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封神演义 >

第四十五回 燃灯议破十绝阵

第四十五回 燃灯议破十绝阵

  诗曰:

  天绝阵中多猛烈,若逢天烈更离堪;秦完凑数皆天定,袁角遭诛是性贪。雷火烧残今已两,困仙缚去不成三;区区十阵成何济,赢得封神榜上谈。

  话说众人正议破阵主将,彼此推让,只见空中来了一位道人,跨鹿乘云,香风袭袭。怎见得他相貌稀奇,形容古怪!真是仙人班首,佛祖流源。有诗为证:“一天瑞彩光摇曳,五色祥云飞不彻;鹿鸣空内九臬声,紫芝色秀千层叶。中门现出真人相,古怪容颜原自别;神舞虹霓透汉霄,腰悬宝无生灭。灵鹫山下号燃灯,时赴蟠桃添寿域。”

  众仙知是灵鹫山元觉洞燃灯道人,齐下篷来,迎接上篷。行礼坐下,燃灯曰:“众道友先至,贫道来迟,幸勿以此介意。

  方今十绝阵甚是凶恶,不知以何人为主?”子牙欠身打躬曰:“专候老师指教。”燃灯曰:“吾此来实与子牙代劳,执掌符印;二则众友有厄,特来解释;三则了吾念头。子牙公请了,可将符印交与我。”子牙与众人俱大喜曰:“道长之言,甚是乏谬。”随将符印拜送燃灯。燃灯受符印,谢过众道友,共商议破十阵之策。正是:雷部正神施猛力,神仙杀戒也难逃。

  话说燃灯道人安排破阵之策,不觉心上咨嗟;此一劫必损吾十友。且说闻太师在营中,请十天君上帐,坐而问曰:“十阵可曾完全?”秦完曰:“完已多时,可着人下战书知会,早早成功,以便班师。”闻太师忙修书,命邓忠往子牙处下了战书;有哪吒见邓忠来至。便问曰:“有何事至此?”邓忠答曰:“来下战书。”哪吒报与子牙:“邓忠下书。”子牙命接上来,书曰:“征西大元戎太师闻仲,书奉丞相姜子牙麾下:古云:『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今无故造反,得罪於天下,为天下所共弃者也。』屡奉天讨,不行悔罪,反恣肆虐暴,杀害王师,致辱朝廷,罪在罔赦。今摆此十绝阵已完,与尔共决胜负;特看邓忠将书通会,可准定日期,候尔破敌。战书到日,即此批宣。”

  子牙看罢原书,批回“三日後会战。”邓忠回见闻太师,三日後会阵。闻太师乃在大营中,设席款待十天君,大吹大擂畅饮。酒至三更,出中军帐,猛见周家芦篷里,众道人顶上现出庆云瑞彩,或金灯贝叶,瑶珞垂珠,似檐前滴水,涓涓不断。十天君惊曰:“昆仑山诸人到了。”众皆骇异,各归本阵,自去留心。不觉便是三日,那日早晨,成汤营里炮响,喊声齐起,闻太师出营在辕门口,左右分开队伍,乃邓、辛、张、陶四将,十阵主各按方向而立;只见西岐芦篷里,隐隐飘,霭霭瑞气,两边列三山五岳门人,只见头一对是哪吒、黄天化出来,二对是杨戬、雷震子,三对是韩毒龙与薛恶虎,四对是金吒、木吒。只见得有诗为证:“玉磬金钟声两分,西岐城下吐祥云:从今大破十绝阵,雷祖英名万载闻。”

  话说燃灯掌握元戎,领众仙下篷步行排班,缓缓而行;只见赤精子对广成子,太乙真人对灵宝大法师,道德真君对惧留孙;文殊广法天尊对普贤真人,慈航道人对黄龙真人,玉鼎真人对道行天尊;十二位上仙,齐齐整整,摆在当中。梅花鹿上坐燃灯道人,赤精子击金钟,广成子击玉磬,只见天绝阵内一声钟响,阵门开处,两摇。见一道人怎生模样:面如蓝靛,发似朱砂,骑黄斑虎出阵;但见:莲子箍,头上着,绛绡衣,绣白鹤,手持四楞黄金锏,暗带擒仙玄妙索。荡三山,游东岳,金鳌岛内烧丹药;只因烦恼共嗔痴,不在高山受快乐。

  且说天绝阵内,秦天君飞出阵来,燃灯道人看左右,暗思并无一个在劫先破此阵之人,正话说未了,忽然空中一阵风声,飘飘落下一位仙家;乃玉虚宫第五位门人邓华是也。拎一根方天画戟,见众道人打个稽首曰:“吾奉师命,特来破天绝阵。”燃灯点头自思道:“数定在先,怎逃此厄?”尚未回言,只见秦天君大呼曰:“玉虚教下!

  谁来见吾此阵。”邓华向前言曰:“秦完慢来,不必特强。

  自肆猖獗!”秦完曰:“你是何人,敢出大言?”邓华曰:“业障!你连我也认不得了?吾乃玉虚宫门下邓华是也。”秦完曰:“你敢来会我此阵否?”邓华曰:“既奉敕下山,怎肯空回?”提画戟就刺。秦完催鹿相还,步鹿交加,杀在天绝阵前,只见得:这一个轻移道步,那一个兜转黄斑。轻移道步,展动描金五色;兜转黄斑,金锏使开龙摆尾。

  这一个道心退後恶心生,那一个那顾长生真妙诀;这一个蓝脸上杀光直透三千丈,那一个粉脸上恶气冲破五云瑞。一个是雷部天君,施威仗勇;一个是日宫神圣,气概轩昂。正是:封神台上标名客,怎免诛身戮体灾?

  话说秦天君与邓华战未及三五回合,空丢一锏,往阵里就走。邓华随後赶来,见秦完未进阵门去了,邓华赶入阵内。秦天君见邓华赶来,急上了板台,台上有几案,案上有三首;秦天君将执在手中,连转数转,将往下一掷,雷声交作。只见邓华昏昏惨惨,不知南北东西,倒在地下。秦完下板台,将邓华取了首级,拎出阵来,大呼曰:“昆仑教下!谁敢再观吾天绝阵也?”燃灯看见,不觉咨嗟,可怜数年道行,今日结果;又见秦完复来叫阵,乃命文殊广法天尊先破此阵,燃灯吩咐务要小心,文殊曰:“知道。”领法牒,作歌出曰:“欲试锋芒敢惮劳,云霄宝匣玉龙号;手中紫气三千丈,顶上凌云百尺高。金阙晓临谈道德,玉京时去种蟠桃;奉师法旨离仙府,也到红尘走一遭。”

  文殊广法天尊问曰:“秦完!你截教无拘无束,原自快乐;为何摆此天绝阵,陷害生灵?我今既来破阵,必开杀戒,非是我等灭却慈悲,无非了此前因,你等勿自後悔。”秦完大笑曰:“你等是闲乐神仙,怎的也来受此苦恼?你也不知吾所阵中无尽无穷之妙?非我逼你,是你等自取大厄。”文殊广法天尊笑曰:“也不知是谁取绝命之灾?”秦完大怒,执锏就打。天尊道:“善哉!”将剑挡架招隔,未及数合,秦完败走进阵。天尊赶到天绝阵门首,见里风飒飒寒雾,萧萧悲风,也自迟疑,不敢擅入。只听得後面金钟响处,只得要进阵去;天尊把手往下一指,平地有两朵白莲现出,天尊足踏二莲,飘飘而进。秦天君大呼曰:“文殊广法天尊纵你开口有金莲,随手有白光,也出不得吾天绝阵也。”天尊笑曰:“此何难哉?”把口一张,有斗大一个金莲喷出;左手五指有五道白光,垂地倒往上卷,白头顶上有一朵莲花,花上有五盏金灯引路。且说秦完将三首如前施展,只见文殊广法天尊顶上也有庆云升起,五色毫光,内有璎珞垂珠,挂墙下来;手托七宝金莲,现了化身。只见得:悟得灵台体自殊,自由自在法难拘;莲花久已朝元海,璎珞垂丝顶上珠。

  话说秦天君把摇了数十摇,也摇不动广法天尊。天尊在光里言曰:“秦完!贫道今日放不得你,要开吾杀戒。”把遁龙桩望空中一撒,将秦天君遁住了。此桩按三寸,桩上下有三圈,将秦完缚得逼直。广法天尊对昆仑打个稽首曰:“弟子今日开此杀戒。”将宝剑一劈,取了秦完首级,提出天绝阵来。闻太师在黑麒麟上,一见秦完被斩,大叫一声:“气杀老夫!”催动坐骑,大叫:“文殊休走!吾来也!”天尊不理,麒麟来得甚急,似一阵黑烟滚来。只见得後人有诗赞曰:“怒气凌空怎按摩,一心只要动干戈;休言此阵无赢日,纵有奇谋俱自讹。”

  且说燃灯後面黄龙真人乘鹤飞来,阻住闻太师曰:“秦完天绝阵坏吾邓华师弟,想秦完身亡,足以相敌。今十阵方破一,还有九阵未见雌雄;原是斗法,不必特强,你且暂退。”

  只听得地烈阵一声钟响,赵江在梅花鹿上,作歌而出:“妙妙妙中妙,玄玄玄更玄;动言俱演道,默语是神仙。在掌如珠易,当空似月圆;功成归物外,直入大罗天。”

  赵天君大呼曰:“广法天尊!既破了天绝阵,谁敢会找地烈阵麽?”冲杀而来。燃灯道人命韩毒龙破地烈阵走一道。韩毒龙跃身而出,大呼曰:“不可乱行,吾来也!”赵天君问曰:“你是何人,敢来见我!”韩毒龙曰:“道行天尊门下韩毒龙是也。奉燃灯师父法旨,特来破你地烈阵。”赵汪笑曰:“你不过毫末道行,怎敢来破吾阵,空丧性命?”提手中剑飞来直取。韩毒龙手中剑赴面交还,剑来剑架,犹如紫电飞空,一似寒冰出谷。战有五六回合,赵江掩一剑,望阵内败走;韩毒龙随後赶来,赶至阵中。赵天君上了板台,将五方摇动,四下里怪云卷起,一声雷鸣;上有火罩,下上夹攻,雷火齐发。可怜韩毒龙不一时身体成为齑粉,一道灵魂往封神台来,有清福神引进去了。且说赵天君复上梅花鹿出阵,大呼:“阐教道友!着别个有道行的来见此阵,毋得使根行浅薄之人,至此枉送性命。谁敢再来会我此阵?”燃灯道人曰:“惧留孙去一番。”惧留孙领命作歌而来:“交光日月炼金英,二粒灵珠透室明;摆动乾坤知道力,逃移生死见功成。逍遥四海留踪迹,归在玄都立姓名;直上五云云路稳,彩鸾朱鹤自来迎。”

  惧留孙跃步而出,见赵天君纵鹤而来;怎生妆束,但见:碧玉冠一点红,翡翠袍花一丛;丝绦结就乾坤样,足下常登两朵云。太阿剑现七星,诛龙虎斩妖精;九龙岛内真龙士,要与成汤立大功。

  惧留孙曰:“赵江!你乃截教之仙,与吾辈大不相同,立心险恶,如何摆此恶阵,逆天行事?休言你胸中道术,只怕你封神台上难逃目下之灾。”赵天君大怒,提剑飞来直取。惧留孙执剑对面交还,未及数合,依前走入阵内。惧留孙随後赶至阵前,不敢轻进,只听得後有钟声催响,只得入阵。赵天君已上板台,将五方如前运用;惧留孙见势不好,先把天门开了,现出庆云,保护其身;然後取困仙绳,令黄巾力士:“将赵江拿在芦篷,听候指挥。”但见:金光出手万仙惊,一道仙风透体生;地烈阵中施妙法,平空提出上芦栅。

  话说惧留孙将困仙绳命黄巾力士提往芦篷中去,将赵江跌的三昧火七窍中喷出,遂破了地烈阵。惧留孙徐徐而回。闻太师又见破了地烈阵,赵江被擒,在黑麒麟背上,声若巨雷,大叫曰:“惧留孙休走!吾来也!”时玉鼎真人曰:“闻兄不必这等,我辈奉玉虚宫符命下山。身惹红尘,来破十阵;破两阵,倘有八阵未见明白。况原言过斗法,何劳声色,非道中之高明也。”把闻太师说得默默不言。燃灯道人命暂且回去,闻太师亦进老营,请八阵主帅议曰:“今方破二阵,反伤二位道友,使我闻仲心下实是不忍。”董天君曰:“事有定数,既到其间,亦不容收拾。如今把吾风吼阵建成大功。”

  与闻太师共议不提。话说燃灯道人回至篷上,惧留孙将赵江提在芦篷下,来启燃灯。燃灯曰:“将赵江吊在芦篷上。”

  众仙启燃灯道人:“风吼阵明日可破麽?”燃灯道:“破不得,这风吼阵非世间风也;此风乃地水火之风,若一运动之时,风内有万刀齐至,何以抵当?须得先借得定风珠,治住了风,然後此阵力能破得。”众位道友曰:“那里去借定风珠?”

  内有灵宝大法师曰:“吾有一道友,在九鼎铁叉山,八宝灵光洞,度厄真人有定风珠,弟子修书可以借得。子牙差文官一员,武将一员,速去借珠。此阵自然可破。”子牙忙差散宜生、晁田文武二名,星夜往九鼎铁叉山,八宝灵光洞来借取定风珠。二人离了西岐,迳往大道,非止一日,渡了黄河,又过数日,到了九鼎铁叉山。只见得:嵯峨矗矗,峻岭巍巍;嵯峨矗矗冲霄汉,峻岭巍巍碍碧空。

  怪石乱堆如坐虎,苍松斜挂似飞龙;岭上鸟啼娇韵美,崖前梅放异香浓。涧水潺流出冷,冷云黯淡过来凶,又见飘飘雾凛凛风,咆哮饿虎吼山中,寒鸟拣树无栖处,野鹿寻窝没定踪;可叹行人难进步,皱眉愁脸抱头蒙。

  话说宜生、晁田二骑上山,至洞门下马,只见有一童子出,散宜生曰:“师兄请烦通报老师,西周差官散宜生求见。”

  童子进里面去,少时童子道请。宜生进洞,见一道人坐於蒲团之上,宜生行礼,将书呈上。道人看书毕,对宜生曰:“先生此来,为借定风珠,此时群仙聚首,会破十绝阵,皆是定数,我也不得不允。况有灵宝师兄华札,只是一路去须要小心,不可失误。”随将一颗定风珠付与宜生,宜生谢了道人,慌忙出来,同晁田上马,扬鞭急走,不顾颠危跋涉,沿黄河走了两日,却无渡船。宜生对晁田曰:“前日来到处有渡船,如今却无渡船者何也?”只见前面有一人来,晁田问曰:“过路的汉子,此处为何竟无渡船?”行人答曰:“官人不知,近日新来两个恶人,力大无穷,把黄河渡船,俱被他赶个罄尽。离此五里,留个渡船,都要从他那里过,尽他勒渡河钱,人不敢拗他,要多少就是多少。”宜生听说有如此事,数日就有变更,策马前行,果见两个大汉子也不撑船,只用木筏,将两条绳子,左边上筏,右边拽过去,右边上筏,左边拽过去。宜生心下也甚是惊骇,果然力大,且是爽利,心忙意急,等晁田来同渡。只见晁田马至面前,他认得是方弼、方相兄弟二人在此盘河。晁田曰:“方将军!”方弼看时,认得是晁田,方弼曰:“晁兄你往那里去来?”晁田曰:“烦你渡吾过河。”方弼随将筏牌同宜生、晁田渡过黄河上岸,方弼、方相相见,叙其旧日之好。方弼又问:“此位何人?”

  晁田曰:“比是西岐上大夫散宜生。”方弼曰:“此乃纣臣,为甚事同他走?”宜生曰:“纣王失政,他已归顺武王,如今闻太师征伐西岐,摆下十绝阵,今要破风吼阵,借此定风珠来。今日有幸。得遇你昆玉。”方弼自思:“昔日反了朝歌,得罪纣王,一向流落;今日得定风珠,抢去将功赎罪,却不是好?我兄弟还可复职。”因问曰:“散大夫怎麽样的就叫做定风珠?借吾一看,以长见识。”宜生见方弼渡他过河,况是晁田认得,忙忙取出来递与方弼。方弼打开看了,把包儿往腰里面一塞道:“此珠当作过河船资。”遂不答话,连往正南大路去了。晁田不敢阻拦,方弼、方相身高三丈有馀,力大无穷,怎敢惹他?散宜生吓得魂飞魄散,大哭曰:“此来跋涉数千里程途,今一旦被他抢去,怎生是好?将何面目对姜丞相诸人?”抽身往黄河中要跳,晁田把宜生抱住曰:“大夫不要性急;吾等死不足惜,但姜丞相命我二人取此珠破风吼阵,急如风火,不幸被他劫去,吾等死於黄河,姜丞相不知音信,有误国家大事,是不忠也。中途被劫,是不智也。我和你去姜丞相报知所以,令他别作良图,宁死刀下,庶几减少此不忠不智之罪。你我如今不明不白死了,两下耽误,其罪更甚。”宜生叹曰:“谁知此处遭殃。”二人上马,往前加鞭急走,行不过十五里,只见前面两翻飞出山口,後听粮车之声,宜生马至跟前,看见是武成王黄飞虎催粮过此,宜生下马,武成王下骑曰:“大夫往那里来?”

  宜生哭拜在地,黄飞虎答礼,问晁出曰:“散大夫有甚事这等悲泣?”宜生把取定风珠渡黄河,遇方弼、方相的事,说了一遍。黄飞虎曰:“几时劫去?”宜生曰:“去尚不远。”

  飞虎曰:“不妨,吾与大夫取来,你们在此路等片时。”飞虎上了神牛,此骑两头见日,走八百里,撒开辔头,赶不多时,已是赶上;只见弟兄二人在前面,荡荡而行。黄飞虎大叫曰:“方弼、方相慢行!”方弼回头见是武成王黄飞虎,多年不见,忙在道旁跪下,问武成王曰:“千岁那里去?”

  飞虎大喝曰:“你为何把散宜生定风珠都抢了来?”方弼曰:“他与我作过渡钱的。”飞虎曰:“你二人一向那里去。”

  方弼曰:“自别大王,我兄弟盘河过日子。”飞虎曰:“我弃了成汤,今归周国,武王真乃圣主,仁德如尧舜,三分天下已有其二。今闻太师在西岐征伐,屡战不能取胜,你既无所归,不若同我归顺武王御前,乃不失封侯之位。不然辜负你兄弟本领。”方弼曰:“大王!若肯提携,乃愚兄弟再生之恩矣,有何不可。”飞虎曰:“既如此随吾来。”二人随着武忙王飞骑而来,刹时即至。宜生、晁田见方家兄弟跟着而来,吓的魂不附体。武成王下骑,将定风珠付与宜生:“你二人先行,吾带方弼、方相後来。”且说宜生、晁田星夜赶至西岐篷下,来见子牙。子牙问:“取定风珠事体如何?”

  宜生便将渡黄河被劫之事,幸遇黄飞虎取回,并收得方弼、方相兄弟二人一节,说了一遍。子牙不语,成把定风珠上篷献与燃灯道人。众仙曰:“既有此珠,明日可破风吼阵。”

  不知胜负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封神演义》


国学迷 周易三極圖貫八卷 寒松閣詩四卷詞三卷駢體文一卷 桂香雲影樂府 讀禮通考一百二十卷 孟浩然集四卷 忠孝福二卷 客牕偶筆四卷 大六壬課經集 欽定中樞政考十五卷 金石萃編一百六十卷 文科大詞典一卷 宋詞輯 陶庵詩集八卷補遺一卷末一卷偉恭詩附一卷 聽松樓遺稿四卷附錄一卷 新刻續千家詩二卷 新輯經濟策論三編六卷 春秋集傳二十六卷綱領一卷 嶺南逸史二十八回 顏楊合璧法帖藁不分卷 吳越春秋十卷補注一卷 閩都記三十三卷 逆臣傳四卷 工程做法則例七十四卷 皇朝經世文編一百二十卷 存漢錄(守麇記略) 杜詩詳注二十五卷附二卷 湖海詩傳四十六卷 澹靜齋詩鈔六卷 [同治]臨湘縣志十三卷首一卷末一卷 莊子集釋十卷 御纂周易折中二十二卷首一卷 藝苑名言八卷首一卷 唐人説薈六集一百六十四種 各國立約始末記三十卷 孱守齋遺稿四卷 西堂秋夢錄一卷 道德經評注二卷 絳雪園古方選註三卷 封泥攷略十卷 資治通鑑二百九十四卷目錄一卷表一卷事略一卷釋文辯誤十二卷 歲時廣記四十卷 壬辰蜀道雜詩 驗方侯鯖 習齋記餘十卷 香屑集十八卷首一卷末一卷 伊蔚堂文選十二卷 繹史摭遺十八卷 蕙榜雜記一卷 天台山志一卷 近遊詩鈔二卷 石林居士建康集八卷 五經類編二十八卷 國朝歷科題名碑錄初集不分卷 蒲城縣徵錄二卷 湖山勝槩二卷 梅溪先生廷試策一卷奏議四卷文集二十卷後集二十九卷附錄一卷 秣陵集六卷圖考一卷金陵歷代紀年事表一卷 北東園筆錄初編六卷二編六卷三編六卷四編六卷 藤香館小品二卷 琴台正續合刻 春在堂隨筆_俞曲園新文化書社上海.djvu 鐵冷碎墨續編_鐵冷中原書局廣州.djvu 畏廬瑣記_林紓商務印書館不詳.djvu 風塵瑣記_湯冷秋會文堂書局上海.djvu 枕亞浪墨續集_徐枕亞清華書局上海.djvu 枕亞浪墨續集_徐枕亞清華書局上海x1_234.djvu 枕亞浪墨三集_徐枕亞清華書局上海.djvu 女才子_鴛湖煙水散人進德圖書局上海.djvu 逸梅叢談上_鄭逸梅校經山房書局上海.djvu 逸梅叢談下_鄭逸梅校經山房書局上海.djvu 枕亞浪墨續集_徐枕亞小說世界社上海.djvu 坤伶現形記_中外書局中外書局上海.djvu 坤伶現形記_中外書局中外書局上海x1_081.djvu 漏點_程小青廣益書局上海.djvu 繪圖朹漢演義_胡協寅廣益書局上海.djvu 白絲巾_老淡亞朹圖書館上海.djvu 海謨偵探案_吳妍人群學書社上海.djvu 雙俠緣_夏躍上海進步書局上海.djvu 秋鐙瑣憶_蔣坦大朹書店上海.djvu 影梅盦憶錄_冒襄萬光書局重慶.djvu 浮生六記_沈復三白大中書店南京.djvu 天上人間_史震林出版合作社上海.djvu 黃金舌_蔣景緘文明書局上海.djvu 斷鴻零雁記_蘇曼殊三民公司上海.djvu 李智偵探案_蹇廬國民圖書株式會社新京.djvu 夜譚隨錄_閑齊氏啟智印務公司上海.djvu 蘇小小全史_競智編輯部競智圖書館不詳.djvu 翻雲覆雨錄_周瘦鵑中華書局上海.djvu 京本通俗小說_黎烈文商務印書館不詳.djvu 宋人話本八種_汪乃剛亞朹圖書館上海.djvu 今古奇觀一_不詳亞朹圖書館上海.djvu 今古奇觀二_不詳亞朹圖書館上海.djvu 今古奇觀二_不詳亞朹圖書館上海x1_198.djvu 今古奇觀三_不詳.djvu 今古奇觀四_不詳亞朹圖書館上海.djvu 明人創作小說選_上海中央書店中央書店上海.djvu 石點頭_天然病叟上海雜誌公司上海.djvu 石點頭_天然病叟上海雜誌公司上海x1_382.djvu 石點頭_天然病叟上海雜誌公司上海.djvu 歇浦潮_海上說夢人世界書局上海.djvu 中山演義_許慕義廣州國民書店不詳.djvu 中山演義_許慕義廣州國民書店廣州.djvu 中山演義四_許慕義廣州國民書店廣州.djvu 考證三國誌演議_秦毓均.djvu 考證三國誌演議_秦毓均x1_482.djvu 三國誌演義二_朱楠秋奉天朹方書店奉天.djvu 三國誌演義三_朱楠秋奉天朹方書店不詳.djvu 三國誌演義四_朱楠秋朹方書店奉天.djvu 三國誌演義四_朱楠秋朹方書店奉天x1_073.djvu 西藏民間故事_王雲五商務印書館.djvu 三國誌演義一_羅貫中廣益書局上海.djvu 三國誌演義二_羅貫中廣益書局上海.djvu 三國志演義三_羅貫中廣益書局上海.djvu 三國誌演義四_羅貫中廣益書局上海.djvu 三國演義三_不詳.djvu 考證古本三國誌演義_羅貫中大眾書局上海.djvu 考證古本三國誌演義二_羅貫中.djvu 考證古本三國誌演義三_羅貫中大眾書局上海.djvu 考證古本三國志演義四_羅貫中大眾書局上海.djvu 考證古本三國誌演義五_羅貫中大眾書局上海.djvu 考證古本三國誌演義六_羅貫中大眾書局上海.djvu 考證古本三國誌演義七_羅貫中大眾書局上海.djvu 考證古本三國誌演義八_羅貫中大眾書局上海.djvu 考證古本三國誌演義九_羅貫中大眾書局上海.djvu 考證古本三國誌演義十_羅貫中大眾書局上海.djvu 考證古本三國誌演義十一_羅貫中大眾書局上海.djvu 考證古本三國志演義十二_羅貫中大眾書局上海.djvu 三國演義_羅貫中開明書店上海.djvu 三國演義下_開明書店上海.djvu 忠義水滸全書一_施耐庵.djvu 忠義水滸全書二_施耐庵.djvu 忠義水滸傳三_施耐庵.djvu 忠義水滸全書四_施耐庵.djvu 忠義水滸全書五_施耐庵.djvu 忠義水滸全書六_施耐庵.djvu 忠義水滸全書七_施耐庵.djvu 忠義水滸全書八_施耐庵.djvu 忠義水滸全書九_施耐庵.djvu 忠義水滸全書十_施耐庵.djvu 水滸傳_世界書局世界書局上海x2_153_424.djvu 水滸_施耐庵亞朹圖書館上海.djvu 水滸二_施耐庵亞朹圖書館上海.djvu 水滸三_施耐庵亞朹圖書館上海.djvu 水滸四_施耐庵亞朹圖書館上海.djvu 金聖歎七十一回本水滸傳上_施耐庵中華書局上海.djvu 水滸傳下_施耐庵中華書局上海.djvu 水滸五十回_施耐庵兒童書局上海.djvu 西遊補_董若雨.djvu 西遊記一_吳承恩亞朹圖書館上海.djvu 西遊記二_吳承恩亞朹圖書館上海x1_310.djvu 西遊記三_吳承恩亞朹圖書館上海.djvu 西遊記四_吳承恩亞朹圖書館上海.djvu 金瓶梅詞話十二_蘭陵笑笑生藝文書房新京.djvu 金瓶梅詞話五_蘭陵笑笑生藝文書局新京.djvu 金瓶梅詞話八_蘭陵笑笑生藝文書房新京.djvu 金瓶梅詞話七_蘭陵笑笑生藝文書房新京.djvu 金瓶梅三_蘭陵笑笑生新文化書社上海x1_66.djvu 紅樓夢一_曹雪芹華北書局華北.djvu 紅樓夢二_曹雪芹華北書局華北.djvu 紅樓夢四_曹雪芹華北書局華北.djvu 紅樓夢五_曹雪芹華北書局華北.djvu 紅樓夢五_曹雪芹亞朹圖書館上海.djvu 紅樓夢五_曹雪芹亞朹圖書館上海.djvu 紅樓夢四_曹雪芹亞朹圖書館上海.djvu 紅樓夢三_曹雪芹亞朹圖書館上海.djvu 紅樓夢二_曹雪芹亞朹圖書館上海.djvu 紅樓夢一_曹雪芹亞朹書局上海.djvu 石頭記_曹霑商務印書館上海x1_250.djvu 石頭記下_曹沾商務印書館上海x1_733.djvu 南史演義_杜綱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十二樓上_李漁亞朹圖書館上海.djvu 十二樓下_李淮亞朹圖書館上海.djvu 鏡花緣一_李汝珍亞朹圖書館上海.djvu 鐿花緣二_李汝珍亞朹圖書館上海x1_140.djvu 鏡花緣三_李汝珍亞朹圖書館上海.djvu 鏡花緣_李汶珍亞朹圖書館上海.djvu 鏡花緣上_李汝珍亞朹圖書館上海.djvu 鏡花緣下_李汝真亞朹圖書館上海.djvu 鏡花緣四_李汝真實業印書館大連.djvu 鏡花緣下_李汝真亞朹圖書館上海.djvu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