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后汉书 李贤注 >

卷十二 王刘张李彭卢列传第二

卷十二 王刘张李彭卢列传第二

  王昌一名郎,赵国邯郸人也。素为卜相工,明星历,常以为河北有天子气。时赵缪王子林景帝七代孙也。好奇数,术数。任侠于赵、魏闲,多通豪猾,而郎与之亲善。初,王莽篡位,长安中或自称成帝子子舆者,莽杀之。《王莽传》曰,时男子武仲自称刘子舆。郎缘是诈称真子舆,云“母故成帝讴者,尝下殿卒僵,须臾有黄气从上下,半日乃解,遂妊身就馆。赵后欲害之,赵飞燕也。伪易他人子,以故得全。《东观记》曰“宫婢生子,正与同时,即易之”也。子舆年十二,识命者郎中李曼卿,识命谓知天命也。与俱至蜀;十七,到丹阳;丹阳,楚所封地,在今归州秭归县东也。二十,还长安;展转中山,来往燕、赵,以须天时”。须,待也。林等愈动疑惑;乃与赵国大豪李育、张参等通谋,规共立郎。会人闲传赤眉将度河,林等因此宣言赤眉当至,立刘子舆以观众心,百姓多信之。

  更始元年十二月,林等遂率车骑数百,晨入邯郸城,止于王宫,故赵王之宫也。立郎为天子。林为丞相,李育为大司马,张参为大将军。分遣将帅,徇下幽、冀。移檄州郡曰:“制诏部剌史、郡太守:朕,孝成皇帝子子舆者也。昔遭赵氏之祸,因以王莽篡杀,赖知命者将护朕躬,《东观记》曰,知命者谓侍郎韩公等。解形河滨,削夡赵、魏。解形犹脱身也。王莽窃位,获罪于天,天命佑汉,故使东郡太守翟义、严乡侯刘信,拥兵征讨,出入胡、汉。普天率土,知朕隐在人闲。南岳诸刘,为其先驱。圣公、光武本自舂陵北徙。故舂陵近衡山,故曰“南岳诸刘”也。朕仰观天文,乃兴于斯,以今月壬辰即位赵宫。休气熏蒸,应时获雨。盖闻为国,子之袭父,古今不易。刘圣公未知朕,故且持帝号。诸兴义兵,咸以助朕,皆当裂土享祚子孙。已诏圣公及翟太守,亟与功臣诣行在所。天子所在曰行在所。疑刺史、二千石皆圣公所置,未睹朕之沉滞,或不识去就,强者负力,负,恃也。弱者惶惑。今元元创痍,已过半矣,痍,伤也。朕甚悼焉,故遣使者班下诏书。”郎以百姓思汉,既多言翟义不死,故诈称之,以从人望。于是赵国以北,辽东以西,皆从风而靡。

  明年,光武自蓟得郎檄,南走信都,走,趣也,音子豆反。发兵徇旁县,遂攻柏人,不下。议者以为守柏人不如定钜鹿,光武乃引兵东北围钜鹿。郎太守王饶据城,数十日连攻不克。耿纯说曰:“久守王饶,士众疲敝,不如及大兵精锐,进攻邯郸。若王郎已诛,王饶不战自服矣。”光武善其计,乃留将军邓满续汉书“满”作“蒲”。守钜鹿,而进军邯郸,屯其郭北门。

  郎数出战不利,乃使其谏议大夫杜威持节请降。威雅称郎实成帝遗体。光武曰:“设使成帝复生,天下不可得,况诈子舆者乎!”威请求万户侯。光武曰:“顾得全身可矣。”顾犹念也。威曰:“邯郸虽鄙,并力固守,尚旷日月,终不君臣相率但全身而已。”遂辞而去。因急攻之,二十余日,郎少傅李立为反闲,开门内汉兵,遂拔邯郸。郎夜亡走,道死,追斩之。

  刘永者,梁郡睢阳人,梁孝王八世孙也。传国至父立。元始中,立与平帝外家卫氏交通,卫氏,平帝母家也,中山卫子豪之女。为王莽所诛。

  更始即位,永先诣洛阳,绍封为梁王,都睢阳。永闻更始政乱,遂据国起兵,以弟防为辅国大将军,防弟少公御史大夫,封鲁王。遂招诸豪杰沛人周建等,并署为将帅,攻下济阴、山阳、沛、楚、淮阳、汝南,凡得二十八城。又遣使拜西防贼帅山阳佼强为横行将军。西防,县名,故城在今宋州单父县北。佼音绞。是时东海人董宪起兵据其郡,而张步亦定齐地。永遣使拜宪翼汉大将军,步辅汉大将军,与共连兵,遂专据东方。及更始败,永自称天子。

  建武二年夏,光武遣虎牙大将军盖延等伐永。初,陈留人苏茂为更始讨难将军,与朱鲔等守洛阳。鲔既降汉,茂亦归命,光武因使茂与盖延俱攻永。军中不相能,茂遂反,杀淮阳太守,掠得数县,据广乐而臣于永。永以茂为大司马、淮阳王。盖延遂围睢阳,数月,拔之,永将家属走虞。虞,县名,属梁国,故城在今宋州虞城县。虞人反,杀其母及妻子,永与麾下数十人奔谯。苏茂、佼强、周建合军救永,为盖延所败,茂奔还广乐,强、建从永走保湖陵。三年春,永遣使立张步为齐王,董宪为海西王。于是遣大司马吴汉等围苏茂于广乐,周建率众救茂,茂、建战败,弃城复还湖陵,而睢阳人反城迎永。反音幡。吴汉与盖延等合军围之,城中食尽,永与茂、建走酂。今亳州县也。酂音在何反。诸将追急,永将庆吾斩永首降,封吾为列侯。苏茂、周建奔垂惠,共立永子纡为梁王。佼强还保西防。

  四年秋,遣捕虏将军马武、骑都尉王霸围纡、建于垂惠,苏茂将五校兵救之,纡、建亦出兵与武等战,不克,而建兄子诵反,闭城门拒之。建、茂、纡等皆走,建于道死,茂奔下邳与董宪合,纡奔佼强。五年,遣骠骑大将军杜茂攻佼强于西防,强与刘纡奔董宪。

  时平狄将军庞萌反叛,遂袭破盖延,引兵与董宪连和,自号东平王,屯桃乡之北。桃乡故城在今兖州龚丘县西北也。

  庞萌,山阳人。初亡在下江兵中。更始立,以为冀州牧,将兵属尚书令谢躬,共破王郎。及躬败,萌乃归降。光武即位,以为侍中。萌为人逊顺,甚见信爱。帝常称曰:“可以托六尺之孤,寄百里之命者,解见《明纪》。庞萌是也。”拜为平狄将军,与盖延共击董宪。

  时诏书独下延而不及萌,萌以为延谮己,自疑,遂反。帝闻之,大怒,乃自将讨萌。与诸将书曰:“吾常以庞萌社稷之臣,将军得无笑其言乎?老贼当族。其各厉兵马,会睢阳!”宪闻帝自讨庞萌,乃与刘纡、苏茂、佼强去下邳,还兰陵,使茂、强助萌,合兵三万,急围桃城。

  帝时幸蒙,闻之,乃留辎重,自将轻骑三千,步卒数万,晨夜驰赴,师次任城,去桃乡六十里。旦日,诸将请进,贼亦勒兵挑战,帝不听,乃休士养锐,以挫其锋。城中闻车驾至,众心益固。时吴汉等在东郡,驰使召之。萌等乃悉兵攻城,二十余日,众疲困而不能下。及吴汉与诸将到,乃率众军进桃城,而帝亲自搏战,大破之。萌、茂、强夜弃辎重逃奔,董宪乃与刘纡悉其兵数万人屯昌虑,自将锐卒拒新阳。新阳,县,属东海郡。帝先遣吴汉击破之,宪走还昌虑。汉进守之,宪恐,乃招诱五校余贼步骑数千人屯建阳,去昌虑三十里。建阳,县,属东海郡,故城在今沂州丞县北。丞音时证反。

  帝至蕃,蕃音皮,又音婆。去宪所百余里。诸将请进,帝不听,知五校乏食当退,来各坚壁以待其敝。顷之,五校粮尽,果引去。帝乃亲临,四面攻宪,三日,复大破之,众皆奔散。遣吴汉追击之,佼强将其众降,苏茂奔张步,宪及庞萌走入缯山。缯,县名,故城在今沂州承县东北。缯山,即其县之山也。数日,吏士闻宪尚在,复往往相聚,得数百骑,迎宪入郯城。吴汉等复攻拔郯,宪与庞萌走保朐。县名,属东海郡,今海州朐山县西有故朐城,秦始皇立石以为东阙门,即此地也。刘纡不知所归,军士高扈斩其首降,梁地悉平。

  吴汉进围朐。明年,城中谷尽,宪、萌潜出,袭取赣榆,赣榆,县名,今海州东海县也。赣音贡。琅邪太守陈俊攻之,宪、萌走泽中。会吴汉下朐城,进尽获其妻子。宪乃流涕谢其将士曰:“妻子皆已得矣。为吴汉所得也。嗟乎!久苦诸卿。”乃将数十骑夜去,欲从闲道归降,而吴汉校尉韩湛追斩宪于方与,方与音防预。方与人黔陵亦斩萌,皆传首洛阳。封韩湛为列侯,黔陵关内侯。

  张步字文公,琅邪不其人也。汉兵之起,步亦聚众数千,转攻傍县,下数城,自为五威将军,遂据本郡。

  更始遣魏郡王闳为琅邪太守,步拒之,不得进。闳为檄,晓喻吏人降,得赣榆等六县,收兵数千人,与步战,不胜。时梁王刘永自以更始所立,贪步兵强,承制拜步辅汉大将军、忠节侯,督青徐二州,使征不从命者,步贪其爵号,遂受之。乃理兵于剧,剧,县名,在今青州寿光县南也。以弟弘为卫将军,弘弟蓝玄武大将军,蓝弟寿高密太守。遣将徇太山、东莱、城阳、胶东、北海、济南、齐诸郡,皆下之。

  步拓地寖广,寖,渐也。兵甲日盛。王闳惧其众散,乃诣步相见,欲诱以义方。步大陈兵引闳,怒曰:“步有何过,君前见攻之甚乎!”闳按剑曰:“太守奉朝命,而文公拥兵相距,闳攻贼耳,何谓甚邪!”步嘿然,良久,离席跪谢,乃陈乐献酒,待以上宾之礼,令闳关掌郡事。关,通也。

  建武三年,光武遣光禄大夫伏隆持节使齐,拜步为东莱太守。刘永闻隆至剧,乃驰遣立步为齐王,步即杀隆而受永命。

  是时帝方北忧渔阳,南事梁、楚,故步得专集齐地,据郡十二。及刘永死,步等欲立永子纡为天子,自为定汉公,置百官。王闳谏曰:“梁王以奉本朝之故,是以山东颇能归之。今尊立其子,将疑众心。且齐人多诈,汲黯目公孙弘之词。宜且详之。”步乃止。五年,步闻帝将攻之,以其将费邑为济南王,屯历下。冬,建威大将军耿弇破斩费邑,进拔临淄。步以弇兵少远客,可一举而取,乃悉将其众攻弇于临淄。步兵大败,还奔剧。帝自幸剧。步退保平寿,今青州北海县也。苏茂将万余人来救之。茂让步曰:“以南阳兵精,延岑善战,而耿弇走之。大王柰何就攻其营?既呼茂,不能待邪?”步曰:“负负,无可言者。”负,愧也。再言之者,愧之甚。帝乃遣使告步、茂,能相斩降者,封为列侯。步遂斩茂,使使奉其首降。步三弟各自系所在狱,皆赦之。封步为安丘侯,后与家属居洛阳。王闳亦诣剧降。

  八年夏,步将妻子逃奔临淮,与弟弘、蓝欲招其故众,乘船入海,琅邪太守陈俊追击斩之。

  王闳者,王莽叔父平阿侯谭之子也,哀帝时为中常侍。时幸臣董贤为大司马,宠爱贵盛,闳屡谏,忤旨。哀帝临崩,以玺绶付贤曰:“无妄以与人。”时国无嗣主,内外恇惧,闳白元后,请夺之;即带剑至宣德后闼,《三辅黄图》曰,未央宫有宣德殿。闼,宫中门也。举手叱贤曰:“宫车晏驾,国嗣未立,公受恩深重,当俯伏号泣,何事久持玺绶以待祸至邪!”贤知闳必死,不敢拒之,乃跪授玺绶。闳持上太后,朝廷壮之。及王莽篡位,僭忌闳,乃出为东郡太守。闳惧诛,常系药手内。莽败,汉兵起,闳独完全东郡三十余万户,归降更始。

  李宪者,颍川许昌人也。王莽时为庐江属令。王莽每郡置属令,职如都尉。莽末,江贼王州公等起众十余万,攻掠郡县,莽以宪为偏将军、庐江连率,击破州公。莽败,宪据郡自守。更始元年,自称淮南王。建武三年,遂自立为天子,置公卿百官,拥九城,众十余万。

  四年秋,光武幸寿春,遣扬武将军马成等击宪,围舒。庐江舒县。至六年正月,拔之。宪亡走,其军士帛意帛,姓也,宋帛产之后,见《韩非子》也。追斩宪而降,宪妻子皆伏诛。封帛意渔浦侯。

  后宪余党淳于临等犹聚众数千人,屯灊山,攻杀安风令。灊山、安丰,皆县名,属庐江郡。灊县故城,今寿州也。杨州牧欧阳歙遣兵不能克,帝议欲讨之。庐江人陈众为从事,白歙请得喻降临;晓喻其意而降之也。于是乘单车,驾白马,往说而降之。灊山人共生为立祠,号“白马陈从事”云。

  彭宠字伯通,南阳宛人也。父宏,哀帝时为渔阳太守,伟容貌,能饮饭,饭音扶远反。有威于边。王莽居摄,诛不附己者,宏与何武、鲍宣并遇害。

  宠少为郡吏,地皇中,为大司空士,王莽时九卿分属三公,每一卿置元士三人。从王邑东拒汉军。到洛阳,闻同产弟在汉兵中,惧诛,即与乡人吴汉亡至渔阳,抵父时吏。抵,归也。更始立,使谒者韩鸿持节徇北州,谓幽、并也。承制得专拜二千石已下。鸿至蓟,以宠、汉并乡闾故人,相见欢甚,即拜宠偏将军,行渔阳太守事,汉安乐令。安乐,县名,属渔阳郡,故城在今幽州潞县西北也。

  及光武镇慰河北,至蓟,以书招宠。宠具牛酒,将上谒。会王郎诈立,传檄燕、赵,遣将徇渔阳、上谷,急发其兵,北州众多疑惑,欲从之。吴汉说宠从光武,语在《汉传》。会上谷太守耿况亦使功曹寇恂诣宠,结谋共归光武。宠乃发步骑三千人,以吴汉行长史,及都尉严宣、护军盖延、狐奴令王梁,⑴与上谷军合而南,及光武于广阿。光武承制封宠建忠侯,赐号大将军。遂围邯郸,宠转粮食,前后不绝。

  及王郎死,光武追铜马,北至蓟。宠上谒,自负其功,意望甚高,狐奴,县名,属渔阳郡。光武接之不能满,以此怀不平。负,恃也。光武知之,以问幽州牧朱浮。浮对曰:“前吴汉北发兵时,大王遗宠以所服剑,又倚以为北道主人。宠谓至当迎郃握手,交欢并坐。今既不然,所以失望。”浮因曰:“王莽为宰衡时,甄丰旦夕入谋议,时人语曰‘夜半客,甄长伯。’长伯,丰字也。丰,平帝时为少府,王莽篡位时为更始将军。及莽篡位后,丰意不平,卒以诛死。”光武大笑,以为不至于此。及即位,吴汉、王梁,宠之所遣,并为三公,而宠独无所加,愈怏怏不得志。叹曰:“我功当为王;但尔者,陛下忘我邪?”

  是时北州破散,而渔阳差完,有旧盐铁官,宠转以贸谷,贸,易也。积珍宝,益富强。朱浮与宠不相能,浮数谮构之。建武二年春,诏征宠,宠意浮卖己,上疏愿与浮俱征。又与吴汉、盖延等书,盛言浮枉状,枉,谮己之状也。固求同征。帝不许,益以自疑。而其妻素刚,不堪抑屈,固劝无受召。宠又与常所亲信吏计议,皆怀怨于浮,莫有劝行者。帝遣宠从弟子后兰卿喻之,宠因留子后兰卿,遂发兵反,拜署将帅,自将二万余人攻朱浮于蓟,分兵徇广阳、上谷右北平。又自以与耿况俱有重功,而恩赏并薄,数遣使要诱况,况不受,辄斩其使。

  秋,帝使游击将军邓隆救蓟。隆军潞南,浮军雍奴,遣吏奏状。帝读檄,怒谓使吏曰:“营相去百里,其势岂可得相及?比若还,若,汝也。北军必败矣。”宠果盛兵临河以拒隆,又别发轻骑三千袭其后,大破隆军。浮远,遂不能救。引而去。明年春,宠遂拔右北平、上谷数县。遣使以美女缯彩赂遗匈奴,要结和亲。单于使左南将军七八千骑,往来为游兵以助宠。又南结张步及富平获索诸豪杰,皆与交质连衡。交质谓交相为质也。《左传》曰:“交质往来,道路无壅。”《前书》音义曰:“以利合曰从,以威力相胁曰衡。”遂攻拔蓟城,自立为燕王。

  其妻数恶梦,又多见怪变,《东观记》曰:“梦裸袒冠帻,逾城,髡徒推之。”又“宠堂上闻虾蟆声在火垆下,凿地求之,不得”也。卜筮及望气者皆言兵当从中起。宠疑子后兰卿质汉归,故不信之,使将兵居外,无亲于中。五年春,宠斋,独在便室。便坐之室,非正室也。苍头子密等三人因宠卧寐,共缚著床,告外吏云:“大王斋禁,皆使吏休。”伪称宠命教,收缚奴婢,各置一处。又以宠命呼其妻。妻入,大惊。《东观记》曰:“妻入,惊曰:‘奴反!’奴乃捽其妻头,击其颊。”宠急呼曰:“趣为诸将军办装。”呼奴为将军,欲其赦己也。于是两奴将妻入取宝物,留一奴守宠。宠谓守奴曰:“若小儿,我素爱也,今为子密所迫劫耳。解我缚,当以女珠妻汝,家中财物皆与若。”小奴意欲解之,视户外,见子密听其语,遂不敢解。于是收金玉衣物,至宠所装之,被马六疋,使妻缝两缣囊。昏夜后,解宠手,令作记告城门将军云:“今遣子密等至子后兰卿所,速开门出,勿稽留之。”稽,停也。书成,即斩宠及妻头,置囊中,便持记驰出城,因以诣阙,封为不义侯。明旦,合门不开,官属逾墙而入,见宠尸,惊怖。其尚书韩立等共立宠子午为王,以子后兰卿为将军。国师韩利斩午首,诣征虏将军祭遵降。夷其宗族。

  卢芳字君期,安定三水人也,居左谷中,续汉志曰三水县有左谷,故城在今泾州安定县南。王莽时,天下咸思汉德,芳由是诈自称武帝曾孙刘文伯。曾祖母匈奴谷蠡浑邪王之姊为武帝皇后,生三子。遭江充之乱,太子诛,皇后坐死,中子次卿亡之长陵,小子回卿逃于左谷。霍将军立次卿,迎回卿,回卿不出,因居左谷,生子孙卿,孙卿生文伯。常以是言诳惑安定闲。王莽末,乃与三水属国羌胡起兵。更始至长安,征芳为骑都尉,使镇抚安定以西。

  更始败,三水豪杰共计议,以芳刘氏子孙,宜承宗庙,乃共立芳为上将军、西平王,欲平定西方,故以为号。使使与西羌、匈奴结和亲。单于曰:“匈奴本与汉约为兄弟。高祖时,与冒顿单于约为兄弟。后匈奴中衰,呼韩邪单于归汉,汉为发兵拥护,世世称臣。呼韩邪单于降汉,入朝,宣帝拥护,国内遂定。今汉亦中绝,刘氏来归我,亦当立之,令尊事我。”乃使句林王将数千骑迎芳,句音古侯反。芳与兄禽、弟程俱入匈奴。单于遂立芳为汉帝。以程为中郎将,将胡骑还入安定。初,五原人李兴、随昱,朔方人田飒,代郡人石鲔、闵堪,各起兵自称将军。建武四年,单于遣无楼且渠王入五原塞,塞属五原郡,因以为名。与李兴等和亲,告兴欲令芳还汉地为帝。五年,李兴、闵堪引兵至单于庭迎芳,与俱入塞,都九原县。九原,县名,故城在胜州银山县也。掠有五原、朔方、云中、定襄、雁门五郡,并置守令,与胡通兵,侵苦北边。

  六年,芳将军贾览将胡骑击杀代郡太守刘兴。芳后以事诛其五原太守李兴兄弟,而其朔方太守田飒、云中太守桥扈恐惧,叛芳,举郡降,光武令领职如故。后大司马吴汉、骠骑大将军杜茂数击芳,并不克。十二年,芳与贾览共攻云中,久不下,其将随昱留守九原,欲胁芳降。芳知羽翼外附,心膂内离,遂弃辎重,与十余骑亡入匈奴,其众尽归随昱。昱乃随使者程恂诣阙。拜昱为五原太守,封镌胡侯,镌谓琢凿之,故以为名。下有镌羌侯,即其类。昱弟宪武进侯。

  十六年,芳复入居高柳,高柳,县名,故城在今云州定襄县。与闵堪兄林使使请降。乃立芳为代王,堪为代相,林为代太傅,赐缯二万匹,因使和集匈奴。芳上疏谢曰:“臣芳过托先帝遗体,弃在边陲。社稷遭王莽废绝,以是子孙之忧,所宜共诛,故遂西连羌戎,北怀匈奴。单于不忘旧德,权立救助。是时兵革并起,往往而在。臣非敢有所贪觊,觊,望也。期于奉承宗庙,兴立社稷,是以久僭号位,十有余年,罪宜万死。陛下圣德高明,躬率众贤,海内宾服,惠及殊俗。以胏附之故,胏附,若肝胏相附著,犹言亲戚也。赦臣芳罪,加以仁恩,封为代王,使备北藩。无以报塞重责,冀必欲和辑匈奴,辑音才入反。郭景纯云古“集”字。不敢遗余力,负恩贷。负犹背也。谨奉天子玉玺,思望阙庭。”诏报芳朝明年正月。其冬,芳入朝,南及昌平,昌平,县名,故城在今幽州昌平县东南。有诏止,令更朝明岁。芳自道还,忧恐,乃复背叛,遂反,与闵堪、闵林相攻连月。匈奴遣数百骑迎芳及妻子出塞。芳留匈奴中十余年,病死。

  初,安定属国胡与芳为寇,及芳败,胡人还乡里,积苦县官徭役,其中有驳马少伯者,素刚壮;二十一年,遂率种人反叛,与匈奴连和,屯聚青山。青山,在今庆州,有青山水。乃遣将兵长史陈主持下欣,吕忱云:“欣,古‘欣’字。”率三千骑击之,少伯乃降。徙于冀县。冀县属天水郡,今秦州伏羌县。

  论曰:传称“盛德必百世祀”,《左传》晋侯问于史赵曰:“陈其遂亡乎?”对曰:“未也。臣闻盛德必百代祀,虞之代数未也。”孔子曰“宽则得众”。夫能得众心,则百世不忘矣。观更始之际,刘氏之遗恩余烈,英雄岂能抗之哉!然则知高祖、孝文之宽仁,结于人心深矣。周人之思邵公,爱其甘棠,《诗序》曰:“《甘棠》,美邵伯也。邵伯听讼于甘棠之下,周人思之,不伐其树。”又况其子孙哉!刘氏之再受命,盖以此乎!若数子者,岂有国之远图哉!因时扰攘,苟恣纵而已耳,然犹以附假宗室,能掘强岁月之闲。掘强谓强梁也。《前书》伍被谓淮南王安曰:“掘强江淮之间,苟延岁月之命。”观其智略,固无足以惮汉祖,发其英灵者也。言此数子非汉祖之敌,不足奋发英灵而惮畏之也。

  赞曰:天地闭革,革,改也,《易》曰:“天地闭,贤人隐。”又曰:“天地革而四时成,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野战群龙。喻英雄并起也。《易》曰:“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又曰“群龙无首,吉”也。昌、芳僭诈,梁、齐连锋。梁王刘永,齐王张步。宠负强地,据渔阳也。宪萦深江。起庐江也。实惟非律,代委神邦。《易》曰:“师出以律。”律,法也。言反叛非用师之法,故更代破灭,委弃其神皋之国,伏于光武也。

查看目录 >> 《后汉书 李贤注》


国学迷 歷任實記 韻香閣詩草一卷 虛白齋詩草三卷 唐書二百二十五卷 老子解二卷 日本東京京橋區市立小學校歲入出預算表 武夷山志二十四卷首一卷 大宗地玄文本論八卷 欝華閣遺集四卷 且存齋吟藁一卷 皇朝經世文編一百二十卷 新序十卷 省吾堂四種 [八經]十卷 姚氏印存一卷 春秋左傳十五卷 明賢遺翰二卷 輿頌錄□□卷 胎產金針三卷 山中學詩記五卷 大復遺稿二卷新論一卷 竹洲文集二十卷附錄 輿地沿革表四十卷首一卷 燼餘錄二編 淵鑒齋御書册 使琉球記六卷 刻徐文長先生秘集十二卷 日本國志四十卷中東年表一卷 蒙求續編二卷 海嶽軒叢刻 袁太常戊戌條陳 徐騎省集三十卷補遺一卷 常評事集四卷寫情集二卷 倚松老人詩集二卷 海國圖志一百卷首一卷 戰國策去毒二卷編年一卷 御製耕織圖 國朝未栞遺書志略一卷 士禮居藏書題跋記六卷 三湘從事錄一卷 士材三書三種六卷附壽世青編二卷 四書集注直解二十七卷 道原精萃七種 醫林指月十二種 悅亭詩稿初集二卷 春秋一得一卷尚書讀記一卷 原富不分卷 樂師璢璃光如來本願功德經直解二卷 算學課藝四卷 書六卷 錢寶傳行述一卷 致用堂志略一卷 捧月樓詞二卷 語石十卷 [道光]太康縣志八卷 點血脈圖 指測瑣言五卷 碧雲集三卷 南九宮十三調曲譜目錄一卷附錄一卷 望溪先生文集十八卷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商業循環_李權時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商業政策_李權時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中國商業小史_王孝通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商業統計_林光澄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貿易_班恩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商業算術_徐任吾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各國權度_黃孝先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商店組織法_汪筱謝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窗飾術_弗爾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廣告學概論_蘇上達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堆棧業經營概論_丁振一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國際貿易淺說_董維鍵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國際商業政策史_唐慶增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中國國際貿易問題上_張毓珊孔士諤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中國國際貿易問題中_張毓珊孔士諤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中國國際貿易問題下_張毓珊孔士諤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中國國際商約論_鄭斌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中國進口貿易_陳重民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中國出口貿易_尤季華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日本對華商業_趙蘭坪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美國對華商業_杜廷絢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物價問題_周佛海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零售學_吳東初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進貨術_吳東初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中國茶業問題上_吳覺農范和鈞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中國茶業問題下_吳覺農范和鈞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消費合作_王效文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運輸須知_達節庵程志政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交通_劉光華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交通地理學概論_松尾俊郎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鐵路管理_王成森沈達宏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中國航業_王洸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市預算_柏克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公債_何崧齡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中國財政問題_葉元龍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租稅轉嫁與歸宿一_塞力格曼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租稅轉嫁與歸宿二_塞力格曼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租稅轉嫁與歸宿三_塞力格曼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租稅轉嫁與歸宿四_塞力格曼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租稅_王首春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現行商稅_李權時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中國關稅問題_馬寅初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中國海關之組織及其事務_周念明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貨幣的購買力一_斐雪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貨幣的購買力二_斐雪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貨幣的購買力三_斐雪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貨幣的購買力四_斐雪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貨幣的購買力五_斐雪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貨幣的購買力六_斐雪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貨幣淺說_楊端六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中國之幣制與匯兌_張家驤吳宗燾童蒙正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銀行要義_楊端六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中國典當業_楊肇遇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保險業_陳掖神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明會典一_申時行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明會典二_申時行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明會典三_申時行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明會典四_申時行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明會典五_申時行會典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明會典六_申時行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明會典_申時行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明會典_申時行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明會典_申時行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明會典十_申時行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明會典十一_申時行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明會典_申時行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明會典十三_申時行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明會典十四_申時行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明會典十五_申時行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明會典十六_申時行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明會典_申時行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明會典_申時行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明會典_申時行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明會典_申時行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明會典_申時行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明會典_申時行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明會典_申時行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明會典_申時行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明會典_申時行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明會典_申時行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明會典_申時行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明會典_申時行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明會典_申時行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明會典_申時行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明會典_申時行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明會典_申時行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明會典_申時行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明會典_申時行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明會典_申時行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明會典_申時行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明會典_申時行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明會典_申時行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明會典_申時行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明會典_申時行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清會典一_昆岡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清會典二_昆岡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清會典三_昆岡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清會典四_昆岡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清會典五_昆岡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清會典六_昆岡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清會典_昆岡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清會典_昆岡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清會典_昆岡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清會典_昆岡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中國御史制度的沿革_高一涵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中國地方自治問題一_董修甲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中國地方自治問題二_董修甲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中國地方自治問題三_董修甲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中國地方自治問題四_董修甲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中國地方自治問題五_董修甲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現代民治政體一_蒲徠斯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現代民治政體二_蒲徠斯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現代民治政體三_蒲徠斯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現代民治政體四_蒲徠斯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現代民治政體五_蒲徠斯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現代民治政體六_蒲徠斯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現代民治政體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現代民治政體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現代民治政體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現代民治政體商務.djvu 萱草花 玄都千树花 玄都之花 玄宫 玄鹤舞 玄黄 玄虚 玄衣巾 玄洲 玄珠 旋马地 旋马宅 悬布 悬衡 悬剑陇 悬金 悬金收骥 悬龙虎榜 悬旆摇摇 悬胄 悬磬贫 悬磬室 悬蛇 悬首藁街 悬榻生尘 悬徐墓剑 悬延陵剑 悬鱼庭 选俊收毛 靴纹皱面 靴皱面 薛方诡对 薛夜来 穴鼠争 学步效颦 学凤楼 学剑 学屠龙 学五车 雪案萤囊 雪鬓那堪镊 雪儿 雪飞窦娥冤 雪宫风榭 雪鸿爪印 雪窖 雪中僵卧 雪舟 血碧 血化碧 熏衣 熏灼 薰香 纁组安车 寻赤松 寻蕉悔亡鹿 寻剡客 寻直所枉 浔阳江上客 荀家八龙 荀家群从 荀家兄弟 荀里 荀龙 循春木铎 循墙 训刑命吕 讯鼎 鸦打凤 鸦儿节度 鸦妻 牙琴摧 牙爪 牙制犄角 牙钟 亚父撞玉斗 亚旅 烟波徒 烟霞膏育 烟霞难痼 烟月剡溪 燕丹客 燕将书 燕骏 燕可伐 燕客 燕然 燕然勒铭 燕然铭 燕然山 燕然山 燕然未勒 燕市酒徒 燕云 严君 严陵钓处 严陵七里滩 严陵揖天子 严终 严助 延阁 延平 延烧非关燕 延寿责躬 延吴 延嬉 延州心许 炎刘 岩处 岩客 岩廊地 岩栖 岩穴 岩穴之操 盐车 盐梅鼎食 盐梅调味 颜郎身老 颜渊 颜原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