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后汉书 李贤注 >

卷四十三 朱乐何列传第三十三

卷四十三 朱乐何列传第三十三

  朱晖孙穆

  朱晖字文季,南阳宛人也。《东观记》曰“其先宋微子之后也,以国氏姓。周衰,诸侯灭宋,奔砀,易姓为朱,后徙于宛”也。家世衣冠。晖早孤,有气决。年十三,王莽败,天下乱,与外氏家属从田闲奔入宛城。《东观记》曰“晖外祖父孔休,以德行称于代”也。道遇群贼,白刃劫诸妇女,略夺衣物。昆弟宾客皆惶迫,伏地莫敢动。晖拔剑前曰:“财物皆可取耳,诸母衣不可得。今日朱晖死日也!”贼见其小,壮其志,笑曰:“童子内刀。”遂舍之而去。

  初,光武与晖父岑俱学长安,有旧故。及即位,求问岑,时已卒,乃召晖拜为郎。晖寻以病去,卒业于太学。性矜严,进止必以礼,诸儒称其高。

  永平初,显宗舅新阳侯阴就慕晖贤,自往候之,晖避不见。复遣家丞致礼,《续汉志》曰:“诸侯家丞,秩三百石。”晖遂闭门不受。就闻,叹曰:“志士也,勿夺其节。”后为郡吏,太守阮况尝欲市晖婢,晖不从。《东观记》曰:“晖为督邮,况当归女,欲买晖婢,晖不敢与。后况卒,晖送其家金三斤。”及况卒,晖乃厚赠送其家。人或讥焉,晖曰:“前阮府君有求于我,所以不敢闻命,诚恐以财货污君。今而相送,明吾非有爱也。”骠骑将军东平王苍闻而辟之,甚礼敬焉。正月朔旦,苍当入贺。故事,少府给璧。是时阴就为府卿,贵骄,吏慠不奉法。苍坐朝堂,漏且尽,而求璧不可得,顾谓掾属曰:“若之何?”晖望见少府主簿持璧,即往绐之曰:绐,欺也。“我数闻璧未尝见,试请观之。”主簿以授晖,晖顾召令史奉之。奉之于苍。主簿大惊,遽以白就。就曰:“朱掾义士,勿复求。”更以它璧朝。苍既罢,召晖谓曰:“属者掾自视孰与蔺相如?”属,向也。与犹如也。《史记》曰,蔺相如,赵人也。赵惠文王时得楚和氏璧,秦昭王欲以十五城易之,赵王使相如奉璧入秦。秦王大喜,无意偿赵城。相如乃前曰:“璧有瑕,愿指示王。”相如因持璧却立倚柱,怒发上冲冠,曰:“臣观大王无偿赵城色,故臣复取璧。大王必欲急臣,臣今头与璧俱碎于柱矣。”相如持其璧睨柱,欲以击柱。秦王恐其璧破,乃谢之。帝闻壮之。及当幸长安,欲严宿卫,故以晖为卫士令。再迁临淮太守。

  晖好节概,有所拔用,皆厉行士。其诸报怨,以义犯率,皆为求其理,多得生济。其不义之囚,即时僵仆。僵,偃;仆,踣也。吏人畏爱,为之歌曰:“强直自遂,南阳朱季。吏畏其威,人怀其惠。”《东观记》曰:“建武十六年,四方牛大疫,临淮独不,邻郡人多牵牛入界。”数年,坐法免。《东观记》曰:“坐考长吏囚死狱中,州奏免官。”

  晖刚于为吏,见忌于上,所在多被劾。自去临淮,屏居野泽,布衣蔬食,不与邑里通,乡党讥其介。介,特也。言不与众同。建初中,南阳大饥,米石千余,晖尽散其家资,以分宗里故旧之贫羸者,乡族皆归焉。初,晖同县张堪素有名称,尝于太学见晖,甚重之,接以友道,乃把晖臂曰:“欲以妻子托朱生。”晖以堪先达,举手未敢对,自后不复相见。堪卒,晖闻其妻子贫困,乃自往候视,厚赈赡之。晖少子颉怪而问曰:“大人不与堪为友,平生未曾相闻,子孙窃怪之。”晖曰:“堪尝有知己之言,吾以信于心也。”以堪先托妻子,心已许之,故言信于心也。晖又与同郡陈揖交善,揖早卒,有遗腹子友,晖常哀之。及司徒桓虞为南阳太守,召晖子骈为吏,晖辞骈而荐友。虞叹息,遂召之。其义烈若此。

  元和中,肃宗巡狩,告南阳太守问晖起居,召拜为尚书仆射。岁中迁太山太守。晖上疏乞留中,诏许之。因上便宜,陈密事,深见嘉纳。诏报曰:“补公家之阙,《诗》曰:“衮职有阙,仲山甫补之。”不累清白之素,斯善美之士也。俗吏苟合,阿意面从,进无謇謇之志,却无退思之念,《易·蹇卦·艮》下《坎》上,《艮》为山,《坎》为水,山上有水,蹇难之象也。《六二爻》上应于五,五为君位,二宜为臣也。居俭难之时,履当其位,不以五在难私身远害,故曰“王臣蹇蹇,匪躬之故”。《孝经》曰:“退思补过。”“謇”与“蹇”通。患之甚久。惟今所言,适我愿也。生其勉之!”

  是时谷贵,县官经用不足,经,常也。朝廷忧之。尚书张林上言:“谷所以贵,由钱贱故也。可尽封钱,一取布帛为租,以通天下之用。又盐,食之急者,虽贵,人不得不须,官可自鬻。《前书》曰:“因官器作鬻盐。”音义曰:“鬻,古‘煮’字。”又宜因交址、益州上计吏往来,市珍宝,收采其利,武帝时所谓均输者也。”武帝作均输法,谓州郡所出租赋,并雇运之直,官总取之,市其土地所出之物。官自转输于京,谓之均输。于是诏诸尚书通议。晖奏据林言不可施行,事遂寝。后陈事者复重述林前议,以为于国诚便,帝然之,有诏施行。晖复独奏曰:“王制,天子不言有无,诸侯不言多少,禄食之家不与百姓争利。今均输之法与贾贩无异,盐利归官,则下人穷怨,布帛为租,则吏多奸盗,诚非明主所当宜行。”帝卒以林等言为然,得晖重议,因发怒,切责诸尚书。晖等皆自系狱。三日,诏敕出之。曰:“国家乐闻驳议,黄发无愆,诏书过耳,黄发,老称。谓朱晖也。何故自系?”晖因称病笃,不肯复署议。尚书令以下惶怖,谓晖曰:“今临得谴让,柰何称病,其祸不细!”晖曰:“行年八十,蒙恩得在机密,当以死报。若心知不可而顺旨雷同,负臣子之义。今耳目无所闻见,伏待死命。”遂闭口不复言。诸尚书不知所为,乃共劾奏晖。帝意解,寝其事。后数日,诏使直事郎问晖起居,直事郎谓署郎当次直者。太医视疾,太官赐食。晖乃起谢,复赐钱十万,布百匹,衣十领。

  后迁为尚书令,以老病乞身,拜骑都尉,赐钱二十万。和帝即位,窦宪北征匈奴,晖复上疏谏。顷之,病卒。《华峤书》曰“晖年五十失妻,昆弟欲为继室,晖叹曰:‘时俗希不以后妻败家者!’遂不复娶”也。

  子颉,修儒术,安帝时至陈相。颉子穆。

  穆字公叔。年五岁,便有孝称。父母有病,辄不饮食,差乃复常。及壮耽学,锐意讲诵,或时思至,不自知亡失衣冠,颠队坑岸。其父常以为专愚,几不知数马足。几音近衣反。《前书》曰:“石庆为太仆,上问车中几马?庆以策数马毕,举手曰‘六马。’”言穆用心专愚更甚也。穆愈更精笃。

  初举孝廉。《谢承书》曰“穆少有英才,学明《五经》。性矜严疾恶,不交非类。年二十为郡督邮,迎新太守,见穆曰:‘君年少为督邮,因族埶?为有令德?’穆答曰:‘郡中瞻望明府谓如仲尼,非颜回不敢以迎孔子。’更问风俗人物。太守甚奇之,曰:‘仆非仲尼,督邮可谓颜回也。’遂历职股肱,举孝廉”也。顺帝末,江淮盗贼群起,州郡不能禁。或说大将军梁冀曰:“朱公叔兼资文武,海内奇士,若以为谋主,贼不足平也。”冀亦素闻穆名,乃辟之,使典兵事,甚见亲任。及桓帝即位,顺烈太后临朝,穆以冀埶地亲重,望有以扶持王室,因推灾异,奏记以劝戒冀曰:“穆伏念明年丁亥之岁,刑德合于乾位,历法,太岁在丁、壬,岁德在北宫,太岁在亥、卯、未,岁刑亦在北宫,故合于乾位也。《易》经龙战之会。其文曰:‘龙战于野,其道穷也。’《易·坤卦·上六·象词》也。以爻居上六,故云其道穷也。王弼注云:“阴之为道,卑顺不逆,乃全其美,盛而不已。固阳之地,阳所不堪,故战于野。”谓阳道将胜而阴道负也。今年九月天气郁冒,五位四候连失正气,此互相明也。夫善道属阳,恶道属阴,若修正守阳,摧折恶类,则福从之矣。穆每事不逮,所好唯学,传受于师,时有可试。愿将军少察愚言,申纳诸儒,申,重也。而亲其忠正,绝其姑息,姑,且也。息,安也。小人之道,苟且取安也。《礼记》曰“君子之爱人也以德,细人之爱人也以姑息”也。专心公朝,割除私欲,广求贤能,斥远佞恶。夫人君不可不学,当以天地顺道渐渍其心。宜为皇帝选置师傅及侍讲者,得小心忠笃敦礼之士,将军与之俱入,参劝讲授,师贤法古,此犹倚南山坐平原也,谁能倾之!今年夏,月晕房星,明年当有小厄。宜急诛奸臣为天下所怨毒者,以塞灾咎。议郎、大夫之位,本以式序儒术高行之士,今多非其人;九卿之中,亦有乖其任者。惟将军察焉。”又荐种皓、栾巴等。而明年严鲔谋立清河王蒜,又黄龙二见沛国。冀无术学,遂以穆“龙战”之言为应,于是请皓为从事中郎,荐巴为议郎,举穆高第,为侍御史。《续汉书》曰:“穆举高第,拜侍御史。桓帝临辟雍,行礼毕,公卿出,虎贲置弓阶上,公卿下阶皆避弓。穆过,呵虎贲曰:‘执天子器,何故投于地!’虎贲怖,即摄弓。穆劾奏虎贲抵罪,公卿皆惭,曰‘朱御史可谓临事不惑者也’。”

  时同郡赵康叔盛者,隐于武当山,清静不仕,以经传教授。穆时年五十,乃奉书称弟子。及康殁,丧之如师。其尊德重道,为当时所服。

  常感时浇薄,慕尚敦笃,乃作崇厚论。其辞曰:

  夫俗之薄也,有自来矣。故仲尼叹曰:“大道之行也,而丘不与焉。”《礼记》仲尼叹曰:“大道之行,三代之英,丘未之逮也,而有志焉。”郑玄注曰:“大道,谓三皇、五帝时也。”盖伤之也。夫道者,以天下为一,在彼犹在己也。故行违于道则愧生于心,非畏义也;事违于理则负结于意,非惮礼也。故率性而行谓之道,率,循也。子思曰“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也。得其天性谓之德。天之所命之谓性,不失天性是为德。德性失然后贵仁义,道德之性失,仁义之迹彰。是以仁义起而道德迁,迁,徙也。礼法兴而淳朴散。故道德以仁义为薄,淳朴以礼法为贼也。《老子》曰:“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夫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也。”夫中世之所敦,已为上世之所薄,中世谓五帝时。况又薄于此乎!

  故夫天不崇大则覆帱不广,地不深厚则载物不博,帱亦覆。《左传》曰:“如天之无不焘,如地之无不载。”“帱”与“焘”同。人不敦厖则道数不远。敦厖,厚大也。《左传》曰:“人生敦厖。”数犹理也。言人不敦厚,不能入道之精理也。昔在仲尼不失旧于原壤,原壤,孔子之旧也。《礼记》曰:“原壤之母死,孔子助之沐帜。原壤登木而歌曰:‘狸首之班然,执女手之卷然。’从者曰:‘子未可以已乎?’夫子曰:‘亲者无失其为亲,故者无失其为故。’”楚严不忍章于绝缨。《说苑》曰:“楚庄王赐群臣酒,日暮烛灭,乃有人引美人之衣者。美人援绝其冠缨,告王趣火来上,视绝缨者。王曰:‘赐人酒,使醉失礼,柰何欲显妇人之节而辱士乎?’乃命左右曰:‘与寡人饮,不绝冠缨者不欢。’群臣百余人皆绝去其冠缨,乃上火”也。由此观之,圣贤之德敦矣。老氏之经曰:“大丈夫处其厚不处其薄,居其实不居其华,故去彼取此。”此《老子》《道德经》之词也。顾欢注曰:“道德为厚,礼法为薄,清虚为实,声色为华。去彼华薄,取此厚实。”夫时有薄而厚施,行有失而惠用。俗之凋薄,以厚御之;行之有失,以惠待之。即上孔子、楚庄是也。故覆人之过者,敦之道也;救人之失者,厚之行也。往者,马援深昭此道,可以为德,诫其兄子曰:“吾欲汝曹闻人之过如闻父母之名。耳可得闻,口不得言。”斯言要矣。远则圣贤履之上世,履,践也。言敦厚之道,孔子、楚庄已践履之。近则丙吉、张子孺行之汉廷。宣帝时丙吉为丞相,不案吏,曰:“夫以三公府案吏,吾窃陋之。”子孺为车骑将军,匿名远权,隐人过失。故能振英声于百世,播不灭之遗风,不亦美哉!

  然而时俗或异,风化不敦,而尚相诽谤,谓之臧否。记短则兼折其长,贬恶则并伐其善。悠悠者皆是,其可称乎!悠悠,多也。称,举也。凡此之类,岂徒乖为君子之道哉,将有危身累家之祸焉。悲夫!行之者不知忧其然,故害兴而莫之及也。斯既然矣,又有异焉。人皆见之而不能自迁。何则?务进者趋前而不顾后,荣贵者矜己而不待人,智不接愚,富不赈贫,贞士孤而不恤,贤者厄而不存。故田蚡以尊显致安国之金,田蚡,景帝王皇后同产弟,为太尉,亲贵用事。韩安国为梁王太傅,坐法失官,安国以五百金遗蚡,蚡为言太后,即召以为北地都尉也。淳于以贵埶引方进之言。翟方进,成帝时为丞相。淳于长,元后姊子,封定陵侯,以能谋议为九卿,用事。方进独与长交,称荐之也。夫以韩、翟之操,为汉之名宰,《前书》曰:“天子以韩安国为国器,拜御史大夫。”又曰:“翟方进智慧有余,天子甚重之。”故言名宰也。然犹不能振一贫贤,荐一孤士,又况其下者乎!此禽息、史鱼所以专名于前,而莫继于后者也。《韩诗外传》曰:“禽息,秦大夫,荐百里奚不见纳。缪公出,当车以头击闑,脑乃精出,曰:‘臣生无补于国,不如死也。’缪公感寤而用百里奚,秦以大化。”礼,大夫殡于正室,士于适室。韩子曰,史鱼,卫大夫。卒,委柩后寝。卫君吊而问之。曰:“不能进蘧伯玉,退弥子瑕。”以尸谏也。故时敦俗美,则小人守正,利不能诱也;时否俗薄,虽君子为邪,义不能止也。皆牵于时也。何则?先进者既往而不反,后来者复习俗而追之,是以虚华盛而忠信微,刻薄稠而纯笃稀。斯盖《谷风》有“弃予”之叹,《诗·小雅》曰:“习习谷风,维风及雨。将恐将惧,维予与汝。将安将乐,汝转弃予。”《伐木》有“鸟鸣”之悲矣!《诗·小雅》曰“伐木丁丁,鸟鸣嘤嘤。出自幽谷,迁于乔木。嘤其鸣矣,求其友声”也。

  嗟乎!世士诚躬师孔圣之崇则,嘉楚严之美行,希李老之雅诲,思马援之所尚,鄙二宰之失度,美韩棱之抗正,事具韩棱传也。贵丙、张之弘裕,贱时俗之诽谤,则道丰绩盛,名显身荣,载不刊之德,刊,削也。播不灭之声。然后知薄者之不足,厚者之有余也。彼与草木俱朽,彼谓薄也。此与金石相倾,此谓厚也。《老子》曰:“高下之相倾。”岂得同年而语,并日而谈哉?”

  穆又著绝交论,亦矫时之作。穆集载论,其略曰:“或曰:‘子绝存问,不见客,亦不答也,何故?’曰:‘古者,进退趋业,无私游之交,相见以公朝,享会以礼纪,否则朋徒受习而已。’曰:‘人将疾子,如何?’曰:‘宁受疾。’曰:‘受疾可乎?’曰:‘世之务交游也久矣,敦千乘不忌于君,犯礼以追之,背公以从之。其愈者,则孺子之爱也;其甚者,则求蔽过窃誉,以赡其私。事替义退,公轻私重,居劳于听也。或于道而求其私,赡矣。是故遂往不反,而莫敢止焉。是川渎并决,而莫之敢塞;游豮蹂稼,而莫之禁也。《诗》云:“威仪棣棣,不可算也。”后生将复何述?而吾不才,焉能规此?实悼无行,子道多阙,臣事多尤,思复白圭,重考古言,以补往过。时无孔堂,思兼则滞,匪有废也,则亦焉兴?是以敢受疾也,不亦可乎!’”《文士传》曰:“世无绝交。”又与刘伯宗绝交书及诗曰:“昔我为丰令,足下不遭母忧乎?亲解缞绖,来入丰寺。及我为持书御史,足下亲来入台。足下今为二千石,我下为郎,乃反因计吏以谒相与。足下岂丞尉之徒,我岂足下部民,欲以此谒为荣宠乎?咄!刘伯宗于仁义道何其薄哉!”其诗曰:“北山有鸱,不洁其翼。飞不正向,寝不定息。饥则木揽,饱则泥伏。饕餮贪污,臭腐是食。填肠满嗉,嗜欲无极。长鸣呼凤,谓凤无德。凤之所趣,与子异域。永从此诀,各自努力!”盖因此而著论也。

  梁冀骄暴不悛,朝野嗟毒,穆以故吏,惧其衅积招祸,复奏记谏曰:“古之明君,必有辅德之臣,规谏之官,下至器物,铭书成败,以防遗失。黄帝作巾机之法,孔甲有盘盂之诫。太公阴谋曰,武王衣之铭曰:“桑蚕苦,女工难,得新捐故后必寒。”镜铭曰:“以镜自照者见形容,以人自照者见吉凶。”觞铭曰“乐极则悲,沉湎致非,社稷为危”也。故君有正道,臣有正路,《说苑君道篇》曰:“人君之道,清净无为,务在博爱,趋在任贤,广开耳目,以察万方,不固溺于流俗,不拘系于左右。”臣术篇曰“人臣之术,顺从复命,无所敢专,义不苟合,位不苟尊,必有益于国,必有补于君”也。从之如升堂,违之如赴壑。今明将军地有申伯之尊,申国之伯,周宣王之元舅。位为群公之首,冀绝席于三公。一日行善,天下归仁,《论语》曰:“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终朝为恶,四海倾覆。顷者,官人俱匮,加以水虫为害。水灾及蝗虫也。京师诸官费用增多,诏书发调或至十倍。各言官无见财,皆当出民,搒掠割剥,强令充足。公赋既重,私敛又深。牧守长吏,多非德选,贪聚无猒,遇人如虏,或绝命于棰楚之下,或自贼于迫切之求。贼,杀也。又掠夺百姓,皆托之尊府。遂令将军结怨天下,吏人酸毒,道路叹嗟。昔秦政烦苛,百姓土崩,陈胜奋臂一呼,天下鼎沸,《前书》淮南王谓伍被曰“陈胜,吴广起于大泽,奋臂大呼,天下响应”也。而面谀之臣,犹言安耳。秦胡亥时,山东兵大起,叔孙通谓胡亥曰:“鼠窃狗盗,郡县逐捕之,不足忧。”诸生曰:“何先生言之谀也!”讳恶不悛,卒至亡灭。昔永和之末,纲纪少?,颇失人望。四五岁耳,而财空户散,下有离心。马免之徒乘敝而起,荆扬之闲几成大患。质帝时,九江贼马免称“黄帝”,历阳贼华孟称“黑帝”,并九江都尉滕抚讨斩之。九江、历阳是荆扬之闲也。幸赖顺烈皇后初政清静,内外同力,仅乃讨定。今百姓戚戚,困于永和,内非仁爱之心可得容忍,外非守国之计所宜久安也。夫将相大臣,均体元首,共舆而驰,同舟而济,舆倾舟覆,患实共之。岂可以去明即昧,履危自安,即,就也。主孤时困,而莫之恤乎!宜时易宰守非其人者,减省第宅园池之费,拒绝郡国诸所奉送。内以自明,外解人惑,使挟奸之吏无所依托,司察之臣得尽耳目。宪度既张,远迩清壹,则将军身尊事显,德耀无穷。天道明察,无言不信,惟垂省览。”冀不纳,而纵放日滋,遂复赂遗左右,交通宦者,任其子弟、宾客以为州郡要职。穆又奏记极谏,冀终不悟。报书云:“如此,仆亦无一可邪?”穆言虽切,然亦不甚罪也。

  永兴元年,河溢,漂害人庶数十万户,百姓荒馑,流移道路。冀州盗贼尤多,故擢穆为冀州刺史。州人有宦者三人为中常侍,并以檄谒穆。穆疾之,辞不相见。冀部令长闻穆济河,解印绶去者四十余人。及到,奏劾诸郡,至有自杀者。以威略权宜,尽诛贼渠帅。举劾权贵,或乃死狱中。有宦者赵忠丧父,归葬安平,安平,郡,冀州所部。僭为玙璠、玉匣、偶人。玉匣长尺,广二寸半,衣死者自{要/月}以下至足,连以金缕,天子之制也。《左传》曰:“阳虎将以玙璠敛。”杜预注云:“美玉名,君所佩也。”偶人,明器之属也。穆闻之,下郡案验。吏畏其严明,遂发墓剖棺,陈尸出之,而收其家属。帝闻大怒,征穆诣廷尉,《谢承书》曰:“穆临当就道,冀州从事欲为画像置听事上,穆留板书曰:‘勿画吾形,以为重负。忠义之未显,何形象之足纪也!’”输作左校。左校,署名,属将作,掌左工徒。太学书生刘陶等数千人诣阙上书讼穆曰:“伏见施刑徒朱穆,处公忧国,拜州之日,志清奸恶。诚以常侍贵宠,父兄子弟布在州郡,竞为虎狼,噬食小人,故穆张理天网,补缀漏目,罗取残祸,以塞天意。由是内官咸共恚疾,谤讟烦兴,谗隙仍作,极其刑谪,输作左校。天下有识,皆以穆同勤禹、稷而被共、鲧之戾,若死者有知,则唐帝怒于崇山,重华忿于苍墓矣。尚书曰:“放欢兜于崇山。”孔安国注曰:“崇山,南裔也。”《山海经》曰:“有欢头之国,帝尧葬焉。”郭璞注云:“欢头,欢兜也。”《礼记》曰:“舜葬苍梧之野。”当今中官近习,郑玄注《礼记》云:“近习,天子所亲幸者。”窃持国柄,《周礼》以八柄诏王驭群臣,谓爵、禄、予、置、生、夺、废、诛也。手握王爵,口含天宪,运赏则使饿隶富于季孙,运,行也。《论语》曰:“季氏富于周公。”呼羫则令伊、颜化为桀、跖。呼羫,吐纳也。伊尹、颜回、夏桀、盗跖也。而穆独亢然不顾身害。非恶荣而好辱,恶生而好死也,徒感王纲之不摄,摄,持也。惧天网之久失,故竭心怀忧,为上深计。臣愿黥首系趾,黥首谓凿额涅墨也。系趾谓釱其足也,以铁著足曰釱也。代穆校作。”帝览其奏,乃赦之。

  穆居家数年,在朝诸公多有相推荐者,于是征拜尚书。穆既深疾宦官,及在台阁,旦夕共事,志欲除之。乃上疏曰:“案汉故事,中常侍参选士人。建武以后,乃悉用宦者。自延平以来,浸益贵盛,假貂珰之饰,处常伯之任,珰以金为之,当冠前,附以金蝉也。《汉官仪》曰:“中常侍,秦官也。汉兴,或用士人,银珰左貂。光武已后,专任宦者,右貂金珰。”常伯,侍中。天朝政事,一更其手,权倾海内,宠贵无极,子弟亲戚,并荷荣任,故放滥骄溢,莫能禁御。凶狡无行之徒,媚以求官,恃埶怙宠之辈,渔食百姓,穷破天下,空竭小人。愚臣以为可悉罢省,遵复往初,率由旧章,更选海内清淳之士,明达国体者,以补其处。即陛下可为尧舜之君,众僚皆为稷契之臣,兆庶黎萌蒙被圣化矣。”帝不纳。后穆因进见,口复陈曰:“臣闻汉家旧典,置侍中、中常侍各一人,省尚书事,省,览也。黄门侍郎一人,传发书奏,传,通也。皆用姓族。引用士人有族望者。自和熹太后以女主称制,不接公卿,乃以阉人为常侍,小黄门通命两宫。自此以来,权倾人主,穷困天下。宜皆罢遣,博选耆儒宿德,与参政事。”帝怒,不应。穆伏不肯起。左右传出,传声令出。良久乃趋而去。自此中官数因事称诏诋毁之。

  穆素刚,不得意,居无几,愤懑发疽。疽,痈也。延熹六年,卒,时年六十四。禄仕数十年,蔬食布衣,家无余财。公卿共表穆立节忠清,虔恭机密,守死善道,宜蒙旌宠。策诏曪述,追赠益州太守。所著论、策、奏、教、书、诗、记、嘲,凡二十篇。《袁山松书》曰:“穆著论甚美,蔡邕尝至其家自写之。”

  穆前在冀州,所辟用皆清德长者,多至公卿、州郡。子野,少有名节,仕至河南尹。野字子辽,见荀爽荐文。初,穆父卒,穆与诸儒考依古义,谥曰贞宣先生。《谥法》曰:“清白守节曰贞,善闻周达曰宣。”及穆卒,蔡邕复及闸人共述其体行,谥为文忠先生。《袁山松书》曰:“蔡邕议曰:‘鲁季文子,君子以为忠,而谥曰文子。又传曰:“忠,文之实也。”忠以为实,文以彰之。’遂共谥穆。荀爽闻而非之。故张璠论曰:‘夫谥者,上之所赠,非下之所造,故颜、闵至德,不闻有谥。朱、蔡各以衰世臧否不立,故私议之。’”

  论曰:朱穆见比周伤义,偏党毁俗,《左传》曰:“顽嚚不友,是与比周。”杜预注云:“比,近也。周,密也。”志抑朋游之私,遂著绝交之论。蔡邕以为穆贞而孤,又作正交而广其致焉。邕论略曰:“闻之前训曰:‘君子以朋友讲习,而正人无有淫朋。’是以古之交者,其义敦以正,其誓信以固。逮至周德始衰,颂声既寝,《伐木》有‘鸟鸣’之刺,《谷风》有‘弃予’之怨,其所由来,政之缺也。自此已降,弥以陵迟,或阙其始终,或强其比周。是以搢绅患其然,而论者谆谆如也。疾浅薄而携贰者有之,恶朋党而绝交游者有之。其论交也,曰富贵则人争趣之,贫贱则人争去之。是以君子慎人所以交己,审己所以交人,富贵则无暴集之客,贫贱则无弃旧之宾矣。故原其所以来,则知其所以去;见其所以始,则睹其所以终。彼贞士者,贫贱不待夫富贵,富贵不骄乎贫贱,故可贵也。盖朋友之道,有义则合,无义则离。善则久要不忘平生之言,恶则忠告善诲之,否则止,无自辱焉。故君子不为可弃之行,不患人之遗己也。信有可归之德,不病人之远己也。不幸或然,则躬自厚而薄责于人,怨其远矣;求诸己而不求诸人,咎其稀矣。夫远怨稀咎之机,咸在乎躬,莫之能改也。子夏之门人问交于子张,而二子各有闻乎夫子,然则以交诲也。商也宽,故告之以距人,师也褊,故训之以容众,各从其行而矫之。至于仲尼之正教,则泛爱众而亲仁,故非善不喜,非仁不亲,交游以方,会友以文,可无贬也。谷梁子亦曰:‘心志既通,名誉不闻,友之罪也。’今将患其流而塞其源,病其末而刈其本,无乃未若择其正而黜其邪,与其彼农皆黍而独稷焉。夫黍亦神农之嘉谷,与稷并为粢盛也,使交而可废,则黍其愆矣。括二论而言之,则刺薄者博而洽,断交者贞而孤。孤有羔羊之节,与其不获已而矫时也,走将从夫孤焉。”盖孔子称“上交不谄,下交不黩”,《易·系辞》之言也。又曰“晏平仲善与人交”,子夏之门人亦问交于子张。并见《论语》。故易明“断金”之义,《易·系辞》曰:“二人同心,其利断金。”《诗》载“燕朋”之谣。《诗·小雅·伐木》序云:“宴朋友故旧也。”其《诗》曰:“伐木浒浒,酾酒有藇。”酾音所宜反。藇音序。若夫文会辅仁,直谅多闻之友,时济其益,《论语》曰:“君子以文会友,以友辅仁。”又曰:“益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益矣。”纻衣倾盖,弹冠结绶之夫,遂隆其好,《左传》曰,吴季札以缟带赠子产,子产献纻衣焉。孔丛子曰:“孔子与程子相遇于涂,倾盖而语。”倾盖谓驻车交盖也。《前书》曰,王阳、贡禹相与为友,朱博与萧育为友,时称“萧朱结绶,王贡弹冠”,言其趣舍同,相荐达。斯固交者之方焉。方,道也。至乃田、窦、卫、霍之游客,窦婴,孝文皇后从兄子,封魏其侯,游士宾客争归之。武帝时为丞相。田蚡,景帝王皇后同产弟,为太尉。蚡以太后故亲幸,数言事多效,士吏趋埶利者皆去婴而归蚡。卫青拜大将军,青姊子霍去病为骠骑将军,皆为大司马。去病秩禄与大将军等,自是后青日衰而去病益贵,青故人门下多去事去病,辄得官爵也。廉颇、翟公之门宾,《史记》曰,廉颇赵人,封为信平君,假相国。长平之免归也,故客尽去;及复用为将,客又至。廉颇曰:“客退矣。”客曰:“吁!君何见之晚也?夫以市道交,君有埶我即从君,无埶即去,此其理也,又何怨焉?”下邽翟公为廷尉,宾客亦填门;及废,门外可设爵罗。后复为廷尉,宾客欲往,翟公大署其门曰“一死一生,乃知交情。一贫一富,乃知交态。一贵一贱,交情乃见”也。进由埶合,退因衰异。又专诸、荆卿之感激,《史记》曰,专诸,堂邑人。吴公子光以嫡嗣未得立,请专诸刺吴王僚。诸曰:“王僚可杀也,母老子弱,是其无如我何?”光乃置酒请王僚。酒酣,专诸置匕首鱼炙之中,以刺王僚,立死。又曰,荆轲,卫人也。燕太子丹质于秦,秦王政遇之不善,丹怨亡归,与轲交结,乃尊为上卿,故谓之荆卿。轲入秦,刺始皇不遂而死也。侯生、豫子之投身,《史记》曰,侯嬴,魏隐士,为大梁夷门门者,魏公子无忌请为上客。秦围邯郸,嬴教公子窃兵符北救赵,乃自刭。又曰,豫让,晋人。赵襄子灭智伯,让曰:“士为知己者死。”乃变名姓,欲刺襄子,襄子令执之,遂伏剑而死。情为恩使,命缘义轻。皆以利害移心,怀德成节,非夫交照之本,未可语失得之原也。穆徒以友分少全,因绝同志之求;党侠生敝,而忘得朋之义。《易》曰:“西南得朋。”蔡氏贞孤之言,其为然也!古之善交者详矣。汉兴称王阳、贡禹、陈遵、张竦,《前书》曰,陈遵字孟公,杜陵人也。张竦字伯松。竦博学通达,以廉俭自守,而遵放纵不拘。操行虽异,然相亲友也。中世有廉范、庆鸿、陈重、赖义云。

  乐恢字伯奇,京兆长陵人也。父亲,为县吏,得罪于令,收将杀之。恢年十一,常俯伏寺门,昼夜号泣。令闻而矜之,即解出亲。

  恢长好经学,事博士焦永。永为河东太守,恢随之官,闭庐精诵,不交人物。后永以事被考,诸弟子皆以通关被系,为交通关涉也。恢独曒然不污于法,曒,明也,音公鸟反。或从“白”作“皎”,音亦同。遂笃志为名儒。性廉直介立,介,特也。行不合己者,虽贵不与交。信阳侯阴就数致礼请恢,恢绝不答。

  后仕本郡吏,太守坐法诛,《东观记》京兆尹张恂召恢,署户曹史。故人莫敢往,恢独奔丧行服,坐以抵罪。归,复为功曹,选举不阿,请托无所容。同郡杨政数众毁恢,后举政子为孝廉,由是乡里归之。辟司空牟融府。会蜀郡太守第五伦代融为司空,恢以与伦同郡,不肯留,荐颍川杜安而退。诸公多其行,连辟之,遂皆不应。《华峤书》曰:“安擢为宛令,以病去。章帝行过颍川,安上书,召拜御史,迁至巴郡太守。而恢在家,安与恢书通问,恢告吏口谢,且让之曰:‘为宛令不合志,病去可也。干人主以窥觎,非也。违平生操,故不报。’安亦节士也,年十三入太学,号奇童。洛阳令周纡自往候安,安谢不见。京师贵戚慕其行,或遗之书,安不发,悉壁藏之。及后捕案贵戚宾客,安开壁出书,印封如故。”

  后征拜议郎。会车骑将军窦宪出征匈奴,恢数上书谏争,朝廷称其忠。《东观记》载恢所上书谏曰:“《春秋》之义,王者不理夷狄。得其地不可垦发,得其人无益于政,故明王之于夷狄,羁縻而已。孔子曰:‘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以汉之盛,不务修舜、禹、周公之德,而无故兴干戈,动兵革,以求无用之物,臣诚惑之!”入为尚书仆射。是时河南尹王调、洛阳令李阜与窦宪厚善,纵舍自由。恢劾奏调、阜,并及司隶校尉。诸所刺举,无所回避,贵戚恶之。《决录注》曰:“调字叔和,为河南尹。永和二年,坐买洛阳令同郡任棱竹田及上罢城东漕渠免官。”宪弟夏阳侯缨欲往候恢,恢谢不与通。宪兄弟放纵,而忿其不附己。妻每谏恢曰:“昔人有容身避害,何必以言取怨?”恢叹曰:“吾何忍素餐立人之朝乎!”遂上疏谏曰:“臣闻百王之失,皆由权移于下。大臣持国,常以埶盛为咎。伏念先帝,圣德未永,早弃万国。陛下富于春秋,纂承大业,春秋谓年也。言年少,春秋尚多,故称富。诸舅不宜干正王室,以示天下之私。经曰:‘天地乖互,众物夭伤。君臣失序,万人受殃。’政失不救,其极不测。方今之宜,上以义自割,下以谦自引。四舅可长保爵土之荣,四舅谓窦宪、弟笃、景、缨也。皇太后永无惭惭负宗庙之忧,诚策之上者也。”书奏不省。时窦太后临朝,和帝未亲万机,恢以意不得行,乃称疾乞骸骨。诏赐钱,太医视疾。恢荐任城郭均、成阳高凤,而遂称笃。拜骑都尉,上书辞谢曰:“仍受厚恩,无以报效。夫政在大夫,孔子所疾;《论语》孔子曰:“天下有道,政不在大夫。”世卿持权,春秋以戒。《左传》曰:“齐崔氏出奔卫。”《公羊传》曰:“崔氏者何?齐大夫。称崔氏者何?贬。曷为贬?讥世卿也。”圣人恳恻,不虚言也。近世外戚富贵,必有骄溢之败。今陛下思慕山陵,未遑政事;诸舅宠盛,权行四方。若不能自损,诛罚必加。臣寿命垂尽,临死竭愚,惟蒙留神。”诏听上印绶,乃归乡里。窦宪因是风厉州郡迫胁,恢遂饮药死。弟子缞绖挽者数百人,挽,引柩也。众庶痛伤之。

  后窦氏诛,帝始亲事,恢门生何融等上书陈恢忠节,除子己为郎中。三辅决录注曰:“己字伯文,为郎非其好也,去官。”

  何敞字文高,扶风平陵人也。其先家于汝阴。六世祖比干,学尚书于朝错,《何氏家传》:“六世祖父比干,字少卿,经明行修,兼通法律。为汝阴县狱吏决曹掾,平活数千人。后为丹阳都尉,狱无冤囚,淮汝号曰‘何公’。征和三年三月辛亥,天大阴雨,比干在家,日中梦贵客车骑满门,觉以语妻。语未已,而门有老妪可八十余,头白,求寄避雨,雨甚而衣履不沾清。雨止,送至门,乃谓比干曰:‘公有阴德,今天锡君策,以广公之子孙。’因出怀中符策,状如简,长九寸,凡九百九十枚,以授比干,子孙佩印绶者当如此算。比干年五十八,有六男,又生三子。本始元年,自汝阴徙平陵,代为名族。”武帝时为廷尉正,与张汤同时。汤持法深而比干务仁恕,数与汤争,虽不能尽得,然所济活者以千数。后迁丹阳都尉,因徙居平陵。敞父宠,建武中为千乘都尉,以病免,遂隐居不仕。

  敞性公正。自以趣舍不合时务,每请召,常称疾不应。元和中,辟太尉宋由府,由待以殊礼。敞论议高,常引大体,多所匡正。司徒袁安亦深敬重之。是时京师及四方累有奇异鸟兽草木,言事者以为祥瑞。敞通经传,能为天官,意甚恶之。乃言于二公曰:“夫瑞应依德而至,灾异缘政而生。故鸜鹆来巢,昭公有干侯之厄;春秋:“有钸鹆来巢。”《左氏传》鲁大夫师已曰:“文、成之世,童谣有之曰:‘鸜鹆之羽,公在外野,往馈之马。鸜鹆跦跦,公在干侯。’”季平子逐昭公,公逊干干侯。杜预注:“干侯在魏郡斥丘县,晋境内邑也。”西狩获麟,孔子有两楹之殡。《公羊传》曰:“西狩获麟,有以告孔子者曰:‘有麇而角者何?’孔子曰:‘孰为来哉!孰为来哉!’反袂拭面,涕下沾袍,曰:‘吾道穷矣!’”何氏注曰:“麟者,太平之符,圣人之类。时得麟而死,此亦天告夫子将没之征也。”《礼记》孔子谓子贡曰:“予畴昔夜梦坐奠于两楹之闲焉。殷人殡于两楹之闲,丘即殷人也,予殆将死也。”遂寝疾,七日而死。海鸟避风,臧文祀之,君子讥焉。《国语》曰,海鸟爰居,止于鲁东门之外三日,臧文仲使国人祭之。展禽讥焉,因曰:“今兹海其有风乎?广川之鸟恒知避风。”是岁海多大风,冬暖。文仲闻之,曰:“吾过矣!”今异鸟翔于殿屋,怪草生于庭际,不可不察。”由、安惧然不敢答。惧音纪具反。居无何而肃宗崩。

  时窦氏专政,外戚奢侈,赏赐过制,仓帑为虚。帑音它朗反。敞奏记由曰:“敞闻事君之义,进思尽忠,退思补过。历观世主时臣,无不各欲为化,垂之无穷,然而平和之政万无一者,盖以圣主贤臣不能相遭故也。今国家秉聪明之弘道,明公履晏晏之纯德,晏晏,温和也。君臣相合,天下翕然,治平之化,有望于今。孔子曰:‘如有用我者,三年有成。’今明公视事,出入再?,宜当克己,以酬四海之心。礼,一谷不升,则损服彻膳。《礼记》曰:“岁凶,年谷不登,君膳不祭肺。”损服,减损服御。天下不足,若己使然。而比年水旱,人不收获,凉州缘边,家被凶害,时西羌犯边为害也。男子疲于战陈,妻女劳于转运,老幼孤寡,叹息相依,又中州内郡,公私屈竭,此实损膳节用之时。国恩覆载,赏赉过度,但闻腊赐,自郎官以上,公卿王侯以下,至于空竭帑藏,损耗国资。寻公家之用,皆百姓之力。明君赐赉,宜有品制,忠臣受赏,亦应有度,腊赐大将军、三公钱各二十万,牛肉二百斤,粳米二百斛,特进、侯十五万,卿十万,校尉五万,尚书三万,侍中、将、大夫各二万,千石、六百石各七千,虎贲、羽林郎二人共三千,以为祀门户直。见《汉官仪》也。是以夏禹玄圭,周公束帛。《尚书》曰:“召公出取币,入锡周公。”今明公位尊任重,责深负大,上当匡正纲纪,下当济安元元,岂但空空无违而已哉!宜先正己以率群下,还所得赐,因陈得失,奏王侯就国,除苑囿之禁,节省浮费,赈恤穷孤,则恩泽下畅,黎庶悦豫,上天聪明,必有立应。使百姓歌诵,史官纪德,岂但子文逃禄,《国语》:“昔楚斗子文三登令尹,无一日之积。成王闻子文朝不及夕也,于是乎每朝设脯七束,糗一筐,以羞子文。成王每出子文之禄,必逃,王止而后复。人谓子文曰:‘人生求富,子逃之,何也?’对曰:‘从政者,以庇人也。人多旷者而我取富焉,是勤人以自封也,死无日矣。我逃死,非逃富也。’”公仪退食之比哉!”《史记》:“公仪休相鲁,食茹而美,拔园葵而弃之,见布好而逐出其家妇,燔其机,云‘欲令农士女工安得夺其货乎’?”比音庇。由不能用。

  时齐殇王子都乡侯畅奔吊国忧,上书未报,时章帝崩也。殇王名石,齐武王演之孙也。侍中窦宪遂令人刺杀畅于城门屯卫之中,畅得幸窦太后,故刺杀之。而主名不立。敞又说由曰:“刘畅宗室肺府,茅土藩臣,来吊大忧,上书须报,须,待也。亲在武卫,致此残酷。奉宪之吏,莫适讨捕,适音的。谓无指的讨捕也。踪迹不显,主名不立。敞备数股肱,职典贼曹,股肱谓手臂也。公府有贼曹,主知盗贼也。故欲亲至发所,以纠其变,而二府以为故事三公不与贼盗。敞在太尉府,二府谓司徒、司空。丙吉为丞相不案事,遂为故事,见马防传也。昔陈平生于征战之世,犹知宰相之分,云‘外镇四夷,内抚诸侯,使卿大夫各得其宜’。陈平为左丞相,对文帝曰:“宰相者,佐天子理阴阳,顺四时,下育万物之宜,外镇抚四夷、诸侯,内亲附百姓,使卿大夫各得任其职焉。”今二府执事不深惟大义,惑于所闻,公纵奸慝,莫以为咎。惟明公运独见之明,昭然勿疑,敞不胜所见,请独奏案。”由乃许焉。二府闻敞行,皆遣主者随之,主者谓主知之盗贼之曹也。于是推举具得事实,京师称其正。

  以高第拜侍御史。时遂以窦宪为车骑将军,大发军击匈奴,而诏使者为宪弟笃、景并起邸第,兴造劳役,百姓愁苦。敞上疏谏曰:“臣闻匈奴之为桀逆久矣。平城之围,嫚书之耻,匈奴冒顿以精兵三十万骑,围高帝于白登七日。案:白登在平城东南十余里。高后时,冒顿遗高后书曰:“陛下独立,孤偾独居,两主不乐,无以自娱,愿以所有,易其所无。”孤偾,冒顿自请。此二辱者,臣子所为捐躯而必死,高祖、吕后忍怒还忿,舍而不诛。伏惟皇太后秉文母之操,文母,文王之妻大姒也。《诗》曰“既有烈考,亦有文母”也。陛下履晏晏之姿,匈奴无逆节之罪,汉朝无可惭之耻,而盛春东作,岁起于东,人始就耕,故曰东作。兴动大役,元元怨恨,咸怀不悦。而猥复为卫尉笃、奉车都尉景缮修馆第,弥街绝里。臣虽斗筲之人,郑玄注《论语》:“筲,竹器,容斗二升。”诚窃怀怪,以为笃、景亲近贵臣,当为百僚表仪。今众军在道,朝廷焦唇,百姓愁苦,县官无用,而遽起大第,崇饰玩好,非所以垂令德,示无穷也。宜且罢工匠,专忧北边,恤人之困。”书奏不省。

  后拜为《尚书》,复上封事曰:“夫忠臣忧世,犯主严颜,讥刺贵臣,至以杀身灭家而犹为之者,何邪?君臣义重,有不得已也。臣伏见往事,国之危乱,家之将凶,皆有所由,较然易知。较,明。昔郑武姜之幸叔段,《左传》,郑武姜爱少子叔段,庄公立,武姜请以京封叔段,谓之京城大叔,后武姜引以袭郑。卫庄公之宠州吁,《左传》,卫庄公宠庶子州吁,州吁好兵,公不禁。大夫石碏谏曰:“臣闻爱子教之以义方,弗纳于邪。”庄公不从。及卒,适子桓公立,州吁乃杀桓公而篡其位。爱而不教,终至凶戾。由是观之,爱子若此,犹饥而食之以毒,适所以害之也。《史记》苏秦曰:“饥人之所以饥而不食乌喙,为其愈充腹而与饿死同患也。”伏见大将军宪,始遭大忧,公卿比奏,欲令典干国事。比,频也。干,主也。宪深执谦退,固辞盛位,恳恳勤勤,言之深至,天下闻之,莫不悦喜。今逾年无几,大礼未终,卒然中改,兄弟专朝。宪秉三军之重,笃、景总宫卫之权,而虐用百姓,奢侈僭逼,诛戮无罪,肆心自快。今者论议凶凶,咸谓叔段、州吁复生于汉。臣观公卿怀持两端,不肯极言者,以为宪等若有匪懈之志,则己受吉甫曪申伯之功,申伯,周宣王元舅也,有令德,故尹吉甫作颂以美之。其《诗》曰:“维岳降神,生甫及申。申伯之德,柔惠且直。揉此万邦,闻于四国。”如宪等陷于罪辜,则自取陈平、周勃顺吕后之权,吕后欲封吕禄、吕产为王,王陵谏不许,陈平、周勃顺旨而封之。吕后崩,平、勃合谋,卒诛产、禄也。终不以宪等吉凶为忧也。臣敞区区,诚欲计策两安,绝其挠挠,塞其涓涓,周金人铭曰“涓涓不壅,终为江河;绵绵不绝,或成网罗”也。上不欲令皇太后损文母之号,陛下有誓泉之讥,《左传》,郑武姜引大叔段袭庄公,庄公置姜氏于城颍,誓之曰:“不及黄泉,无相见也。”下使宪等得长保其福佑。然臧获之谋,上安主父,下存主母,犹不免于严怒。《方言》:“臧获,奴婢贱称也。”《史记》曰:“苏秦谓燕王曰:‘客有远为吏,其妻私人。其夫将来,私者忧之,妻曰:“勿忧,吾已为作药酒待之矣。”居三日,其夫果至,妻使妾举药酒而进之。妾欲言酒之药乎,则恐逐其主母也;欲勿言邪,则恐杀其主父。于是佯僵而弃酒。主父怒,笞之。故妾僵而覆酒,上存主父,下存主母,然犹不免于笞。’”臣伏惟累祖蒙恩,至臣八世,《东观记》曰,何修生成,为汉胶东相;成生果,为太中大夫;果生比干,为丹阳都尉;比干生寿,蜀郡太守;寿生显,京辅都尉;显生鄢,光禄大夫;鄢生宠,济南都尉;宠生敞:八世也。复以愚陋,旬年之闲,历显位,备机近,每念厚德,忽然忘生。虽知言必夷灭,而冒死自尽者,诚不忍目见其祸而怀默苟全。驸马都尉瑰,虽在弱冠,有不隐之忠,比请退身,愿抑家权。可与参谋,听顺其意,诚宗庙至计,窦氏之福。”

  敞数切谏,言诸窦罪过,宪等深怨之。时济南王康尊贵骄甚,康,光武少子也。宪乃白出敞为济南太傅。敞至国,辅康以道义,数引法度谏正之,康敬礼焉。

  岁余,迁汝南太守。敞疾文俗吏以苛刻求当时名誉,故在职以宽和为政。立春日,常召督邮还府,督邮主司察愆过,立春阳气发生,故召归。分遣儒术大吏案行属县,显孝悌有义行者。及举冤狱,以春秋义断之。是以郡中无怨声,百姓化其恩礼。其出居者,皆归养其父母,追行丧服,出居谓与父母别居者。其亲先亡者自恨丧礼不足,追行丧制也。推财相让者二百许人。《东观记》曰:“高谭等百八十五人推财相让。”置立礼官,不任文吏。又修理鲖阳旧渠,百姓赖其利,鲖阳,县,属汝南郡,故城在今豫州新蔡县北。《水经注》云:“葛陂东出为鲖水,俗谓之三丈陂。”垦田增三万余顷。吏人共刻石,颂敞功德。

  及窦氏败,有司奏敞子与夏阳侯缨厚善,坐免官。永元十二年复征,三迁五官中郎将。常忿疾中常侍蔡伦,伦深憾之。元兴元年,敞以祠庙严肃,微疾不斋,后邓皇后上太傅禹冢,敞起随百官会,伦因奏敞诈病,坐抵罪。卒于家。

  论曰:永元之际,天子幼弱,太后临朝,窦氏凭盛戚之权,将有吕、霍之变。吕禄、吕产也。霍光之子禹。幸汉德未衰,大臣方忠,袁、任二公正色立朝,袁安、任隗也。乐、何之徒抗议柱下,《汉官仪》曰:“侍御史,周官也,为柱下史,冠法冠。”案《礼图注》云:“法冠,执法者服之。”乐恢为司隶,何敞为御史,并弹射纠察之官也。故能挟幼主之断,剿奸回之逼。剿,绝也。不然,国家危矣。夫窦氏之闲,唯何敞可以免,而特以子失交之故废黜,不显大位。惜乎,过矣哉!

  赞曰:朱生受寄,诚不愆义。公叔辟梁,允纳明刺。绝交面朋,崇厚浮伪。杨雄法言曰:“朋而不心,面朋也。友而不心,面友也。”浮伪者,劝之以崇厚也。恢举谤己,敞非祥瑞。永言国逼,甘心强诐。诐,佞谄也。窦宪兄弟奢僭上逼,敞冒死切谏,是甘心于强诐之人也。

查看目录 >> 《后汉书 李贤注》


国学迷 錢錄十二卷 大夢草堂集正編四冊續編四冊 四書大全摘要四種 [乾隆]廣靈縣志十卷首一卷末一卷 慈禧萬壽典禮資料 [光緒]海陽縣續志十卷首一卷 [咸豐]鄧川州志十六卷首一卷末一卷 西河合集勝朝彤史拾遺記六卷 積學齋叢書二十種六十三卷 河洛八卦論一卷回文一卷 玉臺畫史五卷别錄一卷 天馬山房書目 易經 小謨觴館駢文注四卷續二卷 道國元公濂溪周夫子志十五卷首一卷 瀛環志略十卷 海門詩抄八卷外集四卷附補祿 李習之先生文讀十卷首一卷 鄂國金佗稡編二十八卷 天問閣文集不分卷 玉洞遺經 玉谿生詩詳註三卷 增補唐詩解五十卷 [王文敏公命單] 尚書古文證疑四卷 重訂全唐詩話八卷 四書恒解十四卷 王氏醫案二卷續編八卷 [江蘇毗陵]錢氏宗譜十六卷 高士傳三卷 經漢注解赫廳一卷 宋百家詩存二十卷 [光緒]廣平府志六十三卷首一卷 [康熙]城固縣志十卷 退思存稿 國朝十家四六文鈔十種 欽定蒙古源流八卷 孟子註疏十四卷 花王閣賸藁一卷 [乾隆]陸豐縣志十二卷 宣統元年京口駐防正黃旗蒙古兩甲及身而止兵丁等數目名 增訂敬倌錄四卷 [光緒]壽陽縣志十三卷首一卷 丙丁龜鑑五卷續錄二卷 商君書一卷附考一卷 [道光]直隸定州志二十二卷首一卷 澗泉日記三卷 地學指略三卷 拍案驚異十八卷 皇朝三通目錄十四卷正三通目錄十二卷續三通目錄十四卷 驗方新編十六卷末一卷 南宋雜事詩七卷 傷寒古方通六卷 查禁罌粟邪教條章 紅樓夢圖詠不分卷 刁蒙吉先生崇祀鄉賢錄一卷 泉漳治法論一卷 庚辰集五卷唐人試律說一卷 春秋闡旨二卷附歌訣一卷 漢官答問五卷 各地方志/湖南湖北/(民国)醴陵县志(二).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万历]福州府志(上册).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万历]福州府志(下册).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乾隆]福州府志(中册).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康熙]建宁县志(卷一至卷七).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康熙]建宁县志(卷八至卷十四).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正德]福州府志(上册).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正德]福州府志(下册).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厦门市志》评论文集.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福建通志》传记兼艺文志索引(1).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万历永安县志 万历福安县志 万历建阳县志.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万历泉州府志 第一册.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万历泉州府志 第七册.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万历泉州府志 第三册.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万历泉州府志 第九册.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万历泉州府志 第二册.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万历泉州府志 第五册.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万历泉州府志 第八册.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万历泉州府志 第六册.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万历泉州府志 第十册.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万历泉州府志 第四册.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万历漳州府志.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万历福州府志 万历重修南安府志.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万历重修泉州府志(1—4册).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三明市地名录.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中国名山胜迹志·武夷山志(一).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中国名山胜迹志·武夷山志(二).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丰州志.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乌石山志.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乾隆仙游县志.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乾隆泉州府志(一).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乾隆泉州府志(三).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乾隆泉州府志(二).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乾隆福宁府志.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乾隆福州府志(一).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乾隆福州府志(二) 民国闽侯县志.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乾隆福清县志 民国平潭县志.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乾隆重修凤山县志 光绪恒春县志 台东州采访册 安.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乾隆重修台湾县志 嘉庆续修台湾县志.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乾隆龙溪县志 乾隆海澄县志 民国云霄县志.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云林县采访册.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仓山区志(福州市).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仙游县地名录.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仙游蔗糖志.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光泽县地名录.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光绪台湾通志 民国台湾新志 台湾郡县建置志 康熙.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光绪漳州府志.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光绪漳浦县志 乾隆铜山志 康熙诏安县志 民国诏安.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光绪续修浦城县志.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光绪苗栗县志 道光彰化县志 云林县采访册.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光绪重纂邵武府志·民国重修邵武县志.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八闽通志(上).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八闽通志(下).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八闽通志(修订本) 上册.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八闽通志(修订本) 下册.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兴化府莆田县志(卷一).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兴化府莆田县志(卷七).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兴化府莆田县志(卷三十二至三十四).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兴化府莆田县志(卷三十五、三十六).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兴化府莆田县志(卷三).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兴化府莆田县志(卷二十一至二十三).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兴化府莆田县志(卷二十六至三十).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兴化府莆田县志(卷二十四、二十五).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兴化府莆田县志(卷二).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兴化府莆田县志(卷五).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兴化府莆田县志(卷八至十).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兴化府莆田县志(卷六).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兴化府莆田县志(卷十一、十二).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兴化府莆田县志(卷十七).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兴化府莆田县志(卷十三).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兴化府莆田县志(卷十八至二十).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兴化府莆田县志(卷十四至十六).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兴化府莆田县志(卷四).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兴化府莆田县志(卷首).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冠豸山志.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凤山县志.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凤山县采访册(全).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千年涵江.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南安方言志.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厦门交通志.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厦门佛教志.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厦门市土地志.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厦门市地名志.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厦门市志 第一册.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厦门市志 第三册.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厦门市志 第二册.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厦门市志 第五册.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厦门市志 第四册.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厦门市房地产志.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厦门市林业志.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厦门市科学技术志.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厦门志(上册) 台湾大通书局.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厦门志(全一册).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厦门文物志(一).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厦门文物志(二).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厦门方志.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厦门方言志.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厦门渔业志.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厦门港志(初稿) 第一集.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厦门粮食志.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厦门金融志.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古田县地名录.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古田县志(全).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台北市中山区区志.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台北市内湖区志.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台北市志 卷1 沿革志 史前文化篇.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台北市志 卷1 沿革志 城市篇.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台北市志 卷1 沿革志 封域篇.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台北市志 卷2 自然志 博物篇.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台北市志 卷2 自然志 地理篇.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台北市志 卷2 自然志 气候篇.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台北市志 卷3 政制志 公共建设篇.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台北市志 卷3 政制志 卫生篇.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台北市志 卷3 政制志 司法篇.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台北市志 卷3 政制志 地政篇.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台北市志 卷3 政制志 役政篇.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台北市志 卷3 政制志 户政篇.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台北市志 卷3 政制志 自治篇.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台北市志 卷3 政制志 行政篇.pdf 各地方志/福建台湾/台北市志 卷3 政制志 警政篇.pdf 卓鲁术 单父堂 单父声 单父宰 单父心 单父琴 单父肘 单父鸣琴 单衣适至骭 卖刀 卖刀买犊 卖剑 卖剑买犊 卖剑渤海 卖卜严 卖卜成都 卖垆 卖履分香 卖懵 卖杏虎 卖瓜侯 卖瓜叟 卖药 卖药不二价 卖药藏名 卖药逃名 卖药都市 卖药韩康 卖蒙懂 卖西陵履 卖赋人 卖赋千金 卖赋长门 卖酒临邛 卖酒垆 卖酒长卿 卖镜重圆 卖饼 卖饼安丘 南冠 南冠君子 南冠囚 南冠客 南冠楚囚 南北人 南华蝶 南华蝶梦 南史 南史笔 南图 南宗一勺水 南山三壮士 南山叟 南山可移,此案不动 南山寿 南山戚 南山捷径 南山玄豹 南山皓 南山粲 南山豆 南山豹 南山赤豹 南山铁案 南山隐 南山雾 南山雾豹 南山雾雨 南岳寿 南州榻 南巷 南斗龙光 南昌仙 南昌仙人 南昌仙籍 南枝 南枝寄 南枝鹊 南柯 南柯一梦 南柯国 南柯太守 南柯姻 南柯蚁 南楼 南楼佳兴 南楼兴 南楼床 南楼看月 南楼老子 南楼谈咏 南楼风月 南楼高兴 南渡马 南游不返 南溟鹏 南熏音 南牧 南犬吠雪 南狐 南竞 南箕 南纪 南航北骑 南董直笔 南薰 南薰吟 南薰曲 南郡犹怜 南郭 南郭之吹 南郭先生 南郭处士 南郭子綦 南郭綦 南金 南金许 南阮 南阮贫 南阳佳气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