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封神演义 >

第八十四 回子牙兵取临潼关

第八十四 回子牙兵取临潼关

  诗曰:

  幽魂幡下夜猿啼,壮士纷纷急鼓鼙。黑榜弥漫人魄散,妖气笼罩将星低。只知战胜歌刁斗,不识奸邪悔噬脐;屈死英雄遭血刃,至今城下草萋萋。

  话说通天教主率领众仙至阵前,老子曰:“今日与你定决雌雄。可怜万仙遭难,乃你反覆不定之罪。”通天教主怒曰:“你四人看我今番怎生作用!”遂催开奎牛,执剑砍来,老子笑曰:“料你今日作用也只如此,只你难免此厄也。”催开青牛,举起扁拐,急架忙迎,元始天尊对左右门人曰:“今日你等俱满此戒,须当齐人阵中,以会截教万仙,不得错过。”众门人听此言不觉欢笑,啊一声喊,齐杀入万仙阵中也。正是:

  万仙阵上施玄妙,都向其中了劫尘。

  文殊广法天尊骑青狮,普贤真人骑白象,慈航道人骑金毛□犼;三位大士各现出化身,冲将进去,灵宝大法师仗剑而来 太乙真人持宝锉进阵,惧留孙、黄龙真人、云中子、燃灯道人,齐往万仙阵来;後面又有姜子牙同哪吒等众门人亦大呼曰:“吾等今日破万仙阵,以见真伪也。”话未了时,只见陆压道人从空飞来,撞入万仙阵内,也来助战。看这场大战,正是万劫总归此地,神仙杀运方完。只见:

  老子坐青牛,往来跳跃;通天教主纵奎牛,猛勇来攻;三大士催开了青狮象□犼,金灵圣母使宝剑飞腾;灵宝大法师面如火热,武当圣母怒气冲空。太乙真人动了空中三昧,毗芦仙亦显神通;道德真君来完杀戒,云中子宝剑如虹。惧留孙把捆仙绳祭起,金箍仙用飞剑来攻;阵中玉声铮铮响,台下金钟朗朗鸣。四处起团团黑雾,八方长飒飒狂风;人人会三除五遁,个个烧倒海移峰。剑对剑红光灿灿,兵迎宝瑞气溶溶;平地下鸣雷震动,半空中霹雳交轰。这壁厢三教圣人行正道,那璧厢通天教主涉邪踪;这四位教主也功了嗔痴烦恼,那通天教主竟犯了反覆无终。正克邪始终还吉,邪逆正到底成凶;急嚷嚷天翻地覆,闹吵吵华岳山崩。姜子牙奉天征讨,众门人各要立功;杨戬刀犹如电闪雄,李靖戟一似飞龙。金吒纵脚步,木吒宝剑齐冲;韦护祭起降魔宝杵,哪吒登开风火轮,各自称雄。雷震子二翅半空施勇,杨任手持五火扇扇风;又来了四仙家,祭起那诛戮陷绝四宝剑,这般兵器难当其锋。咫尺间斩了二十八宿,顷刻时九曜俱空,通天教主精神灭半,金灵圣母日内喁喁,毗卢仙已无主意,武当圣母战战兢兢。一时间又来了西方教主,把乾坤袋举在空中;有缘的须当早进,无缘的任你纵横。霎时间云愁雾惨,一会儿地暗难穷;从今惊破通天胆,一事无成有愧容。

  话说老子与元始冲入万仙阵内,将通天教主裹住,金灵圣母被三大士围在当中。只见三大士面份蓝红白,或现三头六臂,或现八臂十头,或现五头八臂;浑身上下,俱有金灯自莲宝珠璎珞,华光护持。金灵圣母用玉如意招架三大士多时,不觉把顶上金冠落在尘埃,将头发散了;这圣母披发大战。正战之间,遇着燃灯道人,祭起定海珠,正中顶门。可怜,正是:

  封神正位为星首,北阙香湮万载存。

  燃灯将定海珠把金灵圣母打死,广成子祭起诛仙剑,赤精子祭起戳仙剑,道行天尊祭起陷仙剑,玉鼎真人祭起绝仙剑,数道黑气冲空,将万仙阵罩住,凡封神三上有名者,就如砍瓜切菜一般,但遭杀戳;子牙祭打神鞭,任意施为。万仙阵中,又被杨任用五人扇扇起烈火,千丈黑烟迷空,可怜万仙遭难,其实难堪。哪吒现三头八臂往来冲突,玉虚一千门人,如狮子摇头,狻猊舞势,只杀得山崩地塌。通天教主只见万仙受此屠戮,心中大怒,急呼曰:“长耳定光仙快取六魂 来!”定光仙因见接引道人白莲裹体,舍利现光;又见十二代弟子,玄都门人,俱有璎珞金灯,光华单体,知道他们出身清正,截教毕竟差讹。他将六魂收起,轻轻的走出万仙阵,迳往芦篷下隐匿。正是:

  根深原是西方客,躲在芦篷献宝 。

  话说通天教主大呼:“定光仙快取 来!”连教数声,连定光仙也不见了;通天教主已知他去了,大怒,无心恋战。又见万仙受此等狼狈,欲待上前,又有四位教主阻住;欲要退後,又恐教下门人笑话,只得勉强相持。又被老子打了一拐,通天教主着了急,祭起紫雷锤来打老子,老子笑曰:“此物怎能近我?”只见顶上现出玲珑宝塔,此锤焉能下来?通天教主正出神,不妨元始天尊又一如意,打中通天教主肩窝,几乎落下奎牛,通天教主大怒,奋勇争战。只见二十八宿星官已杀得看看殆尽,止邱引见势不好了,借土遁就走,被陆压看见,惟恐追不及,急纵至空中,将葫芦揭开,放出一道白光,中有一物飞出,陆压打了躬命:“宝贝转身!”可怜邱引头已落地,陆压收了宝贝,复至阵中助战。且说接引道人在万仙阵内,将乾坤袋打开,尽收那红气,三千之客,有缘往极乐之乡者,俱收了此袋内。准提同孔雀明王在阵中,现出二十四头,十八只手,执定璎珞伞盖,花贯鱼肠,金弓银戟,白钺幢,架持神杵,宝锉金瓶等物,来战通天教主。教主看见准提,顿起三昧真火,大骂曰:“好泼道!焉敢欺吾太甚?又来搅吾此阵也。”纵奎牛冲来,仗剑直取;准提将七宝妙树架开。正是:

  西方极乐无穷法,俱是莲花一化身。

  且说通天教主用剑砍来,准提将七宝妙树一刷,把通天教主手中剑打得粉碎,通天教主把奎牛一提,跳出阵去了;准提道人收了法身,老子与元始也不赶他,群仙共破了万仙阵,鸣动金钟,敌响玉磬,俱回芦篷上来。老子与元始看见定光仙问曰:“你是截教门人定光仙,为何躲在此处也?”定光仙拜伏在地曰:“师伯在上,弟子有罪,敢禀明师伯!吾师盖有六魂 ,欲害二位师伯,并西方教主、武王、子牙、使弟子执定听用,弟子因见帅伯道正理明,吾师未免偏听逆道,造此孽障;弟子不忍使用,故收匿藏身於此处。今师伯下问,弟子不得不以实告。”元始曰:“奇哉!你身居截教,心向正宗,自是有根器之人。”随命跟上芦篷。四位教主坐下,共论今日邪正方分,老子问定光仙曰:“你可取『六魂 』来。”定光仙将 呈上,西方教主曰:“此 可摘去周武、姜尚名讳,将 展开,以见我等根行如何。”准提随将六魂 摘去周武、姜尚名讳,命定光仙展布,定光仙依命,将 连展数展,只见四位教主顶上各现奇珍?元始现庆云,老子现塔,西方二位教主现舍利子,保护其身。定光仙见了,弃 倒身下拜言曰:“似此吾师妄动嗔念,陷无限生灵也!”西方教主曰:“吾有一偈,你且听着:

  『极乐之乡客,西方妙术神;莲花为父母,九品立吾身。池边分八德,常临七宝园;波罗花开後,偏地长金珍。谈讲三乘法,舍利腹中存;有缘生此地,久後幸沙门。』”

  西方教主曰:“定光仙与吾教有缘。”元始曰:“他今日至此,也是弃邪归正念头,理当皈依道兄。”定光仙随拜了接引、准提二位教主,子牙在篷下与哪吒等曰:“今日万仙阵中,许多道者遭殃,无辜受戮,其实决心。”门人之内,个个欢喜不表。且说通天教主被四位教主破了万仙阵,内中有成神者,有归西方教主者,有逃去者,有无辜受戮者,彼时武当圣母见阵势难支,先自去了,申公豹也走了,毗卢仙已归西方教主,後成为毗卢佛,此是千年後才见佛光。当日通天教主领着二三百名散仙,走在一座山下少憩片时,自思:“定光仙可恨将六魂 盗去,使吾大功不能成;今番失利,再有何颜掌碧游宫大教?左右是一不做工不休,如今回宫再立地水火风,换过世界罢。”左右众仙俱各赞襄,通天教主见左右四个切己门徒俱丧,切齿深恨,不若往紫霄宫,见吾师先禀过了他,然後再行此事,正与众散仙商议,忽见正南上祥云万道,瑞气千条,异香袭袭,见一道者手执竹枝而来。作偈曰:

  “高卧九重云,蒲团了道真;天地玄黄外,吾当掌教尊。盘古生太极,两仪四象循;一道传三友,二教阐截分。玄门都领袖,一气化鸿钧。”

  话说鸿钧道人来至,通天教主知是师尊来了,慌忙上前迎接,倒身下拜曰:“弟子愿老师圣寿无疆!不知老师驾临,未曾远接,望乞恕罪!”鸿钧道人曰:“你为何设此一阵,涂炭无限生灵,这是何说?”通天教主曰:“启老师!二位师兄欺灭吾教,纵门人毁骂弟子,又弃截杀弟子门下,全不念同堂手足,一味欺凌;分明是欺老师一般,望老师慈悲。”鸿钧道人曰:“你这等欺心,分明是你自已作孽,致生杀伐,该这些生灵遭此劫运,你不自责,倘云责人,情殊可恨!当日三教共签封神榜,你何得尽忘之也?名利乃凡夫俗子之所争,嗔怒乃儿女子之所事,纵是未斩三尸之位,天赴蟠桃之客也。要脱此苦恼,岂意你二人乃是混元大罗金仙,历万劫不磨之体,为三教元首,乃因小事,生此嗔痴,作此罪孽。他二人原无此意,都是你作此过恶,他不得不应耳。虽是劫数使然,也都是你约束不严,你的门徒生事,你的不是多;我若不来,彼此报复何日是了?我特来大发慈悲,与你等解释冤愆,各掌教宗,毋得生事。”遂吩咐左右散仙:“你等各归洞府,自养天真,以俟超脱。”众仙叩头而散。鸿钧道人命通天教主,先至芦篷通报。通天教主不敢有违师命,只得先至芦篷下来,心中自思:如何好见他,他不得已腼面而行。话说韦护同哪吒等,俱在芦篷下议论万仙阵中那些光景,忽见通天教主先行,後面跟着一个老道人扶杖而行,只见祥云缭绕,瑞气盘旋,冉冉而来,将至篷下,众门人与哪吒等,各各惊疑未定;只见通天教主将近篷下大呼曰:“哪吒!可报与老子、元始快来接老师圣驾!”哪吒忙上篷来报。话说老子在篷上,与西方教主正讲众弟子劫数之厄,今已圆满,猛抬头,见祥光瑞雾腾跃而来,老子已知老师来至,忙起身谓元始曰:“师尊来至!”急率众弟子下篷,只见哪吒来报:“通天教主跟一老道人而来;呼老爷接驾,不知何故。”老子曰:“吾已知之,此是我等老师,想是来此与我等解释冤愆耳。”乃相奉下篷迎接,在道傍俯伏曰:“不知老师大驾下临,弟子有失远接,望乞恕罪。”鸿钧道人曰:“只因十二代弟子运逢杀劫,致你两教三商,吾今特来与休解释愆尤,各安宗教,毋得自相背逆。”老子与元始声诺曰:“愿闻师命。”便至篷上与西方教主相见,鸿钧道人称赞:“西方极乐世界,真是福地。”西方教主应曰:“不敢。”教主请鸿钧道人拜见,鸿钧曰:“吾与道友无有拘束,这三个是吾门下,当得如此。”接引道人与准提道人打稽首坐下。後面就是老子、元始过来拜见毕,又是十二代弟子并众门人俱来拜见毕,俱分两边侍立。通天教主也一傍站立,鸿钧道人曰:“你三个过来。”老子、元始、通天,三人走近前面,道人问曰:“当时周家只因国运将兴,商数当尽。神仙逢此杀运,故命你三个共立封神榜,以观众仙根行深浅,或仙或神,各成其器。不意通天教主轻信门徒、致生事端,虽是劫数难逃,终是你不守清净,自背盟言,不能善为众仙解脱,以致俱遭屠戮,罪诚在你。非是我为师的有偏向,这是公论。”接引与准提齐曰:“老师之言不差。”鸿钧曰:“今日我与你讲明,从此解释,大徒弟,你须让过他罢,俱各归山阙,毋得戕害生灵。况众弟子厄满,姜尚大功垂成,再毋多言,从此各修宗教。”鸿钧吩咐:“三人过来跪下。”三位教主齐至面前双膝跪下,道人袖内取出一个葫芦,倒出三粒丹来,每一位赐他一粒:“你们吞入腹中,吾自有话说。”三位教主俱谨依师命,各吞一粒。鸿钧道人曰:“此丹非是却病长生之物,你听我道来:

  『此丹炼就有玄功,因你三人各自攻;若是先将念头改,腹中丹发即时薨。』”

  鸿钧道人作罢诗,三位教主叩头拜谢老师慈悲。鸿钧道人起身作辞,命通天三弟子,你随吾去。通天教主不敢违命,只见接引道人与准提俱起身,同老子、元始,率众门人齐送至篷下。鸿钧别过西方教主,老子、元始与众门人等又拜伏道傍,俟鸿钧发驾,鸿钧吩咐:“你等去罢。”众人起立拱候,只见鸿钧与通天教主,冉冉驾祥云而去。西方教主也作辞回西方去了。老子、元始与子牙曰:“今日来我等与十二代弟子将回洞府,候你封过神,重新再修身命,方是真仙。”正是:

  重修顶上三花现,返本还原又是仙。

  老子与元始众仙下得芦篷,姜子牙伏於道傍,拜求掌教师尊曰:“弟子姜尚蒙师曾指示,得进於此地,不知後会诸侯一事如何?”老子曰:“我有一诗,你谨记有验。诗曰:

  『险处又逢险处过,前程不必问如何;诸侯八百看齐会,安得相逢诉旧缘。』”

  老子道罢,与元始各回玉京去了。广成子与十二代仙人俱来作别曰:“子牙!我等与你此一别,再不能会面也。”子牙心下甚是不忍分离,在篷下恋恋不舍,子牙作诗以送之。诗曰:

  “东进临潼会众仙,依依回首甚相怜;从今别後何言会,安得相逢诉旧缘。”

  话说群仙作别而去,惟有陆压握子牙之手曰:“我等此去,会面已难,前途虽有凶险之处,俱有解释之人;只还有几件难处之事,非此宝不可,我将此葫芦之宝送你,以为後用。”子牙感谢不已,陆压遂将飞刀付与,也是作别而去。话分两头,单表元始驾回玉虚,申公豹只因破了万仙阵,希图逃窜他山,岂知他恶贯满盈,跨虎而遁,只见白鹤童子,看见申公豹在前面似飞云掣电一般奔走,白鹤童子忙启元始天尊曰:“前面是申公豹逃窜。”元始曰:“他曾发一誓,命黄巾力士:将我的三宝玉如意,把他拿在麒麟崖伺候。”童子接了如意,递与力士;力士赶上前大呼曰:“申公豹不要走!奉天尊法旨,拿你去麒鳞崖伺候。”祭起如意平空把申公豹拿了,往麒麟崖来。且说元始天尊驾至崖前,落下九龙沉香辇。只见黄巾力士将申公豹拿来,放在天尊面前。元始曰:“你曾发下誓盟,去塞北海眼,今日你也无词。”申公豹低首无话,元始命:“黄巾力士,将我的蒲团卷起他来,拿去塞了北海眼。”力士领命,将申公豹塞在北海眼 ,有诗为证:

  “堪笑阐教申公豹,要保成汤灭武王;今日谁知身塞海,不知红日几沧桑。”

  话说黄巾力士将申公豹塞了北海,回元始法旨不表。且说子牙领众门徒回潼关来见武王,武王曰:“相父今日回来,兵士俱齐,可速进兵,早会诸侯,孤之幸也。”子牙传令起兵往临潼关来,只八十里,早已来至关下,安下行营。且说临潼关守将欧阳淳闻报,与副将卞金龙、桂天禄、公孙铎共议曰:“今姜尚兵来,止得一关焉能阻当周兵?”众将言曰:“主将明日与周兵见一阵,如胜,则以胜而退周兵,如不胜,然後坚守,修表往朝歌去告急,俟援兵协守,此为上策。”欧阳淳曰:“将军之言是也。”次日,子牙升帐传下令去:“谁去取临潼关走一遭?”傍有黄飞虎曰:“末将愿往。”子牙许之。飞虎领本部人马,一声炮响,至关下搦战,报马报入帅府:“启主帅!有周将搦战。”欧阳淳曰:“谁去走一遭?”只见先行官卞金龙领命出关,来见黄飞虎大呼曰:“来将何名?”飞虎曰:“吾乃武成王黄飞虎是也。”卞金龙大骂:“反贼!不思报国,反助叛逆,吾乃临潼开先行卞金龙是也。”黄飞虎大怒,纵马摇枪,飞来直取;卞金龙手中斧急架忙迎,牛马相交,斧枪并毕,战未及三十回  ,黄飞虎卖个破绽,吼一声将卞金龙刺下马来,枭了首级,掌鼓回营。来见姜元帅。子牙大喜,上了黄将军功绩不表。且说报马报入帅府,欧阳淳大惊,只见卞金龙家将报入本府,卞金龙妻子胥氏闻说,放声大哭;惊动後园长子卞吉,卞吉问左右:“太太为何啼哭?”左右把先行阵亡事说了一遍,卞吉怒发冲冠,遂换了披挂,来见母亲曰:“母亲不须啼哭,俟儿为父报仇。”胥氏只是啼哭,也不管卞吉的事,卞吉上马至帅府,左右报入殿庭:“启元帅!卞先行长子听令。”欧阳淳命令来,卞吉上殿行礼毕,含泪启曰:“末将父死何人之手?”欧阳淳曰:“尊翁不幸,被黄飞虎反贼枪挑下马,丧了性命。”卞吉曰:“今日天晚,明日食仇人为父泄恨。”卞吉回至家中,令家将扛抬一个红柜,遂令军出关,卞吉领军士至关外,竖立一根大杵,将红柜打开,提出一根 挂将起来,悬於空中,有四五丈高,好利害 。怎见得?有诗为证:

  “万骨攒成世罕知,开天辟地最为奇;周王不是多洪福,百万雄师此处危。”

  话说当日卞吉将 杵竖起,一马迳至周营辕门前搦战,哨马报人中军:“启元帅!关内有将请战。”子牙问:“谁人出马?”只见南宫 领命出营,见一员小将生的面貌凶恶,手持方天画戟大呼曰:“来者何人?”南宫 笑曰:“似你这等黄口孺子,定然不认得我。我是西岐大将南宫 。”卞吉曰:“且饶你一死,回去只叫黄飞虎出来。他杀我父,我与他有不共戴天之仇,我不拿你这将生替死之辈。”南宫 听罢大怒,纵马舞刀,直取卞吉。卞吉手中戟急架忙迎,二马相交,刀戟并举,二将大战,正是棋逢对手,将遇作家。卞吉与南宫战有二三十合,卞吉拨马便走;南宫 从後赶来,卞吉先往下过去,南宫 不知详细,也往下来,只见马到 前,早已连人带马跌倒。南宫 不省人事,被左右守 军士,将南宫 绳才索绑,拿出 来。南宫 方睁开二目,乃知堕入他左道之术。卞吉进关来见欧阳淳,把拿了南宫的话,说了一遍。欧阳淳命左右推来至殿前,南宫 站立不跪,欧阳淳骂曰:“反国逆贼!今已被擒,倘敢抗礼?”命:“速斩首号令!”傍有公孙铎曰:“主将在上,目今奸奸当道,言我等守关将士,俱是假言征战,冒破钱粮,贿买功绩,凡有边报,一概不准,倘将赍本人役斩了。依末将愚见,不若将南宫 监候,俟捉获渠魁,解往朝歌,以塞奸佞之口,庶知边关非冒破之名。不知主将意下若何?”欧阳淳曰:“将军之言正合吾意。”遂将南宫送在监中不表。且说子牙闻报南宫 被擒,心中大惊,闷坐军中。次日卞吉又来搦战,坐名要黄飞虎。飞虎带黄明、周纪出营来见,卞吉飞马过来大呼曰:“来将何人?”黄飞虎曰:“吾乃武成王黄飞虎是也。”卞吉闻言大怒骂曰:“反国逆贼!擅杀我父,不共戴天之仇!今日拿你碎尸万段,以泄吾恨。”展戟来刺,黄飞虎急拨枪来迎,战有三十回  合,卞吉诈败,竟往 下去了。黄飞虎不知,也赶至 下,亦如南宫 一样被擒。黄明大怒,摇斧赶来欲救黄飞虎,不知至 下也跌翻在地,也被擒了。卞吉连擒二将,进关来报功,急欲将黄飞虎斩首,以报父仇。欧阳淳曰:“小将军!虽要报父之仇,理宜斩首。只他是起祸渠魁,正当献上朝廷正法,一则以泄尊翁之恨,一则以显小将军之功,恩怨两伸,岂不为美?且将他监侯。”卞吉不得已,只得含泪而退。且说周纪见黄明又失利,不敢向前,只得败进营来见子牙,子牙闻黄飞虎被擒大惊,问周纪曰:“他如何擒去?”周纪曰:“他於关外立有一 ,俱是人骨头穿成,高有数丈,他允自败走,竟从 下过去。若是赶他的,亦从 下便连人带马倒了。黄明去救武成王,也被擒去。”子牙大惊,此又是左道之术;待吾明日亲自临阵、便知端的。次日,子牙与众门人俱出营来,看见此 悬於空中,有千条黑气,万道寒烟。哪吒等仔细定睛看那白骨上,俱有朱砂符印,将子牙曰:“师叔!可曾见上面符印麽?”子牙曰:“吾已见了。此正是左道之术,你等今後交战,只不往他 下过便了。”只见报马报入关内,欧阳淳也亲自出关来会子牙,欧阳淳不往 下过,往旁边走来“子牙看见欧阳淳转将出来,对门人曰:“你看主将也不从此过。”众将点头会意,子牙迎上前来问曰:“来将莫非守关主将麽?”欧阳淳曰:“然也。”子牙曰:“将军何不知天命耶?五关止此一城,倘敢抗拒天兵哉?”欧阳淳大怒,回顾卞吉曰:“与吾擒此叛逆。”卞吉催开马,摇手中戟飞奔过来,旁有雷震子大呼曰:“贼将慢来,有我在此!”展开两翅,举棍打来,卞吉见雷震子凶悍,知是异人,未及回合,就往 下败走。雷震子自忖此 既是妖术,不若先打碎此 ,再杀卞吉未迟。雷震子把二翅飞起,望 上一棍打来;不知此 周园有一股妖气迷住,撞着他就是昏迷。雷震子一棍打来,竟被妖气撞着,便翻下地来,不省人事。两边守 家将,把雷震子捆绑起来。这壁厢韦护大怒,急祭起降魔杵来打此 ,此杵虽能压镇邪魔外道之人,不知打不得此 ,只见那杵竟落 下。正是:

  休言韦护降魔杵,怎敌幽魂白骨 。

  话说韦护见此杵竟落於 下,不觉大惊,众门人俱面面相觑。只见卞吉复至军前大呼曰:“姜尚!可早早下马归降,免你一死!”哪吒听得大怒,登开风火轮,现出三头八臂大喝曰:“匹夫慢来!”摇火尖枪飞来直取,卞吉见哪吒如此形状,先自吃了一惊,未及数合,被哪吒一乾坤圈,把卞吉几乎打下马来,回身败进关去了。子牙後有李靖,催马摇戟来战欧阳淳,旁有桂天禄舞手中刀,抵住了李靖,未及数合,被李靖一戟刺於马下。欧阳淳大怒,摇手中斧来战李靖,子牙命左右擂鼓助战,只见阵後冲出辛甲、辛免、四贤毛公遂、周公旦、召公 ,无数周将,把欧阳淳围在当中,又有周纪,龙环,吴谦,三将也来助战,把欧阳淳杀得只有招架之功,更无还兵之力。不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封神演义》


国学迷 美國歷屆總統小傳_新華出版社.djvu 最後的遺言美國黑手黨首領盧西亞諾的一生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忠於信仰一位美國總統的回憶錄_新華出版社.djvu 吉米卡特在白宮上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吉米卡特在白宮下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傑斐遜傳_美國駐華大使館新聞文化處.djvu 喬治布什自傳_世界知識出版社北京.djvu 喬治布什自傳展望未來_國際文化出版公司.djvu 伍德羅威爾遜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約翰裡德革命的見證人_人民出版社.djvu 羅斯福外傳_江西人民出版社南昌.djvu 羅斯福一家_新華出版社.djvu 羅斯福_浙江人民出版社杭州.djvu 羅斯福正傳_新華出版社.djvu 從好萊塢到白宮美國新總統裡根_時事出版社北京.djvu 從明星到總統羅納德裡根_世界知識出版社北京.djvu 裡根_浙江人民出版社杭州.djvu 自由之夢小馬丁路德金的奮鬥_新華出版社.djvu 喬治布什自傳注視未來_湖北人民出版社.djvu 露絲肯尼迪夫人自傳_金林文化事業有限公司台北.djvu 杜魯克開創企業社會的人_美國駐華大使館新聞文化處.djvu 洛克菲勒王朝_上海譯文出版社上海.djvu 胡亞雷斯傳_商務印書館北京.djvu 博利瓦爾一個大陸和一種前途_商務印書館北京.djvu 庇隆傳_天津人民出版社天津.djvu 球王馬拉多納_中國國際廣播出版社北京.djvu 南美安第斯山的騎士聖馬丁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於豪亮學術文存_中華書局北京.djvu 裴文中史前考古學論文集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考古學文化論集二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考古學集刊4_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北京.djvu 考古工作手冊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考古類型學的理論與實踐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古城蹤跡探奇_上海外語教育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文明的起源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科技考古論叢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撫今憶往話國寶故宮五十年_香港裡仁書局.djvu 中華文物播遷記_台灣商務印書館台北.djvu 考古學概論_湖南教育出版社長沙.djvu 中國金石學_明文書局股份有限公司台北.djvu 八瓊室金石補正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馮漢驥考古學論文集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蘇秉琦考古學論述選集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考古學年鑒1984年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考古學年鑒1985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考古學年鑒1986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考古學年鑒1987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考古詞彙_外文出版社北京.djvu 文物史話_山西人民出版社太原.djvu 1983年全國敦煌學術討論會文集石窟藝術篇下_甘肅人民出版社蘭州.djvu 1983年全國敦煌學術討論會文集石窟藝術篇下_郭煌文物研究所甘肅人民出版社蘭州.djvu 1983年全國敦煌學術討論會文集文史遺書編下_甘肅人民出版社蘭州.djvu 1983年全國敦煌學術討論會文集文史遺書編下_郭煌文物研究所甘肅人民出版社蘭州.djvu 古董辨疑_中國書店.djvu 新中國的考古發現和研究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夜郎故地上的探索_貴州人民出版社貴陽.djvu 賈蘭坡舊石器時代考古論文選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新石器時代論集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東北地區和新石器時代考古論集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稿城台西商代遺址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東周與秦代文明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漢代考古學概說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先秦兩漢考古學論集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周口店發掘記_天津科學技術出版社天津.djvu 津門考古_天津人民出版社天津.djvu 寶雞北首嶺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秦始皇陵兵馬俑坑一號坑發掘報告1974-1984年上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秦始皇陵兵馬俑抗一號坑發掘報告1974-1984下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新疆考古發掘報告1957-1958年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崧澤新石器時代遺址發掘報告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山東古國考_齊魯書社.djvu 殷墟發掘報告1958-1961年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國寶_商務印書館香港分館香港.djvu 湖南省博物館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河南省博物館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清代宮廷生活_商務印書館香港分館香港.djvu 南京博物院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上海博物館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陝西省博物館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遼寧省博物館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天津市藝術博物館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歷史博物館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浙江文物簡志_浙江人民出版社杭州.djvu 漢英商業文物詞彙_中國旅遊出版社北京.djvu 舊都文物略_書目文獻出版社北京.djvu 全國出土文物珍品選1976-1984年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浙江文物_浙江人民出版社杭州.djvu 上海古代歷史文物圖錄_上海教育出版社上海.djvu 西夏文物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困學集_中華書局北京.djvu 西夏文物研究_寧夏人民出版社銀川.djvu 中國古代勞動人民創物誌_華中工學院出版社武昌.djvu 古玩指南_北京市中國書店.djvu 中國古代銅鏡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紫禁城帝后生活1644-1911_中國旅遊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透光古銅鏡的奧秘_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安徽文房四寶_安徽科學技術出版社合肥.djvu 清代名墨談叢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筆墨紙硯圖錄_上海教育出版社上海.djvu 銅鼓史話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古代銅鼓學術討論會論文集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鐵雲藏貨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國近代鑄幣匯考_上海書店上海.djvu 歷代古錢圖說_上海書店上海.djvu 泉貨匯考_中國書店.djvu 古幣文編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太平天國錢幣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古錢的鑒定和保養_上海翻譯出版公司上海.djvu 古錢新探_齊魯書社.djvu 錢錄_天津市古籍書店.djvu 泉幣_上海書店上海.djvu 中國歷代貨幣公元前十六世紀-公元二十世紀_新華出版社.djvu 古錢百詠_天津古籍出版社天津.djvu 古錢大辭典下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古錢大辭典下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國古代度量衡圖集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古兵器論叢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古代兵器圖冊_書目文獻出版社北京.djvu 陶瓷之路東西文明接觸點的探索_天津人民出版社天津.djvu 陶瓷之路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虞渊 虞仲翔 与妇计 与可笔 与子所宜 羽人丘 雨淹中庭麦 雨云情 雨云衣 禹穴 庾公风流 庚公闲 庾郎 庾亮月 庾楼清赏 庾信乡思 玉版禅师 玉版征书 玉不琢 不成器 玉蟾 玉车人 玉川 玉川奴 玉川子 玉轪云旗 玉儿 玉儿娇睡觉 玉关寄书 玉棺来九天 玉棺上天 玉棺仙令 玉环 玉璜 玉几 玉郎 玉奴 玉奴不负东昏 玉奴羞 玉人1 玉人2 玉人降谪 玉搔头 玉山1 玉山2 玉山不倒 玉山低趄 玉山高耸 玉山桂 玉山将倒 玉山洗颓 玉烧三日 玉树1 玉树2 玉树尘 玉树高 玉树歌 玉树兰 玉树埋 玉树庭前 玉树斜 玉树枝 玉笋门生 玉玺归新室 玉匣 玉匣剑 玉仙台 玉箫逢韦郎 玉箫声杳 玉箫遇韦皋 玉藻 玉诏 玉折兰摧 玉烛 驭风襟 驭风客 驭风术 驭风仙 育麟 狱急不见 浴蚕 欲加之罪 何患无辞 寓言 喻马为牛 遇洪乔 御风君 御沟诗片 御李膺 御李膺车 誉嘉树 愈疾枚叔 鹬蚌持 渔人候 鹬蚌相持 渔人得利 鹬蚌相持 渔人获利 鹬蚌相持 渔人窃笑 鹬蚌相争 渔人得利 鹬蚌相争 坐收渔翁之利 冤霜零 冤霜六月零 冤霜夏零 鸳被 鸳衾 渊明 渊潜 鹓鹭 鹓鹭相随 鹓鸾 鹓行 元方 元规爱月 元黄 元恺 元淑命不达 元旋 元子 员舆 园公 园客意 原门 原生耻 原宪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