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故事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后汉书 李贤注 >

卷四十一 第五钟离宋寒列传第三十一

卷四十一 第五钟离宋寒列传第三十一

  第五伦曾孙种 宋均族子意

  第五伦字伯鱼,京兆长陵人也。其先齐诸田,《史记》曰:“陈公子完奔齐,以陈字为田氏。”应劭注云:“始食采于田,改姓田氏。”诸田徙园陵者多,故以次第为氏。

  伦少介然有义行。王莽末,盗贼起,宗族闾里争往附之。伦乃依险固筑营壁,有贼,辄奋厉其众,引强持满以拒之,引强谓弓弩之多力者控引之。持满,不发也。铜马、赤眉之属前后数十辈,皆不能下。《东观记》曰:“时米石万钱,人相食,伦独收养孤兄子、外孙,分粮共食,死生相守,乡里以此贤之。”伦始以营长诣郡尹鲜于褒,《风俗通》曰:“武王封箕子于朝鲜,其子食采于朝鲜,因氏焉。”褒见而异之,署为吏。后褒坐事左转高唐令,高唐,县,属平原郡,故城在今齐州祝阿县西。临去,握伦臂诀曰:“恨相知晚。”诀,别也。《东观记》曰:“伦步担往候之,留十余日,将伦上堂,令妻子出相对,以属托焉。”

  伦后为乡啬夫,平徭赋,理怨结,得人欢心。自以为久宦不达,遂将家属客河东,变名姓,自称王伯齐,载盐往来太原、上党,所过辄为粪除而去,粪除犹埽除也。陌上号为道士,亲友故人莫知其处。

  数年,鲜于褒荐之于京兆尹阎兴,兴即召伦为主簿。时长安铸钱多奸巧,乃署伦为督铸钱掾,领长安市。《东观记》曰:“时长安市未有秩,又铸钱官奸轨所集,无能整齐理之者。兴署伦督铸钱掾,领长安市,其后小人争讼,皆云‘第五掾所平,市无奸枉’。”伦平铨衡,正斗斛,市无阿枉,百姓悦服。每读诏书,常叹息曰:“此圣主也,一见决矣。”等辈笑之曰:“尔说将尚不下,安能动万乘乎?”《华峤书》曰:“盖延代鲜于褒为冯翊,多非法。伦数切谏,延恨之,故滞不得举。”将谓州将。伦曰:“未遇知己,道不同故耳。”

  建武二十七年,举孝廉,补淮阳国医工长,随王之国。光武召见,甚异之。二十九年,从王朝京师,随官属得会见,帝问以政事,伦因此酬对政道,帝大悦。明日,复特召入,与语至夕。帝戏谓伦曰:“闻卿为吏篣妇公,不过从兄饭,宁有之邪?”伦对曰:“臣三娶妻皆无父。少遭饥乱,实不敢妄过人食。”《华峤书》曰:“上复曰:‘闻卿为市掾,人有遗母一笥饼者。卿从外来见之,夺母笥,探口中饼,信乎?’伦对曰:‘实无此。众人以臣愚蔽,故为生是语也。’”帝大笑。伦出,有诏以为扶夷长,扶夷,县,属零陵郡,故城在今邵州武冈县东北。未到官,追拜会稽太守。虽为二千石,躬自斩刍养马,妻执炊爨。受俸裁留一月粮,余皆贱贸与民之贫羸者。会稽俗多淫祀,好卜筮。民常以牛祭神,百姓财产以之困匮,其自食牛肉而不以荐祠者,发病且死先为牛鸣,前后郡将莫敢禁。伦到官,移书属县,晓告百姓。其巫祝有依托鬼神诈怖愚民,皆案论之。有妄屠牛者,吏辄行罚。民初颇恐惧,或祝诅妄言,伦案之愈急,后遂断绝,百姓以安。永平五年,坐法征,老小攀车叩马,号呼相随,日裁行数里,不得前。伦乃伪止亭舍,阴乘船去。众知,复追之。及诣廷尉,吏民上书守阙者千余人。是时显宗方案梁松事,亦多为松讼者。帝患之,诏公车诸为梁氏及会稽太守上书者勿复受。会帝幸廷尉录囚徒,得免归田里。身自耕种,不交通人物。

  数岁,拜为宕渠令,宕渠,县,故城在今渠州流江县东北。显拔乡佐玄贺,贺后为九江、沛二郡守,以清洁称,所在化行,终于大司农。

  伦在职四年,迁蜀郡太守。蜀地肥饶,人吏富实,掾史家赀多至千万,皆鲜车怒马,以财货自达。怒马谓马之肥壮,其气愤怒也。伦悉简其丰赡者遣还之,更选孤贫志行之人以处曹任,于是争赇抑绝,以财相货曰赇,音其又反,又音求。文职修理。所举吏多至九卿、二千石,时以为知人。

  视事七岁,肃宗初立,擢自远郡,代牟融为司空。帝以明德太后故,尊崇舅氏马廖,兄弟并居职任。廖等倾身交结,冠盖之士争赴趣之。伦以后族过盛,欲令朝廷抑损其权,上疏曰:“臣闻忠不隐讳,直不避害。不胜愚狷,昧死自表。狷,狂狷也。《书》曰:‘臣无作威作福,其害于而家,凶于而国。’《尚书·洪范》之言。传曰:‘大夫无境外之交,束修之馈。’《谷梁传》之文也。束,帛也。修,脯也。馈,遗也。近代光烈皇后,虽友爱天至,而卒使阴就归国,徙废阴兴宾客;其后梁、窦之家,互有非法,明帝即位,竟多诛之。自是洛中无复权戚,书记请托一皆断绝。又譬诸外戚曰:譬,晓谕也。‘苦身待士,不如为国,戴盆望天,事不两施。’司马迁书曰“仆以为戴盆何以望天”也。臣常刻著五臧,书诸绅带。刻著五臧,谓铭之于心也。绅谓大带,垂之三尺。论语曰“子张书诸绅”也。而今之议者,复以马氏为言。窃闻卫尉廖以布三千匹,城门校尉防以钱三百万,私赡三辅衣冠,知与不知,莫不毕给。又闻腊日亦遗其在洛中者钱各五千,越骑校尉光,腊用羊三百头,米四百斛,肉五千斤。臣愚以为不应经义,惶恐不敢不以闻。陛下情欲厚之,亦宜所以安之。臣今言此,诚欲上忠陛下,下全后家,裁蒙省察。”“裁”与“才”同。及马防为车骑将军,当出征西羌,伦又上疏曰:“臣愚以为贵戚可封侯以富之,不当职事以任之。何者?绳以法则伤恩,私以亲则违宪。伏闻马防今当西征,臣以太后恩仁,陛下至孝,恐卒有纤介,难为意爱。恐卒然有小过,爱而不罚,则废法也。闻防请杜笃为从事中郎,多赐财帛。笃为乡里所废,客居美阳,女弟为马氏妻,恃此交通,在所县令苦其不法,收系论之。今来防所,议者咸致疑怪,况乃以为从事,将恐议及朝廷。今宜为选贤能以辅助之,不可复令防自请人,有损事望。望,物望也。苟有所怀,敢不自闻。”并不见省用。

  伦虽峭直,峭,峻也。然常疾俗吏苛刻。及为三公,值帝长者,屡有善政,乃上疏褒称盛美,因以劝成风德,曰:“陛下即位,躬天然之德,体晏晏之姿,以宽弘临下,《尚书考灵耀》曰:“尧文塞晏晏。”《尔雅》曰:“晏晏,温和也。”出入四年,前岁诛刺史、二千石贪残者六人。《东观汉记》曰:“去年伏诛者,刺史一人,太守三人,减死罪二人,凡六人。”斯皆明圣所鉴,非群下所及。然诏书每下宽和而政急不解,务存节俭而奢侈不止者,咎在俗敝,群下不称故也。光武承王莽之余,颇以严猛为政,后代因之,遂成风化。郡国所举,类多辨职俗吏,殊未有宽博之选以应上求者也。陈留令刘豫,冠军令驷协,并以刻薄之姿,临人宰邑,专念掠杀,务为严苦,吏民愁怨,莫不疾之,而今之议者反以为能,违天心,失经义,诚不可不慎也。非徒应坐豫、协,亦当宜谴举者。谴,责也。务进仁贤以任时政,不过数人,则风俗自化矣。臣尝读书记,知秦以酷急亡国,又目见王莽亦以苛法自灭,故勤劝恳恳,实在于此。又闻诸王主贵戚,骄奢逾制,京师尚然,何以示远?故曰:‘其身不正,虽令不从。’《论语》孔子之言。以身教者从,以言教者讼。夫阴阳和岁乃丰,君臣同心化乃成也。其刺史、太守以下,拜除京师及道出洛阳者,宜皆召见,可因博问四方,兼以观察其人。诸上书言事有不合者,可但报归田里,不宜过加喜怒,以明在宽。臣愚不足采。”及诸马得罪归国,而窦氏始贵,伦复上疏曰:“臣得以空虚之质,当辅弼之任。素性驽怯,位尊爵重,拘迫大义,思自策厉,虽遭百死,不敢择地,又况亲遇危言之世哉!《论语》曰:“邦有道,危言危行,邦无道,危行言逊。”郑玄云:“危犹高也。”据时高言高行必见危,故以为谕也。今承百王之敝,人尚文巧,咸趋邪路,莫能守正。伏见虎贲中郎将窦宪,椒房之亲,后妃以椒涂壁,取其繁衍多子,故曰椒房。典司禁兵,出入省闼,年盛志美,卑谦乐善,此诚其好士交结之方。然诸出入贵戚者,类多瑕衅禁锢之人,尤少守约安贫之节,士大夫无志之徒更相贩卖,云集其门。众喣飘山,聚蚊成雷,《前书》中山靖王之言。盖骄佚所从生也。三辅论议者,至云以贵戚废锢,当复以贵戚浣濯之,犹解酲当以酒也。病酒曰酲。诐险趣埶之徒,诚不可亲近。《苍颉篇》曰:“诐,佞谄也。”臣愚愿陛下中宫严来宪等闭门自守,无妄交通士大夫,防其未萌,虑于无形,令宪永保福禄,君臣交欢,无纤介之隙。此臣之至所愿也。”

  伦奉公尽节,言事无所依违。诸子或时谏止,辄叱遣之,吏人奏记及便宜者,亦并封上,其无私若此。性悫箻,少文采,在位以贞白称,时人方之前朝贡禹。《前书》曰:“贡禹字少翁,琅邪人也,以明经洁行著闻。”然少蕴藉,不修威仪,蕴藉犹宽博也。亦以此见轻。或问伦曰:“公有私乎?”对曰:“昔人有与吾千里马者,吾虽不受,每三公有所选举,心不能忘,而亦终不用也。吾兄子常病,一夜十往,退而安寝;吾子有疾,虽不省视而竟夕不眠。若是者,岂可谓无私乎?”连以老病上疏乞身。元和三年,赐策罢,以二千石奉终其身,加赐钱五十万,公宅一区。后数年卒,时年八十余,诏赐秘器、衣衾、钱布。

  少子颉嗣,历桂阳、庐江、南阳太守,所在见称。顺帝之为太子废也,樊丰等谮之,废为济阴王。颉为太中大夫,与太仆来历等共守阙固争。帝即位,擢为将作大匠,卒官。《三辅决录注》曰:“颉字子陵,为郡功曹,州从事,公府辟举高第,为侍御史,南顿令,桂阳、南阳、庐江三郡太守,谏议大夫。洛阳无主人,乡里无田宅,客止灵台中,或十日不炊。司隶校尉南阳左雄、太史令张衡、尚书庐江朱建、孟兴皆与颉故旧,各致礼饷,颉终不受。”伦曾孙种。

  论曰:第五伦峭核为方,峭核谓其性峻急,好穷核事情。非夫恺悌之士,省其奏议,惇惇归诸宽厚,惇惇,纯厚之貌也,音敦。将惩苛切之敝使其然乎?昔人以弦韦为佩,盖犹此矣。《韩子》曰“西门豹性急,佩韦以自缓;董安于性缓,佩弦以自急”也。然而君子侈不僭上,俭不逼下,《礼记》曰:“管仲镂簋而朱纮,旅树而反坫,山节藻棁,贤大夫也,而难为上也。晏平仲祀其先人,豚肩不掩豆,贤大夫也,而难为下也。君子上不僭上,下不逼下。”岂尊临千里而与牧圉等庸乎?讵非矫激,则未可以中和言也。

  种字兴先,少厉志义,为吏,冠名州郡。永寿中,以司徒掾清诏使冀州,廉察灾害,《风俗通》曰“汝南周勃辟太尉清诏,使荆州”,又此言以司徒清诏使冀州,盖三公府有清诏员以承诏使也。廉,察也。举奏刺史、二千石以下,所刑免甚众,弃官奔走者数十人。还,以奉使称职,拜高密侯相。是时徐兖二州盗贼群辈,高密在二州之郊,种乃大储粮稸,勤厉吏士,贼闻皆惮之,桴鼓不鸣,流民归者,岁中至数千家。桴,击鼓杖也,音浮。以能换为卫相。周后卫公也。

  迁兖州刺史。中常侍单超兄子匡为济阴太守,负埶贪放,种欲收举,未知所使。会闻从事卫羽素抗厉,乃召羽具告之。谓曰:“闻公不畏强御,今欲相委以重事,若何?”对曰:“愿庶几于一割。”以铅刀谕。羽出,遂驰至定陶,闭门收匡宾客亲吏四十余人,六七日中,纠发其臧五六千万。种即奏匡,并以劾超。匡窘迫,遣刺客刺羽,羽觉其奸,乃收系客,具得情状。州内震栗,朝廷嗟叹之。

  是时太山贼叔孙无忌等暴横一境,州郡不能讨。羽说种曰:“中国安宁,忘战日久,而太山险阻,寇猾不制。今虽有精兵,难以赴敌,羽请往譬降之。”种敬诺。羽乃往,备说祸福,无忌即帅其党与三千余人降。单超积怀忿恨,遂以事陷种,竟坐徙朔方。超外孙董援为朔方太守,稸怒以待之。初,种为卫相,以门下掾孙斌贤,善遇之。及当徙斥,斌具闻超谋,乃谓其友人同县闾子直及高密甄子然曰:“盖盗憎其主,从来旧矣。第五使君当投裔土,而单超外属为彼郡守。夫危者易朴,可为寒心。吾今方追使君,庶免其难。若奉使君以还,将以付子。”二人曰:“子其行矣,是吾心也。”于是斌将侠客晨夜追种,及之于太原,遮险格杀送吏,因下马与种,斌自步从。一日一夜行四百余里,遂得脱归。

  种匿于闾、甄氏数年,徐州从事臧旻上书讼之曰:“臣闻士有忍死之辱,必有就事之计,故季布屈节于朱家,《前书》曰,季布,楚人,为任侠有名,数窘汉王,高祖购求布千金。布匿濮阳周氏,周氏曰:“汉求将军急,敢进计。”布许之,乃髡钳布,衣褐,并其家僮之鲁朱家所卖之。朱家买置田舍,言之高祖,赦之,后为河东守。管仲错行于召忽。说苑子路问于孔子曰:“昔者管仲欲立公子纠而不能,召忽死之,管仲不死,是无仁也。”孔子曰:“召忽者,人臣之材。不死则三军之虏也,死之则名闻于天下矣,何为不死哉?管子者,天子之佐,诸侯之相也。死之则不免于沟渎之中,不死则功复用于天下,夫何为死之哉?”错犹乖也。此二臣以可死而不死者,非爱身于须臾,贪命于苟活,隐其智力,顾其权略,庶幸逢时有所为耳。卒遭高帝之成业,齐桓之兴伯,遗其亡逃之行,赦其射钩之仇,拔于囚虏之中,信其佐国之谋,信音申。勋效传于百世,君臣载于篇籍。假令二主纪过于纤介,则此二臣同死于犬马,沉名于沟壑,当何由得申其补过之功,建其奇奥之术乎?伏见故兖州刺史第五种,杰然自建,在乡曲无苞苴之嫌,苞苴,馈遗也。步朝堂无择言之阙,口无可择之言也。天性疾恶,公方不曲,故论者说清高以种为上,序直士以种为首。《春秋》之义,选人所长,弃其所短,录其小善,除其大过。种所坐以盗贼公负,筋力未就,太山之贼,种不能讨,是力不足以禁之,法当公坐,故云公负也。罪至征徙,非有大恶。昔虞舜事亲,大杖则走。《家语》孔子谓曾子之言也。故种逃亡,苟全性命,冀有朱家之路,以显季布之会。愿陛下无遗须臾之恩,令种有持忠入地之恨。”会赦出,卒于家。

  钟离意字子阿,会稽山阴人也。少为郡督邮。时部县亭长有受人酒礼者,府下记案考之。记,文符也。案,察之也。意封还记,入言于太守曰:“《春秋》先内后外,《公羊传》曰:“《春秋》内其国而外诸夏,内诸夏而外夷狄。”《诗》云‘刑于寡妻,以御于家邦’,《诗·大雅》之文。刑,见也。御,治也。明政化之本,由近及远。今宜先清府内,且阔略远县细微之愆。”太守甚贤之,遂任以县事。建武十四年,会稽大疫,死者万数,疫,疠气也。意独身自隐亲,经给医药,隐亲谓亲自隐恤之。经给谓经营济给之。所部多蒙全济。

  举孝廉,再迁,辟大司徒侯霸府。诏部送徒诣河内,时冬寒,徒病不能行。路过弘农,意辄移属县使作徒衣,县不得已与之,而上书言状,意亦具以闻。光武得奏,以视霸,曰:“君所使掾何乃仁于用心?诚良吏也!”意遂于道解徒桎梏,在手曰梏,在足曰桎。恣所欲过,与克期俱至,无或违者。还,以病免。

  后除瑕丘令。瑕丘,今兖州县也。吏有檀建者,盗窃县内,意屏人问状,建叩头服罪,不忍加刑,遣令长休。建父闻之,为建设酒,谓曰:“吾闻无道之君以刃残人,有道之君以义行诛。子罪,命也。”遂令建进药而死。二十五年,迁堂邑令。堂邑故城在今博州堂邑县西北。县人防广为父报仇,系狱,其母病死,广哭泣不食。意怜伤之,乃听广归家,使得殡敛。丞掾皆争,意曰:“罪自我归,义不累下。”遂遣之。言罪归于我,不累于丞掾。广敛母讫,果还入狱。意密以状闻,广竟得以减死论。

  显宗即位,征为尚书。时交址太守张恢,坐臧千金,征还伏法,以资物簿入大司农,簿,文记也。诏班赐群臣。意得珠玑,悉以委地而不拜赐。帝怪而问其故。对曰:“臣闻孔子忍渴于盗泉之水,曾参回车于胜母之闾,恶其名也。说苑曰:“邑名胜母,曾子不入,水名盗泉,仲尼不饮,丑其名也。”《尸子》又载其言也。此臧秽之宝,诚不敢拜。”帝嗟叹曰:“清乎尚书之言!”乃更以库钱三十万赐意。转为尚书仆射。车驾数幸广成苑,意以为从禽废政,常当车陈谏般乐游田之事,天子即时还宫。永平三年夏旱,而大起北宫,意诣阙免冠上疏曰:“伏见陛下以天时小旱,忧念元元,降避正殿,躬自克责,而比日密云,遂无大润,《易》曰:“密云不雨,自我西郊。”岂政有未得应天心者邪?昔成汤遭旱,以六事自责曰:‘政不节邪?使人疾邪?宫室荣邪?女谒盛邪?苞苴行邪?谗夫昌邪?’《帝王纪》曰:“成汤大旱七年,斋戒翦发断爪,以己为牺牲,祷于桑林之社,以六事自责。”窃见北宫大作,人失农时,此所谓宫室荣也。自古非苦宫室小狭,但患人不安宁。宜且罢止,以应天心。臣意以匹夫之才,无有行能,久食重禄,擢备近臣,比受厚赐,喜惧相并,不胜愚戆征营,罪当万死。”征营,不自安也。帝策诏报曰:“汤引六事,咎在一人。其冠履,勿谢。比上天降旱,密云数会,朕戚然惭惧,思获嘉应,故分布祷请,窥候风云,北祈明堂,南设雩场。明堂在洛阳城南,言北祈者,盖时修雩场在明堂之南。今又来大匠止作诸宫,减省不急,庶消灾谴。”诏因谢公卿百僚,遂应时澍雨焉。《说文》云“雨所以澍生万物”,故曰澍。音注。

  时诏赐降胡子缣,尚书案事,误以十为百。帝见司农上簿,大怒,召郎将笞之。意因入叩头曰:“过误之失,常人所容。若以懈慢为愆,则臣位大,罪重,郎位小,罪轻,咎皆在臣,臣当先坐。”乃解衣就格。格,拘埶也。帝意解,使复冠而贳郎。

  帝性褊察,好以耳目隐发为明,隐犹私也。故公卿大臣数被诋毁,近臣尚书以下至见提拽。尝以事怒郎药崧,以杖撞之。崧走入床下,帝怒甚,疾言曰:“郎出!郎出!”崧曰:“天子穆穆,诸侯煌煌。《曲礼》之文也。穆穆,美也。煌煌,盛也。未闻人君自起撞郎。”帝赦之。朝廷莫不悚栗,争为严切,以避诛责;唯意独敢谏争,数封还诏书,臣下过失辄救解之。会连有变异,意复上疏曰:“伏惟陛下躬行孝道,修明经术,郊祀天地,畏敬鬼神,忧恤黎元,劳心不怠。而天气未和,日月不明,《易通卦验》曰:“愚智同位,则日月无光。”水泉涌溢,寒暑违节者,咎在群臣不能宣化理职,而以苛刻为俗。吏杀良人,继踵不绝。百官无相亲之心,吏人无雍雍之志。《尔雅》曰:“雍雍,和也。”至于骨肉相残,毒害弥深,感逆和气,以致天灾。百姓可以德胜,难以力服。先王要道,民用和睦,故能致天下和平,灾害不生,祸乱不作。《鹿鸣》之诗必言宴乐者,《鹿鸣》,《诗·小雅》,宴群臣也。其诗曰:“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以人神之心洽,然后天气和也。愿陛下垂圣德,揆万机,诏有司,慎人命,缓刑罚,顺时气,以调阴阳,垂之无极。”帝虽不能用,然知其至诚。亦以此故不得久留,出为鲁相。意别传曰:“意为鲁相,到官,出私钱万三千文,付户曹孔欣修夫子车,身入庙,拭几席剑履。男子张伯除堂下草,土中得玉璧七枚,伯怀其一,以六枚白意。意令主簿安置几前。孔子教授堂下床首有悬瓮,意召孔欣问:‘此何瓮也?’对曰:‘夫子瓮也,背有丹书,人莫敢发也。’意曰:‘夫子圣人,所以遗瓮,欲以悬示后贤。’因发之,中得素书,文曰‘后世修吾书,董仲舒。护吾车,拭吾履,发吾笥,会稽钟离意。璧有七,张伯藏其一。’意即召问伯,果服焉。”后德阳殿成,《汉宫殿》名曰北宫中有德阳殿。百官大会。帝思意言,谓公卿曰:“钟离尚书若在,此殿不立。”

  意视事五年,以爱利为化,《东观记》曰:“意在堂邑,为政爱利,轻刑慎罚,抚循百姓如赤子。初到县,市无屋,意出奉钱帅人作屋。人赍茅竹或持材木,争起趋作,浃日而成。功作既毕,为解土,祝曰:‘兴功役者令,百姓无事。如有祸祟,令自当之。’人皆大悦。”人多殷富。以久病卒官。遗言上书陈升平之世,难以急化,宜少宽假。帝感伤其意,下诏嗟叹,赐钱二十万。

  药崧者,河内人,天性朴忠。家贫为郎,常独直台上,无被,枕杫,杫音思渍反,谓俎几也。《方言》云:“蜀、汉之郊曰杫。”食糟糠。帝每夜入台,辄见崧,问其故,甚嘉之,自此诏太官赐尚书以下朝夕餐,给帷被皂袍,及侍史二人。蔡质《汉官仪》曰“尚书郎入直台中,官供新青缣白绫被,或锦被,昼夜更宿,帷帐画,通中枕,卧旃蓐,冬夏随时改易。太官供食,五日一美食,下天子一等。尚书郎伯使一人,女侍史二人,皆选端正者。伯使从至止车门还,女侍吏洁被服,执香炉烧熏,从入台中,给使护衣服”也。崧官至南阳太守。

  宋均字叔庠,南阳安众人也。父伯,建武初为五官中郎将。均以父任为郎,时年十五,好经书,每休沐日,辄受业博士,通《诗·礼》,善论难。至二十余,调补辰阳长。辰阳,今辰州辰溪县。其俗少学者而信巫鬼,均为立学校,禁绝淫祀,人皆安之。以祖母丧去官,客授颍川。

  后为谒者。会武陵蛮反,围武威将军刘尚,诏使均乘传发江夏奔命三千人往救之。《前书音义》曰“擢选精勇,闻命奔走,谓之奔命”也。既至而尚已没。会伏波将军马援至,诏因令均监军,与诸将俱进,贼拒厄不得前。及马援卒于师,军士多温湿疾病,死者太半。均虑军遂不反,乃与诸将议曰:“今道远士病,不可以战,欲权承制降之何如?”诸将皆伏地莫敢应。均曰:“夫忠臣出竟,有可以安国家,专之可也。”《公羊传》曰“聘礼,大夫受命不受辞,出境有以安社稷全国家者,则专之可也。”乃矫制调伏波司马吕种守沅陵长,命种奉诏书入虏营,告以恩信,因勒兵随其后。蛮夷震怖,即共斩其大帅而降,于是入贼营,散其众,遣归本郡,为置长吏而还。均未至,先自劾矫制之罪。光武嘉其功,迎赐以金帛,令过家上冢。其后每有四方异议,数访问焉。

  迁上蔡令。时府下记,禁人丧葬不得侈长。长音直亮反。禁之不得奢侈有余。均曰:“夫送终逾制,失之轻者。今有不义之民,尚未循化,而遽罚过礼,非政之先。”竟不肯施行。

  迁九江太守。郡多虎暴,数为民患,常募设槛阱而犹多伤害。槛,为机以捕兽。阱谓穿地陷之。均到,下记属县曰:“夫虎豹在山,鼋鼍在水,各有所托。且江淮之有猛兽,犹北土之有鸡豚也。今为民害,咎在残吏,而劳勤张捕,非忧恤之本也。其务退奸贪,思进忠善,可一去槛阱,除削课制。”其后传言虎相与东游度江。中元元年,山阳、楚、沛多蝗,其飞至九江界者,辄东西散去,由是名称远近。浚遒县有唐、后二山,民共祠之,浚遒县属庐江郡,故城在今庐州慎县南。众巫遂取百姓男女以为公妪,以男为山公,以女为山妪,犹祭之有尸主也。岁岁改易,既而不敢嫁娶,前后守令莫敢禁。均乃下书曰:“自今以后,为山娶者皆娶巫家,勿扰良民。”于是遂绝。

  永平元年,迁东海相,在郡五年,坐法免官,客授颍川。而东海吏民思均恩化,为之作歌,诣阙乞还者数千人。显宗以其能,七年,征拜尚书令。每有驳议,多合上旨。均尝删翦疑事,帝以为有奸,大怒,收郎缚格之。诸尚书惶恐,皆叩头谢罪。均顾厉色曰:“盖忠臣执义,无有二心。若畏威失正,均虽死,不易志。”小黄门在傍,入具以闻。帝善其不挠,即令贳郎,迁均司隶校尉。数月,出为河内太守,政化大行。

  均尝寝病,百姓耆老为祷请,旦夕问起居,其为民爱若此。以疾上书乞免,诏除子条为太子舍人。均自扶舆诣阙谢恩,帝使中黄门慰问,因留养疾。司徒缺,帝以均才任宰相,召入视其疾,令两驺扶之。驺,养马者,亦曰驺骑。均拜谢曰:“天罚有罪,所苦寖笃,不复奉望帷幄!”因流涕而辞。帝甚伤之,召条扶侍均出,赐钱三十万。

  均性宽和,不喜文法,常以为吏能弘厚,虽贪污放纵,犹无所害;至于苛察之人,身或廉法,而巧黠刻削,毒加百姓,灾害流亡所由而作。及在尚书,恒欲叩头争之,以时方严切,故遂不敢陈。帝后闻其言而追悲之。建初元年,卒于家。族子意。

  意字伯志。父京,以《大夏侯尚书》教授,夏侯胜也。至辽东太守。意少传父业,显宗时举孝廉,以召对合旨,擢拜阿阳侯相。阿阳,县,属天水郡,故城在今秦州陇城县西北。建初中,征为尚书。

  肃宗性宽仁,而亲亲之恩笃,故叔父济南、中山二王每数入朝,特加恩宠,及诸昆弟并留京师,不遣就国。意以为人臣有节,不宜逾礼过恩,乃上疏谏曰:“陛下至孝烝烝,恩爱隆深,以济南王康、中山王焉先帝昆弟,特蒙礼宠,圣情恋恋,不忍远离,比年朝见,久留京师,崇以叔父之尊,同之家人之礼,车入殿门,即席不拜,分甘损膳,赏赐优渥。昔周公怀圣人之德,有致太平之功,然后王曰叔父,加以锡币。《诗·鲁颂》曰:“王曰叔父,建尔元子,俾侯于鲁。”《尚书》曰,周公既成洛邑,成王命召公出取币锡周公也。今康、焉幸以支庶享食大国,陛下即位,蠲除前过,还所削黜,衍食它县,衍谓流衍,傍食它县。男女少长,并受爵邑,恩宠逾制,礼敬过度。《春秋》之义,诸父昆弟无所不臣,所以尊尊卑卑,强干弱枝者也。陛下德业隆盛,当为万世典法,不宜以私恩损上下之序,失君臣之正。又西平王羡等六王,皆妻子成家,官属备其,当早就蕃国,为子孙基址。而室第相望,久磐京邑,磐谓磐桓不去。婚姻之盛,过于本朝,仆马之众,充塞城郭,骄奢僭拟,宠禄隆过。今诸国之封,并皆膏腴,风气平调,道路夷近,朝聘有期,行来不难。宜割情不忍,以义断恩,《礼记》曰:“门内之政恩掩义,门外之政义断恩。”发遣康、焉各归蕃国,令羡等速就便时,行日,取便利之时也。以塞众望。”帝纳之。

  章和二年,鲜卑击破北匈奴,而南单于乘此请兵北伐,因欲还归旧庭。时窦太后临朝,议欲从之。意上疏曰:“夫戎狄之隔远中国,幽处北极,《尔雅》曰“东至于泰远,西至于邠国,南至于濮铅,北至于祝栗,谓之四极”也。界以沙漠,简贱礼义,无有上下,强者为雄,弱即屈服。自汉兴以来,征伐数矣,其所克获,曾不补害。光武皇帝躬服金革之难,深昭天地之明,故因其来降,羁縻畜养,边人得生,劳役休息,于兹四十余年矣。今鲜卑奉顺,斩获万数,中国坐享大功,享,受也。而百姓不知其劳,汉兴功烈,于斯为盛。所以然者,夷虏相攻,无损汉兵者也。臣察鲜卑侵伐匈奴,正是利其抄掠,及归功圣朝,实由贪得重赏。今若听南虏还都北庭,则不得不禁制鲜卑。鲜卑外失暴掠之愿,内无功劳之赏,豺狼贪婪,必为边患。今北虏西遁,请求和亲,宜因其归附,以为外捍,巍巍之业,无以过此。若引兵费赋,以顺南虏,则坐失上略,去安即危矣。诚不可许。”会南单于竟不北徙。

  迁司隶校尉。永元初,大将军窦宪兄弟贵盛,步兵校尉邓叠、河南尹王调、故蜀郡太守廉范等群党,出入宪门,负埶放纵。意随违举奏,无所回避,由是与窦氏有隙。二年,病卒。

  孙俱,灵帝时为司空。《汉官仪》曰“俱字伯俪”也。

  寒朗字伯奇,鲁国薛人也。生三日,遭天下乱,弃之荆棘;数日兵解,母往视,犹尚气息,遂收养之。及长,好经学,博通书传,以《尚书》教授。举孝廉。

  永平中,以谒者守侍御史。与三府掾属共考案楚狱颜忠、王平等,辞连及隧乡侯耿建、朗陵侯臧信、护泽侯邓鲤、曲成侯刘建。建等辞未尝与忠、平相见。是时显宗怒甚,吏皆惶恐,诸所连及,率一切陷入,无敢以情恕者。朗心伤其冤,试以建等物色独问忠、平,物色谓形状也。而二人错?、不能对。错愕犹仓卒也。错音七故反。愕音五故反。朗知其诈,乃上言建等无奸,专为忠、平所诬,疑天下无辜类多如此。帝乃召朗入,问曰:“建等即如是,忠、平何故引之?”朗对曰:“忠、平自知所犯不道,故多有虚引,冀以自明。”帝曰:“即如是,四侯无事,何不早奏,狱竟而久系至今邪?”朗对曰:“臣虽考之无事,然恐海内别有发其奸者,故未敢时上。”时上犹即上也。上音时掌反。帝怒骂曰:“吏持两端,促提下。”左右方引去,朗曰:“愿一言而死。小臣不敢欺,欲助国耳。”帝问曰:“谁与共为章?”对曰:“臣自知当必族灭,不敢多污染人,诚冀陛下一觉悟而已。臣见考囚在事者,咸共言妖恶大故,臣子所宜同疾,今出之不如入之,可无后责。是以考一连十,考十连百。又公卿朝会,陛下问以得失,皆长跪言,旧制大罪祸及九族,陛下大恩,裁止于身,天下幸甚。及其归舍,口虽不言,而仰屋窃叹,莫不知其多冤,无敢啎陛下者。臣今所陈,诚死无悔。”帝意解,诏遣朗出。后二日,车驾自幸洛阳狱录囚徒,理出千余人。后平、忠死狱中,朗乃自系。会赦,免官。复举孝廉。

  建初中,肃宗大会群臣,朗前谢恩,诏以朗纳忠先帝,拜为易长。易,今易州县也。岁余,迁济阳令,以母丧去官,百姓追思之。章和元年,上行东巡狩,过济阳,三老吏人上书陈朗前政治状。帝至梁,召见朗,诏三府为辟首,由是辟司徒府。永元中,再迁清河太守。坐法免。

  永初三年,太尉张禹荐朗为博士,征诣公车,会卒,时年八十四。

  论曰:左丘明有言:“仁人之言,其利博哉!”晏子一言,齐侯省刑。《左氏传》曰,齐景公谓晏子曰:“子之宅近市,识贵贱乎?”于是景公繁于刑,有鬻踊者,故对曰:“踊贵而屦贱。”景公为是省于刑。君子曰:“仁人之言,其利博哉!”踊谓刖足者屦。若钟离意之就格请过,寒朗之廷争冤狱,笃矣乎,仁者之情也!夫正直本于忠诚则不诡,诡,诈也。本于谏争则绞切。《论语》孔子曰:“直而无礼则绞。”绞,急也。彼二子之所本得乎天,故言信而志行也。言而见信,谏而必从,故曰志行。

  赞曰:伯鱼、子阿,矫急去苛。临官以洁,匡帝以奢。宋均达政,禁此妖禜。禜,祭也,于命反。禽虫畏德,子民请病。谓人为之请祷也。意明尊尊,割恩蕃屏。《谷梁传》曰:“为尊者讳敌。为亲者讳败,尊尊亲亲之义也。”意谏令诸王归藩,故云割恩藩屏。音协韵必政反。惵惵楚黎,寒君为命。惵惵,惧也。黎,众也。

查看目录 >> 《后汉书 李贤注》


国学迷 洪秀全折磨死多少老婆?洪秀全霸占了多少女人? 汉武帝为何会逼死自己的儿子 只是因为巫蛊? 误传千年的历史之谜!西天取经第一人竟是他 生为上柱国死作阎罗王:鲜为人知隋名将韩擒虎 九月九重阳节的传说与哪个人物有关?重阳节习俗 三国曹魏实力最为强大 为何比吴蜀抢先亡国? 宋英宗之女宝安公主简介 宝安公主生母是谁? 古代妓女进妓院要考试?要求有多严格 罗斯福感慨:二战假如没有中国日本可一直冲向中东 袁绍谋士陈琳是怎样的人? 曹操为何不杀陈琳? 惊!西游记中陪着唐僧取经的其实是六耳猕猴 挺过美人关的真英雄:王安石不为美女所动 揭秘唐肃宗:“有福天子”为什么成了没有福的人? 美军华裔曾用中文坑志愿军:别开枪我是中国人 历史上最有名的暴君之一:隋炀帝杨广有多残忍 解密:汤显祖的代表作《牡丹亭》有何艺术特色? 引发“七七事变”的借口:日军士兵失踪事件真相 历史上使皇帝甘愿为奴仆的女人——潘玉儿 揭秘:秦始皇陵地宫飞雁是最早的无人机? 中国力挫越南海上攻势 越南凶猛进攻不仅为油 揭秘:唐太宗李世民为何会让四百死囚回家过年 揭秘明英宗被俘释放后为什么还能再登帝位 万历首辅张居正之死:明神宗为何清算已死的首辅? 平西王吴三桂曾三次被骗:不具备政治家好素质 中国刺绣的起源 传统文化中刺绣的起源和发展 李莲英死亡之谜:李莲英是被太监小德张杀死的吗 老愤青陆游无力改变现实:皇帝接见只讲山水 不提山河 揭秘:古代男性究竟如何对女子进行性压迫? 历史真相:被抹黑的十大历史人物 隋末定杨天子刘武周:率军抄了李渊后路的枭雄 水浒揭秘:古代梁山好汉为什么好酒不好色? 极品歌女为何敢跟曹操叫板?好色曹操的风流事 水浒鲁智深交了那么多朋友为何却是“天孤星”? 孟浩然《岁暮海上作》古诗原文意思赏析 安史之乱后杨贵妃有何下落?杨贵妃生死大揭秘 晚唐盗贼残忍至极:打劫之前要先吃人肉 皇室继承之谜:皇太极长子为何没能继承皇位 唐高祖李渊长女长沙公主简介 清朝初年皇室盛行人殉制被康熙皇帝制止 曹雪芹传说:去世后刘姥姥第一个来奔丧 诸葛亮轶事:自比”管仲乐毅“有着什么样的水分? 凤栖梧桐:凤凰为何会选择在梧桐树上栖息? 年羹尧是如何从奴隶晋升为权倾朝野的大将军? 武则天女儿安定公主竟被李治所杀?安定公主死因 被父皇看低,被王妃毒死的苦命亲王是何许人? 历史揭秘:当年日本诱降蒋介石开出何条件? 中国那些消亡的民族 都隐藏了什么样的秘密 汉高祖刘邦之后汉朝有哪些皇帝 宋太宗登基之谜 宋太宗赵光义怎么当上皇帝的? 长城只为了抵御外族的入侵?内陆的齐国长城 揭秘清朝广西僵尸袭人事件:竟死伤村民20多人! 揭秘:孙殿英盗墓得的11大箱财宝都哪去了? 古代考试也不公平 15次没考上就可录取 三国迷题:诸葛亮最器重的蜀汉名将是谁? 揭秘乾隆和香妃不得不说的故事 他的妃子有哪些 1964中法两国建交背后秘闻:戴高乐曾试图访华 盖勋:霸道野心家董卓一生最忌惮这个人 明朝的灭亡的原因:历史上明朝是怎么灭亡的? 南京条约:中国开始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 解密:唐朝第一美女杨贵妃身材究竟有多健硕? 揭秘:“四人帮”倒台后陈伯达最令人叹息? 《洛神赋》中神秘女子是谁?洛神是指的甄宓吗? 史上传奇皇帝冉闵 被杀后惊现自然异象 巨灵神为何是西游记世界里最会装逼的先锋大将 年羹尧怎么死的 揭秘历史上的年羹尧是因何而死 清廷为何不愿让外国使节常驻北京? 李自成惩罚前明大臣:妻女遭百人轮奸后裸身游街 立春的历史习俗:吃春饼嚼萝卜 鞭打春牛 三国时期八位名将排行吕温侯摘得榜首 隋末农民起义的背景 隋末农民起义中重要战役 揭秘:​诸葛亮的​那把羽毛扇究竟是怎么来的? 李世民和李隆基:谁治理下的朝代才是真正盛世? 慈禧竟然有多个洋情人 可为何最后都离奇死亡呢? 魏晋风流:为何历史上的那个时代如此奇特 揭秘:诸葛亮为何在气死周瑜后还要去吊孝? 唐太宗篡改史书隐瞒何事 被斥“罪莫大焉”? 盘点《三国演义》中诸葛亮的虚构之处 古代青楼女子避孕图太吓人 武则天也这样避孕 如果宋朝有电话 南宋抗金将领岳飞就不会死了吗? 徐福简介 为秦始皇东渡求药的徐福生平简介 赤壁之战曹军大败 孙刘联军以少胜多的原因是? 两朝国丈杀皇帝女婿 竟不是为了做皇帝! 揭秘:唐朝女子究竟如何化妆? 郭皇后暴卒之谜:宋仁宗的废后郭皇后怎么死的? 诸葛亮那么聪明,为何偏要选择刘备当自己的主公? 胡蓝之狱看朱元璋的残忍:明太祖朱元璋的极端统治 未解之谜:三星堆至今无解的千古谜团 事实证明:史上最自恋的皇帝绝对就是他! 秦朝大丞相李斯为何败于阉人赵高? 弼马温的由来:我国古代有弼马温这个官职吗 解析西游记中玉面狐狸的真实身份是什么 萧皇后并未"一女嫁五帝" 曾写赋劝隋炀帝 后唐太祖李克用是谁 李克用的和朱温什么关系 解密:奸臣严嵩父子是如何置名相夏言于死地的? 晴雯死去的原因?宝玉给晴雯写的祭文全文 历史上的梁山伯与祝英台多大时就已经相爱 解密:为何北周武帝宇文邕注定无法统一全中国? 三国史上最出色的谋略家是谁?为何却瞬间惨死 金毛犬段景住是梁山好汉里实力最弱的吗 封建社会最有影响力的十位帝王:盘点十大杰出皇帝 經韻樓集十二卷 周官精義十二卷 東塾遺書四種 劉子全書四十卷 隱居通議三十一卷目錄一卷 續名醫類案三十六卷 素問靈樞類纂約注三卷 宋本十三經註疏四百十六卷附校勘記四百十六卷附一種四卷 運規約指三卷 春秋穀梁傳不分卷 太平御覽一千卷目錄十卷 孫淵如全集文集十三卷詩集九卷附長離閣集一卷 藻川堂全集 棲流略三卷棲流略改字記二卷斠改三卷棲流略雜記二卷 二思堂叢書六種五十一卷 五山草堂初編二卷 讀書堂彩衣全集四十六卷 兩當軒詩鈔十四卷悔存詞鈔二卷 吟詩義法錄四卷 [道光戊子科]直省鄉墨稟經不分卷附試帖 宋文鑑一百五十卷目錄三卷 東陲紀行 北江全集七種 夢春廬詞 寧陽縣鄉土志一卷 繼忠錄一卷附題詞 楚騷綺語六卷 蒼莨初集十六卷 群書劄記十六卷 好深湛思室詩存二十二卷 子書二十八種 新刊校正增補圓機詩韻活法全書十四卷 醫藏書目一卷 胡文忠公遺集八十六卷首一卷 [雍正]朔平府志十二卷 天台齊袁兩先生遊記二卷 欽定書經傳說彚纂二十一卷首二卷書序一卷 桐華閣叢書六種 昌邑黃先生醫書八種 湘潭賦役成案稿四卷首一卷 自由叢說一卷 大清通禮五十卷 新抄雙鎖山全段 欽定書經傳說彙纂二十一卷首二卷 壯懷堂詩初稿十卷二集四卷三集十四卷 文選六十卷 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 百宋一廛賦 西遊真詮一百回 [乾隆]龍溪縣志二十四卷首一卷新增補二卷 巴陵人物志十五卷 自娛集十卷詩餘一卷 左傳事緯十二卷字釋一卷 孫文恭公遺書 尚絅堂制藝一卷 古今錢略三十二卷首一卷末一卷 汪子全集二十三卷 [道光]重修蓬萊縣志十四卷首一卷 吳詩集覽二十卷補注二十卷談藪二卷補遺一卷 鶡冠子解三卷 高文襄公集五_高拱撰.djvu 高文襄公集六_高拱撰.djvu 高文襄公集七_高拱撰.djvu 高文襄公集八_高拱撰.djvu 高文襄公集九_高拱撰.djvu 高文襄公集十_高拱撰.djvu 高文襄公集十一_高拱撰.djvu 高文襄公集十二_高拱撰.djvu 高文襄公集十三_高拱撰.djvu 高文襄公集十四_高拱撰.djvu 高文襄公集十五_高拱撰.djvu 高文襄公集十六_高拱撰.djvu 高文襄公集十七_高拱撰.djvu 高文襄公集十八_高拱撰.djvu 高文襄公集十九_高拱撰.djvu 高文襄公集二十_高拱撰.djvu 高文襄公集二十一_高拱撰.djvu 高文襄公集二十二_高拱撰.djvu 高文襄公集二十三_高拱撰.djvu 高文襄公集二十四_高拱撰.djvu 萬子迂談一_萬衣撰.djvu 萬子迂談二_萬衣撰.djvu 萬子迂談三_萬衣撰.djvu 萬子迂談四_萬衣撰.djvu 萬子迂談五_萬衣撰.djvu 萬子迂談六_萬衣撰.djvu 萬子迂談七_萬衣撰.djvu 萬文恭公摘集一_萬士和撰.djvu 萬文恭公摘集二_萬士和撰.djvu 萬文恭公摘集三_萬士和撰.djvu 萬文恭公摘集四_萬士和撰.djvu 萬文恭公摘集五_萬士和撰.djvu 萬文恭公摘集六_萬士和撰.djvu 萬文恭公摘集七_萬士和撰.djvu 萬文恭公摘集八_萬士和撰.djvu 萬文恭公摘集九_萬士和撰.djvu 萬文恭公摘集十_萬士和撰.djvu 萬文恭公摘集十一_萬士和撰.djvu 萬文恭公摘集十二_萬士和撰.djvu 瞿文懿公集一_瞿景淳撰.djvu 瞿文懿公集二_瞿景淳撰.djvu 瞿文懿公集三_瞿景淳撰.djvu 瞿文懿公集四_瞿景淳撰.djvu 瞿文懿公集五_瞿景淳撰.djvu 瞿文懿公集六_瞿景淳撰.djvu 瞿文懿公集七_瞿景淳撰.djvu 瞿文懿公集八_瞿景淳撰.djvu 瞿文懿公集九_瞿景淳撰.djvu 瞿文懿公集十_瞿景淳撰.djvu 石龍菴詩草一_徐學詩撰.djvu 石龍菴詩草二_徐學詩撰.djvu 石龍菴詩草三_徐學詩撰.djvu 石龍菴詩草四_徐學詩撰.djvu 山帶閣集一_朱曰藩撰.djvu 山帶閣集二_朱曰藩撰.djvu 山帶閣集三_朱曰藩撰.djvu 山帶閣集四_朱曰藩撰.djvu 山帶閣集五_朱曰藩撰.djvu 山帶閣集六_朱曰藩撰.djvu 山帶閣集七_朱曰藩撰.djvu 山帶閣集八_朱曰藩撰.djvu 山帶閣集九_朱曰藩撰.djvu 石室私抄一_魏文═撰.djvu 石室私抄二_魏文═撰.djvu 石室私抄三_魏文═撰.djvu 石室私抄四_魏文═撰.djvu 石室私抄五_魏文═撰.djvu 白雪樓詩集一_李攀龍撰.djvu 白雪樓詩集二_李攀龍撰.djvu 白雪樓詩集三_李攀龍撰.djvu 白雪樓詩集四_李攀龍撰.djvu 白雪樓詩集五_李攀龍撰.djvu 補註李滄溟先生文選一_李攀龍撰.djvu 補註李滄溟先生文選二_李攀龍撰.djvu 補註李滄溟先生文選三_李攀龍撰.djvu 敬所王先生文集一_王宗沐撰.djvu 敬所王先生文集二_王宗沐撰.djvu 敬所王先生文集三_王宗沐撰.djvu 敬所王先生文集四_王宗沐撰.djvu 敬所王先生文集五_王宗沐撰.djvu 敬所王先生文集六_王宗沐撰.djvu 敬所王先生文集七_王宗沐撰.djvu 敬所王先生文集八_王宗沐撰.djvu 敬所王先生文集九_王宗沐撰.djvu 敬所王先生文集十_王宗沐撰.djvu 敬所王先生文集十一_王宗沐撰.djvu 敬所王先生文集十二_王宗沐撰.djvu 敬所王先生文集十三_王宗沐撰.djvu 敬所王先生文集十四_王宗沐撰.djvu 敬所王先生文集十五_王宗沐撰.djvu 敬所王先生文集十六_王宗沐撰.djvu 敬所王先生文集十七_王宗沐撰.djvu 敬所王先生文集十八_王宗沐撰.djvu 敬所王先生文集十九_王宗沐撰.djvu 敬所王先生文集二十_王宗沐撰.djvu 敬所王先生文集二十一_王宗沐撰.djvu 敬所王先生文集二十二_王宗沐撰.djvu 敬所王先生文集二十三_王宗沐撰.djvu 敬所王先生文集二十四_王宗沐撰.djvu 敬所王先生文集二十五_王宗沐撰.djvu 敬所王先生文集二十六_王宗沐撰.djvu 五鶴別集一_盧寧撰.djvu 五鶴別集二_盧寧撰.djvu 崇質堂集一_李萬實撰.djvu 崇質堂集二_李萬實撰.djvu 崇質堂集三_李萬實撰.djvu 崇質堂集四_李萬實撰.djvu 崇質堂集五_李萬實撰.djvu 崇質堂集六_李萬實撰.djvu 崇質堂集七_李萬實撰.djvu 崇質堂集八_李萬實撰.djvu 崇質堂集九_李萬實撰.djvu 崇質堂集十_李萬實撰.djvu 崇質堂集十一_李萬實撰.djvu 崇質堂集十二_李萬實撰.djvu 無聞堂稿一_趙═撰.djvu 無聞堂稿二_趙═撰.djvu 無聞堂稿三_趙═撰.djvu 無聞堂稿四_趙═撰.djvu 無聞堂稿五_趙═撰.djvu 一鳞半爪 一鳞半甲 一鼓一板 一鼓而下 一鼻孔出气 一齐二整 一齐天下 一龙一蛇 一龙九种 一龙生九种 丁一确二 丁宁告戒 丁真永草 七上八落 七十二行 七口八嘴 七嘴八张 七嘴八舌 七大八小 七孔生烟 七尺之躯 七开八得 七张八嘴 七慌八乱 七折八扣 七担八挪 七拉八扯 七拱八翘 七拼八凑 七捞八攘 七损八伤 七推八阻 七搭八搭 七断八续 七横八竖 七歪八扭 七死八活 七满八平 七疮八孔 七病八痛 七破八补 七窍冒火 七窍流血 七窍玲珑 七窝八代 七纵八横 七老八倒 七老八十 七脚八手 七舌八嘴 七言八语 七贞九烈 七长八短 七零八碎 七零八落 七青八黄 七首八脚 七高八低 万万千千 万不失一 万不得已 万世一时 万世之业 万世师表 万世无疆 万事亨通 万事俱休 万事大吉 万事皆空 万人之敌 万人异心 万人空巷 万代一时 万代千秋 万众一心 万全之策 万劫不复 万口一辞 万古不变 万古千秋 万古常青 万古流芳 万古长青 万壑千岩 万夫不当 万夫之望 万头攒动 万家灯火 万家生佛 万岁千秋 万应灵药 万念俱寂 万念俱灰 万户千门 万方多难 万无一失 万死一生 万死不辞 万牛回首 万目睚眦 万目睽睽 万箭攒心 万箭穿心 万籁无声 万类不齐 万绪千头 万缕千丝 万苦千辛 万语千言 万象更新 万象森罗 万贯家财 万里迢迢 万里长征 万里长空 万顷波光 万马奔腾 丈尺权衡 三一三十一 三三两两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