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封神演义 >

第六十一回 太极图殷洪绝命

第六十一回 太极图殷洪绝命

  诗曰:

  太极图中造化奇,仙凡回隔少人知;移山幻化真玄妙,忏过前非亦浪恩。弟子悔盟师莫救,苍天留意地难施;当时纣恶彰弭极,一木安能挽阿谁。

  话说马元追赶子牙,赶了多时,不能赶上;马元自思:他骑四不象,我倒跟着他跑,今日不赶他,明日再做区处。子牙见马元不赶,勒回坐骑,大呼曰:“马元你敢来这平坦之地,兴我战三合?吾定擒汝!”马元笑曰:“料你有何力量,敢禁我来不赶!”随绰开大步来,只子牙又战三四合,拨骑又走;马元见如此光景,心下大怒:“你敢以诱敌之法惑我!”咬牙切齿赶来:“我今日拿不着你,誓不回营。便赶上玉虚宫,也擒了你来。”只管往下赶来。看看至晚,见前面一座山,转过山坡,就不见了子牙。马元见那山甚是险峻,怎见得?有赞为证:

  那山真个好山,细看处色斑斑;顶上云飘荡,崖前树影寒。飞鸟 ,走兽凶顽;凛凛松千干,挺挺竹几竿。吼叫是狈狼夺风,咆嚎是饿虎争餐;野猿常啸寻仙果,糜鹿攀花上翠岚。风 ,水潺潺,陪闻幽鸟语闲关;几处 箩牵扯,满溪瑶草杂香兰。磷磷怪石,磊磊峰岩;狐狸成群走,猿猴作对顽。行客正愁多险峻,奈何古道又湾环。

  话说马元赶子牙,来至一座高山,又不见了子牙;跑的力尽筋酥,天色已晚了,腿又酸了,只得倚松靠石,少憩片时,喘息静坐,存气定神,待天明回营,再做道理。不觉将至三更,只听得山顶炮响。正是:

  喊声震地如雷吼,灯球火把满山排。

  马元抬头观看,见山顶上姜子牙同着武王,在马上传杯;两边将校,一片大叫;“今夜马元已落圈套,死无葬身之地。”马元听得大怒,跃身而起,提剑赶上山来;及至山上来看,见火把一晃,不见了子牙。马元睁睛四下 看时,只见山下四面八方围住山脚,只叫:“不要走了马元!”马元大怒,又赶下山来,又不见了。把马元往来,跑上跑下,两头追赶,直赶到天明,把马元跑了一夜;甚是艰难辛苦,肚中又饿了;深恨子牙,咬牙切齿,恨不能即时食住子牙,方消其恨,自且回营,破了西岐再处。马元离了高山,往前才走,只听得山凹内有人唤叫:“疼死我了!”其声甚是凄怆。马元听得有人声叫喊,急急转下山坡,见茂草中,睡着一个女子。马元问曰:“你是甚人在此叫喊?”那女子曰:“老师救命。”马元曰:“你是何人,叫我怎样救你?”妇人答曰:“我是民妇,因回家探亲,中途偶得心气疼,命在旦夕,望老师或在近村人家讨些热汤,搭救残喘,胜造七级浮屠;倘得重生,恩同再造。”马元曰:“小娘子此处那 去寻热汤?你终是一死,不若我反化你一斋,实是一举两得。”女子曰:“若救我全生,理当一斋。”马元曰:“不是如此说,我因赶姜子牙,杀了一夜,肚中其实饿了;量你也难活,不若做个人情,化与我贫道吃了罢。”女人曰:“老师不可说戏言,岂有吃人的道理?”马元饿急了,那由分说,赶上去一脚踏住女人胸膛,一脚踏住女人大腿,把剑割开衣服,现出肚皮;马元忙将剑从肚脐内,刺将进去,一腔热血滚将出来,马元用手抄着血,连吃了几口。在女人肚子内去摸心吃,左摸右摸,摸捞不着,两只手在肚子 摸,只是一腔热血,并无五脏,马元看了,沈思疑惑,正在那 捞,只见上面梅花鹿上,坐一道人,仗剑而来。怎见得?有赞为证:

  双抓髻云分霭霭,水合抱紧束丝绦;仙风道骨任逍遥,腹隐许多玄妙。玉虚宫元始门下,十仙首会赴蟠桃;乘鸾跨鹤在碧云霄,天皇氏修仙养道。

  话说马元见文殊广法大尊仗剑而来,忙将双手掣出肚皮;不意肚皮竟长完了,把手长在面,欲待下女人身子,两只脚也长在女人身上。马元无法可施,莫能挣扎;马元蹲在一堆儿,只叫:“老师饶命!”文殊广法天尊,举剑才待要斩马元,听得脑後有人叫曰:“道兄剑下留人!”广法天尊回顾,认不得此人是谁;头挽双髻,身穿道袍,面黄微须,道人曰:“稽首了!”广法天尊答礼,曰称:“道友何处来,有甚事见谕?”道人曰:“原来道兄认不得我,吾有一律说出,便知端的:

  “大觉金仙不二时。西方妙法祖菩提;不生不灭三三行,全气全神万万慈。空寂自然随变化,真如本性任为之;与天同寿庄严体,历劫明心大法师。』”

  道人曰:“贫道乃西方教下准提道人是也。封神榜上无马元名字,此人根行且重,与我西方有缘,待贫道把他带上西方,成为正果,亦是道兄慈悲,贫道不二门中之幸也。”广法天尊闻言,满面欢喜大笑曰:“久仰大法行教西方,莲花现相,舍利耀光,真乃高明之客,贫道谨领尊命。”准提道人相前摩顶受记曰:“道友!可惜五行修炼,枉费工夫,不如随我上西方八德池边,谈讲三乘大法,七宝林下,任你自在逍遥。”马元连声诺诺。准提谢了广法天尊,又将打神鞭交与广法天尊,带与子牙。准提同马元回西方不表。且说广法天尊回至相府,子牙接见,问起马元一事如何,广法天尊将准提道人的事详细说了一遍;又将打神鞭付与子牙。赤精子在傍,双眉紧皱,对文殊广法天尊曰:“如今殷洪挠阻逆行,恐误子牙拜将之期,如之奈何?”正话间,忽杨戬报曰:“有慈航师伯来见。”三人闻报,忙出府迎接慈航道人,一见携手上殿,行礼已毕,子牙问曰:“道兄此来,有何见谕?”慈航曰:“专为殷洪而来。”赤精子闻言大喜,便曰:“道兄将何术治之?”慈航道人问子牙曰:“当时破十绝阵,太极图在麽?”子牙曰:“在此。”慈航曰:“若擒殷洪,须是赤精子道兄,将太极图须如此如此,方能除得此患。”赤精子闻言,心中尚有不忍,因子牙拜将日已近,恐误限期,只得如此,乃对子牙曰:“须得公去方可成功。”且说殷洪见马元一去无音,心下不乐,对刘甫、苟章曰:“马道长一去,音信杳然,定非吉兆;明日且与姜尚会战,看是如何,再探马道长消息。”郑伦曰:“不得一场大战,决不能成得大事。”一宿晚景已过。次日早晨,成汤营内大炮响亮,杀声大震,殷洪大队人马出营,至城下大呼曰:“请子牙答话!”左右报入相府,三道者对子牙曰:“今日公出去,我一定助你成功。”子牙不带诸门人,领一枝人马,独自出城,将剑尖指殷洪大喝曰:“殷洪!你师命不从,今日离免大厄,四肢定成飞灰,悔之晚矣。”殷洪大怒,纵马摇戟来取;子牙手中剑赴面交还,兽马争持,剑戟并举。未及数合,子牙便走,不进城落荒而走:急忙赶来,随後命刘甫、苟章率众而来。只一回正是:

  前边布下天罗网,离免飞灰祸及身。

  话说子牙在前边,後随殷洪。赶过东南,看看到正南上。赤精子看见徒弟赶来,难免此厄,不觉眼中落泪,点头叹曰:“畜生!畜生!今日是你自取此苦,你死後休来怨我。”忙把太极图一抖,放开此图,乃包罗万象之宝,化一座金挢,子牙把四不象一纵,上了金挢。殷洪忙赶至挢边,见子牙在挢上,指殷洪曰:“你赶上挢来与我战三合否?”殷洪笑曰:“连我师父在此,吾也不惧,又何怕你之幻术哉?我来了!”把马一纵,那马上此图了。有诗为证:

  “混沌初开盘古世,太极传下两仪来;四象无穷变化异,殷洪此际丧飞灰。”

  话说殷洪上了此图,一时不觉,杳杳冥冥,心无定见,百事攒来,心想何事,其事即至。殷洪如梦寐一般,心不想莫是有伏兵,果见伏兵杀来,大杀一阵,就不见了。想那姜子牙,霎时子牙来至,两家又杀了一阵:忽然想起朝歌,与生身父王相会,随即到了朝歌,到了午门,至西宫见黄娘娘站立,殷洪下拜,忽的又至馨庆宫,又见杨娘娘站立,殷洪口称姨母,杨娘娘不答应,此乃是太极四象变化无穷之法,心想何物,何物便见;心虑百事,百事即至。只见殷洪左舞右舞,在太极图中,如梦寐如醉痴。赤精子看着他师徒之情,数年殷勤,岂知有今日?只见殷洪将到尽头路,又见他生身母亲姜娘娘,大呼曰:“殷洪你看我是谁?”殷洪抬头看时呀,原来是母亲姜娘娘,殷洪不觉大声曰:“母亲!孩儿莫不是与你冥中相会?”姜娘娘曰:“冤家,你不尊师父之言,要保无道,而罚有道,又发誓言,开口受刑,出口有愿,当日发誓说:“四肢成为飞灰。”你今日上了太极图,眼下要成飞灰之苦。”殷洪听说,急叫:“母亲救我!”忽然不见了姜娘娘,殷洪慌做一堆,只见赤精子大叫曰:“殷洪!你看我是谁?”殷洪看见师父,泣而告曰:“老师!弟子愿保武王灭纣,望乞救命!”赤精子曰:“此时迟了,你已犯天条,不知你见何人,叫你改了前盟?”殷洪曰:“弟子因信申公豹之言,故此违了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