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后汉书 李贤注 >

卷十下 皇后纪第十下

卷十下 皇后纪第十下

  安思阎皇后讳姬,《谥法》曰:“谋虑不愆曰思。”河南荥阳人也。祖父章,永平中为尚书,以二妹为贵人。章精力晓旧典,久次,当迁以重职,显宗为后宫亲属,竟不用,出为步兵校尉。《汉官仪》曰“比二千石,掌宿卫兵,属北军中候”也。章生畅,畅生后。

  后有才色。元初元年,以选入掖庭,甚见垄爱,为贵人。二年,立为皇后。后专房妒忌,帝幸宫人李氏,生皇子保,遂鸩杀李氏。鸩,毒鸟也。食蝮。以其羽画酒中,饮之立死。三年,以后父侍中畅为长水校尉,封北宜春侯,北宜春,县,属汝南郡。以豫章有宜春,故此加北。故城在今豫州汝阳县西南也。食邑五千户。四年,畅卒,谥曰文侯,子显嗣。

  建光元年,邓太后崩,帝始亲政事。显及弟景、耀、晏并为卿校,典禁兵。延光元年,更封显长社侯,长社,县,属颍川郡。《前书》音义曰:“其社中树暴长,故名长社。”今许州县。食邑万三千五百户,追尊后母宗为荥阳君。续汉志曰:“妇人封君,仪比公主,油犍軿车,带绶以采组为绲带,各如其绶色,黄金辟邪加其首为带。”显、景诸子年皆童龀,《大戴礼》曰:“男八岁而龀,女七岁而龀。”龀,毁齿也,音初刃反。并为黄门侍郎。后宠既盛,而兄弟颇与朝权,后遂与大长秋江京、中常侍樊丰等共谮皇太子保,废为济阴王。

  四年春,后从帝幸章陵,帝道疾,崩于叶县。后、显兄弟及江京、樊丰等谋曰:“今晏驾道次,晏,晚也。臣下不敢斥言帝崩,犹言晚驾而出。济阴王在内,邂逅公卿立之,还为大害。”乃伪云帝疾甚,徙御卧车。行四日,驱驰还宫。明日,诈遣司徒刘熹诣郊庙社稷,告天请命。其夕,乃发丧。尊后曰皇太后。皇太后临朝,蔡邕《独断》曰:“少帝即位,太后即代摄政,临前殿,朝群臣。太后东面,少帝西面。群臣奏事上书,皆为两通,一诣后,一诣少帝。”以显为车骑将军仪同三司。

  太后欲久专国政,贪立幼年,与显等定策禁中,迎济北惠王子北乡侯懿,惠王名寿,章帝子也。立为皇帝。显忌大将军耿宝耿弇之弟舒之孙。位尊权重,威行前朝,乃风有司奏宝及其党与中常侍樊丰、虎贲中郎将谢恽、恽弟侍中笃、笃弟大将军长史宓、《善文》曰:“恽字伯周。宓字仲周,笃字季周。”侍中周广、阿母野王君王圣、圣女永、永婿黄门侍郎樊严等,更相阿党,互作威福,探刺禁省,更为唱和,皆大不道。丰、恽、广皆下狱死,家属徙比景;比景,县名,属日南郡。《前书》音义曰:“日中于头上,景在己下,故名之。”宓、严减死,髡钳;贬宝为则亭侯,遣就国,自杀;王圣母子徙雁门。于是景为卫尉,耀城门校尉,晏执金吾,兄弟权要,威福自由。

  少帝立二百余日而疾笃,显兄弟及江京等皆在左右。京引显屏语曰:“北乡侯病不解,国嗣宜时有定。前不用济阴王,今若立之,后必当怨,又何不早征诸王子,简所置乎?”显以为然。及少帝薨,京白太后,征济北、河闲王子。未至,而中黄门孙程合谋杀江京等,立济阴王,是为顺帝。显、景、晏及党与皆伏诛,迁太后于离宫,家属徙比景。明年,太后崩。在位十二年,合葬恭陵。

  帝母李氏瘗在洛阳城北,帝初不知,莫敢以闻。及太后崩,左右白之,帝感悟发哀,亲到瘗所,更以礼殡,上尊谥曰恭愍皇后,葬恭北陵,为策书金匮,藏于世祖庙。在恭陵之北,因以为名。《汉官仪》曰:“置陵园令、食监各一人,秩皆六百石。”金匮,缄之以金。

  顺烈梁皇后讳妠,《谥法》曰:“执德尊业曰烈。”《声类》曰:“妠,娶也,音纳。”大将军商之女,恭怀皇后弟之孙也。后生,有光景之祥。少善女工,好《史书》,九岁能诵《论语》,治韩诗,韩婴所传《诗》也。大义略举。常以列女图画置于左右,以自监戒。刘向撰《列女传》八篇,图画其象。父商深异之,窃谓诸弟曰:“我先人全济河西,所活者不可胜数。商曾祖统,更始二年补中郎将、酒泉太守,使安集凉州。时河西扰乱,众议以统素有威信,乃推统与窦融共完全五郡。虽大位不究,而积德必报。若庆流子孙者,傥兴此女乎?”

  永建三年,与姑俱选入掖庭,时年十三。相工茅通见后,惊,再拜贺曰:“此所谓日角偃月,相之极贵,臣所未尝见也。”太史卜兆得寿房,又筮得《坤》之《比》,《易·坤卦》六五爻,变而之《比》,《比》九五,《象》曰:“显比之吉,位正中也。”九五居得其位,下应于上,故吉。遂以为贵人。常特被引御,从容辞于帝曰:“夫阳以博施为德,阴以不专为义,螽斯则百,福之所由兴也。《诗·国风序》曰:“言后妃若螽斯不妒忌,则子孙众多也。”《诗·大雅》曰“太姒嗣徽音,则百斯男”也。愿陛下思云雨之均泽,识贯鱼之次序,《易》曰:“云行雨施,品物流形。”《剥卦》曰:“贯鱼,以宫人宠,无不利。”《剥》,《坤》下《艮》上,五阴而一阳,众阴在下,骈头相次,似贯鱼也。使小妾得免罪谤之累。”由是帝加敬焉。

  阳嘉元年春,有司奏立长秋宫,以乘氏侯商先帝外戚,商祖姑,章帝贵人,生和帝也。春秋之义,娶先大国,《公羊传》曰,天子娶于纪。纪本子爵也,先褒为侯,言王者不娶于小国也。梁小贵人宜配天祚,正位坤极。正其内位,居阴德之极也。《易》曰“女正位乎内”也。帝从之,乃于寿安殿立贵人为皇后。寿安是德阳宫内殿名。后既少聪惠,深览前世得失,虽以德进,不敢有骄专之心,每日月见谪,谪,责也。礼记云:“阳事不得,谪见于天,日为之食。阴事不得,谪见于天,月为之食。”辄降服求愆。

  建康元年,帝崩。后无子,美人虞氏子炳立,是为冲帝。尊后为皇太后,太后临朝。冲帝寻崩,复立质帝,犹秉朝政。

  时杨、徐剧贼寇扰州郡,西羌、鲜卑及日南蛮夷攻城暴掠,赋敛烦数,官民困竭。太后夙夜勤劳,推心杖贤,委任太尉李固等,拔用忠良,务崇节俭。其贪叨罪慝,多见诛废。贪财曰叨。慝,恶也。分兵讨伐,群寇消夷。故海内肃然,宗庙以宁。而兄大将军冀鸩杀质帝,专权暴滥,忌害忠良,数以邪说疑误太后,遂立桓帝而诛李固。太后又溺于宦官,多所封宠,以此天下失望。

  和平元年春,归政于帝,太后寝疾遂笃,乃御辇幸宣德殿,见宫省官属及诸梁兄弟。诏曰:“朕素有心下结气,从闲以来,加以浮肿,逆害饮食,寖以沉困,寖,渐也。比使内外劳心请祷。私自忖度,日夜虚劣,不能复与群公卿士共相终竟。援立圣嗣,恨不久育养,见其终始。今以皇帝、将军兄弟委付股肱,其各自勉焉。”后二日而崩。在位十九年,年四十五。合葬宪陵。

  虞美人者,以良家子年十三选入掖庭,续汉志曰:“美人父诗为郎中,诗父衡屯骑校尉。”又生女舞阳长公主。自汉兴,母氏莫不尊宠。顺帝既未加美人爵号,而冲帝早夭,大将军梁冀秉政,忌恶佗族,故虞氏抑而不登,但称“大家”而已。

  陈夫人者,家本魏郡,少以声伎入孝王宫,得幸,生质帝。亦以梁氏故,荣宠不及焉。

  熹平四年,小黄门赵祐、续汉志曰:“小黄门,六百石,宦者,无员,掌侍左右,受尚书事。上在内宫,关通中外,及中宫以下众事,诸公主及王大妃等疾苦,则使问之。”议郎卑整上言:《风俗通》曰:“卑氏,郑大夫卑谌之后,汉有卑躬,为北平太守。”“春秋之义,母以子贵。《公羊传》曰:“桓公幼而贵,隐公长而卑。桓何以贵?母贵也。母贵则子何以贵?子以母贵,母以子贵。”隆汉盛典,尊崇母氏,凡在外戚,莫不加宠。今冲帝母虞大家,质帝母陈夫人,皆诞生圣皇,而未有称号。夫臣子虽贱,尚有追赠之典,况二母见在,不蒙崇显之次,无以述遵先世,垂示后世也。”帝感其言,乃拜虞大家为宪陵贵人,陈夫人为渤海孝王妃,孝王名鸿,章帝子千乘贞王伉之孙。鸿生质帝,帝立,徙勃海焉。使中常侍持节授印绶,遣太常以三牲告宪陵、怀陵、静陵焉。怀陵,冲帝陵。静陵,质帝陵。

  孝崇匽皇后讳明,匽音偃。为蠡吾侯翼媵妾,蠡吾侯翼,河闲王开子,和帝孙。生桓帝。桓帝即位,明年,追尊翼为孝崇皇,陵曰博陵,以后为博园贵人。和平元年,梁太后崩,乃就博陵尊后为孝崇皇后。遣司徒持节奉策授玺绶,赍乘舆器服,备法物。宫曰永乐。置太仆、少府以下,皆如长乐宫故事。《汉官仪》曰:“帝祖母称长信宫,帝母称长乐宫,故有长信少府、长乐少府及职吏,皆宦者为之。”又置虎贲、羽林卫士,起宫室,分钜鹿九县为后汤沐邑。在位三年,元嘉二年崩。以帝弟平原王石为丧主,石,蠡吾侯翼子,桓帝兄。敛以东园画梓寿器、玉匣、饭含之具,礼仪制度比恭怀皇后。东园,署名,属少府,掌为棺器。梓木为棺,以漆画之。称寿器者,欲其久长也,犹如寿堂、寿宫、寿陵之类也。《汉旧仪》曰:“梓棺长二丈,崇广四尺。”玉匣者,{要/月}已下为匣,至足亦缝,以黄金为镂。饭含者,以珠玉实口。使司徒持节,大长秋奉吊祠,赙钱四千万,《公羊传》曰:“货财曰赙。”布四万匹,中谒者仆射典护丧事,侍御史护大驾卤簿。《汉官仪》曰:“天子车驾次第谓之卤簿。有大驾、法驾、小驾。大驾公卿奉引,大将军参乘,太仆御,属车八十一乘,备千乘万骑,侍御史在左驾马,询问不法者。”今仪比车驾,故以侍御史监护焉。诏安平王豹、河闲王建、勃海王悝,悝音恢。长社、益阳二长公主,长社公主,桓帝姊,耿弇弟霸玄孙援尚焉。益阳公主,桓帝妹,侍中寇荣从兄子尚焉。与诸国侯三百里内者,及中二千石、二千石、令、长、相,皆会葬。将作大匠复土,缮庙,合葬博陵。

  桓帝懿献梁皇后讳女莹,《谥法》曰:“温和圣善曰懿,聪明睿知曰献。”顺烈皇后之女弟也。帝初为蠡吾侯,梁太后征,欲与后为婚,未及嘉礼,嘉礼,婚礼。会质帝崩,因以立帝。明年,有司奏太后曰:“春秋迎王后于纪,在涂则称后。《公羊传》曰:“祭公来逆王后于纪。”传曰:“祭公者何?天子之三公。其称王后何?王者无外,其辞成矣。”今大将军冀女弟,膺绍圣善。膺,当也。绍,嗣也。圣善谓母也,言娶妻当嗣亲也。《诗》云:“母氏圣善。”结婚之际,有命既集,谓太后先有令许结亲也。《诗》云“天监在下,有命既集”也。宜备礼章,时进征币。征,成也。纳币以成婚。请下三公、太常案礼仪。”奏可。于是悉依孝惠皇帝纳后故事,聘黄金二万斤,纳采雁璧乘马束帛,一如旧典。《汉旧仪》:“娉皇后,黄金万斤。”吕后为惠帝娶鲁元公主女,故特优其礼也。仪礼曰:“纳采用雁。”郑玄注曰:“纳其采择之礼。用雁,取顺阴阳往来也。”《周礼》:“王者谷圭以聘女。”郑玄注云:“士大夫已上,乃以玄纁束帛,天子加以谷圭,诸侯加以大璋。”然《礼》称以圭,此云用璧,形制虽异,为玉同也。乘马,四匹马也。《杂记》曰:“纳币一束,束五两,两五寻。”然则每端二丈也。建和元年六月始入掖庭,八月立为皇后。

  时太后秉政而梁冀专朝,故后独得宠幸,自下莫得进见。后藉姊兄荫埶,恣极奢靡,宫幄雕丽,服御珍华,巧饰制度,兼倍前世。及皇太后崩,恩爱稍衰。后既无子,潜怀怨忌,每宫人孕育,鲜得全者。帝虽迫畏梁冀,不敢谴怒,然见御转稀。至延熹⑵年,后以忧恚崩,在位十三年,葬懿陵。其岁,诛梁冀,废懿陵为贵人冢焉。

  桓帝邓皇后讳猛女,和熹皇后从兄子邓香之女也。母宣,初适香,生后。改嫁梁纪,纪者,大将军梁冀妻孙寿之舅也。后少孤,随母为居,因冒姓梁氏。冀妻见后貌美,永兴中进入掖庭,为采女,绝幸。采,择也,以因采择而立名。明年,封兄邓演为南顿侯,位特进。演卒,子康嗣。及懿献后崩,梁冀诛,立后为皇后。帝恶梁氏,改姓为薄,封后母宣为长安君。四年,有司奏后本郎中邓香之女,不宜改易它姓,于是复为邓氏。追封赠香车骑将军安阳侯印绶,更封宣、康大县,宣为昆阳君,康为沘阳侯,赏赐巨万计。巨,大也。大万谓万万也。宣卒,赗赠葬礼,皆依后母旧仪。以康弟统袭封昆阳侯,位侍中;统从兄会袭安阳侯,为虎贲中郎将;又封统弟秉为淯阳侯。宗族皆列校、郎将。

  帝多内幸,博采宫女至五六千人,及驱役从使,复兼倍于此。而后恃尊骄忌,与帝所幸郭贵人更相谮诉。八年,诏废后,送暴室,以忧死。《汉官仪》曰:“暴室在掖庭内,丞一人,主宫中妇人疾病者。其皇后、贵人有罪,亦就此室也。”立七年。葬于北邙。从父河南尹万世及会皆下狱死。统等亦系暴室,免官爵,归本郡,财物没入县官。

  桓思窦皇后讳妙,章德皇后从祖弟之孙女也。父武。延熹八年,邓皇后废,后以选入掖庭为贵人,其冬,立为皇后,而御见甚稀,帝所宠唯采女田圣等。永康元年冬,帝寝疾,遂以圣等九女皆为贵人。及崩,无嗣,后为皇太后。太后临朝定策,立解犊亭侯宏,是为灵帝。

  太后素忌忍,积怒田圣等,桓帝梓宫尚在前殿,遂杀田圣。又欲尽诛诸贵人,中常侍管霸、苏康苦谏,乃止。时太后父大将军武谋诛宦官,而中常侍曹节等矫诏杀武,迁太后于南宫云台,家属徙比景。

  窦氏虽诛,帝犹以太后有援立之功,建宁四年十月朔,率群臣朝于南宫,亲馈上寿。黄门令董萌《汉官仪》曰:“黄门令秩六百石。”因此数为太后诉怨,帝深纳之,供养资奉有加于前。中常侍曹节、王甫疾萌附助太后,诬以谤讪永乐宫,灵帝母所居也。讪,谤毁也。萌坐下狱死。熹平元年,太后母卒于比景,太后感疾而崩。立七年。合葬宣陵。

  孝仁董皇后讳某,河闲人。为解犊亭侯苌夫人,苌,河闲孝王开孙淑之子也。生灵帝。建宁元年,帝即位,追尊苌为孝仁皇,陵曰慎陵,以后为慎园贵人。及窦氏诛,明年,帝使中常侍迎贵人,并征贵人兄宠到京师,上尊号曰孝仁皇后,居南宫嘉德殿,嘉德殿在九龙门内。宫称永乐。拜宠执金吾。后坐矫称永乐后属请,下狱死。

  及窦太后崩,始与朝政,使帝卖官求货,自纳金钱,盈满堂室。中平五年,以后兄子卫尉修侯重修,今德州县也,故城在县南。“修”今作“蓨”,音条。为票骑将军,领兵千余人。初,后自养皇子协,数劝帝立为太子,而何皇后恨之,议未及定而帝崩。何太后临朝,重与太后兄大将军进权埶相害,后每欲参干政事,太后辄相禁塞。后忿恚詈言曰:“汝今辀张,怙汝兄耶?辀张犹强梁也。当来票骑断何进头来。”何太后闻,以告进。进与三公及弟车骑将军苗等奏:“孝仁皇后使故中常侍夏恽、永乐太仆封谞等交通州郡,《汉官仪》曰:“永乐太仆,用中人为之。”辜较在所珍宝货赂,悉入西省。辜较,解见《灵纪》。西省,即谓永乐宫之司。蕃后故事不得留京师,蕃后谓平帝母卫姬。时王莽摄政,恐其专权,后不得留在京师,故云故事也。舆服有章,膳羞有品。请永乐后迁宫本国。”奏可。何进遂举兵围骠骑府,收重,重免官自杀。后忧怖,疾病暴崩,在位二十二年。民闲归咎何氏。丧还河闲,合葬慎陵。

  灵帝宋皇后讳某,扶风平陵人也,肃宗宋贵人之从曾孙也。建宁三年,选入掖庭为贵人。明年,立为皇后。父酆,执金吾,封不其乡侯。不其,县,属琅邪郡,故城在今莱州即墨县西南,盖其县之乡也。其音基。《决录注》:“酆字伯遇。”

  后无宠而居正位,后宫幸姬众,共谮毁。初,中常侍王甫枉诛勃海王悝及妃宋氏,熹平元年,王甫谮悝与中常侍郑飒交通,欲迎立悝,悝自杀,妃死狱中也。妃即后之姑也。甫恐后怨之,及与太中大夫程阿共构言皇后挟左道祝诅,礼记曰:“执左道以乱众,杀无赦。”郑玄注云:“左道,若巫蛊也。”帝信之。光和元年,遂策收玺绶。后自致暴室,以忧死。在位八年。父及兄弟并被诛。诸常侍、小黄门在省闼者,皆怜宋氏无辜,共合钱物,收葬废后及酆父子,归宋氏旧茔皋门亭。《诗》云:“乃立皋门。”注云:“王之郭门曰皋门。”《汉官仪》曰:“十二门皆有亭。”

  帝后梦见桓帝怒曰:“宋皇后有何罪过,而听用邪孽,使绝其命?勃海王悝既已自贬,又受诛毙。今宋氏及悝自诉于天,上帝震怒,上帝,天也。震,动也。《书》曰“帝乃震怒”也。罪在难救。”梦殊明察。帝既觉而恐,以事问于羽林左监许永续汉志曰:“羽林左监一人,秩六百石,主羽林左骑。右亦如之。”“永”或作“咏”。曰:“此何祥?其可攘攘谓除也。乎?”永对曰:“宋皇后亲与陛下共承宗庙,母临万国,历年已久,海内蒙化,过恶无闻。而虚听谗妒之说,以致无辜之罪,身婴极诛,祸及家族,天下臣妾,咸为怨痛。勃海王悝,桓帝母弟也。处国奉藩,未尝有过。陛下曾不证审,遂伏其辜。昔晋侯失刑,亦梦大厉被发属地。《左传》曰:“晋侯梦大厉,被发及地,搏膺而踊曰:‘杀余孙,不义,余得请于帝矣。’”杜预注曰:“厉鬼,赵氏之先祖也。晋侯先杀赵同、赵括,故怒也。”天道明察,鬼神难诬。宜并改葬,以安冤魂。反宋后之徙家,复勃海之先封,以消厥咎。”帝弗能用,寻亦崩焉。

  灵思何皇后讳某,南阳宛人。家本屠者,以选入掖庭。《风俗通》曰,汉以八月算人。后家以金帛赂遗主者以求入也。长七尺一寸。生皇子辩,养于史道人家,号曰史侯。道人谓道术之人也。献帝春秋曰:“灵帝数失子,不敢正名,养道人史子眇家,号曰史侯。”拜后为贵人,甚有宠幸。性强忌,后宫莫不震慑。

  光和三年,立为皇后。明年,追号后父真为车骑将军、舞阳宣德侯,因封后母兴为舞阳君。时王美人任娠,《左传》曰:“邑姜方娠。”杜预注曰:“怀胎为娠。”音之刃反,一音身。畏后,乃服药欲除之,而胎安不动,又数梦负日而行。四年,生皇子协,后遂酖杀美人。帝大怒,欲废后,诸宦官固请得止。董太后自养协,号曰董侯。

  王美人,赵国人也。祖父苞,五官中郎将。美人丰姿色,聪敏有才明,能书会计,会计谓总会其数而算。以良家子应法相选入掖庭。帝愍协早失母,又思美人,作《追德赋》、《令仪颂》。

  中平六年,帝崩,皇子辩即位,尊后为皇太后。太后临朝。后兄大将军进欲诛宦官,反为所害;舞阳君亦为乱兵所杀。并州牧董卓被征,将兵入洛阳,陵虐朝庭,遂废少帝为弘农王而立协,是为献帝。扶弘农王下殿,北面称臣。太后鲠涕,群臣含悲,莫敢言。董卓又议太后踧迫永乐宫,至令忧死,逆妇姑之礼,乃迁于永安宫,因进酖,弑而崩。在位十年。董卓令帝出奉常亭举哀,华延俊《洛阳记》曰:“城内有奉常亭。”公卿皆白衣会,不成丧也。有凶事素服而朝,谓之白衣会。《左传》曰:“不书葬,不成丧。”合葬文昭陵。

  初,太后新立,当谒二祖庙,欲斋,辄有变故,如此者数,竟不克。时有识之士心独怪之,后遂因何氏倾没汉祚焉。

  明年,山东义兵大起,讨董卓之乱。卓乃置弘农王于阁上,使郎中令李儒进酖,曰:“服此药,可以辟恶。”王曰:“我无疾,是欲杀我耳!”不肯饮。强饮之,不得已,乃与妻唐姬及宫人饮宴别。酒行,王悲歌曰:“天道易兮我何艰!弃万乘兮退守蕃。逆臣见迫兮命不延,逝将去汝兮适幽玄!”因令唐姬起舞,姬抗袖而歌曰:抗,举也。“皇天崩兮后土颓,史记,周烈王崩,周人谓齐威王曰“天崩地坼”也。身为帝兮命夭摧。死生路异兮从此乖,柰我茕独兮心中哀!”因泣下呜咽,坐者皆歔欷。王谓姬曰:“卿王者妃,埶不复为吏民妻。自爱,从此长辞!”遂饮药而死。时年十八。

  唐姬,颍川人也。王薨,归乡里。父会稽太守瑁欲嫁之,姬誓不许。及李傕破长安,遣兵钞关东,略得姬。傕因欲妻之,固不听,而终不自名。不自名少帝之姬也。《袁宏纪》曰:“为傕所略,不敢自言。”尚书贾诩知之,魏志曰:“诩字文和,武威姑臧人。少时汉阳阎忠见而异之,曰:‘诩有良、平之才。’”以状白献帝。帝闻感怆,乃下诏迎姬,置园中,使侍中持节拜为弘农王妃。

  初平元年二月,葬弘农王于故中常侍赵忠成圹中,赵忠先有成圹,因而葬焉。谥曰怀王。

  帝求母王美人兄斌,斌将妻子诣长安,赐第宅田业,拜奉车都尉。

  兴平元年,帝加元服。有司奏立长秋宫。诏曰:“朕禀受不弘,遭值祸乱,未能绍先,以光故典。皇母前薨,未卜宅兆,礼章有阙,中心如结。《诗》云:“心如结兮。”三岁之戚,盖不言吉,且须其后。”于是有司乃奏追尊王美人为灵怀皇后,改葬文昭陵,仪比敬、恭二陵,敬,章帝陵。恭,安帝陵。使光禄大夫持节行司空事奉玺绶,斌与河南尹骆业复土。

  斌还,迁执金吾,封都亭侯,凡言都亭者,并城内亭也。汉法,大县侯位视三公,小县侯位视上卿,乡侯、亭侯视中二千石也。食邑五百户。病卒,赠前将军印绶,谒者监护丧事。长子端袭爵。

  献帝伏皇后讳寿,琅邪东武人,东武,今密州诸城县。大司徒湛之八世孙也。父完,沉深有大度,袭爵不其侯,尚桓帝女阳安公主,阳安,县,属汝南郡,故城在今豫州朗山县东北。为侍中。

  初平元年,从大驾西迁长安,后时入掖庭为贵人。兴平二年,立为皇后,完迁执金吾。帝寻而东归,李傕、郭汜等追败乘舆于曹阳,帝乃潜夜度河走,度所在今陕州陕县北。水经曰铜翁仲所没处,是献帝东迁潜度所。六宫皆步行出营。《周礼》曰:“王后率六宫之人。”郑玄注曰:“六宫之人,夫人以下,分居后之六宫者。”后手持缣数匹,董承使符节令孙徽以刃胁夺之,杀傍侍者,血溅后衣。溅音子见反。既至安邑,御服穿敝,唯以枣栗为粮。建安元年,拜完辅国将军,仪比三司。完以政在曹操,自嫌尊戚,乃上印绶,拜中散大夫,寻迁屯骑校尉。十四年卒,子典嗣。

  自帝都许,守位而已,宿卫兵侍,莫非曹氏党旧姻戚。议郎赵彦尝为帝陈言时策,曹操恶而杀之。其余内外,多见诛戮。操后以事入见殿中,帝不任其愤,因曰:“君若能相辅,则厚;不尔,幸垂恩相舍。”操失色,俯仰求出。旧仪,三公领兵朝见,令虎贲执刃挟之。操出,顾左右,汗流浃背,浃,彻也,音子协反。自后不敢复朝请。董承女为贵人,操诛承而求贵人杀之。帝以贵人有妊,《说文》曰:“妊,孕也。”音仁荫反。累为请,不能得。后自是怀惧,乃与父完书,言曹操残逼之状,令密图之。完不敢发。至十九年,事乃露泄。操追大怒,遂逼帝废后,假为策曰:“皇后寿,得由卑贱,登显尊极,自处椒房,《汉官仪》曰:“皇后称椒房,取其蕃实之义也。”《诗》云:“椒聊之实,蕃衍盈升。”二纪于兹。既无任、姒徽音之美,大任,文王母。大姒,武王母。徽,美也。《诗》云:“大姒嗣徽音。”又乏谨身养己之福,《左传》曰:“人受天地之中而生,谓之命。能者养之以福,不能者败以取祸。”而阴怀妒害,苞藏祸心,弗可以承天命,奉祖宗。今使御史大夫郗虑持节策诏,其上皇后玺绶,蔡邕《独断》曰:“皇后赤绶玉玺。”续汉志曰:“乘舆黄赤绶,四彩黄赤缥绀,淳黄圭,绶长二丈九尺九寸,五百首。太皇太后、皇太后,其绶皆与乘舆同。”退避中宫,迁于它馆。呜呼伤哉!自寿取之,未致于理,为幸多焉。”又以尚书令华歆为郗虑副,魏志曰:“华歆字子鱼,平原高唐人。代荀彧为尚书令。虑字鸿预,山阳高平人。”勒兵入宫收后。闭户藏壁中,歆就牵后出。时帝在外殿,引虑于坐。后被发徒跣行泣过诀曰:“不能复相活邪?”帝曰:“我亦不知命在何时!”顾谓虑曰:“郗公,天下宁有是邪?”遂将后下暴室,以幽崩。所生二皇子,皆酖杀之。后在位二十年,兄弟及宗族死者百余人,母盈等十九人徙涿郡。

  献穆曹皇后讳节,《谥法》曰:“布德执义曰穆。”魏公曹操之中女也。建安十八年,操进三女宪、节、华为夫人,聘以束帛玄纁五万匹,小者待年于国。留住于国,以待年长。十九年,并拜为贵人。及伏皇后被弑,明年,立节为皇后。魏受禅,遣使求玺绶,后怒不与。如此数辈,后乃呼使者入,亲数让之,以玺抵轩下,抵,掷也。轩,阑板也。因涕泣横流曰:“天不祚尔!”左右皆莫能仰视。后在位七年。魏氏既立,以后为山阳公夫人。自后四十一年,魏景元元年薨,合葬禅陵,车服礼仪皆依汉制。

  论曰:汉世皇后无谥,皆因帝谥以为称。虽吕氏专政,上官临制,亦无殊号。上官,昭帝后也。中兴,明帝始建光烈之称,其后并以德为配,至于贤愚优劣,混同一贯,故马、窦二后俱称德焉。其余唯帝之庶母及蕃王承统,以追尊之重,特为其号,如恭怀、孝崇之比是也。初平中,蔡邕始追正和熹之谥,《蔡邕集·谥议》曰:“汉世母氏无谥,至于明帝始建光烈之称,是后转因帝号加之以德,上下优劣,混而为一,违《礼》‘大行受大名,小行受小名’之制。《谥法》‘有功安人曰熹’。帝后一体,礼亦宜同。大行皇太后谥宜为和熹。”其安思、顺烈以下,皆依而加焉。

  赞曰:坤惟厚载,阴正乎内。《易》曰:“坤厚载物。”又曰:“女正位乎内,男正位乎外。”《诗》美好逑,逑,匹也。《诗》云:“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言后妃有关睢之德,为君子好匹。《易》称归妹。《兑》下《震》上,《归妹卦》也。妇人谓嫁曰归,妹为少女之称。《兑》为少阴,《震》为长阳,少阴而承长阳,悦以动之,归妹之象也。以六五与九二相应,五为王侯,故《易》言“帝乙归妹”。祁祁皇孋,言观贞淑。祁祁,众多也。孋亦俪也。观,示也。言诸后皆示其贞淑,配皇为俪。案字书无“孋”字,相传音丽,萧该音离。媚兹良哲,承我天禄。班政兰闺,宣礼椒屋。班固《西都赋》曰:“后宫则掖庭椒房,后妃之室。兰林蕙草,披香发越。”兰林,殿名,故言兰闺。椒屋即椒房也。既云德升,亦曰幸进。德升谓马、邓等也。幸进谓阎、何之类也。身当隆极,族渐河润。《公羊传》曰“河海润千里”也。视景争晖,方山并峻。乘刚多阻,行地必顺。《易·屯卦·象》曰:“六二之难,乘刚也。”又《坤卦》曰:“牝马地类,行地无疆。”王弼注云:“地之所以得无疆者,以卑顺行之故也。”咎集骄满,福协贞信。庆延自己,祸成谁衅。

  汉制,皇女皆封县公主,仪服同列侯。汉法,大县侯视三公。其尊崇者,加号长公主,仪服同蕃王。蔡邕曰:“帝女曰公主,姊妹曰长公主。”建武十五年,封舞阳公主为长公主,即是帝女尊崇亦为长,非惟姊妹也。《舆服志》曰“长公主赤軿车,与诸侯同绶”也。诸王女皆封乡、亭公主,仪服同乡、亭侯。乡、亭侯视中二千石。肃宗唯特封东平宪王苍、琅邪孝王京女为县公主。《东平王传》曰:“封苍女五人为县公主。”孝王女,传不见其数。其后安帝、桓帝妹亦封长公主,同之皇女。案:邓禹玄孙少府褒尚舞阴长公主,耿弇曾孙侍中良尚濮阳长公主,岑彭玄孙魏郡守熙尚{氵日/工}阳长公主,来歙玄孙虎贲中郎将定尚平氏长公主,并安帝妹也。长社、益阳公主,桓帝妹也。解见上。其皇女封公主者,所生之子袭母封为列侯,溤定,获嘉公主子,袭封获嘉侯;冯奋,平阳公主子,袭封平阳侯。此其类也。皆传国于后。乡、亭之封,则不传袭。其职僚品秩,事在《百官志》。沈约《谢俨传》曰:“范晔所撰十志,一皆托俨。搜撰垂毕,遇晔败,悉蜡以覆车。宋文帝令丹阳尹徐湛之就俨寻求,巳不复得,一代以为恨。其志今阙。”续汉志曰:“诸公主家令一人,六百石;丞一人,三百石;其余属吏,增减无常。”《汉官仪》曰“长公主傅一人,私府长一人,食官一人,永巷长一人,家令一人,秩皆六百石,各有员吏。而乡公主傅一人,秩六百石,仆一人,六百石,家丞一人,三百石”也。不足别载,故附于后纪末。

  皇女义王,建武十五年封舞阳长公主,适陵乡侯太仆梁松。舞阳,县,属颍川郡。松,梁统之子。其传云:“尚光武女舞阴公主。”又《邓训传》:“舞阴公主子梁扈,有罪,训与交通。”此云舞阳,误也。松坐诽谤诛。

  皇女中礼,十五年封涅阳公主,适显亲侯大鸿胪窦固,涅阳,属南阳郡。显亲,县,属汉阳郡。固,窦融子。肃宗尊为长公主。

  皇女红夫,十五年封馆陶公主,适驸马都尉韩光。光坐与淮阳王延谋反诛。

  皇女礼刘,十七年封淯阳公主,适阳安侯长乐少府郭璜。璜,郭况子也。璜坐与窦宪谋反诛。

  皇女绶,绶”一作“缓”。二十一年封郦邑公主,适新阳侯世子阴丰。丰害主,诛死。郦,县,属南阳郡,音掷亦反。新阳,县,属汝南郡。丰,阴就子。

  世祖五女。

  皇女姬,永平二年封获嘉长公主,适杨邑侯将作大匠冯柱。获嘉,县,属河内郡。杨邑,县,属太原郡。柱,冯鲂子。

  皇女奴,三年封平阳公主,平阳,县,属河东郡。适大鸿胪冯顺。冯勤子也。

  皇女迎,“迎”或作“延”。三年封隆虑公主,隆虑,县,属河内郡。适牟平侯耿袭。牟平,县,属东莱郡。袭,耿弇弟舒之子。

  皇女次,三年封平氏公主。平氏,县,属南阳郡。既不言所适,不显始终,盖史阙之也。它皆仿此。

  皇女致,三年封沁水公主。沁水,县,属河内郡。适高密侯邓干。干,邓震之子,禹之孙。

  皇女小姬,十二年封平皋公主,平皋,县,属河内郡。适昌安侯侍中邓蕃。昌安,县,属高密国。蕃,邓袭子,禹之孙也。

  皇女仲,十七年封浚仪公主,适軮侯“軮”,志作“轪”,音?。师古曰:又音徒系反。黄门侍郎王度。軮,县,属江夏郡。度,王符子,霸之孙。

  皇女惠,十七年封武安公主,适征羌侯世子黄门侍郎来棱,征羌,县,属汝南郡。棱,褒之子,歙之孙。安帝尊为长公主。

  皇女臣,建初元年封鲁阳公主。鲁阳,县,属南阳郡。

  皇女小迎,元年封乐平公主。乐平,太清县,属东郡,章帝更名。

  皇女小民,元年封成安公主。成安,县,属颍川郡。

  显宗十一女。

  皇女男,建初四年封武德长公主。

  皇女王,四年封平邑公主,平邑,县,属代郡,今魏郡昌乐东北又有平邑城。适黄门侍郎冯由。

  皇女吉,永元五年封阴安公主。阴安,县,属魏郡。

  肃宗三女。

  皇女保,延平元年封修武长公主。修武,县,属河内郡。

  皇女成,元年封共邑公主。共,县,属河内郡。

  皇女利,元年封临颍公主。县,属颍川郡。适即墨侯侍中贾建。即墨,县,属胶东国。建,贾参子,复之曾孙。

  皇女兴,元年封闻喜公主。闻喜,县,属河东郡。

  和帝四女。

  皇女生,永和三年封舞阳长公主。

  皇女成男,三年封冠军长公主。冠军,县,属南阳郡。

  皇女广,永和六年封汝阳长公主。汝阳,县,属汝南郡。

  顺帝三女。

  皇女华,延熹元年封阳安长公主,适不其侯辅国将军伏完。完,伏湛七世孙。

  皇女坚,七年封颍阴长公主。颍阴,县,属颍川郡。

  皇女修,九年封阳翟长公主。桓帝三女。

  皇女某,光和三年封万年公主。

  灵帝一女。

查看目录 >> 《后汉书 李贤注》


国学迷 無稽讕語五卷 綱鑑易知錄九十二卷 六醴齋醫書十種 列女傳補注八卷敘錄一卷校正一卷 佩文詩韻五卷 [王氏四種] 切韻指掌圖不分卷 賈子十六卷賈子年譜一卷 雲臥山莊詩集八卷首一卷末一卷家訓二卷 代耕堂叢書十五種三十一卷 新刻十二重樓 遺山集四十卷附錄一卷 急救經驗良方一卷 皇朝一統輿地全圖八卷 漢魏六朝名家集四十一種 陶嘉書屋鐘鼎彜器款識目錄八卷 講書詳解論語四卷 明夷待訪錄一卷 漸齋詩鈔 哈薩克蘭入情形事略 修習法門□□卷 海雪集箋十二卷 [康熙]大田縣志十卷首一卷 金湯借箸十二籌十二卷 隴蜀餘聞一卷 微積溯源八卷 童山詩集四十二卷附録二卷 分韻試帖青雲集合註四卷 唐人萬首絕句選七卷 隨園同人尺牘四卷 歸震川先生全集三十卷别集十卷附録一卷 痘疹心法二十三卷 五知齋琴譜八卷 八家四六文鈔八卷 杜工部集二十卷首一卷 石經閣文續集七卷 風憲約一卷獄政一卷 吾學錄二十四卷 大明一統名勝志二百八卷 精選畫譜采新初集不分卷 辨學啟蒙一卷 [光緒]鄞縣志七十五卷 洞主仙師白喉治法忌表抉微 北齊書五十卷 關中金石記八卷 漢魏六朝女子文選二卷 楊鐵崖文集五卷史義拾遺二卷西湖竹枝集一卷香奩集一卷 清涼山志十卷 續琉球國志略五卷首一卷 新刻欽天監淵海子平大全四卷 太平軼事 石琴室稿 [江蘇吳縣]吳中葉氏族譜六十六卷末一卷 漁洋山人精華錄會心偶筆六卷 同仁堂虔修諸門應症丸散膏丹一卷 元城語錄解三卷 癸卯恩科鄉試十八省同年全錄 澄衷蒙學堂字課圖說四卷檢字一卷類字一卷 曾希文鄉試硃卷 揚子江流域現勢論 叢書集成初編之炎徼紀聞_田汝成商務.djvu 王少司馬奏疏_王家楨.djvu 雙溪雜記_王瓊.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先撥志始_文秉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綏寇紀略一_吳偉業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綏寇紀略二_吳偉業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綏寇紀略三_吳偉業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西園雜記一_徐鹹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西園雜記二_徐鹹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庚申紀事_張潑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明皇雜錄_鄭處誨商務.djvu 靖海紀略兩種_鄭茂曹履泰.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龍興慈記_王文祿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策樞_王文祿商務.djvu 郭給諫疏稿_郭尚賓.djvu 魏文毅公奏議一_魏裔介.djvu 魏文毅公奏議二_魏裔介.djvu 政學錄一_鄭端.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政學錄二_鄭端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政學錄三_鄭端商務.djvu 尹少宰奏議一_尹會一.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尹少宰奏議二_尹會一商務.djvu 制義科瑣記_李調元.djvu 使琉球錄一_陳侃.djvu 使琉球錄二_陳侃.djvu 馭交紀一_張鏡心.djvu 馭交紀二_張鏡心.djvu 西陲要略_祁韻士.djvu 十三州志_闞駰.djvu 黑龍江外記一_西清.djvu 黑龍江外記二_西清.djvu 石柱記箋釋_鄭元慶.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乾道臨安志_周淙商務.djvu 清波小志_徐逢吉.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景定嚴州續志_鄭瑤商務.djvu 饒南九三府圖說_王世懋.djvu 平江記事_元高德基.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羅江縣志_李調元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續黔書_張澍商務.djvu 滇海虞衡志一_檀萃.djvu 滇海虞衡志二_檀萃.djvu 西藏記_.djvu 西藏考_撰人未詳.djvu 泉南雜誌_陳懋仁.djvu 嶺海輿圖_姚虞.djvu 西遊錄注_耶律楚材.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禹貢圖注_艾南英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歷代地理沿革表一_陳芳績商務.djvu 歷代地理沿革表二_陳芳績.djvu 歷代地理沿革表三_陳芳績.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歷代地理沿革表四_陳芳績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歷代地理沿革表五_陳芳績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歷代地理沿革表六_陳芳績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歷代地理沿革表_陳芳績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歷代地理沿革表_陳芳績商務.djvu 歷代地理沿革表_陳芳績.djvu 歷代地理沿革表_陳芳績.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歷代地理沿革表十一_陳芳績商務.djvu 歷代地理沿革表_陳芳績.djvu 歷代地理沿革表_陳芳績.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歷代地理沿革表十四_陳芳績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歷代地理沿革表十五_陳芳績商務.djvu 歷代地理沿革表十六_陳芳績.djvu 禹貢山川地理圖_程大昌.djvu 金陵歷代建置表_傅春官.djvu 禹貢說斷一_傅寅.djvu 禹貢說斷二_傅寅.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尚書地理今釋_蔣延錫商務.djvu 燕魏雜記_呂頤浩.djvu 禹貢指南_毛晃.djvu 詩地理考.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漢書西域傳補注_徐松商務.djvu 春秋左氏傳地名補注一_沈欽韓.djvu 春秋左氏傳地名補注二_沈欽韓.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戰國策釋地_張琦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東晉南北朝輿地表一_徐文范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東晉南北朝輿地表二_徐文范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東晉南北朝輿地表三_徐文范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東晉南北朝輿地表四_徐文范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東晉南北朝輿地表五_徐文范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東晉南北朝輿地表六_徐文范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東晉南北朝輿地表_徐文范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東晉南北朝輿地表_徐文范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東晉南北朝輿地表_徐文范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東晉南北朝輿地表_徐文范商務.djvu 補梁疆域志一_洪齮孫.djvu 補梁疆域志二_洪齮孫.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補梁疆域志三_洪齮孫商務.djvu 南漢地理志_吳蘭修.djvu 輿地廣記一_歐陽忞.djvu 輿地廣記二_歐陽忞.djvu 輿地廣記三_歐陽忞.djvu 輿地廣記四_歐陽忞.djvu 輿地廣記五_歐陽忞.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輿地廣記六_歐陽忞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太平寰宇記_樂史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元豐九域志一_王存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元豐九域志二_王存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元豐九域志三_王存商務.djvu 元豐九域志四_王存.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元豐九域志五_王存商務.djvu 東三省韓俄交界道裡表_聶士成歷史地理.djvu 唐兩京城坊考一_徐松.djvu 唐兩京城坊考二_徐松.djvu 唐兩京城坊考三_徐松.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泰山紀勝_孔貞商務.djvu 泰山道裡記_聶紋.djvu 黃山領要錄_汪洪度.djvu 三吳水利錄_歸有光.djvu 河源記_潘昂霄.djvu 吳中水利書_單鍔.djvu 關中水道記_孫彤.djvu 潞水客談_徐貞明.djvu 河源紀略承修稿_吳省蘭.djvu 蜀中名勝記一_曹學佺.djvu 蜀中名勝記二_曹學佺.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蜀中名勝記三_曹學佺商務.djvu 蜀中名勝記四_曹學佺.djvu 蜀中名勝記五_曹學佺.djvu 東京夢華錄_孟元老.djvu 日积月累 日积月聚 日程月课 日落千丈 日落西山 日薄崦嵫 日薄虞渊 日行千里 日许多时 日转千街 日转千阶 日迈月征 日远日疏,日亲日近 日销月铄 日锻月炼 日长似岁 日陵月替 日高三丈 旦夕之间 旦旦而伐 旦暮之业 旦暮入地 旧念复萌 旧恨新愁 旧愁新恨 旧燕归巢 旧爱宿恩 旧瓶装新酒 旧病难医 旧识新交 旧调重弹 旨酒嘉肴 早出晚归 早朝晏罢 早韭晚菘 旬输月送 旭日东升 旭日初升 旰食之劳 旱苗得雨 时不再来 时不可失 时不可逢 时乖命蹇 时乖运乖 时乖运拙 时乖运舛 时乖运蹇 时亨运泰 时光似箭,日月如梭 时和年丰 时异事殊 时异势殊 时无再来 时易世变 时望所归 时来运转 时清海宴 时然后言,义然后取 时移世异 时移世换 时移世易 时移俗易 时移势易 时绌举赢 时谈物议 时过境迁 时运不济 时运亨通 时隐时见 旷世奇才 旷世无匹 旷古一人 旷古未闻 旷夫怨女 旷心怡神 旷日引久 旷日引月 旷日积晷 旷日累时 旷日经久 旷日经年 旷日长久 旷职偾事 旷若发蒙 昂头天外 昂头阔步 昂昂不动 昂昂自若 昂然直入 昂藏七尺 昂首挺胸 昂首望天 昂首阔步 昃食宵衣 昆弟之好 昌言无忌 明争暗斗 明光烁亮 明公正气 明升暗降 明堂正道 明如指掌 明婚正娶 明婚正配 明媒正娶 明媒正礼 明察暗访 明廉暗察 明德慎罚 明心见性 明抢暗偷 明推暗就 明效大验 明明白白 明月芦花 明来暗往 明正典刑 明火执仗 明火执杖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