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诗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封神演义 >

第八十回 杨任大破瘟癀阵

第八十回 杨任大破瘟癀阵

  诗曰:

  瘟癀伞盖属邪巫,疫疠阎浮尽若屠;列阵凶顽非易破,着人狂燥岂能苏。须臾偏染家家尽,顷刻传尸户户殂;只为了牙灾未满,穿云关下受崎岖。

  话说哪吒上了风火轮,前来关下搦战,大呼曰:“左右的传与你主将,叫龙安吉出来见我。”徐芳闻报令:“龙安吉出阵。”龙安吉领命,出得关来,见哪吒在风火轮上,心下暗思:此人乃是道术之士,不如先祭此宝,易於成功。龙安吉至军前问曰:“来者可是哪吒麽?”道罢,哪吒未及答应,就是一枪,哪吒的枪赴面相迎,轮马交还只一合,龙安吉就祭四肢酥,丢在空中,大叫哪吒看我宝贝,哪吒抬头看时,只见阴阳扣就如太极环一般,有叮当之声,龙安吉不知哪吒是莲花化身,原无魂魄,焉能落下轮来。忽然此圈落在地下,哪吒见圈落下,不知其故,龙安吉大惊。正是:

  鞍鞒慌坏龙安吉,岂意哪吒法宝来。

  话说哪吒又现出三头八臂,祭起乾坤圈大呼曰:“你的圈不如我的,也还你一圈。”龙安吉躲不及,正中顶门,打下马来,哪吒复加上一枪,结果了性命。哪吒枭了首级,进营来见子牙;取了龙安吉首级,子牙大喜。且说报马报知徐芳。徐芳大惊,只见左右无将,朝廷又不点官来协守,止得方义真一人而已,如之奈何?忙修本遣官赍赴朝歌不表。忽见左右来报:“府前有一道人要见老爷。”徐芳忙传令:“请来。”少时见一道人三只眼,面如蓝靛,赤发獠牙,迳进府来,徐芳降阶迎接,请上殿,与道人打稽首。徐芳尊道人上坐,徐芳问曰:“老师是那座名山,何处洞府?”道人曰:“贫道乃九龙岛炼气士,姓吕名岳:吾与姜尚有不世之仇,今特来至此,借将军之兵,以覆昔日之恨。”徐芳大喜,成汤洪福齐天,又有高人来助,治酒相待,一宿晚景不提。却说次日,吕岳出关至营前,请子牙答话。报马报入中军:“启元帅!有一道人请元帅答话。”子牙不知是吕岳,吩附点炮出营,来至营前,看见对阵内乃是吕岳,不觉大笑。岂意子牙两边众门人一见吕岳,人人切齿,个个咬牙。子牙曰:“吕道友你不知进退,尚不愧颜,当日既得逃生而去,今日又为何复投死地也?”吕岳曰:“我今日来时,也不知谁死谁活?”只见雷震子大吼一声骂曰:“不知死的匹夫!吾来了!”展开两翅,飞在空中,好黄金棍夹头打来,吕岳手中剑急架忙迎,金吒步行用双剑劈头砍来;木吒厉声大骂:“泼道不要走,也吃我一剑!”李靖、韦让、哪吒众门人,一齐拥上前来,将吕岳围在垓心。怎见得?有诗为证:

  “杀气迷空透九重,一干神圣逞英雄;这场大战惊大地,海沸江翻势更凶。”

  话说众门人围住了吕岳,吕岳现出三头六臂,祭起列瘟印,把雷震子打得下来,众门人齐动手救回。子牙把打神鞭祭超空中,正中吕岳後背。打得三昧火迸出,败回穿云关来。吕岳进关,徐芳接住安慰曰:“老师今日会战,其实利害?”吕岳曰:“今日出去早了,等吾一道友来,再出去,便可成功。”话说子牙进营见雷震子着伤,心下又有些不悦:且自不题。只见吕岳在关上一连住了几日,不一日来了一位道友,至府前对军政官曰:“你与主将说:『有一道人求见。』”军政官报入,吕岳曰:“请来。”少时一道人进府,与吕岳打了稽首,与徐芳行礼坐下。徐芳问吕岳曰:“此位老师高姓大名?”吕岳曰:“此是吾弟陈庚,今日特来助你共破子牙,并擒武王””徐芳称谢不尽,忙治酒款待。吕岳问陈庚曰:“贤弟前日所炼的那件宝贝可曾完否?”陈庚答曰:“为等此宝完了:方才赶来,所以来迟。明日可以会姜尚矣。”正是:

  炼就奇珍行大恶,谁知海内有高明。

  一宿晚景无词,只至次日,吕岳命徐芳选三千人马,出关来会子牙,徐芳亲自掠阵不表。且说子牙升帐与众门人曰:“今日吕岳又来阻吾之师,你们各要仔细。”正议间,左右报:“杨戬辕门等令。”子牙传令:“令来。”杨戬来至帐前行礼毕,曰:“奉命催粮无误。”子牙曰:“如今吕岳又来阻住穿云关。”杨戬曰:“吕岳乃是失机之士,何敢又阻行旌?”话犹未了,只见军政官来报:“吕岳会战。”子牙忙传令出营,率领众将与诸门人随子牙至阵前。吕岳曰:“姜子牙吾与你有势不两立之仇,若论两教作为,莫非如此;且你系元始门下道德之士,吾有一阵摆与你看,你如认得,吾便保周伐纣。若认不得,我与你立见高低。”子牙曰:“道友你何不守清规,往往要作此孽障,甚非道者所为。你既摆阵,请摆来我看。”吕岳同陈庚进阵,有半个时辰摆成一阵,复至军前大呼曰:“姜子牙请看我阵。”子牙同哪吒、杨戬、韦护、李靖上前来,杨戬曰:“吕道长!吾等看阵,不可发暗器伤人。”吕岳曰:“尔乃小辈之言,我用堂堂之阵,正正之旗,岂有用暗器伤你之理?”子牙同众人往前後看了一遍,浑然一阵,又无字迹,如何认得?子牙心中焦燥,此必是不可攻伐之阵,又是左道之术。子牙忽然想起元始四偈,界牌关下遇诛仙,穿云关底受瘟癀,此莫非是『瘟癀阵?』乃对杨戬曰:“此正应吾师元始之言,莫非是『瘟癀阵』麽?”杨戬曰:“待弟子对他说。”二人商议停留,同至阵前,吕岳曰:“子牙公识此阵否?”杨戬答曰:“吕道长!此乃小术耳,何足为奇?”吕岳曰:“此阵何名?”杨戬笑曰:“此乃『瘟癀阵』,你还不曾摆全,俟摆全了,吾再来破你的。”吕岳闻杨戬之言,如石投大海,半响无言。正是:

  炉中玄妙全无用,一片雄心付水流。

  话说杨戬言罢,同众人回营,子牙升帐坐下,众门人齐赞杨戬利齿伶牙。子牙曰:“虽然一时回答他好看,终不知此阵中玄妙,如何可破?”哪吒曰:“且答应他一时再作道理。况且十绝恶阵与诛仙阵这样大阵,俱也破了,何况此小小阵图,不足为虑。”子牙曰:“虽然如此,不可不慎。吉人云:『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岂可因阵小而忽略。”众门人齐曰:『元帅之言甚善。”正议间左右来报:“终南山云中子来见。”众门人曰:“武王洪福齐天,自有高人来济此阵之急也。”子牙忙迎出辕门,接住云中子,二人携手行至帐中坐下。子牙曰:“道兄此来,必为姜尚遇此『瘟癀阵”也。”云中子笑曰:“特为此阵而来。”子牙欠身谢曰:“姜尚屡遭大难,每劳列位道兄动履,尚何以消受?因请教此阵中有何秘术,当用何人可破?”云中子曰:“此阵不用别人,乃是子牙公百日之灾,只至灾满,自有一人来破,吾与你代掌帅印,调督军事,其馀不足为虑。”子牙曰:“但得道兄如此,姜尚便一死又何足惜?况未必然乎。”子牙欣然,就将剑印付与云中子掌管。只见左右传与武王,武王闻知云中子说子牙有百日之灾,忙至中军,左右来报,云中子与子牙迎接上帐,行礼坐下。武王曰:“闻相父破阵,孤心不安,往往争持,致多苦恼。孤想不若回军,各安疆界,以乐民生,何必如此?”云中子曰:“贤王不知,上天垂象,天运循环,气数如此,岂是人为?纵欲逃之不能,贤王放心。”武王默然无语。且不言云中子与子牙商议破敌:且说吕岳进关,同陈庚将二十一把瘟癀伞,安放在阵内,按九宫八卦方位,摆列停当;中立一土台,安置用度符印,好打点擒拿周将,正与陈庚在阵内调度,见左右来报:“有一道人要见吕老爷。”吕岳曰:“是谁?与我请来。”少时那道人飘然而至,吕岳一见李平来至,忙迎至笑曰:“道兄此来,必是来助我一臂之力,以灭周武、姜尚也。”李平曰:“不然,我特来劝你。我在中途闻你摆瘟癀阵,以阻周兵。故此特地前来相劝道兄。今纣王无道,罪恶贯盈,天下共叛,此天之所以灭商伐汤也。武王乃当世有道之君,上配尧舜,下合人心,是应运而兴之君,非莫泽乘轩之辈。况凤鸣岐山,王气已锺久矣。道兄安得以一人扭转天命哉?子牙奉天征讨,伐罪吊民,会诸侯於孟津,正应灭纣於甲子,难道我李平反为武王,不为截教,来逆道兄之意?只为气数难回。道兄若依我劝,可撤去此阵,但凭武王与子牙征伐取关,我们原系方外闲人,逍遥自在,无束无拘,又何名强利锁之不能解脱耶?”吕岳笑曰:“李兄差矣!我来诛逆讨叛,正是应天顺人,你为何自己受惑,反说我所为非也。你看我擒姜尚、武王,令他片甲不回?”李平曰:“不然,姜尚有七死三灾之厄,他也过了,遇过多少毒恶之人,十绝,诛仙恶阵。他也经过,也非容易至此。古云:『前车已覆,後车当鉴。』道兄何苦执迷加此?”李平五次三番劝不醒吕岳。正是:

  三部正神天数尽,李平到此也难逃。

  话说吕岳不听李平之劝,差官下书,知会姜尚来破此阵;使命赍战书至子牙行营。来至辕门,左右报入中军,子牙命:“令来。”使人至中军朝上见体毕,呈上战书,子牙拆开展玩。书曰:

  “九龙岛炼气士吕岳,致书於西岐元帅姜子牙麾下:窃闻物极必反,逆天必罚;尔西岐不守臣节,以臣伐君,以下凌上,有干纲常,得罪天地。况且以党恶之众,屡抗敌於天兵;仗阐教之术,复屠城而杀将。恶已贯盈,入神愤怒;故上天厌恶,特假手於吾,设此瘟癀阵,今差使致书,早早批宣,以决胜负。如自揣不德,急早倒戈,尚待尔不死。战书至日,速乞自裁。”

  且说子牙看书罢,将原书批回,明日决破此阵。来使领书回见吕岳不表。次日,云中子在中军请子牙上帐,用二道符印,前心一道,冠内一道,又将一粒丹药,与子牙揣在怀中。打点停当,只听得关外炮响,报马报进营来:“有吕岳在营前搦战。”子牙上了四不象,武王同众将诸门下,齐至军前掠阵;真好瘟癀阵,怎见得?有赞为证:

  杀气漫空,悲风四起,杀气漫空,黑暗暗俱是些鬼哭神嚎;悲风四起,昏沈沈尽是那雷轰电掣。透心寒,怎禁他冷气侵人;解骨酥,难当阴风扑面。远观是飞砂走石,近看如雾卷云腾;瘟癀气阵阵飞来,水火扇翩翩乱举。瘟癀阵内神仙怕,正应姜公百日灾。

  话说子牙至阵前曰:“吕岳你今设此毒阵,与你定决雌雄;只怕你祸至难逃,悔之晚矣!”吕岳忙催开金眼驼,仗枪飞来直取,子牙手中剑急架忙迎,二人战未及数合,吕岳掩一剑迳入阵去了。子牙催开四不象,随後赶进阵来;吕岳上了八卦台,将一把瘟癀伞往下一盖,昏昏黑黑,如红沙黑雾罩将下来,势不可当。子牙一手执定杏黄旗,架往此伞。可怜正是:

  七死三灾扶帝业,万年千载竟留芳。

  话说吕岳将子牙因於阵中,复出阵前大呼曰:“姜尚已绝於我阵,叫姬发早早受死。”武王在辕门闻吕岳之言,慌问云中子曰:“老师!相父若果绝於阵中,真痛杀孤家也。”云中子曰:“不妨,此是吕岳谬言,子牙有百日之灾。”只见後边哪吒、杨戬、金、木二吒、李靖、韦护、雷震子一齐大呼:“拿这妖道,碎尸万段,以雪我等之恨!”吕岳、陈庚二人向前迎敌,大战在一处,只杀的阴风飒飒,冷云迷空。怎见得?

  这几个赤胆忠良名誉大,他两个阻周兵心思坏;一低一好两相持,数位正神同赌赛。降魔杵来得快,正直无私真宝贝;这一边哪吒杨戬善腾挪,那一边吕岳陈庚多作怪。刀枪剑戟往来施,俱是玄门仙器械;今日穿云关外赌神通,各逞英雄真可爱。一个凶心不息阻周兵,一个要与武王安世界;若争恶战岂寻常,地惨天昏无可奈。

  话说众人把吕岳、陈庚困在垓心,哪吒现出了三头八臂,将乾坤圈祭起,正中陈庚肩窝上。杨戬祭哮天犬,把吕岳头上咬了一口,二人迳败进瘟癀阵去了。众门人也不赶他,同武王进营,武王不见子牙,心下甚是不乐,问云申子曰:“相父受困於阵内,几时方能出来?”云中子曰:“大王可记得在红沙阵内也有百日,自然无事。古云:『有福之人,千方百计,莫能害他。无福之人,遇沟壑也丧性命。』大王不必牵挂。”且不讲武王纳闷在帐内,度日如年,双眉颦锁。且说吕岳自困住了子牙,甚是欢喜,每日入阵内三次用伞上之功,将瘟癀来毒子牙,可怜子牙全仗昆仑杏黄旗掌住瘟癀伞,阵内常放金光千百朵,或隐或现,保护其身。话说吕岳进关来,徐芳接住曰:“老师今将姜尚困在阵内,不知他何日得死?周兵何日得剿?”吕岳曰:“吾自有法取之。”徐芳曰:“如今且把擒周将解往朝歌请罪,吾另外再作一本,称赞老师功德,并请益兵防守。”吕岳曰:“不必言及吾等,你乃纣臣,理当如此;我是道门,又不受他爵绿:言之无用。只是不可把反臣留在关内,提防不测,这到是紧要事。并请兵协守,再作理会。”徐芳领命,慌忙把四将各上了囚车,差方义真押解往朝歌请罪。正是:

  指望成功扶帝业,中途自有异人来。

  且说方义真押解四将往潼关来,算只有八十里,不一日就到,按不下表。话说青峰山紫阳洞清虚道德真君,闲暇无事,往桃园中来,见杨任在旁,真君曰:“今日正该你去穿云关,以解子牙瘟癀阵之厄,并释四将之愆。”杨任曰:“老师!弟子乃文臣出身,非是兵戈之客。”真君笑曰:“这有何难?学之自然得会,不学虽会亦疏。”真君随入後洞,取出一根枪,名曰:“飞雷枪”,在桃园传与杨任。有歌为证:

  “君不见此枪名号为飞雷,穿心透骨不寻常;刺虎降龙真可羡,先天铅汞配雌雄。炼就坎离相眷恋,也能飞,也能战;变化无穷随意见。今日与你破瘟癀,吕岳逢之鲜血溅。”

  话说杨任乃是封神榜上之神,自然聪明,一见真君传授,须臾即会。真君曰:“我把云霞兽与你骑,还有一把五火神焰扇,你带了下山。若进阵中,须是如此如此,自然破他瘟癀阵,何愁吕岳不灭也。还有黄飞虎四将有难在中途,你先可救他,在关内以为接应,破阵後外夹攻,定然成功。”杨任拜辞师父下山,上了云霞兽,把顶上角拍了一拍,那骑四蹄自然生起云彩,望空中飞来。正是:

  莫道此兽无好处,曾赴蟠桃四五番。

  且说杨任霎时已至潼关,离城有三十里之遥,只见方义真解犯官官前进,旗上大书解岐周反将黄飞虎、南宫 等名字。杨任落下兽来,阻住去路,大呼曰:“来将那 去?”军士一见杨任生得古怪蹊跷,眼眶 生出两只手来,手心 又有两只眼睛,骑着一匹神兽,五绺长髯,飘扬脑後,军士见之,无不骇然;飞报与方义真:“启上将军!前边来了个古怪异人,阻住了路。”方义真仗自己胸襟,把马一夹,走出车前,见杨任如此行状,从来也不曾有怎样的相貌,心中也自惊;大呼曰:“来者何人?”杨任是文官出身,言语自然轻雅,乃应曰:“不须问我,吾乃上大夫杨任是也。将军!天道已归明主,你又何必逆天行事,自取灭亡也。”方义真曰:“吾奉主将命令,押解周将往朝歌请功,你为何阻住去路?”杨任曰:“吾奉师命下山,来破瘟癀阵,今逢将军押解周将,理宜救护。我劝将军不若和我归了武王,正所谓应天顺人,不失封侯之位,有何不可?”方义真见杨任低言悄语,不把杨任放在心上,把手中枪一举,大喝曰:“逆贼休走,吃我一枪!”杨任忙用手中枪急架相还,两家大战,未及数合,杨任恐军士伤了被擒官将!忙用五火神焰扇,照着方义真一扇扇去,不知杨任此扇利害,一声响,怎见得?有诗为证:

  “烈焰腾空万丈高,金蛇千道逞英豪:黑烟卷地云三尺,煮梅翻波咫尺消。”

  话说杨任把扇子一扇,方义真连人带马,化一阵狂风去了。众军士见了,呐一声喊,抱头弃兵奔回进关。且说黄飞虎等见杨任这等相貌,知是异人,忙在陷车中问曰:“来者是那一位尊神?”杨任认得是黄飞虎,俱是一殿之臣,忙下了云霞兽,口称:“黄将军!我非别人,不才便是上大夫杨任。因纣王失败,起造鹿台,我等直谏,昏君将我剜去二目,多亏道德真君救我上山,将两粒仙丹放在目中,故此生出手中之眼耳。今特着我下山来破瘟癀阵,先救将军等,故效此微劳耳。”随放了四将,四将谢过了杨任,只是咬牙深恨。杨任曰:“四位将军且不必出关,且借住民家,待我破了瘟癀阵,那时率众出关,公等可作内应。只听炮声为号,不可有误。”黄、徐等感谢杨任,自投关内民家去了。且说杨任上了云霞兽,出穿云关,来至周营下了云霞兽,军政官见了大惊,杨任曰:“早报於武王,吾非反臣也。”报马报入中军:“有异人求见。”云中子知是杨任来了,忙传令:“请进中军。”诸将见了各自骇然,杨任见云中子下拜曰:“师叔在此,料吕岳何能为患。”云中子安慰谢毕,请起与众门人相见。杨任来见武王,武王大惊,问其原故。杨任把纣王剜目之事,又说了一遍。武王大喜,命治酒款待。杨任又将救了四将事表过:“吾师特命不才来?

查看目录 >> 《封神演义》


国学迷 補注洗冤錄集證卷二_洗冤錄.djvu 別集索引_作者不詳.djvu 李漁戲劇論綜述_朱東潤.djvu 公文程式實用要訣集解.djvu 國際私法_陶天南.djvu 公司法_劉經旺.djvu 國立北平大學一覽.djvu 東北群眾歌曲選_人民音樂社.djvu 導淮入海水道楊莊活動壩模型試驗報告書_中央水工試驗所.djvu 大學淺說_吳佑輔.djvu 中華民國法規大全第一冊.djvu 江蘇省農民銀行廿四年業務報告_江蘇省農民銀行.djvu 改變舊作風_高介雲等.djvu 多產集_周文.djvu 第二屆國民參政會第一次大會考試院施政報告書_戴傳賢.djvu 黨政訓練班教務訓育之方針及其實施_段錫朋.djvu 讀律雜筆三續_張榆芳.djvu 國民政府建國大綱_孫文.djvu 一九四八年以來的政策彙編.djvu 海關通志下卷.djvu 湖南全省保安經費稽核委員會報告書中華民國二十六年四月一日起二十八年七月底日止_湖南全省保安經費稽核委員會.djvu 監獄規則_國立武漢大學.djvu 中華民國二十七年農本局業務報告_農本局.djvu 蠢貨_司馬文森.djvu 中國繪畫史_中村不折小鹿青雲.djvu 日本對滬投資_張肖梅.djvu 中國古代圖騰部落之一_梁園東.djvu 沒落.djvu 生長_思基.djvu 曼殊小說集_蘇曼殊.djvu 挺進大別山_曾克.djvu 北極星_三川.djvu 全漢三國晉南北朝詩作者引得_蔡金重.djvu 邊城_沈從文.djvu 洋鐵桶的故事_柯藍.djvu 袖珍新六法全書.djvu 全國主要都市工業調查初步報告提要_譚熙鴻吳宗汾.djvu 己酉留日一高豫科同窗錄_.djvu 混沌姜步畏家史.djvu 墨經易解_譚介甫.djvu 會計學教科書.djvu 鐵道部圖書室圖書目錄補編第一次_鐵道部圖書室.djvu 台灣省立岡山中學校慶特刊_台灣省立岡山中學校慶特刊編輯委員會.djvu 縮小省區轄境與命名之商榷_胡煥庸.djvu 說文音訓索隱舉例_劉賾.djvu 民事訴訟法釋義.djvu 希望_司馬文森.djvu 政治學.djvu 校箋漱玉集_李清照.djvu 銀行學_彭信威薛嘉萬.djvu 由黃鹵═水提製藥品之試驗匯報_黃海化學工業研究社.djvu 現代中國建設史_劉熊祥.djvu 武訓先生紀念冊.djvu 國論_常燕生.djvu 安徽省地方民國十九年度預算_安徽省政府財政廳.djvu 福建省各縣區農業概況上冊_福建省農林處統計室.djvu 淮海戰役通訊集Ⅰ_中國人民解放軍中原野戰軍政治部.djvu 歷史與文化_牟宗三姚漢源.djvu 各業會計制度第一集.djvu 自由批判_自由批判社編輯委員會.djvu 國立武漢大學圖書館中文圖書目錄增刊二_蘇雪林.djvu 刑法總則_蔣思道.djvu 國立中山大學研究院年報_國立中山大學研究院總辦事處.djvu 民主時代第一卷第三期_民361201.djvu 最高法院判例要旨第一卷.djvu 最高法院判例要旨第二卷_最高法院判例編輯委員會.djvu 東西文化批評_傖父東西文化.djvu 世界學術初階一_MitchisonGR.djvu 中國貨幣史上冊.djvu 味檗齋文集一一_趙南星.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味檗齋文集_趙南星商務.djvu 小國民叢書第二集_.djvu 西藏佛學原論_呂澄.djvu 周易虞氏學_徐昂.djvu 詩經選讀第一集_繆天綬.djvu 南行記_艾蕪.djvu 解放了的董吉訶德_盧那察爾斯基.djvu 批注春秋左傳句解上冊_韓菼等.djvu 批注春秋左傳句解下冊_韓菼等.djvu 黃粱集_黃天鵬.djvu 農村經濟下_王雲五李聖五.djvu 明清十大家尺牘_中華書局.djvu 明清十大家尺牘.djvu 明清十大家遲牘.djvu 明清十大家尺牘_中華書局.djvu 聖安東尼之誘惑_弗羅倍爾.djvu 老處女_莫泊桑.djvu 現代哲學一臠_東方雜誌社.djvu 石炭_梁宗鼎.djvu 怎樣做基督徒_陳崇桂.djvu 天主教_劉韻軒.djvu 國學珍本文庫第一集第十三種晚明筆記五雜組上_謝肇淛中央書店民241209初版.djvu 國學珍本文庫第一集第十三種晚明筆記五雜組下_謝肇淛中央書店民241209初版.djvu 佛法省要_王季同.djvu 大莊嚴經論探源_LeviSylvain.djvu 復仇的心_萬迪鶴.djvu 賀川豐彥證道談_賀川豐彥.djvu 社會主義神髓_幸德秋水.djvu 張自忠四幕劇_老捨.djvu 芳草天涯_夏衍.djvu 兄弟五幕劇_徐訏.djvu 之子于歸_姚蘇鳳.djvu 五代史通俗演義第一冊_蔡東潘.djvu 五代史通俗演義第二冊_蔡東潘.djvu 春秋說志_呂栴.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奉天錄_趙元一商務.djvu 戰後新興國研究上_羅羅.djvu 戰後新興國研究下_羅羅.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長短經一_趙蕤商務.djvu 長短經二_趙蕤.djvu 長短經三_趙蕤.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春秋集注一_高閌商務.djvu 春秋集注二_高閌.djvu 春秋集注三_高閌.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春秋集注四_高閌商務.djvu 春秋集注五_高閌.djvu 西魏書一_謝啟昆.djvu 西魏書二_謝啟昆.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西魏書三_謝啟昆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西魏書四_謝啟昆商務.djvu 阿房宫 阿殿 阿真 阿童高义 阿蒙 阿蒙吴下 阿蛮 阿衡 阿郑之化 阿香御电车 阿香推车 阿香推雷车 阿香行雨 阿香雷 阿鹜 陂坏当复 陂湖禀量 陂量 附书黄犬 附冀马融 附凤 附凤攀龙 附尾 附翼攀鳞 附肤落毛 附蝉 附郭二顷 附骥 附骥攀龙 附骥蝇 陆云家鹤 陆凯传情 陆凯贵盛 陆子金 陆家老屋 陆居非屋 陆居非屋舟非船 陆机兄弟 陆机入洛 陆机莼 陆橘 陆氏庄荒 陆氏橘 陆池莲 陆沉 陆海 陆生梅 陆生金 陆绩孝 陆绩怀 陆绩怀橘 陆绩橘 陆藕 陆贾分橐 陆贾剑 陆贾千金 陆贾归囊 陆贾归装 陆贾舌 陆贾金 陆通歌凤 陇上嗟 陇坻之书 陇头人 陇头归骑 陇头春信 陇头梅 陇头水 陇头音信 陇水 陇眠牛 陇蜀 陇蜀之望 陇驿传梅 陈人束阁 陈仓雉 陈公井中辖 陈农 陈凤宛然飞 陈卿竹叶船 陈君榻 陈咸之憾 陈娇金屋 陈孟公 陈宝 陈宝雄 陈室 陈宫镜 陈家巷 陈巷 陈平从默 陈平六出 陈平分肉 陈平宰 陈平席 陈平席门 陈平社 陈平车 陈弧矢 陈徐榻 陈思七步 陈思八斗 陈思八斗才 陈思才藻 陈恒弑君 陈情表 陈惊座 陈抟堕驴背 陈抟抚掌 陈抟驴背笑 陈榻 陈檄 陈玄 陈王八斗才 陈王宴乐 陈琳愈风 陈琳檄 陈琳檄草 陈琳草 陈琳草奏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