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后汉书 李贤注 >

卷十八 吴盖陈臧列传第八

卷十八 吴盖陈臧列传第八

  吴汉字子颜,南阳宛人也。家贫,给事县为亭长。王莽末,以宾客犯法,乃亡命至渔阳。命,名也。谓脱其名籍而逃亡。资用乏,以贩马自业,往来燕、蓟闲,所至皆交结豪杰。更始立,使使者韩鸿徇河北。续汉书曰:“南阳人韩鸿为谒者,使持节降河北,拜除二千石。”或谓鸿曰:“吴子颜,奇士也,可与计事。”鸿召见汉,甚悦之,遂承制拜为安乐令。安乐,县名,属渔阳郡,故城在今幽州潞县西北。

  会王郎起,北州扰惑。汉素闻光武长者,独欲归心。乃说太守彭宠曰:“渔阳、上谷突骑,天下所闻也。君何不合二郡精锐,附刘公击邯郸,此一时之功也。”一时,言不可再遇也。宠以为然,而官属皆欲附王郎,宠不能夺。汉乃辞出,止外亭,念所以谲众,未知所出。谲,诈也。未知欲出何计以诈之。望见道中有一人似儒生者,汉使人召之,为具食,续汉书曰:“时道路多饥人,来求食者似儒生,汉召之,故先为具食。”问以所闻。生因言刘公所过,为郡县所归;邯郸举尊号者,实非刘氏。汉大喜,即诈为光武书,移檄渔阳,使生赍以诣宠,令具以所闻说之,汉复随后入。宠甚然之。于是遣汉将兵与上谷诸将并军而南,所至击斩王郎将帅。续汉书曰:“攻蓟,诛王郎大将赵闳等。”及光武于广阿,拜汉为偏将军。既拔邯郸,续汉书曰:“时上使汉等将突骑,扬兵戏马,立骑驰环邯郸城,乃围之。”赐号建策侯。

  汉为人质厚少文,造次不能以辞自达。邓禹及诸将多知之,数相荐举,及得召见,遂见亲信,常居门下。

  光武将发幽州兵,夜召邓禹,问可使行者。禹曰:“闲数与吴汉言,其人勇鸷有智谋,广雅曰:“鸷,执也。”凡鸟之勇锐,兽之猛悍者,皆名鸷也。诸将鲜能及者。”即拜汉大将军,持节北发十郡突骑。更始幽州牧苗曾闻之,阴勒兵,来诸郡不肯应调。调,发也。汉乃将二十骑先驰至无终。无终,本山戎国也。无终山名,因为国号。汉为县名,属右北平,故城在今幽州渔阳县也。曾以汉无备,出迎于路,汉即撝兵骑,收曾斩之,而夺其军。北州震骇,城邑莫不望风弭从。弭犹服也。遂悉发其兵,引而南,与光武会清阳。诸将望见汉还,士马甚盛,皆曰:“是宁肯分兵与人邪?”及汉至莫府,上兵簿,莫,大也。兵簿,军士之名帐。诸将人人多请之。光武曰:“属者恐不与人,属犹近也。今所请又何多也?”诸将皆惭。

  初,更始遣尚书令谢躬率六将军攻王郎,不能下。会光武至,共定邯郸,而躬裨将虏掠不相承禀,光武深忌之。虽俱在邯郸,遂分城而处,然每有以慰安之。躬勤于职事,光武常称曰“谢尚书真吏也”,故不自疑。躬既而率其兵数万,还屯于邺。时光武南击青犊,谓躬曰:“我追贼于射犬,必破之。尤来在山阳者,埶必当惊走。若以君威力,击此散虏,必成禽也。”躬曰:“善。”及青犊破,而尤来果北走隆虑山,躬乃留大将军刘庆、魏郡太守陈康守邺,自率诸将军击之。穷寇死战,其锋不可当,躬遂大败,死者数千人。光武因躬在外,乃使汉与岑彭袭其城。汉先令辩士说陈康曰:“盖闻上智不处危以侥幸,侥犹求也。中智慧因危以为功,下愚安于危以自亡。危亡之至,在人所由,不可不察。今京师败乱,四方云扰,公所闻也。萧王兵强士附,河北归命,公所见也。谢躬内背萧王,外失众心,公所知也。公今据孤危之城,待灭亡之祸,义无所立,节无所成。不若开门内军,转祸为福,免下愚之败,收中智之功,此计之至者也。”康然之。于是康收刘庆及躬妻子,开门内汉等。及躬从隆虑归邺,不知康已反之,乃与数百骑轻入城。汉伏兵收之,手击杀躬,其众悉降。续汉书曰:“时岑彭已在城中,将躬诣传舍,驰白汉。汉至,躬在彭前伏,汉曰:‘何故与鬼语!’遂杀之。”躬字子张,南阳人。初,其妻知光武不平之,常戒躬曰:“君与刘公积不相能,而信其虚谈,不为之备,终受制矣。”躬不纳,故及于难。

  光武北击群贼,续汉书曰:“从击铜马、重连、高胡,皆破之。”汉常将突骑五千为军锋,数先登陷陈。及河北平,汉与诸将奉图书,上尊号。光武即位,拜为大司马,更封舞阳侯。

  建武二年春,汉率大司空王梁,建义大将军祐,大将军杜茂,执金吾贾复,扬化将军坚镡,偏将军王霸,骑都尉刘隆、马武、阴识,共击檀乡贼于邺东漳水上,大破之,水经曰,漳水源出上党长子县西发鸠山,东北至昌亭,与呼沱河合。降者十余万人。帝使使者玺书定封汉为广平侯,食广平、斥漳、曲周、广年,凡四县。四县皆属广平郡。广平故城在今洺州永年县西北,广年在今永年县东北,斥漳在今洺州洺水县,曲周故城在今洺州曲周县西南。广年,避隋炀帝讳,改为永年县。复率诸将击邺西山贼黎伯卿等,及河内修武,悉破诸屯聚。车驾亲幸抚劳。复遣汉进兵南阳,击宛、涅阳、郦、穰、新野诸城,皆下之。引兵南,与秦丰战黄邮水上,破之。南阳新野县有黄邮水、黄邮聚也。又与偏将军冯异击昌城五楼贼张文等,又攻铜马、五幡于新安,皆破之。

  明年春,率建威大将军耿弇、虎牙大将军盖延,击青犊于轵西,大破降之。又率骠骑大将军杜茂、强弩将军陈俊等,围苏茂于广乐。刘永将周建别招聚收集得十余万人,救广乐。汉将轻骑迎与之战,不利,墯马伤膝,还营,建等遂连兵入城。诸将谓汉曰:“大敌在前而公伤卧,众心惧矣。”汉乃勃然裹创而起,椎牛飨士,令军中曰:“贼众虽多,皆劫掠群盗,‘胜不相让,败不相救’,此上两句在《左传》,郑公子突之词也。非有仗节死义者也。今日封侯之秋,诸君勉之!”于是军士激怒,人倍其气。旦日,建、茂出兵围汉。汉选四部精兵黄头吴河等,《前书》邓通为黄头郎。《音义》曰:“土胜水,故刺船郎著黄帽,号黄头也。”及乌桓突骑三千余人,齐鼓而进。续汉书曰:“汉躬被甲拔戟,令诸部将曰:‘闻雷鼓声,皆大呼俱进,后至者斩。’遂鼓而进之。”建军大溃,反还奔城。汉长驱追击,争门并入,大破之,茂、建突走。汉留杜茂、陈俊等守广乐,自将兵助盖延围刘永于睢阳。永既死,二城皆降。

  明年,又率陈俊及前将军王梁,击破五校贼于临平,追至东郡箕山,大破之。北击清河长直及平原五里贼,皆平之。《东观记》及续汉书“长直”并作“长垣”。案:长垣,县名,在河南,不得言北击,而范书作长直,当是贼号,或因地以为名。时鬲县五姓共逐守长,据城而反。鬲,县,属平原郡,故城在今德州西北。五姓,盖当土强宗豪右也。鬲音革。诸将争欲攻之,汉不听,曰:“使鬲反者,皆守长罪也。敢轻冒进兵者斩。”乃移檄告郡,使收守长,而使人谢城中。五姓大喜,即相率归降。诸将乃服,曰:“不战而下城,非众所及也。”

  冬,汉率建威大将军耿弇、汉忠将军王常等,击富平、获索二贼于平原。明年春,贼率五万余人夜攻汉营,军中惊乱,汉坚卧不动,有顷乃定。即夜发精兵出营突击,大破其众。因追讨余党,遂至无盐,无盐,县名,属东平国,故城在今郓州东。进击勃海,皆平之。又从征董宪,围朐城。明年春,拔朐,朐,县名,解见光武纪。斩宪。事已见《刘永传》。东方悉定,振旅还京师。

  会隗嚣畔,夏,复遣汉西屯长安。八年,从车驾上陇,遂围隗嚣于西城。帝来汉曰:“诸郡甲卒但坐费粮食,若有逃亡,则沮败众心,宜悉罢之。”汉等贪并力攻嚣,遂不能遣,粮食日少,吏士疲役,逃亡者多,及公孙述救至,汉遂退败。

  十一年春,率征南大将军岑彭等伐公孙述。及彭破荆门,长驱入江关,汉留夷陵,装露桡船,桡,短楫也,音人遥反。将南阳兵及驰刑募士三万人溯江而上。会岑彭为刺客所杀,汉并将其军。十二年春,与公孙述将魏党、公孙永战于鱼涪津,大破之,续汉书曰:“犍为郡南安县有渔涪津,在县北,临大江。”《南中志》曰:“渔涪津广数百步。”遂围武阳。述遣子婿史兴将五千人救之。汉迎击兴,尽殄其众,因入犍为界。诸县皆城守。汉乃进军攻广都,拔之。遣轻骑烧成都市桥,桥名也,解见《公孙述传》。武阳以东诸小城皆降。

  帝戒汉曰:“成都十余万众,不可轻也。但坚据广都,待其来攻,勿与争锋。若不敢来,公转营迫之,须其力疲,乃可击也。”汉乘利,遂自将步骑二万余人进逼成都,去城十余里,阻江北为营,作浮桥,使副将武威将军刘尚《东观记》、续汉书“尚”字并作“禹”。将万余人屯于江南,相去二十余里。帝闻大惊,让汉曰:“比来公千条万端,何意临事勃乱!既轻敌深入,又与尚别营,事有缓急,不复相及。贼若出兵缀公,以大众攻尚,尚破,公即败矣。幸无它者,急引兵还广都。”诏书未到,述果使其将谢丰、袁吉将众十许万,分为二十余营,并出攻汉。使别将将万余人劫刘尚,令不得相救。汉与大战一日,兵败,走入壁,丰因围之。汉乃召诸将厉之曰:“吾共诸君逾越险阻,转战千里,所在斩获,遂深入敌地,至其城下。而今与刘尚二处受围,埶既不接,其祸难量。欲潜师就尚于江南,并兵御之。若能同心一力,人自为战,大功可立;如其不然,败必无余。成败之机,在此一举。”诸将皆曰“诺”。于是飨士秣马,闭营三日不出,乃多树幡旗,使烟火不绝,夜衔枚引兵与刘尚合军。丰等不觉,明日,乃分兵拒江北,自将攻江南。汉悉兵迎战,自旦至晡,遂大破之,斩谢丰、袁吉,获甲首五千余级。于是引还广都,留刘尚拒述,具以状上,而深自谴责。帝报曰:“公还广都,甚得其宜,述必不敢略尚而击公也。略犹过也。若先攻尚,公从广都五十里悉步骑赴之,适当值其危困,破之必矣。”自是汉与述战于广都、成都之闲,八战八克,遂军于其郭中。述自将数万人出城大战,汉使护军高午、唐邯将数万锐卒击之。述兵败走,高午奔陈刺述,杀之。事已见《述传》。旦日城降,斩述首传送洛阳。明年正月,汉振旅浮江而下。至宛,诏令过家上冢,赐谷二万斛。

  十五年,复率扬武将军马成、捕虏将军马武北击匈奴,徙雁门、代郡、上谷吏人六万余口,置居庸、常山关以东。

  十八年,蜀郡守将史歆反于成都,自称大司马,攻太守张穆,穆逾城走广都,歆遂移檄郡县,而宕渠杨伟、朐□徐容等,宕渠、朐□,二县名,皆属巴郡。朐音劬,□音忍。宕渠山名,因以名县,故城在今渠州流江县东北,俗名车骑城是也。《十三州志》朐音春,□音闰。其地下瑨,多朐□虫,因以名县。故城在今夔州云安县西万户故城是也。起兵各数千人以应之。帝以歆昔为岑彭护军,晓习兵事,故遣汉率刘尚及太中大夫臧宫将万余人讨之。汉入武都,乃发广汉、巴、蜀三郡兵围成都,百余日城破,诛歆等。汉乃乘桴沿江下巴郡,杨伟、徐容等惶恐解散,汉诛其渠帅二百余人,徙其党与数百家于南郡、长沙而还。

  汉性强力,每从征伐,帝未安,恒侧足而立。诸将见战陈不利,或多惶惧,失其常度。汉意气自若,方整厉器械,激扬士吏。帝时遣人观大司马何为,还言方修战攻之具,乃叹曰:“吴公差强人意,隐若一敌国矣!”隐,威重之貌。言其威重若敌国。《前书》周亚夫谓剧孟曰:“大将得之,若一敌国矣。”每当出师,朝受诏,夕即引道,初无办严之日。严即装也,避明帝讳,故改之。故能常任职,以功名终。及在朝廷,斤斤谨质,形于体貌。《尔雅》曰:“明明、斤斤,察也。”李巡曰:“斤斤,精详之察也。”孙炎曰:“重慎之察也。”斤音靳。汉尝出征,妻子在后买田业。汉还,让之曰:“军师在外,吏士不足,何多买田宅乎!”遂尽以分与昆弟外家。《东观记》曰“汉但修里宅,不起第。夫人先死,薄葬小坟,不作祠堂”也。

  二十年,汉病笃。车驾亲临,问所欲言。对曰:“臣愚无所知识,唯愿陛下慎无赦而已。”及薨,有诏悼愍,赐谥曰忠侯。《东观记》曰:“有司秦议以武为谥,诏特赐谥曰忠侯。”发北军五校、轻车、介士送葬,如大将军霍光故事。汉置南北军五校,解见《顺帝纪》。轻车,兵车也。介士,甲士也。《霍光传》云以北军五校尉、轻车、介士载光尸以辒辌车,黄屋左纛,军陈至茂陵。不以南军者,重之也。

  子哀侯成嗣,为奴所杀。二十八年,分汉封为三国:成子旦为灈阳侯,灈阳,县名,属汝南郡,在灈水之阳,因以为名,其地今豫州吴房县也。音劬。以奉汉嗣;旦弟盱盱音火俱反。为筑阳侯;成弟国为新蔡侯。筑阳,县名,属南阳郡,古谷国也,在筑水之阳,故城在今襄州谷城县西。新蔡,县名,属汝南郡,蔡平侯自蔡徙此,故加“新”字,今豫州县也。筑音逐。旦卒,无子,国除。建初八年,徙封盱为平春侯,平春,县名,属江夏郡。以奉汉后。盱卒,子胜嗣。初,汉兄尉为将军,从征战死,封尉子彤为安阳侯。安阳,县名,属汝南郡,古江国也,故城在今豫州新息县西南。帝以汉功大,复封弟翕为褒亲侯。吴氏侯者凡五国。

  初,渔阳都尉严宣,与汉俱会光武于广阿,光武以为偏将军,封建信侯。建信,县名,属千乘国。

  论曰:吴汉自建武世,常居上公之位,终始倚爱之亲,“差强人意”,是倚之也;遂见亲信,是爱之也。谅由质简而强力也。子曰“刚毅木讷近仁”,《论语》文。刚毅谓强而能断。木,朴悫貌。讷,忍于言也。四者皆仁之质,若加文,则成仁矣,故言近仁。斯岂汉之方乎!方,比也。昔陈平智有余以见疑,周勃资朴忠而见信。高祖谓吕后曰:“陈平智有余,然难独任。”是见疑也。又曰:“周勃重厚少文,安刘氏者必勃。”是见信也。夫仁义不足以相怀,则智者以有余为疑,而朴者以不足取信矣。怀,依也。言若仁义之心足相依信,则情无疑阻。若彼此之诚未协,仁义不足相依,则智者翻以有余见疑,朴朴以愚直取信。

  盖延字巨卿,渔阳要阳人也。要阳,县名,光武时省。身长八尺,弯弓三百斤。边俗尚勇力,而延以气闻。历郡列掾、州从事,所在职办。古者三公下至郡县皆有掾属。续汉志曰:“建武十八年,立刺史十二人,人主一州,皆有从事史、假佐,每郡皆置诸曹掾。”郡中列掾非一,延并为之,故言历也。渔阳属幽州。《东观记》云延为幽州从事。彭宠为太守,召延署营尉,行护军。

  及王郎起,延与吴汉同谋归光武。续汉书曰:“并与狐奴令王梁同劝宠。”延至广阿,拜偏将军,号建功侯,从平河北。光武即位,以延为虎牙将军。

  建武二年,更封安平侯。遣南击敖仓,转攻酸枣、封丘,皆拔。酸枣、封丘,二县名,属陈留郡。酸枣故城在今滑州县也。封丘故城在今汴州县也。其夏,督驸马都尉马武、骑都尉刘隆、护军都尉马成、偏将军王霸等南伐刘永,先攻拔襄邑,续汉书曰:“时刘永别将许德据襄邑,延攻而拔之。”进取麻乡,麻乡,县名,故城在今宋州砀山县东北。遂围永于睢阳。数月,尽收野麦,夜梯其城入。永惊惧,引兵走出东门,《东观记》云“走出鱼门”,然则东门名鱼门也。延追击,大破之。永弃军走谯,延进攻,拔薛,斩其鲁郡太守,薛,县名,属鲁国,故城在今徐州滕县东南。《东观记》曰“鲁郡太守梁丘寿”也。而彭城、扶阳、杼秋、萧皆降。扶阳,县名,属沛郡。杼秋,县名,属梁国,故城在今徐州萧县西北。杼音食汝反。又破永沛郡太守,斩之。《东观记》曰:“沛郡太守陈修。”永将苏茂、佼强、周建等三万余人佼强,姓名也,周大夫原伯佼之后也。救永,共攻延,延与战于沛西,大破之。永军乱,遁没溺死者太半。永弃城走湖陵,苏茂奔广乐。延遂定沛、楚、临淮,修高祖庙,置啬夫、祝宰、乐人。楚即今彭城县也。临淮,郡名,今泗州下邳县。高祖庙在今徐州沛县东故泗水亭中,即高祖为亭长之所也。啬夫,主知庙事。《东观记》曰:“时盖延因斋戒祠高祖庙。”

  三年,睢阳复反城迎刘永,反音翻。延复率诸将围之百日,收其野谷。永乏食,突走,延追击,尽得辎重。永为其将所杀,永弟防举城降。

  四年春,延又击苏茂、周建于蕲,蕲,县名,属沛郡,有大泽乡。蕲音机。进与董宪战留下,皆破之。留,县名,属楚国,故城在今徐州沛县东南。因率平狄将军庞萌攻西防,拔之。西防,县名,春秋时宋之西防城,故城在今宋州单父县北。复追败周建、苏茂于彭城,茂、建亡奔董宪,董宪将贲休举兰陵城降。《前书》有贲赫,音肥。今有此姓,音奔。宪闻之,自郯围休,时延及庞萌在楚,请往救之,帝来曰:“可直往捣郯,则兰陵必自解。”捣,击也。《东观记》作“击”字。延等以贲休城危,遂先赴之。宪逆战而阳败,延等逐退,因拔围入城。明日,宪大出兵合围,延等惧,遽出突走,因往攻郯。帝让之曰:“闲欲先赴郯者,以其不意故耳。今既奔走,贼计已立,围岂可解乎!”延等至郯,果不能克,而董宪遂拔兰陵,杀贲休。延等往来要击宪别将于彭城、郯、邳之闲,战或日数合,颇有克获。帝以延轻敌深入,数以书诫之。《东观记》载延上疏辞曰:“臣幸得受干戈,诛逆虏,奉职未称,久留天诛,常恐污辱名号,不及等伦。天下平定已后,曾无尺寸可数,不得预竹帛之编。明诏深闵,儆戒备具,每事奉循诏命,必不敢为国之忧也。”及庞萌反,攻杀楚郡太守,引军袭败延,延走,北度泗水,破舟楫,坏津梁,仅而得免。《东观记》、续汉书皆云萌攻延,延与战,破之。诏书劳延曰:“庞萌一夜反畔,相去不远,营壁不坚,殆令人齿欲相击,而将军有不可动之节,吾甚美之。”此传言“仅而得免”,与彼不同。帝自将而东,征延与大司马吴汉、汉忠将军王常、前将军王梁、捕虏将军马武、讨虏将军王霸等会任城,讨庞萌于桃乡,又并从征董宪于昌虑,皆破平之。六年春,遣屯长安。

  九年,隗嚣死,延西击街泉、略阳、清水诸屯聚,皆定。街泉、略阳、清水三县,皆属天水郡。

  十一年,与中郎将来歙攻河池,未克,以病引还,拜为左冯翊,将军如故。续汉书曰:“视事四年,人敬其威信。”十三年,增封定食万户。十五年,薨于位。

  子扶嗣。扶卒,子侧嗣。永平十三年,坐与舅王平谋反,伏诛,国除。永初七年,邓太后绍封延曾孙恢为芦亭侯。《东观记》作“庐亭”。恢卒,子遂嗣。

  陈俊字子昭,南阳西鄂人也。江夏郡有鄂,故此加“西”也,故城在今邓州向城县南也。少为郡吏。更始立,以宗室刘嘉为太常将军,俊为长史。光武徇河北,嘉遣书荐俊,光武以为安集掾。《东观记》曰:“俊初调补曲阳长,上曰:‘欲与君为左右,小县何足贪乎?’俊即拜,解印绶,上以为安集掾。”

  从击铜马于清阳,进至蒲阳,拜强弩将军。《华峤书》曰:“拜为强弩偏将军,赐绛衣九百领,以衣中坚同心士。”与五校战于安次,俊下马,手接短兵,所向必破,追奔二十余里,斩其渠帅而还。光武望而叹曰:“战将尽如是,岂有忧哉!”五校引退入渔阳,所过虏掠。俊言于光武曰:“宜令轻骑出贼前,使百姓各自坚壁,以绝其食,可不战而殄也。”光武然之,遣俊将轻骑驰出贼前。视人保壁坚完者,来令固守;放散在野者,因掠取之。贼至无所得,遂散败。及军还,光武谓俊曰:“困此虏者,将军策也。”及即位,封俊为列侯。

  建武二年春,攻匡贼,下四县,匡贼即匡城县贼也。《东观记》作“匡城贼”。匡城,古匡邑也,故城在今滑州匡城县南。更封新处侯。新处,县名,属中山国。引击顿丘,降三城。顿丘,县名,属东郡,故城在今魏州顿丘县北阴安城是也。其秋,大司马吴汉承制拜俊为强弩大将军,别击金门、白马贼于河内,皆破之。金门、白马并山名,在今洛州福昌县西南,有金门白马水。盖贼起于二山,因以为名。四年,转徇汝阳及项,又拔南武阳。南武阳,县名,属太山郡,故城在今沂州费县西。是时太山豪杰多拥众与张步连兵,吴汉言于帝曰:“非陈俊莫能定此郡。”于是拜俊太山太守,行大将军事。张步闻之,遣其将击俊,战于嬴下,嬴,县名,属太山郡。嬴音盈。俊大破之,追至济南,收得印绶九十余,步时拟私封爵人之印绶。稍攻下诸县,遂定太山。五年,与建威大将军耿弇共破张步。事在《弇传》。

  时琅邪未平,乃徙俊为琅邪太守,领将军如故。齐地素闻俊名,入界,盗贼皆解散。俊将兵击董宪于赣榆,赣榆,县名,属东海郡。赣音贡。进破朐贼孙阳,平之。八年,张步畔,还琅邪,俊追讨,斩之。帝美其功,诏俊得专征青、徐。《华峤书》曰:“赐俊玺书曰:‘将军元勋大著,威震青、徐,两州有警,得专征之。’”俊抚贫弱,表有义,检制军吏,不得与郡县相干,百姓歌之。数上书自请,愿奋击陇、蜀。诏报曰:“东州新平,大将军之功也。负海猾夏,盗贼之处,国家以为重忧,且勉镇抚之。”

  十三年,增邑,定封祝阿侯。祝阿,县名,属平原郡。明年,征奉朝请。二十三年卒。

  子浮嗣,徙封蕲春侯。蕲春,今蕲州县也。《东观记》曰:“诏书以祝阿益济南国,故徙浮封蕲春侯。”蕲音祈。浮卒,子专诸嗣。专诸卒,子笃嗣。

  臧宫字君翁,颍川郏人也。郏,县名,今汝州郏城县也。少为县亭长、游徼,续汉书曰“每十里一亭,亭有长,以禁盗贼。每乡有游徼,掌循禁奸盗”也。后率宾客入下江兵中为校尉,因从光武征战,诸将多称其勇。光武察宫勤力少言,甚亲纳之。及至河北,以为偏将军,从破群贼,数陷陈却敌。

  光武即位,以为侍中、骑都尉。建武二年,封成安侯。成安,县名,属颍川郡。明年,将突骑与征虏将军祭遵击更始将左防、韦颜《华峤书》“韦”字作“韩”。于涅阳、郦,悉降之。五年,将兵徇江夏,击代乡、钟武、竹里,皆下之。钟武,县名,属江夏郡,故城在今申州钟山县西南。帝使太中大夫《华峤书》曰“使张明”也。持节拜宫为辅威将军。七年,更封期思侯。期思,县名,属汝南郡,故城在今光州固始县西北。击梁郡、济阴,皆平之。

  十一年,将兵至中卢,屯骆越。中卢,县名,属南郡,故城在今襄州阳县南。盖骆越人徙于此,因以为名。是时公孙述将田戎、任满与征南大将军岑彭相拒于荆门,彭等战数不利,越人谋畔从蜀。宫兵少,力不能制。会属县送委输车数百乘至,宫夜使锯断城门限。令车声回转出入至旦。越人候伺者闻车声不绝,而门限断,相告以汉兵大至。其渠帅乃奉牛酒以劳军营。宫陈兵大会,击牛酾酒,酾音所宜反。《说文》曰:“下酒也。”《诗》注曰“以筐曰酾”也。飨赐慰纳之,越人由是遂安。

  宫与岑彭等破荆门,别至垂鹊山,通道出秭归,至江州。岑彭下巴郡,使宫将降卒五万,从涪水上平曲。公孙述将延岑盛兵于沉水,沉水出广汉,解见光武纪。时宫众多食少,转输不至,而降者皆欲散畔,郡邑复更保聚,观望成败。宫欲引还,恐为所反。反音翻。会帝遣谒者将兵诣岑彭,有马七百匹,宫矫制取以自益,晨夜进兵,多张旗帜,登山鼓噪,右步左骑,挟船而引,呼声动山谷。岑不意汉军卒至,登山望之,大震恐。宫因从击,大破之。斩首溺死者万余人,水为之浊流。延岑奔成都,其众悉降,尽获其兵马珍宝。华峤书曰:“上玺书劳宫,赐吏士绛缣六千匹。”自是乘胜追北,降者以十万数。人好阳而恶阴,北方幽阴之地,故军败者皆谓之北。《史记·乐书》曰:“北者,败也。”而近代音北为背,失其指矣。

  军至平阳乡,蜀将王元举众降。进拔挠竹,破涪城,斩公孙述弟恢,复攻拔繁、郫。繁,县名,属蜀郡。繁,江名,因以为县名,故城在今益州新繁县北。郫,县名,属蜀郡,故城在今益州郫县北。郫音皮。前后收得节五,印绶千八百。是时大司马吴汉亦乘胜进营逼成都。宫连屠大城,兵马旌旗甚盛,乃乘兵入小雒郭门,历成都城下,张载注《蜀都赋》云:“汉武帝元鼎三年,立成都郭十八门。”小雒郭门盖其数焉。至吴汉营,饮酒高会。汉见之甚欢,谓宫曰:“将军向者经虏城下,震扬威灵,风行电照。然穷寇难量,还营愿从它道矣。”宫不从,复路而归,贼亦不敢近之。进军咸门,成都北面东头门。与吴汉并灭公孙述。

  帝以蜀地新定,拜宫为广汉太守。十三年,增邑,更封酂侯。十五年,征还京师,以列侯奉朝请,定封朗陵侯。朗陵,县名,属汝南郡,故城在今豫州朗山县西南。十八年,拜太中大夫。

  十九年,妖巫维汜弟子单臣、傅镇等,复妖言相聚,入原武城,“维”或作“缑”。劫吏人,自称将军。于是遣宫将北军及黎阳营数千人围之。贼谷食多,数攻不下,士卒死伤。帝召公卿诸侯王问方略,皆曰“宜重其购赏”。时显宗为东海王,独对曰:“妖巫相劫,埶无久立,其中必有悔欲亡者。但外围急,不得走耳。宜小挺缓,挺,解也。令得逃亡,逃亡则一亭长足以禽矣。”帝然之,即来宫彻围缓贼,贼众分散,遂斩臣、镇等。宫还,迁城门校尉,复转左中郎将。击武溪贼,至江陵,降之。武溪,水名,在今辰州卢溪县。

  宫以谨信质朴,故常见任用。后匈奴饥疫,自相分争,帝以问宫,宫曰:“愿得五千骑以立功。”帝笑曰:“常胜之家,难与虑敌,吾方自思之。”二十七年,宫乃与杨虚侯马武上书曰:“匈奴贪利,无有礼信,穷则稽首,安则侵盗,缘边被其毒痛,中国忧其抵突。抵,触也。虏今人畜疫死,旱蝗赤地,赤地,言在地之物皆尽。说苑曰:“晋平公时,赤地千里。”疫困之力,不当中国一郡。万里死命,县在陛下。福不再来,时或易失,《左传》曰:“大福不再。”蒯通曰:“时者难遇而易失也。”岂宜固守文德而堕武事乎?今命将临塞,厚县购赏,喻告高句骊、乌桓、鲜卑攻其左,发河西四郡、谓张掖、酒泉、武威、金城也。天水、陇西羌胡击其右。如此,北虏之灭,不过数年。臣恐陛下仁恩不忍,谋臣狐疑,令万世刻石之功不立于圣世。”诏报曰:“《黄石公记》曰,‘柔能制刚,弱能制强’。即张良于下邳圯所见老父出一编书者。柔者德也,刚者贼也,弱者仁之助也,强者怨之归也。故曰有德之君,以所乐乐人;无德之君,以所乐乐身。乐人者其乐长,乐身者不久而亡。舍近谋远者,劳而无功;舍远谋近者,逸而有终。逸政多忠臣,劳政多乱人。故曰务广地者荒,务广德者强。有其有者安,贪人有者残。残灭之政,虽成必败。今国无善政,灾变不息,《左传》曰:“国无善政,则自取谪于日月之灾。”百姓惊惶,人不自保,而复欲远事边外乎?孔子曰:‘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颛臾,鲁附庸之国。鲁卿季氏贪其土地,欲伐而兼之。时孔子弟子冉有仕于季氏,孔子责之。冉有曰:“今夫颛臾固而近季氏之邑,今不取,恐为子孙之忧。”孔子曰:“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也。”且北狄尚强,而屯田警备传闻之事,恒多失实。《公羊传》曰:“见者异辞,闻者异辞,传闻者异辞。”诚能举天下之半以灭大寇,岂非至愿;苟非其时,不如息人。”自是诸将莫敢复言兵事者。

  宫永平元年卒,谥曰愍侯。子信嗣。信卒,子震嗣。震卒,子松嗣。元初四年,与母别居,国除。永宁元年,邓太后绍封松弟由为朗陵侯。

  论曰:中兴之业,诚艰难也。然敌无秦、项之强,人资附汉之思,虽怀玺纡绂,跨陵州县,玺,解见光武纪。《白虎通》曰:“天子朱绂,诸侯赤绂,上广一尺,下广二尺,法天一地二也,长三尺,法天地人也。”董巴《舆服志》曰:“古者上下皆有绂,所以殊贵贱也。自五霸递兴,以绂非兵服,于是去绂也。”殊名诡号,千队为群,尚未足以为比功上烈也。至于山西既定,威临天下,谓诛隗嚣、公孙述。戎羯丧其精胆,群帅贾其余壮,羯本匈奴别部,分散居于上党、武乡、羯室,因号羯胡。此总谓戎夷耳,不指于羯也。《左传》曰:“欲勇者,贾余余勇。”斯诚雄心尚武之几,先志玩兵之日。几,会也。玩,习也。先志者,乘胜之志也。臧宫、马武之徒,抚鸣剑而抵掌,志驰于伊吾之北矣。屈原曰:“抚长剑兮玉珥。”曹植《结交篇》曰:“利剑鸣手中。”《说文》曰:“抵,侧击也。”光武审《黄石》,存包桑,《周易·否卦·九五》曰:“其亡其亡,系于包桑。”言圣人居天位,不可以安,常自危惧,乃是系于包桑也。包,本也,系于桑本,言其固也。闭玉门以谢西域之质,卑词币以礼匈奴之使,西域传曰,建武二十一年,西域十八国俱遣子弟入侍,天子以中国初定,皆还其侍子。《匈奴传》曰,建武二十八年,匈奴遣使诣阙贡马及裘,乞和亲。帝报曰:“单于国内虚耗,贡物裁以通礼,何必马裘?今赠缯五百匹,斩马剑一。”是卑辞币礼也。其意防盖已弘深。岂其颠沛平城之围,忍伤黥王之陈乎?平城,县名,今云州定襄县。高祖七年,击韩王信,至平城,被匈奴围,七日乃解。十二年,高祖亲击淮南王黥布,在陈为流矢所中。颠沛,狼狈也,颠音丁千反。

  赞曰:吴公鸷强,实为龙骧。《战国策》曰:“廉颇为人,勇鸷而爱士。白起视瞻不转者,执志强也。”骧,举也。若龙之举,言其威盛。邹阳曰:“神龙骧首奋翼,则浮云出流。”电埽群孽,风行巴、梁。虎牙猛力,功立睢阳。宫、俊休休,是亦鹰扬。《诗》曰:“良士休休。”又曰:“惟师尚父,时惟鹰扬。”

查看目录 >> 《后汉书 李贤注》


国学迷 唐朝后期曾有3个黄金周 法定假日之多远超现代 身为五虎将之一 为一个女人投敌还杀了丈人 三国英雄身边的悲苦美女们 史上最好色的太后 丈夫死了还能怀孕? 成吉思汗三顾茅庐请丘处机 丘处机为何不见他? 揭秘后宫史:甄嬛是怎么被雍正看上的? 学者:先秦美女多是女汉子?优秀女性应高大健硕 思想家王夫之和王守仁究竟是谁的成就更高? 清太祖努尔哈赤为何杀掉屡立战功的长子? 耶律阿保机怎么死的 耶律阿保机的墓在哪里 三国时期:吕布收了袁术的钱却为何要帮刘备 问一得三的故事 揭秘:西安事变后张学良能存活源于宋美龄庇护? 欧阳锋都崇拜的人岳飞的单兵战斗能力有多强 刘邦是否凭自己的能力来战胜项羽的? 揭秘西楚霸王项羽的性格特点:自信过头而错失天下 金庸笔下的姑苏慕容复有着怎样的悲剧人生? 李白醉酒吐在龙床上,因这位道姑唐玄宗才不愿严惩 曹丕为何在曹操死后抢他的小妾?曹操父子之争 寻秦记中朱姬和嫪毐的关系 嫪毐是怎么死的 万贞儿:一个保姆为何独霸龙床二十年还生皇子 我们都被蒙蔽了 荆轲刺秦其实是秦始皇的阴谋 身为天庭武力担当的二郎神为何一直不能上位 张鲁是如何在曹操铁骑之下保全五斗米教? 康熙对八阿哥如此绝情 竟当众宣布断绝父子关系 二手女人王娡是如何爬上皇后之位的? 党锢之祸的影响是什么?党锢之祸造成哪些后果 刘邦的女婿是谁?做汉高祖刘邦的女婿有多憋屈 关羽“失荆州”真相:刘备想借机除掉结拜兄弟 蒙古大军历史上为何三次出兵都未能征服越南? 唐代能臣廉吏何易于:老百姓为其官员考评鸣不平 此人在东汉末年雄霸一方 曹操孙权都要拉拢他 望厦条约签订的历史背景:为什么签订望厦条约 身经百战的大将 为何会在决定性战役中自投罗网 何曾简介 西晋时期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何曾生平 中国古代年龄最小的皇帝:一百天即位二百天夭折 王聪儿如何从江湖艺人变成白莲教起义领导者 史上最强裸婚:刘邦靠着婚姻拥有了第一批部下 嬴驷为何杀了商鞅?商鞅必须死吗?又有何隐情 褒姒烽火戏诸侯:真正的一笑“倾”城“倾”国 中国古老神话里的太阳神:帝俊的爱情故事 被女皇武则天暗恋了一辈子的唐代丞相是谁 古代皇帝除夕夜的习俗是吃饺子吗? 西楚霸王项羽为什么不用韩信 韩信是怎样的人 上官婉儿和太平公主的关系如何?两人为何有仇 揭秘:冯玉祥旧部为何会有大批将领投降日军? 古代皇帝立春需行“籍田礼” :最早可追溯至西周 被自己的发明杀死的12个牛人! 内幕揭秘:历史上越南是怎样从中国独立出去的? 历史中的西汉时期名将李陵是怎么死的 中国古人曾用砒霜制作春药:吃死过多位帝王名士 盘点最美的抗日女兵:让日军敬畏的被俘最美女兵 钩弋夫人简介 汉武帝的钩弋夫人是怎么死的? 项羽为何要在乌江自刎?项羽自刎前说了些什么 刘娥为何敢穿龙袍?她为何没能成为第二个武则天 揭秘:三国一代枭雄曹操为何只喜欢女俘虏? 荆州注定会丢关羽一定会败 但生机还是有的 一代枭雄袁世凯的悲情人生:死后竟靠募捐办丧事 三国领导人为何只有曹操被成了篡汉贼臣 揭秘:武则天守陵石像为何都没有头? 杨宇霆是谁?为什么张作霖对杨宇霆言听计从? 隋炀帝杨广四大功绩:过度消耗国力致使国家动荡 土家族服饰介绍 土家族服饰的文化内涵 西太后的隐私生活:慈禧养男宠的可信度有多高? 唐朝秘史:唐高宗被称昏懦是因为武则天 古代的朝廷是怎样制定假期的?古代假期有哪些 传奇女人夏姬四十出头竟还迷倒两代君王 揭秘长平之战:赵国为什么输得那么惨? 布朗族习俗 布朗族风俗习惯大揭秘 揭秘:西门庆一生最爱的女人到底是谁? 哪位开国上将曾击杀日本少将 逼日军下战书单挑? 难以启齿的奇耻大辱:中国历史上最悲惨的女俘 隆裕太后与慈禧太后的关系 隆裕与光绪的关系 名留青史的芝麻官:黄霸打击豪强王伸汉小官巨贪 程婴为救赵朔遗孤亲眼目睹好友和儿子被杀 关于李白的3大谜团:李白的外貌是怎样的? 孟古的丈夫和儿子是谁?孟古是个什么样的人? 罗荣桓妻子前夫死而复生 罗荣桓遭遇二男争妇? 水浒传中谁是宋江派去梁山的御林军大统领? 黄帝御女千二百成仙?不靠谱的传闻是谁造的谣 孟浩然《宴张别驾新斋》古诗原文意思赏析 孔子的“食不厌精”其实并不是指吃细粮 揭秘齐晋鞌之战是因礼仪之争而引起的吗 徐悲鸿的故事 现代著名画家徐悲鸿画马的故事 解密:明朝末代皇帝崇祯为什么选择在煤山上吊? 来歙为什么不是云台二十八将 来歙召盖延 古代人护肤 看看他们都用了什么 北齐高欢长子高澄是怎么死的?高澄是被谁杀死的 独宠杨贵妃的唐玄宗竟是历史上后宫最庞大的? 曾立下汗马功劳:年羹尧被雍正列92条罪赐死 1933年清华入学考卷被发现 试题题型“短小精悍” 揭秘:史上杀害兄弟最多的皇帝南汉中宗刘晟! 古代竟然有如此规定 女子必须将自己初夜献给牛! 历史上真实的后羿:因为爱打猎而丢了性命 张作霖手下有哪些军官?张作霖部下后来如何了? 私生子卫青如何得到汉武帝的重用的? 成吉思汗陵墓之谜 大汗陵寝到底在何处? 能让慈禧晚年常常为其痛哭落泪的人是谁? 红楼梦里面最泼辣的女人排行:有几个恨的手痒痒 明末忠臣卢象升:和岳飞时常并称的被遗忘英雄 元和姓纂十卷 清河書畫舫十二卷補遺一卷 [乾隆]伊犁總統事畧(西陲總統事畧)十二卷 初使泰西紀要四卷 後漢書一百二十卷 杼山集十卷 魏鶴山先生渠陽詩 柏堂遺書八種附一種 保產要旨四卷 恩綸必誦 類編草堂詩餘四卷 [光緒]山西通志一百八十四卷首一卷 廬陵宋丞相信國公文忠烈先生全集十六卷 同菴史彚十卷 醫學會纂四卷 青芝山館試帖不分卷 求古錄禮說十六卷 新刻歷代史鑑節要便讀六卷 居業堂文章練要左傳真本十卷 楚辭(楚辭章句)十七卷 [嘉靖]喬三石耀州志十一卷 元朝秘史十五卷 墨法集要一卷 朱文公校昌黎先生文集四十卷外集十卷遺文一卷 歷代史略十段錦詞話旁注二卷 醫方叢話八卷附一卷 歷代史論十二卷宋史論三卷元史論一卷 潛夫論十卷 對揚休命 江忠烈公遺集一卷 無邪堂答問五卷 雷波瑣記 湘管聯吟一卷續集三卷附錄一卷附稿一卷 舉貢考職同年齒錄 抱珠軒詩存六卷 歷代鐘鼎彝器款識法帖二十卷 篆字彙十二集 古詩源十四卷 遐域瑣談四卷 碧血錄五卷 潛莊文鈔六卷 兩京遺編十二種七十三卷 茲園詩集二十四卷 古歡堂集三十七卷附黔書二卷長河志籍考十卷蒙齋年譜一卷續一卷補一卷 東坡先生編年詩五十卷首一卷 史記一百三十卷 笳騷一卷女彈詞一卷 越縵堂日記鈔 [光緒]孝義縣續志二卷首一卷末一卷 鐵鞭 [光緒]浙志便覽十卷 全唐詩話八卷 喉科心法二卷 [榕村全書]五種 增修埤雅廣要四十二卷 宋紀事本末一百〇九卷元紀事本末二十七卷 泉説二卷 朱柏廬先生治家格言一卷 增刪卜易六卷 輿地沿革表四十卷首一卷 皇清經解卷三百至卷三百零一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三百零二至卷三百零八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三百零九至卷三百一十二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三百一十三至卷三百一十五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三百一十六至卷三百二十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三百二十一至卷三百二十九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三百三十至卷三百三十五六卷_嚴傑輯廣州學海堂_x1_104.djvu 皇清經解卷三百三十六至卷三百四十一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三百四十二至卷三百四十七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三百四十八至卷三百五十_嚴傑廣州學海堂_x1_14.djvu 皇清經解卷三百五十一至卷三百五十四_嚴傑廣州學海堂_x1_114.djvu 皇清經解卷三百五十五至卷三百五十八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三百五十九至卷三百六十五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三百六十六至卷三百七十四_嚴傑廣州學海堂_x1_126.djvu 皇清經解卷三百七十五至卷三百八十一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三百八十二至卷三百八十九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三百九十至卷三百九十一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三百九十二至卷三百九十三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三百九十四至卷三百九十五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三百九十六至卷三百九十七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三百九十八至卷三百九十九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四百至卷四百零三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四百零四一卷_嚴傑輯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四百零五至卷四百零六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四百零六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四百零七至卷四百一十四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四百一十五至卷四百一十七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四百一十八至卷四百二十一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四百二十二至卷四百二十六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四百二十七至卷四百二十八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四百二十九至卷四百三十二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四百三十三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四百三十四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四百三十四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四百三十四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四百三十五至卷四百三十八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四百三十九至卷四百四十二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四百四十三至卷四百四十五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四百四十六至卷四百四十八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四百四十九至卷四百五十七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四百五十八至卷四百六十七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四百六十八至卷四百七十五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四百七十六至卷四百八十四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四百八十五至卷四百八十七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四百八十八至卷四百九十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四百九十一至卷四百九十四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四百九十五至卷四百九十六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四百九十七至卷五百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五百零一至卷五百零三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五百零四至卷五百零七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五百零八至卷五百一十二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五百一十三至卷五百一十七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五百一十八至卷五百二十三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五百二十四至卷五百二十七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五百二十八至卷五百三十一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五百三十二至卷五百三十五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五百三十六至卷五百三十七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五百三十八至卷五百三十九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五百四十至卷五百四十一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五百四十二至卷五百四十七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五百四十八至卷五百五十一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五百五十二至卷五百五十三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五百五十四至卷五百五十六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五百五十七至卷五百六十二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五百六十三至卷五百六十四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五百六十五至卷五百六十六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五百六十七至卷五百六十八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五百六十九至卷五百七十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五百七十一至卷五百八十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五百八十一至卷五百八十六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五百八十七至卷五百九十四_嚴傑廣州學海堂_x1_118.djvu 皇清經解卷五百九十五至卷六百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六百至卷六百一十六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六百一十七至卷六百二十九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六百三十至卷六百三十三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六百三十四至卷六百三十六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六百三十七至卷六百四十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六百四十一至卷六百四十二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六百四十二至卷六百四十三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六百四十四_嚴傑廣州學海堂_x1_79.djvu 皇清經解卷六百四十五至卷六百四十六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六百四十六至卷六百四十七_嚴傑廣州學海堂_x2_42_122.djvu 皇清經解卷六百四十七至卷六百四十八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六百四十九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六百五十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六百五十一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六百五十二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六百五十三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六百五十四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六百五十五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六百五十六至卷六百六十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六百六十一至卷六百六十六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六百六十七至卷六百六十八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六百六十九至卷六百七十_嚴傑廣州學海堂_x1_14.djvu 皇清經解卷六百七十一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六百七十二至卷六百七十三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六百七十四至卷六百七十五_嚴傑廣州學海堂_x1_100.djvu 皇清經解卷六百七十六_嚴傑廣州學海堂_x1_152.djvu 皇清經解卷六百七十六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六百七十七至卷六百七十八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六百七十九至卷六百八十二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六百八十三至卷六百八十六_嚴傑廣州學海堂_x1_101.djvu 皇清經解卷六百八十七至卷六百九十一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六百九十二至卷六百九十七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六百九十八至卷七百零三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七百零四至卷七百一十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七百一十一至卷七百一十六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七百一十七至卷七百二十一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七百二十二至卷七百二十六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七百二十七至卷七百三十四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七百三十五至卷七百三十九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七百四十至卷七百四十八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七百四十九至卷七百五十六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七百五十七至卷七百六十七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七百六十八至卷七百七十四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七百七十五至卷七百七十八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七百七十九至卷七百八十三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七百八十四至卷七百八十六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七百八十七至卷七百八十九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皇清經解卷七百九十至卷七百九十一_嚴傑廣州學海堂.djvu 擿抉细微 替死鬼 殢雨尤云 涕泗交下 涕泗流涟 涕泗滂沲 涕泗纵横 涕泪交下 涕泪交加 涕泪交垂 涕泪交流 涕零如雨 绨袍之义 绨袍之赠 鶗鴂雕卉 填街溢巷 天上天下,惟我独尊 天上无双 天下一宗 天下为笼 天下大事,必作于细 天下大屈 天下大治 天下恟恟 天下承平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 天下无不散筵席 天下无难事 天下本无事,庸人自召之 天下滔滔 天下老鸦一般黑 天下莫敌 天不作美 天不变,道亦不变 天不怕,地不怕 天不憗遗一老 天之僇民 天人共鉴 天人相应 天人相感 天人胜处 天付良缘 天伦乐事 天低吴楚,眼空无物 天假其便 天假因缘 天公不做美 天兵神将 天凝地闭 天台路迷 天地不容 天地开辟 天地神明 天地经纬 天地诛戮 天地长久 天坼地裂 天堂地狱 天堑长江 天壤之判 天壤之觉 天壤之隔 天壤悬隔 天外有天 天子门生 天宝当年 天年不测 天府之土 天开图画 天怒民怨 天恩祖德 天打雷轰 天文地理 天无二日,民无二主 天无宁日 天日不懂 天时地利人和 天昏地惨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暂时祸福 天机不可泄漏 天机不可泄露 天涯咫尺 天清气朗 天渊之差 天渊之隔 天渊悬隔 天灾地孽 天灾物怪 天理不容 天理昭昭 天理昭然 天生一对 天相吉人 天真无邪 天真烂缦 天神天将 天缘凑合 天缘凑巧 天老地荒 天良发现 天视民视,天听民听 天转地转 天违人愿 天遂人愿 天道恢恢 天道昭彰 天遥地远 天长地远 天高听远 天高气爽 天高气轻 天魔外道 忝列衣冠 忝窃虚名 忝颜偷生 恬不知愧 恬不知羞 恬然自得 恬而不怪 添枝增叶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