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诗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封神演义 >

第六十回 马元下山助段洪

第六十回 马元下山助段洪

  诗曰:

  玄门久紫真宫,暴虐无端性更残;五厌实痴成恶孽,三花善果属欺谩。纣王帝业桑林晚,周武军威瑞雪寒;堪叹马元成佛去,西岐犹是怯心剜。

  话说黄飞虎大战殷洪,二骑交锋,戟上下,来往相交,约有二十回合。黄飞虎法如风驰电掣,往来加飞,入怀中;殷洪招架不住,只见庞弘走马来助,这壁厢黄天禄纵马摇,敌住庞弘;刘甫舞刀飞来,黄天爵也来接住杀;苟章见众将助战,也冲杀过来;黄天祥年方十四岁,大呼曰:“少待吾来!”马抢来大战苟章;毕环使简走马杀来,黄天化举双接住。且说殷洪敌不住黄飞虎,把一掩就走;黄飞虎赶来,殷洪取出阴阳镜,把白光一晃,黄飞虎滚下骑来,早被郑伦杀出阵前,把黄飞虎抢将过去了;黄天化见父亲坠骑,弃了毕环赶来救父;殷洪见黄天化坐的是玉麒麟,如是道德之士,恐被他所算,忙取出镜子,如前一晃,黄天化跌下鞍鞒,也被擒了。苟章欺黄天祥年幼,不以为意,被天祥一正中左腿,败回行营;殷洪一阵擒二将,掌得胜鼓回营。且说黄家父子五人出城,倒擒了两个去,止剩三个回来;进相府泣报子牙,子牙大惊,问其原故,天爵道:“将镜子一晃,即便拿人。”诉说一遍,子牙十分不悦。且说殷洪回至营甲,令把擒来二将□(左“手”右“台”)来,殷洪明明卖弄他的道术,把镜子取出来,用红的半边一晃,黄家父子睁开二目,见身上已被绳索困住;及推至帐前,黄天化只气得三尸神暴跳,七窍内生烟。黄飞虎曰:“你不是二殿下。”殷洪喝曰:“你怎见得我不是?”黄飞虎曰:“你既是二殿下,你岂不认得我武成王黄飞虎,当年你可记得我在十里亭前放你,午门前救你?”殷洪听罢,呀的一声:“你原来就是大恩人黄飞虎。”殷洪忙下帐,亲解其索,又令放了黄天化。殷洪曰:“你为何降周?”飞虎欠身打躬曰:“殿下!在臣愧不可言,纣王无道,因欺臣妾,故此弃暗投明,归投周主;况今三分天下,有二归周。天下八百诸侯,无不臣服,纣王有十大罪,得罪天下,诛戮大臣,炮烙正士,剖贤人之心,杀妻戮子,荒淫不道,沈湎酒色,峻宇雕墙,广兴土木,天愁民怨,天下皆不愿与之俱生,此殿下所知者也。今蒙殿下释吾父子,乃莫大之恩。”郑伦在旁急止之曰:“殿下不可轻释黄家父子,恐此一回去,又助恶为,乞殿下察之。”殷洪笑曰:“黄将军昔日救吾兄弟二命,今日理当报之。今放过一番,二次擒之,当正国法。”叫左右取衣甲还他。殷洪曰:“黄将车昔日之恩,今已报过了,以後并无他说,再有相逢,幸为留意,毋得自贻伊戚。”黄飞虎感谢出营。正是:昔日施恩今报德,从来万载不生尘。

  且说殷洪放回黄家父子,同至城下,放进城来,到相府参见子牙,子牙大悦。间其故曰:“将军被获,怎能得逃脱此厄?”黄飞虎把上件事说了一遍,子牙大喜。正所谓:“天相吉人。”话说郑伦见放了黄家父子,心中不悦,对殷洪曰:“殿下这番再擒,切不可轻易处治,他前番被臣擒来,彼又私自逃回,这次切宜斟酌。”殿下曰:“他救我,我理当报他,料他也走不出吾之手。”次日,殷洪领众将来城下,坐名请子牙答话。探马报入相府,子牙对诸门人曰:“今日会殷洪,须是看他怎样个镜子?”传令排队伍炮声响亮,招展,出城对子马,各分左右,诸门人翅排开;殷洪在马上把画戟指定言曰:“姜尚为何造反?你也曾为商臣,一旦辜恩,情殊可恨。”子牙欠身曰:“殿下此言差矣!为君者当爱养百姓,听纳忠言,岂可暴虐无辜,使天下之人流离失所,困苦颠连,各有怨叛之心;盖因纣王无道,天愁民怨,天下皆与为仇,天下共叛之,岂西周故逆王命哉?今天下皆已归周,殿下又何必逆天强为,恐有後悔。”殷洪大喝曰:“谁与我把姜尚擒了。”左队内庞弘大叱一声,走马滚临阵前,用两条银装锏,冲杀过来,哪吒登风火轮,摇战住;刘甫出马来战,又有黄天化接住杀;毕环助战,又有杨戬接住杀。且说苏侯同子苏全忠,在辕门看殷洪走马来战姜子牙,子牙仗剑相迎。怎见得?

  这场恶杀:扑咚咚陈皮鼓响,血沥沥库朱砂;槟榔马上叫活拿,便把人参捉下。

  暗防风鬼前乌头,便撞飞抓好杀;只杀得附子染黄沙,都为那地黄天子驾。

  话说两家锣鸣鼓响,惊天动地,喊杀之声,地沸天翻。且说子牙同殷洪未及三四合,祭打神鞭来打殷洪,不知殷洪内衬紫绶仙衣,此鞭打在身上,只当不知;子牙忙收了打神鞭。哪吒战住庞弘,忙祭起乾坤圈,一圈将庞弘打下马,复胁下一刺死。殷洪见刺杀庞弘,大叫曰:“好匹夫!伤吾大将。”弃了子牙,忙来战哪吒,戟并举,杀在虎穴。却说杨戬战毕环未及数合,杨戬放出哮天犬,将毕环咬了一口,毕环负痛,把头一缩,措手不及,被杨戬复上一刀,可怜死於非命,二人俱进封神台去了。殷洪战住哪吒,忙取阴阳境,照着哪吒一晃,哪吒不知就里,见殷洪拿镜子照他晃,不知哪吒乃莲花化身,不系精血之体,怎的晃他死?殷洪连晃数晃,全无应验;殷洪着忙,只得又战。彼时杨戬看见殷洪拿着阴阳镜,慌忙对子牙曰:“师叔快退後,殷洪拿的是阴阳镜,方弟子见打神鞭,虽打殷洪不曾着重,此必有暗宝让身,如今又将此宝来晃哪吒,幸哪吒非血肉之躯,自是无恙。”

  子牙听说,忙命邓婵玉陪助哪吒一石,以襄成功。婵玉听说,把马一纵,将五光石掌在手上,望殷洪打来。正是:发手石来真可羡,殷洪怎免面皮青。

  殷洪与哪吒大战局中,不防邓婵玉一石打来,及至着伤,打得头肯眼肿,呵呀一声,拨骑就走。哪吒斜刺里一劈胸刺来,亏杀了紫绶仙衣,尖也不曾刺入分毫。哪吒大惊,不敢追袭;子牙掌得胜鼓进城。

  殷洪败回大营,面上青肿,切齿深恨姜尚:“若不报今日之耻,非大丈夫之所为也。早且说杨戬在银安殿,启子牙曰:“方弟子临阵,见殷洪所拿实是阴阳镜,今日若不是哪吒,定然坏了几人,弟子往太华山去走一遭,见赤精子师伯,看他如何说。”子牙沈吟半响,方许前去。杨戬离了西岐,借土遁到太华山来,随风而至,来到高山,收了遁术,迳进云霄洞来。赤精子见杨戬进洞,门曰:“杨戬!你到此有何话说?”杨戬行礼,口称:“师伯!弟子来见,求借阴阳镜,与姜师叔暂破商朝大将,随即奉上。”赤精子曰:“前日殷洪带下山去,我使助子牙伐纣难道他不说有宝在身?”杨戬曰:“弟子单为殷洪而来,现殷洪不曾归周,如今反伐西岐。”道人听罢,顿足叹曰:“吾错用其人,将一洞珍宝,尽岸殷洪。岂知这畜生,反生祸乱。”赤精子命杨戬:“你先回去,我随後就至。”杨戬辞了赤精子,借土遁回西岐,进相府来见子牙,子牙问曰:“你往太华山,见你师伯如何说?”

  杨戬曰:“果是师伯的徒弟殷洪,师伯随後就来。”子牙心下焦闷。

  过了三日,门官报入殿前:“赤精子老爷到了。”子牙忙迎出府前,二人携手上殿;赤精子曰:“子牙公!贫道得罪;吾使殷洪下山助你同进五关,使这畜生身归故土。岂知负我之言,反生祸乱。”子牙曰:“道兄如何把阴阳镜,也付与他?”赤精子曰:“贫道将一洞珍宝,尽岸与殷洪,恐防东进有碍,又把紫绶仙衣与他护身,可避刀兵水火之灾;这孽障不知听何人唆使,中途改了念头。也罢,此时还未至大决裂,我明日便他进西岐赎罪便了。”一宿不表。次日赤精子出城,至营大呼曰:“辕门将士!传进去,着殷洪出来见我。”话说殷洪自败在营,调养伤痕,切齿深恨,欲报一石之雠;忽军士报:“有一道人,坐名要千岁答话。”殷洪不知是师父前来,随即上马,带刘甫、苟章,一声炮响,齐出辕门;殷洪看见是师父,便是置身无地,欠身打躬,口称:“老师!弟子殷洪甲胄在身,不能全礼。”赤精子曰:“你在洞中,怎样对我讲,你如今反伐西岐,是何道理?徒弟你曾发誓在先,仔细你四肢成为飞灰也。好好下马,随吾进城,以赎前日之罪,庶免飞灰之祸;如不从我之言,那时大难临身,悔无及矣。”殷洪曰:“老师在上,容弟子一言告禀。殷洪乃纣王之子,怎的反助武王,古云:『子不言父过。』况敢从反叛而弑父哉,即人神仙佛,不过先完纲常彝伦,方可言其冲举,又云:『未修仙道,先修人道。』人道未完,仙道远矣。且老师之教弟子,且不论证佛成仙,亦无有教人有弑父逆伦之子。即以此奉告老师,老师何以教我?”赤精子笑曰:“畜生!纣王逆伦灭纪,惨酷不道,杀害忠良,淫酗无忌,天之绝商久矣;故生武周,继天立极,天心效顺,百姓来从,你之助周,尚可延商家一脉,你若不听的吾言,这是大数已定,纣恶贯盈,而遗疚於子孙也。

  可速速下马,忏悔往愆,吾当与你解释此愆尤也。”殷洪在马上正色言曰:“老师请回,未有师尊教人以不忠不考之事者。弟子实难从命,俟弟子破了西岐逆贼,再来与老师请罪。”赤精子大怒:“畜生不听师言,敢肆行如此。”仗手中剑飞来直取,殷洪将戟架住版曰:“老师何苦深为子牙,自害门弟。”赤精子曰:“武王乃是应运圣君,子牙是佐周名世,子何得逆天而行横暴乎?”又把宝剑直砍来。殷洪又架剑,口称:“老师!我与你有师生之情,你如今自失骨肉,而动声色,你我师生之情何在?若老师必执一偏之见.致动声色,那时不便,可惜前情教弟子一场成为画饼耳。”道人大骂:“负义匹天,倘敢巧言。”又一剑砍来。殷洪面红火起:“老师!你偏执己见,我让你三次,以尽师礼,这一剑我不让你了。”赤精子大怒,又一剑砍来,殷洪发手赴面交还。正是:师徒共战抡剑戟,悔却当初救上山。

  话说殷洪回手与师父交兵,已是逆命於天,战未数合,殷洪把阴阳镜拿出来,欲晃赤精子。赤精子见了,恐有差讹,即借纵地金光法走了;进西岐城来至相府。子牙接住,间其详细,赤精子从头说了一遍,众门弟不服,俱说:“赤老师!你太弱了,岂有徒弟与师尊对持之礼?”

  赤精子无言可答,纳闷厅堂。且说殷洪见师父也逃遁了,其志益高,正在中军,与苏侯共议破西岐之策;忽辕门军士来报:“有一道人求见。”殷洪传令:“请来。”只见营外来一道人,身不满八尺,面加瓜皮,獠牙巨口,身穿大红,顶上带一串念珠,乃是人之顶骨,又挂一金镶瓢,是半个人脑袋,眼耳鼻中冒出火,如顽蛇吐信一般;殷洪同诸将观之骇然。那道人上帐,稽首而言曰:“那一位殷殿下?”

  殷洪答曰:“吾是殷洪,不知老师那座名山,何处洞府?今到小营有何事吩咐?”。道人曰:“吾乃骷髅山白骨洞一气仙马元是也。遇申公豹请吾下山,助你一臂之力。”殷洪大喜,请马元上帐坐下:“请问老师吃斋吃荤?”道人曰:“吾乃吃荤。”殷洪传令军中治酒,管待马元。当日已过。次日,马元对殷洪曰:“贫道既来相助,今日吾当会姜尚一会。”殷洪感谢,道人出营至城下,只请姜子牙答话,报马报入相府:“启丞相!城外有一道人,请丞相答话。”子牙曰:“吾有三十六路征伐之厄,理当会他。”传令排队伍出城,子牙随带众将诸门人出得城来,只见对面来一道人,甚为丑恶。怎见得?有诗为证:“发似朱砂面如瓜,金睛凸暴冒红霞;窍中吐出顽蛇信,上下料生利刃牙。大红缨上云光吐,金花冠拴紫玉花;腰束丝绦太极扣,太阿宝剑手中拿。封神榜上无名姓,他与西方是一家。”

  话说子牙至军前问回曰:“道者何名?”马元答曰:“吾乃一气仙马元是也。申公豹请吾下山,来助殷洪,共破逆天大恶,姜尚!休言你阐教高妙,吾特来擒汝,与截数吐气。”子牙曰:“申公豹与吾有隙,殷洪误听彼言,有背师教,逆天行事,助极恶贯盈之主,反伐有道之君,道者既是鬲明,何得不顺天从人,而反其所事哉?”马元笑曰:“殷洪乃纣王亲子,彼何得反说他逆天行,终不然,转助尔等,叛逆其君父,方是顺天应人?姜尚!还亏你是玉虚门下,自称道德之士,据此看来,直满口胡言,无父无君之辈,我不诛你,更待何人。”仗剑跃步砍来,子牙手中剑劈面交还;未及数合,子牙祭打神鞭打将来,马元不是封神榜上人,被马元看见,伸手接住鞭,收在豹皮囊里,子牙大惊。正战之间,忽一人走至马军前,凤翅盔,金锁甲,大红袍,自玉带,紫骅骝,大叱一声:“丞相吾来也!”子牙看时,乃秦州运粮官,猛虎大将军武荣,因催粮至此,见城外杀,故来助战。一马冲至军前,展刀大战,马元抵武荣这口刀不住;真若山崩地裂,渐渐筋力难持。马元默念□(左“口”右“兄”),道声:“疾!忽脑袋後伸出一只手来,五个指头,好似五个斗大冬瓜,把武荣抓在空中,望下一,一脚踏住大腿,两只手掇定一只腿,一撕两块,血滴滴取出心来,对定子牙众门人,喳喳,嚼在肚里,大呼曰:“姜尚捉住你时,也是这样为例。”把众将吓得魂不附体,马元仗剑又来搦战;土行孙大呼曰:“马元少待行恶,吾来也。”轮开大棍就打马元,马元及至看时,是一个矮子;马元笑而问曰:“你来做甚麽?”土行孙曰:“特来擒你。”又是一棍打来,马元大怒:“好孽障?”绰步撩衣,把剑往下就劈,土行孙身子伶俐,展动棍,就势已钻在马元身後,提着铁棍,把马元的大腿,连腰打了七八棍,把马元打得骨软筋酥,招架着实费力;怎禁得土行孙在穴道上行,马元急了,念动真言,伸出那一只神手,抓着土行孙,望下一;马元不知土行孙有地行道术,在地下,就不见了;马元曰:“想是很了,怎麽杀,连影儿也不见了。”正是:马元不诚地行术,尚疑双眼认模糊。

  且说邓婵玉在马上,见马元将土行孙碎不见了,只管在地上;邓婵玉取五光石,发手打来,马元未曾提防,脸上被一石头,只打的金光乱冒,呀的一声,把脸一抹,大骂:“是何人暗算打我?”只见杨戬纵马舞刀,直取马元,马元仗剑来战杨戬,杨戬刀势,疾如雷电,马元架不住三尖刀,只得又念真言,复现出一只神手,将杨戬抓在空中,往下一,也想撕武荣一般,把戬心肺取将出来,血滴滴吃了,马元指子牙曰:“今日且饶你多活一夜,明日再来会你。”马元回营,殷洪见马元术精神奇,食人心肺,这等凶猛,心中甚是大悦,掌鼓回营,治酒与大小将校会饮。至初更时分不表。且说子牙进城至府,自思:“今日见马元这等凶恶,把人心活活的吃了,从来未曾见此等异人,杨戬虽是如此,不知吉凶。”正是放心不下。却说马元同殷洪等饮酒至二更时分,只见马元双眉紧皱,汗流如雨,殷洪曰:“老师为何如此?”马元曰:“腹中有点疼痛。”郑伦答曰:“想必吃了生人心,故此腹中作痛,吃些热酒冲一冲,自然无事。”马元命取热酒来吃了,越吃越痛;马元忽的大叫一声,跌倒在地下乱滚,只叫:“痛杀我也!”

  腹中骨碌碌的响,郑伦曰:“老师腹中有响声,请往後营方便方便,或者无事,也未可知。”马元只得往後边去。岂知是杨戬用八九玄功,变化腾挪之妙,将一枚奇丹,使马元泻了三日,泻的马元瘦了一半。

  且说杨戬回西岐来见子牙,备言前事;子牙大喜,杨戬对子牙曰:“弟子权将一粒丹,使马元失其形神,丧其元气,然後再做处治,谅他有六七日,不能得出来会战。”正言之间,忽哪吒来报:“文殊广法天尊驾至。”子牙忙迎至银安殿行礼毕,又见赤精子稽首坐下,文殊广法天尊曰:“恭喜子牙公!金台拜将吉期甚近。”子牙曰:“今殷洪背师言,而助苏护征伐西岐,黎庶不安,又有马元凶顽肆虐,不才如坐针毡。”文殊广法天尊曰:“子牙公!贫道因闻马元来伐西岐,恐误你三月十五日拜将之辰,故此来收马元,子牙公可以放心。”子牙大喜道:“得道兄相助,姜尚幸甚,国家幸甚,但不知用何策治之?”

  天尊附子牙耳曰:“如要伏马元,须是如此如此,自然成功。”子牙忙传令杨戬领法旨,杨戬得令自去策应。正是:马元今入牢笼计,可见西方有圣人。

  话说子牙当日申牌时辰,骑四不象,单人独骑,在商朝辕门外作探望探子,用剑指东望西,只见巡哨探马报入中军曰。“禀殿下!有子牙独自一个,在营前探听消息。”殷洪问马元曰:“老师!此人今日如此模样,探我行营,有何奸计?”马元曰:“前日误被杨戬这,中其奸计,使贫道有失形之累,待吾前去擒来,方消吾恨。”马元出营,见子牙怒起,大叫:“姜尚不要走,吾来了!”绰步上来,仗剑来取子牙;子牙忙用剑相还,步兽相交,未数合,子牙拨骑败走。马元只要拿姜子牙的心重,怎肯轻放,随後赶来。不知马元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封神演义》


国学迷 歷代籌邊略目錄類編卷二至卷三.djvu 歷代籌邊略卷一至卷五.djvu 歷代籌邊略卷六至卷八.djvu 歷代籌邊略卷九至卷十一.djvu 歷代籌邊略卷十二至卷十四.djvu 歷代籌邊略卷十五至卷十七.djvu 歷代籌邊略卷十八至卷二十.djvu 歷代籌邊略卷二十一至卷二十二.djvu 歷代籌邊略卷二十三至卷二十四.djvu 歷代籌邊略卷二十五至卷二十六.djvu 歷代籌邊略卷二十七至卷二十八.djvu 歷代籌邊略卷二十九至卷三十.djvu 歷代籌邊略卷三十一至卷三十二.djvu 歷代籌邊略卷三十三至卷三十四.djvu 歷代籌邊略卷三十五至卷三十六.djvu 歷代籌邊略卷三十七至卷三十八.djvu 歷代籌邊略卷三十九至卷四十.djvu 歷代籌邊略卷四十一至卷四十二.djvu 歷代籌邊略卷四十三至卷四十四.djvu 歷代籌邊略卷四十五至卷四十六.djvu 歷代籌邊略卷四十七至卷四十八.djvu 歷代籌邊略卷四十九至卷五十.djvu 歷代籌邊略卷五十一至卷五十二.djvu 歷代籌邊略卷五十三至卷五十四.djvu 歷代籌邊略卷五十五至卷五十六.djvu 歷代籌邊略卷五十七至卷五十八.djvu 歷代籌邊略卷五十九至卷六十.djvu 歷代籌邊略卷六十一至卷六十二.djvu 歷代籌邊略卷六十三至卷六十四.djvu 歷代籌邊略卷六十五至卷六十六.djvu 歷代籌邊略卷六十七至卷六十八.djvu 歷代籌邊略卷六十九至卷七十.djvu 歷代籌邊略卷七十一至卷七十二.djvu 歷代籌邊略卷七十三至卷七十四.djvu 歷代籌邊略卷七十五至卷七十六.djvu 歷代籌邊略卷七十七至卷七十八.djvu 歷代籌邊略卷七十九至卷八十.djvu 歷代籌邊略卷八十一至卷八十二.djvu 歷代籌邊略卷八十三至卷八十四.djvu 元和郡縣志卷一.djvu 元和郡縣志卷二至卷三.djvu 元和郡縣志卷四至卷六.djvu 元和郡縣志卷七至卷九.djvu 元和郡縣志卷十至卷十一.djvu 元和郡縣志卷十二至卷十五.djvu 元和郡縣志卷十六至卷十八.djvu 元和郡縣志卷十九至卷二十.djvu 元和郡縣志卷二十一至卷二十四.djvu 元和郡縣志卷二十五至卷二十七.djvu 元和郡縣志卷二十八至卷二十九.djvu 元和郡縣志卷三十至卷三十一.djvu 元和郡縣志卷三十二至卷三十三.djvu 元和郡縣志卷三十四至卷三十五.djvu 元和郡縣志卷三十六至卷三十八.djvu 元和郡縣志卷三十九至卷四十.djvu 乾隆府廳州縣圖志卷一.djvu 乾隆府廳州縣圖志卷二至卷三.djvu 乾隆府廳州縣圖志卷四至卷五.djvu 乾隆府廳州縣圖志卷六至卷八.djvu 乾隆府廳州縣圖志卷九至卷十一.djvu 乾隆府廳州縣圖志卷十二至卷十三.djvu 乾隆府廳州縣圖志卷十四至卷十六.djvu 乾隆府廳州縣圖志卷十七至卷十九.djvu 乾隆府廳州縣圖志卷二十至卷二十一.djvu 乾隆府廳州縣圖志卷二十二至卷二十三.djvu 乾隆府廳州縣圖志卷二十四至卷二十六.djvu 乾隆府廳州縣圖志卷二十七至卷三十.djvu 乾隆府廳州縣圖志卷三十一至卷三十二.djvu 乾隆府廳州縣圖志卷三十三至卷三十四.djvu 乾隆府廳州縣圖志卷三十五至卷三十七.djvu 乾隆府廳州縣圖志卷三十八至卷四十.djvu 乾隆府廳州縣圖志卷四十一至卷四十二.djvu 乾隆府廳州縣圖志卷四十三至卷四十五.djvu 乾隆府廳州縣圖志卷四十六至卷四十八.djvu 乾隆府廳州縣圖志卷四十九至卷五十.djvu 駱文忠公奏議卷一.djvu 駱文忠公奏議卷二.djvu 駱文忠公奏議卷三.djvu 駱文忠公奏議卷四.djvu 駱文忠公奏議卷五.djvu 駱文忠公奏議卷六.djvu 駱文忠公奏議卷七.djvu 駱文忠公奏議卷八.djvu 駱文忠公奏議卷九.djvu 駱文忠公奏議卷十.djvu 駱文忠公奏議卷十一.djvu 駱文忠公奏議卷十二.djvu 駱文忠公奏議卷十三.djvu 駱文忠公奏議卷十四.djvu 駱文忠公奏議卷十五.djvu 駱文忠公奏議卷十六.djvu 駱文忠公奏稿卷一至卷二.djvu 駱文忠公奏稿卷三.djvu 駱文忠公奏稿卷四.djvu 駱文忠公奏稿卷五.djvu 駱文忠公奏稿卷六.djvu 駱文忠公奏稿卷七.djvu 駱文忠公奏稿卷八.djvu 駱文忠公奏稿卷九.djvu 駱文忠公奏議卷十至卷十一_駱秉章駱氏花縣.djvu 駱文忠公奏議_駱秉章駱氏花縣.djvu 光緒政要卷一至卷二_沈桐生崇義堂上海.djvu 光緒政要卷三至卷四_沈桐生崇義堂上海.djvu 光緒政要卷五_沈桐生崇義堂上海.djvu 光緒政要卷六_沈桐生崇義堂上海.djvu 光緒政要卷七_沈桐生崇義堂上海.djvu 光緒政要卷八_沈桐生崇義堂上海.djvu 光緒政要卷九至卷十_沈桐生崇義堂上海.djvu 光緒政要卷十一_沈桐生崇義堂上海.djvu 光緒政要卷十二_沈桐生崇義堂上海.djvu 光緒政要卷十三_沈桐生崇義堂上海.djvu 光緒政要卷十四_沈桐生崇義堂上海.djvu 光緒政要卷十五_沈桐生崇義堂上海.djvu 光緒政要卷十六_沈桐生崇義堂上海.djvu 光緒政要卷十七_沈桐生崇義堂上海.djvu 光緒政要卷十八至卷十九_沈桐生崇義堂上海.djvu 光緒政要卷二十_沈桐生崇義堂上海.djvu 光緒政要卷二十一_沈桐生崇義堂上海.djvu 光緒政要卷二十二_沈桐生崇義堂上海.djvu 光緒政要卷二十三_沈桐生崇義堂上海.djvu 着意栽花花不发,等闲插柳柳成阴 睹橐驼谓马肿背 瞻望弗及 矛头淅米剑头炊 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 知之非艰,行之惟艰 知人则哲,惟帝难之 知人未易,人未易知 知人知面不知心 知其一,不知其二 知其一,未知其二 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知其雄,守其雌 知命者不立于岩墙之下 知子莫若父,知臣莫若君 知德者鲜 知止不殆,可以长久 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 知耻近乎勇 知臣莫若君,知子莫若父 破觚为圆,斫雕为朴 破镜飞上天 硕大无朋 碧梧栖老凤凰枝 磨刀霍霍向猪羊 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乐征伐自诸侯出 礼云礼云,玉帛云乎哉;乐云乐云,钟鼓云乎哉 礼仪三百,威仪三千 礼多人不怪 礼失而求诸野 礼经三百,威仪三千 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 礼轻人意重,千里送鹅毛 礼闻来学,不闻往教 社稷为重,君为轻 祖述尧舜,宪章文武 神以知来,知以藏往 神罔时恫 祭神如神在 祸不单行 祸从口出,病从口入 祸生有胎 祸福无门,唯人所召 禄在其中 福履绥之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福生有基,祸生有胎 禹恶旨酒而好善言 禹汤罪己,其兴也勃焉 禹疏仪狄,绝旨酒 秀外而慧中 秋风吹渭水 种桃道士归何处 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 秦皇扫六合,虎视何雄哉 积羽沉舟,群轻折轴 移风易俗,莫善于乐 稍纵即逝 穆穆皇皇 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穿井而饮,耕田而食 窃钩者诛,窃国者侯;侯之门,仁义存 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窘若囚拘 立贤无方 立遭以长不以贤,立子以贵不以长 童子何知 竭泽而渔,非不得鱼,明年无鱼 竭股肱之力,加之以忠贞 笑骂由人笑骂,好官我自为之 笔则笔,削则削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 笙歌归院落,灯火下楼台 等闲白了少年头 管仲之器小哉 管仲得君如彼其专也,行乎国政如彼其久也,功烈如彼其卑也 管城子无食肉相 箪瓢屡空,晏如也 箫韶九成,凤凰来仪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精气为物,游魂为变 糊其口于四方 糜鹿游姑苏 糟糠不厌 糟糠之妻不下堂 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贱行乎贫贱 素患难行乎患难 素月流天 索我于枯鱼之肆 紫陌红尘拂面来,无人不道看花回 緜緜瓜瓞 纡青拖紫,朱丹其毂 纣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恶居下流,天下之恶皆归焉 约我以礼 纵死犹闻侠骨香 细筋入骨如秋鹰,字外出力中藏棱 终温且惠 经之营之,不日成之 绝圣弃智 绰绰有裕 绰绰然有余裕 维其有之,是以似之 缘督以为经 罄南山之竹,书罪无穷;决东海之波,流恶难尽 罪入不孥 羊质虎皮,见草而悦,见豺而战,忘其皮之虎 美不美,乡中水;亲不亲,故乡人 美恶不嫌同辞 美盛德之形容 羚羊挂角,无迹可求 羞与绛灌为伍 羞恶之心,人皆有之 群居终日,言不及义,好行小慧,难矣哉 翕翕訾訾 翠袖殷勤捧玉钟 翩然一只云间鹤,飞去飞来宰相衙 翩翩浊世之佳公子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