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诗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水浒传 >

第三十六回 没遮拦追赶及时雨 船火儿夜闹浔阳江

第三十六回 没遮拦追赶及时雨 船火儿夜闹浔阳江

话说当下宋江不合将五两银子赍发了那个教师。只见这揭阳镇上众人丛中,钻过这条大汉,睁着眼,喝道:“这厮那里学到这些鸟棒,来俺这揭阳镇上逞强!我已吩付了众人休睬他,你这厮如何卖弄有钱,把银子赏他,灭俺揭阳镇上的威风!”宋江应道:“我自赏他银两,却干你甚事?”那大汉揪住宋江,喝道:“你这贼配军!敢回我话!”宋江道:“做甚么不敢回你话!”那大汉提起双拳,劈脸打来。宋江躲过。大汉又赶入一步来,宋江却待要和他放对,只见那个使棒的教头,从人背后赶将来,一只手揪这那大汉头巾,一只手提住腰胯,望那大汉肋骨上只一兜,踉跄一交,颠翻在地。那大汉却待挣扎起来,又被这教头只一脚踢翻了。两个公人劝住教头。那大汉从地上爬将起来,看了宋江和教头,说道:“使得使不得,教你两个不要慌!”一直往南去了。宋江且请问:“教头高姓,何处人氏?”教头答道:“小人祖贯河南洛阳人氏,姓薛,名永。祖父是老种经略相公帐前军官,为因恶了同僚,不得升用,子孙靠使棒卖药度日。江湖上但呼小人病大虫薛永。不敢拜问——恩官高姓大名?”宋江道:“小可姓宋,名江。祖贯郓城县人氏。”薛永道:“莫非山东及时雨宋公明么?”宋江道:“小可便是。”薛永听罢,便拜。宋江连忙扶住,道:“少叙三杯,如何?”薛永道:“好。正要拜识尊颜,却为此得遇兄长。”慌忙收拾起棒和药囊,同宋江便往邻近酒肆内喝酒。只见洒家说道:“酒肉自有,只是不敢卖与你们。”宋江问道:“缘何不卖与我们?”洒家道:“却才和你们打的大汉已使人分付了;若是卖与你们时,把我这店子都打得粉碎。我这里却是不敢恶他。这人是此间揭阳镇上一霸,谁敢不听他说。”宋江道:“既然恁地,我们去休;那厮必然要来寻闹”薛永道:“小人也去店里算了房钱还他;一两日间也来江州相会。兄长先行。”宋江又送一二十两银子与了薛永,辞别了自去。宋江只得自和两个公人也离了酒店,又自去一处酒。那店家说道:“小郎已自都分付了,我们如何敢卖与你们!你枉走!白自费力!不济事!”宋江和两个公人都做声不得;却被他那里不肯相容。宋江问时,都道:“他已着小郎连连分付去了,不许安着你们三个。”当下宋江见王不是话头,三个便拽开脚步,望大路上走。看见一轮红日低坠,天色昏暗,宋江和两个公人心里越慌。三个商量道:“没来由看使棒,恶了这厮!如今闪得前不巴村,后不着店,却是投那里去宿是好?”只见远远地一条小路,望见隔林深处射出灯光来。宋江见了道:“兀那里灯光明处必有人家。遮莫怎地陪个小心,借宿一夜,明日早行。”公人看了道:“这灯光处又不在正路上。”宋江道:“没奈何!虽然不在正路上,明日多行三二里,却打甚么要紧?”三个人当时寻路来。行不到二里多路,林子背后闪出一座大庄院来。宋江和两个公人来到庄院前敲门。庄客听得,出来开门,道:“你是甚人,黄昏夜半来敲门打户?”宋江陪着小心,答道:“小人是个罪犯配送江州的人。今日错过了宿头,无处安歇,欲求贵庄借宿一宵,来早依例拜纳房金。”庄客道:“既是恁地,你且在这里少待,等我入去报知庄主太公,可容即歇。”庄客入去通报了,复翻身出来,说道:“太公相请。”宋江和两个公人到里面茸棠去参见了庄主太公。太公吩咐庄客,领到门房里安歇,就与他们些晚饭。庄客听了,引去门首草房下,点起一碗灯,教三人歇定了;取三分饭食羹汤蔬菜,教他三个吃了。庄客收了碗碟,自入里面去。两个公人道:“押司,这里又无外人,一发除了行枷,快乐睡一夜。明日早行。”宋江道:“说得是。”当时去了行枷,和两个公人去房外净手,看见星光满天,又见打麦场边屋后是一条村僻小路,宋江看在眼里。三个净了手,入进房里,关上门去睡。宋江和两个公人说道:“也难得这个庄主太公留俺们歇这一夜。”正说间,听得里面有人点火把来打麦场上到处照看。宋江在门缝里张时,见是太公引着三倨庄客,把火把到处照看。宋江对公人道:“这太公和我父亲一般:件件定要自来照管,这早晚也不肯去睡,琐琐地亲自点看。”正说间,只听得外面有人叫开庄门。庄客连忙来开了门,放入五七个人来。为头的手里拿着朴刀,背后的都拿着稻叉棍棒。火把光下,宋江张看时,那个提朴刀的正是在揭阳镇上的那汉。宋江又听得那太公问道:“小郎,你那里去来?和甚人打,日晚了拖叉拽棒?”那大汉道“阿爹不知。哥哥在家里么?”太公道:“你哥哥喝得醉了,去睡在后面亭子上。”那汉道:“我自去叫他起来。我和他赶人。”太公道:“你又和谁合口?叫起哥哥来时,他却不肯干休。你且对我说这缘故。”那汉道:“阿爹,你不知,今日镇上一个使棒卖药的汉子,叵耐那厮不先来见我弟兄两个,便去镇上撒科卖药,教使棒;被我都分付了镇上的人分文不要与他赏钱。不知那里走出一个囚徒来,那厮做好汉出尖,把五两银子赏他,灭俺揭阳镇上威风!我正要打那厮,却恨那卖药的揪翻我,打了一顿,又踢了我一脚,至今腰里还疼。我已教人四下里分付了酒店客店:不许着这们酒安歇。先教那三个今夜没存身处。随后我叫了赌房里一夥人,赶将去客店里,拿得那卖药的来尽气力打了一顿;如今把来吊在都头家里,明日送去江边,捆做一块抛在江里,出那口鸟气!却只赶这两个公人押的囚徒不着。前面又没客店,竟不知投那里去宿了,我如今叫起哥哥来分头赶去捉拿这厮!”太公道:“我儿,休恁地短命相!他自有银子赏那卖药的,却干你甚事?你去打他做甚么?可知道着他打了也不曾伤重。快依我口便罢,休教哥哥得知。你着人打了,他肯干罢?又是去害人性
命!你依我说,且去房里睡了。半夜三更,莫去敲门打户,激恼村坊,你也积些阴德。”那汉不顾太公说,拿着朴刀,迳入庄内去了。太公随后也赶入去。宋江听罢,对公人说道:“这般不巧的事!怎生是好!却又撞在他家投宿!我们只宜走了好。倘或这厮得知,必然被他害了性命。便是太公不说,庄客如何敢瞒?”两个公人都道:“说得是。事不宜迟,及早快走!”宋江道:“我们休从门前出去,掇开屋后一堵子墙出去罢。”两个公人挑了包里,宋江自提了行枷,便从房里挖开屋后一堵壁子。三个人便趁星光之下望林木深处小路上只顾走。
正是“慌不择路。”走了一个更次,望见前面满目芦花,一派大江,滔滔滚滚,正来到浔阳江边。只听得背后喊叫,火把乱明,吹风忽哨赶将来。宋江只叫得苦,道:“上苍救一救则个!”三人躲在芦苇中,望后面时,那火把渐近。三人心里越慌,脚高步低,在芦苇里撞。前面一看,“不到天尽头,早到地尽处,”一带大江拦截,侧边又是一条阔港。宋江仰天叹道:“早知如此的苦,权且住在梁山泊也罢!谁想直断送在这里!”宋江正在危急之际,只见芦苇中悄悄地忽然摇出一只船来。宋江见了便叫:“梢公!且把船来救我们三个!俺与你几两银子!”那梢公在船上问道:“你三个是甚么人,却走在这里来?”宋江道:“背后有
强人打劫我们,一味地撞在这里。你快把船来渡我们!我多与你些银两!”那梢公早把船放得拢来。三个连忙跳上船去。一个公人便把包裹放下舱里;一个公人便将水火棍拓开了船。那梢公一头搭上橹,一面听着包裹落舱有些好响声,心中暗喜;把橹一摇,那只小船早荡在江心里。岸上那夥赶来的人早赶到滩头,有十余个火把,为头两个大汉各挺着一条朴刀约有二十余人,各执叉棒。口里叫道:“你那梢公快摇船拢来”宋江和两个公人做一块儿伏在船舱里,说道:“梢公!却是不要拢船!我们自多谢你些银子!”那梢公点头,只不应岸上的人,把船望上水里咿咿哑哑的摇将去。那岸上这夥人大喝道:“你那梢公不摇拢船来,教你都
死!”那梢公冷笑几声,也不应。岸上那夥人又叫道:“你那梢公,直恁大胆不摇拢来?”
那梢公冷笑应道:“老爷叫做张梢公!你不要咬我鸟!”岸上火把丛中那个长汉说道:“原来是张大哥!你见我弟兄两个么?”那梢公应道:“我又不瞎,做甚么不见你!”那长汉道:“你既见我时,且摇拢来和你说话。”那梢公道:“有话明朝来说,趁船的要去得紧。”那长汉道:“我弟兄两个正要捉这趁船的三个人!”那梢公道:“趁船的三个都是我家亲眷,衣食父母。请他归去吃碗‘板刀面’了来!”那长汉道:“你且摇拢来,和你商量”那梢公道:“我的衣饭,倒拢来把与你,倒乐意。”那长汉道:“张大哥!不是这般说!我弟兄只要捉这囚徒!你且拢来!”那梢公一头摇橹,一面说道:“我自好几日接得这个主
顾,却是不摇拢来,倒你接了去!你两个只休怪,改日相见!”宋江呆了,听不得话里藏机,在船舱里悄悄的和两个公人说:“也难得这个梢公!救了我们三个性命,又与他分说!不要忘了他恩德!却不是幸得这只船来渡了我们!”却说那梢公摇开船去,离得江岸远了。
三个人在舱里望岸上时,火把也自去芦苇中明亮。宋江道:“惭愧!正是好人相逢,恶人远离,且得脱了这场灾难!”只见那梢公摇着橹,口里唱起湖州歌来,唱道:

老爷生长在江边,不爱交游只爱钱。昨夜华光来趁我,临行夺下一金砖!

宋江和两个公人听了这首歌,都酥软了。宋江又想道:“他是耍。”三个正在里议论未了,只见那梢公放下橹,说道:“你这个撮鸟!两个公人平日最会诈害做私商的心,今日却撞在老爷手里!你三个却是要‘板刀面,’却是要‘馄饨?’”宋江道:“家长,休要取笑。怎地唤做‘板刀面?’怎地是‘馄饨?’”那梢公睁着眼,道:“老爷和你耍甚鸟!若还要‘板刀面’时,俺有一把泼风也似快刀在这板底下。我不消三刀五刀,我只一刀一个,都剁你三个人下水去!你若要‘馄饨’时,你三个快脱了衣裳,都赤条条地跳下江里自死!”宋江听罢,扯定两个公人,说道:“却是苦也!正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那梢公喝道:“你三个好好商量,快回我话!”宋江答道:“梢公不知,我们也是没奈何,犯下了罪,迭配江州的人。你如何可怜见,饶了我三个!”那梢公喝道:“你说甚么闲话!饶你三个?我半个也不饶你!老爷唤作有名的狗脸张爷爷!来也不认得爷,也去不认得娘!你便都闭了鸟嘴,快下水里去!”宋江又求告道:“我们都把包里内金银财帛衣服等项,尽数与你。只饶了我三人性!”那梢公便去板底下摸出那把明晃晃板刀来,大喝道:“你三个要怎地!”宋江仰天叹道:“为因我不敬天地,不孝父母,犯下罪责,连累了你两个!”那两个公人也扯着宋江,道:“押司!罢!罢!我们三个一处死休!”那梢公又喝道:“你三个好好快脱了衣裳,跳下江去!跳便跳!不跳时,老爷便剁下水里去!”宋江和那两个公人抱做一块,望着江里。只见江面上咿咿哑哑橹声响。梢公回头看时,一只快船,飞也似从上水头急溜下来船上有三个人:一条大汉手里横着托叉,立在船头上;梢头两个后生摇着两把快橹。星光之下,早到面前。那船头上横叉的大汉便喝道:“前面是甚梢公,敢在当行事?船里货物,见者有分!”这船公回头看了,慌忙应道:“原来却是李大哥!我只道是谁来!大哥,又去做买卖?只是不曾带挈兄弟。”大汉道:“张家兄弟,你在这里又弄这一手!船里甚么行货?有些油水么?”梢公答道:“教你得知好笑:我这几日没道路又赌输了,没一文;正在沙滩上闷,岸上一夥人赶着三头行货来我船里,却是两个鸟公人,解一个黑矮囚徒,正不知是那里。他说道,迭配江州来的,却又项上不带行枷。赶来的岸上一夥人却是镇上穆家哥儿两个,定要讨他。我见有些油水,我不还他。”船上那大汉道:“咄!莫不是我哥哥宋公明?”宋江听得声音熟,便舱里叫道:“船上好汉是谁?救宋江则个!”那大汉失惊道:“真个是我哥哥!早不做出来!”宋江钻出船上来看时,星光明亮,那船头上立的大汉正是混江龙李俊;背后船梢上两个摇橹的:一个是出洞蛟童威,一个翻江蜃童猛。这李俊听得是宋公明,便跳过船来,口里叫道:“哥哥惊恐?若是小来得迟了些个,误了仁兄性命!今日天使李俊在家坐立不安,棹船出来江里赶些私盐,不想又遇着哥哥在此受难!”那梢公呆了半晌,做声不得,方问道:“李大哥,这黑汉便是山东及时雨宋公明么?”李俊道:“可知是哩!”那梢公便拜道:“我那爷!你何不通个大名,省得着我做出歹事来,争些儿伤了仁兄!”宋江问李俊道:“这个好汉是谁?请问高姓?”李俊道:“哥哥不知。这个好汉却是小弟结义的兄弟,姓张,是小孤山下人氏,单名横字,绰号船火儿,专在此浔阳江做这件稳善的道路。”宋江和两个公人都笑起来。当下船并着摇奔滩边来,缆了船,舱里扶宋江并两个公人上岸。李俊又与张横说:“兄弟,我尝和你说:天下义士,只除非山东及时雨郓城宋押司。今日你可仔细认着。”张横打了火石,点起灯来,照着宋江,扑翻身又在沙滩上拜,道:“哥哥恕兄弟罪过!”张横拜罢,问道:“义士哥哥为何事配来此间?”李俊把宋江犯罪的事说了,今来迭配江州。张横听了,说道:“好教哥哥得知,小弟一母所生的亲弟兄两个:长的便是小弟;我有个兄弟,却又了得:浑身雪练也似一身白肉,没得五十里水面,水底下伏得七日七夜,水里行一似一根白条,更兼一身好武艺,因此,人起他一个异名,唤做浪里白条张顺。当初我弟兄两个只在扬子江边做一件依本分的道路——”宋江道:“愿闻则个。”张横道:“我弟兄两个,但赌输了时,我便先驾一只船,渡在江边静处做私渡。有那一等客人,贫省贯百钱的,又要快,便来下我船。等船里都坐满了,却教兄弟张顺,也扮做单身客人背着一个大包,也来趁船。我把船摇到半江里,歇了橹,抛了锚,插一把板刀,却讨船钱。本合五百足钱一个人,我便定要他三贯。却先问兄弟讨起,教他假意不肯还我。我便把他来起手,一手揪住他头,一手提定腰胯,扑通地撺下江里,排头儿定要三贯。一个个都惊得呆了,把出来不迭。都得足了,却送他到僻静处上岸。我那兄弟自从水底下走过对岸,等没了人,却与兄弟分钱去赌。那时我两个只靠这道路过日。”宋江道:“可知江边多有主顾来寻你私渡。”李俊等都笑起来,张横又道:“如今我弟兄两个都改了业;我便只在这浔阳
江里做私商;兄弟张顺,他却如今自在江州做卖鱼牙子。如今哥哥去时,小弟寄一封书去——只是不识字,写不得。”李俊道:“我们去村里央个门馆先生来写。留下童威,童猛看船。”三个人跟了李俊,张横,提了灯,投村里来。走不过半里路,看见火把还在岸上明亮。
张横说道:“他弟兄两个还未归去!”李俊道:“你说兀谁弟兄两个?”张横道:“便是镇上那穆家哥儿两个。”李俊道:“一发叫他两个来拜了哥哥。”宋江连忙说道:“使不得!他两个赶着要捉我!”李俊道:“仁兄放心。他兄弟不知是哥哥。他亦是我们一路人。”李俊用手一招,忽哨了一声,只见火把人伴都飞奔将来。看见李俊,张横都恭奉着宋江做一处说话,那弟兄二人大惊道:“二位大哥如何与这三人熟?”李俊大笑道:“你道他是兀谁?”那二人道:“便是不认得。只见他在镇上出银两赏那使棒的,灭俺镇上威风,正待要捉他!”李俊道:“他便是我日常和你们说的山东及时雨郓城宋押司公明哥哥!你两个还不快拜!”那弟兄两个撇了朴刀,扑翻身便拜,道:“闻名久矣!不期今日方得相会!却甚是冒渎,犯伤了哥哥,望乞怜悯恕罪!”宋江扶起二人,道:“壮士,愿求大名?”李俊便道:“这弟兄两个富户是此间人。姓穆,名弘,绰号没遮拦。兄弟穆春,唤做小遮拦。是揭阳镇上一霸。我这里有‘三霸’,哥哥不知,一发说与哥哥知道。揭阳岭上岭下便是小弟和李立一霸;揭阳镇上是他弟兄两个一霸;浔阳江边做私商的却是张横,张顺两个一霸;以此谓之‘三霸。’”宋江答道:“我们如何省得!既然都是自家弟兄情分,望乞放还了薛永!”穆弘笑道:“便是使棒的那?哥哥放心。”随即便教兄弟穆春“去取来还哥哥。我们且请仁兄到敝庄伏礼请罪。”李俊说道:“最好,最好;便到你庄上去。”穆弘叫庄客着两个去看了船只,就请童威,童猛一同都到庄上去相会;一面又着人去庄上报知,置办酒筵,杀羊宰猪,整理筵宴。一行众人等了童威,童猛,一同取路投庄上来。却好五更天气,都到庄里,请出穆太公来相见了,就草堂上分宾主坐下。宋江与穆太公对坐。说话未久,天色明朗,穆春已取到病大虫薛永进来,一处相会了。穆弘安排筵席,管待宋江等众位饮宴。至晚,都留在庄上歇宿。次日,宋江要行,穆弘那里肯放,把众人都留庄上,陪侍宋江去镇上
闲逛,观看揭阳市村景致。又住了三日,宋江怕违了限次,坚意要行。穆弘并众人苦留不住,当日做个送路筵席。次日早起来,宋江作别穆太公并众位好汉;临行,分付薛永:“且在穆弘处住几时,却来江州,再得相会。”穆弘道:“哥哥但请放心,我这里自看顾他。”取出一盘金银送与宋江,又发两个公人些银两。临动身,张横在穆弘庄上央人修了一封家书,央宋江付与张顺。当时宋江收放包里内了。一行人都送到浔阳江边。穆弘叫只船来,取过先头行李下船。众人都在江边,安排行枷,取酒送上船饯行。当下众人洒泪而别。李俊,张横,穆弘,穆春,薛永,童威,童猛,一行人各自回家,不在话下。 只说宋江自和两个公人下船,投江州来。这梢公非比前番,使着一帆风蓬,早送到江州上岸。宋江方带上行枷,两个公人取出文书,挑了行李,直至江州府前来,正值府尹升厅。原来那江州知府,姓蔡,双名得
章,是当朝祭太师蔡京的第九个儿子;因此,江州人叫他做蔡九知府。那人为官贪滥,作事骄奢。为这江州是钱粮浩大的去处,抑且人广物盈,因此,太师特地教他来做个知府。当时两个公人当厅下了公文,押宋江投厅下,蔡九知府看见宋江一表非俗,便问道:“你为何枷上没了本州的封皮?”两个公人告道:“于路上春雨淋漓,却被水坏了。知府道:“快写个帖来,便送下城外牢城营里去。本府自差公人押解下去。”这两个公人就送宋江到牢城营内交割。

当时江州府公人了文帖,监押宋江并同公人出州衙前,来酒店里买酒。宋江取三两来银子与了江州府公人,当讨了收管,将宋江押送单身房里听候。那公人先去对管营差拨处替宋江说了方便,交割讨了收管,自回江州府去了。这两个公人,也交还了宋江包里,行李,千酬万谢相辞了入城来。两个自说道:“我们虽是了惊恐,却赚得许多银两。”自到州衙府里伺候,讨了回文,两个取路往济州去了。

话里只说宋江又是央浼人请差拨到单身房里,送了十两银子与他;管营处又自加倍送十两并人事;营里管事的人并使唤的军健人等都送些银两与他们买茶;因此,无一个不欢喜宋江。少刻,引到点视厅前,除了行枷,参见管营。为得了贿赂,在厅上说道:“这个新配到犯人宋江听着:先朝太祖武德皇帝圣旨事例,但凡新入流配的必先打一百杀威棒。左右!与我捉去背起!”宋江告道:“小人于路感冒风寒时症,至今未曾痊可。”管营道:“这汉端的像有病的;不见他面黄饥瘦,有些病症?且与他权寄下这顿棒。此人既是县吏出身,着他本营抄事房做个抄事。”就时立了文案,便教发去抄事。宋江谢了,去单身房取了行李,到抄事房安顿了。众囚徒见宋江有面目,都买酒来庆贺。次日,宋江置备酒食与众人回礼;不时间又请差拨牌头递杯,管营处常送礼物与他。宋江身边有的是金银财帛,单把来结识他们;住了半月之间,满营里没一个不欢喜他。

自古道:“世情看冷,人面遂高低!”宋江一日与差拨在抄事房酒,那差拨说与宋江道:“贤兄,我前日和你说的那个节级常例人情,如何多日不使人送去与他?今已一旬之上了。他明日下来时,须不好看。”宋江道:“这个不妨。那人要钱,不与他;若是差拨哥哥,但要时,只顾问宋江取不妨。那节级要时,一文也没!等他下来,宋江自有话说。”差拨道:“押司,那人好生利害,更兼手脚了得!倘或有些言语高低,着了他些羞辱,却道我不与你通知。”宋江道:“兄长由他。但请放心,小可自有措置。敢是送些与他,也不见得;他有个不敢要我的,也不见得。”正恁的说未了,只见牌头来报道:“节级下在这里了。正在厅上大发作,骂道:‘新到配军如何不送常例钱与我’”差拨道:“我说是么?那人自来,连我们都怪。”宋江笑道:“差拨哥哥休怪罪,不及陪侍,改日再得作杯。小可且去和他说话。”差拨也起身道:“我们不要见他。”宋江别了差拨,离了抄事房,自来点视厅上,见这节级。不是宋江来和这人见,有分教:浔阳江上,聚数筹叫海蛟龙;梁山泊中,添一伙爬上猛虎。不知宋江来与这个节级怎么相见,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水浒传》


国学迷 南唐雜事詩 元鹿皮子集四卷 醫學精要八卷 詩經八卷詩序辨說一卷 東槎紀略三卷 北齊書五十卷 大清壹統輿圖首一卷中一卷南十卷北二十卷 詳註分韻試帖青雲集四卷 說文解字注三十二卷 滿洲名臣傳四十八卷 帳房庫黃藍册 左傳評點二卷 札樸十卷 保富述要十七章 筠樵詩鈔 新安休寧古城程氏宗譜十一卷引證一卷會訂一卷 紅豆新詞 新刊宋學士全集三十三卷 國朝六家詩鈔八卷 居業錄四卷 廣陵通典三十卷 老子道德經章句二卷 温飛卿詩集箋注九卷 算經十書十種附刻一種 大清一統志輯要五十卷 諸佛菩薩聖像贊不分卷 [康熙]西平縣志十卷 中州全韻十九卷 分類詳注飲香尺牘四卷首一卷 修竹編一卷 屈騷心印五卷首一卷 東華錄一百九十四卷續錄二百三十卷 西國近事彙編:光緒乙亥四卷 陳士鐸所述醫書三種 敦艮吉齋詩存二卷文存 [順治]河南通志五十卷 羅紋山先生全集十八卷首一卷 翠微仙館詩稿二卷詞稿一卷 從政錄四卷抱璞齋時文一卷 江湖博覽按摩修養淨髪須知二卷 律目考 繪圖三下南唐全傳四卷五十三回 清嘉錄十二卷 二十七松堂集二十二卷 唐宋八家文讀本三十卷 英政概一卷英藩政概四卷 大學古本質言一卷 明通鑑九十卷首一卷前編四卷附編六卷 東萊校正晉書詳節三十卷 聲學揭要一卷 秣陵集六卷首附序表目錄 焦山續志八卷 宸垣識略十六卷 弢園尺牘八卷續鈔六卷 漢宋易學解不分卷 順則集八卷 晉紀輯本七種七卷 吹網錄六卷 白香亭詩三卷 璜川吳氏經學叢書十五種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諭摺彙存_.djvu 乱世奸雄 乱世英雄,治世奸贼 乱丝理 乱点鸳鸯谱 乳媪讥 乳母义 乳视 了事痴 予取予求 争名于朝,争利于市 争席 事不谐,问文开 二三其德 二五耦 二人同心,其利断金 二仪 二分明月 二刘间 二十五老 二十八将 二十四友 二十四番花信风 二十四老翁 二千石 二卵弃干城 二天 二梁冠 二王 二疏 二竖 二酉 二陆 二难 二顷季子田 二鲍纠慝 二龙 于家决狱 于张 于蔿于 于青菜 于飞之乐 云中守 云中白鹤 云亭 云从龙,风从虎 云动风飞 云台图画 云台翁 云气浮 云水飞动 云表露 云谲波诡 云长勇 云间陆士龙 云雨巫山 云鬟感 五云字 五云浆 五伦十起 五侯门 五侯鲭 五凤楼手 五利功 五十知天命 五千卷 五千言 五危 五噫出京 五城十二楼 五大夫 五子之歌 五子恨雕墙 五子登科 五字 五字客 五尺险 五尺髯 五帝君 五弟训禽荒 五斗不乱 五星聚 五月渡泸 五月雪 五李三张 五步成诗 五湖心 五窦连珠 五经无双 五经纷论 五羖 五色瓜 五色线 五色药 五色诏 五色露 五角六张 五言长城 五谏 五车书 五里雾 五陵少年 五马渡江 五鼎烹 五鼎食 五鼓歌 井中泥 井渫莫食 井络 井蛙之见 井蛙醯鸡 亚仙元和 亚夫得剧孟 亡戟得矛 亡珠 亡秦非胡 亡鈇窃鈇 交朋成龙 交浅言深 交臂失之 京兆为人怜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