宋押司?”戴宗道:“正是公明哥哥。”张顺纳头便拜道:“久闻大名,不想今日得会!多听的江湖上来往的人说兄长清德,扶危济困,仗义疏财。”宋江答道:“量小可何足道哉。前日来时,揭阳岭下混江龙李俊家
里住了几日;后在浔阳江,因穆弘相会,得遇令兄张横,修了一封家书,寄来与足下,放在营内,不曾带得来。今日便和戴院长并李大哥来这里琵琶亭喝二杯,就观江景。宋江偶然酒后思量些鲜鱼汤醒酒,怎当得他定要来讨鱼。我两个阻他不住,只听得江边发喊热闹;叫酒保看时,说道是黑大汉和人厮打。我两个急急走来劝解,不想却与壮士相会。今日宋江一朝得遇三位豪杰,岂非天幸!且请同坐,再酌三杯。”再唤酒保重整杯盘,再备肴馔。张顺道:“既然哥哥要好鲜鱼,兄弟去取几尾来,”宋江道:“最好。”李逵道:“我和你去讨。”戴宗喝道:“来了!你还吃得水不快活?”张顺笑将起来,绾了李逵手,说道:“我今番和你去讨鱼,看别人怎地。”两个下琵琶亭来。到得江边,张顺唿哨一声,只见江上渔船都撑拢来到岸边,张顺问道:“那个船里有金色鲤鱼?”只见这个应道:“我船上来!”那个应道:“我船里有!”一霎时,却凑拢十数尾金色鲤鱼来。张顺选了四尾大的,折柳条穿了,先教李逵将来亭上整理。张顺自点了行贩,分付了小牙子把秤卖鱼;张顺却自来琵琶亭上陪侍宋江。宋江谢道:“何须许多?但赐一尾彀了。”张顺答道:“些小微物,何足挂齿。兄长食不了时,将回行馆做下饭。”两个序齿坐了。李逵道自家年长,坐了第三位。张顺坐第四位。
再叫酒保讨两樽“玉楼春”上色酒来,并些海鲜晏酒果品之类。张顺分付酒保把一尾鱼做辣汤;用酒蒸一尾,叫酒保切了。四人饮酒中间,各叙胸中之事。正说得入耳,只见一个女娘,年方二八,穿一身纱衣,来到跟前,深深的道了四个万福,顿开喉音便唱。李逵正待要卖弄胸中许多豪杰事务,却被他唱起来一搅,三个且都听唱,打断了他的话头。李逵怒从心起,跳起身来,把两个指头去那女娘额上一点。那女娘大叫一声,蓦然倒地。众人近前看时,只见那女娘桃腮似土,檀口无言。那酒店主人一发向前拦住四人,要去经官告理。正是:怜香惜玉无情绪,煮鹤焚琴惹是非。毕竟宋江等四人在酒店里怎地脱身,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水浒传》


国学迷 ZHSY000046 春秋公羊疏 宋刻元修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137 五朝名臣言行录 三朝名臣言行录 宋淳熙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271 通玄真经 宋刻本.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279 离骚草木疏 宋庆元六年罗田县庠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326 会昌一品制集 宋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350 乐全先生文集 宋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443 金元编 十三经注疏91-106.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490 礼记集说 元天历元年建安郑明德宅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513 四书章句集注 元至正二十二年武林沈氏尚德堂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147 两汉博闻 宋乾道八年胡元质姑孰郡斋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183 纂图分门类题五臣註扬子法言 宋刘通判宅仰高堂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195 真文忠公政经 宋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384 义丰文集 宋淳祐三年王旦刻本.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438 芦川词 宋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500 春秋诸传会通 元至正十一年虞氏明復斋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520 尔雅 元雪窗书院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690 王状元集百家註分类东坡先生诗 (宋)苏轼 撰 (宋)王十朋 纂集 刘辰翁 批点 元建安熊氏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248 续幽怪录 宋临安府太庙前尹家书籍铺刻本.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252 事类赋 宋绍兴十六年两浙东路茶盐司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367 青山集 宋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584 十七史纂古今通要 元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588 汉制考 元至元六年庆元路儒学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305 新刊经进详注昌黎先生文 宋刻本.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363 后山诗注 宋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564 周书王会补註 元至元六年庆元路儒学刻明初修本.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566 吴越春秋 元大德十年绍兴路儒学刻明修本.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574 [至正]金陵新志 元至正四年集庆路儒学溧阳州学溧水州学刻本.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661 群书钩玄 元刻明修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039 新定三礼图 宋淳熙二年镇江府学刻公文纸印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057 春秋繁露 宋嘉定四年江右计台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434 渔隐丛话前集 宋刻本.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467 尚书通考 元至正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491 大戴礼记 元至正十四年嘉兴路儒学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746 叶先生诗话 元陈仁子刻本.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258 重添校正蜀本书林事类韻会 宋刻本.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332 杜荀鹤文集 宋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601 吏学指南 元刻本.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673 太清风露经 蒙古太宗九年至乃马真后三年宋德方等刻道藏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008 张先生校正杨宝学易传 宋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023 诗说 宋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037 礼记集说 23册.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330 甲乙集 宋临安陈宅经籍铺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421 新刊国朝二百家名贤文粹 宋庆元三年书隐斋刻本 60册.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425 皇朝文鉴 宋麻沙刘将仕宅刻本 40册.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445 周易 元相台岳氏荊溪家塾刻本.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647 玉海 辞学指南 元至元六年庆元路儒学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102 北齐书 宋刻元明递修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379 晦庵先生朱文公集 宋咸淳元年建安书院刻宋元明递修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419 圣宋文选全集 宋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098 南齐书 宋刻宋元明初递修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112 资治通鉴059-116 南宋绍兴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155 咸淳临安志 宋咸淳临安府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259 古今合璧事类备要 宋刻本 61-80.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455 易纂言外翼 元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543 五代史记 元宗文书院刻明修本.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589 新编孔子家语句解 元至正二十七年清泉刘祥卿家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081 史记 宋乾道七年蔡梦弼东塾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091 后汉书 宋王叔边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134 国朝诸臣奏议 宋淳祐十年史季温福州刻元明递修本(1-32).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380 东莱吕太史文集 宋嘉泰四年吕乔年刻元明递修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424 皇朝文鉴 宋嘉泰四年新安郡斋刻本 64册(册33-64).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685 南丰曾子固先生集 (宋)曾巩 撰 金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112 资治通鉴059-116 南宋绍兴本.rar等多个文件 pdf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343 温国文正公文集 宋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400 四家四六 宋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525 复古编 元至正六年吴志淳好古斋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576 茅山志 元刻本.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618 济生拔粹方 元刻本.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019 监本纂图重言重意互注点校毛诗 宋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143 眉山新编十七史策要 宋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189 袁氏世范 宋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197 管子 宋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292 寒山子诗集 宋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307 昌黎先生集考异 宋绍定二年张洽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322 周贺诗集 宋临安府陈宅书籍铺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360 类编增广黄先生大全文集 宋乾道麻沙镇水南刘仲吉宅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594 类编标註文公先生经济文衡 元泰定元年梅溪书院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600 宋提刑洗冤集录 元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651 新编通用启札截江网 元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696 增广笺註简斋诗集 (宋)陈与义 撰 (宋)胡稚 笺注 元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740 皇元风雅 元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086 汉书 宋蔡琪家塾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216 洪范政鉴 宋淳熙十三年内府写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475 诗集传附录纂疏 元泰定四年建安刘君优翠严精舍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489 礼记纂言 元元统二年吴尚等刻本.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680 唐陆宣公集 元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198 经史证类备急本草 宋嘉定四年刘甲刻本.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259 古今合璧事类备要 宋刻本 81-90.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449 周易程朱先生传义附录 元延祐二年圆沙书院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514 读四书丛说 元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614 新编金匮方论 元刻本.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021 诗集传 宋淳熙七年苏诩筠州公使库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220 兰亭续考 宋淳祐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224 梅花喜神谱 宋景定二年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249 重彫足本鉴诫录 宋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306 音注韩文公文集 宋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397 芸居乙稿 清初毛氏汲古阁影宋抄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443 金元编 十三经注疏51-70.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506 春秋师说 春秋属辞 春秋左氏传补注 元至正二十年至二十四年休宁商山义塾刻明弘治六年高忠重修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571 运使复斋郭公言行录 元至顺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689 王荆文公诗笺註 (宋)王安石 撰 (宋)李壁 笺注 元大德五年王常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087 汉书 宋嘉定十七年白鹭洲书院刻本(1-40册).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087 汉书 宋嘉定十七年白鹭洲书院刻本(41-80册).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111 建康實錄 宋紹興十八年荊湖北路安撫使司刻遞修本.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260 古今合璧事类备要增集 宋刻本.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282 陶靖节先生集 宋刻递修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462 尚书註疏 蒙古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541 通志 81-100.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583 通鉴总类 元至正二十三年吴郡庠刻本 40册.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604 新刊黄帝内经素问 元读书堂刻本.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376 侍郎葛公归愚集 宋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553 增节标目音註精议资治通鑑 蒙古宪宗三年至五年张宅晦明轩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603 新刊黄帝内经素问 金刻本.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653 新增说文韻府群玉 元大德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693 山谷老人刀笔 (宋)黄庭坚 撰 元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712 清容居士集 元刻本.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031 礼记 宋淳熙四年抚州公使库刻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243 长短经 南宋初年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274 新雕洞灵真经 宋刻本.zip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ZHSY000408 古文苑 宋端平三年常州军刻淳祐六年盛如杞重修本.rar >/中华再造善本一编/ 珠盘玉敦 珠离合浦 珠米桂薪 珠联玉映 珠联璧合 珠薏 珠辞合浦还 珠辞掌上 珠还 珠还剑合 珠还合浦 珠还浦 珠还璧全 珠连璧合 珠钤 珠零锦粲 珪璋 珪璋特达 班女怨 班女扇 班女辞辇 班妾辞 班妾辞辇 班姬咏扇 班姬团扇 班姬扇 班姬捐扇 班姬泣 班姬秋扇 班姬箧 班姬素纨 班姬纨扇 班家扇 班扇 班氏庐 班生投笔 班竹 班笔 班荆 班荆坐地 班荆椒举 班荆藉草 班荆道旧 班荆馆 班草 班衣 班衣戏彩 班衣拜舞 班诗 班超万里 班超之志 班超投笔 班超望返 班超束书 班超笔 班超绝域 球状元 琅邪人 琐尾 琬琰俱焚 琳檄 琳琅 琳琅满目 琳琅触目 琴上无弦 琴下爨 琴丧人亡 琴亡 琴亡剑化 琴哀土风 琴堂 琴堂贤宰 琴好 琴尾焦 琴弦挑 琴得焦桐 琴心 琴心求凰 琴怨 琴意 琴挑文君 琴无弦 琴桐爨 琴残子敬床 琴瑟 琴瑟不调 琴等焦尾 琴署 琴高 琴高之鲤 琴高乘鲤 琴高借双鲤 琴高坐赤鲤 琴高控鲤 琴高游会稽 琴高赤鲤 琴高跨赤鱼 琴高骑鲤 琴高鲤 琴鲤 琵琶别弄 琵琶旧语 琵琶胡语 琼佩遗交甫 琼尺 琼报 琼斧修 琼枝 琼树 琼树倚 琼树枝 琼玖 琼琚 琼瑰 琼瑶 琼蟾 瑕瑜 瑚琏 瑚琏之珍 瑚琏器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