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后汉书 李贤注 >

卷十九 耿弇列传第九

卷十九 耿弇列传第九

  弟国 国子秉 秉弟夔 国弟子恭

  耿弇字伯昭,扶风茂陵人也。其先武帝时,以吏二千石自钜鹿徙焉。武帝时,徙吏二千石高赀富人及豪杰并兼之家于诸陵也。父况,字侠游,以明经为郎,与王莽从弟伋共学《老子》于安丘先生,嵇康《圣贤高士传》曰“安丘望之字仲都,京兆长陵人。少持《老子经》,恬净不求进宦,号曰安丘丈人。成帝闻,欲见之,望之辞不肯见,为巫医于人闲”也。后为朔调连率。王莽改上谷郡曰朔调,守曰连率。弇少好学,习父业。《袁山松书》曰:“弇少学《诗》、《礼》,明锐有权谋。”常见郡尉试骑士,建旗鼓,肄驰射,由是好将帅之事,《汉官仪》曰:“岁终郡试之时,讲武勒兵,因以校猎,简其材力也。”

  及王莽败,更始立,诸将略地者,前后多擅威权,辄改易守、令。况自以莽之所置,怀不自安。时弇年二十一,乃辞况奉奏诣更始,因赍贡献,以求自固之宜。及至宋子,会王郎诈称成帝子子舆,起兵邯郸,弇从吏孙仓、卫包于道共谋曰:“刘子舆成帝正统,舍此不归,远行安之?”弇按剑曰:“子舆弊贼,卒为降虏耳。我至长安,与国家陈渔阳、上谷兵马之用还出太原、代郡,反复数十日,归发突骑以辚乌合之众,辚,轹也,音力刃反。如摧枯折腐耳。观公等不识去就,族灭不久也。”仓、包不从,遂亡降王郎。

  弇道闻光武在卢奴,乃驰北上谒,光武留署门下吏。弇因说护军祐,求归发兵,以定邯郸。光武笑曰:“小儿曹乃有大意哉!”因数召见加恩慰。续汉书曰“弇还檄与况,陈上功德,自嫌年少,恐不见信,宜自来。况得檄立发,至昌平见上”也。弇因从光武北至蓟。闻邯郸兵方到,光武将欲南归,召官属计议。弇曰:“今兵从南来,不可南行。渔阳太守彭垄,公之邑人;宠,南阳宛人也。上谷太守,即弇父也。发此两郡,控弦万骑,邯郸不足虑也。”光武官属腹心皆不肯,曰:“死尚南首,柰何北行入囊中?”渔阳、上谷北接塞垣,至彼路穷,如入囊也。光武指弇曰:“是我北道主人也。”会蓟中乱,续汉书曰“弇归,主人食未已,蓟中扰乱,上驾出南城门,颇遮绝辎重,城中相掠。弇既与上相失,以马与城门亭长,乃得出”也。光武遂南驰,官属各分散。弇走昌平就况,昌平,县名,属上谷郡,今幽州县,故城在县东也。因说况使寇恂东约彭宠,各发突骑二千匹,步兵千人。弇与景丹、寇恂及渔阳兵合军而南,所过击斩王郎大将、九卿、校尉以下四百余级,得印绶百二十五,节二,斩首三万级,定涿郡、中山、钜鹿、清河、河闲凡二十二县,遂及光武于广阿。是时光武方攻王郎,传言二郡兵为邯郸来,众皆恐。既而悉诣营上谒。光武见弇等,说,曰:“当与渔阳、上谷士大夫共此大功。”乃皆以为偏将军,使还领其兵。加况大将军、兴义侯,得自置偏裨。弇等遂从拔邯郸。

  时更始征代郡太守赵永,而况劝永不应召,令诣于光武。光武遣永复郡。永北还,而代令张晔据城反畔,乃招迎匈奴、乌桓以为援助。光武以弇弟舒为复胡将军,使击晔,破之。永乃得复郡。时五校贼二十余万北寇上谷,况与舒连击破之,贼皆退走。

  更始见光武威声日盛,君臣疑虑,乃遣使立光武为萧王,令罢兵与诸将有功者还长安;遣苗曾为幽州牧,韦顺为上谷太守,蔡充为渔阳太守,并北之部。时光武居邯郸宫,昼卧温明殿。汉赵王如意之殿也,故基在今洺州邯郸县内。弇入造默下请闲,因说曰:“今更始失政,君臣淫乱,诸将擅命于畿内,贵戚纵横于都内。《更始传》曰:“李轶、朱鲔擅命山东,王匡、张卬横暴三辅。”天子之命,不出城门,所在牧守,辄自迁易,百姓不知所从,士人莫敢自安。虏掠财物,劫掠妇女,怀金玉者,至不生归。元元叩心,更思莽朝。又铜马、赤眉之属数十辈,辈数十百万,圣公不能办也。办犹成也,音蒲苋反。其败不久。公首事南阳,破百万之军;今定河北,据天府之地。《前书》曰:“关中所谓金城天府。”弇以河北富饶,故以喻焉。以义征伐,发号响应,天下可传檄而定。天下至重,不可令它姓得之。闻使者从西方来,欲罢兵,不可从也。今吏士死亡者多,弇愿归幽州,益发精兵,以集大计。”光武大说,续汉书曰:“光武初见弇言,起坐曰:‘卿失言,我斩卿!’弇曰:‘大王哀厚弇如父子,故披赤心为大王陈事。’上曰:‘我戏卿耳。’”乃拜弇为大将军,与吴汉北发幽州十郡兵。弇到上谷,收韦顺、蔡充斩之;汉亦诛苗曾。于是悉发幽州兵,引而南,从光武击破铜马、高湖、赤眉、青犊,又追尤来、大枪、五幡于元氏,弇常将精骑为军锋,辄破走之。光武乘胜战顺水上,虏危急,殊死战。时军士疲弊,遂大败奔还,壁范阳,数日乃振,壁谓筑垒壁也。贼亦退去,从追至容城、小广阳、安次,连战破之。容城,县名,属涿郡,故城在今易州乃县也。广阳国有广阳县,故曰小广阳,及安次,县名,并在今幽州也。光武还蓟,复遣弇与吴汉、景丹、盖延、祐、邳彤、耿纯、刘植、岑彭、祭遵、坚镡、王霸、陈俊、马武十三将军,追贼至潞东,及平谷,平谷,解见光武纪。再战,斩首万三千余级,遂穷追于右北平无终、土垠之闲,无终、土垠并县名,属右北平郡。无终故城在今渔阳县。土垠故城在今平州西南。垠音银。至俊靡而还。俊靡,县名,属右北平,故城在今渔阳县北。靡音麻。贼散入辽西、辽东,或为乌桓、貊人所钞击,略尽。

  光武即位,拜弇为建威大将军。与骠骑大将军景丹、强弩将军陈俊攻厌新贼于敖仓,皆破降之。建武二年,更封好畤侯。食好畤、美阳二县。三年,延岑自武关出攻南阳,下数城。穰人杜弘率其众以从岑。弇与岑等战于穰,大破之,斩首三千余级,生获其将士五千余人,得印绶三百。杜弘降,岑与数骑遁走东阳。

  弇从幸舂陵,因见自请北收上谷兵未发者,定彭垄于渔阳,取张丰于涿郡,还收富平、获索,东攻张步,以平齐地。帝壮其意,乃许之。四年,诏弇进攻渔阳,弇以父据上谷,本与彭宠同功,又兄弟无在京师者,自疑,不敢独进,上书求诣洛阳。诏报曰:“将军出身举宗为国,所向陷敌,功效尤著,何嫌何疑,而欲求征?且与王常共屯涿郡,勉思方略。”况闻弇求征,亦不自安,遣舒弟国入侍。帝善之,进封况为隃麋侯。隃麋,县名,属右扶风,故城在今陇州汧阳县东南。隃音逾。乃命弇与建义大将军祐、汉忠将军王常等击望都、故安西山贼十余营,皆破之。望都,县名,属中山国。尧母庆都山在南,故以名焉。故城在今定州唐县东北。故安,县名,故城在今易州易县东南。时征虏将军祭遵屯良乡,良乡,县名,属涿郡。骁骑将车刘喜屯阳乡,阳乡,县名,属涿郡,故城在今幽州故安县西北。以拒彭宠。宠遣弟纯将匈奴二千余骑,宠自引兵数万,分为两道以击遵、喜。胡骑经军都,军都,县,属广阳郡,有军都山,在西北,今幽州昌平县。舒袭破其众,斩匈奴两王,宠乃退走。况复与舒攻宠,取军都。五年,宠死,天子嘉况功,使光禄大夫持节迎况,《袁山松书》曰:“使光禄大夫樊宏诏况曰:‘惟况功大,不宜监察从事。边郡寒苦,不足久居。其诣行在所。’”赐甲第,奉朝请。封舒为牟平侯。遣弇与吴汉击富平、获索贼于平原,大破之,降者四万余人。

  因诏弇进讨张步。弇悉收集降卒,结部曲,置将吏,率骑都尉刘歆、太山太守陈俊引兵而东,从朝阳桥济河以度。朝阳,县名,属济南郡,在朝水之阳。今朝城在济水北,有漯河,在今齐州临济县东。张步闻之,乃使其大将军费邑军历下,历下城在今齐州历城县也。又分兵屯祝阿,祝阿,今齐州县也,故城在今山茌县东北。别于太山钟城列营数十以侍弇。弇度河先击祝阿,自旦攻城,日未中而拔之,故开围一角,令其众得奔归钟城。钟城人闻祝阿已溃,大恐惧,遂空壁亡去。费邑分遣弟敢守巨里。巨里,聚名也,一名巨合城,在今齐州全节县东南也。弇进兵先胁巨里,使多伐树木,扬言以填塞坑堑。数日,有降者言邑闻弇欲攻巨里,谋来救之。弇乃严令军中趣修攻具,宣来诸部,后三日当悉力攻巨里城。阴缓生口,令得亡归。归者以弇期告邑,邑至日果自将精兵三万余人来救之。弇喜,谓诸将曰:“吾所以修攻具者,欲诱致邑耳。今来,适其所求也。”即分三千人守巨里,自行精兵上冈阪,《尔雅》曰:“山脊曰冈,坡者曰阪。”乘高合战,大破之,临陈斩邑。既而收首级以示巨里城中,城中凶惧,凶,恐惧声,音呼勇反。费敢悉众亡归张步。弇复收其积聚,纵兵击诸未下者,平四十余营,遂定济南。

  时张步都剧,使其弟蓝将精兵二万守西安,西安,县名,属齐郡,故城今青州临淄县西北。诸郡太守合万余人守临淄,相去四十里。弇进军画中,画中,邑名也。画音胡麦反。故城在今西安城东南。有澅水,因名焉。居二城之闲。弇视西安城小而坚,且蓝兵又精,临淄名虽大而实易攻,乃来诸校会,会犹集也。后五日攻西安。蓝闻之,晨夜儆守。至期夜半,弇来诸将皆蓐食,《前书·音义》曰:“未起而床蓐中食也。”会明至临淄城。护军荀梁等争之,以为宜速攻西安。弇曰:“不然。西安闻吾欲攻之,日夜为备;临淄出不意而至,必惊扰,吾攻之一日必拔。拔临淄即西安孤,张蓝与步隔绝,必复亡去,所谓击一而得二者也。若先攻西安,不卒下,顿兵坚城,死伤必多。纵能拔之,蓝引军还奔临淄,并兵合埶,观人虚实,吾深入敌地,后无转输,旬日之闲,不战而困。诸君之言,未见其宜。”遂攻临淄,半日拔之,入据其城。张蓝闻之大惧,遂将其众亡归剧。

  弇乃令军中无得妄掠剧下,须张步至乃取之,以激怒步。步闻大笑曰:“以尤来、大彤十余万众,吾皆即其营而破之。今大耿兵少于彼,弇,况之长子,故呼为大耿。又皆疲劳,何足惧乎!”乃与三弟蓝、弘、寿及故大彤渠帅重异等兵重,姓;异,名。号二十万,至临淄大城东,将攻弇。《袁山松书》曰“弇上书曰:‘臣据临淄,深堑高垒,张步从剧县来攻,疲劳饥渴。欲进,诱而攻之;欲去,随而击之。臣依营而战,精锐百倍,以逸待劳,以实击虚,旬日之闲,步首可获。’上是其计”也。弇先出淄水上,与重异遇,突骑欲纵,弇恐挫其锋,令步不敢进,故示弱以盛其气,乃引归小城,陈兵于内。伏琛《齐地记》曰:“小城内有汉景王祠。”步气盛,直攻弇营,与刘歆等合战,弇升王宫坏台望之,临淄本齐国所都,即齐王宫,中有坏台也。《东观记》作“环台”。视歆等锋交,乃自引精兵以横突步陈于东城下,大破之。飞矢中弇股,以佩刀截之,左右无知者。至暮罢。弇明旦复勒兵出。是时帝在鲁,闻弇为步所攻,自往救之,未至。陈俊谓弇曰:“剧虏兵盛,可且闭营休士,以须上来。”弇曰:“乘舆且到,臣子当击牛酾酒以待百官,反欲以贼虏遗君父邪?”乃出兵大战,自旦及昏,复大破之,杀伤无数,城中沟堑皆满。弇知步困将退,豫置左右翼为伏以待之。两旁伏兵,如鸟之翼。人定时,步果引去,伏兵起纵击,追至钜昧水上,钜昧,水名,一名巨洋水,在今青州寿光县西。八九十里僵尸相属,收得辎重二千余两。步还剧,兄弟各分兵散去。

  后数日,车驾至临淄自劳军,群臣大会。帝谓弇曰:“昔韩信破历下以开基,《前书》曰,齐屯兵于历下以备汉,信击破之。今将军攻祝阿以发迹,此皆齐之西界,功足相方。而韩信袭击已降,《前书》曰,郦食其说齐王田广,广降之,乃与食其纵酒,罢守备。韩信闻齐已降,欲止,蒯通说信令击之。食其音异基也。将军独拔勍敌,其功乃难于信也。又田横亨郦生,及田横降,高帝诏卫尉不听为仇。《前书》曰,齐既破,横走居海岛,高帝召之。横曰:“臣亨陛下之使郦食其,今闻其弟商为卫尉,臣恐惧,不敢奉诏。”高帝诏郦商曰:“横即至,敢动者族之。”张步前亦杀伏隆,若步来归命,吾当诏大司徒释其怨,大司徒伏湛,即隆之父。又事尤相类也。将军前在南阳建此大策,谓弇从帝幸舂陵时,请收上谷兵定彭宠,取张丰,平张步等。常以为落落难合,落落犹疏阔也。有志者事竟成也!”弇因复追步,步奔平寿,平寿,县名,属北海郡,故城在今青州北海县。乃肉袒负斧锧于军门。锧,鍖也。示必死。鍖音竹林反。弇传步诣行在所,而勒兵入据其城。树十二郡旗鼓,《东观记》曰:“弇凡平城阳、琅邪、高密、胶东、东莱、北海、齐、千乘、济南、平原、泰山、临淄等郡。”令步兵各以郡人诣旗下,众尚十余万,辎重七千余两,皆罢遣归乡里。弇复引兵至城阳,降五校余党,祝阿余党也。齐地悉平。振旅还京师。

  六年,西拒隗嚣,屯兵于漆。漆,县名,属右扶风,故城在今豳州新平县也,漆水在西。八年,从上陇。明年,与中郎将来歙分部徇安定、北地诸营保,皆下之。

  弇凡所平郡四十六,屠城三百,未尝挫折。

  十二年,况疾病,乘舆数自临幸。复以国弟广、举并为中郎将。弇兄弟六人皆垂青紫,省侍医药,当代以为荣。及况卒,谥烈侯,少子霸袭况爵。

  十三年,增弇户邑,上大将军印绶,上音时掌反。罢,以列侯奉朝请。每有四方异议,辄召入问筹策。年五十六,永平元年卒,谥曰愍侯。

  子忠嗣。忠以骑都尉击匈奴于天山,有功。忠卒,子冯嗣。冯卒,子良嗣,一名无禁。延光中,尚安帝妹濮阳长公主,位至侍中。良卒,子协嗣。

  隃麋侯霸卒,子文金嗣。文金卒,子喜嗣。喜卒,子显嗣,为羽林左监。显卒,子援嗣。尚桓帝妹长社公主,为河东太守。后曹操诛耿氏,唯援孙弘存焉。《决录注》云“援字伯绪,官至河东太守”也。

  牟平侯舒卒,子袭嗣。尚显宗女隆虑公主。袭卒,子宝嗣。

  宝女弟为清河孝王妃。及安帝立,尊孝王,母为孝德皇后,以妃为甘园大贵人。帝以宝元舅之重,使监羽林左骑,位至大将军。而附事内宠,与中常侍樊丰、帝乳母王圣等谮废皇太子为济阴王,及排陷太尉杨震,议者怨之。宝弟子承袭公主爵为林虑侯,林虑即上隆虑也,至此避殇帝讳改焉。位至侍中。安帝崩,阎太后以宝等阿附嬖幸,共为不道,策免宝及承,皆贬爵为亭侯,遣就国。宝于道自杀,国除。《决录注》曰:“宝字君达。”大贵人数为耿氏请,阳嘉三年,顺帝遂绍封宝子箕牟平侯,为侍中。以恒为阳亭侯,承为羽林中郎将。其后贵人薨,大将军梁冀从承求贵人珍玩,不能得,冀怒,风有司奏夺其封。承惶恐,遂亡匿于穰。数年,冀推迹得之,乃并族其家十余人。

  论曰:淮阴廷论项王,审料成埶,则知高祖之庙胜矣。淮阴侯韩信也。史记韩信说高祖曰:“项王特匹夫之勇,妇人之仁也。名虽霸,实失天下心。今大王入关,秋豪无所取,秦人无不欲得大王王秦者。今大王举而东,三秦可传檄而定。”于是汉王举兵定三秦。庙胜谓谋兵于庙而胜敌。耿弇决策河北,定计南阳,亦见光武之业成矣。然弇自克拔全齐,而无复尺寸功。夫岂不怀?怀,思也。言岂不思重立大功乎。将时之度数,不足以相容乎?三世为将,道家所忌,史记曰,秦使王翦之孙王离击赵。或曰:“王离秦之名将,举之必矣。”客曰:“不然。夫将三代必败,以其杀伐多也,其后受其不祥。”而耿氏累叶以功名自终。将其用兵欲以杀止杀乎?何其独能隆也!

  国字叔虑,《东观记》“虑”作“宪”。建武四年初入侍,光武拜为黄门侍郎,应对左右,帝以为能,迁射声校尉。七年,射声官罢,拜驸马都尉。父况卒,国于次当嗣,上疏以先侯爱少子霸,固自陈让,有诏许焉。后历顿丘、阳翟、上蔡令,所在吏人称之。征为五官中郎将。

  是时乌桓、鲜卑屡寇外境,国素有筹策,数言边事,帝器之。及匈奴薁鞬日逐王比自立为呼韩邪单于,款塞称藩,愿捍御北虏。事下公卿。议者皆以为天下初定,中国空虚,夷狄情伪难知,不可许。国独曰:“臣以为宜如孝宣故事受之,宣帝甘露二年,呼韩邪单于款塞请朝。帝发所过郡二千骑迎之,宠以殊礼,位在诸侯王上,赞谒称臣而不名。令东捍鲜卑,北拒匈奴,率厉四夷,完复边郡,使塞下无晏开之警,晏,晚也。有警急则开门晚也。万世安宁之策也。”帝从其议,遂立比为南单于。由是乌桓、鲜卑保塞自守,北虏远遁,中国少事。二十七年,代冯勤为大司农。又上言宜置度辽将军,左右校尉,屯五原以防逃亡。永平元年卒官。显宗追思国言,后遂置度辽将军,左右校尉,如其议焉。

  国二子:秉,夔。

  秉字伯初,有伟体,腰带八围。博通书记,能说《司马兵法》,尤好将帅之略。以父任为郎,数上言兵事。常以中国虚费,边陲不宁,其患专在匈奴。以战去战,盛王之道。显宗既有志北伐,阴然其言。永平中,召诣省闼,问前后所上便宜方略,拜谒者仆射,遂见亲幸。每公卿会议,常引秉上殿,访以边事,多简帝心。

  十五年,拜驸马都尉。十六年,以骑都尉秦彭为副,与奉车都尉窦固等俱伐北匈奴。虏皆奔走,不战而还。

  十七年夏,诏秉与固合兵万四千骑,复出白山击车师。车师有后王、前王,前王即后王之子,其廷相去五百余里。固以后王道远,山谷深,士卒寒苦,欲攻前王。秉议先赴后王,以为并力根本,则前王自服。固计未决。秉奋身而起曰:“请行前。”乃上马,引兵北入,众军不得已,遂进。并纵兵抄掠,斩首数千级,收马牛十余万头。后王安得震怖,从数百骑出迎秉。而固司马苏安欲全功归固,即驰谓安得曰:“汉贵将独有奉车都尉,天子姊婿,固尚光武女涅阳公主,明帝姊也。爵为通侯,当先降之。”安得乃还,更令其诸将迎秉。秉大怒,被甲上马,麾其精骑径造固壁。言曰:“车师王降,讫今不至,请往枭其首。”固大惊曰:“且止,将败事!”秉厉声曰:“受降如受敌。”遂驰赴之。安得惶恐,走出门,脱帽抱马足降。《东观记》曰“脱帽趋抱马蹄”也。秉将以诣固。其前王亦归命,遂定车师而还。

  明年秋,肃宗即位,拜秉征西将军。遣案行凉州边境,劳赐保塞羌胡,进屯酒泉,救戊己校尉。

  建初元年,拜度辽将军。视事七年,匈奴怀其恩信。征为执金吾,甚见亲重。帝每巡郡国及幸宫观,秉常领禁兵宿卫左右。除三子为郎。章和二年,复拜征西将军,副车骑将军窦宪击北匈奴,大破之。事并见《宪传》。封秉美阳侯。食邑三千户。

  秉性勇壮而简易于事,军行常自被甲在前,休止不结营部,然远斥候,明要誓,有警,军陈立成,士卒皆乐为死。永元二年,代桓虞为光禄勋。明年夏卒,时年五十余。赐以朱棺、玉衣,将作大匠穿冢,假鼓吹,五营骑士三百余人送葬。谥曰桓侯。匈奴闻秉卒,举国号哭,或至梨面流血。梨即“剺”字,古通用也,剺,割也,音力私反。

  长子冲嗣。及窦宪败,以秉窦氏党,国除。冲官至汉阳太守。

  曾孙纪,少有美名,辟公府,曹操甚敬异之,稍迁少府。纪以操将篡汉,建安二十三年,与大医令吉ぶ、“ぶ”或作“平”。丞相司直韦晃谋起兵诛操,不克,夷三族。于时衣冠盛门坐纪罹祸灭者众矣。

  夔字定公。少有气决。永元初,为车骑将军窦宪假司马,北击匈奴,转骑都尉。三年,宪复出河西,以夔为大将军左校尉。将精骑八百,出居延塞,直奔北单于廷,于金微山斩阏氏、名王已下五千余级,单于与数骑脱亡,尽获其匈奴珍宝财畜,去塞五千余里而还,自汉出师所未尝至也。乃封夔粟邑侯。粟邑,县名,属左冯翊,故城在今同州白水县西北。会北单于弟左鹿蠡王于除鞬自立为单于,众八部二万余人,来居蒲类海上,遣使款塞。以夔为中郎将,持节卫护之。及窦宪败,夔亦免官夺爵土。

  后复为长水校尉,拜五原太守,迁辽东太守。元兴元年,貊人寇郡界,夔追击,斩其渠帅。永初三年,南单于檀反畔,使夔率鲜卑及诸郡兵屯雁门,与车骑将军何熙共击之。熙推夔为先锋,而遣其司马耿溥、刘祉将二千人与夔俱进。到属国故城,单于遣薁鞬日逐王三千余人遮汉兵。夔自击其左,令鲜卑攻其右,虏遂败走,追斩千余级,杀其名王六人,获穹庐车重千余两,马畜生口甚众。鲜卑马多羸病,遂畔出塞。夔不能独进,以不穷追,左转云中太守,后迁行度辽将军事。

  夔勇而有气,数侵陵使匈奴中郎将郑戬。音翦。元初元年,坐征下狱,以减死论,笞二百。建光中,复拜度辽将军。时鲜卑攻杀云中太守成严,围乌桓校尉徐常于马城。马城,县名,属代郡,故城在今云州定襄县。秦始皇初筑城,辄崩坏,其后有马周章驰走,因随马迹起城,故以名焉。夔与幽州刺史庞参救之,追虏出塞而还。后坐法免,卒于家。

  恭字伯宗,国弟广之子也。少孤。慷慨多大略,有将帅才。永平十七年冬,骑都尉刘张出击车师,请恭为司马,与奉车都尉窦固及从弟驸马都尉秉破降之。始置西域都护、戊己校尉,乃以恭为戊己校尉,屯后王部金蒲城,金蒲城,车师后王庭也,今庭州蒲昌县城是也。谒者关宠为戊己校尉,屯前王柳中城,柳中,今西州县。屯各置数百人。恭至部,移檄乌孙,示汉威德,大昆弥已下皆欢喜,遣使献名马,及奉宣帝时所赐公主博具,武帝元封中,遣江都王建女细君为公主,嫁与乌孙昆莫,赐乘舆服御,官属侍御数百人,赠送甚盛,盖后宣帝赐以博具也。愿遣子入侍。恭乃发使赍金帛,迎其侍子。

  明年三月,北单于遣左鹿蠡王二万骑击车师。恭遣司马将兵三百人救之,道逢匈奴骑多,皆为所殁。匈奴遂破杀后王安得,而攻金蒲城。恭乘城搏战,以毒药傅矢。传语匈奴曰:“汉家箭神,其中疮者必有异。”因发强弩射之。虏中矢者,视创皆沸,遂大惊。会天暴风雨,随雨击之,杀伤甚众。匈奴震怖,相谓曰:“汉兵神,真可畏也!”遂解去。恭以疏勒城傍有涧水可固,五月,乃引兵据之。七月,匈奴复来攻恭,恭募先登数千人直驰之,胡骑散走,匈奴遂于城下拥绝涧水。恭于城中穿井十五丈不得水,吏士渴乏,笮马粪汁而饮之。笮谓压笮也。恭仰叹曰:“闻昔贰师将军拔佩刀刺山,飞泉涌出;贰师,大宛中城名,昔武帝时使李广利伐大宛,期至贰师城,因以为号也。今汉德神明,岂有穷哉。”乃整衣服向井再拜,为吏士祷。有顷,水泉奔出,众皆称万岁。乃令吏士扬水以示虏。《东观记》曰:“恭亲自挽笼,于是令士且勿饮,先和泥涂城,并扬示之。”虏出不意,以为神明,遂引去。

  时焉耆、龟兹攻殁都护陈睦,北虏亦围关宠于柳中。会显宗崩,救兵不至,车师复畔,与匈奴共攻恭。恭厉士众击走之。后王夫人先世汉人,常私以虏情告恭,又给以粮饷。数月,食尽穷困,乃煮铠弩,食其筋革。恭与士推诚同死生,故皆无二心,而稍稍死亡,余数十人。单于知恭已困,欲必降之。复遣使招恭曰:“若降者,当封为白屋王,妻以女子。”恭乃诱其使上城,手击杀之,炙诸城上。虏官属望见,号哭而去。单于大怒,更益兵围恭,不能下。

  初,关宠上书求救,时肃宗新即位,乃诏公卿会议。司空第五伦以为不宜救。司徒鲍昱议曰:“今使人于危难之地,急而弃之,外则纵蛮夷之暴,内则伤死难之臣。诚令权时后无边事可也,匈奴如复犯塞为寇,陛下将何以使将?又二部兵人裁各数十,二部谓关宠及恭也。匈奴围之,历旬不下,是其寡弱尽力之效也。可令敦煌、酒泉太守各将精骑二千,多其幡帜,倍道兼行,以赴其急。匈奴疲极之兵,必不敢当,四十日闲,足还入塞。”帝然之。乃遣征西将军耿秉屯酒泉,行太守事;遣秦彭与谒者王蒙、皇甫援发张掖、酒泉、敦煌三郡及鄯善兵,合七千余人,建初元年正月,会柳中击车师,攻交河城,《前书》曰:“车师前王居交河城,河水分流绕城下,故号交河,去长安八千一百五十里。”故城在今西州交河县也。斩首三千八百级,获生口三千余人,驼驴马牛羊三万七千头。北虏惊走,车师复降。《东观记》曰,车师太子比持訾降。

  会关宠已殁,蒙等闻之,便欲引兵还。先是恭遣军吏范羌至敦煌迎兵士寒服,羌因随王蒙军俱出塞。羌固请迎恭,诸将不敢前,乃分兵二千人与羌,从山北迎恭,遇大雪丈余,军仅能至。城中夜闻兵马声,以为虏来,大惊。羌乃遥呼曰:“我范羌也。汉遣军迎校尉耳。”城中皆称万岁。开门,共相持涕泣。明日,遂相随俱归。虏兵追之,且战且行。吏士素饥困,发疏勒时尚有二十六人,随路死没,三月至玉门,玉门,关名,属敦煌郡,在今沙州。臣贤案:酒泉郡又有玉门县,据《东观记》曰“至敦煌”,明即玉门关也。唯余十三人。衣屦穿决,形容枯槁。中郎将郑众为恭已下洗沐易衣冠。上疏曰:“耿恭以单兵固守孤城,当匈奴之冲,对数万之众,连月逾年,心力困尽。凿山为井,煮弩为粮,出于万死无一生之望。前后杀伤丑虏数千百计,卒全忠勇,不为大汉耻。恭之节义,古今未有。宜蒙显爵,以厉将帅。”及恭至雒阳,鲍昱奏恭节过苏武,宜蒙爵赏。于是拜为骑都尉,以恭司马石修为雒阳市丞,张封为雍营司马,军吏范羌为共丞,共,今卫州共城县。余九人皆补羽林。恭母先卒,及还,追行丧制,有诏使五官中郎将据《东观记》,马严。赍牛酒释服。夺情不令追服。

  明年,迁长水校尉。其秋,金城、陇西羌反。恭上疏言方略,诏召入问状。乃遣恭将五校士三千人,副车骑将军马防讨西羌。恭屯枹罕,数与羌接战。明年秋,烧当羌降,防还京师,恭留击诸未服者,首虏千余人,获牛羊四万余头,勒姐、姐音紫,又子也反。烧何羌等十三种数万人,皆诣恭降。初,恭出陇西,上言“故安丰侯窦融昔在西州,甚得羌胡腹心。今大鸿胪固,即其子孙。前击白山,功冠三军。宜奉大使,镇抚凉部。令车骑将军防屯军汉阳,以为威重”。由是大忤于防。忿恭荐窦固夺其权。及防还,监营谒者李谭承旨奏恭不忧军事,被诏怨望。坐征下狱,免官归本郡,卒于家。

  子溥,为京兆虎牙都尉。溥音普。《汉官仪》曰:“京兆虎牙都尉、扶风都尉比二千石。以凉州近羌,数犯三辅,将兵护园陵。”元初二年,击畔羌于丁奚城,军败,遂殁。诏拜溥子宏、哗并为郎。

  晔字季遇。顺帝初,为乌桓校尉。“遇”或为“过”。时鲜卑寇缘边,杀代郡太守。晔率乌桓及诸郡卒出塞讨击,大破之。鲜卑震怖,数万人诣辽东降。自后频出辄克获,威振北方。迁度辽将军。

  耿氏自中兴已后迄建安之末,大将军二人,将军九人,卿十三人,尚公主三人,列侯十九人,中郎将、护羌校尉及刺史、二千石数十百人,遂与汉兴衰云。

  论曰:余初读《苏武传》,感其茹毛穷海,不为大汉羞。苏武,武帝时使匈奴,匈奴乃幽囚武于大窖中,绝不饮食。天雨雪,武卧啮雪,与毡毛并咽之,数日不死,匈奴以为神。乃徙武北海上无人处,二十年乃还也。后览耿恭疏勒之事,喟然不觉涕之无从。嗟哉,义重于生,以至是乎!《孟子》曰:“生者我所欲,义者亦我所欲,二者不可俱,舍生而取义也。”昔曹子抗质于柯盟,曹子,鲁大夫曹刿也。一曰曹沬。史记曰,齐桓公与鲁庄公会于柯而盟,曹沬执匕首劫齐桓公曰:“齐强鲁弱,而大国侵鲁亦已甚矣。今城坏{猒/土}境,君其图之。”桓公乃尽还鲁之侵地,而与之盟。相如申威于河表,相如,解见《寇恂传》也。盖以决一旦之负,异乎百死之地也。以为二汉当疏高爵,宥十世。《左传》曰,晋范宣子之杀叔向之弟羊舌虎而囚叔向。于是祁奚闻之,见宣子曰“谋而鲜过,惠训不倦者,叔向有焉。犹将十世宥之,以劝能者”也。而苏君恩不及嗣,恭亦终填牢户。追诵龙蛇之章,以为叹息。史记曰,晋文公返国,赏从亡者。介之推不言禄,禄亦不及。县书宫门曰“龙欲上天,五蛇为辅。龙已升天,四蛇各入其宇。一蛇独怨,终不见处”也。

  赞曰:好畤经武,能画能兵。往收燕卒,来集汉营。请闲赵殿,酾酒齐城。况、舒率从,亦既有成。国图久策,分此凶狄。谓耿国议立日逐王为南单于,由是鲜卑保塞自守,北虏远遁也。秉洽胡情,夔单虏迹。慊慊伯宗,枯泉飞液。

查看目录 >> 《后汉书 李贤注》


国学迷 儀禮章句十七卷 觀經義疏妙宗鈔證義二卷 燕翼堂俚言十三篇 夢澤集摘刊九卷首一卷 鐵網珊瑚二十卷 地藏王菩薩執掌幽冥寶卷二卷 至正集八十一卷 事類賦注三十卷 林和靖先生詩集四卷省心錄一卷 五經圖十二卷 魏書一百十四卷 屈原賦注七卷通釋二卷音義三卷 楹聯集錦八卷 樓山堂集二十七卷峰桐詩文集二十卷附錄二卷年譜二卷 合肥李勤恪公政書十卷 儀禮十七卷 王文直公遺集六卷首一卷 二曲集二十六卷 資治通鑑綱目五十九卷首一卷 金山志十卷續金山志二卷 巢蚊睫齋詩草二卷 王侍郎奏議十卷 痘家心印 九數外錄一卷 [道光]榆林府志五十卷首一卷 憶往編一卷 珂雪詩集不分卷 野香亭集十三卷 古今錢略三十二卷首一卷末一卷 後漢三公年表一卷附三國紀年表一卷 李忠定公集選四十四卷首四卷 大清中外一統輿圖三十卷首一卷中一卷 說鈴抄八卷二十三種 風月爭奇三卷 悲華經十卷 [國朝詞垣考鏡]五卷 [萬曆]饒陽縣志三卷續志一卷 千金寶要六卷 康輶紀行十六卷 意林五卷補遺一卷 孫可之文集二卷 忠雅堂文集十二卷 航海通書一卷 八十八祖傳贊五卷 筆算五卷 皇朝文獻通考三百卷 水經注圖一卷附錄一卷 天則百話 易漢學考一卷 壯悔堂文集十卷四憶堂詩集六卷 [乾隆]屏南縣志八卷首一卷 吳社集四卷 桐陰論畫二編二卷三編二卷 黃顧遺書 歷世真僊體道通鑑三十六卷 扁善齋詩存二卷文存三卷 新刊山堂先生章宮講考索□□卷 顧氏推步簡法三種 挹江軒防浦紀略六卷 兩鎮三關通志□□卷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海南省志 第四卷 民政志·外事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概况.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海康方言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海阳乡土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海阳县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深圳文物志(一).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深圳文物志(三).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深圳文物志(二).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深圳文物志(五).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深圳文物志(六).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深圳文物志(四).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清远县志(全).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湛江市地名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潮州二千年.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潮州市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潮州市文化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潮州府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潮州志 第七册 山川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潮州志 第七册 工业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潮州志 第七册 民族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潮州志-01.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潮州志-02.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潮州志-03.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潮州志-04.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潮州志-05.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潮州艺文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潮州西湖山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澳门纪略(全).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灵川县志(1-4册).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玉林市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珠江三角洲农业志(初稿).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珠海市文物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琼山县志(2-6册).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琼崖志略.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琼崖志略·南海诸岛地理志略·东西南沙群岛资料.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田西县志(全).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番禺县续志(全).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百色厅志(全).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百色市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直隶南雄州志(全).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粤大记(上、下册).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粤海关志(一).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粤海关志(二).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罗城县志(全).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罗浮山志会编.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羊城古钞.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肇庆市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花县志(全).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苍梧总督军门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茂名县志(全).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藤县志(一、二册).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西樵白云洞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西沙岛东沙岛成案汇编.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象州志(全).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贵县志(一、二册).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贺县志(全).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迁江县志(全).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连阳八排风土记(全).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道光平南县志(一).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道光平南县志(二).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邕宁县志(1-4册)-01.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邕宁县志(1-4册)-02.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郁林州志(全).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重修曹溪通志(一、二).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钦州志(点校本).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镇安府志(全).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阳朔县志(1-2册).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阳江县志(1-2册).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阳江志(1-6册).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陆川县志(全).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隆安县志(全).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隆庆潮阳县志 (1).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隆庆潮阳县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雒容县志(全).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雷平县志(全).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顺德县志(1-5册).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饶平乡土(修订本).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香山县乡土志.doc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香港大事记(公元前214年-公元1987年).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马平县志(全).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鼎湖山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龙胜厅志(全).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万历)儋州志 (雍正)揭阳县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万历)宾州志 (嘉靖)南宁府志 (万历)太平.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万历)广西通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万历)琼州府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万历)粤大记.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万历)高州府志 (万历)雷州府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乾隆)普宁县志(图文版).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光绪)潮州府志(一).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光绪)香山县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嘉庆)广西通志(全十册点校本)-01.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嘉庆)广西通志(全十册点校本)-02.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嘉靖)广东通志初稿 (康熙)广东舆图 (成化.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嘉靖)潮州府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崇祯)廉州府志 (雍正)灵山县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康熙)新会县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康熙)海康县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康熙)饶平县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道光)肇庆府志(一).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道光)肇庆府志(三).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道光)肇庆府志(二).pdf 各地方志/广东府县志辑-1/01 光绪广州府志 1.pdf 各地方志/广东府县志辑-1/02.光绪广州府志 2.pdf 各地方志/广东府县志辑-1/03 光绪广州府志 3.pdf 各地方志/广东府县志辑-1/04 民国花县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府县志辑-1/05.康熙增城县志 民国增城县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府县志辑-1/06 同治番禺县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府县志辑-1/07 宣统番禺县续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府县志辑-1/08.同治韶州府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府县志辑-1/09 光绪曲江县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府县志辑-1/10 道光直隶南雄州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府县志辑-1/11 民国始兴县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府县志辑-1/12 道光佛冈县直隶军民厅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府县志辑-1/13 民国清远县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府县志辑-1/14.顺治阳山县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府县志辑-2/15 光绪惠州府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府县志辑-2/16.雍正归善县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府县志辑-2/17.康熙河源县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府县志辑-2/18.民国和平县志.pdf 上下同心 上下同欲 上下相安 上不着天,下不着地 上之所好,下必从之 上书言事 上南落北 上和下睦 上天下地 上天不负苦心人 上天入地 上好下甚 上山捉虎,下海擒龙 上慢下暴 上方不足,下比有馀 上方宝剑 上无片瓦,下无卓锥 上无片瓦,下无立锥 上智下愚 上替下陵 上树拔梯 上气不接下气 上求下告 上溢下漏 上漏下湿 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上窜下跳 上谄下渎 上陵下替 下不为例 下临无地 下井投石 下学上达 下情上达 下愚不移 下气怡声 下气怡色 下笔千言 下笔千言,离题万里 下笔如神 下笔有神 下陵上替 下马看花 不一其人 不三不四 不上不下 不丰不杀 不为福先,不为祸始 不主故常 不义之财 不乏其人 不了不当 不了了之 不了而了 不事产业 不事公卿 不事边幅 不亢不卑 不仁不义 不今不古 不以为奇 不以为意 不以为然 不以为耻 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不以多罔寡 不以小恶忘大美 不以辞害志 不伏水土 不伏烧埋 不传之秘 不伤脾胃 不伦不类 不修小节 不倒翁 不值一哂 不值一笑 不假思索 不假雕琢 不偏不党 不做不休 不偢不倸 不僧不俗 不入虎穴,不得虎子 不关痛痒 不关紧要 不出所料 不分彼此 不分玉石 不分畛域 不分轩轾 不分青红皂白 不刊之书 不刊之典 不刊之论 不到乌江不尽头 不到黄河心不死 不加思索 不务正业 不务空名 不劣方头 不动声色 不动如山 不劳而成 不劳而获 不勤而获 不卑不亢 不厌其烦 不厌其繁 不厌其详 不厌求详 不召之臣 不可一世 不可以道里计 不可企及 不可偏废 不可分割 不可名状 不可向迩 不可告人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