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四库全书 | 诗词宝典 | 常识 | 全文检索 | 人物 | 地名 | 典故 | 字典 | 词典 | 康熙 | 说文 | 古籍书目 | 书法字典 | 下载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新元史 >

卷七·本纪第七

卷七·本纪第七

  ○世祖一

  世祖圣德神功文武皇帝,讳忽必烈,睿宗第四子,宪宗同母弟也。以太祖十年乙亥秋八月乙卯生。

  太祖十九年春,自西域班师,至乃蛮境阿拉马克委之地,帝与皇弟旭烈兀来迎,帝射一兔,旭烈兀射一山羊。国俗:童子初猎禽兽,以血染长者拇指。旭烈兀持太祖手,用力重。太祖曰:“尔用力如此,吾为尔耻之。”帝则捧太祖之手,轻拭之。太祖甚悦。及长,仁明英睿,事庄圣皇后以孝闻。

  在潜邸,征名儒窦默、姚枢、许衡等,询以治道,思大有为于天下。蒙古兴垂六十年,至帝始延揽文学之士,待以殊礼焉。

  宪宗即位,诏漠南、汉地军国之事,悉听帝裁决,开府于金莲川得专封拜。邢州为帝分地,后又分二千户为功臣食邑,民不堪命,诣王府诉之。刘秉忠、张文谦言于帝曰:“邢州户本万余,军兴以来,不满数百,得良吏抚之,责以成效,使四方取法,则天下皆受王之赐矣。”帝从之,以脱兀脱、张耕为邢州安抚使,刘肃为商榷使,轻徭薄赋,期年户增数倍。自是帝益以儒者为阿用。

  二年,帝移驻桓、抚二州,时牙剌洼赤、布智儿等行燕京中书省事,一曰杀二十八人。其一人,已杖而释之,有献环刀者,复追还,折其人以试刃。帝闻其事,召布智儿责之曰,“凡死罪宜详谳而后行刑,今一日杀二十八人,必多冤滥;况既杖而后折之,此何刑世?”布智儿惶恐谢罪。帝请置经略司于汴京以图宋,置都转运司于新卫,以济军储。宪宗并从之。夏六月,觐宪宗于曲先脑儿,奉命征云南。秋七月丙午,祃开出师。

  三年,宪宗大封同姓,敕帝河南、京兆自择其一,帝愿受京兆分地。奏割河东解州盐池供军饷,令民受盐入粟,转漕嘉陵。又奏置宣抚司于京兆,以孛兰奚、杨惟中为使,关、陇大治。

  秋八月帝自六盘山次临洮。

  九月壬寅,帝次忒剌,分三追以进:大将兀良合台出西道,诸王抄合、也只烈出东道,帝自将大军出中道,留辎重于满陀城。

  冬十月,经西香界至金沙江,乘革囊以济,摩娑二部酋,唆火脱因、塔里马迎降。

  十一月辛卯,遣玉律术、王君侯、王鉴等谕大理。辛丑,白蛮酋阿塔剌降。

  十二月丙辰,围大理城。初,大理酋段兴智微弱,国事皆决于高祥。是夜,祥率所部遁去。帝入城,谓左古曰:“城破,而玉律术等不出,其人必死矣。”诸将以大理杀使者,欲屠城。张文谦言于帝曰:“此高祥所为,非民之罪,请宥之。”帝乃使姚枢裂帛为旗,书止杀之令,由是一城获免。辛酉,分兵攻龙首关,次赵脸。癸亥,获高祥。祥不屈,折之。时白日当午,云起雷震。帝曰:“忠臣也。”命以礼葬之。帝承制以刘时中为大理金齿等处宣抚使,留兀良合台讨鲁鲁厮、阿伯诸部,自率诸将班师。

  四年夏五月,帝辟署于六盘山。秋八月,驻桓、抚二州,冬,驻金莲川。

  五年冬驻奉圣州。

  六年春三月,命刘秉忠建城郭于桓州东、滦水北,后名为开平府。冬,移驻合剌八剌合孙之地。

  七年春,宪宗命名阿蓝答儿、刘太平钓考京兆、河南财赋,推验经略,宣抚两司官吏。帝闻之,不悦,用姚枢言,率妃主以下入朝。冬十二月,觐宪宗于也可迭烈孙之地,宪宗与帝皆泣下,不令帝有所白而止。遂议分道伐宋。

  八年冬十一月戊午,帝祃牙于开平。

  九年春二月,会诸王于邢州。

  夏五月,次小濮州,征宋子贞、李昶,访问得失。

  秋七月甲宣,次汝州,以大将拔都儿为前锋,戒勿妄杀。以杨椎中、郝经宣抚江淮,乌古论贞督饷蔡州。兵有犯法者,贞缚送有司,帝即轩之。由是将士肃然,无敢违命者。

  八月丙戌,渡淮。辛卯,入大胜关,分遣张柔入虎头关。壬辰,帝次黄陂。时淮民被俘者众,帝悉宥之。庚子,诸将茶忽□得宋沿江制置司榜,有云:今夏谍者闻北兵会议,取黄陂民船,由阳逻堡济江会于鄂州。帝曰:“吾前无此意,能如其言吾所愿也。”辛丑,帝次于江北。

  九月壬寅,诸王穆哥自合州遣使,以宪宗凶问告,且请北归。帝曰:“吾奉命南征,岂可无功而返。”甲辰,登香炉山,俯大江,江北为阳逻堡,其南岸曰许黄洲,宋人严兵守之,列战船江中,军容甚盛。董文炳率死士鼓掉疾趋,诸将分三道继之,宋兵败遁。文炳麾众登南岸,使其弟文用轻舟报捷。帝问战胜状,因举鞭仰指曰:“天也。”丁未,帝济江,驻许黄洲。己酉,次鄂州。庚戌,围城。帝谓张柔曰:“吾犹猎者,不能禽圈中豕野猎以供汝食,汝破圈取之可也。”柔作鹅车洞火其城,别遣勇士先登,城垂克。会宋将高达来援,引兵入,复坚守不下。

  冬十月辛未朔,帝驻龟山。

  十一月丙辰,移驻牛头山。兀良合台至潭州,遣使来告。命也里蒙哥以兵援之,且加劳问。时宪宗用事大臣阿蓝答儿、浑都海、脱火思、脱里赤等惮帝英明,谋立皇弟阿里不哥。阿蓝答儿乘传发兵,去开平百余里,皇后遣使谓之曰:“发兵大事也,太祖皇帝曾孙真金在此。何故不令知之?”阿蓝答儿不能对。后又闻脱里赤已至燕京,乃遣脱欢爱莫干驰告于帝,请早还。丁卯,发牛头山,声言以大兵趋临安,留大将拔都儿围城。

  闰月庚午朔,还驻青山矶。辛未,张文谦获降民二万北归。宋制置使贾似道遣使求和,请输岁币。帝令赵壁等语之曰:“汝以生灵之故,来求和好。其意甚善。然我奉命南征,岂能中止?果有事大之心,请命于朝廷可也。”是曰,帝班师。及至襄阳,高丽世子倎来迎。帝曰:“唐太宗亲征高征,不能服。今其世子自来归我,此天意也。”己丑,车驾至燕京。脱里赤方括民兵,帝悉纵之,民大悦。

  中统元年春三月戊辰朔,车驾至开平府,哈丹、阿只吉率西路诸王,塔察儿、也先哥、忽剌忽儿、爪都率东路诸王来会,偕文武大臣劝进。帝三让,诸王、大臣固请。辛卯,即皇帝位。遣高丽世子倎归,以兵送之,仍赦高丽境内。

  夏四月戊戌朔,八春、廉希宪、商挺为陕西四川等路宣抚使,赵良弼参议司事,粘合南合、张启元为西京等处宣抚使。己亥,诏谕高丽国归其俘与逃户。辛丑,诏曰:

  朕惟祖宗肇造区宇,奄有四方,武功迭兴,文治未洽,五十余年于此矣。盖时有先后,事有缓急,天下大业,非一圣一朝所能兼备也。先皇帝即位之初,风飞雷厉,将大有为。忧国爱民之心虽切于己,尊贤使能之道未得其入。方董夔门之师,进遗鼎湖之泣。岂期遗根,竟弗克终。

  肆予冲人,渡江之后,盖将深入焉。乃闻国中重以佥军之扰,黎民惊骇,若不能一朝居者,予为此惧,驿骑驰归。目前之急虽纾,境外之兵未戢。乃会群议,以济良规。不意宗盟,辄先推戴。咸谓国家之大统不可以久旷,神人之重寄不可以暂虚。求之今日,太祖嫡孙之中,先皇母弟之列,以先以长,止予一人。虽在征伐之间,每存仁爱之念,博施济众,实可为天下主。天道助顺,人谋与能。祖训传国大典,于是乎在,孰敢不从,朕峻辞固让,至于再三,祈恳益坚,誓以死请。于是俯徇舆情,勉登大宝。自惟寡昧,属时多艰,若涉渊冰,罔知攸济。爰当临御之始,宜新宏远之规。祖述变通,正在今日,虽承平未易遽臻,而饥渴所当先务。禁约诸路管军头目人等,凡事一新,毋循旧弊。若军前立功者,速行迁赏,例从优渥。外用进奉军前克敌之物,及斡脱拜见撒花等物,并行禁绝。今后应科敛差发,斟酌民力,期于均平安静,俾吾民共享室家之乐。鳏寡孤独不能自存者,所在官司于官仓内优加赈恤。五岳四渎、名山大川、历代帝王及忠臣烈士载于祀典者,官吏岁时致祭。

  呜呼,历数攸归。钦应上天之命,勋亲斯托,敢忘列祖之规?体极建元,与民更始。朕所不逮,更赖我远近宗亲、中外文武,同心协力,献可替否之助也。诞告多方,体予至意。

  丁未,遣翰林侍读学士郝经、礼部郎中刘人杰使于宋。丙辰,帖木儿、李舜钦等行部考课各路诸色工匠。乙丑,征诸道兵宿卫京师。置互市于涟水军,禁私商越境;犯者死。是月,阿里不哥僭号于和林。

  五月戊辰,命燕帖木儿、忙古带节度黄河以西诸军。丙戌,建元中统,诏曰:

  祖宗以神武定四方,淳德御群下。朝廷草创,未遑润色之文;政事变通,渐有纲维之目。朕获缵旧服,载扩丕图,稽列圣之洪规,讲前代之定制。建元表岁,示人君万世之传,纪时书王,见天下一家之义,法《春秋》之正始,体大《易》之乾元。炳焕皇猷,权舆治道。可自庚申年五月十九曰,建元为中统元年。

  惟即位体元之始,以立纲陈纪为先。朕宵衣旰食,孜孜求治。然天下之大,万事之众,岂能遍知。自今凡政令之未便,人情之未达,朝廷得失,军民利害,有上书陈言者,皆得实封呈献。若言不可采,并无罪责;如其可用,朝廷优加迁赏,以旌忠直。军人临阵而亡,及被伤而死者,仰各臂头目用心照管,仍仰各路宣抚使量给衣粮优恤其家。百姓犯死刑者,州府审问狱成,便行处断,则死者不可复生,断者不可复续,万一差误,悔将何及。今后仰所在官司推间得实,具事情始末及断定招款,申宣抚司再行审复无疑,呈省闻奏,待报处决。

  甲午,以阿里不哥反,赦天下,诏曰;

  朕获承不祚,己降德音。不期同气之中,俄有阋墙之侮。顾其冲幼,敢启兹谋,皆被凶谗,相济以恶。朕惟父子兄弟之亲,宗庙社稷之重,遣使敦谕,至于再三。乱党执迷,曾无少革。以致宗族成怒,戈甲载兴。重念兵方弭而复征,民甫休而再扰,危疑未释,反侧不安,诖误者至及于无辜,拘囚者或生于不测,非联本意,悛然伤心。宜推旷荡之恩,普示哀矜之意。于戏,悛心或后,忍加管蔡之刑;内难既平,式续成康之冶。

  乙未,立十路宣抚司:赛典赤、李德辉为燕京宣抚使,徐世隆副之;宋子贞为益都济南等路宣抚使,王磐副之;河南路经略使史天泽为河南宣抚使;杨果为北京等路宣抚使,赵昉副之;张德辉为平阳太原路宣抚使,谢瑄副之;孛鲁海牙、刘肃并为真定路宣抚使;姚枢为东平路宣抚使,张肃副之;张文谦为大名彰德等路宣抚使,游显副之;粘合南合为西京路宣抚使,崔巨济副之;廉希宪为京兆等路宣抚使。汪惟正为巩昌等处便宜都总帅,虎阑箕为巩昌元帅。敕:“科放差发,分三限送纳,其三限宽期展日,务令百姓易输。”

  六月,戊戌,李璮为江淮大都督。刘太平等谋反,事觉,伏诛。浑都海举兵反。壬子,诏陕西四川宣抚司八春节制诸军。乙丑,信苴段实为大理国总管。是月,召真定刘郁,邢州郝子明,彰德胡祗遹,燕京冯渭、王光益、杨恕、李彦通、赵和之,东平韩文献、张珪等,乘传至开平府。高丽王倎遣其子僖来贺即位,赐倎国王印及虎符。

  秋七月癸酉,立行中书省于燕京,行六部,祃祃为中书丞相,王文统、赵壁为平章政事,张易为参知政事。王鄂为翰林学士承旨兼修国史。河南路宣抚使史天泽兼江淮诸翼军马经略使。丙子,造中统元宝交钞。立互市于颖州、涟水、光化军。帝自将讨阿里不哥。

  八月丁未,诏都元帅纽璘所过毋擅捶官吏。己酉,立秦蜀行中书省。廉希宪为中书右丞、行省事。

  九月丁卯,帝驻跸转都儿哥。以阿里不哥违命,诏谕中外。己巳,高丽国遣使贺改元。阿蓝答儿举兵反,与浑都海兵合。壬午,诸王合丹、合必赤与汪良臣等合兵讨阿蓝答儿、浑都海。丙戌,阿蓝答儿、浑都海伏诛,陇右悉平。

  冬十月癸丑,初行中统宝钞。

  十二月丙申,遣礼部郎中孟嘉、礼部员外郎李文俊使安南。乙巳,帝至自和林,驻跸燕京近郊。赐亲王末哥等及先朝皇后帖古伦、兀鲁忽乃妃子银币有差。自是,岁以为常。

  二年春正月己丑,李璮败宋兵于涟水。

  二月己亥,宋兵复攻涟水,李璮失利。诏阿术等援之。丁酉,诏行中书省丞相祃祃及平章政事王文统等率各路宣抚使赴开平。丙午,车驾幸察罕脑儿。高丽王倎遣其世子堪来朝。减民间差发。陕西借民钱,以今年税赋偿之。丁巳,李璮败宋兵于沙湖堰。己未,车驾至开平府。

  三月,壬戌朔,日有食之。

  夏四月己亥,祀天于旧桓州之西北郊。丙午,诏军中所俘儒士,听赎为民。金齿蛮来贡方物,遣兵部郎中刘芳赍玺书谕金齿蛮。乙卯,诏十路宣抚使量免民间课程。命宣抚司官劝农桑、抑游惰、礼高年,问民疾苦,举文学才识可以从政及茂才异等,列名上闻,以听擢用,其官职污滥及民之不孝、不悌者,量轻重议罚。丁巳,命平章政事王文统举读史一人,文统以中书详定官周止应其选。辛酉,敕大理、合剌章兵扈从北上者,还其本国。

  五月乙丑,崔明道、李全义为详问官,诣宋淮东制置司访问国信使郝经等所在,仍以稽留信使、侵扰疆场诘之。丙寅,命宣抚使姚枢赴省,同议军国调度。戊辰,发浪国来贡方物,赐金币遣之。庚午,封皇弟末哥世子昌童为永宁王。乙亥,东平路管民总管严忠济罢。丙子,东平路经历邢衡坐诬告张易论死。已卯,召见前济南宣抚使宋子贞、真定宣抚使刘肃、河东宣抚使张德辉、北京宣抚使杨果。庚辰,不花、史天泽为中书右丞相,忽鲁不花、耶律铸为左丞相,塔察儿、廉希宪为平章政事,张文谦为右丞,杨果、商挺为参知政事,粘合南合为平章政事、行省北京。庚寅,李昶为翰林侍读学士。壬辰,封诸王木苑为建昌王。

  六月癸巳,罢诸路拘孛兰奚。禁诸王擅招民户及征民户私钱。戊戌,诏十路宣抚司并管民官定盐酒税课。己亥,高丽王倎奏请改名禃,遣其世子愖来朝。癸卯,严忠范为东平路行军万户兼管民总管,仍谕达鲁花赤等官并听节制。乙卯,诏:“宣圣庙及管内书院,有司岁时致祭,月朔释奠,禁军民侵扰、亵读,违者罪之。”丙辰,汪良臣同佥巩昌路便宜都总帅,凡军民官并听节制。戊午,诏毋收卫辉、怀孟赋税以偿官借刍粟。庚申,宋沪州安抚使刘整以城降,以整行夔府路中书省兼安抚使,佩虎符。罢金、银、铜、铁、丹粉、锡碌坑治所役民夫及河南舞阳姜户、藤花户,还之州县。赐大理国总管段实虎符,优诏抚谕之。命李璮领益都路盐课。放工局绣女,听其婚嫁。

  秋七月辛酉朔,立军储部转运使司,癸亥,立翰体国史院,王鹗为翰林学士承旨。乙丑,遣使者分祀五岳四污及后土,凡十有九处,分五道,每岁代祀自此始。万家奴为安抚高丽军民达鲁花赤,赐虎符。丁丑,大司农左三部尚书赛典赤为中书平章政事。壬午,翰林学士阔阔为中书左丞,遣纳速剌丁、孟甲等使安南。乙酉,谕将士大戊宋。诏曰:

  朕即位之后,深以戢兵为念,故遣使于宋以通和好。宋人不务远图,伺我小隙,反起边衅,东剿西掠,曾无宁曰。诸大臣皆以举兵南戊为请,朕重以两国生灵之故,犹待信使北还,庶有悛心,以成和议。今留而不至者又半载矣。往来之礼遽绝,侵扰之暴不已。彼尝以衣冠礼乐之国自居,当如是乎?曲直之分,灼然可见。今遣王道贞往谕。卿等约会诸将,秋高马肥,水陆分道而进,以为问罪之举。尚赖宗庙社稷之灵,其克有勋。卿等宣布朕心,明谕将土,各当自勉,毋替朕命。

  八月丁酉,命开平府官释奠于宣圣庙。庚子,封王禃为高丽国王。辛丑,征李冶为翰林学士。乙巳,颁中统权定条法,诏曰:

  事匪前定,无以启臣民视听不惑之心;政岂徒为,必当奉帝王坦白可行之制。我国家开建之始,禁网疏阔,虽见施行,不免阙略。或得于此,而失于彼,或轻于昔,而重于今。以兹奸猾之徒,得以上下其手。朕惟钦恤,期底宽平,乃立九章,用颁十道。据五刑之内,流罪似可删除。除犯死罪者,依条处置外,其余递减一等。决杖不得过一百七。著为令。

  初立劝农司:陈邃、崔斌、成仲宽、粘合从中为滨棣、平阳、济南、河间劝农使,李士勉、陈天锡、陈臂武、忙古带为邢洺、河南、东平、涿州劝农使。封万户张柔为安肃公,张荣为济南公。诏陕西四川行省存恤归附军民。诏:“自今使臣有矫称上命者,有司不得听受。诸王、后妃、公主、驸马非闻奏,不许擅取宫物。”颁斗斛权衡。命刘整招谕夔府、嘉定等处军民。宥宋私商七十五人,还其货,听榷场贸易。仍檄宋边将还北人留南者。

  九月丙子,谕诸王、驸马:凡部民词讼,勿擅决,听朝廷处置。癸未,遣阿沙、焦端义抚恤甘肃等路军民。置诸路提举学校官,诏曰:

  诸路学校久废,无以作成人才。今拟选博洽多闻之士,以教导之。据王万庆,敬铉等三十人,可充诸路提举学校官。仍选高业儒生教授,严加训诲,务使成材,以备他选擢之用。

  是月,阿里不哥袭败诸王亦孙哥,遂入和林,逾沙漠而南。

  冬十月庚寅朔,帝自将讨阿里不哥。庚子,张启元为中书右丞,行中书省于平阳、太原等路。命平章政事赵壁、左三部尚书怯烈门率蒙古、汉军屯燕京近效。河南屯田万户史权为江汉大都督。壬寅,毫州张柔、归德邸陕、睢州王文干、水军解成、张荣实、东平严忠嗣、济南张宏七万户,各率所部兵赴行在。乙巳,指挥使郑江率千人赴开平。指挥使董文炳率善射者千人由鱼儿泊赴行在。丙辰,平章政事塔察儿率万人由古北口赴行在。

  十一月壬戌,诸王合丹等与阿里不哥战于昔木土脑儿,大败之,阿里不哥遁。辛未,复败阿里不哥于阿儿忒之地,其将阿速等降,阿里不哥弃和林西走。癸酉,帝驻跸帖买和来之地。尚书怯烈门、平章政事赵壁兼大都督,率诸军从塔察儿驻北边。罢十路宣抚使,惟存开元一路。丁丑,征诸路宣抚使赴中都。帝移跸速木合打之地。鹰坊阿里沙及其弟阿散坐擅离扈从,论死。

  十二月庚寅,封皇子真金为燕王,领中书省事。甲午,帝至开平,放诸路新佥军,中外解严。

  三年春正月庚午,罢高丽互市。癸酉,以军兴,敕停公私通赋毋征。丙戌,江汉大都督史权、鄂州万户张宏彦将兵八千人赴燕京。

  二月己丑,李璮举兵反,以涟、海三城献于宋。庚寅,宋兵攻新蔡县。辛卯,始定中外官俸。甲午,李璮陷益都。乙未,诏诸道,以今岁民赋市马。辛丑,李璮寇蒲台。癸卯,平章政事赵璧兼大都督,统诸军讨李璮。甲辰,命水军万户解成、张荣实,大名万户王文干、东平万户严忠范会济南万户张宏、归德万户邸浃、武卫军炮手元帅薛胜,会滨、棣二州。张柔及其子宏范将二千人赴开平。丙午,命诸王合必赤总督诸军,阿只爱不干、赵璧行中书省事于山东,宋子贞参议行省事,中书左丞阔阔、尚书怯烈门、宣抚使游显行宣慰司事于大名。己酉,王文统坐于李璮同谋,伏诛,仍诏谕中外。辛亥,都元帅阿海分兵戌平滦、海口及东京、广宁、懿州。壬子,李璮陷济南府。癸丑,宋兵攻滕州。

  三月己未,括木速蛮、畏兀儿、也里可温、答失蛮等为兵。庚申,括北京鹰房等户为兵,以赵炳将之。辛酉,郑鼎、胆思不、答里带、三岛行宣慰司事于平阳,祃祃、廉希宪、商挺、麦肖行中书省事于陕西。壬申,撒吉思、柴桢行宣慰司事于北京。癸酉,阿术、史枢等败李璮兵于济南。乙亥,宋将夏贯寇符离。戊寅,韩世安等败李璮兵于高苑。乙酉,宋夏贵寇蕲县。

  夏四月丁亥,诏博兴、高苑等处军民为李璮协从者,并释其罪。丙申,宋兵寇徐、邳二州。癸卯,宋兵寇毫州。乙巳,命诸路详谳冤狱。乙卯,诏史天泽讨李璮。诸将皆受节度。

  五月戊午,宋兵陷薪县,权万户李义、千户张好古死之。甲子,宋兵寇利津。戊辰,右丞相忽鲁不花兼中书省都断事官,赐虎符。平章政事赛典赤兼领工部及诸路工作。丁丑,徐、邳总管李景让坐宋兵前攻邳州以城降,论死。大司农姚枢与左三部尚书刘肃依前商议中书省事。

  六月乙酉,宋兵寇沧州。戊子,韩世安败宋兵于滨州丁河口。丙申,高丽国进遣来贡方物。癸卯,太原总管李毅奴哥、达鲁花赤载曲薛坐受李璮伪檄,伏诛。壬子,申严军官及部卒扰民之禁。

  秋七月甲戌,史天泽等克济南,获李璮诛之。戊寅,夔府行省兼安抚使刘整入觐,以整行中书省于成都、潼川两路。

  八月戊申,命翰林学士王鹗纂《太祖皇帝实录》。

  九月戊午,毫州万户张宏略败宋兵于蕲县,复蕲县、宿州。己未,安南国王陈光昺遣使来贡方物。壬申授陈光昺及达鲁花亦讷剌丁虎符。庚子,中翼千户久住败宋兵于虎脑山。

  冬十月壬戌,以刘人杰不附李璮,擢益都路总管。乙丑,分东、西川都元帅府为二,以帖的、刘整等为都元帅。丙寅,赐高丽国新历,且责国王欺慢之罪。戊寅,诏益都路官吏军民为李璮胁从者,并赦其罪勿间。

  十一月乙巳,谕左丞相史天泽:“朕或乘怒欲有诛杀。卿等宜迟留一二曰,复奏行之。”

  十二月丙辰,立河南、山东统军司,塔剌浑火儿赤为河南路统军使,卢升副之。茶不花为山东路统军使,武秀副之。丁巳,立十路宣慰司。癸亥,享列祖于中书省,以大礼使摄祀事。壬申,杨大渊为东川都元帅。

  四年青正月乙酉,宋贾似道遣杨琳,以蜡书诱杨大渊南归,为大渊部将所执,诏诛之。丙戌,姚枢为中书左丞,改诸路监榷课税所为转运司。甲午,立于路奥鲁总管。癸卯,召商挺、赵良弼入觐。

  二月甲子,车驾幸开平,遣王德素、刘公谅便于宋,致书宋主,诸其稽留郝经等之故。

  三月癸卯,初建太庙。己酉,高丽王禃遣使入贡,并上表谢恩。

  夏四月戊寅,召窦默、许衡赴开平,改沧、清、深三州盐提领所为转运司。

  五月乙酉,初立枢密院,以皇子燕王兼判枢密院事。戊子,改开平府为上都,达鲁花赤兀良吉为上都路达鲁花赤,总管董铨为上都路总管兼开平府尹。

  六月癸酉,线真为中书右丞相,塔察儿为左丞相。

  秋七月乙未,以故东平权万户吕义死事,赐谥忠节。

  八月辛亥,置大理金齿等路都元帅府,以淄、莱、登三州为总管府。戊午,阿脱、商挺行枢密院于成都。壬申,车驾至自上都。九月,释宋谍王立、张达等十八人,给衣服遣还。

  冬十一月丙戌,享于太庙,合丹、塔察儿、王盘、张文谦为大礼使摄祀事。高丽王禃遣使贡方物,命禃入朝。十二月丁未,四川都元帅钦察戌虎啸山。

查看目录 >> 《新元史》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
地图 易典雲襄二卷 易學六原内編二十二卷旨一卷外編九卷 易學六原内編二十二卷旨一卷外編九卷 讀易瑣記三卷 周易鄭氏爻辰一卷 周易精義續編四卷首一卷 周易口訣義補一卷備考一卷 周易經傳集解十二卷 周易考證一卷 易札記一卷 課易存商一卷 困翁易學八卷 困翁易學八卷 周易觀象七卷 周易粹鈔八卷首一卷 學易隨筆六卷 學易隨筆續編四卷 易環俚言三卷 易象闡微一卷 易說十二卷易 易說便錄一卷 周易經義審七卷首一卷 周易經義審七卷首一卷 周易經義審七卷首一卷 周易經義審七卷首一卷 周易說約一卷附筮策訂誤一卷邵子易卦次序橫圖辨一卷 周易觀玩隨筆二卷周易繫辭一卷文言傳說卦傳序卦傳雜卦傳一卷 周易觀玩隨筆二卷周易繫辭一卷文言傳說卦傳序卦傳雜卦傳一卷 周易實義六卷 易藝舉隅六卷 學易討原一卷 周易引經通釋十卷 周易引經通釋十卷 周易引經通釋十卷 周易注一卷 周人易說一卷 周人易說一卷 同易半古本義八卷 周易象纂一卷 讀易彙參十五卷首一卷 易貫近思錄四卷 周易述補四卷 周易述補四卷 周易述補四卷 周易述補四卷 周易述補四卷 易學別編不分卷 易經易解三卷 爻辰易義不分卷 周易虞氏義九卷 周易虞氏義九卷 周易虞氏義九卷 周易虞氏消息不分卷 周易虞氏消息不分卷 周易虞氏消息二卷 周易虞氏消息二卷 周易虞氏消息二卷 虞氏易言二卷 虞氏易言二卷 虞氏易言二卷 紀錄彙編_沈節甫纂輯長沙商務印書館影明萬曆本.djvu 紀錄彙編_沈節甫纂輯長沙商務印書館影明萬曆本.djvu 紀錄彙編_沈節甫纂輯長沙商務印書館影明萬曆本.djvu 紀錄彙編_沈節甫纂輯長沙商務印書館影明萬曆本.djvu 紀錄彙編_沈節甫纂輯長沙商務印書館影明萬曆本.djvu 紀錄彙編_沈節甫纂輯長沙商務印書館影明萬曆本.djvu 紀錄彙編_沈節甫纂輯長沙商務印書館影明萬曆本.djvu 紀錄彙編_沈節甫纂輯長沙商務印書館影明萬曆本.djvu 紀錄彙編_沈節甫纂輯長沙商務印書館影明萬曆本.djvu 紀錄彙編_沈節甫纂輯長沙商務印書館影明萬曆本.djvu 紀錄彙編_沈節甫纂輯長沙商務印書館影明萬曆本.djvu 紀錄彙編_沈節甫纂輯長沙商務印書館影明萬曆本.djvu 紀錄彙編_沈節甫纂輯長沙商務印書館影明萬曆本.djvu 紀錄彙編_沈節甫纂輯長沙商務印書館影明萬曆本.djvu 紀錄彙編_沈節甫纂輯長沙商務印書館影明萬曆本.djvu 紀錄彙編_沈節甫纂輯長沙商務印書館影明萬曆本.djvu 紀錄彙編_沈節甫纂輯長沙商務印書館影明萬曆本.djvu 說郛_陶宗儀纂上海涵芬樓.djvu 說郛_陶宗儀纂上海涵芬樓.djvu 說郛_陶宗儀纂上海涵芬樓.djvu 說郛_陶宗儀纂上海涵芬樓.djvu 說郛_陶宗儀纂上海涵芬樓.djvu 說郛_陶宗儀纂上海涵芬樓.djvu 說郛_陶宗儀纂上海涵芬樓.djvu 說郛_陶宗儀纂上海涵芬樓.djvu 說郛_陶宗儀纂上海涵芬樓.djvu 說郛_陶宗儀纂上海涵芬樓.djvu 說郛_陶宗儀纂上海涵芬樓.djvu 說郛_陶宗儀纂上海涵芬樓.djvu 說郛_陶宗儀纂上海涵芬樓.djvu 說郛_陶宗儀纂上海涵芬樓.djvu 說郛_陶宗儀纂上海涵芬樓.djvu 說郛_陶宗儀纂上海涵芬樓.djvu 說郛_陶宗儀纂上海涵芬樓.djvu 說郛_陶宗儀纂上海涵芬樓.djvu 說郛_陶宗儀纂上海涵芬樓.djvu 說郛_陶宗儀纂上海涵芬樓.djvu 說郛_陶宗儀纂上海涵芬樓.djvu 說郛_陶宗儀纂上海涵芬樓.djvu 說郛_陶宗儀纂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洞真部本文類天上民1210涵芬樓影印.djvu 正統道藏(天下)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地上)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地下)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玄上)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玄下)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黃上)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黃下)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宇上)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宇下)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宙上)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宙下)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洪上)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洪中)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洪下)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荒上)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荒下)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日上)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日下)_上海涵芬樓x1_79_138.djvu 正統道藏(月上)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月中)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月下)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盈上)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盈中)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盈下)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昃上)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昃下)_上海涵芬樓x2_104-105.djvu 正統道藏(辰上)_上海涵芬樓x2_146_149.djvu 正統道藏(辰下)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宿上)_上海涵芬樓x1_31.djvu 正統道藏(宿中)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宿下)_上海涵芬樓x1_127.djvu 正統道藏(列上)_上海涵芬樓x4_74-75_77_81.djvu 正統道藏(列中)_上海涵芬樓x18_121_125-126_130_134_139_141-142_144_147-149_157_163_165-167_169.djvu 正統道藏(閏上)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張上)_上海涵芬樓x5_14_45_52_54_57.djvu 正統道藏(張下)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寒上)_上海涵芬樓x1_74.djvu 正統道藏(寒下)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來上)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來中)_上海涵芬樓x1_133.djvu 正統道藏(來下)_上海涵芬樓x2_96_98.djvu 正統道藏(暑上)_上海涵芬樓x1_162.djvu 正統道藏(暑下)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往上)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往下)_上海涵芬樓x1_179.djvu 正統道藏(秋上)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秋下)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收上)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收下)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冬上)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冬下)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藏上)_上海涵芬樓x1_55.djvu 正統道藏(藏下)_上海涵芬樓x1_067.djvu 正統道藏(閏上)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閏下)_上海涵芬樓x2_87_112.djvu 正統道藏(餘上)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餘下)_上海涵芬樓x4_77_98_102_119.djvu 正統道藏(成上)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成下)_上海涵芬樓x1_119.djvu 正統道藏(歲上)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歲下)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律上)_上海涵芬樓x1_128.djvu 正統道藏(律下)_上海涵芬樓x1_154.djvu 正統道藏(呂上)_上海涵芬樓x4_28-30_35.djvu 正統道藏(呂上)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調上)_上海涵芬樓x_83-84.djvu 正統道藏(調下)_上海涵芬樓x1_185.djvu 正統道藏(陽上)_上海涵芬樓x4_177-178_195-196.djvu 正統道藏(陽下)_上海涵芬樓x2_198_203.djvu 正統道藏(雲上)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雲下)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騰上)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騰下)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致上)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致下)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雨上)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雨下)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露上)_上海涵芬樓.djvu 正統道藏(露下)_上海涵芬樓.djvu 遮三瞒四 遮人眼目 遮前掩后 遮地漫天 遮地盖天 遮天映日 遮天盖地 遮天盖日 遮天蔽日 遮天迷地 遮空蔽日 遵养待时 遵养晦时 遵厌兆祥 遵时养晦 遵而勿失 遵道秉义 避世离俗 避之若浼 避人之长,攻人之短 避俗趋新 避凉附炎 避凶趋吉 避嚣习静 避实就虚 避强击弱 避影敛迹 避毁就誉 避溺山隅 避烦斗捷 避祸就福 避迹藏时 避迹违心 避重就轻 避难就易 邀功希宠 邀功求赏 邀名射利 邂逅不偶 邂逅相遇 邈以山河 邈处欿视 邈如旷世 邈无音讯 邈若河山 邈若河汉 邪不干正 邪不敌正 邪不犯正 邪不胜正 邪说异端 邪魔外祟 邪魔怪道 邪魔歪道 邹鲁遗风 邻里乡党 郁郁不乐 郁郁不得志 郁郁寡欢 郁郁彬彬 郁郁累累 郁郁纷纷 郁郁芊芊 郁郁苍苍 郎不郎秀不秀 郎才女貌 郑重其事 郑重其辞 郦寄卖友 都鄙有章 鄙吝复萌 鄙夷不屑 酌古准今 酌古御今 酌古斟今 酌古沿今 酌水知源 酌盈剂虚 酌金馔玉 配套成龙 酒余茶后 酒囊饭袋 酒地花天 酒朋诗侣 酒病花愁 酒社诗坛 酒绿灯红 酒肉兄弟 酒肉朋友 酒色之徒 酒色财气 酒虎诗龙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酒酣耳热 酒酸不售 酒酽花浓 酒醉饭饱 酒阑人散 酒阑灯炧 酒阑烛跋 酒食地狱 酒食征逐 酒龙诗虎 酣嬉淋漓 酣歌恒舞 酣畅淋漓 酩酊大醉 酬功给效 酸咸苦辣 酸文假醋 酸甜苦辣 醉墨淋漓 醉生梦死 醉眼朦胧 醉舞狂歌 醒聩震聋 采光剖璞 采椽不斫 采风问俗 释回增美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左国腴词 太史华句 两汉隽言 四史鸿载 全史论赞 宋史纂要 古今彝语 史书纂略 史裁 史觿 读史快编 史脔 南北史抄 二十一史论赞辑要 史品赤函 读史集 宋史存 读史汉翘 二十一史论赞 三国史瑜 史书 廿一史识余 史异编 读史蒙拾 史纬 两晋南北集珍 弇州史料 晋史乘、楚史梼杌 吴越春秋 华阳国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