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后汉书 李贤注 >

卷十三 隗嚣公孙述列传第三

卷十三 隗嚣公孙述列传第三

  隗嚣嚣音五高反。字季孟,天水成纪人也。成纪,县名,故城在今秦州陇城县西北。少仕州郡。王莽国师刘歆引嚣为士。王莽置国师,位上公,士其属官也。莽置九卿,分属三公,每一卿置大夫三人,一大夫置元士三人。歆死,嚣归乡里。季父崔,素豪侠,能得众。闻更始立而莽兵连败,于是乃与兄义及上邽人杨广、冀人周宗谋起兵应汉。嚣止之曰:“夫兵,凶事也。史记范蠡曰:“兵者凶器,战者逆德。”宗族何辜!”崔不听,遂聚众数千人,攻平襄,杀莽镇戎大尹。平襄,县名,属天水郡,故城在今秦州伏羌县西北。王莽改天水郡曰镇戎郡,守曰大尹。崔、广等以为举事宜立主以一众心,咸谓嚣素有名,好经书,遂共推为上将军。嚣辞让不得已,曰:“诸父众贤不量小子。必能用嚣言者,乃敢从命。”众皆曰“诺”。

  嚣既立,遣使聘请平陵人方望,以为军师。平陵,县名,属右扶风也。望至,说嚣曰:“足下欲承天顺民,辅汉而起,今立者乃在南阳,王莽尚据长安,虽欲以汉为名,其实无所受命,将何以见信于众乎?宜急立高庙,称臣奉祠,所谓‘神道设教’,求助人神者也。《易·观卦》曰:“圣人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矣。”且礼有损益,质文无常。削地开兆,除地以开兆域。茅茨土阶,以致其肃敬。虽未备物,神明其舍诸。”嚣从其言,遂立庙邑东,祀高祖、太宗、世宗。嚣等皆称臣执事,史奉璧而告。史,祝史也。璧者,所以祀神也。祝毕,有司穿坎于庭,《周礼》司盟掌盟载之法也。郑玄注曰:“载,盟辞也。书其辞于策,杀牲取血,坎其牲,加书于上而薶之。”牵马操刀,奉盘错鍉,遂割牲而盟。臣贤按:萧该音引《字诂》“鍉即题,音徒启反。”《方言》曰:“宋楚之闲,谓盎为题”。据下文云“鍉不濡血”,明非盆盎之类。《前书·匈奴传》云“汉遣韩昌等与单于及大臣俱登诺水东山,刑白马,单于以径路刀、金留犁挠酒”。应劭云“留犁,饭匕也。挠,扰也。以匕搅血而歃之”。今亦奉盘措匙而歃也。以此而言,题即匙字。错,置也,音七故反。曰:“凡我同盟三十一将,十有六姓,允承天道,兴辅刘宗。如怀奸虑,明神殛之。殛,诛也。高祖、文皇、武皇,俾坠厥命,厥宗受兵,族类灭亡。”有司奉血鍉进,护军举手揖诸将军曰:“鍉不濡血,歃不入口,是欺神明也,厥罚如盟。”既而薶血加书,一如古礼。

  事毕,移檄告郡国曰:

  “汉复元年七月己酉朔。己巳,上将军隗嚣、白虎将军隗崔、左将军隗义、右将军杨广、明威将军王遵、云旗将军周宗等,告州牧、部监、郡卒正、连率、大尹、尹、尉队大夫、属正、属令:莽以《周官·王制》之文,置卒正、连率、大尹。大尹职如太守。属令、属长职如都尉。置州牧、部监二十五人,见礼如三公。监位上大夫,各主五郡。公氏作牧,侯氏卒正,伯氏连率,子氏属令,男氏属长,皆代其官。其无爵者为尹。又置六尉、六队郡,置大夫,职如太守。故新都侯王莽,慢侮天地,悖道逆理。鸩杀孝平皇帝,篡夺其位。矫托天命,伪作符书,莽遣五威将军王奇等班符命四十二篇于天下,言当代汉之意。欺惑众庶,震怒上帝。反戾饰文,以为祥瑞。大风毁莽王路堂,又拔其昭宁堂池东榆树,大十围。莽乃曰:“念《紫阁仙图》,天意立太子,正其名。”乃立其子临为太子,以为祥应也。戏弄神只,歌颂祸殃。戏弄神祇谓仙人掌旁有白头公青衣,莽曰:“皇祖叔父子侨欲来迎我”也。歌颂祸殃谓莽作告天策,自陈功劳千余言,能诵策文者,除以为郎,至五十余人。楚、越之竹,不足以书其恶。《前书》朱光世曰:“南山之竹,不足以尽我词。”嚣以楚、越多竹,故引以为言也。天下昭然,所共闻见。今略举大端,以喻吏民。

  盖天为父,地为母,《尚书》曰:“惟天地,万物父母。”祸福之应,各以事降。莽明知之。而冥昧触冒,不顾大忌,诡乱天术,援引史传。王莽每有灾祸,皆引史传以文饰之。《前书》说符侯崔发言于莽曰:“《周礼》及《春秋·左氏》,国有大灾,则哭以厌之,故《周易》称先号啕而后笑。宜呼嗟告天以求救。”莽乃率群臣至南郊,陈其符命,因搏心大哭。昔秦始皇毁坏《谥法》,以一二数欲至万世,史记曰,秦始皇初并天下,制曰:“太古有号无谥;中古有号,死而以行为谥。如此,则子议父,臣议君。自今以来,除《谥法》。朕为始皇帝,后世以计数,至于万世,传之无穷。”而莽下三万六千岁之历,言身当尽此度。莽令太史推三万六千岁历纪,六岁一改元,布告天下。循亡秦之轨,推无穷之数。是其逆天之大罪也。

  分裂郡国,断截地络。络犹经络也。谓莽分坼郡县,断割疆界也。田为王田,卖买不得。莽更名天下田曰王田,不得卖买。规锢山泽,夺民本业。莽制,名山大泽不得采取。造起九庙,穷极土作。莽九庙:一曰黄帝太初祖庙,二曰虞帝始祖昭庙,三曰陈胡王统祖穆庙,四曰齐敬王代祖昭庙,五曰济北愍王王祖穆庙,六曰济南伯王尊祢昭庙,七曰元城孺王尊祢穆庙,八曰阳平顷王昭庙,九曰新都显王穆庙。殿皆重屋。太祖庙东西南北各四十丈,高十七丈,余半之。为铜薄栌,饰以金铜雕文,穷极百工之巧,功费数百钜万,卒徒死者万数也。发冢河东,攻劫丘垄。此其逆地之大罪也。

  尊任残贼,信用奸佞,诛戮忠正,覆按口语,赤车奔驰,续汉志曰:“小使车,赤毂白盖赤帷,从驺骑四十人。”法冠晨夜,冤系无辜,续汉志曰:“法冠一曰柱后,高五寸,侍御史服之。”妄族众庶。行炮格之刑,除顺时之法,莽作焚如之刑,烧杀陈良、终带等二十七人。莽又作不顺时之令,春夏斩人,此为不顺时之法。灌以醇醯,裂以五毒。莽以董忠反,收忠宗族,以醇醯、毒药、白刃、丛棘,并一坎而薶之。政令日变,官名月易,莽州郡官名改无常制,乃至岁复变更,一郡至五易名而还复其故,吏人不能纪也。货币岁改,时百姓便安汉五铢钱,以莽钱大小两行难知,皆私以五铢钱市买。莽患之,下书诸挟五铢钱者,比非井田制,投四裔。吏民昏乱,不知所从,商旅穷窘,号泣市道。设为六管,管,主也。莽设六管之令,谓酤酒、卖盐、铁器、铸钱、名山、大泽,此为六也。皆令县官主税收其利。增重赋敛,刻剥百姓,厚自奉养,苞苴流行,财入公辅,礼记曰:“苞苴箪笥问人者。”莽令七公六卿兼号将军,分镇大郡,皆使为奸于外,货贿为市,侵渔百姓。上下贪贿,莫相检考。民坐挟铜炭,没入钟官,莽时关东大饥蝗,人犯铸钱,伍人相坐,没入为官奴婢。其男子槛车,儿女子步,以铁锁其颈,传诣钟官,以十万数。到者易其夫妇,愁苦死者什六七。钟官,主铸钱之官也。徒隶殷积,数十万入,工匠饥死,长安皆臭。既乱诸夏,狂心益悖,北攻强胡,南扰劲越,莽令十二部将同时十道并出,大击匈奴。莽改句町王为侯,其王邯怨怒不附,莽讽牂牁大尹周歆诈杀邯,邯弟承起兵攻杀歆。西侵羌戎,东摘濊貊。摘,扰也。西羌庞恬、傅幡等怨莽夺其地为西海郡,遂反,攻西海太守陈永。莽又发高句丽兵伐胡,不欲行,郡强迫之,皆亡出塞为寇。使四境之外,并入为害,缘边之郡,江海之濒,涤地无类。濒,涯也。涤,荡也,荡地无遗类也。故攻战之所败,苛法之所陷,饥馑之所夭,疾疫之所及,以万万计。其死者则露尸不掩,生者则奔亡流散,幼孤妇女,流离系虏。此其逆人之大罪也。

  是故上帝哀矜,降罚于莽,妻子颠殒,还自诛刈。颠,踣也。殒,绝也。莽杀其子宇、临等。妻王氏以莽数杀其子,涕泣失明,病卒。大臣反据,亡形已成。大司马董忠,国师刘歆,卫将军王涉涉,曲阳侯根之子也。,皆结谋内溃;司命孔仁,纳言严尤,秩宗陈茂,举众外降。莽置五威司命。孔仁败,降更始。余并见《光武纪》。今山东之兵二百余万,已平齐、楚,下蜀、汉,定宛、洛,据敖仓,守函谷,威命四布,宣风中岳。中岳,嵩高也。谓更始至洛阳。兴灭继绝,封定万国,遵高祖之旧制,修孝文之遗德。有不从命,武军平之。驰使四夷,复其爵号。莽贬句町王为侯,西域尽改其王为侯,单于曰服于,高句丽曰下句丽,今皆复其爵号。然后还师振旅,櫜弓卧鼓。《周礼》曰:“出曰理兵,入曰振旅。”《诗·周颂》曰:“载戢干戈,载櫜弓矢。”櫜,韬也。卧犹息也。申命百姓,各安其所,庶无负子之责。”百姓襁负流亡,责在君上。既安其业,则无责也。

  嚣乃勒兵十万,击杀雍州牧陈庆。将攻安定。安定大尹王向,莽从弟平阿侯谭之子也,威风独能行其邦内,属县皆无叛者。嚣乃移书于向,喻以天命,反复诲示,终不从。于是进兵虏之,以徇百姓,然后行戮,安定悉降。而长安中亦起兵诛王莽。嚣遂分遣诸将徇陇西、武都、金城、武威、张掖、酒泉、敦煌,皆下之。

  更始二年,遣使征嚣及崔、义等。嚣将行,方望以为更始未可知,固止之,嚣不听。望以书辞谢而去,曰:“足下将建伊、吕之业,弘不世之功,不世者,言非代之所常有也。而大事草创,草创谓初始也。英雄未集。以望异域之人,疵瑕未露,望,平陵人,以与嚣别郡,故言异域。欲先崇郭隗,想望乐毅,《新序》云:“郭隗谓燕昭王曰:‘王诚欲致士,请从隗始。隗且见事,况贤于隗者乎?’于是昭王为隗筑宫而师之。乐毅自魏往,驺衍自齐往,剧辛自赵往,士争赴燕。”故钦承大旨,顺风不让。将军以至德尊贤,广其谋虑,动有功,发中权,基业已定,大勋方缉。今俊乂并会,羽翮并肩,《管子》曰:“桓公谓管仲曰:‘寡人之有仲父,犹飞鸿之有羽翼耳。’”望无耆耇之德,而猥托宾客之上,猥犹滥也。诚自愧也。虽怀介然之节,欲洁去就之分,诚终不背其本,贰其志也。何则?范蠡收责句践。乘偏舟于五湖;偏舟,特舟也。收责谓收其罪责也。史记曰,范蠡与句践灭吴,为书辞句践曰:“臣闻主忧臣劳,主辱臣死。昔者,君王辱于会稽,所以不死,为此事也。今既雪耻,臣请从会稽之诛。”乃装其轻宝珠玉,自与其私徒属乘舟浮海以行。《计然》云,范蠡乘偏舟于江湖。舅犯谢罪文公,亦逡巡于河上。逡巡,不进也。《左传》曰,晋公子重耳反国,及河,子犯以璧授公子,曰:“臣负羁绁从君巡于天下,臣之罪多矣。臣犹知之,而况君乎?请由此亡。”公子曰:“所不与舅氏同心者,有如白水。”夫以二子之贤,勒铭两国,犹削迹归愆,请命乞身,望之无劳,盖其宜也。望闻乌氏有龙池之山,乌氏,县名,属安定郡,故城在今泾州安定县东也。微径南通,与汉相属,其傍时有奇人,聊及闲暇,广求其真。愿将军勉之。”嚣等遂至长安,更始以为右将军,崔、义皆即旧号。其冬,崔、义谋欲叛归,嚣惧并祸,即以事告之,崔、义诛死。更始感嚣忠,以为御史大夫。

  明年夏,赤眉入关,三辅扰乱。流闻光武即位河北,嚣即说更始归政于光武叔父国三老良,更始不听。诸将欲劫更始东归,嚣亦与通谋。事发觉,更始使使者召嚣,嚣称疾不入,因会客王遵、周宗等勒兵自守。更始使执金吾邓晔《谢承书》曰:“晔,南阳南乡人。以劲悍廉直为名。”将兵围嚣,嚣闭门拒守;至昏时,遂溃围,与数十骑夜斩平城门关,《三辅黄图》曰,长安城南面西头门。亡归天水。复招聚其众,据故地,自称西州上将军。

  及更始败,三辅耆老士大夫皆奔归嚣。

  嚣素谦恭爱士,倾身引接为布衣交。以前王莽平河大尹长安谷恭莽改清河为平河。为掌野大夫,平陵范逡为师友,赵秉、苏衡、郑兴为祭酒,《前书》音义曰:“礼,饮酒必祭,示有先也,故称祭酒。祭祀时,唯长者以酒沃酹。”申屠刚、杜林为持书,持书即持书侍御史,秩六百石。杨广、王遵、周宗及平襄人行巡、阿阳人王捷、长陵人王元为大将军,《东观记》曰:“元,杜陵人。”阿阳,县名,属天水郡。本为“河阳”者,误也。杜陵、金丹之属为宾客。由此名震西州,闻于山东。

  建武二年,大司徒邓禹西击赤眉,屯云阳。禹裨将冯愔引兵叛禹,西向天水,嚣逆击,破之于高平,县名,今原州平高县。尽获辎重。于是禹承制遣使持节命嚣为西州大将军,得专制凉州、朔方事。及赤眉去长安,欲西上陇,嚣遣将军杨广迎击,破之,又追败之于乌氏、泾阳闲。泾阳,县名,属安定郡,今原州平高县南泾阳故城是也。

  嚣既有功于汉,又受邓禹爵,署其腹心,议者多劝通使京师。三年,嚣乃上书诣阙。光武素闻其风声,报以殊礼,言称字,用敌国之仪,所以慰藉之良厚。慰,安也,藉,荐也。言安慰而荐藉之良甚也。时陈仓人吕鲔拥众数万,与公孙述通,寇三辅。嚣复遣兵佐征西大将军冯异击之,走鲔,遣使上状。帝报以手书曰:“慕乐德义,思相结纳。昔文王三分,犹服事殷。孔子曰:“周之德其可谓至德,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殷。”但驽马铅刀,不可强扶。《周礼》:“校人掌六马。”驽马,最下者也。《说文》:“铅,青金也。”似锡而色青。贾谊云:“铅刀为铦。”言驽马铅刀,不可强扶持而用也。数蒙伯乐一顾之价,《战国策》曰,苏代为燕说齐,未见齐王,先说淳于髡曰:“人有卖骏马者,比三旦立市,市人莫之知,往见伯乐曰:‘臣有骏马,欲卖之,比三旦立于市,市人莫与言。愿子还而视之,去而顾之,臣请献一朝之价。’伯乐如其言,一旦而价十倍也。”而苍蝇之飞,不过数步,即托骥尾,得以绝群。张敞书曰:“苍蝇之飞,不过十步;自托骐骥之尾,乃腾千里之路。然无损于骐骥,得使苍蝇绝群也。”见《敞传》。隔于盗贼,声问不数。将军操执款款,扶倾救危,南距公孙之兵,北御羌胡之乱,是以冯异西征,得以数千百人踯躅三辅。踯躅犹踟蹰也。微将军之助,则咸阳已为他人禽矣。今关东寇贼,往往屯聚,志务广远,多所不暇,未能观兵成都,与子阳角力。角力犹争力也。如令子阳到汉中、三辅,愿因将军兵马,鼓旗相当。傥肯如言,蒙天之福,即智士计功割地之秋也。秋,一岁中成功之时,故举以为言。管仲曰:‘生我者父母,成我者鲍子。’事见史记。自今以后,手书相闻,勿用傍人解构之言。”解构犹闲构也。自是恩礼愈笃。

  其后公孙述数出兵汉中,遣使以大司空扶安王印绶授嚣。嚣自以与述敌国,耻为所臣,乃斩其使,出兵击之,连破述军,以故蜀兵不复北出。

  时关中将帅数上书,言蜀可击之状,帝以示嚣,因使讨蜀,以效其信。嚣乃遣长史上书,盛言三辅单弱,刘文伯在边,文伯,卢芳字也。未宜谋蜀。帝知嚣欲持两端,不愿天下统一,于是稍黜其礼,正君臣之仪。

  初,嚣与来歙、马援相善,故帝数使歙、援奉使往来,劝令入朝,许以重爵。嚣不欲东,连遣使深持谦辞,言无功德,须四方平定,退伏闾里。五年,复遣来歙说嚣遣子入侍,嚣闻刘永、彭宠皆已破灭,乃遣长子恂随歙诣阙。以为胡骑校尉,封镌羌侯。胡骑校尉,武帝置,秩二千石也。镌谓镌凿也。而嚣将王元、王捷常以为天下成败未可知,不愿专心内事。元遂说嚣曰:“昔更始西都,四方响应,天下喁喁,谓之太平。喁喁,众口向上也。一旦败坏,大王几无所厝。今南有子阳,北有文伯,江湖海岱,王公十数,谓张步据齐,董宪起东海,李宪守舒,刘纡居垂惠,佼强、周建、秦丰等各据州郡。而欲牵儒生之说,弃千乘之基,儒生谓马援说嚣归光武。羁旅危国,以求万全,此循覆车之轨,计之不可者也。今天水完富,士马最强,北收西河、上郡,东收三辅之地,案秦旧夡,表里河山。秦外山而内河。《左传》曰:“表里山河。”元请以一丸泥为大王东封函谷关,此万世一时也。若计不及此,且畜养士马,据隘自守,旷日持久,以待四方之变,图王不成,其弊犹足以霸。《前书》徐乐曰:“图王不成,其弊足以霸”也。要之,鱼不可脱于渊,《老子》曰:“鱼不可脱于泉。”脱,失也;失泉则涸矣。神龙失埶,即还与蚯蚓同。”《慎子》曰:“腾蛇游雾,飞龙乘云。云罢雾除,与蚯蚓同,失其所乘故也。”嚣心然元计,虽遣子入质,犹负其险阸,欲专方面,于是游士长者,稍稍去之。《东观记》曰:“杜林先去,余稍稍相随,东诣京师。”

  六年,关东悉平。帝积苦兵闲,以嚣子内侍,公孙述远据边陲,乃谓诸将曰:“且当置此两子于度外耳。”因数腾书陇、蜀,《说文》曰:“腾,传也。”告示祸福。嚣宾客、掾史多文学生,每所上事,当世士大夫皆讽诵之,故帝有所辞答,尤加意焉。嚣复遣使周游诣阙,先到冯异营,游为仇家所杀。帝遣卫尉铫期持珍宝缯帛赐嚣,期至郑被盗,郑,今华州县是也。亡失财物。帝常称嚣长者,务欲招之,闻而叹曰:“吾与隗嚣事欲不谐,使来见杀,得赐道亡。”

  会公孙述遣兵寇南郡,南郡,今荆州也。乃诏嚣当从天水伐蜀,因此欲以溃其心腹。嚣复上言:“白水险阻,栈阁绝败。”白水,县,有关,属广汉郡。栈阁者,山路悬险,栈木为阁道。又多设支阂。支柱障阂。帝知其终不为用,叵欲讨之。叵犹遂也。遂西幸长安,遣建威大将军耿弇等七将军从陇道伐蜀,先使来歙奉玺书喻旨。嚣疑惧,即勒兵,使王元据陇坻,坻,坂也。郭仲产《秦州记》曰:“陇山东西百八十里,在陇州洴源县西。”伐木塞道,谋欲杀歙。歙得亡归。

  诸将与嚣战,大败,各引退。嚣因使王元、行巡侵三辅,征西大将军冯异、征虏将军祭遵等击破之。嚣乃上疏谢曰:“吏人闻大兵卒至,惊恐自救,臣嚣不能禁止。兵有大利,不敢废臣子之节,亲自追还。昔虞舜事父,大杖则走,小杖则受。《家语》孔子谓曾子之词也。臣虽不敏,敢忘斯义。今臣之事,在于本朝,赐死则死,加刑则刑。如遂蒙恩,更得洗心,死骨不朽。”有司以嚣言慢,请诛其子恂,帝不忍,复使来歙至洴,洴,水名,因以为县,属右扶风,故城在今陇州洴源县南。赐嚣书曰:“昔柴将军与韩信书柴将军,柴武也。韩信,韩王信也。信反,入匈奴,与汉战,故武与之书也。云:‘陛下宽仁,诸侯虽有亡叛而后归,辄复定号,不诛也。’以嚣文吏,晓义理,故复赐书。深言则似不逊,略言则事不决。今若束手,复遣恂弟归阙庭者,则爵禄获全,有浩大之福矣。浩亦大也。吾年垂四十,在兵中十岁,厌浮语虚辞。即不欲,勿报。”嚣知帝审其诈,遂遣使称臣于公孙述。

  明年,述以嚣为朔宁王,欲其宁静北边也。遣兵往来,为之援埶。秋,嚣将步骑三万侵安定,至阴槃,阴槃,县名,属安定郡,今泾州县。冯异率诸将拒之。嚣又令别将下陇,攻祭遵于洴,兵并无利,乃引还。

  帝因令来歙以书招王遵,遵乃与家属东诣京师,拜为太中大夫,封向义侯。⑴遵字子春,霸陵人也。父为上郡太守。遵少豪侠,有才辩,虽与嚣举兵,而常有归汉意。曾于天水私于来歙曰:“吾所以戮力不避矢石者,岂要爵位哉!徒以人思旧主,先君蒙汉厚恩,思效万分耳。”又数劝嚣遣子入侍,前后辞谏切甚,嚣不从,故去焉。

  注⑴续汉书云:“遵降,封上雒侯。”

  八年春,来歙从山道袭得略阳城。嚣出不意,惧更有大兵,乃使王元拒陇坻,行巡守番须口,番须口与回中相近,并在洴。王孟塞鸡头道,鸡头,山道也,“鸡”或作“笄”,一名崆峒山,在今原州西。牛邯军瓦亭,安定乌支县有瓦亭故关,有瓦亭川水,在今原州南。嚣自悉其大众围来歙。公孙述亦遣其将李育、田弇助嚣攻略阳,连月不下。帝乃率诸将西征之,数道上陇,使王遵持节监大司马吴汉留屯于长安。

  遵知嚣必败灭,而与牛邯旧故,知其有归义意,以书喻之曰:“遵与隗王歃盟为汉,自经历虎口,践履死地,已十数矣。于时周洛以西周洛谓东都也。无所统壹,故为王策,欲东收关中,北取上郡,进以奉天人之用,退以惩外夷之乱。数年之闲,冀圣汉复存,当挈河陇奉旧都以归本朝。生民以来,臣人之埶,未有便于此时者也。而王之将吏,群居穴处之徒,穴处言所识不远也。人人抵掌,《说文》:“抵。侧击也。”《战国策》曰“苏秦与李兑抵掌而谈”也。欲为不善之计。遵与孺卿日夜所争,害几及身者,岂一事哉!前计抑绝,后策不从,所以吟啸扼腕,垂涕登车。扼,持也。史记云:“天下之士,莫不扼腕以言之。”幸蒙封拜,得延论议,遵为太中大夫,在论议之职。每及西州之事,未尝敢忘孺卿之言。今车驾大众,已在道路,吴、耿骁将,云集四境,而孺卿以奔离之卒,拒要厄,当军冲,视其形埶何如哉?夫智者睹危思变,贤者泥而不滓,在泥滞之中而不滓污也。是以功名终申,策画复得。故夷吾束缚而相齐,《新序》曰,桓公与管仲、鲍叔、宁戚饮,桓公谓鲍叔曰:“姑为寡人祝乎?”鲍叔奉酒而起,祝曰:“吾君无忘出莒也,使管子无忘束缚从鲁也,使宁戚无忘其饭牛于车下也。”黥布杖剑以归汉,黥布为楚淮南王,高祖使随何说布,乃杖剑归汉王也。去愚就义,功名并著。今孺卿当成败之际,遇严兵之锋,可为怖栗。宜断之心胸,参之有识。”邯得书,沉吟十余日,乃谢士众,归命洛阳,拜为太中大夫。于是嚣大将十三人,属县十六,众十余万,皆降。

  王元入蜀求救,嚣将妻子奔西城,从杨广,西,县名,属汉阳郡,一名始昌,城在今秦州上邽县西南。而田弇、李育保上邽。诏告嚣曰:“若束手自诣,父子相见,保无佗也。高皇帝云:‘横来,大者王,小者侯。’田横为齐王,天下既定,横与宾客五百人居海岛,高祖使召之曰:“横来,大者王,小者侯。”事见《前书》。若遂欲为黥布者,亦自任也。”必不归降,遂如黥布,云欲为帝,亦任之也。嚣终不降。于是诛其子恂,使吴汉与征南大将军岑彭围西城,耿弇与虎牙大将军盖延围上邽。车驾东归。颍川贼起,故东归。月余,杨广死,嚣穷困。其大将王捷别在戎丘,登城呼汉军曰:“为隗王城守者,皆必死无二心!愿诸军亟罢,亟音纪力反。请自杀以明之。”遂自刎颈死。何休注《公羊传》云:“刎,割也。”数月,王元、行巡、周宗将蜀救兵五千余人,乘高卒至,鼓噪大呼曰:“百万之众方至!”汉军大惊,未及成陈,元等决围,殊死战,遂得入城,迎嚣归冀。会吴汉等食尽退去,于是安定、北地、天水、陇西复反为嚣。

  九年春,嚣病且饿,出城餐糗糒,郑康成注《周礼》曰:“糗,熬大豆与米也。”《说文》曰:“糒,干饭也。”恚愤而死。续汉志曰:“王莽末,天水童谣曰‘出吴门,望缇群,见一蹇人,言欲上天。令天可上,地上安得人?’时嚣初起兵于天水,后意稍广,欲为天子,遂破灭。嚣少病蹇。吴门,冀都门名也。有缇群山。”王元、周宗立嚣少子纯为王。明年,来歙、耿弇、盖延等攻破落门,落门,聚名也,有落门谷水,在今秦州伏羌县西。周宗、行巡、苟宇、赵恢等将纯降。宗、恢及诸隗分徙京师以东,纯与巡、宇徙弘农。唯王元留为蜀将。及辅威将军臧宫破延岑,元举众诣宫降。

  元字惠孟,初拜上蔡令,迁东平相,坐垦田不实,下狱死。《决录》曰“平陵之王,惠孟锵锵,激昂嚣、述,困于东平”也。

  牛邯字孺卿,狄道人。有勇力才气,雄于边垂。及降,大司徒司直杜林、太中大夫马援并荐之,以为护羌校尉,与来歙平陇右。

  十八年,纯与宾客数十骑亡入胡,至武威,捕得,诛之。

  论曰:隗嚣援旗纠族,援,引也。纠,收也。假制明神,谓立高祖、孝文等庙而祭之也。迹夫创图首事,有以识其风矣。终于孤立一隅,介于大国,东逼于汉,南拒于蜀。左傅曰:“介于二大国之闲。”陇坻虽隘,非有百二之埶,百二者,以秦地险固,二万人当诸侯百万人。《前书》曰,田肯贺高祖:“秦得百二焉。”区区两郡,陇西、天水也。以御堂堂之锋,言光武亲征之也。魏武《兵书》云:“无击堂堂之阵。”至使穷庙策,竭征徭,身殁众解,然后定之。则知其道有足怀者,所以栖有四方之桀,四方雄桀者,皆栖集而有之。士至投死绝亢而不悔者矣。亢,喉咙也。谓王捷自刎也。夫功全则誉显,业谢则衅生,回成丧而为其议者,或未闻焉。成丧犹成败也。言事之成败在于天命,不由人力。能回为此议者寡,故未之闻也。若嚣命会符运,敌非天力,虽坐论西伯,岂多嗤乎?天力谓光武天所授也。言不遇光武为敌,则不谢西伯也。嗤,笑也。

  公孙述字子阳,扶风茂陵人也。《东观记》曰:“其先武帝时,以吏二千石自无盐徙焉。”哀帝时,以父任为郎。任,保任也。《东观记》曰:“成帝末,述父仁为侍御史,任为太子舍人,稍增秩为郎焉。”后父仁为河南都尉,秦置郡尉,典兵禁,捕盗贼,景帝更名都尉,秩比二千石也。而述补清水长。清水,县名,属天水郡,今秦州县。仁以述年少,遣门下掾随之官。州郡有掾,皆自辟除之,常居门下,故以为号。月余,掾辞归,白仁曰:“述非待教者也。”后太守以其能,使兼摄五县,政事修理,奸盗不发,郡中谓有鬼神。言明察也。王莽天凤中,为导江卒正,居临邛,王莽改蜀郡曰导江,太守曰卒正。临邛,今邛州县也。复有能名。

  及更始立,豪杰各起其县以应汉,南阳人宗成自称“虎牙将军”,入略汉中;又商人王岑亦起兵于雒县,商,今商州商雒县也。雒县属广汉郡,今益州县也。自称“定汉将军”,杀王莽庸部牧以应成,王莽改益州为庸部,其牧宋遵也。众合数万人。述闻之,遣使迎成等。成等至成都,虏掠暴横。述意恶之,召县中豪桀谓曰:“天下同苦新室,思刘氏久矣,故闻汉将军到,驰迎道路。今百姓无辜而妇子系获,室屋烧燔,此寇贼,非义兵也。吾欲保郡自守,以待真主。诸卿欲并力者即留,不欲者便去。”豪桀皆叩头曰:“愿效死。”述于是使人诈称汉使者自东方来,假述辅汉将军、蜀郡太守兼益州牧印绶。乃选精兵千余人,西击成等。比至成都,众数千人,遂攻成,大破之。成将垣副杀成,以其众降。《风俗通》曰:“垣,秦邑也,因以为姓。秦始皇有将垣齮。”《东观记》曰:“初,副以汉中亭长聚众降成,自称辅汉将军。”二年秋,更始遣柱功侯李宝、益州刺史张忠,将兵万余人徇蜀、汉。述恃其地险众附,有自立志,乃使其弟恢“恢”本或作“惔”。于绵竹击宝、忠,大破走之。绵竹,县名,属广汉郡,今益州县也,故城在今县东。由是威震益部。

  功曹李熊说述曰:“方今四海波荡,匹夫横议。将军割据千里,地什汤武,枚乘谏吴王曰:“汤武之土,不过百里。”若奋威德以投天隙,天时之闲隙也。霸王之业成矣。宜改名号,以镇百姓。”述曰:“吾亦虑之,公言起我意。”于是自立为蜀王,都成都。

  蜀地肥饶,兵力精强,远方士庶多往归之,邛、笮君长邛、笮皆西南夷国名。笮音昨。见《西南夷传》。皆来贡献。李熊复说述曰:“今山东饥馑,人庶相食;兵所屠灭,城邑丘墟。蜀地沃野千里,土壤膏腴,无块曰壤。果实所生,无谷而饱。左思《蜀都赋》曰:“户有橘柚之园。”又曰:“瓜畴芋区。”《前书》卓王孙曰:“吾闻?山之下沃野,下有蹲鸱,至死不饥。”女工之业,覆衣天下。左思蜀都赋曰:“百室离房,机杼相和。”衣音于既反。名材竹干,器械之饶,不可胜用。竹干,竹箭也。内盛曰器,外盛曰械。又有鱼盐铜银之利,丙穴出嘉鱼,在汉中。蜀有盐井,又有铜陵山,其朱提界出银。朱音上朱反。提音上移反。浮水转漕之便。北据汉中,杜褒、斜之险;东守巴郡,拒捍关之口;史记曰楚肃王为捍关以拒蜀,故基在今硖州巴山县。地方数千里,战士不下百万。见利则出兵而略地,无利则坚守而力农。东下汉水以窥秦地,南顺江流以震荆、杨。所谓用天因地,成功之资。今君王之声,闻于天下,而名号未定,志士狐疑,宜即大位,使远人有所依归。”述曰:“帝王有命,吾何足以当之?”熊曰:“天命无常,百姓与能。《诗》云“天命靡常”,《易》曰“百姓与能”也。能者当之,王何疑焉!”述梦有人语之曰:“八厶子系,十二为期。”《说文》云厶音私。系音系,胡计反。觉,谓其妻曰:“虽贵而祚短,若何?”妻对曰:“朝闻道,夕死尚可,况十二乎!”会有龙出其府殿中,夜有光耀,述以为符瑞,因刻其掌,文曰“公孙帝”。建武元年四月,遂自立为天子,号成家。以起成都,故号成家。色尚白。建元曰龙兴元年。以李熊为大司徒,以其弟光为大司马,恢为大司空。改益州为司隶校尉,蜀郡为成都尹。汉以京师为司隶校尉部,置京兆尹;中兴以洛阳为司隶校尉部,置河南尹。故述敩焉。

  越巂任贵亦杀王莽大尹而据郡降。述遂使将军侯丹开白水关,在汉阳西县。《梁州记》曰“关城西南有白水关”也。北守南郑;今梁州县也,故城在今县东北也。将军任满从阆中下江州,阆中、江州皆县名,并属巴郡。阆中,今隆州县也。江州故城在渝州巴县西。东据捍关。于是尽有益州之地。

  自更始败后,光武方事山东,未遑西伐。关中豪桀吕鲔等往往拥众以万数,莫知所属,多往归述,时延岑据蓝田,王歆据下邽,各称将军,拥兵。事见《冯异传》。皆拜为将军。遂大作营垒,陈车骑,肄习战射,会聚兵甲数十万人,积粮汉中,筑宫南郑。又造十层赤楼帛兰船。盖以帛饰其兰槛也。多刻天下牧守印章,备置公卿百官。使将军李育、程乌将数万众出陈仓,与吕鲔徇三辅。三年,征西将军冯异击鲔、育于陈仓,大败之,鲔、育奔汉中。五年,延岑、田戎为汉兵所败,皆亡入蜀。

  岑字叔牙,南阳人。《东观记》曰筑阳县人。始起据汉中,又拥兵关西,所在破散,走至南阳,略有数县。戎,汝南人。初起兵夷陵,转寇郡县,众数万人。岑、戎并与秦丰合,丰俱以女妻之。及丰败,故二人皆降于述。述以岑为大司马,封汝宁王,戎翼江王。六年,述遣戎与将军任满出江关,下临沮、夷陵闲,《华阳国志》曰:“巴楚相攻,故置江关。”旧在赤甲城,后移在江州南岸,对白帝城,故基在今夔州人复县南。临沮,县名,侯国,属南郡,故城在今荆州当阳县西北。夷陵,县名,属南郡,今硖州县也,故城在今县西北。招其故众,因欲取荆州诸郡,竟不能克。

  是时,述废铜钱,置铁官钱,置铁官以铸钱。百姓货币不行。蜀中童谣言曰:“黄牛白腹,五铢当复。”好事者窃言王莽称“黄”,述自号“白”,五铢钱,汉货也,言天下当并还刘氏。述亦好为符命鬼神瑞应之事,妄引谶记。以为孔子作春秋,为赤制而断十二公,《尚书·考灵耀》曰:“孔子为赤制,故作春秋。”赤者,汉行也。言孔子作春秋断十二公,象汉十二帝。明汉至平帝十二代,历数尽也,据汉十一帝,言十二代者,并数吕后。一姓不得再受命。又引《录运法》曰:“废昌帝,立公孙。”《括地象》曰:“帝轩辕受命,公孙氏握。”《录运法》、《括地象》并《河图》名也。《援神契》曰:“西太守,乙卯金。”谓西方太守而乙绝卯金也。乙,轧也。述言西方太守能轧绝卯金也。五德之运,黄承赤而白继黄,金据西方为白德,而代王氏,得其正序。又自言手文有奇,及得龙兴之瑞。数移书中国,冀以感动众心。帝患之,乃与述书曰:“图谶言‘公孙’,即宣帝也。代汉者当涂高,君岂高之身邪?《东观记》曰:“光武与述书曰:‘承赤者,黄也;姓当涂,其名高也。’”乃复以掌文为瑞,王莽何足效乎!王莽诈以铁契、石龟、文圭、玄印等为符瑞,言不足仿效也。君非吾贼臣乱子,仓卒时人皆欲为君事耳,何足数也。数,责也。君日月已逝,妻子弱小,当早为定计,可以无忧。天下神器,不可力争,《老子》云:“天下神器,不可为也。”宜留三思。”署曰“公孙皇帝”。述不答。

  明年,隗嚣称臣于述。述骑都尉平陵人荆邯见东方将平,兵且西向,说述曰:“兵者,帝王之大器,古今所不能废也。《左传》宋子罕曰:“天生五材,废一不可,谁能去兵?圣人以兴,乱人以废,废兴存亡之术,皆兵之由也。”昔秦失其守,豪桀并起,汉祖无前人之迹,立锥之地,言汉祖起自布衣,无公刘、太王之业也。枚乘谏吴书曰:“舜无立锥之地以有天下。”起于行阵之中,躬自奋击,兵破身困者数矣。然军败复合,创愈复战。军败谓战于睢水上,为楚所破,后得韩信军,复大振也。创愈谓在于成皋闲,项羽射伤汉王胸,后复战。何则?前死而成功,逾于却就于灭亡也。隗嚣遭遇运会,割有雍州,兵强士附,威加山东。陇西、天水皆雍州之地,故言割有也。《嚣传》云“名震西州,流闻山东”,是威加也。遇更始政乱,复失天下,众庶引领,四方瓦解。《淮南子》曰:“武王伐纣,左操黄钺,右秉白旄而麾之,则瓦解而走。”嚣不及此时推危乘胜,以争天命,而退欲为西伯之事,尊师章句,宾友处士,章句谓郑兴等也。处士谓方望等也。偃武息戈,卑辞事汉,喟然自以文王复出也。令汉帝释关陇之忧,以嚣居西,无东之意,故置之度外而不为忧。专精东伐,四分天下而有其三;使西州豪杰咸居心于山东,发闲使,招携贰,闲使谓来歙、马援等也。携贰谓王遵、郑兴、杜林、牛邯等相次而归光武。则五分而有其四;若举兵天水,必至沮溃,天水既定,则九分而有其八。陛下以梁州之地,内奉万乘,外给三军,百姓愁困,不堪上命,将有王氏自溃之变。王氏即王莽也。臣之愚计,以为宜及天下之望未绝,豪杰尚可招诱,急以此时发国内精兵,令田戎据江陵,临江南之会,倚巫山之固,巫山在今夔州巫山县东也。筑垒坚守,传檄吴、楚,长沙以南必随风而靡。令延岑出汉中,定三辅,天水、陇西拱手自服。如此,海内震摇,冀有大利。”述以问群臣。博士吴柱曰:“昔武王伐殷,先观兵孟津,八百诸侯不期同辞,然犹还师以待天命。未闻无左右之助,而欲出师千里之外,以广封疆者也。”邯曰:“今东帝无尺土之柄,驱乌合之众,邹阳云:“周用乌集而王。”跨马陷敌,所向辄平。不亟乘时与之分功,亟,急也。而坐谈武王之说,是效隗嚣欲为西伯也。”述然邯言,欲悉发北军屯士及山东客兵,使延岑、田戎分出两道,与汉中诸将合兵并埶。蜀人及其弟光以为不宜空国千里之外,决成败于一举,固争之,述乃止。延岑、田戎亦数请兵立功,终疑不听。

  述性苛细,察于小事。敢诛杀而不见大体,好改易郡县官名。然少为郎,习汉家制度,出入法驾,法驾,属车三十六乘,公卿不在卤簿中,侍中骖乘,奉车都尉御。前驱九斿云罕,凤皇闟戟,皮轩。銮旗旄骑,旄头之骑也。陈置陛戟,然后辇出房闼。又立其两子为王,食犍为、广汉各数县。群臣多谏,以为成败未可知,戎士暴露,而遽王皇子,示无大志,伤战士心。述不听。唯公孙氏得任事,由此大臣皆怨。

  八年,帝使诸将攻隗嚣,述遣李育将万余人救嚣。嚣败,并没其军,蜀地闻之恐动。述惧,欲安众心。成都郭外有秦时旧仓,述改名白帝仓,述以色尚白,故改之。自王莽以来常空。述即诈使人言白帝仓出谷如山陵,百姓空市里往观之。述乃大会群臣,问曰:“白帝仓竟出谷乎?”皆对言“无”。述曰:“讹言不可信,道隗王破者复如此矣。”俄而嚣将王元降,述以为将军。明年,使元与领军环安拒河池,河池,今凤州县也。又遣田戎及大司徒任满、南郡太守程泛将兵下江关,破威虏将军冯骏等,拔巫及夷陵、夷道,夷道,县名,属南郡,故城在今硖州宜都县西。因据荆门。荆门,山名也,在今硖州宜都县西北,今犹有故城基趾在山上。

  十一年,征南大将军岑彭攻之,满等大败,述将王政斩满首降于彭。田戎走保江州。江州,县名,属巴郡,故城今渝州巴县。城邑皆开门降,彭遂长驱至武阳。武阳,县名,故城在今眉州。帝乃与述书,陈言祸福,以明丹青之信。杨雄《法言》曰:“王者之言,炳若丹青。”述省书叹息,以示所亲太常常少、光禄勋张隆。隆、少皆劝降。述曰:“废兴命也。岂有降天子哉!”左右莫敢复言。

  中郎将来歙急攻王元、环安,安使刺客杀歙;述复令刺杀岑彭。十二年,述弟恢及子婿史兴并为大司马吴汉、辅威将军臧宫所破,战死。自是将帅恐惧,日夜离叛,述虽诛灭其家,犹不能禁。帝必欲降之,乃下诏喻述曰:“往年诏书比下,比,频也。开示恩信,勿以来歙、岑彭受害自疑。今以时自诣,则家族完全;若迷惑不喻,委肉虎口,痛哉柰何!将帅疲倦,吏士思归,不乐久相屯守,诏书手记,不可数得,朕不食言。”述终无降意。

  九月,吴汉又破斩其大司徒谢丰、执金吾袁吉,汉兵遂守成都。述谓延岑曰:“事当柰何?”岑曰:“男儿当死中求生,可坐穷乎!财物易聚耳,不宜有爱。”述乃悉散金帛,募敢死士五千余人,以配岑于市桥,市桥即七星之一桥也。李膺《益州记》曰:“冲星桥,旧市桥也,在今成都县西南四里。”伪建旗帜,帜,幡也。帜音昌忌反,又式志反。鸣鼓挑战,而潜遣奇兵出吴汉军后,袭击破汉。汉墯水,缘马尾得出。

  十一月,臧宫军至咸门。成都北面有二门,其西者名咸门。述视占书,云“虏死城下”,大喜,谓汉等当之。乃自将数万人攻汉,使延岑拒宫。大战,岑三合三胜。自旦及日中,军士不得食,并疲,汉因令壮士突之,述兵大乱,被刺洞胸,墯马。《吴汉传》云:“护军高午奔阵刺述,杀之。”左右舆入城。述以兵属延岑,其夜死。明旦,岑降吴汉。乃夷述妻子,尽灭公孙氏,并族延岑。遂放兵大掠,焚述宫室。帝闻之怒,以谴汉。又让汉副将刘尚曰:“城降三日,吏人从服,孩儿老母,口以万数,一旦于兵纵火,闻之可为酸鼻!尚宗室子孙,尝更吏职,何忍行此?仰视天,俯视地,观放麑啜羹,二者孰仁?《韩子》曰:“孟孙猎得麑,使秦西巴持之。其母随而呼,秦西巴不忍而与其母。”《战国策》曰:“乐羊为魏将而攻中山。其子在中山,中山君烹其子而遗之羹,乐羊啜之,尽一杯,而攻拔中山。”良失斩将吊人之义也!”良犹甚也。

  初,常少、张隆劝述降,不从,并以忧死。帝下诏追赠少为太常,隆为光禄勋,以礼改葬之。其忠节志义之士,并蒙旌显。谓李业、谯玄等,见《独行传》。程乌、李育以有才干,皆擢用之。于是西土咸悦,莫不归心焉。

  论曰:昔赵佗自王番禺,赵佗,真定人,因汉初天下未定,自立为南越王。番禺,县,属南海郡,故城在今广州西南。《越志》曰:“有番山、禺山,因以为名。”公孙亦窃帝蜀汉,推其无他功能,而至于后亡者,将以地边处远,非王化之所先乎?述虽为汉吏,无所冯资,徒以文俗自喜,遂能集其志计。道未足而意有余,不能因隙立功,以会时变,方乃坐饰边幅,边幅犹有边缘,以自矜持。以高深自安,昔吴起所以惭魏侯也。史记曰:“魏武侯浮西河而下,中流而顾曰:‘美哉乎,河山之固,此魏之宝也。’吴起对曰:‘在德不在险。’”及其谢臣属,审废兴之命,与夫泥首衔玉者异日谈也。干宝《晋记》曰:“吴王孙皓将其子瑾等,泥首面缚降王浚。”《左传》曰:“许男面缚衔璧以见楚子。”璧,玉也。

  赞曰:公孙习吏,隗王得士,汉命已还,二隅方跱。天数有违,江山难恃。违犹去也。

查看目录 >> 《后汉书 李贤注》


国学迷 人譜類記二卷人譜一卷 十八年八月通和帳單 憲政編查館會奏覆核各部院籌備未盡事宜摺 揖石齋文集三卷 梅苑十卷 金湯借箸十二籌十二卷 [乾隆]福州府志七十六卷首一卷 史忠正公集四卷首一卷末一卷 簡松草堂集二十卷蠟味小稿五卷 金史一百三十五卷附考證 洪武正韻十六卷 追贈朝議大夫誥對光祿大夫建威將軍文公魯齋陽穀殉難事實一卷 初學記三十卷 説文新附攷六卷 三國志六十五卷 靈洞山房集三卷 餐青閣詩稿五卷 嘆世無為卷 沙河逸志小稿三卷 秦餘草詩集 [正德]武功縣志三卷首一卷 經義攷補證十二卷 昭明文選六臣彙注疏解十九卷 五種遺規摘鈔十二卷 壯學齋文集十二卷 駱文忠公奏稿十卷 請設官漕局以輔食儲而絕商局書 新刻一劄三奇四卷 策學備纂三十二卷目錄三十二卷首一卷 渠風集略七卷 雕龍扇寶卷 文字蒙求四卷 衛道編二卷 醉耕詩集六卷 禹貢錐指二十卷附略圖一卷 [光緒]巫山縣志三十二卷首一卷 杜工部集二十卷首一卷 牧令書輯要十卷 明紀六十卷 大清縉紳全書四卷 康熙字典十二集 錫六環二卷 理虛元鑒五卷 紀元編三卷末一卷 周易四卷 嵇中散集十卷 繪圖後紅樓夢六卷三十二回 [浙江秀水]姚氏家乘四卷 司馬彪莊子注一卷 榕村詩選八卷首一卷 靈芬館詩續集九卷 衡齋算學遺書合刻二種十六卷 廬陽名勝便覽六卷 學校管理法問答不分卷 [光緒]豐順縣志八卷 憶雲詞甲稿一卷乙稿一卷丙稿一卷丁稿一卷 廣治平略三十六卷續集八卷 顧誤錄 筠心書屋詩鈔十二卷 高僧傳初集十五卷二集四十卷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1/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1.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1/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10.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1/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11.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1/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12.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1/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13.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1/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2(1).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1/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2.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1/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3.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1/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4.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1/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5.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1/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6.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1/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7.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1/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8.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1/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9.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2/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14.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2/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15.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2/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16.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2/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17.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2/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18.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2/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19.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2/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20.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2/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21.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2/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22.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2/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23.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2/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24.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3/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25.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3/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26.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3/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27.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3/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28.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3/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29.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3/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30.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3/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31.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3/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32.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3/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33.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3/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34.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3/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35.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4/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36.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4/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37.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4/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38.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4/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39.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4/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40.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4/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41.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4/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42.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4/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43.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4/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44.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4/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45.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4/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46.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5/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48.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5/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49.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5/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50.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5/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51.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5/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52.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5/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53.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5/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54.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5/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55.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5/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56.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5/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57.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5/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58.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5/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59.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6/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60.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6/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61.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6/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62.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6/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63.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6/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64.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6/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65.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6/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66.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6/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67.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6/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68.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6/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69.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6/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70(1).pdf 各地方志/四川府县志辑(全70册)-6/中国地方志集成 四川府县志辑 70.pdf 各地方志/安徽府县志辑(全)/中国地方志集成 安徽府县志辑 01.zip 各地方志/安徽府县志辑(全)/中国地方志集成 安徽府县志辑 02 光绪续修廬州府志 (一).zip 各地方志/安徽府县志辑(全)/中国地方志集成 安徽府县志辑 03 光绪续修庐州府志(二)(1).zip 各地方志/安徽府县志辑(全)/中国地方志集成 安徽府县志辑 03 光绪续修庐州府志(二).zip 各地方志/安徽府县志辑(全)/中国地方志集成 安徽府县志辑 04 光绪续修庐州府志(三)(1).zip 各地方志/安徽府县志辑(全)/中国地方志集成 安徽府县志辑 04 光绪续修庐州府志(三).zip 各地方志/安徽府县志辑(全)/中国地方志集成 安徽府县志辑 05.zip 各地方志/安徽府县志辑(全)/中国地方志集成 安徽府县志辑 06(1).zip 各地方志/安徽府县志辑(全)/中国地方志集成 安徽府县志辑 06.zip 各地方志/安徽府县志辑(全)/中国地方志集成 安徽府县志辑 07(1).zip 各地方志/安徽府县志辑(全)/中国地方志集成 安徽府县志辑 07.zip 各地方志/安徽府县志辑(全)/中国地方志集成 安徽府县志辑 08 嘉庆无为州志地 民国无为县小志.zip 各地方志/安徽府县志辑(全)/中国地方志集成 安徽府县志辑 09.zip 各地方志/安徽府县志辑(全)/中国地方志集成 安徽府县志辑 10.zip 各地方志/安徽府县志辑(全)/中国地方志集成 安徽府县志辑 11.zip 各地方志/安徽府县志辑(全)/中国地方志集成 安徽府县志辑 12.zip 各地方志/安徽府县志辑(全)/中国地方志集成 安徽府县志辑 13.zip 各地方志/安徽府县志辑(全)/中国地方志集成 安徽府县志辑 14 民国宿松县志 (一)(1).zip 各地方志/安徽府县志辑(全)/中国地方志集成 安徽府县志辑 14 民国宿松县志 (一)(2).zip 各地方志/安徽府县志辑(全)/中国地方志集成 安徽府县志辑 14 民国宿松县志 (一).zip 各地方志/安徽府县志辑(全)/中国地方志集成 安徽府县志辑 15 民国宿松县志(二).zip 各地方志/安徽府县志辑(全)/中国地方志集成 安徽府县志辑 16 民国太湖县志(1).zip 各地方志/安徽府县志辑(全)/中国地方志集成 安徽府县志辑 16 民国太湖县志.zip 各地方志/安徽府县志辑(全)/中国地方志集成 安徽府县志辑 17(1).zip 各地方志/安徽府县志辑(全)/中国地方志集成 安徽府县志辑 17.zip 各地方志/安徽府县志辑(全)/中国地方志集成 安徽府县志辑 18 同治六安州志 (一).zip 各地方志/安徽府县志辑(全)/中国地方志集成 安徽府县志辑 19 同治六安州志 (二).zip 各地方志/安徽府县志辑(全)/中国地方志集成 安徽府县志辑 20.zip 各地方志/安徽府县志辑(全)/中国地方志集成 安徽府县志辑 21 光绪寿州志.zip 各地方志/安徽府县志辑(全)/中国地方志集成 安徽府县志辑 22.zip 各地方志/安徽府县志辑(全)/中国地方志集成 安徽府县志辑 23.zip 各地方志/安徽府县志辑(全)/中国地方志集成 安徽府县志辑 24.zip 各地方志/安徽府县志辑(全)/中国地方志集成 安徽府县志辑 25.zip 各地方志/安徽府县志辑(全)/中国地方志集成 安徽府县志辑 26.zip 各地方志/安徽府县志辑(全)/中国地方志集成 安徽府县志辑 27.zip 各地方志/安徽府县志辑(全)/中国地方志集成 安徽府县志辑 28.zip 各地方志/安徽府县志辑(全)/中国地方志集成 安徽府县志辑 29 乾隆碭山县志 嘉庆萧县志 同治续萧县志.zip 各地方志/安徽府县志辑(全)/中国地方志集成 安徽府县志辑 30.zip 各地方志/安徽府县志辑(全)/中国地方志集成 安徽府县志辑 31(1).zip 各地方志/安徽府县志辑(全)/中国地方志集成 安徽府县志辑 31.zip 各地方志/安徽府县志辑(全)/中国地方志集成 安徽府县志辑 32 光绪凤阳府志(一).zip 各地方志/安徽府县志辑(全)/中国地方志集成 安徽府县志辑 33 光绪凤阳府志(二)(1).zip 各地方志/安徽府县志辑(全)/中国地方志集成 安徽府县志辑 33 光绪凤阳府志(二).zip 各地方志/安徽府县志辑(全)/中国地方志集成 安徽府县志辑 34.zip 各地方志/安徽府县志辑(全)/中国地方志集成 安徽府县志辑 35.zip 各地方志/安徽府县志辑(全)/中国地方志集成 安徽府县志辑 36.zip 各地方志/安徽府县志辑(全)/中国地方志集成 安徽府县志辑 37(1).zip 各地方志/安徽府县志辑(全)/中国地方志集成 安徽府县志辑 37.zip 各地方志/安徽府县志辑(全)/中国地方志集成 安徽府县志辑 38.zip 月下 月下书 月下吹篪 月下绳 月下老 月下老人 月下老儿 月下花前 月下赤绳 月中人 月中桂 月中玉兔 月中簿 月书 月兔 月入怀中 月天斤 月姊 月娥 月将 月影三人 月御 月户 月扇 月攘 月斧 月旦 月旦堂 月旦持评 月旦春秋 月旦里评 月明千里 月杵 月殿嫦娥 月老 月荚 月蓂 月评 月车 月车掷果 月里姮娥 月里嫦娥 月露之体 有于 有口皆碑 有土 有孔铸颜 有意袍 有樗不才 有脚春 有舌 有道碑 有金如粟,不以入怀 有钱挂杖 有马如羊,不以入厩 朋来之辰 朋簪 朋锡 服彩 服盐车 朔雁传书 朔饥欲死 朔饥索米 望云人 望刀环 望夫化去 望夫台 望夫女石 望宋墙高 望尘 望尘之友 望尘态 望尘拜伏 望尘迎 望尘靡及 望履 望帝 望帝化 望帝化鹃 望帝啼魂 望帝魂 望拜马蹄 望断白云 望杏 望林止渴 望梅 望梅消渴 望梅阁老 望洋 望洋惊叹 望洋而叹 望火马 望玉关 望王孙 望白云 望白衣 望秋蒲柳 望绨袍 望舒 望车尘 望门大嚼 望门张俭 望风捕影 朝三四 朝三暮二 朝乾夕惕 朝云暮雨 朝云约 朝南暮北风 朝四暮三 朝天曳履 朝宣室 朝拄笏 朝来爽气 朝梁暮周 朝梁暮晋 朝梁暮陈 朝歌鼓刀叟 朝爽 朝秦暮楚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