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后汉书 李贤注 >

卷十上 皇后纪第十上

卷十上 皇后纪第十上

  夏、殷以上,后妃之制,其文略矣。《周礼》王者立后,郑玄注礼记曰:“后之言后,言在夫之后也。”三夫人,九嫔,二十七世妇,八十一女御,以备内职焉。后正位宫闱,同体天王。夫人坐论妇礼,郑玄注《周礼》云“夫人之于后,犹三公之于王,坐而论妇礼”也。九嫔掌教四德,九嫔比九卿。《周礼》曰“九嫔,掌妇学之法,以教九御”也。四德谓妇德、妇言、妇容、妇功也。世妇主丧、祭、宾客,妇,服也,明其能服事于人也,比二十七大夫。《周礼》:“世妇,掌祭祀、宾客、丧纪之事。祭之日,莅陈女宫之具,凡内羞之物,掌吊临于卿大夫之丧。”女御序于王之燕寝。御谓进御于王也,比八十一元士。《周礼》曰“女御,掌叙于王之燕寝,以岁时献功事”也。颁官分务,各有典司。女史彤管,记功书过。《周礼》云“女史,掌王后之礼,书内令,凡后之事以礼从”也。郑玄注云“亦如大史之于王”也。彤管,赤管笔也。《诗》云:“诒我彤管。”注云“古者,后夫人必有女史彤管之法”也。居有保阿之训,动有环佩之响。《列女传》曰:“齐孝公孟姬,华氏之女。从孝公游,车奔,姬堕,车碎,孝公使驷马立车载姬。姬泣曰:‘妾闻妃下堂,必从傅母保阿,进退则鸣玉佩环;今立车无軿,非敢受命。’”注⑻诗序云:“《关雎》,乐得淑女以配君子,忧在进贤,不淫其色,哀窈窕,思贤才,而无伤善之心。”毛苌注云:“窈窕,幽闲也。”进贤才以辅佐君子,哀窈窕而不淫其色。《周礼》内宰职曰:“以阴礼教六宫,以妇职之法教九御。”所以能述宣阴化,修成内则,⑼闺房肃雍,险谒不行也。肃,敬也。雍,和也。谒,请也。言能辅佐君子,和顺恭敬,不行私谒。《诗序》曰:“虽则王姬,犹执妇道,以成肃雍之德。”又曰:“而无险诐私谒之心。”故康王晚朝,《关雎》作讽;《前书》音义曰:“后夫人鸡鸣佩玉去君所。周康王后不然,故诗人叹而伤之。”见《鲁诗》。宣后晏起,姜氏请愆。《列女传》曰:“周宣姜后,齐侯之女也。宣王尝夜卧晏起,后夫人不出房。姜后既出,乃脱簪珥,待罪于永巷,使傅母通言于王曰:‘妾不才,淫心见矣,至使君王失礼而晏起,以见君王乐色忘德。敢请罪,惟君王之命。’王曰:‘寡人之过,夫人何辜。’遂勤政事,成中兴之名焉。”及周室东迁,礼序凋缺。幽王时,西夷、犬戎共攻杀幽王于骊山之下。太子宜臼立,是为平王,东迁洛邑,以避犬戎,政遂微弱。诸侯僭纵,轨制无章。齐桓有如夫人者六人,《左传》曰,桓公多内宠,有如夫人者六人:长卫姬,少卫姬、郑姬、葛嬴、密姬、宋华子也。晋献升戎女为元妃,元妃,嫡夫人也。史记曰,晋献公伐骊戎,得骊姬,爱幸,立以为妃。终于五子作乱,桓公六夫人,生六子。桓公卒,立公子昭,于是公子无亏、公子元、公子潘、公子商人、公子雍等五公子皆求立,公子昭奔宋,是作乱也。冢嗣遘屯。冢,大也。遘,遇也。屯,难也。晋献公受骊姬之谮,杀太子申生,故曰遇屯。爰逮战国,风宪逾薄,适情任欲,颠倒衣裳,上曰衣,下曰裳。《诗》曰:“绿兮衣兮,绿衣黄裳。”郑玄曰:“褖衣黑,今反以黄为里,非其礼制,谕妾上僭也。”以至破国亡身,不可胜数。斯固轻礼?防,先色后德者也。

  秦并天下,多自骄大,宫备七国,史记曰:“始皇破六国,写放其宫室,作之咸阳北膎上,南临渭水,殿屋复道,周阁相属,所得诸侯美人,以充入之。”并秦为七也。爵列八品。《前书》曰:“汉兴因秦之称号,正嫡称皇后,妾皆称夫人,又有美人、良人、八子、七子、长使、少使之号。”汉兴,因循其号,而妇制莫厘。厘,理。高祖帷薄不修,《大戴礼》曰:“大臣坐污秽男女无别者,不曰污秽,曰帷薄不修。”谓周昌入奏事,高帝拥戚姬,是不修也。孝文衽席无辩。郑玄注礼记曰:“衽,卧席也。”孝文幸慎夫人,每与皇后同坐,是无辩也。然而选纳尚简,饰玩少华。自武、元之后,世增淫费,至乃掖庭三千,增级十四。婕妤一,娙娥二,容华三,充衣四,已上武帝置;昭仪五,元帝置;美人六,良人七,七子八,八子九,长使十,少使十一,五官十二,顺常十三,无涓、共和、娱灵、保林、良使、夜者十四,此六官品秩同为一等也。妖幸毁政之符,外姻乱邦之迹,前史载之详矣。

  及光武中兴,斫雕为朴,雕谓刻镂也。史记曰:“汉兴,破觚而为圆,斫雕而为璞。”六宫称号,唯皇后、贵人。郑玄注《周礼》曰“皇后正寝一,燕寝五,是为六宫”也。夫人已下分居焉。贵人金印紫绶,奉不过粟数十斛。又置美人、宫人、采女三等,并无爵秩,岁时赏赐充给而已。汉法常因八月算人,《汉仪注》曰:“八月初为算赋,故曰算人。”遣中大夫与掖庭丞及相工,于洛阳乡中阅视良家童女,年十三以上,二十已下,姿色端丽,合法相者,载还后宫,择视可否,乃用登御。所以明慎聘纳,详求淑哲。明帝聿遵先旨,宫教颇修,登建嫔后,必先令德,内无出阃之言,阃,门限也。礼记曰“外言不入于阃,内言不出于阃”也。权无私溺之授,可谓矫其敝矣。向使因设外戚之禁,编著《甲令》,《前书》音义曰:“《甲令》者,前帝第一令也,有《甲令》、《乙令》、《丙令》。”改正后妃之制,贻厥方来,岂不休哉!虽御己有度,而防闲未笃,故孝章以下,渐用色授,恩隆好合,遂忘淄蠹。淄,黑也。蠹,食木虫。以谕倾败也。

  自古虽主幼时艰,王家多衅,必委成冢宰,简求忠贤,未有专任妇人,断割重器。唯秦芈太后始摄政事,芈音亡尔反。故穰侯权重于昭王,家富于嬴国。太后,昭王母也,号宣太后。史记曰,昭王立,年少,宣太后自知事,以同母弟魏冉为将军,任政,封为穰侯。太后摄政,始于此也。汉仍其谬,知患莫改。东京皇统屡绝,权归女主,外立者四帝,谓安、质、桓、灵。临朝者六后,章帝窦太后、和熹邓太后、安思阎太后、顺烈梁太后、桓思窦太后、灵思何太后也。莫不定策帷帟,委事父兄,贪孩童以久其政,抑明贤以专其威。《周礼》:“幕人,掌帏帟幄幕之事。”郑玄注曰:“帟,幄中坐上承尘也。”殇帝崩,邓太后与兄骘等迎立安帝,年十三。冲帝崩,梁太后与兄冀迎立质帝,年八岁。质帝崩,太后与兄冀迎立桓帝,年十五。桓帝崩,窦太后与父武迎立灵帝,年十二。任重道悠,利深祸速。身犯雾露于云台之上,雾露谓疾病也。不可指言死,故假雾露以言之。灵帝时,中常侍曹节矫诏迁太后于云台。谢弼上封事曰:“伏惟皇太后援立明圣,幽居空宫,如有雾露之疾,陛下当何面目以见天下!”家婴缧绁于圄犴之下。缧,索也。绁,系也。囹圄,周狱名也。乡亭之狱曰犴,音五旦反。谓外戚等被诛也。湮灭连踵,倾辀继路。踵,迹也。辀,车辕也。贾谊曰:“前车覆,后车诫。”而赴蹈不息,燋烂为期,终於陵夷大运,沦亡神宝。陵夷犹颓替。神宝,帝位也。《诗》《书》所叹,略同一揆。故考列行迹,以为《皇后本纪》。虽成败事异,而同居正号者,并列于篇。其以私恩追尊,非当时所奉者,则随它事附出。谓安帝母左姬及祖母宋贵人之类,并见《清河孝王传》。亲属别事,各依列传。其余无所见,则系之此纪,谓贾贵人、虞美人之类是。以缵西京《外戚》云尔。缵,继也。

  光武郭皇后讳圣通,真定槁人也。槁,县名,故城在今恒州栆城县西。为郡著姓。父昌,让田宅财产数百万与异母弟,国人义之。仕郡功曹。娶真定恭王女,号郭主,恭王名普,景帝七代孙。生后及子况。昌早卒。郭主虽王家女,而好礼节俭,有母仪之德。更始二年春,光武击王郎,至真定,因纳后,有宠。及即位,以为贵人。

  建武元年,生皇子强。帝善况小心谨慎,年始十六,拜黄门侍郎。二年,贵人立为皇后,强为皇太子,封况绵蛮侯。以后弟贵重,宾客辐凑。况恭谦下士,颇得声誉。十四年,迁城门校尉。其后,后以宠稍衰,数怀怨怼。十七年,遂废为中山王太后,进后中子右翊公辅为中山王,以常山郡益中山国。徙封况大国,为阳安侯。阳安,县,属汝南郡,故城在今豫州朗山县,故道国城是也。后从兄竟,以骑都尉从征伐有功,封为新郪侯,官至东海相。新郪,县,属汝南郡,故城在今颍州汝阴县西北郪丘城是也。音七私反。竟弟匡为发干侯,发干,县,属东郡,故城在今博州堂邑县西南。官至太中大夫。后叔父梁,早终,无子。其豻南阳陈茂,以恩泽封南?侯。?音力全反。

  二十年,中山王辅复徙封沛王,后为沛太后。况迁大鸿胪。帝数幸其第,会公卿诸侯亲家饮燕,赏赐金钱缣帛,丰盛莫比,京师号况家为金穴。二十六年,后母郭主薨,帝亲临丧送葬,百官大会,遣使者迎昌丧柩,与主合葬,追赠昌阳安侯印绶,谥曰思侯。二十八年,后薨,葬于北芒。

  帝怜郭氏,诏况子璜尚淯阳公主,除璜为郎。显宗即位,况与帝舅阴识、阴就并为特进,数授赏赐,恩宠俱渥。礼待阴、郭,每事必均。永平二年,况卒,赠赐甚厚,帝亲自临丧,谥曰节侯,子璜嗣。

  元和三年,肃宗北巡狩,过真定,会诸郭,朝见上寿,引入倡饮甚欢。《说文》曰:“倡,乐也。”《声类》曰“俳”。以太牢具上郭主冢,赐粟万斛,钱五十万。永元初,璜为长乐少府,长乐少府,掌皇太后宫,秩二千石。居长信宫曰长信少府,长乐宫曰长乐少府。子举为侍中,兼射声校尉。及大将军窦宪被诛,举以宪女婿谋逆,故父子俱下狱死,家属徙合浦,郡名,今廉州县。宗族为郎吏者,悉免官。新郪侯竟初为骑将,《前书》曰:“车、户、骑将,属光禄,秩比千石。”从征伐有功,拜东海相。永平中卒,子嵩嗣;嵩卒,追坐染楚王英事,国废。建初二年,章帝绍封嵩子勤为伊亭侯,勤无子,国除。发干侯匡,官至太中大夫,建武三十年卒,子勋嗣;勋卒,子骏嗣,永平十三年,亦坐楚王英事,失国。建初三年,复封骏为观都侯,卒,无子,国除。郭氏侯者凡三人,皆绝国。

  论曰:物之兴衰,情之起伏,理有固然矣。而崇替去来之甚者,必唯宠惑乎?当其接床笫,承恩色,虽险情赘行,莫不德焉。《说文》曰:“赘,疣也。”《老子》曰:“余食赘行。”河上公注曰:“行之无当为赘。”《庄子》曰:“附赘悬疣。”言丑恶也。及至移意爱,析嬿私,虽惠心妍状,愈献丑丑焉。爱升,则天下不足容其高;欢队,故九服无所逃其命。斯诚志士之所沉溺,君人之所抑扬,未或违之者也。郭后以衰离见贬,恚怨成尤,而犹恩加别馆,增宠党戚。至乎东海逡巡,去就以礼,使后世不见隆薄进退之隙,不亦光于古乎!

  光烈阴皇后讳丽华,《谥法》曰:“执德遵业曰烈。”《东观记》:“有阴子公者,生子方,方生幼公,公生君孟,名睦,即后之父也。”今世本“睦”作“陆”。南阳新野人。初,光武适新野,闻后美,心悦之。后至长安,见执金吾车骑甚盛,因叹曰:“仕宦当作执金吾,娶妻当得阴丽华。”更始元年六月,遂纳后于宛当成里,时年十九。及光武为司隶校尉,方西之洛阳,令后归新野。及邓奉起兵,后兄识为之将,后随家属徙淯阳,止于奉舍。

  光武即位,令侍中傅后迎后,与湖阳、宁平主诸宫人俱到洛阳,以后为贵人。宁平,县,属淮阳,故城在今亳州谷阳县西南。帝以后雅性宽仁,欲崇以尊位,后固辞,以郭氏有子,终不肯当,故遂立郭皇后。建武四年,从征彭宠,生显宗于元氏。九年,有盗劫杀后母邓氏及弟欣,音欣。帝甚伤之,乃诏大司空曰:“吾微贱之时,娶于阴氏,因将兵征伐,遂各别离。幸得安全,俱脱虎口。《庄子》曰,孔子见盗跖,谓柳下惠曰:“几不免于虎口。”以贵人有母仪之美,宜立为后,而固辞弗敢当,列于媵妾。《尔雅》曰:“媵,送也。”孙炎曰:“送女曰媵。”朕嘉其义让,许封诸弟。未及爵土,而遭患逢祸,母子同命,愍伤于怀。《小雅》曰:‘将恐将惧,惟予与汝。将安将乐,汝转弃予。’《谷风》之诗。风人之戒,可不慎乎?其追爵谥贵人父陆为宣恩哀侯,弟欣为宣义恭侯,以弟就嗣哀侯后。及尸柩在堂,使太中大夫拜授印绶,如在国列侯礼。魂而有灵,嘉其宠荣!”

  十七年,废皇后郭氏而立贵人。制诏三公曰:“皇后怀执怨怼,数违教令,不能抚循它子,训长异室。宫闱之内,若见鹰鹯。《尔雅》曰:“宫中小门谓之闱。”既无《关雎》之德,而有吕、霍之风,岂可托以幼孤,恭承明祀。今遣大司徒涉、戴涉也。宗正吉持节,其上皇后玺绶。阴贵人乡里良家,归自微贱。《公羊传》曰:“妇人谓嫁曰归。”‘自我不见,于今三年。’《诗豳·风东山》之词也。宜奉宗庙,为天下母。主者详案旧典,时上尊号。异常之事,非国休福,不得上寿称庆。”后在位恭俭,少嗜玩,不喜笑谑。性仁孝,多矜慈。七岁失父,虽已数十年,言及未曾不流涕。帝见,常叹息。

  显宗即位,尊后为皇太后。永平三年冬,帝从太后幸章陵,置酒旧宅,会阴、邓故人诸家子孙,并受赏赐。七年,崩,在位二十四年,年六十,合葬原陵。

  明帝性孝爱。追慕无已。十七年正月,当谒原陵,夜梦先帝、太后如平生欢。既寤,悲不能寐,即案历,明旦日吉,遂率百官及故客上陵。其日,降甘露於陵树,帝令百官采取以荐。会毕,帝从席前伏御床,视太后镜奁中物,奁,镜匣也。音廉。感动悲涕,令易脂泽装具。左右皆泣,莫能仰视焉。

  明德马皇后讳某,《谥法》曰:“忠和纯淑曰德。”讳某者,史失其名。下皆类此。伏波将军援之小女也。少丧父母。兄客卿敏惠早夭,母蔺夫人悲伤发疾慌惚。后时年十岁,干理家事,来制僮御,干,正也。广雅曰“僮、御,皆使者”也。内外咨禀,事同成人。初,诸家莫知者,后闻之,咸叹异焉。后尝久疾,太夫人令筮之,筮者曰:“此女虽有患状而当大贵,兆不可言也。”后又呼相者使占诸女,见后,大惊曰:“我必为此女称臣。然贵而少子,若养它子者得力,乃当逾于所生。”

  初,援征五溪蛮,卒于师,虎贲中郎将梁松、黄门侍郎窦固等因谮之,由是家益失埶,又数为权贵所侵侮。后从兄严不胜忧愤,白太夫人绝窦氏婚,求进女掖庭。乃上书曰:“臣叔父援孤恩不报,孤,负也。而妻子特获恩全,戴仰陛下,为天为父。人情既得不死,便欲求福。窃闻太子、诸王妃匹未备,援有三女,大者十五,次者十四,小者十三,仪状发肤,上中以上。《东观记》曰:“明帝马皇后美发,为四起大髻,但以后成,尚有余,绕髻三匝。眉不施黛,独左眉角小缺,补之如粟。常称疾而终身得意。”皆孝顺小心,婉静有礼。婉,顺。愿下相工,简其可否。如有万一,援不朽于黄泉矣。又援姑姊妹并为成帝婕妤。葬于延陵。臣严幸得蒙恩更生,冀因缘先姑,当充后宫。”由是选后入太子宫。时年十三。奉承阴后,傍接同列,礼则修备,上下安之。遂见宠异,常居后堂。

  显宗即位,以后为贵人。时后前母姊女贾氏亦以选入,生肃宗。帝以后无子,命令养之。谓曰:“人未必当自生子,但患爱养不至耳。”后于是尽心抚育,劳悴过于所生。肃宗亦孝性淳笃,恩性天至,母子慈爱,始终无纤介之闲。纤介犹细微也。闲,隙也。后常以皇嗣未广,每怀忧叹,荐达左右,若恐不及。后宫有进见者,每加慰纳。若数所宠引,辄增隆遇。永平三年春,有司奏立长秋宫,皇后所居宫也。长者久也,秋者万物成孰之初也,故以名焉。请立皇后,不敢指言,故以宫称之。帝未有所言。皇太后曰:“马贵人德冠后宫,即其人也。”遂立为皇后。

  先是数日,梦有小飞虫无数赴著身,又入皮肤中而复飞出。既正位宫闱,愈自谦肃。身长七尺二寸,方口,美发。能诵易,好读春秋、《楚辞》,尤善《周官》、《董仲舒书》。《周官》,《周礼》也。《仲舒书》,《玉杯》、《蕃露》、《清明》、《竹林》之属也。蕃音繁。常衣大练,裙不加缘。大练,大帛也。杜预注《左传》曰:“大帛,厚缯也。”太后兄廖上书曰“今陛下躬服厚缯”是也。朔望诸姬主朝请,《汉律》春曰朝,秋曰请。望见后袍衣疏粗,反以为绮縠,就视,乃笑。后辞曰:“此缯特宜染色,故用之耳。”六宫莫不叹息。帝尝幸苑囿离宫,后辄以风邪露雾为戒,辞意款备,多见详择。帝幸濯龙中,续汉志曰,濯龙,园名也,近北宫。并召诸才人,下邳王已下皆在侧,请呼皇后。帝笑曰:“是家志不好乐,虽来无欢。”是以游娱之事希尝从焉。

  十五年,帝案地图,将封皇子,悉半诸国。后见而言曰:“诸子裁食数县,于制不已俭乎?”帝曰:“我子岂宜与先帝子等乎?岁给二千万足矣。”时楚狱连年不断,囚相证引,坐系者甚众。后虑其多滥,乘闲言及,恻然。帝感悟之,夜起仿偟,为思所纳,思后所纳之言。卒多有所降宥。时诸将奏事及公卿较议难平者,广雅曰:“较,明也。”帝数以试后。后辄分解趣理,各得其情。每于侍执之际,辄言及政事,多所毗补,而未尝以家私干。故宠敬日隆,始终无衰。

  及帝崩,肃宗即位,尊后曰皇太后。诸贵人当徙居南宫,太后感析别之怀,各赐王赤绶,加安车驷马,白越三千端,白越,越布。杂帛二千匹,黄金十斤。自撰《显宗起居注》,削去兄防参医药事。帝请曰:“黄门舅旦夕供养且一年,即无褒异,又不录勤劳,无乃过乎!”太后曰:“吾不欲令后世闻先帝数亲后宫之家,故不著也。”

  建初元年,帝欲封爵诸舅,太后不听。明年夏,大旱,言事者以为不封外戚之故,有司因此上奏,宜依旧典。汉制,外戚以恩泽封侯,故曰旧典也。太后诏曰:“凡言事者皆欲媚朕以要福耳。昔王氏五侯同日俱封,成帝封太后弟王谭、王商、王立、王根、王逢时等,同时为关内侯。其时黄雾四塞,不闻澍雨之应。又田蚡、窦婴,宠贵横恣,倾覆之祸,为世所传。田蚡,景帝王皇后同母弟武安侯也。为丞相,贪骄,与淮南王霸上私语。后薨,武帝曰:“使武安侯在者,族矣!”窦婴,文帝窦皇后从兄子魏其侯也,为丞相,坐与灌夫朋党弃市也。故先帝防慎舅氏,不令在枢机之位。枢机,近要之官也。《春秋运斗枢》曰:“北斗,第一天枢,第二琁,第三机也。”诸子之封,裁令半楚、淮阳诸国,常谓‘我子不当与先帝子等’。今有司柰何欲以马氏比阴氏乎!吾为天下母,而身服大练,食不求甘,左右但著帛布,无香熏之饰者,欲身率下也。以为外亲见之,当伤心自来,但笑言太后素好俭。前过濯龙门上,见外家问起居者,车如流水,马如游龙,仓头衣绿褠,领袖正白,褠,臂衣,今之臂韝,以缚左右手,于事便也。顾视御者,不及远矣。故不加谴怒,但绝岁用而已,冀以默愧其心,而犹懈怠,无忧国忘家之虑。知臣莫若君,况亲属乎?吾岂可上负先帝之旨,下亏先人之德,重袭西京败亡之祸哉!”固不许。西京外戚吕禄、吕产、窦婴、上官桀安父子、霍禹等皆被诛。

  帝省诏悲叹,复重请曰:“汉兴,舅氏之封侯,犹皇子之为王也。太后诚存谦虚,柰何令臣独不加恩三舅乎?且卫尉年尊,两校尉有大病,卫尉,太后兄廖。两校尉,兄防、兄光也。如令不讳,使臣长抱刻骨之恨。宜及吉时,不可稽留。”

  太后报曰:“吾反复念之,思令两善。岂徒欲获谦让之名,而使帝受不外施之嫌哉!以恩泽封爵外家为外施也。昔窦太后欲封王皇后之兄,窦太后,文帝后也。王皇后,景帝后也。兄即王信,后封为盖侯。丞相条侯言受高祖约,无军功,非刘氏不侯。条侯,周亚夫也。《前书》曰:“高帝与功臣约,非刘氏不王,非有功不侯。不如约,天下共击之。”今马氏无功于国,岂得与阴、郭中兴之后等邪?常观富贵之家,禄位重叠,犹再实之木,其根必伤。《文子》曰“再实之木根必伤,掘臧之家后必殃”也。且人所以愿封侯者,欲上奉祭祀,下求温饱耳。今祭祀则受四方之珍,衣食则蒙御府余资,斯岂不足,而必当得一县乎?吾计之孰矣,勿有疑也。夫至孝之行,安亲为上。今数遭变异,谷价数倍,忧惶昼夜,不安坐卧,而欲先营外封,违慈母之拳拳乎!拳拳犹勤勤也,音权。吾素刚急,有匈中气,不可不顺也。若阴阳调和,边境清静,然后行子之志。吾但当含饴弄孙,《方言》曰:“饴,饧也。陈、楚、宋、卫之闲通语。”不能复关政矣。”

  时新平主家御者失火,延及北阁后殿。太后以为己过,起居不欢。时当谒原陵,自引守备不慎,惭见陵园,遂不行。初,太夫人葬,起坟微高,太后以为言,兄廖等即时减削。其外亲有谦素义行者,辄假借温言,赏以财位。如有纤介,则先见严恪之色,然后加谴。其美车服不轨法度者,便绝属籍,遣归田里。广平、钜鹿、乐成王车骑朴素,无金银之饰,帝以白太后,太后即赐钱各五百万。于是内外从化,被服如一,诸家惶恐,倍于永平时。乃置织室,蚕于濯龙中,《前书》有东织、西织,属少府,平帝改名织室。数往观视,以为娱乐。常与帝旦夕言道政事,及教授诸小王,论议经书,述作到叙平生,雍和终日。

  四年,天下丰稔,方垂无事,帝遂封三舅廖、防、光为列侯。并辞让,愿就关内侯。太后闻之,曰:“圣人设教,各有其方,知人情性莫能齐也。《礼记·王制》曰:“凡居人材,必因天地寒暖燥湿,广谷大川异制,人居其闲异俗。修其教不易其俗,齐其政不易其宜。中国戎夷五方之人,皆有性也,不可推移。”吾少壮时,但慕竹帛,志不顾命。言少慕古人,书名竹帛,不顾命之长短。今虽已老,而复‘戒之在得’,《论语》孔子曰:“少之时,戒之在色;及其老也,戒之在得。”得,贪啬也。言弥复吝惜封爵,不欲滥封亲戚也。故日夜惕厉,思自降损。惕,惧也。厉,危也。居不求安,食不念饱。冀乘此道,不负先帝。所以化导兄弟,共同斯志,欲令瞑目之日,无所复恨。何意老志复不从哉?万年之日长恨矣!”廖等不得已,受封爵而退位归第焉。

  太后其年寝疾,不信巫祝小医,数来绝祷祀。至六月,崩。在位二十三年,年四十余。合葬显节陵。

  贾贵人,南阳人。建武末选入太子宫,中元二年生肃宗,而显宗以为贵人。帝既为太后所养,专以马氏为外家,故贵人不登极位,贾氏亲族无受宠荣者。及太后崩,乃策书加贵人王赤绶,续汉书曰诸侯王赤绶也。安车一驷,永巷宫人二百,永巷,宫中署名也,后改为掖庭。永巷宫人,即官婢也。御府杂帛二万匹,大司农黄金千斤,钱二千万。诸史并阙后事,故不知所终。

  章德窦皇后讳某,扶风平陵人,大司空融之曾孙也。祖穆,父勋,坐事死,事在《窦融传》。勋尚东海恭王强女沘阳公主,后其长女也。家既废坏,数呼相工问息耗,薛氏《韩诗章句》曰:“耗。恶也。”息耗犹言善恶也。见后者皆言当大尊贵,非臣妾容貌。年六岁能书,亲家皆奇之。建初二年,后与女弟俱以选例入见长乐宫,进止有序,风容甚盛。肃宗先闻后有才色,数以讯诸姬傅。讯,问也。傅谓傅母。及见,雅以为美,马太后亦异焉,因入掖庭,见于北宫章德殿。后性敏给,倾心承接,称誉日闻。明年,遂立为皇后,妹为贵人。七年,追爵谥后父勋为安成思侯。安成,县,属汝南郡,故城在今豫州吴房县东南。后宠幸殊特,专固后宫。

  初,宋贵人生皇太子庆,梁贵人生和帝。后既无子,并疾忌之,数闲于帝,渐致疏嫌。因诬宋贵人挟邪媚道,遂自杀,废庆为清河王,语在《庆传》。

  梁贵人者,褒亲愍侯梁竦之女也。少失母,为伯母舞阴长公主所养。长公主,光武女,梁松尚焉。年十六,亦以建初二年与中姊俱选入掖庭为贵人。四年,生和帝。后养为己子。欲专名外家而忌梁氏。八年,乃作飞书以陷竦,飞书,若今匿名书也。竦坐诛,贵人姊妹以忧卒。自是宫房惵息,惵,惧也,音牒。周书曰“临捕以威,而气惵惧”也。后爱日隆。

  及帝崩,和帝即位,尊后为皇太后。皇太后临朝,尊母沘阳公主为长公主,益汤沐邑三千户,兄宪,弟笃、景,并显贵,擅威权,后遂密谋不轨,永元四年,发觉被诛。

  九年,太后崩,未及葬,而梁贵人姊嫕音一计反。上书陈贵人枉殁之状。太尉张酺、司徒刘方、司空张奋上奏,依光武黜吕太后故事,中元元年,黜吕后不宜配食高庙。贬太后尊号,不宜合葬先帝。百官亦多上言者。帝手诏曰:“窦氏虽不遵法度,而太后常自减损。朕奉事十年,深惟大义,礼,臣子无贬尊上之文。恩不忍离,义不忍亏。案前世上官太后亦无降黜,上官太后,昭帝后也。父安与燕王谋反诛。太后以年少,又霍光外孙,故不废也。其勿复议。”于是合葬敬陵。在位十八年。

  帝以贵人酷殁,敛葬礼阙,乃改殡于承光宫,上尊谥曰恭怀皇后,《谥法》曰:“敬事尊上曰恭,慈仁哲行曰怀。”追服丧制,百官缟素,与姊大贵人俱葬西陵,仪比敬园。敬园,安帝祖母宋贵人之园也。

  和帝阴皇后讳某,光烈皇后兄执金吾识之曾孙也。后少聪慧,善书蓺。永元四年,选入掖庭,以先后近属,故得为贵人。有殊宠。八年,遂立为皇后。

  自和熹邓后入宫,熹音许其反。爱宠稍衰,数有恚恨。后外祖母邓朱出入宫掖。十四年夏,有言后与朱共挟巫蛊道,巫师为蛊,故曰巫蛊。《左传》注曰:“蛊,惑也。”事发觉,帝遂使中常侍张慎与尚书陈褒于掖庭狱杂考案之。朱及二子奉、毅与后弟轶、辅、敞辞语相连及,以为祠祭祝诅,大逆无道。奉、毅、辅考死狱中。帝使司徒鲁恭持节赐后策,上玺绶,迁于桐宫,以忧死。立七年,葬临平亭部。葬于亭部内之地也。父特进纲自杀,轶、敞及朱家属徙日南比景县,宗亲外内昆弟皆免官还田里。永初四年,邓太后诏赦阴氏诸徙者悉归故郡,还其资财五百余万。

  和熹邓皇后讳绥,蔡邕曰:“《谥法》,有功安人曰熹。”太傅禹之孙也。父训,护羌校尉;母阴氏,光烈皇后从弟女也。后年五岁,太傅夫人爱之,自为翦发。夫人年高目冥,误伤后额,忍痛不言。左右见者怪而问之,后曰:“非不痛也,太夫人哀怜为断发,难伤老人意。故忍之耳。”六岁能《史书》,《史书》,周宣王太史籀所作大篆十五篇也。《前书》曰“教学童之书”也。十二通《诗》、《论语》。诸兄每读经传,辄下意难问。下意犹出意也。志在典籍,不问居家之事。母常非之,曰:“汝不习女工以供衣服,乃更务学,宁当举博士邪?”后重违母言,昼修妇业,暮诵经典,家人号曰“诸生”。父训异之,事无大小,辄与详议。

  永元四年,当以选入,会训卒,后昼夜号泣,终三年不食盐菜,憔悴毁容,亲人不识之。后尝梦扪天,扪,摸也。荡荡正青,若有钟乳状,乃仰嗽饮之。以讯诸占梦,言尧梦攀天而上,汤梦及天而咶之,咶音是。斯皆圣王之前占,吉不可言。又相者见后惊曰:“此成汤之法也。”续汉书曰:“相者待诏相工苏大曰:‘此成汤之骨法。’”家人窃喜而不敢宣。后叔父陔言:“常闻活千人者,子孙有封。兄训为谒者,使修石臼河,岁活数千人。天道可信,家必蒙福。”初,太傅禹叹曰:“吾将百万之众,未尝妄杀一人,其后世必有兴者。”

  七年,后复与诸家子俱选入宫。后长七尺二寸,姿颜姝丽,姝,美色也。《诗》曰:“彼姝者子。”绝异于众,左右皆惊。八年冬,入掖庭为贵人,时年十六。恭肃小心,动有法度。承事阴后,夙夜战兢。接抚同列,常克己以下之,虽宫人隶役,皆加恩借。帝深嘉爱焉。及后有疾,特令后母兄弟入视医药,不限以日数。后言于帝曰:“宫禁至重,而使外舍久在内省,外舍,外家。上令陛下有幸私之讥,下使贱妾获不知足之谤。上下交损,诚不愿也。”帝曰:“人皆以数入为荣,贵人反以为忧,深自抑损,诚难及也。”每有宴会,诸姬贵人竞自修整,簪珥光采,袿裳鲜明,《说文》曰:“簪,?也。珥,瑱也,以玉充耳。”《释名》曰:“妇人上服曰袿。”而后独著素,装服无饰。其衣有与阴后同色者,即时解易。若并时进见,则不敢正坐离立,行则偻身自卑。离,并也。礼记曰:“离坐离立,无往参焉。”帝每有所问,常逡巡后对,不敢先阴后言。帝知后劳心曲体,叹曰:“修德之劳,乃如是乎!”后阴后渐疏,每当御见,辄辞以疾。时帝数失皇子,后忧继嗣不广,恒垂涕叹息,数选进才人,以博帝意。

  阴后见后德称日盛,不知所为,遂造祝诅,欲以为害。帝尝寝病危甚,阴后密言:“我得意,不令邓氏复有遗类!”后闻,乃对左右流涕言曰:“我竭诚尽心以事皇后,竟不为所佑,而当获罪于天。妇人虽无从死之义,然周公身请武王之命,武王有疾,周公为之请命于大王、王季、文王,曰“若尔三王有丕子之责于天,以旦代某之身”也。越姬心誓必死之分,越姬,楚昭王之姬,越王句践女也。昭王宴游,越姬从,谓姬曰:“乐乎?”对曰:“乐则乐矣,而不可久也。”王曰:“愿与子生死若此。”姬曰:“君王乐游,要妾以死,不敢闻命。”后王病,有赤云夹日如飞鸟。王问周太史。史曰:“是害王身,请移于将相。”王曰:“将相于孤,犹股肱也。”不听。姬曰:“大哉君王之德。妾请从王死矣。昔日游乐,是以不敢听命,今君王复礼,国人为君王死,何况妾乎?妾愿先驱狐狸于地下。昔日口虽不言,心许之矣。妾闻信者不负其心。”遂自杀。故曰“心誓”。事见列也。上以报帝之恩,中以解宗族之祸,下不令阴氏有人豕之讥。”高帝爱幸戚夫人。帝崩,吕太后断夫人手足,去眼薰耳,使居鞠室中,名曰“人彘”也。即欲饮药,宫人赵玉者固禁之,因诈言属有使来,上疾已愈。后信以为然,乃止。明日,帝果瘳。

  十四年夏,阴后以巫蛊事废,后请救不能得,帝便属意焉。后愈称疾笃,深自闭绝。会有司奏建长秋宫,帝曰:“皇后之尊,与朕同体,承宗庙,母天下,岂易哉!唯邓贵人德冠后庭,乃可当之。”至冬,立为皇后。辞让者三,然后即位。手书表谢,深陈德薄,不足以充小君之选。是时,方国贡献,竞求珍丽之物,自后即位,悉令禁绝,岁时但供纸墨而已。帝每欲官爵邓氏,后辄哀请谦让,故兄骘终帝世不过虎贲中郎将。

  元兴元年,帝崩,长子平原王有疾,而诸皇子夭没,前后十数,后生者辄隐秘养于人闲。殇帝生始百日,后乃迎立之。尊后为皇太后,太后临朝。和帝葬后,宫人并归园,太后赐周、冯贵人策曰:“朕与贵人托配后庭,共欢等列,十有余年。不获福祐,先帝早弃天下,孤心茕茕,茕茕,孤特之貌也。《诗》曰:“茕茕在疚。”靡所瞻仰,夙夜永怀,感怆发中。今当以旧典分归外园,惨结增叹,燕燕之诗,曷能喻焉?《诗·鄁序》曰:“卫庄姜送归妾也。”其《诗》曰:“燕燕于飞,差池其羽。之子于归,远送于野。瞻望不及,泣涕如雨。”其赐贵人王青盖车,采饰辂,骖马各一驷,黄金三十斤,杂帛三千匹,白越四千端。”又赐冯贵人王赤绶,以未有头上步摇、环佩,加赐各一具。《周礼》“王后首服为副”,所以副首为饰,若今步摇也。《释名》曰:“皇后首副,其上有垂珠,步则摇也。”

  是时新遭大忧,法禁未设。宫中亡大珠一箧,太后念,欲考问,必有不辜。乃亲阅宫人,观察颜色,即时首服。又和帝幸人吉成,御者共枉吉成以巫蛊事,遂下掖庭考讯,辞证明白。太后以先帝左右,待之有恩,平日尚无恶言,今反若此,不合人情,更自呼见实核,果御者所为。莫不叹服,以为圣明。常以鬼神难征,淫祀无福,乃诏有司罢诸祠官不合典礼者。又诏赦除建武以来诸犯妖恶,及马、窦家属所被禁锢者,皆复之为平人。减大官、导官、尚方、内者服御珍膳靡丽难成之物,《汉官仪》曰:“大官,主膳羞也。”《前书》音义曰:“导官,主导择米以供祭祀。尚方,掌工作刀剑诸物及刻玉为器。”《汉官仪》曰:“内者,主帷帐。”并署名也。自非供陵庙,稻梁米得导择,朝夕一肉饭而已。旧太官汤官经用岁且二万万,经,常也。太后来止,日杀省珍费,自是裁数千万。及郡国所贡,皆减其过半。悉斥卖上林鹰犬。其蜀、汉扣器九带佩刀,并不复调。蜀,蜀郡也。汉,广汉郡也。二郡主作供进之器,元帝时贡禹上书“蜀、广汉主金银器,各用五百万”是也。扣音口,以金银缘器也。止画工三十九种。又御府、尚方、织室锦绣、冰纨、绮縠、金银、珠玉、犀象、檋瑁、雕镂玩弄之物,皆绝不作。离宫别馆储峙米糒薪炭,悉令省之。储峙犹蓄积也。糒,干饭。又诏诸园贵人,其宫人有宗室同族若羸老不任使者,令园监实核上名,自御北宫增喜观阅问之,恣其去留,即日免遣者五六百人。

  及殇帝崩,太后定策立安帝,犹临朝政。以连遭大忧,百姓苦役,大忧谓和帝、殇帝崩。殇帝康陵方中秘藏,方中,陵中也。冢藏之中,故言秘也。及诸工作,事事减约,十分居一。

  诏告司隶校尉、河南尹、南阳太守曰:“每览前代外戚宾客,假借威权,轻薄謥詷,言匆遽也。謥音七洞反。詷音洞。至有浊乱奉公,为人患苦。咎在执法怠懈,不辄行其罚故也。今车骑将军骘等虽怀敬顺之志,而宗门广大,姻戚不少,宾客奸猾,多干禁宪。干,犯也。其明加检来,勿相容护。”自是亲属犯罪,无所假贷。太后愍阴氏之罪废,赦其徙者归乡,来还资财五百余万。永初元年,爵号太夫人为新野君,万户供汤沐邑。汤沐者,取其赋税以供汤沐之具也。

  二年夏,京师旱,亲幸洛阳寺录冤狱。有囚实不杀人而被考自诬,羸困舆见,畏吏不敢言,将去,举头若欲自诉。太后察视觉之。即呼还问状,具得枉实,即时收洛阳令下狱抵罪。行未还宫,澍雨大降。

  三年秋,太后体不安,左右忧惶,祷请祝辞,愿得代命。太后闻之,即谴怒,切来掖庭令以下,但使谢过祈福,不得妄生不祥之言。旧事,岁终当飨遣卫士,旧事,卫士得代归者,上亲飨焉。《前书·盖宽饶传》曰“岁尽交代,上临飨罢卫卒”是也。大傩逐疫。《礼记·月令》:“命有司大傩,旁磔,出土牛,以送寒气。”郑玄注云:“傩,阴气也。此月之中,日历虚、危,有坟墓四星之气为厉鬼,随强阴出以害人。”故傩却之也。太后以阴阳不和,军旅数兴,诏飨会勿设戏作乐,减逐疫侲子之半,侲子,逐疫之人也,音振。薛综注《西京赋》云:“侲之言善也,善童幼子也。”续汉书曰:“大傩,选中黄门子弟,年十岁以上,十二以下,百二十人为侲子。皆赤帻皂制,执大鞉。”悉罢象橐驼之属。丰年复故。太后自入宫掖,从曹大家受经书,兼天文、算数。昼省王政,夜则诵读,而患其谬误,惧乖典章,乃博选诸儒刘珍等及博士、议郎、四府掾史五十余人,诣东观仇校传记。仇,对也。事毕奏御,赐葛布各有差。又诏中官近臣于东观受读经传,以教授宫人,左右习诵,朝夕济济。及新野君薨,太后自侍疾病,至乎终尽,忧哀毁损,事加于常。赠以长公主赤绶、东园秘器、玉衣绣衾,东园,署名,属少府。主作凶器,故言秘也。又赐布三万匹,钱三千万。骘等遂固让钱布不受。使司空持节护丧事,仪比东海恭王,谥曰敬君。太后谅闇既终,谅闇,居丧之庐也。或为“谅阴”。谅,信也;阴,默也。言居忧信默不言。久旱,太后比三日幸洛阳,录囚徒,理出死罪三十六人,耐罪八十人,其余减罪死右趾已下至司寇。

  七年正月,初入太庙,斋七日,赐公卿百僚各有差。庚戌,谒宗庙,率命妇群妾相礼仪,相,助也。仪礼曰:“命夫者,男子之为大夫也。命妇者,大夫之妻也。”与皇帝交献亲荐,成礼而还。《周礼》,宗庙祭之日,旦,王服衮冕而入,立于阼;后服副祎,从王而入。王以圭瓒酌郁鬯以献尸,次后以璋瓒酌郁鬯以献尸,此谓交献也。卒事凡九献焉。因下诏曰:“凡供荐新味,多非其节,或郁养强孰,或穿掘萌牙,味无所至而夭折生长,岂所以顺时育物乎!传曰:‘非其时不食。’《论语》曰:“不时不食。”言非其时物则不食之。《前书》邵信臣曰:“不时之物,有伤于人,不宜以奉供养。”自今当奉祠陵庙及给御者,皆须时乃上。”凡所省二十三种。

  自太后临朝,水旱十载,四夷外侵,盗贼内起。每闻人饥,或达旦不寐,而躬自减彻,以救灾厄,故天下复平,岁还丰穰。

  元初五年,平望侯刘毅平望,县,属北海郡,今青州北海县西北平望台是也,一名望海台也。以太后多德政,欲令早有注记,上书安帝曰:“臣闻《易》载羲农而皇德著,《易·系辞》曰:“古者庖羲氏之王天下,仰观象于天,俯观法于地,于是始画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庖羲氏没,神农氏作,斫木为耜,揉木为耒,耒耜之利,以教天下。”伏羲、神农为三皇,故言皇德也。《书》述唐虞而帝道崇,故虽圣明,必书功于竹帛,流音于管弦。竹谓简册,帛谓缣素。黄帝以下六代乐,皆所以章显功德,是流音于管弦。伏惟皇太后膺大圣之姿,体乾坤之德,《易》曰:“圣人与天地合其德。”齐踪虞妃,比迹任姒。虞妃,即舜妻娥皇、女英也。任,文王母;姒,武王母也。孝悌慈仁,允恭节约,杜绝奢盈之源,防抑逸欲之兆。正位内朝,流化四海。《易·家人》卦曰:“女正位乎内,正家而天下定矣。”礼记曰,东夷、西戎、南蛮、北狄,谓之四海。及元兴、延平之际,国无储副,仰观乾象,参之人誉,援立陛下为天下主,永安汉室,绥静四海。又遭水潦,东州饥荒。延平元年,安帝初即位,六州大水,永初元年,禀司隶、兖、豫、徐、冀、并六州贫人也。垂恩元元,冠盖交路,菲薄衣食,躬率群下,损膳解骖,以赡黎苗。广雅云:“苗,众也。”恻隐之恩,犹视赤子。隐,痛也。《尚书》曰“若保赤子,惟人其康乂”也。克己引愆,显扬仄陋。崇晏晏之政,《尚书考灵耀》曰:“文塞晏晏。”敷在宽之教。敷,布也。《尚书》曰:“五教在宽。”兴灭国,继绝世,录功臣,复宗室。追还徙人,蠲除禁锢。政非惠和,不图于心;制非旧典,不访于朝。弘德洋溢,充塞宇宙;洋溢,言多。洪泽丰沛,漫衍八方。华夏乐化,戎狄混并。丕功著于大汉,硕惠加于生人。巍巍之业,可闻而不可及;荡荡之勋,可诵而不可名。古之帝王,左右置史;《礼记·玉藻》曰:“动则左史书之,言则右史书之。”汉之旧典,世有注记。夫道有夷崇,治有进退。若善政不述,细异辄书,是为尧汤负洪水大旱之责,而无咸熙假天之美;咸,皆也。熙,广也。《尚书》曰:“庶绩咸熙。”言尧之朝政,众功皆广。假音格,至也。《尚书》曰:“祐我烈祖,格于皇天。”言伊尹佐汤,功至于天也。尧洪水九载,汤大旱七年。高宗成王有雉雊迅风之变,而无中兴康宁之功也。高宗,殷王也,小乙之子,名武丁。当祭成汤,有飞雉升鼎耳而雊,高宗修德,殷道中兴。成王疑周公,乃有雷电大风之变,成王改过,几致刑措也。上《诗》《书》,有虞二妃,周室三母,《尚书》曰:“厘降二女于妫汭,嫔于虞。”三母谓后稷母姜嫄,文王母大任,武王母大姒也。《诗·大雅》曰:“厥初生人,时维姜嫄。”又曰:“大任有身,生此文王。”又曰“太姒嗣徽音,则百斯男”也。修行佐德,《诗》云:“既有烈考,亦有文母。”是佐德。思不逾阈。阈,门限也。《左传》曰:“妇人送迎不出门,见兄弟不逾阈。”未有内遭家难,外遇害,览总大麓,经营天物,麓,录也。言大录万机之政。《书》曰“纳于大麓”,又曰“暴殄天物”也。功德巍巍若兹者也。宜令史官著《长乐宫注》、《圣德颂》,以敷宣景耀,勒勋金石,县之日月,《易》曰:“县象著明,莫大于明月。”摅之罔极,以崇陛下烝烝之孝。”帝从之。广雅曰:“摅,舒也。”孔安国注《尚书》曰:“烝烝犹进进也。”

  六年,太后诏征和帝弟济北、河闲王子男女年五岁以上四十余人,又邓氏近亲子孙三十余人,并为开邸第,《苍颉篇》曰:“邸,舍也。”教学经书,躬自监试。尚幼者,使置师保,朝夕入宫,抚循诏导,恩爱甚渥。诏,告也。乃诏从兄河南尹豹、越骑校尉康等曰:“吾所以引纳群子,置之学官者,实以方今承百王之敝,时俗浅薄,巧伪滋生,《五经》衰缺,不有化导,将遂陵迟,故欲褒崇圣道,以匡失俗。传不云乎:‘饱食终日,无所用心,难矣哉!’《论语》孔子言也。言人终日饱食,不措心于道义。难矣哉,言终无远大也。今末世贵戚食禄之家,温衣美饭,乘坚驱良,坚谓好车,良谓善马也。《墨子》曰:“圣王为衣服之法,坚车良马,不知贵也。”而面墙术学,不识臧否,《尚书》曰“弗学墙面”也。斯故祸败所从来也。永平中,四姓小侯皆令入学,小侯,解见《明纪》。所以矫俗厉薄,反之忠孝。先公既以武功书之竹帛,兼以文德教化子孙,先公谓邓禹。禹有子十三人,各使守一蓺,故曰文德也。故能束修,不触罗网。言能自约束修整也。诚令儿曹上述祖考休烈,下念诏书本意,则足矣。其勉之哉!”

  康以太后久临朝政,心怀畏惧,托病不朝。太后使内人问之。时宫婢出入,多能有所毁誉,其耆宿者皆称中大人,所使者乃康家先婢,亦自通中大人。康闻,诟之曰:“汝我家出,尔敢尔邪!”婢怒,还说康诈疾而言不逊。太后遂免康官,遣归国,绝属籍。

  永宁二年二月,寝病渐笃,乃乘辇于前殿,见侍中、尚书,因北至太子新所缮宫。还,大赦天下,赐诸园贵人、王、主、群僚钱布各有差。诏曰:“朕以无德,托母天下,而薄祐不天,早离大忧。延平之际,海内无主,元元厄运,危于累卵。《说苑》曰:“晋灵公骄奢,造九层之台,国困人贫,耻功不成。令曰:‘左右谏者斩也。’荀息乃求见。公曰:‘谏邪?’息曰:‘不敢。臣能累十二博棋,加九鸡子其上。’公曰:‘危哉。’息曰:‘复有危于此者。公为九层之台,男女不得耕织,社稷一灭,君何所望!’君曰:‘寡人之过。’乃坏台焉。”勤勤苦心,不敢以万乘为乐,上欲不欺天愧先帝,下不违人负宿心,诚在济度百姓,以安刘氏。自谓感彻天地,当蒙福祚,而丧祸内外,伤痛不绝。内外谓新野君薨及和、殇二帝崩也。顷以废病沉滞,久不得侍祠,自力上原陵,加欬逆唾血,遂至不解。存亡大分,无可柰何。公卿百官,其勉尽忠恪,以辅朝廷。”三月崩。在位二十年,年四十一。合葬顺陵。

  论曰:邓后称制终身,号令自出,术谢前政之良,身阙明辟之义,前政谓周公也。辟,君也。《尚书》曰“朕复子明辟”,言周公摄位,复还成王。今太后不还,故曰阙也。至使嗣主侧目,敛衽于虚器,器谓神器,谕帝位也。直生怀懑,悬书于象魏。象魏,阙也。直生,杜根等上书,请太后还政。借之仪者,殆其惑哉!借犹假也。殆,近也。言太后不还政于安帝,近可惑也。然而建光之后,王柄有归,太后建光之中崩,归政安帝。遂乃名贤戮辱,便孽党进,帝宠用乳母王圣及其女伯荣,出入宫掖,通传奸赂,太尉杨震及邓骘等皆被中官谮诛也。衰斁之来,兹焉有征。斁,败也。安帝临政,衰败逾甚,故曰有征也。故知持权引谤,所幸者非己;焦心恤患,自强者唯国。言执持朝权以招众谤者,所幸不为己身,唯忧国也。是以班母一说,阖门辞事;太后兄大将军骘,以母忧上书乞身,太后不许,以问班昭,乃许之。语见《昭传》也。爱侄微愆,髡剔谢罪。太后兄骘子凤受遗事泄,骘遂髡妻及凤以谢天下。语见《骘传》。将杜根逢诛,未值其诚乎!诚,信也。言未为太后所信。但蹊田之牛,夺之已甚。《左传》申叔时曰:“牵牛以蹊人之田而夺之牛,牵牛以蹊者信有罪矣,而夺之牛,罚已重矣。”此喻杜根。上书虽曰有

查看目录 >> 《后汉书 李贤注》


国学迷 轉徙餘生記一卷 十朝聖訓十種九百二十二卷 揚州水道記四卷圖一卷 滹南遺老王先生文集四十五卷集續一卷 西湖志四十八卷 瀛環志略十卷 賭棋山莊所著書八種 水經注四十卷首一卷 菊花分韻詩 晏子春秋七卷音義二卷 本草三家合注六卷 通鑑紀事本末二百三十九卷 胡文忠公政書十四卷 東華續錄光緒朝二百二十卷 皇朝直省府廳州縣歌括一卷 求闕齋弟子記三十二卷 後漢書九十卷 閩賢遺墨不分卷 萬國新史簡要三卷 山家清供二卷 新編詩料調音對典明註不分卷 韓文考異四十卷外集考異十卷遺文考異一卷首一卷末一卷 刪定唐詩解二十四卷 五代史補五卷 書六卷 戰國策三十三卷 [乾隆]崞縣志八卷 後漢書一百二十卷 醫案存真四卷 行素堂目睹書錄十卷汲古閣珍藏秘本書目 翁山詩外十九卷 五洲各大國志要 楚國文憲公雪樓程先生文集三十卷附錄一卷 十二梅花書屋詩六卷 宛陵先生集六十卷拾遺一卷 醫門棒喝十三卷 練勇芻言五卷 隨園詩草八卷附禪家公案頌 兩廣鹽法志三十五卷首一卷 醫方易簡新編六卷續編二卷外科續編二卷續刻簡易新編新增良方一卷 說文解字通釋四十卷 醫學答問四卷 南部新書十卷 三硯齋詩賸一卷 文廟大成祀譜八卷 絳囊撮要五卷 子史精華一百六十卷 續古文辭類纂二十八卷 來瞿唐先生易註十五卷首一卷末一卷 樗蘭譜一卷 新箋決科古今源流至論前集十卷後集十卷續集十卷 涇野先生别集十三卷 清河書畫舫十二卷 神仙傳十卷 國朝先正事略六十卷首一卷 學易慎餘錄四卷 安道公年譜二卷 裕昆要錄 化學初階四卷 四川鄉試錄 經策通纂經學輯要_陳遹聲點石齋.djvu 豔異編4_玉茗堂天一出版社.djvu 曾文正公家書上冊_朱太忙標點胡協寅校閱大達圖書供應社.djvu 曾文正公家書下冊_朱太忙標點胡協寅校閱大達圖書供應社.djvu 談修養_朱光潛著中周出版社.djvu 論我們蘇聯人民底道德面貌_加裡寧外國文書籍出版局.djvu 歷史哲學概論_郭斌佳譯黎明書局上海.djvu 歷史學ABC_劉劍橫著ABC叢書社.djvu 史學研究_羅元鯤編著開明書店.djvu 新史學_J.H.Robinson著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再述內閣大庫檔案之由來及其整理_徐中舒x1_38.djvu 檔案科學管理法_秦翰才著中國科學圖書儀器公司.djvu 世界文化史要略_J.S.Hoyland著北新書局上海.djvu 荒古原人史_英麥開伯文明書局上海.djvu 上古世界史_卡爾登海士CarltonJ.H.Hayes湯姆蒙ParderThomasMoon世界書局上海.djvu 中古世界史_卡爾登海士CarltonJ.H.Hayes湯姆蒙ParderThomasMoon世界書局上海.djvu 世界近百年史上冊_許毅編輯百城書局.djvu 人類的前程_俾耳德CharlesA.Beard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世界史教程_波查洛夫著約尼西亞著駱駝叢書出版部.djvu 近百年世界史_朱公振世界書局.djvu 世界史綱_日本上田茂樹著歷史研究會.djvu 世界史綱_日本上田茂樹著大江書鋪上海.djvu 東西文化批評上_傖父著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東西文化批評下_傖父著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世界文化史_陳廷璠中華書局.djvu 近代文化的基礎_H.C.ThomasW.A.Hamm合著啟智書局上海.djvu 戰後列國大勢與世界外交_張介石編中華書局上海.djvu 論統一戰線_子強等著求知出版社.djvu 世界通史研究提綱_波吉牟金主編解放社.djvu 革命日曆_李復初編南京新民書店上海.djvu 十九世紀以來之戰爭及和約_英彭孫比亞洲文明協會.djvu 第二次世界大戰瞻望_胡慕萱等著上海中華書局.djvu 各國革命史_平心著光明書局上海.djvu 東洋史ABC_傅彥長著世界書局.djvu 契丹交通史料七種_曾公亮文殿閣書莊.djvu 中國喪地史_衡陽謝彬編著中華書局上海.djvu 中緬關係史綱要_王婆楞編著正中書局.djvu 帝國主義侵略中國史下冊_吳敬恆主編蔡元培主編王雲五主編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帝國主義侵略中國史上冊_吳敬恆主編蔡元培主編王雲五主編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外交思痛錄_莊病骸編纂交通圖書館.djvu 最近三十年中國外交史_劉彥著上海太平洋書店.djvu 蒙古社會制度史_蒙古文化館.djvu 蒙古及蒙古人_俄國婆茲德奈夜夫著不詳.djvu 匈奴王號考_方壯猷北平燕京大學.djvu 滿洲發達史_稻葉君山著不詳.djvu 東北之史的認識_遼甯卞宗孟編述不詳.djvu 最新高級中國近世史清初至民國最近_陸光宇著北平文化學社北平.djvu 國聯調查團報告書l國聯中國調查團報告書全文批判_讀書雜誌社經政批判會合編神州國光社上海.djvu 國際聯合會調查團報告書_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宣傳委員會.djvu 一二八國恥痛史_周方楠編輯湖北省立實驗民眾教育館研究組武昌.djvu 辛亥革命與袁世凱_黎乃涵著生活書店哈爾濱.djvu 兩晉南北朝史下_呂思勉著開明書店上海.djvu 奮鬥_奮鬥社主編奮鬥社南京.djvu 北巡私記皇明北盧考_高佶鄭曉文殿閣書莊北平.djvu 長城察北的抗戰_辛質著黑白叢書社上海.djvu 九一八至雙九日寇侵華大事記_聶崇岐大中雜誌社北平.djvu 倭汪陰謀總暴露_福建省軍管區政治部福建省軍管區政治部福州.djvu 中國現代革命運動史_中國現代史研究委員會吉林人民出版社吉林.djvu 中國現代革命運動史_中國現代史研究委員會新民主出版社香港.djvu 四十四年落花夢_王朝佑著中華印刷所北京.djvu 瀋陽狀啟_京城帝國大學法文學部朝鮮印刷株式會社東京.djvu 宣和奉使高麗圖經一_徐兢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宣和奉使高麗圖經_今西龍校訂近澤書店京城.djvu 北鮮遊記_阿基托維奇著柏布爾索夫著東北新華書店瀋陽.djvu 印度問題_英文研究會編譯東北書店.djvu 戰鬥中的新越南_麥浪著新越南出版社.djvu 論越南八月革命_長征著黎明出版社上海.djvu 阿富汗內戰紀_寧墨公編著國民革命軍軍事雜誌社南京.djvu 新土耳其_柳克述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西洋歷史_本多淺治郎著商務印書館上海中華書局上海.djvu 日俄海戰史_劉華式翻譯海事編譯局青島.djvu 旅順實戰記_櫻井忠溫著中華書局上海.djvu 旅順實戰記_櫻井忠溫著新學會社北京.djvu 日俄戰爭的戰略問題_賀佛編著中國軍事科學館北京.djvu 打開勝利之門桂林血戰實錄_不詳不詳.djvu 怒吼吧中國_不詳不詳.djvu 抗日救國文獻初輯_不詳不詳.djvu 盟邦人士的諍言_不詳遼北文化出版社.djvu 今日的雁北_民族革命通訊社民族革命出版社山西.djvu 西線風雲_長江著大公報館上海.djvu 長江戰地通訊專集_長江著梅英重慶開明書店重慶.djvu 從蘆溝橋到漳河_長江著小方著生活書店漢口.djvu 平寇錄第三集_劉震中著博林日報總社愛國叢書出版部天津.djvu 第三次長沙會戰紀實_不詳.djvu 平寇錄第四集_劉震中著博林日報總社愛國叢書出版部天津.djvu 平寇錄第五集_劉震中著博林日報總社愛國叢書出版部天津.djvu 偽組織實施帝制後之東北_閻寶航編述不詳.djvu 陸軍第六十八軍抗戰紀實_戰史編纂委員會陸軍第六十八軍戰史編纂委員會.djvu 前線巡禮_陸詒著大路書店漢口.djvu 台兒莊血戰記_陸詒著陳誠著現代出版社.djvu 殲敵台兒莊_陳文傑編著漢口群力書店漢口.djvu 抗戰中的粵桂_陳國柱華南出版社廣州.djvu 抗戰一週年_全民抗戰社生活書店漢口.djvu 什麼人應負戰爭責任_新華社解放社北京.djvu 將革命進行到底_新民主出版社新民主出版社北平.djvu 新中國目擊記_新中國叢書出版社九龍.djvu 中原突圍記_徐敏著東北書店長春.djvu 濱蒲戰役_不詳東北書店佳木斯.djvu 人民英烈李公樸聞一多先生遇刺紀實_李聞二烈士紀念委員會李聞二烈士紀念委員會上海.djvu 中國駐印軍緬北戰役戰鬥紀要_中國駐印軍副總指揮辦公室編輯不詳.djvu 日俄海戰史上_劉華式翻譯海事編譯局青島.djvu 日俄海戰史下_劉華式翻譯海事編譯局青島.djvu 明大誥與明初之政治社會_鄭嗣禹著燕京大學哈佛燕京學社.djvu 國難須知_東北問題研究會編輯東北問題研究會.djvu 『五三』血跡_江蘇省常務指導委員會宣傳部江蘇省常務指導委員會宣傳部南京.djvu 血染白山黑水記_吉黑救國義勇軍軍事委員會吉黑救國義勇軍軍事委員會.djvu 九一八與東北民眾救國軍_吉黑救國義勇軍軍事委員會吉黑救國義勇軍軍事委員會.djvu 淪陷三年之東北_趙惜夢纂輯大公報社天津.djvu 一年來之東北自塘沽協定至溥儀稱帝_不詳東北旬刊社.djvu 中國巨大變化的一年_東北日報社東北書店佳木斯.djvu 血債五卅一紀念手冊_國立中山大學學生工作委員會國立中山大學學生工作委員會廣州.djvu 雲南內幕_張文實著觀察出版社昆明.djvu 中華民國建國史_鄭鶴聲編著正中書局上海.djvu 將革命進行到底_天津新華局店天津新華書店天津.djvu 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史話_陶官雲著光華書店哈爾濱.djvu 猶太禍世陰謀_張大權著新中國印書館北京.djvu 察綏之戰_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十兵團政治部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十兵團政治部.djvu 菲律賓史_李長傳編譯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西洋史表解_田農編著和記印書館北平.djvu 西洋近代文化史大綱_高維昌編纂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军令如山 军法从事 冠上加冠 冠冕堂皇 冠古轶今 冠履倒易 冠履倒置 冠盖如云 冠盖相望 冠绝一时 冠袍带履 冢木已拱 冤冤相报 冤天屈地 冤家对头 冥思苦想 冥思苦索 冥昭瞢暗 冥顽不灵 冬山如睡 冬日之阳 冬日夏日 冬箑夏裘 冬裘夏葛 冰壑玉壶 冰天雪地 冰天雪窖 冰山难恃 冰柱雪车 冰洁渊清 冰洁玉清 冰消云散 冰消冻解 冰消冻释 冰消雪释 冰消雾散 冰清水冷 冰清玉粹 冰炭不同器 冰炭不同炉 冰炭不相容 冰炭不言,冷热自明 冰肌绰约 冰解云散 冰解冻释 冰解壤分 冰解的破 冰销叶散 冰魂素魄 冲冠眦裂 冲口而出 冲口而成 冲坚毁锐 冲州撞府 冲昏头脑 冲锋陷坚 冲锋陷锐 冲风之末 冲风冒雨 冲风破浪 决一死战 决命争首 决断如流 决狱断刑 决疣溃痈 决胜庙堂 决?溃痈 冶容诲淫 冷嘲热讽 冷嘲热骂 冷心冷面 冷暖自知 冷板凳 冷水浇背 冷灰爆豆 冷眼旁观 冷窗冻壁 冷言冷语 冷言热语 冷酷无情 冻解冰释 凌云壮志 凌弱暴寡 凌杂米盐 凌霜傲雪 减师半德 凛如霜雪 凛若冰霜 凛若秋霜 几次三番 几而不征 凡事豫则立,不豫则废 凡偶近器 凡圣不二 凡夫俗子 凡夫肉眼 凡才浅识 凡胎浊骨 凡胎肉眼 凤冠霞帔 凤凰在笯 凤友鸾交 凤叹虎视 凤吟鸾吹 凤子龙孙 凤彩鸾章 凤愁鸾怨 凤毛济美 凤毛鸡胆 凤毛龙甲 凤泊鸾飘 凤狂龙躁 凤管鸾笙 凤箫鸾管 凤箫龙管 凤翥鸾回 凤翥鹏翔 凤翥龙翔 凤翥龙蟠 凤翥龙骧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