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旧五代史 >

卷六十一(唐书) 列传十三

卷六十一(唐书) 列传十三

  安金全,代北人。世为边将,少骁果,便骑射。武皇时为骑将,屡从征讨。庄宗之救潞州及平河朔,皆有战功,累为刺史,以老病退居太原。天祐中,汴将王檀率师三万,乘庄宗在邺,来袭并州。时城无备兵,敌军奄至,监军张承业大恐,计无所出,阅诸司丁匠,登陴御捍。外攻甚急,金全遽出谓承业曰:“老夫退居抱病,不任军事。然吾王家属在此,王业本根之地,如一旦为敌所有,大事去矣。请以库甲见授,为公备寇。”承业即时授之。金全被甲跨马,召率子弟及退闲诸将,得数百人。夜出北门,击贼于羊马城内,梁人惊溃,由是退却。俄而石君立自潞州至,汴军退走。微金全之奋命,城几危矣。庄宗性矜伐,凡大将立功,不时行赏,故金全终庄宗世,名位不进。明宗与之有旧,及登极,授金全同平章事,充振武军节度使。在任二年,治民为政非所长,诏赴阙,俄而病卒。废视朝二日。初,南北对垒,汴之游骑每出,必为金全所获,故梁之侦逻者咸惧,目之为“安五道”,盖比鬼将有五道之名也。

  子审琦等,皆位至方镇,别有传。

  审通,金全之犹子也。幼事庄宗,累有战功,转先锋指挥使。同光初,为北京右厢马军都指挥使,屯奉化军。四年春,赴明宗急诏,军趋夷癯,为前锋。天成初,授单州刺史,改齐州防御使,兼诸道先锋马军都指挥使。奉诏北征,从房知温营于卢台。会龙晊部下兵乱,审通脱身酒筵,夺般以济,促骑士介马,及乱兵南行,尽戮之,以功授检校太傅、沧州节度使。围王都于中山,躬冒矢石,为飞石所中而卒。赠太尉。

  安元信,字子言,代北人。父顺琳,为降野军使。元信以将族子,便骑射,幼事武皇,从平巢、蔡。光启中,吐浑赫连铎寇云中,武皇使元信拒之,元信兵败于居庸关。武皇性严急,元信不敢还,遂奔定州;王处存待之甚厚,用为突骑都校。乾宁中,处存子郜嗣位。时梁军攻河朔三镇,奔命不暇,梁将张存敬军奄至城下,既无宿备,郜惧,挈其族奔太原,元信从之;武皇待之如初,用为铁林军使。梁将氏叔琮之攻河东也,别将葛从周自马岭入,元信伏于榆次,挫其前锋。梁将李思安之攻上党也,王师将壁高河,为梁军所逼。别将秦武者,尤为难敌,元信与斗,毙之。由是梁军解去,城垒得立。武皇赐所乘马及细铠仗,迁突阵都将。庄宗嗣晋王位,元信从救上党,破夹寨,复泽、潞,以功授检校司空、辽州刺史,赐玉鞭名马。柏乡之役,日晚战酣,元信重伤,庄宗自临傅药。其年,改检校司徒、武州刺史,充内衙副都指挥使、山北诸州都团练副使。从庄宗定魏博,移为博州刺史。与梁对垒德胜渡,元信为右厢排阵使。未几,为大同军节度使。庄宗平定河南,移授横海军节度使。时契丹犯边,元信与霍彦威从明宗屯常山。元信恃功,每对明宗以成败勇怯戏侮彦威,彦威不敢答。明宗曰;“成由天地,不由于人。当氏叔琮围太原,公有何勇!今国家运兴,致我等富贵。”元兴乃起谢,不复以彦威为戏。明宗即位,以元信尝为内衙都校,尤厚待之,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明年,移镇徐州。王师之讨高季兴,襄帅刘训逗挠军期,移授元信山南东道节度使以代训。岁余,改归德军节度使,就加兼侍中。明宗不豫,求入。末帝即位,授潞州节度使,加检校太尉。清泰三年二月,以疾卒于镇,时年七十四。赠太师。晋高祖即位,以元信宿望,令礼官定谥曰忠懿。

  有子六人,长曰友权,历诸卫大将军。次曰友亲,仕皇朝为滁州刺史,卒于任。

  安重霸,云州人也。性狡谲,多智算。初,自代北与明宗俱事武皇,因负罪奔梁;在梁复以罪奔蜀,蜀以蕃人善骑射,因为亲将。蜀后主王衍,幼年袭位,其政多僻。宦官王承休居中用事,与成都尹韩昭内外相结,专采择声色,以固宠幸。武臣宿将,居常切齿。重霸谄事承休,特见委信。梁末,岐下削弱,蜀人夺取秦、成、阶等州,重霸说承休求镇秦州。仍于军中选山东骁果,得数千人,号龙武都,以承休为军帅,重霸副焉,俱在天水。岁余,承休欲求旄钺,乃以陇西花木入献,又称秦州山水之美,人物之盛,请后主临幸,而韩昭赞成之。(《太平广记》引《王氏见闻录》云:承休请从诸军拣选官健,得骁勇数千,号龙武军,承休自为统帅,并特加衣粮,日有优给。因乞秦州节度使,且云:“愿与陛下于秦州采掇美丽。”且说秦州风土,多出国色,仍请幸天水。少主甚悦,即遣仗节赴镇,应所选龙武精锐,并充衙队从行。)

  同光二年十月,蜀主率众数万,由剑阁将出兴、凤,以游秦州;至兴州,遇魏王继岌军至,狼狈而旋。承休遽闻东师入讨,大恐,计无从出,问于重霸。对曰;“开府何患?蜀中精兵,不下十万,咫尺之险,安有不济,纵东军尽如狼虎,岂能入剑门!然国家有患,开府特受主知,不得失于奔赴,此州制置事定,无虞得失,重霸愿从开府赴阙。”承休素信以为忠赤。重霸出秦州金帛以赂群羌,买由州山路归蜀。承休拥龙武军及招置仅万人从行,令重霸权握部署,州人祖送,秦州军亦列部队。承休登乘,重霸马前辞曰:“国家费尽事力,收获陇西,若从开府南行,陇州即时疏失,请开府自行,重霸且为国守藩。”承休既去,重霸在秦州,闻明宗起河北,即时遣使以秦、成等州来降。天成初,用为阆州团练使。未几,召还为左卫大将军。常以奸佞揣人主意,明宗尤爱之。长兴末,明宗谓侍臣曰:“安重霸朕之故人,以秦州归国,其功不细,酬以团练防御,恐非怀来之道。”范延光曰:“将校内有自河东、河北从陛下龙飞故人,尚有未及团防者,今若遽授重霸方镇,恐为人窃议。”明宗不悦。未几,竟以同州节钺授之。清泰初,移授西京留守、京兆尹。先是,秦、雍之间,令长设酒食,私丐于部民者,俗谓之“捣蒜”。及重霸之镇长安,亦为之,故秦人目重霸为“捣蒜老”。其年冬,改云州节度。居无何,以病求代,时家寄上党,及归而卒。重霸善悦人,好赂遗,时人目之为俊。

  弟重进,尤凶恶。事庄宗,以试剑杀人,奔淮南。(《玉堂闲话》:安重进,性凶险,庄宗潜龙时为小校,常佩剑列于翊卫。后携剑南驰,投于梁祖,梁祖壮之,俾隶淮之镇戍。复以射杀掌庾吏,逃窜江湖,淮帅得之,擢为裨将。)重霸在蜀,闻之蜀主,取之于吴,用为裨将。随重霸为龙武小将,戍长道,又杀人,奔归洛阳。(《太平广记》云:蜀破,重进东归,明宗补为诸州马步军都指挥使,后有过,鞭背卒。)

  重霸之子曰怀浦,晋天福中,为禁军指挥使。契丹寇澶州,以临阵忸怩,为景延广所诛。

  刘训,字遵范,隰州永和人也。出身行间,初事武皇为马军队长,渐至散将。属河中王氏昆仲有寻戈之役,训从史俨攻陕州。武皇讨王行瑜,以训为前锋,后隶河中,为隰州防御都将。居无何,杀陕州刺史,以郡归庄宗,历瀛州刺史。同光初,拜左监卫大将军。三年,授襄州节度使。四年四月,洛阳有变,训以私忿害节度副使胡装,族其家,闻者冤之。天成中,荆南高季兴叛,诏训为南面行营招讨使,知荆南行府事。是时,湖南马殷请以舟师会,及王师至荆渚,殷军方到岳州。仍传意于训,许助军储弓甲之类,久之,略无至者。(案《通鉴》:刘训至荆南,楚王殷遣都指挥使许德勋等将水军屯岳州。高季兴坚壁不战,求救于吴,吴人遣水军援之。)荆渚地气卑湿,渐及霖潦,粮运不继,人多疾疫。训本无将略,人咸苦之。及孔循至,得襄之小校献竹龙之术,及造竹龙二道,傅于城下,竟无所济。遂罢兵,令将士散略居民而回。诏训赴阙,寻责授檀州刺史,续敕濮州安置,未几,起为龙武大将军,寻授建雄军节度使,移镇延平。卒赠太尉。

  张敬询,胜州金河县人,世为振武军牙校。祖仲阮,历胜州刺史,父汉环事武皇为牙将。敬询当武皇时,专掌甲坊十五年,以称职闻。复以女为武皇子存霸妻,益见亲信。庄宗即位,以为沁州刺史,秩满,复用为甲坊使。庄宗经略山东,敬询从军,历博、泽、慈、隰四州刺史。同光末,授耀州团练使。郭崇韬之征蜀也,以敬询善督租赋,乃表为利州留后。明宗即位,正授昭武军节度使。天成二年,诏还京师,复授大同节度使,至镇,招抚室韦万余帐。四年,征为左骁卫上将军。明年,授滑州节度使。以河水连年溢堤,乃自酸枣县界至濮州,广堤防一丈五尺,东西二百里,民甚赖之。三年,秩满归京,卒。辍视朝一日。

  刘彦琮,字比德,云中人也。事武皇,累从征役。先是,绛州刺史王瓘叛,武皇言于彦琮,意欲致之。无几,从略于汾、晋之郊,彦琮奔绛,瓘以为附己,待之甚厚,因命为骑将。会瓘出猎,于驰驱之际,彦琮刃瓘之首来献,武皇甚奇之。从庄宗解上党之围。同光初,稍迁至铁林指挥使、磁州刺史。后明宗赴难京师,授华州留后,寻正授节旄。天成三年,改左武卫上将军。未几,改陕州节度使,寻移镇邠州,卒于镇,时年六十四。赠太傅。

  袁建丰,武皇破巢时得于华阴,年方九岁,爱其精神爽俊,俾收养之。渐长,列于左右,复习骑射,补铁林都虞候。从破邠州王行瑜,以功迁左亲骑军使,转突骑指挥使。从庄宗解围上党,破柏乡阵,累功迁右仆射、左厢马军指挥使。明宗为内衙指挥使,建丰为副。北讨刘守光,常身先士伍,转都教练使,权蕃汉副总管。庄宗入邺,以心腹干能,选为魏府都巡检使。从征刘鄩,下卫、磁、洺有功,加检校司空,授州洺州刺史。于临洺西败梁将王迁数千人,生获将领七十余人,俄拜相州刺史。征赴河上,豫战于胡柳陂。建丰领相州军士,行营在外,委州事于小人,失于抚驭,指挥使孟守谦据城以叛,建丰引兵讨平之。改隰州刺史,染风痹于任。明宗嗣位,念及平昔副贰之旧,诏赴洛下,亲幸其第,抚问隆厚,加检校太傅,遥授镇南节度使,俾请俸自给。后卒于洛阳,年五十六。废朝一日,赠太尉。

  子可钧,仕皇朝,位至诸卫大将军。

  西方邺,定州满城人也。父再遇,为州军校。邺居军中,以勇力闻。年二十,南渡河游梁,不见用,复归。庄宗以为孝义军指挥使,累从征伐皆有功。同光中,为曹州刺史,以州兵屯汴州。明宗自魏州,南渡河,时庄宗东幸汴州。汴州节度使孔循怀二志,使北门迎明宗,西门迎庄宗,凡供帐委积悉如一,曰:“先至者入之。”邺因责循曰:“主上破梁室于公,有不杀之恩,奈何欲纳总管?”循不答。邺度循不可理争,以石敬瑭妻,明宗女也,时方在汴,欲杀之以坚人心。循知其谋,取之藏其家,邺无如之何。乃将麾下兵五百骑西迎庄宗,见于汜水,呜咽泣下,庄宗亦为之嘘唏,使以兵为先锋。庄宗还洛阳,遇弑。明宗入洛,邺请死于马前,明宗嘉叹久之。明年,荆南高季兴叛,明宗遣襄州节度使刘训等招讨,而以东川董璋为西南招讨使,乃拜邺夔州刺史,副璋,以兵出三峡。已而训等无功见黜,诸将皆罢,璋未尝出兵,惟邺独取夔、忠、万三州,乃以夔州为宁江军,拜邺节度使。已而又取归州,数败季兴之兵。邺,武人,所为多不中法度,判官谭善达数以谏邺,邺怒,遣人告善达受人金,下狱。善达素刚,辞益不逊,遂死于狱中。邺病,见善达为祟,卒于镇。

  张遵诲,魏州人也。父为宗城令,罗绍威杀牙军之岁,为梁军所害。遵诲奔太原,武皇以为牙门将。庄宗定山东,遵诲以典客从,历幽、镇二府马步都虞候。同光中,为金吾大将军。明宗即位,任圜保荐,授西都副留守,知留守事、京兆尹。天成四年,入为客省使、守卫尉卿。及将有事于南郊,为修仪仗法物使。初,遵诲自以历位尹正,与安重诲素亦相款,衷心有望于节钺。及郊禋毕,止为绛州刺史,郁郁不乐。离京之日,白衣乘马于隼旟之下,至郡无疾,翌日而卒。

  孙璋,齐州历城人。出身行间,隶梁将杨师厚麾下,稍补奉化军使。庄宗入邺,累迁澶州都指挥使。明宗镇常山,擢为裨校。邺兵之变,从明宗赴难京师。天成初,历赵、登二州刺史,齐州防御使。王都之据中山,璋为定州行营都虞候,贼平,加检校太保。长兴初,授鄜州节度使,罢镇,卒于洛阳,年六十一。赠太尉。

  史臣曰:夫天地斯晦,则帝王于是龙飞;云雷构屯,则王侯以之蝉蜕。良以适遭乱世,得奋雄图,故金全而下,咸以军旅之功,坐登藩阃之位,垂名简册,亦可贵焉。惟重霸以奸险而仗旄钺,盖非数子之俦也。

查看目录 >> 《旧五代史》


国学迷 越事備考十一卷首一卷 青埵山人詩十卷 家庭直講三卷 切韻考四卷 癰疽方 樊山續集二十八卷 博物典彙二十卷 [顧閻年譜]二種 桃溪雪二卷 關帝明聖真經不分卷 醫門法律六卷 述異記二卷 頤園論畫 顯志堂集十二卷 御製詩初集十卷二集十卷三集八卷 昌黎先生集四十卷外集十卷集傳一卷遺文一卷 漢官舊儀二卷補遺一卷 百川學海一百種 倚霞宮筆錄三卷 御批歷代通鑑輯覽一百二十卷 下河南八齣 史記一百三十卷 竹坡軒梅冊 妙法蓮華經觀世音菩薩普門品一卷 [同治]重修上高縣志十四卷首一卷末一卷 [浙江餘姚]蘭風魏氏宗譜十卷 彭剛直公詩集八卷 成唯識論述記六十卷 蓀堂集十卷 補瓢存稿六卷 庾子山集十六卷 希賢錄二卷 歷代鐘鼎彝器款識法帖二十卷 楊忠介公集十三卷附錄一卷 新湖南 卷施草堂詩文集 論語十卷孟子七卷 敬亭集十卷補遺一卷 佛說阿彌陀經二卷 大清會典事例九百二十卷目錄八卷 幼學操身不分卷 萱澤堂吟草四卷 [江蘇鎮江]京口朱方陳氏重修族譜八卷 [光緒]雄縣鄉土志十五卷 本經逢原四卷 滄浪詩話注五卷 顏氏學記十卷 重訂文選集評十五卷首一卷末一卷 思益堂詩鈔六卷古文二卷詞鈔一卷日札十卷 西良月 萬國通史續編十卷 唐荆川先生編纂諸儒語要十卷 明覺聰禪師語錄十六卷附一卷 九通通二百四十八卷首一卷目錄一卷 高王觀世音菩薩真經一卷 秋笳集八卷附錄一卷 阮氏積古齋漢銅印得不分卷 國朝杭郡詩續輯四十六卷 津逮祕書 吳摯甫尺牘五卷補遺一卷諭兒書一卷 南北史合注九十四_李清撰.djvu 南北史合注九十五_李清撰.djvu 南北史合注九十六_李清撰.djvu 南北史合注九十七_李清撰.djvu 南北史合注九十八_李清撰.djvu 南北史合注九十九_李清撰.djvu 南北史合注一百_李清撰.djvu 南北史合注一百一_李清撰.djvu 南北史合注一百二_李清撰.djvu 南北史合注一百三_李清撰.djvu 南北史合注一百四_李清撰.djvu 南北史合注一百五_李清撰.djvu 南北史合注一百六_李清撰.djvu 南北史合注一百七_李清撰.djvu 南北史合注一百八_李清撰.djvu 南北史合注一百九_李清撰.djvu 南北史合注一百十_李清撰.djvu 南北史合注一百十一_李清撰.djvu 南北史合注一百十二_李清撰.djvu 南北史合注一百十三_李清撰.djvu 南北史合注一百十四_李清撰.djvu 南北史合注一百十五_李清撰.djvu 南北史合注一百十六_李清撰.djvu 南北史合注一百十七_李清撰.djvu 南北史合注一百十八_李清撰.djvu 南北史合注一百十九_李清撰.djvu 南北史合注一百二十_李清撰.djvu 南北史合注一百二十一_李清撰.djvu 南北史合注一百二十二_李清撰.djvu 南北史合注一百二十三_李清撰.djvu 南北史合注一百二十四_李清撰.djvu 南北史合注一百二十五_李清撰.djvu 南北史合注一百二十六_李清撰.djvu 南北史合注一百二十七_李清撰.djvu 南北史合注一百二十八_李清撰.djvu 南北史合注一百二十九_李清撰.djvu 南北史合注一百三十_李清撰.djvu 南北史合注一百三十一_李清撰.djvu 南北史合注一百三十二_李清撰.djvu 南北史合注一百三十三_李清撰.djvu 南北史合注一百三十四_李清撰.djvu 南北史表一_周嘉猷撰.djvu 南北史表二_周嘉猷撰.djvu 南北史表三_周嘉猷撰.djvu 南北史表四_周嘉猷撰.djvu 南北史表五_周嘉猷撰.djvu 南北史表六_周嘉猷撰.djvu 隋書地理志考證一_楊守敬撰.djvu 隋書地理志考證二_楊守敬撰.djvu 隋書地理志考證三_楊守敬撰.djvu 隋書地理志考證四_楊守敬撰.djvu 隋書地理志考證五_楊守敬撰.djvu 隋書地理志考證六_楊守敬撰.djvu 隋書地理志考證七_楊守敬撰.djvu 舊唐書校勘記一_羅士琳劉文淇劉毓崧陳立撰.djvu 舊唐書校勘記二_羅士琳劉文淇劉毓崧陳立撰.djvu 舊唐書校勘記三_羅士琳劉文淇劉毓崧陳立撰.djvu 舊唐書校勘記四_羅士琳劉文淇劉毓崧陳立撰.djvu 舊唐書校勘記五_羅士琳劉文淇劉毓崧陳立撰.djvu 舊唐書校勘記六_羅士琳劉文淇劉毓崧陳立撰.djvu 舊唐書校勘記七_羅士琳劉文淇劉毓崧陳立撰.djvu 舊唐書校勘記八_羅士琳劉文淇劉毓崧陳立撰.djvu 舊唐書校勘記九_羅士琳劉文淇劉毓崧陳立撰.djvu 舊唐書校勘記十_羅士琳劉文淇劉毓崧陳立撰.djvu 舊唐書校勘記十一_羅士琳劉文淇劉毓崧陳立撰.djvu 舊唐書校勘記十二_羅士琳劉文淇劉毓崧陳立撰.djvu 舊唐書校勘記十三_羅士琳劉文淇劉毓崧陳立撰.djvu 舊唐書校勘記十四_羅士琳劉文淇劉毓崧陳立撰.djvu 舊唐書校勘記十五_羅士琳劉文淇劉毓崧陳立撰.djvu 舊唐書校勘記十六_羅士琳劉文淇劉毓崧陳立撰.djvu 舊唐書校勘記十七_羅士琳劉文淇劉毓崧陳立撰.djvu 舊唐書校勘記十八_羅士琳劉文淇劉毓崧陳立撰.djvu 舊唐書校勘記十九_羅士琳劉文淇劉毓崧陳立撰.djvu 舊唐書校勘記二十_羅士琳劉文淇劉毓崧陳立撰.djvu 舊唐書校勘記二十一_羅士琳劉文淇劉毓崧陳立撰.djvu 舊唐書校勘記二十二_羅士琳劉文淇劉毓崧陳立撰.djvu 舊唐書校勘記二十三_羅士琳劉文淇劉毓崧陳立撰.djvu 舊唐書校勘記二十四_羅士琳劉文淇劉毓崧陳立撰.djvu 舊唐書校勘記二十五_羅士琳劉文淇劉毓崧陳立撰.djvu 舊唐書校勘記二十六_羅士琳劉文淇劉毓崧陳立撰.djvu 舊唐書校勘記二十七_羅士琳劉文淇劉毓崧陳立撰.djvu 舊唐書校勘記二十八_羅士琳劉文淇劉毓崧陳立撰.djvu 舊唐書校勘記二十九_羅士琳劉文淇劉毓崧陳立撰.djvu 舊唐書校勘記三十_羅士琳劉文淇劉毓崧陳立撰.djvu 舊唐書校勘記三十一_羅士琳劉文淇劉毓崧陳立撰.djvu 舊唐書校勘記三十二_羅士琳劉文淇劉毓崧陳立撰.djvu 舊唐書校勘記三十三_羅士琳劉文淇劉毓崧陳立撰.djvu 舊唐書校勘記三十四_羅士琳劉文淇劉毓崧陳立撰.djvu 舊唐書校勘記三十五_羅士琳劉文淇劉毓崧陳立撰.djvu 舊唐書校勘記三十六_羅士琳劉文淇劉毓崧陳立撰.djvu 舊唐書校勘記三十七_羅士琳劉文淇劉毓崧陳立撰.djvu 舊唐書校勘記三十八_羅士琳劉文淇劉毓崧陳立撰.djvu 舊唐書校勘記三十九_羅士琳劉文淇劉毓崧陳立撰.djvu 舊唐書校勘記四十_羅士琳劉文淇劉毓崧陳立撰.djvu 舊唐書校勘記四十一_羅士琳劉文淇劉毓崧陳立撰.djvu 舊唐書校勘記四十二_羅士琳劉文淇劉毓崧陳立撰.djvu 舊唐書校勘記四十三_羅士琳劉文淇劉毓崧陳立撰.djvu 舊唐書校勘記四十四_羅士琳劉文淇劉毓崧陳立撰.djvu 舊唐書校勘記四十五_羅士琳劉文淇劉毓崧陳立撰.djvu 舊唐書校勘記四十六_羅士琳劉文淇劉毓崧陳立撰.djvu 舊唐書校勘記四十七_羅士琳劉文淇劉毓崧陳立撰.djvu 舊唐書校勘記四十八_羅士琳劉文淇劉毓崧陳立撰.djvu 舊唐書逸文一_岑建功輯.djvu 舊唐書逸文二_岑建功輯.djvu 舊唐書逸文三_岑建功輯.djvu 舊唐書逸文四_岑建功輯.djvu 舊唐書逸文五_岑建功輯.djvu 唐書合鈔一_沈炳震撰.djvu 唐書合鈔二_沈炳震撰.djvu 唐書合鈔三_沈炳震撰.djvu 唐書合鈔四_沈炳震撰.djvu 唐書合鈔五_沈炳震撰.djvu 唐書合鈔六_沈炳震撰.djvu 唐書合鈔七_沈炳震撰.djvu 唐書合鈔八_沈炳震撰.djvu 唐書合鈔九_沈炳震撰.djvu 唐書合鈔十_沈炳震撰.djvu 唐書合鈔十一_沈炳震撰.djvu 唐書合鈔十二_沈炳震撰.djvu 唐書合鈔十三_沈炳震撰.djvu 鱼鲁帝虎 鱼鸟 鱼鸢 鱼鸿 鱼鹏化 鱼龙 鱼龙夜 鱼龙戏 鱼龙曼羡 鱼龙曼衍 鱼龙百变 鱼龙绝技 鱼龙舞 鱼龙阵 鲁东家 鲁两生 鲁义姑 鲁二生 鲁人回日 鲁人疑海鸟 鲁人酒薄邯郸围 鲁卫 鲁叟乘桴 鲁国灵光 鲁壁 鲁壁弦歌 鲁壁简 鲁女泣荆 鲁宓 鲁室 鲁恭 鲁恭化 鲁恭驯雉 鲁戈 鲁戈回日 鲁戈挥 鲁戈挥日 鲁文在手 鲁日 鲁殿 鲁殿书 鲁氏挥戈 鲁洁妇 鲁灵光 鲁灵光殿 鲁男 鲁禽情 鲁薄 鲁论半部 鲁赵 鲁连书 鲁连功 鲁连归 鲁连归海上 鲁连矢 鲁连箭 鲁连节 鲁连让齐爵 鲁连赴海 鲁连辞赏 鲁连飞一箭 鲁连飞书 鲁郊西狩 鲁郊麟 鲁酒围邯郸 鲁酒旁围 鲁酒薄 鲁酒薄而邯郸围 鲁酝 鲁门鶢鶋 鲁阳戈 鲁阳指日 鲁阳挥后日 鲁阳挥戈 鲁阳挥日 鲁阳麾戈 鲁鱼帝虎 鲁鱼误辨 鲁鱼陶阴 鲁麟 鲁麟涕泣 鲂赪 鲂鱼尾 鲂鳏 鲇缘竹 鲇鱼上竹 鲇鱼上竹竿 鲇鱼上竿 鲇鱼缘竹竿 鲈脍 鲈莼想 鲈鱼脍 鲈鱼鲙 鲈鲙 鲋处辙 鲋蛰之穴 鲍叔 鲍叔义 鲍叔怜我 鲍叔相知 鲍叔知我 鲍叔知管 鲍叔谊 鲍壶冰 鲍子知我 鲍氏骢 鲑三九 鲑菜二十七 鲙炙 鲙虫 鲛丝 鲛人 鲛人泉客泣 鲛人泣 鲛人泣珠 鲛人泪 鲛人珠 鲛人诉泣 鲛客泪 鲛室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