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部件查字 | 书法字典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封神演义 >

第七十九回  穿云关四将被擒

第七十九回  穿云关四将被擒

  诗曰:

  一关已过一关逢,法宝多端势更凶;法戒引魂成往事,龙安酥骨有来虹。几多险处仍须吉,若许能时总是空;堪笑徐芳徒丧命,枉劳心思竟何从。

  话说徐盖当晚默默返归後堂不提。只见次日王豹也不来见主将,竟领兵出关,往周营搦战。报马报入中军,子牙问:“谁人见阵走一遭?”哪吒应曰:“我愿住。”子牙许之。哪吒登风火轮,提火尖枪,奔出营来;王豹见一将登风火轮而来,忙问曰:“来者莫非哪吒麽?”哪吒答曰:“然也。”挺枪就刺,王豹的画戟急架忙迎,王豹知哪吒是阐教门下,自思打人不过先下手,正战间,发一劈面雷来打哪吒,不知这雷只可打别人,哪吒乃是莲花化身之客,他见雷声至,火焰来,把风火轮一登,轮起空中,雷发无功。哪吒祭起乾坤圈去,正中王豹顶门,打昏落马,哪吒复一枪刺死,枭了首级号令回营,来见子牙备言前事,子牙大喜。且说徐盖闻报王豹阵亡,暗思二将不知时务,自讨杀身之祸,不若差官纳降,以免生民涂炭。正忧疑之际,忽报:“有一陀头来见。”徐盖命:“请来。”道人进府至殿前打稽首曰:“徐将军贫道稽首。”徐盖曰:“请了,道者至此,有何见谕?”道人曰:“将军不知,吾有一门徒名唤彭遵,丧於雷震子之手,特至此为他报仇。”徐盖曰:“道者高姓大名?”道人曰:“贫道姓法名戒。”徐盖见道人有些仙风道骨,忙请上坐,法戒不谦,欣然上坐。徐盖曰:“姜子牙乃昆仑道德之士,他帐下有三山五岳门人,恐不能胜他。”法戒曰:“徐将军放心,我连姜尚俱与你拿了,以作将军之功。”徐盖曰:“若如此,乃老师莫大之恩。”忙问:“老师是斋是荤?”法戒曰:“吃斋,我不用甚东西。”一夕无词。次日,法戒提剑在手,迳至周营,坐名要请姜子牙答话。探马报入中军:“有一头陀请元帅答话?”子牙传令,带众门人出营来会这头陀,只见对面并无士卒,独自一人,怎见得?有赞为证:

  赤金箍光生灿烂,皂盖服白鹤朝云:丝绦悬水火,顶上焰光生。五遁三除无比赛,胸藏万象包成;自幼根深成大道,一时应堕红尘,封神榜上没他名,要与子牙赌胜。

  子牙坐四不象,催至军前,见法戒曰:“道者请了。”法戎曰:“姜子牙久闻你大名,今日特来会你。”子牙曰:“道者姓甚名谁?”法戒曰:“我乃篷莱岛炼气士姓法名戒,彭遵是我门下,死於雷震子之手,你只叫他来见我,免得你我反颜。”雷震子在傍听得舌尖上丢了一个“雷”字,大怒骂曰:“讨死的泼道!我来也!”把风雷二翅飞在空中,把黄金棍劈面打来,法戒手中剑急架忙迎,两下 大战,有四五回  合;法戒跳出圈子,去取出一 ,对着雷震子一晃,那雷震子跌在尘埃,徐盖左右军士,将雷震子拿了。虽然捆缚起来,只是闭目不知人事,法戒大呼曰:“今番定要拿姜尚。”傍有哪吒大怒骂曰:“妖道用何邪术,敢伤我道兄也?”登风火轮,摇火尖枪来战法戒。法戒未及三四回  合,忙把那 取出来也晃哪吒;哪吒乃莲花化身,却无魂魄,如何晃得动他?法戒见哪吒风火轮上安然,不能跌将下来,已自着急。哪吒见法戎拿一面在手内晃,如是左道之术,不能伤己;忙祭起乾坤圈打来,法戒躲不及打了一交,哪吒方欲用枪来刺,法戒已借土遁去了。子牙收兵回营,见折了雷震子,心下甚恼,纳闷在军中。且说法戒被哪吒一乾坤圈,逃回关来,徐盖见法戒着伤而回;便问:“老师今日初阵如何失机?”法戒曰:“不妨,是我误用此宝;他原来是灵珠子化身,原无魂魄焉能伤他?”忙取丹药吃了一粒,即时全愈;吩附左右把雷震子抬来。法戒对雷震子将 连转两转,雷震子睁开眼一视,已被擒捉,法戒大怒骂曰:“为你这厮,又被哪吒打了我一圈。”命左右:“拿去杀了!”徐盖在旁启曰:“老师既来为我末将,且不可斩他,监在囹圄之中,侯解往朝歌,俟天子发落,表老师莫大之功,亦知末将请老师之微功耳。”看官这是徐盖有意归周,故假此言遮饰。法戒笑曰:“将军之言,甚是有理。”正是:

  徐盖有意归周主,不怕头陀道术高。

  话说法戒次日出关,又至周营搦战,军政官报与子牙,子牙随即出营会战,大呼曰:“法戒今日与你定个雌雄!”催开四不象,仗剑直敢,法戒掌中剑劈面迎来,战未及数合,旁有李靖纵马摇画杆戟来助子牙,子牙祭起打神鞭早来打法戒。不知此宝只打得神,法戒非封神榜上之人。正是:

  封神榜上无名字,不怕昆仑鞭一条。

  话说子牙祭鞭来打法戒,不意被法戒将鞭接去,子牙着忙。忽然土行孙催粮到营前,见法戒将打神鞭接去,土行孙大怒,走向前大呼曰:“吾来也!”法戒见个矮子用条铁棍打来,法戒仗剑迎战,三人正杀在一处,不意杨戬也催粮来至,见土行孙大战头陀,走马舞三尖刀亦来助战。子牙见杨戬来至,心中大喜,两员运粮官双战法戒,正是天数不由人;不意郑伦催粮也到,郑伦见土行孙、杨戬双战道人,郑伦自思曰:“今日四人战这头陀不下,毕竟是左道之人,我也是督粮官,他得成功,我也得成功。”将金睛兽催开,冲杀过来,就把子牙喜不自胜。子牙兜回四不象,传令:“军士擂鼓助战。”法戒见三员督粮官裹在垓心,不得落空,纵有法宝,如何使用?只见土行孙 铁棍在下三路上,打了几棍,法戒意欲逃走;郑伦见土行孙成功,恐法戒逃遁,忙将鼻窍中两道白光哼出来,法戒听得,不知是甚麽东西响,忙抬头一看,看见两道白光。正是:

  眼见白光出鼻窍,三魂七魄去无踪。

  话说法戒跌倒在地,被乌鸦兵生擒活捉绑了。子牙用符印镇住了法戒的泥丸宫,掌得胜鼓回营。法戒方睁开眼,见浑身上了绳索,叹曰:“岂知今日在此地误遭毒手,追悔无及。”只见子牙升帐坐下,三运官来见子牙,子牙曰:“三运官得功不小。”奖谕三运官曰:

  “运督军需,智擒法戒;玄机妙鼻,奇功莫大。”

  子牙赏谕毕。三运官称谢子牙。子牙传令:“推法戒来。”众军卒将法戎推至中军,法戒大呼曰:“姜尚你不必开言,今日天数合该如此,正所谓大海风波见无限,谁知小术反擒我?可知是天命了。速将军令施行。”子牙曰:“既知天命,为何不早降?”命左右:“推出去斩了。”众军士把法戒拥至辕门,方欲行刑,只见一道人作歌而来:

  “善恶一时忘念,荣枯都不关心;晦明隐见任浮沈,随分饥湌渴饮。静坐蒲团存想,昏便有魔侵;故将恶念阻明君,何苦红尘受刃。”

  歌罢大呼曰:“刀下留人,不可动手!你与我报知元帅,说:『准提道人来见。』”杨戬忙报与子牙曰:“有西方准提道人来至。”子牙同众门人迎接至辕门外,请准提道人进中军,准提曰:“不必进营,贫道有一言奉告,法戒虽然违天助逆,元帅理宜正法,但封神榜上无名,与我西方有缘,贫道特为此而来,望子牙公慈悲。”子牙曰:“老师吩咐,尚岂敢违?”传令:“放了。”准提上前扶起法戒曰:“道友!我那西方绝好景致,请道兄皈依。”

  西方极乐真幽景,风清月朗天籁定;白云透出引祥光,流水潺 山谷应。猿啸鹤啼花木奇,菩提路上芝兰胜;松摇岩壁散烟霞,竹拂云霄招彩凤。七宝林内更逍遥,八德池边多寂静;远列巅峰似插屏,盘旋溪壑如幽境。昙花开放满座香,舍利玲珑超上乘;昆仑地脉发来龙,更比昆仑无命令。

  话说准提道人说西方景致,法戒只得皈依,同准提辞了众人,同西方去了。後来法戒舍卫国仳祁它太子,得成正果,归於佛教;至汉明章二帝时,兴教中国,大阐沙门,此是後事不表。且说界牌关主将见法戒被擒,忙命左右:“将囹圄中雷震子放下,开关同雷震子至营门纳降。”探马报入中军:“启元帅!雷震子辕门等令。”子牙大喜,忙命:“令来。”雷震子至帐前对子牙曰:“徐盖久欲归周,屡被众将阻挠,今特同弟子献关纳降,不敢擅入,在辕门外听令。”子牙传令:“令来。”徐盖缟素进营,拜倒在地,启曰:“末将有意归周,无奈左右官军不从致羁行旌,屡获罪戾;纳款已迟,死罪死罪,望元帅恩宥。”子牙曰:“徐将军既知天命归周,亦不为迟,何罪之有?”忙令:“请起。”徐盖谢过,请子牙进关安抚军民,子牙传令:“催人马进关。”子牙升银安殿,一面迎请武王,一面清查户口库藏。次日武王驾进界牌,众将迎接武王上银安殿三谒毕,王曰:“相父劳心远征,使孤不得与相交共享升平,孤心不安。”子牙曰:“老臣以天下诸侯为重,民坐水火之中,故不敢逆天,以固安乐。”子牙令:“徐盖拜见武王。”武王曰:“徐将车献关有功,命设宴犒赏三军。”一宵已过。次日,子牙传令起兵,前取穿云关,放炮起程,三军呐喊,不过八十里一关,前哨探马报入中军:“前军已抵穿云关下。”子牙传令放炮安营,正是:

  战将东征如猛虎,营前小校似贪狼。

  话说穿云关主将徐芳,乃是徐盖兄弟。徐芳闻知兄长归周,只急得三尸神暴跳,七窍内生烟,大骂:“匹夫!不顾父母妻子,失身反叛,苟图爵位,遗臭万年。”忙点聚将鼓,众将俱上殿三谒。徐芳曰:“不幸吾兄忘亲背君,苟图富贵献了关隘,已降叛臣。但我一门难免戮身之罪,为今之计,必尽擒贼臣,以赎前罪方可。”只见先行官龙安吉曰:“主将放心,待末将先拿他几员贼将,解往朝歌请罪,然後再擒渠魁,以赎前愆,以显忠荩,则主将满门良眷,自然无事矣。”徐芳曰:“此言正合我意,只愿先行与诸将协力同心,以擒叛贼,上报主恩,是我之愿也,其他亦非所顾忌。”众将商议不表。且说次日子牙升帐问曰:“谁取穿云关去走一遭?”徐盖应声曰:“启元帅!穿云关主将,乃是末将之弟,不用张弓只箭,末将说舍弟归周,以为进身之资。”子牙大喜曰:“将军若肯如此,真为不世之奇功,岂止进身而已。”徐盖上马至关下大呼曰:“左右开关!”守关军卒不敢擅自开关,忙报入帅府:“启主帅!有大老爷在关下叫关。”徐芳大喜,快令:“开关请来。”把关军士去了,徐芳吩咐左右,埋伏刀斧手两旁伺候。不一时,左右开关,徐盖不知亲弟有心拿他,徐盖进关来至府前下马,迳至殿前,徐芳也不动身,问曰:“来者何人?”徐盖大笑曰:“贤弟何为见我至此,而犹然若不知也?”徐芳大喝一声,命左右:“拿了!”两边跑出刀斧手,将徐盖拿下绑了。徐芳曰:“辱没祖宗匹夫!尔降叛贼,也不顾家眷遭殃,今日你自来至此,正是祖宗有灵,下令满门受屠戮也。”徐盖大骂曰:“你这不知天时的匹夫!天下尽已归周,纣王亡在旦夕,何况你这弹丸之地;敢抗拒吊民伐罪之师?尔要做忠臣,你比苏护、黄飞虎如何?洪锦、邓九公何如?我今被你所擒,死固无足惜,但不知何人擒你,以泄吾念也。”徐芳传令:“把这逆命的匹夫且监侯,俟拿了武王、姜尚,一齐解往朝歌正罪。”左右将徐盖监了。徐芳问:“谁为国讨头阵走一遭?”一将应声而出,乃正印先行官神烟将军马忠愿往。徐芳许之。马忠领令开关,炮声响处,杀至周营,报马报入中军,跪而启曰:“元帅!穿云关有将搦战。”子牙曰:“徐盖休矣!”忙命:“哪吒去取关,就探徐盖消息。”哪吒领令上了风火轮,出得营来,见马忠金甲红袍,威风凛凛,哪吒走至军前,马忠曰:“来者莫非哪吒否?”哪吒曰:“然也,亦既知我,为何不倒戈纳降?”马忠大怒曰:“无知匹夫!你等妄自称主,逆天反叛,不守臣节,侵王疆土,罪在不赦,不日拿住你等粉骨碎身,倘自不知,犹且巧言饶舌。”哪吒笑曰:“我看你等好一似土蛀腐鼠,顷刻便为齑粉,何足与言。”马忠怒起,摇手中枪飞来直取,哪吒的枪闪灼光明,轮马相交,双枪并举,杀至穿云关下。正是:

  马忠神烟无散手,只恐哪吒道德高。

  马忠知哪吒是道德之士,手段高强,自思我若不先下手,恐他先弄手脚,却为不美。马忠把口一张,只见一道黑烟喷出,连人带马都不见了,哪吒见马忠黑烟喷出口迷住一块,忙将风火轮登起,把身子一摇,现出八臂三头,蓝脸獠牙,起在空中。马忠在烟 看不见哪吒,急收神烟,正欲回马,只听得哪吒大叫:“马忠休走,吾来了!”马忠抬头见哪吒三头八臂,蓝脸獠牙,在空中赶来;马忠吓得魂不附体,拨马就走。哪吒祭起九龙神火罩抛来,罩住马忠,复把手一拍,罩 现出九条火龙围绕,霎时间马忠化为灰烬。怎见得?有诗为证:

  “乾元玄妙授来真,秘有灵符法更神;火枣琼浆原自异,马忠应得化飞尘。”

  话说哪吒烧死马忠,收了神火罩,得胜回营,来见子牙备言烧死了马忠。姜子牙大喜,庆功不表。只见报马报入关中:“启主帅!马忠被哪吒烧死。”徐芳大怒,傍边转过韵安吉曰:“马忠不知浅深,自恃一口神烟,故有此失。待末将明日成功,拿几员反将,解往朝歌请罪。”次日,龙安吉上马出关,前往搦战,哨马报入中军,子牙问:“谁人出阵?”只见武成王黄飞虎上帐曰:“末将愿往。”子牙许之。黄飞虎上了五色神牛,提枪出营,龙安吉见一员周将,怎见得?有诗为证:

  “惯战能争气更扬,英雄猛烈性坚强;忠心不改归周主,铁面无回弃纣王。青史名标真义士,丹台像列是纯钢;至今伐纣称遗迹,留得声名万古香。”

  龙安吉大呼曰:“来者何人?”飞虎曰:“吾乃武成王是也。”龙安吉曰:“你就是黄飞虎!反叛成汤,酿祸之根,今日正要擒你。”催开马摇手中斧来取,黄飞虎手中枪急架忙迎。二将相交,枪斧并举,大战五十馀合,二将真是棋逢敌手,将遇作家。龙安吉见黄飞虎的枪法毫无渗漏,心不暗思:莫与他卖弄精神,把枪一挑,锦囊中取出一物,望空中一丢,只听得有叮当之声。龙安吉曰:“黄飞虎看我宝贝来也!”黄飞虎不知何物,抬头一看,早已跌下鞍鞒,关内人马呐一声喊,将黄飞虎生擒活捉,绳缚索绑,拿进穿云关去了。报马报入中军,“黄飞虎被擒。”子牙大惊曰:“是怎麽样拿了去的?”掠阵官回曰:“正战之间,只见龙安吉丢起一圈在空中,有叮当之声,黄将军便跌下坐骑,因此被擒。”子牙听说不悦,此又是左道之术。且说龙安吉将黄飞虎拿进云关来见徐芳,黄飞虎站立言曰:“我被邪术拿来,应以一死报国恩也。”徐芳骂曰:“真是匹夫!舍故主而投反叛,今反说欲报国恩,何其颠倒耶?且监在监中。”徐盖见黄飞虎来至安慰曰:“不才恶弟不识天时,恃倚邪术,不意将军亦遭此罗网之厄。”黄飞虎点头无语,惟有咨嗟而已。话说徐芳治酒与龙安吉贺功。次日,又至周营搦战,子牙问:“谁敢出阵?”只见洪锦出营来至?

查看目录 >> 《封神演义》


国学迷 [乾隆]衛藏圖識四卷附蠻語一卷 龍威秘書一百六十八種三百十四卷 楚頌亭詞第四集一卷琴台夢語一卷 琴語堂雜體文續一卷 繡像九龍陣十六卷十六回 隸辨八卷 妙法蓮華經通義二十卷 舒藝室詩存七卷 脩史試筆二卷 佩觿三卷 濂溪志七卷濂溪遺芳集一卷 文廟移建志一卷 [乾隆]山西志輯要十卷首一卷清凉山志一卷 世說新語補二十卷 儀禮圖六卷 圓天圖說續編二卷首一卷 武夷志略四卷 庚戌年官商快覽不分卷 晁氏客語一卷 國朝駢體正宗十二卷 新刻東調雨雪亭十六卷 大方便佛報恩經七卷 普濟應驗良方八卷補遺一卷 陸士衡集十卷 水運 水經注四十卷 春秋穀梁傳十二卷 聲律啟蒙撮要二卷 周官心解二十八卷 藝風堂文集七卷外篇一卷 一片石一卷 震川先生集三十卷别集十卷附錄一卷 鄒叔子遺書八種附行狀 [咸豐]開縣志二十七卷首一卷 鮚埼亭集三十八卷首一卷世譜一卷年譜一卷外編五十卷經史問答十卷 安雅堂拾遺文集二卷拾遺詩八卷 天中記六十卷 杜詩詳注二十五卷首一卷附編二卷 岑嘉州集八卷 齊民要術十卷雜說一卷 鳧藻集五卷 根本說一切有部毗奈耶頌三卷尊者毗舍佉造 [乾隆]隴州續志八卷首一卷末一卷 湖墅小志四卷 [光緒]餘姚縣誌二十七卷 柳亭詩話三十卷 聊齋志異新評十六卷 [古文約選] 繫辭上傳一卷 二曲集二十八卷首一卷 自知堂集二十四卷 麟角集一卷附錄一卷 剡源集三十卷 新出繪圖皖案徐錫麟 萬里行程記不分卷 吳學士詩集五卷 復郿吟稿四卷 重訂厲廉州先生詩全集不分卷 文選六十卷 栟櫚先生文集二十五卷 宋會要九十七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九十八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九十九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一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二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三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四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五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六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七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八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九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十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十一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十二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十三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十四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十五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十六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十七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十八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十九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二十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二十一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二十二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二十三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二十四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二十五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二十六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二十七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二十八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二十九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三十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三十一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三十二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三十三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三十四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三十五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三十六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三十七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三十八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三十九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四十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四十一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四十二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四十三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四十四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四十五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四十六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四十七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四十八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四十九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五十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五十一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五十二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五十三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五十四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五十五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五十六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五十七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五十八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五十九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六十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六十一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六十二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六十三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六十四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六十五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六十六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六十七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六十八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六十九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七十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七十一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七十二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七十三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七十四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七十五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七十六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七十七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七十八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七十九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八十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八十一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八十二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八十三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八十四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八十五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八十六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八十七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八十八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八十九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九十一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九十二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九十三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九十四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九十五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九十六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九十七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九十八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一百九十九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二百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二百一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二百二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二百三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二百四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二百五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二百六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二百七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二百八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二百九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二百十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二百十一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二百十二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二百十三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二百十四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二百十五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二百十六_楊晨撰.djvu 宋會要二百十七_楊晨撰.djvu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