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故事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三家注史记 >

卷三十二 齐太公世家第二

卷三十二 齐太公世家第二

  【正义】:括地志云:“天齐池在青州临淄县东南十五里。封禅书云‘齐之所以为齐者,以天齐也’。”

  太公望吕尚者,东海上人。【集解】:吕氏春秋曰:“东夷之土。”【索隐】:谯周曰:“姓姜,名牙。炎帝之裔,伯夷之後,掌四岳有功,封之於吕,子孙从其封姓,尚其後也。”按:後文王得之渭滨,云“吾先君太公望子久矣”,故号太公望。盖牙是字,尚是其名,後武王号为师尚父也。其先祖尝为四岳,佐禹平水土甚有功。虞夏之际封於吕,【集解】:徐广曰:“吕在南阳宛县西。”或封於申,【索隐】:地理志申在南阳宛县,申伯国也。吕亦在宛县之西也。姓姜氏。夏商之时,申、吕或封枝庶子孙,或为庶人,尚其後苗裔也。本姓姜氏,从其封姓,故曰吕尚。

  吕尚盖尝穷困,年老矣,【索隐】:谯周曰:“吕望尝屠牛於朝歌,卖饮於孟津。”以渔钓奸周西伯。【正义】:奸音干。括地志云:“兹泉水源出岐州岐山县西南凡谷。吕氏春秋云‘太公钓於兹泉,遇文王’。郦元云‘磻磎中有泉,谓之兹泉。泉水潭积,自成渊渚,即太公钓处,今人谓之凡谷。石壁深高,幽篁邃密,林泽秀阻,人迹罕及。东南隅有石室,盖太公所居也。水次有磻石可钓处,即太公垂钓之所。其投竿跪饵,两膝遗迹犹存,是有磻磎之称也。其水清泠神异,北流十二里注于渭’。说苑云‘吕望年七十钓于渭渚,三日三夜鱼无食者,望即忿,脱其衣冠。上有农人者,古之异人,谓望曰:“子姑复钓,必细其纶,芳其饵,徐徐而投,无令鱼骇。”望如其言,初下得鲋,次得鲤。刺鱼腹得书,书文曰“吕望封於齐”。望知其异’。”西伯将出猎,卜之,曰“所获非龙非■,【集解】:徐广曰:“敕知反。”【索隐】:徐广音敕知反,馀本亦作“螭”字。非虎非罴;所获霸王之辅”。於是周西伯猎,果遇太公於渭之阳,与语大说,曰:“自吾先君太公曰‘当有圣人適周,周以兴’。子真是邪?吾太公望子久矣。”故号之曰“太公望”,载与俱归,立为师。

  或曰,太公博闻,尝事纣。纣无道,去之。游说诸侯,无所遇,而卒西归周西伯。或曰,吕尚处士,隐海滨。周西伯拘羑里,散宜生、闳夭素知而招吕尚。吕尚亦曰“吾闻西伯贤,又善养老,盍往焉”。三人者为西伯求美女奇物,献之於纣,以赎西伯。西伯得以出,反国。言吕尚所以事周虽异,然要之为文武师。

  周西伯昌之脱羑里归,与吕尚阴谋修德以倾商政,其事多兵权与奇计,正义六韬云:“武王问太公曰:‘律之音声,可以知三军之消息乎?’太公曰:‘深哉王之问也!夫律管十二,其要有五:宫、商、角、徵、羽,此其正声也,万代不易。五行之神,道之常也,可以知敌。金、木、水、火、土,各以其胜攻之。其法,以天清静无阴云风雨,夜半遣轻骑往,至敌人之垒九百步,偏持律管横耳大呼惊之,有声应管,其来甚微。角管声应,当以白虎;徵管声应,当以玄武;商管声应,当以句陈;五管尽不应,无有商声,当以青龙:此五行之府,佐胜之徵,败之机也。’”故後世之言兵及周之阴权皆宗太公为本谋。周西伯政平,及断虞芮之讼,而诗人称西伯受命曰文王。伐崇、密须、【索隐】:按:郡国志在东郡廪丘县北,今曰顾城。密须,姞姓,在河南密县东,故密城是也。与安定姬姓密国别也。犬夷,大作丰邑。天下三分,其二归周者,太公之谋计居多。

  文王崩,武王即位。九年,欲修文王业,东伐以观诸侯集否。师行,师尚父【集解】:刘向别录曰:“师之,尚之,父之,故曰师尚父。父亦男子之美号也。”左杖黄钺,右把白旄以誓,曰:“苍兕苍兕,【索隐】:亦有本作“苍雉”。按:马融曰“苍兕,主舟楫官名”。又王充曰“苍兕者,水兽,九头”。今誓众,令急济,故言苍兕以惧之。然此文上下并今文泰誓也。总尔众庶,与尔舟楫,後至者斩!”遂至盟津。诸侯不期而会者八百诸侯。诸侯皆曰:“纣可伐也。”武王曰:“未可。”还师,与太公作此太誓。

  居二年,纣杀王子比干,囚箕子。武王将伐纣,卜,龟兆不吉,风雨暴至。群公尽惧,唯太公彊之劝武王,武王於是遂行。十一年【集解】:徐广曰:“一作‘三年’。”正月甲子,誓於牧野,伐商纣。纣师败绩。纣反走,登鹿台,遂追斩纣。明日,武王立于社,群公奉明水,【索隐】:周本纪毛叔郑奉明水也。卫康叔封布采席,【索隐】:周本纪卫康叔封布兹。兹是席,故此亦云采席也。师尚父牵牲,史佚策祝,以告神讨纣之罪。散鹿台之钱,发钜桥之粟,以振贫民。封比干墓,释箕子囚。迁九鼎,脩周政,与天下更始。师尚父谋居多。

  於是武王已平商而王天下,封师尚父於齐营丘。【正义】:括地志云:“营丘在青州临淄北百步外城中。”东就国,道宿行迟。逆旅之人曰:“吾闻时难得而易失。客寝甚安,殆非就国者也。”太公闻之,夜衣而行,犁明至国。【索隐】:犁音里奚反。犁犹比也。一云犁犹迟也。莱侯来伐,与之争营丘。营丘边莱。莱人,夷也,会纣之乱而周初定,未能集远方,是以与太公争国。

  太公至国,脩政,因其俗,简其礼,通商工之业,便鱼盐之利,而人民多归齐,齐为大国。及周成王少时,管蔡作乱,淮夷【正义】:孔安国云:“淮浦之夷,徐州之戎。”畔周,乃使召康公【集解】:服虔曰召公奭。命太公曰:“东至海,西至河,南至穆陵,北至无棣,【集解】:服虔曰:“是皆太公始受封土地疆境所至也。”【索隐】:旧说穆陵在会稽,非也。按:今淮南有故穆陵门,是楚之境。无棣在辽西孤竹。服虔以为太公受封境界所至,不然也,盖言其征伐所至之域也。五侯九伯,实得征之。”【集解】:杜预曰:“五等诸侯,九州之伯,皆得征讨其罪也。”齐由此得征伐,为大国。都营丘。

  盖太公之卒百有馀年,【集解】:礼记曰:“太公封於营丘,比及五世,皆反葬於周。”郑玄曰:“太公受封,留为太师,死葬於周。五世之後乃葬齐。”皇览曰:“吕尚冢在临菑县城南,去县十里。”。子丁公吕伋【集解】:徐广曰:“一作‘及’。”【正义】:谥法述义不克曰丁。立。丁公卒,子乙公得立。乙公卒,子癸公慈母【索隐】:系本作“庮公慈母”。谯周亦曰“祭公慈母”也。立。癸公卒,子哀公不辰【索隐】:系本作“不臣”。谯周亦作“不辰”。宋忠曰:“哀公荒淫田游,国史作还诗以刺之也。”立。

  哀公时,纪侯谮之周,周烹哀公【集解】:徐广曰周夷王。而立其弟静,是为胡公。【正义】:谥法弥年寿考曰胡。胡公徙都薄姑,【正义】:括地志云:“薄姑城在青州博昌县东北六十里。”而当周夷王之时。

  哀公之同母少弟山怨胡公,乃与其党率营丘人袭攻杀胡公而自立,【索隐】:宋忠曰:“其党周马繻人将胡公於贝水杀之,而山自立也。”是为献公。献公元年,尽逐胡公子,因徙薄姑都,治临菑。

  九年,献公卒,子武公寿立。武公九年,周厉王出奔,居彘。【正义】:直厉反。括地志云:“晋州霍邑县也。”郑玄云:“霍山在彘,本秦时霍伯国。”十年,王室乱,大臣行政,号曰“共和”。二十四年,周宣王初立。

  二十六年,武公卒,子厉公无忌立。厉公暴虐,故胡公子复入齐,齐人欲立之,乃与攻杀厉公。胡公子亦战死。齐人乃立厉公子赤为君,是为文公,而诛杀厉公者七十人。

  文公十二年卒,子成公脱【索隐】:系本及谯周皆作“说”。立。成公九年卒,子庄公购立。

  庄公二十四年,犬戎杀幽王,周东徙雒。秦始列为诸侯。五十六年,晋弑其君昭侯。

  六十四年,庄公卒,子釐公禄甫立。

  釐公九年,鲁隐公初立。十九年,鲁桓公弑其兄隐公而自立为君。

  二十五年,北戎伐齐。郑使太子忽来救齐,齐欲妻之。忽曰:“郑小齐大,非我敌。”遂辞之。

  三十二年,釐公同母弟夷仲年死。其子曰公孙无知,釐公爱之,令其秩服奉养比太子。

  三十三年,釐公卒,太子诸兒立,是为襄公。

  襄公元年,始为太子时,尝与无知斗,及立,绌无知秩服,无知怨。

  四年,鲁桓公与夫人如齐。齐襄公故尝私通鲁夫人。鲁夫人者,襄公女弟也,自釐公时嫁为鲁桓公妇,及桓公来而襄公复通焉。鲁桓公知之,怒夫人,夫人以告齐襄公。齐襄公与鲁君饮,醉之,使力士彭生抱上鲁君车,因拉杀鲁桓公,集解公羊传曰:“■幹而杀之。”何休曰:“■,折声也。”【正义】:拉音力合反。桓公下车则死矣。鲁人以为让,【索隐】:让犹责也。而齐襄公杀彭生以谢鲁。

  八年,伐纪,纪迁去其邑。【集解】:徐广曰:“年表云去其都邑。”【索隐】:按:春秋庄四年“纪侯大去其国”,左传云“违齐难”是也。

  十二年,初,襄公使连称、管至父戍葵丘,【集解】:贾逵曰:“连称、管至父皆齐大夫。”杜预曰:“临淄县西有地名葵丘。”【索隐】:杜预曰“临淄西有地名葵丘”。又桓三十五年会诸侯於葵丘,当鲁僖公九年,杜预曰“陈留外黄县东有葵丘”。不同者,盖葵丘有两处,杜意以戍葵丘当不远出齐境,故引临淄县西之葵丘。若三十五年会诸侯於葵丘,杜氏又以不合在本国,故引外黄东葵丘为注,所以不同尔。瓜时而往,及瓜而代。【集解】:服虔曰:“瓜时,七月。及瓜谓後年瓜时。”往戍一岁,卒瓜时而公弗为发代。或为请代,公弗许。故此二人怒,因公孙无知谋作乱。连称有从妹在公宫,无宠,【集解】:服虔曰:“为妾在宫也。”使之间襄公,【集解】:王肃曰:“候公之间隙。”曰“事成以女为无知夫人”。冬十二月,襄公游姑棼,【集解】:贾逵曰:“齐地也。”【正义】:音扶云反。遂猎沛丘。【集解】:杜预曰:“乐安博昌县南有地名贝丘。”【索隐】:左传作“贝丘”也。【正义】:左传云“齐襄公田于贝丘,坠车伤足”,即此也。见彘,从者曰“彭生”。【集解】:服虔曰:“公见彘,从者乃见彭生,鬼改形为豕也。”公怒,射之,彘人立而啼。公惧,坠车伤足,失屦。反而鞭主屦者茀【正义】:非佛反,下同。茀,主履者也。三百。茀出宫。而无知、连称、管至父等闻公伤,乃遂率其众袭宫。逢主屦茀,茀曰:“且无入惊宫,惊宫未易入也。”无知弗信,茀示之创,【正义】:音疮。乃信之。待宫外,令茀先入。茀先入,即匿襄公户间。良久,无知等恐,遂入宫。茀反与宫中及公之幸臣攻无知等,不胜,皆死。无知入宫,求公不得。或见人足於户间,发视,乃襄公,遂弑之,而无知自立为齐君。

  桓公元年春,齐君无知游於雍林。【集解】:贾逵曰:“渠丘大夫也。”【索隐】:亦有本作“雍廪”。贾逵曰“渠丘大夫”。左传云“雍廪杀无知”,杜预曰“雍廪,齐大夫”。此云“游雍林,雍林人尝有怨无知,遂袭杀之”,盖以雍林为邑名,其地有人杀无知。贾言“渠丘大夫”者,渠丘邑名,雍林为渠丘大夫也。雍林人尝有怨无知,及其往游,雍林人袭杀无知,告齐大夫曰:“无知弑襄公自立,臣谨行诛。唯大夫更立公子之当立者,唯命是听。”

  初,襄公之醉杀鲁桓公,通其夫人,杀诛数不当,淫於妇人,数欺大臣,群弟恐祸及,故次弟纠奔鲁。其母鲁女也。管仲、召忽傅之。次弟小白奔莒,鲍叔傅之。小白母,卫女也,有宠於釐公。小白自少好善大夫高傒。【集解】:贾逵曰:“齐正卿高敬仲也。”【正义】:傒音奚。及雍林人杀无知,议立君,高、国先阴召小白於莒。鲁闻无知死,亦发兵送公子纠,而使管仲别将兵遮莒道,射中小白带钩。小白详死,管仲使人驰报鲁。鲁送纠者行益迟,六日至齐,则小白已入,高傒立之,是为桓公。

  桓公之中钩,详死以误管仲,已而载温车中驰行,亦有高、国内应,故得先入立,发兵距鲁。秋,与鲁战于乾时,【集解】:杜预曰:“乾时,齐地也。时水在乐安界,岐流,旱则涸竭,故曰乾时。”鲁兵败走,齐兵掩绝鲁归道。齐遗鲁书曰:“子纠兄弟,弗忍诛,请鲁自杀之。召忽、管仲雠也,请得而甘心醢之。不然,将围鲁。”鲁人患之,遂杀子纠于笙渎。【集解】:贾逵曰:“鲁地句渎也。”【索隐】:贾逵云“鲁地句渎”。又按:邹诞生本作“莘渎”,莘笙声相近。笙如字,渎音豆。论语作“沟渎”,盖後代声转而字异,故诸文不同也。召忽自杀,管仲请囚。桓公之立,发兵攻鲁,心欲杀管仲。鲍叔牙曰:“臣幸得从君,君竟以立。君之尊,臣无以增君。君将治齐,即高傒与叔牙足也。君且欲霸王,非管夷吾不可。夷吾所居国国重,不可失也。”於是桓公从之。乃详为召管仲欲甘心,实欲用之。管仲知之,故请往。鲍叔牙迎受管仲,及堂阜而脱桎梏,【集解】:贾逵曰:“堂阜,鲁北境。”杜预曰:“堂阜,齐地。东莞蒙阴县西北有夷吾亭,或曰鲍叔解夷吾缚於此,因以为名也。”斋祓而见桓公。桓公厚礼以为大夫,任政。

  桓公既得管仲,与鲍叔、隰朋、【集解】:徐广曰:“或作‘崩’也。”高傒修齐国政,连五家之兵,【集解】:国语曰:“管子制国五家为轨,十轨为里,四里为连,十连为乡,以为军令。”伸轻重鱼盐之利,【索隐】:按:管子有理人轻重之法七篇。轻重谓钱也。又有捕鱼、煮盐法也。以赡贫穷,禄贤能,齐人皆说。

  二年,伐灭郯,【集解】:徐广曰:“一作‘谭’。”【索隐】:据春秋,鲁庄十年“齐师灭谭”是也。杜预曰“谭国在济南平陵县西南”。然此郯乃东海郯县,盖亦不当作“谭”字也。郯子奔莒。初,桓公亡时,过郯,郯无礼,故伐之。

  五年,伐鲁,鲁将师败。鲁庄公请献遂邑以平,【集解】:杜预曰:“遂在济北蛇丘县东北。”桓公许,与鲁会柯而盟。【集解】:杜预曰:“此柯今济北东阿,齐之阿邑,犹祝柯今为祝阿。”鲁将盟,曹沬以匕首劫桓公於坛上,【集解】:何休曰:“土基三尺,阶三等,曰坛。会必有坛者,为升降揖让,称先君以相接也。”曰:“反鲁之侵地!”桓公许之。已而曹沬去匕首,北面就臣位。桓公後悔,欲无与鲁地而杀曹沬。管仲曰:“夫劫许之而倍信杀之,【集解】:徐广曰:“一云已许之而背信杀劫也。”愈一小快耳,而弃信於诸侯,失天下之援,不可。”於是遂与曹沬三败所亡地於鲁。诸侯闻之,皆信齐而欲附焉。七年,诸侯会桓公於甄,【集解】:杜预曰:“甄,卫地,今东郡甄城也。”而桓公於是始霸焉。

  十四年,陈厉公子完,【正义】:音桓。号敬仲,来奔齐。齐桓公欲以为卿,让;於是以为工正。【集解】:贾逵曰:“掌百工。”田成子常之祖也。

  二十三年,山戎伐燕,【集解】:服虔曰:“山戎,北狄,盖今鲜卑也。”何休曰:“山戎者,戎中之别名也。”燕告急於齐。齐桓公救燕,遂伐山戎,至于孤竹而还。燕庄公遂送桓公入齐境。桓公曰:“非天子,诸侯相送不出境,吾不可以无礼於燕。”於是分沟割燕君所至与燕,命燕君复修召公之政,纳贡于周,如成康之时。诸侯闻之,皆从齐。

  二十七年,鲁湣公母曰哀姜,桓公女弟也。哀姜淫於鲁公子庆父,庆父弑湣公,哀姜欲立庆父,鲁人更立釐公。【集解】:徐广曰:“史记‘僖’字皆作‘釐’。”桓公召哀姜,杀之。

  二十八年,卫文公有狄乱,告急於齐。齐率诸侯城楚丘【集解】:贾逵曰:“卫地也。”【索隐】:杜预曰:“不言城卫,卫未迁。”楚丘在济阴城武县南,即今之卫南县。而立卫君。

  二十九年,桓公与夫人蔡姬戏船中。蔡姬习水,荡公,【集解】:贾逵曰:“荡,摇也。”公惧,止之,不止,出船,怒,归蔡姬,弗绝。蔡亦怒,嫁其女。桓公闻而怒,兴师往伐。

  三十年春,齐桓公率诸侯伐蔡,蔡溃。【集解】:服虔曰:“民逃其上曰溃也。”遂伐楚。楚成王兴师问曰:“何故涉吾地?”管仲对曰:“昔召康公命我先君太公曰:‘五侯九伯,若实征之,以夹辅周室。’【集解】:左传曰:“周公、太公股肱周室,夹辅成王也。”赐我先君履,【集解】:杜预曰:“所践履之界。”东至海,西至河,南至穆陵,北至无棣。楚贡包茅不入,王祭不具,【集解】:贾逵曰:“包茅,菁茅包匭之也,以供祭祀。”杜预曰:“尚书‘包匭菁茅’,茅之为异未审。”是以来责。昭王南征不复,是以来问。”【集解】:服虔曰:“周昭王南巡狩,涉汉未济,船解而溺昭王,王室讳之,不以赴,诸侯不知其故,故桓公以为辞责问楚也。”【索隐】:宋衷云:“昭王南伐楚,辛由靡为右,涉汉中流而陨,由靡逐王,遂卒不复,周乃侯其後于西翟。”楚王曰:“贡之不入,有之,寡人罪也,敢不共乎!昭王之出不复,君其问之水滨。”【集解】:杜预曰:“昭王时汉非楚境,故不受罪。”齐师进次于陉。【集解】:杜预曰:“陉,楚地,颍川召陵县南有陉亭。”左传曰:“凡师一宿为舍,再宿为信,过信为次。”夏,楚王使屈完将兵扞齐,齐师退次召陵。【集解】:杜预曰:“召陵,颍川县。”桓公矜屈完以其众。屈完曰:“君以道则可;若不,则楚方城以为城,【集解】:服虔曰:“方城山在汉南。”韦昭曰:“方城,楚北之?戹塞。”杜预曰“方城山在南阳叶县南”是也。【索隐】:按:地理志叶县南有长城,号曰方城,则杜预、韦昭说为得,而服氏云在汉南,未知有何凭据。江、汉以为沟,君安能进乎?”乃与屈完盟而去。过陈,陈袁涛涂诈齐,令出东方,觉。秋,齐伐陈。【集解】:左传曰:“讨不忠也。”是岁,晋杀太子申生。

  三十五年夏,会诸侯于葵丘。【集解】:杜预曰:“陈留外黄县东有葵丘也。”周襄王使宰孔赐桓公文武胙、彤弓矢、大路,【集解】:贾逵曰:“大路,诸侯朝服之车,谓之金路。”命无拜。桓公欲许之,管仲曰“不可”,乃下拜受赐。【集解】:韦昭曰:“下堂拜赐也。”秋,复会诸侯於葵丘,益有骄色。周使宰孔会。诸侯颇有叛者。【集解】:公羊传曰:“葵丘之会,桓公震而矜之,叛者九国。”晋侯病,後,遇宰孔。宰孔曰:“齐侯骄矣,弟无行。”从之。是岁,晋献公卒,里克杀奚齐、卓子,【集解】:徐广曰:“史记‘卓’多作‘悼’。”【正义】:卓,丑角反。秦穆公以夫人入公子夷吾为晋君。桓公於是讨晋乱,至高梁,集解服虔曰:“晋地也。”杜预曰:“在平阳县西南。”使隰朋立晋君,还。

  是时周室微,唯齐、楚、秦、晋为彊。晋初与会,【正义】:与音预,下同。献公死,国内乱。秦穆公辟远,不与中国会盟。楚成王初收荆蛮有之,夷狄自置。唯独齐为中国会盟,而桓公能宣其德,故诸侯宾会。於是桓公称曰:“寡人南伐至召陵,望熊山;北伐山戎、离枝、孤竹;【集解】:地理志曰令支县有孤竹城,疑离枝即令支也,令离声相近。应劭曰:“令音铃。”铃离声亦相近。管子亦作“离”字。【索隐】:离枝音零支,又音令祗,又如字。离枝,孤竹,皆古国名。秦以离枝为县,故地理志辽西令支县有孤竹城。尔雅曰“孤竹、北户、西王母、日下谓之四荒”也。西伐大夏,涉流沙;【正义】:大夏,并州晋阳是也。束马悬车登太行,至卑耳山【正义】:卑音壁。刘伯庄及韦昭并如字。而还。诸侯莫违寡人。寡人兵车之会三,【正义】:左传云鲁庄十三年,会北杏以平宋乱;僖四年,侵蔡,遂伐楚;六年,伐郑,围新城也。乘车之会六,【正义】:左传云鲁庄十四年,会于鄄;十五年,又会鄄;十六年,同盟于幽;僖五年,会首止;八年,盟于洮;九年,会葵丘是也。九合诸侯,一匡天下。【正义】:匡,正也。一匡天下,谓定襄王为太子之位也。昔三代受命,有何以异於此乎?吾欲封泰山,禅梁父。”管仲固谏,不听;乃说桓公以远方珍怪物至乃得封,桓公乃止。

  三十八年,周襄王弟带与戎、翟合谋伐周,齐使管仲平戎於周。周欲以上卿礼管仲,管仲顿首曰:“臣陪臣,安敢!”三让,乃受下卿礼以见。三十九年,周襄王弟带来奔齐。齐使仲孙请王,为带谢。襄王怒,弗听。

  四十一年,秦穆公虏晋惠公,复归之。是岁,管仲、隰朋皆卒。【正义】:括地志云:“管仲冢在青州临淄县南二十一里牛山上,与桓公冢连。隰朋墓在青州临淄县东北七里也。”管仲病,桓公问曰:“群臣谁可相者?”管仲曰:“知臣莫如君。”公曰:“易牙如何?”【正义】:即雍巫也。贾逵云:“雍巫,雍人名巫,易牙也。”对曰:“杀子以適君,非人情,不可。”公曰:“开方如何?”对曰:“倍亲以適君,非人情,难近。”【集解】:管仲曰:“卫公子开方去其千乘之太子而臣事君也。”公曰:“竖刀如何?”【正义】:刀,鸟条反。颜师古云:“竖刀、易牙皆齐桓公臣。管仲有病,桓公往问之,曰:‘将何以教寡人?’管仲曰:‘原君远易牙、竖刀。’公曰:‘易牙烹其子以快寡人,尚可疑邪?’对曰:‘人之情非不爱其子也,其子之忍,又将何爱於君!’公曰:‘竖刀自宫以近寡人,犹尚疑邪?’对曰:‘人之情非不爱其身也,其身之忍,又将何有於君!’公曰:‘诺。’管仲遂尽逐之,而公食不甘心不怡者三年。公曰:‘仲父不已过乎?’於是皆即召反。明年,公有病,易牙、竖刀相与作乱,塞宫门,筑高墙,不通人。有一妇人逾垣入至公所。公曰:‘我欲食。’妇人曰:‘吾无所得。’公曰:‘我欲饮。’妇人曰:‘吾无所得。’公曰:‘何故?’曰:‘易牙、竖刀相与作乱;塞宫门,筑高墙,不通人,故无所得。’公慨然叹,涕出,曰:‘嗟乎,圣人所见岂不远哉!若死者有知,我将何面目见仲父乎?’蒙衣袂而死乎寿宫。蟲流於户,盖以杨门之扇,二月不葬也。”对曰:“自宫以適君,非人情,难亲。”管仲死,而桓公不用管仲言,卒近用三子,三子专权。

  四十二年,戎伐周,周告急於齐,齐令诸侯各发卒戍周。是岁,晋公子重耳来,桓公妻之。

  四十三年。初,齐桓公之夫人三:曰王姬、徐姬、【索隐】:按:系本徐,嬴姓。礼,妇人称国及姓,今此言“徐姬”者,然姬是众妾之总称,故汉禄秩令云“姬妾数百”。妇人亦总称姬,姬亦未必尽是姓也。蔡姬,皆无子。桓公好内,集解服虔曰:“内,妇官也。”多内宠,如夫人者六人,长卫姬,生无诡;索隐左传作“无亏”也。少卫姬,生惠公元;郑姬,生孝公昭;葛嬴,生昭公潘;密姬,生懿公商人;宋华子,【集解】:贾逵曰:“宋华氏之女,子姓。”生公子雍。桓公与管仲属孝公於宋襄公,以为太子。雍巫【集解】:贾逵曰:“雍巫,雍人,名巫,易牙字。”【索隐】:贾逵以雍巫为易牙,未知何据。按:管子有棠巫,恐与雍巫是一人也。有宠於卫共姬,因宦者竖刀以厚献於桓公,亦有宠,桓公许之立无诡。【集解】:杜预曰:“易牙既有宠於公,为长卫姬请立。”管仲卒,五公子皆求立。冬十月乙亥,齐桓公卒。易牙入,与竖刀因内宠杀群吏,【集解】:服虔曰:“内宠如夫人者六人。群吏,诸大夫也。”杜预曰:“内宠,内官之有权宠者。”而立公子无诡为君。太子昭奔宋。

  桓公病,五公子各树党争立。及桓公卒,遂相攻,以故宫中空,莫敢棺。【正义】:音古患反。桓公尸在床上六十七日,尸蟲出于户。十二月乙亥,无诡立,乃棺赴。辛巳夜,敛殡。【集解】:徐广曰:“敛,一作‘临’也。”

  桓公十有馀子,要其後立者五人:无诡立三月死,无谥;次孝公;次昭公;次懿公;次惠公。孝公元年三月,宋襄公率诸侯兵送齐太子昭而伐齐。齐人恐,杀其君无诡。齐人将立太子昭,四公子之徒攻太子,太子走宋,宋遂与齐人四公子战。五月,宋败齐四公子师而立太子昭,是为齐孝公。宋以桓公与管仲属之太子,故来征之。以乱故,八月乃葬齐桓公。【集解】:皇览曰:“桓公冢在临菑城南七里所菑水南。”【正义】:括地志云:“齐桓公墓在临菑县南二十一里牛山上,亦名鼎足山,一名牛首堈,一所二坟。晋永嘉末,人发之,初得版,次得水银池,有气不得入,经数日,乃牵犬入中,得金蚕数十薄,珠襦、玉匣、缯采、军器不可胜数。又以人殉葬,骸骨狼藉也。”

  六年春,齐伐宋,以其不同盟于齐也。【集解】:服虔曰:“鲁僖公十九年,诸侯盟于齐,以无忘桓公之德。宋襄公欲行霸道,不与盟,故伐之。”夏,宋襄公卒。七年,晋文公立。

  十年,孝公卒,孝公弟潘因卫公子开方杀孝公子而立潘,是为昭公。昭公,桓公子也,其母曰葛嬴。

  昭公元年,晋文公败楚於城濮,【正义】:贾逵云:“卫地也。”而会诸侯践土,朝周,天子使晋称伯。【正义】:音霸。六年,翟侵齐。晋文公卒。秦兵败於殽。十二年,秦穆公卒。

  十九年五月,昭公卒,子舍立为齐君。舍之母无宠於昭公,国人莫畏。昭公之弟商人以桓公死争立而不得,阴交贤士,附爱百姓,百姓说。及昭公卒,子舍立,孤弱,即与众十月即墓上弑齐君舍,而商人自立,是为懿公。懿公,桓公子也,其母曰密姬。

  懿公四年春,初,懿公为公子时,与丙戎【索隐】:左传“丙”作“邴”,邴歜也。之父猎,争获不胜,及即位,断丙戎父足,【正义】:左传云“乃掘而别之”,杜预云“断其尸足也”。而使丙戎仆。【集解】:贾逵曰:“仆,御也。”庸职之妻好,【索隐】:左传作“阎职”,此言“庸职”。不同者,传所云“阎”,姓;“职”,名也。此言“庸职”,庸非姓,盖谓受顾织之妻,史意不同,字则异耳。【正义】:国语及左传作“阎职”。公内之宫,使庸职骖乘。五月,懿公游於申池,【集解】:杜预曰:“齐南城西门名申门。齐城无池,唯此门左右有池,疑此是也。”左思齐都赋注曰:“申池,海滨齐薮也。”二人浴,戏。职曰:“断足子!”戎曰:“夺妻者!”二人俱病此言,乃怨。谋与公游竹中,二人弑懿公车上,弃竹中而亡去。

  懿公之立,骄,民不附。齐人废其子而迎公子元於卫,立之,是为惠公。惠公,桓公子也。其母卫女,曰少卫姬,避齐乱,故在卫。

  惠公二年,长翟来,【集解】:穀梁传曰:“身横九亩,断其首而载之,眉见於轼。”王子城父攻杀之,【集解】:贾逵曰:“王子城父,齐大夫。”埋之於北门。晋赵穿弑其君灵公。

  十年,惠公卒,子顷公无野立。【正义】:顷音倾。初,崔杼有宠於惠公,惠公卒,高、国畏其偪也,逐之,崔杼奔卫。

  顷公元年,楚庄王彊,伐陈;二年,围郑,郑伯降,已复国郑伯。

  六年春,晋使郤克於齐,齐使夫人帷中而观之。郤克上,夫人笑之。郤克曰:“不是报,不复涉河!”归,请伐齐,晋侯弗许。齐使至晋,郤克执齐使者四人河内,杀之。八年。晋伐齐,齐以公子彊质晋,晋兵去。十年春,齐伐鲁、卫。鲁、卫大夫如晋请师,皆因郤克。【索隐】:成二年左传鲁臧宜叔、卫孙桓子如晋,皆主於郤克是。晋使郤克以车八百乘【集解】:贾逵曰:“八百乘,六万人。”为中军将,士燮将上军,栾书将下军,以救鲁、卫,伐齐。六月壬申,与齐侯兵合靡笄下。【集解】:徐广曰:“靡,一作‘摩’。”贾逵曰:“靡笄,山名也。”【索隐】:靡,如字。靡笄,山名,在济南,与代地磨笄山不同。癸酉,陈于鞍。【集解】:服虔曰:“鞍,齐地名也。”逄丑父【集解】:贾逵曰:“齐大夫。”为齐顷公右。顷公曰:“驰之,破晋军会食。”射伤郤克,流血至履。克欲还入壁,其御曰:“我始入,再伤,不敢言疾,恐惧士卒,原子忍之。”遂复战。战,齐急,丑父恐齐侯得,乃易处,顷公为右,车絓於木而止。【正义】:絓,胡卦反。止也。有所碍也。晋小将韩厥伏齐侯车前,曰“寡君使臣救鲁、卫”,戏之。丑父使顷公下取饮,【正义】:左传云“及华泉,骖絓於木而止。丑父使公下,如华泉取饮。郑周父御佐车,苑茷为右,载齐侯获免”也。因得亡,脱去,入其军。晋郤克欲杀丑父。丑父曰:“代君死而见僇,後人臣无忠其君者矣。”克舍之,丑父遂得亡归齐。於是晋军追齐至马陵。【集解】:徐广曰:“一作‘陉’。”骃案:贾逵曰“马陉,齐地也”。齐侯请以宝器谢,【集解】:左传曰:“赂以纪甗、玉磬也。”不听;必得笑克者萧桐叔子,【集解】:杜预曰:“桐叔,萧君之字,齐侯外祖父。子,女也。难斥言其母,故远言之。”贾逵曰:“萧,附庸,子姓。”令齐东亩。【集解】:服虔曰:“欲令齐陇亩东行。”【索隐】:垄亩东行,则晋车马东向齐行易也。对曰:“叔子,齐君母。齐君母亦犹晋君母,子安置之?且子以义伐而以暴为後,其可乎?”於是乃许,令反鲁、卫之侵地。【正义】:左传云晋师及齐国,使齐人归我汶阳之田也。

  十一年,晋初置六卿,赏鞍之功。齐顷公朝晋,欲尊王晋景公,【索隐】:王劭按:张衡曰“礼,诸侯朝天子执玉,既授而反之。若诸侯自相朝,则不授玉”。齐顷公战败朝晋而授玉,是欲尊晋侯为王,太史公探其旨而言。今按:此文不云“授玉”,王氏之说复何所依,聊记异耳。晋景公不敢受,乃归。归而顷公弛苑囿,薄赋敛,振孤问疾,虚积聚以救民,民亦大说。厚礼诸侯。竟顷公卒,百姓附,诸侯不犯。

  十七年,顷公卒,【集解】:皇览曰:“顷公冢近吕尚冢。”子灵公环立。

  灵公九年,晋栾书弑其君厉公。十年,晋悼公伐齐,齐令公子光质晋。十九年,立子光为太子,高厚傅之,令会诸侯盟於锺离。【正义】:括地志云:“锺离故城在沂州承县界。”二十七年,晋使中行献子伐齐。【索隐】:荀偃祖林父代为中行,後改姓为中行氏。献子名偃。齐师败,灵公走入临菑。晏婴止灵公,灵公弗从。曰:“君亦无勇矣!”晋兵遂围临菑,临菑城守不敢出,晋焚郭中而去。

  二十八年,初,灵公取鲁女,生子光,以为太子。仲姬,戎姬。戎姬嬖,仲姬生子牙,属之戎姬。戎姬请以为太子,公许之。仲姬曰:“不可。光之立,列於诸侯矣,【集解】:服虔曰:“数从诸侯征伐盟会。”今无故废之,君必悔之。”公曰:“在我耳。”遂东太子光,【集解】:贾逵曰:“徙之东垂也。”使高厚傅牙为太子。灵公疾,崔杼迎故太子光而立之,是为庄公。庄公杀戎姬。五月壬辰,灵公卒,庄公即位,执太子牙於句窦之丘,杀之。八月,崔杼杀高厚。晋闻齐乱,伐齐,至高唐。【集解】:杜预曰:“高唐在祝阿县西北。”

  庄公三年,晋大夫栾盈【集解】:徐广曰:“史记多作‘逞’。”奔齐,庄公厚客待之。晏婴、田文子谏,公弗听。四年,齐庄公使栾盈间入晋曲沃【集解】:贾逵曰:“栾盈之邑。”为内应,以兵随之,上太行,入孟门。【集解】:贾逵曰:“孟门、太行皆晋山隘也。”【索隐】:孟门山在朝歌东北。太行山在河内温县西。栾盈败,齐兵还,取朝歌。【集解】:贾逵曰:“晋邑。”

  六年,初,棠公妻好,【集解】:贾逵曰:“棠公,齐棠邑大夫。”棠公死,崔杼取之。庄公通之,数如崔氏,以崔杼之冠赐人。待者曰:“不可。”崔杼怒,因其伐晋,欲与晋合谋袭齐而不得间。庄公尝笞宦者贾举,贾举复侍,为崔杼间公【集解】:服虔曰:“伺公间隙。”【正义】:间音闲,又如字。以报怨。五月,莒子朝齐,齐以甲戌飨之。崔杼称病不视事。乙亥,公问崔杼病,遂从崔杼妻。崔杼妻入室,与崔杼自闭户不出,公拥柱而歌。【集解】:服虔曰:“公以为姜氏不知己在外,故歌以命之也。一曰公自知见欺,恐不得出,故歌以自悔。”宦者贾举遮公从官而入,闭门,崔杼之徒持兵从中起。公登台而请解,不许;请盟,不许;请自杀於庙,不许。皆曰:“君之臣杼疾病,不能听命。【集解】:服虔曰:“言不能亲听公命。”近於公宫。【集解】:服虔曰:“崔杼之宫近公宫,淫者或诈称公。”陪臣争趣有淫者,【集解】:徐广曰:“争,一作‘扞’。”【索隐】:左传作“扞趣”。此为“争趣”者,是太史公变左氏之文。言陪臣但争趣投有淫者耳,更不知他命也。不知二命。”【集解】:杜预曰:“言得淫人,受崔子命讨之,不知他命也。”公逾墙,射中公股,公反坠,遂弑之。晏婴立崔杼门外,【集解】:贾逵曰:“闻难而来。”曰:“君为社稷死则死之,为社稷亡则亡之。【集解】:服虔曰:“谓以公义为社稷死亡也。如是者,臣亦随之死亡。”若为己死己亡,非其私暱,谁敢任之!”【集解】:服虔曰:“言君自以己之私欲取死亡之祸,则私近之臣所当任也。”杜预曰:“私暱,所亲爱也。非所亲爱,无为当其祸也。”门开而入,枕公尸而哭,三踊而出。人谓崔杼:“必杀之。”崔杼曰:“民之望也,舍之得民。”【集解】:服虔曰:“置之,所以得人心。”

  丁丑,崔杼立庄公异母弟杵臼,【集解】:徐广曰:“史记多作‘箸臼’。”是为景公。景公母,鲁叔孙宣伯女也。景公立,以崔杼为右相,庆封为左相。二相恐乱起,乃与国人盟曰:“不与崔庆者死!”晏子仰天曰:“婴所不唯忠於君利社稷者是从!”不肯盟。庆封欲杀晏子,崔杼曰:“忠臣也,舍之。”齐太史书曰“崔杼弑庄公”,崔杼杀之。其弟复书,崔杼复杀之。少弟复书,崔杼乃舍之。

  景公元年,初,崔杼生子成及彊,其母死,取东郭女,生明。东郭女使其前夫子无咎与其弟偃【正义】:杜预云:“东郭偃,东郭姜之弟也。”相崔氏。成有罪,【正义】:左传云成有疾而废之。杜预云有恶疾也。二相急治之,立明为太子。成请老於崔,崔杼许之,二相弗听,曰:“崔,宗邑,不可。”【集解】:杜预曰:“济南东朝阳县西北有崔氏城也。”成、彊怒,告庆封。【正义】:左传云成彊告庆封曰:“夫子身亦子所知也,唯无咎与偃是从,父兄莫能进矣。恐害夫子,敢以告。”庆封曰:“苟利夫子,必去之,难吾助汝。”乃杀东郭偃、棠无咎於崔氏朝也。其妻及崔杼皆缢死,崔明奔鲁。庆封与崔杼有郤,欲其败也。成、彊杀无咎、偃於崔杼家,家皆奔亡。崔杼怒,无人,使一宦者御,见庆封。庆封曰:“请为子诛之。”使崔杼仇卢蒲嫳【集解】:贾逵曰:“嫳,齐大夫庆封之属。”攻崔氏,杀成、彊,尽灭崔氏,崔杼妇自杀。崔杼毋归,【索隐】:毋音无也。亦自杀。庆封为相国,专权。

  三年十月,庆封出猎。初,庆封已杀崔杼,益骄,嗜酒好猎,不听政令。庆舍用政,【集解】:服虔曰:“舍,庆封之子也。生传其职政与子。”已有内郤。田文子谓桓子曰:“乱将作。”田、鲍、高、栾氏相与谋庆氏。庆舍发甲围庆封宫,四家徒共击破之。庆封还,不得入,奔鲁。齐人让鲁,封奔吴。吴与之硃方,聚其族而居之,富於在齐。其秋,齐人徙葬庄公,僇崔杼尸於市以说众。

  九年,景公使晏婴之晋,与叔向私语曰:“齐政卒归田氏。田氏虽无大德,以公权私,有德於民,民爱之。”十二年,景公如晋,见平公,欲与伐燕。十八年,公复如晋,见昭公。二十六年,猎鲁郊,因入鲁,与晏婴俱问鲁礼。三十一年,鲁昭公辟季氏难,奔齐。齐欲以千社封之,【集解】:贾逵曰:“二十五家为一社。千社,二万五千家也。”子家止昭公,昭公乃请齐伐鲁,取郓【正义】:郓,郓城也。以居昭公。

  三十二年,彗星见。景公坐柏寝,叹曰:“堂堂!谁有此乎?”【集解】:服虔曰:“景公自恐德薄不能久享齐国,故曰‘谁有此’也。”群臣皆泣,晏子笑,公怒。晏子曰:“臣笑群臣谀甚。”景公曰:“彗星出东北,当齐分野,寡人以为忧。”晏子曰:“君高台深池,赋敛如弗得,刑罚恐弗胜,茀星【正义】:茀音佩。谓客星侵近边侧欲相害。将出,彗星【正义】:彗,息岁反。若帚形,见,其境有乱也。何惧乎?”公曰:“可禳否?”晏子曰:“使神可祝而来,【正义】:祝音章受反。亦可禳而去也。百姓苦怨以万数,而君令一人禳之,安能胜众口乎?”是时景公好治宫室,聚狗马,奢侈,厚赋重刑,故晏子以此谏之。

  四十二年,吴王阖闾伐楚,入郢。

  四十七年,鲁阳虎攻其君,不胜,奔齐,请齐伐鲁。鲍子谏景公,乃囚阳虎。阳虎得亡,奔晋。

  四十八年,与鲁定公好会夹谷。【集解】:服虔曰:“东海祝其县是也。”犁鉏【索隐】:且,即馀反。即犁弥也。曰:“孔丘知礼而怯,请令莱人为乐,集解杜预曰:“莱人,齐所灭莱夷。”因执鲁君,可得志。”景公害孔丘相鲁,惧其霸,故从犁鉏之计。方会,进莱乐,孔子历阶上,使有司执莱人斩之,以礼让景公。景公惭,乃归鲁侵地以谢,而罢去。是岁,晏婴卒。

  五十五年,范、中行反其君於晋,晋攻之急,来请粟。田乞欲为乱,树党於逆臣,说景公曰:“范、中行数有德於齐,不可不救。”及使乞救而输之粟。

  五十八年夏,景公夫人燕姬適子死。景公宠妾芮姬生子荼,【索隐】:左传曰“鬻姒之子荼嬖”,则荼母姓姒。此作“芮姬”,不同也。谯周依左氏作“鬻姒”,邹诞生本作“芮姁”。姁音五句反。荼少,其母贱,无行,诸大夫恐其为嗣,乃言原择诸子长贤者为太子。景公老,恶言嗣事,又爱荼母,欲立之,惮发之口,乃谓诸大夫曰:“为乐耳,国何患无君乎?”秋,景公病,命国惠子、高昭子集解杜预曰:“惠子,国夏也。昭子,高张也。”立少子荼为太子,逐群公子,迁之莱。【集解】:服虔曰:“莱,齐东鄙邑。”景公卒,【集解】:皇览曰:“景公冢与桓公冢同处。”太子荼立,是为晏孺子。冬,未葬,而群公子畏诛,皆出亡。荼诸异母兄公子寿、【索隐】:一作“嘉”。驹、黔【正义】:三公子。奔卫,【集解】:徐广曰:“一云‘寿、黔奔卫’。”【索隐】:三人奔卫。公子駔、【索隐】:左传作“鉏”。阳生奔鲁。【索隐】:二人奔鲁,凡五公子也。莱人歌之曰:“景公死乎弗与埋,三军事乎弗与谋,【集解】:服虔曰:“莱人见五公子远迁鄙邑,不得与景公葬埋之事及国三军之谋,故愍而歌。”杜预曰:“称谥,盖葬後而为此歌,哀群公子失所也。”师乎师乎,胡党之乎?”【集解】:服虔曰:“师,众也。党,所也。言公子徒众何所適也。”

  晏孺子元年春,田乞伪事高、国者,每朝,乞骖乘,言曰:“子得君,大夫皆自危,欲谋作乱。”又谓诸大夫曰:“高昭子可畏,及未发,先之。”大夫从之。六月,田乞、鲍牧乃与大夫以兵入公宫,攻高昭子。昭子闻之,与国惠子救公。公师败,田乞之徒追之,国惠子奔莒,遂反杀高昭子。晏圉奔鲁。【集解】:贾逵曰:“圉,晏婴之子。”八月,齐秉意兹。【集解】:徐广曰:“左传八月,齐邴意兹奔鲁。”田乞败二相,乃使人之鲁召公子阳生。阳生至齐,私匿田乞家。十月戊子,田乞请诸大夫曰:“常之母有鱼菽之祭,【集解】:何休曰:“齐俗,妇人首祭事。言鱼豆者,示薄陋无所有也。”幸来会饮。”会饮,田乞盛阳生橐中,置坐中央,发橐出阳生,曰:“此乃齐君矣!”大夫皆伏谒。将与大夫盟而立之,鲍牧醉,乞诬大夫曰:“吾与鲍牧谋共立阳生。”鲍牧怒曰:“子忘景公之命乎?”诸大夫相视欲悔,阳生前,顿首曰:“可则立之,否则已。”鲍牧恐祸起,乃复曰:“皆景公子也,何为不可!”乃与盟,立阳生,是为悼公。悼公入宫,使人迁晏孺子於骀,【集解】:贾逵曰:“齐邑。”杀之幕下,而逐孺子母芮子。芮子故贱而孺子少,故无权,国人轻之。

  悼公元年,齐伐鲁,取讙、阐。【集解】:杜预曰:“阐在东平刚县北。”【索隐】:二邑名。讙在今博城县西南。杜预曰:“阐在东平刚县北。”初,阳生亡在鲁,季康子以其妹妻之。及归即位,使迎之。季姬与季鲂侯通,【集解】:杜预曰:“鲂侯,康子叔父也。”言其情,鲁弗敢与,故齐伐鲁,竟迎季姬。季姬嬖,齐复归鲁侵地。

  鲍子与悼公有郤,不善。四年,吴、鲁伐齐南方。鲍子弑悼公,赴于吴。吴王夫差哭於军门外三日,将从海入讨齐。齐人败之,吴师乃去。晋赵鞅伐齐,至赖而去。【集解】:服虔曰:“赖,齐邑。”齐人共立悼公子壬,是为简公。集解徐广曰:“年表云简公壬者,景公之子也。”

  简公四年春,初,简公与父阳生俱在鲁也,监止有宠焉。及【集解】:贾逵曰:“阚止,子我也。”【索隐】:监,左传作“阚”,音苦滥反。阚在东平须昌县东南也。即位,使为政。田成子惮之,骤顾於朝。【集解】:杜预曰:“心不安,故数顾也。”御鞅【集解】:贾逵曰:“鞅,齐大夫也。”【索隐】:鞅,名也,为仆御之官,故曰御鞅,亦田氏之族。按:系本陈桓子无宇产子亹,亹产子献,献产鞅也。言简公曰:“田、监不可并也,君其择焉。”【集解】:杜预曰:“择用一人也。”弗听。子我夕,【集解】:服虔曰:“夕省事。”田逆杀人,逢之,集解服虔曰:“子我将往夕省事於君,而逢逆之杀人也。”杜预曰:“逆,子行。陈氏宗。”遂捕以入。【集解】:杜预曰:“执逆入至於朝也。”田氏方睦,集解服虔曰:“陈常方欲谋有齐国,故和其宗族。”使囚病而遗守囚者酒,集解服虔曰;“使陈逆诈病而遗也。”醉而杀守者,得亡。子我盟诸田於陈宗。【集解】:服虔曰:“子我见陈逆得生出,而恐为陈氏所怨,故与盟而请和也。陈宗,宗长之家。”初,田豹欲为子我臣,【集解】:贾逵曰:“豹,陈氏族也。”使公孙言豹,【集解】:贾逵曰:“公孙,齐大夫也。”杜预曰:“言,介达之意。”豹有丧而止。後卒以为臣,【集解】:杜预曰:“终丧也。”幸於子我。子我谓曰:“吾尽逐田氏而立女,可乎?”对曰:“我远田氏矣。【集解】:服虔曰:“言我与陈氏宗疏远也。”且其违者不过数人,【集解】:服虔曰:“违者,不从子我者。”何尽逐焉!”遂告田氏。子行曰:“彼得君,弗先,必祸子。”【集解】:服虔曰:“彼谓阚止也。子谓陈常也。”子行舍於公宫。【集解】:服虔曰:“止於公宫,为陈氏作内间也。”

  夏五月壬申,成子兄弟四乘如公。【集解】:服虔曰:“成子兄弟八人,二人共一乘,故曰四乘。”【索隐】:服虔曰:“成子兄弟八人,二人共乘一车,故四乘。”按系本,陈僖子乞产成子常、简子齿、宣子其夷、穆子安、廪丘子医兹、芒子盈、惠子得,凡七人。杜预又取昭子庄以充八人之数。按系本,昭子是桓子之子,成子之叔父,又不名庄,彊相证会,言四乘有八人耳。今按:田完系家云田常兄弟四人如公宫,与此事同。今此唯称四乘,不云人数,知四乘谓兄弟四人乘车而入,非二人共车也。然其昆弟三人不见者,盖时或不在,不同入公宫,不可彊以四乘为八人,添叔父为兄弟之数。服、杜殊失也。子我在幄,【集解】:杜预曰:“幄,帐也,听政之处也。”出迎之,遂入,闭门。【集解】:服虔曰:“成子兄弟见子我出,遂突入,反闭门,子我不得复入。”宦者御之,【集解】:服虔曰:“阉竖以兵御陈氏。”子行杀宦者。【集解】:服虔曰:“舍於公宫,故得杀之。”公与妇人饮酒於檀台,【集解】:服虔曰:“当陈氏入时,饮酒於此台。”成子迁诸寝。【集解】:服虔曰:“欲徙公令居寝也。”公执戈将击之,集解杜预曰:“疑其作乱也。”太史子馀【集解】:服虔曰:“齐大夫。”曰:“非不利也,将除害也。”【集解】:杜预曰:“言将为公除害也。”成子出舍于库,【集解】:杜预曰:“以公怒故也。”闻公犹怒,将出,【集解】:服虔曰:“出奔也。”曰:“何所无君!”子行拔剑曰:“需,事之贼也。【集解】:杜预曰:“言需疑则害事。”谁非田宗?【集解】:杜预曰:“言陈氏宗族众多。”所不杀子者有如田宗。”【集解】:杜预曰:“言子若欲出,我必杀子,明如陈宗。”乃止。子我归,属徒【集解】:服虔曰:“会徒众。”攻闱与大门,【集解】:宫中之门曰闱。大门,公门也。皆弗胜,乃出。田氏追之。丰丘人执子我以告,集解贾逵曰:“丰丘,陈氏邑也。”杀之郭关。【集解】:服虔曰:“齐关名。”成子将杀大陆子方,【集解】:服虔曰:“子方,子我党,大夫东郭贾也。”田逆请而免之。以公命取车於道,【集解】:杜预曰:“子方取道中行人车。”出雍门。【集解】:杜预曰:“齐城门。”田豹与之车,弗受,曰:“逆为余请,豹与余车,余有私焉。事子我而有私於其雠,何以见鲁、卫之士?”【集解】:服虔曰:“子方将欲奔鲁、卫也。”左传曰:“东郭贾奔卫。”

  庚辰,田常执简公于袪州。【集解】:春秋作“舒州”。贾逵曰:“陈氏邑也。”【索隐】:袪音舒,其字从人。左氏作“舒”,舒,陈氏邑。说文作“余阝”,余阝在薛县。公曰:“余蚤从御鞅言,不及此。”甲午,田常弑简公于袪州。田常乃立简公弟骜,【索隐】:系本及谯周皆作“敬”,盖误也。是为平公。平公即位,田常相之,专齐之政,割齐安平以东为田氏封邑。【集解】:徐广曰:“年表云平公之时,齐自是称田氏。”【索隐】:安平,齐邑。按:地理志涿郡有安平县也。

  平公八年,越灭吴。二十五年卒,子宣公积立。

  宣公五十一年卒,子康公贷立。田会反廪丘。【索隐】:田会,齐大夫。廪,邑名,东郡有廪丘县也。

  康公二年,韩、魏、赵始列为诸侯。十九年,田常曾孙田和始为诸侯,迁康公海滨。

  二十六年,康公卒,吕氏遂绝其祀。田氏卒有齐国,为齐威王,彊於天下。

  太史公曰:吾適齐,自泰山属之琅邪,北被于海,膏壤二千里,其民阔达多匿知,其天性也。以太公之圣,建国本,桓公之盛,修善政,以为诸侯会盟,称伯,不亦宜乎?洋洋哉,固大国之风也!

  【索隐述赞】太公佐周,实秉阴谋。既表东海,乃居营丘。小白致霸,九合诸侯。及溺内宠,衅锺蟲流。庄公失德,崔杼作仇。陈氏专政,厚货轻收。悼、简遘祸,田、阚非俦。沨沨馀烈,一变何由?

查看目录 >> 《三家注史记》


国学迷 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杨玉环为什么没有当上皇后 程咬金未曾做过皇帝 为何被世人称为“土皇帝”? 嘉庆是怎样称帝的?嘉庆一生对清朝有何功劳 解密:到底该如何评价万历皇帝怠政30年? 贾诩乱武是怎么回事 贾诩与曹操是什么关系 唐睿宗李旦肃明皇后刘氏简介 金砖银行行长:已考虑吸纳新成员 多国要求加入 贺知章《题袁氏别业》古诗原文意思赏析 揭秘明代最成功的皇帝明成祖朱棣的传奇一生 北欧诸神之弗丽嘉:北欧神话体系中的美神 揭秘:历史上道光帝为什么没有立恭亲王为太子? 裹小脚的历史 古代男性为何十分喜爱三寸金莲 蔡桓公并没有讳疾忌医:前后的表现都是正常思维 揭秘三国初期人物董卓真的吃人肉了吗? 揭秘:中国古代哪位皇帝登基后还被人打耳光 东晋双雄祖逖与刘琨:两个悲情英雄的结局如何? 解密明朝历史:日本亲王为何敢杀大明使臣? 刘秀的后代有哪些人 刘秀刘邦是什么关系 中国的僵尸为何都是一副清朝官员打扮? 成吉思汗成就霸业的原因 杰出的军事天才 南明弘光帝有多荒淫:当众将幼女演员强奸致死 安史之乱后的李隆基:失去爱妃帝位被儿子软禁 揭秘慈禧太后下葬时口含的夜明珠值多少钱? 秦始皇如何用两年就消灭了嫪吕两大集团? 因为受到慈禧太后的青睐 这个太监被暴尸三天 远征军特务连长回忆滇缅战役战役:不适应环境 明朝的灭亡之因:明朝是被李自成灭掉的还是满清 古人也喜欢玩角色扮演 而且他们还是皇族! 未解之谜:武则天守陵石像为什么都没头? 盘点明治维新中的伟人:明治维新中三个伟大脑袋 军统戴笠神秘莫测狡兔三窟:不肯照相怕被人认识 堂堂神机妙算的智多星吴用为什么会被逼上梁山? 揭秘:解开唐代女子偏爱着男装的原因 乾隆的两大宠臣纪晓岚与和珅是如何结怨的? 绿珠是谁?西晋石崇宠妾梁绿珠生平简介 狂生郦食其:刘邦夺取天下时功劳最大的人 阴丽华凭什么让刘秀为其衷情一生?阴丽华简介 韩信明明是个难得人才 却放弃帝皇位 宋仁宗死后由谁即位? 赵祯为何不肯立太子? 宋江为何把喜欢林冲的扈三娘嫁给王英 中国首次"西天取经":汉明帝派使者出使西域取佛经 如意的由来 如意源自哪里 如意的来历和用途 明朝锦衣卫首脑纪纲之死 历史上纪纲怎么死的? 大唐帝国的宦官们:从皇室家奴到掌握皇帝生死 雷震子最终的归宿究竟怎么样? 内奸接力叛变举报邓中夏 最终雨花台英勇就义 唐末农民起义的人物为何都是出身低微 解析历史上的王莽篡汉为什么能取得成功 大小周轮流做皇后竟迷得南唐李煜成了亡国君 国民党哪位“中统”特务头子因“军统”揭发而下台? 圆明园的皇家秘密:乾隆12岁时首次面见祖父康熙 史上最痴情皇帝:哪位皇帝四任妻子皆寡妇 陈寅恪曾在牛津大学讲语言学 能听懂的学者很少 北齐两大战将:一个是鬼面兰陵 一个是他 刘备伐吴失败的关键战役是哪个战役 王亚樵和杜月笙的故事有哪些 赵云忠心耿耿为何却得不到刘备的重用 三国解密:其实曹操也知道吕布是一条狼! 解密《水浒传》:古代人是如何度过元宵佳节? 中国必将收回的十大宝贵领土! 神行太保戴宗简介 戴宗最后结局如何? 为什么王翦不爱财却一定要装得像一个守财奴? 汉代如何避免皇帝秘书夜长发困:两位美女作陪 上官婉儿墓三大疑云 透露旷世才女多少秘密? 三国历史上左慈是何许人也:是神仙幻化而来的吗 揭秘拿破仑在莱比锡战役中为什么会失败 关羽刮骨疗毒之谜:为关羽刮骨疗毒的是华佗吗? 苗族文化 苗族的医药文化有着怎样的起源 红颜祸水:宠妃赵飞燕真的有那么很坏吗? 红楼梦贾蓉是个什么样的人?如何评价贾蓉? 古代造假绝招:纪晓岚用泥蜡烛 “木牛流马”是否为诸葛亮所造之物? 汉废帝:做坏事最多的短命皇帝 唐朝历史上第一次记录欧洲战俘是哪个战争? 中国女皇帝:陈硕真与武则天的怨与情! 历史上千古炒作第一人:吕不韦超前使用后世营销 巾帼英雄樊梨花:集美貌和智慧于一体的女子 揭秘:“女大十八变”是指十八岁还是十八个变化? 曹髦年纪轻轻却去世 揭秘曹髦死于何人之手 乾隆为何立十五阿哥为继承人 又为何要退位 西汉名将曹襄真的是平阳公主的私生子吗 五代十国之:北汉历史介绍 北汉历史简介 乾隆皇帝的生辰八字为何如此神奇?是真有天命 圆明园一开始并非就是皇帝御园 那是干啥的? 历史悬疑:曹操生死相托的弟兄张邈为什么会背叛? 长孙无忌之死:谁是逼死长孙无忌的幕后黑手? 揭秘: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中原大战混战经过 清代皇帝分葬东西二陵有何风水玄机? 这位修女去世126年肉身不腐容颜依旧不改 干爹文化:古代最大“干爹”丑闻为争当儿皇帝 省出来的大浪费:清道光朝节俭出的闹剧始末 陆游为何要休弃妻子唐婉 揭秘陆游休妻 明朝皇帝朱元璋的儿子们的介绍 趣史:宋朝苏轼和王安石有何恩怨纠葛? 明朝嘉靖皇帝朱厚熜:为爸爸改皇统的孝顺皇帝 三八妇女节的由来 三八妇女节是怎么来的? 历史上第一个称帝的女皇帝 竟惨遭裸刑至死 揭秘:新中国第一个五年计划是怎么制订出来的 国民党历史上的“四大家族”哪家最有“才”? 康熙的子女有哪些?康熙子女们的人生结局如何 嘐嘐言六卷 大還閣琴譜六卷萬峰閣指法閟牋一卷雞山琴況一卷 泰西新史攬要二十四卷 修辭指南二十卷 匪庵四書明文選十卷補格一卷 第一生修梅花館詞九卷 四書題鏡三十六卷總論二十則 書房贊 越絕書十五卷 國語二十一卷 御製盛京賦三十二卷附篆書緣起一卷 西域釋地 歸餘鈔四卷 辯誣筆錄一卷 [光緒]小亞細亞志小亞細亞新志二卷 仲景全書四種 兵部武選司現行章程不分卷 [道光]重修昭化縣志四十八卷 [乾隆]饒陽縣志二卷首一卷末一卷 明狀元圖考五卷 池上草堂筆記四十卷 詩韻合璧五卷 春秋左傳音訓 宋史紀事本末一百九卷 汲古閣珍藏秘本書目一卷 紅樓夢傳奇□卷 牂柯客談七卷禹貢九州今地考二卷 四友遺詩 三松堂集二十卷續六卷 香豔叢書 荔村草堂詩續鈔一卷 定盦文集三卷續集四卷補四卷 瀛寰志略十卷 國朝常州詞錄三十卷 時日選擇用事宜忌一卷 中東戰紀本末八卷首一卷末一卷 藝六卷 白門草二卷 宋百家詩存二十卷 [康熙]壽寧縣志八卷 古詩選四卷 南宋雜事詩七卷 自愉堂文集六卷詩集四卷 陳修園醫書三十種 後漢紀三十卷 草廬經略十二卷 李長吉歌詩四卷外集一卷 左傳評三卷 歷代帝王年表三卷 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證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十卷 讀西學書法一卷 錦里新編十六卷首一卷 經韵集字析解二卷 靈素提要淺注十二卷 學道須知 二家宮詞一卷 新政真詮六編 庚子銷夏記八卷附聞者軒帖考一卷 寒山堂金石林時地考二卷 宛陵書屋古詩錄十二卷 讀孟子劄記捲上~卷下_.djvu 論語稽求篇卷一_.djvu 論語稽求篇卷二~卷五_.djvu 論語稽求篇卷六~卷七_.djvu 四書賸言卷一~卷四_.djvu 四書賸言補卷一~卷二_.djvu 大學證文卷一~卷四_.djvu 四書釋地_.djvu 四書釋地又續捲上~卷下_.djvu 四書釋地三續捲上~卷下_.djvu 四書劄記卷一~卷四_.djvu 此木軒四書說卷一_.djvu 此木軒四書說卷二~卷三_.djvu 此木軒四書說卷四~卷五_.djvu 此木軒四書說卷六~卷八_.djvu 此木軒四書說卷九_.djvu 四書逸箋卷一~卷六_.djvu 鄉黨圖考卷一_.djvu 鄉黨圖考卷二~卷三_.djvu 鄉黨圖考卷四~卷五_.djvu 鄉黨圖考卷六~卷七_.djvu 鄉黨圖考卷八~卷九_.djvu 鄉黨圖考卷十_.djvu 樂律全書卷一_.djvu 樂律全書卷二~卷三_.djvu 樂律全書卷四~卷五_.djvu 樂律全書卷六上_.djvu 樂律全書卷六下_.djvu 樂律全書卷七上_.djvu 樂律全書卷七下_.djvu 樂律全書卷八_.djvu 樂律全書卷九_.djvu 樂律全書卷十~卷十一_.djvu 樂律全書卷十二~卷十四_.djvu 樂律全書卷十五~卷十六_.djvu 樂律全書卷十七~卷十八_.djvu 樂律全書卷十九~卷二十_.djvu 樂律全書卷二十一_.djvu 樂律全書卷二十二_.djvu 樂律全書卷二十三_.djvu 樂律全書卷二十四_.djvu 樂律全書卷二十五_.djvu 樂律全書卷二十六_.djvu 樂律全書卷二十七~二十八_.djvu 樂律全書卷二十九_.djvu 樂律全書卷三十~三十一_.djvu 樂律全書卷三十二~三十三_.djvu 樂律全書卷三十四~三十五_.djvu 樂律全書卷三十六~三十七_.djvu 樂律全書卷三十八~三十九_.djvu 樂律全書卷四十~四十一_.djvu 樂律全書卷四十二_.djvu 御製律串正義上編卷一_.djvu 御製律串正義上編卷二_.djvu 御製律串正義下編卷一_.djvu 御製律串正義下編卷二_.djvu 御製律串正義續編卷一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首上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首下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一~卷二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三~卷四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五~卷六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七~卷八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九~卷十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十一~卷十二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十三~卷十四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十五~卷十七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十八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十九~卷二十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二十一~卷二十三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二十四~卷二十五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二十六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二十七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二十八~卷二十九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三十~卷三十一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三十二~卷三十四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三十五~卷三十六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三十七~卷三十八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三十九~卷四十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四十一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四十二~卷四十四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四十五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四十六~卷四十七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四十八~卷四十九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五十~卷五十一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五十二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五十三~卷五十五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五十六~卷五十八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五十九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六十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六十一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六十二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六十三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六十四~卷六十五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六十六~卷六十七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六十八~卷六十九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七十~卷七十三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七十四~卷七十七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七十八~卷七十九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八十~卷八十一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八十二~卷八十三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八十四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八十五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八十六~卷八十七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八十八~卷八十九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九十~卷九十一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九十二~卷九十三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九十四~卷九十五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九十六_.djvu 御製律串正義後編卷九十七_.djvu 六書統卷一_.djvu 六書統卷二~卷三_.djvu 六書統卷四~卷五_.djvu 六書統卷六_.djvu 六書統卷七~卷八_.djvu 六書統卷九~卷十_.djvu 六書統卷十一_.djvu 六書統卷十二_.djvu 六書統卷十三_.djvu 六書統卷十四_.djvu 回生起死 回眸一笑 回筹转策 回肠九转 回肠寸断 回船转舵 回邪入正 因事制宜 因人制宜 因人而异 因任授官 因公假私 因利乘便 因利制权 因地制宜 因小失大 因小见大 因循坐误 因循守旧 因循苟且 因敌为资 因敌取资 因时制宜 因材施教 因果报应 因祸为福 因祸得福 因缘为市 因败为成 因陋就寡 因难见巧 因风吹火 团头聚面 囤积居奇 囫囵半片 囫囵吞枣 困人天气 困心衡虑 困知勉行 困而不学 困而学之 围城打援 囹圄空虚 固壁清野 固执己见 固步自封 国中之国 国于天地 国仇家恨 国利民福 国家多故 国家大事 国富兵强 国将不国 国尔忘家 国无宁日 国是日非 国步艰难 国泰民安 国破家亡 国而忘家 国脉民命 国贼禄鬼 国难当头 图为不轨 图作不轨 图谋不轨 图财害命 圆冠方领 圆木警枕 圆顶方趾 圆颅方趾 圆首方足 圈牢养物 土偶蒙金 土头土脑 土崩鱼烂 土牛木马 土生土长 土豪劣绅 土鸡瓦犬 土龙沐猴 圣之时者 圣君贤相 圣帝明王 圣经贤传 在人口耳 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在人耳目 在劫难逃 在天之灵 在官言官,在府言府 在家出家 在所不惜 在所不辞 在所难免 在此一举 在谷满谷 圭璋特达 地上天宫 地丑力敌 地丑德齐 地久天长 地利不如人和 地利人和 地动山摇 地北天南 地塌天荒 地大物博 地尽其利 地平天成 地广人稀 地棘天荆 地灵人杰 地瘠民贫 地老天昏 地老天荒 地覆天翻 地角天涯 地阔天长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