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三家注史记 >

卷三十七 卫康叔世家第七

卷三十七 卫康叔世家第七

  卫康叔【索隐】:康,畿内国名。宋忠曰:“康叔从康徙封卫,卫即殷墟定昌之地。畿内之康,不知所在。”名封,周武王同母少弟也。其次尚有厓季,厓季最少。

  武王已克殷纣,复以殷馀民封纣子武庚禄父,比诸侯,以奉其先祀勿绝。为武庚未集,【索隐】:集犹和也。恐其有贼心,武王乃令其弟管叔、蔡叔傅相武庚禄父,以和其民。武王既崩,成王少。周公旦代成王治,当国。管叔、蔡叔疑周公,乃与武庚禄父作乱,欲攻成周。【索隐】:成周,洛阳。其时周公相成王,营洛邑,犹居西周镐京。管、蔡欲搆难,先攻成周,於是周公东居洛邑,伐管、蔡。周公旦以成王命兴师伐殷,杀武庚禄父、管叔,放蔡叔,以武庚殷馀民封康叔为卫君,居河、淇间故商墟。【索隐】:宋忠曰:“今定昌也。”

  周公旦惧康叔齿少,乃申告康叔曰:“必求殷之贤人君子长者,问其先殷所以兴,所以亡,而务爱民。”告以纣所以亡者以淫於酒,酒之失,妇人是用,故纣之乱自此始。为梓材,【正义】:若梓人为材,君子观为法则也。梓,匠人也。示君子可法则。故谓之康诰、酒诰、梓材以命之。康叔之国,既以此命,能和集其民,民大说。

  成王长,用事,举康叔为周司寇,赐卫宝祭器,【集解】:左传曰:“分康叔以大路、大旂、少帛、綪茷、旃旌、大吕。”贾逵曰:“大路,全路也。少帛,杂帛也。綪茷,大赤也。通帛为旃,析羽为旌。大吕,锺名。”郑众曰:“綪茷,旆名也。”以章有德。

  康叔卒,子康伯代立。【索隐】:系本康伯名髡。宋忠曰:“即王孙牟也,事周康王为大夫。”按:左传所称王孙牟父是也。牟髡声相近,故不同耳。谯周古史考无康伯,而云子牟伯立,盖以不宜父子俱谥康,故因其名云牟伯也。康伯卒,子考伯立。考伯卒,子嗣伯立。嗣伯卒,子榅【集解】:史记音隐曰:“音捷。”伯立。【索隐】:系本作“挚伯”。榅伯卒,子靖伯立。靖伯卒,子贞伯立。【索隐】:系本作“箕伯”。贞伯卒,子顷侯立。

  顷侯厚赂周夷王,夷王命卫为侯。【索隐】:按:康诰称命尔侯于东土,又云“孟侯,朕其弟,小子封”,则康叔初封已为侯也。比子康伯即称伯者,谓方伯之伯耳,非至子即降爵为伯也。故孔安国曰“孟,长也。五侯之长,谓方伯”。方伯,州牧也,故五代孙祖恆为方伯耳。至顷侯德衰,不监诸侯,乃从本爵而称侯,非是至子即削爵,及顷侯赂夷王而称侯也。顷侯立十二年卒,子釐侯立。

  釐侯十三年,周厉王出饹于彘,共和行政焉。二十八年,周宣王立。

  四十二年,釐侯卒,太子共伯馀立为君。共伯弟和有宠於釐侯,多予之赂;和以其赂赂士,以袭攻共伯於墓上,共伯入釐侯羡【索隐】:音延。延,墓道。又音以战反。恭伯名馀也。自杀。卫人因葬之釐侯旁,谥曰共伯,而立和为卫侯,是为武公。【索隐】:和杀恭伯代立,此说盖非也。按:季札美康叔、武公之德。又国语称武公年九十五矣,犹箴诫於国,恭恪于朝,倚几有诵,至于没身,谓之叡圣。又诗著卫世子恭伯蚤卒,不云被杀。若武公杀兄而立,岂可以为训而形之于国史乎?盖太史公采杂说而为此记耳。

  武公即位,修康叔之政,百姓和集。四十二年,犬戎杀周幽王,武公将兵往佐周平戎,甚有功,周平王命武公为公。五十五年,卒,子庄公扬立。

  庄公五年,取齐女为夫人,好而无子。又取陈女为夫人,生子,蚤死。陈女女弟亦幸於庄公,而生子完。【索隐】:女弟,戴妫也。子桓公完为州吁所杀,戴妫归陈,诗燕燕于飞之篇是。完母死,庄公令夫人齐女子之,【索隐】:子之,谓养之为子也。齐女即庄姜也。诗硕人篇美之是也。立为太子。庄公有宠妾,生子州吁。十八年,州吁长,好兵,庄公使将。石碏谏庄公曰:【集解】:贾逵曰:“石碏,卫上卿。”“庶子好兵,使将,乱自此起。”不听。二十三年,庄公卒,太子完立,是为桓公。

  桓公二年,弟州吁骄奢,桓公绌之,州吁出饹。十三年,郑伯弟段攻其兄,不胜,亡,而州吁求与之友。十六年,州吁收聚卫亡人以袭杀桓公,州吁自立为卫君。为郑伯弟段欲伐郑,请宋、陈、蔡与俱,三国皆许州吁。州吁新立,好兵,弑桓公,卫人皆不爱。石碏乃因桓公母家於陈,详为善州吁。至郑郊,石碏与陈侯共谋,使右宰丑进食,因杀州吁于濮,【集解】:服虔曰:“右宰丑,卫大夫。濮,陈地。”【索隐】:贾逵曰:“濮,陈地。”按:濮水首受河,又受汴,汴亦受河。东北至离狐分为二,俱东北至钜野入济。则濮在曹卫之间,贾言陈地,非也。若据地理志陈留封丘县濮水受?,当言陈留水也。而迎桓公弟晋於邢而立之,【集解】:贾逵曰:“邢,周公之胤,姬姓国。”是为宣公。

  宣公七年,鲁弑其君隐公。九年,宋督弑其君殇公,及孔父。十年,晋曲沃庄伯弑其君哀侯。

  十八年,初,宣公爱夫人夷姜,夷姜生子伋,以为太子,而令右公子傅之。右公子为太子取齐女,未入室,而宣公见所欲为太子妇者好,说而自取之,更为太子取他女。宣公得齐女,生子寿、子朔,令左公子傅之。【集解】:杜预曰:“左右媵之子,因以为号。”太子伋母死,宣公正夫人与朔共谗恶太子伋。宣公自以其夺太子妻也,心恶太子,欲废之。及闻其恶,大怒,乃使太子伋於齐而令盗遮界上杀之,【正义】:左传云卫宣公使太子伋之齐,“使盗待诸莘,将杀之”。杜预云“莘,卫地”。与太子白旄,而告界盗见持白旄者杀之。且行,子朔之兄寿,太子异母弟也,知朔之恶太子而君欲杀之,乃谓太子曰:“界盗见太子白旄,即杀太子,太子可毋行。”太子曰:“逆父命求生,不可。”遂行。寿见太子不止,扑盗其沧旄而先驰至界。界盗见其验,即杀之。寿已死,而太子伋又至,谓盗曰:“所当杀乃我也。”盗并杀太子伋,以报宣公。宣公乃以子朔为太子。十九年,宣公卒,太子朔立,是为惠公。

  左右公子不平朔之立也,惠公四年,左右公子怨惠公之谗杀前太子伋而代立,乃作乱,攻惠公,立太子伋之弟黔牟为君,惠公饹齐。

  卫君黔牟立八年,齐襄公率诸侯奉王命共伐卫,纳卫惠公,诛左右公子。卫君黔牟饹于周,惠公复立。惠公立三年出亡,亡八年复入,与前通年凡十三年矣。

  二十五年,惠公怨周之容舍黔牟,与燕伐周。周惠王饹温,卫、燕立惠王弟穨为王。二十九年,郑复纳惠王。三十一年,惠公卒,子懿公赤立。

  懿公即位,好鹤,【正义】:括地志云:“故鹤城在滑州匡城县西南十五里。左传云‘卫懿公好鹤,鹤有乘轩者。狄伐卫,公欲战,国人受甲者皆曰“使鹤,鹤实有禄位,余焉能战”!’俗传懿公养鹤於此城,因名也。”淫乐奢侈。九年,翟伐卫,卫懿公欲发兵,兵或畔。大臣言曰:“君好穀,穀可令击翟。”翟於是遂入,杀懿公。

  懿公之立也,百姓大臣皆不服。自懿公父惠公朔之谗杀太子伋代立至於懿公,常欲败之,卒灭惠公之後而更立黔牟之弟昭伯顽之子申为君,是为戴公。

  戴公申元年卒。齐桓公以卫数乱,乃率诸侯伐翟,为卫筑楚丘,【正义】:括地志云:“城武县有楚丘亭。”立戴公弟毁为卫君,【集解】:贾谊书曰:“卫侯朝於周,周行人问其名,答曰卫侯辟疆,周行人还之,曰启疆辟疆,天子之号,诸侯弗得用。卫侯更其名曰毁,然後受之。”【正义】:毁音毁。是为文公。文公以乱故饹齐,齐人入之。

  初,翟杀懿公也,卫人怜之,思复立宣公前死太子伋之後,伋子又死,而代伋死者子寿又无子。太子伋同母弟二人:其一曰黔牟,黔牟尝代惠公为君,八年复去;其二曰昭伯。昭伯、黔牟皆已前死,故立昭伯子申为戴公。戴公卒,复立其弟毁为文公。

  文公初立,轻赋平罪,【索隐】:轻赋税,平断刑也。平,或作“卒”。卒谓士卒也。罪字连下读,盖亦一家之义耳。身自劳,与百姓同苦,以收卫民。

  十六年,晋公子重耳过,无礼。十七年,齐桓公卒。二十五年,文公卒,子成公郑立。

  成公三年,晋欲假道於卫救宋,成公不许。晋更从南河度,【集解】:服虔曰:“南河,济南之东南流河也。”杜预曰:“从汲郡南度,出卫南。”救宋。徵师於卫,卫大夫欲许,成公不肯。大夫元咺攻成公,成公出饹。【索隐】:饹楚。【正义】:咺,况远反。晋文公重耳伐卫,分其地予宋,讨前过无礼及不救宋患也。卫成公遂出奔陈。【索隐】:按:左传“卫侯闻楚师败,惧,出奔楚,遂適陈”是。二岁,如周求入,与晋文公会。晋使人鸩卫成公,成公私於周主鸩,令薄,得不死。【索隐】:按:私谓赂之也。已而周为请晋文公,卒入之卫,而诛元?亘,卫君瑕出饹。【索隐】:是元咺所立者,成公入而杀之,故僖三十年经云“卫杀其大夫元咺及公子瑕”。此言“奔”,非也。七年,晋文公卒。十二年,成公朝晋襄公。十四年,秦穆公卒。二十六年,齐邴歜弑其君懿公。【索隐】:邴歜与左氏同,而齐系家作“邴戎”者,盖邴歜掌御戎车,故号邴戎。邴音丙。歜亦作“椓”。三十五年,成公卒,【集解】:世本曰:“成公徙濮阳。”宋忠曰:“濮阳,帝丘,地名。”子穆公?立。【正义】:?音速。

  穆公二年,楚庄王伐陈,杀夏徵舒。三年,楚庄王围郑,郑降,复释之。十一年,孙良夫救鲁伐齐,复得侵地。穆公卒,子定公臧立。定公十二年卒,子献公衎立。

  献公十三年,公令师曹教宫妾鼓琴,【集解】:贾逵曰:“师曹,乐人。”妾不善,曹笞之。妾以幸恶曹於公,公亦笞曹三百。十八年,献公戒孙文子、甯惠子食,皆往。日旰不召,【集解】:服虔曰:“孙文子,林父也。甯惠子,甯殖也。敕戒二子,欲共晏食,皆服朝衣待命。旰,晏也。”而去射鸿於囿。二子从之,【集解】:服虔曰:“从公於囿。”公不释射服与之言。【集解】:左传曰:“不释皮冠。”二子怒,如宿。【集解】:服虔曰:“孙文子邑也。”【索隐】:左传作“戚”,此亦音戚也。孙文子子数侍公饮,【集解】:左传曰文子子即孙蒯也。使师曹歌巧言之卒章。【集解】:杜预曰:“巧言,诗小雅也。其卒章曰:‘彼何人斯?居河之麋。无拳无勇,职为乱阶。’公欲以譬文子居河上而为乱。”师曹又怒公之尝笞三百,乃歌之,欲以怒孙文子,报卫献公。文子语蘧伯玉,伯玉曰:“臣不知也。”【集解】:贾逵曰:“伯玉,卫大夫。”遂攻出献公。献公奔齐,齐置卫献公於聚邑。孙文子、甯惠子共立定公弟秋【集解】:徐广曰:“班氏云献公弟焱。”【索隐】:左传作“剽”,古今人表作“焱”,盖音相乱,字易改耳。音方遥反,又匹妙反。为卫君,是为殇公。

  殇公秋立,封孙文子林父於宿。十二年,甯喜与孙林父争宠相恶,殇公使甯喜攻孙林父。林父饹晋,复求入故卫献公。献公在齐,齐景公闻之,与卫献公如晋求入。晋为伐卫,诱与盟。卫殇公会晋平公,平公执殇公与甯喜而复入卫献公。献公亡在外十二年而入。

  献公後元年,诛甯喜。

  三年,吴延陵季子使过卫,见蘧伯玉、史?,曰:“卫多君子,其国无故。”过宿,孙林父为击磬,曰:“不乐,音大悲,使卫乱乃此矣。”是年,献公卒,子襄公恶立。

  襄公六年,楚灵王会诸侯,襄公称病不往。

  九年,襄公卒。初,襄公有贱妾,幸之,有身,梦有人谓曰:“我康叔也,令若子必有卫,名而子曰‘元’。”妾怪之,问孔成子。【集解】:服虔曰:“卫卿孔烝鉏。”成子曰:“康叔者,卫祖也。”及生子,男也,以告襄公。襄公曰:“天所置也。”名之曰元。襄公夫人无子,於是乃立元为嗣,是为灵公。

  灵公五年,朝晋昭公。六年,楚公子弃疾弑灵王自立,为平王。十一年,火。

  三十八年,孔子来,禄之如鲁。後有隙,孔子去。後复来。

  三十九年,太子蒯聩与灵公夫人南子有恶,【集解】:贾逵曰:“南子,宋女。”欲杀南子。蒯聩与其徒戏阳?谋,朝,使杀夫人。【集解】:贾逵曰:“戏阳?,太子家臣。”【正义】:戏音羲。戏阳後悔,不果。蒯聩数目之,夫人觉之,惧,呼曰:【正义】:呼,火故反。“太子欲杀我!”灵公怒,太子蒯聩饹宋,已而之晋赵氏。

  四十二年春,灵公游于郊,令子郢仆。【集解】:贾逵曰:“仆,御也。”郢,灵公少子也,字子南。灵公怨太子出饹,谓郢曰:“我将立若为後。”郢对曰:“郢不足以辱社稷,君更图之。”【集解】:服虔曰:“郢自谓己无德,不足立,以污辱社稷。”夏,灵公卒,夫人命子郢为太子,曰:“此灵公命也。”郢曰:“亡人太子蒯聩之子辄在也,不敢当。”於是卫乃以辄为君,是为出公。

  六月乙酉,赵简子欲入蒯聩,乃令阳虎诈命卫十馀人衰绖归,【集解】:服虔曰:“衰绖,为若从卫来迎太子也。”简子送蒯聩。卫人闻之,发兵击蒯聩。蒯聩不得入,入宿而保,卫人亦罢兵。

  出公辄四年,齐田乞弑其君孺子。八年,齐鲍子弑其君悼公。

  孔子自陈入卫。九年,孔文子问兵於仲尼,仲尼不对。其後鲁迎仲尼,仲尼反鲁。

  十二年,初,孔圉文子取太子蒯聩之姊,生悝。孔氏之竖浑良夫美好,孔文子卒,良夫通於悝母。太子在宿,悝母使良夫於太子。太子与良夫言曰:“苟能入我国,报子以乘轩,免子三死,毋所与。”【集解】:杜预曰:“轩,大夫车也。三死,死罪三。”【正义】:杜预云:三罪,紫衣、袒裘、带剑也。紫衣,君服也。热,故偏袒,不敬也。卫侯求令名者与之食焉,太子请使良夫,良夫紫衣狐裘,不释剑而食,太子使牵退,数之罪而杀之。与之盟,许以悝母为妻。闰月,良夫与太子入,舍孔氏之外圃。【集解】:服虔曰:“圃,园。”昏,二人蒙衣而乘,【集解】:服虔曰:“二人谓良夫、太子。蒙衣,为妇人之服,以巾蒙其头而共乘也。”宦者罗御,如孔氏。孔氏之老栾甯问之,【集解】:服虔曰:“家臣称老。问其姓名。”称姻妾以告。【集解】:贾逵曰:“婚姻家妾也。”遂入,適伯姬氏。【集解】:服虔曰:“入孔氏家,適伯姬所居。”既食,悝母杖戈而先,【集解】:服虔曰:“先至孔悝所。”太子与五人介,舆猳从之。【集解】:贾逵曰:“介,被甲也。舆猳豚,欲以盟故也。”伯姬劫悝於厕,彊盟之,遂劫以登台。【集解】:服虔曰:“於卫台上召卫群臣。”栾甯将饮酒,炙未熟,闻乱,使告仲由。【集解】:服虔曰:“季路为孔氏邑宰,故告之。”召护驾乘车,【集解】:服虔曰:“召护,卫大夫。驾乘车,不驾兵车也,言无距父之意。”行爵食炙,【集解】:服虔曰:“栾甯使召季路,乃行爵食炙。”奉出公辄奔鲁。【集解】:服虔曰:“召护奉卫侯。”

  仲由将入,遇子羔将出,【集解】:贾逵曰:“子羔,卫大夫高柴,孔子弟子也。将出,饹。”曰:“门已闭矣。”子路曰:“吾姑至矣。”【集解】:杜预曰:“且欲至门。”子羔曰:“不及,莫践其难。”【集解】:贾逵曰:“言家臣忧不及国,不得践履其难。”郑众曰:“是时辄已出,不及事,不当践其难。子羔言不及,以为季路欲死国也。”子路曰:“食焉不辟其难。”【集解】:服虔曰:“言食悝之禄,欲救悝之难,此明其不死国也。”子羔遂出。子路入,及门,公孙敢阖门,曰:“毋入为也!”【集解】:服虔曰:“公孙敢,卫大夫。言辄已出,无为复入。”子路曰:“是公孙也?求利而逃其难。由不然,利其禄,必救其患。”有使者出,子路乃得入。曰:“太子焉用孔悝?虽杀之,必或继之。”【集解】:王肃曰:“必有继续其後攻太子。”且曰:“太子无勇。若燔台,必舍孔叔。”太子闻之,惧,下石乞、盂黡敌子路,【集解】:服虔曰:“二子,蒯聩之臣。敌,当也。”【正义】:燔音烦。舍音舍。黡音乙减反。以戈击之,割缨。子路曰:“君子死,冠不免。”【集解】:服虔曰:“不使冠在地。”结缨而死。【正义】:缨,冠緌也。孔子闻卫乱,曰:“嗟乎!柴也其来乎?由也其死矣。”孔悝竟立太子蒯聩,是为庄公。

  庄公蒯聩者,出公父也,居外,怨大夫莫迎立。元年即位,欲尽诛大臣,曰:“寡人居外久矣,子亦尝闻之乎?”群臣欲作乱,乃止。

  二年,鲁孔丘卒。

  三年,庄公上城,见戎州。【集解】:贾逵曰:“戎州,戎人之邑。”【索隐】:左传曰“戎州人攻之”是也。隐二年“公会戎于潜”,杜预云“陈留济阳县东南有戎城”。济阳与卫相近,故庄公登台望见戎州。又七年云“戎伐凡伯于楚丘”,是戎近卫。曰:“戎虏何为是?”戎州病之。十月,戎州告赵简子,简子围卫。十一月,庄公出奔,【索隐】:按:左传,庄公本由晋赵氏纳之,立而背晋,晋伐卫,卫人出庄公,立公子般师。晋师退,庄公复入,般师出奔。初,公登城见戎州己氏之妻发美,髡之以为夫人髢。又欲翦戎州,兼逐石圃,故石圃攻庄公。庄公惧,逾北墙折股,入己氏,己氏杀之。今系家不言庄公复入及死己氏,直云出奔,亦其疏也。又左传云卫复立般师,齐伐卫,立公子起,执般师。明年,卫石圃逐其君起,起奔齐,出公辄复归。是左氏详而系家略也。卫人立公子斑师为卫君。【集解】:左传曰:“斑师,襄公之孙。”齐伐卫,虏斑师,更立公子起为卫君。集解服虔曰:“起,灵公子。”

  卫君起元年,卫石曼尃逐其君起,【索隐】:左传作“石圃”,此作“?尃”,音圃,又音徒和反。?尃,或作“尃”。诸本或无“曼”字。起奔齐。卫出公辄自齐复归立。初,出公立十二年亡,亡在外四年复入。出公後元年,赏从亡者。立二十一年卒,【索隐】:按:出公初立十二年,亡在外四年,复入九年卒,是立二十一年。自即位至卒,凡经二十五年而卒于越。出公季父黔攻出公子而自立,是为悼公。

  悼公五年卒,【索隐】:按:纪年云“四年卒于越”。系本名虔。子敬公弗立。【集解】:世本云敬公费也。【索隐】:系本“弗”作“费”。敬公十九年卒,子昭公纠立。【索隐】:系本云敬公生桡公舟,非也。是时三晋彊,卫如小侯,属之。【正义】:属赵也。

  昭公六年,公子亹【正义】:音尾。弑之代立,是为怀公。怀公十一年,公子穨弑怀公而代立,是为慎公。慎公父,公子適;【索隐】:音的。按:系本“適”作“虔”。虔,悼公也。適父,敬公也。慎公四十二年卒,子声公训立。【索隐】:训亦作“驯”,同休运反。系本作“圣公驰”。声公十一年卒,子成侯?【索隐】:音速。系本作“不逝”。按:上穆公已名?,不可成侯更名,则系本是。立。

  成侯十一年,公孙鞅入秦。【索隐】:按:秦本纪云孝公元年鞅入秦,又按年表,成侯与秦孝公同年,然则“十一年”当为“元年”,字误耳。十六年,卫更贬号曰侯。

  二十九年,成侯卒,子平侯立。平侯八年卒,子嗣君立。【索隐】:按:乐资据纪年,以嗣君即孝襄侯也。

  嗣君五年,更贬号曰君,独有濮阳。

  四十二年卒,子怀君立。怀君三十一年,朝魏,魏囚杀怀君。魏更立嗣君弟,是为元君。元君为魏婿,故魏立之。【集解】:徐广曰:“班氏云元君者,怀君之弟。”元君十四年,秦拔魏东地,【索隐】:魏都大梁,濮阳、黎阳并是魏之东地,故立郡名东郡也。秦初置东郡,更徙卫野王县,【索隐】:按年表,元君十一年秦置东郡,十三年卫徙野王,与此不同也。而并濮阳为东郡。二十五年,元君卒,子君角立。【集解】:年表云元君十一年秦置东郡,十二年徙野王,二十三年卒。

  君角九年,秦并天下,立为始皇帝。二十一年,二世废君角为庶人,卫绝祀。

  太史公曰:余读世家言,至於宣公之太子以妇见诛,弟寿争死以相让,此与晋太子申生不敢明骊姬之过同,俱恶伤父之志。然卒死亡,何其悲也!或父子相杀,兄弟相灭,亦独何哉?

  【索隐述赞】司寇受封,梓材有作。成锡厥器,夷加其爵。暨武能脩,从文始约。诗美归燕,传矜石碏。皮冠射鸿,乘轩使穀。宣纵淫嬖,衅生伋、朔。蒯聩得罪,出公行恶。卫祚日衰,失於君角。

查看目录 >> 《三家注史记》


国学迷 [嘉慶]長安縣志三十六卷 光緒乙巳年交涉要覽上篇二卷下篇三卷 駱賓王文集十卷考異一卷 馬氏文獻通考三百四十八卷 新鐫古今大雅南宮詞紀六卷 寤言二卷 楚辭集注八卷 西遊真詮一百回 苷園詩錄四卷 醫方考六卷 陳忠肅公[文龍]墓錄一卷 信陽詩集二十六卷 續資治通鑑二百二十卷 亞斐利加洲志一卷附新志一卷 袁王綱鑑合編三十九卷 萊陽事變實地調查報告書 某先生校桂注說文條辨 京口山水志十八卷首一卷末一卷 [乾隆]渾源州志十卷 詩經四卷 文清公薛先生文集二十四卷 蝸吟集一卷 臨文便覽一卷附金壺字考一卷 嘯亭雜錄十卷 西學書目表三卷附一卷 光緒丁酉科明經通譜 本草從新六卷首一卷 嶺南遺書六集 書啟抄本 癸酉消夏詩一卷 欽定周官義疏四十八卷首一卷 [乾隆]長武縣志十二卷 古文辭類纂七十四卷 [嘉慶]新田縣志十卷 勿待軒文集存稿十卷 吳學士文集四卷 四注悟真篇 御纂周易折中二十二卷 鄭文公碑 雅趣藏書 圖注八十一難經辨真四卷 佳山堂詩集十卷 津邑選舉錄一卷津邑續刻選舉錄 文編六十四卷 霆軍紀略十六卷 詩韻音義藳一卷 元文類七十卷目錄三卷 宗聖志二十卷 徽言秘旨訂不分卷 葛中翰遺集十二卷 三十家詩鈔六卷 儀禮註疏十七卷 古玉圖不分卷 禮記句解體註備旨滙參十五卷 坡仙集十六卷 徵訪明季遺書目 巍巍不動太山深根結果寶卷一卷 羣經音辨七卷 泰西十八周史攬要十八卷 嘉蔭堂詩存四卷 資治通鑑四_上海中華書局.djvu 四部備要史部資治通鑑五_本書出版社出版日期均為不祥.djvu 資治通鑑六_上海中華書局上海.djvu 資治通鑑七_中華書局上海.djvu 四部備要史部資治通鑑八_上海中華書局.djvu 資治通鑑第一冊卷一至七十五.djvu 資治通鑑第二冊卷七十六至一百五十五.djvu 資治通鑑第三冊卷一百五十六至二百二十六.djvu 資治通鑑第四冊卷二百二十七至二百九十四.djvu 資治通鑑上冊附劉恕外紀_世界書局.djvu 綱鑑易知錄第一冊卷一至卷十九_中華書局北京.djvu 綱鑑易知錄第二冊卷二十至卷四十一_中華書局北京.djvu 綱鑑易知錄第三冊卷四十二至卷六十三_中華書局北京.djvu 網鑑易知錄第四冊宋紀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華二千年史卷五中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華二千年史卷五下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國社會史教程_文化供應社桂林.djvu 中國社會史教程_文化供應社.djvu 中國歷史教程.djvu 中國歷史簡編_哦嵋出版社上海.djvu 通俗中國史話上冊_通俗讀物出版社北京.djvu 通俗中國史話下冊_通俗讀物出版社北京.djvu 秦漢史上冊_台灣開明書店.djvu 秦漢史下冊_台灣開明書店.djvu 中國通史簡編修訂本第一編_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通史簡編修訂本第二編_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通史簡編第三編第一冊_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通史簡編修訂本第三編第二冊_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通史簡編第一編_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通史簡編第二編_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簡明中國史話上冊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簡明中國史話下冊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通史簡編下_朹北新華書店.djvu 中國通史簡編上.djvu 中國古代史講義初稿上.djvu 中國古代史講義初稿下冊.djvu 簡明中國通史_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簡明中國通史_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簡明中國通史_生活書店上海.djvu 本國歷史綱要_台灣開明書店台北.djvu 十六國春秋輯補_商務印書館北京.djvu 北狄與匈奴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南史第一冊卷一至卷一○紀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南史第二冊卷一一至卷二三傳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南史第三冊卷二四至卷三七傅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南史第四冊卷三八至卷五二傳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南史第五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南史第六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南北朝史話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明朝史略_湖北人民出版社武漢.djvu 明鑑綱目_國學整理社.djvu 明清史資料上_天津人民出版社天津.djvu 明清史資料下冊_天津人民出版社天津.djvu 明宮史金熬退良筆記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明清史大事年表_朹北師範大學教務處教材科.djvu 明清史論叢_湖北人民出版社武漢.djvu 明清史論著集刊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明清史論著集刊下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明代倭寇考略_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明代御倭戰爭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明朝對瓦剌的戰爭_華朹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奉天靖漢記注.djvu 明代鄖陽農民起義_湖北人民出版社武漢.djvu 邊略五種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萬曆武功錄中三邊一二.djvu 萬曆武功錄中三邊三朹三邊一.djvu 萬曆武功錄朹三邊二三.djvu 萬曆武功錄朹三邊四西三邊_文殿閣書社.djvu 明季南略上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明季南略下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明季之怪現狀.djvu 甲申紀事紀事略慟餘雜記南忠記_中華書局上海.djvu 小腆紀年附考上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小腆紀年附考下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明末農民戰爭略論_江蘇人民出版社南京.djvu 靖海紀略.djvu 野史無文_中華書局上海.djvu 鄭成功收復台灣史料選編_福建人民出版社福州.djvu 張獻忠屠蜀考辨兼析湖廣填四川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中國近代簡史_朹北新華書店.djvu 鴉片戰爭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第二次鴉片戰爭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鴉片戰爭Ⅰ_神州國光出版社上海.djvu 鴉片戰爭Ⅱ_神州國光出版社上海.djvu 鴉片戰爭Ⅲ_神州國光出版社上海.djvu 鴉片戰爭第四冊_神州國光社上海.djvu 鴉片戰爭第五冊_神州國光社上海.djvu 鴉片戰爭第六冊_神州國光社上海.djvu 鴉片戰爭史論文專集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鴉片戰爭一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鴉片戰爭二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鴉片戰爭三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鴉片戰爭四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鴉片戰爭五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鴉片戰爭六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籌辦夷務始末咸豐期第一冊卷一至卷十_中華書局北京.djvu 籌辦夷務始末咸豐期第二冊卷十一至卷二十_中華書局.djvu 籌辦夷務始末咸豐期第三冊卷二十一至卷三十_中華書局.djvu 籌辦夷務始末咸豐期第四冊卷三十一至卷四十_中華書局北京.djvu 籌辦夷務始末咸豐期第五冊卷四十一至卷五十_中華書局北京.djvu 籌辦夷務始末咸豐期第六冊卷五十一至卷六十_中華書局.djvu 籌辦夷務始末咸豐朝第七冊卷六十一至卷七十_中華書局北京.djvu 籌辦夷務始末咸豐期第八冊卷七十一至卷八十_中華書局.djvu 中國近代史講話_山朹人民出版社濟南.djvu 中國近代大事記1839-1919_朹北師範大學函授教育處.djvu 清室外紀_中華書局上海.djvu 洋務達動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第二次鴉片戰爭一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第二次鴉片戰爭二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第二次鴉片戰爭三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第二次鴉片戰爭四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第二次鴉片戰爭五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第二次鴉片戰爭六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天地會研究_商務印書館.djvu 第二次鴉片戰爭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宋景詩檔案史料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劉坤一遺集第一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劉坤一遺集第二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辛亥革命史上冊_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辛亥革命史中冊_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楚峡行云 楚庄吞蛭 楚庄绝缨 楚弓 楚弓人得 楚弓复得 楚弓得丧 楚弓得失 楚弓遗影 楚得楚弓 楚怀 楚才 楚才晋用 楚执珪 楚昭萍实 楚望 楚材 楚材杞梓 楚梦 楚歌 楚歌不竞 楚歌之计 楚歌四起 楚歌四面 楚氛 楚江萍 楚江萍实 楚池 楚沐猴 楚波 楚炬 楚炬秦灰 楚狂 楚狂人 楚狂士 楚狂子 楚狂歌 楚狂歌凤 楚狂歌凤衰 楚狱 楚猴 楚玉 楚王之萍 楚王吞蛭 楚王珍 楚王神女 楚王萍 楚王风 楚王魂梦 楚琴悲 楚璞 楚璧 楚璧隋珍 楚甲 楚畹 楚相断蛇 楚神 楚竹 楚筵辞醴 楚箫 楚累 楚练 楚腰卫鬓 楚腰蛴领 楚臣悲 楚萍 楚萍实 楚邻 楚郊疑凤 楚醴筵 楚钳 楚铁 楚难 楚雨 楚雪 楚颜 楚骚仆 楚魄 楚龚 楦麒麟 楮先生 楮叶 楮生 楯墨 楯矛 楹下藏 楹语 楼上元龙 楼上胡床 楼前斩爱姬 楼头斩美人 楼护唇舌 概心 榆景 榆枋 榆枋之见 榆枋斥鷃 榆次之辱 榆火 榆瞑豆重 榛苓 榜汰 榰颐 榻穿 槁形灰心 槁木死灰 槁梧 槃水 槃涧 槎上张骞 槎上汉 槎客 槎泛银河 槎浮银汉 槎犯斗 槐中梦 槐中蚁 槐位 槐催举子 槐南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