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三家注史记 >

卷三十九 晋世家第九

卷三十九 晋世家第九

  晋唐叔虞者,【索隐】:按:太叔以梦及手文而名曰虞,至成王诛唐之後,因戏削桐而封之。叔,字也,故曰唐叔虞。而唐有晋水,至子燮改其国号曰晋侯。然晋初封於唐,故称晋唐叔虞也。且唐本尧後,封在夏墟,而都於鄂。鄂,今在大夏是也。及成王灭唐之後,乃分徙之於许、郢之间,故春秋有唐成公是也,即今之唐州也。周武王子而成王弟。初,武王与叔虞母会时,【集解】:左传曰:“邑姜方娠太叔。”服虔曰:“邑姜,武王后,齐太公女也。”梦天谓武王曰:“余命女生子,名虞,余与之唐。”及生子,文在其手曰“虞”,故遂因命之曰虞。

  武王崩,成王立,唐有乱,【正义】:括地志云:“故唐城在绛州翼城县西二十里,即尧裔子所封。春秋云夏孔甲时,有尧苗裔刘累者,以豢龙事孔甲,夏后嘉之,赐氏御龙,以更豕韦之後。龙一雌死,潜醢之以食夏后;既而使求之,惧而迁於鲁县。夏后盖别封刘累之孙于大夏之墟为侯。至周成王时,唐人作乱,成王灭之,而封大叔,更迁唐人子孙于杜,谓之杜伯,即范匄所云‘在周为唐杜氏’。按:鲁县汝州鲁山县是。今随州枣阳县东南一百五十里上唐乡故城即是。後子孙徙於唐。”周公诛灭唐。成王与叔虞戏,削桐叶为珪以与叔虞,曰:“以此封若。”史佚因请择日立叔虞。成王曰:“吾与之戏耳。”史佚曰:“天子无戏言。言则史书之,礼成之,乐歌之。”於是遂封叔虞於唐。唐在河、汾之东,方百里,故曰唐叔虞。【集解】:世本曰:“居鄂”。宋忠曰:“鄂地今在大夏。”【正义】:括地志云:“故鄂城在慈州昌宁县东二里。”按:与绛州夏县相近。禹都安邑,故城在县东北十五里,故云“在大夏”也。然封于河、汾二水之东,方百里,正合在晋州平阳县,不合在鄂,未详也。姓姬氏,字子于。

  唐叔子燮,是为晋侯。【正义】:燮,先牒反。括地志云:“故唐城在并州晋阳县北二里。城记云尧筑也。徐才宗国都城记云‘唐叔虞之子燮父徙居晋水傍。今并理故唐城。唐者,即燮父所徙之处,其城南半入州城,中削为坊,城墙北半见在’。毛诗谱云‘叔虞子燮父以尧墟南有晋水,改曰晋侯’。”晋侯子宁族,【索隐】:系本作“曼期”,谯周作“曼旗”也。是为武侯。武侯之子服人,是为成侯。成侯子福,【索隐】:系本作“辐”字。是为厉侯。厉侯之子宜臼,是为靖侯。靖侯已来,年纪可推。自唐叔至靖侯五世,无其年数。

  靖侯十七年,周厉王迷惑暴虐,国人作乱,厉王出奔于彘,大臣行政,故曰“共和”。【正义】:厉王奔彘,周、召和其百姓行政,号曰“共和”。

  十八年,靖侯卒,子釐侯司徒立。釐侯十四年,周宣王初立。十八年,釐侯卒,子献侯籍【索隐】:系本及谯周皆作“苏”。立。献侯十一年卒,子穆侯费王【索隐】:邹诞本作“弗生”,或作“晞王”,并音祕。立。

  穆侯四年,取齐女姜氏为夫人。七年,伐条。生太子仇。【集解】:杜预曰:“条,晋地。”十年,伐千亩,有功。【集解】:杜预曰:“西河介休县南有地名千亩。”生少子,名曰成师。【集解】:杜预曰:“意取能成其众也。”晋人师服曰:【集解】:贾逵曰:“晋大夫。”“异哉,君之命子也!太子曰仇,仇者雠也。少子曰成师,成师大号,成之者也。名,自命也;物,自定也。今適庶名反逆,此後晋其能毋乱乎?”

  二十七年,穆侯卒,弟殇叔自立,太子仇出奔。殇叔三年,周宣王崩。四年,穆侯太子仇率其徒袭殇叔而立,是为文侯。

  文侯十年,周幽王无道,犬戎杀幽王,周东徙。而秦襄公始列为诸侯。

  三十五年,文侯仇卒,子昭侯伯立。

  昭侯元年,封文侯弟成师于曲沃。【索隐】:河东之县名,汉武帝改曰闻喜也。曲沃邑大於翼。翼,晋君都邑也。【索隐】:翼本晋都也,自孝侯已下一号翼侯,平阳绛邑县东翼城是也。成师封曲沃,号为桓叔。靖侯庶孙栾宾【正义】:世本云栾叔宾父也。相桓叔。桓叔是时年五十八矣,好德,晋国之众皆附焉。君子曰:“晋之乱其在曲沃矣。末大於本而得民心,不乱何待!”

  七年,晋大臣潘父弑其君昭侯而迎曲沃桓叔。桓叔欲入晋,晋人发兵攻桓叔。桓叔败,还归曲沃。晋人共立昭侯子平为君,是为孝侯。诛潘父。

  孝侯八年,曲沃桓叔卒,子鳝【索隐】:音时战反。又音善,又音纮。代桓叔,是为曲沃庄伯。孝侯十五年,曲沃庄伯弑其君晋孝侯于翼。晋人攻曲沃庄伯,庄伯复入曲沃。晋人复立孝侯子郄【索隐】:系本作“郄”,而他本亦有作“都”。【正义】:音丘戟反。为君,是为鄂侯。

  鄂侯二年,鲁隐公初立。

  鄂侯六年卒。曲沃庄伯闻晋鄂侯卒,乃兴兵伐晋。周平王使虢公将兵伐曲沃庄伯,庄伯走保曲沃。晋人共立鄂侯子光,是为哀侯。

  哀侯二年曲沃庄伯卒,子称代庄伯立,【正义】:称,尺证反。是为曲沃武公。哀侯六年,鲁弑其君隐公。哀侯八年,晋侵陉廷。【集解】:贾逵曰:“翼南鄙邑名。”陉廷与曲沃武公谋,九年,伐晋于汾旁,【正义】:白郎反。汾水之旁。虏哀侯。晋人乃立哀侯子小子为君,是为小子侯。【集解】:礼记曰:“天子未除丧曰余小子,生名之,死亦名之。”郑玄曰:“晋有小子侯,是取之天子也。”

  小子元年,曲沃武公使韩万杀所虏晋哀侯。【集解】:贾逵曰:“韩万,曲沃桓叔之子,庄伯弟。”曲沃益彊,晋无如之何。

  晋小子之四年,曲沃武公诱召晋小子杀之。周桓王使虢仲【正义】:马融云:“周武王克商,封文王异母弟虢仲於夏阳。”伐曲沃武公,武公入于曲沃,乃立晋哀侯弟缗为晋侯。

  晋侯缗四年,宋执郑祭仲而立突为郑君。晋侯十九年,齐人管至父弑其君襄公。

  晋侯二十八年,齐桓公始霸。曲沃武公伐晋侯缗,灭之,尽以其宝器赂献于周釐王。釐王命曲沃武公为晋君,列为诸侯,於是尽并晋地而有之。

  曲沃武公已即位三十七年矣,更号曰晋武公。晋武公始都晋国,前即位曲沃,通年三十八年。

  武公称者,先晋穆侯曾孙也,【索隐】:晋有两穆侯,言先,以别後也。曲沃桓叔孙也。桓叔者,始封曲沃。武公,庄伯子也。自桓叔初封曲沃以至武公灭晋也,凡六十七岁,而卒代晋为诸侯。武公代晋二岁,卒。与曲沃通年,即位凡三十九年而卒。子献公诡诸立。

  献公元年,周惠王弟穨攻惠王,惠王出奔,居郑之栎邑。【索隐】:栎,郑邑,今河南阳翟是也。故郑之十邑有栎有华也。

  五年,伐骊戎,得骊姬、【集解】:韦昭曰:“西戎之别在骊山也。”骊姬弟,俱爱幸之。

  八年,士蔿说公【集解】:贾逵曰:“士蔿,晋大夫。”曰:“故晋之群公子多,不诛,乱且起。”乃使尽杀诸公子,而城聚都之,【集解】:贾逵曰:“聚,晋邑。”命曰绛,始都绛。【索隐】:春秋庄二十六年传“士蔿城绛”是也。杜预曰“今平阳绛邑县”。应劭曰“绛水出西南”也。九年,晋群公子既亡奔虢,虢以其故再伐晋,弗克。十年,晋欲伐虢,士蔿曰:“且待其乱。”

  十二年,骊姬生奚齐。献公有意废太子,乃曰:“曲沃吾先祖宗庙所在,而蒲边秦,屈边翟,【集解】:韦昭曰:“蒲,今蒲阪;屈,北屈:皆在河东。”杜预曰:“蒲,今平阳蒲子县是也。”不使诸子居之,我惧焉。”於是使太子申生居曲沃,公子重耳居蒲,公子夷吾居屈。献公与骊姬子奚齐居绛。晋国以此知太子不立也。太子申生,其母齐桓公女也,曰齐姜,早死。申生同母女弟为秦穆公夫人。重耳母,翟之狐氏女也。夷吾母,重耳母女弟也。献公子八人,而太子申生、重耳、夷吾皆有贤行。及得骊姬,乃远此三子。

  十六年,晋献公作二军。【集解】:左传曰王使虢公命曲沃伯以一军,为晋侯。今始为二军。公将上军,太子申生将下军,赵夙御戎,毕万为右,伐灭霍,灭魏,灭耿。【集解】:服虔曰:“三国皆姬姓,魏在晋之蒲阪河东也。”杜预曰:“平阳皮氏县东南有耿乡,永安县东北有霍太山也。”【索隐】:按:永安县西南汾水西有霍城,古霍国;有霍水,出霍太山。地理志河东河北县,古魏国。地记亦以为然。服虔云在蒲阪,非也。地记又曰皮氏县汾水南耿城,是故耿国也。还,为太子城曲沃,赐赵夙耿,赐毕万魏,以为大夫。士蔿曰:“太子不得立矣。分之都城,【集解】:服虔曰:“邑有先君之主曰都。”而位以卿,【集解】:贾逵曰:“谓将下军也。”先为之极,【集解】:服虔曰:“言其禄位极尽於此也。”又安得立!不如逃之,无使罪至。为吴太伯,不亦可乎,【集解】:王肃曰:“太伯知天命在王季,奔吴不反。”犹有令名。”【集解】:王肃曰:“虽去犹可有令名,何与其坐而及祸也。”太子不从。卜偃曰:“毕万之後必大。【集解】:贾逵曰:“卜偃,晋掌卜大夫郭偃。”万,盈数也;魏,大名也。【集解】:服虔曰:“数从一至万为满。魏喻巍,巍,高大也。”以是始赏,天开之矣。【集解】:服虔曰:“以魏赏毕万,是为天开其福。”天子曰兆民,诸侯曰万民,今命之大,以从盈数,其必有众。”【集解】:杜预曰:“以魏从万,有众多之象。”初,毕万卜仕於晋国,遇屯之比。【集解】:贾逵曰:“震下坎上屯,坤下坎上比。屯初九变之比。”辛廖占之曰:“吉。【集解】:贾逵曰:“辛廖,晋大夫。”屯固比入,吉孰大焉。【集解】:杜预曰:“屯,险难也,所以为坚固。比,亲密,所以得入。”其後必蕃昌。”

  十七年,晋侯使太子申生伐东山。【集解】:贾逵曰:“东山,赤狄别种。”里克谏献公曰:【集解】:贾逵曰:“里克,晋卿里季也。”“太子奉冢祀社稷之粢盛,以朝夕视君膳者也,【集解】:服虔曰:“厨膳饮食。”故曰冢子。君行则守,有守则从,【集解】:服虔曰:“有代太子守则从之。”从曰抚军,【集解】:服虔曰:“助君抚循军士。”守曰监国,古之制也。夫率师,专行谋也;【集解】:杜预曰:“率师者必专谋军事。”誓军旅,【集解】:杜预曰:“宣号令。”君与国政之所图也:【集解】:贾逵曰:“国政,正卿也。”非太子之事也。师在制命而已,【集解】:杜预曰:“命,将军所制。”禀命则不威,专命则不孝,故君之嗣適不可以帅师。君失其官,【集解】:杜预曰:“太子统师,是失其官也。”率师不威,将安用之?”【集解】:杜预曰:“专命则不孝,是为师必不威也。”公曰:“寡人有子,未知其太子谁立。”里克不对而退,见太子。太子曰:“吾其废乎?”里克曰:“太子勉之!教以军旅,【集解】:贾逵曰:“将下军。”不共是惧,何故废乎?且子惧不孝,毋惧不得立。【集解】:服虔曰:“不得立己也。”修己而不责人,则免於难。”太子帅师,公衣之偏衣,【集解】:服虔曰:“偏裻之衣,偏异色,駮不纯,裻在中,左右异,故曰偏衣。”杜预曰:“偏衣左右异色,其半似公服。”韦昭曰:“偏,半也。分身之半以授太子。”【正义】:上“衣”去声,下“衣”如字。佩之金玦。【集解】:服虔曰:“以金为玦也。”韦昭曰:“金玦,兵要也。”【正义】:玦音决。里克谢病,不从太子。太子遂伐东山。

  十九年,献公曰:“始吾先君庄伯、武公之诛晋乱,而虢常助晋伐我,【正义】:言虢助晋伐曲沃也。又匿晋亡公子,果为乱。弗诛,後遗子孙忧。”乃使荀息以屈产之乘【集解】:何休曰:“屈产,出名马之地。乘,备驷也。”假道於虞。虞假道,遂伐虢,【集解】:贾逵曰:“虞在晋南,虢在虞南。”取其下阳以归。【集解】:服虔曰:“下阳,虢邑也,在大阳东北三十里。穀梁传曰下阳,虞、虢之塞邑。”

  献公私谓骊姬曰:“吾欲废太子,以奚齐代之。”骊姬泣曰:“太子之立,诸侯皆已知之,而数将兵,百姓附之,柰何以贱妾之故废適立庶?君必行之,妾自杀也。”骊姬详誉太子,而阴令人谮恶太子,而欲立其子。

  二十一年,骊姬谓太子曰:“君梦见齐姜,太子速祭曲沃,【集解】:服虔曰:“齐姜庙所在。”归釐於君。”太子於是祭其母齐姜於曲沃,上其荐胙於献公。献公时出猎,置胙於宫中。骊姬使人置毒药胙中。居二日,【索隐】:左传云“六日”,不同。献公从猎来还,宰人上胙献公,献公欲飨之。骊姬从旁止之,曰:“胙所从来远,宜试之。”祭地,地坟;【集解】:韦昭曰:“将饮先祭,示有先也。坟,起也。”与犬,犬死;与小臣,小臣死。【集解】:韦昭曰:“小臣,官名,掌阴事,今阉士也。”骊姬泣曰:“太子何忍也!其父而欲弑代之,况他人乎?且君老矣,旦暮之人,曾不能待而欲弑之!”谓献公曰:“太子所以然者,不过以妾及奚齐之故。妾原子母辟之他国,若早自杀,毋徒使母子为太子所鱼肉也。始君欲废之,妾犹恨之;至於今,妾殊自失於此。”【索隐】:太子之行如此,妾前见君欲废而恨之,今乃自以恨为失也。太子闻之,奔新城。【集解】:韦昭曰:“新城,曲沃也,新为太子城。”献公怒,乃诛其傅杜原款。或谓太子曰:“为此药者乃骊姬也,太子何不自辞明之?”太子曰:“吾君老矣,非骊姬,寝不安,食不甘。即辞之,君且怒之。不可。”或谓太子曰:“可奔他国。”太子曰:“被此恶名以出,人谁内我?我自杀耳。”十二月戊申,申生自杀於新城。【索隐】:国语云:“申生乃雉经於新城庙。”韦昭云:“曲沃也,新为太子城,故曰新城。”

  此时重耳、夷吾来朝。人或告骊姬曰:“二公子怨骊姬谮杀太子。”骊姬恐,因谮二公子:“申生之药胙,二公子知之。”二子闻之,恐,重耳走蒲,夷吾走屈,保其城,自备守。初,献公使士蔿为【正义】:蔿,为诡反。为,于伪反。二公子筑蒲、屈城,弗就。夷吾以告公,公怒士蔿。士蔿谢曰:“边城少寇,安用之?”退而歌曰:“狐裘蒙茸,一国三公,吾谁適从!”【集解】:服虔曰:“蒙茸以言乱貌。三公言君与二公子。将敌,故不知所从。”卒就城。及申生死,二子亦归保其城。

  二十二年,献公怒二子不辞而去,果有谋矣,乃使兵伐蒲。蒲人之宦者勃鞮【正义】:勃,白没反。鞮,都提反。韦昭云:“伯楚,寺人披之字也,於文公时为勃鞮也。”命重耳促自杀。重耳逾垣,宦者追斩其衣袪。【集解】:服虔曰:“袪,袂也。”重耳遂奔翟。使人伐屈,屈城守,不可下。

  是岁也,晋复假道於虞以伐虢。虞之大夫宫之奇谏虞君曰:“晋不可假道也,是且灭虞。”虞君曰:“晋我同姓,不宜伐我。”宫之奇曰:“太伯、虞仲,太王之子也,太伯亡去,是以不嗣。虢仲、虢叔,王季之子也,为文王卿士,其记勋在王室,藏於盟府。【集解】:杜预曰:“盟府,司盟之官也。”将虢是灭,何爱于虞?且虞之亲能亲於桓、庄之族乎?桓、庄之族何罪,尽灭之。虞之与虢,脣之与齿,脣亡则齿寒。”虞公不听,遂许晋。宫之奇以其族去虞。其冬,晋灭虢,虢公丑奔周。【集解】:皇览曰:“虢公冢在河内温县郭东,济水南大冢是也。其城南有虢公台。”还,袭灭虞,虏虞公及其大夫井伯百里奚【正义】:南雍州记云:“百里奚宋井伯,宛人也。”以媵秦穆姬,【集解】:杜预曰:“穆姬,献公女。送女曰媵,以屈辱之。”而修虞祀。【集解】:服虔曰:“虞所祭祀,命祀也。”荀息牵曩所遗虞屈产之乘马奉之献公,献公笑曰:“马则吾马,齿亦老矣!”【集解】:公羊传曰:“盖戏之也。”何休曰:“以马齿戏喻荀息之年老也。”

  二十三年,献公遂发贾华等伐屈,【集解】:贾逵曰:“贾华,晋右行大夫。”屈溃。【正义】:民逃其上曰溃。夷吾将奔翟。冀芮曰:“不可,【集解】:韦昭曰:“冀芮,晋大夫。”重耳已在矣,今往,晋必移兵伐翟,翟畏晋,祸且及。不如走梁,梁近於秦,秦彊,吾君百岁後可以求入焉。”遂奔梁。二十五年,晋伐翟,翟以重耳故,亦击晋於齧桑,【集解】:左传作“采桑”,服虔曰“翟地”。【索隐】:裴氏云左传作“采桑”。按:今平阳曲南七十里河水有采桑津,是晋境。服虔云翟地,亦颇相近。然字作“齧桑”,齧桑卫地,恐非也。晋兵解而去。

  当此时,晋彊,西有河西,与秦接境,北边翟,东至河内。【索隐】:河内,河曲也。内音汭。

  骊姬弟生悼子。【索隐】:左传作“卓子”,音耻角反。弟,女弟也。


  二十六年夏,齐桓公大会诸侯於葵丘。【正义】:在曹州考城县东南一里。晋献公病,行後,未至,逢周之宰孔。宰孔曰:“齐桓公益骄,不务德而务远略,诸侯弗平。君弟毋会,【索隐】:弟,但也。毋如晋何。”献公亦病,复还归。病甚,乃谓荀息曰:“吾以奚齐为後,年少,诸大臣不服,恐乱起,子能立之乎?”荀息曰:“能。”献公曰:“何以为验?”对曰:“使死者复生,【索隐】:谓荀息受公命而立奚齐,虽复身死,不背生时之命,是死者复生也。生者不惭,【索隐】:言生者见荀息不背君命而死,不为之羞惭也。为之验。”於是遂属奚齐於荀息。荀息为相,主国政。秋九月,献公卒。里克、邳郑欲内重耳,以三公子之徒作乱,【集解】:贾逵曰:“邳郑,晋大夫。三公子,申生、重耳、夷吾也。”谓荀息曰:“三怨将起,秦、晋辅之,子将何如?”荀息曰:“吾不可负先君言。”十月,里克杀奚齐于丧次,献公未葬也。荀息将死之,或曰不如立奚齐弟悼子而傅之,荀息立悼子而葬献公。十一月,里克弑悼子于朝,【集解】:列女传曰:“鞭杀骊姬于市。”荀息死之。君子曰:“诗所谓‘白珪之玷,犹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集解】:杜预曰:“诗大雅,言此言之玷难治甚於白珪。”其荀息之谓乎!不负其言。”初,献公将伐骊戎,卜曰“齿牙为祸”。【集解】:韦昭曰:“齿牙,谓兆端左右衅坼有似齿牙,中有纵画,以象谗言之为害也。”及破骊戎,获骊姬,爱之,竟以乱晋。

  里克等已杀奚齐、悼子,使人迎公子重耳於翟,【正义】:国语云:“里克及邳郑使屠岸夷告公子重耳於翟曰:‘国乱民扰,得国在乱,治民在扰,子盍入乎?’”欲立之。重耳谢曰:“负父之命【正义】:负音佩。出奔,父死不得脩人子之礼侍丧,重耳何敢入!大夫其更立他子。”还报里克,里克使迎夷吾於梁。夷吾欲往,吕省、【正义】:省音眚。杜预曰:“姓瑕吕,名饴甥,字子金。”郤芮【正义】:郄成子,即冀芮。曰:“内犹有公子可立者而外求,难信。计非之秦,辅彊国之威以入,恐危。”乃使郤芮厚赂秦,约曰:“即得入,请以晋河西之地与秦。”及遗里克书曰:“诚得立,请遂封子於汾阳之邑。”【集解】:贾逵曰:“汾,水名。汾阳,晋地也。”【索隐】:按:国语“命里克汾阳之田百万,命邳郑以负蔡之田七十万”。今此不言,亦其疏略也。秦缪公乃发兵送夷吾於晋。齐桓公闻晋内乱,亦率诸侯如晋。秦兵与夷吾亦至晋,齐乃使隰朋会秦俱入夷吾,立为晋君,是为惠公。齐桓公至晋之高梁而还归。

  惠公夷吾元年,使邳郑谢秦曰:“始夷吾以河西地许君,今幸得入立。大臣曰:‘地者先君之地,君亡在外,何以得擅许秦者?’寡人争之弗能得,故谢秦。”亦不与里克汾阳邑,而夺之权。四月,周襄王使周公忌父【集解】:贾逵曰:“周卿士。”会齐、秦大夫共礼晋惠公。惠公以重耳在外,畏里克为变,赐里克死。谓曰:“微里子寡人不得立。虽然,子亦杀二君一大夫,【集解】:服虔曰:“奚齐、悼子、荀息也。”为子君者不亦难乎?”里克对曰:“不有所废,君何以兴?欲诛之,其无辞乎?乃言为此!臣闻命矣。”遂伏剑而死。於是邳郑使谢秦未还,故不及难。

  晋君改葬恭太子申生。【集解】:韦昭曰:“献公时申生葬不如礼,故改葬之。”秋,狐突之下国,【集解】:服虔曰:“晋所灭国以为下邑。一曰曲沃有宗庙,故谓之国;在绛下,故曰下国也。”遇申生,申生与载而告之【集解】:杜预曰:“忽如梦而相见。狐突本为申生御,故复使登车。”曰:“夷吾无礼,余得请於帝,【集解】:服虔曰:“帝,天帝。请罚有罪。”将以晋与秦,秦将祀余。”狐突对曰:“臣闻神不食非其宗,君其祀毋乃绝乎?君其图之。”申生曰:“诺,吾将复请帝。後十日,【集解】:左传曰:“七日。”新城西偏将有巫者见我焉。”【集解】:杜预曰:“将因巫以见。”许之,遂不见。【集解】:杜预曰:“狐突许其言,申生之象亦没。”及期而往,复见,申生告之曰:“帝许罚有罪矣,弊於韩。”【集解】:贾逵曰:“弊,败也。韩,晋韩原。”兒乃谣曰:“恭太子更葬矣,【索隐】:更,作也。更丧谓改丧。言後十四年晋不昌。後十四年,晋亦不昌,昌乃在兄。”

  邳郑使秦,闻里克诛,乃说秦缪公曰:“吕省、【索隐】:左传作“吕甥”。郤称、冀芮实为不从。【集解】:杜预曰:“三子,晋大夫。不从,不与秦赂也。”【索隐】:吕省、郄称、冀芮三子,晋大夫。若重赂与谋,出晋君,入重耳,事必就。”秦缪公许之,使人与归报晋,厚赂三子。三子曰:“币厚言甘,此必邳郑卖我於秦。”遂杀邳郑及里克、邳郑之党七舆大夫。【集解】:韦昭曰:“七舆,申生下军之众大夫也。”杜预曰:“侯伯七命,副车七乘。”邳郑子豹奔秦,言伐晋,缪公弗听。

  惠公之立,倍秦地及里克,诛七舆大夫,国人不附。二年,周使召公过【集解】:韦昭曰:“召武公,为王卿士。”礼晋惠公,惠公礼倨,【索隐】:谓受玉惰也。事见僖十一年。召公讥之。

  四年,晋饥,乞籴於秦。缪公问百里奚,【集解】:服虔曰:“秦大夫。”百里奚曰:“天菑流行,国家代有,救菑恤邻,国之道也。与之。”邳郑子豹曰:“伐之。”缪公曰:“其君是恶,其民何罪!”卒与粟,自雍属绛。

  五年,秦饥,请籴於晋。晋君谋之,庆郑曰:【集解】:杜预曰:“庆郑,晋大夫。”“以秦得立,已而倍其地约。晋饥而秦贷我,今秦饥请籴,与之何疑?而谋之!”虢射曰:【集解】:服虔曰:“虢射,惠公舅。”“往年天以晋赐秦,秦弗知取而贷我。今天以秦赐晋,晋其可以逆天乎?遂伐之。”惠公用虢射谋,不与秦粟,而发兵且伐秦。秦大怒,亦发兵伐晋。

  六年春,秦缪公将兵伐晋。晋惠公谓庆郑曰:“秦师深矣,【集解】:韦昭曰:“深,入境。一曰深犹重。”柰何?”郑曰:“秦内君,君倍其赂;晋饥秦输粟,秦饥而晋倍之,乃欲因其饥伐之:其深不亦宜乎!”晋卜御右,庆郑皆吉。公曰:“郑不孙。”【集解】:服虔曰:“孙,顺。”乃更令步阳御戎,家仆徒为右,【集解】:服虔曰:“二子,晋大夫也。”进兵。九月壬戌,秦缪公、晋惠公合战韩原。【索隐】:在冯翊夏阳北二十里,今之韩城县是。惠公马■不行,【索隐】:■音竹二反。谓马重而陷之於泥。秦兵至,公窘,召庆郑为御。郑曰:“不用卜,败不亦当乎!”遂去。更令梁繇靡御,【正义】:韦昭云:“梁由靡,大夫也。”虢射为右,辂秦缪公。【集解】:服虔曰:“辂,迎也。”【索隐】:辂音五稼反。邹诞音五额反。缪公壮士冒败晋军,晋军败,遂失秦缪公,反获晋公以归。秦将以祀上帝。晋君姊为缪公夫人,衰绖涕泣。公曰:“得晋侯将以为乐,今乃如此。且吾闻箕子见唐叔之初封,曰‘其後必当大矣’,晋庸可灭乎!”乃与晋侯盟王城【集解】:杜预曰:“冯翊临晋县东有王城。”而许之归。晋侯亦使吕省等报国人曰:“孤虽得归,毋面目见社稷,卜日立子圉。”晋人闻之,皆哭。秦缪公问吕省:“晋国和乎?”对曰:“不和。小人惧失君亡亲,【正义】:君,惠公也。亲,父母也。言惧失君国乱,恐亡父母,不惮立子圉也。不惮立子圉,曰‘必报雠,宁事戎、狄’。正义小人言立子圉为君之後,必报秦。终不事秦,宁事戎、狄耳。其君子则爱君而知罪,以待秦命,曰‘必报德’。有此二故,不和。”於是秦缪公更舍晋惠公,餽之七牢。【正义】:餽音匮。一牛一羊一豕为一牢。十一月,归晋侯。晋侯至国,诛庆郑,修政教。谋曰:“重耳在外,诸侯多利内之。”欲使人杀重耳於狄。重耳闻之,如齐。

  八年,使太子圉质秦。【正义】:质音致。初,惠公亡在梁,梁伯以其女妻之,生一男一女。梁伯卜之,男为人臣,女为人妾,故名男为圉,女为妾。【集解】:服虔曰:“圉人掌养马臣之贱者。不聘曰妾。”

  十年,秦灭梁。梁伯好土功,治城沟,【集解】:贾逵曰:“沟,堑也。”民力罢怨,【正义】:罢音皮。其众数相惊,曰“秦寇至”,民恐惑,秦竟灭之。

  十三年,晋惠公病,内有数子。太子圉曰:“吾母家在梁,梁今秦灭之,我外轻於秦而内无援於国。君即不起,病大夫轻,更立他公子。”乃谋与其妻俱亡归。秦女曰:“子一国太子,辱在此。秦使婢子侍,【集解】:服虔曰:“曲礼曰‘世妇以下自称婢子’。婢子,妇人之卑称。”以固子之心。子亡矣,我不从子,亦不敢言。”子圉遂亡归晋。十四年九月,惠公卒,太子圉立,是为怀公。

  子圉之亡,秦怨之,乃求公子重耳,欲内之。子圉之立,畏秦之伐也。乃令国中诸从重耳亡者与期,期尽不到者尽灭其家。狐突之子毛及偃从重耳在秦,弗肯召。怀公怒,囚狐突。突曰:“臣子事重耳有年数矣,今召之,是教之反君也。何以教之?”怀公卒杀狐突。秦缪公乃发兵送内重耳,使人告栾、郤之党【正义】:栾枝、郄縠之属也。为内应,杀怀公於高梁,入重耳。重耳立,是为文公。

  晋文公重耳,晋献公之子也。自少好士,年十七,有贤士五人:曰赵衰;狐偃咎犯,文公舅也;贾佗;先轸;魏武子。自献公为太子时,重耳固已成人矣。献公即位,重耳年二十一。献公十三年,以骊姬故,重耳备蒲城守秦。献公二十一年,献公杀太子申生,骊姬谗之,恐,不辞献公而守蒲城。献公二十二年,献公使宦者履鞮【索隐】:即左传之勃鞮,亦曰寺人披也。趣杀重耳。重耳逾垣,宦者逐斩其衣袪。重耳遂奔狄。狄,其母国也。是时重耳年四十三。从此五士,其馀不名者数十人,至狄。

  狄伐咎如,【集解】:贾逵曰:“赤狄之别,隗姓。”【索隐】:赤狄之别种也,隗姓也。咎音高。邹诞本作“囷如”,又云或作“囚”。得二女:以长女妻重耳,生伯鯈、【正义】:直留反。叔刘;以少女妻赵衰,生盾。【索隐】:左传云伐廧咎如,获其二女,以叔隗妻赵衰,生盾;公子取季隗,生伯鯈、叔刘。则叔隗长而季隗少,乃不同也。居狄五岁而晋献公卒,里克已杀奚齐、悼子,乃使人迎,欲立重耳。重耳畏杀,因固谢,不敢入。已而晋更迎其弟夷吾立之,是为惠公。惠公七年,畏重耳,乃使宦者履鞮与壮士欲杀重耳。重耳闻之,乃谋赵衰等曰:“始吾奔狄,非以为可用与,【索隐】:与音余。诸本或为“兴”。兴,起也。非翟可用兴起,故奔之也。以近易通,故且休足。休足久矣,固原徙之大国。夫齐桓公好善,志在霸王,收恤诸侯。今闻管仲、隰朋死,此亦欲得贤佐,盍往乎?”於是遂行。重耳谓其妻曰:“待我二十五年不来,乃嫁。”其妻笑曰:“犁二十五年,【索隐】:犁犹比也。吾冢上柏大矣。【正义】:杜预云:“言将死入木也,不复成嫁也。”虽然,妾待子。”重耳居狄凡十二年而去。

  过卫,卫文公不礼。去,过五鹿,【集解】:贾逵曰:“卫地。”杜预曰:“今卫县西北有地名五鹿,阳平元城县东亦有五鹿。”饥而从野人乞食,野人盛土器中进之。重耳怒。赵衰曰:“土者,有土也,君其拜受之。”

  至齐,齐桓公厚礼,而以宗女妻之,有马二十乘,重耳安之。重耳至齐二岁而桓公卒,会竖刀等为内乱,齐孝公之立,诸侯兵数至。留齐凡五岁。重耳爱齐女,毋去心。赵衰、咎犯乃於桑下谋行。齐女侍者在桑上闻之,以告其主。其主乃杀侍者,【集解】:服虔曰:“惧孝公怒,故杀之以灭口。”劝重耳趣行。重耳曰:“人生安乐,孰知其他!必死於此,【集解】:徐广曰:“一云‘人生一世,必死於此’。”不能去。”齐女曰:“子一国公子,穷而来此,数士者以子为命。子不疾反国,报劳臣,而怀女德,窃为子羞之。且不求,何时得功?”乃与赵衰等谋,醉重耳,载以行。行远而觉,重耳大怒,引戈欲杀咎犯。咎犯曰:“杀臣成子,偃之原也。”重耳曰:“事不成,我食舅氏之肉。”咎犯曰:“事不成,犯肉腥臊,何足食!”乃止,遂行。

  过曹,曹共公不礼,欲观重耳骈胁。曹大夫釐负羁曰:“晋公子贤,又同姓,穷来过我,柰何不礼!”共公不从其谋。负羁乃私遗重耳食,置璧其下。重耳受其食,还其璧。

  去,过宋。宋襄公新困兵於楚,伤於泓,闻重耳贤,乃以国礼礼於重耳。【索隐】:以国君之礼礼之也。宋司马公孙固善於咎犯,曰:“宋小国新困,不足以求入,更之大国。”乃去。

  过郑,郑文公弗礼。郑叔瞻谏其君曰:“晋公子贤,而其从者皆国相,且又同姓。郑之出自厉王,而晋之出自武王。”郑君曰:“诸侯亡公子过此者众,安可尽礼!”叔瞻曰:“君不礼,不如杀之,且後为国患。”郑君不听。

  重耳去之楚,楚成王以適诸侯礼待之,【索隐】:適音敌。
重耳谢不敢当。赵衰曰:“子亡在外十馀年,小国轻子,况大国乎?今楚大国而固遇子,子其毋让,此天开子也。”遂以客礼见之。成王厚遇重耳,重耳甚卑。成王曰:“子即反国,何以报寡人?”重耳曰:“羽毛齿角玉帛,君王所馀,未知所以报。”王曰:“虽然,何以报不穀?”重耳曰:“即不得已,与君王以兵车会平原广泽,请辟王三舍。”【集解】:贾逵曰:“司马法‘从遯不过三舍’。三舍,九十里也。”楚将子玉怒曰:“王遇晋公子至厚,今重耳言不孙,请杀之。”成王曰:“晋公子贤而困於外久,从者皆国器,此天所置,庸可杀乎?且言何以易之!”【索隐】:子玉请杀重耳,楚成王不许,言人出言不可轻易之。居楚数月,而晋太子圉亡秦,秦怨之;闻重耳在楚,乃召之。成王曰:“楚远,更数国乃至晋。秦晋接境,秦君贤,子其勉行!”厚送重耳。

  重耳至秦,缪公以宗女五人妻重耳,故子圉妻与往。重耳不欲受,司空季子【集解】:服虔曰:“胥臣臼季也。”曰:“其国且伐,况其故妻乎!且受以结秦亲而求入,子乃拘小礼,忘大丑乎!”遂受。缪公大欢,与重耳饮。赵衰歌黍苗诗。【集解】:韦昭曰:“诗云‘芃芃黍苗,阴雨膏之’。”缪公曰:“知子欲急反国矣。”赵衰与重耳下,再拜曰:“孤臣之仰君,如百穀之望时雨。”是时晋惠公十四年秋。惠公以九月卒,子圉立。十一月,葬惠公。十二月,晋国大夫栾、郤等闻重耳在秦,皆阴来劝重耳、赵衰等反国,为内应甚众。於是秦缪公乃发兵与重耳归晋。晋闻秦兵来,亦发兵拒之。然皆阴知公子重耳入也。唯惠公之故贵臣吕、郤之属【正义】:吕甥,郤芮也。不欲立重耳。重耳出亡凡十九岁而得入,时年六十二矣,晋人多附焉。

  文公元年春,秦送重耳至河。咎犯曰:“臣从君周旋天下,过亦多矣。臣犹知之,况於君乎?请从此去矣。”重耳曰:“若反国,所不与子犯共者,河伯视之!”【索隐】:视犹见也。乃投璧河中,以与子犯盟。是时介子推从,在船中,乃笑曰:“天实开公子,而子犯以为己功而要市於君,固足羞也。吾不忍与同位。”乃自隐渡河。秦兵围令狐,晋军于庐柳。【集解】:韦昭曰:“庐柳,晋地也。”二月辛丑,咎犯与秦晋大夫盟于郇。【集解】:杜预曰:“解县西北有郇城。”【索隐】:音荀,即文王之子所封。又音环。壬寅,重耳入于晋师。丙午,入于曲沃。丁未,朝于武宫,【集解】:贾逵曰:“文公之祖武公庙也。”即位为晋君,是为文公。群臣皆往。怀公圉奔高梁。戊申,使人杀怀公。

  怀公故大臣吕省、郤芮本不附文公,文公立,恐诛,乃欲与其徒谋烧公宫,杀文公。文公不知。始尝欲杀文公宦者履鞮知其谋,欲以告文公,解前罪,求见文公。文公不见,使人让曰:“蒲城之事,女斩予袪。其後我从狄君猎,女为惠公来求杀我。惠公与女期三日至,而女一日至,何速也?女其念之。”宦者曰:“臣刀锯之馀,不敢以二心事君倍主,故得罪於君。君已反国,其毋蒲、翟乎?且管仲射钩,桓公以霸。今刑馀之人以事告而君不见,祸又且及矣。”於是见之,遂以吕、郤等告文公。文公欲召吕、郤,吕、郤等党多,文公恐初入国,国人卖己,乃为微行,会秦缪公於王城,【索隐】:杜预云:“冯翊临晋县东有故王城,今名武乡城。”国人莫知。三月己丑,吕、郤等果反,焚公宫,不得文公。文公之卫徒与战,吕、郤等引兵欲奔,秦缪公诱吕、郤等,杀之河上,晋国复而文公得归。夏,迎夫人於秦,秦所与文公妻者卒为夫人。秦送三千人为卫,以备晋乱。

  文公修政,施惠百姓。赏从亡者及功臣,大者封邑,小者尊爵。未尽行赏,周襄王以弟带难出居郑地,来告急晋。晋初定,欲发兵,恐他乱起,是以赏从亡未至隐者介子推。推亦不言禄,禄亦不及。推曰:“献公子九人,唯君在矣。惠、怀无亲,外内弃之;天未绝晋,必将有主,主晋祀者,非君而谁?天实开之,二三子以为己力,不亦诬乎?窃人之财,犹曰是盗,况贪天之功以为己力乎?下冒其罪,上赏其奸,上下相蒙,【集解】:服虔曰:“蒙,欺也。”难与处矣!”其母曰:“盍亦求之,以死谁懟?”推曰:“尤而效之,罪有甚焉。且出怨言,不食其禄。”母曰:“亦使知之,若何?”对曰:“言,身之文也;身欲隐,安用文之?文之,是求显也。”其母曰:“能如此乎?与女偕隐。”至死不复见。

  介子推从者怜之,乃悬书宫门曰:“龙欲上天,五蛇为辅。【索隐】:龙喻重耳。五蛇即五臣,狐偃、赵衰、魏武子、司空季子及子推也。旧云五臣有先轸、颠颉,今恐二人非其数。龙已升云,四蛇各入其宇,一蛇独怨,终不见处所。”文公出,见其书,曰:“此介子推也。吾方忧王室,未图其功。”使人召之,则亡。遂求所在,闻其入釂上山中,【集解】:贾逵曰:“绵上,晋地。”杜预曰:“西河介休县南有地名绵上。”於是文公环绵上山中而封之,以为介推田,【集解】:徐广曰:“一作‘国’。”号曰介山,“以记吾过,且旌善人”。【集解】:贾逵曰:“旌,表也。”

  从亡贱臣壶叔曰;“君三行赏,赏不及臣,敢请罪。”文公报曰:“夫导我以仁义,防我以德惠,此受上赏。辅我以行,卒以成立,此受次赏。矢石之难,汗马之劳,此复受次赏。若以力事我而无补吾缺者,此复受次赏。三赏之後,故且及子。”晋人闻之,皆说。

  二年春,秦军河上,【索隐】:晋地也。将入王。赵衰曰;“求霸莫如入王尊周。周晋同姓,晋不先入王,後秦入之,毋以令于天下。方今尊王,晋之资也。”三月甲辰,晋乃发兵至阳樊,【集解】:服虔曰:“阳樊,周地。阳,邑名也,樊仲山之所居,故曰阳樊。”围温,入襄王于周。四月,杀王弟带。周襄王赐晋河内阳樊之地。

  四年,楚成王及诸侯围宋,宋公孙固如晋告急。先轸曰:“报施定霸,於今在矣。”【集解】:杜预曰:“报宋赠马之施。”狐偃曰:“楚新得曹而初婚於卫,若伐曹、卫,楚必救之,则宋免矣。”於是晋作三军。【集解】:王肃曰:“始复成国之礼,半周军也。”赵衰举郤縠将中军,郤臻佐之;使狐偃将上军,狐毛佐之,命赵衰为卿;栾枝将下军,【集解】:贾逵曰:“栾枝,栾宾之孙。”先轸佐之;荀林父御戎,魏焠为右:【正义】:焠,昌由反,又音受。往伐。冬十二月,晋兵先下山东,而以原封赵衰。【集解】:杜预曰:“河内沁水县西北有原城。”

  五年春,晋文公欲伐曹,假道於卫,卫人弗许。还自河南度,侵曹,伐卫。正月,取五鹿。二月,晋侯、齐侯盟于敛盂。【集解】:杜预曰:“卫地也。”卫侯请盟晋,晋人不许。卫侯欲与楚,国人不欲,故出其君以说晋。卫侯居襄牛,【集解】:服虔曰:“卫地也。”公子买守卫。楚救卫,不卒。【集解】:徐广曰:“一作‘胜’。”晋侯围曹。三月丙午,晋师入曹,数之以其不用釐负羁言,而用美女乘轩者三百人也。令军毋入僖负羁宗家以报德。楚围宋,宋复告急晋。文公欲救则攻楚,为楚尝有德,不欲伐也;欲释宋,宋又尝有德於晋:患之。【索隐】:晋若攻楚,则伤楚子送其入秦之德;又欲释宋不救,乃亏宋公赠马之惠。进退有难,是以患之。先轸曰:“执曹伯,分曹、卫地以与宋,楚急曹、卫,其势宜释宋。”【索隐】:楚初得曹,又新婚於卫,今晋执曹伯分曹、卫之地与宋,则楚急曹、卫,其势宜释宋。於是文公从之,而楚成王乃引兵归。

  楚将子玉曰:“王遇晋至厚,今知楚急曹、卫而故伐之,是轻王。”王曰:“晋侯亡在外十九年,困日久矣,果得反国,险?戹尽知之,能用其民,天之所开,不可当。”子玉请曰:“非敢必有功,原以间执谗慝之口也。”【集解】:服虔曰:“子玉非敢求有大功,但欲执蔿贾谗慝之口,谓子玉过三百乘不能入也。”杜预曰:“执犹塞也。”楚王怒,少与之兵。於是子玉使宛春告晋:【集解】:贾逵曰:“宛春,楚大夫。”“请复卫侯而封曹,臣亦释宋。”咎犯曰:“子玉无礼矣,君取一,臣取二,勿许。”【集解】:韦昭曰:“君,文公也。臣,子玉也。一谓释宋围,二谓复曹、卫。”先轸曰:“定人之谓礼。楚一言定三国,子一言而亡之,我则毋礼。不许楚,是弃宋也。不如私许曹、卫以诱之,执宛春以怒楚,【集解】:韦昭曰:“怒楚,令必战。”既战而後图之。”【集解】:杜预曰:“须胜负决乃定计。”晋侯乃囚宛春於卫,且私许复曹、卫。曹、卫告绝於楚。楚得臣怒,【集解】:得臣即子玉。击晋师,晋师退。军吏曰:“为何退?”文公曰:“昔在楚,约退三舍,可倍乎!”楚师欲去,得臣不肯。四月戊辰,宋公、【索隐】:成公王臣。齐将、【索隐】:国归父。秦将【索隐】:小子玦也。与晋侯次城濮。【集解】:贾逵曰:“卫地也。”己巳,与楚兵合战,楚兵败,得臣收馀兵去。甲午,晋师还至衡雍,【集解】:杜预曰:“衡雍,郑地,今荥阳卷县也。”作王宫于践土。【集解】:服虔曰:“既败楚师,襄王自往临践土,赐命晋侯,晋侯闻而为之作宫。”【索隐】:杜预云践土,郑地。然据此文,晋师还至衡雍,衡雍在河南也。故刘氏云践土在河南。下文践土在河北,今元城县西有践土驿,义或然也。

  初,郑助楚,楚败,惧,使人请盟晋侯。晋侯与郑伯盟。

  五月丁未,献楚俘於周,【正义】:俘音孚,囚也。驷介百乘,徒兵千。【集解】:服虔曰:“驷介,驷马被甲也。徒兵,步卒也。”天子使王子虎命晋侯为伯,【集解】:贾逵曰:“王子虎,周大夫。”赐大辂,彤弓矢百,玈弓矢千,【集解】:贾逵曰:“大辂,金辂。彤弓,赤;玈弓,黑也。诸侯赐弓矢,然後征伐。”【正义】:彤,徒冬反。玈音庐。秬鬯一卣,珪瓚,【集解】:贾逵曰:“秬,黑黍;鬯,香酒也。所以降神。卣,器名,诸侯赐珪瓚,然後为鬯。”虎贲三百人。【集解】:贾逵曰:“天子卒曰虎贲。”晋侯三辞,然后稽首受之。【集解】:贾逵曰:“稽首首至地。”周作晋文侯命:“王若曰:父义和,【集解】:孔安国曰:“同姓,故称曰父。”马融曰:“王顺曰,父能以义和我诸侯。”【索隐】:按:尚书文侯之命是平王命晋文侯仇之语,今此文乃襄王命文公重耳之事,代数悬隔,勋策全乖。太史公虽复弥缝左氏,而系家颇亦时有疏谬。裴氏集解亦引孔、马之注,而都不言时代乖角,何习迷而同醉也?然计平王至襄王为七代,仇至重耳为十一代而十三侯。又平王元年至鲁僖二十八年,当襄二十年,为一百三十馀岁矣,学者颇合讨论之。而刘伯庄以为盖天子命晋同此一辞,尤非也。丕显文、武,能慎明德,【集解】:孔安国曰:“文王、武王能详慎显用明德。”昭登於上,布闻在下,【集解】:马融曰:“昭,明也。上谓天,下谓人。”维时上帝集厥命于文、武。【集解】:孔安国曰:“惟以是故集成其王命,德流子孙。”恤朕身、继予一人永其在位。”【集解】:孔安国曰:“当忧念我身,则我一人长安王位。”於是晋文公称伯。癸亥,王子虎盟诸侯於王庭。【集解】:服虔曰:“王庭,践土也。”【索隐】:服氏知王庭是践土者,据二十八年五月“公会晋侯,盟于践土”,又此上文“四月甲午,作王宫于践土”。王庭即王宫也。

  晋焚楚军,火数日不息,文公叹。左右曰:“胜楚而君犹忧,何?”文公曰:“吾闻能战胜安者唯圣人,是以惧。且子玉犹在,庸可喜乎!”子玉之败而归,楚成王怒其不用其言,贪与晋战,让责子玉,子玉自杀。晋文公曰:“我击其外,楚诛其内,内外相应。”於是乃喜。

  六月,晋人复入卫侯。壬午,晋侯度河北归国。行赏,狐偃为首。或曰:“城濮之事,先轸之谋。”文公曰:“城濮之事,偃说我毋失信。先轸曰‘军事胜为右’,吾用之以胜。然此一时之说,偃言万世之功,柰何以一时之利而加万世功乎?是以先之。”

  冬,晋侯会诸侯於温,欲率之朝周。力未能,恐其有畔者,乃使人言周襄王狩于河阳。壬申,遂率诸侯朝王於践土。【索隐】:按:左氏传“五月,盟于践土;冬,会诸侯于温,天王狩于河阳;壬申,公朝于王所”。此文亦说冬朝于王,当合於河阳温地,不合取五月践土之文。孔子读史记至文公,曰“诸侯无召王”、“王狩河阳”者,春秋讳之也。

  丁丑,诸侯围许。曹伯臣或说晋侯曰:“齐桓公合诸侯而国异姓,今君为会而灭同姓。曹,叔振铎之後;晋,唐叔之後。合诸侯而灭兄弟,非礼。”晋侯说,复曹伯。

  於是晋始作三行。【集解】:服虔曰:“辟天子六军,故谓之三行。”荀林父将中行,先縠将右行,【索隐】:左传屠击将右行,与此异。先蔑将左行。【集解】:杜预曰:“三行无佐,疑大夫帅也。”【索隐】:据左传,荀林父并是卿,而云“大夫帅”者,非也。不置佐者,当避天子也。或新置三行,官未备耳。

  七年,晋文公、秦缪公共围郑,以其无礼於文公亡过时,及城濮时郑助楚也。围郑,欲得叔瞻。叔瞻闻之,自杀。郑持叔瞻告晋。晋曰:“必得郑君而甘心焉。”郑恐,乃间令使【索隐】:使谓烛之武。谓秦缪公曰:“亡郑厚晋,於晋得矣,而秦未为利。君何不解郑,得为东道交?”【索隐】:交犹好也。诸本及左传皆作“主”。秦伯说,罢兵。晋亦罢兵。

  九年冬,晋文公卒,子襄公欢立。是岁郑伯亦卒。

  郑人或卖其国於秦,【正义】:左传云秦、晋伐郑,烛之武说秦,师罢。今杞子、逢孙、杨孙三大夫戍郑。杞子自郑使告於秦曰:“郑人使我掌其北门之管,若潜师以来,国可得也。”秦缪公发兵往袭郑。十二月,秦兵过我郊。襄公元年春,秦师过周,无礼,王孙满讥之。兵至滑,郑贾人弦高将市于周,遇之,以十二牛劳秦师。秦师惊而还,灭滑而去。

  晋先轸曰:“秦伯不用蹇叔,反其众心,此可击。”栾枝曰:“未报先君施於秦,击之,不可。”先轸曰:“秦侮吾孤,伐吾同姓,何德之报?”遂击之。襄公墨衰绖。【集解】:贾逵曰:“墨,变凶。”杜预曰:“以凶服从戎,故墨之。”四月,败秦师于殽,虏秦三将孟明视、西乞秫、白乙丙以归。遂墨以葬文公。【集解】:服虔曰:“非礼也。”杜预曰:“记礼所由变也。”文公夫人秦女,谓襄公曰:“秦欲得其三将戮之。”公许,遣之。先轸闻之,谓襄公曰:“患生矣。”轸乃追秦将。秦将渡河,已在船中,顿首谢,卒不反。

  後三年,秦果使孟明伐晋,报殽之败,取晋汪以归。【索隐】:按:左传文二年,秦孟明视伐晋,报殽之役,无取晋汪之事。又其年冬,晋先且居等伐秦,取汪、彭衙而还。则汪是秦邑,止可晋伐秦取之,岂得秦伐晋而取汪也?或者晋先取之秦,今伐晋而收汪,是汪从晋来,故云取晋汪而归也。彭衙在郃阳北,汪不知所在。四年,秦缪公大兴兵伐我,度河,取王官,【正义】:括地志云:“王官故城在同州澄城县西北六十里。”左传文公三年,秦伐晋,取王官,即此。先言度河,史文颠倒耳。封殽尸而去。晋恐,不敢出,遂城守。五年,晋伐秦,取新城,【集解】:服虔曰:“秦邑,新所作城也。”报王官役也。

  六年,赵衰成子、栾贞子、咎季子犯、霍伯皆卒。【集解】:贾逵曰:“栾贞子,栾枝也。霍伯,先且居也。”赵盾代赵衰执政。

  七年八月,襄公卒。太子夷皋少。晋人以难故,【集解】:服虔曰:“晋国数有患难。”欲立长君。赵盾曰:“立襄公弟雍。好善而长,先君爱之;且近於秦,秦故好也。立善则固,事长则顺,奉爱则孝,结旧好则安。”贾季曰:“不如其弟乐。辰嬴嬖於二君,【集解】:服虔曰:“辰嬴,怀嬴也。二君,怀公、文公。”立其子,民必安之。”赵盾曰:“辰嬴贱,班在九人下,【集解】:服虔曰:“班,次也。”其子何震之有!【集解】:贾逵曰:“震,威也。”且为二君嬖,淫也。为先君子,【正义】:乐,文公子也。不能求大而出在小国,僻也。母淫子僻,无威;【正义】:僻,匹亦反。言乐僻隐在陈,而远无援也。陈小而远,无援:将何可乎!”使士会如秦迎公子雍。贾季亦使人召公子乐於陈。赵盾废贾季,以其杀阳处父。【集解】:案:左传,此时贾他为太师,阳处父为太傅。十月,葬襄公。十一月,贾季奔翟。是岁,秦缪公亦卒。

  灵公元年四月,秦康公曰:“昔文公之入也无卫,故有吕、郤之患。”乃多与公子雍卫。太子母缪嬴日夜抱太子以号泣於朝,曰:“先君何罪?其嗣亦何罪?舍適而外求君,将安置此?”【集解】:服虔曰:“此,太子。”出朝,则抱以適赵盾所,顿首曰:“先君奉此子而属之子,曰‘此子材,吾受其赐;不材,吾怨子’。【集解】:王肃曰:“怨其教导不至也。”今君卒,言犹在耳,【集解】:杜预曰:“在宣子之耳。”而弃之,若何?”赵盾与诸大夫皆患缪嬴,且畏诛,乃背所迎而立太子夷皋,是为灵公。发兵以距秦送公子雍者。赵盾为将,往击秦,败之令狐。先蔑、随会亡奔秦。秋,齐、宋、卫、郑、曹、许君皆会赵盾,盟於扈,【集解】:杜预曰:“郑地。荥阳卷县西北有扈亭。”以灵公初立故也。

  四年,伐秦,取少梁。秦亦取晋之郩。【集解】:徐广曰:“年表云北徵也。”【索隐】:徐云年表曰徵。然按左传,文十年春,晋人伐秦,取少梁。夏,秦伯伐晋,取北徵,北徵即年表之徵。今云郩者,字误也。徵音惩,亦冯翊之县名。六年,秦康公伐晋,取羁马。晋侯怒,使赵盾、赵穿、郤缺击秦,大战河曲,赵穿最有功。七年,晋六卿患随会之在秦,常为晋乱,乃详令魏寿馀反晋降秦。秦使随会之魏,因执会以归晋。

  八年,周顷王崩,公卿争权,故不赴。【索隐】:按:春秋鲁文十二年“顷王崩,周公阅与王孙苏争政,故不赴”是也。晋使赵盾以车八百乘平周乱而立匡王。【索隐】:文十四年传又云“晋赵盾以诸侯之师八百乘纳捷菑于邾,不克,乃还”。而“周公阅与王孙苏讼于晋,赵宣子平王室而复之”。则以车八百乘,自是宣子纳邾捷菑,不关王室之事,但文相连耳,多恐是误也。是年,楚庄王初即位。十二年,齐人弑其君懿公。

  十四年,灵公壮,侈,厚敛以彫墙。【集解】:贾逵曰:“彫,画也。”从台上弹人,观其避丸也。宰夫胹熊蹯不熟,【集解】:服虔曰:“蹯,熊掌,其肉难熟。”【正义】:胹音而。蹯音樊。灵公怒,杀宰夫,使妇人持其尸出弃之,过朝。赵盾、随会前数谏,不听;已又见死人手,二人前谏。随会先谏,不听。灵公患之,使鉏麑刺赵盾。【集解】:贾逵曰:“鉏麑,晋力士。”【正义】:鉏音锄。麑音迷。盾闺门开,居处节,鉏麑退,叹曰:“杀忠臣,弃君命,罪一也。”遂触树而死。【集解】:杜预曰:“赵盾庭树也。”

  初,盾常田首山,【集解】:徐广曰:“蒲阪县有雷首山。”见桑下有饿人。饿人,示眯明也。【索隐】:邹诞云示眯为祁弥也,即左传之提弥明也。提音市移反,刘氏亦音祁为时移反,则祁提二字同音也。而此史记作“示”者,示即周礼古本“地神曰祇”,皆作“示”字。“邹”为“祁”者,盖由祇提音相近,字遂变为“祁”也。眯音米移反。以“眯”为“弥”,亦音相近耳。又左氏桑下饿人是灵辄也。其示眯明,是嗾獒者也,其人斗而死。今合二人为一人,非也。盾与之食,食其半。问其故,曰:“宦三年,【集解】:服虔曰:“宦,宦学事也。”未知母之存不,原遗母。”盾义之,益与之饭肉。已而为晋宰夫,赵盾弗复知也。九月,晋灵公饮赵盾酒,伏甲将攻盾。公宰示眯明知之,恐盾醉不能起,而进曰:“君赐臣,觞三行【索隐】:如字。可以罢。”欲以去赵盾,令先,毋及难。盾既去,灵公伏士未会,先纵【索隐】:纵,足用反。又本作“嗾”,又作“蹴”,同素后反。齧狗名敖。【集解】:何休曰:“犬四尺曰敖。”明为盾搏杀狗。盾曰:“弃人用狗,虽猛何为。”然不知明之为阴德也。已而灵公纵伏士出逐赵盾,示眯明反击灵公之伏士,伏士不能进,而竟脱盾。盾问其故,曰:“我桑下饿人。”问其名,弗告。【集解】:服虔曰:“不望报。”明亦因亡去。

  盾遂奔,未出晋境。乙丑,盾昆弟将军赵穿袭杀灵公於桃园【集解】:虞翻曰:“园名也。”而迎赵盾。赵盾素贵,得民和;灵公少,侈,民不附,故为弑易。【索隐】:以豉反。盾复位。晋太史董狐书曰“赵盾弑其君”,以视於朝。盾曰:“弑者赵穿,我无罪。”太史曰:“子为正卿,而亡不出境,反不诛国乱,非子而谁?”孔子闻之,曰:“董狐,古之良史也,书法不隐。【集解】:杜预曰:“不隐盾之罪。”宣子,良大夫也,为法受恶。【集解】:服虔曰:“闻义则服。”杜预曰:“善其为法受屈也。”【正义】:为,于伪反。惜也,出疆乃免。”【集解】:杜预曰:“越境则君臣之义绝,可以不讨贼也。”

  赵盾使赵穿迎襄公弟黑臀于周而立之,是为成公。

  成公者,文公少子,其母周女也。壬申,朝于武宫。

  成公元年,赐赵氏为公族。【集解】:服虔曰:“公族大夫也。”伐郑,郑倍晋故也。三年,郑伯初立,附晋而弃楚。楚怒,伐郑,晋往救之。

  六年,伐秦,虏秦将赤。【索隐】:赤即斥,谓斥候之人也。按:宣八年左传“晋伐秦,获秦谍,杀诸绛市”。盖彼谍即此赤也。晋成公六年为鲁宣八年,正同,故知然。

  七年,成公与楚庄王争彊,会诸侯于扈。陈畏楚,不会。晋使中行桓子【索隐】:荀林父也。伐陈,因救郑,与楚战,败楚师。是年,成公卒,子景公据立。

  景公元年春,陈大夫夏徵舒弑其君灵公。二年,楚庄王伐陈,诛徵舒。

  三年,楚庄王围郑,郑告急晋。晋使荀林父将中军,随会将上军,赵朔将下军,郤克、栾书、先縠、韩厥、巩朔佐之。六月,至河。闻楚已服郑,郑伯肉袒与盟而去,荀林父欲还。先縠曰:“凡来救郑,不至不可,将率离心。”卒度河。楚已服郑,欲饮马于河为名而去。楚与晋军大战。郑新附楚,畏之,反助楚攻晋。晋军败,走河,争度,船中人指甚众。楚虏我将智■。归而林父曰:“臣为督将,军败当诛,请死。”景公欲许之。随会曰:“昔文公之与楚战城濮,成王归杀子玉,而文公乃喜。今楚已败我师,又诛其将,是助楚杀仇也。”乃止。

  四年,先縠以首计而败晋军河上,恐诛,乃奔翟,与翟谋伐晋。晋觉,乃族縠。縠,先轸子也。

  五年,伐郑,为助楚故也。是时楚庄王彊,以挫晋兵河上也。

  六年,楚伐宋,宋来告急晋,晋欲救之,伯宗谋曰:【集解】:贾逵曰:“伯宗,晋大夫。”“楚,天方开之,不可当。”乃使解扬绐为救宋。【集解】:服虔曰:“解扬,晋大夫。”郑人执与楚,楚厚赐,使反其言,令宋急下。解扬绐许之,卒致晋君言。楚欲杀之,或谏,乃归解扬。

  七年,晋使随会灭赤狄。

  八年,使郤克於齐。齐顷公母从楼上观而笑之。所以然者,郤克偻,而鲁使蹇,卫使眇,故齐亦令人如之以导客。郤克怒,归至河上,曰:“不报齐者,河伯视之!”至国,请君,欲伐齐。景公问知其故,曰:“子之怨,安足以烦国!”弗听。魏文子请老休,辟郤克,克执政。

  九年,楚庄王卒。晋伐齐,齐使太子彊为质於晋,晋兵罢。

  十一年春,齐伐鲁,取隆。【索隐】:刘氏云“隆即龙也,鲁北有龙山”。又此年当鲁成二年,经书“齐侯伐我北鄙”,传曰“围龙”。又邹诞及别本作“祐”字,祐当作“郓”。文十二年“季孙行父帅师城诸及郓”,注曰“祐即郓也,字变耳”。地理志云在东莞县东也。鲁告急卫,卫与鲁皆因郤克告急於晋。晋乃使郤克、栾书、韩厥以兵车八百乘与鲁、卫共伐齐。夏,与顷公战於鞍,伤困顷公。顷公乃与其右易位,下取饮,以得脱去。齐师败走,晋追北至齐。顷公献宝器以求平,不听。郤克曰:“必得萧桐侄子【索隐】:左传作“叔子”。为质。”齐使曰:“萧桐侄子,顷公母;顷公母犹晋君母,柰何必得之?不义,请复战。”晋乃许与平而去。

  楚申公巫臣盗夏姬以奔晋,晋以巫臣为邢大夫。【集解】:贾逵曰:“邢,晋邑。”

  十二年冬,齐顷公如晋,欲上尊晋景公为王,景公让不敢。晋始作六军,【集解】:贾逵曰:“初作六军,僭王也。”韩厥、巩朔、赵穿、荀骓、【索隐】:音佳。谥文子。赵括、赵旃皆为卿。智■自楚归。

  十三年,鲁成公朝晋,晋弗敬,鲁怒去,倍晋。晋伐郑,取氾。

  十四年,梁山崩。【集解】:公羊传曰:“梁山,河上山。”杜预曰:“在冯翊夏阳县北也。”
问伯宗,伯宗以为不足怪也。【集解】:徐广曰:“年表云伯宗隐其人,用其言。”

  十六年,楚将子反怨巫臣,灭其族。巫臣怒,遗子反书曰:“必令子罢於奔命!”乃请使吴,令其子为吴行人,教吴乘车用兵。吴晋始通,约伐楚。

  十七年,诛赵同、赵括,族灭之。韩厥曰:“赵衰、赵盾之功岂可忘乎?柰何绝祀!”乃复令赵庶子武为赵後,复与之邑。

  十九年夏,景公病,立其太子寿曼为君,是为厉公。後月馀,景公卒。

  厉公元年,初立,欲和诸侯,与秦桓公夹河而盟。归而秦倍盟,与翟谋伐晋。三年,使吕相让秦,【集解】:贾逵曰:“吕相,晋大夫。”因与诸侯伐秦。至泾,败秦於麻隧,虏其将成差。

  五年,三郤谗伯宗,杀之。【集解】:贾逵曰:“三郤,郤锜、郤焠、郤至也。”伯宗以好直谏得此祸,国人以是不附厉公。

  六年春,郑倍晋与楚盟,晋怒。栾书曰:“不可以当吾世而失诸侯。”乃发兵。厉公自将,五月度河。闻楚兵来救,范文子请公欲还。郤至曰:“发兵诛逆,见彊辟之,无以令诸侯。”遂与战。癸巳,射中楚共王目,楚兵败於鄢陵。【集解】:徐广曰:“鄢,一作‘焉’。”服虔曰:“鄢陵,郑之东南地也。”【索隐】:鄢音偃,又於连反。子反收馀兵,拊循欲复战,晋患之。共王召子反,其侍者竖阳穀进酒,子反醉,不能见。王怒,让子反,子反死。王遂引兵归。晋由此威诸侯,欲以令天下求霸。

  厉公多外嬖姬,归,欲尽去群大夫而立诸姬兄弟。宠姬兄曰胥童,尝与郤至有怨,及栾书又怨郤至不用其计而遂败楚,【集解】:左传曰:“栾书欲待楚师退而击之,郤至云‘楚有六间,不可失也’。”乃使人间谢楚。楚来诈厉公曰:“鄢陵之战,实至召楚,欲作乱,内子周立之。会与国不具,是以事不成。”厉公告栾书。栾书曰:“其殆有矣!原公试使人之周【集解】:虞翻曰:“周京师。”微考之。”果使郤至於周。栾书又使公子周见郤至,郤至不知见卖也。厉公验之,信然,遂怨郤至,欲杀之。八年,厉公猎,与姬饮,郤至杀豕奉进,宦者夺之。【索隐】:宦者孟张也。郤至射杀宦者。公怒,曰:“季子欺予!”【集解】:杜预曰:“公反以为郤至夺豕也。”将诛三郤,未发也。郤锜欲攻公,曰:“我虽死,公亦病矣。”郤至曰:“信不反君,智不害民,勇不作乱。失此三者,谁与我?我死耳!”十二月壬午,公令胥童以兵八百人袭攻杀三郤。胥童因以劫栾书、中行偃于朝,曰:“不杀二子,患必及公。”公曰:“一旦杀三卿,寡人不忍益也。”对曰:“人将忍君。”【集解】:杜预曰:“人,谓书、偃。”公弗听,谢栾书等以诛郤氏罪:“大夫复位。”二子顿首曰:“幸甚幸甚!”公使胥童为卿。闰月乙卯,厉公游匠骊氏,【集解】:贾逵曰:“匠骊氏,晋外嬖大夫在翼者。”栾书、中行偃以其党袭捕厉公,囚之,杀胥童,而使人迎公子周【集解】:徐广曰:“一作‘纠’。”于周而立之,是为悼公。

  悼公元年正月庚申,栾书、中行偃弑厉公,葬之【集解】:左传曰:“葬之于翼东门之外也。”以一乘车。【集解】:杜预曰:“言不以君礼葬也。诸侯葬车七乘。”厉公囚六日死,死十日庚午,智■迎公子周来,至绛,刑鸡与大夫盟而立之,是为悼公。辛巳,朝武宫。二月乙酉,即位。

  悼公周者,其大父捷,晋襄公少子也,不得立,号为桓叔,桓叔最爱。桓叔生惠伯谈,谈生悼公周。周之立,年十四矣。悼公曰:“大父、父皆不得立而辟难於周,客死焉。寡人自以疏远,毋几为君。【索隐】:几音冀,谓望也。今大夫不忘文、襄之意而惠立桓叔之後,赖宗庙大夫之灵,得奉晋祀,岂敢不战战乎?大夫其亦佐寡人!”於是逐不臣者七人,修旧功,施德惠,收文公入时功臣後。秋,伐郑。郑师败,遂至陈。

  三年,晋会诸侯。【索隐】:於鸡泽也。悼公问群臣可用者,祁傒举解狐。解狐,傒之仇。复问,举其子祁午。君子曰:“祁傒可谓不党矣!外举不隐仇,内举不隐子。”方会诸侯,悼公弟杨干乱行,【集解】:贾逵曰:“行,陈也。”魏绛戮其仆。【集解】:贾逵曰:“仆,御也。”悼公怒,或谏公,公卒贤绛,任之政,使和戎,戎大亲附。十一年,悼公曰:“自吾用魏绛,九合诸侯,【集解】:服虔曰:“九合:一谓会于戚,二会城棣救陈,三会于鄢,四会于邢丘,五同盟于戏,六会于柤,七戍郑虎牢,八同盟于亳城北,九会于萧鱼。”和戎、翟,魏子之力也。”赐之乐,三让乃受之。冬,秦取我栎。【索隐】:音历。释例云在河北,地阙。

  十四年,晋使六卿率诸侯伐秦,度泾,大败秦军,至棫林而去。

  十五年,悼公问治国於师旷。师旷曰:“惟仁义为本。”冬,悼公卒,子平公彪立。

  平公元年,伐齐,齐灵公与战靡下,【集解】:徐广曰:“靡,一作‘历’。”【索隐】:刘氏靡音眉绮反,即靡笄也。齐师败走。晏婴曰:“君亦毋勇,何不止战?”遂去。晋追,遂围临菑,尽烧屠其郭中。东至胶,南至沂,齐皆城守,晋乃引兵归。

  六年,鲁襄公朝晋。晋栾逞有罪,奔齐。八年,齐庄公微遣栾逞於曲沃,以兵随之。齐兵上太行,栾逞从曲沃中反,袭入绛。绛不戒,平公欲自杀,范献子止公,以其徒击逞,逞败走曲沃。曲沃攻逞,逞死,遂灭栾氏宗。逞者,栾书孙也。【集解】:左传“逞”作“盈”。其入绛,与魏氏谋。齐庄公闻逞败,乃还,取晋之朝歌去,以报临菑之役也。

  十年,齐崔杼弑其君庄公。晋因齐乱,伐败齐於高唐去,报太行之役也。

  十四年,吴延陵季子来使,与赵文子、韩宣子、魏献子语,曰:“晋国之政,卒归此三家矣。”

  十九年,齐使晏婴如晋,与叔乡语。叔乡曰:“晋,季世也。公厚赋为台池而不恤政,政在私门,其可久乎!”晏子然之。

  二十二年,伐燕。二十六年,平公卒,子昭公夷立。

  昭公六年卒。六卿彊,【索隐】:韩、赵、魏、范,中行及智氏为六卿。後韩、赵、魏为三卿,而分晋政,故曰三晋。公室卑。子顷公去疾立。

  顷公六年,周景王崩,王子争立。晋六卿平王室乱,立敬王。

  九年,鲁季氏逐其君昭公,昭公居乾侯。十一年,卫、宋使使请晋纳鲁君。季平子私赂范献子,献子受之,乃谓晋君曰:“季氏无罪。”不果入鲁君。

  十二年,晋之宗家祁傒孙,叔乡子,相恶於君。六卿欲弱公室,乃遂以法尽灭其族。而分其邑为十县,各令其子为大夫。晋益弱,六卿皆大。

  十四年,顷公卒,子定公午立。

  定公十一年,鲁阳虎奔晋,赵鞅简子舍之。十二年,孔子相鲁。

  十五年,赵鞅使邯郸大夫午,不信,欲杀午,午与中行寅、【索隐】:寅,荀偃之孙也。范吉射【索隐】:音亦。范献子,士鞅之子。亲攻赵鞅,鞅走保晋阳。定公围晋阳。荀栎、韩不信、魏侈与范、中行为仇,乃移兵伐范、中行。范、中行反,晋君击之,败范、中行。范、中行走朝歌,保之。韩、魏为赵鞅谢晋君,乃赦赵鞅,复位。二十二年,晋败范、中行氏,二子奔齐。

  三十年,定公与吴王夫差会黄池,争长,赵鞅时从,卒长吴。【集解】:徐广曰:“吴世家说黄池之盟云‘赵鞅怒,将战,吴乃长晋定公’。左氏传云‘乃先晋人’,外传云‘吴公先歃,晋公次之’。”

  三十一年,齐田常弑其君简公,而立简公弟骜为平公。三十三年,孔子卒。

  三十七年,定公卒,子出公凿立。

  出公十七年,【集解】:徐广曰:“年表云出公立十八年。或云二十年。
”知伯与赵、韩、魏共分范、中行地以为邑。出公怒,告齐、鲁,欲以伐四卿。【索隐】:时赵、魏、韩共灭范氏及中行氏,而分其地,犹有智氏与三晋,故曰“四卿”也。四卿恐,遂反攻出公。出公奔齐,道死。故知伯乃立昭公曾孙骄为晋君,是为哀公。【索隐】:按:赵系家云骄是为懿公。又年表云出公十八年,次哀公忌二年,次懿公骄十七年。纪年又云出公二十三年奔楚,乃立昭公之孙,是为敬公。系本亦云昭公生桓子雍,雍生忌,忌生懿公骄。然晋、赵系家及年表各各不同,何况纪年之说也!

  哀公大父雍,晋昭公少子也,号为戴子。【集解】:徐广曰:“世本作‘相子雍’,注云戴子。”戴子生忌。忌善知伯,蚤死,故知伯欲尽并晋,未敢,乃立忌子骄为君。当是时,晋国政皆决知伯,晋哀公不得有所制。知伯遂有范、中行地,最彊。

  哀公四年,赵襄子、韩康子、魏桓子共杀知伯,尽并其地。【索隐】:如纪年之说,此乃出公二十二年事。

  十八年,哀公卒,子幽公柳立。

  幽公之时,晋畏,反朝韩、赵、魏之君。【索隐】:畏,惧也。为衰弱故,反朝韩、赵、魏也。宋忠引此注系本,而“畏”字为“衰”。独有绛、曲沃,馀皆入三晋。

  十五年,魏文侯初立。【索隐】:按纪年,魏文侯初立在敬公十八年。十八年,幽公淫妇人,夜窃出邑中,盗杀幽公。【索隐】:纪年云夫人秦嬴贼公於高寝之上。魏文侯以兵诛晋乱,立幽公子止,是为烈公。【索隐】:系本云幽公生烈公止。又年表云魏诛幽公,立其弟止。

  烈公十九年,周威烈王赐赵、韩、魏皆命为诸侯。

  二十七年,烈公卒,子孝公颀立。【索隐】:系本云孝公倾。纪年以孝公为桓公,故韩子有“晋桓侯。”孝公九年,魏武侯初立,袭邯郸,不胜而去。十七年,孝公卒,【索隐】:纪年云桓公二十年赵成侯、韩共侯迁桓公於屯留。已後更无晋事。子静公俱酒立。【索隐】:系本云静公俱。是岁,齐威王元年也。

  静公二年,魏武侯、韩哀侯、赵敬侯灭晋後而三分其地。【索隐】:按:纪年魏武侯以桓公十九年卒,韩哀侯、赵敬侯并以桓公十五年卒。又赵系家烈侯十六年与韩分晋,封晋君端氏,其後十年,肃侯迁晋君於屯留。不同也。静公迁为家人,晋绝不祀。

  太史公曰:晋文公,古所谓明君也,亡居外十九年,至困约,及即位而行赏,尚忘介子推,况骄主乎?灵公既弑,其後成、景致严,至厉大刻,大夫惧诛,祸作。悼公以後日衰,六卿专权。故君道之御其臣下。固不易哉!

  【索隐述赞】天命叔虞,卒封於唐。桐珪既削,河、汾是荒。文侯虽嗣,曲沃日彊。未知本末,祚倾桓庄。献公昏惑,太子罹殃。重耳致霸,朝周河阳。灵既丧德,厉亦无防。四卿侵侮。晋祚遽亡。

查看目录 >> 《三家注史记》


国学迷 漢魏六朝百三名家集一百〇三種一百十八卷 後山詩注十二卷 遲鴻軒詩存一卷文存一卷 畫理齋詩稿 西江文萃一卷 南華平語四卷 李忠武公遺書四卷 詩筏二卷 庚辰集五卷 朱子論語集注訓詁攷二卷 秦漢瓦當文字二卷續一卷 [乾隆]羅山縣志八卷 [同治]深州風土記二十二卷附表五卷 史傳三編五十六卷 隋書八十五卷 浣花閣詞鈔二卷 孝經易知一卷 約章分類輯要三十八卷首一卷 [乾隆]象州志四卷 道光十九年各處完船並外河水勢日期略 代數通藝錄十六卷 李文忠公遺集八卷 四川鄉試同年齒錄 三藩紀事本末二十二卷 錢海石先生詩集七卷 西樵野紀十卷 古文辭類纂七十四卷 溫飛卿詩集九卷 讀律心得三卷蜀僚問答二卷 輶軒使者絕代語釋别國方言十三卷續方言二卷續方言補一卷 天下郡國利病書一百二十卷 吟香室詩草二卷續刻一卷附刻一卷 南唐書十八卷附家世舊聞齋居紀事不分卷 古今韻略五卷 古文觀止十二卷 文字蒙求四卷 國朝詞綜四十八卷二集八卷 都是春齋制義存槀二卷 春暉閣詩選三卷 後紅樓夢三十回首一卷 樓居樂府二卷 古音類表九卷 唐文粹一百卷 增像第六才子書五卷首一卷 儀禮喪服一卷 日本財政考略十四卷 荀子二十卷 龍門書經六卷 老學庵讀書記四卷 讀畫齋偶輯十一卷 斬黃袍 四明人鑒 御纂性理精義十二卷 詩家 山海經存九卷首一卷 臨文便覽不分卷 水道提綱二十八卷 家蔭堂詩鈔一卷 [乾隆]澄城縣志二十卷 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證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玄義二卷 太平御覽_李昉編鮑崇城嘉慶十七年仿宋板刻.djvu 太平御覽_李昉編鮑崇城嘉慶十七年仿宋板刻.djvu 太平御覽_李昉編鮑崇城嘉慶十七年仿宋板刻.djvu 太平御覽_李昉編鮑崇城嘉慶十七年仿宋板刻.djvu 太平御覽_李昉編鮑崇城嘉慶十七年仿宋板刻.djvu 太平御覽_李昉編鮑崇城嘉慶十七年仿宋板刻.djvu 太平御覽_李昉編鮑崇城嘉慶十七年仿宋板刻.djvu 太平御覽_李昉編鮑崇城嘉慶十七年仿宋板刻.djvu 太平御覽_李昉編鮑崇城嘉慶十七年仿宋板刻.djvu 太平御覽_李昉編鮑崇城嘉慶十七年仿宋板刻.djvu 太平御覽_李昉編鮑崇城嘉慶十七年仿宋板刻.djvu 太平御覽_李昉編鮑崇城嘉慶十七年仿宋板刻.djvu 太平御覽_李昉編鮑崇城嘉慶十七年仿宋板刻.djvu 太平御覽_李昉編鮑崇城嘉慶十七年仿宋板刻.djvu 太平御覽_李昉編鮑崇城嘉慶十七年仿宋板刻.djvu 太平御覽_李昉編鮑崇城嘉慶十七年仿宋板刻.djvu 太平御覽_李昉編鮑崇城嘉慶十七年仿宋板刻.djvu 太平御覽_李昉編鮑崇城嘉慶十七年仿宋板刻.djvu 太平御覽_李昉編鮑崇城嘉慶十七年仿宋板刻.djvu 太平御覽_李昉編鮑崇城嘉慶十七年仿宋板刻.djvu 太平御覽_李昉編鮑崇城嘉慶十七年仿宋板刻.djvu 太平御覽_李昉編鮑崇城嘉慶十七年仿宋板刻.djvu 太平御覽_李昉編鮑崇城嘉慶十七年仿宋板刻.djvu 太平御覽_李昉編鮑崇城嘉慶十七年仿宋板刻.djvu 太平御覽卷0991-1000_李昉編鮑崇城嘉慶十七年仿宋板刻.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遂初堂書目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易大義尚書注考讀詩拙言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四庫逸箋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讀書敏求記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讀書敏求記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一切經音義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讀書敏求記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一切經音義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一切經音義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一切經音義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一切經音義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一切經音義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古史輯要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古史輯要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古史輯要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古史輯要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順宗實錄九國志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九國志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庚申外史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二十一史感應錄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靖康傳信錄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洛陽名園記廣名將傳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廣名將傳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廣名將傳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廣名將傳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廣名將傳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廣名將傳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高僧傳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高僧傳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高僧傳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高僧傳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高僧傳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酌中志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酌中志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酌中志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酌中志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火攻挈要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慎守要錄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慎守要錄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明夷待訪錄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考古質疑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隱居通議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隱居通議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隱居通議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隱居通議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隱居通議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洞天清錄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調燮類編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菰中隨筆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雲谷雜紀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龍筋鳳髓判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桂苑筆耕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桂苑筆耕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桂苑筆耕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敬齊古今黈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敬齊古今黈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晁具茨詩集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晁具茨詩集_潘仕成輯晁具茨詩集.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揭曼碩詩集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青籐書屋集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青籐書屋集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青籐書屋集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青籐書屋集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青籐書屋集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青籐書屋集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婦人集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茗溪漁隱叢話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茗溪漁隱叢話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茗溪漁隱叢話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茗溪漁隱叢話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茗溪漁隱叢話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茗溪漁隱叢話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漁隱叢話後集集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漁隱叢話後集集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漁隱叢話後集集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漁隱叢話後集集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漁隱叢話後集集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四溟詩話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宋四六話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宋四六話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宋四六話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宋四六話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宋四六話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詞苑叢談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詞苑叢談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詞苑叢談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_x1_84.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詞苑叢談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_x1_84.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竹雲題跋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竹雲題跋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讀書錄續三十五舉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茶董補酒顛補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尺牘新鈔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尺牘新鈔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尺牘新鈔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海山仙館叢書之尺牘新鈔_潘仕成輯番禺潘氏.djvu 能歌善舞 能言会道 能言善辩 能言善道 能言巧辩 能言快说 能说善道 能说惯道 能谋善断 你倡我随 你兄我弟 你夺我争 你怜我爱 你推我让 你敬我爱 你来我往 你死我生 你知我知 你贪我爱 匿名揭帖 匿迹销声 匿迹隐形 呢喃细语 拟于不伦 拟人必以其伦 泥佛劝土佛 泥古守旧 泥古执今 泥古违今 泥猪癞狗 泥菩萨落水,自身难保 泥菩萨过江 泥雪鸿迹 泥首谢罪 逆天大罪 逆天悖理 逆天无道 逆天而行 逆天背理 逆子贰臣 逆子贼臣 逆施倒行 逆理违天 逆知所始 逆耳忠言 逆耳良言 逆臣贼子 逆阪走丸 年丰岁稔 年丰时稔 年久失修 年久日深 年事已高 年华垂暮 年华欲催 年华虚度 年壮气盛 年壮气锐 年少无知 年少气盛 年尽岁除 年已蹉跎 年方弱冠 年淹日久 年湮代远 年灾月晦 年登花甲 年盛气强 年老体弱 年老体衰 年老色衰 年老龙钟 年轻气盛 年迈龙钟 年近古稀 年近岁除 年高德韶 年高有德 念念不舍 念念不释 念旧怜才 拈华摘艳 拈花摘叶 捻着鼻子 粘吝缴绕 粘皮着骨 粘花惹絮 蔫头耷脑 黏皮着骨 袅娜娉婷 袅袅不绝 袅袅亭亭 袅袅余音 袅袅娉娉 袅袅娜娜 鸟入樊笼 鸟兽率舞 鸟兽行 鸟惊兽骇 鸟惊鱼散 鸟惊鱼溃 鸟惊鼠窜 鸟焚其巢 鸟钞求饱 啮檗吞针 啮臂为盟 孽子孤臣 孽根祸胎 孽海情天 孽障种子 捏怪排科 捏捏扭扭 捻脚捻手 涅而不渝 苶然沮丧 蹑影潜踪 蹑手蹑足 蹑景追风 蹑景追飞 蹑足其间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