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诗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封神演义 >

第八十三回 三大士收伏狮象□犼

第八十三回 三大士收伏狮象□犼

  诗曰:

  一钓明片半轮秋,三点如星仔细求;狮象有名缘相立,慈航无着借形修。朝元最忌贪嗔败,脱骨须知挂碍休;总为诸仙逢杀劫,披毛戴角尽皆收。

  话说准提道人命水火童子,将六根清净竹来钓金鳌;童子向空中将竹枝垂下,那竹枝就有无限光华异彩,裹住了乌云仙,乌云仙此时难逃现身之厄。准提叫曰:“乌云仙!你此时不现原形,更待何时?”只见乌云仙把头摇了一摇,化作一个金须鳌鱼,剪尾摇头,士了钓竿,童子上前,按住了乌云仙的头,将身骑上鳌鱼背上,迳往西方八德池中,受享极乐之福去了。正是:

  八德池中闲戏耍,金莲为伴任逍遥。

  话说准提道人收了金鳌,赶至万仙阵前,通天教主看见准提,怒冲面上,眼角俱红。大呼曰:“准提道人!你今日又来会吾此阵,吾决不与你干休!”准提道人曰:“乌云仙与吾有缘,被吾用六恨清净竹,钓去西方八德池边自在追遥,无挂无碍,真强如你在此红尘扰攘也。”通天教主听罢大怒,正欲与准提厮杀,只听得“太极阵”中一人作歌而出:

  “大道非凡道,玄中玄更玄;谁能三悟透,咫尺见先天。”

  话说太极阵中, 首仙提剑而出:“谁人敢进吾阵中来,共决雌雄?”准提道人曰:“文殊广法大尊!借你去会此位有缘之客。”准提道人把文殊广法天尊顶上一指,泥丸复开,三光迸出,瑞气盘旋,元始天尊递一 与文殊,名曰“盘古 ”,可破此“太极阵”。文殊广法天尊接 作偈而出:

  “混元一气此为先,万劫修持合太玄;莫道此中多变化,末铅消尽福无边。”

  文殊广法天尊歌罢, 首仙大呼曰:“今日之功,各显其教,不必多言。”仗手中剑砍来,文殊广法天尊手中剑急架相还,未及数合, 首仙便往阵中而去。文殊广法天尊纵步赶来, 首仙进阵,便祭起符印,只见阵中如铁壁铜墙一般,兵刃加山;文殊广法天尊将盘古展动,镇住了太极阵。广法天尊现出一法身来,怎见得?有赞为证:

  面加蓝靛,赤发红髯;浑身上五彩呈祥,偏体内光拥护。降广杵滚滚红焰飞来,金莲边腾腾霞光乱舞;正是:太极阵申皈依大法现威光,朵朵祥云笼八面。

  首仙见广法天尊现出一位化身,甚是奇异;只见香风缥缈,璎珞才身,莲花脚下。 首仙无法可治,正回避,文殊忙将捆妖绳祭起,命黄巾力士拿去芦篷下听候发落。广法天尊收了法像,徐徐出阵,上篷来见元始曰:“弟子已破太极阵矣。”元始命南极仙翁去芦篷下,将 首仙打出原身。仙翁领命,至篷下见 首仙缚住一团,南极仙翁对 首仙口中念念有词,道声:“疾,还不速现原形,更待何时?”只见 首仙把头摇了两摇,就地一滚,乃是一个青毛狮子;剪尾摇头甚是雄伟。南极仙翁回覆元始命令,元始吩咐就命广法天尊坐骑;仍於项下挂一牌,上书“ 首仙”名讳。次日,老子与元始亲临阵前,问:“通天教主何在?”左右报与通天教主,迳出阵前,老子命文殊骑了青狮,至前面,老子指与通天教主曰:“你的门下,长有此等之物,你还要自称道德清高?真是可笑。”就把个通天教主羞红满面,大怒曰:“你再敢破我两仪阵麽?”老手尚未及回言,只见两仪阵内,灵牙仙大呼而出曰:“谁敢来破两仪阵麽?”正是:

  袖 乾坤分上下,两仪阵内定高低。

  灵牙仙迳出阵来,问:“谁敢来见我此阵?”元始命普贤真人曰:“你去破此阵走一遭。”遂将太极符印,付与普贤真人。真人至阵前曰:“灵牙仙!你苦修成形,为何不守本分,又来多此一番事也?只怕你咫尺间,现出了原形,当时悔之晚矣!”灵牙仙大怒,仗二剑飞来直取。普贤真人仗手中剑火速忙迎,未及数合,灵牙仙便往两仪阵中而去。普贤真人赶入阵内,灵牙仙祭动两仪妙用,逞截教玄功,发动雷声,来困普贤真人。只见普贤真人泥丸宫现出化身,甚是凶恶。怎见得?有赞为证:

  面如紫霞,巨口獠牙;霎时间云笼红顶上,一会儿瑞彩罩金身。璎珞垂珠挂遍体,莲花托足起祥云;三头六臂持利器,手内降魔杵一根。正是:有福西方成正果,真人今日已完成。

  话说普贤真人现出法身,镇住灵牙仙,仍用长虹索,命黄巾力士、将灵牙仙拿去芦篷下听候指挥。普贤真人破了两仪阵,迳至芦篷上,三见老子。老子命南极仙翁速现灵牙仙原形。南极仙翁领命,将三宝玉如意,把灵牙仙连击数下,灵牙仙就地一滚,现出原形,乃是一只白象。老子吩咐将白象颈上也挂一牌,上书“灵牙仙”名讳,与普贤真人为坐骑。复至阵前,通天教主见青狮在左,白象在右,不觉大怒;正欲上前,只见四象阵上金光仙大呼曰:“阐教门人不要逞强,吾来也!”乃作歌而出曰:

  “妙法广无边,身心合汞铅;今领四象阵,道术岂多言。二指降龙虎,双眸运太玄;谁人来会吾,方是大罗仙。”

  元始见金光仙出得四象阵来,勇猛莫敌,忙吩咐慈航道人曰:“你将如意执定,进四象阵去,直须如此如此,就变化无穷,何愁此阵不破也。此是你有缘之骑。”慈航道人作歌而出曰:

  “普陀崖下有名声,了却归根返玉京:今日已完收四象,梦魂犹自怕临兵。”

  慈航歌罢,金光仙跃身而出,大呼曰:“慈航道人!你口出大言,肆行无忌,好个今日已完收四象,只怕你死於目前,不要走,正要拿你!”仗手中剑飞来直取,慈航道人手中剑急架忙迎,未及三合,金光仙便入四象阵去了。慈航道人入阵中,金光仙将四象阵符印发开,内有无穷法宝,来治慈航道人。正是:

  四象阵遇金毛□犼,潮音洞 听谈经。

  话说慈航道人见四象阵中变化无穷,忙将头上一拍,有一朵庆云笼罩,盖住顶上,听得一声雷响,现出一位化身。怎见得?

  面如傅粉,三头六臂;二目中火光焰 现金龙,两耳内朵朵金莲生瑞彩。足踏金鳌,霭霭祥云千万道;手中托杵,巍巍三宝如意擎在手。长毫光灿灿,杨柳在肘後,有瑞气腾腾。正是:普陀妙法甚庄严,方显慈航道行。

  且说金光仙看见阐教内门人这等化身,自叹曰:“真好一个玉虚门下,果然气宇不同。”欲待逃回,早被慈航道人祭起三宝玉如意,命黄巾力士把此物拿去芦篷下,听候发落。少时力士平空把金光仙拿至芦篷下,南极仙翁在篷下等候,忽见空中丢下金光伯来,南极仙翁见金光仙跌下篷来,遵老子命令,将金光仙颈上达拍几上道:“孽障,还不速现原形,更待何时?”金光仙情知不能脱逃,就地一滚,现出原形,乃是一只金毛□犼。仙翁至芦篷下回覆法旨。元始吩咐与他颈上挂一牌,书“金光仙”名讳,就与慈航为坐骑。仙翁一一领命施为,慈舫骑了,复至阵前,此乃是三大士收伏狮象□犼,後兴释门,成於佛教;为文殊、普贤、观音,是三位大士,此是後话,表过不提。且说通天教主见如此光景,心中大怒,方欲仗剑前来,以决雌雄,忽听复後面一门人大呼曰:“老师不要动怒,吾来也!”通天教主观之,是龟灵圣母,身穿大红八卦衣,仗手中宝剑作歌而来:

  “炎帝修成大道通,胸藏万象妙无穷;碧游宫内传真诀,特向红尘西破戎。”

  只见龟灵圣母来拿广成子报仇,这壁厢有惧留孙迎上前来曰:“那孽障慢来!”老子、元始、准提道人,三位教主是慧眼,看见龟灵圣母行相,元始笑曰:“二位道兄以这样东西,如何也要成正果,真个好笑。”你道他知何出身?有赞为证:

  根源出处号帮泥,水底增光独显威;世隐能知天地性,灵性偏晓鬼神机。藏身一缩无头尾,展足能行即自飞;苍颉造字须成体,卜筮先知伴伏羲。穿萍透荇千般俏,戏水翻波把浪吹;条条金线穿成甲,点点装成玳瑁齐。九宫八卦生成定,散碎铺遮缘羽衣;生来好勇龙王幸,死後还驼三教碑。要知此物名何姓,炎帝得道母乌龟。

  且说龟灵圣母仗剑出来,与惧留孙大战,未及三五合,祭起日月珠打来,惧留孙不识此宝,不敢招架,转身往西败走。通天教主大呼曰:“速将惧留孙拿来。”龟灵圣母飞赶前来。惧留孙是西方有缘之客,久後入於释教,大阐佛法,兴於西汉。正往西逃走,只见迎头来了一人,头挽双髻,身穿水合道服,徐徐而来,让过惧留孙,阻住龟灵圣母大呼曰:“不要赶吾道友,你既修成人体,理当守分安居,如何肆志乱行,作此孽障?若不听我之言,那时追悔不及,你可速回。吾乃西方教主,大展沙门,今来特遇有缘,非是无端惹事,正是:

  『若是有缘当早会,同上西方极乐天。』”

  龟灵圣母大呼曰:“你是西方,当安你巢穴,如何放在此妖言乱语,惑吾清听也?”不及交手,急祭日月珠劈面打来,接引道人指上改一白毫光,光上生一朵青莲,托住此珠,西方教主曰:“青莲托此物,众生那 得知?”龟灵圣母原非根深行满之辈,不知进退,依旧用此珠打来。接引道人曰:“既到此间,也免不得行红尘之事,非是我不慈悲,乃气数使然,我也难为自主;我且将此宝祭起,看他如何。”西方教主将念珠祭起,龟灵圣母一见,躲身不及,那念珠落下,正打在龟灵圣母背上,压倒在地,现出原身,乃是个大龟。只见压得头足齐出,惧留孙方欲仗剑斩之,西方教主急上之曰:“道友不可杀他,若动此念转劫难完,相报不已。”教主呼:“童子在那 ?”西方教主言未毕,只见一童走至面前,西方教主曰:“我同此位道友去会有缘之客,你可将此畜收之。”接引道人同惧留孙赴芦篷来不表。且说西方白莲童子,将一小小包儿打开,俟收龟灵圣母,不意他走出一件好东西,甚是厉害,声音细细,映日飞来。怎见得?有诗为证:

  “声若轰雷嘴若雷,穿衿度幔更难禁;食肉饮血侵人体,畏避烟 集茂林。炎热愈威偏聒噪,寒风才动便无情;龟灵圣母因逢劫,难免今朝万喙临。”

  话说白莲童子打开包裹,放出蚊虫,那蚊虫闻得血腥气,俱来叮在龟灵圣母头足之上,及至赶打,如何赶得散,未曾赶得这 ,那 又歇满了?不一时,把龟灵圣母吃成空壳。白莲童子急至收时,他也自四散飞去,一阵飞往西方,把十二莲台食了三品,後来西方教主破了万仙阵回来,方能收住,已是少了三品莲台,追悔无及。正是:

  九品莲台登彼岸,千年之後有沙门。

  不表蚊虫之事,且说西方教主同惧留孙来至万仙阵前,见了紫雾红云,黄光缭绕,有准提道人见师兄来至,老子与元始忙迎上前打稽首曰:“道友请了!”对面通天教主看见大呼曰:“接引道人!你前番可恶,破吾诛仙阵,今又来此,我与你见个高下!”道罢,把奎牛催开,用剑来取,西方教主也不动手,只见泥丸宫舍利子升起三颗,或上或下,反覆翻腾,偏地俱是金光。通天教主宝剑架隔,不能近身,通天教主大怒,复用渔鼓打来,准提用手一指,一朵金莲架住,亦不能近身。老子与元始请曰:“二位道兄暂回,今日且不要与他较量。”赤精子听罢,忙鸣金钟,广成子又击玉磬,四位教主皆回。通天教主又不能阻拦,心中大怒:“今日让他暂回,明日决要会你等以见高下。”老子曰:“你且回去,不要性急。”:只见四位教主回至芦篷上坐下,元始曰:“二位道兄此来,共佐周室,若明日破阵,必尽除此教,以绝吾之虚妄。只是难为後来访道修真之人,绝此一称耳。”接引道人曰:“贫道此来,单只为渡有缘之客,据吾观万仙阵中,邪者多而正者少,没奈何只得随缘相得,不敢勉强耳。”老子曰:“吾等门人今已满戒,明日速破此阵,让他早早返本还元,以全此辈根行也,不失我等解脱一场。”元始随命姜尚过来问曰:“前日破诛仙阵那四日宝剑在否?”子牙曰:“此剑俱在弟子处。”元始曰:“取来。”子牙遂取出四口剑献上元始,乃诛戮陷绝之阵,元始乃命广成子、赤精子、玉鼎真人、道行天尊四位过来,吩咐曰:“你四人但看明日吾等进阵之时,阵 面八卦台前,有一座宝塔升起,你四人先冲进重围之中,祭起此剑,原是他的宝贝,还绝他的门人,非我等故作此恶孽也。”又谓子牙曰:“明日会阵之际,但凡吾门下来者,皆可进阵,以完劫数。”子牙领了法旨,来至芦篷下,吩咐众门人曰:“明日共破万仙阵,尔等俱入阵中,各见雌雄,以完劫数。”众门人听说,喜不自胜不表。且说潼开众将听得破万仙阵,俱在关内一个个心痒难抓,恨不得也来看看,内有洪锦共龙吉公主曰:“我也自截教,况你又是瑶池仙子,理合去会万仙阵,好何在此不行?”龙吉公主曰:“我们明日早去无妨。”夫妇计当,次日来见武王曰:“臣辞大王,要去会万仙阵以完劫,特听姜元帅调遣。”武王曰:“卿去固好,当佐相父破敌也。”武王大喜,奉酒饯行,洪锦夫妇告别起行,也是合该如此。正是:

  万仙阵内夫妇绝,天数安排不得差。

  且说元始次日下篷,吩附众人鸣动金钟玉磬,三教圣人率诸门人共破万仙阵。只见通天教主吩附长耳定光仙曰:“但吾与你师伯,共西方二位道人会战,吾叫你将六魂 麾动,你可将 麾动,不得有误。”长耳定光仙曰:“弟子知道。”通天教主打点会战。且说长耳定仙自思:我前日见师伯左右门人,总只十二代弟子,俱是道德之士,昨日又见西方教主三颗舍利子顶上光华。真是道法无边,先自行有三分退怯。正是:

  从来心上修仙道,邪正方知成大宗。

  话说通天教主至阵前,见老子、元始四人一至大呼曰:“今日定要与你等见个高低,断不草率干休。”话犹未了,只见洪锦与龙吉公主走马至阵前,也不听约束,举刀直冲杀过去。子牙拦阻不住,看官,此正是这二位星官该绝於此,天数使然,故不由分说,直杀过去,洪锦把刀一摆,两骑马冲进阵中,万仙阵不曾堤防,有此冲突之患,被龙吉公主祭起瑶池内白光剑,伤了数位仙家;夫妇二人正冲杀间:只见乱腾腾杀气迷空,黑霭霭阴风晦昼,正遇金灵圣母在七香车上布阵,忽报龙吉公主冲进阵来,金灵圣母急下车看时,公主已杀至面前,圣母绰步提飞金剑抵敌,未及数合,圣母祭起四象塔打来,公主不知此宝,躲不及,一塔正打中顶上,跌下马来,被众仙斩之。洪锦见公主已绝,大叫一声:“休伤我公主!”把刀来取圣母,圣母又祭起龙虎如意,正中洪锦顶上,可怜自归周土,屡得奇功,今日夫妻阵亡,以报武王。二位灵魂,俱往封神台去了。元始正欲与通天教主答话,只见洪锦夫妻已亡,元始叹谓西方教主曰:“方才绝者,乃是瑶池金母之女,天数合该如此,可见非人力所为。”只见得万仙阵门 ,有一半翠蓝旗摇,隐隐调出四位道者,乃是按二十八宿之星,正应万仙阵而出。元始见翠蓝旗摇动,来了四位道人,俱穿青色衣。怎见得?有诗为证:

  “一字青纱脑後飘,道袍水合束丝绦;元神一现群龟灭,斩将封为角木蛟。九扬纱巾头上盖,腹内玄机无比赛;降龙伏虎似平常,斩将封为斗木豸。三绺髭须一尺长,炼就三花不老方;篷莱海岛无心恋,斩将封为奎木狼。修成道气精光焕,巨口獠牙红发乱;碧游宫内有声名,斩将封为井木犴。”

  元始又听得一声钟响,一大红旗摇,又来了四位道人,俱穿大红绛绡衣,好凶恶,怎见得?有诗为证:

  “碧玉霞冠形容古,双手善把天地补;无心访道学长生,斩将封为尾火虎。截教传来炼玉枢,玄机两挤用工大;丹砂鼎内龙降虎,斩将封为室火猪。秘授口诀仗妖邪,顶上灵云天地遮;三花聚顶难成就,斩将封为翼火蛇。不变荣华止自修,降龙伏虎任悠游;空为数载丹砂力,斩将封为觜火猿。”

  老子见万仙阵中,一枰白 摇动,又有四位道人出来,身穿大白衣;体态凶顽,各有妖氤气概;因谓元始曰:“似这等孽障,都来枉送性命,你看出的都是如此之类。”怎见得?有诗为证:

  “五岳三山任意游,访玄三道守心修;空劳炉内金丹汞,斩将封为斗金牛。腹内珠玑贯八方,包罗万象道汪洋;只因杀戒难逃躲,斩将封为鬼金羊。难龙坎虎相匹偶,炼就神丹成不朽;无缘顶上现三花,斩将封为娄金狗。金丹炼就脱樊笼,五遁三除大道通;未灭三尸夭六气,斩将封为亢金龙。”

  四位教主又见通天教主,把手中剑望东西南北指画前後,又是钟鸣;阵门开处,又有四位道人出来。真好稀奇,有诗为证:

  “自从修炼玄中妙,不恋金章共紫诰:通天教主是吾帅,斩将封为箕水豹。出世虔诚悟道言,勤修苦行反离魂;移山倒海随吾意,斩将封为三水猿。箬冠道服性聪敏,炼就白气心无损;只因无福了长生,斩将封为轸水蚓。五行妙术体全殊,各就玄中自丈夫;悟道成仙无造化,斩将封为璧水崳。”

  元始曰:“此是截教门中,并无一人有根行之士,俱是无福修为,该受此劫数也, 为可悲。”又见皂盖 下出来四位道人,怎见得?有诗为证:

  “跨虎登山观鹤鹿,驱邪捉怪神鬼哭;只因无福了仙家,斩将封为女士蝠。顶上祥光五彩气,包含万象多伶俐;无分无缘成正果,斩将封为胃上雉。炼采阴阳有异方,五行攒簇配中黄;不归阐教归截教,斩将封为柳士獐。赤发红须情性恶,游尽三山并五岳;包罗万象枉徒劳,斩将封为氏土貉。”

  元始与老子同西方教主共言曰:“你看这些人,有仙之名,无仙之骨,那 做得修行悟道之品?”四位教主正谈论之间,只见旗门开处,又来了四位道人,怎见得?有诗为证:

  “修成大道真潇 ,妙法玄机有真假;不能成道却凡尘,斩将封为星日马。铁树开花怎能齐,阴阳行乐跨红霓;只因无福为仙侣,斩将封为昴日难。面加蓝靛多威武,赤发金睛恶如虎;唤风呼雨不寻常,斩将封为虚日鼠。三昧真火空中露,霞光前後生百步;万仙阵内逞英雄,斩将封为房日兔。”

  话说通天教主在阵中,调出第七对来,展一杆素白 , 下有四位道者,凶凶恶恶,凛凛赳赳,手提方楞锏出来。怎见得?有诗为证:

  “道术精奇盖世无,修真炼性握兵符;长生妙诀贪尘劫,斩将封为毕月乌。发似朱砂面似靛,浑身上下金光现:天机玄妙总休言,斩将封为危月燕。面加赤枣落腮胡,撒豆成兵盖世无;两足登云如掣电,斩将封为心月狐。腹内玄机修二六,炼就阴阳超凡俗,谁知五气末朝元,斩将封为张月鹿。”

  话说通天教主把九曜二十八宿调将出来,按定方位;只见四七二十八位道者,齐齐整整,左右盘旋,簇拥而出。但见了些飞霞红气,紫电清光,有多少着层层密密,凶凶顽顽,真个是杀气腾腾,愁云漠漠,好生利害。不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封神演义》


国学迷 欽定禮記義疏卷首_.djvu 欽定禮記義疏卷一~卷二_.djvu 欽定禮記義疏卷三_.djvu 欽定禮記義疏卷四~卷五_.djvu 欽定禮記義疏卷六~卷七_.djvu 欽定禮記義疏卷八_.djvu 欽定禮記義疏卷九_.djvu 欽定禮記義疏卷十_.djvu 欽定禮記義疏卷十一_.djvu 欽定禮記義疏卷十二~卷十三_.djvu 欽定禮記義疏卷十四~卷十五_.djvu 欽定禮記義疏卷十六_.djvu 欽定禮記義疏卷十七_.djvu 欽定禮記義疏卷十八_.djvu 欽定禮記義疏卷十九~卷二十_.djvu 欽定禮記義疏卷二十一~卷二十二_.djvu 欽定禮記義疏卷二十三~卷二十四_.djvu 欽定禮記義疏卷二十五_.djvu 欽定禮記義疏卷二十六~卷二十七_.djvu 欽定禮記義疏卷二十八~卷二十九_.djvu 欽定禮記義疏卷三十~卷三十一_.djvu 欽定禮記義疏卷三十二~卷三十三_.djvu 禮記析疑卷一~卷三_.djvu 禮記析疑卷四~卷七_.djvu 禮記析疑卷八~卷十三_.djvu 禮記析疑卷十四~卷十六_.djvu 禮記析疑卷十七~卷二十一_.djvu 禮記析疑卷二十二~卷二十六_.djvu 禮記析疑卷二十七~卷三十三_.djvu 禮記析疑卷三十四~卷四十八_.djvu 檀弓疑問卷一_.djvu 禮記訓義擇言卷一~卷二_.djvu 禮記訓義擇言卷三~卷六_.djvu 禮記訓義擇言卷七~卷八_.djvu 深衣考誤_.djvu 大戴禮記卷一~卷三_.djvu 大戴禮記卷四~卷七_.djvu 大戴禮記卷八~卷十三_.djvu 夏小記卷一~卷四_.djvu 三禮圖集注卷一~卷二_.djvu 三禮圖集注卷三~卷四_.djvu 三禮圖集注卷五~卷八_.djvu 三禮圖集注卷九~卷十一_.djvu 三禮圖集注卷十二~卷十四_.djvu 三禮圖集注卷十五~卷十七_.djvu 三禮圖集注卷十八~卷二十_.djvu 三禮圖卷一~卷二_.djvu 三禮圖卷三_.djvu 三禮圖卷四_.djvu 學禮質疑卷一~卷二_.djvu 讀禮志疑卷一~卷三_.djvu 讀禮志疑卷四~卷六_.djvu 郊社禘祫問_.djvu 參讀禮志疑捲上~卷下_.djvu 書儀卷一~卷五_.djvu 書儀卷六~卷十_.djvu 家禮卷一~卷四_.djvu 家禮卷五_.djvu 泰泉鄉禮卷一~卷三_.djvu 泰泉鄉禮卷四~卷七_.djvu 朱子禮纂卷一~卷三_.djvu 朱子禮纂卷四~卷五_.djvu 辨定祭禮通俗譜卷一~卷五_.djvu 春秋左傳註疏卷一_.djvu 春秋左傳註疏卷二_.djvu 春秋左傳註疏卷三~卷四_.djvu 春秋左傳註疏卷五~卷六_.djvu 春秋左傳註疏卷七~卷八_.djvu 春秋左傳註疏卷九~卷十_.djvu 春秋左傳註疏卷十一~卷十二_.djvu 春秋左傳註疏卷十三~卷十四_.djvu 春秋左傳註疏卷十五~卷十六_.djvu 春秋左傳註疏卷十七~卷十八_.djvu 春秋左傳註疏卷十九~卷二十_.djvu 春秋左傳註疏卷二十一~卷二十二_.djvu 春秋左傳註疏卷二十三~卷二十四_.djvu 春秋左傳註疏卷二十五~卷二十六_.djvu 春秋左傳註疏卷二十七~卷二十八_.djvu 春秋左傳註疏卷二十九_.djvu 春秋左傳註疏卷三十~三十一_.djvu 春秋左傳註疏卷三十二~三十三_.djvu 春秋左傳註疏卷三十四~三十五_.djvu 春秋左傳註疏卷三十六~三十七_.djvu 春秋左傳註疏卷三十八~三十九_.djvu 春秋左傳註疏卷四十~四十一_.djvu 春秋左傳註疏卷四十二~四十三_.djvu 春秋左傳註疏卷四十四~四十五_.djvu 春秋左傳註疏卷四十六~四十七_.djvu 春秋左傳註疏卷四十八~四十九_.djvu 春秋左傳註疏卷五十~五十一_.djvu 春秋左傳註疏卷五十二_.djvu 春秋左傳註疏卷五十三~卷五十四_.djvu 春秋左傳註疏卷五十五~卷五十六_.djvu 春秋左傳註疏卷五十七~卷五十八_.djvu 春秋左傳註疏卷五十九~卷六十_.djvu 春秋公羊註疏卷一_.djvu 春秋公羊註疏卷二~卷三_.djvu 春秋公羊註疏卷四~卷五_.djvu 春秋公羊註疏卷六~卷七_.djvu 春秋公羊註疏卷八~卷九_.djvu 春秋公羊註疏卷十~卷十一_.djvu 春秋公羊註疏卷十二~卷十三_.djvu 春秋公羊註疏卷十四~卷十五_.djvu 春秋公羊註疏卷十六~卷十七_.djvu 春秋公羊註疏卷十八~卷十九_.djvu 春秋公羊註疏卷二十~卷二十一_.djvu 春秋公羊註疏卷二十二~卷二十三_.djvu 春秋公羊註疏卷二十四~卷二十五_.djvu 春秋公羊註疏卷二十六~卷二十七_.djvu 春秋公羊註疏卷二十八_.djvu 春秋榖梁註疏卷一~卷二_.djvu 春秋榖梁註疏卷三~卷五_.djvu 春秋榖梁註疏卷六~卷七_.djvu 春秋榖梁註疏卷八~卷九_.djvu 春秋榖梁註疏卷十~卷十一_.djvu 春秋榖梁註疏卷十二~卷十三_.djvu 春秋榖梁註疏卷十四~卷十六_.djvu 春秋榖梁註疏卷十七~卷十八_.djvu 春秋榖梁註疏卷十九~卷二十春秋發墨守春秋箴膏盲起廢疾_.djvu 春秋釋例卷一~卷二_.djvu 鸣凤楼 鸣女床鸾 鸣琴牧 鸣蛙鼓吹 鸣弦弹 鸣一弦 冥山 铭功景钟 铭功燕然 铭佩绅 铭燕然 酩酊颓山 命驾千里 命面提耳 谬合玉树 谬钟相传 模棱 磨铁砚 末将 没人摘珠 沫呴 陌上花 陌上郎 陌上使君 陌头桑妇 莫从唐举 莫己若 莫邪干将 墨翟九守 墨翟之守 墨客 墨卿 墨守膏盲 墨守输攻 墨灶未黔 孔席不暧 墨灶寒 磨牛陈迹 磨牛迹陈 牵 牡丹亭 牡丹亭梦 木铎1 木铎2 木瓜 木禾 木奴桔 木阙不材 木桃章 木雁各有喜 木已拱 目光似电 目蒿 目牛全无 目逃 目听 沐猴不冠 苜蓿空盘 苜蓿阑干 苜蓿先生 牧羝人 牧羊有志 幕中画 慕巢由 纳隍蕉鹿 纳履 耐官心 南风舜弦 南宫 南郭吹竽 南郭滥齐竽 南郭滥竽充 南郭滥竽吹 南郭子纂 南箕揭舌 南极 南极老 南极老人星 南极寿星 南极仙翁 南柯曲 南面以听 南溟垂翼 南溟飞 南溟万里 南浦 南浦魂消 南阮家 南山 南山空灿 白石空烂 南山雨 南图回羽翮 南图铩翮 南阳近亲 南鱼北雁 南越思 南蔗倒啖 南枝巢 南枝怨 难收水 难折梅花 囊中断稿 囊锥见 挠酒契金屑 挠留犁酒 内热 能言鹦鹉 泥涂 泥中叹 拟絮 惄如 溺燃灰 睨鼎 鲇水上竹 鸟迹代绳 鸟纪之时 鸟尽弓藏 兔死狗烹 鸟散 鸟托一枝 鸟逐酒 啮臂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