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三家注史记 >

卷三十三 鲁周公世家第三

卷三十三 鲁周公世家第三

  周公旦者,周武王弟也。【集解】:谯周曰:“以太王所居周地为其采邑,故谓周公。”【索隐】:周,地名,在岐山之阳,本太王所居,後以为周公之菜邑,故曰周公。即今之扶风雍东北故周城是也。谥曰周文公,见国语。自文王在时,旦为子孝,【索隐】:邹诞本“孝”作“敬”也。笃仁,异於群子。及武王即位,旦常辅翼武王,用事居多。武王九年,东伐至盟津,周公辅行。十一年,伐纣,至牧野,【正义】:卫州即牧野之地,东北去朝歌七十三里。周公佐武王,作牧誓。破殷,入商宫。已杀纣,周公把大钺,召公把小钺,以夹武王,衅社,告纣之罪于天,及殷民。释箕子之囚。封纣子武庚禄父,使管叔、蔡叔傅之,以续殷祀。遍封功臣同姓戚者。封周公旦於少昊之虚曲阜,【正义】:括地志云:“兗州曲阜县外城即鲁公伯禽所筑也。”是为鲁公。周公不就封,留佐武王。

  武王克殷二年,天下未集,武王有疾,不豫,群臣惧,太公、召公乃缪卜。【集解】:徐广曰:“古书‘穆’字多作‘缪’。”周公曰:“未可以戚我先王。”【集解】:孔安国曰:“戚,近也。未可以死近先王也。”郑玄曰:“二公欲就文王庙卜。戚,忧也。未可忧怖我先王也。”周公於是乃自以为质,设三坛,周公北面立,戴璧秉圭,【集解】:孔安国曰:“璧以礼神,圭以为贽。”告于太王、王季、文王。【集解】:孔安国曰:“告谓祝辞。”史策祝曰:【集解】:孔安国曰:“史为策书祝也。”郑玄曰:“策,周公所作,谓简书也。祝者读此简书,以告三王。”“惟尔元孙王发,勤劳阻疾。【集解】:徐广曰:“阻,一作‘淹’。”若尔三王是有负子之责於天,以旦代王发之身。【集解】:孔安国曰:“大子之责,谓疾不可救也。不可救于天,则当以旦代之。死生有命,不可请代,圣人叙臣子之心以垂世教。”【索隐】:尚书“负”为“丕”,今此为“负”者,谓三王负於上天之责,故我当代之。郑玄亦曰“丕”读曰“负”。旦巧能,多材多?,能事鬼神。【集解】:孔安国曰:“言可以代武王之意。”乃王发不如旦多材多?,不能事鬼神。乃命于帝庭,敷佑四方,【集解】:马融曰:“武王受命於天帝之庭,布其道以佑助四方。”用能定汝子孙于下地,四方之民罔不敬畏。【集解】:孔安国曰:“言武王用受命帝庭之故,能定先人子孙於天下,四方之民无不敬畏也。”无坠天之降葆命,我先王亦永有所依归。【集解】:孔安国曰:“言不救,则坠天宝命也;救之,则先王长有所依归矣。”郑玄曰:“降,下也。宝犹神也。有所依归,为宗庙之主也。”【正义】:坠,直类反。今我其即命於元龟,【集解】:孔安国曰:“就受三王之命於元龟,卜知吉凶者也。”马融曰:“元龟,大龟也。”尔之许我,我以其璧与圭归,以俟尔命。【集解】:孔安国曰:“许谓疾瘳。待命,当以事神也。”马融曰:“待汝命。武王当愈,我当死也。”尔不许我,我乃屏璧与圭。”【集解】:孔安国曰:“不许,不愈也。屏,藏。言不得事神。”周公已令史策告太王、王季、文王,欲代武王发,於是乃即三王而卜。卜人皆曰吉,发书视之,信吉。【集解】:孔安国曰:“占兆书也。”周公喜,开籥,乃见书遇吉。【集解】:王肃曰:“籥,藏占兆书管也。”周公入贺武王曰:“王其无害。旦新受命三王,维长终是图。【集解】:孔安国曰:“我新受三王命,武王维长终是谋周之道。”兹道能念予一人。”【集解】:马融曰:“一人,天子也。”郑玄曰:“兹,此也。”周公藏其策金縢匮中,【集解】:孔安国曰:“藏之於匮,缄之以金,不欲人开也。”诫守者勿敢言。明日,武王有瘳。

  其後武王既崩,成王少,在强葆之中。【索隐】:强葆即“襁褓”,古字少,假借用之。【正义】:强阔八寸,长八尺,用约小兒於背而负行。葆,小兒被也。周公恐天下闻武王崩而畔,周公乃践阼代成王摄行政当国。管叔及其群弟流言於国曰:“周公将不利於成王。”【集解】:孔安国曰:“放言於国,以诬周公,以惑成王也。”周公乃告太公望、召公奭曰:“我之所以弗辟【正义】:音避。而摄行政者,恐天下畔周,无以告我先王太王、王季、文王。三王之忧劳天下久矣,於今而后成。武王蚤终,成王少,将以成周,我所以为之若此。”於是卒相成王,而使其子伯禽代就封於鲁。周公戒伯禽曰:“我文王之子,武王之弟,成王之叔父,我於天下亦不贱矣。然我一沐三捉发,一饭三吐哺,起以待士,犹恐失天下之贤人。子之鲁,慎无以国骄人。”

  管、蔡、武庚等果率淮夷而反。周公乃奉成王命,兴师东伐,作大诰。遂诛管叔,杀武庚,放蔡叔。收殷馀民,以封康叔於卫,封微子於宋,以奉殷祀。宁淮夷东土,二年而毕定。诸侯咸服宗周。

  天降祉福,唐叔得禾,异母同颖,【集解】:徐广曰:“一作‘穗’。颖即穗也。”【索隐】:尚书曰“异亩”,此“母”义并通。邹诞本同。献之成王,成王命唐叔以餽周公於东土,作餽禾。周公既受命禾,嘉天子命,【集解】:徐广曰:“嘉,一作‘鲁’,今书序作‘旅’也。”【索隐】:徐广云一作“鲁”,“鲁”字误也。今书序作“旅”。史记嘉天子命,於文亦得,何须作“嘉旅”?作嘉禾。东土以集,周公归报成王,乃为诗贻王,命之曰鸱鸮。【集解】:毛诗序曰:“成王未知周公之志,公乃为诗以遗王,名之曰鸱鸮。”毛传曰:“鸱鸮,■鴂也。”王亦未敢训周公。【集解】:徐广曰:“训,一作‘诮’。”【索隐】:按:尚书作“诮”。诮,让也。此作“训”,字误耳,义无所通。徐氏合定其本,何须云一作“诮”也!

  成王七年二月乙未,王朝步自周,至丰,【集解】:马融曰:“周,镐京也。丰,文王庙所在。朝者,举事上朝,将即土中易都,大事,故告文王、武王庙。”郑玄曰:“步,行也,堂下谓之步。丰、镐异邑,而言步者,告武王庙即行,出庙入庙,不以为远,为父恭也。”【索隐】:丰,文王所作邑。後武王都镐,於丰立文王庙。按:丰在鄠县东,临丰水,东去镐二十五里也。使太保召公先之雒相土。【集解】:郑玄曰:“相,视也。”其三月,周公往营成周雒邑,【集解】:公羊传曰:“成周者何?东周也。”何休曰:“名为成周者,周道始成,王所都也。”卜居焉,曰吉,遂国之。

  成王长,能听政。於是周公乃还政於成王,成王临朝。周公之代成王治,南面倍依以朝诸侯。【集解】:礼记曰:“周公朝诸侯于明堂之位,天子负斧依,南向而立。”郑玄曰:“周公摄王位,以明堂之礼仪朝诸侯也。不於宗庙,避王也。天子,周公也。负之言倍也。斧依,为斧文屏风於户牖之间,周公於前立也。”及七年後,还政成王,北面就臣位,歔歔如畏然。【集解】:徐广曰:“歔歔,谨敬貌也。见三苍,音穷穷。一本作‘夔夔’也。”

  初,成王少时,病,周公乃自揃其蚤沈之河,以祝於神曰:“王少未有识,奸神命者乃旦也。”亦藏其策於府。成王病有瘳。及成王用事,人或谮周公,周公奔楚。【索隐】:经典无文,其事或别有所出。而谯周云“秦既燔书,时人欲言金縢之事,失其本末,乃云‘成王少时病,周公祷河欲代王死,藏祝策于府。成王用事,人谗周公,周公奔楚。成王发府见策,乃迎周公’”,又与蒙恬传同,事或然也。成王发府,见周公祷书,乃泣,反周公。

  周公归,恐成王壮,治有所淫佚,乃作多士,作毋逸。毋逸称:“为人父母,为业至长久,子孙骄奢忘之,以亡其家,为人子可不慎乎!故昔在殷王中宗,严恭敬畏天命,自度【集解】:孔安国曰:“用法度也。”治民,震惧不敢荒宁,集解马融曰:“知民之劳苦,不敢荒废自安也。”故中宗飨国七十五年。其在高宗,【正义】:武丁也。久劳于外,为与小人,【集解】:孔安国曰:“父小乙使之久居人间,劳是稼穑,与小人出入同事也。”马融曰:“武丁为太子时,其父小乙使行役,有所劳役於外,与小人从事,知小人艰难劳苦也。”郑玄曰:“为父小乙将师役於外也。”作其即位,乃有亮闇,三年不言,【集解】:孔安国曰:“武丁起其即王位,则小乙死,乃有信嘿,三年不言,言孝行著也。”郑玄曰:“楣谓之梁,闇谓庐也。”言乃讙,【集解】:郑玄曰:“讙,喜悦也。言乃喜悦,则臣民望其言久矣。”不敢荒宁,密靖殷国,【集解】:马融曰:“密,安也。”至于小大无怨,【集解】:孔安国曰:“小大之政,民无怨者,言无非也。”故高宗飨国五十五年。【集解】:尚书云五十九年。其在祖甲,【集解】:孔安国、王肃曰:“祖甲,汤孙太甲也。”马融、郑玄曰:“祖甲,武丁子帝甲也。”【索隐】:孔安国以为汤孙太甲,马融、郑玄以为武丁子帝甲。按:纪年太甲唯得十二年,此云祖甲享国三十三年,知祖甲是帝甲明矣。不义惟王,久为小人【集解】:孔安国曰:“为王不义,久为小人之行,伊尹放之桐宫。”马融曰:“祖甲有兄祖庚,而祖甲贤,武丁欲立之,祖甲以王废长立少不义,逃亡民间,故曰‘不义惟王,久为小人’也。武丁死,祖庚立。祖庚死,祖甲立。”于外,知小人之依,能保施小民,不侮鳏寡,【集解】:孔安国曰:“小人之所依,依仁政也。故能安顺於众民,不敢侮慢惸独也。”故祖甲飨国三十三年。”【集解】:王肃曰:“先中宗後祖甲,先盛德後有过也。”多士称曰:“自汤至于帝乙,无不率祀明德,帝无不配天者。【集解】:孔安国曰:“无敢失天道者,故无不配天也。”在今後嗣王纣,诞淫厥佚,不顾天及民之从也。【集解】:徐广曰:“一作‘敬之’也。”骃案:马融曰“纣大淫乐其逸,无所能顾念於天施显道於民而敬之也”。其民皆可诛。”“文王日中昃不暇食,飨国五十年。”作此以诫成王。

  成王在丰,天下已安,周之官政未次序,於是周公作周官,官别其宜,作立政,【集解】:孔安国曰:“周公既致政成王,恐其怠忽,故以君臣立政为戒也。”以便百姓。百姓说。

  周公在丰,病,将没,曰:“必葬我成周,【集解】:徐广曰:“卫世家云管叔欲袭成周,然则或说尚书者不以成周为洛阳乎?诸侯年表叙曰‘齐、晋、楚、秦,其在成周,微之甚也’。”以明吾不敢离成王。”周公既卒,成王亦让,葬周公於毕,【正义】:括地志云:“周公墓在雍州咸阳北十三里毕原上。”从文王,以明予小子不敢臣周公也。

  周公卒後,秋未穫,暴风雷,禾尽偃,大木尽拔。周国大恐。成王与大夫朝服以开金縢书,【索隐】:据尚书,武王崩後有此雷风之异。今此言周公卒後更有暴风之变,始开金縢之书,当不然也。盖由史迁不见古文尚书,故说乖误。王乃得周公所自以为功代武王之说。【集解】:徐广曰:“一作‘简’。”骃案:孔安国曰“所藏请命策书本也”。二公及王乃问史百执事,【集解】:孔安国曰:“二公倡王启之,故先见书也。史百执事皆从周公请命者。”郑玄曰:“问者,问审然否也。”史百执事曰:“信有,昔周公命我勿敢言。”成王执书以泣,集解郑玄曰:“泣者,伤周公忠孝如是而无知之者。”曰:“自今後其无缪卜乎!【集解】:孔安国曰:“本欲敬卜吉凶,今天意可知,故止。”昔周公勤劳王家,惟予幼人弗及知。今天动威以彰周公之德,惟朕小子其迎,我国家礼亦宜之。”【集解】:王肃曰:“亦宜襃有德也。”【正义】:孔安国云:“周公以成王未寤,故留东未还。成王改过自新,遣使者逆之,亦国家礼有德之宜也。”王、孔二说非也。按:言成王以开金縢之书,知天风雷以彰周公之德,故成王亦设郊天之礼以迎,我国家先祖配食之礼亦当宜之,故成王出郊,天乃雨反风也。王出郊,天乃雨,反风,禾尽起。【集解】:孔安国曰:“郊,以玉币谢天也。天即反风起禾,明郊之是也。”马融曰:“反风,风还反也。”二公命国人,凡大木所偃,尽起而筑之。【集解】:徐广曰:“筑,拾也。”骃案:马融曰“禾为木所偃者,起其木,拾其下禾,乃无所失亡也”。岁则大孰。於是成王乃命鲁得郊【集解】:礼记曰:“鲁君祀帝于郊,配以后稷,天子之礼。”祭文王。【集解】:礼记曰:“诸侯不得祖天子。”郑玄曰:“鲁以周公之故,立文王之庙也。”鲁有天子礼乐者,以襃周公之德也。

  周公卒,子伯禽固已前受封,是为鲁公。【索隐】:周公元子就封於鲁,次子留相王室,代为周公。其馀食小国者六人,凡、蒋、邢、茅、胙、祭也。鲁公伯禽之初受封之鲁,三年而後报政周公。周公曰:“何迟也?”伯禽曰:“变其俗,革其礼,丧三年然後除之,故迟。”太公亦封於齐,五月而报政周公。周公曰:“何疾也?”曰:“吾简其君臣礼,从其俗为也。”及後闻伯禽报政迟,乃叹曰:“呜呼,鲁後世其北面事齐矣!夫政不简不易,民不有近;平易近民,民必归之。”【集解】:徐广曰:“一本云‘政不简不行,不行不乐,不乐则不平易;平易近民,民必归之’。又一本云‘夫民不简不易;有近乎简易,民必归之’。”【索隐】:言为政简易者,民必附近之。近谓亲近也。

  伯禽即位之後,有管、蔡等反也,淮夷、徐戎亦并兴反。【集解】:孔安国曰:“淮浦之夷,徐州之戎,并起为寇。”於是伯禽率师伐之於肸,作肸誓,【集解】:徐广曰:“肸,一作‘鲜’,一作‘狝’。”骃案:尚书作“粊”。孔安国曰“鲁东郊之地名也”。【索隐】:尚书作“费誓”。徐广云一作“鲜”,一作“狝”。按:尚书大传见作“鲜誓”,鲜誓即肸誓,古今字异,义亦变也。鲜,狝也。言於肸地誓众,因行狝田之礼,以取鲜兽而祭,故字或作“鲜”,或作“狝”。孔安国云“费,鲁东郊地名”,即鲁卿季氏之费邑地也。曰:“陈尔甲胄,无敢不善。无敢伤牿。【正义】:古毒反。牿,牛马牢也。令臣无伤其牢,恐牛马逸。马牛其风,臣妾逋逃,【集解】:郑玄曰:“风,走逸。臣妾,厮役之属也。”勿敢越逐,敬【集解】:徐广曰:“一作‘振’。”复之。【集解】:孔安国曰:“勿敢弃越垒伍而求逐也。众人有得佚马牛,逃臣妾,皆敬还。”无敢寇攘,逾墙垣。【集解】:郑玄曰:“寇,劫取也。因其失亡曰‘攘’。”鲁人三郊三隧,【集解】:王肃曰:“邑外曰郊,郊外曰隧。不言四者,东郊留守,故言三也。”歭尔刍茭、糗粮、桢榦,【集解】:孔安国曰:“皆当储歭汝粮,使足食;多积刍茭,供军牛马。”马融曰:“桢、榦皆筑具,桢在前,榦在两旁。”【正义】:糗,去九反。桢音贞。无敢不逮。我甲戌筑而征徐戎,【集解】:孔安国曰:“甲戌日当筑攻敌垒距堙之属。”无敢不及,有大刑。”【集解】:马融曰:“大刑,死刑。”作此肸誓,遂平徐戎,定鲁。

  鲁公伯禽卒,【集解】:徐广曰:“皇甫谧云伯禽以成王元年封,四十六年,康王十六年卒。”子考公酋立。【索隐】:系本作“就”,邹诞本作“遒”。考公四年卒,立弟熙,【索隐】:一作“怡”。考公弟。是谓炀公。炀公筑茅阙门。【集解】:徐广曰:“一作‘第’,又作‘夷’。世本曰‘炀公徙鲁’,宋忠曰:‘今鲁国’。”六年卒,子幽公宰立。【索隐】:系本名圉。幽公十四年。幽公弟晞杀幽公而自立,是为魏公。【集解】:徐广曰:“世本作‘微公’。”【索隐】:系本“晞”作“弗”,音沸。“魏”作“微”。且古书多用魏字作微,则太史公意亦不殊也。魏公五十年卒,子厉公擢立。【索隐】:系本作“翟”,音持角反。厉公三十七年卒,鲁人立其弟具,是为献公。献公三十二年卒,【集解】:徐广曰:“刘歆云五十年。皇甫谧云三十六年。”子真公濞立。【索隐】:真音慎,本亦多作“慎公”。按:卫亦有真侯,可通也。濞,系本作“挚”,或作“鼻”,音匹位反。邹诞本作“慎公旸”。

  真公十四年,周厉王无道,出奔彘,共和行政。二十九年,周宣王即位。

  三十年,真公卒,弟敖立,是为武公。

  武公九年春,武公与长子括,少子戏,【正义】:许义反,又音许宜反,後同。西朝周宣王。宣王爱戏,欲立戏为鲁太子。周之樊仲山父谏宣王曰:“废长立少,不顺;不顺,必犯王命;犯王命,必诛之:故出令不可不顺也。令之不行,政之不立;【集解】:韦昭曰:“令不行则政不立。”行而不顺,民将弃上。【集解】:韦昭曰:“使长事少,故民将弃上。”夫下事上,少事长,所以为顺。今天子建诸侯,立其少,是教民逆也。【集解】:唐固曰:“言不教之顺而教之逆。”若鲁从之,诸侯效之,王命将有所壅;【集解】:韦昭曰:“言先王立长之命将壅塞不行也。”若弗从而诛之,是自诛王命也。【集解】:韦昭曰:“先王之命立长,今鲁亦立长,若诛之,是自诛王命。”诛之亦失,不诛亦失,【集解】:韦昭曰:“诛之,诛王命;不诛,则王命废。”王其图之。”宣王弗听,卒立戏为鲁太子。夏,武公归而卒,【集解】:徐广曰:“刘歆云立二年。”戏立,是为懿公。

  懿公九年,懿公兄括之子伯御【正义】:御,我嫁反,下同。与鲁人攻弑懿公,而立伯御为君。伯御即位十一年,周宣王伐鲁,杀其君伯御,而问鲁公子能道顺诸侯者,【集解】:徐广曰:“顺,一作‘训’。”【正义】:道音导。顺音训。以为鲁後。樊穆仲曰:【集解】:韦昭曰:“穆仲,仲山父之谥也。犹鲁叔孙穆子谓之穆叔也。”“鲁懿公弟称,【正义】:尺证反。肃恭明神,敬事耆老;赋事行刑,必问於遗训而咨於固实;【集解】:徐广曰:“固,一作‘故’。”韦昭曰:“故实,故事之是者。”不干所问,不犯所。”宣王曰:“然,能训治其民矣。”乃立称於夷宫,【集解】:韦昭曰:“夷宫者,宣王祖父夷王之庙。古者爵命必於祖庙。”是为孝公。自是後,诸侯多畔王命。

  孝公二十五年,诸侯畔周,犬戎杀幽王。秦始列为诸侯。

  二十七年,孝公卒,子弗湟立,【集解】:徐广曰:“表云弗生也。”【索隐】:系本作“弗皇”。年表作“弗生”。是为惠公。

  惠公三十年,晋人弑其君昭侯。四十五年,晋人又弑其君孝侯。

  四十六年,惠公卒,长庶子息【索隐】:隐公也。系本隐公名息姑。摄当国,行君事,是为隐公。初,惠公適夫人无子,【正义】:適音的。公贱妾声子生子息。息长,为娶於宋。宋女至而好,惠公夺而自妻之。【索隐】:左传宋武公生仲子,仲子手中有“为鲁夫人”文,故归鲁,生桓公。今此云惠公夺息妇而自妻。又经传不言惠公无道,左传文见分明,不知太史公何据而为此说。谯周亦深不信然。生子允。【集解】:徐广曰:“一作‘轨’。”【索隐】:系本亦作“轨”也。登宋女为夫人,以允为太子。及惠公卒,为允少故,鲁人共令息摄政,不言即位。

  隐公五年,观渔於棠。【集解】:贾逵曰:“棠,鲁地。陈渔而观之。”杜预曰:“高平方与县北有武棠亭,鲁侯观渔台也。”八年,与郑易天子之太山之邑祊及许田,君子讥之。【集解】:穀梁传曰:“祊者,郑伯之所受命於天子而祭泰山之邑也。许田乃鲁之朝宿之邑。天子在上,诸侯不得以地相与。”

  十一年冬,公子挥谄谓隐公曰:“百姓便君,君其遂立。吾请为君杀子允,君以我为相。”【集解】:左传曰:“羽父请杀桓公,将以求太宰也。”隐公曰:“有先君命。吾为允少,故摄代。今允长矣,吾方营菟裘之地而老焉,【集解】:服虔曰:“菟裘,鲁邑也。营菟裘以作宫室,欲居之以终老也。”杜预曰:“菟裘在泰山梁父县南。”以授子允政。”挥惧子允闻而反诛之,乃反谮隐公於子允曰:“隐公欲遂立,去子,子其图之。请为子杀隐公。”子允许诺。十一月,隐公祭钟巫,【集解】:贾逵曰:“锺巫,祭名也。”齐于社圃,【集解】:杜预曰:“社圃,园名。”馆于蔿氏。【集解】:服虔曰:“馆,舍也。蔿氏,鲁大夫。”挥使人杀隐公于蔿氏,而立子允为君,是为桓公。

  桓公元年,郑以璧易天子之许田。【集解】:麋信曰:“郑以祊不足当许田,故复加璧。”二年,以宋之赂鼎入於太庙,君子讥之。【集解】:穀梁传曰:“桓公内杀其君,外成人之乱,受赂而退,以事其祖,非礼也。”公羊传曰:“周公庙曰太庙。”

  三年,使挥迎妇于齐为夫人。六年,夫人生子,与桓公同日,故名曰同。同长,为太子。

  十六年,会于曹,伐郑,入厉公。

  十八年春,公将有行,【集解】:杜预曰:“始议行事也。”遂与夫人如齐。申繻谏止,【集解】:贾逵曰:“申繻,鲁大夫。”公不听,遂如齐。齐襄公通桓公夫人。公怒夫人,夫人以告齐侯。夏四月丙子,齐襄公飨公,【集解】:服虔曰:“为公设享宴之礼。”公醉,使公子彭生抱鲁桓公,因命彭生摺其胁,公死于车。鲁人告于齐曰:“寡君畏君之威,不敢宁居,来脩好礼。礼成而不反,无所归咎,请得彭生除丑於诸侯。”齐人杀彭生以说鲁。立太子同,是为庄公。庄公母夫人因留齐,不敢归鲁。

  庄公五年冬,伐卫,内卫惠公。

  八年,齐公子纠来奔。九年,鲁欲内子纠於齐,後桓公,桓公发兵击鲁,鲁急,杀子纠。召忽死。齐告鲁生致管仲。鲁人施伯曰:【正义】:世本云:“施伯,鲁惠公孙。”“齐欲得管仲,非杀之也,将用之,用之则为鲁患。不如杀,以其尸【索隐】:本亦作“死”字也。与之。”庄公不听,遂囚管仲与齐。齐人相管仲。

  十三年,鲁庄公与曹沬会齐桓公於柯,曹沬劫齐桓公,求鲁侵地,已盟而释桓公。桓公欲背约,管仲谏,卒归鲁侵地。十五年,齐桓公始霸。二十三年,庄公如齐观社。【集解】:韦昭曰:“齐因祀社,蒐军实以示军容,公往观之。”

  三十二年,初,庄公筑台临党氏,【集解】:贾逵曰:“党氏,鲁大夫,任姓。”见孟女,【集解】:贾逵曰:“党氏之女。”【索隐】:即左传云孟任。党氏二女。孟,长也;任,字也,非姓耳。说而爱之,许立为夫人,割臂以盟。【集解】:服虔曰:“割其臂以与公盟。”孟女生子斑。斑长,说梁氏女,【集解】:杜预曰:“梁氏,鲁大夫也。”往观。圉人荦自墙外与梁氏女戏。【集解】:服虔曰:“圉人,掌养马者,荦其名也。”【正义】:荦,力角反。斑怒,鞭荦。庄公闻之,曰:“荦有力焉,遂杀之,是未可鞭而置也。”斑未得杀。会庄公有疾。庄公有三弟,长曰庆父,次曰叔牙,次曰季友。庄公取齐女为夫人曰哀姜。哀姜无子。哀姜娣【正义】:田戾反。曰叔姜,生子开。庄公无適嗣,爱孟女,欲立其子斑。庄公病,而问嗣於弟叔牙。叔牙曰:“一继一及,鲁之常也。【集解】:何休曰:“父死子继,兄死弟及。”庆父在,可为嗣,君何忧?”庄公患叔牙欲立庆父,退而问季友。季友曰:“请以死立斑也。”庄公曰:“曩者叔牙欲立庆父,柰何?”季友以庄公命命牙待於针巫氏,【集解】:杜预曰:“针巫氏,鲁大夫也。”使针季劫饮叔牙以鸩,【集解】:服虔曰:“鸩鸟,一曰运日鸟。”曰:“饮此则有後奉祀;不然,死且无後。”牙遂饮鸩而死,鲁立其子为叔孙氏。【集解】:杜预曰:“不以罪诛,故得立後,世继其禄也。”八月癸亥,庄公卒,季友竟立子斑为君,如庄公命。侍丧,舍于党氏。【正义】:未至公宫,止於舅氏。

  先时庆父与哀姜私通,欲立哀姜娣子开。及庄公卒而季友立斑,十月己未,庆父使圉人荦杀鲁公子斑於党氏。季友饹陈。【集解】:服虔曰:“季友内知庆父之情,力不能诛,故避其难出奔。”庆父竟立庄公子开,是为湣公。【索隐】:系本名启,今此作“开”,避汉景帝讳耳。春秋作“闵公”也。

  湣公二年,庆父与哀姜通益甚。哀姜与庆父谋杀湣公而立庆父。庆父使卜齮袭杀湣公於武闱。【集解】:贾逵曰:“卜齮,鲁大夫也。宫中之门谓之闱。”【正义】:齮,鱼绮反。闱音韦。季友闻之,自陈与湣公弟申如邾,请鲁求内之。鲁人欲诛庆父。庆父恐,奔莒。於是季友奉子申入,立之,是为釐公。【索隐】:湣公弟名申,成季相之,鲁国以理,於是鲁人为僖公作鲁颂。釐公亦庄公少子。哀姜恐,奔邾。季友以赂如莒求庆父,庆父归,使人杀庆父,庆父请奔,弗听,乃使大夫奚斯行哭而往。庆父闻奚斯音,乃自杀。齐桓公闻哀姜与庆父乱以危鲁,及召之邾而杀之,以其尸归,戮之鲁。鲁釐公请而葬之。

  季友母陈女,故亡在陈,陈故佐送季友及子申。季友之将生也,父鲁桓公使人卜之,曰:“男也,其名曰‘友’,间于两社,为公室辅。【集解】:贾逵曰:“两社,周社、亳社也。两社之间,朝廷执政之臣所在。”季友亡,则鲁不昌。”及生,有文在掌曰“友”,遂以名之,号为成季。其後为季氏,庆父後为孟氏也。

  釐公元年,以汶阳鄪封季友。【集解】:贾逵曰:“汶阳,鄪,鲁二邑。”杜预曰:“汶阳,汶水北地也。汶水出泰山莱芜县。”【索隐】:“鄪”或作“费”,同音祕。按:费在汶水之北,则“汶阳”非邑。贾言二邑,非也。地理志东海费县,班固云“鲁季氏邑”。盖尚书费誓即其地。季友为相。

  九年,晋里克杀其君奚齐、卓子。【集解】:徐广曰:“卓,一作‘悼’。”齐桓公率釐公讨晋乱,至高梁【索隐】:晋地,在平阳县西北。而还,立晋惠公。十七年,齐桓公卒。二十四年,晋文公即位。

  三十三年,釐公卒,子兴立,是为文公。

  文公元年,楚太子商臣弑其父成王,代立。三年,文公朝晋襄父。

  十一年十月甲午,鲁败翟于咸,【集解】:服虔曰:“鲁地也。”获长翟乔如,富父终甥舂其喉,以戈杀之,【集解】:服虔曰:“富父终甥,鲁大夫也。舂犹旻。”埋其首於子驹之门,【集解】:贾逵曰:“子驹,鲁郭门名。”以命宣伯。【集解】:服虔曰:“宣伯,叔孙得臣子乔如也。得臣获乔如以名其子,使後世旌识其功。”

  初,宋武公之世,鄋瞒伐宋,【集解】:服虔曰:“武公,周平王时,在春秋前二十五年。鄋瞒,长翟国名。”【正义】:鄋作“廋”音,所刘反。瞒,莫寒反。司徒皇父帅师御之,以败翟于长丘,【集解】:杜预曰:“宋地名。”获长翟缘斯。【集解】:贾逵曰:“乔如之祖。”晋之灭路,【集解】:在鲁宣公十五年。获乔如弟棼如。齐惠公二年,鄋瞒伐齐,齐王子城父获其弟荣如,埋其首於北门。【集解】:按年表,齐惠公二年,鲁宣公之二年。卫人获其季弟简如。【集解】:服虔曰:“获与乔如同时。”鄋瞒由是遂亡。【集解】:杜预曰:“长翟之种绝。”

  十五年,季文子使於晋。

  十八年二月,文公卒。文公有二妃:长妃齐女为哀姜,【索隐】:此“哀”非谥,盖以哭而过巿,国人哀之,谓之“哀姜”,故生称“哀”,与上桓夫人别也。生子恶及视;次妃敬嬴,嬖爱,生子俀。【集解】:徐广曰:“一作‘倭’。”【索隐】:倭音人唯反,一作“俀”,音同。俀私事襄仲,【集解】:服虔曰:“襄仲,公子遂。”襄仲欲立之,叔仲曰不可。【集解】:服虔曰:“叔仲惠伯。”襄仲请齐惠公,惠公新立,欲亲鲁,许之。冬十月,襄仲杀子恶及视而立俀,是为宣公。哀姜归齐,哭而过巿,曰:“天乎!襄仲为不道,杀適【正义】:音的。立庶!”巿人皆哭,鲁人谓之“哀姜”。鲁由此公室卑,三桓彊。【集解】:服虔曰:“三桓,鲁桓公之族仲孙、叔孙、季孙。”

  宣公俀十二年,楚庄王彊,围郑。郑伯降,复国之。

  十八年,宣公卒,子成公黑肱立,【集解】:徐广曰:“肱,一作‘股’。”是为成公。季文子曰:“使我杀適立庶失大援【集解】:服虔曰:“援,助也。仲杀適立庶,国政无常,邻国非之,是失大援助也。”杜预曰:“襄仲立宣公,南通於楚既不固,又不能坚事齐、晋,故云失大援。”者,襄仲。”襄仲立宣公,公孙归父有宠。【集解】:服虔曰:“归父,襄仲之子。”宣公欲去三桓,与晋谋伐三桓。会宣公卒,季文子怨之,归父奔齐。

  成公二年春,齐伐取我隆。【集解】:左传作“龙”。杜预曰:“鲁邑,在泰山博县西南。”夏,公与晋郤克败齐顷公於鞍,齐复归我侵地。四年,成公如晋,晋景公不敬鲁。鲁欲背晋合於楚,或谏,乃不。十年,成公如晋。晋景公卒,因留成公送葬,鲁讳之。【索隐】:经不书其葬,唯言“公如晋”,是讳之。十五年,始与吴王寿梦会锺离。【正义】:括地志云:“锺离国故城在濠州锺离县东五里。”

  十六年,宣伯告晋,欲诛季文子。【集解】:服虔曰:“宣伯,叔孙乔如。”文子有义,晋人弗许。

  十八年,成公卒,子午立,是为襄公。是时襄公三岁也。

  襄公元年,晋立悼公。往年冬,晋栾书弑其君厉公。四年,襄公朝晋。

  五年,季文子卒。家无衣帛之妾,厩无食粟之马,府无金玉,以相三君。【索隐】:宣公,成公,襄公。君子曰:“季文子廉忠矣。”

  九年,与晋伐郑。晋悼公冠襄公於卫,【集解】:左传曰:“冠于成公之庙,假钟磬焉,礼也。”季武子从,相行礼。

  十一年,三桓氏分为三军。【集解】:韦昭曰:“周礼,天子六军,诸侯大国三军。鲁,伯禽之封,旧有三军,其後削弱,二军而已。季武子欲专公室,故益中军,以为三军,三家各征其一。”【索隐】:征谓起徒役也。武子为三军,故一卿主一军之征赋也。

  十二年,朝晋。十六年,晋平公即位。二十一年,朝晋平公。

  二十二年,孔丘生。【正义】:生在周灵王二十一年,鲁襄二十二年,晋平七年,吴诸樊十年。

  二十五年,齐崔杼弑其君庄公,立其弟景公。

  二十九年,吴延陵季子使鲁,问周乐,尽知其意,鲁人敬焉。

  三十一年六月,襄公卒。其九月,太子卒。【集解】:左传曰:“毁也。”【索隐】:左传云胡女敬归之子子野立,三月卒。鲁人立齐归之子裯为君,【集解】:徐广曰:“裯,一作‘袑’。”服虔曰:“胡,归姓之国也。齐,谥也。”【索隐】:系本作“稠”。又徐广云一作“袑”,音绍也。是为昭公。

  昭公年十九,犹有童心。【集解】:服虔曰:“言无成人之志,而有童子之心。”穆叔不欲立,【索隐】:鲁大夫叔孙豹也,宣伯乔如之弟。曰:“太子死,有母弟可立,不即立长。【集解】:服虔曰:“无母弟,则立庶子之长。”年钧择贤,义钧则卜之。【集解】:杜预曰:“先人事,後卜筮。义钧谓贤等。”今裯非適嗣,且又居丧意不在戚而有喜色,若果立,必为季氏忧。”季武子弗听,卒立之。比及葬,三易衰。【集解】:杜预曰:“言其嬉戏无度。”君子曰:“是不终也。”

  昭公三年,朝晋至河,晋平公谢还之,鲁耻焉。四年,楚灵王会诸侯於申,昭公称病不往。七年,季武子卒。八年,楚灵王就章华台,召昭公。昭公往贺,【集解】:春秋云:“七年三月,公如楚。”赐昭公宝器;已而悔,复诈取之。【集解】:左传曰:“好以大屈。”服虔曰:“大屈,宝金,可以为剑。一曰大屈,弓名。鲁连书曰‘楚子享鲁侯于章华,与之大曲之弓,既而悔之’。大屈,殆所谓大曲之弓。”十二年,朝晋至河,晋平公谢还之。十三年,楚公子弃疾弑其君灵王,代立。十五年,朝晋,晋留之葬晋昭公,鲁耻之。二十年,齐景公与晏子狩竟,因入鲁问礼。【索隐】:齐系家亦然。左传无其事。二十一年,朝晋至河,晋谢还之。

  二十五年春,鸲鹆来巢。【集解】:周礼曰:“鸲鹆不逾济。”公羊传曰:“非中国之禽也,宜穴而巢。”穀梁传曰:“来者,来中国也。”师己曰:“文成之世童谣曰【集解】:贾逵曰:“师己,鲁大夫也。文成,鲁文公、成公。”‘鸲鹆来巢,公在乾侯。鸲鹆入处,公在外野’。”

  季氏与郈氏【集解】:徐广曰:“郈,一本作‘厚’。世本亦然。”斗鸡,【集解】:杜预曰:“季平子、郈昭伯二家相近,故斗鸡。”季氏芥鸡羽,【集解】:服虔曰:“捣芥子播其鸡羽,可以坌郈氏鸡目。”杜预曰:“或云以胶沙播之为介鸡。”郈氏金距。【集解】:服虔曰:“以金錔距。”季平子怒而侵郈氏,【集解】:服虔曰:“怒其不下己也,侵郈氏之宫地以自益。”郈昭伯亦怒平子。【索隐】:按系本,昭伯名恶,鲁孝公之後,称厚氏也。臧昭伯之弟会【集解】:贾逵曰:“昭伯,臧孙赐也。”【索隐】:系本臧会,臧顷伯也,宣叔许之孙,与昭伯赐为从父昆弟也。伪谗臧氏,匿季氏,臧昭伯囚季氏人。季平子怒,囚臧氏老。【集解】:服虔曰:“老,臧氏家之大臣。”臧、郈氏以难告昭公。昭公九月戊戌伐季氏,遂入。平子登台请曰:“君以谗不察臣罪,诛之,请迁沂上。”弗许。【集解】:杜预曰:“鲁城南自有沂水,平子欲出城待罪也。大沂水出盖县,南入泗水。”请囚於鄪,弗许。【集解】:服虔曰:“鄪,季氏邑。”请以五乘亡,弗许。【集解】:服虔曰:“言五乘,自省约以出。”子家驹【索隐】:鲁大夫仲孙氏之族,名驹,谥懿伯也。曰:“君其许之。政自季氏久矣,为徒者众,众将合谋。”弗听。郈氏曰:“必杀之。”叔孙氏之臣戾【集解】:左传曰鬷戾。谓其众曰:“无季氏与有,孰利?”皆曰:“无季氏是无叔孙氏。”戾曰:“然,救季氏!”遂败公师。孟懿子【集解】:贾逵曰:“懿子,仲孙何忌。”闻叔孙氏胜,亦杀郈昭伯。郈昭伯为公使,故孟氏得之。三家共伐公,公遂奔。己亥,公至于齐。齐景公曰:“请致千社待君。”子家曰:“弃周公之业而臣於齐,可乎?”乃止。子家曰:“齐景公无信,不如早之晋。”弗从。叔孙见公还,见平子,平子顿首。初欲迎昭公,孟孙、季孙後悔,乃止。

  二十六年春,齐伐鲁,取郓【集解】:贾逵曰:“鲁邑。”而居昭公焉。夏,齐景公将内公,令无受鲁赂。申丰、汝贾【集解】:贾逵曰:“申丰、汝贾,鲁大夫。”许齐臣高龁、子将【索隐】:一本“子将”上有“货”字。子将即梁丘据也。龁音纥,子将家臣也。左传“子将”作“子犹”。粟五千庾。【集解】:贾逵曰:“十六斗为庾。五千庾,八万斗。”子将言於齐侯曰:“群臣不能事鲁君,有异焉。【集解】:服虔曰:“异犹怪也。”宋元公为鲁如晋,求内之,道卒。【集解】:春秋曰:“宋公佐卒于曲棘。”叔孙昭子【索隐】:名婼,即穆叔子。求内其君,无病而死。不知天弃鲁乎?抑鲁君有罪于鬼神也?原君且待。”齐景公从之。

  二十八年,昭公如晋,求入。季平子私於晋六卿,六卿受季氏赂,谏晋君,晋君乃止,居昭公乾侯。【集解】:杜预曰:“乾侯在魏郡斥丘县,晋竟内邑。”二十九年,昭公如郓。齐景公使人赐昭公书,自谓“主君”。【集解】:服虔曰:“大夫称‘主’。比公於大夫,故称‘主君’。”昭公耻之,怒而去乾侯。三十一年,晋欲内昭公,召季平子。平子布衣跣行,【集解】:王肃曰:“示忧戚。”因六卿谢罪。六卿为言曰:“晋欲内昭公,众不从。”晋人止。三十二年,昭公卒於乾侯。鲁人共立昭公弟宋为君,是为定公。

  定公立,赵简子问史墨【集解】:服虔曰:“史墨,晋史蔡墨。”曰:“季氏亡乎?”史墨对曰:“不亡。季友有大功於鲁,受鄪为上卿,至于文子、武子,世增其业。鲁文公卒,东门遂【集解】:服虔曰:“东门遂,襄仲也。居东门,故称东门遂。”【索隐】:系本作“述”,邹诞本作“秫”。又系本遂产子家归父及昭子子婴也。杀適立庶,鲁君於是失国政。政在季氏,於今四君矣。民不知君,何以得国!是以为君慎器与名,不可以假人。”【集解】:杜预曰:“器,车服;名,爵号。”

  定公五年,季平子卒。阳虎私怒,囚季桓子,与盟,乃舍之。七年,齐伐我,取郓,以为鲁阳虎邑以从政。八年,阳虎欲尽杀三桓適,而更立其所善庶子以代之;载季桓子将杀之,桓子诈而得脱。三桓共攻阳虎,阳虎居阳关。【集解】:服虔曰:“阳关,鲁邑。”九年,鲁伐阳虎,阳虎奔齐,已而奔晋赵氏。【正义】:左传云仲尼曰:“赵氏其世有乱乎?”杜预云:“受乱人故。”

  十年,定公与齐景公会於夹谷,孔子行相事。齐欲袭鲁君,孔子以礼历阶,诛齐淫乐,齐侯惧,乃止,归鲁侵地而谢过。十二年,使仲由毁三桓城,【集解】:服虔曰:“仲由,子路。”收其甲兵。孟氏不肯堕城,【集解】:杜预曰:“堕,毁。”伐之,不克而止。季桓子受齐女乐,孔子去。【集解】:孔安国曰:“桓子使定公受齐女乐,君臣相与观之,废朝礼三日。”

  十五年,定公卒,子将立,是为哀公。【索隐】:系本“将”作“蒋”也。

  哀公五年,齐景公卒。六年,齐田乞弑其君孺子。

  七年,吴王夫差彊,伐齐,至缯,徵百牢於鲁。季康子使子贡说吴王及太宰嚭,以礼诎之。吴王曰:“我文身,不足责礼。”乃止。

  八年,吴为邹伐鲁,至城下,盟而去。齐伐我,取三邑。十年,伐齐南边。十一年,齐伐鲁。季氏用厓有有功,思孔子,孔子自卫归鲁。

  十四年,齐田常弑其君简公於袪州。孔子请伐之,哀公不听。十五年,使子服景伯、子贡为介,適齐,齐归我侵地。田常初相,欲亲诸侯。

  十六年,孔子卒。

  二十二年,越王句践灭吴王夫差。

  二十七年春,季康子卒。夏,哀公患三桓,将欲因诸侯以劫之,三桓亦患公作难,故君臣多间。【集解】:贾逵曰:“间,隙也。”公游于陵阪,【集解】:服虔曰:“陵阪,地名。”遇孟武伯於街,【索隐】:有本作“卫”者,非也。左传“於孟氏之衢”。曰:“请问余及死乎?”【集解】:杜预曰:“问己可得以寿死不?”对曰:“不知也。”公欲以越伐三桓。八月,哀公如陉氏。【集解】:杜预曰:“陉氏即有山氏。”三桓攻公,公奔于卫,去如邹,遂如越。国人迎哀公复归,卒于有山氏。【集解】:徐广曰:“皇甫谧云哀公元甲辰,终庚午。”子宁立,是为悼公。

  悼公之时,三桓胜,鲁如小侯,卑於三桓之家。

  十三年,三晋灭智伯,分其地有之。

  三十七年,悼公卒,【集解】:徐广曰:“一本云悼公即位三十年,乃於秦惠王卒,楚怀王死年合。又自悼公以下尽与刘歆历谱合,而反违年表,未详何故。皇甫谧云悼公四十年,元辛未,终庚戌。”子嘉立,是为元公。元公二十一年卒,【集解】:徐广曰:“皇甫谧云元辛亥,终辛未。”子显立,是为穆公。【索隐】:系本“显”作“不衍”。穆公三十三年卒,【集解】:徐广曰:“皇甫谧云元壬申,终甲辰。”子奋立,是为共公。共公二十二年卒,【集解】:徐广曰:“皇甫谧云元乙巳,终丙寅。”子屯立,是为康公。【索隐】:屯音竹伦反。康公九年卒,【集解】:徐广曰:“皇甫谧云元丁卯,终乙亥。”子匽立,是为景公。【索隐】:匽音偃。景公二十九年卒,【集解】:徐广曰:“皇甫谧云元丙子,终甲辰。”子叔立,是为平公。【索隐】:系本“叔”作“旅”。是时六国皆称王。

  平公十二年,秦惠王卒。二十年,平公卒,【集解】:徐广曰:“皇甫谧云元乙巳,终甲子。”子贾立,是为文公。【索隐】:系本作“湣公”。邹诞本亦同,仍云“系家或作‘文公’”。文公年,楚怀王死于秦。二十三年,文公卒,【集解】:徐广曰:“皇甫谧云元乙丑,终丁亥。”子雠立,是为顷公。

  顷公二年,秦拔楚之郢,【集解】:徐广曰:“年表云文公十八年,秦拔郢,楚走陈。”楚顷王东徙于陈。十九年,楚伐我,取徐州。【集解】:徐广曰:“徐州在鲁东,今薛县。”【索隐】:按:说文“余阝,邾之下邑,在鲁东”。又郡国志曰“鲁国薛县,六国时曰徐州”。又纪年云“梁惠王三十一年,下邳迁于薛,故名曰徐州”。则“俆”与“余阝”并音舒也。二十四年,楚考烈王伐灭鲁。顷公亡,迁於下邑,【集解】:徐广曰:“下,一作‘卞’。”【索隐】:下邑谓国外之小邑。或有本作“卞邑”,然鲁有卞邑,所以惑也。为家人,鲁绝祀。顷公卒于柯。【集解】:徐广曰:“皇甫谧云元戊子,终辛亥。”【索隐】:按:春秋“齐伐鲁柯而盟”,杜预云“柯,齐邑,今济北东阿也”。

  鲁起周公至顷公,凡三十四世。

  太史公曰:余闻孔子称曰“甚矣鲁道之衰也!洙泗之间龂龂如也”。【集解】:徐广曰:“汉书地理志云‘鲁滨洙泗之间,其民涉渡,幼者扶老而代其任。俗既薄,长者不自安,与幼者相让,故曰龂龂如也’。龂,鱼斤反,东州语也。盖幼者患苦长者,长者忿愧自守,故龂龂争辞,所以为道衰也。”【索隐】:龂音鱼斤反,读如论语“訚訚如也”。言鲁道虽微,而洙泗之间尚訚訚如也。邹诞生亦音银。又作“断断”,如尚书读,则断断是专一之义。徐广又引地理志音五艰反,云龂龂是斗争之貌。故繁钦遂行赋云“涉洙泗而饮马兮,耻少长之龂龂”是也。今按:下文云“至于揖让之礼则从矣”,鲁尚有揖让之风,如论语音訚为得之也。观庆父及叔牙闵公之际,何其乱也?隐桓之事;襄仲杀適立庶;三家北面为臣,亲攻昭公,昭公以奔。至其揖让之礼则从矣,而行事何其戾也?

  【索隐述赞】武王既没,成王幼孤。周公摄政,负扆据图。及还臣列,北面歔如。元子封鲁,少昊之墟。夹辅王室,系职不渝。降及孝王,穆仲致誉。隐能让国,春秋之初。丘明执简,襃贬备书。

查看目录 >> 《三家注史记》


国学迷 聲遠堂文鈔四卷 [康熙]臨海縣志十五卷首一卷 集虛草堂叢書甲集 李義山詩集三卷 單徵君集 晉畧六十六卷 大明恭穆獻皇帝實錄五十卷 六朝事跡編類十四卷 讀書引十二卷 頤道堂詩選十四卷文鈔四卷 唐宋白孔六帖一百卷目錄二卷 成唯識論述記六十卷 括蒼金石志十二卷續四卷 日本維新三十年史十二編附錄一卷 七頌堂詩集九卷文集四卷 口鐸日抄六卷 古香齋新刻袖珍淵鑑類函四百五十卷 指微韻鏡 大明萬曆二十二年歲次甲午大統曆一卷 光緒丙午年交涉要覽 普通百科全書一百種三卷 星隱廬文集一卷詩草一卷雜記一卷詞一卷 漁洋山人精華錄箋注十二卷補遺一卷附錄一卷 [江蘇蘭陵]蘭陵蕭氏二書 定例彙編(清光緒三十四年) [同治]通山縣志八卷首一卷 二才勸善 江左十五子詩選十五卷 七言律詩鈔十八卷 醫經原旨六卷 三儂嘯旨 描别等四折 光緒二十八年通商各關華洋貿易總冊二卷 鐵琴銅劍樓藏書目錄二十四卷 養一齋詞三卷 巢經巢詩鈔九卷後集四卷 藝風堂文漫存四卷别存二卷續集八卷外集一卷 光緒湖北輿地記二十四卷 惜抱先生尺牘八卷 周節母許太孺人墓誌銘一卷記略一卷 讀史鏡古編三十二卷 [抄本詩] 劉氏家塾四書解不分卷 [雍正]青田縣志十二卷 史氏鳴冤略一卷 弦切對數表不分卷 隨緣集雜著三卷尺牘一卷源流一卷詩偈一卷 引申義舉例二卷 山左校士錄不分卷 國朝貢舉年表三卷 天花亂墜八卷 蒼谷全集十二卷附錄一卷 散原精舍詩二卷 [廣東番禺]番禺梁氏兩世傳狀 新刻搜集諸家卜筮源流斷易大全□□卷 增補四書精繡圖像人物備考十二卷 上諭 經韻集字析解二卷 重訂文選集評十五卷首一卷末一卷 傷寒總病論六卷 018.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卷三十二卷四十一.djvu 019.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卷四十二~卷五十三.djvu 020.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卷五十四卷六十四.djvu 021.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卷六十五卷七十五.djvu 022.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卷七十六卷九十.djvu 023.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卷九十一~卷一百一.djvu 024.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卷一百二卷一百十六.djvu 025.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历法典·卷一~卷十.djvu 026 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历法典·卷十一卷二十.djvu 027 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历法典·卷二十一卷三十.djvu 028 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历法典·卷三十一~卷四十二.djvu 029.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历法典·卷四十三~卷五十二.djvu 030.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历法典·卷五十三卷六十二.djvu 031.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历法典·卷六十三~卷七十四.djvu 032.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历法典·卷七十五~卷八十六.djvu 033.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历法典·卷八十七~卷九十九.djvu 034.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历法典·卷一百~卷一百十三.djvu 035.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曆法典·卷一百十四~卷一百二十六.djvu 036.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曆法典·卷一百二十七~卷一百四十.djvu 037.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庶征典·卷一~卷十三.djvu 038.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庶征典·卷十四~卷二十六.djvu 039.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庶征典·卷二十七~卷三十七.djvu 040.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庶征典·卷三十八~卷五十一.djvu 041.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庶征典·卷五十二~卷六十四.djvu 042.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庶征典·卷六十五~卷七十八.djvu 043.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庶征典·卷七十九~卷九十一.djvu 044.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庶征典·卷九十二~卷一百六.djvu 045.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庶征典·卷一百七~卷一百二十一.djvu 046.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卷一百二十二~卷一百三十五.djvu 047.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卷一百三十六~卷一百四十九.djvu 048.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卷一百五十~卷一百六十三.djvu 049.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卷一百六十四~卷一百七十五.djvu 050.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卷一百七十六~卷一百八十八.djvu 051.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坤舆典·卷一~卷十一.djvu 052.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坤舆典·卷十二~卷二十二.djvu 053.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坤舆典·卷二十三~卷三十三.djvu 054.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坤舆典·卷三十四~卷四十五.djvu 055.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坤舆典·卷四十六~卷五十七.djvu 056.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坤舆典·卷五十八~卷六十九.djvu 057.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坤舆典·卷七十~卷八十.djvu 058.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坤舆典·卷八十一~卷九十二.djvu 059.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坤舆典·卷九十三~卷一百四.djvu 060.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坤舆典·卷一百五~卷一百十六.djvu 061.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坤輿典·卷一百十七~卷一百二十八.djvu 062.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坤輿典·卷一百二十九~卷一百四十.djvu 063.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卷一~卷十.djvu 064.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卷十一~卷二十一.djvu 065.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卷二十二~卷三十三.djvu 066.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卷三十四~卷四十六.djvu 067 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卷四十七至卷五十九(縂第38、39葉闕).djvu 068.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卷六十~卷六十九.djvu 069.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卷七十~卷八十.djvu 070.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卷八十一~卷九十五.djvu 071.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卷九十六~卷一百八.djvu 072.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卷一百九~卷一百二十二.djvu 073.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卷一百二十三~卷一百三十五.djvu 074.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卷一百三十六~卷一百四十八.djvu 075.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卷一百四十九~卷一百六十四.djvu 076.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卷一百六十五~卷一百七十八.djvu 077.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卷一百七十九~卷一百九十.djvu 078.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卷一百九十一~卷二百.djvu 079.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卷二百一~卷二百十二.djvu 080.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卷二百十三~卷二百二十六.djvu 081.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卷二百二十七~卷二百三十九.djvu 082.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卷二百四十~卷二百五十一.djvu 083.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卷二百五十二~卷二百六十三.djvu 084.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卷二百六十四~卷二百七十七.djvu 085.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卷二百七十八~卷二百九十二.djvu 086.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卷二百九十三~卷三百三.djvu 087.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卷三百四~卷三百十六.djvu 088.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卷三百十~卷三百二十八.djvu 089.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卷三百二十九~卷三百四十二.djvu 090.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卷三百四十三~卷三百五十六.djvu 091.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卷三百五十七~卷三百七十.djvu 092.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卷三百七十一~卷三百八十三.djvu 093.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卷三百八十四~卷三百九十五.djvu 094.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卷三百九十六~卷四百十.djvu 095.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卷四百十一~卷四百二十四.djvu 096.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卷四百二十五~卷四百三十八.djvu 097.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卷四百三十九~卷四百五十三.djvu 098.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卷四百五十四~卷四百六十六.djvu 099.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卷四百六十七~卷四百八十.djvu 100.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卷四百八十一~卷四百九十四.djvu 101.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卷四百九十~卷五百八.djvu 102.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卷五百九~卷五百二十二.djvu 103.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卷五百二十三~卷五百三十三.djvu 104.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卷五百三十四~卷五百四十七.djvu 105.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卷五百四十八~卷五百六十.djvu 106.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卷五百六十一~卷五百七十四.djvu 107.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卷五百七十五~卷五百八十六.djvu 108.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卷五百八十七~卷五百九十八.djvu 109.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卷五百九十九~卷六百十.djvu 110.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卷六百十一~卷六百二十二.djvu 111.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卷六百二十三~卷六百三十四.djvu 112.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卷六百三十五~卷六百四十六.djvu 113.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卷六百四十七~卷六百五十七.djvu 114.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卷六百五十~卷六百七十.djvu 115.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卷六百七十一~卷六百八十四.djvu 116.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卷六百八十五~卷六百九十九.djvu 117.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卷七百~卷七百十四.djvu 118.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卷七百十五~卷七百二十六.djvu 119.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卷七百二十七~卷七百四十.djvu 120.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卷七百四十一~卷七百五十五.djvu 121.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卷七百五十六~卷七百七十.djvu 122.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卷七百七十一~卷七百八十六.djvu 123.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卷七百八十七~卷八百.djvu 124.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卷八百一~卷八百十四.djvu 125.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卷八百十五~卷八百二十七.djvu 126.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卷八百二十八~卷八百三十九.djvu 127.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卷八百四十~卷八百五十.djvu 128.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卷八百五十一~卷八百六十二.djvu 129.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卷八百六十三~卷八百七十五.djvu 130.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卷八百七十六~卷八百八十九.djvu 131.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卷八百九十~卷九百四.djvu 132.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卷九百五~卷九百二十.djvu 133.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卷九百二十一~卷九百三十五.djvu 134.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卷九百三十六~卷九百四十五.djvu 135.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卷九百四十六~卷九百五十八.djvu 136.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卷九百五十九~卷九百七十一.djvu 137.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卷九百七十二~卷九百八十六.djvu 川上叹逝 穿壁借光 穿孔雀金屏 穿线溜 穿杨志 穿窬之智 穿针夜 传波红叶 传家存书种 传三箧 传神 传衣带 传檄手 窗棂障寒 窗雪囊萤 床谶 床头捉刀 床下 床印凝尘 吹尘视甑 吹笛 吹齑 吹毛得疵 吹秦娥凤管 吹秦台箫 吹箫1 吹箫2 吹箫客1 吹箫客2 吹箫楼 吹箫求凤 吹箫上嵩 吹—吷 吹竽滥 炊臼 垂白冯唐 垂钓隐 垂竿佐 垂弧之旦 垂景钟 垂帘训政 垂纶渭川 垂青顾 垂天健翮 春非我春 秋非我秋 春风懒笑 春梦 春秋一字褒 春衫别泪 春香 莼菜盐豉 莼鲈归隐 莼鲈秋风 莼鲈正美 唇亡齿枯 鹑奔奔 醇酎 辍洗 歠醨 辞粟首阳 雌伏 佽非射士 赐辩 从事青州 丛祠一炬 丛脞 丛桂招魂 促骊歌 爨桐鸣 爨犀船 爨下琴 爨下琴材 爨下余 爨余 爨余薪 爨余音 崔 崔生觅水 摧太玄 摧弦 翠凤 翠鸾同跨 存舌 寸长 寸肠楚猿 寸晷 寸丝为定 寸阴盈尺 指大 打碑 大电 大诰 大早云霓 大化 大恢网 大将登坛 大块噫气 大炉 大梦 大明 大鹏飞起 大鹏击水 大鹏六月有闲意 大人赋 大圣齐天 大庭 大庭世 大巫 大畜 大衍 大音 大造 大中 大壮 代匠伤手 代越悠思 玳簪 贷粟监河侯 待月庾楼 带二梁官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