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梁书 >

卷二十二 列传第十六 太祖五王

卷二十二 列传第十六 太祖五王

  太祖十男。张皇后生长沙宣武王懿、永阳昭王敷、高祖、衡阳宣王畅。李太妃生桂阳简王融。懿及融,齐永元中为东昏所害;敷、畅,建武中卒:高祖践阼,并追封郡王。陈太妃生临川靖惠王宏,南平元襄王伟。吴太妃生安成康王秀,始兴忠武王憺。费太妃生鄱阳忠烈王恢。

  临川靖惠王宏,字宣达,太祖第六子也。长八尺,美须眉,容止可观。齐永明十年,为卫军庐陵王法曹行参军,迁太子舍人。时长沙王懿镇梁州,为魏所围,明年,给宏精兵千人赴援,未至,魏军退。迁骠骑晋安王主簿,寻为北中郎桂阳王功曹史。衡阳王畅,有美名,为始安王萧遥光所礼。及遥光作乱,逼畅入东府,畅惧祸,先赴台。高祖在雍州,常惧诸弟及祸,谓南平王伟曰:"六弟明于事理,必先还台。"及信至,果如高祖策。

  高祖义师下,宏至新林奉迎,拜辅国将军。建康平,迁西中郎将、中护军,领石头戍军事。天监元年,封临川郡王,邑二千户。寻为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扬、南徐州诸军事、后将军、扬州刺史,又给鼓吹一部。三年,加侍中,进号中军将军。

  四年,高祖诏北伐,以宏为都督南北兖、北、徐、青、冀、豫、司、霍八州北讨诸军事。宏以帝之介弟,所领皆器械精新,军容甚盛,北人以为百数十年所未之有。军次洛口,宏前军克梁城,斩魏将濆清。会征役久,有诏班师。六年夏,迁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侍中如故。其年,迁司徒,领太子太傅。八年夏,为使持节、都督扬、南徐二州诸军事、司空、扬州刺史,侍中如故。其年冬,以公事左迁骠骑大将军,开府同三司之仪,侍中如故。未拜,迁使持节、都督扬、徐二州诸军事、扬州刺史,侍中、将军如故。十二年,迁司空,使持节、侍中、都督、刺史、将军并如故。

  十五年春,所生母陈太妃寝疾,宏与母弟南平王伟侍疾,并衣不解带,每二宫参问,辄对使涕泣。及太妃薨,水浆不入口者五日,高祖每临幸慰勉之。宏少而孝谨,齐之末年,避难潜伏,与太妃异处,每遣使参问起居。或谓宏曰:"逃难须密,不宜往来。"宏衔泪答曰:"乃可无我,此事不容暂废。"寻起为中书监,骠骑大将军、使持节、都督如故,固辞弗许。

  十七年夏,以公事左迁侍中、中军将军、行司徒。其年冬,迁侍中、中书监、司徒。普通元年,迁使持节、都督扬、南徐州诸军事、太尉、扬州刺史,侍中如故。二年,改创南、北郊,以本官领起部尚书,事竟罢。

  七年三月,以疾累表自陈,诏许解扬州,余如故。四月,薨,时年五十四。自疾至于薨,舆驾七出临视。及葬,诏曰:"侍中、太尉临川王宏,器宇冲贵,雅量弘通。爰初弱龄,行彰素履;逮于应务,嘉猷载缉。自皇业启基,地惟介弟,久司神甸,历位台阶,论道登朝,物无异议。朕友于之至,家国兼情,方弘燮赞,仪刑列辟。天不裛遗,奄焉不永,哀痛抽切,震恸于厥心。宜增峻礼秩,式昭懋典。可赠侍中、大将军、扬州牧、假黄钺,王如故。并给羽葆鼓吹一部,增班剑为六十人。给温明秘器,敛以衮服。谥曰靖惠。"宏性宽和笃厚,在州二十余年,未尝以吏事按郡县,时称其长者。

  宏有七子:正仁,正义,正德、正则,正立,正表,正信。世子正仁,为吴兴太守,有治能。天监十年,卒,谥曰哀世子。无子,高祖诏以罗平侯正立为世子,由宏意也。宏薨,正立表让正义为嗣,高祖嘉而许之,改封正立为建安侯,邑千户。卒,子贲嗣。正义先封平乐侯,正德西丰侯,正则乐山侯,正立罗平侯,正表封山侯,正信武化侯,正德别有传。

  安成康王秀,字彦达,太祖第七子也。年十二,所生母吴太妃亡,秀母弟始兴王憺时年九岁,并以孝闻,居丧,累日不进浆饮,太祖亲取粥授之。哀其早孤,命侧室陈氏并母二子。陈亦无子,有母德,视二子如亲生焉。秀既长,美风仪,性方静,虽左右近侍,非正衣冠不见也,由是亲友及家人咸敬焉。齐世,弱冠为著作佐郎,累迁后军法曹行参军,太子舍人。

  永元中,长沙宣武王懿入平崔慧景,为尚书令,居端右;弟衡阳王畅为卫尉,掌管籥。东昏日夕逸游,出入无度。众颇劝懿因其出,闭门举兵废之,懿不听。帝左右既恶懿勋高,又虑废立,并间懿,懿亦危之,自是诸王侯咸为之备。及难作,临川王宏以下诸弟侄各得奔避。方其逃也,皆不出京师,而罕有发觉,惟桂阳王融及祸。

  高祖义师至新林,秀与诸王侯并自拔赴军,高祖以秀为辅国将军。是时东昏弟晋熙王宝嵩为冠军将军、南徐州刺史,镇京口,长史范岫行府州事,遣使降,且请兵于高祖。以秀为冠军长史、南东海太守,镇京口。建康平,仍为使持节、都督南徐、兖二州诸军事、南徐州刺史,辅国将军如故。天监元年,进号征虏将军,封安成郡王,邑二千户。京口自崔慧景作乱,累被兵革,民户流散,秀招怀抚纳,惠爱大行。仍值年饥,以私财赡百姓,所济活甚多。二年,以本号征领石头戍事,加散骑常侍。三年,进号右将军。五年,加领军、中书令,给鼓吹一部。

  六年,出为使持节、都督江州诸军事、平南将军、江州刺史。将发,主者求坚船以为斋舫。秀曰:"吾岂爱财而不爱士。"乃教所由,以牢者给参佐,下者载斋物。既而遭风,斋舫遂破。及至州,闻前刺史取征士陶潜曾孙为里司。秀叹曰:"陶潜之德,岂可不及后世!"即日辟为西曹。时盛夏水泛长,津梁断绝,外司请依旧僦度,收其价直。秀教曰:"刺史不德,水潦为患,可利之乎!给船而已。"七年,遭慈母陈太妃忧,诏起视事。寻迁都督荆、湘、雍、益、宁、南、北梁、南、北秦州九州诸军事、平西将军、荆州刺史。其年,迁号安西将军。立学校,招隐逸。下教曰:"夫鹑火之禽,不匿影于丹山;昭华之宝,乍耀采于蓝田。是以江汉有濯缨之歌,空谷著来思之咏,弘风阐道,靡不由兹。处士河东韩怀明、南平韩望、南郡庾承先、河东郭麻,并脱落风尘,高蹈其事。两韩之孝友纯深,庾、郭之形骸枯槁,或橡饭菁羹,惟日不足,或葭墙艾席,乐在其中。昔伯武贞坚,就仕河内,史云孤劭,屈志陈留。岂曰场苗,实惟攻玉。可加引辟,并遣喻意。既同魏侯致礼之请,庶无辟彊三缄之叹。"

  是岁,魏悬瓠城民反,杀豫州刺史司马悦,引司州刺史马仙琕,仙琕签荆州求应赴。众咸谓宜待台报,秀曰:"彼待我而为援,援之宜速,待敕虽旧,非应急也。"即遣兵赴之。先是,巴陵马营蛮为缘江寇害,后军司马高江产以郢州军伐之,不克,江产死之,蛮遂盛。秀遣防阁文炽率众讨之,燔其林木,绝其蹊迳,蛮失其崄,期岁而江路清,于是州境盗贼遂绝。及沮水暴长,颇败民田,秀以谷二万斛赡之。使长史萧琛简府州贫老单丁吏,一日散遣五百余人,百姓甚悦。

  十一年,征为侍中、中卫将军,领宗正卿、石头戍事。十三年,复出为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郢、司、霍三州诸军事、安西将军、郢州刺史。郢州当涂为剧地,百姓贫,至以妇人供役,其弊如此。秀至镇,务安之。主者或求召吏。秀曰:"不识救弊之术;此州凋残,不可扰也。"于是务存约己,省去游费,百姓安堵,境内晏然。先是夏口常为兵冲,露骸积骨于黄鹤楼下,秀祭而埋之。一夜,梦数百人拜谢而去。每冬月,常作襦裤以赐冻者。时司州叛蛮田鲁生,弟鲁贤、超秀,据蒙笼来降。高祖以鲁生为北司州刺史,鲁贤北豫州刺史,超秀定州刺史,为北境捍蔽。而鲁生、超秀互相谗毁,有去就心,秀抚喻怀纳,各得其用,当时赖之。

  十六年,迁使持节、都督雍、梁、南、北秦四州郢州之竟陵司州之随郡诸军事、镇北将军、宁蛮校尉、雍州刺史,便道之镇。十七年春,行至竟陵之石梵,薨,时年四十四。高祖闻之,甚痛悼焉。遣皇子南康王绩缘道迎候。

  初,秀之西也,郢州民相送出境,闻其疾,百姓商贾咸为请命。既薨,四州民裂裳为白帽,哀哭以迎送之。雍州蛮迎秀,闻薨,祭哭而去。丧至京师,高祖使使册赠侍中、司空,谥曰康。

  秀有容观,每朝,百僚属目。性仁恕,喜愠不形于色。左右尝以石掷杀所养鹄,斋帅请治其罪。秀曰:"吾岂以鸟伤人。"在京师,旦临公事,厨人进食,误而覆之,去而登车,竟朝不饭,亦不之诮也。精意术学,搜集经记,招学士平原刘孝标,使撰《类苑》,书未及毕,而已行于世。秀于高祖布衣昆弟,及为君臣,小心畏敬,过于疏贱者,高祖益以此贤之。少偏孤,于始兴王嶦尤笃。梁兴,嶦久为荆州刺史,自天监初,常以所得俸中分与秀,秀称心受之,亦弗辞多也。昆弟之睦,时议归之。故吏夏侯禀等表立墓碑,诏许焉。当世高才游王门者,东海王僧孺、吴郡陆倕、彭城刘孝绰、河东裴子野,各制其文,古未之有也。世子机嗣。

  机字智通,天监二年,除安成国世子。六年,为宁远将军、会稽太守。还为给事中。普通元年,袭封安成郡王,其年为太子洗马,迁中书侍郎。二年,迁明威将军、丹阳尹。三年,迁持节、督湘、衡、桂三州诸军事、宁远将军、湘州刺史。大通二年,薨于州,时年三十。机美姿容,善吐纳。家既多书,博学强记;然而好弄,尚力,远士子,近小人。为州专意聚敛,无治绩,频被案劾。及将葬,有司请谥,高祖诏曰:"王好内怠政,可谥曰炀。"所著诗赋数千言,世祖集而序之。子操嗣。

  南浦侯推,字智进,机次弟也。少清敏,好属文,深为太宗所赏。普通六年,以王子例封。历宁远将军、淮南太守。迁轻车将军、晋陵太守,给事中,太子洗马,秘书丞。出为戎昭将军、吴郡太守。所临必赤地大旱,吴人号"旱母"焉。侯景之乱,守东府城,贼设楼车,尽锐攻之,推随方抗拒,频击挫之。至夕,东北楼主许郁华启关延贼,城遂陷,推握节死之。

  南平元襄王伟,字文达,太祖第八子也。幼清警好学。齐世,起家晋安镇北法曹行参军府,迁骠骑,转外兵。高祖为雍州,虑天下将乱,求迎伟及始兴王憺来襄阳。俄闻已入沔,高祖欣然谓佐吏曰:"吾无忧矣。"义师起,南康王承制,板为冠军将军,留行雍州开府事。义师发后,州内储备及人皆虚竭。魏兴太守裴师仁、齐兴太守颜僧都并据郡不受命,举兵将袭雍州,伟与始兴王憺遣兵于始平郡待师仁等,要击大破之,州境以安。

  高祖既克郢、鲁,下寻阳,围建业,而巴东太守萧慧训子璝及巴西太守鲁休烈起兵逼荆州,屯军上明,连破荆州。镇军萧颖胄遣将刘孝庆等距之,反为璝所败,颖胄忧愤暴疾卒,西朝凶惧。尚书仆射夏侯详议征兵雍州,伟乃割州府将吏,配始兴王嶦往赴之。嶦既至,璝等皆降。和帝诏以伟为使持节、都督雍、梁、南、北秦四州郢州之竟陵司州之随郡诸军事、宁蛮校尉、雍州刺史,将军如故。寻加侍中,进号镇北将军。天监元年,加散骑常侍,进督荆、宁二州,余如故。封建安郡王,食邑二千户,给鼓吹一部。四年,徙都督南徐州诸军事、南徐州刺史,使持节、常侍、将军如故。五年,至都,改为抚军将军、丹阳尹,常侍如故。六年,迁使持节、都督扬、南徐二州诸军事、右军将军、扬州刺史。未拜,进号中权将军。七年,以疾表解州,改侍中、中抚军,知司徒事。九年,迁护军、石头戍军事,侍中、将军、鼓吹如故。其年,出为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江州诸军事、镇南将军、江州刺史,鼓吹如故。十一年,以本号加开府仪同三司。其年,复以疾陈解。十二年,征为抚军将军,仪同、常侍如故,以疾不拜。十三年,改为左光禄大夫。加亲信四十人,岁给米万斛,布绢五千匹,药直二百四十万,厨供月二十万,并二卫两营杂役二百人,倍先。置防阁白直左右职局一百人。伟末年疾浸剧,不复出藩,故俸秩加焉。

  十五年,所生母陈太妃寝疾,伟及临川王宏侍疾,并衣不解带。及太妃薨,毁顿过礼,水浆不入口累日,高祖每临幸譬抑之。伟虽奉诏,而毁瘠殆不胜丧。

  十七年,高祖以建安土瘠,改封南平郡王,邑户如故。迁侍中、左光禄大夫、开府仪同三司。普通四年,增邑一千户。五年,进号镇卫大将军。中大通元年,以本官领太子太傅。四年,迁中书令、大司马。五年,薨,时年五十八。诏敛以衮冕,给东园秘器。又诏曰:"旌德纪功,前王令典;慎终追远,列代通规。故侍中、中书令、大司马南平王伟,器宇宏旷,鉴识弘简。爰在弱龄,清风载穆,翼佐草昧,勋高樊、沔,契阔艰难,劬劳任寄。及赞务论道,弘兹衮职。奄焉薨逝,朕用震恸于厥心。宜隆宠命,式昭茂典。可赠侍中、太宰,王如故。给羽葆鼓吹一部,并班剑四十人。谥曰元襄。"

  伟少好学,笃诚通恕,趋贤重士,常如不及。由是四方游士,当世知名者,莫不毕至。齐世,青溪宫改为芳林苑,天监初,赐伟为第,伟又加穿筑,增植嘉树珍果,穷极雕丽,每与宾客游其中,命从事中郎萧子范为之记。梁世藩邸之盛,无以过焉。而性多恩惠,尤愍穷乏。常遣腹心左右,历访闾里人士,其有贫困吉凶不举者,即遣赡恤之。太原王曼颖卒,家贫无以殡敛,友人江革往哭之,其妻儿对革号诉。革曰:"建安王当知,必为营理。"言未讫而伟使至,给其丧事,得周济焉。每祁寒积雪,则遣人载樵米,随乏绝者即赋给之。晚年崇信佛理,尤精玄学,著《二旨义》,别为新通。又制《性情》、《几神》等论其义,僧宠及周舍、殷钧、陆倕并名精解,而不能屈。

  伟四子:恪,恭,虔,祗。世子恪嗣。

  恭字敬范。天监八年,封衡山县侯,以元襄功,加邑至千户。初,乐山侯正则有罪,敕让诸王,独谓元襄曰:"汝儿非直无过,并有义方。"

  恭起家给事中,迁太子洗马。出为督齐安等十一郡事、宁远将军、西阳、武昌二郡太守。征为秘书丞,迁中书郎,监丹阳尹,行徐、南徐州事,转衡州刺史,母忧去职。寻起为云麾将军、湘州刺史。

  恭善解吏事,所在见称。而性尚华侈,广营第宅,重斋步櫩,模写宫殿。尤好宾友,酣宴终辰,座客满筵,言谈不倦。时世祖居藩,颇事声誉,勤心著述,卮酒未尝妄进。恭每从容谓人曰:"下官历观世人,多有不好欢乐,乃仰眠床上,看屋梁而著书,千秋万岁,谁传此者。劳神苦思,竟不成名,岂如临清风,对朗月,登山泛水,肆意酣歌也。"寻以雍州蛮文道拘引魏寇,诏恭赴援,仍除持节、仁威将军、宁蛮校尉、雍州刺史,便道之镇。太宗少与恭游,特被赏狎,至是手令曰:"彼士流肮脏,有关辅余风,黔首扞格,但知重剑轻死。降胡惟尚贪婪,边蛮不知敬让,怀抱不可皂白,法律无所用施。愿充实边戍,无数迁徙,谍候惟远,箱庾惟积,长以控短,静以制躁。早蒙爱念,敢布腹心。"恭至州,治果有声绩,百姓陈奏,乞于城南立碑颂德,诏许焉。

  先高祖以雍为边镇,运数州之粟,以实储仓,恭后多取官米,赡给私宅,为荆州刺史庐陵王所启,由是免官削爵,数年竟不叙用。侯景乱,卒于城中,时年五十二。诏特复本封。世祖追赠侍中、左卫将军。谥曰僖。

  世子静,字安仁,有美名,号为宗室后进。有文才,而笃志好学,既内足于财,多聚经史,散书满席,手自雠校。何敬容欲以女妻之,静忌其太盛,距而不纳,时论服焉。历官太子舍人、东宫领直。迁丹阳尹丞,给事黄门侍郎,深为太宗所爱赏。太清三年,卒,赠侍中。

  鄱阳忠烈王恢,字弘达,太祖第九子也。幼聪颖,年七岁,能通《孝经》、《论语》义,发擿无所遗。既长,美风表,涉猎史籍。齐隆昌中,明帝作相,内外多虞,明帝就长沙宣武王懿求诸弟有可委以腹心者,宣武言恢焉。明帝以恢为宁远将军,甲仗百人卫东府,且引为骠骑法曹行参军。明帝即位,东宫建,为太子舍人,累迁北中郎外兵参军,前军主簿。宣武之难,逃在京师。

  高祖义兵至,恢于新林奉迎,以为辅国将军。时三吴多乱,高祖命出顿破岗。建康平,还为冠军将军、右卫将军。天监元年,为侍中、前将军,领石头戍军事,封鄱阳郡王,食邑二千户。二年,出为使持节、都督南徐州诸军事、征虏将军、南徐州刺史。四年,改授都督郢、司二州诸军事、后将军、郢州刺史,持节如故。义兵初,郢城内疾疫死者甚多,不及藏殡,及恢下车,遽命埋掩。又遣四使巡行州部,境内大治。七年,进号云麾将军,进督霍州。八年,复进号平西将军。十年,征为侍中、护军将军、石头戍军事,领宗正卿。十一年,出为使持节、都督荆、湘、雍、益、宁、南、北梁、南、北秦九州诸军事、平西将军、荆州刺史,给鼓吹一部。十三年,迁散骑常侍、都督益、宁、南、北秦、沙七州诸军事、镇西将军、益州刺史,使持节如故,便道之镇。成都去新城五百里,陆路往来,悉订私马,百姓患焉,累政不能改。恢乃市马千匹,以付所订之家,资其骑乘,有用则以次发之,百姓赖焉。十七年,征为侍中、安前将军、领军将军。十八年,出为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荆、湘、雍、梁、益、宁、南、北秦八州诸军事、征西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荆州刺史。普通五年,进号骠骑大将军。七年九月,薨于州,时年五十一。诏曰:"故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荆、湘、雍、梁、益、宁、南、北秦八州诸军事、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荆州刺史鄱阳王恢,风度开朗,器情凝质。爰在弱岁,美誉克宣,洎于从政,嘉猷载缉。方入正论道,弘燮台阶,奄焉薨逝,朕用伤恸于厥心。宜隆宠命,以申朝典。可赠侍中、司徒,王如故。并给班剑二十人。谥曰忠烈。"遣中书舍人刘显护丧事。

  恢有孝性,初镇蜀,所生费太妃犹停都,后于都下不豫,恢未之知,一夜忽梦还侍疾,既觉忧遑,便废寝食。俄而都信至,太妃已瘳。后又目有疾,久废视瞻,有北渡道人慧龙得治眼术,恢请之。既至,空中忽见圣僧,及慧龙下针,豁然开朗,咸谓精诚所致。

  恢性通恕,轻财好施,凡历四州,所得俸禄随而散之。在荆州,常从容问宾僚曰:"中山好酒,赵王好吏,二者孰愈?"众未有对者。顾谓长史萧琛曰:"汉时王侯,藩屏而已,视事亲民,自有其职。中山听乐,可得任性;彭祖代吏,近于侵官。今之王侯,不守藩国,当佐天子临民,清白其优乎!"坐宾咸服。世子范嗣。

  范字世仪,温和有器识。起家太子洗马、秘书郎,历黄门郎,迁卫尉卿。每夜自巡警,高祖嘉其劳苦。出为益州刺史,开通剑道,克复华阳,增邑一千户,加鼓吹。征为领军将军、侍中。

  范虽无学术,而以筹略自命。爱奇玩古,招集文才,率意题章,亦时有奇致。复出为使持节、都督雍、梁、东益、南、北秦五州诸军事、镇北将军、雍州刺史。范作牧莅民,甚得时誉;抚循将士,尽获欢心。太清元年,大举北伐,以范为使持节、征北大将军、总督汉北征讨诸军事,进伐穰城。寻迁安北将军、南豫州刺史。侯景败于涡阳,退保寿阳,乃改范为合州刺史,镇合肥。时景已蓄奸谋,不臣将露,范屡启言之,朱异每抑而不奏。及景围京邑,范遣世子嗣与裴之高等入援,迁开府仪同三司,进号征北将军。京城不守,范乃弃合肥,出东关,请兵于魏,遣二子为质。魏人据合肥,竟不出师助范,范进退无计,乃溯流西上,军于枞阳,遣信告寻阳王。寻阳要还九江,欲共治兵西上,范得书大喜,乃引军至湓城,以晋熙为晋州,遣子嗣为刺史。江州郡县,辄更改易,寻阳政令所行,惟存一郡,时论以此少之。既商旅不通,信使距绝,范数万之众,皆无复食,人多饿死。范恚,发背薨,时年五十二。

  世子嗣,字长胤。容貌丰伟,腰带十围。性骁果有胆略,倜傥不护细行,而能倾身养士,皆得其死力。范之薨也,嗣犹据晋熙,城中食尽,士乏绝,景遣任约来攻,嗣躬擐甲胄,出垒距之。时贼势方盛,咸劝且止。嗣按剑叱之曰:"今之战,何有退乎?此萧嗣效命死节之秋也。"遂中流矢,卒于阵。

  始兴忠武王嶦,字僧达,太祖第十一子也。数岁,所生母吴太妃卒,嶦哀感傍人。齐世,弱冠为西中郎法曹行参军,迁外兵参军。义师起,南康王承制,以嶦为冠军将军、西中郎谘议参军,迁相国从事中郎,与南平王伟留守。

  和帝立,以嶦为给事黄门侍郎。时巴东太守萧慧训子璝等及巴西太守鲁休烈举兵逼荆州,屯军上明,镇军将军萧颖胄暴疾卒,西朝甚惧,尚书仆射夏侯祥议征兵雍州,南平王伟遣嶦赴之。嶦以书喻璝等,旬日皆请降。是冬,高祖平建业。明年春,和帝将发江陵,诏以嶦为使持节、都督荆、湘、益、宁、南、北秦六州诸军事、平西将军、荆州刺史,未拜。天监元年,加安西将军,都督、刺史如故。封始兴郡王,食邑二千户。时军旅之后,公私空乏,嶦厉精为治,广辟屯田,减省力役,存问兵死之家,供其穷困,民甚安之。嶦自以少年始居重任,思欲开导物情。乃谓佐吏曰:"政之不臧,士君子所宜共惜。言可用,用之可也;如不用,于我何伤?吾开怀矣,尔其无吝。"于是小人知恩,而君子尽意。民辞讼者,皆立前待符教,决于俄顷。曹无留事,下无滞狱,民益悦焉。三年,诏加鼓吹一部。

  六年,州大水,江溢堤坏,嶦亲率府将吏,冒雨赋丈尺筑治之。雨甚水壮,众皆恐,或请嶦避焉。嶦曰:"王尊尚欲身塞河堤,我独何心以免。"乃刑白马祭江神。俄而水退堤立。邴州在南岸,数百家见水长惊走,登屋缘树,憺募人救之,一口赏一万,估客数十人应募救焉,州民乃以免。又分遣行诸郡,遭水死者给棺槥,失田者与粮种。是岁,嘉禾生于州界,吏民归美,嶦谦让不受。

  七年,慈母陈太妃薨,水浆不入口六日,居丧过礼,高祖优诏勉之,使摄州任。是冬,诏征以本号还朝。民为之歌曰:"始兴王,民之爹。赴人急,如水火。何时复来哺乳我?"八年,为平北将军、护军将军、领石头戍事。寻迁中军将军、中书令,俄领卫尉卿。嶦性劳谦,降意接士,常与宾客连榻而坐,时论称之。是秋,出为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南、北兖、徐、青、冀五州诸军事、镇北将军、南兖州刺史。

  九年春,迁都督益、宁、南梁、南、北秦、沙六州诸军事、镇西将军、益州刺史。开立学校,劝课就业,遣子映亲受经焉,由是多向方者。时魏袭巴南,西围南安,南安太守垣季珪坚壁固守,嶦遣军救之,魏人退走,所收器械甚众。十四年,迁都督荆、湘、雍、宁、南梁、南、北秦七州诸军事、镇右将军、荆州刺史。同母兄安成王秀将之雍州,薨于道。嶦闻丧,自投于地,席稿哭泣,不饮不食者数日,倾财产赙送,部伍小大皆取足焉。天下称其悌。

  十八年,征为侍中、中抚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领军将军。普通三年十一月,薨,时年四十五。追赠侍中、司徒、骠骑将军。给班剑三十人,羽葆鼓吹一部。册曰:"咨故侍中、司徒、骠骑将军始兴王:夫忠为令德,武谓止戈,于以用之,载在前志。王有佐命之元勋,利民之厚德,契阔二纪,始终不渝,是用方轨往贤,稽择故训,鸿名美义,允臻其极。今遣兼大鸿胪程爽,谥曰忠武。魂而有灵,歆兹显号。呜呼哀哉!"

  嶦未薨前,梦改封中山王,策授如他日,意颇恶之,数旬而卒。世子亮嗣。

  史臣曰:自昔王者创业,广植亲亲,割裂州国,封建子弟。是以大旗少帛,崇于鲁、卫,盘石凝脂,树斯梁、楚。高祖远遵前轨,藩屏懿亲。至于安成、南平,鄱阳、始兴,俱以名迹著,盖亦汉之间、平矣。

  《梁书》 唐·姚思廉

查看目录 >> 《梁书》


国学迷 繪圖草木春秋演義四卷三十二回 地理醒心錄十二卷 疹科纂要不分卷 金剛般若波羅密經 說文古本考十三卷 楊龜山先生集四十二卷首一卷 商山事略 [光緒]贛榆縣志十八卷 湘軍記二十卷 訂訛雜錄十卷 [光緒]寶山縣志十四卷首一卷 椒生隨筆八卷 念佛百問 高氏三宴詩集三卷 離騷草木疏四卷 新刻劍嘯閣批評西漢演義八卷 水道提綱二十八卷 四書經學考十卷 冬青館古宮詞三卷 晉書一百三十卷 章文毅公詩集一卷 詞律二十卷拾遺八卷補遺一卷 青萍軒文錄二卷 御撰資治通鑑綱目三編二十卷 廣雅書局書目 公羊春秋不分卷穀梁春秋不分卷 [山東利津]李氏家乘六卷 最新高等小學國文教科書 千金方衍義三十卷 古河考 誦芬堂詩鈔十卷首一卷二集六卷首一卷 關中金石記八卷附記一卷 分類補注李太白詩二十五卷 大學衍義四十三卷 韻語陽秋二十卷 書經六卷 船塢論略一卷 周易本義四卷筮儀一卷圖說一卷 魯巖所學集十五卷補遺一卷 唐宋八大家類選十四卷 漢魏六十名家 詠懷堂新編十錯認春燈謎四十出 割錐術課本二篇 退思軒詩集六卷補遺一卷 十國雜事詩十九卷 空同詩集三十四卷 重訂唐詩別裁集二十卷 靜修先生文集十二卷 宋王忠文公文集五十卷 奏稿數通 說文解字注十五卷六書音韻表二卷 梅氏叢書輯要二十三種附錄二種 繡像四香緣四卷三十二回 續吳先賢贊十五卷 [光緒]綏遠志十卷首一卷 文文忠公事略四卷 蘇黃題跋 清八家詞八卷 去偽齋集十卷首一卷附錄一卷闕疑一卷呂書四種合刻 綱鑑正史約三十六卷 國朝列卿紀四十七_雷禮輯.djvu 國朝列卿紀四十八_雷禮輯.djvu 國朝列卿紀四十九_雷禮輯.djvu 國朝列卿紀五十_雷禮輯.djvu 國朝列卿紀五十一_雷禮輯.djvu 國朝列卿紀五十二_雷禮輯.djvu 國朝列卿紀五十三_雷禮輯.djvu 國朝列卿紀五十四_雷禮輯.djvu 國朝列卿紀五十五_雷禮輯.djvu 國朝列卿紀五十六_雷禮輯.djvu 國朝列卿紀五十七_雷禮輯.djvu 國朝列卿紀五十八_雷禮輯.djvu 國朝列卿紀五十九_雷禮輯.djvu 國朝列卿紀六十_雷禮輯.djvu 國朝列卿紀六十一_雷禮輯.djvu 國朝列卿紀六十二_雷禮輯.djvu 國朝列卿紀六十三_雷禮輯.djvu 國朝列卿紀六十四_雷禮輯.djvu 國朝列卿紀六十五_雷禮輯.djvu 國朝列卿紀六十六_雷禮輯.djvu 國朝列卿紀六十七_雷禮輯.djvu 國朝列卿紀六十八_雷禮輯.djvu 國朝列卿紀六十九_雷禮輯.djvu 國朝列卿紀七十_雷禮輯.djvu 國朝列卿紀七十一_雷禮輯.djvu 國朝列卿紀七十二_雷禮輯.djvu 國朝列卿紀七十三_雷禮輯.djvu 國朝列卿紀七十四_雷禮輯.djvu 國朝列卿紀七十五_雷禮輯.djvu 國朝列卿紀七十六_雷禮輯.djvu 國朝列卿紀七十七_雷禮輯.djvu 國朝列卿紀七十八_雷禮輯.djvu 皇明輔世編一_唐鶴徵撰.djvu 皇明輔世編二_唐鶴徵撰.djvu 皇明輔世編三_唐鶴徵撰.djvu 皇明輔世編四_唐鶴徵撰.djvu 皇明輔世編五_唐鶴徵撰.djvu 皇明輔世編六_唐鶴徵撰.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一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二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三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四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五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六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七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八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九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十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十一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十二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十三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十四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十五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十六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十七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十八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十九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二十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二十一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二十二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二十三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二十四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二十五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二十六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二十七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二十八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二十九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三十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三十一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三十二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三十三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三十四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三十五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三十六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三十七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三十八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三十九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四十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四十一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四十二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四十三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四十四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四十五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四十六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四十七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四十八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四十九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五十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五十一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五十二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五十三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五十四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五十五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五十六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五十七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五十八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五十九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六十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六十一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六十二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六十三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六十四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六十五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六十六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六十七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六十八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六十九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七十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七十一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七十二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七十三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七十四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七十五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七十六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七十七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七十八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七十九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八十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八十一_焦竑輯.djvu 焦太史編輯國朝獻徵錄八十二_焦竑輯.djvu 耳无闻,目无见 耳闻不如目睹 耻其言而过其行 职思其外 职思其居 职思其忧 职此之由 聘则为妻,奔则为妾 聪明一世,懵懂一时 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聿修厥德 肃肃宵征 肉食者谋之 肉食者鄙,未能远谋 肤如凝脂 肤寸而合 肺腑而能语,医师色如土 胁肩谄笑 胆欲大而心欲小,智欲圆而行欲方 胜其任而愉快 胜败兵家常势 胜造七级浮图 胡为乎来哉 胡为乎泥中 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 胸中正,则眸子瞭焉 能攻心则反侧自消,不审势即宽严皆误 能言者未必能行 腰缠十万贯,骑鹤上扬州 臣不密则失身 臣事君以忠,君使臣以礼 臣弑其君,子弑其父 臣罪当诛兮天王圣明 自作孽,不可活 自作孽,不可逭 自公退食 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 自古而然 自天祐之,吉无不利 自家有病自心知 自强不息 自我不见,于今三年 自我得之,自我失之 自断此生休问天 自是桃花贪结子,错教人恨五更风 自求多福 自生民以来,未有夫子也 自经于沟渎而莫之知也 自行束脩以上,未尝无诲 自西自东,自南自北,无思不服 自视欿然 自非圣人,外宁,必有内忧 臭腐化为神奇,神奇化为臭腐 至于再,至于三 至矣尽矣,不可以加矣 至纤至悉 致远恐泥 舍其旧而新是谋 舍其田而芸人之田 舜举皋陶,不仁者远 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 船如天上坐 良农不为水旱不耕,良贾不以折阅不市 良冶之子,必学为裘;良弓之子,必学为箕 良弓之子,必学为箕;良冶之子,必学为裘 良有以也 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 良贾深藏若虚,君子盛德容貌若愚 良辰美景,赏心乐事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色斯举矣,翔而后集 节用而爱人 芙蓉如面柳如眉 花开堪折直须折 花有清香月有阴 苍颉作书而天雨粟,鬼夜哭 苏粪壤以充帏,谓申椒其不芳 苗而不秀,秀而不实 苟全性命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 若大旱之望云霓 若崩厥角稽首 若己推而内之沟中 若敖之鬼,不其馁而 若教鲍老当筵舞,更觉郎当舞袖长 若臂之使指 若要不知,除非莫为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若要官,杀人放火受招安 若要富,赶着行在卖酒醋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英雄出少年 范叔一寒如此 茅茨不翦,采椽不斫 茫茫来日愁如海,寄语羲和快着鞭 荃不察余之中情兮 荐绅先生难言之 荡荡乎民无能名 荧荧不救,炎炎奈何 莞尔而笑 莫之与京 莫予荓蜂,自求辛螫 莫使金樽空对月 莫信直中直,须防人不仁 莫待无花空折枝 莫我肯顾 莫见乎隐,莫显乎微 莫道桑榆晚 莫遣佳期更后期 获兔者犬,指踪者人 获罪于天,无所祷也 萧何为法,斠若画一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情恋落花 落霞孤鹜齐飞 葛天氏之民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蓬生麻中,不扶自直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