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梁书 >

卷二十一 列传第十五 王瞻 王志 王峻 王暕 王泰 王份孙锡 佥 张充 柳惲蔡撙 江蒨

卷二十一 列传第十五 王瞻 王志 王峻 王暕 王泰 王份孙锡 佥 张充 柳惲蔡撙 江蒨

  王瞻,字思范,琅邪临沂人,宋太保弘从孙也。祖柳,光禄大夫、东亭侯。父猷,廷尉卿。瞻年数岁,尝从师受业,时有伎经其门,同学皆出观,瞻独不视,习诵如初。从父尚书仆射僧达闻而异之,谓瞻父曰:"吾宗不衰,寄之此子。"年十二,居父忧,以孝闻。服阕,袭封东亭侯。

  瞻幼时轻薄,好逸游,为闾里所患。及长,颇折节有士操,涉猎书记,于棋射尤善。起家著作佐郎,累迁太子舍人、太尉主簿、太子洗马。顷之,出为鄱阳内史,秩满,授太子中舍人。又为齐南海王友,寻转司徒竟陵王从事中郎,王甚相宾礼。南海王为护军将军,瞻为长史。又出补徐州别驾从事史,迁骠骑将军王晏长史。晏诛,出为晋陵太守。瞻洁己为政,妻子不免饥寒。时大司马王敬则举兵作乱,路经晋陵,郡民多附敬则。军败,台军讨贼党,瞻言于朝曰:"愚人易动,不足穷法。"明帝许之,所全活者万数。征拜给事黄门侍郎,抚军建安王长史,御史中丞。

  高祖霸府开,以瞻为大司马相国谘议参军,领录事。梁台建,为侍中,迁左民尚书,俄转吏部尚书。瞻性率亮,居选部,所举多行其意。颇嗜酒,每饮或竟日,而精神益朗赡,不废簿领。高祖每称瞻有三术,射、棋、酒也。寻加左军将军,以疾不拜,仍为侍中,领骁骑将军,未拜,卒,时年四十九。谥康侯。子长玄,著作佐郎,早卒。

  王志,字次道,琅邪临沂人。祖昙首,宋左光禄大夫、豫宁文侯;父僧虔,齐司空、简穆公:并有重名。志年九岁,居所生母忧,哀容毁瘠,为中表所异。弱冠,选尚孝武女安固公主,拜驸马都尉、秘书郎。累迁太尉行参军,太子舍人,武陵王文学。褚渊为司徒,引志为主簿。渊谓僧虔曰:"朝廷之恩,本为殊特,所可光荣,在屈贤子。"累迁镇北竟陵王功曹史、安陆南郡二王友。入为中书侍郎。寻除宣城内史,清谨有恩惠。郡民张倪、吴庆争田,经年不决。志到官,父老乃相谓曰:"王府君有德政,吾曹乡里乃有此争。"倪、庆因相携请罪,所讼地遂为闲田。征拜黄门侍郎,寻迁吏部侍郎。出为宁朔将军、东阳太守。郡狱有重囚十余人,冬至日悉遣还家,过节皆返,惟一人失期,狱司以为言。志曰:"此自太守事,主者勿忧。"明旦,果自诣狱,辞以妇孕,吏民益叹服之。视事三年,齐永明二年,入为侍中,未拜,转吏部尚书,在选以和理称。崔慧景平,以例加右军将军,封临汝侯,固让不受,改领右卫将军。

  义师至,城内害东昏,百僚署名送其首。志闻而叹曰:"冠虽弊,可加足乎?"因取庭中树叶挪服之,伪闷,不署名。高祖览笺无志署,心嘉之,弗以让也。霸府开,以志为右军将军、骠骑大将军长史。梁台建,迁散骑常侍、中书令。

  天监元年,以本官领前军将军。其年,迁冠军将军、丹阳尹。为政清静,去烦苛。京师有寡妇无子,姑亡,举债以敛葬,既葬而无以还之。志愍其义,以俸钱偿焉。时年饥,每旦为粥于郡门,以赋百姓,民称之不容口。三年,为散骑常侍、中书令,领游击将军。志为中书令,及居京尹,便怀止足。常谓诸子侄曰:"谢庄在宋孝武世,位止中书令,吾自视岂可以过之。"因多谢病,简通宾客。迁前将军、太常卿。六年,出为云麾将军、安西始兴王长史、南郡太守。明年,迁军师将军、平西鄱阳郡王长史、江夏太守,并加秩中二千石。九年,迁为散骑常侍、金紫光禄大夫。十二年,卒,时年五十四。

  志善草隶,当时以为楷法。齐游击将军徐希秀亦号能书,常谓志为"书圣"。

  志家世居建康禁中里马蕃巷,父僧虔以来,门风多宽恕,志尤惇厚。所历职,不以罪咎劾人。门下客尝盗脱志车卖之,志知而不问,待之如初。宾客游其门者,专覆其过而称其善。兄弟子侄皆笃实谦和,时人号马蕃诸王为长者。普通四年,志改葬,高祖厚赙赐之。追谥曰安。有五子缉、休、諲、操、素,并知名。

  王峻,字茂远,琅邪临沂人。曾祖敬弘,有重名于宋世,位至左光禄大夫、开府仪同三司。祖瓒之,金紫光禄大夫。父秀之,吴兴太守。峻少美风姿,善举止。起家著作佐郎,不拜,累迁中军庐陵王法曹行参军,太子舍人,邵陵王文学,太傅主簿。府主齐竟陵王子良甚相赏遇。迁司徒主簿,以父忧去职。服阕,除太子洗马,建安王友。出为宁远将军、桂阳内史。会义师起,上流诸郡多相惊扰,峻闭门静坐,一郡帖然,百姓赖之。

  天监初,还,除中书侍郎。高祖甚悦其风采,与陈郡谢览同见赏擢。俄迁吏部,当官不称职,转征虏安成王长史,又为太子中庶子、游击将军。出为宣城太守,为政清和,吏民安之。视事三年,征拜侍中,迁度支尚书。又以本官兼起部尚书,监起太极殿。事毕,出为征远将军、平西长史、南郡太守。寻为智武将军、镇西长史、蜀郡太守。还为左民尚书,领步兵校尉。迁吏部尚书,处选甚得名誉。

  峻性详雅,无趋竞心。尝与谢览约,官至侍中,不复谋进仕。览自吏部尚书出为吴兴郡,平心不畏强御,亦由处世之情既薄故也。峻为侍中以后,虽不退身,亦淡然自守,无所营务。久之,以疾表解职,迁金紫光禄大夫,未拜。普通二年,卒。时年五十六,谥惠子。

  子琮,玩。琮为国子生,尚始兴王女繁昌县主,不慧,为学生所嗤,遂离婚。峻谢王,王曰:"此自上意,仆极不愿如此。"峻曰:"臣太祖是谢仁祖外孙,亦不藉殿下姻媾为门户。"

  王暕,字思晦,琅邪临沂人。父俭,齐太尉,南昌文宪公。暕年数岁,而风神警拔,有成人之度。时文宪作宰,宾客盈门,见暕相谓曰:"公才公望,复在此矣。"弱冠,选尚淮南长公主,拜驸马都尉,除员外散骑侍郎,不拜,改授晋安王文学,迁庐陵王友、秘书丞。明帝诏求异士,始安王遥光表荐暕及东海王僧孺曰:"臣闻求贤暂劳,垂拱永逸,方之疏壤,取类导川。伏惟陛下道隐旒纩,信充符玺,白驹空谷,振鹭在庭;犹惧隐鳞卜祝,藏器屠保,物色关下,委裘河上。非取制于一狐,谅求味于兼采。而五声倦响,九工是询;寝议庙堂,借听舆皂。臣位任隆重,义兼邦家,实欲使名实不违,侥幸路绝。势门上品,犹当格以清谈;英俊下僚,不可限以位貌。窃见秘书丞琅邪王暕,年二十一,七叶重光,海内冠冕,神清气茂,允迪中和。叔宝理遣之谈,彦辅名教之乐,故以晖映先达,领袖后进。居无尘杂,家有赐书;辞赋清新,属言玄远;室迩人旷,物疏道亲。养素丘园,台阶虚位;庠序公朝,万夫倾首。岂徒荀令可想,李公不亡而已哉!乃东序之秘宝,瑚琏之茂器。"除骠骑从事中郎。

  高祖霸府开,引为户曹属,迁司徒左长史。天监元年,除太子中庶子,领骁骑将军,入为侍中。出为宁朔将军、中军长史。又为侍中,领射声校尉,迁五兵尚书,加给事中,出为晋陵太守。征为吏部尚书,俄领国子祭酒。暕名公子,少致美称,及居选曹,职事修理;然世贵显,与物多隔,不能留心寒素,众颇谓为刻薄。迁尚书右仆射,寻加侍中。复迁左仆射,以母忧去官。起为云麾将军、吴郡太守。还为侍中、尚书左仆射,领国子祭酒。普通四年冬,暴疾卒,时年四十七。诏赠侍中、中书令、中军将军,给东园秘器,朝服一具,衣一袭,钱十万,布百匹。谥曰靖。有四子,训、承、穉、訏,并通显。

  训字怀范,幼聪警有识量,征士何胤见而奇之。年十三,暕亡忧毁,家人莫之识。十六,召见文德殿,应对爽彻。上目送久之,顾谓朱异曰:"可谓相门有相矣。"补国子生,射策高第,除秘书郎,迁太子舍人、秘书丞。转宣城王文学、友、太子中庶子,掌管记。俄迁侍中,既拜入见,高祖从容问何敬容曰:"褚彦回年几为宰相?"敬容对曰:"少过三十。"上曰:"今之王训,无谢彦回。"

  训美容仪,善进止,文章之美,为后进领袖。在春宫特被恩礼。以疾终于位,时年二十六。赠本官。谥温子。

  王泰,字仲通,志长兄慈之子也。慈,齐时历侍中、吴郡,知名在志右。泰幼敏悟,年数岁时,祖母集诸孙侄,散枣栗于床上,群儿皆竞之,泰独不取。问其故,对曰:"不取,自当得赐。"由是中表异之。既长,通和温雅,人不见其喜愠之色。起家为著作郎,不拜,改除秘书郎,迁前将军、法曹行参军、司徒东阁祭酒、车骑主簿。

  高祖霸府建,以泰为骠骑功曹史。天监元年,迁秘书丞。齐永元末,后宫火,延烧秘书,图书散乱殆尽。泰为丞,表校定缮写,高祖从之。顷之,迁中书侍郎。出为南徐州别驾从事史,居职有能名。复征中书侍郎,敕掌吏部郎事。累迁给事黄门侍郎、员外散骑常侍,并掌吏部如故,俄即真。自过江,吏部郎不复典大选,令史以下,小人求竞者辐凑,前后少能称职。泰为之不通关求,吏先至者即补,不为贵贱请嘱易意,天下称平。累迁为廷尉,司徒左长史。出为明威将军、新安太守,在郡和理得民心。征为宁远将军,安右长史,俄迁侍中。寻为太子庶子、领步兵校尉,复为侍中。仍迁仁威长史、南兰陵太守,行南康王府、州、国事。王迁职,复为北中郎长史、行豫章王府、州、国事,太守如故。入为都官尚书。泰能接人士,士多怀泰,每愿其居选官。顷之,为吏部尚书,衣冠属望,未及选举,仍疾,改除散骑常侍、左骁骑将军,未拜,卒,时年四十五。谥夷子。

  初,泰无子,养兄子祁,晚有子廓。

  王份,字季文,琅邪人也。祖僧朗,宋开府仪同三司、元公。父粹,黄门侍郎。份十四而孤,解褐车骑主簿。出为宁远将军、始安内史。袁粲之诛,亲故无敢视者,份独往致恸,由是显名。迁太子中舍人,太尉属。出为晋安内史。累迁中书侍郎,转大司农。

  份兄奂于雍州被诛,奂子肃奔于魏,份自拘请罪,齐世祖知其诚款,喻而遣之。属肃屡引魏人来侵疆埸,世祖尝因侍坐,从容谓份曰:"比有北信不?"份敛容对曰:"肃既近忘坟柏,宁远忆有臣。"帝亦以此亮焉。寻除宁朔将军、零陵内史。征为黄门侍郎,以父终于此职,固辞不拜,迁秘书监。

  天监初,除散骑常侍、领步兵校尉、兼起部尚书。高祖尝于宴席问群臣曰:"朕为有为无?"份对曰:"陛下应万物为有,体至理为无。"高祖称善。出为宣城太守,转吴郡太守,迁宁朔将军、北中郎豫章王长史、兰陵太守,行南徐府州事。迁太常卿、太子右率、散骑常侍,侍东宫,除金紫光禄大夫。复为智武将军、南康王长史,秩中二千石。复入为散骑常侍、金紫光禄、南徐州大中正,给亲信二十人。迁尚书左仆射,寻加侍中。

  时修建二郊,份以本官领大匠卿,迁散骑常侍、右光禄大夫,加亲信为四十人。迁侍中、特进、左光禄,复以本官监丹阳尹。普通五年三月,卒,时年七十九。诏赠本官,赙钱四十万,布四百匹,蜡四百斤,给东园秘器,朝服一具,衣一袭。谥胡子。

  长子琳,字孝璋,举南徐州秀才,释褐征虏建安王法曹、司徒东阁祭酒,南平王文学。尚义兴公主,拜驸马都尉。累迁中书侍郎,卫军谢朏长史,员外散骑常侍。出为明威将军、东阳太守,征司徒左长史。

  锡字公嘏,琳之第二子也。幼而警悟,与兄弟受业,至应休散,常独留不起。年七八岁,犹随公主入宫,高祖嘉其聪敏,常为朝士说之。精力不倦,致损右目。公主每节其业,为饰居宇。虽童稚之中,一无所好。十二,为国子生。十四,举清茂,除秘书郎,与范阳张伯绪齐名,俱为太子舍人。丁父忧,居丧尽礼。服阕,除太子洗马。时昭明尚幼,未与臣僚相接。高祖敕:"太子洗马王锡、秘书郎张缵,亲表英华,朝中髦俊,可以师友事之。"以戚属封永安侯,除晋安王友,称疾不行,敕许受诏停都。王冠日,以府僚摄事。

  普通初,魏始连和,使刘善明来聘,敕使中书舍人朱异接之,预宴者皆归化北人。善明负其才气,酒酣谓异曰:"南国辩学如中书者几人?"异对曰:"异所以得接宾宴者,乃分职是司。二国通和,所敦亲好;若以才辩相尚,则不容见使。"善明乃曰:"王锡、张缵,北间所闻,云何可见?"异具启,敕即使于南苑设宴,锡与张缵、朱异四人而已。善明造席,遍论经史,兼以嘲谑,锡、缵随方酬对,无所稽疑,未尝访彼一事,善明甚相叹挹。佗日谓异曰:"一日见二贤,实副所期,不有君子,安能为国!"

  转中书郎,迁给事黄门侍郎、尚书吏部郎中,时年二十四。谓亲友曰:"吾以外戚,谬被时知,多叨人爵,本非其志;兼比羸病,庶务难拥,安能舍其所好而徇所不能。"乃称疾不拜。便谢遣胥徒,拒绝宾客,掩扉覃思,室宇萧然。中大通六年正月,卒,时年三十六。赠侍中,给东园秘器,朝服一具,衣一袭。谥贞子。子泛、湜。

  佥字公会,锡第五弟也。八岁丁父忧,哀毁过礼。服阕,召补国子生,祭酒袁昂称为通理。策高第,除长史兼秘书郎中,历尚书殿中郎,太子中舍人,与吴郡陆襄对掌东宫管记。出为建安太守。山酋方善、谢稀聚徒依险,屡为民患,佥潜设方略,率众平之,有诏褒美,颁示州郡。除武威将军、始兴内史,丁所生母忧,固辞不拜。又除宁远将军、南康内史,属卢循作乱,复转佥为安成内史,以镇抚之。还除黄门侍郎,寻为安西武陵王长史、蜀郡太守。佥惮岨崄,固以疾辞,因以黜免。久之,除戎昭将军、尚书左丞,复补黄门侍郎,迁太子中庶子,掌东宫管记。太清二年十二月,卒,时年四十五。赠侍中,给东园秘器,朝服一具,衣一袭。承圣三年,世祖追诏曰:"贤而不伐曰恭,谥恭子。"

  张充,字延符,吴郡人。父绪,齐特进、金紫光禄大夫,有名前代。充少时,不持操行,好逸游。绪尝请假还吴,始入西郭,值充出猎,左手臂鹰,右手牵狗,遇绪船至,便放绁脱,拜于水次。绪曰:"一身两役,无乃劳乎?"充跪对曰:"充闻三十而立,今二十九矣,请至来岁而敬易之。"绪曰:"过而能改,颜氏子有焉。"及明年,便修身改节。学不盈载,多所该览,尤明《老》、《易》,能清言,与从叔稷俱有令誉。

  起家抚军行参军,迁太子舍人、尚书殿中郎、武陵王友。时尚书令王俭当朝用事,武帝皆取决焉。武帝尝欲以充父绪为尚书仆射,访于俭,俭对曰:"张绪少有清望,诚美选也;然东士比无所执,绪诸子又多薄行,臣谓此宜详择。"帝遂止。先是充兄弟皆轻侠,充少时又不护细行,故俭言之。充闻而愠,因与俭书曰:

  吴国男子张充致书于琅邪王君侯侍者:顷日路长,愁霖韬晦,凉暑未平,想无亏摄。充幸以鱼钓之闲,镰采之暇,时复以卷轴自娱,逍遥前史。从横万古,动默之路多端;纷纶百年,升降之途不一。故以圆行方止,器之异也;金刚水柔,性之别也。善御性者,不违金水之质;善为器者,不易方圆之用。所以北海挂簪带之高,河南降玺书之贵。充生平少偶,不以利欲干怀,三十六年,差得以栖贫自澹。介然之志,峭耸霜崖;确乎之情,峰横海岸。彯缨天阁,既谢廊庙之华;缀组云台,终惭衣冠之秀。所以摈迹江皋,阳狂陇畔者,实由气岸疏凝,情涂狷隔。独师怀抱,不见许于俗人;孤秀神崖,每邅回于在世。故君山直上,蹙压于当年;叔阳敻举,乎千载。充所以长群鱼鸟,毕影松阿。半顷之田,足以输税;五亩之宅,树以桑麻。啸歌于川泽之间,讽味于渑池之上,泛滥于渔父之游,偃息于卜居之下。如此而已,充何谢焉。

  若夫惊岩罩日,壮海逢天;竦石崩寻,分危落仞。桂兰绮靡,丛杂于山幽;松柏森阴,相缭于涧曲。元卿于是乎不归,伯休亦以兹长往。若乃飞竿钓渚,濯足沧洲;独浪烟霞,高卧风月。悠悠琴酒,岫远谁来?灼灼文谈,空罢方寸。不觉郁然千里,路阻江川。每至西风,何尝不眷?聊因疾隙,略举诸襟;持此片言,轻枉高听。

  丈人岁路未强,学优而仕;道佐苍生,功横海望。入朝则协长倩之诚,出议则抗仲子之节。可谓盛德维时,孤松独秀者也。素履未详,斯旅尚眇。茂陵之彦,望冠盖而长怀;霸山之氓,伫衣车而耸叹。得无惜乎?若鸿装撰御,鹤驾轩空,则岸不辞枯,山被其润。奇禽异羽,或岩际而逢迎;弱雾轻烟,乍林端而奄蔼。东都不足奇,南山岂为贵。

  充昆西之百姓,岱表之一民。蚕而衣,耕且食,不能事王侯,觅知己,造时人,骋游说,蓬转于屠博之间,其欢甚矣。丈人早遇承华,中逢崇礼。肆上之眷,望溢于早辰;乡下之言,谬延于造次。然举世皆谓充为狂,充亦何能与诸君道之哉?是以披闻见,扫心胸,述平生,论语默,所以通梦交魂,推衿送抱者,其惟丈人而已。

  关山敻隔,书罢莫因,傥遇樵者,妄尘执事。

  俭言之武帝,免充官,废处久之。后为司徒谘议参军,与琅邪王思远、同郡陆慧晓等,并为司徒竟陵王宾客。入为中书侍郎,寻转给事黄门侍郎。明帝作相,以充为镇军长史。出为义兴太守,为政清静,民吏便之。寻以母忧去职,服阕,除太子中庶子,迁侍中。义师近次,东昏召百官入宫省,朝士虑祸,或往来酣宴,充独居侍中省,不出阁。城内既害东昏,百官集西钟下,召充不至。

  高祖霸府开,以充为大司马谘议参军,迁梁王国郎中令、祠部尚书、领屯骑校尉,转冠军将军、司徒左长史。天监初,除大常卿。寻迁吏部尚书,居选称为平允。俄为散骑常侍、云骑将军。寻除晋陵太守,秩中二千石。征拜散骑常侍、国子祭酒。充长于义理,登堂讲说,皇太子以下皆至。时王侯多在学,执经以拜,充朝服而立,不敢当也。转左卫将军,祭酒如故。入为尚书仆射,顷之,除云麾将军、吴郡太守。下车恤贫老,故旧莫不欣悦。以疾自陈,征为散骑常侍,金紫光禄大夫,未及还朝,十三年,卒于吴,时年六十六。诏赠侍中、护军将军。谥穆子。子最嗣。

  柳惲,字文畅,河东解人也。少有志行,好学,善尺牍。与陈郡谢〈氵蘥〉邻居,〈氵蘥〉深所友爱。初,宋世有嵇元荣、羊盖,并善弹琴,云传戴安道之法,惲幼从之学,特穷其妙。齐竟陵王闻而引之,以为法曹行参军,雅被赏狎。王尝置酒后园,有晋相谢安鸣琴在侧,以授惲,惲弹为雅弄。子良曰:"卿巧越嵇心,妙臻羊体,良质美手,信在今辰。岂止当世称奇,足可追踪古烈。"累迁太子洗马,父忧去官。服阕,试守鄱阳相,听吏属,得尽三年丧礼,署之文教,百姓称焉。还除骠骑从事中郎。

  高祖至京邑,惲候谒石头,以为冠军将军、征东府司马。时东昏未平,士犹苦战,惲上笺陈便宜,请城平之日,先收图籍,及遵汉祖宽大爱民之义,高祖从之。会萧颖胄薨于江陵,使惲西上迎和帝,仍除给事黄门侍郎,领步兵校尉,迁相国右司马。天监元年,除长史、兼侍中,与仆射沈约等共定新律。

  惲立行贞素,以贵公子早有令名,少工篇什。始为诗曰:"亭皋本叶下,陇首秋云飞。"琅邪王元长见而嗟赏,因书斋壁。至是预曲宴,必被诏赋诗。尝奉和高祖《登景阳楼》中篇云:"太液沧波起,长杨高树秋。翠华承汉远,雕辇逐风游。"深为高祖所美。当时咸共称传。

  惲善奕棋,帝每敕侍坐,仍令定棋谱,第其优劣。二年,出为吴兴太守。六年。征为散骑常侍,迁左民尚书。八年,除持节、都督广、交、桂、越四州诸军事、仁武将军、平越中郎将、广州刺史。征为秘书监,领左军将军。复为吴兴太守六年,为政清静,民吏怀之。于郡感疾,自陈解任,父老千余人拜表陈请,事未施行。天监十六年,卒,时年五十三。赠侍中、中护军。

  惲既善琴,尝以今声转弃古法,乃著《清调论》,具有条流。

  少子偃,字彦游。年十二引见。诏问读何书,对曰《尚书》。又曰:"有何美句?"对曰:"德惟善政,政在养民。"众咸异之。诏尚长城公主,拜驸马都尉,都亭侯,太子舍人,洗马,庐陵、鄱阳内史。大宝元年,卒。

  蔡撙,字景节,济阳考城人。父兴宗,宋左光禄大夫、开府仪同三司,有重名前代。撙少方雅退默,与兄寅俱知名。选补国子生,举高第,为司徒法曹行参军。齐左卫将军王俭高选府僚,以撙为主簿。累迁建安王文学,司徒主簿、左西属。明帝为镇军将军,引为从事中郎,迁中书侍郎,中军长史,给事黄门侍郎。丁母忧,庐于墓侧。齐末多难,服阕,因居墓所。除太子中庶子,太尉长史,并不就。梁台建,为侍中,迁临海太守,坐公事左迁太子中庶子。复为侍中,吴兴太守。

  天监九年,宣城郡吏吴承伯挟祅道聚众攻宣城,杀太守朱僧勇。因转屠旁县,逾山寇吴兴,所过皆残破,众有二万,奄袭郡城。东道不习兵革,吏民恇扰奔散,并请撙避之。撙坚守不动,募勇敢固郡。承伯尽锐攻撙,撙命众出拒,战于门,应手摧破,临阵斩承伯,余党悉平。加信武将军。征度支尚书,迁中书令。复为信武将军、晋陵太守。还,除通直散骑常侍、国子祭酒。迁吏部尚书,居选,弘简有名称。又为侍中,领秘书监,转中书令,侍中如故。普通二年,出为宣毅将军、吴郡太守。四年,卒,时年五十七。追赠侍中、金紫光禄大夫、宣惠将军。谥康子。

  子彦熙,历官中书郎,宣城内史。

  江蒨,字彦标,济阳考城人。曾祖湛,宋左光禄、仪同三司;父斅,齐太常卿:并有重名于前世。

  蒨幼聪警,读书过目便能讽诵。选为国子生,通《尚书》,举高第。起家秘书郎,累迁司徒东阁祭酒、庐陵王主簿。居父忧以孝闻,庐于墓侧,明帝敕遣齐仗二十人防墓所。服阕,除太子洗马,累迁司徒左南属,太子中舍人,秘书丞。出为建安内史,视事期月,义师下次江州,遣宁朔将军刘諓之为郡,蒨帅吏民据郡拒之。及建康城平,蒨坐禁锢。俄被原,起为后军临川王外兵参军。累迁临川王友,中书侍郎,太子家令,黄门侍郎,领南兖州大中正。迁太子中庶子,中正如故。转中权始兴王长史。出为伏波将军、晋安内史。在政清约,务在宽惠,吏民便之。诏征为宁朔将军、南康王长史,行府、州、国事。顷之,迁太尉临川王长史,转尚书吏部郎,右将军。

  蒨方雅有风格。仆射徐勉以权重自遇,在位者并宿士敬之,惟蒨及王规与抗礼,不为之屈。勉因蒨门客翟景为第七儿繇求蒨女婚,蒨不答,景再言之,乃杖景四十,由此与勉有忤。除散骑常侍,不拜。是时勉又为子求蒨弟葺及王泰女,二人并拒之。葺为吏部郎,坐杖曹中干免官,泰以疾假出宅,乃迁散骑常侍,皆勉意也。初,天监六年,诏以侍中、常侍并侍帷幄,分门下二局入集书,其官品视侍中,而非华胄所悦,故勉斥泰为之。蒨寻迁司徒左长史。

  初,王泰出阁,高祖谓勉云:"江蒨资历,应居选部。"勉对曰:"蒨有眼患,又不悉人物。"高祖乃止。迁光禄大夫。大通元年,卒,时年五十三。诏赠本官。谥肃子。

  蒨好学,尤悉朝仪故事,撰《江左遗典》三十卷,未就,卒。文集十五卷。

  子紑、经,在《孝行传》。

  史臣曰:王氏自姬姓已降,及乎秦汉,继有英哲。洎东晋王茂弘经纶江左,时人方之管仲。其后蝉冕交映,台衮相袭,勒名帝籍,庆流子孙,斯为盛族矣。王瞻等承藉兹基,国华是贵,子有才行,可得而称。张充少不持操,晚乃折节,在于典选,实号廉平。柳惲以多艺称,蔡撙以方雅著,江蒨以风格显,俱为梁室名士焉。

  《梁书》 唐·姚思廉

查看目录 >> 《梁书》


国学迷 [乾隆]襄城縣志十四卷 江湖長翁文集四十卷 血證論八卷 圖注八十一難經辨真四卷 孔子家語四卷 辛丑銷夏記五卷 寶藏興焉十二卷 聖諭庭訓一卷 大方廣佛華嚴經八十一卷 宋六十名家詞八十九卷 原富三卷 李氏遺書十一種十八卷 四書典故辨正二十卷附錄一卷 治家格言衍義一卷 春草堂三種 巴黎茶花女遺事 霓裳續譜八卷 說文新附考六卷續考一卷 檀几叢書二集五十卷餘集二卷 珂雪齋近草十卷 駢體探珠不分卷 禹貢節便讀一卷附禹貢總誌 西夏紀事本末三十六卷首二卷 蕉軒摭錄十二卷 龍女傳一卷 金梁夢月詞二卷懷夢詞一卷 淡園文集 南澗甲乙稿二十二卷 于襄勤公年譜墓志銘二卷 龍川文集三十卷 蜀道紀遊二卷 二知軒文存三十四卷詩鈔十四卷 劉武愼公遺書二十五卷 各項勇壯花名册 芸暉小閣吟草 百美新詠圖傳不分卷 五經四書疏略 雪聲軒詩集十五卷 最新珠算教科書教授法二卷 [光緒甲辰年]考取漢中書同年齒錄 棲雲山館詞存一卷 新抄刻二姑娘害相思哈哈調全本 欽定大清會典事例一千二百二十卷 懷麓堂全集一百〇八卷 燕山外史八卷 [光緒]襄陵縣志二十四卷 尊聞居士集八卷 萬國商業歷史三編九章 石經彙函 五代詩話 韻目表 尚干鄉土志一卷 大清律集解附例三十卷目錄二卷 寧屬漁團保甲章程 韓集舉正十卷 潛確居類書一百二十卷 雪鴻集 [咸豐]固安縣志八卷 營工要覽四卷 黃帝内經素問注證發微九卷黃帝内經靈樞注證發微九卷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可齋續稿07.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可齋續稿08.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可齋續稿09.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可齋續稿10.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可齋續稿11.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可齋續稿12.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澗泉集01.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澗泉集02.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澗泉集03.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澗泉集04.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澗泉集05.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澗泉集06.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澗泉集07.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澗泉集08.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澗泉集09.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澗泉集10.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澗泉集11.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澗泉集12.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庸齋集01.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庸齋集02.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庸齋集03.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張氏拙軒集01.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張氏拙軒集02.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張氏拙軒集03.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潛山集01.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潛山集02.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潛山集03.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潛山集04.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字溪集01.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字溪集02.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字溪集03.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字溪集04.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字溪集05.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字溪集06.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字溪集07.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葦航漫遊稿01.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葦航漫遊稿02.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秋聲集01.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秋聲集02.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秋聲集03.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梅巖文01.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梅巖文02.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廬山集01.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廬山集02.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廬山集03附英溪集.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則堂集01.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則堂集02.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則堂集03.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則堂集04.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富山遺稿01.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富山遺稿02.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富山遺稿03.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富山遺稿04.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在軒集.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心泉學詩稿01.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心泉學詩稿02.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稼村類稿01.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稼村類稿02.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稼村類稿03.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稼村類稿04.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稼村類稿05.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稼村類稿06.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稼村類稿07.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稼村類稿08.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稼村類稿09.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稼村類稿10.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桐江續集01.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桐江續集02.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桐江續集03.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桐江續集04.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桐江續集05.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桐江續集06.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桐江續集07.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桐江續集08.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桐江續集09.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桐江續集10.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桐江續集11.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桐江續集12.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桐江續集13.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桐江續集14.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桐江續集15.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桐江續集16.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桐江續集17.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桐江續集18.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剩語.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青山集01.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青山集02.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青山集03.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青山集04.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小亨集01.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小亨集02.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小亨集03.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青崖集01.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青崖集02.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青崖集03.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青崖集04.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養吾齋集01.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養吾齋集02.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養吾齋集03.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養吾齋集04.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養吾齋集05.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養吾齋集06.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養吾齋集07.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養吾齋集08.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養吾齋集09.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養吾齋集10.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養吾齋集11.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養吾齋集12.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養吾齋集13.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養吾齋集14.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東庵集01.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東庵集02.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東庵集03.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蘭軒集01.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蘭軒集02.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蘭軒集03.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蘭軒集04.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蘭軒集05.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蘭軒集06.djvu 四庫全書珍本初集集部別集類之玉井樵唱.djvu 豪言壮语 豪迈不群 豪门贵胄 豹头环眼 豺狼当涂 豺狼当道 豺狼成性 豺狼虎豹 豺狼野心 豺虎不食 豺虎肆虐 貊乡鼠攘 貌合心离 貌合情离 貌合神离 貌合行离 貌是情非 贝阙珠宫 贞下起元 贞不绝俗 贞元会合 贞夫烈妇 贞松劲柏 贞风亮节 负义忘恩 负任蒙劳 负俗之累 负债累累 负固不宾 负固不服 负土成坟 负地矜才 负坚执锐 负屈衔冤 负山戴岳 负床子孙 负德孤恩 负德背义 负德辜恩 负心违愿 负恩背义 负才任气 负才傲物 负暄之献 负气仗义 负气含灵 负笈担簦 负类反伦 负罪引慝 负老携幼 负芒披苇 负薪之言 负薪之资 负薪构堂 负衡据鼎 负诟忍尤 负重含污 负阻不宾 负险不宾 负险不臣 财不露白 财匮力绌 财大气粗 财殚力痛 财殚力痡 财竭力尽 财运亨通 财迷心窍 责备求全 责实循名 责己以周,待人以约 责无旁贷 责有所归 责有攸归 责躬省过 贤妻良母 贤才君子 贤身贵体 败事有余,成事不足 败于垂成 败井颓垣 败军之将 败军之将,不可以言勇 败国丧家 败将残兵 败柳残花 败法乱纪 败绩失据 败鳞残甲 货真价实 货贿公行 货赂公行 货赂大行 质伛影曲 质妻鬻子 质木无文 质疑辨惑 质疑问难 质直浑厚 质而不俚 质而不野 质非文是 贩交买名 贩夫俗子 贩夫皂隶 贩夫走卒 贩夫驺卒 贩官鬻爵 贩贱卖贵 贪位取容 贪位慕禄 贪利忘义 贪功起衅 贪吃懒做 贪名逐利 贪吏猾胥 贪墨之风 贪墨败度 贪声逐色 贪夫徇利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