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四库 | 诗词 | 常识 | 全文检索 | 字典 | 词典 | 成语 | 康熙 | 人物 | 地名 | 典故 | 知识 | 事件 | 古籍书目 | 书法字典 | 名著 | 下载 | 留言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旧五代史 >

卷六十(唐书) 列传十二

卷六十(唐书) 列传十二

  李袭吉,自言左相林甫之后,父图,为洛阳令,因家焉。袭吉乾符末应进士举,遇乱,避地河中,依节度使李都,擢为盐铁判官。及王重荣代,不喜文士,时丧乱之后,衣冠多逃难汾、晋间。袭吉访旧至太原,武皇署为府掾,出宰榆社。光启初,武皇遇难上源,记室殁焉,既归镇,辟掌奏者,多不如旨。或有荐袭吉能文,召试称旨,即署为掌书记。袭吉博学多通,尤谙悉国朝近事,为文精意练实,动据典故,无所放纵,羽檄军书,辞理宏健。自武皇上源之难,与梁祖不协,乾宁末,刘仁恭负恩,其间论列是非,交相聘答者数百篇,警策之句,播在人口,文士称之。三年,迁节度副使,从讨王行瑜,拜右谏议大夫。及师还渭北,武皇不获入觐,为武皇作违离表,中有警句云:“穴禽有翼,听舜乐以犹来;天路无梯,望尧云而不到。”昭宗览之嘉叹。洎袭吉入奏,面诏谕之,优赐特异。(《北梦琐言》:袭吉从李克用至渭南,令其入奏,帝重其文章,授谏议大夫,使上事北省以荣之。)其年十二月,师还太原,王珂为浮梁于夏阳渡,袭吉从军,时笮断航破,武皇仅免,袭吉坠河,得大冰承足,沿流七八里,还岸而止,救之获免。

  天复中,武皇议欲修好于梁,命袭吉为书以贻梁祖,书曰:

  一别清德,十有余年,失意杯盘,争锋剑戟。山长水阔,难追二国之欢;雁逝鱼沉,久绝八行之赐。比者仆与公实联宗姓,原忝恩行,投分深情,将期栖托,论交马上,荐美朝端,倾向仁贤,未省疏阙。岂谓运由奇特,谤起奸邪。毒手尊拳,交相于幕夜;金戈铁马,蹂践于明时。狂药致其失欢,陈事止于堪笑。今则皆登贵位,尽及中年,蘧公亦要知非,君子何劳用壮。今公贵先列辟,名过古人。合纵连衡,本务家邦之计;拓地守境,要存子孙之基。文王贵奔走之交,仲尼谭损益之友,仆顾惭虚薄,旧忝眷私,一言许心,万死不悔,壮怀忠力,犹胜他人,盟于三光,愿赴汤火。公又何必终年立敌,恳意相窥,徇一时之襟灵,取四郊之倦弊,今日得其小众,明日下其危墙,弊师无遗镞之忧,邻壤抱剥床之痛。又虑悠悠之党,妄渎听闻,见仆韬勇枕威,戢兵守境,不量本末,误致窥觎。

  且仆自壮岁已前,业经陷敌,以杀戮为东作,号兼并为永谋。及其首陟师坛,躬被公兖,天子命我为群后,明公许我以下交,所以敛迹爱人,蓄兵务德,收燕蓟则还其故将,入蒲坂而不负前言。况五载休兵,三边校士,铁骑犀甲,云屯谷量。马邑儿童,皆为锐将;鹫峰宫阙,咸作京坻。问年犹少于仁明,语地幸依于险阻,有何觇睹,便误英聪。

  况仆临戎握兵,粗有操断,屈伸进退,久贮心期。胜则抚三晋之民,败则征五部之众,长驱席卷,反首提戈。但虑隳突中原,为公后患,四海群谤,尽归仁明,终不能见仆一夫,得仆一马。锐师傥失,则难整齐,请防后艰,愿存前好。矧复阴山部落,是仆懿亲;回纥师徒,累从外舍。文靖求始毕之众,元海征五部之师,宽言虚词,犹或得志。今仆散积财而募勇辈,辇宝货以诱义戎,征其密亲,啗以美利,控弦跨马,宁有数乎!但缘荷位天朝,恻心疲瘵,峨峨亭障,未忍起戎。亦望公深识鄙怀,洞回英鉴,论交释憾,虑祸革心,不听浮谭,以伤霸业。夫《易》惟忌满,道贵持盈,傥恃勇以丧师,如擎盘而失水,为蛇刻鹤,幸赐徊翔,

  仆少负褊心,天与直气,间谋诡论,誓不为之。唯将药石之谭,愿托金兰之分。傥愚衷未豁,彼抱犹迷,假令罄三朝之威,穷九流之辩,遣回肝膈,如俟河清。今者执简吐诚,愿垂保鉴。

  仆自眷私睽隔,翰墨往来,或有鄙词,稍侵英听,亦承嘉论,每赐骂言。叙欢既罢于寻戈,焚谤幸蠲其载笔,穷因尚口,乐贵和心,愿祛沉阏之嫌,以复埙篪之好。今者卜于嚬分,不欲因人,专遣使乎,直诣铃阁。古者兵交两地,使在其间,致命受辞,幸存前志。昔贤贵于投分,义士难于屈雠,若非仰恋恩私,安可轻露肝膈,凄凄丹愫,炳炳血情,临纸向风,千万难述。

  梁祖览之,至“毒手尊拳”之句,怡然谓敬翔曰:“李公斗绝一隅,安得此文士!如吾之智算,得袭吉之笔才,虎傅翼矣!”又读至“马邑儿童”、“阴山部落”之句,梁祖怒谓敬翔曰:“李太原残喘余息,犹气吞宇宙,可诟骂之。”及翔为报书,词理非胜,由是袭吉之名愈重。(《通鉴考异》引《唐末见闻录》载全忠回书云:前年洹水,曾获贤郎;去岁青山,又擒列将。盖梁之书檄,皆此类也。)

  自广明大乱之后,诸侯割据方面,竞延名士,以掌书檄。是时梁有敬翔,燕有马郁,华州有李巨川,荆南有郑准,(《唐新纂》云:郑准,士族,未第时,佐荆门上欲莲幕,飞书走檄,不让古人,秉直去邪,无惭往哲,考准为成汭书记,汭封上谷郡王。)凤翔有王超,(《北梦琐言》:唐末,凤翔判官王超,推奉李茂贞,挟曹、马之势,笺奏文檄,恣意翱翔。后为兴元留后,遇害,有《凤鸣集》三十卷行于世。)钱塘有罗隐,魏博有李山甫,皆有文称,与袭吉齐名于时。

  袭吉在武皇幕府垂十五年,视事之暇,唯读书业文,手不释卷。性恬于荣利,奖诱后进,不以己能格物。参决府事,务在公平,不交赂遗,绰绰有士大夫之风概焉。天祐三年六月,以风病卒于太原。同光二年,追赠礼部尚书。

  王缄,幽州刘仁恭故吏也。少以刀笔直记室,仁恭假以幕职,令使凤翔。还经太原,属仁恭阻命,武皇留之。缄坚辞复命,书词稍抗,武皇怒,下狱诘之,谢罪听命,乃署为推官,历掌书记。(《契丹国志·韩延徽传》:延徽自契丹奔晋,晋王欲置之幕府掌书记,王缄嫉之,延徽不自安,求东归省母,遂复入契丹,寓书于晋王,叙所以北去之意。且曰:“非不恋英主,非不思故乡,所以不留,正惧王缄之谗耳。”)从庄宗经略山东,承制授检校司空、魏博节度使。缄博学善属文,燕蓟多文士,缄后生,未知名,及在太原,名位骤达。燕人马郁,有盛名于乡里,而缄素以吏职事郁。及郁在太原,谓缄曰:“公在此作文士,所谓避风之鸟,受赐于鲁人也。”每于公宴,但呼王缄而已。十年,从征幽州,既获仁恭父子,庄宗命缄为露布,观其旨趣。缄起草无所辞避,义士以此少之。胡柳之役,缄随辎重前行,殁于乱兵。际晚,卢质还营,庄宗问副使所在,曰:“某醉不之知也。”既而缄凶问至,庄宗流涕久之,得其丧,归葬太原。

  李敬义,本名延古,太尉卫公德裕之孙。初随父炜贬连州,遇赦得还。尝从事浙东,自言遇涿道士,谓之曰:“子方厄运,不宜仕进。”敬义悚然对曰;“吾终老贱哉?”涿曰:“自此四十三年,必遇圣王大任,子其志之。”敬义以为然,乃无心仕宦,退归洛南平泉旧业。为河南尹张全义所和,岁时给遗特厚,出入其门,欲署幕职,坚辞不就。

  初,德裕之为将相也,大有勋于王室,出藩入辅,绵历累朝;及留守洛阳,有终焉之志,于平泉置别墅,采天下奇花异竹、珍木怪石,为园池之玩。自为家戒序录,志其草木之得处,刊于石,云:“移吾片石,折树一枝,非子孙也。”洎巢、蔡之乱,洛都灰烬,全义披榛而创都邑,李氏花木,多为都下移掘,樵人鬻卖,园亭扫地矣。有醒酒石,德裕醉即踞之,最保惜者。光化初,中使有监全义军得此石,置于家园。敬义知之,泣渭全义曰:“平泉别业,吾祖戒约甚严,子孙不肖,动违先旨。”因托全义请石于监军。他日宴会,全义谓监军曰:“李员外泣告,言内侍得卫公醒酒石,其祖戒堪哀,内侍能回遗否?”监军忿然厉声曰:“黄巢败后,谁家园池完复,岂独平泉有石哉!”全义始受黄巢伪命,以为诟己,大怒曰:“吾今为唐臣,非巢贼也。”即署奏笞毙之。

  昭宗迁都洛阳,以敬义为司勋员外郎。柳璨之陷裴、赵诸族,希梁祖旨奏云:“近年浮薄相扇,趋竞成风,乃有卧邀轩冕,视王爵如土梗者。司空图、李敬义三度除官,养望不至,咸宜屏黜,以劝事君者。”翌日,诏曰:“司勋史外郎李延古,世荷国恩,两叶相位,幸从筮仕,累忝宠荣,多历岁时,不趋班列。而自迁都卜洛,纪律载张,去明庭而非遥,处别墅而无惧,罔思报效,姑务便安。为臣之节如斯,贻厥之谋何在!须加惩责,以肃朝伦,九寺勾稽,尚谓宽典,可责授卫尉寺主簿。”司空图亦追停前诏,任从闲适。图,唐史有传。(《旧唐书·哀帝纪》:六月戊申,敕前司勋员外郎、赐绯鱼袋李延古责授卫尉寺主簿。九月壬寅,敕前大中大夫、尚书兵部侍郎、赐紫金鱼袋司空图放还中条山。盖延古与司空图同时被劾,其降敕则有先后也。)时全义既不能庇护,乃密托杨师厚,令敬义潜往依之,因挈族客居卫州者累年,师厚给遗周厚。

  十二年,庄宗定河朔,史建瑭收新乡,敬义谒见。是岁,上遣使迎至魏州,置北京留守判官承制拜工部尚书,奉使王镕。敬义以远祖赵郡,见镕展维桑之敬,镕遣判官李翥送《赞皇集》三卷,令谒前代碑垅,使还,归职太原。监军张承业尤不悦本朝宰辅子孙,待敬义甚薄,或面折于公宴,或指言德裕过恶,敬义不得志,郁愤而卒。同光二年,赠右仆射。(《五代史阙文》:司空图,字表圣,自言泗州人。少有俊才,威通中,一举登进士第。雅好为文,躁于进取,颇臬矜伐,端士鄙之。初,从事使府,及登朝,骤历清要。巢贼之乱,车驾播迁,图有先人旧业在中条山,极林泉之美,图自礼部员外郎,因避地焉,日以诗酒自娱。属天下板荡,士多往依之,互相推奖,由是声名藉甚。昭宗反正,以户部侍郎征至京师。图既负才慢世,谓己当为宰辅,时要恶之,稍抑其锐,图愤愤谢病,复归中条。与人书疏,不名官位,但称知非子,又称耐辱居士。其所居曰祯贻溪,溪上结茅屋,命曰休休亭,常自为记云。臣谨案:图,河中虞乡人,少有文彩,未为乡里所称。会王凝自尚书郎出为州绛刺史,图以文谒之,大为凝所赏叹,由是知名。未几,凝入知制诰,迁中书舍人、知贡举。擢图上第。顷之,凝出为宣州观察使,辟图为从事。既渡江,御史府奏图监察,下诏追之。图感知己之恩,不忍轻离幕府,满百日不赴阙,为台司所劾,遂以本官分司。久之,征拜礼部员外郎,俄知制诰,故集中有文曰:恋恩稽命,点系洛师,于今十年,方忝纶阁,此岂躁于进取者耶!旧史不详,一至于此。图见唐政多僻,中官用事,知天下必乱,即弃官归中条山。寻以中书舍人征,又拜礼部、户部侍郎,皆不起。及昭宗播迁华下,图以密迩乘舆,即时奔问,复辞还山,故诗曰“多病形容五十三,谁怜借笏赵朝参”,此岂有意于相位耶!河中节度使王重荣请图撰碑,得绢数千匹,图致于虞乡市心,恣乡人所取,一日而尽。是时盗贼充斥,独不入王官谷,河中士人依图避难,全者甚众。昭宗东迁,又以兵部侍郎召至洛下,为柳璨所阻,一谢而退。梁祖受禅,以礼部尚书征,辞以老疾,卒时年八十余。臣又案:梁室大臣,如敬翔、李振、杜晓、杨涉等,皆唐朝旧族,本当忠义立身,重侯累将,三百余年,一旦委质朱梁,其甚者赞成弑逆。惟图以清直避世,终身不事梁祖,故《梁史》揭图小瑕以泯大节者,良有以也。)

  卢汝弼,(《宣和书谱》:汝弼字子谐,祖纶,唐贞元年有诗名。父简求,为河东节度使。汝弼少力学,不喜为世胄,笃志科举,登进士第,文彩秀丽,一时士大夫称之。)唐昭宗景福中,擢进士第,历台省。昭宗自秦迁洛,时为祠部郎中、知制诰。时梁祖凌弱唐室,殄灭衣冠,惧祸渡河,由上党归于晋阳。初,武皇平王行瑜,天子许承制授将吏官秩。是时藩侯倔强者,多伪行墨制,武皇耻而不行,长吏皆表授。及庄宗嗣晋王位,承制置吏,又得汝弼,有若符契,由是除补之命,皆出汝弼之手,既而畿内官吏,考课议拟,奔走盈门,颇以贿赂闻,士论少之。洎帝平定赵、魏,汝弼每请谒迎劳,必陈说天命,颙俟中兴,帝亦以宰辅期之。建国前,卒于晋。(《宣和书谱》:赠兵部尚书。)

  李德休,字表逸,赵郡赞皇人也。祖绛,山南西道节度使,唐史有传。父璋,宣州观察使。德休登进士第,历盐铁官、渭南尉、右补阙、侍御史。天祐初,两京丧乱,乃寓迹河朔,定州节度使王处直辟为从事。庄宗即位于魏州,征为御史中丞,转兵部、吏部侍郎,权知左丞,以礼部尚书致仕。卒时年七十四。赠太子少保。

  苏循,父特,陈州刺史。循,咸通中登进士第,累历台阁。昭宗朝,再至礼部尚书。循性阿谀,善承顺苟容,以希进取。昭宗自迁洛之后,梁祖凶势日滋,唐室旧臣,阴怀主辱之愤,名族之胄,往往有违祸不仕者,唯循希旨附会。及梁祖失律于淮南,西屯于寿春,要少帝欲授九锡。朝臣或议是非,循扬言云:“梁王功业显大,历数有归,朝廷速宜揖让。”当时朝士畏梁祖如虎,罔敢违其言者。明年,梁祖逼禅,循为册礼副使。梁祖既受命,宴于元德殿,举酒曰:“朕夹辅日浅,代德未隆,置朕及此者,群公推崇之意也。”杨涉、张文蔚惭惧失对,致谢而已。循与张祎、薛贻矩因盛陈梁祖之德业,应天顺人之美。循自以奉册之劳,旦夕望居宰辅,而敬翔恶其为人,谓梁祖曰:“圣祚维新,宜选端士,以镇风俗。如循等辈,俱无士行,实唐家之鸱枭,当今之狐魅,彼专卖国以取利,不可立维新之朝。”

  初,循子楷,乾宁二年登进士第。中使有奏御者云:“今年进士二十余人,侥幸者半,物论以为不可。”昭宗命学士陆扆、冯渥重试于云韶殿,及格者一十四人。诏云:“苏楷、卢赓等四人,诗句最卑,芜累颇甚,曾无学业,敢窃科名,浼我至公,难从滥进,宜付所司落下,不得再赴举场。”楷以此惭恨,长幸国家之灾。昭宗遇弑,辉王嗣位,国命出于朱氏,楷始得为起居郎。

  柳璨陷害朝臣,衣冠惕息,无敢言者。初,梁祖欲以张廷范为太常卿,裴枢以为不可。柳璨惧梁祖之毒,乃归过于枢,故裴、赵罹白马之祸。楷因附璨,复依廷范。时有司初定昭宗谥号,楷谓廷范曰:“谥者所以表行实,前有司之谥先帝为昭宗,所谓名实不副。司空为乐卿,余忝史职,典章有失,安得不言。”乃上疏曰:“帝王御宇,察理乱以审污隆;祀享配天,资谥号以定升降。故臣下君上,皆不得而私也。先帝睿哲居尊,恭俭垂化,其于善美,孰敢蔽亏。然而否运莫兴,至理犹郁,遂致四方多事,万乘播迁。始则宦竖凶狂,受幽辱于东内;终则嫔嫱悖乱,罹夭阏于中闱。其于易名,宜循考行。有司先定尊谥曰圣穆景文孝皇帝,庙号昭宗,敢言溢美,似异直书。今郊禋有日,祫祭惟时,将期允惬列圣之心,更在详议新庙之称,庶使叶先朝罪己之德,表圣上无私之明。”(《旧唐书》云:苏楷目不知书,仅能执笔,其文罗衮作也。)太常卿张廷范奏议曰:“昭宗初实彰于圣德,后渐减于休明,致季述幽辱于前,茂贞劫幸于后,虽数拘厄运,亦道失始终。违陵寝于西京,徙兆民于东洛,轫辇辂未逾于寒暑,行大事俄起于宫闱。谨闻执事坚固之谓恭,乱而不损之谓灵,武而不遂之谓庄,在国逢难之谓闵,因事有功之谓襄。今请改谥曰恭灵庄闵皇帝,庙号襄宗。”辉王答诏曰:“勉依所奏,哀咽良深。”楷附会幸灾也如是。

  及梁祖即位于汴,楷自以遭遇千载一时,敬翔深鄙其行。寻有诏云:“苏楷、高贻休、萧闻礼等,人才寝陋,不可尘秽班行,并勒归田里。”循、楷既失所望,惧以前过获罪,乃退归河中依朱友谦。庄宗将即位于魏州,时百官多缺,乃求访本朝衣冠,友谦令赴行台。时张承业未欲庄宗即尊位,诸将宾僚无敢赞成者,及循至,入衙城见府廨即拜,谓之拜殿。时将吏未行蹈舞礼,及循朝谒,即呼万岁舞抃,泣而称臣,庄宗大悦。翼日,又献大笔三十管,曰“画日笔”,庄宗益喜。承业闻之怒,会卢汝弼卒,即令循守本官,代为副使。明年春,循因食蜜雪,伤寒而卒。同光二年,赠左仆射,以楷为员外郎。天成中,累历使幕,会执政欲纠其驳谥之罪,竟以忧惭而卒。

  史臣曰:昔武皇之树霸基,庄宗之开帝业,皆旁求多士,用佐丕图。故数君子者,或以书檄敏才,或以搢绅旧族,咸登贵仕,谅亦宜哉!唯苏循赞梁祖之强禅,苏楷驳昭宗之旧谥,士风臣节,岂若是乎!斯盖文苑之豺狼,儒林之荆棘也。

查看目录 >> 《旧五代史》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
地图 国学迷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狐熊和鷦鷯_吳翰雲中華書局上海.djvu 大肚猴_吳翰雲中華書局上海.djvu 瓶中孩_吳翰雲中華書局上海.djvu 青蛙和老虎_吳翰雲中華書局上海.djvu 勝勝山_吳翰雲中華書局上海.djvu 雪花女郎_吳翰雲中華書局上海.djvu 成人的童話_徐訐夜窗書屋上海.djvu 稻草人_葉紹鈞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紅葉童話集_一葉亞東圖書館上海.djvu 白髮小兒_鄭振鐸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小朋友寓言上_周群玉北新書局上海.djvu 奇怪的哨子_吳翰雲中華書局上海.djvu 笑話一萬種_新華編輯社維新書局.djvu 果樹園_魯迅二新出版社上海.djvu 普式庚創作集_瞿洛夫文化學會上海.djvu 普希金文集_羅果夫時代書報出版社.djvu 嚴寒通紅的鼻子_涅克拉紹夫文化生活出版社上海.djvu 歐根奧涅金_普式庚生活書店上海x1_336.djvu 普式庚詩選_普希金光華出版社上海.djvu 戀歌_曹辛文林出版社廣西.djvu 燈塔_瑪耶柯夫斯基東北書店哈爾濱.djvu 列寧是我們的太陽_蘇瑪耶可夫斯基海燕書店上海.djvu 蘇聯人_亞洛夫東北書店哈爾濱.djvu 十二個_勃洛克時代出版社上海.djvu 比利時的悲哀_安東列夫商務印書局上海.djvu 狗的跳舞_俄安特列夫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大雷雨_奧斯托洛夫斯基世界書局上海.djvu 貧與罪_阿史特洛夫斯基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沒有陪嫁的女人_奧斯特洛夫斯基時代書報社上海.djvu 智者千慮必有一失_奧斯特洛夫斯基時代書報社上海.djvu 欽差大臣_果戈裡國民書店上海.djvu 巡按使及其他_果戈裡文化生活出版社上海.djvu 櫻桃園_契訶夫海燕出版社上海.djvu 櫻桃園_契訶夫文化生活出版社上海.djvu 契訶夫獨幕劇集_契訶夫文化生活出版社上海.djvu 海鷗_柴大甫世界書局.djvu 海鷗_柴霍甫南方印書館重慶.djvu 海鷗_契訶夫文化生活出版社上海.djvu 萬尼亞舅舅_契訶夫文化生活出版社上海.djvu 三姊妹_俄柴霍甫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三姊妹_契訶夫文化生活出版社上海.djvu 櫻桃園_契訶夫文化生活出版社重慶.djvu 活屍_托爾斯泰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黑暗之光_托爾斯泰共學社.djvu 活屍_托爾斯泰文化生活出版社上海.djvu 光榮_古燮夫天下圖書公司北京.djvu 廣場之獅_愛倫堡東北新華書店長春.djvu 廣場上的獅子_愛倫堡關東中蘇友好協會大連.djvu 幸福_巴甫連柯天下圖書公司北京.djvu 蘇沃羅夫元帥_蘇I巴克梯利夫A啦佐莫夫斯基東北中蘇友好協會編輯部.djvu 蘇沃羅夫元帥_蘇I巴克梯利夫A拉佐莫夫斯基東北書店佳木斯.djvu 保爾柯察金_奧斯特洛夫斯基兆麟書店哈爾濱.djvu 生命在呼喊_貝洛貝爾采可夫斯基天下圖書公司北平.djvu 索莫夫及其他_高爾基時代書報出版社上海.djvu 索莫夫及其他_高爾基蘇商時代書報出版社上海.djvu 深淵_高爾基啟明書局上海.djvu 未完成三部曲_高爾基上海雜誌公司上海.djvu 小市民_高爾基時代書報出版社上海.djvu 夜店_高爾基復興書局上海.djvu 野蠻人_高爾基上海出版公司上海.djvu 赴蘇使命_柯爾納楚克中蘇友好協會大連.djvu 鬥爭的插曲_李翁聶林茨波立斯弗爾鐵霍夫嬰社.djvu 生命在呼喚_貝爾采可夫斯基天下圖書公司.djvu 浮士德與城_盧那卡爾斯基神州國光社上海.djvu 解放了的董吉訶德_廬那察爾斯基華北新華書店華北.djvu 解放了的董吉訶德_A盧那察爾斯基文學編論社桂林.djvu 解放了的董吉訶德_A盧那察爾斯基山東新華書店山東.djvu 蘇渥洛夫大元帥_巴科特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亂婚裁判_台米陀伊基水沫書店上海.djvu 丹東之死_A托爾斯泰開明書店上海.djvu 丹東之死_L.托爾斯泰開明書店上海.djvu 栗子樹下_西蒙諾夫天下圖書公司北平.djvu 在布拉格的栗樹下_西蒙諾夫開明書店上海.djvu 俄國問題_西蒙諾夫東北書店哈爾濱.djvu 俄羅斯人_西蒙諾夫蘇商時代書報出版社上海.djvu 為國爭光_西蒙諾夫美學出版社重慶.djvu 俄羅斯問題_西蒙諾夫世界知識社上海.djvu 俄羅斯問題_西蒙洛夫世界知識社上海.djvu 海濱漁婦_雅魯納爾海燕書店上海.djvu 花園_伊裡英可夫時代書報出版社上海.djvu 帶槍的人_包哥廷天下圖書公司北平.djvu 三天_果爾托夫白虹書店.djvu 斯大林格勒血戰記_恩維爾塔東北書店佳木斯.djvu 列寧在一九一八年_T.茲拉托戈洛瓦A.卡普勒大眾書店大連.djvu 列寧在一九一八_T.茲拉托戈洛瓦A.卡普勒東北書店.djvu 1918年的列寧_T.茲拉托戈洛瓦A.卡普勒言行社出版.djvu 沙寧_阿志巴綏夫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沙寧_阿志巴綏夫啟明書局上海.djvu 沙寧_阿志巴綏夫大光書局上海.djvu 七個絞死的人_安特列夫金屋書店上海.djvu 小人物的懺悔_安特立夫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紅笑_安特列夫啟明書局上海.djvu 我的自傳_克魯泡特金開明書店上海.djvu 沉默的彭琪_L.L.勃萊茲春草書店桂林.djvu 何為_巧爾尼雪夫斯基文化生活出版社上海.djvu 保衛祖國_高爾基長風書店上海.djvu 大學生私生活_LGoomilevsky現代書局上海.djvu 外套_果戈裡.djvu 外套_果戈理開明書店.djvu 續死魂靈_果戈裡譯者書店成都.djvu 不安的故事_康拉德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瑪加爾的夢_科羅連珂北新書局上海.djvu 音樂師_克羅連科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灰色馬_路卡洵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杜布羅夫斯基_普式庚生活書店重慶.djvu 俄羅斯名家短篇小說集_新中國雜誌社北京.djvu 普式庚短篇小說集_黃源文化生活出版社重慶.djvu 復仇艷遇_普式庚生活書店.djvu 為了知識與自由的緣故_普利洛克新宇宙書店上海.djvu 壞孩子和別的奇聞_安敦契訶夫三聞書屋.djvu 柴霍甫短篇小說集_柴霍甫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快樂的結局_契訶夫開明書店上海.djvu 妖婦_柴霍甫開明書店上海.djvu 草原_契訶夫讀書出版社.djvu 俄羅斯短篇傑作集_水沫社水沫書店.djvu 九封書_俄屠格涅夫自由社上海.djvu 處女地_屠格涅夫文化生活出版社.djvu 獵人日記_屠格涅夫文化生活出版社.djvu 父與子_屠格涅甫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父與子_屠格涅夫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无可救药 无可比伦 无可比拟 无可比象 无可置喙 无可置疑 无可置辩 无可讳言 无可非议 无名之师 无名孽火 无名小卒 无名小辈 无名英雄 无后为大 无地可容 无地自厝 无地自处 无地自容 无坚不摧 无声无息 无声无色 无复孑遗 无大不大 无大无小 无天于上,无地于下 无天无日 无头公案 无头告示 无头无尾 无奇不有 无奈我何 无如之奈 无妄之忧 无始无终 无始无边 无孔不入 无孔不钻 无家可归 无家无室 无容身之地 无尽无休 无师自通 无平不颇 无庸置辩 无庸讳言 无形之罪 无形无影 无影无踪 无往不克 无往不利 无征不信 无待蓍龟 无得无丧 无得而称 无微不至 无德而称 无忘在莒 无忧无虑 无怀葛天 无思无虑 无怪其然 无恶不作 无患之患 无情少面 无情无义 无情无彩 无情无绪 无懈可击 无所不为 无所不包 无所不及 无所不可 无所不在 无所不备 无所不容 无所不尽其极 无所不有 无所不知 无所不能 无所不谈 无所不通 无所事事 无所作为 无所依归 无所可否 无所回避 无所容心 无所底止 无所忌惮 无所忌讳 无所施其技 无所用之 无所用心 无所畏忌 无所畏惧 无所畏惮 无所适从 无所重轻 无所错手足 无所顾忌 无拘无束 无拘无碍 无拘无缚 无拳无勇 无挂无碍 无故呻吟 无敌天下 无方之民 无施不可 无施不效 无旧无新 无时无刻 无明业火 无明无夜 无是无非 无昼无夜 无有伦比 无服之丧 无服之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