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水浒传 >

第三十五回 梁山泊吴用举戴宗 揭阳岭宋江逢李俊

第三十五回 梁山泊吴用举戴宗 揭阳岭宋江逢李俊

话说当时宋太公掇个梯子上墙来看时,只见火把丛中约有一百余人。当头两个便是郓城县新参的都头。却是弟兄两个:一个叫做赵能,一个叫赵得。两个便叫道:“宋太公!你若是晓事的,便把儿子宋江送出来,我们自将就他;若是不教他出官时,和你这老子一发捉了去!”宋太公道:“宋江几时回来?”赵能道:“你便休胡说!有人在村口见他从张社长家店里了酒来。亦有人跟到这里。你如何赖得过?”宋江在梯子边说道:“父亲和他论甚口?孩儿便挺身出官也不妨:县里府上都有相识;况已经赦宥的事了,必当减罪。求告这们做甚么?赵家那是个刁徒;如今暴得做个都,知道甚么义理?他又和孩儿没人情,空自求他。”宋太公哭道:“是我苦了孩儿!”宋江道:“父亲休烦恼。官司见了,倒是有幸。明日孩儿躲在江湖上,撞了一班儿杀人放火的弟兄们,打在网里,如何能彀见父亲面?便断配在他州外府,也须有程限,日后归来,也得早晚伏侍父亲终身。”宋太公道:“既是孩儿恁的说时,我自来上下使用,买个好去处。”宋江便上梯来叫道:“你们且不要闹。我的罪犯今已赦宥,定是不死。且请二位都头进敝庄少叙三杯,明日一同见官。”赵能道:“你休使见识赚我入来!”宋江道:“我如何连累父亲兄弟?你们只顾进家里来。”宋江便下梯子来,开了庄门,请两个都头到庄里堂上坐下;连夜杀鸡宰鹅,置酒相待。那一百士兵人等,都与酒
食管待,送些钱物之类;取二十两花银,把来送与两位都头做“好看钱。”当夜两个都头就在庄上歇了。次早五更,同到县前;等待天明,解到县里来时,知县出升堂只见都头赵能,赵得,押解宋江出官。知县时文彬见了大喜,责令宋江供状。当下宋江笔供招:“不合于前年秋间典赡到阎婆惜为妾。为因不良,一时恃酒,争论斗殴,致被误杀身死,一向避罪在逃。今蒙缉捕到官,取前情,所供甘罪无词。”知县看罢,且叫收禁牢里监候。满县人见说拿得宋江,谁不爱惜他。都替他去知县处告说讨饶,备说宋江平日的好处。知县自心里也有八分开豁他,当时依准了供状,免上长枷,只散禁在牢里。宋太公自来买上告下使用钱帛。那时阎婆已自身故了半年,没了苦主;这张三又没了粉头,不来做甚冤家。县里叠成文案,待六十日限满,结解上济州听断。本州府尹看了申解情由,赦前恩宥之事,已成减罪,把宋江脊杖了十,刺配江州牢城。本州官吏亦有认得宋江的,更兼他又有钱帛使用,名唤做断杖刺配,又无苦主执证,众人维持下来。都不甚深重,当厅带上行枷,押了一道牒文差两个防送公人,无非是张千,李万。当下两个公人领了公文,监押宋江到州衙前。宋江的父亲宋太公同兄弟宋清都在那里等候;置酒管待两个公人,发了些银两。教宋江换了衣服,打拴了包里,穿了麻鞋。宋太公唤宋江到僻静处,叮嘱道:“我知江州是个好地面,鱼米之乡,特地使钱买将那里去。你可宽心守耐。我自使四郎来望你。盘缠,有便人常常寄来。你如今此去正从梁山泊过;倘或他们下山来劫持你入夥,切不可依随他,教人骂做不忠不孝——此一节牢记于心。孩儿,路上慢慢地去、天可怜见,早得回来,父子团圆,兄弟完聚!”宋江泪拜辞了父亲。兄弟宋清送一程路。宋江临别时,嘱付兄弟道:“我此去不要你们忧心;只有父亲年纪高大,我又累被官司缠扰,背井离乡而去,兄弟,你早晚只在家侍奉,休要为我到江州来,弃掷父亲,无人看顾。我自江湖上相识多,见的那一个不相助,盘缠自有对付处。天若见怜,有一日归来也。”宋清含泪拜辞了,自回家中去侍奉父亲宋太公,不在话下。

只说宋江和两公人上路。那张千,李万,已得了宋江银两,又因他是好汉,因此于路上只是伏侍宋江。三个人上路行了一日,到晚投客店安歇了,打火做些饭,又买些酒肉请两个公人。宋江对他说道:“实不瞒你两个说:我们今日此去正从梁山泊边过。山寨上有几个好汉闻我的名字,怕他下山来夺我,枉惊了你们。我和你两个明日早起些,只拣小路里过去,宁可多走几里不防。”两个公人道:“押司,你不说,俺们如何得知。我等自认得小路过去,定不得撞着他们。”当夜计议定了,次日,起个五更来打火。两个公人和宋江离了客店。只从小路里走。约莫也走了三十里路,只见前面山坡背后转出一夥人来。宋江看了,只叫得苦。来的不是别人,为头的好汉正是赤发鬼刘唐,将领着三五十人,便来杀那两个公人。这张千,李万,做一堆儿跪在地下。宋江叫道:“兄弟!你要杀谁?”刘唐道:“哥哥,不杀了这两个男女,等甚么!”宋江道:“不要你污了手,把刀来我杀便了。”两个人只叫得苦。刘唐把刀递与宋江。宋江接过,问刘唐道:“你杀公人何意?”刘唐说道:“奉山上哥哥将令,特使人打听得哥哥官司,直要来郓城县劫牢,却知哥哥在牢里不曾受苦。今番打听得断配江州,只怕路上错了路头,教大小头领分去四路等候,迎接哥哥,便请上山。这两个公人不杀了如何?”宋江道:“这个不是你们兄弟抬举宋江,倒要陷我于不忠不孝之地。若是如此来挟我只是逼宋江性命,我自不如死了!”把刀望喉下自刎。刘唐慌忙攀住膊,道:“哥哥!且慢慢地商量!”就手里夺了刀。宋江道:“你弟兄们若是可怜见宋江时,容我去江州牢城听候限满回来,那时却待与你们相会。”刘唐道:“哥哥这话,小弟不敢主张。前面大路上有军师吴学究同花知寨在那里专等迎迓哥哥,容小弟着小校请来商议。”宋江道:“我只是这句话,由你们怎地商量。”小喽罗去报,不多时,只见吴用,花荣,两骑在前,后面数十骑马跟着,飞到面前。下马叙礼罢,花荣便道:“如何不与兄长开了枷?”宋江
道:“贤弟,是甚么话?此是国家法度,如何敢擅动!”吴学究笑道:“我知兄长的意了。这个容易,只不留兄长在山寨便了。晁头领多时不曾得与仁兄相会,今次也正要和兄长说几句心腹的话。略请到山寨少叙片时,便送登程。”宋江听了道:“只有先生便知道宋江的意。”叫扶起两个公人来,宋江道:“要他两个放心;宁可我死,不可害他。”两个公人道:“全靠押司救命!”一行人都离了大路,来到芦苇岸边,已有船只在彼。当时载过山前大路却把山轿教人抬了,直到断金亭上歇了,叫小喽罗四下里去请众头领来聚会。迎接上山,到聚义厅上相见。晁盖谢道:“自从郓城救了性命,兄弟们到此,无日不想大恩。前者又蒙引荐
诸位豪杰上山,光辉草寨,思报无门!”宋江答道:“小哥自从别后,杀死淫妇逃在江湖上,去了年半。本欲上山相探兄长面,偶然村店里遇得石勇,捎寄家书,只说父亲弃世,不想却是父亲恐怕宋江随众好汉入夥去了,因此写书来唤我回家。虽然遭官司,多得上下之人看觑,不曾重伤。今配江州,亦是好去处。适蒙呼唤,不敢不至。今来既见了尊颜,奈我限期相逼,不敢久住,只此告辞。”晁盖道:“直如此忙!且请少坐。”两个中间坐了。宋江便叫两个公人只在交椅后坐,与他寸步不离。晁盖叫许多头领都来参拜了宋江,分两行坐下,小头目一面斟酒。先是晁盖把盏了;向后军师吴学究、公孙胜、起至白胜把盏下来。酒至数
巡,宋江起身相谢道:“足见兄弟们相爱之情!宋江是个犯罪囚人,不敢久停,就此告辞。”晁盖道:“仁兄直如此见怪?虽然仁兄不肯要坏两个公人,多与他些金银,发付他回去,只说在梁山泊抢掳了去,不到得治罪于他。”宋江道:“兄这话休题!这等不是抬举宋江,明明的是苦我。家中上有老父在堂,宋江不曾孝敬得一日,如何敢违了他的教训,负累了他?前者一时乘兴与众位来相投,天幸使令石勇在村店里撞见在下,指引回家。父亲说出这个缘故,情愿教小可明了官司;及断配出来,又频频嘱付;临行之时,又千叮万嘱,教我休为快乐,苦害家中,免累老父怆惶惊恐:因此,父亲明明训教宋江。小可不争随顺了,便是上逆天理,下违父教,做了不忠不孝的人,在世虽生何益?如不肯放宋江下山,情愿只就众位手里乞死!”说罢,泪如雨下,便拜倒在地。晁盖,吴用,公孙胜,一齐扶起。众人道:“既是哥哥坚意要往江州,今日且请宽心住一日,明日早送下山。”三回五次,留得宋江,就山寨里喝了一日酒。教去了枷,也不肯除,只和两个公人同起同坐。

当晚住了一夜,次日早起来,坚心要行。吴学究道:“兄长听禀:吴用有个至爱相识,见在江州充做两院押牢节级,姓戴名宗。本处人称为戴院长。为他有道术,一日能行八百里,人都唤他做神行太保。此人
十分仗义疏财。夜来小生修下一封书在此与兄长去,到彼时可和本人做个相识。但有甚事,可教众兄弟知道。”众头领挽留不住,安排宴席送行;取出一盘金银送与宋江;又将二十两银子送与两个公人;就帮宋江挑了包裹,都送下山来。一个个都作别了。吴学究和花荣直送过渡,到大路二十里外,众头领回上山去。只说宋江自和两防送公人取路投江州来。那个公人见了山寨里许多人马,众头领一个个都拜宋江,又得他那里若干银两,一路上只是小心伏侍宋江。

三个人在路约行了半月之上早来到一个去处,望见前面一座高岭。两个公人说道:“好了!过得这条揭阳岭便是浔阳江。到江州却是水路,相去不远。”宋江道:“天色暄,趁早走过岭去,寻个宿头。”公人道:“押司说得是。”三个人赶着,奔过岭来。行了半日,巴过岭头,早看见岭脚边一个酒店,背靠颠崖,门临怪树,前后都是草房,去那树阴之下挑出一个酒旆儿来。宋江见了,心中欢喜,便与公人道:“我们肚里正饥渴哩,原来这岭上有个酒店,我们且买碗酒再走。”三个人入酒店来,两个公人把行李歇了,将水火棍靠在壁上。宋江让他两个公人上首坐定。宋江下首坐了。半个时辰,不见一个人出来。宋江叫道:“怎地不见有主人家?”只听得里面应道:“来也!来也!”侧首屋下走出一个大汉来赤色须,红丝虎眼;头上一顶破巾,身穿一领布背心,露着两臂,下面围一条布手巾;看着宋江三个人,唱个喏,道:“客人打多少酒?”宋江道:“我们走得肚饥,你这里有甚么肉卖?”那人道:“只有熟牛肉和浑白酒。”宋江道:“最好;你先切三斤熟牛肉来,打一角酒来。”那人道:“客人,休怪说。我这里岭上卖酒,只是先交了钱,方卖酒。”宋江道:“倒是先还了钱酒,我也喜欢。等我先取银子与你。”宋江便去打开包里,取出些碎银子。
那人立在侧边,偷眼着,见他包裹沉重,有些油水,心内自有八分欢喜;接了宋江的银子,便去里面舀一桶酒,切一盘牛肉出来,放下三只大碗,三只筋,一面筛酒。三个人一头喝酒,一面口里说道:“如今江湖上歹人多,有万千好汉着了道儿的:酒肉里下了蒙汗药,麻翻了,劫了财物,人肉把来做馒头子,我只是不信。那里有这话?”那卖酒的人笑道:“你三个说,不要我这酒和肉!里面都有了麻药!”宋江笑道:“这个大哥瞧见我们说着麻药,便来取笑。”两个公人道:“大哥,热一碗也好。”那人道:“你们要热,我便将去烫来。”那人烫热了,将来筛做三碗。正是饥渴之中,酒肉到口,如何不喜?三人各喝了一碗下去。只见两个公人瞪了双眼,口角边流下涎水来,你揪我扯,望后便倒。

宋江跳起来道:“你两个怎地得一碗便恁醉了?”向前来扶,不觉自家头晕眼花,扑地倒了。光着眼,都面面相觑;麻木了,动弹不得。酒店里那人道:“惭愧!好几日没买卖!今日天送这三个行货来与我!”先把宋江倒拖了,入去山边人肉作房里,放在剥人凳上;又来把这两个公人也拖了入去,那人再来,却把包裹行李都提在后屋内,打开看时,都是金银。那人自道:“我开了许多年酒店,不见着这等一个囚徒!量这等一个罪人,怎地有许多财物,却不是从天降下赐与我的!”那人看罢包裹,且去门前望几个火家归来开剥。立在门前看了一回,不见一个男女归来。
只见岭下这边三个人奔上岭来。那人却认得,慌忙迎接道:“大哥那里去来?”那三个内一个大汉应道:“我们特地上岭来接一个人,料道是来的程途日期了。我每日出来,只在岭下等候,老不见到,正不知在那里耽搁了。那人道:“大哥,却是等谁?”那大汉道:“等个奢遮的好男子”。那人问道:“甚么奢遮的好男子?”那大汉答道:“你敢也闻他的大名?便是济州郓城县宋押司宋江。”那人道:“莫不是江湖上说的山东及时雨宋公明?”那大汉道:“正是此人。”那人又问道:“他却因甚打这里过?”那大汉道:“我本不知。近日有个相识从济州来,说道‘郓城县宋江,不知为甚事发在济州府,断配江州牢城’。我料想他必从这里过来,别处又无路。他在郓城县时,我尚且要去和他会;今次正从这里经过,如何不结识他?
因此,在岭下连日等候;接了他四五日,并不见有一个囚徒过来。我今日同这两个兄弟信步踱上山岭,来你这里买碗酒,就望你一望。近日你店里买卖如何?”那人道:“不瞒大哥说,这几个月里好生没买卖。今日谢天谢地,捉得三个行货,又有些东西。”那大汉慌忙问道:“三个甚样人?”那人道:“两个公人和一个罪人。”那汉失惊道:“这囚徒莫非是黑肥胖的人?”那人应道:“真个不十分长大,面貌紫棠色。”那大汉连忙问道:“不曾动手么?”那人答道:“方拖进作房去,等火家未回,不曾开剥。”那大汉道:“等我认他一认!”当下四个人进入人肉作房里,只见剥人凳上挺着宋江和两个公人,颠倒头放在地下。

那大汉看见宋江,却不认得;相他脸上“金印,”又不分晓;没可寻思处,猛想起道:“且取公人的包裹来,我看他公文便知”那人道:“说得是。”便去房里取过公人的包裹打开,见了一锭大银,又若干散碎银两。解开文书袋来,看了差批,众人只叫得“惭愧。”那大汉便道:“天使令我今日上岭来!早是不曾动!争些儿误了我哥哥性命!”那大汉便叫那人:“快讨解药来,先救起我哥哥。”那人也慌了,连忙调了解药,便和那大汉去作房里,先开了枷,扶将起来,把这解药灌将下去。四个人将宋江扛出前面客位里,那大汉扶住着,渐渐醒来,光着眼,看了众人立在面前,又不认得。只见那大汉教两个兄弟扶住了宋江,纳头便拜。宋江问道:“是谁?我不是梦中么?”只见卖酒的那人也拜。宋江道:“这里正是那里?不敢动问两位高姓?”那大汉道:“小弟姓李,名俊。祖贯江州人氏。专在扬子江中撑船,梢公为生,能识水性。人都呼小弟做混江龙李俊便是。这个卖酒的是此间揭阳岭人,只靠做私商道路,人尽呼他做催命判官李立。这两个兄弟是此间浔江边人,专贩私盐来这里货卖,却是投奔李俊家歇身。大江中伏得水,驾得船。是弟兄两个:一个唤做出洞蛟童威,一个叫做翻江蛟童猛。”这两个也拜了宋江四拜。宋江问道:“却才麻翻了宋江,如何却知我姓名?”李俊道:“兄弟有个相识,近日做买卖从济州回来,说起哥哥大名,为发在江州牢城。李俊往常思念,只要去贵县拜识哥哥,只为缘分浅薄,不能彀去。今闻仁兄来江州,必从这里经过。小弟连连在岭下等接仁兄五七日了,不见来。今日无心,天幸使令李俊同两个弟兄上岭来,就买杯酒,遇见李立说将起来;因此,小弟大惊,慌忙去作房里看了,却又不认得哥哥;猛可思量起来,取讨公文看了,知道是哥哥。不敢问仁兄,闻知在郓城县做押司,不知为何事配来江州?”宋江把这杀了阎婆惜直至石勇村店寄书,回家事发,今次配来江州,备细说了一遍。众人称叹不已。李立道:“哥哥,何不只在此间住了,休上江州牢城去受苦?”宋江答道:“梁山泊苦死相留,我尚兀自不肯住,恐怕连累家中老父,此间如何住得!”李俊道:“哥哥义士,必不肯胡行。你救起那两个公人来。”李立连忙叫了火家,已都归来了,便把公人扛出前面客位里来,把解药灌将下去,救得两个公人起来,面面相觑,道:“我们想是行路辛苦,恁地容易得醉!”众人听了都笑。当晚李立置酒管待众人,在家里过了一夜;次日,又安排酒食管待,送出包裹给了宋江并两个公人。当时相别了。宋江自和李俊,童威,童猛,并两个公人下岭来,迳到李俊家歇下。置备酒食相待,结拜宋江为兄,留在家里过了数日。宋江要行,李俊留不住,取些银两与两个公人。宋江再带了行枷,收拾了包里行李,辞别李俊,童威,童猛,离了揭阳岭下,取路望江州来。

三个人行了半日,早是未牌时分。行到一个去处,只见人烟辏集,市井喧哗。正来到镇上,共见那里一夥人围住着看。宋江分开人丛,挨入去看时,却原来是一个使棒卖膏药的。宋江和两个公人立住了脚,看他使了一回棒。那教头放下了手中棒,又使了一回拳。宋江喝采道:“好棒拳脚!”那人却拿起一个盘子来,口里开口道:“小人远方来的人,投贵地特来就事。虽无惊人的本事,全靠恩官作成,远处夸称,近方卖弄。如要筋骨药,当下取赎;如不用膏药,可烦赐些银两铜钱,休教空过了。”那教头把盘子掠了一遭,没一个出钱与他。那汉又道:“看官,高抬贵手”。又掠了一遭,众人都白着眼看,又没一个出钱赏他。

宋江见他惶恐,掠了两遭,没人出钱,便叫公人取出五两银子来。宋江叫道:“教头,我是个犯罪的人,没甚与你;这五两白银权表薄意,休嫌轻微。”那汉子得了这五两白银,托在手里,便收科道:“恁地一个有名的揭阳镇上,没一个晓事的好汉抬举咱家!难得这位恩官,本身见自为事在官,又是过往此间,颠倒打发五两白银!正是‘当年却笑郑元和:只向青楼买笑歌!惯使不论家豪富,风流不在着衣多。’这五两银子强似别的十两!自家拜揖。愿求恩官高姓大名,使小人天下传扬。”宋江答道:“教师,量这些东西值得几多!不顺言谢。正说之间,只见人丛里一条大汉分开人众,抢近前来,大喝道:“兀那是甚么鸟汉!那里来的囚徒,敢来灭俺揭阳镇上威风!”
喏着双拳来打宋江。不因此起相争,有分教:浔阳江上,聚数筹搅海苍龙;梁山泊中,添一个爬山猛虎。毕竟那汉为甚要打宋江,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水浒传》


国学迷 算術整數之性賍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算術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整數_新知識出版社上海.djvu 小數與百分數_新知識出版社上海.djvu 農村實用數學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算術_達寧人民出版社.djvu 小學算術講話_浙江人民出版社杭州.djvu 常用速算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乘除簡易查算表_上海財政經濟出版社上海.djvu 心算術_中華書局上海.djvu 實用簡捷計算法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速算上冊_商務印書館.djvu 速算下冊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快速計算法_安徽科學技術出版社.djvu 袖珍速算手冊_科學技術出版社北京.djvu 初等算史學_商務印書館.djvu 算術分數四則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分數_新知識出版社上海.djvu 算術四則應用題解答法_新知識出版社上海.djvu 正負數的四則達算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算術應用題圖解_湖北人民出版社武漢.djvu 算術—比及比例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百分比簡捷算法_新知識出版社上海.djvu 比例_新知識出版社上海.djvu 百分比計算表_財政經濟出版社北京.djvu 根式_浙江人民出版社杭州.djvu 1-10000開方乘方表_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上海.djvu 算術教學法上冊_大路出版社上海.djvu 算術問題解答_河北人民出版社保定.djvu 算術應用問題解法研究_達寧人民出版社瀋陽.djvu 算術教學法下冊_大路出版社上海.djvu 分數百分數及其教學_湖南人民出版社.djvu 開平方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1-10000開方乘方便查表_交流無線電出版社上海.djvu 因數和因式_開明書店北京.djvu 抽屜原則及其他_上海教育出版社上海.djvu 常用計算工具的使用方法_天津人民出版社天津.djvu 實用珠算_江西人民出版社.djvu 算盤定位速計法_科學技術出版社北京.djvu 簡易珠算乘除速算法_科學普及出版社北京.djvu 新珠算法_中國財政經濟出版社北京.djvu 算術問題解法研究_中華書局上海.djvu 無師自通實驗珠算大全_上海普及書局印行上海.djvu 珠算速計法_立信會計圖書用品社上海.djvu 簡捷珠算法_中國財政經濟出版社北京.djvu 珠算大全_商務印書館.djvu 珠算乘除新法_安徽人民出版社合肥.djvu 代數代數函數矩陣同構群_高等教育出版社北京.djvu 霍奈二氏代數學上冊_商務印書館.djvu 霍奈二氏代數學下冊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數學基本觀念_正中書局台北.djvu 近世代數基礎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近世代數基礎_人民教育出版社北京.djvu 初等數學電類_上海交通大學上海.djvu 代數補充講義排列組合級數和或然率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代數與初等函數習題集_高等教育出版社北京.djvu 代數學上冊_人民教育出版社北京.djvu 代數學下冊_人民教育出版社北京.djvu 布林代數淿說_徐氏基金會台北.djvu 代數及三角習題彙編_人民教育出版社北京.djvu 蘇俄教育科學院初等數學全書代數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代數學引論_高等教育出版社.djvu 代數淿說_江蘇人民出版社南京.djvu 待定係數法_上海教育出版社上海.djvu 自學代數的鑰匙高中組_上海科學普及出版社上海.djvu 現代數學上冊_商務印書館香港.djvu 現代數學下冊_商務印書館香港.djvu 複數計算與幾何證題_上海教育出版社上海.djvu 代數自習手冊上冊_徐氏基金會台北.djvu 代數自習手冊下冊_徐氏基金會台北.djvu 中算學的代數學研究_開明書店北京.djvu 代數和初等函數學習指導上冊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代數和初等函數學習指導下冊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代數學辭典_科學技術出版社上海.djvu 不等式_浙江人民出版社.djvu 代數與幾何上冊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代數與幾何下冊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不等式_開明書店北京.djvu 極值巧解_達寧人民出版社瀋陽.djvu 初等數學_機械工業出版社北京.djvu 初等數學代數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初等代數教程_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上海.djvu 代數_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上海.djvu 代數上冊.djvu 代數試用教材下冊.djvu 代數方程組_上海教育出版社上海.djvu 小代數學_科學會編譯部上海.djvu 初中代數講話_浙江人民出版社杭州.djvu 初等代數和幾何的判定法_科學出版社北京.djvu 從單位根談起_上海教育出版社上海.djvu 談談與蜂房結構有關的數學問題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幾種類型的極值問題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漢譯郝克氏高級代數學_北平科學社.djvu 不等式論_徐氏基金會台北.djvu 面積與體積_江蘇人民出版社.djvu 代數整式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分式和比例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分離係數法_人民教育出版社北京.djvu 代數學教程_高等教育出版社北京.djvu 代數習題解答_人民衛生出版社北京.djvu 小學數學習題集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高等代數上冊_吉林人民出版社長春.djvu 高等代數下冊_吉林人民出版社長春.djvu 高等代數上冊_高等教育出版社北京.djvu 高等代數下冊_高等教育出版社北京.djvu 近世代數之研究_徐氏基金會台北.djvu 四十年來的蘇聯數學一般代數學域和多項式論線性代數李群論_科學出版社北京.djvu 伽羅華理論_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上海.djvu 高等代數學概論_中華書局上海.djvu 指數和對數_浙江人民出版社杭州.djvu 面積和對數_中外書局上海.djvu 分析之基礎—數系_徐氏基金會台北.djvu 代數學一次方程式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因式分解及其應用_新知識出版社上海.djvu 整式與分式_新知識出版社上海.djvu 因式分解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聯合二項式定理及複數_新知識出版社上海.djvu 有理整式的恆等變換_新知識出版社上海.djvu 排列和組合_上海教育出版社上海.djvu 特別數學_徐氏基金會台北.djvu 修学务早 俯首贴耳 俱收并蓄 倒冠落佩 倒行逆施 倒载干戈 借交报仇 借刀杀人 倾箱倒箧 假厮儿 假父 偷合苟容 偷梁换柱 傅粉施朱 儿戏 先意承旨 先见之明 光天化日 光怪陆离 光风霁月 兔死狐悲 兔起鹘落 入境问禁 入泮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八拜之交 八斗之才 八面威风 六神不安 兰摧玉折 兰桂腾芳 兰艾俱焚 兰艾同焚 兰芷渐滫 兰芷萧艾 兰薰桂馥 兴丞相叹 兹膝不屈,今为公拜 兼弱攻昧 兼权熟计 再世交 冤家路窄 冬扇夏炉 冬日可爱 冬烘 冰消瓦解 冰清玉洁 冰雪聪明 出生入死 出言成章 击缺唾壶 分庭伉礼 分甘共苦 刍言 初写黄庭 利令智昏 利齿儿 别具只眼 别出心裁 别有天地 刮垢磨光 削木为吏 剑拔驽张 剥面皮 剩魄残魂 力尽筋疲 功成不居 助我张目 劳苦功高 势不两立 势均力敌 勇冠三军 勒令致仕 勾心斗角 十十五五 十室九空 十年窗下 十年读书 十日一水,五日一石 十步香草 十死一生 十生九死 十目十手 十荡十决 十鼠同穴 千山万水 千岁一时 千方百计 千端万绪 千篇一律 千载一遇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 千里移檄 千锤百炼 半信半疑 半路出家 半部论语治天下 华星秋月之章 华独坐 华胥之梦 华胥调 华菅茅束 卓然不群 单刀直入 单家 单醪 卖笑 卖重 南腔北调 博施济众 博而不精 卢沟晓月 卫后鬓鬓 危如累卵 卷土重来 历齿 厉世摩钝 压察夫人 压竟 压线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