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封神演义 >

第四十六回 广成子破金光阵

第四十六回 广成子破金光阵

  诗曰:

  仙佛从来少怨尤,只因烦恼惹闲愁;特强自弃千年业,用暴频拚万劫修。几度看来悲往事,从前因省为谁雠;可怜羽化封神日,俱作南柯梦里游。

  话说燃灯道人,次日与十二弟子排班下篷,将金钟玉磬频敲,一齐出阵。只见成汤营里一声砲响,闻太师乘骑早至辕门,看子牙破风吼阵。董天君骑八角鹿,提两口太阿剑作歌而来。歌曰:“得到清平有甚忧,丹炉乾马配坤牛;从来看破纷纷乱,一点云台只自由。”

  话说董天君鹿走如飞,阵前高叫。燃灯观左右无人,可先入风吼阵。忽然见黄飞虎领方弼、方相,来见子牙禀曰:“末将催粮收此二将,乃纣王驾下镇殿大将军,方弼、方相兄弟二人。”子牙大喜,猛然间燃灯道人看见两个大汉,问子牙曰:“此是何人?”子牙曰:“黄飞虎新收二将,乃是方弼、方相。”燃灯叹曰:“天数已定,万物难逃,就命方弼破风吼阵走一遭。”子牙遂令方弼破风吼阵。可怜方弼不过是凡夫俗子,那里知道其中幻术,就应声愿往;持戟拽步如飞,直奔至阵前。董天君一见大汉,身长三丈有馀,面如重枣,一部落腮髭髯,四只眼睛,甚是凶恶。董天君看罢,着实骇然。只见得有赞为证:三叉冠乌云荡漾,铁掩心砌就龙鳞;翠蓝袍团花灿烂,画戟烈烈征云。四目生光真显耀,脸如重枣像虾红;一部落腮飘脑後,平生正直最英雄。曾反朝歌保太子,盘河渡口遇宜生;归周未受封官爵,风吼阵上见奇功。只因前定垂天象,显道封神久注名。

  话说方弼见董天君大呼曰:“妖道慢来!”就是一戟。董天君那里招架得住,只是一合,便往阵里去了。子牙命左右擂鼓,方弼耳闻鼓声响,拖载赶来;至风吼阵门前,迳冲将进去。他那里知道阵内无穷奥妙,只见董天君上了板台,将黑摇动,黑风卷起,有万千兵刃杀将下来。只听得一声响,方弼四肢已为数段,跌倒在地,一道灵魂往封神台,清福神柏鉴引进去了。董天君命士卒,将方弼尸首拖出阵来,董全催鹿复至阵前大呼曰:“玉虚道友!尔等把一凡夫误送性命,汝心安乎?既是高明道德之士,来会吾阵,便见玉石也。”燃灯乃命慈航道人:“你将定风珠拿去破此风吼阵。”慈航道人领法旨,乃作歌曰:“隐自玄都不计春,几回沧海变成尘;玉京金阙朝元始,紫府丹霄悟道真。喜集化成年岁鹤,闲来高卧万年身:吾今已得长生术,未肯轻传与世人。”

  话说慈航道人谓董全曰:“道友!吾辈逢此杀戒,尔等最是逍遥,何苦摆此阵势,自取灭亡?当时签押封神榜,你可曾在碧游宫,听你掌教师曾说有两句揭言,帖在宫门:“静诵黄庭紧闭洞,如染西土受灾殃。””董天君曰:“你阐教门下,自倚道术精奇,屡屡将吾辈藐视,我等方下山。道友!你是为善好乐之客,速回去,再着别个来,休惹苦恼。”慈航曰:“连你一身也顾不来,还要顾我?”

  董全大怒,执宝剑望慈航直取。慈航架剑,口称:“善哉!”方用剑相还。来往有三五回合,董天君往阵中便走;慈航道人随後赶来,赶到阵门前,亦不敢擅入里面去。只听得脑後钟声频响,乃徐徐而入;只见董天君上了板台,对黑摇动,黑风卷起,却如坏方弼一般。慈航道人顶上有定风珠,此风焉能得至?

  不知此风不至,刀刃怎麽得来?慈航将清净琉璃瓶祭於空中,命黄巾力士:“将瓶底朝天,瓶口朝地。”只见瓶中一道黑气,一声响,将董全吸在瓶中去了。

  慈航命力士将瓶口转上,带出风吼阵来,只见闻太师坐在黑麒麟上,专听阵中消息,只见慈航道人出来对闻太师曰:“风吼阵已被吾破矣!”命黄巾力士将瓶倾下来,只见:丝绦道服麻鞋在,身皮肉化成脓。

  董全一道灵魂,往封神台来,清福神柏鉴引进去了。闻太师见而大呼曰:“气杀吾也!”将黑麒麟磕开,提金鞭冲杀过来;有黄龙真人乘鹤急止之曰:“闻太师你十阵力破三阵,何必动无明火乱吾班次?”只听得寒冰阵主大叫:“闻太师且不要争先,待吾来也!”乃信口作歌曰:“玄中奥妙人少知,变化随机事事奇;九转功成炉内宝,从来应笑世人痴。”

  话说闻太师只得立住。那寒冰阵内袁天君歌罢,大呼:“阐教门下!谁来会吾此阵?”燃灯道人命道行天尊门徒薛恶虎:“你破寒冰阵走一遭。”薛恶虎领命,提剑奔而来。袁天君见是一个道童,乃曰:“那道童速自退去,着你师父来。”

  薛恶虎怒曰:“奉命而来,岂有善回之理?”执剑砍来,袁天君大怒,将剑来迎。

  战有数合,便走入阵内去了。薛恶虎随後赶入阵来,只见袁天君上了板台,用手将皂摇动,上有冰山,即似刀山一样,往下磕来;下有冰块,如狼牙一般,往上凑合。任你是甚麽人,遇之即为齑粉。薛恶虎入其中,只听得一声响,磕成肉泥,一道灵魂,迳往封神台去了。阵中黑气上升,道行天尊叹曰:“门人两个今绝於二阵之中。”又见袁天君跨虎而来:“便见你们十二位之内,乃是上仙名士,有谁来会吾此阵,乃令此无甚道术之人来送性命。”燃灯道人命普贤真人走一遭,普贤真人作歌而来:“道德根源不敢忘,寒冰看破火消霜;尘心不解遭魔障,眼前咫尺失天堂。”

  普贤真人歌罢,袁天君怒气纷纷,持剑而至。普贤真人曰:“袁角你何苦作孽,摆此恶阵?贫道此来入阵时,一则开了杀戒,二则你道行功夫一旦失却,後悔何及?”袁天君大怒,仗剑直取。普贤真人将手中剑架住,口称:“善哉!”二人战有三五合,袁角便败入阵中去了。普贤真人随即走进阵来,袁天君上了板台,将皂招动,上有冰山一座打将下来。普贤真人用指上放一道白光如线,长出一道庆云,高有数丈,上有八角,角上乃是金灯璎珞垂珠,护持顶上;其冰见金灯自然消化,毫不能伤。有一个时辰,袁天君见其阵已破,方欲抽身,普贤真人用吴钩剑飞来,将袁天君斩於台下。袁角一道灵光,被清福神引进封神台去了。普贤收了云光,大袖迎风,飘飘而出。闻太师又见破了寒冰阵,欲为袁角报仇,只见金光阵主,乃金光圣母撒开五点斑豹驹,厉声作歌而来:“真大道不多言,运用之间恒自然;放开二目见天元,此即是神仙。”

  话说金光圣母骑五点斑豹驹,提飞金剑大呼曰:“阐教门人!谁来破吾金光阵?”

  燃灯道人看左右无人,先破此阵,正没计较,只见空中飘然坠下一位道人,面如傅粉,若丹朱。怎见得?有诗为证:“道服先天气概昂,竹冠麻履异寻常;丝□(左“糸”右“条”)腰下飞鸾尾,宝剑锋中起烨光。全气全神真道士,伏龙伏虎仗仙方:袖藏奇宝钦神鬼,封神榜上把名扬。”

  话说众道人看时,乃是玉虚宫门下萧臻。萧臻对众仙稽首曰:“吾奉师命下山,特来破金光阵。”只见金光圣母大呼曰:“阐教门下!谁来会吾此阵?”言末毕,萧臻转身曰:“吾来也!”金光圣母认不得萧臻,问曰:“来者是谁?”萧臻笑曰:“你连我也不认得了?吾乃下虚门下萧臻是也。”金光圣母曰:“尔中有何道行,敢来会我此阵?”执剑来取,萧臻撒步赴面交还;二人战未及三五合,金光圣母拨驹往阵中飞走。萧臻大叫:“不要走!吾来了!”迳赶入金光阵内。

  至一台下,金光圣母下驹,上三将二十一根杆上吊着镜子,镜子上每面有一套,套住镜于,圣接将绳子拽起,其镜现出,把手一放,发雷响处,振动镜子,连转数次,放出金光,射着萧臻。大叫一声;可怜正是:百年道行从今灭,衣袍身体影无踪。

  萧臻一道灵魂,清福神柏鉴引进封神台去。金光圣母复上了斑豹驹,走至阵前日,“萧臻已绝,谁敢会吾此阵?”燃灯道人命广成子:“你去走一遭。”广成子领令作歌曰:“有缘得悟本来真,曾在终南遇圣人;指出长生千古秀,生成玉蕊万年新。浑身是日难为道,大地飞尘别有春:吾道了然成一贯,不明一字最艰辛。”

  话说金光圣母见广成子飘然而来,大叫曰:“广成子!你也敢会吾此阵?”广成子曰:“此阵有何坏破,聊为儿戏耳!”金光圣母大怒,仗剑来取。广戊子执剑相迎,战未及三五合,金光圣母转身往阵中去了。广成子随後赶入金光阵内,见台前有杆二十一根,上有物件挂看,金光圣母上台,将绳子挠住拽起,套中现出子,发雷振动,金光射将下来。广成子忙将八卦仙衣打开,连头裹定,不见其身。金光纵有精奇奥妙,侵不得八卦紫绶衣。有一个时辰,金光不能透入其身,雷声不能振动其形。广成子暗将番天印,往八卦仙衣底下打将土来,一声响,把镜子打碎了十九面。金光圣母着了忙,拿两面镜子在手,方欲摇动,急发金光来照广成子;早被广成子复祭番天印打将来,金光圣母躲不及,正中脑门,脑浆迸出,一道灵魂早进封神台去了。广成子破了金光阵,方出阵门,闻太师得知金光圣母已死,大叫曰:“广成子休走,吾与金光圣母报仇。”麒麟走动如飞,只见化血阵内孙天君大呼曰:“闻兄不必动怒,待吾擒他与金光圣母报仇。”孙天君面如重枣,一部短髯,戴虎尾冠,乘黄斑鹿,飞滚而来。燃灯道人顾左右并无一人去得,偶然见一道人慌忙而至,与众人打稽首曰:“众位道兄请了!”燃灯曰:“道者何来,高姓大名?”道人曰:“衲子乃五夷山白云洞散人乔坤是也。闻十绝阵内化血阵,吾当协助子牙。”言未了,孙天君叫曰:“谁来会吾此阵?”乔坤抖搜精神,曰:“吾来了!”仗剑在手,向前问曰:“尔等虽是截教,总是出家人,为何起心不良,摆此恶阵?”孙天君曰:“尔是何人,敢来破吾化血阵?快快回去,免遭枉死。”乔坤大怒骂曰:“孙良!你休夸海口,吾定破尔阵,拿你枭首号令西岐。”孙天君大怒,纵鹿仗剑来取;乔坤对面交还,未及数合,孙天君败入阵,乔坤随後赶来入阵中,孙天君上台,将一片黑沙往下打来,正中乔坤。正是:沙沾袍服身为血,化作津津遍地红。

  乔坤一道灵魂,已进封神台去了。孙天君复出阵前大呼曰:“燃灯道友!你着无名下士来破吾阵,枉丧其身。”燃灯命太乙真人:“你去走一遭。”太乙真人作歌而来:“当年有志学长生,今日方知道行精;运动乾坤颠倒理,转移日月互为明。苍龙有意归离卧,白虎多情觅坎行;欲炼九还何处是,震宫雷动兑西成。”

  太乙真人歌罢,孙天君曰:“道兄!你非是见吾此阵之妙?”太乙真人笑曰:“道友!休夸大口,吾进此阵如人无人之境耳。”孙天君大怒,催鹿仗剑直取。太乙真人用剑相还,未及三五合,孙天君便往阵中去了。太乙真人听脑後金钟催响,至阵门下一指,地生两朵青莲,真人脚踏莲花,腾腾而入。真人用左手一指,指上放出五道白光,高有一二丈,顶上现有一朵庆云,旋在空中,护於顶上。孙天君在三上抓一把黑沙,打将下来,其沙放至顶云,如云见烈焰一般,自灭无迹。孙天君大怒,将一斗黑沙往下一泼,其沙飞扬而去,自灭自消。孙天君见此术不应,抽身逃遁,太乙真人忙将九龙神火罩,祭於空中,孙天君命该如此,将身罩住,真人双手一拍,只见现出九条火龙,将罩盘绕,顷刻烧成灰烬,一道灵魄往封神台去了。闻太师在老营外,见太乙真人又破了化血阵,大叫曰:“太乙真人休回去,吾来丁!”只见黄龙真人乘鹤而前,立阻闻太师曰:“大人之语,岂得失信;十阵方破六,尔且暂回,明日再会,如今不必这等恃强,雌雄自有定分。”闻太师气冲牛耳,神目光辉,鬓发皆竖,同进老营;忙请四阵主入帐,太师泣对四天君曰:“吾受国恩,官居极品?以身报国,理之当然。今日六友遭殃,吾心何忍?四位请回海岛待吾与姜尚决一死战,誓不俱生。”太师道罢,泪如雨下。四天君曰:“闻兄且自宽慰;此是天数,吾等各有主张。”俱回本阵去了。且说燃灯与太乙真人回至芦篷,默坐不言;子牙打点前後。话说闻太师独自寻思,无计可施,急然想起峨嵋山罗浮洞赵公明,心不想若得此人来,大事庶几可定;忙唤:“吉立、余庆好生守营,我上峨嵋山去来。”

  二人领命。太师随上黑麒麟,挂金鞭,驾风云往罗浮洞来。正是:神风一阵行千里,方显玄门道术高。

  霎时到了峨嵋山罗浮洞,下了黑麒麟,太师观看其山真清幽僻静;鹤鹿纷纭,猿猴来往,洞门前悬挂藤萝,太师问:“有人否?”少时有一童儿出来,见太师三只眼,问曰:“老爷那里来的?”太师曰:“你师父可在麽?”童儿答曰:“在洞中静坐。”太师曰:“你说:『商都闻太师拜访。』”童儿进来见师父报曰:“有闻太师来拜访。”赵公明听说,忙出来迎接,见闻太师大笑曰:“闻道兄那一阵风吹你到此?你享人间富贵,受用金屋繁华,全不念道门光景,清谈风味。”

  二人携手进洞,行礼坐下。闻太师长吁了一声,未及开言,赵公明问曰:“道兄为何长吁?”闻太师曰:“我闻仲奉诏征西讨伐叛逆,不意昆仑教下姜尚,善能谋谟,助恶者众,朋党作奸,屡屡失机,无计可施。不得已往金鳌岛邀素完等十友协助,乃摆十绝阵,指望擒获姜尚;孰知今破其六,反损六位道友,无故遭殃,实为可恨。今日自思无门可投,忝愧到此,烦兄一往,不知道兄尊意如何?”公明曰:“你当时何不早?今日之败,乃自取之也;既然如此,你且先回,吾随後即至。”太师大喜,辞了公明上骑,驾风云回营不表。且说赵公明唤门徒陈九公、姚少司:“随我往西岐去。”两个门徒领命,公明打点起身,唤童儿:“好生看守洞府,吾去就来。”带两个门人驾土遁往西岐,正行之间,忽然下来是一座高山。正是:异景奇花观不尽,分明生就小蓬莱。

  赵公明正看山中景致,猛然山脚下一阵狂风,卷起灰尘,分明看时,只见一只猛虎来了,笑曰:“此去也无坐骑,跨虎登山,正是好事。”只见那虎摆尾摇头而来,只见得:咆哮踊跃出深山,几点英雄汗血斑;利爪如钩心胆壮,钢牙似剑劳凶顽。未曾行动风先到,作奔腾草自拔;任是兽群应畏服,敢撄威猛等闲看。

  话说赵公明见一黑虎前来,喜不自胜:“正用得看你。”掉步向前,将二指伏虎在地,用丝绦套住虎项,跨在虎背上,把虎头一拍,用符一道,画在虎项上;那虎四足就起风云,霎时间来到成汤营辕门下虎,众军大叫:“虎来了!”陈九公曰:“不妨,乃是家虎;快报与闻太师,赵老爷已至辕门。”太师闻报,忙出营迎迓;二人至中军帐坐下,有四阵主来相见,共谈军务之事。赵公明曰:“四位道兄!如何摆十绝阵,反损了六位道友?此情真是可根。”正说间,猛然抬头,只见子牙芦篷上吊着赵江,公明问曰:“那篷上吊的是谁?”白天君曰:“道兄!那就是地烈阵主赵江。”

  公明大怒:“岂有此理?三教原来总一般,彼将赵江如此凌辱,吾辈面目何存?

  待吾也将他的人拿一个来吊着,看他意下如何?”随上虎提鞭,闲太师同四阵主出营,看赵公明来会姜子牙。不知胜负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封神演义》


国学迷 醫方捷徑不分卷 知非堂稿六卷 古苔精室詩存二卷 問亭詩文初稿七卷 醫方選要十卷 歇庵集二十卷行略一卷祭文附錄一卷 絕慾舍丹貪花報二卷 周濂溪先生全集十三卷 歷代名臣言行錄二十四卷 大清光緒二十六年歲次庚子時憲書 讀書雜志八十二卷餘編二卷 大方廣佛華嚴經疏鈔懸談二十八卷首一卷 千百年眼十二卷 [光緒]崑新兩縣續修合志五十二卷首一卷末一卷 御選唐宋詩醇四十七卷目錄二卷 宋元學案一百卷攷略一卷首一卷 周易纂六卷 大清宣統三年歲次辛亥時憲書 履園叢話二十四卷 漢學商兌三卷 蛾術編八十二卷 春秋集義五十八卷首一卷末二卷 納書楹邯鄲記全譜二卷 天演論二卷 文獻徵存錄十卷 左繡三十卷首一卷 榴實山莊文稿六卷詩鈔二卷試律 秉蘭錄二卷 繡像繪圖今古奇觀八十卷 松蔭精舍文集三卷 八旗滿洲氏族通譜八十卷 黃帝内經素問註證發微九卷 王先生十七史蒙求十六卷 繡像義俠九絲絛全傳十二卷 墨法集要一卷 同人集十卷 英人強賣鴉片記八卷附錄一卷 漢西域圖考七卷首一卷 游志續編一卷 蕭亭詩選六卷 白國因由不分卷 楚辭釋十一卷 二十四史 小爾雅疏八卷 安瀾紀要二卷 唐文粹一百卷 清道光二十六年長蘆鹽運司劉向賛履歷摺 文選樓叢書三十二種四百八十卷 雙旌忠節記二卷三十二出首一出續一出 主經體味八卷首一卷末一卷 繡像雲合奇踪五卷八十回 八十八祖傳贊五卷 碧聲吟館談麈四卷香消酒醒詞一卷 庚寅恩科會試闈墨 趙似昇長生册 雙鶴寶卷一卷 復莊駢儷文榷八卷 敬業堂詩集五十卷續集六卷 漢書一百二十卷 古今列女傳三卷 前夜_巴人海燕書店香港.djvu 蛻變_曹禺文化生活出版社上海.djvu 毀滅及冬瓜湯_侯元慶藝文書店上海.djvu 鐵砂_胡紹軒獨立出版社重慶.djvu 野馬_寇嘉弼三人出版社不詳.djvu 墮落性瓦斯_李束絲鐵風出版社成都.djvu 一個戰士_沙丹朹北書店不詳.djvu 甄家莊戰鬥_嚴寄洲新華書店晉西.djvu 復活的玫瑰_侯曜作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復活的玫瑰_侯曜作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琳麗_白薇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頑石點頭_侯翟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斷鴻零雁_黃嘉謨第一線書店.djvu 紅玫瑰_李鴻梁梁溪圖書館上海.djvu 一隻馬蜂及其他獨幕劇_西林.djvu 不忠實的愛_向培良啟明書局上海.djvu 歧途_徐公美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打擊幽靈塔_白薇女士湖風書局出版上海.djvu 北京人_曹禺文化生活出版社.djvu 日出_曹禺.djvu 金絲籣_陳楚淮上海中華書局上海.djvu 巨彈_傅克興長風書店上海.djvu 紳董_谷劍鹿現代書局上海.djvu 海牙剖腹記炸皇宮_.djvu 農村三部曲_洪深上海雜誌公司上海.djvu 五奎橋_洪深現代書局上海.djvu 五奎橋_洪深上海復興書局上海.djvu 復活的國魂_侯曜不詳.djvu 別人的幸福_胡也頻華通書局.djvu 新婚的夢_胡雲翼啟智書局上海.djvu 梁允達_李健吾生活書店上海.djvu 死的勝利_劉大傑啟智書局上海.djvu 白薔薇_劉大傑朹南書店上海.djvu 阿Q正傳_魯迅光明書局上海.djvu 阿Q正傳_田漢上海國民書店上海.djvu 黎明之前_田漢上海北新書局上海.djvu 回春之曲_田漢普通書店上海.djvu 革命的前夜_王志之上海大眾書局上海.djvu 亞細亞的怒潮_王紹清上海金湯書店上海.djvu 屠戶_熊佛西上海中華書局上海.djvu 他的天使_楊騷.djvu 迷雛_楊騷北新書局不詳.djvu 夜光杯_尤兢一般書店上海.djvu 兩個角色演底戲_袁牧之.djvu 信號_張白衣中外書店上海.djvu 不夜城_魏如晦上海青城書店上海.djvu 不夜城_阿英潮鋒出版社上海.djvu 群鶯亂飛_阿英國民書店上海.djvu 費娜小姐_巴人海燕書店上海.djvu 五姐妹_鮑雨上海青城書店上海.djvu 蔡金花_鮑雨上海青城書店上海.djvu 蔡金花_鮑雨上海潮鋒出版社上海.djvu 大地回春_陳白麈科學印刷廠桂林.djvu 亂世男女_陳白鹿上海雜誌公司上海.djvu 凱歌歸_陳克成文韋出版社不詳.djvu 野玫瑰_陳銓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候光_陳綿和記印書館北京.djvu 幹不了亦得干_陳治策鐵風出版社成都.djvu 黃鶴樓_陳銓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漢奸_陳白塵華中圖書公司重慶.djvu 歲寒圖_陳白麈群益出版社上海.djvu 妙峰山_丁西林戲劇春秋月刊社桂林.djvu 天羅地網_董每戡鐵風出版不詳.djvu 同胞姐妹_顧仲彝世界書局不詳.djvu 甘願做砲灰_郭沫若北新書局上海.djvu 把眼光放遠點_胡丹沸大眾書店大連.djvu 地震_賈霽新華書店山朹.djvu 生路_蔣旗光明書局上海.djvu 國家至上_老舍宋多的新豐出版公司上海.djvu 國家至上_老捨上海雜誌公司上海.djvu 歸去來兮_老捨作家書屋.djvu 順民_王震之崔嵬生活書店上海.djvu 桃李春風_老捨,趙清閣中西書局成都.djvu 面子問題_顧一樵,老捨正中書局不詳.djvu 張自忠_老捨華中圖書公司重慶.djvu 雲彩霞_李健吾寰星圖書雜誌社上海.djvu 梅紅時節_李麗水濱湖出版社不詳.djvu 遙望_李慶華天地出版社重慶.djvu 樂園進行曲_凌鶴大朹書店重慶.djvu 國旗飄揚_羅烽戰時戲劇叢書社漢口.djvu 在敵人後方_羅丹朹北書店佳木斯.djvu 往那兒去_繆一凡海關同人救亡長征團不詳.djvu 欲魔_歐陽予倩現代戲劇出版社上海.djvu 春寒_宋之的未林出版社重慶.djvu 舊關之戰_宋之的生活書店漢口.djvu 烙痕_宋之的上海雜誌社上海.djvu 敵愾同仇_蘇凡中外出版社.djvu 煉奴_孫樾獨立出版社不詳.djvu 蘆溝橋_紹軒.djvu 民族女傑_沈蔚德正中書局上海.djvu 烽火_沈西苓一般書店廣州.djvu 枉費心機_石靈光明書局上海.djvu 白山黑水_史輪生活書店.djvu 中國萬歲_唐納大公報社廣州.djvu 蘆溝橋_田漢線香街四十號成都.djvu 風雨歸舟_田漢洪深夏衍集美書店桂林.djvu 最後的勝利_田漢上海雜誌社漢口.djvu 聞雞起舞_王世經筆花出版社成都.djvu 亂世佳人_王光鼐民族出版社重慶.djvu 天花亂墜_王勉之國民圖書出版社不詳.djvu 俘虜_王平陵國民圖書出版社重慶.djvu 為自由和平而戰_王為一生活書店重慶.djvu 鳳凰城_吳祖光生活書店.djvu 煙葦港_洗群六藝書店桂林.djvu 代用品_洗群華中圖書公司重慶.djvu 小三子_洗群華中圖書公司重慶.djvu 天上人間_夏衍美學出版社不詳.djvu 草木皆兵_夏衍,宋之的,於伶美學出版社重慶.djvu 都會的一角_夏衍激流書店上海.djvu 離離草_夏衍新華書店山朹.djvu 法西斯細菌_夏衍開明書店上海.djvu 心防_夏衍開明書店上海.djvu 幸福之家_蕭軍雜誌公司上海.djvu 密支那風雲_徐昌霖大陸圖書雜誌出版公司上海.djvu 重慶屋簷下_史朹山大陸圖書雜誌社上海.djvu 天長地久_許幸之光明書局上海.djvu 前夜_陽翰笙華中圖書公司漢口.djvu 解放者_楊村彬華中圖書公司重慶.djvu 塞上風雲_陽翰笙華中圖書公司不詳.djvu 浪淘沙_姚亞影華中圖書公司不詳.djvu 填街溢巷 天上天下,惟我独尊 天上无双 天下一宗 天下为笼 天下大事,必作于细 天下大屈 天下大治 天下恟恟 天下承平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 天下无不散筵席 天下无难事 天下本无事,庸人自召之 天下滔滔 天下老鸦一般黑 天下莫敌 天不作美 天不变,道亦不变 天不怕,地不怕 天不憗遗一老 天之僇民 天人共鉴 天人相应 天人相感 天人胜处 天付良缘 天伦乐事 天低吴楚,眼空无物 天假其便 天假因缘 天公不做美 天兵神将 天凝地闭 天台路迷 天地不容 天地开辟 天地神明 天地经纬 天地诛戮 天地长久 天坼地裂 天堂地狱 天堑长江 天壤之判 天壤之觉 天壤之隔 天壤悬隔 天外有天 天子门生 天宝当年 天年不测 天府之土 天开图画 天怒民怨 天恩祖德 天打雷轰 天文地理 天无二日,民无二主 天无宁日 天日不懂 天时地利人和 天昏地惨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暂时祸福 天机不可泄漏 天机不可泄露 天涯咫尺 天清气朗 天渊之差 天渊之隔 天渊悬隔 天灾地孽 天灾物怪 天理不容 天理昭昭 天理昭然 天生一对 天相吉人 天真无邪 天真烂缦 天神天将 天缘凑合 天缘凑巧 天老地荒 天良发现 天视民视,天听民听 天转地转 天违人愿 天遂人愿 天道恢恢 天道昭彰 天遥地远 天长地远 天高听远 天高气爽 天高气轻 天魔外道 忝列衣冠 忝窃虚名 忝颜偷生 恬不知愧 恬不知羞 恬然自得 恬而不怪 添枝增叶 添醋加油 甜言媚语 甜语花言 田父献曝 田连仟伯 田连仟佰 田野自甘 舔唇咂嘴 靦颜人世 靦颜天壤 挑三嫌四 挑三拨四 挑三检四 挑三窝四 挑唆是非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