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故事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后汉书 李贤注 >

卷十九 耿弇列传第九

卷十九 耿弇列传第九

  弟国 国子秉 秉弟夔 国弟子恭

  耿弇字伯昭,扶风茂陵人也。其先武帝时,以吏二千石自钜鹿徙焉。武帝时,徙吏二千石高赀富人及豪杰并兼之家于诸陵也。父况,字侠游,以明经为郎,与王莽从弟伋共学《老子》于安丘先生,嵇康《圣贤高士传》曰“安丘望之字仲都,京兆长陵人。少持《老子经》,恬净不求进宦,号曰安丘丈人。成帝闻,欲见之,望之辞不肯见,为巫医于人闲”也。后为朔调连率。王莽改上谷郡曰朔调,守曰连率。弇少好学,习父业。《袁山松书》曰:“弇少学《诗》、《礼》,明锐有权谋。”常见郡尉试骑士,建旗鼓,肄驰射,由是好将帅之事,《汉官仪》曰:“岁终郡试之时,讲武勒兵,因以校猎,简其材力也。”

  及王莽败,更始立,诸将略地者,前后多擅威权,辄改易守、令。况自以莽之所置,怀不自安。时弇年二十一,乃辞况奉奏诣更始,因赍贡献,以求自固之宜。及至宋子,会王郎诈称成帝子子舆,起兵邯郸,弇从吏孙仓、卫包于道共谋曰:“刘子舆成帝正统,舍此不归,远行安之?”弇按剑曰:“子舆弊贼,卒为降虏耳。我至长安,与国家陈渔阳、上谷兵马之用还出太原、代郡,反复数十日,归发突骑以辚乌合之众,辚,轹也,音力刃反。如摧枯折腐耳。观公等不识去就,族灭不久也。”仓、包不从,遂亡降王郎。

  弇道闻光武在卢奴,乃驰北上谒,光武留署门下吏。弇因说护军祐,求归发兵,以定邯郸。光武笑曰:“小儿曹乃有大意哉!”因数召见加恩慰。续汉书曰“弇还檄与况,陈上功德,自嫌年少,恐不见信,宜自来。况得檄立发,至昌平见上”也。弇因从光武北至蓟。闻邯郸兵方到,光武将欲南归,召官属计议。弇曰:“今兵从南来,不可南行。渔阳太守彭垄,公之邑人;宠,南阳宛人也。上谷太守,即弇父也。发此两郡,控弦万骑,邯郸不足虑也。”光武官属腹心皆不肯,曰:“死尚南首,柰何北行入囊中?”渔阳、上谷北接塞垣,至彼路穷,如入囊也。光武指弇曰:“是我北道主人也。”会蓟中乱,续汉书曰“弇归,主人食未已,蓟中扰乱,上驾出南城门,颇遮绝辎重,城中相掠。弇既与上相失,以马与城门亭长,乃得出”也。光武遂南驰,官属各分散。弇走昌平就况,昌平,县名,属上谷郡,今幽州县,故城在县东也。因说况使寇恂东约彭宠,各发突骑二千匹,步兵千人。弇与景丹、寇恂及渔阳兵合军而南,所过击斩王郎大将、九卿、校尉以下四百余级,得印绶百二十五,节二,斩首三万级,定涿郡、中山、钜鹿、清河、河闲凡二十二县,遂及光武于广阿。是时光武方攻王郎,传言二郡兵为邯郸来,众皆恐。既而悉诣营上谒。光武见弇等,说,曰:“当与渔阳、上谷士大夫共此大功。”乃皆以为偏将军,使还领其兵。加况大将军、兴义侯,得自置偏裨。弇等遂从拔邯郸。

  时更始征代郡太守赵永,而况劝永不应召,令诣于光武。光武遣永复郡。永北还,而代令张晔据城反畔,乃招迎匈奴、乌桓以为援助。光武以弇弟舒为复胡将军,使击晔,破之。永乃得复郡。时五校贼二十余万北寇上谷,况与舒连击破之,贼皆退走。

  更始见光武威声日盛,君臣疑虑,乃遣使立光武为萧王,令罢兵与诸将有功者还长安;遣苗曾为幽州牧,韦顺为上谷太守,蔡充为渔阳太守,并北之部。时光武居邯郸宫,昼卧温明殿。汉赵王如意之殿也,故基在今洺州邯郸县内。弇入造默下请闲,因说曰:“今更始失政,君臣淫乱,诸将擅命于畿内,贵戚纵横于都内。《更始传》曰:“李轶、朱鲔擅命山东,王匡、张卬横暴三辅。”天子之命,不出城门,所在牧守,辄自迁易,百姓不知所从,士人莫敢自安。虏掠财物,劫掠妇女,怀金玉者,至不生归。元元叩心,更思莽朝。又铜马、赤眉之属数十辈,辈数十百万,圣公不能办也。办犹成也,音蒲苋反。其败不久。公首事南阳,破百万之军;今定河北,据天府之地。《前书》曰:“关中所谓金城天府。”弇以河北富饶,故以喻焉。以义征伐,发号响应,天下可传檄而定。天下至重,不可令它姓得之。闻使者从西方来,欲罢兵,不可从也。今吏士死亡者多,弇愿归幽州,益发精兵,以集大计。”光武大说,续汉书曰:“光武初见弇言,起坐曰:‘卿失言,我斩卿!’弇曰:‘大王哀厚弇如父子,故披赤心为大王陈事。’上曰:‘我戏卿耳。’”乃拜弇为大将军,与吴汉北发幽州十郡兵。弇到上谷,收韦顺、蔡充斩之;汉亦诛苗曾。于是悉发幽州兵,引而南,从光武击破铜马、高湖、赤眉、青犊,又追尤来、大枪、五幡于元氏,弇常将精骑为军锋,辄破走之。光武乘胜战顺水上,虏危急,殊死战。时军士疲弊,遂大败奔还,壁范阳,数日乃振,壁谓筑垒壁也。贼亦退去,从追至容城、小广阳、安次,连战破之。容城,县名,属涿郡,故城在今易州乃县也。广阳国有广阳县,故曰小广阳,及安次,县名,并在今幽州也。光武还蓟,复遣弇与吴汉、景丹、盖延、祐、邳彤、耿纯、刘植、岑彭、祭遵、坚镡、王霸、陈俊、马武十三将军,追贼至潞东,及平谷,平谷,解见光武纪。再战,斩首万三千余级,遂穷追于右北平无终、土垠之闲,无终、土垠并县名,属右北平郡。无终故城在今渔阳县。土垠故城在今平州西南。垠音银。至俊靡而还。俊靡,县名,属右北平,故城在今渔阳县北。靡音麻。贼散入辽西、辽东,或为乌桓、貊人所钞击,略尽。

  光武即位,拜弇为建威大将军。与骠骑大将军景丹、强弩将军陈俊攻厌新贼于敖仓,皆破降之。建武二年,更封好畤侯。食好畤、美阳二县。三年,延岑自武关出攻南阳,下数城。穰人杜弘率其众以从岑。弇与岑等战于穰,大破之,斩首三千余级,生获其将士五千余人,得印绶三百。杜弘降,岑与数骑遁走东阳。

  弇从幸舂陵,因见自请北收上谷兵未发者,定彭垄于渔阳,取张丰于涿郡,还收富平、获索,东攻张步,以平齐地。帝壮其意,乃许之。四年,诏弇进攻渔阳,弇以父据上谷,本与彭宠同功,又兄弟无在京师者,自疑,不敢独进,上书求诣洛阳。诏报曰:“将军出身举宗为国,所向陷敌,功效尤著,何嫌何疑,而欲求征?且与王常共屯涿郡,勉思方略。”况闻弇求征,亦不自安,遣舒弟国入侍。帝善之,进封况为隃麋侯。隃麋,县名,属右扶风,故城在今陇州汧阳县东南。隃音逾。乃命弇与建义大将军祐、汉忠将军王常等击望都、故安西山贼十余营,皆破之。望都,县名,属中山国。尧母庆都山在南,故以名焉。故城在今定州唐县东北。故安,县名,故城在今易州易县东南。时征虏将军祭遵屯良乡,良乡,县名,属涿郡。骁骑将车刘喜屯阳乡,阳乡,县名,属涿郡,故城在今幽州故安县西北。以拒彭宠。宠遣弟纯将匈奴二千余骑,宠自引兵数万,分为两道以击遵、喜。胡骑经军都,军都,县,属广阳郡,有军都山,在西北,今幽州昌平县。舒袭破其众,斩匈奴两王,宠乃退走。况复与舒攻宠,取军都。五年,宠死,天子嘉况功,使光禄大夫持节迎况,《袁山松书》曰:“使光禄大夫樊宏诏况曰:‘惟况功大,不宜监察从事。边郡寒苦,不足久居。其诣行在所。’”赐甲第,奉朝请。封舒为牟平侯。遣弇与吴汉击富平、获索贼于平原,大破之,降者四万余人。

  因诏弇进讨张步。弇悉收集降卒,结部曲,置将吏,率骑都尉刘歆、太山太守陈俊引兵而东,从朝阳桥济河以度。朝阳,县名,属济南郡,在朝水之阳。今朝城在济水北,有漯河,在今齐州临济县东。张步闻之,乃使其大将军费邑军历下,历下城在今齐州历城县也。又分兵屯祝阿,祝阿,今齐州县也,故城在今山茌县东北。别于太山钟城列营数十以侍弇。弇度河先击祝阿,自旦攻城,日未中而拔之,故开围一角,令其众得奔归钟城。钟城人闻祝阿已溃,大恐惧,遂空壁亡去。费邑分遣弟敢守巨里。巨里,聚名也,一名巨合城,在今齐州全节县东南也。弇进兵先胁巨里,使多伐树木,扬言以填塞坑堑。数日,有降者言邑闻弇欲攻巨里,谋来救之。弇乃严令军中趣修攻具,宣来诸部,后三日当悉力攻巨里城。阴缓生口,令得亡归。归者以弇期告邑,邑至日果自将精兵三万余人来救之。弇喜,谓诸将曰:“吾所以修攻具者,欲诱致邑耳。今来,适其所求也。”即分三千人守巨里,自行精兵上冈阪,《尔雅》曰:“山脊曰冈,坡者曰阪。”乘高合战,大破之,临陈斩邑。既而收首级以示巨里城中,城中凶惧,凶,恐惧声,音呼勇反。费敢悉众亡归张步。弇复收其积聚,纵兵击诸未下者,平四十余营,遂定济南。

  时张步都剧,使其弟蓝将精兵二万守西安,西安,县名,属齐郡,故城今青州临淄县西北。诸郡太守合万余人守临淄,相去四十里。弇进军画中,画中,邑名也。画音胡麦反。故城在今西安城东南。有澅水,因名焉。居二城之闲。弇视西安城小而坚,且蓝兵又精,临淄名虽大而实易攻,乃来诸校会,会犹集也。后五日攻西安。蓝闻之,晨夜儆守。至期夜半,弇来诸将皆蓐食,《前书·音义》曰:“未起而床蓐中食也。”会明至临淄城。护军荀梁等争之,以为宜速攻西安。弇曰:“不然。西安闻吾欲攻之,日夜为备;临淄出不意而至,必惊扰,吾攻之一日必拔。拔临淄即西安孤,张蓝与步隔绝,必复亡去,所谓击一而得二者也。若先攻西安,不卒下,顿兵坚城,死伤必多。纵能拔之,蓝引军还奔临淄,并兵合埶,观人虚实,吾深入敌地,后无转输,旬日之闲,不战而困。诸君之言,未见其宜。”遂攻临淄,半日拔之,入据其城。张蓝闻之大惧,遂将其众亡归剧。

  弇乃令军中无得妄掠剧下,须张步至乃取之,以激怒步。步闻大笑曰:“以尤来、大彤十余万众,吾皆即其营而破之。今大耿兵少于彼,弇,况之长子,故呼为大耿。又皆疲劳,何足惧乎!”乃与三弟蓝、弘、寿及故大彤渠帅重异等兵重,姓;异,名。号二十万,至临淄大城东,将攻弇。《袁山松书》曰“弇上书曰:‘臣据临淄,深堑高垒,张步从剧县来攻,疲劳饥渴。欲进,诱而攻之;欲去,随而击之。臣依营而战,精锐百倍,以逸待劳,以实击虚,旬日之闲,步首可获。’上是其计”也。弇先出淄水上,与重异遇,突骑欲纵,弇恐挫其锋,令步不敢进,故示弱以盛其气,乃引归小城,陈兵于内。伏琛《齐地记》曰:“小城内有汉景王祠。”步气盛,直攻弇营,与刘歆等合战,弇升王宫坏台望之,临淄本齐国所都,即齐王宫,中有坏台也。《东观记》作“环台”。视歆等锋交,乃自引精兵以横突步陈于东城下,大破之。飞矢中弇股,以佩刀截之,左右无知者。至暮罢。弇明旦复勒兵出。是时帝在鲁,闻弇为步所攻,自往救之,未至。陈俊谓弇曰:“剧虏兵盛,可且闭营休士,以须上来。”弇曰:“乘舆且到,臣子当击牛酾酒以待百官,反欲以贼虏遗君父邪?”乃出兵大战,自旦及昏,复大破之,杀伤无数,城中沟堑皆满。弇知步困将退,豫置左右翼为伏以待之。两旁伏兵,如鸟之翼。人定时,步果引去,伏兵起纵击,追至钜昧水上,钜昧,水名,一名巨洋水,在今青州寿光县西。八九十里僵尸相属,收得辎重二千余两。步还剧,兄弟各分兵散去。

  后数日,车驾至临淄自劳军,群臣大会。帝谓弇曰:“昔韩信破历下以开基,《前书》曰,齐屯兵于历下以备汉,信击破之。今将军攻祝阿以发迹,此皆齐之西界,功足相方。而韩信袭击已降,《前书》曰,郦食其说齐王田广,广降之,乃与食其纵酒,罢守备。韩信闻齐已降,欲止,蒯通说信令击之。食其音异基也。将军独拔勍敌,其功乃难于信也。又田横亨郦生,及田横降,高帝诏卫尉不听为仇。《前书》曰,齐既破,横走居海岛,高帝召之。横曰:“臣亨陛下之使郦食其,今闻其弟商为卫尉,臣恐惧,不敢奉诏。”高帝诏郦商曰:“横即至,敢动者族之。”张步前亦杀伏隆,若步来归命,吾当诏大司徒释其怨,大司徒伏湛,即隆之父。又事尤相类也。将军前在南阳建此大策,谓弇从帝幸舂陵时,请收上谷兵定彭宠,取张丰,平张步等。常以为落落难合,落落犹疏阔也。有志者事竟成也!”弇因复追步,步奔平寿,平寿,县名,属北海郡,故城在今青州北海县。乃肉袒负斧锧于军门。锧,鍖也。示必死。鍖音竹林反。弇传步诣行在所,而勒兵入据其城。树十二郡旗鼓,《东观记》曰:“弇凡平城阳、琅邪、高密、胶东、东莱、北海、齐、千乘、济南、平原、泰山、临淄等郡。”令步兵各以郡人诣旗下,众尚十余万,辎重七千余两,皆罢遣归乡里。弇复引兵至城阳,降五校余党,祝阿余党也。齐地悉平。振旅还京师。

  六年,西拒隗嚣,屯兵于漆。漆,县名,属右扶风,故城在今豳州新平县也,漆水在西。八年,从上陇。明年,与中郎将来歙分部徇安定、北地诸营保,皆下之。

  弇凡所平郡四十六,屠城三百,未尝挫折。

  十二年,况疾病,乘舆数自临幸。复以国弟广、举并为中郎将。弇兄弟六人皆垂青紫,省侍医药,当代以为荣。及况卒,谥烈侯,少子霸袭况爵。

  十三年,增弇户邑,上大将军印绶,上音时掌反。罢,以列侯奉朝请。每有四方异议,辄召入问筹策。年五十六,永平元年卒,谥曰愍侯。

  子忠嗣。忠以骑都尉击匈奴于天山,有功。忠卒,子冯嗣。冯卒,子良嗣,一名无禁。延光中,尚安帝妹濮阳长公主,位至侍中。良卒,子协嗣。

  隃麋侯霸卒,子文金嗣。文金卒,子喜嗣。喜卒,子显嗣,为羽林左监。显卒,子援嗣。尚桓帝妹长社公主,为河东太守。后曹操诛耿氏,唯援孙弘存焉。《决录注》云“援字伯绪,官至河东太守”也。

  牟平侯舒卒,子袭嗣。尚显宗女隆虑公主。袭卒,子宝嗣。

  宝女弟为清河孝王妃。及安帝立,尊孝王,母为孝德皇后,以妃为甘园大贵人。帝以宝元舅之重,使监羽林左骑,位至大将军。而附事内宠,与中常侍樊丰、帝乳母王圣等谮废皇太子为济阴王,及排陷太尉杨震,议者怨之。宝弟子承袭公主爵为林虑侯,林虑即上隆虑也,至此避殇帝讳改焉。位至侍中。安帝崩,阎太后以宝等阿附嬖幸,共为不道,策免宝及承,皆贬爵为亭侯,遣就国。宝于道自杀,国除。《决录注》曰:“宝字君达。”大贵人数为耿氏请,阳嘉三年,顺帝遂绍封宝子箕牟平侯,为侍中。以恒为阳亭侯,承为羽林中郎将。其后贵人薨,大将军梁冀从承求贵人珍玩,不能得,冀怒,风有司奏夺其封。承惶恐,遂亡匿于穰。数年,冀推迹得之,乃并族其家十余人。

  论曰:淮阴廷论项王,审料成埶,则知高祖之庙胜矣。淮阴侯韩信也。史记韩信说高祖曰:“项王特匹夫之勇,妇人之仁也。名虽霸,实失天下心。今大王入关,秋豪无所取,秦人无不欲得大王王秦者。今大王举而东,三秦可传檄而定。”于是汉王举兵定三秦。庙胜谓谋兵于庙而胜敌。耿弇决策河北,定计南阳,亦见光武之业成矣。然弇自克拔全齐,而无复尺寸功。夫岂不怀?怀,思也。言岂不思重立大功乎。将时之度数,不足以相容乎?三世为将,道家所忌,史记曰,秦使王翦之孙王离击赵。或曰:“王离秦之名将,举之必矣。”客曰:“不然。夫将三代必败,以其杀伐多也,其后受其不祥。”而耿氏累叶以功名自终。将其用兵欲以杀止杀乎?何其独能隆也!

  国字叔虑,《东观记》“虑”作“宪”。建武四年初入侍,光武拜为黄门侍郎,应对左右,帝以为能,迁射声校尉。七年,射声官罢,拜驸马都尉。父况卒,国于次当嗣,上疏以先侯爱少子霸,固自陈让,有诏许焉。后历顿丘、阳翟、上蔡令,所在吏人称之。征为五官中郎将。

  是时乌桓、鲜卑屡寇外境,国素有筹策,数言边事,帝器之。及匈奴薁鞬日逐王比自立为呼韩邪单于,款塞称藩,愿捍御北虏。事下公卿。议者皆以为天下初定,中国空虚,夷狄情伪难知,不可许。国独曰:“臣以为宜如孝宣故事受之,宣帝甘露二年,呼韩邪单于款塞请朝。帝发所过郡二千骑迎之,宠以殊礼,位在诸侯王上,赞谒称臣而不名。令东捍鲜卑,北拒匈奴,率厉四夷,完复边郡,使塞下无晏开之警,晏,晚也。有警急则开门晚也。万世安宁之策也。”帝从其议,遂立比为南单于。由是乌桓、鲜卑保塞自守,北虏远遁,中国少事。二十七年,代冯勤为大司农。又上言宜置度辽将军,左右校尉,屯五原以防逃亡。永平元年卒官。显宗追思国言,后遂置度辽将军,左右校尉,如其议焉。

  国二子:秉,夔。

  秉字伯初,有伟体,腰带八围。博通书记,能说《司马兵法》,尤好将帅之略。以父任为郎,数上言兵事。常以中国虚费,边陲不宁,其患专在匈奴。以战去战,盛王之道。显宗既有志北伐,阴然其言。永平中,召诣省闼,问前后所上便宜方略,拜谒者仆射,遂见亲幸。每公卿会议,常引秉上殿,访以边事,多简帝心。

  十五年,拜驸马都尉。十六年,以骑都尉秦彭为副,与奉车都尉窦固等俱伐北匈奴。虏皆奔走,不战而还。

  十七年夏,诏秉与固合兵万四千骑,复出白山击车师。车师有后王、前王,前王即后王之子,其廷相去五百余里。固以后王道远,山谷深,士卒寒苦,欲攻前王。秉议先赴后王,以为并力根本,则前王自服。固计未决。秉奋身而起曰:“请行前。”乃上马,引兵北入,众军不得已,遂进。并纵兵抄掠,斩首数千级,收马牛十余万头。后王安得震怖,从数百骑出迎秉。而固司马苏安欲全功归固,即驰谓安得曰:“汉贵将独有奉车都尉,天子姊婿,固尚光武女涅阳公主,明帝姊也。爵为通侯,当先降之。”安得乃还,更令其诸将迎秉。秉大怒,被甲上马,麾其精骑径造固壁。言曰:“车师王降,讫今不至,请往枭其首。”固大惊曰:“且止,将败事!”秉厉声曰:“受降如受敌。”遂驰赴之。安得惶恐,走出门,脱帽抱马足降。《东观记》曰“脱帽趋抱马蹄”也。秉将以诣固。其前王亦归命,遂定车师而还。

  明年秋,肃宗即位,拜秉征西将军。遣案行凉州边境,劳赐保塞羌胡,进屯酒泉,救戊己校尉。

  建初元年,拜度辽将军。视事七年,匈奴怀其恩信。征为执金吾,甚见亲重。帝每巡郡国及幸宫观,秉常领禁兵宿卫左右。除三子为郎。章和二年,复拜征西将军,副车骑将军窦宪击北匈奴,大破之。事并见《宪传》。封秉美阳侯。食邑三千户。

  秉性勇壮而简易于事,军行常自被甲在前,休止不结营部,然远斥候,明要誓,有警,军陈立成,士卒皆乐为死。永元二年,代桓虞为光禄勋。明年夏卒,时年五十余。赐以朱棺、玉衣,将作大匠穿冢,假鼓吹,五营骑士三百余人送葬。谥曰桓侯。匈奴闻秉卒,举国号哭,或至梨面流血。梨即“剺”字,古通用也,剺,割也,音力私反。

  长子冲嗣。及窦宪败,以秉窦氏党,国除。冲官至汉阳太守。

  曾孙纪,少有美名,辟公府,曹操甚敬异之,稍迁少府。纪以操将篡汉,建安二十三年,与大医令吉ぶ、“ぶ”或作“平”。丞相司直韦晃谋起兵诛操,不克,夷三族。于时衣冠盛门坐纪罹祸灭者众矣。

  夔字定公。少有气决。永元初,为车骑将军窦宪假司马,北击匈奴,转骑都尉。三年,宪复出河西,以夔为大将军左校尉。将精骑八百,出居延塞,直奔北单于廷,于金微山斩阏氏、名王已下五千余级,单于与数骑脱亡,尽获其匈奴珍宝财畜,去塞五千余里而还,自汉出师所未尝至也。乃封夔粟邑侯。粟邑,县名,属左冯翊,故城在今同州白水县西北。会北单于弟左鹿蠡王于除鞬自立为单于,众八部二万余人,来居蒲类海上,遣使款塞。以夔为中郎将,持节卫护之。及窦宪败,夔亦免官夺爵土。

  后复为长水校尉,拜五原太守,迁辽东太守。元兴元年,貊人寇郡界,夔追击,斩其渠帅。永初三年,南单于檀反畔,使夔率鲜卑及诸郡兵屯雁门,与车骑将军何熙共击之。熙推夔为先锋,而遣其司马耿溥、刘祉将二千人与夔俱进。到属国故城,单于遣薁鞬日逐王三千余人遮汉兵。夔自击其左,令鲜卑攻其右,虏遂败走,追斩千余级,杀其名王六人,获穹庐车重千余两,马畜生口甚众。鲜卑马多羸病,遂畔出塞。夔不能独进,以不穷追,左转云中太守,后迁行度辽将军事。

  夔勇而有气,数侵陵使匈奴中郎将郑戬。音翦。元初元年,坐征下狱,以减死论,笞二百。建光中,复拜度辽将军。时鲜卑攻杀云中太守成严,围乌桓校尉徐常于马城。马城,县名,属代郡,故城在今云州定襄县。秦始皇初筑城,辄崩坏,其后有马周章驰走,因随马迹起城,故以名焉。夔与幽州刺史庞参救之,追虏出塞而还。后坐法免,卒于家。

  恭字伯宗,国弟广之子也。少孤。慷慨多大略,有将帅才。永平十七年冬,骑都尉刘张出击车师,请恭为司马,与奉车都尉窦固及从弟驸马都尉秉破降之。始置西域都护、戊己校尉,乃以恭为戊己校尉,屯后王部金蒲城,金蒲城,车师后王庭也,今庭州蒲昌县城是也。谒者关宠为戊己校尉,屯前王柳中城,柳中,今西州县。屯各置数百人。恭至部,移檄乌孙,示汉威德,大昆弥已下皆欢喜,遣使献名马,及奉宣帝时所赐公主博具,武帝元封中,遣江都王建女细君为公主,嫁与乌孙昆莫,赐乘舆服御,官属侍御数百人,赠送甚盛,盖后宣帝赐以博具也。愿遣子入侍。恭乃发使赍金帛,迎其侍子。

  明年三月,北单于遣左鹿蠡王二万骑击车师。恭遣司马将兵三百人救之,道逢匈奴骑多,皆为所殁。匈奴遂破杀后王安得,而攻金蒲城。恭乘城搏战,以毒药傅矢。传语匈奴曰:“汉家箭神,其中疮者必有异。”因发强弩射之。虏中矢者,视创皆沸,遂大惊。会天暴风雨,随雨击之,杀伤甚众。匈奴震怖,相谓曰:“汉兵神,真可畏也!”遂解去。恭以疏勒城傍有涧水可固,五月,乃引兵据之。七月,匈奴复来攻恭,恭募先登数千人直驰之,胡骑散走,匈奴遂于城下拥绝涧水。恭于城中穿井十五丈不得水,吏士渴乏,笮马粪汁而饮之。笮谓压笮也。恭仰叹曰:“闻昔贰师将军拔佩刀刺山,飞泉涌出;贰师,大宛中城名,昔武帝时使李广利伐大宛,期至贰师城,因以为号也。今汉德神明,岂有穷哉。”乃整衣服向井再拜,为吏士祷。有顷,水泉奔出,众皆称万岁。乃令吏士扬水以示虏。《东观记》曰:“恭亲自挽笼,于是令士且勿饮,先和泥涂城,并扬示之。”虏出不意,以为神明,遂引去。

  时焉耆、龟兹攻殁都护陈睦,北虏亦围关宠于柳中。会显宗崩,救兵不至,车师复畔,与匈奴共攻恭。恭厉士众击走之。后王夫人先世汉人,常私以虏情告恭,又给以粮饷。数月,食尽穷困,乃煮铠弩,食其筋革。恭与士推诚同死生,故皆无二心,而稍稍死亡,余数十人。单于知恭已困,欲必降之。复遣使招恭曰:“若降者,当封为白屋王,妻以女子。”恭乃诱其使上城,手击杀之,炙诸城上。虏官属望见,号哭而去。单于大怒,更益兵围恭,不能下。

  初,关宠上书求救,时肃宗新即位,乃诏公卿会议。司空第五伦以为不宜救。司徒鲍昱议曰:“今使人于危难之地,急而弃之,外则纵蛮夷之暴,内则伤死难之臣。诚令权时后无边事可也,匈奴如复犯塞为寇,陛下将何以使将?又二部兵人裁各数十,二部谓关宠及恭也。匈奴围之,历旬不下,是其寡弱尽力之效也。可令敦煌、酒泉太守各将精骑二千,多其幡帜,倍道兼行,以赴其急。匈奴疲极之兵,必不敢当,四十日闲,足还入塞。”帝然之。乃遣征西将军耿秉屯酒泉,行太守事;遣秦彭与谒者王蒙、皇甫援发张掖、酒泉、敦煌三郡及鄯善兵,合七千余人,建初元年正月,会柳中击车师,攻交河城,《前书》曰:“车师前王居交河城,河水分流绕城下,故号交河,去长安八千一百五十里。”故城在今西州交河县也。斩首三千八百级,获生口三千余人,驼驴马牛羊三万七千头。北虏惊走,车师复降。《东观记》曰,车师太子比持訾降。

  会关宠已殁,蒙等闻之,便欲引兵还。先是恭遣军吏范羌至敦煌迎兵士寒服,羌因随王蒙军俱出塞。羌固请迎恭,诸将不敢前,乃分兵二千人与羌,从山北迎恭,遇大雪丈余,军仅能至。城中夜闻兵马声,以为虏来,大惊。羌乃遥呼曰:“我范羌也。汉遣军迎校尉耳。”城中皆称万岁。开门,共相持涕泣。明日,遂相随俱归。虏兵追之,且战且行。吏士素饥困,发疏勒时尚有二十六人,随路死没,三月至玉门,玉门,关名,属敦煌郡,在今沙州。臣贤案:酒泉郡又有玉门县,据《东观记》曰“至敦煌”,明即玉门关也。唯余十三人。衣屦穿决,形容枯槁。中郎将郑众为恭已下洗沐易衣冠。上疏曰:“耿恭以单兵固守孤城,当匈奴之冲,对数万之众,连月逾年,心力困尽。凿山为井,煮弩为粮,出于万死无一生之望。前后杀伤丑虏数千百计,卒全忠勇,不为大汉耻。恭之节义,古今未有。宜蒙显爵,以厉将帅。”及恭至雒阳,鲍昱奏恭节过苏武,宜蒙爵赏。于是拜为骑都尉,以恭司马石修为雒阳市丞,张封为雍营司马,军吏范羌为共丞,共,今卫州共城县。余九人皆补羽林。恭母先卒,及还,追行丧制,有诏使五官中郎将据《东观记》,马严。赍牛酒释服。夺情不令追服。

  明年,迁长水校尉。其秋,金城、陇西羌反。恭上疏言方略,诏召入问状。乃遣恭将五校士三千人,副车骑将军马防讨西羌。恭屯枹罕,数与羌接战。明年秋,烧当羌降,防还京师,恭留击诸未服者,首虏千余人,获牛羊四万余头,勒姐、姐音紫,又子也反。烧何羌等十三种数万人,皆诣恭降。初,恭出陇西,上言“故安丰侯窦融昔在西州,甚得羌胡腹心。今大鸿胪固,即其子孙。前击白山,功冠三军。宜奉大使,镇抚凉部。令车骑将军防屯军汉阳,以为威重”。由是大忤于防。忿恭荐窦固夺其权。及防还,监营谒者李谭承旨奏恭不忧军事,被诏怨望。坐征下狱,免官归本郡,卒于家。

  子溥,为京兆虎牙都尉。溥音普。《汉官仪》曰:“京兆虎牙都尉、扶风都尉比二千石。以凉州近羌,数犯三辅,将兵护园陵。”元初二年,击畔羌于丁奚城,军败,遂殁。诏拜溥子宏、哗并为郎。

  晔字季遇。顺帝初,为乌桓校尉。“遇”或为“过”。时鲜卑寇缘边,杀代郡太守。晔率乌桓及诸郡卒出塞讨击,大破之。鲜卑震怖,数万人诣辽东降。自后频出辄克获,威振北方。迁度辽将军。

  耿氏自中兴已后迄建安之末,大将军二人,将军九人,卿十三人,尚公主三人,列侯十九人,中郎将、护羌校尉及刺史、二千石数十百人,遂与汉兴衰云。

  论曰:余初读《苏武传》,感其茹毛穷海,不为大汉羞。苏武,武帝时使匈奴,匈奴乃幽囚武于大窖中,绝不饮食。天雨雪,武卧啮雪,与毡毛并咽之,数日不死,匈奴以为神。乃徙武北海上无人处,二十年乃还也。后览耿恭疏勒之事,喟然不觉涕之无从。嗟哉,义重于生,以至是乎!《孟子》曰:“生者我所欲,义者亦我所欲,二者不可俱,舍生而取义也。”昔曹子抗质于柯盟,曹子,鲁大夫曹刿也。一曰曹沬。史记曰,齐桓公与鲁庄公会于柯而盟,曹沬执匕首劫齐桓公曰:“齐强鲁弱,而大国侵鲁亦已甚矣。今城坏{猒/土}境,君其图之。”桓公乃尽还鲁之侵地,而与之盟。相如申威于河表,相如,解见《寇恂传》也。盖以决一旦之负,异乎百死之地也。以为二汉当疏高爵,宥十世。《左传》曰,晋范宣子之杀叔向之弟羊舌虎而囚叔向。于是祁奚闻之,见宣子曰“谋而鲜过,惠训不倦者,叔向有焉。犹将十世宥之,以劝能者”也。而苏君恩不及嗣,恭亦终填牢户。追诵龙蛇之章,以为叹息。史记曰,晋文公返国,赏从亡者。介之推不言禄,禄亦不及。县书宫门曰“龙欲上天,五蛇为辅。龙已升天,四蛇各入其宇。一蛇独怨,终不见处”也。

  赞曰:好畤经武,能画能兵。往收燕卒,来集汉营。请闲赵殿,酾酒齐城。况、舒率从,亦既有成。国图久策,分此凶狄。谓耿国议立日逐王为南单于,由是鲜卑保塞自守,北虏远遁也。秉洽胡情,夔单虏迹。慊慊伯宗,枯泉飞液。

查看目录 >> 《后汉书 李贤注》


国学迷 朱元璋的反腐之路:女婿欧阳伦买卖茶叶被赐死 淞沪会战之谜:十九路军为何奇袭日军八九式战车 刘文岛:让狂人希特勒当众丑态百出的中国人 趣说红楼梦中的茶文化 爱茶人必看 苏轼《次韵周邠寄《雁荡山图》二首》古诗原文意思赏析 岳飞竟然惨遭第一任妻子抛弃?岳飞有几个妻子 学者佐证:诸葛亮和刘备合谋害张飞? 揭秘皇家陵寝“旁行三百丈”遗体诅咒之谜! 唐僧取经81难:为何大多都是神仙部下在捣鬼? 明武宗朱厚照对待贪官的态度有多荒唐? 历史上真实的刘邦 刘邦是英雄吗 致命魅惑的美女:五件事令北齐后主身死国灭 刘备被称为英雄 可吕布为何被骂做三姓家奴 息夫人是谁 息夫人是怎样的人最后她是怎么死的 揭秘:为什么说做中国皇帝兴趣广泛是一件坏事? 万历皇帝宠幸了宫女 竟然是这样的结局? 光绪老师考场吃人参中状元 曾国藩曾被室友欺负 揭秘:明朝第一巨富沈万三究竟是不是明朝人? 蜀汉名将赵云:赵云七进七出长坂坡的真相揭秘 义渠王和宣太后是什么关系 义渠王有孩子吗 揭秘关羽身世之谜:关羽也是官二代! 苗族特俗小吃是什么? 苗族酸辣口味的小吃 1937年山西一村长带头迎接日军进城的恐怖后果 揭秘:神秘的明朝的中央情报局机构锦衣卫 杨贵妃是如何与情敌江采苹斗诗争皇宠的? 宋真宗天书之谜:降下天书是造假还是真实发生? 揭秘唐朝宰相郑畋跌宕起伏大起大落的一生 揭秘:唐朝美女步飞烟与邻居偷情竟被活活打死 水浒传背后的故事:后四十回竟然是施耐庵写的 北宋文学家苏东坡之妹苏小妹的人物评价如何 军统头子戴笠死亡之谜:和川岛芳子有什么关系? 高览简介 袁绍手下大将高览怎么死的? 太平公主和上官婉儿竟为一男人反目成仇 泰戈尔当年代徐志摩向林徽因求婚!徐志摩与林徽因 逼曹操离婚的彪悍女人丁夫人:曹操的终生遗憾 胡亥死后谁继承的皇位?为何赵高不是下一任皇帝? 盘点中国著名的花痴皇帝 不爱江山偏爱美女 揭秘:窃国巨贼李园是如何窃取到楚国神器的? 故剑情深:他因怀恋爱妻而断送二百年江山 探索神秘的罗布泊地下洞穴之谜 宋美龄国外定居带九十九箱衣物:宋美龄有多少旗袍 在元朝为官不容易 监察严硬性规定多 努尔哈赤女儿哈达公主莽古济的生母是谁? 唐朝最悲情皇子 竟被自己亲兄弟害得惨死 四大美女之一的胖妹杨玉环缘何成功PK骨感情敌? 三国最无法解释的迷案:刘备为何派关羽反击曹军 黎元洪何以称誉民国官场?黎元洪是个什么样的人 揭秘:朱元璋为何要杀死蓝玉? 浙赣会战的发起原因:杜立特空袭东京后安全返回 17岁便统帅三军 敌人称他的军队为“阴兵” 阿昌族日常生活中都有什么禁忌 细数:古今战争史上十个真实的空城计大盘点 淝水之战:草木皆兵苻坚败 他献了什么奇计 让韩信不费一兵一卒收复燕国 二战隐情:日军为何坚持使用三八式步枪? 揭开:一个丑女子怎么会让诸葛亮忠贞不二 唐高祖李渊第十七女馆陶公主简介 馆陶公主丈夫是谁 解密:属于阉党的马士英为何会推荐阮大铖? 宫廷天价鸡蛋背后的猫腻 一枚鸡蛋要30两银子 他是李治的长子 靠装疯卖傻活着最后还是被毒杀了 可以和诸葛亮并称的名相吕端:赞“大事不糊涂” 秦武王怎么样 历史上的秦武王举鼎了吗 此人用一千人击溃诸葛亮三万大军 耶律燕的弟妹是谁?耶律燕弟妹完颜萍个人简介 慈禧狼狈的西逃:堂堂太后竟然扮成村姑以活命 名臣伍子胥、刺客专诸:原来都和古代的南京有关 蒋介石的五次围剿出动兵力220万杀了多少人? 马王堆墓中的房事秘术:中医界如获至宝 秦始皇留下的九大未解之谜 尸体是否完好? 古代时期为何没有那么多的剩女和光棍? 雍正文字狱第一案:年羹尧案是如何发生的? 乐毅怎么死的 战国名将乐毅的墓在哪里 令大清高官神魂颠倒的妖女阿扣到底有什么魔力? 朱温重用敬翔得以保存国家 其儿子疏远他而亡国 汉朝老人待遇最好:年过70可享受“处级”待遇 封神榜中火灵圣母法力高强最后被谁打败的 彝族撒尼村寨的密枝节是什么样的节日 《鹿鼎记》独臂神尼原型:明朝末代长平公主 历史上朱厚照与夏皇后的感情到底如何? 亡国后这位太后拉着皇后开了妓院生意火爆 万历年间的抗日援朝之战 谁才是真正的获益者? 诸葛亮捏造了小乔与曹操绯闻? 遗憾!细数那些年刘备错过的良才们 悲惨收场的党项人:西夏王朝为何无法步写入正史 项伯简介 项伯为何给张良报信 项伯是怎么死的 西汉初丞相张苍:一个文职出身的官员 揭秘高阳公主与辩机和尚偷情时驸马竟亲自放哨? 唐太宗并非孝子:昭陵并未获得“薄葬” 褒姒简介 周幽王的爱妃褒姒是怎么死的 揭秘清朝公主想见驸马必须要管家婆批准 孔明借东风可能是骗局!孙吴火攻根本无需东风 南平现400年前刊刻建本 曾是明代流行书籍 明世宗为何二十年不上朝还被称为明朝第一明君 福康安的妻子是谁 历史上福康安怎么死的 丑女左芬:中国首位“小秘”靠什么傍上晋武帝? 揭秘乱世英雄张辽的成名之战是什么? 国人何时开始称呼印度人为“印度阿三”呢 探秘刘邦在位时为什么有许多功臣造反? 咸丰怎么死的:咸丰帝暴毙是因为服用壮阳药? 清代皇帝是怎么称自己的 原来并不一直只自称朕 式古訓齋文集二卷外集一卷 洪北江全集二百二十二卷 東溟文集六卷外集四卷 聽松濤館文鈔二十八卷 國朝稗乘三種三卷 劉文清公遺集十七卷應制詩集三卷 賜姓始末一卷 昌黎先生集四十卷外集十卷遺集一卷 南菁書院叢書八集四十一種一百四十五卷 大六壬指南五卷 [光緒]佛坪廳志二卷首一卷 新刻張太岳先生詩文集四十七卷 [湖南平江、瀏陽]鍾氏族譜 慈悲道場懴法十卷 燕榻集一卷 金詩選四卷 蘇沈内翰良方十卷 大齊天統造像題記統帖 痘疹金鏡録四卷 退菴隨筆二十二卷 隨山館全集三十二卷 大清光緒四年歲次戊寅時憲書 繡像南北宋志傳 重刊武經七書彚解七卷首一卷末一卷 [乾隆]歷城縣志五十卷首一卷 [湖南湘鄉]湘鄉淩氏三修族譜十一卷首二卷末二卷 燕泉何先生遺稿十卷 衍元海鑒經算十一種十五卷經算二種二卷 東華錄四百二十五卷 春融堂集六十八卷 聊齋先生文集二卷 清獻堂集十卷 梅莊圍譜 [江蘇無錫]方氏宗譜十五卷 古今醫鑒十六卷 玉紅草堂詩文十六卷 蠻書十卷 [康熙]鄜州志八卷 時事新論十二卷 霍亂新論不分卷 南軒文集四十四卷論語解十卷孟子說七卷 文史通義八卷校讎通義三卷 山谷集 西清古鑑四十卷附錢錄十六卷 格物測算八卷 說文聲類二卷 琉球百問不分卷 南疆繹史勘本五十八卷 六十種曲 楚辭□□卷 眼科要旨 聖諭廣訓不分卷 留讀齋詩集六卷末一卷 删補古今文致十卷 楞嚴指掌疏懸示一卷 復堂類集文四卷詩十一卷詞三卷日記八卷 國朝名人書劄二卷 學堂歌一卷 皇甫持正文集六卷補遺一卷 思庵先生題跋 皇明經世文編四十四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四十五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四十六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四十七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四十八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四十九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五十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五十一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五十二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五十三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五十四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五十五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五十六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五十七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五十八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五十九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六十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六十一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六十二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六十三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六十四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六十五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六十六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六十七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六十八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六十九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七十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七十一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七十二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七十三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七十四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七十五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七十六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七十七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七十八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七十九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八十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八十一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八十二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八十三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八十四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八十五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八十六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八十七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八十八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八十九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九十_陳子龍等輯_x2_71-72.djvu 皇明經世文編九十一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九十二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九十三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九十四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九十五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九十六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九十七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九十八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九十九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一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二_陳子龍等輯_x1_59.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三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四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五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六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七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八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九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十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十一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十二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十三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十四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十五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十六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十七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十八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十九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二十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二十一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二十二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二十三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二十四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二十五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二十六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二十七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二十八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二十九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三十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三十一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三十二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三十三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三十四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三十五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三十六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三十七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三十八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三十九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四十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四十一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四十二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四十三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四十四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四十五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四十六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四十七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四十八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四十九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五十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五十一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五十二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五十三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五十四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五十五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五十六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五十七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五十八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五十九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六十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六十一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六十二_陳子龍等輯.djvu 皇明經世文編一百六十三_陳子龍等輯.djvu 一箭之地 一篑之功 一簧两舌 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 一纸千金 一纸空文 一线之路 一统天下 一缕千钧 一缘一会 一而二,二而一 一而二,二而三 一聚枯骨 一肢半节 一脉同气 一脉相传 一脉相承 一脉相通 一脉香烟 一腔热血 一臂之力 一臧一否 一至于斯 一至于此 一般无二 一般见识 一节一行 一花独放 一苇可航 一草一木 一表人才 一表人材 一表人物 一表堂堂 一表非俗 一表非凡 一见了然 一见倾心 一见钟情 一览无余 一览无馀 一览而尽 一触即发 一触即溃 一言一行 一言不发 一言两语 一言丧邦 一言中的 一言为定 一言偾事 一言千金 一言半语 一言堂 一言定交 一言既出,如白染皂 一言立信 一言而定 一言而尽 一语中人 一语为重 一语双关 一语破的 一语道破 一诺无辞 一谷不升 一貌堂堂 一败如水 一资半级 一走了之 一跌不振 一路平安 一路神祇 一路货色 一路顺风 一路风尘 一路风清 一身两役 一轨同风 一轰而散 一辞同轨 一迎一和 一还一报 一迭连声 一部二十四史,不知从何说起 一酬一酢 一针一线 一针见血 一钱不名 一钱如命 一锤定音 一长一短 一长两短 一长二短 一门同气 一门心思 一闻千悟 一阶半级 一阶半职 一隅之地 一隅之见 一隅之说 一面之缘 一面之识 一面之词 一鞭先着 一顾千金 一饥两饱 一饭之先 一饮而尽 一马一鞍 一马平川 一马当先 一高二低 一鳞半爪 一鳞半甲 一鼓一板 一鼓而下 一鼻孔出气 一齐二整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