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新元史 >

卷六·本纪第六

卷六·本纪第六

  ○宪宗

  宪宗桓肃皇帝,讳蒙哥,睿宗拖雷之长子也。母曰显懿庄圣皇后,客烈亦氏。生于太祖三年戊辰十二月三曰。有晃忽答部人知天象,言帝后必大贵,故以蒙哥名之。蒙哥,译义长生也。太宗在潜邸,养以为子,使昂灰二皇后抚之。睿宗卒,始命帝归藩。

  太宗七年,从拔都讨奇卜察克、斡罗思诸部。九年,入奇卜察克,其别部酋八赤蛮败遁,匿于浮而嘎河林中。帝入林授捕,见空营一病妪在焉。讯之,则八赤蛮已遁于宽田吉思海岛。时北风大作,海之北岸水浅,遂渡水,出其不意擒之。帝命之跪,八赤蛮曰:“我一国之主,岂图苟活。且我非驼,何以跪为?”帝囚之。八赤蛮谓守者曰:“我窜于海岛,与鱼何异。然卒见擒,天也!今水回期将至,汝等宜早还。”守者白于帝,即日班师,而水已至,后军有浮渡者。八赤蛮请受刃于帝,帝命皇弟拨绰斩之。

  与拔都等进攻斡罗斯之勒冶赞城,帝躬自搏战,克之。

  十一年春,又与定宗攻拔阿速之蔑怯思城。

  十二年,围斡罗斯计掖甫城。帝遣使谕降,城人杀使者,帝怒,昼夜力攻,克之,尽屠其众。

  太宗崩,诸军东返。定宗即位,命帝屯六盘山,控制秦陇,为伐蜀之计。

  定宗崩,皇后斡兀立海迷失临朝称制,拔都与诸王、大将会于阿勒塔克山,议立君。皇后遣使者帖木儿来会。至者西方诸王忽必烈、阿里不哥、末哥,东方诸王也孙格、塔察儿、帖木迭儿、也速不花及大将兀良合台、速你带、忙哥撒儿数人。时大将野里知吉带自西域至,建议遵太宗之命,立失烈门。皇弟忽必烈作而言曰:“太宗既欲立夫烈门,而汝等辅立定宗,岂太宗命耶?阿克塔隆为太祖爱女,即有罪,宜会诸王、哈屯定谳,乃不问而杀之,又岂太祖、太宗法耶?今日之事,奈何以太宗之命为辞!”闻者语塞。初,太祖分部众于子弟,睿宗以幼子,所得独多,故诸将多睿宗旧部。睿宗卒,帝兄弟尚幼,事皆决于庄圣皇后。后有才智,能御众,又与拔都善,故众皆属意于帝。时又有建议者,谓拔都最长,当立。拔都不可。众曰:“王既不肯自立,请王审择一人,以定大计。”拔部曰:“吾国家幅员甚广。非聪明睿智、能效法太祖者,不可为主。我意在蒙哥。”众应曰:“然。”帝固让,皇弟末商曰:“众渭拔都言是听,今奈何不从。”拔都曰:“末哥言是也。”议避定。

  皇后又遣使告于拔部,会议宜在东,不宜在西。且诸王未集,不能定议。拔都曰:“太祖、太宗大业未可轻授,今帝位已定,请屈意相从。明年再会于东方可也。”使其弟伯勒克、脱哈帖木儿将大军卫帝而东,拔都自驻于西,以备非常。

  元年辛亥春,诸王、大将再会于阔帖兀阿兰之地。太宗、定宗诸子及察合台子也速蒙哥皆不至。拔部遭使者劝之。仍不纳。于是伯勒克等请于拔都,拔都遣乃申令于众,有梗议者以国法从事。西方诸王别儿哥、脱哈帖木儿,东方诸王也古,脱忽、也孙格、按只带、塔察儿、也速不花暨西方大将班里赤等皆至,乃诹日奉帝即位焉。

  夏六月,帝即位于斡难河、克鲁伦河之间。追尊皇考拖雷为帝,尊客烈亦氏为皇太后。即位曰,诸王列于右,诸哈屯、公主列于左,皇弟七人列于前,文臣以孛尔该为斑首,武臣以忙哥撒儿为班首。礼成,大宴七日。既而,御者克薛杰上变,言:骡逸,自出追之,遇车马甚众。一车折辕,误以克薛杰为同行者,使助其缚辕。见车中有藏甲,讶而间之。御者曰:“尔车亦如此,何问为。更问他车御者,乃知失烈门、忽察、脑忽三王欲乘宴会作乱。帝秘其事,命忙哥撒儿以兵逆之,止三五卫士,使各从二十人,献九白之贡。翌日,帝亲诘失烈门等,皆不承。考讯失烈门从官,始吐实,而自刭以死。复命忙哥撒儿穷治失列门等党羽太祖功臣也孙帖额、掌吉、爪难、合答、曲怜、阿里出等及野里知吉带之二子,皆坐诛,死者七十人,诸王也速蒙哥、不里后期不至,遣大将卜怜吉□屯兵备之。

  帝遂更改庶政,命皇弟忽必烈总治漠南诸路军民。开府于金莲川,以忙哥撒儿为断事官;以孛尔该为大必阇赤,掌宣发号令、朝觐贡献及内外闻奏诸事;以晃忽儿留守和林,阿兰答儿副之;以牙剌瓦赤、卜只儿、斡鲁不、睹答儿等充燕京等处行尚书省事,赛典赤、匿昝马丁佐之;以讷怀、塔剌海、麻速忽等充别失八里等处行尚书省事,暗部剌兀尊,阿合马、也的沙佐之;以阿儿浑充阿母河等处行尚书省事,法合鲁丁、匿只马丁佐之。以察罕、也柳干总两淮等处蒙古、汉军,以带答儿统四川等处蒙古、汉军,以和里□统吐番等处蒙古、汉军,皆仍前征讨。封克薛杰为答剌罕。命僧海云掌释教事,道士李真常掌道教事。

  颁便益事宜于国中:凡朝廷及诸王滥发牌印,诏命尽收之;诸王驰驲,许乘三马,远行亦不得过四马;诸王不得擅招民户,诸官属不得以朝觐为名赋敛民财,输粮者许于近仓输之。罢筑和林城夫役五千人。依太祖、太宗旧制,免耆民及释、道等教之丁税,惟犹太教不预此例。改定西域税则,牛、马百税一,不及百者免。代偿定宗及皇后、皇子亏欠商货银五十万锭。

  秋,察罕入觐,命以都元帅兼领尚书省事。

  冬十一月,皇弟忽必烈入觐。帝闻西夏人高智耀名,召见之。从智耀言,免海内儒士徭役,无有所与。

  是冬,执野里知吉带于八脱吉斯之地,命拔都诛之。以僧那摩为国师,总领天下释教。

  二年春正月,帝幸失灰之地。命皇弟旭烈兀讨木剌夷,以乃蛮人怯的不花为前锋。皇太后客烈亦氏崩。置经略司于汴。以忙哥、史天泽、杨惟中、赵壁等为经略使,屯田唐、邓诸州。

  二月,察罕攻宋随、郢、安、复等州,与宋将马荣战于大脊山。

  三月,命东平万户严忠济立局,制冠冕、法服、钟磬、仪伏,肄习之。

  夏四月。帝驻跸和林。定宗皇后斡兀立海迷失及失烈门母以厌禳事觉,命忙歌撤儿鞠治得实,并赐死。以忽察、脑忽、失烈门三王,皆由其母煽感,免死。谪忽察于苏里该之地,脑忽、失烈门于没脱赤之地。禁锢和只、纳忽、孙脱等于军中。定太宗子孙分地:合丹居别失八里,蔑里居也儿帖石河,海都居海押立,别里哥居曲儿只,脱脱居叶密立,蒙哥都及太宗皇后乞里吉忽帖尼居阔端太子分地之西。仍以太宗皇后、诸妃资产分赐诸王。遣贝剌至察合台藩地,逮治违命诸臣。乞儿吉思、谦谦州等处,皆追兵巡察。命察合台孙忽剌旭烈杀也速蒙可,代其位。忽剌旭烈未至而卒,其妃倭耳干纳杀也速蒙哥,自为监国。以太宗子不里付海都杀之。定宗用事大臣喀达克等并伏诛。

  六月,皇弟忽必烈入觐。

  秋七月,命忽必烈征大理,塔塔凡台撒里、秃儿花撒征印度。诏谕宋荆南、襄阳、樊城、均州诸守将,使来附。

  八月庚申,帝始以冕服拜天于日月山。癸亥,帝用孔元措言,合祭昊天、后土,作神牌,以太祖、睿宗配。是月,忽必烈次临洮,请城利州以为取蜀根本。

  冬十月,汪德臣掠宋成都,薄嘉定,为宋将余玠所却。命诸王也古讨高丽。帝猎于月帖古忽兰之地,堕马,伤臂,不视朝百余日。

  十二月戊午,大赦天下。以帖哥出、阔阔术等掌帑藏,孛阑合剌孙掌斡脱,阿剌忽掌祭祀、医巫、卜筮,阿剌不花副之,只儿斡带掌驿传。徙工匠五百户修行宫。是年,籍汉地户口。印度遣使入贡。

  三年春正月,汪德臣城利州、阆州,分兵屯田,宋人不敢侵轶。帝猎于怯蹇察罕之地。诸王也古以怨袭诸王塔察儿营。帝遂会诸王于斡难河北。罢也古征高丽兵,以札剌儿传为征东元帅。遣必阁赤别儿哥括斡罗思户口。帝大封同姓,命皇弟忽必烈于河南、陕西自择其一,忽必烈愿有陕西,遂受京兆分地。

  三月,察罕攻宋海州,败宋将王国昌于城下,获都统一人。

  六月,命兀良合台从皇弟忽必烈征大理,皇弟旭烈兀征报达。又命撒里等征印度斯单、克什米尔,受旭烈兀节度。撒里等由克什米尔入印度斯单界,大掠而还。帝幸火儿忽纳要不儿之地,诸王拔都遣使乞买珠银万锭,帝以千锭赐之,仍谕曰:“太祖、太宗之财,费用如此,何以给诸王之赐,王宜详审之,此银就充岁赐之数。”

  秋八月,帝幸军脑儿,以忙哥撒儿为万户,哈丹为札鲁花赤。

  九月,忽必烈次忒剌之地。分兵三道:兀良哈台由西道,诸王抄合、也只烈由东道,忽必烈由中道以进。

  冬十月,忽必烈渡金沙江,摩挲蛮酋唆火鲁迎降。

  十二月,忽必烈入大理。帝幸汪古部。命诸王也古与洪福源征高丽,攻拔禾山、东州、春州等城。

  是年,怯的不花入苦亦斯单,进至塔密干,攻吉儿都苦堡,木剌夷酋遣兵援之。忙哥撒儿卒。忙可撒儿莅事严,人多怨之,帝为下诏慰谕其子。

  四年春二月,宋将余晦城紫金山,汪德臣大败之,夺其城。

  三月,释宋使王元善南归。帝猎于怯蹇察罕之地。

  夏,帝驻跸于月儿灭怯土。札剌儿带至军中,也古罢归。

  秋七月,诏官吏赴朝廷,理算钱粮者许自首不公,仍禁以后浮费。兀良合台攻乌蛮赤押城,拔之。大理酋段智兴降。

  秋八月,皇弟忽必烈至自大理,驻于桓、抚二州。

  冬十一月,城光化军,帝大猎于也灭千哈理察海之地。是年,会诸王于颗颗脑儿之西,祭天于日月山。初籍新军。帝令大臣,求可以慎固封守、娴于交略者。擢史枢征行万户,配以真定、相、卫、怀、孟之兵,使屯于唐、邓二州。张柔移屯毫州,自毫筑甬道属汴堤,以通商贾之利。诏柔率山前八军城毫州。宋均州总管孙嗣宗遣人赍蜡书请降。诏权万户史权以精兵援之。宋骁将钟显、王梅、杜柔、袁师信各率所部来降。

  五年春,定汉民科差包银额征四两,以半输银,半折丝绢、颜料等物。

  二,帝驻跸月几灭怯土。

  秋九月,张柔会都元帅察罕于符离,筑横江堡,兼立水栅,以通陈、蔡、顷、息之路。

  是年,史枢败宋舟师于汉水之鸳鸯滩。兀良合台攻鲁鲁厮、阿伯等部,降之。改命札剌儿带、洪福源征高丽。马步军都元帅兼领尚书省事察罕卒。权真定等路万户史天安卒。

  六年春正月,帝会诸王、百官于月几灭怯土,大宴六十余日,赐金帛有差,仍定拟诸王岁赐之数。忽必烈奏请续佥内地汉军,从之。

  夏四月,驻跸答密儿之地。

  五月,幸昔剌斡鲁朵。

  六月,大白昼见。幸□亦儿阿塔之地。诸王也孙格、附马也速儿等请伐宋,帝亦以宋人囚使者月思麻思,会议讨之。太宗末,月里麻思使于宋,宋人囚之,至是已十六年。

  秋七月,诸王塔察儿、附马帖里该率所部过东平,掠民羊豕。帝闻之,遣使按问其罪。由是诸军敛戢无犯者。冬,帝驻跸阿塔哈帖乞儿蛮之地。以阿母河回回降户分赐诸王、大将。旭烈兀率怯的不花、布帖木儿等分三道进兵,木剌夷酋兀克乃丁请降。帝以木剌夷人凶悍,命旭烈几悉诛之。兀克乃丁入朝,亦杀之于中途。

  十二月,城枣阳军。

  是年,大理酋段智兴及素丹诸部长来觐。兀良合台讨乌、白蛮三十七部,悉平之,遂自昔八儿之地还重庆,败宋将张实。赐兀良合台金缕织文衣一袭、银五千两,赉军士彩帛二万四千匹。始建城郭、宫室于恒州东、泺水北之龙冈。

  七年春,帝幸忽兰也儿吉之地。诏诸王出师伐宋。命阿蓝答儿行省事于京兆,刘太平佐之,钓考陕西诸路财赋。皇弟忽必烈固请率妃主入觐。董文蔚攻宋襄阳、樊城,与宋将高达战于白河。

  夏六月,谒太祖行官,祭旗鼓,复会诸王于怯绿伶之地,还幸月儿灭怯土。兀良合台奏请依汉故事,以西甫夷悉为郡县,从之。以刘时中为宣抚使,加兀良合台大元帅,还镇大理。

  秋,驻跸于军脑儿,酾马乳祭天。

  九月,以驸马纳陈之子乞□为达鲁花赤,镇守斡罗斯,仍赐马三百匹、羊五千匹。回骨鸟献水精盆、珍珠伞等物,值三万余锭。帝曰:方今百姓疲敝,所急者钱耳。朕独有此何为?”命却之。赛典赤以为言,帝稍偿其值,禁勿再献。诸王塔察儿率诸军伐宋,围樊城,会霖雨连月,遂班师。

  冬十一月,兀良合台伐安南,入其都城。安南国王陈日煚遁入海岛,遂大享战士而还。

  十二月,帝渡漠南,驻跸于玉龙栈赤,皇弟忽必烈、阿里不哥及诸王八里土、玉龙塔失、昔烈吉、出木哈儿,公主脱灭干来迎。帝见忽必烈,相对泣下,不令有所白而止。

  是冬,皇弟旭烈兀至报达,克其乞里茫沙杭城。

  八年春正月朔,幸也里本朵哈之地,受朝贺。

  二月,陈日煚传国于长子光昺,遣其陪臣阮学士来贡方物,兀良合台送诣行在。旭烈兀平报达,获哈里发木司塔辛,杀之,遣使来献捷。帝猎于也里海牙之地,遂自将伐宋,命阿里不哥留守和林,阿兰答儿辅之,命张柔从忽必烈攻鄂州,以趋临安,塔察儿攻荆山以分兵力。又命兀良合台自云南进兵,会于鄂州。纽邻败宋师于灵泉山,进攻云顶山堡,克之。成都府彭、汉、怀安、绵等州及威、茂诸蕃悉降,以纽邻为都元帅。帝自东胜渡河。命参知政事刘太平括兴元户口。高丽质子王綧谮洪福源,帝召福源杀之。

  夏四月,帝驻跸六盘山,召见诸路守令,丰州千户郭燧奏请城金州,从之。是时军四万,号十万,分三道而进:帝由陇州入大散关,诸王末哥由洋州入米仓关,孛里察万户由渔关入沔州。以明安答儿为太傅,守京兆。诏征益都行省李璮兵。璮奏益都南北要冲,兵不可撤,从之。

  五月,皇子阿速带因猎伤民稼,帝责之,挞近侍数人。士卒有拔民葱者,斩以徇。由是大兵所至,秋毫无犯。

  秋七月,留辎重于六盘山。帝自将大军出宝鸡,攻重贵山,所向克捷。

  八月辛丑,李璮与宋人战于涟水,大败之。

  九月,帝进驻汉中。纽邻率众渡马湖江,获宋将张实,遣实招谕苦竹隘。实入城,与宋将杨立坚守。行北京七路兵马都元帅府事史天祥卒。

  冬十月壬午,帝次宝峰。癸未,幸利州,观其城堑浅恶,以汪德臣能守,赐厄酒奖谕之。遂渡嘉陵江,至白水江,命德臣造浮梁以济,进次剑门。戊子,遣史枢攻苦竹隘,裨将赵仲开门出降,诏赐仲衣帽,迁于重庆。已亥,获张实支解之。赐汪德臣玉带,留情兵五百守之。遣使招谕龙州。帝驻跸高峰。庚子,围长宁山,守将王佐等出战,败之。

  十一月,己酉,帝督诸军,先攻鹅顶堡。壬子,与宋师战于望春门,败之。宋知县王仲出降。是夜,克鹅顶堡,以彭天样为达鲁花赤守之。诸王末哥、塔察儿等略地还,俱引兵来会。丙辰,进攻大获山,遣王仲招守将杨大渊,大渊杀之。帝怒,督诸军力攻,大渊遂以城降,授大渊为都元帅。庚午,帝驻跸和溪口。是月,宋龙州降。

  十二月,杨大渊与汪德臣分攻相如等县。纽邻攻简州不克。乙酉,帝次于运山,宋守将张大悦降。进至青居山,其裨将刘渊等杀都统段文鉴降。丁酉,隆州降。己亥,大良山守将蒲元圭降。诏诸军毋俘掠。癸卯,克雅州。石泉山守将赵顺降。甲辰,遣降人晋国宝招谕合州守将王坚,坚固守不下。

  是年,兀良合台徇宋内地,连克静江府、辰、沅等州,进围潭州。皇子辩都卒。

  九年春正月乙巳朔,帝驻哗重贵山北,置酒大会,因问群臣曰:“今在敌境,天将暑,汝等谓可居否乎?”脱欢曰:“南土瘴厉,车驾宜早还,新俘户口委官吏治之可也。”八里赤曰:“脱欢怯,臣请居之。”帝称善。戊申,晋国宝还至峡口,王坚追杀之。诸王末哥进攻渠州礼义山,曳剌秃鲁雄攻巴州平梁山。丁卯,杨大渊攻合州,俘男女八万余。是月,大兵克利州。隆庆、顺庆诸府,蓬、阆、广安守将相继降。命浑都海以兵二万守六盘山,乞台不花守青居山,纽邻造浮梁于涪州之蔺市,以杜援兵之路。

  二月丙子,帝自鸡爪滩渡江,直抵合州城下。辛巳,攻一字城。癸未,攻镇西门。

  三月,攻东新门及奇胜门、镇西门诸堡。

  夏四月丙子,大雷雨,凡二十日。乙未,攻护国门。宋将吕文德以艨艟千余,溯嘉陵江而上,命史天泽击败之。六月丁巳,汪德臣选敢死士夜登外城,会大雨,梯冲尽折,后军不克进而止。是曰,德臣感疾卒。帝不豫。

  秋七月,留兵三千围合州,余众悉攻重庆。癸亥,帝崩于的鱼山,年五十有二。史天泽等奉样宫北还,葬起辇谷。庙号宪宗,追谥桓肃皇帝。

  帝沈断寡言,不喜侈靡。太宗朝群臣擅权,政出多门。至是,凡诏令皆帝手书,更易数四,然后行之。御群臣甚严,尝谕左右曰:“汝辈得朕奖谕,即志气骄逸,灾祸有不立至者乎?汝辈其戒之。”然酷信巫觋卜笨之术,凡行事必谨叩之无虚日,终不自厌也。史臣曰:“宪宗聪明果毅,内修政事,外辟土地,亲总六师,壁于坚城之下,虽天未厌宋,赍志而殂,抑亦不世之英主矣。然帝天资凉薄,猜嫌骨肉,失烈门诸王既宥之而复诛之。拉施特有言:蒙古之内乱,自此而萌,隳成吉思汗睦族田本这训。呜呼,知言哉!”

查看目录 >> 《新元史》


国学迷 種樹軒詩草一卷 望溪集八卷 圖註八十一難經辨真四卷 注陸宣公奏議十五卷序首一卷 謝疊山先生文章軌範七卷 國朝四十名家墨蹟 評選船山史論二卷 東華錄一百九十五卷 西湖百詠二卷 刺字集四卷 使沈草三卷 寧羌州鄉土志二卷 天演論二卷 神驗方不分卷 婦嬰至寶八卷 紅豆簾琴意一卷 恩賞日記檔 李鴻章咨呈 陶淵明集十卷 躬厚堂詩錄十卷詩初錄四卷詞錄三卷雜文八卷 浮瓜沈李賦一卷 瀛環志略十卷 [咸豐六年春季]爵秩全覽 磨盾餘談 京外文武行文定制一卷 焦山志二十六卷首一卷 外科心法七卷 墨子閒詁十五卷附一卷後語二卷 同治州縣釋名類編 重刊文信國公全集十五卷 秘書二十一種 [同治]長沙縣志三十六卷首一卷 皇朝經世文編一百二十卷姓名總目二卷 鑄錢工藝三卷 雲南騰越廳濟善局志一卷 南浦詩話八卷 繡像全尋親四卷 晉略六十六篇 樂述三卷 微泉閣全集文集十六卷詩集十四卷 漸西村人初集十三卷 歷代名臣言行錄二十四卷 古詩源十四卷 尋常小學速通文法教科書二卷 說文聲類二卷 御定全唐詩錄一百卷 徐孝穆全集六卷備考一卷 新定三禮圖二十卷 直省新墨約選不分卷 瓊林宴 前漢紀三十卷 新鐫玉茗堂批點按鑑參補楊家將傳十卷 古文淵鑒六十四卷 [同治]永豐縣志四十卷 吳下諺聯四卷 鏡海詩稿一卷 寧都三魏全集 十發居士全集五十五卷 廣漢魏叢書八十種 醫法圓通四卷 天原發微卷二上~卷二下_.djvu 天原發微卷三上_.djvu 天原發微卷三下_.djvu 天原發微卷四上_.djvu 天原發微卷四下_.djvu 天原發微卷五上_.djvu 天原發微卷五下_.djvu 大衍索隱卷一_.djvu 大衍索隱卷二~卷三_.djvu 易象圖說內篇捲上~卷下_.djvu 易象圖說外篇捲上~卷下_.djvu 三易洞璣卷一~卷二_.djvu 三易洞璣卷三~卷四_.djvu 三易洞璣卷五~卷七_.djvu 三易洞璣卷八~卷九_.djvu 三易洞璣卷十~卷十一_.djvu 三易洞璣卷十二~卷十三_.djvu 三易洞璣卷十四~卷十五_.djvu 三易洞璣卷十六_.djvu 靈臺秘苑卷一~卷四_.djvu 靈臺秘苑卷五~卷九_.djvu 靈臺秘苑卷十~卷十二_.djvu 靈臺秘苑卷十三~卷十五_.djvu 唐開元占經卷一~卷二_.djvu 唐開元占經卷三~卷六_.djvu 唐開元占經卷七~卷十_.djvu 唐開元占經卷十一~卷十四_.djvu 唐開元占經卷十五~卷十九_.djvu 唐開元占經卷二十~卷二十四_.djvu 唐開元占經卷二十五~卷二十九_.djvu 唐開元占經卷三十~卷三十二_.djvu 唐開元占經卷三十三~卷三十五_.djvu 唐開元占經卷三十六~卷三十九_.djvu 唐開元占經卷四十~卷四十六_.djvu 唐開元占經卷四十七~卷五十一_.djvu 唐開元占經卷五十二~卷五十八_.djvu 唐開元占經卷五十九~卷六十四_.djvu 唐開元占經卷六十五~卷六十七_.djvu 唐開元占經卷六十八~卷七十_.djvu 唐開元占經卷七十一~卷七十五_.djvu 唐開元占經卷七十六~卷八十一_.djvu 唐開元占經卷八十二~卷八十四_.djvu 唐開元占經卷八十五~卷八十八_.djvu 唐開元占經卷八十九~卷九十_.djvu 唐開元占經卷九十一~卷九十五_.djvu 唐開元占經卷九十六~卷一百一_.djvu 唐開元占經卷一百二~卷一百五_.djvu 唐開元占經卷一百六~卷一百十三_.djvu 唐開元占經卷一百十四~卷一百十八_.djvu 唐開元占經卷一百十九~卷一百二十_.djvu 新安文獻志先賢事略上~下_.djvu 新安文獻志卷一~卷三_.djvu 新安文獻志卷四~卷五_.djvu 新安文獻志卷六~卷八_.djvu 新安文獻志卷九~卷十_.djvu 新安文獻志卷十一~卷十三_.djvu 新安文獻志卷十四~卷十七_.djvu 新安文獻志卷十八~卷二十一_.djvu 新安文獻志卷二十二~卷二十五_.djvu 新安文獻志卷二十六~卷二十七_.djvu 新安文獻志卷二十八~卷三十_.djvu 新安文獻志卷三十一~卷三十二_.djvu 新安文獻志卷三十三~卷三十五_.djvu 新安文獻志卷三十六~卷三十七_.djvu 新安文獻志卷三十八~卷三十九_.djvu 新安文獻志卷四十~卷四十二_.djvu 新安文獻志卷四十三~卷四十五_.djvu 新安文獻志卷四十六~卷四十八_.djvu 新安文獻志卷四十九~卷五十_.djvu 新安文獻志卷五十一~卷五十二_.djvu 新安文獻志卷五十三~卷五十四_.djvu 新安文獻志卷五十五~卷五十七_.djvu 新安文獻志卷五十八~卷六十_.djvu 新安文獻志卷六十一~卷六十二_.djvu 新安文獻志卷六十三~卷六十四_.djvu 新安文獻志卷六十五~卷六十七_.djvu 新安文獻志卷六十八~卷六十九_.djvu 新安文獻志卷七十~卷七十二_.djvu 新安文獻志卷七十三~卷七十四_.djvu 新安文獻志卷七十五~卷七十七_.djvu 新安文獻志卷七十八~卷七十九_.djvu 新安文獻志卷八十~卷八十二_.djvu 新安文獻志卷八十三~卷八十四_.djvu 新安文獻志卷八十五~卷八十六_.djvu 新安文獻志卷八十七~卷八十八_.djvu 新安文獻志卷八十九~卷九十_.djvu 新安文獻志卷九十一~卷九十二_.djvu 新安文獻志卷九十三~卷九十四_.djvu 新安文獻志卷九十五_.djvu 新安文獻志卷九十六_.djvu 新安文獻志卷九十七~卷九十八_.djvu 新安文獻志卷九十九~卷一百_.djvu 文編卷三十三~卷三十四_.djvu 文編卷三十五~卷三十六_.djvu 文編卷三十七_.djvu 文編卷三十八~卷四十一_.djvu 文編卷四十二~卷四十三_.djvu 文編卷四十四~卷四十五_.djvu 文編卷四十六~卷四十七_.djvu 文編卷四十八_.djvu 文編卷四十九~卷五十_.djvu 文編卷五十一~卷五十二_.djvu 文編卷五十三_.djvu 文編卷五十四_.djvu 文編卷五十五~卷五十六_.djvu 文編卷五十七_.djvu 文編卷五十八_.djvu 文編卷五十九_.djvu 文編卷六十_.djvu 文編卷六十一_.djvu 文編卷六十二_.djvu 文編卷六十三_.djvu 文編卷六十四_.djvu 古詩紀卷一~卷四_.djvu 古詩紀卷五~卷九_.djvu 古詩紀卷十~卷十三_.djvu 古詩紀卷十四~卷十七_.djvu 古詩紀卷十八~卷二十二_.djvu 古詩紀卷二十三~卷二十七_.djvu 古詩紀卷二十八~卷三十一_.djvu 步光之剑 步后尘 步步生金莲 武功太白,去天三百 武城弦歌 武子 武库 武昌剩竹 武昌鱼 武阳死灰 武陵曲 武骑书 死不旋踵 死为星辰 死便埋我 死友与生友 死同穴 死姚崇卖活张说 死无葬身之地 死生以之 死生有命,富贵由天 死诸葛走生仲达 歼良 殉死礼非 残客 殷公出守 殷浩才略 殷鉴不远 殽尸露 殿中无双丁孝公 殿阁生微凉 毁室 毁家纾难 毁玉解讼 毁裤 毁车杀马 母以子贵 母子青蚨 母殁不临 每饭不忘 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比君子 比屋封 比干受策 比玉 比肩人 毕万昌大 毕卓盗饮 毛女避难 毛挚之治 毛玠公方 毛薛救魏 毛遂堕井 毛骨 毬状元 民以食为天 民受其赐 气吞曹刘 气生瘿 气缠霜匣 气食牛 氤氲大使 水中捉月 水击三千里 水可载舟,亦可覆舟 水平有波,衡正有差 水晶灯笼 水洒面 水犀军 水精殿 水镜 水非石凿,而能人石 永丰柳 永和拥卷 永嘉南奔 永嘉游 永锡不匮 氾人 氾毓字孤 求人不如求己 求仁得仁 求作佛 求友声 求槟榔 求羊 求衣 求贤如渴 求金芝 求黄柑 汉上有王猛 汉主冠 汉主思李牧 汉主新丰 汉剑飞 汉南应老 汉后夜遁 汉后藏钩 汉失中策 汉妃恃丽 汉威仪 汉室赖图书 汉宫巫 汉文却马 汉求季布 汉相小车 汉祖龙颜 汉腊祭 汉陵金碗 汗逾水浆 汝人识字 汝南诺 汝南鸡 江东步兵 江云渭树 江令锦袍 江充巫蛊 江夏姿 江山易改,禀性难移 江州司马青衫泪 江左夷吾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