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后汉书 李贤注 >

卷十八 吴盖陈臧列传第八

卷十八 吴盖陈臧列传第八

  吴汉字子颜,南阳宛人也。家贫,给事县为亭长。王莽末,以宾客犯法,乃亡命至渔阳。命,名也。谓脱其名籍而逃亡。资用乏,以贩马自业,往来燕、蓟闲,所至皆交结豪杰。更始立,使使者韩鸿徇河北。续汉书曰:“南阳人韩鸿为谒者,使持节降河北,拜除二千石。”或谓鸿曰:“吴子颜,奇士也,可与计事。”鸿召见汉,甚悦之,遂承制拜为安乐令。安乐,县名,属渔阳郡,故城在今幽州潞县西北。

  会王郎起,北州扰惑。汉素闻光武长者,独欲归心。乃说太守彭宠曰:“渔阳、上谷突骑,天下所闻也。君何不合二郡精锐,附刘公击邯郸,此一时之功也。”一时,言不可再遇也。宠以为然,而官属皆欲附王郎,宠不能夺。汉乃辞出,止外亭,念所以谲众,未知所出。谲,诈也。未知欲出何计以诈之。望见道中有一人似儒生者,汉使人召之,为具食,续汉书曰:“时道路多饥人,来求食者似儒生,汉召之,故先为具食。”问以所闻。生因言刘公所过,为郡县所归;邯郸举尊号者,实非刘氏。汉大喜,即诈为光武书,移檄渔阳,使生赍以诣宠,令具以所闻说之,汉复随后入。宠甚然之。于是遣汉将兵与上谷诸将并军而南,所至击斩王郎将帅。续汉书曰:“攻蓟,诛王郎大将赵闳等。”及光武于广阿,拜汉为偏将军。既拔邯郸,续汉书曰:“时上使汉等将突骑,扬兵戏马,立骑驰环邯郸城,乃围之。”赐号建策侯。

  汉为人质厚少文,造次不能以辞自达。邓禹及诸将多知之,数相荐举,及得召见,遂见亲信,常居门下。

  光武将发幽州兵,夜召邓禹,问可使行者。禹曰:“闲数与吴汉言,其人勇鸷有智谋,广雅曰:“鸷,执也。”凡鸟之勇锐,兽之猛悍者,皆名鸷也。诸将鲜能及者。”即拜汉大将军,持节北发十郡突骑。更始幽州牧苗曾闻之,阴勒兵,来诸郡不肯应调。调,发也。汉乃将二十骑先驰至无终。无终,本山戎国也。无终山名,因为国号。汉为县名,属右北平,故城在今幽州渔阳县也。曾以汉无备,出迎于路,汉即撝兵骑,收曾斩之,而夺其军。北州震骇,城邑莫不望风弭从。弭犹服也。遂悉发其兵,引而南,与光武会清阳。诸将望见汉还,士马甚盛,皆曰:“是宁肯分兵与人邪?”及汉至莫府,上兵簿,莫,大也。兵簿,军士之名帐。诸将人人多请之。光武曰:“属者恐不与人,属犹近也。今所请又何多也?”诸将皆惭。

  初,更始遣尚书令谢躬率六将军攻王郎,不能下。会光武至,共定邯郸,而躬裨将虏掠不相承禀,光武深忌之。虽俱在邯郸,遂分城而处,然每有以慰安之。躬勤于职事,光武常称曰“谢尚书真吏也”,故不自疑。躬既而率其兵数万,还屯于邺。时光武南击青犊,谓躬曰:“我追贼于射犬,必破之。尤来在山阳者,埶必当惊走。若以君威力,击此散虏,必成禽也。”躬曰:“善。”及青犊破,而尤来果北走隆虑山,躬乃留大将军刘庆、魏郡太守陈康守邺,自率诸将军击之。穷寇死战,其锋不可当,躬遂大败,死者数千人。光武因躬在外,乃使汉与岑彭袭其城。汉先令辩士说陈康曰:“盖闻上智不处危以侥幸,侥犹求也。中智慧因危以为功,下愚安于危以自亡。危亡之至,在人所由,不可不察。今京师败乱,四方云扰,公所闻也。萧王兵强士附,河北归命,公所见也。谢躬内背萧王,外失众心,公所知也。公今据孤危之城,待灭亡之祸,义无所立,节无所成。不若开门内军,转祸为福,免下愚之败,收中智之功,此计之至者也。”康然之。于是康收刘庆及躬妻子,开门内汉等。及躬从隆虑归邺,不知康已反之,乃与数百骑轻入城。汉伏兵收之,手击杀躬,其众悉降。续汉书曰:“时岑彭已在城中,将躬诣传舍,驰白汉。汉至,躬在彭前伏,汉曰:‘何故与鬼语!’遂杀之。”躬字子张,南阳人。初,其妻知光武不平之,常戒躬曰:“君与刘公积不相能,而信其虚谈,不为之备,终受制矣。”躬不纳,故及于难。

  光武北击群贼,续汉书曰:“从击铜马、重连、高胡,皆破之。”汉常将突骑五千为军锋,数先登陷陈。及河北平,汉与诸将奉图书,上尊号。光武即位,拜为大司马,更封舞阳侯。

  建武二年春,汉率大司空王梁,建义大将军祐,大将军杜茂,执金吾贾复,扬化将军坚镡,偏将军王霸,骑都尉刘隆、马武、阴识,共击檀乡贼于邺东漳水上,大破之,水经曰,漳水源出上党长子县西发鸠山,东北至昌亭,与呼沱河合。降者十余万人。帝使使者玺书定封汉为广平侯,食广平、斥漳、曲周、广年,凡四县。四县皆属广平郡。广平故城在今洺州永年县西北,广年在今永年县东北,斥漳在今洺州洺水县,曲周故城在今洺州曲周县西南。广年,避隋炀帝讳,改为永年县。复率诸将击邺西山贼黎伯卿等,及河内修武,悉破诸屯聚。车驾亲幸抚劳。复遣汉进兵南阳,击宛、涅阳、郦、穰、新野诸城,皆下之。引兵南,与秦丰战黄邮水上,破之。南阳新野县有黄邮水、黄邮聚也。又与偏将军冯异击昌城五楼贼张文等,又攻铜马、五幡于新安,皆破之。

  明年春,率建威大将军耿弇、虎牙大将军盖延,击青犊于轵西,大破降之。又率骠骑大将军杜茂、强弩将军陈俊等,围苏茂于广乐。刘永将周建别招聚收集得十余万人,救广乐。汉将轻骑迎与之战,不利,墯马伤膝,还营,建等遂连兵入城。诸将谓汉曰:“大敌在前而公伤卧,众心惧矣。”汉乃勃然裹创而起,椎牛飨士,令军中曰:“贼众虽多,皆劫掠群盗,‘胜不相让,败不相救’,此上两句在《左传》,郑公子突之词也。非有仗节死义者也。今日封侯之秋,诸君勉之!”于是军士激怒,人倍其气。旦日,建、茂出兵围汉。汉选四部精兵黄头吴河等,《前书》邓通为黄头郎。《音义》曰:“土胜水,故刺船郎著黄帽,号黄头也。”及乌桓突骑三千余人,齐鼓而进。续汉书曰:“汉躬被甲拔戟,令诸部将曰:‘闻雷鼓声,皆大呼俱进,后至者斩。’遂鼓而进之。”建军大溃,反还奔城。汉长驱追击,争门并入,大破之,茂、建突走。汉留杜茂、陈俊等守广乐,自将兵助盖延围刘永于睢阳。永既死,二城皆降。

  明年,又率陈俊及前将军王梁,击破五校贼于临平,追至东郡箕山,大破之。北击清河长直及平原五里贼,皆平之。《东观记》及续汉书“长直”并作“长垣”。案:长垣,县名,在河南,不得言北击,而范书作长直,当是贼号,或因地以为名。时鬲县五姓共逐守长,据城而反。鬲,县,属平原郡,故城在今德州西北。五姓,盖当土强宗豪右也。鬲音革。诸将争欲攻之,汉不听,曰:“使鬲反者,皆守长罪也。敢轻冒进兵者斩。”乃移檄告郡,使收守长,而使人谢城中。五姓大喜,即相率归降。诸将乃服,曰:“不战而下城,非众所及也。”

  冬,汉率建威大将军耿弇、汉忠将军王常等,击富平、获索二贼于平原。明年春,贼率五万余人夜攻汉营,军中惊乱,汉坚卧不动,有顷乃定。即夜发精兵出营突击,大破其众。因追讨余党,遂至无盐,无盐,县名,属东平国,故城在今郓州东。进击勃海,皆平之。又从征董宪,围朐城。明年春,拔朐,朐,县名,解见光武纪。斩宪。事已见《刘永传》。东方悉定,振旅还京师。

  会隗嚣畔,夏,复遣汉西屯长安。八年,从车驾上陇,遂围隗嚣于西城。帝来汉曰:“诸郡甲卒但坐费粮食,若有逃亡,则沮败众心,宜悉罢之。”汉等贪并力攻嚣,遂不能遣,粮食日少,吏士疲役,逃亡者多,及公孙述救至,汉遂退败。

  十一年春,率征南大将军岑彭等伐公孙述。及彭破荆门,长驱入江关,汉留夷陵,装露桡船,桡,短楫也,音人遥反。将南阳兵及驰刑募士三万人溯江而上。会岑彭为刺客所杀,汉并将其军。十二年春,与公孙述将魏党、公孙永战于鱼涪津,大破之,续汉书曰:“犍为郡南安县有渔涪津,在县北,临大江。”《南中志》曰:“渔涪津广数百步。”遂围武阳。述遣子婿史兴将五千人救之。汉迎击兴,尽殄其众,因入犍为界。诸县皆城守。汉乃进军攻广都,拔之。遣轻骑烧成都市桥,桥名也,解见《公孙述传》。武阳以东诸小城皆降。

  帝戒汉曰:“成都十余万众,不可轻也。但坚据广都,待其来攻,勿与争锋。若不敢来,公转营迫之,须其力疲,乃可击也。”汉乘利,遂自将步骑二万余人进逼成都,去城十余里,阻江北为营,作浮桥,使副将武威将军刘尚《东观记》、续汉书“尚”字并作“禹”。将万余人屯于江南,相去二十余里。帝闻大惊,让汉曰:“比来公千条万端,何意临事勃乱!既轻敌深入,又与尚别营,事有缓急,不复相及。贼若出兵缀公,以大众攻尚,尚破,公即败矣。幸无它者,急引兵还广都。”诏书未到,述果使其将谢丰、袁吉将众十许万,分为二十余营,并出攻汉。使别将将万余人劫刘尚,令不得相救。汉与大战一日,兵败,走入壁,丰因围之。汉乃召诸将厉之曰:“吾共诸君逾越险阻,转战千里,所在斩获,遂深入敌地,至其城下。而今与刘尚二处受围,埶既不接,其祸难量。欲潜师就尚于江南,并兵御之。若能同心一力,人自为战,大功可立;如其不然,败必无余。成败之机,在此一举。”诸将皆曰“诺”。于是飨士秣马,闭营三日不出,乃多树幡旗,使烟火不绝,夜衔枚引兵与刘尚合军。丰等不觉,明日,乃分兵拒江北,自将攻江南。汉悉兵迎战,自旦至晡,遂大破之,斩谢丰、袁吉,获甲首五千余级。于是引还广都,留刘尚拒述,具以状上,而深自谴责。帝报曰:“公还广都,甚得其宜,述必不敢略尚而击公也。略犹过也。若先攻尚,公从广都五十里悉步骑赴之,适当值其危困,破之必矣。”自是汉与述战于广都、成都之闲,八战八克,遂军于其郭中。述自将数万人出城大战,汉使护军高午、唐邯将数万锐卒击之。述兵败走,高午奔陈刺述,杀之。事已见《述传》。旦日城降,斩述首传送洛阳。明年正月,汉振旅浮江而下。至宛,诏令过家上冢,赐谷二万斛。

  十五年,复率扬武将军马成、捕虏将军马武北击匈奴,徙雁门、代郡、上谷吏人六万余口,置居庸、常山关以东。

  十八年,蜀郡守将史歆反于成都,自称大司马,攻太守张穆,穆逾城走广都,歆遂移檄郡县,而宕渠杨伟、朐□徐容等,宕渠、朐□,二县名,皆属巴郡。朐音劬,□音忍。宕渠山名,因以名县,故城在今渠州流江县东北,俗名车骑城是也。《十三州志》朐音春,□音闰。其地下瑨,多朐□虫,因以名县。故城在今夔州云安县西万户故城是也。起兵各数千人以应之。帝以歆昔为岑彭护军,晓习兵事,故遣汉率刘尚及太中大夫臧宫将万余人讨之。汉入武都,乃发广汉、巴、蜀三郡兵围成都,百余日城破,诛歆等。汉乃乘桴沿江下巴郡,杨伟、徐容等惶恐解散,汉诛其渠帅二百余人,徙其党与数百家于南郡、长沙而还。

  汉性强力,每从征伐,帝未安,恒侧足而立。诸将见战陈不利,或多惶惧,失其常度。汉意气自若,方整厉器械,激扬士吏。帝时遣人观大司马何为,还言方修战攻之具,乃叹曰:“吴公差强人意,隐若一敌国矣!”隐,威重之貌。言其威重若敌国。《前书》周亚夫谓剧孟曰:“大将得之,若一敌国矣。”每当出师,朝受诏,夕即引道,初无办严之日。严即装也,避明帝讳,故改之。故能常任职,以功名终。及在朝廷,斤斤谨质,形于体貌。《尔雅》曰:“明明、斤斤,察也。”李巡曰:“斤斤,精详之察也。”孙炎曰:“重慎之察也。”斤音靳。汉尝出征,妻子在后买田业。汉还,让之曰:“军师在外,吏士不足,何多买田宅乎!”遂尽以分与昆弟外家。《东观记》曰“汉但修里宅,不起第。夫人先死,薄葬小坟,不作祠堂”也。

  二十年,汉病笃。车驾亲临,问所欲言。对曰:“臣愚无所知识,唯愿陛下慎无赦而已。”及薨,有诏悼愍,赐谥曰忠侯。《东观记》曰:“有司秦议以武为谥,诏特赐谥曰忠侯。”发北军五校、轻车、介士送葬,如大将军霍光故事。汉置南北军五校,解见《顺帝纪》。轻车,兵车也。介士,甲士也。《霍光传》云以北军五校尉、轻车、介士载光尸以辒辌车,黄屋左纛,军陈至茂陵。不以南军者,重之也。

  子哀侯成嗣,为奴所杀。二十八年,分汉封为三国:成子旦为灈阳侯,灈阳,县名,属汝南郡,在灈水之阳,因以为名,其地今豫州吴房县也。音劬。以奉汉嗣;旦弟盱盱音火俱反。为筑阳侯;成弟国为新蔡侯。筑阳,县名,属南阳郡,古谷国也,在筑水之阳,故城在今襄州谷城县西。新蔡,县名,属汝南郡,蔡平侯自蔡徙此,故加“新”字,今豫州县也。筑音逐。旦卒,无子,国除。建初八年,徙封盱为平春侯,平春,县名,属江夏郡。以奉汉后。盱卒,子胜嗣。初,汉兄尉为将军,从征战死,封尉子彤为安阳侯。安阳,县名,属汝南郡,古江国也,故城在今豫州新息县西南。帝以汉功大,复封弟翕为褒亲侯。吴氏侯者凡五国。

  初,渔阳都尉严宣,与汉俱会光武于广阿,光武以为偏将军,封建信侯。建信,县名,属千乘国。

  论曰:吴汉自建武世,常居上公之位,终始倚爱之亲,“差强人意”,是倚之也;遂见亲信,是爱之也。谅由质简而强力也。子曰“刚毅木讷近仁”,《论语》文。刚毅谓强而能断。木,朴悫貌。讷,忍于言也。四者皆仁之质,若加文,则成仁矣,故言近仁。斯岂汉之方乎!方,比也。昔陈平智有余以见疑,周勃资朴忠而见信。高祖谓吕后曰:“陈平智有余,然难独任。”是见疑也。又曰:“周勃重厚少文,安刘氏者必勃。”是见信也。夫仁义不足以相怀,则智者以有余为疑,而朴者以不足取信矣。怀,依也。言若仁义之心足相依信,则情无疑阻。若彼此之诚未协,仁义不足相依,则智者翻以有余见疑,朴朴以愚直取信。

  盖延字巨卿,渔阳要阳人也。要阳,县名,光武时省。身长八尺,弯弓三百斤。边俗尚勇力,而延以气闻。历郡列掾、州从事,所在职办。古者三公下至郡县皆有掾属。续汉志曰:“建武十八年,立刺史十二人,人主一州,皆有从事史、假佐,每郡皆置诸曹掾。”郡中列掾非一,延并为之,故言历也。渔阳属幽州。《东观记》云延为幽州从事。彭宠为太守,召延署营尉,行护军。

  及王郎起,延与吴汉同谋归光武。续汉书曰:“并与狐奴令王梁同劝宠。”延至广阿,拜偏将军,号建功侯,从平河北。光武即位,以延为虎牙将军。

  建武二年,更封安平侯。遣南击敖仓,转攻酸枣、封丘,皆拔。酸枣、封丘,二县名,属陈留郡。酸枣故城在今滑州县也。封丘故城在今汴州县也。其夏,督驸马都尉马武、骑都尉刘隆、护军都尉马成、偏将军王霸等南伐刘永,先攻拔襄邑,续汉书曰:“时刘永别将许德据襄邑,延攻而拔之。”进取麻乡,麻乡,县名,故城在今宋州砀山县东北。遂围永于睢阳。数月,尽收野麦,夜梯其城入。永惊惧,引兵走出东门,《东观记》云“走出鱼门”,然则东门名鱼门也。延追击,大破之。永弃军走谯,延进攻,拔薛,斩其鲁郡太守,薛,县名,属鲁国,故城在今徐州滕县东南。《东观记》曰“鲁郡太守梁丘寿”也。而彭城、扶阳、杼秋、萧皆降。扶阳,县名,属沛郡。杼秋,县名,属梁国,故城在今徐州萧县西北。杼音食汝反。又破永沛郡太守,斩之。《东观记》曰:“沛郡太守陈修。”永将苏茂、佼强、周建等三万余人佼强,姓名也,周大夫原伯佼之后也。救永,共攻延,延与战于沛西,大破之。永军乱,遁没溺死者太半。永弃城走湖陵,苏茂奔广乐。延遂定沛、楚、临淮,修高祖庙,置啬夫、祝宰、乐人。楚即今彭城县也。临淮,郡名,今泗州下邳县。高祖庙在今徐州沛县东故泗水亭中,即高祖为亭长之所也。啬夫,主知庙事。《东观记》曰:“时盖延因斋戒祠高祖庙。”

  三年,睢阳复反城迎刘永,反音翻。延复率诸将围之百日,收其野谷。永乏食,突走,延追击,尽得辎重。永为其将所杀,永弟防举城降。

  四年春,延又击苏茂、周建于蕲,蕲,县名,属沛郡,有大泽乡。蕲音机。进与董宪战留下,皆破之。留,县名,属楚国,故城在今徐州沛县东南。因率平狄将军庞萌攻西防,拔之。西防,县名,春秋时宋之西防城,故城在今宋州单父县北。复追败周建、苏茂于彭城,茂、建亡奔董宪,董宪将贲休举兰陵城降。《前书》有贲赫,音肥。今有此姓,音奔。宪闻之,自郯围休,时延及庞萌在楚,请往救之,帝来曰:“可直往捣郯,则兰陵必自解。”捣,击也。《东观记》作“击”字。延等以贲休城危,遂先赴之。宪逆战而阳败,延等逐退,因拔围入城。明日,宪大出兵合围,延等惧,遽出突走,因往攻郯。帝让之曰:“闲欲先赴郯者,以其不意故耳。今既奔走,贼计已立,围岂可解乎!”延等至郯,果不能克,而董宪遂拔兰陵,杀贲休。延等往来要击宪别将于彭城、郯、邳之闲,战或日数合,颇有克获。帝以延轻敌深入,数以书诫之。《东观记》载延上疏辞曰:“臣幸得受干戈,诛逆虏,奉职未称,久留天诛,常恐污辱名号,不及等伦。天下平定已后,曾无尺寸可数,不得预竹帛之编。明诏深闵,儆戒备具,每事奉循诏命,必不敢为国之忧也。”及庞萌反,攻杀楚郡太守,引军袭败延,延走,北度泗水,破舟楫,坏津梁,仅而得免。《东观记》、续汉书皆云萌攻延,延与战,破之。诏书劳延曰:“庞萌一夜反畔,相去不远,营壁不坚,殆令人齿欲相击,而将军有不可动之节,吾甚美之。”此传言“仅而得免”,与彼不同。帝自将而东,征延与大司马吴汉、汉忠将军王常、前将军王梁、捕虏将军马武、讨虏将军王霸等会任城,讨庞萌于桃乡,又并从征董宪于昌虑,皆破平之。六年春,遣屯长安。

  九年,隗嚣死,延西击街泉、略阳、清水诸屯聚,皆定。街泉、略阳、清水三县,皆属天水郡。

  十一年,与中郎将来歙攻河池,未克,以病引还,拜为左冯翊,将军如故。续汉书曰:“视事四年,人敬其威信。”十三年,增封定食万户。十五年,薨于位。

  子扶嗣。扶卒,子侧嗣。永平十三年,坐与舅王平谋反,伏诛,国除。永初七年,邓太后绍封延曾孙恢为芦亭侯。《东观记》作“庐亭”。恢卒,子遂嗣。

  陈俊字子昭,南阳西鄂人也。江夏郡有鄂,故此加“西”也,故城在今邓州向城县南也。少为郡吏。更始立,以宗室刘嘉为太常将军,俊为长史。光武徇河北,嘉遣书荐俊,光武以为安集掾。《东观记》曰:“俊初调补曲阳长,上曰:‘欲与君为左右,小县何足贪乎?’俊即拜,解印绶,上以为安集掾。”

  从击铜马于清阳,进至蒲阳,拜强弩将军。《华峤书》曰:“拜为强弩偏将军,赐绛衣九百领,以衣中坚同心士。”与五校战于安次,俊下马,手接短兵,所向必破,追奔二十余里,斩其渠帅而还。光武望而叹曰:“战将尽如是,岂有忧哉!”五校引退入渔阳,所过虏掠。俊言于光武曰:“宜令轻骑出贼前,使百姓各自坚壁,以绝其食,可不战而殄也。”光武然之,遣俊将轻骑驰出贼前。视人保壁坚完者,来令固守;放散在野者,因掠取之。贼至无所得,遂散败。及军还,光武谓俊曰:“困此虏者,将军策也。”及即位,封俊为列侯。

  建武二年春,攻匡贼,下四县,匡贼即匡城县贼也。《东观记》作“匡城贼”。匡城,古匡邑也,故城在今滑州匡城县南。更封新处侯。新处,县名,属中山国。引击顿丘,降三城。顿丘,县名,属东郡,故城在今魏州顿丘县北阴安城是也。其秋,大司马吴汉承制拜俊为强弩大将军,别击金门、白马贼于河内,皆破之。金门、白马并山名,在今洛州福昌县西南,有金门白马水。盖贼起于二山,因以为名。四年,转徇汝阳及项,又拔南武阳。南武阳,县名,属太山郡,故城在今沂州费县西。是时太山豪杰多拥众与张步连兵,吴汉言于帝曰:“非陈俊莫能定此郡。”于是拜俊太山太守,行大将军事。张步闻之,遣其将击俊,战于嬴下,嬴,县名,属太山郡。嬴音盈。俊大破之,追至济南,收得印绶九十余,步时拟私封爵人之印绶。稍攻下诸县,遂定太山。五年,与建威大将军耿弇共破张步。事在《弇传》。

  时琅邪未平,乃徙俊为琅邪太守,领将军如故。齐地素闻俊名,入界,盗贼皆解散。俊将兵击董宪于赣榆,赣榆,县名,属东海郡。赣音贡。进破朐贼孙阳,平之。八年,张步畔,还琅邪,俊追讨,斩之。帝美其功,诏俊得专征青、徐。《华峤书》曰:“赐俊玺书曰:‘将军元勋大著,威震青、徐,两州有警,得专征之。’”俊抚贫弱,表有义,检制军吏,不得与郡县相干,百姓歌之。数上书自请,愿奋击陇、蜀。诏报曰:“东州新平,大将军之功也。负海猾夏,盗贼之处,国家以为重忧,且勉镇抚之。”

  十三年,增邑,定封祝阿侯。祝阿,县名,属平原郡。明年,征奉朝请。二十三年卒。

  子浮嗣,徙封蕲春侯。蕲春,今蕲州县也。《东观记》曰:“诏书以祝阿益济南国,故徙浮封蕲春侯。”蕲音祈。浮卒,子专诸嗣。专诸卒,子笃嗣。

  臧宫字君翁,颍川郏人也。郏,县名,今汝州郏城县也。少为县亭长、游徼,续汉书曰“每十里一亭,亭有长,以禁盗贼。每乡有游徼,掌循禁奸盗”也。后率宾客入下江兵中为校尉,因从光武征战,诸将多称其勇。光武察宫勤力少言,甚亲纳之。及至河北,以为偏将军,从破群贼,数陷陈却敌。

  光武即位,以为侍中、骑都尉。建武二年,封成安侯。成安,县名,属颍川郡。明年,将突骑与征虏将军祭遵击更始将左防、韦颜《华峤书》“韦”字作“韩”。于涅阳、郦,悉降之。五年,将兵徇江夏,击代乡、钟武、竹里,皆下之。钟武,县名,属江夏郡,故城在今申州钟山县西南。帝使太中大夫《华峤书》曰“使张明”也。持节拜宫为辅威将军。七年,更封期思侯。期思,县名,属汝南郡,故城在今光州固始县西北。击梁郡、济阴,皆平之。

  十一年,将兵至中卢,屯骆越。中卢,县名,属南郡,故城在今襄州阳县南。盖骆越人徙于此,因以为名。是时公孙述将田戎、任满与征南大将军岑彭相拒于荆门,彭等战数不利,越人谋畔从蜀。宫兵少,力不能制。会属县送委输车数百乘至,宫夜使锯断城门限。令车声回转出入至旦。越人候伺者闻车声不绝,而门限断,相告以汉兵大至。其渠帅乃奉牛酒以劳军营。宫陈兵大会,击牛酾酒,酾音所宜反。《说文》曰:“下酒也。”《诗》注曰“以筐曰酾”也。飨赐慰纳之,越人由是遂安。

  宫与岑彭等破荆门,别至垂鹊山,通道出秭归,至江州。岑彭下巴郡,使宫将降卒五万,从涪水上平曲。公孙述将延岑盛兵于沉水,沉水出广汉,解见光武纪。时宫众多食少,转输不至,而降者皆欲散畔,郡邑复更保聚,观望成败。宫欲引还,恐为所反。反音翻。会帝遣谒者将兵诣岑彭,有马七百匹,宫矫制取以自益,晨夜进兵,多张旗帜,登山鼓噪,右步左骑,挟船而引,呼声动山谷。岑不意汉军卒至,登山望之,大震恐。宫因从击,大破之。斩首溺死者万余人,水为之浊流。延岑奔成都,其众悉降,尽获其兵马珍宝。华峤书曰:“上玺书劳宫,赐吏士绛缣六千匹。”自是乘胜追北,降者以十万数。人好阳而恶阴,北方幽阴之地,故军败者皆谓之北。《史记·乐书》曰:“北者,败也。”而近代音北为背,失其指矣。

  军至平阳乡,蜀将王元举众降。进拔挠竹,破涪城,斩公孙述弟恢,复攻拔繁、郫。繁,县名,属蜀郡。繁,江名,因以为县名,故城在今益州新繁县北。郫,县名,属蜀郡,故城在今益州郫县北。郫音皮。前后收得节五,印绶千八百。是时大司马吴汉亦乘胜进营逼成都。宫连屠大城,兵马旌旗甚盛,乃乘兵入小雒郭门,历成都城下,张载注《蜀都赋》云:“汉武帝元鼎三年,立成都郭十八门。”小雒郭门盖其数焉。至吴汉营,饮酒高会。汉见之甚欢,谓宫曰:“将军向者经虏城下,震扬威灵,风行电照。然穷寇难量,还营愿从它道矣。”宫不从,复路而归,贼亦不敢近之。进军咸门,成都北面东头门。与吴汉并灭公孙述。

  帝以蜀地新定,拜宫为广汉太守。十三年,增邑,更封酂侯。十五年,征还京师,以列侯奉朝请,定封朗陵侯。朗陵,县名,属汝南郡,故城在今豫州朗山县西南。十八年,拜太中大夫。

  十九年,妖巫维汜弟子单臣、傅镇等,复妖言相聚,入原武城,“维”或作“缑”。劫吏人,自称将军。于是遣宫将北军及黎阳营数千人围之。贼谷食多,数攻不下,士卒死伤。帝召公卿诸侯王问方略,皆曰“宜重其购赏”。时显宗为东海王,独对曰:“妖巫相劫,埶无久立,其中必有悔欲亡者。但外围急,不得走耳。宜小挺缓,挺,解也。令得逃亡,逃亡则一亭长足以禽矣。”帝然之,即来宫彻围缓贼,贼众分散,遂斩臣、镇等。宫还,迁城门校尉,复转左中郎将。击武溪贼,至江陵,降之。武溪,水名,在今辰州卢溪县。

  宫以谨信质朴,故常见任用。后匈奴饥疫,自相分争,帝以问宫,宫曰:“愿得五千骑以立功。”帝笑曰:“常胜之家,难与虑敌,吾方自思之。”二十七年,宫乃与杨虚侯马武上书曰:“匈奴贪利,无有礼信,穷则稽首,安则侵盗,缘边被其毒痛,中国忧其抵突。抵,触也。虏今人畜疫死,旱蝗赤地,赤地,言在地之物皆尽。说苑曰:“晋平公时,赤地千里。”疫困之力,不当中国一郡。万里死命,县在陛下。福不再来,时或易失,《左传》曰:“大福不再。”蒯通曰:“时者难遇而易失也。”岂宜固守文德而堕武事乎?今命将临塞,厚县购赏,喻告高句骊、乌桓、鲜卑攻其左,发河西四郡、谓张掖、酒泉、武威、金城也。天水、陇西羌胡击其右。如此,北虏之灭,不过数年。臣恐陛下仁恩不忍,谋臣狐疑,令万世刻石之功不立于圣世。”诏报曰:“《黄石公记》曰,‘柔能制刚,弱能制强’。即张良于下邳圯所见老父出一编书者。柔者德也,刚者贼也,弱者仁之助也,强者怨之归也。故曰有德之君,以所乐乐人;无德之君,以所乐乐身。乐人者其乐长,乐身者不久而亡。舍近谋远者,劳而无功;舍远谋近者,逸而有终。逸政多忠臣,劳政多乱人。故曰务广地者荒,务广德者强。有其有者安,贪人有者残。残灭之政,虽成必败。今国无善政,灾变不息,《左传》曰:“国无善政,则自取谪于日月之灾。”百姓惊惶,人不自保,而复欲远事边外乎?孔子曰:‘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颛臾,鲁附庸之国。鲁卿季氏贪其土地,欲伐而兼之。时孔子弟子冉有仕于季氏,孔子责之。冉有曰:“今夫颛臾固而近季氏之邑,今不取,恐为子孙之忧。”孔子曰:“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也。”且北狄尚强,而屯田警备传闻之事,恒多失实。《公羊传》曰:“见者异辞,闻者异辞,传闻者异辞。”诚能举天下之半以灭大寇,岂非至愿;苟非其时,不如息人。”自是诸将莫敢复言兵事者。

  宫永平元年卒,谥曰愍侯。子信嗣。信卒,子震嗣。震卒,子松嗣。元初四年,与母别居,国除。永宁元年,邓太后绍封松弟由为朗陵侯。

  论曰:中兴之业,诚艰难也。然敌无秦、项之强,人资附汉之思,虽怀玺纡绂,跨陵州县,玺,解见光武纪。《白虎通》曰:“天子朱绂,诸侯赤绂,上广一尺,下广二尺,法天一地二也,长三尺,法天地人也。”董巴《舆服志》曰:“古者上下皆有绂,所以殊贵贱也。自五霸递兴,以绂非兵服,于是去绂也。”殊名诡号,千队为群,尚未足以为比功上烈也。至于山西既定,威临天下,谓诛隗嚣、公孙述。戎羯丧其精胆,群帅贾其余壮,羯本匈奴别部,分散居于上党、武乡、羯室,因号羯胡。此总谓戎夷耳,不指于羯也。《左传》曰:“欲勇者,贾余余勇。”斯诚雄心尚武之几,先志玩兵之日。几,会也。玩,习也。先志者,乘胜之志也。臧宫、马武之徒,抚鸣剑而抵掌,志驰于伊吾之北矣。屈原曰:“抚长剑兮玉珥。”曹植《结交篇》曰:“利剑鸣手中。”《说文》曰:“抵,侧击也。”光武审《黄石》,存包桑,《周易·否卦·九五》曰:“其亡其亡,系于包桑。”言圣人居天位,不可以安,常自危惧,乃是系于包桑也。包,本也,系于桑本,言其固也。闭玉门以谢西域之质,卑词币以礼匈奴之使,西域传曰,建武二十一年,西域十八国俱遣子弟入侍,天子以中国初定,皆还其侍子。《匈奴传》曰,建武二十八年,匈奴遣使诣阙贡马及裘,乞和亲。帝报曰:“单于国内虚耗,贡物裁以通礼,何必马裘?今赠缯五百匹,斩马剑一。”是卑辞币礼也。其意防盖已弘深。岂其颠沛平城之围,忍伤黥王之陈乎?平城,县名,今云州定襄县。高祖七年,击韩王信,至平城,被匈奴围,七日乃解。十二年,高祖亲击淮南王黥布,在陈为流矢所中。颠沛,狼狈也,颠音丁千反。

  赞曰:吴公鸷强,实为龙骧。《战国策》曰:“廉颇为人,勇鸷而爱士。白起视瞻不转者,执志强也。”骧,举也。若龙之举,言其威盛。邹阳曰:“神龙骧首奋翼,则浮云出流。”电埽群孽,风行巴、梁。虎牙猛力,功立睢阳。宫、俊休休,是亦鹰扬。《诗》曰:“良士休休。”又曰:“惟师尚父,时惟鹰扬。”

查看目录 >> 《后汉书 李贤注》


国学迷 [同治]江山縣志十二卷首一卷末一卷 閩詩錄甲集六卷乙集四卷丙集二十三卷丁集一卷戊集七卷 臨川夢二卷 脈經十卷 皇朝通志一百二十六卷 同治宿遷縣志十九卷 臨證指南十卷續四卷 雨花臺傳奇二卷 陵陽先生詩四卷 紅豆樹館詩鈔十四卷 參兩通極六卷首一卷 繡像三國演義續編十二卷 西湖遊覽志二十四卷志餘二十六卷 養知書屋文集二十八卷詩集十五卷 增像第六才子書五卷首一卷 困學紀聞二十卷 世界地理志 王漁洋遺書三十八種二百六十卷 鳴鳳記四十一卷 居鄛詩徵十卷 妙法蓮華經七卷 群經義證八卷 奇觚室吉金文述二十卷 荒政輯要九卷首一卷 四聲切韻表一卷音學辨微一卷 思痛記二卷 本草萬方鍼線八卷 花間集十卷 西學書目表三卷附一卷讀西學書法一卷 佛說高王觀世音經 虎門炮臺圖說一卷 石經考文提要十三卷 張仲景傷寒論原文淺註六卷 魏書一百十四卷 汀南厪存集四卷 尚論持平二卷 春秋左傳類解二十卷地譜世系一卷 晉陽明備錄 植物名實圖考三十八卷 霍亂新論不分卷 西漢遺文十卷 連筠簃叢書 附釋音周禮注疏四十二卷校勘記四十二卷 飲膳正要三卷 曾文正公批牘六卷 司法統計表式解說二卷 薩爾圖氏家乘二卷 傷寒舌鑑一卷 楚辭集解十五卷大序一卷小序一卷蒙引二卷考異一卷 余忠宣公青陽山房集五卷 河嶽英靈集二卷 錢氏家集九種 續會稽掇英集五卷 京師地名對二卷 四書待問二十二卷 爾爾書屋詩草四卷 學春秋隨筆十卷 敦艮吉齋詩存二卷補遺一卷 隨園瑣記二卷 金蘭隨筆不分卷 徐文長故事外集_林蘭上海北新書局.djvu 貪嘴的婦人_林蘭北新書店上海.djvu 新仔婿的故事_林蘭北新書局上海.djvu 民間佳話_劉雪松國光書店.djvu 故事的罈子_劉大白黎明書局上海.djvu 民間傳說_綠荷大眾書局上海.djvu 天下第一家_馬烽呂梁文化教育出版社.djvu 粵南民間故事集_梅覺女士出版合作社上海.djvu 中國民間故事_喬秉黎.djvu 中國民間趣事集第二卷_清野兒童書局上海.djvu 民間慘事_沈楨國光書店上海.djvu 四十五里鍾_大東書局上海.djvu 民間故事第四集_王忱石經緯書局上海.djvu 民間傳說_王顯恩廣益書局.djvu 民間故事_唐次顏廣益書局.djvu 民間故事_吳若華廣益書局上海.djvu 民間故事三_唐次顏廣益書局上海.djvu 民間故事第一集_葦雨蘋廣益書局上海.djvu 海外傳說集_謝六逸上海世界書局.djvu 玉龍舊話_趙銀棠.djvu 滑稽故事_郭無僧經緯書局.djvu 笑笑錄_競智圖書館上海.djvu 摩登笑話_崔冰冷交通書局上海.djvu 閒中話第一集上冊_國華書局上海.djvu 閒中話_拾遺室主人國華書店上海.djvu 笑林一千種_唐真如真如編譯社上海.djvu 河南謎語_白啟明國立中山大學售書處廣州.djvu 新編謎語五百則_火啟明上海.djvu 中國寓言讀本第一冊_曹鵠雛世界書局上海.djvu 中國寓言讀本_曹鵠雛世界書局上海.djvu 我是這樣生活的_黃鴻光學生文叢社香港.djvu 托爾斯泰寓言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托爾斯泰寓言下冊_唐小圃商務印書館.djvu 巴西童話_徐應昶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俄國童話第一冊_唐小圃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俄國童話第二冊_唐小圃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中國故事二_王雲五,徐應昶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中國故事三_王雲五,徐應昶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遠北童話_王雲五,徐應昶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格蘭姆童話一_王雲五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格蘭姆童話二_王雲五,徐應昶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格蘭姆童話三_王雲五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格蘭姆童話四_王雲五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中國童話_呂伯攸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中國童話一_呂伯攸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中國童話四_呂伯攸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中國童話三_呂伯攸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兒童歌謠_馬客談商務印書館.djvu 希臘神話_王雲五,徐應昶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中國神話_胡懷琛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字謎_趙景源,徐子長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印度寓言_張學明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印度神話_王煥章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英國童話_殷佩斯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印度童話_萬邦懷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童謠_朱天民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格列姆童話集_趙景深崇文書局上海.djvu 少年文選_賈英樂華圖書公司上海.djvu 有了她_胡悲人光華書店大連.djvu 潮屬兒歌_徐志庵文明商務書局汕頭.djvu 春明兒歌集_趙煥筠上海幼稚園上海.djvu 各省童謠集_朱天民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孩子們的歌聲_黃詔年國立中山大學語言歷史學研究所.djvu 兒童詩歌一_王人路大眾書局上海.djvu 兒童詩歌二_王人路大眾書局上海.djvu 兒童詩歌三_王人路大眾書局上海.djvu 兒童詩歌四_王人路大眾書局上海.djvu 兒童詩歌五_王人路大眾書局上海.djvu 兒童詩歌六_王人路大眾書局上海.djvu 兒童詩歌七_王人路大眾書局上海.djvu 民歌四十首_沈為芳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小小畫家_黎錦暉中華書局上海.djvu 兒童史劇_張匡,周閬風新中國書局上海.djvu 新兒童劇集_東北兒童社東北書店佳木斯.djvu 樂園的創造_溫濤文化供應社香港.djvu 母親的故事_劉粹微兒童書局上海.djvu 一個苦兒努力記_朱平君國光書店上海.djvu 一隻胳臂的孩子_藍柯東北書店佳木斯.djvu 睡美人_石磷啟文印刷所牡丹江.djvu 去國_冰心北新書局上海.djvu 革命少年之家_范政東北書店長春.djvu 黃金球_韓侍珩大東書局上海.djvu 勇敢少年_林俊千正氣書局上海.djvu 兒童神仙故事_徐學文兒童書局上海.djvu 古代英雄的石像_葉紹鈞開明書店上海.djvu 貓的故事_北新書局上海.djvu 萬里尋母_趙景源,趙白山,宗亮寰,沈秉廉基本書局.djvu 風_韋息予,孫伯才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劉志丹的故事_董均倫天下圖書公司.djvu 劉志丹_董均倫東北書店哈爾濱.djvu 岳飛_孫毓修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鄭成功_章衣萍兒童書局上海.djvu 中國成語故事集.djvu 馬援_孫毓修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司馬光_孫毓修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古文今譯中國故事一_王治心廣學會上海.djvu 古文今譯中國故事二_王治心廣學會上海.djvu 古文今譯中國故事三_王治心廣學會上海.djvu 古文今譯中國故事四_王治心廣學會上海.djvu 中國故事_魏壽鏞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寧波的民族英雄_楊靜桃江小學鄞縣.djvu 明與暗_楊汁友誼書局成都.djvu 俠義的故事_施瑛世界書局.djvu 西湖八小孩_白動生兒童書局上海.djvu 看風這樣說_仇重華華書店上海.djvu 魚的成語故事_張若虛兒童書局上海.djvu 花草的成語故事_張若虛兒童書局上海.djvu 蟲的成語故事_張若虛兒童書局上海.djvu 鳥的成語故事_張若虛兒童書局上海.djvu 水的成語故事_張若虛兒童書局上海.djvu 笨人的故事_郭無僧經緯書局上海.djvu 絕妙故事_郭無僧經緯書局上海.djvu 巧女故事_郭無僧經緯書局上海.djvu 頑童故事_郭無僧經緯書局上海.djvu 兒童音樂故事_宋壽昌,胡懷琛正中書局.djvu 小米鼠_加因中原出版社.djvu 少年們的一天_開明少年社開明書店上海.djvu 鬼話_徐晉黃一德兒童書局上海.djvu 兒童山海經_綠荷大眾書局上海.djvu 小面人求仙記_梅志三戶圖書社桂林.djvu 肤受之诉 肤诉 肥甘轻暖 肥轻 肥遁鸣高 肥马轻裘 肥? 肩墙 肩拍洪 肩拍洪崖 肯堂 肯构 肯构肯堂 肯綮 肱三折 肱股 肱被 育鞠 胆如斗 胆薪 背城一战 背奥媚灶 背水仗 背水战 背水阵 背痒仙爪爬 背碑覆局 背若芒刺 胜于蓝 胜似公荣 胜具 胜国 胜算 胞与 胠橐 胠笈 胠箧 胠箧儿 胡卢弃旧样 胡天胡帝 胡姬 胡威推缣 胡床乘兴 胡床兴 胡床明月 胡床月下 胡床清兴 胡床玩月 胡椒八百斛 胡琴击碎 胡琴捶碎 胡蝶梦 胡越同舟 胡钉铰 胤案萤 胤萤 胥怒 胥江万里涛 胥潮 胥目 胥门抉目 胥门浪 胥魂 胭脂井 胯下之负 胯下人 胯下耻 胯下蒲伏 胯下行 胯下走 胯下辱 胯夫 胶序 胶庠 胶折 胶柱 胶柱调瑟 胶漆 胶漆交 胶漆契 胶漆陈雷 胶瑟 胶续 胶舟 胶船 胶鬲之困 胶黉 胸中一壑 胸中云梦 胸中十万兵 胸中百万兵 胸中磈磊 胸中磊磈 胸中锦 胸中锦绣 胸号五车 胸无城府 胸无成竹 胸有城府 胸有成竹 胸有竹 能鸣雁 脂膏莫润 脊令 脊令原 脊令飞 脊伦 脍忆松江 脍炙 脍美菰香 脍莼香 脍鲈 脐噬 脐灯 脐燃郿坞 脐脂自照 脱剑 脱囊 脱巾漉酒 脱手弹丸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