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三家注史记 >

卷二十七 天官书第五

卷二十七 天官书第五

  【索隐】:案:天文有五官。官者,星官也。星座有尊卑,若人之官曹列位,故曰天官。【正义】:张衡云:“文曜丽乎天,其动者有七,日月五星是也。日者,阳精之宗;月者,阴精之宗;五星,五行之精。众星列布,体生於地,精成於天,列居错峙,各有所属,在野象物,在朝象官,在人象事。其以神著有五列焉,是有三十五名:一居中央,谓之北斗;四布於方各七,为二十八舍;日月运行,历示吉凶也。”

  中宫【索隐】:姚氏案:春秋元命包云“官之为言宣也,宣气立精为神垣”。又文耀钩曰“中宫大帝,其精北极星。含元出气,流精生一也”。天极星,索隐案:尔雅“北极谓之北辰”。又春秋合诚图云“北辰,其星五,在紫微中”。杨泉物理论云“北极,天之中,阳气之北极也。极南为太阳,极北为太阴。日、月、五星行太阴则无光,行太阳则能照,故为昏明寒暑之限极也。”其一明者,太一常居也;【索隐】:案:春秋合诚图云“紫微,大帝室,太一之精也”。【正义】:泰一,天帝之别名也。刘伯庄云:“泰一,天神之最尊贵者也。”旁三星三公,【正义】:三公三星在北斗杓东,又三公三星在北斗魁西,并为太尉、司徒、司空之象,主变出阴阳,主佐机务。占以徙为不吉,居常则安,金、火守之并为咎也。或曰子属。後句四星,【索隐】:句音钩。句,曲也。末大星正妃,【索隐】:案:援神契云“辰极横,后妃四星从,端大妃光明”。又案:星经以後句四星名为四辅,其句陈六星为六宫,亦主六军,与此不同也。馀三星後宫之属也。环之匡卫十二星,籓臣。皆曰紫宫。【索隐】:案:元命包曰“紫之言此也,宫之言中也,言天神运动,阴阳开闭,皆在此中也”。宋均又以为十二军,中外位各定,总谓之紫宫也。

  前列直斗口【索隐】:直,刘氏云如字,直,当也。又音值也。三星,随北端兑,【索隐】:隋斗端兑。隋音汤果反。刘氏云“斗,一作‘北’”。案:汉书天文志作“北”。端作“耑”。兑作“锐”。锐谓星形尖锐也。若见若不,曰阴德,【索隐】:案:文耀钩曰“阴德为天下纲”。宋均以为阴行德者,道常也。【正义】:星经云:“阴德二星在紫微宫内,尚书西,主施德惠者,故赞阴德遗惠,周急赈抚。占以不明为宜;明,新君践极也。”又云:“阴德星,中宫女主之象。星动摇,衅起宫掖,贵嫔内妾恶之。”或曰天一。【正义】:天一一星,疆阊阖外,天帝之神,主战斗,知人吉凶。明而有光,则阴阳和,万物成,人主吉;不然,反是太一一星次天一南,亦天帝之神,主使十六神,知风雨、水旱、兵革,饥馑、疾疫。占以不明及移为灾也。星经云:“天一、太一二星主王者即位,令诸立赤子而传国位者。星不欲微;微则废立不当其次,宗庙不享食矣。”紫宫左三星曰天枪,【索隐】:楚庚反。右五星曰天棓,【集解】:苏林曰:“音‘?打’之‘?’。”【索隐】:棓音皮,韦昭音剖。又诗纬曰:“枪三星,棓五星,在斗杓左右,主枪人棓人。”石氏星赞云“枪棓八星,备非常”也。【正义】:棓,庞掌反。天棓五星在女床东北,天子先驱,所以御兵也。占:星不具,国兵起也。後六星绝汉抵营室,曰阁道。【索隐】:绝,度也。抵,属也。又案:乐汁图云“阁道,北斗辅”。石氏云“阁道六星,神所乘也”。【正义】:汉,天河也。直度曰绝。抵,至也。营室七星,天子之宫,亦为玄宫,亦为清庙,主上公,亦天子离宫别馆也。王者道被草木,营室历九象而可观。阁道六星在王良北,飞阁之道,天子欲游别宫之道。占:一星不见则辇路不通,动摇则宫掖之内起兵也。

  北斗七星,【索隐】:案:春秋运斗枢云“斗,第一天枢,第二旋,第三玑,第四权,第五衡,第六开阳,第七摇光。第一至第四为魁,第五至第七为标,合而为斗。”文耀钩云“斗者,天之喉舌。玉衡属杓,魁为■玑”。徐整长历云“北斗七星,星间相去九千里。其二阴星不见者,相去八千里也”。所谓“旋、玑、玉衡【索隐】:案:尚书“旋”作“璿”。马融云“璿,美玉也。机,浑天仪,可转旋,故曰机。衡,其中横筩。以璿为机,以玉为衡,盖贵天象也”。郑玄注大传云“浑仪中筩为旋机,外规为玉衡”也。以齐七政”。【索隐】:案:尚书大传云“七政,谓春、秋、冬、夏、天文、地理、人道,所以为政也。人道政而万事顺成”。又马融注尚书云“七政者,北斗七星,各有所主:第一曰正日;第二曰主月法;第三曰命火,谓荧惑也;第四曰煞土,谓填星也;第五曰伐水,谓辰星也;第六曰危木,谓岁星也;第七曰剽金,谓太白也。日、月、五星各异,故曰七政也”。杓携龙角,【集解】:孟康曰:“杓,北斗杓也。龙角,东方宿也。携,连也。”【正义】:案:角星为天关,其间天门,其内天庭,黄道所经,七耀所行。左角为理,主刑,其南为太阳道;右角为将,主兵,其北为太阴道也。盖天之三门,故其星明大则天下太平,贤人在位;不然,反是也。衡殷南斗,【集解】:晋灼曰:“衡,斗之中央。殷,中也。”【索隐】:案:晋灼云“殷,中也”。宋均云“殷,当也”。魁枕参首。【正义】:枕,之禁反。衡,斗衡也。魁,斗第一星也。言北方斗,斗衡直当北之魁,枕於参星之首;北斗之杓连於龙角。南斗六星为天庙,丞相、大宰之位,主荐贤良,授爵禄,又主兵,一曰天机。南二星,魁、天粱;中央一星,天相;北二星,天府庭也。占:斗星盛明,王道和平,爵禄行;不然,反是。参主斩刈,又为天狱,主杀罚。其中三星横列者,三将军,东北曰左肩,主左将;西北曰右肩,主右将;东南曰左足,主後将;西南曰右足,主偏将:故轩辕氏占参应七将也。中央三小星曰伐,天之都尉也,主戎狄之国。不欲明;若明与参等,大臣谋乱,兵起,夷狄内战。七将皆明,主天下兵振;芒角张,王道缺;参失色,军散败;参芒角动摇,边候有急;参左足入玉井中,及金、火守,皆为起兵。用昏建者杓;【索隐】:用昏建中者杓。说文云“杓,斗柄”。音匹遥反,即招摇。杓,自华以西南。【集解】:孟康曰:“传曰‘斗第七星法太白主,杓,斗之尾也’。尾为阴,又其用昏,昏阴位,在西方,故主西南。”正义杓,东北第七星也。华,华山也。言北斗昏建用斗杓,星指寅也。杓,华山西南之地也。夜半建者衡;【集解】:徐广曰:“第五星。”孟康曰:“假令杓昏建寅,衡夜半亦建寅。”【索隐】:孟康曰:“假令杓昏建寅,衡夜半亦建寅也。”衡,殷中州河、济之间。【正义】:衡,北斗衡也。言北斗夜半建用斗衡指寅。殷,当也。斗衡黄河、济水之间地也。平旦建者魁;魁,海岱以东北也。【集解】:孟康曰:“传曰‘斗第一星法於日,主齐也’。魁,斗之首;首,阳也,又其用在明阳与明德,在东方,故主东北齐分。”【正义】:言北斗旦建用斗魁指寅也。海岱,代郡也。言魁星主海岱之东北地也。随三时所指,有前三建也。斗为帝车,运于中央,【索隐】:姚氏案:宋均曰“言是大帝乘车巡狩,故无所不纪也。”临制四乡。分阴阳,建四时,均五行,移节度,定诸纪,皆系於斗。

  斗魁戴匡六星【集解】:晋灼曰:“似匡,故曰戴匡也。”曰文昌宫:【索隐】:文耀钩曰“文昌宫为天府”。孝经援神契云“文者精所聚,昌者扬天纪”。辅拂并居,以成天象,故曰文昌。一曰上将,二曰次将,三曰贵相,四曰司命,五曰司中,六曰司禄。【索隐】:春秋元命包曰:“上将建威武,次将正左右,贵相理文绪,司禄赏功进士,司命主老幼,司灾主灾咎也。”在斗魁中,贵人之牢。【集解】:孟康曰:“传曰‘天理四星在斗魁中。贵人牢名曰天理’。”【索隐】:在魁中,贵人牢。乐汁图云“天理理贵人牢”。宋均曰“以理牢狱”也。【正义】:占:明,及其中有星,此贵人下狱也。魁下六星,两两相比者,名曰三能。【集解】:苏林曰:“能音台。”【索隐】:魁下六星,两两相比,曰三台。案:汉书东方朔“原陈泰阶六符”。孟康曰“泰阶,三台也,台星凡六星。六符,六星之符验也”。应劭引黄帝泰阶六符经曰“泰阶者,天子之三阶:上阶,上星为男主,下星为女主;中阶,上星为诸侯三公,下星为卿大夫;下阶,上星为士,下星为庶人。三阶平,则阴阳和,风雨时;不平,则稼穑不成,冬雷夏霜,天行暴令,好兴甲兵。修宫榭,广苑囿,则上阶为之坼也”。三能色齐,君臣和;不齐,为乖戾。辅星【集解】:孟康曰:“在北斗第六星旁。”明近,【正义】:大臣之象也。占:欲其小而明;若大而明,则臣夺君政;小而不明,则臣不任职;明大与斗合,国兵暴起;暗而远斗,臣不死则夺;若近臣专赏,排贤用佞,则辅生角;近臣擅国符印,将谋社稷,则辅生翼;不然,则死也。辅臣亲彊;斥小,疏弱。【集解】:苏林曰:“斥,远也。”

  杓端有两星:一内为矛,招摇;【集解】:孟康曰:“近北斗者招摇,招摇为天矛。”晋灼曰:“更河三星,天矛、锋、招摇,一星耳。”【索隐】:案:诗记历枢云“更河中招摇为胡兵”。宋均云“招摇星在更河内”。又乐汁图云“更河天矛”,宋均以为更河名天矛,则更河是星名也。一外为盾,天锋。【集解】:晋灼曰:“外,远北斗也。在招摇南,一名玄戈。”【正义】:星经云:“梗河星为戟剑之星,若星不见或进退不定,锋镝乱起,将为边境之患也。”有句圜十五星,索隐句音钩。圜音员。其形如连环,即贯索星也。属杓,【正义】:属音烛。曰贱人之牢。【索隐】:案:诗记历枢云“贱人牢,一曰天狱”。又乐汁图云“连营,贱人牢”。宋均以为连营,贯索也。【正义】:贯索九星在七公前,一曰连索,主法律,禁暴彊,故为贱人牢也。牢口一星为门,欲其开也。占:星悉见,则狱事繁;不见,则刑务简;动摇,则斧钺用;中虚,则改元;口开,则有赦;人主忧,若闭口,及星入牢中,有自系死者。常夜候之,一星不见,有小喜;二星不见,则赐禄;三星不见,则人主德令且赦。远十七日,近十六日。若有客星出,视其小大:大,有大赦;小,亦如之也。其牢中星实则囚多,虚则开出。

  天一、枪、棓、矛、盾动摇,角大,兵起。【集解】:李奇曰:“角,芒角。”

  东宫苍龙,【索隐】:案:文耀钩云“东宫苍帝,其精为龙”也。房、心。索隐案:尔雅云“大辰,房、心、尾也”。李巡曰“大辰,苍龙宿,体最明也”。心为明堂,【索隐】:春秋说题辞云:“房、心为明堂,天王布政之宫。”尚书运期授曰:“房,四表之道。”宋均云:“四星间有三道,日、月、五星所从出入也。”大星天王,前後星子属。【索隐】:鸿范五行传曰:“心之大星,天王也。前星,太子;後星,庶子。”不欲直,直则天王失计。房为府,曰天驷。索隐房为天府,曰天驷。尔雅云:“天驷,房。”诗记历枢云:“房为天马,主车驾。”宋均云:“房既近心,为明堂,又别为天府及天驷也。”其阴,右骖。【正义】:房星,君之位,亦主左骖,亦主良马,故为驷。王者恆祠之,是马祖也。旁有两星曰衿;【索隐】:房有两星曰衿。一音其炎反。元命包云:“钩衿两星,以闲防,神府闿舒,为主钩距,以备非常也。”正义占:明而近房,天下同心。钩、钤、房、心之间有客星出及疏坼者,皆地动之祥也。北一星曰辖。【集解】:徐广曰:“音辖。”【正义】:说文云:“辖,车轴耑键也。两相穿背也。”星经云:“键闭一星,在房东北,掌管籥也。”占:不居其所,则津梁不通,宫门不禁;居,则反是也。东北曲十二星曰旗。【正义】:两旗者,左旗九星,在河鼓左也;右旗九星,在河鼓右也。皆天之鼓旗,所以为旌表。占:欲其明大光润,将军吉;不然,为兵忧;及不居其所,则津梁不通;动摇,则兵起也。旗中四星天市;【正义】:天市二十三星,在房、心东北,主国市聚交易之所,一曰天旗。明则市吏急,商人无利;忽然不明,反是。市中星众则岁实,稀则岁虚。荧惑犯,戮不忠之臣。彗星出,当徙市易都。客星入,兵大起;出之,有贵丧也。中六星曰市楼。市中星众者实;其虚则秏。【正义】:秏,贫无也。房南众星曰骑官。

  左角,李;右角,将。【索隐】:李即理,理,法官也。故元命包云“左角理,物以起;右角将,帅而动”。又石氏云“左角为天田,右角为天门”也。大角者,天王帝廷。【索隐】:大角,天王帝廷。案:援神契云“大角为坐候”。宋均云“坐,帝坐也”。正义大角一星,在两摄提间,人君之象也。占:其明盛黄润,则天下大同也。其两旁各有三星,鼎足句之,曰摄提。【集解】:晋灼曰:“如鼎之句曲。”【索隐】:案:元命包云“摄提之为言提携也。言提斗携角以接於下也”。正义摄提六星,夹大角,大臣之象,恆直斗杓所指,纪八节,察万事者也。占:色温温不明而大者,人君恐;客星入之,圣人受制也。摄提者,直斗杓所指,以建时节,故曰“摄提格”。亢为疏庙,【索隐】:元命包曰“亢四星为庙廷”。又文耀钩“为疏庙”,宋均以为疏,外也;庙,或为朝也。【正义】:听政之所也。其占:明大,则辅臣忠,天下宁;不然,则反是也。主疾。其南北两大星,曰南门。【正义】:南门二星,在库楼南,天之外门。占:明则氐、羌贡;暗则诸夷叛;客星守之,外兵且至也。氐为天根,【索隐】:尔雅云“天根,氐也”。孙炎以为角、亢下系於氐,若木之有根也。【正义】:星经云:“氐四星为路寝,听朝所居。其占:明大,则臣下奉度。”合诚图云:“氐为宿宫也。”主疫。【索隐】:宋均云:“疫,病也。三月榆荚落;故主疾疫也。然此时物虽生,而日宿在奎,行毒气,故有疫也。”正义氐、房、心三宿为火,於辰在卯,宋之分野。

  尾为九子,【索隐】:宋均云:“属後宫场,故得兼子。子必九者,取尾有九星也。”元命包云:“尾九星,箕四星,为後宫之场也。”【正义】:尾,箕。尾为析木之津,於辰在寅,燕之分野。尾九星为後宫,亦为九子。星近心第一星为后,次三星妃,次三星嫔,末二星妾。占:均明,大小相承,则後宫叙而多子;不然,则不;金、火守之,後宫兵起;若明暗不常,妃嫡乖乱,妾媵失序。曰君臣;斥绝,不和。箕为敖客,【索隐】:宋均云:“敖,调弄也。箕以簸扬,调弄象也。箕又受物,有去去来来,客之象也。”【正义】:敖音泬。箕主八风,亦后妃之府也。移徙入河,国人相食;金、火入守,天下乱;月宿其野,为风起。曰口舌。【索隐】:诗云“维南有箕,载翕其舌”。又诗纬云“箕为天口,主出气”。是箕有舌,象谗言。诗曰“哆兮侈兮,成是南箕”,谓有敖客行谒请之也。

  火犯守角,【索隐】:案:韦昭曰“火,荧惑也”。则有战。房、心,王者恶之也。【正义】:荧惑犯守箕、尾,氐星自生芒角,则有战阵之事。若荧惑守房、心,及房、心自生芒角,则王者恶之也。

  南宫硃鸟,【正义】:柳八星为硃鸟咮,天之厨宰,主尚食,和滋味。权、衡。【集解】:孟康曰:“轩辕为权,太微为衡。”【索隐】:案:文耀钩云“南宫赤帝,其精为硃鸟”。孟康曰:“轩辕为权,太微为衡”也。【正义】:权四星在轩辕尾西,主烽火,备警急。占以明为安静;不明,则警急;动摇芒角亦如之。衡,太微之庭也。衡,太微,三光之廷。【索隐】:宋均曰:“太微,天帝南宫也。三光,日、月、五星也。”匡卫十二星,籓臣:【索隐】:十二星,蕃臣。春秋合诚图曰:“太微主法式,陈星十二,以备武急也。”【正义】:太微宫垣十星,在翼、轸地,天子之宫庭,五帝之坐,十二诸侯之府也。其外籓,九卿也。南籓中二星间为端门。次东第一星为左执法,廷尉之象;第二星为上相;第三星为次相;第四星为次将;第五星为上将。端门西第一星为右执法,御史大夫之象也;第二星为上将;第三星为次将;第四星为次相;第五星为上相。其东垣北左执法、上相两星间名曰左掖门;上相两星间名曰东华门;上相、次相、上将、次将间名曰太阳门。其西垣右执法、上将间名曰右掖门;上将间名曰西华门;次将、次相间名曰中华门;次相两星间名曰太阴门。各依其名,是其职也。占与紫宫垣同也。西,将;东,相;南四星,执法;中,端门;门左右,掖门。门内六星,诸侯。【正义】:内五诸侯五星,列在帝庭。其星并欲光明润泽;若枯燥,则各於其处受其灾变,大至诛戮,小至流亡;若动摇,则擅命以干主者。审其分以占之,则无惑也。又云诸侯五星在东井北河,主刺举,戒不虞。又曰理阴阳,察得失。一曰帝师,二曰帝友,三曰三公,四曰博士,五曰太史。此五者,为天子定疑议也。占:明大润泽,大小齐等,则国之福;不然,则上下相猜,忠臣不用。其内五星,五帝坐。索隐诗含神雾云五精星坐,其东苍帝坐,神名灵威仰,精为青龙之类是也。【正义】:黄帝坐一星,在太微宫中,含枢纽之神。四星夹黄帝坐:苍帝东方灵威仰之神;赤帝南方赤熛怒之神;白帝西方白昭矩之神;黑帝北方叶光纪之神。五帝并设,神灵集谋者也。占:五座明而光,则天子得天地之心;不然,则失位;金、火来守,入太微,若顺入,轨道,司其出之所守,则为天子所诛也;其逆入若不轨道,以所犯名之,中坐成形。後聚一十五星,蔚然,【集解】:徐广曰:“一云‘哀乌’。”曰郎位;【索隐】:徐广云:“一云‘哀乌’。”案:汉书作“哀乌”,则“哀乌”“蔚然”皆星之貌状。其星为郎位。正义郎位十五星,在太微中帝坐东北。周之元士,汉之光禄、中散、谏议,此三署郎中,是今之尚书郎。占:欲其大小均耀,光润有常,吉也。傍一大星,将位也。【索隐】:案:宋均云为群郎之将帅是也。【正义】:将,子象反。郎将一星,在郎位东北,所以为武备,今之左右中郎将。占:大而明,角,将恣不可当也。月、五星顺入,轨道,【索隐】:韦昭云:“谓循轨道不邪逆也。顺入,从西入之也。”【正义】:谓月、五星顺入轨道,入太微庭也。司其出,所守,天子所诛也。【索隐】:宋均云:“司察日、月、五星所守列宿,若请官属不去十日者,於是天子命使诛讨之也。”其逆入,若不轨道,以所犯命之;中坐,成形,【集解】:晋灼曰:“中坐,犯帝坐也。成形,祸福之形见也。”【索隐】:其逆入,不轨道。宋均云:“逆入,从东入;不轨道,不由康衢而入者也。以其所犯命之者,亦谓随所犯之位,天子命诛其人也。”【正义】:命,名也。谓月、五星逆入,不依轨道,司察其所犯太微中帝坐,帝坐必成其刑戮,皆是群下相从而谋上也。皆群下从谋也。金、火尤甚。【索隐】:案:火主销物而金为兵,故尤急。然则木、水、土为小变也。【正义】:若金、火逆入,不轨道,犯帝坐,尤甚於月及水、土、木也。廷籓西有隋星五,【集解】:隋音他果反。【索隐】:宋均云“南北为隋”。又他果反,隋为垂下。曰少微,士大夫。【索隐】:春秋合诚图云“少微,处士位”。又天官占云“少微一名处士星”也。【正义】:廷,太微廷;籓,卫也。少微四星,在太微西,南北列:第一星,处士也;第二星,议士也;第三星,博士也;第四星,大夫也。占以明大黄润,则贤士举;不明;反是;月、五星犯守,处士忧,宰相易也。权,轩辕。轩辕,黄龙体。【集解】:孟康曰:“形如腾龙。”【索隐】:援神契曰“轩辕十二星,后宫所居。”石氏星赞以轩辕龙体,主后妃也。正义轩辕十七星,在七星北,黄龙之体,主雷雨之神,後宫之象也。阴阳交感,激为雷电,和为雨,怒为风,乱为雾,凝为霜,散为露,聚为云气,立为虹蜺,离为背璚,分为抱珥。二十四变,皆轩辕主之。其大星,女主也;次北一星,夫人也;次北一星,妃也;其次诸星皆次妃之属。女主南一小星,女御也;左一星,少民,后宗也;右一星,大民,太后宗也。占:欲其小黄而明,吉;大明,则为後宫争竞;移徙,则国人流迸;东西角大张而振,后族败;水、火、金守轩辕,女主恶也。前大星,女主象;旁小星,御者後宫属。月、五星守犯者,如衡占。【索隐】:宋均云:“责在后党嬉,谗贼兴,招此祥。”案:亦当天子命诛也。

  东井为水事。【索隐】:元命包云:“东井八星,主水衡也。”其西曲星曰钺。【正义】:东井八星,钺一星,舆鬼四星,一星为质,为鹑首,於辰在未,皆秦之分野。一大星,黄道之所经,为天之亭候,主水衡事,法令所取平也。王者用法平,则井星明而端列。钺一星附井之前,主伺奢淫而斩之。占:不欲其明;明与井齐,或摇动,则天子用钺於大臣;月宿井,有风雨之变也。钺北,北河;南,南河;【正义】:南河三星,北河三星,分夹东井南北,置而为戒。南河南戒,一曰阳门,亦曰越门;北河北戒,一曰阴门,亦为胡门。两戒间,三光之常道也。占以南星不见则南道不通,北亦如之;动摇及火守,中国兵起也。又云动则胡、越为变,或连近臣以结之。两河、天阙间为关梁。【索隐】:宋均云:“两河六星,知逆邪。言关梁之限,知邪伪也。”【正义】:阙丘二星在南河南,天子之双阙,诸侯之两观,亦象魏县书之府。金、火守之,主兵战阙下也。舆鬼,鬼祠事;中白者为质。【集解】:晋灼曰:“舆鬼五星,其中白者为质。”【正义】:舆鬼四星,主祠事,天目也,主视明察奸谋。东北星主积马,东南星主积兵,西南星主积布帛,西北星主积金玉,随其变占之。中一星为积尸,一名质,主丧死祠祀。占:鬼星明大,穀成;不明,百姓散。质欲其没不明;明则兵起,大臣诛,下人死之。火守南北河,兵起,穀不登。故德成衡,观成潢,【集解】:晋灼曰:“日、月、五星不轨道也。衡,太微廷也。观,占也。潢,五帝车舍。”伤成钺,【集解】:晋灼曰:“贼伤之占,先成形於钺。”【索隐】:案:德成衡,衡则能平物,故有德公平者,先成形於衡。观成潢,为帝车舍,言王者游观,亦先成形於潢也。伤成钺者,伤,败也,言王者败德,亦先成形於钺,以言有败乱则有钺诛之。然案文耀钩则云“德成潢,败成钺”,其意异也。又此下文“祸成井,诛成质”,皆是东井下义。总列於此也。祸成井,【集解】:晋灼曰:“东井主水事,火入一星居其旁,天子且以火败,故曰祸也。”诛成质。【集解】:晋灼曰:“荧惑入舆鬼、天质,占曰大臣有诛。”

  柳为鸟注,主木草。【索隐】:案:汉书天文志“注”作“喙”。尔雅云“鸟喙谓之柳”。孙炎云“喙,硃鸟之口,柳其星聚也”。以注为柳星,故主草木。【正义】:喙,丁救反,一作“注”。柳八星,星七星,张六星,为鹑火,於辰在午,皆周之分野。柳为硃鸟咮,天之厨宰,主尚食,和滋味。占以顺明为吉;金、火守之,国兵大起。七星,颈,为员官。主急事。【索隐】:七星,颈,为员宫,主急事。案:宋均云“颈,硃鸟颈也。员宫,喉也。物在喉咙,终不久留,故主急事也”。正义七星为颈,一名天都,主衣裳文绣,主急事。以明为吉,暗为凶;金、火守之,国兵大起。张,素,为厨,主觞客。【索隐】:素,嗉也。尔雅云“鸟张嗉”。郭璞云“嗉,鸟受食之处也”。【正义】:张六星,六为嗉,主天厨食饮赏赉觞客。占以明为吉,暗为凶。金、火守之,国兵大起。翼为羽翮,主远客。【正义】:翼二十二星,轸四星,长沙一星,辖二星,合轸七星皆为鹑尾,於辰在巳,楚之分野。翼二十二星为天乐府,又主夷狄,亦主远客。占:明大,礼乐兴,四夷服;徙,则天子举兵以罚乱者。

  轸为车,主风。【索隐】:宋均云:“轸四星居中,又有二星为左右辖,车之象也。轸与巽同位,为风,车动行疾似之也。”【正义】:轸四星,主冢宰辅臣,又主车骑,亦主风。占:明大,则车骑用;太白守之,天下学校散,文儒失业,兵戈大兴;荧惑守之,南方有不用命之国,当发兵伐之;辰星守之,徐、泗有戮之者。其旁有一小星,曰长沙,【正义】:长沙一星在轸中,主寿命。占:明,主长寿,子孙昌也。星星不欲明;明与四星等,若五星入轸中,兵大起。【索隐】:宋均云:“五星主行使。使动,兵车亦动也。”轸南众星曰天库楼;【正义】:天库一星,主太白,秦也,在五车中。库有五车。车星角若益众,及不具,无处车马。

  西宫【索隐】:文耀钩云:“西宫白帝,其精白虎。”咸池,【正义】:咸池三星,在五车中,天潢南,鱼鸟之所讬也。金犯守之,兵起;火守之,有灾也。曰天五潢。五潢,五帝车舍。【索隐】:案:元命包云“咸池主五穀,有星五者各有所职。咸池,言穀生於水,含秀含实,主秋垂,故一名‘五帝车舍’,以车载穀而贩也”。【正义】:五车五星,三柱九星,在毕东北,天子五兵车舍也。西北大星曰天库,主太白,秦也。次东北曰天狱,主辰,燕、赵也。次东曰天仓,主岁,卫、鲁也。次东南曰司空,主镇,楚也。次西南曰卿,主荧惑,魏也。占:五车均明,柱皆见,则仓库实;不见,其国绝食,兵见起。五车、三柱有变,各以其国占之。三柱入出一月,米贵三倍,期二年;出三月,贵十倍,期三年;柱出不与天仓相近,军出,米贵,转粟千里;柱倒出,尤甚。火入,天下旱;金入,兵;水入,水也。火入,旱;金,兵;水,水。【索隐】:谓火、金、水入五潢,则各致此灾也。案:宋均云“不言木、土者,木、土德星,於此不为害故也”。中有三柱;柱不具,兵起。

  奎曰封豕,为沟渎。【正义】:奎,苦圭反,十六星。娄三星为降娄,於辰在戌,鲁之分野。奎,天之府库,一曰天豕,亦曰封豕,主沟渎。西南大星,所谓天豕目。占以明为吉。星不欲团圆,团圆则兵起。暗则臣干命之咎,亦不欲开阖无常,当有白衣称命於山谷者。五星犯奎,人主爽德,权臣擅命,不可禁者。王者宗祀不洁,则奎动摇。若焰焰有光,则近臣谋上之应,亦庶人饥馑之厄。太白守奎,胡、貊之忧,可以伐之。荧惑星守之,则有水之忧,连以三年。填星、岁星守之,中国之利,外国不利,可以兴师动众,斩断无道。娄为聚众。【正义】:娄三星为苑,牧养牺牲以共祭祀,亦曰聚众。占:动摇,则众兵聚;金、火守之,兵起也。胃为天仓。【正义】:胃三星,昴七星,毕八星,为大梁,於辰在酉,赵之分野。胃主仓廪,五穀之府也。占:明则天下和平,五穀丰稔;不然,反是也。其南众星曰廥积。【集解】:如淳曰:“刍藁积为廥也。”【正义】:刍藁六星,在天苑西,主积藁草者。不见,则牛马暴死;火守,灾起也。

  昴曰髦头,【正义】:昴七星为髦头,胡星,亦为狱事。明,天下狱讼平;暗为刑罚滥。六星明与大星等,大水且至,其兵大起;摇动若跳跃者,胡兵大起;一星不见,皆兵之忧也。胡星也,为白衣会。毕曰罕车,【索隐】:尔雅云“浊谓之毕”。孙炎以为掩兔之毕或呼为浊,因名星云。【正义】:毕八星,曰罕车,为边兵,主弋猎。其大星曰天高,一曰边将,主四夷之尉也。星明大,天下安,远夷入贡;失色,边乱。毕动,兵起;月宿则多雨。毛苌云“毕所以掩兔也”。为边兵,主弋猎。其大星旁小星为附耳。【正义】:附耳一星,属毕大星之下,次天高东南隅,主为人主听得失,伺?过。星明,则中国微,边寇警;移动,则谗佞行;入毕,国起兵。附耳摇动,有谗乱臣在侧。昴、毕间为天街。【索隐】:元命包云:“毕为天阶。”尔雅云:“大梁,昴。”孙炎云:“昴、毕之间,日、月、五星出入要道,若津梁也。”正义天街二星,在毕、昴间,主国界也。街南为华夏之国,街北为夷狄之国。土、金守,胡兵入也。其阴,阴国;阳,阳国。【集解】:孟康曰:“阴,西南,象坤维,河山已北国;阳,河山已南国。”

  参为白虎。【正义】:觜三星,参三星,外四星为实沈,於辰在申,魏之分野,为白虎形也。参,色林反,下同。三星直者,是为衡石。【集解】:孟康曰:“参三星者,白虎宿中,东西直,似称衡。”下有三星,兑,曰罚,【集解】:孟康曰:“在参间。上小下大,故曰锐。”晋灼曰:“三星少斜列,无锐形。”【正义】:罚,亦作“伐”。春秋运斗枢云“参伐事主斩艾”也。为斩艾事。其外四星,左右肩股也。小三星隅置,曰觜觿,为虎首,主葆旅事。【集解】:如淳曰:“关中俗谓桑榆孽生为葆。”晋灼曰:“葆,菜也。禾野生曰旅,今之饥民采旅也。”【索隐】:姚氏案:“宋均云葆,守也。旅犹军旅也。言佐参伐以斩艾除凶也。”【正义】:觜,子思反。觿,胡规反。葆音保。觜觿为虎首,主收敛葆旅事也。葆旅,野生之可食者。占:金、水来守,国易正,灾起也。其南有四星,曰天厕。【正义】:天厕四星,在屏东,主溷也。占:色黄,吉;青与白,皆凶;不见,则人寝疾。厕下一星,曰天矢。【正义】:天矢一星,在厕南。占与天厕同也。矢黄则吉青、白、黑,凶。其西有句曲【正义】:包音钩。九星,三处罗:一曰天旗,【正义】:参旗九星,在参西,天旗也,指麾远近以从命者。王者斩伐当理,则天旗曲直顺理;不然,则兵动於外,可以忧之。若明而稀,则边寇动;不然,则不。二曰天苑,【正义】:天苑十六星,如环状,在毕南,天子养禽兽所。稀暗,则多死也。三曰九游。【集解】:徐广曰:“音流。”【正义】:九游九星,在玉井西南,天子之兵旗,所以导军进退,亦领州列邦。并不欲摇动,摇动则九州分散,人民失业,信命一不通,於中国忧。以金、火守之,乱起也。其东有大星曰狼。【正义】:狼一星,参东南。狼为野将,主侵掠。占:非其处,则人相食;色黄白而明,吉;赤,角,兵起;金、木、火守,亦如之。狼角变色,多盗贼。下有四星曰弧,【正义】:弧九星,在狼东南,天之弓也。以伐叛怀远,又主备贼盗之知奸邪者。弧矢向狼动移,多盗;明大变色,亦如之。矢不直狼,又多盗;引满,则天下尽兵也。直狼。狼比地有大星,【集解】:晋灼曰:“比地,近地也。”曰南极老人。【正义】:老人一星,在弧南,一曰南极,为人主占寿命延长之应。常以秋分之曙见於景,春分之夕见於丁。见,国长命,故谓之寿昌,天下安宁;不见,人主忧也。老人见,治安;不见,兵起。常以秋分时候之于南郊。

  附耳入毕中,兵起。

  北宫玄武,【索隐】:文耀钩云:“北宫黑帝,其精玄武。”【正义】:南斗六星,牵牛六星,并北宫玄武之宿。虚、危。【索隐】:尔雅云“玄枵,虚也”。又云“北陆,虚也”。解者以陆为道。孙炎曰“陆,中也;北方之宿中也”。【正义】:虚二星,危三星,为衣枵,於辰在子,齐之分野。虚主死丧哭泣事,又为邑居庙堂祭祀祷祝之事;亦天之冢宰,主平理天下,覆藏万物。占:动,则有死丧哭泣之应;火守,则天子将兵;水守,则人饥馑;金守,臣下兵起。危为宗庙祀事,主天市架屋。占:动,则有土功;火守,天下兵;水守,下谋上也。危为盖屋;【索隐】:宋均云:“危上一星高,旁两星隋下,似乎盖屋也。”【正义】:盖屋二星,在危南,主天子所居宫室之官也。占:金、火守入,国兵起;孛,彗尤甚。危为架屋,盖屋自有星,恐文误也。虚为哭泣之事。【索隐】:虚为哭泣事。姚氏案荆州占,以为其宿二星,南星主哭泣。虚中六星,不欲明,明则有大丧也。

  其南有众星,曰羽林天军。【正义】:羽林四十五星,三三而聚,散在垒壁南,天军也。亦天宿卫之兵革出。不见,则天下乱;金、火、水入,军起也。军西为垒,【正义】:垒壁陈十二星,横列在营室南,天军之垣垒。占:五星入,皆兵起,将军死也。或曰钺。旁有一大星为北落。北落若微亡,军星动角益希,及五星犯北落,【正义】:北落师门一星,在羽林西南。天军之门也。长安城北落门,以象此也。主非常,以候兵。占:明,则军安;微弱,则兵起;金、火守,有兵,为虏犯塞;土、木则吉。入军,军起。火、金、水尤甚:火,军忧;水,患;木、土,军吉。【集解】:汉书音义曰:“木星、土星入北落,则吉也。”危东六星,两两相比,曰司空。【正义】:比音鼻。比,近也。危东两两相比者,是司命等星也。司空唯一星耳,又不在危东,恐“命”字误为“空”也。司命二星,在虚北,主丧送;司禄二星,在司命北,主官司;危二星,在司禄北,主危亡;司非二星,在危北,主?过:皆寘司之职。占:大,为君忧;常则吉也。

  营室【索隐】:元命包云:“营室十星,埏陶精类,始立纪纲,包物为室。”又尔雅云:“营室谓之定。”郭璞云:“定,正也。天下作宫室,皆以营室中为正也。”为清庙,曰离宫、阁道。【索隐】:案:荆州占云“阁道,王良旗也,有六星”。汉中四星,曰天驷。【索隐】:案:元命包云“汉中四星曰骑,一曰天驷也”。旁一星,曰王良。【索隐】:春秋合诚图云:“王良主天马也。”【正义】:王良五星,在奎北河中,天子奉御官也。其动策马,则兵骑满野;客星守之,津桥不通;金、火守入,皆兵之忧。王良策马,【正义】:策一星,在王良前,主天子仆也。占以动摇移在王良前,或居马後,别为策马,策马而兵动也。案:豫章周腾字叔达,南昌人,为侍御史。桓帝当南郊,平明应出,腾仰观,曰:“夫王者象星,今宫中星及策马星悉不动,上明日必不出。”至四更,皇太子卒,遂止也。车骑满野。旁有八星,绝汉,曰天潢。【索隐】:元命包曰:“潢主河渠,所以度神,通四方。”宋均云:“天潢,天津也。津,凑也,故主计度也。”天潢旁,江星。【正义】:天江四星,在尾北,主太阴也。不欲明;明而动,水暴出;其星明大,水不禁也。江星动,人涉水。

  杵、臼四星,在危南。【正义】:杵、臼三星,在丈人星旁,主军粮。占:正下直臼,吉;与臼不相当,军粮绝也。臼星在南,主舂。其占:覆则岁大饥,仰则大熟也。匏瓜,【索隐】:案:荆州占云“匏瓜,一名天鸡,在河鼓东。匏瓜明,岁则大熟也”。【正义】:匏音白包反。匏瓜五星,在离珠北,天子果园。占:明大光润,岁熟;不,则包果之实不登;客守,鱼盐贵也。有青黑星守之,鱼盐贵。

  南斗【正义】:南斗六星,在南也。为庙,其北建星。【正义】:建六星,在斗北,临黄道,天之都关也。斗建之间,七耀之道,亦主旗辂。占:动摇,则人劳;不然,则不;月晕,蛟龙见,牛马疫;月、五星犯守,大臣相谋为,关梁不通及大水也。建星者,旗也。牵牛为牺牲。【正义】:牵牛为牺牲,亦为关梁。其北二星,一曰即路,一曰聚火。又上一星,主道路;次二星,主关梁;次三星,主南越。占:明大,关梁通;不明,不通,天下牛疫死;移入汉中,天下乃乱。其北河鼓。【索隐】:尔雅云:“河鼓谓之牵牛。”孙炎曰:“河鼓之旗十二星,在牵牛北。或名河鼓为牵牛也。”河鼓大星,上将;左右,左右将。【正义】:河鼓三星,在牵牛北,主军鼓。盖天子三将军,中央大星大将军,其南左星左将军,其北右星右将军,所以备关梁而拒难也。占:明大光润,将军吉;动摇差戾,乱兵起;直,将有功;曲,则将失计也。自昔传牵牛织女七月七日相见,此星也。婺女,【索隐】:务女。雅云“须女谓之务女”是也。一作“婺”。【正义】:须女四星,亦婺女,天少府也。南斗、牵牛、须女皆为星纪,於辰在丑,越之分野,而斗牛为吴之分野也。,须女,贱妾之称,妇职之卑者,主布帛裁制嫁娶。占:水守之,万物不成;火守,布帛贵,人多死;土守,有女丧;金守,兵起也。其北织女。【正义】:织女三星,在河北天纪东,天女也,主果蓏丝帛珍宝。占:王者至孝於神明,则三星俱明;不然,则暗而微,天下女工废;明,则理;大星怒而角,布帛涌贵;不见,则兵起。晋书天文志云:“晋太史令陈卓总甘、石、巫咸三家所著星图,大凡二百八十三官,一千四百六十四星,以为定纪。今略其昭昭者,以备天官云。”织女,天女孙也。【集解】:徐广曰:“孙,一作‘名’。”【索隐】:织女,天孙也。案:荆州占云“织女,一名天女,天子女也”。

  察日、月之行【正义】:晋灼云:“太岁在四仲,则岁行三宿;太岁在四孟四季,则岁行二宿。二八十六,三四十二,而行二十八宿,十二岁而周天。”以揆岁星顺逆。【索隐】:姚氏案:天官占云“岁星,一曰应星,一曰经星,一曰纪星”。物理论云“岁行一次,谓之岁星,则十二岁而星一周天也”。【正义】:天官云:“岁星者,东方木之精,苍帝之象也。其色明而内黄,天下安宁。夫岁星欲春不动,动则农废。岁星盈缩,所在之国不可伐,可以罚人;失次,则民多病;见,则喜。其所居国,人主有福,不可以摇动。人主怒,无光,仁道失。岁星顺行,仁德加也。岁星农官,主五穀。”天文志云:“春日,甲乙;四时,春也。五常,仁;五事,貌也。人主仁亏,貌失,逆时令,伤木气,则罚见岁星。”曰东方木,主春,日甲乙。义失者,罚出岁星。岁星赢缩,【索隐】:案:天文志曰“凡五星早出为赢,赢为客;晚出为缩,缩为主人。五星赢缩,必有天应见杓也”。以其舍命国。【正义】:舍,所止宿也。命,名也。所在国不可伐,可以罚人。其趋舍【索隐】:趋音聚,谓促。而前曰赢,退舍曰缩。赢,其国有兵不复;缩,其国有忧,将亡,【正义】:将音子匠反。国倾败。其所在,五星皆从而聚【索隐】:案:汉高帝元年,五星皆聚于东井是也。据天文志,其年岁星在东井,故四星从而聚之也。於一舍,其下之国可以义致天下。

  以摄提格岁:【索隐】:太岁在寅,岁星正月晨出东方。案:尔雅“岁在寅为摄提格”。李巡云“言万物承阳起,故曰摄提格。格,起也”。岁阴左行在寅,岁星右转居丑。正月,与斗、牵牛晨出东方,名曰监德。【索隐】:岁星正月晨见东方之名。已下出石氏星经文,乃云“星在斗牵牛,失次见杓”也。汉书天文志则载甘氏及太初星历,所在之宿不同也。色苍苍有光。其失次,有应见柳。岁早,水;晚,旱。

  岁星出,东行十二度,百日而止,反逆行;逆行八度,百日,复东行。岁行三十度十六分度之七,率日行十二分度之一,十二岁而周天。出常东方,以晨;入於西方,用昏。

  单阏岁:【索隐】:在卯也。岁星二月晨出东方。尔雅云“卯为单阏”。李巡云:“阳气推万物而起,故曰单阏。单,尽也。阏,止也。”岁阴在卯,星居子。以二月与婺女、虚、危晨出,曰降入。【索隐】:即岁星二月晨见东方之名。其馀并准此。大有光。其失次,有应见张。其岁大水。

  执徐岁:【索隐】:尔雅“辰为执徐”。李巡云:“伏蛰之物皆敦舒而出,故曰执徐。执,蛰;徐,舒也。”岁阴在辰,星居亥。以三月与营室、东壁晨出,曰青章。青青甚章。其失次;有应见轸。岁早,旱;晚,水。

  大荒骆岁:【索隐】:尔雅云“在巳为大荒骆”。姚氏云:“言万物皆炽盛而大出,霍然落落,故曰荒骆也。”岁阴在巳,星居戌。以四月与奎、娄晨出,曰跰踵。【集解】:徐广曰:“一曰‘路?’。”【索隐】:天文志作“路?”。字诂云?,今作“踵”也。【正义】:跰,白边反。踵,之勇反。熊熊赤色,有光。其失次,有应见亢。

  敦牂岁:【索隐】:尔雅云“在午为敦牂”。孙炎云“敦,盛;牂,壮也。言万物盛壮”。韦昭云“敦音顿”也。岁阴在午,星居酉。以五月与胃、昴、毕晨出,曰开明。【集解】:徐广曰:“一曰‘天津’。”【索隐】:天文志作“启明”。炎炎有光。【正义】:炎,盐验反。偃兵;唯利公王,不利治兵。其失次,有应见房。岁早,旱;晚,水。

  叶洽岁:【索隐】:尔雅云“在未为叶洽”。李巡云:“阳气欲化万物,故曰。协,和;洽,合也。”岁阴在未,星居申。以六月与觜觿、【正义】:觜,子斯反。觿,胡规反。参晨出,曰长列。昭昭有光。利行兵。其失次,有应见箕。

  涒滩岁:【索隐】:涒?岁。尔雅云“在申为涒?”。李巡曰:“涒?,物吐秀倾垂之貌也。”涒音他昆反,?音他丹反。岁阴在申,星居未。以七月与东井、舆鬼晨出,曰大音。昭昭白。其失次,有应见牵牛。

  作鄂岁:【索隐】:尔雅“在酉为作鄂”。李巡云“作咢,皆物芒枝起之貌”。咢音愕。今案:下文云“作鄂有芒”,则李巡解亦近得。天文志云“作詻”,音五格反,与史记及尔雅并异也。岁阴在酉,星居午。以八月与柳、七星、张晨出,曰长王。作作有芒。国其昌,熟穀。其失次,有应见危。有旱而昌,有女丧,民疾。

  阉茂岁:【索隐】:尔雅云“在戌曰阉茂”。孙炎云“万物皆蔽冒,故曰。阉,蔽;茂,冒也”。天文志作“掩茂”也。岁阴在戌,星居巳。以九月与翼、轸晨出,曰天睢。【索隐】:刘氏音吁唯反也。白色大明。其失次,有应见东壁。岁水,女丧。

  大渊献岁:【索隐】:尔雅云“在亥为大渊献”。孙炎云:“渊,深也。大献万物於深,谓盖藏之於外耳。”岁阴在亥,星居辰。以十月与角、亢晨出,曰大章。【集解】:徐广曰:“一曰‘天皇’。”【索隐】:徐广云一作“天皇”。案:天文志亦作“天皇”也。苍苍然,星若跃而阴出旦,是谓“正平”。起师旅,其率必武;其国有德,将有四海。其失次,有应见娄。

  困敦岁:【索隐】:尔雅“在子为困敦”。孙炎云:“困敦,混沌也。言万物初萌,混沌於黄泉之下也。”岁阴在子,星居卯。以十一月与氐、房、心晨出,曰天泉。玄色甚明。江池其昌,不利起兵。其失次,有应昴。

  赤奋若岁:【索隐】:尔雅“在丑为赤奋若”。李巡云:“言阳气奋迅。若,顺也。”岁阴在丑,星居寅,以十二月与尾、箕晨出,曰天皓。【索隐】:音昊。汉志作“昊”。黫然【索隐】:於闲反。黑色甚明。其失次,有应见参。

  当居不居,居之又左右摇,未当去去之,与他星会,其国凶。所居久,国有德厚。其角动,乍小乍大,若色数变,人主有忧。

  其失次舍以下,进而东北,三月生天棓,【正义】:棓音蒲讲反。岁星之精散而为天枪、天棓、天冲、天猾、国皇、天欃,及登天、荆真,若天猿、天垣、苍彗,皆以广凶灾也。天棓者,一名觉星,本类星而末锐,长四丈,出东北方、西方。其出,则天下兵争也。长四丈,【索隐】:案天文志,此皆甘氏星经文,而志又兼载石氏,此不取。石氏名申夫,甘氏名德。末兑,进而东南,三月生彗星,【正义】:天彗者,一名埽星,本类星,末类彗,小者数寸长,长或竟天,而体无光,假日之光,故夕见则东指,晨见则西指,若日南北,皆随日光而指。光芒所及为灾变,见则兵起;除旧布新,彗所指之处弱也。长二丈,类彗。退而西北,三月生天欃,【集解】:韦昭曰:“欃音‘参差’之‘参’。”【正义】:欃,楚咸反。天欃者,在西南,长四丈,锐。京房云“天欃为兵,赤地千里。枯骨籍籍”。天文志云天枪主兵乱也。长四丈,末兑。退而西南,三月生天枪,【正义】:枪,楚行反。天枪者,长数丈,两头锐,出西南方。其见,不过三月,必有破国乱君伏死其辜。天文志云“孝文时,天枪夕出西南,占曰为兵丧乱,其六年十一月,匈奴入上郡、云中,汉起兵以卫京师”也。长数丈,两头兑。谨视其所见之国,不可举事用兵。其出如浮如沈,其国有土功;如沈如浮,其野亡。色赤而有角,其所居国昌。迎【集解】:徐广曰:“一作‘御’。”角而战者,不胜。星色赤黄而沈,所居野大穰。【正义】:穰,人羊反,丰熟也。色青白而赤灰,所居野有忧。岁星入月,其野有逐相;与太白斗,【集解】:韦昭曰:“星相击为斗。”其野有破军。

  岁星一曰摄提,曰重华,曰应星,曰纪星。营室为清庙,岁星庙也。

  察刚气【集解】:徐广曰:“刚,一作‘罚’。”【索隐】:徐广云刚一作“罚”。案:姚氏引广雅“荧惑谓之执法”。天官占云“荧惑方伯象,司察妖孽”。则此文“察罚气”为是。以处荧惑。【索隐】:春秋纬文耀钩云:“赤帝熛怒之神,为荧惑焉,位在南方,礼失则罚出。”晋灼云:“常以十月入太微,受制而出行列宿,司无道,出入无常。”曰南方火,主夏,日丙、丁。礼失,罚出荧惑,荧惑失行是也。出则有兵,入则兵散。以其舍命国。荧惑为勃乱,残贼、疾、丧、饥、兵。【集解】:徐广曰:“以下云‘荧惑为理,外则理兵,内则理政’。”正义天官占云:“荧惑为执法之星,其行无常,以其舍命国:为残贼,为疾,为丧,为饥,为兵。环绕句己,芒角动摇,乍前乍後,其殃逾甚。荧惑主死丧,大鸿胪之象;主甲兵,大司马之义;伺骄奢乱孽,执法官也。其精为风伯,惑童兒歌谣嬉戏也。”反道二舍以上,居之,三月有殃,五月受兵,七月半亡地,九月太半亡地。因与俱出入,国绝祀。居之,殃还至,虽大当小;【索隐】:案:还音旋。旋,疾也。若荧惑反道居其舍,所致殃祸速至,则虽大反小。久而至,当小反大。【索隐】:案:久谓行迟也。如此,祸小反大,言久腊毒也。其南为丈夫,北为女子丧。【索隐】:案:宋均云“荧惑守舆鬼南,为丈夫受其咎;北,则女子受其凶也”。若角动绕环之,及乍前乍後,左右,殃益大。与他星斗,【正义】:凡五星斗,皆为战斗。兵不在外,则为内乱。斗谓光芒相及。光相逮,为害;不相逮,不害。五星皆从而聚于一舍,【正义】:三星若合,是谓惊立绝行,其国外内有兵与丧,人民饥乏,改立侯王。四星若合,是为大阳,其国兵丧暴起,君子忧,小人流。五星若合,是谓易行,有德者受庆,掩有四方;无德者受殃,乃以死亡也。其下国可以礼致天下。

  法,出东行十六舍而止;逆行二舍;六旬,复东行,自所止数十舍,十月而入西方;伏【集解】:晋灼曰:“伏不见。”行五月,出东方。其出西方曰“反明”,主命者恶之。东行急,一日行一度半。

  其行东、西、南、北疾也。兵各聚其下;用战,顺之胜,逆之败。荧惑从太白,军忧;离之,军卻。出太白阴,有分军;行其阳,有偏将战。当其行,太白逮之,破军杀将。【索隐】:宋均云:“太白宿,主军来冲拒也。”其入守犯太微、【集解】:孟康曰:“犯,七寸已内光芒相及也。”韦昭曰:“自下触之曰‘犯’,居其宿曰‘守’。”轩辕、营室,主命恶之。心为明堂,荧惑庙也。谨候此。

  历斗之会以定填星之位。【索隐】:历斗之会以定镇星之位。晋灼曰:“常以甲辰之元始建斗,岁镇一宿,二十八岁而周天。”广雅曰:“镇星,一名地侯。”文耀钩云:“镇,黄帝含枢纽之精,其体旋玑,中宿之分也。”曰中央土,主季夏,日戊、己,黄帝,主德,女主象也。岁填一宿,其所居国吉。未当居而居,若已去而复还,还居之,其国得土,不乃得女。若当居而不居,既已居之,又西东去,其国失土,不乃失女,不可举事用兵。其居久,其国福厚;易,福薄。集解徐广曰:“易犹轻速也。”

  其一名曰地侯,主岁。岁行十度百十二分度之五,日行二十八分度之一,二十八岁周天。其所居,五星皆从而聚于一舍,其下之国,可重致天下。【正义】:重音逐陇反。言五星皆从填星,其下之国倚重而致天下,以填主土故也。礼、德、义、杀、刑尽失,而填星乃为之动摇。

  赢,为王不宁;其缩,有军不复。填星,其色黄,九芒,音曰黄锺宫。其失次上二三宿曰赢,有主命不成,不乃大水。失次下二三宿曰缩,有后戚,其岁不复,不乃天裂若地动。

  斗为文太室,填星庙,天子之星也。

  木星与土合,为内乱。饥,【正义】:星经云:“凡五星,木与土合为内乱,饥;与水合为变谋,更事;与火合为旱;与金合为白衣会也。”主勿用战,败;水则变谋而更事;火为旱;金为白衣会若水。金在南曰牝牡,【索隐】:晋灼曰:“岁,阳也,太白,阴也,故曰牝牡也。”【正义】:星经云:“金在南,木在北,名曰牝牡,年穀大熟;金在北,木在南,其年或有或无。”年穀熟,金在北,岁偏无。火与水合为焠,【集解】:晋灼曰:“火入水,故曰焠。”【索隐】:火与水合曰焠。案:谓火与水俱从填星合也。【正义】:焠,匆内反。星经云:“凡五星,火与水合为焠,用兵举事大败;与金合为铄,为丧,不可举事,用兵从军为忧;离之,军卻;与土合为忧,主孽卿;与木合,饥,战败也。”与金合为铄,为丧,皆不可举事,用兵大败。土为忧,主孽卿;【索隐】:案:文耀钩云“水土合则成炉冶,炉冶成则火兴,火兴则土之子焠,金成消烁,消烁则土无子辅父,无子辅父则益妖孽,故子忧”。大饥,战败,为北军,【正义】:为北,军北也。凡军败曰北。军困,举事大败。土与水合,穰而拥阏,【正义】:拥,於拱反。阏,乌葛反。有覆军,【集解】:徐广曰:“或云木、火、土三星若合,是谓惊立绝行。”其国不可举事。出,亡地;入,得地。金为疾,为内兵,亡地。三星若合,其宿地国外内有兵与丧,改立公王。四星合,兵丧并起,君子忧,小人流。五星合,是为易行,有德,受庆,改立大人,掩有四方,子孙蕃昌;无德,受殃若亡。五星皆大,其事亦大;皆小,事亦小。

  蚤出者为赢,赢者为客。晚出者为缩,缩者为主人。必有天应见於杓星。同舍为合。相陵为斗,【集解】:孟康曰:“陵,相冒占过也。”韦昭曰:“突掩为陵。”七寸以内必之矣。【索隐】:案:韦昭云必有祸也。

  五星色白圜,为丧旱;赤圜,则中不平,为兵;青圜,为忧水;黑圜,为疾,多死;黄圜,则吉。赤角犯我城,黄角地之争,白角哭泣之声,青角有兵忧,黑角则水。意,【集解】:徐广曰:“一作‘志’。”行穷兵之所终。五星同色,天下偃兵,百姓宁昌。春风秋雨,冬寒夏暑,动摇常以此。

  填星出百二十日而逆西行,西行百二十日反东行。见三百三十日而入,入三十日复出东方。太岁在甲寅,镇星在东壁,故在营室。

  察日行以处位【索隐】:案:太白晨出东方曰启明,故察日行以处太白之位也。太白。【索隐】:韩诗云“太白晨出东方为启明,昏见西方为长庚”。又孙炎注尔雅,以为晨出东方高三丈,命曰启明;昏见西方高三舍,命曰太白。【正义】:晋灼云:“常以正月甲寅与荧惑晨出东方,二百四十日而入,入四十日又出西方,二百四十日而入,入三十五日而复出东方。出以寅、戌,入以丑、未。”天官占云:“太白者,西方金之精,白帝之子,上公、大将军之象也。一名殷星,一名大正,一名荧星,一名官星,一名梁星,一名灭星,一名大嚣,一名大衰,一名大爽。径一百里。”天文志云:“其日庚辛;四时,秋也;五常,义也;五事,言也。人主义亏言失,逆时令,伤金气,罚见太白:春见东方,以晨;秋见西方,以夕。”曰西方,秋,【正义】:太白五芒出,早为月蚀,晚为天矢及彗。其精散为天杵、天柎、伏灵、大败、司奸、天狗、贼星、天残、卒起星,是古历星;若竹彗、墙星、猿星、白雚,皆以示变也。日庚、辛,主杀。杀失者,罚出太白。太白失行,以其舍命国。其出行十八舍二百四十日而入。入东方,伏行十一舍百三十日;其入西方,伏行三舍十六日而出。当出不出,当入不入,是谓失舍,不有破军,必有国君之篡。

  其纪上元,【索隐】:案:上元是古历之名,言用上元纪历法,则摄提岁而太白与营室晨出东方,至角而入;与营室夕出西方,至角而入。凡出入东西各五,为八岁二百三十日,复与营室晨出东方。大率岁一周天也。【正义】:其纪上元,是星古历初起上元之法也。以摄提格之岁,与营室晨出东方,至角而入;与营室夕出西方,至角而入;与角晨出,入毕;与角夕出,入毕;与毕晨出,入箕;与毕夕出,入箕;与箕晨出,入柳;与箕夕出,入柳;与柳晨出,入营室;与柳夕出,入营室。凡出入东西各五,为八岁,二百二十日,【集解】:徐广曰:“一云‘三十二日’。”复与营室晨出东方。其大率,岁一周天。其始出东方,行迟,率日半度,一百二十日,必逆行一二舍;上极而反,东行,行日一度半,一百二十日入。其庳,近日,曰明星,柔;高,远日,曰大嚣,【正义】:徐广曰:“一作‘变’。”刚。其始出西,行疾,率日一度半,百二十日;上极而行迟,日半度,百二十日,旦入,必逆行一二舍而入。其庳,近日,曰大白,柔;高,远日,曰大相,刚。出以辰、戌,入以丑、未。

  当出不出,未当入而入,天下偃兵,兵在外,入。未当出而出,当入而不入,下起兵,有破国。其当期出也,其国昌。其出东为东,入东为北方;出西为西,入西为南方。所居久,其乡利;,【集解】:苏林曰:“疾过也。”其乡凶。

  出西至东,正西国吉。出东至西,正东国吉。其出不经天;经天,天下革政。【索隐】:孟康曰:“谓出东入西,出西入东也。太白阴星,出东当伏东,出西当伏西,过午为经天。”又晋灼曰:“日,阳也,日出则星没。太白昼见午上为经天。”

  小以角动,兵起。始出大,後小,兵弱;出小,後大,兵强。出高,用兵深吉,浅凶;庳,浅吉,深凶。日方南金居其南,日方北金居其北,曰赢,【正义】:郑玄云:“方犹向也。谓昼漏半而置土圭表阴阳,审其南北也。影短於土圭谓之日南,是地於日为近南也;长於土圭谓之日北,是地於日为近北也。凡日影於地,千里而差一寸。”周礼云:“日南则影短多暑,日北则影长多寒。”孟康云:“金谓太白也。影,日中之影也。”侯王不宁,用兵进吉退凶。日方南金居其北,日方北金居其南,曰缩,侯王有忧,用兵退吉进凶。用兵象太白:太白行疾,疾行;迟,迟行。角,敢战。动摇躁,躁。圜以静,静。顺角所指,吉;反之,皆凶。出则出兵,入则入兵。赤角,有战;白角,有丧;黑圜角,忧,有水事;青圜小角,忧,有木事;黄圜和角,有土事,有年。【正义】:太白星圆,天下和平;若芒角,有土事。有年谓丰熟也。其已出三日而复,有微入,入三日乃复盛出,是谓耎,【集解】:晋灼曰:“耎,退之不进。”【索隐】:是谓需。又作“耎”,音奴乱反。其下国有军败将北。其已入三日又复微出,出三日而复盛入,其下国有忧;师有粮食兵革,遗人用之;【正义】:遗,唯季反。卒虽众,将为人虏。其出西失行,外国败;其出东失行,中国败。其色大圜黄滜,【集解】:音泽。可为好事;其圜大赤,兵盛不战。

  太白白,比狼;【正义】:比,卑耳反,下同。比,类也。赤,比心;黄,比参左肩;苍,比参右肩;黑,比奎大星。【正义】:晋书天文志云:“凡五星有色,大小不同,各依其行而应时节。色变有类:凡青,比参左肩;赤,比心大星;黄,比参右肩;白,比狼星;黑,比奎大星。不失本色而应其四时者,吉;色害其行,凶也。”五星皆从太白而聚乎一舍,其下之国可以兵从天下。居实,有得也;居虚,无得也。【索隐】:按:实谓星所合居之宿;虚谓赢缩也。行胜色,【集解】:晋灼曰:“太白行得度者,胜色也。”【正义】:胜音升剩反,下同。色胜位,有位胜无位,有色胜无色,行得尽胜之。【集解】:晋灼曰:“行应天度,唯有色得位;行尽胜之,行重而色位轻。”星经“得”字作“德”。【正义】:晋书天文志云:“凡五星所出所直之辰,其国为得位者,岁星以德,荧惑为礼,镇星有福,太白兵强,辰阴阳和。所直之辰,顺其色而角者胜,其色害者败;居实有得,居虚无得也。色胜位,行胜色,行得尽胜之。”出而留桑榆间,【集解】:晋灼曰:“行迟而下也。正出,举目平正,出桑榆上者馀二千里。”疾其下国。【正义】:疾,汉书作“病”也。上而疾,未尽其日,过参天,【集解】:晋灼曰:“三分天过其一,此在戌酉之间。”疾其对国。【集解】:孟康曰:“谓出东入西,出西入东。”上复下,下复上,有反将。其入月,将僇。金、木星合,光,其下战不合,兵虽起而不斗;合相毁,野有破军。出西方,昏而出阴,阴兵彊;暮食出,小弱;夜半出,中弱;鸡鸣出,大弱:是谓阴陷於阳。其在东方,乘明而出阳,阳兵之彊,鸡鸣出,小弱;夜半出,中弱;昏出,大弱:是谓阳陷於阴。太白伏也,以出兵,兵有殃。其出卯南,南胜北方;出卯北,北胜南方;正在卯,东国利。出酉北,北胜南方;出酉南,南胜北方;正在酉,西国胜。

  其与列星相犯,小战;五星,大战。其相犯,太白出其南,南国败;出其北,北国败。行疾,武;不行,文。色白五芒,出蚤为月蚀,晚为天夭及彗星,将发其国。出东为德,举事左之迎之,吉。出西为刑,举事右之背之,吉。反之皆凶。太白光见景,战胜。昼见而经天,是谓争明,彊国弱,小国彊,女主昌。

  亢为疏庙,太白庙也。太白,大臣也,其号上公。其他名殷星、太正、营星、观星、宫星、明星、大衰、大泽、终星、大相、天浩、序星、月纬。大司马位谨候此。

  察日辰之会,【索隐】:案:下文“正四时及星辰之会”是也。【正义】:晋灼云:“常以二月春分见奎、娄,五月夏至见东井,八月秋分见角、亢,十一月冬至见牵牛。出以辰、戌,入以丑、未,二旬而入。晨候之东方,夕候之西方也。”以治辰星之位。【索隐】:案:皇甫谧曰“辰星,一名毚星,或曰钩星”。元命包曰“北方辰星水,生物布其纪,故辰星理四时”。宋均曰“辰星正四时之位,得与北辰同名也”。曰北方水,太阴之精,主冬,日壬、癸。刑失者,罚出辰星,【正义】:天官占云:“辰星,北水之精,黑帝之子,宰相之祥也。一名细极,一名钩星,一名爨星,一名伺祠。径一百里。亦偏将、廷尉象也。”天文志云:“其日壬、癸。四时,冬也;五常,智也;五事,听也。人主智亏听失,逆时令,伤水气,则罚见辰星也。”以其宿命国。

  是正四时:仲春春分,夕出郊奎、娄、胃东五舍,为齐;仲夏夏至,夕出郊东井、舆鬼、柳东七舍,为楚;仲秋秋分,夕出郊角、亢、氐、房东四舍,为汉;仲冬冬至,晨出郊东方,与尾、箕、斗、牵牛俱西,为中国。其出入常以辰、戌、丑、未。

  其蚤,为月蚀;【集解】:孟康曰:“辰星、月相凌不见者,则所蚀也。”【索隐】:案:宋均云“辰星与月同精,月为大臣,先期而出,是躁也。失则当诛,故月蚀见祥”。晚,为彗星【集解】:张晏曰:“彗,所以除旧布新。”【索隐】:案:宋均云“辰星,阴也,彗亦阴,阴谋未成,故晚出也”。及天夭。其时宜效不效为失,【正义】:效,见也。言宜见不见,为失罚之也。追兵在外不战。一时不出,其时不和;四时不出,天下大饥。其当效而出也,色白为旱,黄为五穀熟,赤为兵,黑为水。出东方,大而白,有兵於外,解。常在东方,其赤,中国胜;其西而赤,外国利。无兵於外而赤,兵起。其与太白俱出东方,皆赤而角,外国大败,中国胜;其与太白俱出西方,皆赤而角,外国利。五星分天之中,积于东方,中国利;积于西方,外国用者利。五星皆从辰星而聚于一舍,其所舍之国可以法致天下。辰星不出,太白为客;其出,太白为主。出而与太白不相从,野虽有军,不战。出东方,太白出西方;若出西方,太白出东方,为格,【索隐】:谓辰星出西方。辰,水也。太白出东方。太白,金也。水生金,母子不相从,故有军不战。今母子各出一方,故为格。格谓不和同,故野虽有兵不战然也。野虽有兵不战。失其时而出,为当寒反温,当温反寒。当出不出,是谓击卒,兵大起。其入太白中而上出,破军杀将,客军胜;下出,客亡地。辰星来抵太白,太白不去,将死。正旗上出,【索隐】:正旗出。案:旗盖太白芒角,似旌旗。【正义】:旗,星名,有九星。言辰星上则破军杀将,客胜也。破军杀将,客胜;下出,客亡地。视旗所指,以命破军。其绕环太白,若与斗,大战,客胜。兔过太白,【索隐】:兔过太白。案:广雅云“辰星谓之兔星”,则辰星之别名兔,或作“毚”也。【正义】:汉书云“辰星过太白,间可椷剑”,明广雅是也。间可?咸剑,【集解】:苏林曰:“椷音函。函,容也。其间可容一剑。”【索隐】:椷音函。函,容也。言中间可容一剑。则函字本有咸音,故字从咸。剑,古作“剑”也。小战,客胜。兔居太白前,军罢;出太白左,小战;摩太白,有数万人战,主人吏死;出太白右,去三尺,军急约战。青角,兵忧;黑角,水。赤行穷兵之所终。

  兔七命,曰小正、辰星、天欃、安周星、细爽、栖星、钩星。【索隐】:谓星凡有七名。命者,名也。小正,一也;辰星,二也;天兔,三也;安周星,四也;细爽,五也;能星,六也;钩星,七也。其色黄而小,出而易处,天下之文变而不善矣。兔五色,青圜忧,白圜丧,赤圜中不平,黑圜吉。赤角犯我城,黄角地之争,白角号泣之声。

  其出东方,行四舍四十八日,其数二十日,而反入于东方;其出西方,行四舍四十八日,其数二十日,而反入于西方。其一候之营室、角、毕、箕、柳。出房、心间,地动。

  辰星之色:春,青黄;夏,赤白;秋,青白,而岁熟;冬,黄而不明。即变其色,其时不昌。春不见,大风,秋则不实。夏不见,有六十日之旱,月蚀。秋不见,有兵,春则不生。冬不见,阴雨六十日,有流邑,夏则不长。

  角、亢、氐,兗州。房、心,豫州。尾、箕,幽州。斗,江、湖。牵牛、婺女,杨州。虚、危,青州。营室至东壁,并州。奎、娄、胃,徐州。昴、毕,冀州。觜觿、参,益州。【正义】:括地志云:“汉武帝置十三州,改梁州为益州广汉。广汉,今益州咎县是也。分今河内、上党、云中。”然案星经,益州,魏地,毕、觜、参之分,今河内、上党、云中是。未详也。东井、舆鬼,雍州。柳、七星、张,三河。翼、轸,荆州。

  七星为员官,辰星庙,蛮夷星也。

  两军相当,日晕;【集解】:如淳曰:“晕读曰运。”晕等,力钧;厚长大,有胜;薄短小,无胜。重抱大破无。抱为和,背不和,为分离相去。直为自立,立侯王;杀将。负且戴,有喜。围在中,中胜;在外,外胜。青外赤中,以和相去;赤外青中,以恶相去。气晕先至而後去,居军胜。先至先去,前利後病;後至後去,前病後利;後至先去,前後皆病,居军不胜。见而去,其发疾,虽胜无功。见半日以上,功大。白虹屈短,【集解】:李奇曰:“屈,或为‘尾’也。”韦昭曰:“短而直。”上下兑,有者下大流血。日晕制胜,近期三十日,远期六十日。

  其食,食所不利;复生,生所利;而食益尽,为主位。以其直及日所宿,加以日时,用命其国也。

  月行中道,【索隐】:案:中道,房星之中间也。房有四星,若人之房三间有四表然,故曰房。南为阳间,北为阴间,则中道房星之中间也。故房是日、月、五星之行道,然黄道亦经房、心。若月行得中道,故阴阳和平;若行阴间,多阴事;阳间,则人主骄恣;若历阴星、阳星之南北太阴、太阳之道,即有大水若兵,及大旱若丧也。安宁和平。阴间,多水,阴事。外北三尺,阴星。【索隐】:案:谓阴间外北三尺曰阴星,又北三尺曰太阴道,则下阳星及太阳亦在阳间之南各三尺也。北三尺,太阴,大水,兵。阳间,骄恣。阳星,多暴狱。太阳,大旱丧也。【索隐】:太阴,太阳,皆道也。月行近之,故有水旱兵丧也。角、天门,十月为四月,十一月为五月,【索隐】:角间天门。谓月行入角与天门,若十月犯之,当为来年四月成灾;十一月,则主五月也。十二月为六月,水发,近三尺,远五尺。犯四辅,辅臣诛。【索隐】:案:谓月犯房星也。四辅,房四星也。房以辅心,故曰四辅。行南北河,以阴阳言,旱水兵丧。【正义】:南河三星,北河三星,若月行北河以阴,则水、兵;南河以阳,则旱、丧也。

  月蚀岁星,【正义】:孟康云:“凡星入月,见月中,为星蚀月;月掩星,星灭,为月蚀星也。”其宿地,饥若亡。荧惑也乱,填星也下犯上,太白也彊国以战败,辰星也女乱。大角,【集解】:徐广曰:“一云‘食于大角’。”【正义】:大角一星,在两摄提间,人君之象也。主命者恶之;心,则为内贼乱也;列星,其宿地忧。【索隐】:谓月蚀列星二十八宿,当其分地有忧。忧谓兵及丧也。

  月食始日,五月者六,六月者五,五月复六,六月者一,而五月者五,凡百一十三月而复始。【索隐】:始日谓食始起之日也。依此文计,唯有一百二十一月,与元数甚为悬校,既无太初历术,不可得而推定。今以汉志三统历法计,则六月者七,五月者一,又六月者一,五月者一,凡一百三十五月而复始耳。或术家各异,或传写错谬,故此不同,无以明知也。故月蚀,常也;日蚀,为不臧也。甲、乙,四海之外,日月不占。【集解】:晋灼曰:“海外远,甲乙日时不以占候。”丙、丁,江、淮、海岱也。戊、己,中州、河、济也。庚、辛,华山以西。壬、癸,恆山以北。日蚀,国君;月蚀,将相当之。

  国皇星,【正义】:国皇星者,大而赤,类南极老人,去地三丈,如炬火。见则内外有兵丧之难。大而赤,【集解】:孟康曰:“岁星之精散所为也。五星之精散为六十四变,记不尽。”状类南极。【集解】:徐广曰:“老人星也。”所出,其下起兵,兵彊;其冲不利。

  昭明星,【索隐】:案:春秋合诚图云“赤帝之精,象如太白,七芒”。释名为笔星,气有一枝,末锐似笔,亦曰笔星也。大而白,无角,乍上乍下。【集解】:孟康曰:“形如三足机,机上有九彗上向,荧惑之精。”所出国,起兵,多变。

  五残星,【索隐】:孟康云:“星表有青气如晕,有毛,填星之精也。”【正义】:五残,一名五锋,出正东东方之分野。状类辰星,去地可六七丈。见则五分毁败之徵,大臣诛亡之象。出正东东方之野。其星状类辰星,去地可六丈。

  大【集解】:徐广曰:“大,一作‘六’。”贼星,【集解】:孟康曰:“形如彗,九尺,太白之精。”【正义】:大贼星者,一名六贼,出正南,南方之野。星去地可六丈,大而赤,数动有光,出则祸合天下。出正南南方之野。星去地可六丈,大而赤,数动,有光。

  司危星,【集解】:孟康曰:“星大而有尾,两角,荧惑之精也。”【正义】:司危者,出正西西方分野也。大如太白,去地可六丈,见则天子以不义失国而豪杰起。出正西西方之野。星去地可六丈,大而白,类太白。

  狱汉星,【集解】:孟康曰:“青中赤表,下有二彗纵横,亦填星之精。”汉书天文志狱汉一名咸汉。出正北北方之野。星去地可六丈,大而赤,数动,察之中青。此四野星所出,出非其方,其下有兵,冲不利。

  四填星,所出四隅,去地可四丈。

  地维咸光,亦出四隅,去地可三丈,若月始出。所见,下有乱;乱者亡,有德者昌。

  烛星,状如太白,【集解】:孟康曰:“星上有三彗上出,亦填星之精。”其出也不行。见则灭。所烛者,城邑乱。

  如星非星,如云非云,命曰归邪。【集解】:李奇曰:“邪音?。”孟康曰:“星有两赤彗上向,上有盖状如气,下连星。”归邪出,必有归国者。

  星者,金之散气,本曰火。【集解】:孟康曰:“星,石也。”星众,国吉;少则凶。

  汉者,亦金之散气,【索隐】:案:水生金,散气即水气。河图括地象曰“河精为天汉”也。其本曰水。汉,星多,多水,少则旱,【集解】:孟康曰:“汉,河汉也。水生於金。多,少,谓汉中星。”其大经也。

  天鼓,有音如雷非雷,音在地而下及地。其所往者,兵发其下。

  天狗,状如大奔星,【集解】:孟康曰:“星有尾,旁有短彗,下有如狗形者,亦太白之精。”有声,其下止地,类狗。所堕及,望之如火光炎炎【索隐】:艳音也。冲天。其下圜如数顷田处,上兑者则有黄色,千里破军杀将。

  格泽星【索隐】:一音鹤铎,又音格宅。格,胡客反。者,如炎火之状。黄白,起地而上。下大,上兑。其见也,不种而穫;不有土功,必有大害。

  蚩尤之旗,【集解】:孟康曰:“荧惑之精也。”晋灼曰:“吕氏春秋曰其色黄上白下。”类彗而後曲,象旗。见则王者征伐四方。

  旬始,出於北斗旁,【集解】:徐广曰:“蚩尤也。旬,一作‘营’。”状如雄鸡。其怒,青黑,象伏鳖。【集解】:李奇曰:“怒当音帑。”晋灼曰:“帑,雌也。或曰怒则色青。”

  枉矢,类大流星,?行而仓黑,望之如有毛羽然。

  长庚,如一匹布著天。【正义】:著音直略反。此星见,兵起。

  星坠至地,则石也。【正义】:春秋云“星陨如雨”是也。今吴郡西乡见有落星石,其石天下多有也。河、济之间,时有坠星。

  天精而见景星。【集解】:孟康曰:“精,明也。有赤方气与青方气相连,赤方中有两黄星,青方中一黄星,凡三星合为景星。”索隐韦昭云“精谓清朗”。汉书作“■”,亦作“■”。郭璞注三苍云“■,雨止无云也”。【正义】:景星状如半月,生於晦朔,助月为明。见则人君有德,明圣之庆也。景星者,德星也。其状无常,常出於有道之国。

  凡望云气,【正义】:春秋元命包云:“阴阳聚为云气也。”释名云:“云犹云,众盛也。气犹饩然也。有声即无形也。”仰而望之,三四百里;平望,在桑榆上,千馀二千里;登高而望之,下属地者三千里。云气有兽居上者,胜。【正义】:胜音升剩反。云雨气相敌也。兵书云:“云或如雄鸡临城,有城必降。”

  自华以南,气下黑上赤。嵩高、三河之郊,气正赤。恆山之北,气下黑下青。勃、碣、海、岱之间,气皆黑。江、淮之间,气皆白。

  徒气白。土功气黄。车气乍高乍下,往往而聚。骑气卑而布。卒气抟。【集解】:如淳曰:“抟,专也。或曰抟,徒端反。”前卑而後高者,疾;前方而後高者,兑;後兑而卑者,卻。其气平者其行徐。前高而後卑者,不止而反。气相遇者,【索隐】:遇音偶。汉书作“禺”卑胜高,兑胜方。气来卑而循车通者,【集解】:车通,车辙也。避汉武讳,故曰通。不过三四日,去之五六里见。气来高七八尺者,不过五六日,去之十馀里见。气来高丈馀二丈者,不过三四十日,去之五六十里见。

  稍云精白者,其将悍,其士怯。其大根而前绝远者,当战。青白,其前低者,战胜;其前赤而仰者,战不胜。阵云如立垣。杼云类杼。【索隐】:姚氏案:兵书云“营上云气如织,勿与战也。”轴云抟两端兑。杓云【索隐】:杓,刘氏音时酌反。说文音丁了反。许慎注淮南云“杓,引也”。如绳者,居前互天,其半半天。其■【索隐】:五结反。亦作“蜺”,音同。者类阙旗故。钩云句曲。【正义】:句音古侯反。诸此云见,以五色合占。而泽抟密,【正义】:崔豹古今注云:“黄帝与蚩尤战於涿鹿之野,常有五色云气,金枝玉叶,止於帝上,有花■之象,故因作华盖也。”京房易候云:“视四方常有大云,五色具,其下贤人隐也。青云润泽蔽日在西北,为举贤良也。”其见动人,乃有占;兵必起,合■其直。

  王朔所候,决於日旁。日旁云气,人主象。【正义】:洛书云:“有云象人,青衣无手,在日西,天子之气。”皆如其形以占。

  故北夷之气如群畜穹闾,【索隐】:邹云一作“弓闾”。天文志作“弓”字,音穹。盖谓以氈为闾,崇穹然。又宋均云“穹,兽名”,亦异说也。南夷之气类舟船幡旗。大水处,败军场,破国之虚,下有积钱,【集解】:徐广曰:“古作‘泉’字。”金宝之上,皆有气,不可不察。海旁蜄气象楼台;广野气成宫阙然。云气各象其山川人民所聚积。【正义】:淮南子云:“土地各以类生人,是故山气多勇,泽气多瘖,风气多聋,林气多躄,木气多伛,石气多力,险阻气多寿,谷气多痺,丘气多狂,庙气多仁,陵气多贪,轻土多利足,重土多迟,清水音小,浊水音大,湍水人重,中土多圣人。皆象其气,皆应其类也。”

  故候息秏者,入国邑,视封疆田畴之正治,【集解】:如淳曰:“蔡邕云麻田曰畴。”城郭室屋门户之润泽,次至车服畜产精华。实息者,吉;虚秏者,凶。

  若烟非烟,若云非云,郁郁纷纷,萧索轮囷,是谓卿云。【正义】:卿音庆。卿云,喜气也。若雾【索隐】:音如字,一音蒙,一音亡遘反。尔雅云“天气下地不应曰雾”,言蒙昧不明之意也。非雾,衣冠而不濡,见则其域被甲而趋。

  雷电、虾虹、辟历、夜明者,阳气之动者也,春夏则发,秋冬则藏,故候者无不司之。

  天开县物,【集解】:孟康曰:“谓天裂而见物象,天开示县象。”地动坼绝。【正义】:赵世家幽缪王迁五年,“代地动,自乐徐以西,北至平阴,台屋墙垣太半坏,地坼东西百三十步”。山崩及徙,川塞谿垘;【集解】:徐广曰:“土雍曰垘,音服。”骃案:孟康曰“谿,谷也。垘,崩也”。苏林曰“伏,流也”。水澹地长,见象。城郭门闾,闺臬?枯;宫庙邸第,人民所次。谣俗车服,观民饮食。五穀草木,观其所属。仓府厩库,四通之路。六畜禽兽,所产去就;鱼鳖鸟鼠,观其所处。鬼哭若呼,其人逢俉。化言,俉,迎也。伯庄曰:“音五故反。”【索隐】:俉音五故反。逢俉谓相逢而惊也。亦作“迕”,音同。“化”当为“讹”,字之误耳。诚然。

  凡候岁美恶,谨候岁始。岁始或冬至日,产气始萌。腊明日,人众卒岁,一会饮食,发阳气,故曰初岁。正月旦,王者岁首;立春日,四时之始也。【索隐】:谓立春日是去年四时之终卒,今年之始也。四始者,候之日。【正义】:谓正月旦岁之始,时之始,日之始,月之始,故云“四始”。言以四时之日候岁吉凶也。

  而汉魏鲜【集解】:孟康曰:“人姓名,作占候者。”集腊明正月旦决八风。风从南方来,大旱;西南,小旱;西方,有兵;西北,戎菽为,【集解】:孟康曰:“戎菽,胡豆也。为,成也。”【索隐】:戎叔为。韦昭云“戎叔,大豆也。为,成也”。又郭璞注尔雅亦云“戎叔,胡豆”。孟康同也。小雨,【集解】:徐广曰:“一无此上两字。”趣兵;【索隐】:趣音促。谓风从西北来,则戎叔成。而又有小雨,则国兵趣起也。北方,为中岁;东北,为上岁;【集解】:韦昭曰:“岁大穰。”东方,大水;东南,民有疾疫,岁恶。故八风各与其冲对,课多者为胜。多胜少,久胜亟,疾胜徐。旦至食,为麦;食至日昳,为稷;昳至餔,为黍;餔至下餔,为菽;下餔至日入,为麻。欲终日有云,有风,有日。【正义】:正月旦,欲其终一日有风有日,则一岁之中五穀丰熟,无灾害也。日当其时者,深而多实;无云有风日,当其时,浅而多实;有云风,无日,当其时,深而少实;有日,无云,不风,当其时者稼有败。如食顷,小败;熟五斗米顷,大败。则风复起,有云,其稼复起。各以其时用云色占种所宜。其雨雪若寒,岁恶。

  是日光明,听都邑人民之声。声宫,则岁善,吉;商,则有兵;徵,旱;羽,水;角,岁恶。

  或从正月旦比数雨。【索隐】:比音鼻律反。数音疏矩反。谓以次数日以候一岁之雨,以知丰穰也。率日食一升,至七升而极;【集解】:孟康曰:“正月一日雨,民有一升之食;二日雨,民有二升之食;如此至七日。”过之,不占。数至十二日,日直其月,占水旱。【集解】:孟康曰:“月一日雨,正月水。”为其环千里内占,则为天下候,竟正月。【集解】:孟康曰:“月三十日周天,历二十八宿,然後可占天下。”【正义】:案:月列宿,日、风、云有变,占其国,并太岁所在,则知其岁丰稔、水旱、饥馑也。月所离列宿,【索隐】:月离于毕。案:韦昭云“离,历也”。日、风、云,占其国。然必察太岁所在。在金,穰;水,毁;木,饥;火,旱。此其大经也。

  正月上甲,风从东方,宜蚕;风从西方,若旦黄云,恶。

  冬至短极,县土炭,【集解】:孟康曰:“先冬至三日,县土炭於衡两端,轻重適均,冬至日阳气至则炭重,夏至日阴气至则土重。”晋灼曰:“蔡邕律历记‘候锺律权土炭,冬至阳气应黄锺通,土炭轻而衡仰,夏至阴气应蕤宾通,土炭重而衡低。进退先後,五日之中’。”炭动,鹿解角,兰根出,泉水跃,略以知日至,要决晷景。岁星所在,五穀逢昌。其对为冲,岁乃有殃。【正义】:言晷景岁星行不失次,则无灾异,五穀逢其昌盛;若晷景岁星行而失舍有所冲,则岁乃有殃祸灾变也。

  太史公曰:自初生民以来,世主曷尝不历日月星辰?及至五家、【索隐】:案:谓五纪,岁、月、日、星辰、历数,各有一家颛学习之,故曰“五家”也。三代,绍而明之,【正义】:五家,黄帝、高阳、高辛、唐虞、尧舜也。三代,夏、殷、周也。言生民以来,何曾不历日、月、星辰,及至五帝、三王,亦於绍继而明天数阴阳也。内冠带,外夷狄,分中国为十有二州,仰则观象於天,俯则法类於地。天则有日月,地则有阴阳。天有五星,地有五行。天则有列宿,地则有州域。三光者,阴阳之精,气本在地,而圣人统理之。

  幽厉以往,尚矣。所见天变,皆国殊窟穴,家占物怪,以合时应,其文图籍禨祥不法。【正义】:禨音机。顾野王云“禨祥,吉凶之先见也”。案:自古以来所见天变,国皆异具,所说不同,及家占物怪,用合时应者书,其文并图籍,凶吉并不可法则。故孔子论六经,记异事而说其所应,不书变见之踪也。是以孔子论六经,纪异而说不书。至天道命,不传;传其人,不待告;【正义】:待,须也。言天道性命,忽有志事,可传授之则传,其大指微妙,自在天性,不须深告语也。告非其人,虽言不著。【正义】:著,作虑反。著,明也。言天道性命,告非其人,虽为言说,不得著明微妙,晓其意也。

  昔之传天数者:高辛之前,重、黎;【正义】:左传云蔡墨曰“少昊氏之子曰黎,为火正,号祝融”,即火行之官,知天数。於唐、虞,羲、和;【正义】:羲氏,和氏,掌天地四时之官也。有夏,昆吾;【正义】:昆吾,陆终之子。虞翻云“昆吾名樊,为己姓,封昆吾”。世本云昆吾卫者也。殷商,巫咸;【正义】:巫咸,殷贤臣也,本吴人,冢在苏州常熟海隅山上。子贤,亦在此也。周室,史佚、苌弘;【正义】:史佚,周武王时太史尹佚也。苌弘,周灵王时大夫也。於宋,子韦;郑则裨灶;【正义】:裨灶,郑大夫也。在齐,甘公;【集解】:徐广曰:“或曰甘公名德也,本是鲁人。”【正义】:七录云楚人,战国时作天文星占八卷。楚,唐眛;【正义】:莫葛反。赵,尹皋;魏,石申。【正义】:七录云石申,魏人,战国时作天文八卷也。

  夫天运,三十岁一小变,百年中变,五百载大变;三大变一纪,三纪而大备:此其大数也。为国者必贵三五。【索隐】:三五谓三十岁一小变,五百岁一大变。上下各千岁,然后天人之际续备。

  太史公推古天变,未有可考于今者。盖略以春秋二百四十二年之间,【正义】:谓从隐公元年至哀公十四年获麟也。隐公十一年,桓公十八年,庄公三十二年,闵公二年,僖公三十三年,文公十八年,宣公十八年,成公十八年,襄公三十一年,昭公三十二年,定公十五年,哀公十四年:凡二百四十二年也。日蚀三十六,【正义】:谓隐公三年二月乙巳;桓公三年七月壬辰朔,十七年十月朔;庄公十八年三月朔,二十五年六月辛未朔,二十六年十二月癸亥朔,三十年九月庚午朔;僖公五年九月戊申朔,十二年三月庚午朔,十五年五月朔;文公元年二月癸亥朔,十五年六月辛卯朔;宣公八年七月庚子朔,十年四月丙辰朔,十七年六月癸卯朔;成公十六年六月丙辰朔,十七年七月丁巳朔;襄公十四年二月乙未朔,十五年八月丁巳朔,二十年十月丙辰朔,二十一年九月庚戌朔,十月庚辰朔,二十三年二月癸酉朔,二十四年七月甲子朔,八月癸巳朔,二十七年十二月乙亥朔;昭公七年四月甲辰朔,十五年六月丁巳朔,十七年六月甲戌朔,二十一年七月壬午朔,二十二年十二月癸酉朔,二十四年五月乙未朔,三十年十二月辛亥朔;定公五年三月辛亥朔,十二年十一月丙寅朔,十五年八月庚辰朔:凡蚀三十六也。彗星三见,【正义】:谓文公十四年七月有星入于北斗,昭公十七年冬有星孛于大辰,哀公十三年有星孛于东方。宋襄公时星陨如雨。【正义】:谓僖公十六年正月戊申朔,陨石于宋五也。天子微,诸侯力政,【集解】:徐广曰:“一作‘征’。”五伯代兴,【正义】:赵岐注孟子云齐桓、晋文、秦穆、宋襄、楚庄也。更为主命,自是之後,众暴寡,大并小。秦、楚、吴、越,夷狄也,为彊伯。【正义】:秦祖非子初邑於秦,地在西戎。楚子鬻熊始封丹阳,荆蛮。吴太伯居吴,周章因封吴,号句吴。越祖少康之子初封於越,以守禹祀,地称东越。皆戎夷之地,故言夷狄也。後秦穆、楚庄、吴阖闾、越句践皆得封为伯也。田氏篡齐,【正义】:周安王二十三年,齐康公卒,田和并齐而立为齐侯。三家分晋,【正义】:周安王二十六年,魏武侯、韩文侯、赵敬侯共灭晋静而三分其地。并为战国。争於攻取,兵革更起,城邑数屠,因以饥馑疾疫焦苦,臣主共忧患,其察礻几祥候星气尤急。近世十二诸侯七国相王,【正义】:王,于放反。谓汉孝景三年,吴王濞、楚王戊、赵王遂、济南王辟光、淄川王贤、胶东王雄渠也。言从衡者继踵,而皋、唐、甘、石因时务论其书传,故其占验凌杂米盐。【正义】:凌杂,交乱也。米盐,细碎也。言皋、唐、甘、石等因时务论其书传中灾异所记录者,故其占验交乱细碎。其语在汉书五行志中也。

  二十八舍主十二州,【正义】:二十八舍,谓东方角、亢、氐、房、心、尾、箕;北方斗、牛、女、虚、危、室、壁;西方奎、娄、胃、昴、毕、觜、参;南方井、鬼、柳、星、张、翼、轸。星经云:“角、亢,郑之分野,兗州;氐、房、心,宋之分野,豫州;尾、箕,燕之分野,幽州;南斗、牵牛,吴、越之分野,扬州;须女、虚,齐之分野,青州;危、室、壁,卫之分野,并州;奎、娄,鲁之分野,徐州;胃、昴,赵之分野,冀州;毕、觜、参,魏之分野,益州;东井、舆鬼,秦之分野,雍州;柳、星、张,周之分野,三河;翼、轸,楚之分野,荆州也。”斗秉兼之,所从来久矣。【正义】:言北斗所建秉十二辰,兼十二州,二十八宿,自古所用,从来久远矣。秦之疆也,候在太白,占於狼、弧。【正义】:太白、狼、弧,皆西方之星,故秦占候也。吴、楚之疆,候在荧惑,占於鸟衡。【正义】:荧惑、鸟衡,皆南方之星,故吴、楚之占候也。鸟衡,柳星也。一本作“注张”也。燕、齐之疆,候在辰星,占於虚、危。【正义】:辰星、虚、危,皆北方之星,故燕、齐占候也。宋、郑之疆,候在岁星,占於房、心。【正义】:岁星、房、心,皆东方之星,故宋、郑占候也。晋之疆,亦候在辰星,占於参罚。【正义】:辰星、参、罚,皆北方西方之星,故晋占候也。

  及秦并吞三晋、燕、代,自河山以南者中国。【正义】:河,黄河也。山,华山也。从华山及黄河以南为中国也。中国於四海内则在东南,为阳;【正义】:尔雅云“九夷,八狄,七戎,六蛮,谓之四海之内”。中国,从河山东南为阳也。阳则日、岁星、荧惑、填星;【正义】:日,人质反。填音镇。日,阳也。岁星属东方,荧惑属南方,填星属中央,皆在南及东,为阳也。占於街南,毕主之。【正义】:天街二星,主毕、昴,主国界也。街南为华夏之国,街北为夷狄之国,则毕星主阳。其西北则胡、貉、月氏诸衣旃裘引弓之民,为阴;【正义】:貉音陌。氏音支。从河山西北及秦、晋为阴也。阴则月、太白、辰星;【正义】:月,阴也。太白属西方,辰星属北方,皆在北及西,为阴也。占於街北,昴主之。【正义】:天街星北为夷狄之国,则昴星主之,阴也。故中国山川东北流,其维,首在陇、蜀,尾没于勃、碣。【正义】:言中国山及川东北流行,若南山首在昆仑葱岭,东北行,连陇山至南山、华山,渡河东北尽碣石山。黄河首起昆仑山;渭水、岷江发源出陇山:皆东北东入渤海也。是以秦、晋好用兵,【集解】:韦昭曰:“秦晋西南维之北为阴,犹与胡、貉引弓之民同,故好用兵。”复占太白,太白主中国;而胡、貉数侵掠,【正义】:主犹领也,入也。星经云“太白在北,月在南,中国败;太白在南,月在北,中国不败也”。是胡貉数侵掠之也。独占辰星,辰星出入躁疾,常主夷狄:其大经也。此更为客主人。【正义】:更,格行反,下同。星经云:“辰星不出,太白为客;辰星出,太白为主人。辰星、太白不相从,虽有军不战。辰星出东方,太白出西方,若辰星出西方,太白出东方,为‘格野’,虽有兵不战;合宿乃战。辰星入太白中五日,及入而上出,破军杀将,客胜;不出,客亡地。视旗所指。”荧惑为孛,外则理兵,内则理政。故曰“虽有明天子,必视荧惑所在”。【索隐】:必视荧惑之所在。此据春秋纬文耀钩,故言“故曰”。诸侯更彊,时菑异记,无可录者。

  秦始皇之时,十五年彗星四见,久者八十日,长或竟天。其後秦遂以兵灭六王,并中国,外攘四夷,死人如乱麻,因以张楚并起,三十年之间【正义】:谓从秦始皇十六年起兵灭韩,至汉高祖五年灭项羽,则三十六年矣。兵相骀藉,集解苏林曰:“骀音台,登蹑也。”不可胜数。自蚩尤以来,未尝若斯也。

  项羽救钜鹿,枉矢西流,山东遂合从诸侯,西坑秦人,诛屠咸阳。

  汉之兴,五星聚于东井。平城之围,【索隐】:汉高祖之七年。月晕参、毕七重。【索隐】:案:天文志“其占者毕、昴间天街也。街北,胡也。街南,中国也。昴为匈奴;参为赵;毕为边兵。是岁高祖自将兵击匈奴,至平城,为冒顿所围,七日乃解”。则天象有若符契。七重,主七日也。诸吕作乱,日蚀,昼晦。吴楚七国叛逆,彗星数丈,天狗过梁野;及兵起,遂伏尸流血其下。元光、元狩,蚩尤之旗再见,长则半天。其後京师师四出,【正义】:元光元年,太中大夫卫青等伐匈奴;元狩二年,冠军侯霍去病等击胡;元鼎五年,卫尉路博德等破南越;及韩说破东越,并破西南夷,开十馀郡;元年,楼船将军杨仆击朝鲜也。诛夷狄者数十年,而伐胡尤甚。越之亡,荧惑守斗;【正义】:南斗为吴、越之分野。朝鲜之拔,星茀【索隐】:音佩,即孛星也。于河戍;【索隐】:案:天文志“武帝元封之中,星孛于河戍,其占曰‘南戍为越门,北戍为胡门’。其後汉兵击拔朝鲜,以为乐浪、玄菟郡。朝鲜在海中,越之象,居北方,胡之域也”。其河戍即南河、北河也。兵征大宛,星茀招摇:【正义】:招摇一星,次北斗杓端,主胡兵也。占:角变,则兵革大行。此其荦荦【索隐】:力角反。荦荦,大事分明也。大者。若至委曲小变,不可胜道。由是观之,未有不先形见而应随之者也。

  夫自汉之为天数者,星则唐都,气则王朔,占岁则魏鲜。故甘、石历五星法,唯独荧惑有反逆行;逆行所守,及他星逆行,日月薄蚀,【集解】:孟康曰:“日月无光曰薄。京房易传曰‘日赤黄为薄’。或曰不交而蚀曰薄。”韦昭曰:“气往迫之为薄,亏毁为蚀。”皆以为占。

  余观史记,考行事,百年之中,五星无出而不反逆行,反逆行,尝盛大而变色;日月薄蚀,行南北有时:此其大度也。故紫宫、【正义】:中宫也。房心、【正义】:东宫也。权衡、【正义】:南宫也咸池、【正义】:西宫也。虚危【正义】:北宫也。列宿部星,【正义】:五官列宿部内之星也此天之五官坐位也,为经,不移徙,大小有差,阔狭有常。【集解】:孟康曰:“阔狭,若三台星相去远近。”水、火、金、木、填星,【集解】:徐广曰:“木、火、土三星若合,是谓惊位绝行。”此五星者,天之五佐,【正义】:言水、火、金、木、土五星佐天行德也。为纬,见伏有时,【正义】:五星行南北为经,东西为纬也。所过行赢缩有度。

  日变脩德,月变省刑,星变结和。凡天变,过度乃占。国君彊大,有德者昌;羽小,饰诈者亡。太上脩德,其次脩政,其次脩救,其次脩禳,正下无之。夫常星之变希见,而三光之占亟用。日月晕適,【集解】:徐广曰:“適者,灾变咎徵也。”李斐曰:“適,见灾于天。刘向以为日、月蚀及星逆行,非太平之常。自周衰以来,人事多乱,故天文应之遂变耳。”骃案:孟康曰“晕,日旁气也。適,日之将食,先有黑气之变”。云风,此天之客气,其发见亦有大运。然其与政事俯仰,最近人之符。此五者,天之感动。为天数者,必通三五。【索隐】:案:三谓三辰,五谓五星。终始古今,深观时变,察其精粗,则天官备矣。

  苍帝行德,天门为之开。【索隐】:案:谓王者行春令,布德泽,被天下,应灵威仰之帝,而天门为之开,以发德化也。天门,即左右角间也。正义为,于伪反,下同。苍帝,东方灵威仰之帝也。春,万物开发,东作起,则天发其德化,天门为之开也。赤帝行德,天牢为之空。【索隐】:亦谓王者行德,以应火精之帝。谓举大礼,封诸侯之地,则是赤帝行德。夏阳,主舒散,故天牢为之空,则人主当赦宥也。【正义】:赤帝,南方赤熛怒之帝也。夏万物茂盛,功作大兴,则天施德惠,天牢为之空虚也。天牢六星,在北斗魁下,不对中台,主秉禁暴,亦贵人之牢也。黄帝行德,天夭为之起。【正义】:黄帝,中央含枢纽之帝。季夏万物盛大,则当大赦,含养群品也。风从西北来,必以庚、辛。一秋中,五至,大赦;三至,小赦。白帝行德,以正月二十日、二十一日,月晕围,常大赦载,谓有太阳也。一曰:【索隐】:一曰,二曰,案谓星家之异说,太史公兼记之耳。白帝行德,毕、昴为之围。围三暮,德乃成;【正义】:白帝,西方白招矩之帝也。秋万物咸成,则晕围毕、昴三暮,帝德乃成也。不三暮,及围不合,德不成。二曰:以辰围,不出其旬。黑帝行德,天关为之动。【正义】:黑帝,北方叶光纪之帝也。冬万物闭藏,为之动,为之开闭也。天关一星,在五车南,毕西北,为天门,日、月、五星所道,主边事,亦为限隔内外,障绝往来,禁道之作违者。占:芒,角,有兵起;五星守之,主贵人多死也。天行德,天子更立年;【索隐】:案:天,谓北极,紫微宫也。言王者当天心,则北辰有光耀,是行德也。北辰光耀,则天子更立年也。不德,风雨破石。三能、三衡者,天廷也。【索隐】:上云“南宫硃鸟,权衡,衡,太微,三光之廷”,则三衡者即太微也。其谓之三者,为日、月、五星也。然斗第六第五星亦名衡,又参三星亦名衡,然并不为天廷也。【正义】:晋书天文志云:“三台,主开德宣符也,所以和阴阳而理万物也。三衡者,北斗魁四星为璇玑,杓三星为玉衡,人君之象,号令主也。又太微,天子宫庭也。太微为衡,衡主平也,为天庭理,法平辞理也。”案:言三台、三衡者,皆天帝之庭,号令舒散平理也,故言三台、三衡。言若有客星出三台、三衡之廷,必有奇异教令也。客星出天廷,有奇令。

  【索隐述赞】在天成象,有同影响。观文察变,其来自往。天官既书,太史攸掌。云物必记,星辰可仰。盈缩匪?,应验无爽。至哉玄监,云谁欲?!

查看目录 >> 《三家注史记》


国学迷 大悲心呪詩誦簡法不分卷 [崇禎]山陰縣志六卷 古文尚書攷二卷 困學紀聞注二十卷 菩薩戒本經箋要不分卷 月泉吟社一卷 民政部奏定巡警服章圖表一卷 澄懷主人自訂年譜六卷 左國腴詞八卷 解深密經五卷 聲調譜一卷後譜一卷續譜一卷附談龍錄 鐵崖先生復古詩集六卷 錦香亭綾帕記四卷 白華絳柎閣詩集十卷 玉臺新詠五卷 新刻校正大字東拒先生珍珠囊藥性賦二卷 北齊書五十卷 淳化帖釋文 左傳易讀六卷 太湖備考十六卷首一卷附一卷續編四卷 鏡花緣一百回 弇州山人四部稿一百七十四卷目錄十二卷 皇朝文獻通考輯要二十六卷 南華山房詩鈔十六卷 尺木堂綱鑑易知錄九十二卷明鑑易知錄十五卷 野叟曝言一百五十四回 皇朝經世文編一百二十卷 才茲文不分卷 春秋或問二十卷 國語箋 談天十八卷首一卷表一卷 儀禮述注十九卷 函史二編 法苑珠林一百卷 漢書辨疑二十二卷 山西通省保甲捕盜章程一卷 杭州府水道全圖一卷 金石聚十六卷 [乾隆]嘉應州志十二卷 澤存堂五種 惜陰軒叢書續編 岱遊集一卷 圖開勝跡六卷 百尺樓詩草二卷 竹林寺秘傳產科四卷 桑梓之遺書畫冊目錄一卷 王臨川全集一百卷目錄二卷 文端公[錢陳群]年譜三卷 東華錄六十卷 [道光]瑞金縣志十六卷首一卷 選擇天鏡三卷 千字文 [光緒]蓬州志十五卷 正陽門工程表 集驗良方拔萃二卷續補一卷 河間劉守真傷寒論方□□卷 中俄界約斠注七卷首一卷 回生集正編二卷 顧氏四十家小說不分卷 天文示斯十四卷 中國文學史參考書_王夢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中國文學史_何劍熏寒流社重慶.djvu 卜辭時代的文學和卜辭文學_唐蘭國立清華大學北平.djvu 宋代文學史_陳子展作家書屋重慶.djvu 五十年來中國之文學_胡適.djvu 中國文學史略_鮑文傑中國文化出版社不詳.djvu 中國文學史概認_陳虞裳岷江大學不詳.djvu 中國文學史略_胡懷琛新文化書社上海.djvu 中國文學史講話_胡行之光華書局上海.djvu 中國文學史_胡雲翼北新書局上海.djvu 中國文學史略_胡懷琛梁溪圖書館上海.djvu 中國文學史_不詳.djvu 國語文學史綱_凌獨見杭州壽安坊浙江.djvu 中國文學變遷史_劉貞晦瀋雁冰新文化書社上海.djvu 中國文學史簡編_陸侃如,馮沅君開明書店不詳.djvu 中國文學史講話_施慎之世界書局上海.djvu 中國文學史_譚正璧光明書局上海.djvu 中國文學史下_曾毅泰朹圖書局上海.djvu 中國文學史綱要_趙景深中華書局昆明.djvu 中國文學_鄭振鐸北平樸社出版部北平.djvu 中國文學流變史_鄭賓於北新書局上海.djvu 俄國文學思潮_米川正夫正中書局.djvu 大朹亞文學者大會_中華日報社編纂室中華日報社上海.djvu 法國文學史_H.etT.pauthier泰朹圖書局上海.djvu 歐洲文學發達史_V.M.Friohe開明書店上海.djvu 歐洲文學史綱_金石聲神州國光社上海.djvu 歐洲文藝史大綱_張資平現代書局上海.djvu 最近的世界文學_趙景深遠朹圖書公司上海.djvu 歐洲文學史_周作人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歐洲文學史_周作人商務印書館北京.djvu 隋唐文學批評史_羅根澤商務印書館不詳.djvu 研究方法及其適用_平林初之輔太平洋書店上海.djvu 文藝創作講座第一卷_光華書局上海.djvu 文藝創作講座第二卷_光華書局上海.djvu 文藝創作講座第三卷_光華書局編輯部光華書局上海.djvu 文學常識上_周毓英神州國光社上海.djvu 文學常識下_周毓英神州國光社上海.djvu 中國文學精要書目_王浣溪建設圖書館北京.djvu 中國文學選讀書目_吳又陵琉璃廠寶仁堂書局北京.djvu 寫景麗言_高殿澍天寶書局義縣.djvu 文藝創作辭典_郭堅白上海光華書局上海.djvu 百科新詞典_郝祥渾世界書局上海.djvu 文藝辭典_華華書店上海.djvu 文藝創作辭典_錢謙吾光明書局上海.djvu 文藝辭典.djvu 文藝類典_周建章中華圖書文具社北京.djvu 山程_文學集林社文學集林社.djvu 文學集林第二輯_文學集林社文學集林社不詳.djvu 我們的六月_O.M.亞朹圖書館上海.djvu 蘇聯文藝_羅果夫時代書報出版社上海.djvu 蘇聯文藝第二十六期_羅果夫時代書報上海.djvu 蘇聯文藝第三十七期_羅果夫時代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詩詞概論_劉麟生世界書局不詳.djvu 中國小說概論_胡懷琛世界書局不詳.djvu 給初學寫作者的一封信_蘇聯文學顧問會光明書店.djvu 寫作方法入門_孫起孟生活書店不詳.djvu 寫些什麼怎樣寫_尹庚天馬書店上海.djvu 我怎樣學習寫作_高爾基新中國書局哈爾濱.djvu 我怎樣學習寫作_M.高爾基中蘇文化協會編譯委員會.djvu 老牛破車_老捨晨光出版公司上海.djvu 老牛破車_老捨萃文書局上海.djvu 蘇聯作家創作經驗_編輯委員會大朹書局上海.djvu 致青年作家及其他_蘇A.托爾斯泰等上海雜誌公司不詳.djvu 偉大作家論寫作_徐中玉天地出版社重慶.djvu 十五年寫作經驗_張若谷谷峰出版社不詳.djvu 讀書寫作_岑穎荊凡陪都書店重慶.djvu 戲的念詞與詩的朗誦_洪深美學出版社重慶.djvu 讀書與寫作_李公樸讀書生活出版社重慶.djvu 創作的準備_茅盾光華書店.djvu 世界文豪蕭伯訥_石葦光明書局上海.djvu 一個英雄的童年時代_蘇潘文塞夫晨光出版社公司上海.djvu 林肯在依利諾州_夏爾烏特晨光出版公司上海.djvu 芭蕉谷_艾蕪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筆爾和哲安_莫泊桑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渡家_靳以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淪落_巴金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生之懺悔_巴金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這不過是春天_李健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河童_日芥川龍之介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莫泊桑短篇小說集一_莫泊桑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莫泊桑短篇小說集二_莫泊桑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太戈爾戲曲集一_太戈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遺產_莫柏桑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伊凡諾夫_柴霍甫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懺悔錄上卷二_盧騷`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社會棟樑_易卜生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野鴨_易卜生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大偉人威立特傳_斐爾丁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賣糖小女_嘉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孟德斯榜夫人_羅曼羅蘭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杜巴利伯爵夫人外傳_無名氏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茅舍_伊班內司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西塞羅文錄_西塞羅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浮士德下_J.W.vonGoethe商務印書館.djvu 孤女飄零記下_夏羅德布綸忒不詳.djvu 孤女飄零記上_夏羅德布綸忒不詳.djvu 克拉維歌_歌德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薩芙_都德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潘彼得_勃蕾啟明書局上海.djvu 囂俄的情書_囂俄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討厭的社會_巴越浪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塔拉斯布爾巴_郭歌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西班牙短篇小說_西F.CaballeroandOthers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母愛與妻愛_聶芳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苔絲姑娘_英哈代中華書局昆明.djvu 野性的呼喚_美傑克倫敦中華書局廣州.djvu 諸神復活下_梅勒支可夫斯基中華書局不詳.djvu 查拉杜斯屈拉如是說_德尼采中華書局昆明.djvu 簿命的戴麗沙_A.Schnitzler中華書局上海.djvu 酒場_Emile_Zola中華書局上海.djvu 綠湖_凌夢痕民智書局上海.djvu 老殘遊記二集_劉鐵雲上海良友圖書印刷公司上海.djvu 夜航集_阿英良友印刷公司上海.djvu 良友文庫_艾蕪上海良友圖書印刷公司上海.djvu 良友文庫_梵澄上海良友圖書印刷公司上海.djvu 火葬_萬迪鶴上海良友圖書印刷公司上海.djvu 藝術叢話_豐子愷上海良友圖書印刷公司上海.djvu 火線內_沈起予上海良友圖書印刷公司上海.djvu 半農雜文二集_劉半農上海良友圖書印刷公司上海.djvu 聖處女的感情_穆時英良友圖書印刷公司上海.djvu 攘袂引领 攘袂扼腕 攧唇簸嘴 攫戾执猛 支与流裔 支分节解 支叶硕茂 支吾其词 支床叠屋 支手舞脚 支支吾吾 支离破碎 支纷节解 收兵回营 收刀检卦 收合余烬 收回成命 收因结果 收成弃败 收离纠散 收视反听 收锣罢鼓 改俗迁风 改口沓舌 改名换姓 改天换地 改头换面 改姓易代 改弦易调 改往修来 改恶为善 改恶向善 改恶行善 改换头面 改换门庭 改换门楣 改换门闾 改政移风 改曲易调 改朝换代 改柯易叶 改梁换柱 改而更张 改节易操 改行为善 改行自新 改辕易辙 改辙易途 改过不吝 改途易辙 改邪归正 攻其一点,不及其余 攻其无备 攻城掠地 攻城略地 攻城野战 攻大䃺坚 攻守同盟 攻心扼吭 攻无不克 攻玉以石 攻瑕指失 攻瑕索垢 攻疾防患 攻苦茹酸 攻苦食俭 攻苦食啖 攻苦食淡 攻过箴阙 放下包袱 放任自流 放僻淫佚 放刁把滥 放刁撒泼 放屁添风 放心托胆 放心解体 放情丘壑 放意肆志 放泼撒豪 放浪不羁 放浪形迹 放浪形骸 放火烧山 放纵不拘 放纵不羁 放荡形骸 放虎于山 放言高论 放诞风流 放诸四夷 放辟邪侈 放达不羁 放长线钓大鱼 放饭流歠 放马后炮 放鱼入海 放鹰走狗 放鹰逐犬 放龙入海 政令不一 政平讼理 政清人和 政清狱简 政简刑清 政通人和 故人之情 故伎重演 故作玄虚 故剑之求 故剑情深 故宫禾黍 故家乔木 故家子弟 故弄玄虚 故弄虚玄 故态复萌 故技重演 故步不离 故步自封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