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故事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后汉书 李贤注 >

卷四十四 邓张徐张胡列传第三十四

卷四十四 邓张徐张胡列传第三十四

  邓彪字智伯,南阳新野人,《续汉书》曰:“其先楚人,邓况始居新野,子孙以农桑为业。”太傅禹之宗也。父邯,中兴初以功封鄳侯,鄳音莫庚反。仕至勃海太守。彪少励志,修孝行。父卒,让国于异母弟荆凤,本或无“荆”。显宗高其节,下诏许焉。

  后仕州郡,辟公府,《东观记》曰:“彪与同郡宗武伯、翟敬伯、陈绥伯、张弟伯同志好,齐名,南阳号曰‘五伯’。”五迁桂阳太守。永平十七年,征入为太仆。数年,丧后母,辞疾乞身,诏以光禄大夫行服。服竟,拜奉车都尉,迁大司农。数月,代鲍昱为太尉。彪在位清白,为百僚式。视事四年,以疾乞骸骨。元和元年,赐策罢,赠钱三十万,在所以二千石奉终其身。又诏太常四时致宗庙之胙,胙,祭庙肉也。礼,凡预祭,异姓则归之胙,同姓则留之宴。彪不预祭而赐胙,重之。河南尹遣丞存问,常以八月旦奉羊、酒。《东观记》曰“赐羊一头,酒二石”也。

  和帝即位,以彪为太傅,录《尚书》事,赐爵关内侯。永元初,窦氏专权骄纵,朝廷多有谏争,而彪在位修身而已,不能有所匡正。又尝奏免御史中丞周纡,纡前失窦氏旨,故颇以此致讥,然当时宗其礼让。及窦氏诛,以老病上还枢机职,诏赐养牛酒而许焉。五年春,薨于位,天子亲临吊临。

  张禹字伯达,赵国襄国人也。

  祖父况族姊为皇祖考夫人,皇祖考,钜鹿都尉回。数往来南顿,见光武。光武为大司马,过邯郸,况为郡吏,谒见光武。光武大喜,曰:“乃今得我大舅乎!”因与俱北,到高邑,以为元氏令。迁涿郡太守。后为常山关长。会赤眉攻关城,况战殁。关,县,属常山郡,今定州行唐县西北有故关邑城。《东观记》曰:“况迁涿郡太守,时年八十,不任兵马,上疏乞身,诏许之。后诏问起居何如,子歆对曰‘如故’。诏曰:‘家人居不足赡,且以一县自养。’复以况为常山关长。会赤眉攻关城,况出战死。上甚哀之。”父歆,初以报仇逃亡,《东观记》曰:“歆守皋长,有报父仇贼自出,歆召囚诣合,曰:‘欲自受其辞。’既入,解械饮食,便发遣,遂弃官亡命,逢赦出,由是乡里服其高义。”与此不同。后仕为淮阳相,终于汲令。《东观记》曰:“歆为相时,王新归国,宾客放纵,干乱法禁,歆将令尉入宫搜捕,王白上,歆坐左迁为汲令,卒官。”

  禹性笃厚节俭。《东观记》曰:“禹好学,习欧阳《尚书》,事太常桓荣,恶衣食。”父卒,汲吏人赙送前后数百万,悉无所受。又以田宅推与伯父,身自寄止。

  永平八年,举孝廉,稍迁;建初中,拜杨州刺史。当过江行部,中土人皆以江有子胥之神,难于济涉。郦元《水经注》曰,吴王赐子胥死,浮尸于江。夫差悔,与群臣临江设祭,修塘道及坛,吴人因为立庙而祭焉。禹将度,吏固请不听。禹厉言曰:“子胥如有灵,知吾志在理察枉讼,岂危我哉?”遂鼓楫而过。历行郡邑,深幽之处莫不毕到,亲录囚徒,多所明举。吏民希见使者,人怀喜悦,怨德美恶,莫不自归焉。

  元和二年,转兖州刺史,亦有清平称。三年,迁下邳相。徐县北界有蒲阳坡,《东观记》曰:“坡水广二十里,径且百里,在道西,其东有田可万顷。”“坡”与“陂”同。傍多良田,而堙废莫修。禹为开水门,通引灌溉,遂成孰田数百顷。劝率吏民,假与种粮,亲自勉劳,遂大收谷实。邻郡贫者归之千余户,室庐相属,其下成市。后岁至垦千余顷,民用温给。《东观记》曰:“禹巡行守舍,止大树下,食糒饮水而已。后年,邻国贫人来归之者,茅屋草庐千户,屠酤成市。垦田千余顷,得谷百万余斛。”功曹史戴闰,故太尉掾也,权动郡内。有小谴,禹令自致徐狱,然后正其法。徐,县名也。《东观记》曰“闰当从行县,从书佐假车马什物。禹闻知,令直符责问,闰具以实对。禹以宰士惶恐首实,令自致徐狱”也。自长史以下,莫不震肃。

  永元六年,入为大司农,拜太尉,和帝甚礼之。十五年,南巡祠园庙,禹以太尉兼卫尉留守。《东观记》曰“禹留守北宫,太官朝夕送食,赐闟登具物,除子男盛为郎”也。闻车驾当进幸江陵,以为不宜冒险远,驿马上谏。诏报曰:“祠谒既讫,当南礼大江,会得君奏,临汉回舆而旋。”及行还,禹特蒙赏赐。

  延平元年,迁为太傅,录《尚书》事。邓太后以殇帝初育,育,生也。欲令重臣居禁内,乃诏禹舍宫中,给帷帐床褥,太官朝夕进食,五日一归府。每朝见,特赞,与三公绝席。禹上言:“方谅闇密静之时,不宜依常有事于苑囿。郑玄注《论语》曰:“谅闇谓凶庐也。”《尚书》曰“帝乃徂落,四海遏密八音”也。其广成、上林空地,宜且以假贫民。”太后从之。及安帝即位,数上疾乞身。诏遣小黄门问疾,赐牛一头,酒十斛,劝令就第。其钱布、刀剑、衣物,前后累至。

  永初元年,以定策功封安乡侯,食邑千二百户,与太尉徐防、司空尹勤同日俱封。其秋,以寇贼水雨策免防、勤,而禹不自安,上书乞骸骨,更拜太尉。四年,新野君病,邓太后母阴氏。皇太后车驾幸其第。禹与司徒夏勤、司空张敏俱上表言:“新野君不安,车驾连日宿止,臣等诚窃惶惧。臣闻王者动设先置,止则交戟,清道而后行,清室而后御,《前书》曰:“旧典,天子行幸,所至必遣静室令先案行,清静殿中,以虞非常。”离宫不宿,所以重宿卫也。陛下体烝烝之至孝,亲省方药,恩情发中,久处单外,百官露止,议者所不安。宜且还宫,上为宗庙社稷,下为万国子民。”比三上,固争,乃还宫。后连岁灾荒,府臧空虚,禹上疏求入三岁租税,以助郡国禀假。禀,给也。假,贷也。诏许之。五年,以阴阳不和策免。七年,卒于家。使者吊祭。除小子曜为郎中。长子盛嗣。

  徐防字谒卿,沛国铚人也。铚故城,今亳州临涣县也。祖父宣,为讲学大夫,以易教授王莽。王莽置《六经》祭酒各一人,秩上卿。长安国由为讲《易》祭酒,宣为讲学大夫,盖当属于祭酒也。父宪,亦传宣业。

  防少习父祖学,永平中,举孝廉,除为郎。防体貌矜严,占对可观,显宗异之,特补《尚书》郎。职典枢机,周密畏慎,奉事二帝,未尝有过。和帝时,稍迁司隶校尉,出为魏郡太守。永元十年,迁少府、大司农。防勤晓政事,所在有迹。十四年,拜司空。

  防以《五经》久远,圣意难明,宜为章句,以悟后学。上疏曰:“臣闻《诗》《书》《礼》《乐》,定自孔子;发明章句,始于子夏。《史记》,孔子没,子夏居西河,教弟子三百人,为魏文侯师。其后诸家分析,各有异说。《前书》:“仲尼没而微言绝,七十子丧而大义乖,故《春秋》为五,《诗》分为四,《易》有数家之传。”汉承乱秦,经典废绝,本文略存,或无章句。收拾缺遗,建立明经,博征儒术,开置太学。武帝时开学官,置博士弟子员也。孔圣既远,微旨将绝,故立博士十有四家,《汉官》曰:“光武中兴,恢弘稽古,《易》有施、孟、梁丘贺、京房,《书》有欧阳和伯、夏侯胜、建,《诗》有申公、辕固、韩婴,《春秋》有严彭祖、颜安乐,《礼》有戴德、戴圣。凡十四博士。太常差选有聪明威重一人为祭酒,总领纲纪也。”设甲乙之科,《前书》曰:“岁课甲科四十人为郎中,乙科二十人为太子舍人,丙科四十人补文学掌故。”以勉劝学者,所以示人好恶,改敝就善者也。伏见太学试博士弟子,皆以意说,不修家法,诸经为业,各自名家。私相容隐,开生奸路。每有策试,辄兴诤讼,论议纷错,互相是非。孔子称‘述而不作’,但述先圣之言,不自制作。又曰‘吾犹及史之阙文’,古者史官于书事,有不知则阙,以待能者。孔子言“吾少时犹及见古史官之阙文,今则无之”,疾时多穿凿也。见《论语》也。疾史有所不知而不肯阙也。今不依章句,妄生穿凿,以遵师为非义,意说为得理,轻侮道术,寖以成俗,诚非诏书实选本意。改薄从忠,三代常道,太史公曰:“夏之政忠。忠之敝,小人以野,故殷人承之以敬。敬之敝,小人以鬼,故周人承之以文。文之敝,小人以僿,故救僿莫若以忠。三王之道若循环,周而复始。”僿音西志反,《史记》“僿”或作“薄”。专精务本,儒学所先。臣以为博士及甲乙策试,宜从其家章句,开五十难以试之。解释多者为上第,引文明者为高说;若不依先师,义有相伐,伐谓自相攻伐也。皆正以为非。《五经》各取上第六人,《论语》不宜射策。虽所失或久,差可矫革。”《东观记》防上疏曰:“试《论语》本文章句,但通度,勿以射策。冀令学者务本,有所一心,专精师门,思核经意,事得其实,道得其真。于此弘广经术,尊重圣业,有益于化。虽从来久,六经衰微,学问寖浅,诚宜反本,改矫其失。”诏书下公卿,皆从防言。

  十六年,拜为司徒。延平元年,迁太尉,与太傅张禹参录《尚书》事,数受赏赐,甚见优宠。

  安帝即位,以定策封龙乡侯。食邑千一百户。其年以灾异寇贼策免,就国。凡三公以灾异策免,始自防也。《东观记》曰:“郡国被水灾,比州湮没,死者以千数。灾异数降。西羌反畔,杀略人吏。京师淫雨,蟊贼伤稼穑。防比上书自陈过咎,遂策免。”

  防卒,子衡当嗣,让封于其弟崇。数岁,不得已,乃出就爵云。

  张敏字伯达,河闲鄚人也。鄚,今瀛州县也。音莫。建初二年,举孝廉,四迁,五年,为《尚书》。

  建初中,有人侮辱人父者,而其子杀之,肃宗贳其死刑而降宥之,贳,宽也,音示夜反。自后因以为比。是时遂定其议,以为轻侮法。敏驳议曰:“夫轻侮之法,先帝一切之恩,不有成科班之律令也。夫死生之决,宜从上下,犹天之四时,有生有杀。若开相容恕,著为定法者,则是故设奸萌,生长罪隙。孔子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由,从也。言设政教,可但使人从之,若知其本末,愚者或轻而不行。事见《论语》也。《春秋》之义,子不报仇,非子也。《公羊传》曰:“父不受诛,子复仇可也。”注云:“不受诛,罪不当诛也。”而法令不为之减者,以相杀之路不可开故也。今托义者得减,妄杀者有差,使执宪之吏得设巧诈,非所以导‘在丑不争’之义。导,教也。丑,类也。又轻侮之比,寖以繁滋,至有四五百科,转相顾望,弥复增甚,难以垂之万载。臣闻师言:‘救文莫如质。’故高帝去烦苛之法,为三章之约。建初诏书,有改于古者,可下三公、廷尉蠲除其敝。”议寝不省。敏复上疏曰:“臣敏蒙恩,特见拔擢,愚心所不晓,迷意所不解,诚不敢苟随众议。臣伏见孔子垂经典,皋陶造法律,史游《急就篇》曰“皋陶造狱法律存”也。原其本意,皆欲禁民为非也。未晓《轻侮》之法将以何禁?必不能使不相轻侮,而更开相杀之路,执宪之吏复容其奸枉。议者或曰:‘平法当先论生。’臣愚以为天地之性,唯人为贵,杀人者死,三代通制。今欲趣生,反开杀路,一人不死,天下受敝。记曰:‘利一害百,人去城郭。’夫春生秋杀,天道之常。春一物枯即为灾,《礼记》《月令》曰“孟春行夏令,则风雨不时,草木早落”也。秋一物华即为异。《月令》曰“仲秋行春令,则秋雨不降,草木生荣,国乃有恐”也。王者承天地,顺四时,法圣人,从经律。愿陛下留意下民,考寻利害,广令平议,天下幸甚。”和帝从之。

  九年,拜司隶校尉。视事二岁,迁汝南太守。清约不烦,用刑平正,有理能名。坐事免。延平元年,拜议郎,再迁颍川太守。永初元年,征拜司空,在位奉法而已。视事三岁,以病乞身,不听。六年春,行大射礼,陪位顿仆,乃策罢之。《东观记》载策曰:“今君所苦未瘳,有司奏君年体衰羸,郊庙礼仪仍有旷废。鼎足之任不可以缺,重以职事留君。其上司空印绶。”因病笃,卒于家。

  胡广字伯始,南郡华容人也。华容,县,故城在今荆州东。六世祖刚,清高有志节。平帝时,大司徒马宫辟之。值王莽居摄,刚解其衣冠,县府门而去,遂亡命交址,隐于屠肆之闲。后莽败,乃归乡里。父贡,交址都尉。

  广少孤贫,亲执家苦。《襄阳耆旧记》,广父名宠,宠妻生广,早卒,宠更娶江陵黄氏,生康,字仲始。长大,随辈入郡为散吏。太守法雄之子真,从家来省其父。真颇知人。会岁终应举,雄来真助其求才。雄因大会诸吏,真自于牖闲密占察之,乃指广以白雄,遂察孝廉。既到京师,试以章奏,安帝以广为天下第一。《谢承书》曰:“广有雅才,学究《五经》,古今术蓺皆毕览之。年二十七,举孝廉。”《续汉书》曰“故事,孝廉高第,三公《尚书》辄优之,特劳来其举将,于是公府下诏书劳来雄焉。及拜郎,恪勤职事,所掌辨护”也。旬月拜《尚书》郎,五迁《尚书》仆射。

  顺帝欲立皇后,而贵人有宠者四人,莫知所建,议欲探筹,以神定选。广与《尚书》郭虔、史敞上疏谏曰:“窃见诏书以立后事大,谦不自专,欲假之筹策,决疑灵神。篇籍所记,祖宗典故,未尝有也。恃神任筮,既不必当贤;就值其人,犹非德选。夫岐嶷形于自然,《诗》云:“克岐克嶷。”郑玄注云:“岐岐然意有所知也。其貌嶷然,有所识别也。”伣天必有异表。伣音苦见反。《说文》曰:“伣,譬谕也。”《诗》云:“文王嘉止,伣天之妹。”文王闻太姒之贤则美之。言大邦有子女,譬天之有女弟,故求为配焉。宜参良家,简求有德,德同以年,年钧以貌,稽之典经,断之圣虑。《左传》曰“昔先王之命曰:‘王后无嫡,则择立长,年钧以德,德钧以卜’”也。政令犹汗,往而不反。《易》曰:“涣汗其大号,王居无咎。”刘向曰“汗出而不反”者也。诏文一下,形之四方。形,见也。臣职在拾遗,忧深责重,是以焦心,冒昧陈闻。”帝从之,以梁贵人良家子,定立为皇后。

  时尚书令左雄议改察举之制,限年四十以上,儒者试经学,文吏试章奏。广复与敞、虔上书驳之,曰:“臣闻君以兼览博照为德,即明四目,达四聪也。臣以献可替否为忠。《左传》曰,齐晏子曰:“君所谓可而有否焉,臣献其否,以成其可。君所谓否而有可焉,臣献其可,以去其否。”《书》载稽疑,谋及卿士;稽,考也。考正疑事,谋及卿士。见《尚书》。《诗》美先人,询于刍荛。《诗·大雅》曰:“先人有言,询于刍荛。”注云:“询,谋也。刍荛,薪采者也。言有疑事,当与薪采者谋之也。”国有大政,必议之于前训,咨之于故老,《国语》叔向曰:“国有大事,必顺于典刑,而访于耇老,而后行之。”是以虑无失策,举无过事。窃见《尚书》令左雄议郡举孝廉,皆限年四十以上,诸生试章句,文吏试笺奏。周成杂字曰:“笺,表也。”《汉杂事》曰:“凡群臣之书,通于天子者四品:一曰章,二曰奏,三曰表,四曰驳议。章者需头,称‘稽首上以闻’。谢恩陈事,诣阙通者也。奏者亦需头,其京师官但言‘稽首言’,下‘稽首以闻’,其中有所请,若罪法劾案,公府送御史台,卿校送谒者台也。表者不需头,上言‘臣某言’,下言‘诚惶诚恐,顿首顿首,死罪死罪’,左方下附曰‘某官臣甲乙上’。”明诏既许,复令臣等得与相参。窃惟王命之重,载在篇典,《礼记》曰:“动则左史书之,言则右史书之。”《尚书》曰:“王言惟作命,弗言,臣下罔由禀令。”又曰:“令出惟行,不惟反。”当令县于日月,固于金石,遗则百王,施之万世。《诗》云:‘天难谌斯,不易惟王。’可不慎与!《诗·大雅》也。谌,信也。斯,词也。天之意难信矣,不可改易者天子也。盖选举因才,无拘定制。六奇之策,不出经学;《前书》陈平设六奇策以佐高祖。郑、阿之政,非必章奏。《说苑》曰:“子产相郑,内无国中之乱,外无诸侯之患也。子产从政也,择能而使之。晏子化东阿,三年,景公召而数之,晏子请改道易行。明年上计,景公迎而贺之,晏子对曰:‘臣前之化东阿也,属托不行,货赂不至,君反以罪臣。今则反是,而更蒙贺。’景公下席而谢。”甘、奇显用,年乖强仕;《史记》曰,秦欲与燕共伐赵,以广河闲之地。甘罗年十二,使于赵,说赵王立割五城,以广河闲,秦乃封罗为上卿。《说苑》曰,子奇年十八,齐君使主东阿,东阿大化。《礼记》曰:“四十强而仕。”终、贾扬声,亦在弱冠。《前书》,终军年十八,为博士弟子,自请愿以长缨必羁南越王而致之阙下。上奇其对,擢为谏大夫,往说越。越听命,天子大悦。贾谊年十八,以诵《诗》属文称于郡中,文帝召为博士。汉承周、秦,兼览殷、夏,祖德师经,参杂霸轨,宣帝曰:“汉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杂理之。”圣主贤臣,世以致理,贡举之制,莫或回革。今以一臣之言,刬戾旧章,刬,削也。戾,乖也。便利未明,众心不猒。猒,服也。矫枉变常,政之所重,而不访台司,不谋卿士。若事下之后,议者剥异,异之则朝失其便,同之则王言已行。臣愚以为可宣下百官,参其同异,然后览择胜否,详采厥衷。敢以瞽言,冒干天禁,瞽,无目者也。不察人君颜色而言,如无目之人也。孔子曰:“未见颜色而言谓之瞽。”干,犯也。惟陛下纳焉。”帝不从。

  时陈留郡缺职,《尚书》史敞等荐广。曰:“臣闻德以旌贤,旌,明也。《书》曰“德懋懋官”也。爵以建事,能建立事则与之爵。‘明试以功’,《典》《谟》所美,明白考试之,有功者则授之以官。《舜典》、《咎繇谟》皆有此言,故云“典谟所美”也。‘五服五章’,天秩所作,五服谓天子、诸侯、卿、大夫、士之服也。五者之服必须章明。《尚书·咎繇谟》曰:“天秩有礼,自我五礼有庸哉。天命有德,五服五章哉。”秩,序也。是以臣竭其忠,君丰其宠,丰,厚也。举不失德,下忘其死。窃见《尚书》仆射胡广,体真履规,谦虚温雅,博物洽闻,探赜穷理,《六经》典奥,旧章宪式,无所不览。柔而不犯,文而有礼,柔而不犯谓性和柔而不可犯以非义也。忠贞之性,忧公如家。不矜其能,不伐其劳,翼翼周慎,行靡玷漏。密勿夙夜,密勿,僶勉。十有余年,心不外顾,志不苟进。臣等窃以为广在《尚书》,劬劳日久,后母年老,既蒙简照,宜试职千里,匡宁方国。《诗》云:“厥德不回,以受方国。”陈留近郡,今太守任缺。广才略深茂,堪能拨烦,愿以参选,纪纲颓俗,使束修守善,有所劝仰。”

  广典机事十年,出为济阴太守,以举吏不实免。复为汝南太守,入拜大司农。汉安元年,迁司徒。质帝崩,代李固为太尉,录《尚书》事。以定策立桓帝,封育阳安乐乡侯。以病逊位。又拜司空,告老致仕。寻以特进征拜太常,迁太尉,以日食免。复为太常,拜太尉。

  延熹二年,大将军梁冀诛,广与司徒韩演、司空孙朗坐不卫宫,皆减死一等,夺爵土,免为庶人。后拜太中大夫、太常。九年,复拜司徒。

  灵帝立,与太傅陈蕃参录《尚书》事,复封故国。以病自乞。会蕃被诛,代为太傅,总录如故。

  时年已八十,而心力克壮。盛弘之《荆州记》曰“菊水出穰县。芳菊被涯,水极甘香。谷中皆饮此水,上寿百二十,七八十者犹以为夭。太尉胡广所患风疾,休沐南归,恒饮此水,后疾遂瘳,年八十二薨”也。继母在堂,朝夕瞻省,傍无几杖,言不称老。《礼记》曰:“夫为人子者,恒言不称老。”及母卒,居丧尽哀,率礼无愆。性温柔谨素,常逊言恭色。逊,顺也。达练事体,明解朝章。虽无謇直之风,屡有补阙之益。故京师谚曰:“万事不理问伯始,天下中庸有胡公。”庸,常也。中和可常行之德也。孔子曰:“中庸之为德,其至矣乎!”及共李固定策,大议不全,质帝崩,固为太尉,与广及司空赵戒议欲立清河王蒜。梁冀以蒜年长有德,恐为后患,盛意立蠡吾侯志。广、戒等慑惮不能与争,而固与杜乔坚守本议。又与中常侍丁肃婚姻,以此讥毁于时。

  自在公台三十余年,历事六帝,广以顺帝汉安元年为司空,至灵帝熹平元年薨,三十一年也。六帝谓安、顺、冲、质、桓、灵也。礼任甚优,每逊位辞病,及免退田里,未尝满岁,辄复升进。凡一履司空,再作司徒,三登太尉,又为太傅。其所辟命,皆天下名士。与故吏陈蕃、李咸并为三司。《谢承书》曰:“咸字元卓,汝南西平人。孤特自立。家贫母老,常躬耕稼以奉养。学《鲁诗》、《春秋公羊传》、《三礼》。三府并辟,司徒胡广举茂才,除高密令,政多奇异,青州表其状。建宁三年,自大鸿胪拜太尉。自在相位,约身率下,常食脱粟饭、酱菜而已。不与州郡交通。刺史、二千石刬记,非公事不发省。以老乞骸骨,见许,悉还所赐物,乘敝牛车,使子男御。晨发京师,百僚追送盈涂,不能得见。家旧贫狭,庇荫草庐。”蕃等每朝会,辄称疾避广,时人荣之。年八十二,熹平元年薨。使五官中郎将持节奉策赠太傅、安乐乡侯印绶,给东园梓器,谒者护丧事,赐冢茔于原陵,谥文恭侯,拜家一人为郎中。故吏自公、卿、大夫、博士、议郎以下数百人,皆缞绖殡位,自终及葬。汉兴以来,人臣之盛,未尝有也。

  初,杨雄依《虞箴》作《十二州二十五官箴》,杨雄传曰:“箴莫大于《虞箴》,故遂作《九州箴》。”《左传》曰,昔周辛甲之为太史也,命百官官箴王阙,于虞人之箴曰:“芒芒禹迹,画为九州。经启九道,人有寝庙,兽有茂草,各有攸处,德用不扰,在帝夷羿,冒于原兽,忘其国恤,而思其麀牡。武不可重,用不恢于夏家,兽臣司原,敢告仆夫。”其九箴亡阙,后涿郡崔骃及子瑗又临邑侯刘騊駼增补十六篇,广复继作四篇,文甚典美。乃悉撰次首目,为之解释,名曰《百官箴》,凡四十八篇。其余所著诗、赋、铭、颂、箴、吊及诸解诂,凡二十二篇。

  熹平六年,灵帝思感旧德,乃图画广及太尉黄琼于省内,诏议郎蔡邕为其颂云。《谢承书》载其颂曰:“岩岩山岳,配天作辅。降神有周,生申及甫。允兹汉室,诞育二后。曰胡曰黄,方轨齐武。惟道之渊,惟德之薮。股肱元首,代作心膂。天之烝人,有则有类。我胡我黄,钟厥纯懿。巍巍特进,仍践其位。赫赫三事,七佩其绂。奕奕四牡,沃若文辔。衮职龙章,其文有蔚。参曜乾台,穷宠极贵。功加八荒,群生以遂。超哉邈乎,莫与为二!”

  论曰:爵任之于人重矣,全丧之于生大矣。怀禄以图存者,仕子之恒情;审能而就列者,出身之常体。列,位也。夫纡于物则非己,直于志则犯俗,纡,曲也。辞其艰则乖义,徇其节则失身。徇,营也。统之,方轨易因,险涂难御。统者,总论上事也。方轨谓平路也。若履平路,易可因循;如践险涂,则难免颠覆也。故昔人明慎于所受之分,迟迟于岐路之闲也。呈材效职,则受之分明矣。迟迟,疑不前之貌也。明其分,则不可妄进。如令志行无牵于物,临生不先其存,后世何贬焉?守志直道,视死如归,则后之人何从而贬责矣。古人以宴安为戒,岂数公之谓平?《左传》曰:“宴安酖毒,不可怀也。”

  赞曰:邓、张作傅,无咎无誉。敏正疑律,防议章句。胡公庸庸,饰情恭貌。朝章虽理,据正或桡。桡,曲也,易曰“栋桡凶”也。

查看目录 >> 《后汉书 李贤注》


国学迷 江湖丐帮:天大第一大帮丐帮的打狗棒的来历 西汉的都城是如何确定的?西汉的都城在哪里 “百战百胜”旷世美男兰陵王为何戴上狰狞面具 阎崇年揭皇太极死因:三高症患者 死于心梗 吕蒙读书缘由的另类传说:左慈替吕蒙三羊换命 圆明园被毁珍宝中 哪一件让咸丰皇帝痛不欲生? 刘邦称帝后都杀了哪些功臣?刘邦为何要杀功臣 鹿死谁手是什么意思?鹿死谁手的典故故事简介 如果李世民把唐僧吃了现在会不会还是贞观之治? 《唐山大地震》电视剧 讲述余震后的心灵治愈 揭秘:三国最牛家族不是魏蜀吴三家而是诸葛家 鲁桓公与鲁庄公的悲哀:父子都被戴上绿帽子 骇人听闻的故事 吴铁城“以三寸不烂之舌”为蒋介石拉拢张学良 明成祖朱棣开空头支票得了天下 “坑”了儿子 刘子业残暴体现:嗜杀成性并且迷恋不伦之欲 段祺瑞吃斋念佛为哪般?段祺瑞为何要皈依佛教 冯玉祥轶事:因名字吉利被选中为慈禧站道迎驾 唐朝公务员不好做:揭秘严厉的唐朝考勤制度 秦灭六国后他们的国君怎么样了呢? 清朝历史上乾隆皇帝的四大宝物之“九龙宝剑” 故宫珍妃井灵异事件:一到晚上就有哭声 耶律阿保机和完颜阿骨打谁更厉害? 西魏悲情皇后乙弗氏:为巩固丈夫的皇位无奈出家 古今第一美人毛嫱情况介绍:比西施更美? 汉成帝许皇后和姐姐一同爱上了淳于长? 唐朝开国功臣殷开山生平简介 殷开山是怎么死的 桂军抗战纪实:第7军和第48军鹿吐石铺合作歼敌 揭秘三国历史上最灵验的三大断言 古代性交易场所叫窑子是因为什么隐晦的原因 抗日名将孙立人今何在?4子女3人毕业于清华大学 历史中的夏姬是怎样一个人?夏姬生平事迹简介 宰相和丞相有什么区别?你能分得清楚吗 苗族都有哪些传统节日?苗族传统节日文化 乾隆平反诸多文字狱英明?自己确是文字狱第一人 揭秘:孝庄钱皇后究竟爱的是朱祁镇还是朱祁钰 古今奇事:揭秘第一个死在酒桌上的中国高官是谁 乾隆眼里最有水平的皇帝是尧帝!有何原因? 三国时期的十大帅哥都是谁?三国十大帅哥简介 孔子晚年最牛的弟子子夏:成为大将吴起的老师 西汉大臣张安世谦虚谨慎平安度过一生时光 成语哀鸿遍野出自哪里?哀鸿遍野的主人公是谁 宫廷揭秘:一代皇后大玉儿是否下嫁给了多尔衮 未解之谜:李世民的昭陵究竟有没有被盗? 李白和杜甫都曾写过求官信,可结果却截然不同 揭秘:水浒里老大的女人为什么都喜欢偷汉子? 斯摩棱斯克战争对国际局势的影响是什么 都说项羽是真汉子 但这些事却粉碎了好名声 揭秘三国名将张飞那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 负荆请罪的主人公是谁,负荆请罪的历史人物有谁 侯景为何反叛萧衍?言而无信惹的祸! 抗日英雄赵一曼的故事 细数赵一曼的英雄事迹 皇后婉容与人私通之谜:侍卫与婉容私通的下场 贤能著称的扶苏:若他不死或许秦国不会灭 顾横波是秦淮八艳之一吗?顾横波有何爱情故事 野史秘闻:古代皇帝入洞房时鲜为人知的私密习俗 他是孙权的伴读 37岁生擒关羽39岁破刘备70万大军 明太祖朱元璋嗜杀成性的原因是因他身患精神病? 慈禧太后为什么可以统治中国47年? 怪圈横生!非洲惊现神秘仙女圈之谜 雍正的妃子生过龙凤胎吗?弘曕到底是谁的儿子 纪灵为何会答应吕布在辕门射戟定胜负? 辫子王朝的闲话:清朝到底什么地方招人爱了? 慈禧乃一介女流 为何后来都称其为“老佛爷”? 揭秘:曹操七十二疑冢为何至今为明 秦朝!那么强大!却灭亡!背后的原因是这个! 周朝有八百年天下 竟是因为西伯侯帮此人拉车 揭密张学良的七个弟弟都是谁?分别都是干什么的 马嵬之变:唐玄宗无奈逼死杨贵妃 为什么宋江宁可坐牢也不愿意上梁山? 她是光绪最为宠爱的妃子,却喜欢穿男装? 刘子业与山阴公主的故事:姐弟乱伦玩通宵 先轸有儿子吗?先轸的儿子是谁? 宋太宗赵光义是通过合法途径登上王位的吗 陈子昂蒙受不白之冤幕后黑手是上官婉儿吗? 历史上最年轻的太上皇 惨死冯太后权欲之下 刘启的父亲是谁 刘启的老婆子女具体介绍 殷墟遗址未解之谜:一道神秘符号的出现 日本战犯供述:试枪虐杀平民 决堤致2万人死 三国时让诸葛亮自叹不如的奇才 孟浩然《自洛之越》古诗原文意思赏析 满族历史 满族的“八旗”有着怎样的历史 乌孜别克族历史 乌孜别克族经济发展简介 林徽因凭什么成为民国女神:思想更复杂长相更漂亮 皇帝的奇葩性爱好:爱睡孕妇,对少女伸魔爪 吕后公开幽会 刘邦却还是对她“不离不弃” 揭秘孙悟空有一个杀手锏 比金箍棒还厉害 揭秘:乌喇纳喇皇后断发被废只因乾隆太风流? 揭秘:身背43年“汉奸”罪名的红色女间谍是谁? 唐朝末帝唐哀宗李祝是怎么被朱温拉下马的 国民党首领蒋介石与宋美龄的爱情故事是怎样的 刘备如何在青梅煮酒中赢得人生牌局,有一个字把曹操骗惨了 太平天国真相:以道愚民、以术杀人 羌族白石崇拜有着怎样的历史意义 “奸臣坏蛋”伯嚭奸邪小人得志的一生故事 抗战英烈赵尚志:东北沦陷区最早的共产党员之一 中国历史上第一次触碰西域:霍去病的出击匈奴 宋仁宗身世之谜:狸猫换太子的传说故事 夺命酒:揭秘成吉思汗两个儿子彼此毒杀的阴谋 唐太宗特赦290名死囚犯竟受县令唐临启发 詒晉齋集八卷後集一卷隨筆一卷 曉讀書齋雜錄八卷 貸園叢書初集 黃嬭餘話六卷 欽定四書文選 新輯纂圖元亨療馬集六卷附駝經一卷 司馬頭陀鐵案五卷 味蓼軒詩鍾匯存二卷 傷寒說意十卷首一卷 欽定三希堂法帖正續集不分卷 唐氏宗譜六卷 [乾隆]長葛縣志十卷 鹿洲全集八種 高僧傳四集 佛說一切法功德莊嚴王經一卷 柏廬外集四卷 [光緒]蘭谿縣志八卷首一卷附補遺一卷 芙蓉山館詩稿十六卷詞稿四卷 御批歷代通鑑輯覽一百二十卷 [咸豐]武定府志三十八卷首一卷 梅村集二十卷 醫學階梯二卷 東漢銅弩圖 煙嶼樓文集四十卷 康衢新樂府十出 振綺堂叢書二集二十五種 小楊山祖源禪師萬法歸心錄一卷 籑喜廬叢書四種 雅雨堂叢書一百三十五卷 天文圖說四卷 法界觀披雲集一卷 欽定續文獻通考二百五十卷 通商各關華洋貿易總册不分卷 定鄉小識十六卷 同門錄一卷 蕉鹿吟一卷 新鐫古今大雅南宮詞紀六卷 元耶律楚材西遊錄一卷 春秋傳注三十六卷提綱一卷 近思錄十四卷 朱子文集十八卷 明夷待訪錄一卷 蘇文忠公詩編注集成四十六卷總案四十五卷首一卷目錄一卷雜綴一卷識餘四卷 御批資治通鑑綱目全書四種一百二十九卷 世補齋醫書前集 古文關鍵二卷 洨濱蔡先生文集十二卷 壽世保元十卷 東萊先生古文關鍵二卷 鈐山堂集三十二卷附錄一卷 班馬字類五卷 元詩紀事二十四卷 [乾隆]續商州志十卷 文苑英華辨證十卷 百家姓考略一卷三字經訓詁一卷千字文釋義一卷 繪圖蒙學中國歷史實在易不分卷 清異錄二卷 蒼莨詩初集十卷 筮杙二卷 折獄龜鑑補六卷 小說月報四十五期_顧冷觀聯華出版公司上海.djvu 小說畫報_包天笑中華書局上海.djvu 小說畫報_包天笑中華書局上海.djvu 小說畫報_包天笑中華書局上海.djvu 小說畫報_包天笑中華書局上海.djvu 小說畫報_包天笑中華書局上海.djvu 小說畫報_包天笑中華書局上海.djvu 小說新報_國華書局上海.djvu 小說新報_國華書局上海.djvu 小說新報_國華書局上海.djvu 小說新報_李定夷國華書局上海.djvu 千秋一卷一期_千秋社千秋社上海.djvu 千秋一卷二期_千秋社千秋社上海.djvu 千秋一卷三期_千秋社千秋社上海.djvu 千秋一卷六期_千秋社千秋社上海.djvu 千秋一卷七期_千秋社千秋社上海.djvu 千秋一卷八期_千秋社千秋社上海.djvu 千秋一卷十三期_千秋社千秋社上海.djvu 千秋一卷十四期_千秋社千秋社上海.djvu 千秋_千秋出版社.djvu 千秋一卷十六期_千秋社千秋社上海.djvu 千秋一卷十八期_千秋社千秋社上海.djvu 千秋二卷一期_金民天千秋出版社上海.djvu 千秋二卷十二期_金民天千秋出版社上海.djvu 千秋二卷三期_金民天千秋出版社上海.djvu 千秋二卷四期_金民天千秋出版社上海.djvu 千秋二卷五六期_金民天千秋出版社上海.djvu 千秋二卷七期_金民天千秋出版社上海.djvu 千秋二卷八期_金民天千秋出版社上海.djvu 千秋二卷九期_金民天千秋出版社上海.djvu 千秋二卷十期_金民天千秋出版社上海.djvu 川農所簡報_四川省農業改進所四川省農業改進所.djvu 川農所簡報_農業改進所農業改進所四川.djvu 女子月刊_姚黃心勉女子書店上海.djvu 女子月刊_姚黃心勉女子書店上海.djvu 女子月刊_女子月刊社女子書店上海.djvu 女子月刊_女子月刊社女子書店上海.djvu 女子月刊_女子月刊社.djvu 女子月刊_女子月刊社女子書店上海.djvu 女子月刊_女子月刊社女子書店上海.djvu 女子月刊_女子月刊社女子書店上海.djvu 女子月刊_女子月刊社女子書店上海.djvu 女子月刊_女子月刊社女子書店上海.djvu 女子月刊第二卷第四期_女子書店上海.djvu 女子月刊第二卷第六期_女子書店上海.djvu 女子月刊_上海聯合印刷公司.djvu 女子月刊_上海聯合印刷公司.djvu 女子月刊_上海黃童排版印書館.djvu 女子月刊第三卷十期_女子月刊編輯部女子月刊發行部上海.djvu 女子月刊第三卷十一期_女子月刊編輯部女子月刊發行部上海.djvu 女子月刊第三卷十二期_女子月刊編輯部女子月刊發行部上海.djvu 女子月刊_陳爰等女子書店上海x1_215.djvu 女子月刊_姚名達女子書店上海.djvu 上海文化一期_王謙葉上海文化服務社上海.djvu 上海文化二期_王謙葉上海文化服務社上海.djvu 上海文化三期_王謙葉上海文化服務社上海.djvu 上海文化五期_王謙葉上海文化服務社上海.djvu 上海文化第十一期_上海文化月刊社.djvu 上海文化第十二期.djvu 上海生活第五年一期_顧冷觀聯合廣告公司出版部上海.djvu 上海生活第五年二期_顧冷觀聯合廣告公司出版部上海.djvu 上海生活第五年四期_顧冷觀聯合廣告公司出版部上海.djvu 上海生活第五年五期_顧冷觀聯合廣告公司出版部上海.djvu 上海醫報第一年一-五十期_上海醫報編輯部上海醫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_上海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_上海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_上海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_上海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_上海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_上海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_上海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_上海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_上海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_上海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_上海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_上海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_上海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_上海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_上海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_上海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_上海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_上海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_上海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_上海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_上海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_上海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_上海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十二卷一期_大夏週報社編輯部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十二卷二期_大夏週報社編輯部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十二卷四期_大夏週報社編輯部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十二卷五期_大夏週報社編輯部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十二卷六期_大夏週報社編輯部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十二卷七期_大夏週報社編輯部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十二卷八期_大夏週報社編輯部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十二卷十期_大夏週報社編輯部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十二卷十二期_大夏週報社編輯部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十二卷十五期_大夏週報社編輯部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十二卷十七期_大夏週報社編輯部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十三卷二期_大夏週報社編輯部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十三卷三期_大夏週報社編輯部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十三卷五期_大夏週報社編輯部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十三卷九期_大夏週報社編輯部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十三卷十三期_大夏週報社編輯部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十三卷十四期_大夏週報社編輯部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十三卷十五期_大夏週報社編輯部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十三卷十六期_大夏週報社編輯部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十三卷十七期_大夏週報社編輯部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十三卷十八期_大夏週報社編輯部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十三卷十九期_大夏週報社編輯部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十三卷二十期_大夏週報社編輯部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十三卷二十一期_大夏週報社編輯部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十三卷二十二期_大夏週報社編輯部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十三卷二十三期_大夏週報社編輯部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十三卷二十四期_大夏週報社編輯部大夏週報社上海x1_15.djvu 大夏週報十三卷二十五期_大夏週報社編輯部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十三卷二十六期_大夏週報社編輯部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十三卷二十七期_大夏週報社編輯部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十三卷二十八期_大夏週報社編輯部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十三卷二十九三十期_大夏週報社編輯部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十五卷三期_大夏週報社編輯部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凌云健笔 赋就凌云 长卿多病 文园病客 尺布斗粟 荒台麋鹿 重足而立 侧目而视 后来居上 汲黯卧治 淮南卧理 卧治 延宾置驿 郑驿留宾 门可罗雀 雀罗廷尉 伏生授经 董生下帷 网漏吞舟 苍鹰乳虎 守舍 张汤劾鼠 掘鼠询 一意孤行 不寒而栗 三尺法 不得要领 剧孟任侠 短小精悍 短小精干 不名一钱 大笑绝缨 仰天笑齐 杯盘狼藉 优孟衣冠 公车上书 东方三千牍 上书金马 避世金马门 金马客 东郭履穿 东郭履 祖道 西门豹治邺 正襟危坐 捧腹大笑 灭门 龟支床足 支床有龟 老龟搘床 计然之策 范蠡扁舟 范相鸱夷 人弃我取 斥卖 绣文倚市 丹书铁契 安车蒲轮 昆明池 杨仆移关 渥洼种 单于台 嵩呼万岁 斋房芝 舳舻千里 射蛟 平乐 建章 汗马 绣衣持斧 之罘朱雁 拨乱反正 莲勺困 水衡钱 威凤 龙楼 绝驰道 摧枯拉朽 债台 矫枉过正 金紫 黄绶 虎脊 龙媒 赭衣塞路 谷贱伤农 富民侯 错刀 金马碧鸡 黄蒿 鹖冠子 登堂入室 醴酒不设 枕中鸿宝 刘向传经 石渠 萧曹 扼亢拊背 犯雾露 阪上走丸 金汤 奉头鼠窜 束缊乞火 贾谊痛哭 厝火积薪 秦赘 前车覆,后车诫 投鼠忌器 帷薄不修 盘水加剑 臣山愚直 曳裾王门 未明求衣 间不容发 危于累卵 马工枚速 蒲牒写书 刻木为吏 榆塞 实事求是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