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故事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后汉书 李贤注 >

卷四十下 班彪列传第三十下

卷四十下 班彪列传第三十下

  子固

  主人喟然而叹曰:“痛乎风俗之移人也!子实秦人,矜夸馆室,保界河山,信识昭襄而知始皇矣,恶睹大汉之云为乎?喟,叹貌也。《前书》曰:“人有刚柔缓急,音声不同,系水土之风气,谓之风;好恶取舍,动静无常,随君上之情欲,谓之俗。”保,守也,谓守河山之险以为界。昭、襄,昭王、襄王也。恶,安也,音乌。夫大汉之开原也,奋布衣以登皇极,繇数期而创万世,盖六籍所不能谈,前圣靡得而言焉。汉高祖曰:“吾以布衣,提三尺剑取天下。”高祖起兵五年而即帝位,故云由数期。繇即由也。孔安国注《尚书》云:“匝四时曰期。”万代,盛言之也。六籍,《六经》也。当此之时,功有横而当天,讨有逆而顺人,故娄敬度埶而献其说,萧公权宜以拓其制。时岂泰而安之哉?计不得以已也。横音胡孟反。高祖入关,秦王子婴降,而五星聚于东井,此功有横而当天也。逆谓以臣伐君。《前书》陆贾曰:“汤武逆取而以顺守之。”及高祖入关,秦人争献牛酒,此为讨有逆而顺人也。娄敬已见上。又曰:“萧何修未央宫,上见壮丽,甚怒。何对曰:‘天下未定,故可因遂就宫室。且天子以四海为家,非令壮丽,无以重威,且无令后代有以加也。’”时岂奢泰而安之哉?言天下初定,计不得止而都西京也。吾子曾不是睹,顾耀后嗣之末造,不亦闇乎?顾,反也。耀,眩耀也。言吾子曾不睹度埶权宜之由,而反眩耀后嗣子孙末代之所造,非其盛称武帝、成帝神仙、昭阳之事也。今将语子以建武之理,永平之事,监乎太清,以变子之或志。《淮南子》曰:“太清之化也,和顺以寂漠,质直以素朴。”高诱注曰:“太清,无为之化也。”

  往者王莽作逆,汉祚中缺,天人致诛,六合相灭。天人谓天意人事共相诛也。于时之乱,生民几亡,鬼神泯绝,壑无完柩,郛罔遗室,原野猒人之肉,川谷流人之血,秦、项之灾犹不克半,书契已来未之或纪也。人者神之主。生人既亡,故鬼神亦绝也。《扬子法言》曰“秦将白起长平之战,坑四十万人,原野猒人之肉,川谷流人之血”也。故下民号而上愬,上帝怀而降鉴,致命于圣皇。上帝,天也。圣皇,光武也。怀犹愍念也。降,下也。鉴,视也。言上天年愍念下人之上愬,故下视四海可以为君者,而致命于光武也。于是圣皇乃握乾符,阐坤珍,披皇图,稽帝文,赫尔发愤,应若兴云,霆发昆阳,凭怒雷震。乾符、坤珍谓天地符瑞也。皇图、帝文谓图纬之文也。霆,疾雷也。发于昆阳谓破王寻、王邑。凭,盛也。言盛怒如雷之震。协韵音真。遂超大河,跨北岳,立号高邑,建都河洛。跨,据也。言光武度河据北岳,遂即位于鄗,而改鄗为高邑也。绍百王之荒屯,因造化之荡涤,体元立制,继天而作。绍,继也。屯,难也。高诱注《淮南子》云:“造化,天地也。”涤,除也。作,起也。杜预注《左传》云:“凡人君即位,欲体元以居正。”谷梁传曰:“为天下主者,天也;继天者,君也。”系唐统,接汉绪,茂育群生,恢复疆宇,动兼乎在昔,事勤乎三五。《尔雅》曰:“系,继也。绪,业也。”《前书》曰:“汉帝本系出唐帝。”言光武能继唐尧之统业也。恢,大也。三五,三皇五帝也。岂特方轨并迹,纷纶后辟,理近古之所务,蹈一圣之险易云尔哉?轨,辙也。纷纶犹杂蹂也。《尔雅》曰:“后,辟,君也。”险易犹理乱也。言光武功德勤劳,兼于前代百王,非直一圣帝也。且夫建武之元,天地革命,四海之内,更造夫妇,肇有父子,君臣初建,人伦寔始,斯乃虙羲氏之所以基皇德也。《易》曰:“天地革而四时成。”又曰:“汤武革命。”《尔雅》曰:“九夷、八狄、七戎、六蛮,谓之四海。”基,始也。《帝王纪》曰:“庖牺氏,风姓也。制嫁娶之礼,取牺牲以充庖厨,以食天下,故号庖牺。后或谓之伏牺。”言光武更造夫妇如伏牺时也。分州土,立市朝,作舟车,造器械,斯轩辕氏之所以开帝功也。黄帝号轩辕氏。《前书》曰:“昔在黄帝,画野分州。”《易·系辞》曰:“神农氏日中为市。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理。刳木为舟,剡木为楫,服牛乘马,引重致远,以利天下;弦木为弧,剡木为矢,弧矢之利,以威天下。”言光武利人如轩辕也。龚行天罚,应天顺人,斯乃汤武之所以昭王业也。《尚书》武王曰:“今予惟龚行天之罚。”《易》曰:“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言光武征伐如汤武者也。迁都改邑,有殷宗中兴之则焉;即土之中,有周成隆平之制焉。《尚书》曰:“盘庚迁于殷。”《史记》曰:“帝阳甲之时,殷衰,诸侯莫朝。阳甲崩,弟盘庚立,自河北度河南,居汤之故地,行汤之政,殷道复兴。”《尚书》曰:“王来绍上帝,自服于土中。”孔安国曰:“洛邑,地埶之中也。”春秋命历序曰:“成康之隆,醴泉涌出。”言都洛阳如殷宗、周成之制也。不阶尺土一人之柄,同符乎高祖。《孟子》曰:“纣去武丁未久也,尺地莫非其有也,一人莫非其臣也。”又曰:“舜文王相去千有余岁,若合符契。”克己复礼,以奉终始,允恭乎孝文。《左传》仲尼曰:“古有志,克己复礼,仁也。”《孙卿子》曰:“生,人之始也;死,人之终也。终始俱善,人道毕矣。”《尚书》:“允恭克让。”谓躬自俭约,同于文帝也。宪章稽古,封岱勒成,仪炳乎世宗。宪章犹法则也。《礼记》曰:“仲尼宪章文武。”《尚书》曰:“若稽古帝尧。”言法乎考古而封太山,勒石以记成功也。炳,明也,其礼仪明乎武帝也。案《六经》而校德,妙古昔而论功,仁圣之事既该,帝王之道备矣。《六经》谓《诗》、《书》、《礼》、《乐》、《易》、《春秋》。妙犹美也。或作“眇”,眇,远也。该,备也。

  至于永平之际,重熙而累洽,盛三雍之上仪,修衮龙之法服,敷洪藻,信景铄,扬世庙,正予乐。人神之和允洽,君臣之序既肃。熙,光也。洽,浃也。三雍谓明堂、辟雍、灵台也。永平二年正月,宗祀光武皇帝于明堂,礼毕,登灵台。三月,临辟雍,行大射礼。《周礼》:“王之吉服,享先王即衮冕。”郑玄注曰:“衮,卷龙衣也。”永平二年,帝及公卿列侯始服冠冕衣裳。敷,布也。鸿,大也。藻,文藻也。谓明堂礼毕,登灵台之后,布诏于天下曰:“建明堂,立辟雍,起灵台,恢弘大道,被之八极。”此为布鸿藻也。信读曰申。景,大也。铄,美也。扬代庙谓上尊号光武庙曰代祖。正予乐谓依谶文改大乐为大予乐也。乃动大路,遵皇衢,省方巡狩,穷览万国之有无,考声教之所被,散皇明以烛幽。大路,玉路也。皇衢,驰道也。《易》曰:“先王以省方观人设教。”《尚书》曰:“岁二月东巡狩。”又曰:“朔南暨声教。”皇,大也。烛,照也。然后增周旧,修洛邑,翩翩巍巍,显显翼翼,光汉京于诸夏,总八方而为之极。周成王都洛邑,汉又增而修之,故曰增焉。翩翩巍巍,显显翼翼,并宫阙显盛之貌。《论语》曰:“不如诸夏之亡。”《诗·商颂》曰:“商邑翼翼,四方之极。”极,中也。洛阳,土之中也。是以皇城之内,宫室光明,阙庭神丽,奢不可逾,俭不能侈。言奢俭合礼也。外则因原野以作苑,顺流泉而为沼,发苹藻以潜鱼,丰圃草以毓兽,制同乎梁驺,义合乎灵囿。苹、藻,并水草也。《诗·小雅》曰:“鱼在在藻。”《韩诗》曰:“东有圃草,驾言行狩。”《薛君传》曰:“圃,博也,有博大之茂草也。”毓亦育也。《鲁诗传》曰:“古有梁邹者,天子之田也。”《诗·大雅》曰:“王在灵囿,麀鹿攸伏。”毛苌注云:“囿所以域养禽兽也。”此言鱼兽各得其所,如文王之灵囿也。若乃顺时节而搜狩,简车徒以讲武,则必临之以《王制》,考之以《风·雅》。《左传》臧僖伯曰:“春搜夏苗,秋狝冬狩,皆于农隙以讲事也。”杜预注云:“各随时之闲也。”《礼记·王制》曰“天子诸侯,无事则岁三田。田不以礼曰暴天物”也。历《驺虞》,览《四驖》,嘉《车攻》,采《吉日》,礼官正仪,乘舆乃出。《诗国风序》曰:“驺虞,搜田以时,仁如驺虞。”毛苌注曰:“驺虞,义兽,白虎黑文,不食生物。”又曰:“《四驖》,美襄公也,始命有田狩之事。”其诗曰:“驷驖孔阜。”注曰:“驖,骊也。阜,大也。”又《小雅·序》曰:“《车攻》,宣王复古也,修车马,备器械,复会诸侯于东都,因田猎而选车徒焉。”其诗曰:“我车既攻,我马既同。”注云:“攻,坚也。”又《吉日》诗曰:“田车既好,四牡孔阜。”宣帝诏曰“礼官具礼仪”也。于是发鲸鱼,铿华钟,登玉辂,乘时龙,凤盖飒洒,和鸾玲珑,天官景从,祲威盛容。鲸鱼谓刻杵作鲸鱼形也。铿谓击之也,音苦耕反。《尚书大传》曰:“天子将出则撞黄钟,右五钟皆应。”薛综注《西京赋》云:“海中有大鱼名鲸,又有兽名蒲牢。蒲牢素畏鲸鱼,鲸鱼击蒲牢,蒲牢辄大鸣呼。凡钟欲令其声大者,故作蒲牢于其上,撞钟者名为鲸鱼。钟有篆刻之文,故曰华。”《尔雅》曰:“马高八尺以上曰龙。”《月令》:“春驾苍龙。”各随四时之色,故曰时也。玲珑,声也。蔡邕《独断》曰:“百官小吏曰天官。”祲亦盛也。山灵护野,属御方神,雨师泛洒,风伯清尘,千乘雷起,万骑纷纭,元戎竟野,戈鋋彗云,羽旄扫霓,旌旗拂天。山灵,山神也。属,连也,音烛。方,四方也。雨师,毕星也。风伯,箕星也。《韩子》师旷谓晋平公曰:“黄帝合鬼神于太山,风伯进扫,雨师洒道。”蔡邕《独断》曰:“天子大驾,备千乘万骑。”元戎,戎车也。《诗·小雅》曰:“元戎十乘,以先启行。”毛苌注曰:“元,大也。夏后氏曰钩车,先正也;殷曰寅车,先疾也;周曰元戎,先良也。”《说文》曰:“鋋,小矛也。”音市延反。彗,扫也,音似锐反。焱焱炎炎,扬光飞文,吐爓生风,吹野燎山,日月为之夺明,丘陵为之摇震。焱焱,炎炎。并戈矛车马之光也。《说文》曰“焱,火华也”。音以赡反。震读曰真。遂集乎中囿,陈师案屯,骈部曲,列校队,勒三军,誓将帅。中囿,囿中也。《续汉志》曰:“大将军营五部,部校尉一人。部下有曲,曲下有屯长一人。”骈犹陈列也。杜预注《左传》曰:“百人为队。”郑玄《周礼》注云:“天子六军,三居一偏。”故此言勒三军也。《周礼》曰:“群吏听誓于前,斩牲以徇陈,曰不用命者斩之。”郑玄注云:“群吏,将帅也。”然后举烽伐鼓,以命三驱,轻车霆发,骁骑电骛,游基发射,范氏施御,弦不失禽,辔不诡遇,飞者未及翔,走者未及去。《谷梁传》曰:“三驱之礼,一为干豆,二为宾客,三为充君之庖。”霆激,电骛,并言疾也。游基,养由基也。淮南子曰:“楚有神白猿,王自射之,则搏而嬉,使养由基射之,始调弓矫矢,未发而猿拥木号矣。”范氏,赵之御人也。《孟子》曰:“赵简子使王良御,终日不获一禽,反曰:‘天下贱工也。’王良曰:‘吾为范氏驱驰,终日不获一,为之诡遇,一朝而获十。’”赵岐注曰:“范,法也,为法度之御,应礼之射,终日不得一。诡遇,非礼射也,则能获十。”弦不失禽,谓由基也。辔不诡遇,谓范氏也。指顾倏忽,获车已实,乐不极般,杀不尽物,马踠余足,士怒未泄,先驱复路,属车案节。《高唐赋》曰:“举功先得,获车已实。”《尔雅》曰:“般,乐也。”《礼记》曰:“乐不可极。”踠犹屈也。《方言》曰:“泄,歇也。”汉官仪:“大驾,属车八十一乘。”《子虚赋》曰:“案节未舒。”谓驻节徐行也。于是荐三牺,效五牲,礼神祇,怀百灵,觐明堂,临辟雍,扬缉熙,宣皇风,登灵台,考休征。《左传》郑子太叔曰:“为五牲三牺。”杜预注云:“五牲,麋、鹿、麇、狼、兔也。三牺,祭天地宗庙之牺也。”郊,祭天也。天神曰神,地神曰祇。百灵,百神也。诗曰:“怀柔百神。”觐,朝也。谓朝诸侯于明堂。《诗·大雅》曰:“维清缉熙,文王之典。”郑玄注云:“缉熙,光明也。”《尚书》曰:“休征。”孔安国注云:“叙美行之验。”俯仰乎乾坤,参象乎圣躬,目中夏而布德,瞰四裔而抗棱。《易·系辞》曰:“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近取诸身,远取诸物。”圣躬谓天子也。中夏,中国也。瞰音苦暂反。四裔,四夷也。棱,威也。《左传》曰“德以柔中国,刑以威四夷”也。西荡河源,东澹海漘,北动幽崖,南趯朱垠。荡,涤也。河源在昆仑山。《前书》曰:“威棱澹乎邻国。”《音义》曰“澹犹动也,音徒滥反。”漘,水涯,音唇。郭璞注《尔雅》曰:“涯上平坦而下水深者为漘。”趯,跃也,音它历反。《说文》曰:“垠,界也。”音银。殊方别区,界绝而不邻,自孝武所不能征,孝宣所不能臣,莫不陆詟水栗,奔走而来宾。《尔雅》曰:“詟,惧也。”音之涉反。遂绥哀牢,开永昌,绥,安也。哀牢,西南夷号。永平十二年,其国王柳貌相率内属,以其地置永昌郡也。春王三朝,会同汉京。是日也,天子受四海之图籍,膺万国之贡珍,内抚诸夏,外接百蛮。春王犹《左传》云“春王正月”也。三朝,元日也。朝音陟遥反。谓岁之朝,月之朝,日之朝。《前书》谷永曰:“今年正月朔,日食于三朝之会。”《周礼》曰:“时见曰会,殷眺曰同。”贾逵注《国语》曰:“膺犹受也。”《诗》曰“因时百蛮”也。乃盛礼乐供帐,置乎云龙之庭,陈百僚而赞群后,究皇仪而展帝容。供帐,供设帷帐也。供音九用反。《前书》曰:“三辅长无供帐之劳。”戴延之记曰:“端门东有崇贤门,次外有云龙门。”赞,引也。于是庭实千品,旨酒万钟,列金罍,班玉觞,嘉珍御,大牢飨。庭实,贡献之物也。《左传》孟献子曰:“臣闻聘而献物,于是有庭实旅百。”千品,言多也。《说文》曰:“钟,器也。”《孔丛子》曰:“尧饮千钟。”罍,酒器也。《诗》曰:“我姑酌彼金罍。”珍,八珍也。太牢,牛羊豕也。飨,协韵音香。尔乃食举《雍》彻,太师秦乐,陈金石,布丝竹,钟鼓铿枪,管弦晔煜。食举谓当食举乐也。蔡邕《礼乐志》曰:“大予乐郊祀陵庙殿中诸食举乐也。”《雍》,《诗》篇名也。谓食讫歌《雍》诗以彻也。《论语》曰:“三家者以《雍》彻。”太师,乐官也,《周礼》,太师掌六律、六吕,以合阴阳之声也。铿音苦耕反。枪音楚庚反。晔煜,盛貌也。煜音育。抗五声,极六律,歌九功,舞八佾,《韶·武》备,太古毕。《左传》晏子曰:“五声六律。”杜预注云:“五声,宫、商、角、征、羽。六律,黄钟、太蔟、姑洗、蕤宾、夷则、无射。”《尚书》曰:“九功惟序,九序惟歌。”九功谓金、木、水、火、土、谷、正德、利用、厚生也。佾,舞行也。《谷梁传》曰:“天子八佾。”《韶》,舜乐名。《武》,武王乐名。太古,远古也。四夷闲奏,德广所及,《仱·树·兜离》,罔不具集。闲,迭也。音古苋反。《诗·国风》曰“汉广”,德广所及也。郑玄注《周礼》云:“四夷之乐,东方曰《韎》,南方曰《任》,西方曰《株离》,北方曰《禁》。”“禁”,《字书》作“仱”,音渠禁反。树音摩葛反。《周礼》“仱”作“禁”,“佅”作“韎”,“兜”作“株”也。万乐备,百礼暨,皇欢浃,群臣醉,降烟熅,调元气,然后撞钟告罢,百僚遂退。万乐、百礼,盛言之也。暨,至也。《易》曰:“天地絪缊,万物化醇。”《礼统》曰:“天地者,元气之所生,万物之祖。”《尚书大传》曰:“天子将入,撞蕤宾之钟,左五钟皆应。”撞音直江反。

  于是圣上睹万方之欢娱,久沐浴乎膏泽,惧其侈心之将萌,而怠于东作也,《尚书》曰:“平秩东作。”注云:“岁起于春而始就耕。”乃申旧章,下明诏,命有司,班宪度,昭节俭,示大素。《诗·大雅》曰:“率由旧章。”郑玄注云:“旧典文章。”《左传》臧哀伯曰:“大路越席,大羹不致,昭其俭也。”列子曰:“大素者,质之始也。”去后宫之丽饰,损乘舆之服御,除工商之淫业,兴农桑之上务。遂令海内弃末而反本,背伪而归真,女修织纴,男务耕耘,器用陶匏,服尚素玄,耻纤靡而不服,贱奇丽而不珍,捐金于山,沈珠于渊。《前书》文帝诏曰:“农,天下之本也,而人或不务本而事末。”《音义》曰:“本,农也。末,贾也。”背伪,去雕饰也。归真,尚质素也。杜预注《左传》曰:“织纴,织缯布也。”《礼记》曰:“器用陶匏。”陶,瓦器也。匏,瓠也。陆贾《新语》曰:“圣人不用珠玉而宝其身,故舜弃黄金于崭岩之山,捐珠玉于五湖之川,以杜淫邪之欲也。”于是百姓涤瑕荡秽而镜至清,形神寂漠,耳目不营,嗜欲之原灭,廉正之心生,莫不优游而自得,玉润而金声。瑕秽犹过恶也,《杨雄集》曰:“涤瑕荡秽。”《淮南子》曰:“形者生之舍,神者生之制也。”又曰:“和顺以寂寞。”《尚书》曰:“弗役耳目,百度惟贞。”《淮南子》曰:“吾所谓有天下者,自得而已。”《礼记》孔子曰;“君子比德于玉焉,温润而泽,仁也。”《孟子》曰孔子“德如金声”也。是以四海之内,学校如林,庠序盈门,献酬交错,俎豆莘莘,下舞上歌,蹈德咏仁。《前书》平帝立学官。郡国曰学,县道邑及侯国曰校,乡曰庠,聚曰序。《诗》曰:“献酬交错。”莘莘,众多也。音所巾反。《礼记》曰;“歌者在上,贵人声也。”又“嗟叹之不足,故手之舞之,足之蹈之”。降饫宴之礼既毕,因相与嗟叹玄德,谠言弘说,咸含和而吐气,颂曰“盛哉乎斯世”!《诗》曰:“饮酒之饫。”毛苌注云:“不脱屦升堂谓之饫。”饫,私也。《尚书》曰:“玄德升闻。”《字林》曰:“谠,美言也。音党。”

  今论者但知诵虞夏之《书》,咏殷周之《诗》,讲羲文之《易》,论孔氏之《春秋》,罕能精古今之清浊,究汉德之所由。伏羲画八卦,文王作卦辞,孔子作《春秋》。清浊犹善恶也。唯子颇识旧典,又徒驰骋乎末流。温故知新已难,而知德者鲜矣!末流犹下流也。谓诸子也。《前书》曰:“不入于道德,放纵于末流。”《论语》孔子曰:“温故知新,可以为师矣。”又曰:“由,知德者鲜矣。”且夫辟界西戎,险阻四塞,修其防御,孰与处乎土中,平夷洞达,万方辐凑?辟,远也,音匹亦反。《战国策》苏秦说孟尝君曰:“秦,四塞之国也。”高诱注云:“四面有山关之固,故曰四塞之国。”防御谓关禁也。辐凑,如辐之凑于毂也。《前书》武帝诏吾丘寿王曰“子在朕前之时,知略辐凑”也。秦领九嵕,泾渭之川,曷若四渎五岳,带河溯洛,图书之渊?四渎,江、河、淮、济也。《河图》曰:“天有四表,以布精魄,地有四渎,以出图书。”《尔雅》曰:“太山为东岳,衡山为南岳,华山为西岳,恒山为北岳,嵩山为中岳。”图书之泉谓河洛也,《易·系辞》曰“河出图,洛出书”也。建章甘泉,馆御列仙,孰与灵台明堂,统和天人?馆御谓设台以进御神仙也。《礼含文嘉》曰“礼,天子灵台,以考观天人之际,法阴阳之会”也。太液昆明,鸟兽之囿,曷若辟雍海流,道德之富?《三辅黄图》曰“辟雍,水四周于外,象四海”也。游侠逾侈,犯义侵礼,孰与同履法度,翼翼济济也?游侠,即西宾云“乡曲豪俊,游侠之雄”。逾侈谓“列肆侈于姬、姜”等也。《尔雅》曰:“翼翼,敬也。”《诗》曰:“济济多士。”毛苌注云:“济济,多威仪也。”子徒习秦阿房之造天,而不知京洛之有制也;识函谷之可关,而不知王者之无外也。”《史记》曰,秦始皇作阿房宫。造,至也。《公羊传》曰“王者无外”也。

  主人之辞未终,西都宾矍然失容,逡巡降阶,惵然意下,捧手欲辞。主人曰:“复位,今将喻子五篇之诗。”《说文》曰:“矍,视遽之貌。”音许缚反。《周书》曰:“临摄以威而惵。”惵者,犹恐惧也,音徒颊反。喻,告也。宾既卒业,乃称曰:“美哉乎此诗!义正乎杨雄,事实乎相如,非唯主人之好学,盖乃遭遇乎斯时也。杨雄作《长杨》、《羽猎赋》,司马相如作《子虚》、《上林赋》,并文虽藻丽,其事迂诞,不如主人之言义正事实也。小子狂简,不知所裁,既闻正道,请终身诵之。”其诗曰:《论语》孔子曰:“吾党之小子狂简,斐然成章,不知所以裁之。”又曰:“不忮不求,何用不臧,子路终身诵之。”

  《明堂诗》:于昭明堂,明堂孔阳;圣皇宗祀,穆穆煌煌。于音乌,叹美之辞也。《诗·周颂》曰:“于昭于天。”孔,甚也。阳,明也。《国风》曰:“我朱孔阳。”圣皇宗祀谓祭光武于明堂也。《诗》曰:“穆穆煌煌,宜君宜王。”穆穆犹敬也。煌煌犹美也。上帝宴飨,五位时序;谁其配之,世祖光武。《前书》曰:“天神贵者太一,太一佐曰五帝。”五位,五帝也。《河图》曰:“苍帝灵威仰,赤帝赤熛怒,黄帝含枢纽,白帝白招矩,黑帝叶光纪。”杨雄《河东赋》曰:“灵只既飨,五位时叙。”谓各依其方而祭之。普天率土,各以其职;猗与缉熙,允怀多福。《诗·小雅》曰:“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宾,莫非王臣。”溥亦普也。《孝经》曰:“四海之内,各以其职来助祭。”《诗·商颂》曰:“猗欤那欤。”猗,美也。允,信也。怀,来也。《诗·大雅》曰:“聿怀多福。”

  辟雍诗:乃流辟雍,辟雍汤汤;圣皇莅止,造舟为梁。汤汤,水流貌。莅,临也。《诗·小雅》曰:“方叔莅止。”《大雅》曰:“造舟为梁。”毛苌注云:“天子造舟。”造,至也,谓连舟为浮梁也。皤皤国老,乃父乃兄;抑抑威仪,孝友光明。《说文》曰:“皤皤,老人貌也。”音步何反。《孝经·援神契》曰:“天子尊事三老,兄事五更。”抑抑,美也。《诗》曰:“威仪抑抑。”《尔雅》曰:“善父母为孝,善兄弟为友。”于赫太上,示我汉行;鸿化惟神,永观厥成。于赫,叹美也。太上谓太古立德贤圣之人。并著养老之礼,今我汉家遵行之也。鸿,大也。《文子》曰:“执玄德于心,化驰如神。”《诗·周颂》曰:“我客戾止,永观厥成。”《尔雅》曰:“观,示也。”

  《灵台诗》:乃经灵台,灵台既崇;帝勤时登,爰考休征。《诗·大雅》曰:“经始灵台。”崇,高也。时登,以时登之。休,美也。征,验也。三光宣精,五行布序;习习祥风,祁祁甘雨。三光,日、月、星也。宣,布也。精,明也。五行,水、火、金、木、土。布序谓各顺其性,无谬沴也。习习,和也。《诗·小雅》曰:“习习谷风。”《礼斗威仪》曰:“君政颂平,则祥风至。”宋均注曰:“即景风也。”祁祁,徐也。《诗·小雅》曰:“兴雨祁祁。”《尚书考灵耀》曰“荧惑顺行,甘雨时”也。百谷溱溱,庶卉蕃芜;屡惟丰年,于皇乐胥百,言非一也,《尚书·洪范》曰:“百谷用成。”溱溱,盛貌。《尚书》曰:“庶草蕃芜。”《尔雅》曰:“蕃芜,丰也。”《诗·周颂》曰:“绥万邦,屡丰年。”又曰:“于皇时周。”于音乌。《诗·小雅》曰:“君子乐胥,受天之祜。”注云:“胥,有才智之名。”

  《宝鼎诗》:岳修贡兮川效珍,吐金景兮歊浮云。宝鼎见兮色纷缊,焕其炳兮被龙文。谓永平六年王雒山得宝鼎,庐江太守献之。景,光也。《说文》曰:“歊,气出貌。”音火骄反。《史记》曰:“秦武王与孟悦举龙文之鼎。”登祖庙兮享圣神,昭灵德兮弥亿年。时明帝诏曰:“其以礿祭之日,陈鼎于庙,以备器用。”弥,终也。万万曰亿。《尚书》曰:“公其以予万亿年敬天之休。”

  《白雉诗》:启灵篇兮披瑞图,获白雉兮效素乌。灵篇谓河洛之书也。《固集》此题篇云“白雉素乌歌”,故兼言“效素乌”。发皓羽兮奋翘英,容洁朗兮于淳精。皓,白也。翘,尾也。《春秋元命包》曰:“乌者阳之精。”章皇德兮侔周成,永延长兮膺天庆。章,明也。侔,等也。《孝经援神契》曰:“周成王时,越裳献白雉。”庆读曰卿。

  及肃宗雅好文章,固愈得幸,数入读书禁中,或连日继夜。每行巡狩,辄献上赋颂,朝廷有大议,使难问公卿,辩论于前,赏赐恩宠甚渥。固自以二世才术,位不过郎,二代谓彪及固。感东方朔、杨雄自论,以不遭苏、张、范、蔡之时,作以自通焉。东方朔《答客难》曰:“使苏秦、张仪与仆并生,曾不得掌故,安敢望侍郎乎?”杨雄《解嘲》曰:“范睢,魏之亡命也。蔡泽,山东之匹夫也。有谈范、蔡于许、史之闲,则狂矣。”固所作《宾戏》,事见《前书》。后迁玄武司马。《续汉志》曰:“宫掖门,每门司马一人,秩比千石。玄武司马,主玄武门。”天子会诸儒讲论《五经》,作《白虎通德论》,令固撰集其事。章帝建初四年,诏诸王诸儒会白虎观讲议《五经》同异。

  时北单于遣使贡献,求欲和亲,诏问群僚。议者或以为“匈奴变诈之国,无内向之心,徒以畏汉威灵,逼惮南虏,南匈奴也。故希望报命,以安其离叛。今若遣使,恐失南虏亲附之欢,而成北狄猜诈之计,不可”。固议曰:“窃自惟思,汉兴已来,旷世历年,兵缠夷狄,尤事匈奴。绥御之方,其涂不一,或修文以和之,或用武以征之,或卑下以就之,文帝与匈奴通关市,妻以汉女,增厚其赂也。或臣服而致之。宣帝时,匈奴稽首臣服,遣子入侍。虽屈申无常,所因时异,然未有拒绝弃放,不与交接者也。故自建武之世,复修旧典,数出重使,前后相继,建武二年,日逐王遣使诣渔阳请和亲,使中郎将李茂报命。二十六年,遣中郎将段郴授南单于印绶。至于其末,始乃暂绝。永平八年,复议通之。而廷争连日,异同纷回,多执其难,少言其易。先帝圣德远览,瞻前顾后,遂复出使,事同前世。先帝谓明帝也。永平八年,遣越骑司马郑众报使北匈奴。以此而推,未有一世阙而不修者也。今乌桓就阙,稽首译官,康居、月氏,自远而至,匈奴离析,名王来降,三方归服,不以兵威,此诚国家通于神明自然之征也。臣愚以为宜依故事,复遣使者,上可继五凤、甘露至远人之会,宣帝五凤三年,单于名王将众五万余人来降,称臣朝贺。甘露元年,匈奴呼韩邪遣子右贤王入侍。下不失建武、永平羁縻之义。虏使再来,然后一往,既明中国主在忠信,且知圣朝礼义有常,岂可逆诈示猜,孤其善意乎?绝之未知其利,通之不闻其害。设后北虏稍强,能为风尘,相侵扰则风尘起。方复求为交通,将何所及?不若因今施惠,为策近长。”

  固又作《典引篇》,述叙汉德。典谓《尧典》,引犹续也。汉承尧后,故述汉德以续《尧典》。以为相如《封禅》,靡而不典,文虽靡丽,而体无古典。杨雄《美新》,典而不实,体虽典则,而其事虚伪,谓王莽事不实。盖自谓得其致焉。其辞曰:

  太极之原,两仪始分,烟烟熅熅,有沈而奥,有浮而清。《易·系词》曰:“《易》有太极,是生两仪。”又曰:“天地絪缊,万物化醇。”蔡邕曰:“絪缊,阴阳和一相扶貌也。”奥,浊也。《易干凿度》曰:“清轻者为天,浊沈者为地。”沉浮交错,庶类混成。庶类,万物也。混犹同也。《老子》曰:“有物混成,先天地生。”肇命人主,五德初始,同于草昧,玄混之中。人主谓天子也。《尚书》曰,成汤简代夏作人主。五德,五行也。初始谓伏牺始以木德王也。木生火,故神农以火德。五行相生,周而复始。草昧谓草创暗昧也。《易》曰:“天地草昧。”幽玄混沌之中谓三皇初起之时也。逾绳越契,寂寥而亡诏者,《系》不得而缀也。《易·系辞》曰:“上古结绳而化,后代圣人易之以书契。”逾、越,并过也。诏,诰也。言过绳契以上既无文字,故寂寥而无文诰。《系》谓《易·系辞》也,故《易》系而不得缀连也。厥有氏号,绍天阐绎者,氏号谓太昊号庖羲氏,炎帝号神农氏,黄帝号轩辕氏之类。绍,继也。谓王者继天而作。阐,开也。绎,陈也。莫不开元于大昊皇初之首,上哉夐乎,其书犹可得而修也。《易》曰:“帝出于《震》。”始以木德王天下,故曰皇初之首。又曰:“古者庖牺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是其书可得而修也。亚斯之世,通变神化,函光而未曜。亚斯之代谓少昊、颛顼、高辛等。虽通变神化,而《易·系》不载其事,故曰“函光未曜”。

  若夫上稽干则,降承龙翼,而炳诸《典谟》,以冠德卓踪者,莫崇乎陶唐。稽,考;干,天也。《论语》孔子曰:“唯天为大,唯尧则之。”龙翼谓稷、契等为尧之羽翼。《易·干·上九》曰:“用九,见群龙无首,吉。”郑玄注云:“六爻皆体龙,群龙象也,谓禹与稷、契、咎陶之属并在于朝。”炳,明也。《典》、《谟》谓《尧典》、《皋陶谟》也。为道德之冠首,踪迹之卓异者,莫高于陶唐。尔雅曰:“崇,高也。”陶唐舍胤而禅有虞,虞亦命夏后,稷契熙载,越成汤武。舍胤谓尧舍其胤子丹朱而禅于舜,舜亦舍其子商均而禅禹。《书》曰:“熙帝之载。”孔安国注云:“熙,广也。载,事也。”言稷契并能广立功事于尧舜之朝。越,于也。于是成其子孙汤、武之业,并得为天子也。汤,契之后。武王,后稷之后。股肱既周,天乃归功元首,将授汉刘。股肱谓稷、契也。既周谓其子孙并周遍得为天子。元首,尧也。言天更归功于尧,又将授汉以帝位。俾其承三季之荒末,值亢龙之灾孽,悬象暗而恒文乖,彝伦斁而旧章缺。俾,使也。三季,三王之季也。《易·干·文言》曰:“亢龙有悔,穷之灾也。”孽亦灾也。《易》曰:“悬象著明,莫大于日月。”乖谓失于常度也。伦,理也。斁,败也。《尚书》曰:“彝伦攸斁。”旧章缺谓秦燔《诗·书》。故先命玄圣,使缀学立制,宏亮洪业,表相祖宗,赞扬迪哲,备哉灿烂,真神明之式也。玄圣谓孔丘也。《春秋演孔图》曰:“孔子母征在梦感黑帝而生,故曰玄圣。”《庄子》曰:“恬澹玄圣,素王之道。”缀学立制谓为汉家法制也。宏,洪,并大也。亮,信也。表,明也。相,助也。迪,蹈也。哲,智也。言赞扬蹈履哲智之君,谓高祖等也。《尚书》曰:“兹四人迪哲。”灿烂,盛明也。式,法也。虽前圣皋、夔、衡、旦密勿之辅,比兹褊矣。皋,皋陶也。夔,舜之典乐者。衡谓阿衡,即伊尹也。旦,周公也。密勿犹黾勉也。兹谓孔子,言皋、夔等比之为褊小矣。是以高、光二圣,辰居其域,时至气动,乃龙见渊跃。《论语》孔子曰:“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时至气动谓高祖聚彤云于砀山,光武发佳气于白水。《易·干卦·九二》曰:“见龙在田。”《九四》曰:“或跃在渊。”并喻汉初起。拊翼而未举,则威灵纷纭,海内算法云蒸,雷动电熛,胡缢莽分,不莅其诛。拊翼,以鸡为喻,言知将旦则鼓其翼而鸣。《前书》曰:“张、陈之交,拊翼俱起。”以喻高祖、光武也。纷纭,盛貌也。如云之蒸,言天下英杰为汉者多也。熛,光也。胡缢谓胡亥缢死也。莽分谓公宾就斩莽也。莅,临也。言天下先为汉诛之,高祖、光武不亲临也。然后钦若上下,恭揖群后,正位度宗,有于德不台渊穆之让,靡号师矢敦奋撝之容。《尚书》曰:“钦若昊天。”钦,敬也。若,顺也。上下谓天地也,《书》曰“格于上下”。群后,诸侯也。《易》曰:“君子正位凝命”也。《尚书》曰:“延入翼室恤度宗。”度,居也。宗,尊也。《前书》曰:“舜让于德不台。”《音义》曰:“台读曰嗣。”言二祖初即位居尊之时,并谦言于德不能嗣成帝功,有此渊深穆敬之让。高祖初即位,曰:“寡人闻帝者贤者有也,虚言无实之名,非所取也。”光武即位,固辞至于再三。靡,无也。矢,陈也。敦犹迫逼也。《诗》云:“矢于牧野。”又曰:“敷敦淮濆。”言汉取天下,无号令陈师,敦迫奋武撝旄之容。《诗》曰:“奋伐荆楚。”《尚书》曰:“王秉白旄以麾。”撝亦麾也。言并天人所推,不尚威力。盖以膺当天之正统,受克让之归运,蓄炎上之烈精,蕴孔佐之弘陈云尔。正统谓汉承周,为火德。《尚书·尧典》曰:“允恭克让。”谓汉承尧克让之后。归运谓尧归运于汉也。炎上谓火德,烈精言盛也。蕴,藏也。孔佐谓孔丘制作《春秋》及纬书以佐汉也,即《春秋·演孔图》曰“卯金刀,名为刘,中国东南出荆州,赤帝后,次代周”是也,谓大陈汉之期运也。

  洋洋乎若德,帝者之上仪,诰誓所不及已。洋洋,美也。若,如也。仪,法也。谓如此美德,可谓五帝之上法也。《谷梁传》曰:“诰誓不及五帝,盟诅不及三王,交质不及二伯。”上下不相信服,方有诰誓。五帝之时,上下和睦,故誓不及。铺观二代洪纤之度,其赜可探也。铺,篃也。二代,殷、周也。洪纤犹大小也。度,法度也。赜,幽深也。言遍观殷周大小之法,其幽深可探知之。并开迹于一匮,同受侯甸之所服,奕世勤民,以伯方统牧。孔子曰:“譬如平地,虽覆一匮。”郑玄注云:“匮,盛土笼也。”侯服、甸服谓诸侯也。汤为桀之诸侯,文王为纣之诸侯。奕犹重也。自契至汤十四代,后稷至文王十五代,并积勤劳于人也。伯方犹方伯也。谓汤为夏伯,文王为殷伯,并统领州牧。乘其命赐彤弧黄戚之威,用讨韦、顾、黎、崇之不格。《周礼》九命作伯。彤弧,赤弓。黄戚,黄金饰斧也。《礼记》曰:“诸侯赐弓矢然后专征伐,赐斧钺然后杀。”韦,顾,并国名,汤灭之。《诗·殷颂》曰:“韦顾既伐。”黎,崇,亦国名。《史记》:“文王伐崇。”《尚书》曰:“西伯戡黎。”格,来也。至乎三五华夏,京迁镐亳,遂自北面,虎离其师,革灭天邑。三五,未详。京,京都也。武王都镐,汤都亳。《诗》云:“宅是镐京,武王成之。”《尚书》曰:“汤始居亳,从先王居。”自,从也。北面谓臣也。汤、武并以臣伐君。《史记》曰:“如虎如罴,如豺如离,于商郊。”《音义》曰:“离与螭同。”革,改也。易曰:“汤武革命。”天邑,天子所都也。尚书曰:“肆予敢求尔于天邑商。”是故义士伟而不敦,《武》称未尽,《护》有惭德,不其然与?《左传》曰:“武王克商,迁九鼎于洛邑,义士犹曰薄德。”杜预注曰:“伯夷之属也。”《史记》曰,伯夷、叔齐逢武王伐纣,扣马谏曰:“以臣弑君,可谓仁乎?”伟犹异也。敦,厚也。《武》,周武王乐也。《论语》孔子曰:“谓《武》尽美矣,未尽善也。”《护》,汤乐也。《左传》,延陵季子聘鲁,观乐,见舞《大护》者,曰:“圣人之弘也,而犹有惭德。”然犹於穆猗那,翕纯皦绎,以崇严祖考,殷荐宗祀配帝,发祥流庆,对越天地者,舄奕乎千载。岂不克自神明哉!于,叹辞也。穆,美也,叹美周家之德。《诗·周颂》曰“於穆清庙”。猗亦叹辞也。那,多也。叹美汤德之多也。《殷颂》曰:“猗欤那欤。”《论语》子语鲁太师乐曰:“乐其可知也。始作翕如也,纵之纯如也,皦如也,绎如也,以成。”何晏注曰:“翕,盛也。纯,和谐也。皦,其音节明也。”郑玄注云:“绎,调达之貌。”此言殷周之代,尚有於穆猗那之颂,播之于翕纯皦绎之乐,尊祖严父,宗祀配天于明堂之中。《诗·商颂》曰:“浚哲惟商,长发其祥。”言发祯祥以流庆于子孙。《周颂》曰:“秉文之德,对越在天。”舄奕犹蝉联不绝也。诞略有常,审言行于篇籍,光藻朗而不渝耳。诞,大也。言殷周二代政化之迹,大略有常也。篇籍谓《诗·书》也。朗,明也。渝,变也。言光彩文藻朗明而不变耳,其余殊异不能及于汉也。

  矧夫赫赫圣汉,巍巍唐基,溯测其源,乃先孕虞育夏,甄殷陶周,矧,况也。汉承唐尧之基。逆流曰溯。孕,怀也。育,养也。甄、陶谓造成也。《前书音义》曰:“陶人作瓦器谓之甄。”言虞、夏、殷、周之先祖,并尝为尧臣。然后宣二祖之重光,袭四宗之缉熙。神灵日烛,光被六幽,仁风翔乎海表,威灵行于鬼区,慝亡迥而不泯,微胡琐而不颐。二祖,高祖、世祖也。《尚书》曰:“宣重光。”袭,重也。四宗,文帝为太宗,武帝为代宗,宣帝为中宗,明帝为显宗。烛,照也,言如日之照。六幽,六合幽远之地。鬼区,远方也。《易》曰:“高宗伐鬼方。”慝,恶也。迥,远也。泯,灭也。琐,小也。颐,养也。言凶恶者无远而不灭,微细者何小而不养也。故夫显定三才昭登之绩,匪尧不兴,铺闻遗策在下之训,匪汉不弘。三才,天、地、人也。《易》曰:“兼三才而两之。”登,升也。绩,功也。言升天之功,非尧不能兴也。尚书曰:“昭升于上。”铺,布也。遗策,尧之余策,谓《尧典》也。在下谓后代子孙也。言《尧典》为子孙之训,非汉不能弘大也。厥道至乎经纬乾坤,出入三光,外运混元,内寖豪芒,性类循理,品物咸亨,其已久矣。经纬天地,言阴阳交泰也。出入三光,言日、月、星得其度也。浑元,天地之总名也。豪芒,纤微也。《老子》曰:“和阴阳,节四时,润乎草木,寖乎金石,毫毛润泽。”性,生也。循,顺也。含生之类,皆顺于理。《尚书》曰:“别生分类,品物万殊。”亨,通也。《易》曰:“含弘光大,品物咸亨。”

  盛哉!皇家帝世,德臣列辟,功君百王,荣镜宇宙,尊无与抗。皇家帝代谓汉家历代也。列辟谓古之帝王也。言汉家德可以臣彼列辟,功可以君彼百王。相如《封禅书》曰:“历选列辟。”镜犹光明也。抗犹敌也,读曰康。乃始虔巩劳谦,兢兢业业,贬成抑定,不敢论制作。《尔雅》曰:“虔巩,固也。”《易》曰:“劳谦君子有终吉。”言帝固为劳谦也。兢兢,戒慎也。业业,危惧也。《礼记》曰:“王者功成作乐,理定制礼。”今不敢论制礼作乐之事,言谦之甚也。至令迁正黜色宾监之事焕扬宇内,而礼官儒林屯朋笃论之士而不传祖宗之仿佛,虽云优慎,无乃葸欤!迁正,改正朔也。黜色,易服色也。宾谓殷周二王之后,为汉之宾。监,视也。视殷周之事以为监戒。《论语》孔子曰:“周监于二代。”屯,聚也。朋,群也。不传谓不制作篇籍,以纪功德也。仿佛犹梗概也。《论语》孔子曰:“慎而无礼则葸。”郑玄注云“葸,质悫貌”也。言虽优游谦慎,无乃太悫箻也。

  于是三事岳牧之僚,佥尔而进曰:陛下仰监唐典,中述祖则,俯蹈宗轨。三事,三公也。佥,皆也。躬奉天经,惇睦辩章之化洽。天经谓孝也。孔子曰:“夫孝,天之经。”谓章帝初即位,四时禘祫,宗祀于明堂也。《尚书》曰:“惇叙九族。”又曰:“九族既睦,辩章百姓。”郑玄云:“辩,别也。章,明也。惇,厚也。睦,亲也。”章帝性笃爱,不忍与诸王乖离,皆留京师也。巡靖黎蒸,怀保鳏寡之惠浃。巡,抚也。靖,安也。黎,蒸,皆众也。怀,思也。保,安也。浃,洽也。《尚书》曰:“怀保小人,惠鲜鳏寡。”谓章帝在位凡四巡狩,赐人爵,鳏、寡、孤、独不能自存者粟。燔瘗县沈,肃祗群神之礼备。《尔雅》曰:“祭天曰燔柴,祭地曰瘗埋,祭山曰庋县,祭川曰浮沉。”肃祗,恭敬也。《封禅书》曰:“汤武至尊,不失肃敬。”元和中诏曰:“朕巡狩岱宗,柴望山川。”庋音居毁反。是以来仪集羽族于观魏,肉角驯毛宗于外囿,扰缁文皓质于郊,升黄晖采鳞于沼,甘露宵零于丰草,三足轩翥于茂树。《尚书》曰:“凤皇来仪。”元和二年诏曰:“乃者凤皇鸾鸟比集七郡。”羽族谓群鸟随之也。观魏,门阙也。肉角谓麟也。伏侯《古今注》曰:“建初二年,北海得一角兽,大如麇,有角在耳闲,端有肉。又元和二年,麒麟见陈,一角,端如葱叶,色赤黄。”扰,驯也。缁文皓质谓驺虞也。《说文》曰:“驺虞,白虎,黑文,尾长于身。”《古今注》曰:“元和三年,白虎见彭城。”黄晖采鳞谓黄龙也。建初五年,有八黄龙见于零陵。《古今注》曰:“元和二年,甘露降河南,三足乌集沛国。”轩翥谓飞翔上下。若乃嘉谷灵草,奇兽神禽,应图合谍,穷祥极瑞者,朝夕坰牧,日月邦畿,卓荦乎方州,羡溢乎要荒。嘉谷,嘉禾。灵草,芝属。《古今注》曰:“元和二年,芝生沛,如人冠大,坐状。”章和九年诏曰:“嘉谷滋生,芝草之类,岁月不绝。”奇兽神禽谓白虎白雉之属也。建初七年,获白鹿。元和元年,日南献生犀、白雉。言应于瑞图,又合于史谍也。坰牧,郊野也。卓荦,殊绝也。羡音以战反。昔姬有素雉、朱乌、玄秬、黄婺之事耳,君臣动色,左右相趋,济济翼翼,峨峨如也。《孝经援神契》曰:“周成王时,越裳来献白雉。”朱乌谓赤乌也。《尚书中候》曰:“太子发度孟津,有火自天止于王屋,流为赤乌。”玄秬,黑黍也。《诗·大雅》曰:“诞降嘉种,惟秬惟秠。”黄婺,麦也。谓赤乌衔牟麦而至也。《诗·颂》曰:“贻我来牟。”《诗·大雅》曰:“济济多士。”又曰:“惟此文王,小心翼翼。”又曰:“奉璋峨峨。”盖用昭明寅畏,承聿怀之福。亦以宠灵文武,贻燕后昆,覆以懿铄,岂其为身而有颛辞也?《诗·大雅》曰:“昭明有融。”寅,敬也。尚书曰:“严恭寅畏。”聿,述也。怀,思也。《诗·大雅》曰:“昭事上帝,聿怀多福。”贻,遗也。燕,安也。后昆,子孙也。言此并以光宠神灵文王、武王之德,遗燕安于子孙也。《诗·大雅》曰:“贻厥孙谋,以燕翼子。”覆犹重也。懿、铄,并美也。《诗·大雅》曰:“我求懿德。”又曰:“于铄王师。”言诗人歌颂周之盛德,当成康之时。其成王、康王,岂独为身而有自专之辞也,并上宠文武之业,下遗子孙之基也。言今章帝既获符瑞之应,亦宜同成康之事也。若然受之,宜亦勤恁旅力,以充厥道,启恭馆之金縢,御东序之秘宝,以流其占。受之谓汉受此符瑞也。《说文》曰:“恁,念也。”音人甚反。旅,陈也。充,当也。恭肃之馆谓庙中也。金縢,以金缄匮,藏符瑞之书于其中也。御犹陈也。东序,东厢也。秘宝谓《河图》之属。《尚书》曰:“天球《河图》在东序。”孔安国注曰:“《河图》,八卦是也。”言启金縢之书及《河图》之卦以占之也。流犹篃也。

  夫图书亮章,天哲也;孔猷先命,圣孚也;体行德本,正性也;逢吉丁辰,景命也。图书,《河图》、《洛书》也。亮,信。章,明。哲,智。言天授图书者,为天子所知也。孔。孔丘也。猷,图也。孚,信也。言孔丘之图,先命汉家当须封禅,此圣人之信也。体行犹躬行也。孔子曰:“夫孝,德之本也。”《易》曰:“乾道变化,各正性命。”丁,当也。辰,时也。景,大也。逢休吉之代,当封禅之时,此为天子之大命也。顺命以创制,定性以和神,答三灵之繁祉,展放唐之明文,兹事体大而允,寤寐次于圣心。瞻前顾后,岂蔑清庙惮来天乎?命谓符瑞也。答,对也。三灵,天地人之神也。繁,多也。祉,福也。展,陈也。放,效也,音甫往反。效唐尧之文,谓封禅也。《尚书琁玑钤》曰:“平制礼乐,于唐之文。”兹事谓封禅之事,大而且信。次,止也。寤寐常止于圣心,言不可忘之也。前谓前代帝王,后谓子孙也。蔑,轻也。惮,难也。来,正也。言封禅之事,皆述祖宗之德,今乃推让,岂轻清庙而难正天命乎?《尚书》曰:“来天之命,惟时惟几。”伊考自邃古,乃降戾爰兹,作者七十有四人,有不俾而假素,罔光度而遗章,今其如台而独阙也!伊,维也。邃古犹远古也。《楚词》曰:“邃古之初。”戾,至也。言自远古以来至于此也。作者,诸封禅者。史记管仲曰:“自古封禅七十二君。”并武帝及光武为七十四君。俾,使也。有天下不使其封禅,而假为竹素之文者,无有光扬法度而弃其文章,不封禅者也。台,我也。今其如我何独阙也。

  是时圣上固已垂精游神,包举蓺文,屡访群儒,谕咨故老,与之乎斟酌道德之渊源,肴核仁义之林薮,以望元符之臻焉。圣上谓章帝也。谕,告;咨,谟也。道德仁义,人所常行,故以酒食为谕焉。渊源,林薮,谕深邃也。元,天也。符,瑞也。《诗》曰:“肴核惟旅。”核亦核也,谓果实之属。既成群后之谠辞,又悉经五繇之硕虑矣。将絣万嗣,炀洪晖,奋景炎,扇遗风,播芳烈,久而愈新,用而不竭,汪汪乎丕天之大律,其畴能亘之哉?唐哉皇哉,皇哉唐哉!谠,直言也。繇,兆辞,音胄。《左传》曰:“先王卜征五年而岁习其祥,不习则增修其德而改卜。”硕,大也。虑,思也。《广雅》曰:“絣,续也,音方萌反。”景,大也。炎谓火德。汪汪犹深也。《今文尚书·太誓》篇曰:“立功立事,可以永年,丕天之大律。”郑玄注云:“丕,大也。律,法也。”畴,谁也。亘犹竟也。唐哉谓尧也。皇哉谓汉也。言唯唐与汉,唯汉与唐。

  固后以母丧去官。永元初,大将军窦宪出征匈奴,以固为中护军,与参议。北单于闻汉军出,遣使款居延塞,欲修呼韩邪故事,朝见天子,请大使。宪上遣固行中郎将事,将数百骑与虏使俱出居延塞迎之。会南匈奴掩破北庭,永元二年,南单于出鸡鹿塞击北匈奴于河云,大破之。固至私渠海,闻虏中乱,引还。及窦宪败,固先坐免官。

  固不教学诸子,诸子多不遵法度,吏人苦之。初,洛阳令种兢尝行,固奴干其车骑,吏椎呼之,奴醉骂,兢大怒,畏宪不敢发,心衔之。及窦氏宾客皆逮考,兢因此捕系固,遂死狱中。时年六十一。诏以谴责兢,抵主者吏罪。

  固所著《典引》、《宾戏》、《应讥》、诗、赋、铭、诔、颂、书、文、记、论、议、六言,在者凡四十一篇。

  论曰:司马迁、班固父子,其言史官载籍之作,大义粲然著矣。议者咸称二子有良史之才。迁文直而事核,固文赡而事详。若固之序事,不激诡,不抑抗,激,扬也。诡,毁也。抑,退也。抗,进也。赡而不秽,详而有体,使读之者亹亹而不猒,信哉其能成名也。《尔雅》曰,亹亹犹勉也。彪、固讥迁,以为是非颇谬于圣人。言迁所是非皆与圣人乖谬,即崇黄老而薄《五经》,轻仁义而贱守节是也。然其论议常排死节,否正直,而不叙杀身成仁之为美,固序《游侠传》曰:“剧孟、郭解之徒,驰骛于闾阎,虽其陷于刑辟,自与杀身成名,若季路、仇牧死而不悔也。古之正法:五伯,三王之罪人;六国,五伯之罪人;四豪者,又六国之罪人。况于郭解之伦,以匹夫之细,窃杀生之权,其罪不容于诛也。”则轻仁义,贱守节愈矣。愈犹甚也。固伤迁博物洽闻,不能以智免极刑;谓下蚕室。然亦身陷大戮,此已上略华峤之辞。智及之而不能守之。《论语》孔子之言也。言有智而不能自守其身。呜呼,古人所以致论于目睫也!《史记》齐使者至越,曰:“幸也越之不亡也。吾不贵其智之如目,见豪毛而不见其睫也。今越王知晋之失计,不自知越人之过,是目论也。”言班固讥迁被刑,而不知身自遇祸。

  赞曰:二班怀文,裁成帝坟。沈约《宋书》曰:“初,谢俨作此赞,云‘裁成典坟’,以示范晔,晔改为‘帝坟’。”比良迁、董,谓司马迁、董狐也。《左传》曰:“董狐,古之良史也。”兼丽卿、云。司马长卿、杨子云。彪识皇命,固迷世纷。

查看目录 >> 《后汉书 李贤注》


国学迷 在匈奴皇帝手下当差的他 批评皇帝还能保全富贵 晚明无耻文人钱谦益:自称降清是为了柳如是 历史揭秘:蒋经国年轻时因为何事曾经被捕入狱 揭秘姜子牙坐骑神兽四不像是什么动物? 李白《送崔十二游天竺寺》古诗原文意思赏析 揭秘:一代明君唐太宗李世民晚年荒淫的生活 无价之宝:中国古代著名的六大名刀 揭秘历史上不好歌功颂德的好皇帝竟是他! 长江文明之源:三星堆古遗址之谜揭晓 东晋亡国之君恭帝司马德文:因谶语而登位 蒙古族介绍 蒙古族为什么最爱白色和蓝色 乾隆时期曾现史上最热三伏天:道路行人多有毙者 温僖贵妃介绍 温僖贵妃为何让康熙厌弃 揭秘:宋太宗即位后是怎样杀掉自己弟弟和侄子的 三国历史上诸葛亮为什么要把李严废为平民? 63岁慈禧迷倒29岁英国军官?慈禧真实面貌揭秘 揭秘刘邦八个儿子的不同命运 东汉治边第一功臣是谁?文武兼备越千古 忠义杨家将:杨业战死皇帝为何大发雷霆 “千古一帝”秦始皇是山东人吗?真秦始皇是哪里人 杨贵妃与安禄山之间的那些事 馒头是诸葛亮发明的?他为什么会想到吃馒头 探索真相:赤壁之战曹操落败 因被自家谋士暗算? 《武穆遗书》藏于屠龙刀之中 它是岳飞所著的兵书? 富商范蠡:历尽千辛万苦辅佐越王勾践灭吴国 议政大臣赫舍里索尼在朝廷中的地位如何? 满族皇室的“木兰围场”究竟是什么样的 百慕大三角洲之谜:云层是关键吗? 一碗催胎药摧毁了大清王朝:清朝毁于一碗催胎药? 战国四公子之一的信陵君魏无忌有何优点 时间的秘密:古人是如何发现时间的秘密 揭秘:中国古代帝王陵墓“七宗最” 秦汉两代大规模对外战争:是为民族尊严还是为生存而战? 东汉历史上的宫廷政变:宦官竟杀窦武形成专权 揭秘:南昌起义中蔡廷锴拉走起义队伍是真的吗? 她是名门之后却嫁了三个丈夫 曹操一直垂涎她 孙殿英炸了慈禧墓 溥仪知道祖宗墓被炸后暴怒 张作霖败给吴佩孚后反思:非败于谋略 是武器不好 赵匡胤第四子赵德芳真的是被太宗害死的吗? 西游中最牛公务员是谁?人神鬼三界都有“朋友圈” 抗战期间美援增加后 为何国军战斗力反而下降? 岑参《送狄员外巡按西山军》古诗原文意思赏析 汉文帝刘恒是怎么当上皇帝的? 反其道而行之:道光帝是如何选择储君的规则 吴玠简介:北宋枭雄吴玠独守大散关的抗金名将 晚清比慈禧还厉害的女人慈安政治韬略峥嵘 康熙最宠的女人宜妃娘娘去世后发生了什么? 揭秘“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到底是被何人盗走? 成吉思汗立遗嘱死后秘不发丧 待夏主投降统统杀掉 曹操为何要收降三国时期的曹魏名将徐晃? 武则天真的爱过吗?女皇武则天最在的人是谁 二次大战苏联卫国战争付出了多大代价? 最强母女三人!她们养的私生子全部赫赫有名 千年古墓竟然集体消失 元朝皇陵至今没有找到 史上第一冷美人因何一笑却修得千古骂名? 历史揭秘:历史上下场最悲剧的妃子是谁? 林则徐虎门销烟怎么回事?林则徐虎门销烟简介 台湾第一任巡抚!刘铭传如何打造传奇? 张宗昌好色至搜罗各国美女最终因美色而死 孟浩然《久滞越中贻谢南池会稽贺少府》古诗原文意思赏析 探秘盛京围场:打猎就像打仗 为什么会有岐王李茂贞到底是男是女的怀疑? 林则徐六次击退英军 百年前就提出警惕沙俄野心 中国历史女皇帝:武则天只能排第三 破釜沉舟的故事 郭威与柴皇后恩爱,他们的儿子又如何? 热河抗战中的另一面:民众是欢迎日军来占领的 左宗棠长期的心病:自己的学历只是举人 捐躯赴国难:曹文诏当之无愧明末第一良将 毛笔发明者秦国大将蒙恬为何没有好下场 中国最早的航海家是谁?他都去了哪些地方 周总理如何评价摄政王载沣? 唐朝李隆基的女人杨贵妃,为何枉死马嵬坡? 为何春秋时争霸战争:到了战国就是灭国统一呢? 揭秘:唐高祖李渊建唐为何只用了短短一年? 阿昌族服饰啥样?阿昌族服饰简介 春秋时孔子不讳言草根出身游列国如丧家犬 惠施的故事:惠施为什么要砸碎大葫芦? 古人几岁能退休?命苦的80多岁还得上班! 三国里曹操刘备孙权谁才是最好的老板? 趣闻:诸葛亮“丑妻”黄月英其实并不丑 真相:李自成吴三桂之前 陈圆圆另有心上人 盘点:中国古代历史上最具有气魄的是哪两首诗? 趣闻:原来宋朝之前老百姓一天只吃两顿饭 诸葛亮与司马懿谁厉害? 历史揭秘:道光为何给老婆降职? 民国废旧历学校春节不放假 学生不满发牢骚 晋商巨贾乔致庸究竟有多少资产 历史解密:大明帝国抗倭援朝间接促成满清崛起? 历史上最伟大帝王排行榜:权威总结十大最杰出皇帝 大明朝为什么会最后退出争霸世界的航海舞台? 十万秦卒出三千锐士:揭秘中国古代的“特种部队” 6岁就当皇后的上官小妹 15岁就守寡成太皇太后 萧琮有多少兄弟姐妹 萧琮的兄弟姐妹都是谁 “座山雕”被枪毙前一句话让牡丹江变得无匪可剿 汉初谋士陈平简介 西汉谋略家陈平的生平简介 重庆主城首次发现古代冶铁遗址:为宋末明初遗物 古代审美大探究:唐朝真的盛行“以肥为美”吗? 揭秘:红楼梦中的秦可卿是废太子之女有何荒谬处 秦始皇的一生从不怕死到不敢死 经历了什么? 易經八卷 澄懷園語四卷 經史百家序錄 輶軒使者絕代語釋别國方言箋疏十三卷 前定錄一卷 新造省城滴水記三卷 合刻延平四先生年譜四卷 嘉懿集初鈔四卷續鈔四卷 太平寰宇記二百卷目錄二卷 韻府拾遺一百六卷 讀書錄十一卷 經考五卷 楊忠湣蚺蛇膽表忠記二卷 廿二史劄記三十六卷首一卷補遺一卷 [萬曆]永新縣志八卷首一卷 琴譜 新刻打衣箱鼓詞四卷 千金譜二十九卷 大清律纂修條例 南嶽總勝集三卷 重刻近月亭詩稿四卷 微波榭叢書 南齋詩集不分卷附錄一卷 驗方録要七卷 [嘉慶]道州志十二卷 國朝詞綜四十八卷二集八卷 黎文肅公公牘十卷 樊南文集詳註八卷 簡明算法一卷學生字典一卷寫信必讀十卷 轉蕙軒詞 聽潮居存業十編 東萊呂太史春秋左傳類編不分卷 種棉五種 問心堂溫病條辨六卷 清道光戊子科同年錄 客牕二筆一卷 聊存草 萬國公法四卷 初等小學讀本四編不分卷 國學叢刊十三種 六子書六種十六卷 明張文忠公全集四十七卷 李文忠公奏議二十卷 求古精舎金石圖四卷 古唐詩合解十二卷附古歌四卷 佛說無量清淨平等覺經二卷 彙呈朱子論治本各疏一卷 新出繪圖皖案徐錫麟一卷 金石屑四卷 湯文正公遺書 爾雅郭注佚存補訂二十卷 家語證偽十一卷 說文建首字讀一卷 國朝詩别裁集三十六卷 天元曆理全書十二卷首一卷 國朝歷科題名碑錄初集不分卷(嘉慶至咸豐) 勒格蘭舍電瓶一百問不分卷 求真是齋詩草二卷 前漢書一百卷 錢幣芻言續刻再刻瑣談 天文大成全志輯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_x1_58.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_x2_68_71.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_x4_8_48_50_66.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_x4_13_23-25.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天文大成步天歌要訣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_x2_26-27.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_x3_64-66.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_x3_85-86_90.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_x8_41_44_46_48_54_59_118-119.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_x17_27_34_40_64_67_75_83-84_86_89-90_92-95_98_114.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_x1_44.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歷算全書之三角法學要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三角法舉要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句股闡微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弧三角舉要正弧三角形斜弧三角形弧三角用次形法八線相當法引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環中黍尺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環中黍尺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塹堵測量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幾何補編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幾何補編解八線割圓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曆學疑問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曆學疑問補交會管見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交食蒙求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揆日候星紀要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_x3_42-43_79.djvu 歷算全書之冬致攷諸方日軌五星紀要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火星本法七政細草補注仰儀簡儀二銘補注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曆學駢枝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曆學駢枝平立定三差詳說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曆學_宣城梅定九先生宣城梅定九先生_x1_62.djvu 歷算全書之筆算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筆算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度算釋例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方程論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方程論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方程論少廣拾遺一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_x1_21.djvu 古今算學叢書第三_劉鐸算學書局.djvu 古今算學叢書第三之周髀矩數圖注周髀用矩述周髀算經述周髀算經校勘記周髀算經考證_劉鐸算學書局.djvu 古今算學叢書第三之幾何原本_劉鐸算學書局.djvu 古今算學叢書第三之幾何原本_劉鐸算學書局.djvu 古今算學叢書第三之幾何原本_劉鐸算學書局.djvu 古今算學叢書第三之幾何原本_劉鐸算學書局.djvu 古今算學叢書第三之幾何原本_劉鐸算學書局.djvu 古今算學叢書第三之幾何原本_劉鐸算學書局.djvu 认得金环 讥关 讦直 让一头 让出头 让帝 让抗 让果 让枣分梨 让枣梨 让田 让耕 让锦袍 训刑 训器 训式 训祀 训蒙 议伊川 议鼎 记名 记姓名 记曲娘子 记曲珠帘 讱言 讲树 讲花 讳树数马 许剑 许剑心 许劭月旦 许劭评 许史 许家拔宅 许巢 许掾 许掾聋 许散愁 许氏评 许渊龙 许由 许由一瓢 许由事 许由匿尧 许由心 许由掷瓢 许由洗耳 许由津 许由瓢 许由耳 许由遁 许笄 许遂初 讹三豕 讹寝 讹言成虎 论交杵臼 论兵扪虱 论味隆殷 论语半部 论高寡合 讼树 讼棠 讼矢 讼缿 讼鹿 设帐 设弧 设榻 设罗门 设罗门巷 设醴 访任棠 访安道 访嵇 访莘 访落 访葛侯 访遗簪 证父 证父攘羊 证玉臣 证羊 证逮 评月旦 识受辛 识吕蒙 识字仅一丁 识履 识微 识微知著 识微见幾 识微见远 识旧吏 识曲遇周郎 识曲钟期 识涂老马 识涂马 识荆州 识路 识途 识途老马 识面台官 识韩 识韩荆 识韩荆州 诈诞 词成马犹倚 词筒 词超柳絮 诎乏 诎田巴 诏入玉楼 译象 诒厥 诒燕 诒翼 诒谋 试周郎 试啼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