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故事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三家注史记 >

卷三十一 吴太伯世家第一

卷三十一 吴太伯世家第一

  【索隐】:系家者,记诸侯本系也,言其下及子孙常有国。故孟子曰“陈仲子,齐之系家”。又董仲舒曰“王者封诸侯,非官之也,得以代为家也”。

  吴太伯,【集解】:韦昭曰:“後武王追封为吴伯,故曰吴太伯。”【索隐】:国语曰“黄池之会,晋定公使谓吴王夫差曰‘夫命圭有命,固曰吴伯,不曰吴王’”,是吴本伯爵也。范甯解论语曰“太者,善大之称;伯者,长也。周太王之元子故曰太伯”。称仲雍、季历,皆以字配名,则伯亦是字,又是爵,但其名史籍先阙耳。【正义】:吴,国号也。太伯居梅里,在常州无锡县东南六十里。至十九世孙寿梦居之,号句吴。寿梦卒,诸樊南徙吴。至二十一代孙光,使子胥筑阖闾城都之,今苏州也。太伯弟仲雍,【索隐】:伯、仲、季是兄弟次第之字。若表德之字,意义与名相符,则系本曰“吴孰哉居蕃离”,宋忠曰“孰哉,仲雍字。蕃离,今吴之馀暨也”。解者云雍是孰食,故曰雍字孰哉也。皆周太王之子,而王季历之兄也。季历贤,而有圣子昌,太王欲立季历以及昌,於是太佰、仲雍二人乃饹荆蛮,文身断发,示不可用,【集解】:应劭曰:“常在水中,故断其发,文其身,以象龙子,故不见伤害。”【正义】:江熙云:“太伯少弟季历生文王昌,有圣德,太伯知其必有天下,故欲传国於季历。以太王病,讬采药於吴越,不反。太王薨而季历立,一让也;季历薨而文王立,二让也;文王薨而武王立,遂有天下,三让也。又释云:太王病,讬采药,生不事之以礼,一让也;太王薨而不反,使季历主丧,不葬之以礼,二让也;断发文身,示不可用,使历主祭祀,不祭之以礼,三让也。”以避季历。季历果立,是为王季,而昌为文王。太伯之饹荆蛮,自号句吴。【集解】:宋忠曰:“句吴,太伯始所居地名。”【索隐】:荆者,楚之旧号,以州而言之曰荆。蛮者,闽也。南夷之名;蛮亦称越。此言自号句吴,吴名起於太伯,明以前未有吴号。地在楚越之界,故称荆蛮。颜师古注汉书,以吴言“句”者,夷语之发声,犹言“於越”耳。此言“号句吴”,当如颜解。而注引宋忠以为地名者,系本居篇曰“孰哉居蕃离,孰姑徙句吴”,宋氏见史记有“太伯自号句吴”之文,遂弥缝解彼云是太伯始所居地名。裴氏引之,恐非其义。蕃离既有其地,句吴何总不知真实?吴人不闻别有城邑曾名句吴,则系本之文或难依信。吴地记曰:“泰伯居梅里,在阖闾城北五十里许。”荆蛮义之,从而归之千馀家,立为吴太伯。

  太伯卒,【集解】:皇览曰:“太伯冢在吴县北梅里聚,去城十里。”无子,弟仲雍立,是为吴仲雍。仲雍卒,【索隐】:吴地记曰:“仲雍冢在吴郡常孰县西海虞山上,与言偃冢并列。”子季简立。季简卒,子叔达立。叔达卒,子周章立。是时周武王克殷,求太伯、仲雍之後,得周章。周章已君吴,因而封之。乃封周章弟虞仲於周之北故夏虚,【集解】:徐广曰:“在河东大阳县。”是为虞仲,【索隐】:夏都安邑,虞仲都大阳之虞城,在安邑南,故曰夏虚。左传曰“太伯、虞仲,太王之昭”,则虞仲是太王之子必也。又论语称“虞仲、夷逸隐居放言”,是仲雍称虞仲。今周章之弟亦称虞仲者,盖周章之弟字仲,始封於虞,故曰虞仲。则仲雍本字仲,而为虞之始祖,故後代亦称虞仲,所以祖与孙同号也。列为诸侯。

  周章卒,子熊遂立,熊遂卒,子柯相立。【正义】:柯音歌。相音相匠反。柯相卒,子彊鸠夷立。彊鸠夷卒,子馀桥疑吾立。【正义】:桥音蹻骄反。馀桥疑吾卒,子柯卢立。柯卢卒,子周繇立。【正义】:繇音遥,又音由。周繇卒,子屈羽立。【正义】:屈,居勿反。屈羽卒,子夷吾立。夷吾卒,子禽处立。禽处卒,子转立。【索隐】:谯周古史考云“柯转”。转卒,子颇高立。【索隐】:古史考作“颇梦”。颇高卒,子句卑立。【索隐】:古史考云“毕轸”。是时晋献公灭周北虞公,以开晋伐虢也。【索隐】:春秋经僖公五年“冬,晋人执虞公”。左氏二年传曰“晋荀息请以屈产之乘与垂棘之璧假道伐虢,宫之奇谏,不听。虞公许之,且请先伐之,遂伐虢,灭下阳”。五年传曰“晋侯复假道伐虢,宫之奇谏,不听。以其族行,曰‘虞不腊矣’。八月甲午,晋侯围上阳。冬十有二月,灭虢。师还,遂袭虞灭之”也。句卑卒,子去齐立。去齐卒,子寿梦立。【正义】:梦,莫公反。寿梦立而吴始益大,称王。

  自太伯作吴,五世而武王克殷,封其後为二:其一虞,在中国;其一吴,在夷蛮。十二世而晋灭中国之虞。中国之虞灭二世,而夷蛮之吴兴。【正义】:中国之虞灭後二世,合七十一年,至寿梦而兴大,称王。大凡从太伯至寿梦十九世。【索隐】:寿梦是仲雍十九代孙也。

  王寿梦二年,【索隐】:自寿梦已下始有其年,春秋唯记卒年。计二年当成七年也。楚之亡大夫申公巫臣怨楚将子反而饹晋,自晋使吴,教吴用兵乘车,令其子为吴行人,【集解】:服虔曰:“行人,掌国宾客之礼籍,以待四方之使,宾大客,受小客之币辞。”【索隐】:左传鲁成二年曰“巫臣使齐,及郑,使介反币,而以夏姬行,遂饹晋”。七年传曰“子重、子反杀巫臣之族而分其室,巫臣遗二子书曰‘余必使尔罢於奔命以死’。巫臣使於吴,吴子寿梦悦之,乃通吴于晋,教吴乘车,教之战阵,教之叛楚,寘其子狐庸焉,使为行人。吴始伐楚,伐巢,伐徐。马陵之会,吴入州来,子重、子反於是乎一岁七奔命”是。吴於是始通於中国。吴伐楚。十六年,楚共王伐吴,至衡山。【集解】:杜预曰:“吴兴乌程县南也。”【索隐】:春秋经襄三年“楚公子婴齐帅师伐吴”,左传曰“楚子重伐吴,为简之师,克鸠兹,至于衡山”也。

  二十五年,王寿梦卒。【索隐】:襄十二年经曰“秋九月,吴子乘卒”。左传曰寿梦。计从成六年至此,正二十五年。系本曰“吴孰姑徙句吴”。宋忠曰“孰姑,寿梦也”。代谓祝梦乘诸也。寿孰音相近,姑之言诸也,毛诗传读“姑”为“诸”,知孰姑寿梦是一人,又名乘也。寿梦有子四人,长曰诸樊,【索隐】:春秋经书“吴子遏”,左传称“诸樊”,盖遏是其名,诸樊是其号。公羊传“遏”作“谒”。次曰馀祭,次曰馀眛,【索隐】:左传曰“阍戕戴吴”。杜预曰“戴吴,馀祭也”。又襄二十八年左传,齐庆封奔吴,句馀与之硃方。杜预曰“句馀,吴子夷末也”。计馀祭以襄二十九年卒,则二十八年赐庆封邑,不得是夷末。且句馀馀祭或谓是一人,夷末惟史记、公羊作“馀眛”,左氏及穀梁并为“馀祭”。夷末、句馀音字各异,不得为一,或杜氏误耳。【正义】:祭,侧界反。眛,莫葛反。次曰季札。【索隐】:公羊传曰:“谒也,馀祭也,夷末也,与季子同母者四人。季子弱而才,兄弟皆爱之,同欲以为君,兄弟递相为君,而致国乎季子。故谒也死,馀祭也立;馀祭也死,夷末也立;夷末也死,则国宜之季子,季子使而亡焉。僚者长庶也,即之。阖闾曰:‘将从先君之命与,则国宜之季子也;如不从君之命,则宜立者我也。僚恶得为君乎?’於是使专诸刺僚。”史记寿梦四子,亦约公羊文,但以僚为馀迋子为异耳。左氏其文不明,服虔用公羊,杜预依史记及吴越春秋。下注徐广引系本曰“夷迋及僚,夷迋生光”,检系本今无此语。然按左狐庸对赵文子,谓“夷末甚德而度,其天所启也,必此君之子孙实终之”。若以僚为末子,不应此言。又光言“我王嗣”,则光是夷迋子,且明是庶子。季札贤,而寿梦欲立之,季札让不可,於是乃立长子诸樊,摄行事当国。

  王诸樊元年,【集解】:世本曰“诸樊徙吴”也。诸樊已除丧,让位季札。季札谢曰:“曹宣公之卒也,诸侯与曹人不义曹君,【集解】:服虔曰:“宣公,曹伯卢也,以鲁成公十三年会晋侯伐秦,卒于师。曹君,公子负刍也。负刍在国,闻宣公卒,杀太子而自立,故曰不义之也。”将立子臧,子臧去之,以成曹君,【集解】:服虔曰:“子臧,负刍庶兄。”【索隐】:成十三年左传曰:“曹宣公卒于师。曹人使公子负刍守,使公子欣时逆丧。秋,负刍杀其太子而自立。”杜预曰:“皆宣公庶子也。负刍,成公也。欣时,子臧也。”十五年传曰:“会于戚,讨曹成公也,执而归诸京师。诸侯将见子臧於王而立之。子臧曰:‘前志有之,曰圣达节,杜预曰:圣人应天命,不拘常礼也。次守节,杜预曰:谓贤者也。下失节。杜预曰:愚者,妄动也。为君,非吾节也。虽不能圣,敢失守乎?’遂逃奔宋。”君子曰【索隐】:君子者,左丘明所为史评仲尼之词,指仲尼为君子也。‘能守节矣’。君义嗣,【集解】:王肃曰:“义,宜也。嫡子嗣国,得礼之宜。”杜预曰:“诸樊嫡子,故曰义嗣。”谁敢干君!有国,非吾节也。札虽不材,原附於子臧之义。”吴人固立季札,季札弃其室而耕,乃舍之。【索隐】:“诸樊元年已除丧”至“乃舍之”,皆襄十四年左氏传文。【正义】:舍音舍。秋,吴伐楚,楚败我师。四年,晋平公初立。【索隐】:左传襄十六年春“葬晋悼公,平公即位”是也。

  十三年,王诸樊卒。【索隐】:春秋经襄二十五年:“十有二月,吴子遏伐楚,门于巢,卒。”左传曰:“吴子诸樊伐楚,以报舟师之役,门于巢。巢牛臣曰:‘吴王勇而轻,若启之,将亲门,我获射之,必殪。是君也死,疆其少安。’从之。吴子门焉,牛臣隐於短墙以射之,卒。”有命授弟馀祭,欲传以次,必致国於季札而止,以称先王寿梦之意,且嘉季札之义,兄弟皆欲致国,令以渐至焉。季札封於延陵,【索隐】:襄三十一年左传赵文子问於屈狐庸曰“延州来季子其果立乎”,杜预曰“延州来,季札邑也”昭二十七年左传曰“吴子使延州来季子聘于上国”,杜预曰“季子本封延陵,後复封州来,故曰延州来”。成七年左传曰“吴入州来”,杜预曰“州来,楚邑,淮南下蔡县是”。昭十三年传“吴伐州来”,二十三年传“吴灭州来”。则州来本为楚邑,吴光伐灭,遂以封季子也。地理志云会稽毗陵县,季札所居。太康地理志曰“故延陵邑,季札所居,栗头有季札祠”。地理志沛郡下蔡县云,古州来国,为楚所灭,後吴取之,至夫差,迁昭侯於此。公羊传曰“季子去之延陵,终身不入吴国”,何休曰“不入吴朝廷也”。此云“封於延陵”,谓因而赐之以菜邑。而杜预春秋释例土地名则云“延州来,阙”,不知何故而为此言也。故号曰延陵季子。

  王馀祭三年,齐相庆封有罪,自齐来饹吴。吴予庆封硃方之县,【集解】:吴地记曰:“硃方,秦改曰丹徒。”以为奉邑,以女妻之,富於在齐。

  四年,吴使季札聘於鲁,【集解】:在春秋鲁襄公二十九年。请观周乐。【集解】:服虔曰:“周乐,鲁所受四代之乐也。”杜预曰:“鲁以周公故,有天子礼乐。”为歌周南、召南。【集解】:杜预曰:“此皆各依其本国歌所常用声曲。”曰:“美哉,始基之矣,【集解】:王肃曰:“言始造王基也。”犹未也。【集解】:贾逵曰:“言未有雅、颂之成功也。”杜预曰:“犹有商纣,未尽善也。”然勤而不怨。”【集解】:杜预曰:“未能安乐,然其音不怨怒。”歌邶、鄘、卫。【集解】:杜预曰:“武王伐纣,分其地为三监。三监叛,周公灭之,并三监之地,更封康叔,故三国尽被康叔之化。”曰:“美哉,渊乎,忧而不困者也。【集解】:贾逵曰:“渊,深也。”杜预曰:“亡国之音哀以思,其民困。卫康叔、武公德化深远,虽遭宣公淫乱,懿公灭亡,民犹秉义,不至於困。”吾闻卫康叔、武公之德如是,是其卫风乎?”【集解】:贾逵曰:“康叔遭管叔、蔡叔之难,武公罹幽王、襃姒之忧,故曰康叔、武公之德如是。”杜预曰:“康叔,武公,皆卫之令德君也。听声以为别,故有疑言。”歌王。【集解】:服虔曰:“王室当在雅,衰微而列在风,故国人犹尊之,故称王,犹春秋之王人也。”杜预曰:“王,黍离也。”曰:“美哉,思而不惧,其周之东乎?”【集解】:服虔曰:“平王东迁雒邑。”杜预曰:“宗周殒灭,故忧思;犹有先王之遗风,故不惧也。”【正义】:思音肆。歌郑。【集解】:贾逵曰:“郑风,东郑是。”曰:“其细已甚,民不堪也,是其先亡乎?”【集解】:服虔曰:“其风细弱已甚,摄於大国之间,无远虑持久之风,故曰民不堪,将先亡也。”歌齐。曰:“美哉,泱泱乎大风也哉。【集解】:服虔曰:“泱泱,舒缓深远,有大和之意。其诗风刺,辞约而义微,体疏而不切,故曰大风。”【索隐】:泱,於良反。泱泱犹汪汪洋洋,美盛貌也。杜预曰“弘大之声”也。表东海者,其太公乎?【集解】:王肃曰:“言为东海之表式。”国未可量也。”【集解】:服虔曰:“国之兴衰,世数长短,未可量也。”杜预曰:“言其或将复兴。”歌豳。曰:“美哉,荡荡乎,乐而不淫,【集解】:贾逵曰:“荡然无忧,自乐而不荒淫也。”其周公之东乎?”【集解】:杜预曰:“周公遭管蔡之变,东征,为成王陈后稷先公不敢荒淫,以成王业,故言其周公东乎。”歌秦。曰:“此之谓夏声。夫能夏则大,大之至也,其周之旧乎?”【集解】:杜预曰:“秦仲始有车马礼乐,去戎狄之音而有诸夏之声,故谓之夏声。及襄公佐周平王东迁而受其故地,故曰周之旧也。”歌魏。曰:“美哉,沨沨乎,【索隐】:沨音冯,又音泛。杜预曰:“中庸之声。”大而■,【索隐】:左传作“大而婉”。杜预曰:“婉,约也。大而约,则俭节易行。”■字宜读为“婉”也。俭而易,行以德辅,此则盟主也。”【集解】:徐广曰:“盟,一作‘明’。”骃案:贾逵曰“其志大,直而有曲体,归中和中庸之德,难成而实易行。故曰以德辅此,则盟主也”。杜预曰“惜其国小而无明君”。【索隐】:注引徐广曰“盟,一作‘明’”。按:左传亦作“明”,此以听声知政,言其明听耳,非盟会也。歌唐。曰:“思深哉,其有陶唐氏之遗风乎?不然,何忧之远也?【集解】:杜预曰:“晋本唐国,故有尧之遗风。忧深思远,情发於声也。”非令德之後,谁能若是!”歌陈。曰:“国无主,其能久乎?”【集解】:杜预曰:“淫声放荡,无所畏忌,故曰国无主。”自郐以下,无讥焉。【集解】:服虔曰:“郐以下,及曹风也。其国小,无所刺讥。”歌小雅。【集解】:杜预曰:“小雅,小正,亦乐歌之章。”曰:“美哉,思而不贰,【集解】:杜预曰:“思文武之德,无贰叛之心也。”怨而不言,【集解】:王肃曰:“非不能言,畏罪咎也。”其周德之衰乎?集解杜预曰:“衰,小也。”犹有先王之遗民也。”【集解】:杜预曰:“谓有殷王馀俗,故未大衰。”歌大雅。【集解】:杜预曰:“大雅,陈文王之德,以正天下。”曰:“广哉,熙熙乎,【集解】:杜预曰:“熙熙,和乐声。”曲而有直体,【集解】:杜预曰:“论其声。”其文王之德乎?”歌颂。【集解】:杜预曰:“颂者,以其成功告於神明。”曰:“至矣哉,【集解】:贾逵曰:“言道备至也。”直而不倨,【集解】:杜预曰:“倨,傲也。”曲而不诎,【集解】:杜预曰:“诎,挠也。”近而不偪,【集解】:杜预曰:“谦,退也。”远而不携,集解杜预曰:“携,贰也。”而迁不淫,【集解】:服虔曰:“迁,徙也。文王徙酆,武王居鄗。”杜预曰:“淫,过荡也。”复而不厌,【集解】:杜预曰:“常日新也。”哀而不愁,【集解】:杜预曰:“知命也。”乐而不荒,【集解】:杜预曰:“节之以礼也。”用而不匮,【集解】:杜预曰:“德弘大。”广而不宣,集解杜预曰:“不自显也。”施而不费,【集解】:杜预曰:“因民所利而利之。”取而不贪,【集解】:杜预曰:“义然後取。”处而不厎,【集解】:杜预曰:“守之以道。”行而不流。【集解】:杜预曰:“制之以义。”五声和,八风平,【集解】:杜预曰:“宫、商、角、徵、羽谓之五声。八方之气谓之八风。”节有度,守有序,【集解】:杜预曰:“八音克谐,节有度也。无相夺伦,守有序也。”盛德之所同也。”【集解】:杜预曰:“颂有殷、鲁,故曰盛德之所同。”见舞象箾、南籥者,【集解】:贾逵曰:“象,文王之乐武象也。箾,舞曲也。南籥,以籥舞也。”【索隐】:箾音朔,又素交反。曰:“美哉,犹有感。”【集解】:服虔曰:“憾,恨也。恨不及己以伐纣而致太平也。”【索隐】:感读为“憾”,字省耳,胡暗反。见舞大武,【集解】:贾逵曰:“大武,周公所作武王乐也。”曰:“美哉,周之盛也其若此乎?”见舞韶护者,【集解】:贾逵曰:“韶护,殷成汤乐大护也。”曰:“圣人之弘也,【集解】:贾逵曰:“弘,大也。”犹有惭德,圣人之难也!”【集解】:服虔曰:“惭於始伐而无圣佐,故曰圣人之难也。”见舞大夏,【集解】:贾逵曰:“夏禹之乐大夏也。”曰:“美哉,勤而不德!集解服虔曰:“禹勤其身以治水土也。”非禹其谁能及之?”见舞招箾,【集解】:服虔曰:“有虞氏之乐大韶也。”【索隐】:“韶”“箫”二字体变耳。曰:“德至矣哉,大矣,【集解】:服虔曰:“至,帝王之道极於韶也。尽美尽善也。”如天之无不焘也,【集解】:贾逵曰:“焘,覆也。”如地之无不载也,虽甚盛德,无以加矣。观止矣,若有他乐,吾不敢观。”【集解】:服虔曰:“周用六代之乐,尧曰咸池,黄帝曰云门。鲁受四代,下周二等,故不舞其二。季札知之,故曰有他乐吾不敢请。”

  去鲁,遂使齐。说晏平仲曰:“子速纳邑与政。【集解】:服虔曰:“入邑与政职於公,不与国家之事。”无邑无政,乃免於难。齐国之政将有所归;未得所归,难未息也。”故晏子因陈桓子以纳政与邑,是以免於栾高之难。【集解】:难在鲁昭公八年。【正义】:难,乃惮反。在鲁昭公八年。栾施、高彊二氏作难,陈桓子和之乃解也。

  去齐,使於郑。见子产,如旧交。谓子产曰:“郑之执政侈,难将至矣,政必及子。子为政,慎以礼。【集解】:服虔曰:“礼,所以经国家,利社稷也。”不然,郑国将败。”去郑,適卫。说蘧瑗、史狗、史?、公子荆、公叔发、公子朝曰:“卫多君子,未有患也。”

  自卫如晋,将舍於宿,【集解】:左传曰:“将宿於戚。”【索隐】:注引左传曰“将宿於戚”。按:太史公欲自为一家,事虽出左氏,文则随义而换。既以“舍”字替“宿”,遂误下“宿”字替於“戚”。戚既是邑名,理应不易。今宜读宿为“戚”。戚,卫邑,孙文子旧所食地。闻锺声,【集解】:服虔曰:“孙文子鼓钟作乐也。”曰:“异哉!吾闻之,辩而不德,必加於戮。【集解】:服虔曰:“辩若斗辩也。夫以辩争,不以德居之,必加於刑戮也。”夫子获罪於君以在此,【集解】:贾逵曰:“夫子,孙文子也。获罪,出献公,以戚畔也。”惧犹不足,而又可以畔乎?【索隐】:左传曰:“而又何乐”。此“畔”字宜读曰“乐”。乐谓所闻钟声也,畔非其义也。夫子之在此,犹燕之巢于幕也。【集解】:王肃曰:“言至危也。”君在殡而可以乐乎?”【集解】:贾逵曰:“卫君献公棺在殡未葬。”遂去之。文子闻之,终身不听琴瑟。【集解】:服虔曰:“闻义而改也。琴瑟不听,况於钟鼓乎?”

  適晋,说赵文子、【索隐】:名武也。韩宣子、【索隐】:名起也。【正义】:世本云名秦。魏献子【索隐】:名锺舒也。曰:“晋国其萃於三家乎!”【集解】:服虔曰:“言晋国之祚将集於三家。”将去,谓叔向曰:“吾子勉之!君侈而多良,大夫皆富,政将在三家。【集解】:杜预曰:“富必厚施,故政在三家也。”吾子直,【集解】:服虔曰:“直,不能曲挠以从众。”必思自免於难。”

  季札之初使,北过徐君。徐君好季札剑,口弗敢言。季札心知之,为使上国,未献。还至徐,徐君已死,於是乃解其宝剑,系之徐君冢树而去。【正义】:括地志云:“徐君庙在泗州徐城县西南一里,即延陵季子挂剑之徐君也。”从者曰:“徐君已死,尚谁予乎?”季子曰:“不然。始吾心已许之,岂以死倍吾心哉!”

  七年,楚公子围弑其王夹敖而代立,是为灵王。【索隐】:春秋经襄二十五年,吴子遏卒;二十九年,阍杀吴子馀祭;昭十五年,吴子夷未卒。是馀祭在位四年,馀眛在位十七年。系家倒错二王之年,此七年正是馀眛之三年。昭元年经曰“冬十有一月,楚子麇卒”。左传曰“楚公子围将聘于郑,未出竟,闻王有疾而还。入问王疾,缢而杀之,孙卿曰:以冠缨绞之。遂杀其子幕及平夏。葬王于郏,谓之郏敖”也。十年,楚灵王会诸侯而以伐吴之硃方,以诛齐庆封。吴亦攻楚,取三邑而去。【集解】:左传曰:“吴伐楚,入棘、栎、麻,以报硃方之役。”【索隐】:杜预注彼云“皆楚东鄙邑也。谯国酂县东北有棘亭,汝阴新蔡县东北有栎亭”。按:解者以麻即襄城县故麻城是也。十一年,楚伐吴,至雩娄。【集解】:服虔曰:“雩娄,楚之东邑。”【索隐】:昭五年左传曰“楚子使沈尹射待命于巢,薳启强待命於雩娄”。今直言至雩娄,略耳。十二年,楚复来伐,次於乾谿,楚师败走。【集解】:杜预曰:“乾谿在谯国城父县南,楚东境。”

  十七年,王馀祭卒,【索隐】:春秋襄二十九年经曰“阍杀吴子馀祭”。左传曰“吴人伐越,获俘焉,以为阍,使守舟。吴子馀祭观舟,阍以刀杀之”。公羊传曰“近刑人则轻死之道”是也。弟馀眛立。王馀眛二年,楚公子弃疾弑其君灵王代立焉。【索隐】:据春秋,即眛之十五年也。昭十三年经曰“夏四月,楚公子比自晋归于楚,弑其君虔于乾谿,楚公子弃疾杀公子比”。左传具载,以词繁不录。公子比,弃疾,皆灵王弟也。比即子干也。灵王,公子围也,即位後易名为虔。弃疾即位後易名熊居,是为平王。史记以平王遂有楚国,故曰“弃疾弑君”;春秋以子干已为王,故曰“比杀君”:彼此各有意义也。

  四年,王馀眛卒,欲授弟季札。季札让,逃去。於是吴人曰:“先王有命,兄卒弟代立,必致季子。季子今逃位,则王馀眛後立。今卒,其子当代。”乃立王馀眛之子僚为王。【集解】:吴越春秋曰“王僚,夷眛子”,与史记同。【索隐】:此文以为馀眛子,公羊传以为寿梦庶子也。

  王僚二年,【索隐】:计僚元年当昭十六年。比二年,公子光亡王舟,事在昭十七年左传。公子光伐楚,【集解】:徐广曰:“世本云夷眛生光。”败而亡王舟。光惧,袭楚,复得王舟而还。【集解】:左传曰舟名“馀皇”。

  五年,楚之亡臣伍子胥来饹,公子光客之。【索隐】:左传昭二十年曰:“伍员如吴,言伐楚之利於州于。杜预曰:州于,吴子僚也。公子光曰:‘是宗为戮,而欲反其雠,不可从也。’员曰:‘彼将有他志,余姑为之求士,而鄙以待之。’乃见鱄设诸焉,而耕於鄙。”是谓客礼以接待也。公子光者,王诸樊之子也。【索隐】:此文以为诸樊子,系本以为夷眛子。常以为吾父兄弟四人,当传至季子。季子即不受国,光父先立。即不传季子,光当立。阴纳贤士,欲以袭王僚。

  八年,吴使公子光伐楚,败楚师,迎楚故太子建母於居巢以归。因北伐,败陈、蔡之师。九年,公子光伐楚,拔居巢、锺离。【集解】:服虔曰:“锺离,州来西邑也。”【索隐】:昭二十四年经曰:“冬,吴灭巢。”左传曰:“楚子为舟师以略吴疆。沈尹戌曰:‘此行也,楚必亡邑。不抚人而劳之,吴不动而速之。’吴人踵楚,边人不备,遂灭巢及锺离乃还也。”地理志居巢属庐江,锺离属九江。应劭曰“锺离子之国也”。初,楚边邑卑梁氏之处女与吴边邑之女争桑,索隐左传无其事。二女家怒相灭,两国边邑长闻之,怒而相攻,灭吴之边邑。吴王怒,故遂伐楚,取两都而去。【正义】:两都即锺离、居巢。

  伍子胥之初奔吴,说吴王僚以伐楚之利。公子光曰:“胥之父兄为僇於楚,欲自报其仇耳。未见其利。”於是伍员知光有他志,【集解】:服虔曰:“欲取国。”乃求勇士专诸,【集解】:贾逵曰:“吴勇士。”【索隐】:专或作“剸”。左传作“鱄设诸”。刺客传曰“诸,棠邑人也”。【正义】:吴越春秋云:“专诸,丰邑人。伍子胥初亡楚如吴时,遇之於途,专诸方与人斗,甚不可当,其妻呼,还。子胥怪而问其状。专诸曰:‘夫屈一人之下,必申万人之上。’胥因而相之,雄貌,深目,侈口,熊背,知其勇士。”见之光。光喜,乃客伍子胥。子胥退而耕於野,以待专诸之事。【索隐】:依左传即上五年“公子光客之”是也。事合记於五年,不应略彼而更具於此也。

  十二年冬,楚平王卒。【索隐】:昭二十六年春秋经书“楚子居卒”是也。按十二诸侯年表及左传,合在僚十一年。十三年春,吴欲因楚丧而伐之,【索隐】:据表及左氏传止合有十二年,事并见昭二十七年左传也。使公子盖馀、烛庸【集解】:贾逵曰:“二公子皆吴王僚之弟。”【索隐】:春秋作“掩馀”,史记并作“盖馀”,义同而字异。或者谓太史公被腐刑,不欲言“掩”也。贾逵及杜预及刺客传皆云“二公子,王僚母弟”。而昭二十三年左传曰“光帅右,掩馀帅左”,杜注彼则云“掩馀,吴王寿梦子”。又系族谱亦云“二公子并寿梦子”。若依公羊,僚为寿梦子,则与系族谱合也。以兵围楚之六、灊。【集解】:杜预曰:“灊在庐江六县西南。”使季札於晋,以观诸侯之变。【集解】:服虔曰:“察彊弱。”楚发兵绝吴兵後,吴兵不得还。於是吴公子光曰:“此时不可失也。”【集解】:贾逵曰:“时,言可杀王时也。”告专诸曰:“不索何获!【集解】:服虔曰:“不索当何时得也。”我真王嗣,当立,吾欲求之。季子虽至,不吾废也。”【集解】:王肃曰:“聘晋还至也。”专诸曰:“王僚可杀也。母老子弱,【集解】:服虔曰:“母老子弱,专诸讬其母子於光也。”王肃曰:“专诸言王母老子弱也。”【索隐】:依王肃解,与史记同,於理无失。服虔、杜预见左传下文云“我,尔身也,以其子为卿”,遂强解“是无若我何”犹言“我无若是何”,语不近情,过为迂回,非也。而两公子将兵攻楚,楚绝其路。方今吴外困於楚,而内空无骨鲠之臣,是无柰我何。”光曰:“我身,子之身也。”【集解】:服虔曰:“言我身犹尔身也。”四月丙子,【索隐】:春秋经唯言“夏四月”,左传亦无“丙子”,当别有按据,不知出何书也。光伏甲士於窟室,【集解】:杜预曰:“掘地为室也。”而谒王僚饮。【索隐】:谒,请也。本或作“请”也。王僚使兵陈於道,自王宫至光之家,门阶户席,皆王僚之亲也,人夹持铍。【集解】:音披。【索隐】:音披。刘逵注吴都赋“铍,两刃小刀”。公子光详为【索隐】:上音阳,下如字。左传曰“光伪足疾”,详即伪也。或读此“为”字音“伪”,非也。岂详伪重言邪?足疾,入于窟室,【集解】:杜预曰:“恐难作,王党杀己,素避之也。”使专诸置匕首【索隐】:刘氏曰:“匕首,短剑也。”按:盐铁论以为长尺八寸。通俗文云“其头类匕,故曰匕首也”。於炙鱼之中以进食。【集解】:服虔曰:“全鱼炙也。”手匕首刺王僚,铍交於匈,【集解】:贾逵曰:“交专诸匈也。”遂弑王僚。公子光竟代立为王,是为吴王阖庐。阖庐乃以专诸子为卿。

  季子至,曰:“苟先君无废祀,民人无废主,社稷有奉,乃吾君也。吾敢谁怨乎?哀死事生,以待天命。【集解】:服虔曰:“待其天命之终也。”非我生乱,立者从之,先人之道也。”【集解】:杜预曰:“吴自诸樊以下,兄弟相传而不立適,是乱由先人起也。季子自知力不能讨光,故云。”复命,哭僚墓,【集解】:服虔曰:“复命於僚,哭其墓也。”【正义】:复音伏,下同。复位而待。【集解】:杜预曰:“复本位,待光命。”吴公子烛庸、盖馀二人将兵遇围於楚者,闻公子光弑王僚自立,乃以其兵降楚,楚封之於舒。【索隐】:左传昭二十七年曰“掩馀奔徐,烛庸奔锺吾”。三十年经曰“吴灭徐,徐子奔楚”。左传曰“吴子使徐人执掩馀,使锺吾人执烛庸。二公子奔楚,楚子大封而定其徙”。无封舒之事,当是“舒”“徐”字乱,又且疏略也。

  王阖庐元年,举伍子胥为行人而与谋国事。楚诛伯州犁,其孙伯嚭亡奔吴,【集解】:徐广曰:“伯嚭,州犁孙也。史记与吴越春秋同。嚭音披美反。”吴以为大夫。

  三年,吴王阖庐与子胥、伯嚭将兵伐楚,拔舒,杀吴亡将二公子。光谋欲入郢,将军孙武曰:“民劳,未可,待之。”【索隐】:左传此年有子胥对耳,无孙武事也。四年,伐楚,取六与灊。五年,伐越,败之。六年,楚使子常囊瓦伐吴。【正义】:左传云“楚囊瓦为令尹”,杜预云“子囊之孙子常。”迎而击之,大败楚军於豫章,取楚之居巢而还。【索隐】:左传定二年,当为七年。

  九年,吴王阖庐请伍子胥、孙武曰:“始子之言郢未可入,今果如何?”【索隐】:言今欲果敢伐楚可否也。二子对曰:“楚将子常贪,而唐、蔡皆怨之。王必欲大伐,必得唐、蔡乃可。”阖庐从之,悉兴师,与唐、蔡西伐楚,至於汉水。楚亦发兵拒吴,夹水陈。【正义】:音阵。吴王阖庐弟夫?【正义】:音古代反。欲战,阖庐弗许。夫?曰:“王已属臣兵,兵以利为上,尚何待焉?”遂以其部五千人袭冒楚,楚兵大败,走。於是吴王遂纵兵追之。比至郢,【索隐】:定四年“战于柏举,吴入郢”是也。五战,楚五败。楚昭王亡出郢,奔郧。【集解】:服虔曰:“郧,楚县。”郧公弟欲弑昭王,【正义】:左传云郧公辛之弟怀也。昭王与郧公饹随。【集解】:服虔曰:“随,楚与国也。”而吴兵遂入郢。子胥、伯嚭鞭平王之尸【索隐】:左氏无此事。以报父雠。

  十年春,越闻吴王之在郢,国空,乃伐吴。吴使别兵击越。楚告急秦,秦遣兵救楚击吴,吴师败。阖庐弟夫?见秦越交败吴,吴王留楚不去,夫?亡归吴而自立为吴王。阖庐闻之,乃引兵归,攻夫?。夫?败奔楚。楚昭王乃得以九月复入郢,而封夫?於堂谿,为堂谿氏。【集解】:司马彪曰:“汝南吴房有堂谿亭。”【索隐】:案地理志而知。【正义】:括地志云:“豫州吴房县在州西北九十里。应劭云‘吴王阖闾弟夫?奔楚,封之於堂谿氏。本房子国,以封吴,故曰‘吴房’。’十一年,吴王使太子夫差伐楚,取番。楚恐而去郢徙鄀。【集解】:服虔曰;“鄀,楚邑。”【索隐】:定六年左传“四月己丑,吴太子终累败楚舟师”。杜预曰“阖庐子,夫差兄”。此以为夫差,当谓名异而一人耳。左传又曰“获潘子臣、小惟子及大夫七人,楚於是乎迁郢於鄀”。此言番,番音潘,楚邑名,子臣即其邑之大夫也。

  十五年,孔子相鲁。【索隐】:定十年左传曰“夏,公会齐侯于祝其,实夹谷,孔丘相。犁弥言於齐侯曰‘孔丘知礼而无勇’”是也。杜预以为“相会仪也”,而史迁孔子系家云“摄行相事”。案:左氏“孔丘以公退,曰‘士兵之’,又使兹无还揖对”,是摄国相也。

  十九年夏,吴伐越,越王句践迎击之槜李。【集解】:贾逵曰:“槜李,越地。”杜预曰:“吴郡嘉兴县南有槜李城也。”槜音醉。越使死士挑战,【集解】:徐广曰:“死,一作‘亶’,越世家亦然,或者以为人名氏乎?”骃案:贾逵曰“死士,死罪人也”。郑众曰“死士,欲以死报恩者也”。杜预曰“敢死之士也”。【正义】:挑音田鸟反。三行造吴师,呼,自刭。【集解】:左传曰:“使罪人三行,属剑於颈。”【正义】:行,胡郎反。造,干到反。呼,火故反。颈,坚鼎反。吴师观之,越因伐吴,败之姑苏,【集解】:越绝书曰:“阖庐起姑苏台,三年聚材,五年乃成,高见三百里。”【索隐】:姑苏,台名,在吴县西三十里。左传定十四年曰“越子大败之,灵姑浮以戈击阖庐,阖庐伤将指,还,卒於陉,去槜李七里”。杜预以为槜李在嘉兴县南。灵姑浮,越大夫也。伤吴王阖庐指,军卻七里。吴王病伤而死。【集解】:越绝书曰:“阖庐冢在吴县昌门外,名曰虎丘。下池广六十步,水深一丈五尺,桐棺三重,澒池六尺,玉凫之流扁诸之剑三千,方员之口三千,槃郢、鱼肠之剑在焉。卒十馀万人治之,取土临湖。葬之三日,白虎居其上,故号曰虎丘。”【索隐】:澒,胡贡反。以水银为池。阖庐使立太子夫差,谓曰:“尔而忘句践杀汝父乎?”对曰:【索隐】:此以为阖庐谓夫差,夫差对阖庐。若左氏传,则云“对曰”者,夫差对所使之人也。“不敢!”三年,乃报越。

  王夫差元年,【集解】:越绝书曰:“太伯到夫差二十六代且千岁。”【索隐】:史记太伯至寿梦十九代,诸樊已下六王,唯二十五代。以大夫伯嚭为太宰。索隐案:左传定四年伯嚭为太宰,当阖庐九年,非夫差代也。习战射,常以报越为志。二年,吴王悉精兵以伐越,败之夫椒,【集解】:贾逵曰:“夫椒,越地。”杜预曰:“太湖中椒山也。”【索隐】:贾逵云越地,盖近得之。然其地阙,不知所在。杜预以为太湖中椒山,非战所。夫椒与椒山不得为一。且夫差以报越为志,又伐越,当至越地,何乃不离吴境,近在太湖中?又案:越语云“败五湖也”。报姑苏也。越王句践乃以甲兵五千人栖於会稽,【集解】:贾逵曰:“会稽,山名。”【索隐】:鸟所止宿曰栖。越为吴败,依讬於山林,故以鸟栖为喻。左传作“保”,国语作“栖”。使大夫种【索隐】:大夫,官也;种,名也。吴越春秋以为种姓文。而刘氏云“姓大夫”,非也。因吴太宰嚭而行成,【集解】:服虔曰:“行成,求成也。”【正义】:国语云:“越饰美女八人纳太宰嚭,曰:‘子苟然,放越之罪。’”请委国为臣妾。吴王将许之,伍子胥谏曰:“昔有过氏【集解】:贾逵曰:“过,国名也。”【索隐】:过音戈。寒浞之子浇所封国也,猗姓国。晋地道记曰:“东莱掖县有过乡,北有过城,古过国也。”杀斟灌以伐斟寻,【集解】:斟灌,斟寻,夏同姓也。夏后相依斟灌而国,故曰杀夏后相也。【索隐】:斟灌、斟寻夏同姓,贾氏据系本而知也。案:地理志北海寿光县,应劭曰“古斟灌亭是也”。平寿县,复云“古北镋寻,禹後,今镋城是也”。然“镋”与“斟”同。灭夏后帝相。【集解】:服虔曰:“夏后相,启之孙。”帝相之妃后缗方娠,【集解】:贾逵曰:“缗,有仍之姓也。”杜预曰:“娠,怀身也。”逃於有仍【集解】:贾逵曰:“有仍,国名,后缗之家。”【索隐】:未知其国所在。春秋经桓五年“天王使仍叔之子来聘”,穀梁经传并作“任叔”。仍任声相近,或是一地,犹甫吕、虢郭之类。案:地理志东平有任县,盖古仍国。而生少康。【集解】:服虔曰:“后缗遗腹子。”少康为有仍牧正。【集解】:王肃曰:“牧正,牧官之长也。”有过又欲杀少康,少康奔有虞。【集解】:贾逵曰:“有虞,帝舜之後。”杜预曰:“梁国虞县。”有虞思夏德,於是妻之以二女而邑之於纶,【集解】:贾逵曰:“纶,虞邑。”有田一成,有众一旅。【集解】:贾逵曰:“方十里为成。五百人为旅。”後遂收夏众,抚其官职。【集解】:服虔曰:“因此基业,稍收取夏遗民馀众,抚修夏之故官宪典。”使人诱之,【索隐】:左传云:“使女艾谍浇,遂灭过、戈。”杜预曰:“谍,候也。”遂灭有过氏,复禹之绩,祀夏配天,【集解】:服虔曰:“以鲧配天也。”不失旧物。【集解】:贾逵曰:“物,职也。”杜预曰:“物,事也。”今吴不如有过之彊,而句践大於少康。今不因此而灭之,又将■之,不亦难乎!且句践为人能辛苦,今不灭,後必悔之。”吴王不听,听太宰嚭,卒许越平,与盟而罢兵去。

  七年,吴王夫差闻齐景公死而大臣争宠,新君弱,乃兴师北伐齐。子胥谏曰:“越王句践食不重味,衣不重采,吊死问疾,且欲有所用其众。此人不死,必为吴患。今越在腹心疾而王不先,而务齐,不亦谬乎!”吴王不听,遂北伐齐,败齐师於艾陵。【集解】:杜预曰:“艾陵,齐地。”【索隐】:七年,鲁哀公之六年也。左传此年无伐齐事,哀十一年败齐艾陵尔。至缯,【集解】:杜预曰:“琅邪缯县。”召鲁哀公而徵百牢。【集解】:贾逵曰:“周礼,王合诸侯享礼十有二牢,上公九牢,侯伯七牢,子男五牢。”【索隐】:事在哀七年。是年当夫差八年,不应上连七年。案:左传曰“子服景伯对,不听,乃与之”,非谓季康子使子贡说,得不用百牢。太宰嚭自别召康子,乃使子贡辞之耳。季康子使子贡以周礼说太宰嚭,乃得止。因留略地於齐鲁之南。九年,为驺伐鲁,【索隐】:左传“驺”作“邾”,声相近自乱耳。杜预注左传亦曰“邾,今鲁国驺县是也”。驺,宜音邾。,至与鲁盟乃去。十年,因伐齐而归。十一年,复北伐齐。【索隐】:依左氏合作十一年、十二年也。

  越王句践率其众以朝吴,厚献遗之,吴王喜。唯子胥惧,曰:“是弃吴也。”【索隐】:左氏作“豢吴”。豢,养也。谏曰:“越在腹心,今得志於齐,犹石田,无所用。【集解】:王肃曰:“石田不可耕。”且盘庚之诰有颠越勿遗,集解服虔曰:“颠,陨也;越,坠也。颠越无道,则割绝无遗也。”【索隐】:左传曰:“其颠越不共,则劓殄无遗育,无俾易种于兹邑,是商所以兴也,今君易之。”此则艾陵战时也。商之以兴。”【集解】:徐广曰:“一本作‘盘庚之诰有颠之越之,商之以兴’。子胥传‘诰曰有颠越商之兴’。”吴王不听,使子胥於齐,子胥属其子於齐鲍氏,【集解】:服虔曰:“鲍氏,齐大夫。”【索隐】:左传直曰“使於齐”,杜预曰“私使人至齐属其子”。案:左传又曰“反役,王闻之”,明非子胥自使也。还报吴王。吴王闻之,大怒,赐子胥属镂【集解】:服虔曰:“属镂,剑名。赐使自刎。”【索隐】:剑名,见越绝书。【正义】:属音烛。镂音力于反。之剑以死。将死,曰:“树吾墓上以梓,【索隐】:左传云:“树吾墓槚,槚可材也,吴其亡乎!”梓槚相类,因变文也。令可为器。抉吾眼置之吴东门,【索隐】:抉,乌穴反。此国语文,彼以“抉”为“辟”。又云“以手抉之。王愠曰:‘孤不使大夫得有见。’乃盛以鸱夷,投之江也”。【正义】:吴俗传云“子胥亡後,越从松江北开渠至横山东北,筑城伐吴。子胥乃与越军梦,令从东南入破吴。越王即移向三江口岸立坛,杀白马祭子胥,杯动酒尽,越乃开渠。子胥作涛,荡罗城东,开入灭吴。至今犹号曰示浦,门曰?磡”。是从东门入灭吴也。以观越之灭吴也。”

  齐鲍氏弑齐悼公。【索隐】:公名阳生。左传哀十年曰“吴伐齐南鄙,齐人杀悼公”,不言鲍氏。又鲍牧以哀八年为悼公所杀,今言鲍氏,盖其宗党尔。且此伐在艾陵战之前年,今记於後,亦为颠倒错乱也。吴王闻之,哭於军门外三日,【集解】:服虔曰:“诸侯相临之礼。”乃从海上攻齐。【集解】:徐广曰:“上,一作‘中’。”齐人败吴,吴王乃引兵归。

  十三年,吴召鲁、卫之君会於橐皋。【集解】:服虔曰:“橐皋,地名也。”杜预曰:“在淮南逡遒县东南。”【索隐】:哀十二年左传曰:“公会吴于橐皋。卫侯会吴于郧。”此并言会卫橐皋者,案左传“吴徵会于卫。初,卫杀吴行人,惧,谋於子羽。子羽曰‘不如止也’。子木曰‘往也’”。以本不欲赴会,故鲁以夏会卫,及秋乃会。太史公以其本召於橐皋,故不言郧。郧,发阳也,广陵县东南有发繇口。橐音他各反。逡遒,上七巡反,下酒尤反。

  十四年春,吴王北会诸侯於黄池,【集解】:杜预曰:“陈留封丘县南有黄亭,近济水。”欲霸中国以全周室。六月子,越王句践伐吴。乙酉,越五千人与吴战。丙戌,虏吴太子友。丁亥,入吴。吴人告败於王夫差,夫差恶其闻也。【集解】:贾逵曰:“恶其闻诸侯。”或泄其语,吴王怒,斩七人於幕下。【集解】:服虔曰:“以绝口。”七月辛丑,吴王与晋定公争长。吴王曰:“於周室我为长。”【集解】:杜预曰:“吴为太伯後,故为长。”晋定公曰:“於姬姓我为伯。”【集解】:杜预曰:“为侯伯。”赵鞅怒,将伐吴,乃长晋定公。【集解】:徐广曰:“黄池之盟,吴先歃,晋次之,与外传同。”骃案:贾逵曰“外传曰‘吴先歃,晋亚之’。先叙晋,晋有信,又所以外吴”。【索隐】:此依左传文。案:左传“赵鞅呼司马寅曰:‘建鼓整列,二臣死之,长幼必可知也。’是赵鞅怒。司马寅请姑视之,反曰:‘肉食者无墨,今吴王有墨,国其胜乎?’杜预曰:墨,气色下也,国为敌所胜。又曰:‘太子死乎?且夷德轻,不忍久,请少待之。’乃先晋人”,是也。徐、贾所云据国语,不与左传合,非也。左氏鲁襄公代晋、楚为会,先书晋,晋有信耳。外传即国语也,书有二名也。外吴者,吴夷,贱之,不许同中国,故言外也。吴王已盟,与晋别,欲伐宋。太宰嚭曰:“可胜而不能居也。”乃引兵归国。国亡太子,内空,王居外久,士皆罢敝,於是乃使厚币以与越平。

  十五年,齐田常杀简公。

  十八年,越益彊。越王句践率兵伐败吴师於笠泽。楚灭陈。

  二十年,越王句践复伐吴。【索隐】:哀十九年左传曰:“越人侵楚,以误吴也。”杜预曰:“误吴,使不为备也。”无伐吴事。二十一年,遂围吴。二十三年十一月丁卯,越败吴。越王句践欲迁吴王夫差於甬东,【集解】:贾逵曰:“甬东,越东鄙,甬江东也。”韦昭曰:“句章,东海口外州也。”【索隐】:国语曰甬句东,越地,会稽句章县东海中州也。案:今鄮县是也。予百家居之。吴王曰:“孤老矣,不能事君王也。吾悔不用子胥之言,自令陷此。”遂自刭死。【集解】:越绝书曰:“夫差冢在犹亭西卑犹位,越王使干戈人一矻土以葬之。近太湖,去县五十七里。”【索隐】:左传“乃缢,越人以归”也。犹亭,亭名。“卑犹位”三字共为地名,吴地记曰“徐枕山,一名卑犹山”是。矻音路禾反,小竹笼,以盛土。越王灭吴,诛太宰嚭,以为不忠,而归。

  太史公曰:孔子言“太伯可谓至德矣,三以天下让,民无得而称焉”。【集解】:王肃曰:“太伯弟季历贤,又生圣子昌,昌必有天下,故太伯以天下三让於王季。其让隐,故无得而称言之者,所以为至德也。”余读春秋古文,乃知中国之虞与荆蛮句吴兄弟也。延陵季子之仁心,慕义无穷,见微而知清浊。呜呼,又何其闳览博物君子也!【集解】:皇览曰:“延陵季子冢在毗陵县暨阳乡,至今吏民皆祀之。”

  【索隐述赞】太伯作吴,高让雄图。周章受国,别封於虞。寿梦初霸,始用兵车。三子递立,延陵不居。光既篡位,是称阖闾。王僚见杀,贼由专诸。夫差轻越,取败姑苏。甬东之耻,空惭伍胥。

查看目录 >> 《三家注史记》


国学迷 刘备东征为何没带上诸葛亮 以至6万人全军覆没 管仲:人性都是自私的 哪怕他对你恩重如山 “康熙遗诏”曝光 雍正没有篡位 如果没有宰相张柬之:唐朝可能就只有70年 嫔妃侍寝也有潜规则:嫔妃为得宠幸的方法 三殿阎王宋帝王:揭秘中国神话传说中的十殿阎罗 明朝曾颁布“禁韩令”朱元璋一声令下优待统统取消 吴国灭亡之后 西施真的跟随范蠡隐居山林了吗 宋朝也有“租房一族” 并且皇帝亲自上阵做包租公! 破开历史重重迷雾 走进神秘玛雅帝国 汉人与汉族的由来:为什么自称汉人而不是周人秦人? 武则天八大未解谜团:三千男宠是真? 揭秘新手骨化石或解开人类进化出双手之谜 边城浪子中路小佳为何生下来就是太监? 明朝最贪吃好色大臣张居正 张居正居正不居正 陕西考古新发现:远古时期或有野生鳄鱼出没 盘点:三国历史上真实的四场空城计 武则天名字的来历是怎样的?武则天生平简介 大明开国:明朝第一个皇帝朱元璋 李时珍的简介 李时珍是怎么死的 光武帝刘秀是明君吗?刘秀实现“光武中兴”了吗 宋太宗雍熙北伐:大宋和大辽的宿命之战 探索史前文明:真的曾有高一级人类出现过? 解密:二十四史中的《晋书》有何独特的正统意识 诸葛亮为何不敢走子午谷?子午谷奇袭难处如何? 极端风气太另类 明代文人以得性病为荣? 英布谋反的原因 西汉开国名将英布为何要谋反呢? 古代妓女接客招数太销魂 怪不得男人醉卧温柔乡 南坡政变中被害的元朝元英宗是个好皇帝吗 揭秘广陵王刘胥:被女巫骗得家破人亡的王爷 揭秘:旧金山和会战败国日本将南海送越南内幕 杀人狂魔多铎残杀八十万百姓:36岁便遭报应 丹尼尔笛福的作品 丹尼尔笛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钟离昧和韩信:韩信之死到底是该杀还是冤杀 秦时明月中高渐离之死的原因是什么样的 古代青楼女子的文化素养为何高于良家女子? 抛弃刘备的顶级谋士们 盘点历史上十大骑兵战天才:古代十大骑兵战专家 揭秘:赵飞燕少女时代不可思议的房中术 马忠专杀三国五虎将38岁斩关羽父子40岁射杀黄忠 古代贵族离婚也有仪式 证书需两家父母作证 秦国大将樗里疾死前百年预言竟然成真 直臣海瑞为什么能在无法无天的嘉靖帝时期生存? 印第安人战争中死了多少人:他们最后被灭族了吗 历史揭秘:隋炀帝为何为荒淫无道的典型? 汉武帝刘彻经营西域战略:成功打破C形包围圈 为什么重庆是中国抗战时首都? 秦庄公和秦昭襄王是什么关系 秦庄公和秦始皇什么关系 宣和北方大暴动原因:天灾亦或人祸造成的? 官渡之战简介 东汉末年“三大战役”之一 为什么说李夫人 是汉武帝付出昂贵代价的艳遇? 北宋名相寇准的生死迷局:客死岭南是否是冤枉? 黄权父子2次挽救蜀汉 一个得以善终一个马革裹尸 盘点:中国古代四大美女身后难以启齿的乱伦史 赵丹阳:东林党争是隐没的明亡真相 李世民的玄武门之变:从法理上来看是正当防卫 慈禧临终遗言为何震惊整个大清王朝? 揭秘:慕容熙书写了一段铁骨柔情登大位的帝王史 汉景帝刘启宠妃栗姬简介 栗姬结局是怎么死的? 你知道吗?这四个国家的名字是中国给的 揭秘为什么会出现三国董承被叫国舅的情况? 民间流传的关于巾帼英雄樊梨花的故事是真的吗 埃及发现“失踪法老”的墓地 石碑刻有神秘符号 清朝住的坤宁宫并不舒服 每天都要杀猪 揭秘:晚晴时期义和团让人哭笑不得的武器 史上最憋屈皇帝:贡献极大死后就剩两颗牙 唐代宗李豫女义清公主简介 义清公主驸马是谁? 揭秘:清太宗皇太极的奇特婚姻是什么样子的? 李世民墓:揭秘“昭陵六骏”的前世今生 奥巴马公开对中国东海南海立场 对普京发毒誓 皇太极的皇后 孝庄文皇后辅佐了三代帝皇 刘晔和曹操谁棋高一着 曹操为什么不重用刘晔? 武修文有后代吗?武修文的后代武青婴个人简介 商纣罪行只是周人的宣传:其实历史功绩超越周武王 汉朝女子服饰:汉代妇女的襦裙 朱棣活剐三千宫女是真的吗?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一代绝色才女步飞烟 因偷情被活活打死 舞阳长公主简介 刘秀女儿舞阳长公主刘义王简介 朱元璋如何反腐:让犯罪官员戴镣铐继续留任 朱祁镇贵妃周氏简介 明宪宗朱见深生母孝肃周太后 晋穆帝司马聃怎么死的?晋穆帝司马聃简介 让关羽驻守荆州 为何不派一名顶尖的谋士相助 金兀术娶了兄弟的妹妹?金兀术的乱伦恋是否存在? 秦赵渑池会的真相:没有蔺相如也绝不会谈崩 1965年授衔的开国将帅:骑兵出身的多少? 秦始皇死前遗诏之谜:秦始皇遗诏让谁继承皇位? 揭秘:皇帝身边美女如云 为什么偏爱男宠呢? 揭秘古希腊宝藏神秘诅咒!造访者全死于非命 清朝中国领土面积1300多万:如何来守护它 黄海海战疑问:北洋海军失败因为腐朽? 齐襄公是被谁杀死的?齐襄公死亡之谜大揭秘 水浒传中腿功出色的三大武林高手都是谁? 古代官员到底有多富 宋朝宰相王安石月薪九万元! 风流女侠寇白门:秦淮八艳之寇白门的传奇人生 西晋那时的权谋诡计:八王乱晋的悲剧因何而起? 周昭王姬瑕简介 三次攻楚失败而客死汉江的皇帝 独孤信:中国历史上最牛的老丈人! 杨文干事件内幕:秦王李世民为权力陷害亲哥哥 用人重德还是重才?解读抗战时期蒋介石也很纠结 战国时期的水利工程师是谁?他都做出了哪些贡献 山海經十八卷 鼎鍥卜筮鬼谷便讀易課源流大全三卷 唐詩三百首注疏六卷 萬國史綱八卷 擬山園文選集三十二卷 三教正宗統論 世界觀念錄□□卷 戰蒲關 [高梅亭讀書叢鈔] 石林遺書十二種 陳修園二十三種 國朝常州詞錄三十一卷 本草從新六卷 遼史拾遺補五卷 文心雕龍十卷 漢書補注一百卷首一卷 蕃釐山樵詩集十二卷附茝雲樓雜著一卷 昇平雅頌 别雅五卷 屏山全集二十卷 正教奉褒 毛詩國風繹一卷 棠樾鮑氏宣忠堂支譜二十二卷 閑闢錄十卷 繡像漢宋奇書 歸藏衍義三卷 道書一貫十四種 天祿閣外史八卷 帝鑑圖說六卷 埤雅二十卷 世篤忠貞錄 日記檔 九州山水考三卷 通鑑總類二十卷 宋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四百十六卷 蘭史自訂年譜一卷 論語事實錄不分卷 醉墨畫禪詩草一卷 [道光]欽定新疆識略十二卷首一卷 補續漢書藝文志 石田先生詩鈔八卷文鈔一卷 荀子二十卷 歷代年號紀略一卷 易道入門四卷附錄一卷 比竹餘音四卷 新三角問題正解十一編 通藝閣詩錄八卷 敬軒薛先生文集二十四卷 文選六十卷 御纂朱子全書六十六卷 潛確居類書一百二十卷 醫學摘粹五種八卷附一種二卷 十一經音訓十一種 樂郊私語一卷 書集傳六卷圖一卷 鹿洲全集 古今史略三卷 紹興十八年同年小錄一卷 赤城詞草一卷 金石萃編一百六十卷 天文大成全志輯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_x1_58.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_x2_68_71.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_x4_8_48_50_66.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_x4_13_23-25.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天文大成步天歌要訣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_x2_26-27.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_x3_64-66.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_x3_85-86_90.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_x8_41_44_46_48_54_59_118-119.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_x17_27_34_40_64_67_75_83-84_86_89-90_92-95_98_114.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_x1_44.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歷算全書之三角法學要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三角法舉要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句股闡微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弧三角舉要正弧三角形斜弧三角形弧三角用次形法八線相當法引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環中黍尺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環中黍尺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塹堵測量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幾何補編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幾何補編解八線割圓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曆學疑問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曆學疑問補交會管見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交食蒙求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揆日候星紀要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_x3_42-43_79.djvu 歷算全書之冬致攷諸方日軌五星紀要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火星本法七政細草補注仰儀簡儀二銘補注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曆學駢枝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曆學駢枝平立定三差詳說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曆學_宣城梅定九先生宣城梅定九先生_x1_62.djvu 歷算全書之筆算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筆算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度算釋例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方程論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方程論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方程論少廣拾遺一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_x1_21.djvu 古今算學叢書第三_劉鐸算學書局.djvu 古今算學叢書第三之周髀矩數圖注周髀用矩述周髀算經述周髀算經校勘記周髀算經考證_劉鐸算學書局.djvu 古今算學叢書第三之幾何原本_劉鐸算學書局.djvu 古今算學叢書第三之幾何原本_劉鐸算學書局.djvu 古今算學叢書第三之幾何原本_劉鐸算學書局.djvu 古今算學叢書第三之幾何原本_劉鐸算學書局.djvu 古今算學叢書第三之幾何原本_劉鐸算學書局.djvu 古今算學叢書第三之幾何原本_劉鐸算學書局.djvu 扬州鹤背 扬子凄凉 阳城客 阳春寡 阳春寡和 阳春妙句 阳侯波 阳台不归 阳台暮雨 阳台事 阳羡隐 杨白花 杨公叹 杨花白蘋 杨花梦 杨柳户 杨仆 杨仆船橦 杨乔之直 杨生肘 杨氏果 杨叶穿 杨意 杨州鹤 杨朱 杨朱哀 杨朱歧路 旸谷 旸乌 仰俛 养虎 养晦 养鸡 养狙谁非四 养由弓箭 天桃 妖狐九尾 妖蟆 妖星 腰折 腰肢斗沈郎 爻象 尧城 尧城之变 尧母族 尧女瑟 尧人祝 尧寿 尧台 尧天舜曰 尧行舜趋 摇虿毒 摇落 摇落变衰 瑶池青鸟 瑶华木桃 瑶台青鸟 杳人琴 乐水 药娥 药房辛夷室 药裹 耀颖 椰瓢高挂 冶长 冶长罪 冶子田疆 野服荷制 野火烧不尽 春风吹又生 野马 野鸥忘机 野人 野人先进 野人语 野无遗 曳长裾 曳裾 曳裾黄阁 曳裾客 夜奔 夜持山去 夜度鸣鸡 夜光杯 夜怀拥髻 夜火鸣狐 夜郎 夜鹊三绕 夜探丸 夜舞 夜珠 谒三医 一臂不袒 一臂螳螂 一不作 二不休 一不做 二不休 —成不易 一传十 十传百 一箪 一当十 一斗取凉州 一斗一石 一而再 再而三 一发 一发引千钧 一饭 一饭不忘 一饭莫忘 一夫当关 万夫莫摧 一夫当关 万夫莫敌 一夫当关 万夫莫开 一鼓 一鼓而平 一顾恩 一顾重 一轨 一壑自专 一壶 一家书 一家语 一家章句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