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诗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封神演义 >

第三十八回 四圣西岐会子牙

第三十八回 四圣西岐会子牙

  诗曰:

  王道从来先施仁,妄加征伐自沈沦;趋名战士如奔浪,逐劫神仙似断。异术奇珍谁个是,争强图霸孰为真;不如闭目深山坐,乐守天真养自身。

  话说闻太师听吉立之言,忽然想起海岛道友,拍掌大笑曰:“只因事冗杂,终日碌碌,为这些军民事务,不得宁暇,把这些道友都忘却了。不是你方说起,几时得海宇清平?”吩咐:“吉立传众将知道:三日不必来见,你与余庆好生看守相府。吾去三两日就回。”太师骑了黑麒麟,挂两根金鞭,把麒麟顶上角一拍,麒麟走起四足风云,时间周游天下。有诗为证:

  “四足风云声响亮,麟生雾彩映金光;周游天下须臾至,方显玄门道术昌。”

  话说闻太师来至西海九龙岛,见那些海浪滔滔,烟波滚滚,把坐骑落在崖前。只见那洞门外,异花奇草般般秀;翠柏青松色色新,正是只有仙家来往处,那有凡人到此间?正看玩时,见一童儿出来,太师问曰:“你师父在洞否?”童儿答曰:“家师在里面下棋。”太师曰:“你可通报;商都闻太师相访。”只见四位道人,听得此言,齐出洞来,大笑曰:“师兄!那一阵风儿吹你到此?”闻太师一见四人出来,满面笑容相迎,竟邀至里面行礼;在蒲团坐下。四位道人曰:“闻兄自那里来?”太师答曰:“特来进谒。”道人曰:“吾等避迹花鸟之中,有何见谕,待至此地?”太师曰:“吾受国恩重,先王之托,官居相位,统领朝纲重务。今西岐武王驾下姜尚,乃昆仑门下,仗道欺公,助姬发作乱。前差张桂芳领兵征伐,不能取胜;奈何东南又乱,诸侯猖獗。吾欲西征,恐国家空虚,自思无计,愧见道兄。若肯借一臂之力,扶危拯弱,以锄强暴,实闻仲万千之幸。”头一位道人答曰:“闻兄既来,我贫道前往救张桂芳,大事自然可定。”只见第二位道人曰:“要四人齐去。难道王兄为得闻兄,吾等便就不去?”闻太师听罢大喜。此乃是四圣,也是封神榜上之数。一位姓王名魔,二位姓杨名森,三位姓高名友乾,四位姓李名兴霸;是灵霄殿四将。看官大抵神道,原是神仙做的;只因根行浅薄,不能成正果朝元,故成神道。且说王魔曰:“间兄先回,俺们随後即至。”太师曰:“承道兄德意,求即幸临,不可濡滞。”王魔曰:“吾令童儿先将坐骑,送往岐山,我们就来。”闻太师上了黑麒麟,回朝歌不表。且说王魔等四人,一齐驾水遁往朝歌来。怎见得?有诗为证:

  “五行之内水为先,不用乘舟不驾船;大地乾坤顷刻至,碧游宫内圣人传。”

  话说四位道人到朝歌,收了水遁,进城。朝歌军民一见,吓得魂不附体。王魔戴一字巾,穿水合袍,面如满月。杨森莲子箍,似头陀打扮,穿皂服,面如锅底,须似朱砂,两道黄眉。高友乾挽双抓髻,穿大红服,面如蓝靛,须如朱砂,上下獠牙。李兴霸戴鱼尾金冠,穿淡黄服,面如重枣,一部长髯,俱有一丈五六尺长,晃晃荡荡。众民看见,伸舌咬齿。王魔问百姓曰:“闻太师府在那里?”有大胆的答曰:“在正南二龙桥。”四位道人来至相府,太师迎入施礼毕,传令:“摆上酒来款待四位。”左道之内,俱用荤酒,持斋者少。次日太师入朝,见纣王言:“臣请得九龙岛四位道者,往西岐破武王。”纣王曰:“太师为朕佐国,何不请来相见。”太师传旨;不一时领四位道人进殿来。纣王一见,魂不附体,好凶恶相貌。道人见纣王曰:“衲子稽首了。”纣王曰:“道者平身。”传旨:“命太师与朕代礼,显庆殿陪宴。”太师领旨,纣王回宫。且说五位在殿欢饮,王魔曰:“闻兄待吾等成了功来,再会酒罢,我们去了。”四位道人离了朝歌,太师送出朝歌。太师自回府中不表。且说四位道人借水遁往西岐山来,刹时到了,落下水遁,到张桂芳辕门。探马报入:“有四位道长至辕门候见。”张桂芳闻报,出营接入中军。张桂芳、风林参谒,王魔见二将欠身,不便。问曰:“闻太师请俺们来助你,你想必着伤?”风林把臂膊被哪吒打伤之事,说了一遍。王魔曰:“与吾看一看呀!”原来是乾坤圈打的,葫芦中取一粒丹,口嚼碎了,搽上即时全愈。桂芳也来求丹,王魔一样治过。又问:“西岐姜子牙在那里?”张桂芳曰:“此处离西岐七十里,因兵败至此。”王魔曰:“快起兵往西岐去。”彼时张桂芳传令,一声炮响,三军呐喊,杀奔西岐,东门下寨。子牙在相府,正议连日张桂芳败兵之事,探事马报来:“张桂芳起兵,在东门安营。”子牙与众将官言曰:“张柱芳此来,必求有援兵在营,各要小心。”众将得令。且说王魔在帐中坐下,对张桂芳曰:“你明日出阵前,坐名要姜子牙出来。吾等俱隐在脚下,待他出来,我们好会他。”杨森曰:“张桂芳、风林!你把这符贴在你马鞍鞒上,各有话说。我们的坐骑乃是奇兽,战马见了骨软筋酥,焉能站立?”二将领命。且说次日张桂芳全装甲胄,上马至城下,坐名只要姜子牙答话。报马进相府,报:“张桂芳请丞相答话。”子牙见张桂芳又来索战,传令摆五方队伍出城;炮声响亮,城门大开:

  只见青招展,一池荷叶舞清风;素带施张,满院梨花飞瑞雪。红闪灼,烧山烈火一般同;皂盖瓢摇,乌云盖住铁山顶。杏黄麾动,护中军战将;英虽如猛虎,两边排列众英豪。

  话说宝纛下,子牙骑青马,手提宝剑。桂芳一马当先,子牙曰:“败军之将,有何面目至此?”桂芳曰:“胜败乃兵家常事,何得为愧!今非昔比,不可欺敌。”言还未毕,只听得後面鼓响,开处,走出四样异兽。王魔骑陛犴,杨森狻猊,高友乾骑的花斑豹,李兴霸的是狰狞;四兽冲出阵来。子牙两边战将,都跌下马来。连子牙下鞍□(左“革”右“乔”)。这些战马,经不起那黑兽恶气冲来;战马都骨软筋酥,内中只是哪吒风火轮,不能动摇,黄飞虎骑正色神牛,不曾挫锐,以下都跌下马来。四道人见子牙跌得冠斜袍乱,大笑不止;大呼曰:“不要慌!慢慢起来!”子牙忙整衣冠,再一看时,见四位道人,好凶恶之相;脸分青白红黑,各骑古怪异兽。子牙打稽首曰:“四位道兄,那座名山?何处洞府?今到此间,有何吩咐?”王魔曰:“姜子牙!吾乃九龙山气道者王魔、杨森、高友乾、李兴霸也。你我俱是道门,只因间太师相招,特地到此。我等莫非与子牙解围,并无他意,不知子牙可依得贫道三件事情?”子牙曰:“道兄吩咐,莫说三件,便三十件可以依得,但说无妨。”王魔曰:“头一件要武王称臣。”子牙曰:“道兄差矣!吾主公武王,原是商臣。奉法守公,初无欺上,何不可之有?”王魔曰:“第二件开了仓库,给散三军赏赐。第三件将黄飞虎送出城,与张桂芳解回朝歌,你意下如何?”子牙曰:“道兄吩咐,极是明白。容尚回城,三日後作表,烦道兄带回朝歌谢恩,再无他议。”两边举手请了。正是:

  且将三事权依允,二上昆仑走一遭。

  话说子牙同众将进城,入相府升殿坐下。只见武成王也跪下曰:“请丞相将我父子,解送桂芳行营,免累武王。”子牙即忙扶起曰:“黄将军!方三件事,乃权宜暂允他。非有他意,彼骑的俱是怪兽,众将未战,先自落马;挫动锐气,故此将计就计,且进城再作区处。”黄将军谢了子牙,众将散讫。子牙乃香汤沐浴,分付武吉、哪吒防守。子牙借土遁二上昆仑,往玉虚宫而来。有诗为证:

  “道术传来按五行,不登雾彩最轻盈;须臾飞过扶桑径,咫尺行来至玉京。”

  且说子牙到了玉虚宫,不敢擅入,候白鹤童子出来。子牙曰:“白鹤童子通报一声。”白鹤童子至碧游床跪而言曰:“启老爷!师叔姜尚,在宫外候法旨。”元始吩咐进来。子牙进宫,倒身下拜。元始曰:“九龙岛王魔等四人在西岐伐你,他骑的四兽,你未曾知道。此物乃万兽朝苍之时,种种各别,龙生九种,色相不同。白鹤童子,你往桃花园里,牵我的坐骑来。”白鹤童子往桃花园内,牵了四不象来。怎得见?有诗为证:

  “鳞头豹尾体如龙,足踏祥光至九重;四海九州随意遍,三山五岳刹时逢。”

  童子把四不象牵至,元始曰:“姜尚也是你四十年修行之功,与吾代理封神。吾今把此兽与你,骑往西岐,好会三山五岳之中,奇异之物。”又命南极仙翁取一木鞭,长三尺五寸六分,有二十六节,每一节有四道符印,共八十四道符印,名曰:“打神鞭。”姜子牙跪而接受,又拜恳曰:“望老师大发慈悲。”元始曰:“你此一去,往北海过,还有一人等你。吾今将此中央戊己之付你,内有简,临迫之际,当看此简,便知端的。”子牙叩首,辞别出玉虚宫。南极仙翁送子牙至麒麟崖。子牙上了四不象,把头上角一拍,那兽一道红光起去,铃声响亮,往西岐来。正行之间,那四不象飘飘落在一座山上,那山近连海岛,怎见得好山?

  千峰排戟,万仞开屏;日映岚光明返照,雨收黛色冷含烟。缠老树,雀聒危;奇花瑶草,修竹乔松。幽鸟啼声近,滔滔海浪鸣;重重壑芝兰绕,处处崖苔藓生。起伏峦头龙脉好,必有高人隐姓名。

  话说子牙看罢山景,只见山脚下,一股怪云卷起。云过处生风,风响处见一物,好生蹊跷古怪,怎见得?

  头似驼狰狞凶恶,项似鹅挺折枭虽;须似虾或上或下,耳似半凸暴双睛。身似鱼光辉灿烂,手似鹰电闪钢钩;足似虎钻山跳涧,龙分种降下异形。采天地灵气,受日月精英;发手运石多玄妙,口吐人言盖世无。能与豹交真可羡,来扶明主助皇图。

  话说子牙一见,魂不附体,吓了一身冷汗。那物大叫一声曰:“但吃姜尚一块肉,延寿一千年。”子牙听罢:“原来是要吃我的。”那东西又一跳将来,叫:“姜尚我要吃你。”子牙曰:“吾与你无隙无仇,为何要吃我?”妖怪答曰:“你休想逃脱今日之厄。”子牙把黄轻轻展开,看那简帖,原来如此。子牙曰:“孽障!我若该是你口里食,料应难免。你把我这杏黄儿拔起来,我就与你吃。拔不起来,怨命。”子牙把望地上一插,那长有三丈有馀。那怪物伸手来拔,拔不起来;两只手拔也拔不起来,用阴阳手拔,也拔不起来。便将双手扳到根底下。把头颈子挣的老长的,也拔不起来。子牙把手望空中一撒,五雷正法,雷火交加,一声响,吓的那东西要放手;不意把手长在上了。子牙喝一声:“好孽障!吃吾一剑!”那物叫曰:“上仙饶命!念吾不识上仙玄妙,此乃申公豹害了我。”子牙听说申公豹的名字,子牙问曰:“你要吃我,与申公豹何干?”妖怪答曰:“上仙!吾乃龙须虎也。自少昊时生我,采天地灵气,受阴阳精华,已成不死之身。前日申公豹往此处过,说今日今时姜子牙过时,若吃他一块肉,延寿万载。故此一时愚昧,大胆欺心,冒犯上仙。不知上仙道高德隆,自古是慈悲道德。可怜念我千年辛苦,修开十二重楼,若赦我一身,万年感德。”子牙曰:“据你所言,你拜吾为师,我就饶你。”龙须虎曰:“愿拜老师为师。”子牙曰:“既如此,你闭了目。”龙须虎闭目,只听得空中一声雷响,龙发虎双手离开,倒身下拜。子牙在北海收了龙须虎为门徒。子牙问曰:“你在此山,可曾学得些道术?”龙鬃虎答曰:“弟子发子有石,随手放开,便有磨盘大石头;如飞蝗骤雨,打的满山灰土迷天,随发随应。”子牙大喜道:“此人用之劫营,到处可以成功。”子牙收了杏黄,随带龙须虎,上了四不象,竟往西岐山,落下坐骑,来至相府,众将迎接,猛见龙须虎在子牙後边,众将吃了一惊道:“姜丞相惹了邪气来了?”子牙见众将猜疑,笑曰:“此是北海龙须虎也。乃是我收来门徒。”众将进相府参谒已毕,子牙问城外消息。武吉曰:“城外不见动静。”子牙传令,预备交战。且说张桂芳在营五日,不见子牙,出城来犒赏三军,把黄飞虎父子,解到营里来,乃对四位道人曰:“老师!姜尚五日不见消息,其中莫非有诈?”王魔曰:“他既依允,难道失信於我等。管教他西岐城血满城池,尸成山岳。”又过三日,杨森对王魔曰:“道兄!姜子牙至八日,还不出来,我们出去会他,问个端的。”张桂芳曰:“姜尚那日见势不好,将言俯就。姜尚外似忠信,内藏奸诈。”杨森曰:“既如此,我等出去。若是诱哄我等,我们只消一阵成功,早与你班师回去。”风林传下令去,一声炮响,三军呐喊;杀至城下,请子牙答话。探事马报入相府,子牙带哪吒、龙须虎、武成王,骑四不象出城。王魔一见大怒道:“好姜尚!你前日跌下马去,却原来往昆仑山借四不象,要与俺们见个雌雄。”把狴犴一磕,执剑来取子牙。旁边哪吒,登开风火轮,摇火尖,大叫:“王魔休得伤吾师叔。”冲杀过来,轮兽相交;剑并举,好场大战。怎见得?

  两阵上摇擂战鼓,剑交加霞光吐;是乾元秘授来,剑法仙传多威武。哪吒发怒性刚毅,王魔宝剑谁敢阻;哪吒是乾元山上宝和珍,王魔一心要把成汤辅。剑并举没遮拦,只杀得两边儿郎寻门赌。

  话说二将大战,哪吒使发了那一条,与王魔力敌。正战间,杨森骑着狻猊,见哪吒来得利害,剑乃短家伙,招架不开。杨森在豹皮囊中,取一粒开天珠,劈面打来,正中哪吒,打翻下风火轮去。王魔急来取首级,早有武成王黄飞虎,催开五色神牛,把一摆,冲将过来,救了哪吒。王魔复战飞虎,杨森二发奇珠,黄飞虎乃是马下将军,怎经得一珠打下坐骑来。早被龙须虎大叫曰:“莫伤吾大将,我来了!”王魔一见大惊,是个什麽妖精来了,怎见得?

  古怪蹊跷相,头大颈子长;独足只是跳,眼内吐金光。身上鳞甲现,两手是纯钢;炼成奇异术,发手石头强。但逢龙须虎,不死也着伤。

  话说高友乾骑着花斑豹,见龙须虎凶恶,忙取混元宝珠,劈面打来,正中龙须虎的膊子。打的扭着头跳,左右救同黄飞虎。王魔、杨森二骑来擒子牙。子牙只得将剑招架,来往冲杀。子牙左右无佐,三将着伤,救回去了。不防李兴霸把劈地珠照子牙打来,正中前心,子牙哎呀一声,几乎坠马;带四不象望北海上逃走。王魔曰:“待吾拿了姜尚。”来赶子牙;似飞云风卷,如弩箭离弦。子牙虽是伤了前心,听得後面赶来,把四不象的角一拍,起在空中。王魔笑曰:“总是道门之术,休欺吾不会腾云!”把狴犴一拍,也起在空中,随後赶来。子牙在西岐有七死三灾,此是遇四圣头一死。王魔见赶不上子牙,复取开天珠望後心一下,把子牙打下坐骑来,骨碌碌滚下山坡,仰面朝天,打死了。四不象站在一旁。王魔下骑来取子牙首级,忽然听得半山下作歌而来:

  “野水清风拂拂,池中水面飘花;借问安居何处,白云深处为家。”

  话说王魔听歌,看时,乃五龙山云霄洞文殊广法天尊。王魔曰:“道兄来此何事?”广法天尊答曰:“王道友!姜子牙害不得。贫道奉玉虚宫符命,在此久等多时。只因五事相凑,故命子牙下山。一则成汤气数已尽;二则西岐真主降临;三则吾阐教犯了杀戒;四则姜子牙该享人间福禄,身膺将相之权:五则与玉虚宫代理封神。道友你观教中逍遥自在,无拘无束,为甚麽恶气纷纷,雄心纠纠?可知道你那碧游宫上有二句,说的好:

  “紧闭洞门,静诵黄庭三两卷;身投西土,封神榜上有名人。”

  你把姜尚打死,虽死还有回生之日。道友依我,你好生回去,这是还一月未缺。若不听吾言,致生後悔。”王魔曰:“文殊广法天尊!你好大话;我和你一样道门,怎言月缺难圆。难道你有名师,我无教主。”王魔动了无名之火,执剑在手,恶狠狠来取文殊广法天尊。只见天尊後面有一道童,挽抓髻,穿淡黄服,大叫:“王魔休要行凶,我来了!我乃文殊广法天尊门徒金吒是也。”提剑直取王魔。王魔手中剑对面交还,来往盘旋,恶神杀。有诗为证:

  “来往交还剑吐光,二神门战五龙冈;行深行浅皆由命,方知天意灭成汤。”

  话说王魔、金吒恶战山下,文殊广法天尊取出一物,此宝在玄门为遁龙桩,後在释门为七宝金莲。上有三个金圈,往上一举,落将下来,王魔急难逃脱,颈子上一圈,腰上一圈,足下一圈,直立的靠定此桩。金吒见宝缚了王魔,手起剑落。不知性命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封神演义》


国学迷 蜀秀集九卷 清雍正上諭八旗十三卷上諭旗務議覆十三卷諭行旗務奏議十三卷 問青閣詩集十四卷 崔東壁遺書一百卷 四遊記十四卷 文清公薛先生文集二十四卷 祝子遺書四卷附錄一卷 中復堂全集九種附一種 [同治]雲和縣志十六卷首一卷 校定達生編四卷 唐詩觀瀾集二十四卷唐人小傳一卷 古遺堂手錄易卦□卷 方泉先生詩集附疏寮小集臞翁詩集 欽定春秋傳說彙纂三十八卷首二卷 楊忠烈公文集十卷 說文古籀補十四卷附錄一卷 本經疏證十二卷本經續疏六卷本經序疏要八卷 [乾隆]長泰縣志十二卷首一卷 斜川集六卷 意苕山館詩稿十六卷 皇朝輿地略 明季稗史彙編十六種二十七卷 春融堂雜記八種 姚刻三韻 大清重刻龍藏匯記一卷 國朝駢體正宗十二卷 史記一百三十卷 白蕉詞四卷 先輩醫案二卷 八家四六文鈔 春秋穀梁傳注疏二十卷 航海吟草 東萊博議四卷 春秋左傳五十卷 方言疏正十三卷續方言二卷 史學叢書四十三種 呂氏春秋訓解二十六卷 張氏醫書七種 橘社倡和集一卷 賦鈔箋略十五卷 李義山詩集三卷 地藏菩薩本願經三卷 莊子十卷 [嘉靖]遼東志九卷 病榻懷人詩 欽取朝考卷 心知堂詩稿十八卷 琴鶴堂印譜 唐六典三十卷 舊唐書二百卷 郝氏遺書十三種 詞韻簡 時務齋隨錄不分卷 李太白文集三十六卷 倪文貞公文集十七卷首一卷 佩文韻府一百六卷 潘瀾筆記二卷 李氏焚書六卷 欽定吏部處分則例五十二卷 佩文詩韻釋要五卷 大清律例卷十~卷十二_.djvu 大清律例卷十三~卷十七_.djvu 大清律例卷十八~卷二十_.djvu 大清律例卷二十一~卷二十三_.djvu 大清律例卷二十四~卷二十五_.djvu 大清律例卷二十六_.djvu 大清律例卷二十七~卷二十九_.djvu 大清律例卷三十~卷三十一_.djvu 大清律例卷三十二~卷三十四_.djvu 大清律例卷三十五~卷三十六_.djvu 大清律例卷三十七~卷三十九_.djvu 大清律例卷四十_.djvu 大清律例卷四十一_.djvu 大清律例卷四十二_.djvu 大清律例卷四十三~卷四十四_.djvu 大清律例卷四十五_.djvu 大清律例卷四十六~卷四十七_.djvu 說苑卷一~卷四_.djvu 說苑卷五~卷八_.djvu 說苑卷九~卷十二_.djvu 說苑卷十三~卷十七_.djvu 說苑卷十八~卷二十_.djvu 新序卷一~卷五_.djvu 新序卷六~卷十_.djvu 揚子法言卷一~卷五_.djvu 揚子法言卷六~卷十_.djvu 潛夫論卷一~卷五_.djvu 潛夫論卷六~卷十_.djvu 申鑒卷一~卷五_.djvu 中論捲上~卷下_.djvu 傳子_.djvu 中說卷一~卷六_.djvu 中說卷七~卷十_.djvu 帝範卷一~卷四_.djvu 續孟子_捲上~卷下.djvu 伸蒙子捲上~卷下_.djvu 素履子捲上~卷中~卷下_.djvu 家範卷一~卷五_.djvu 家範卷六~卷十_.djvu 帝學卷一~卷五_.djvu 帝學卷六~卷八_.djvu 儒志編_.djvu 太極圖說述解_.djvu 西銘述解_.djvu 通書述解捲上_.djvu 通書述解卷下_.djvu 張子全書卷一~卷二_.djvu 張子全書卷三~卷五_.djvu 張子全書卷六~卷八_.djvu 張子全書卷九_.djvu 張子全書卷十_.djvu 張子全書卷十一~卷十二_.djvu 張子全書卷十三~卷十五_.djvu 註解正蒙捲上_.djvu 註解正蒙卷下_.djvu 正蒙初義卷一_.djvu 正蒙初義卷二~卷三_.djvu 正蒙初義卷四~卷六_.djvu 正蒙初義卷七~卷八_.djvu 正蒙初義卷九~卷十一_.djvu 正蒙初義卷十二~卷十四_.djvu 正蒙初義卷十五~卷十七_.djvu 二程遺書卷一~卷二下_.djvu 二程遺書卷三~卷十_.djvu 二程遺書卷十一~卷十五_.djvu 二程遺書卷十六~卷十八_.djvu 二程遺書卷十九~卷二十二下_.djvu 二程遺書卷二十三~卷二十五_.djvu 二程外書卷一~卷八_.djvu 二程外書卷九~卷十二_.djvu 二程粹言捲上_.djvu 二程粹言卷下_.djvu 公是弟子記卷一~卷四_.djvu 節孝語錄_.djvu 儒言_.djvu 童蒙訓捲上~卷下_.djvu 省心雜言_.djvu 上蔡語錄卷一~卷三_.djvu 袁氏世範捲上~卷下_.djvu 延平答問_.djvu 西山讀書記卷三十四上_.djvu 西山讀書記卷三十四下_.djvu 西山讀書記卷三十五_.djvu 西山讀書記卷三十六_.djvu 西山讀書記卷三十七_.djvu 西山讀書記卷三十八_.djvu 西山讀書記卷三十九_.djvu 西山讀書記卷四十_.djvu 心經_.djvu 政經_.djvu 先聖大訓卷一_.djvu 先聖大訓卷二_.djvu 先聖大訓卷三_.djvu 先聖大訓卷四_.djvu 先聖大訓卷五_.djvu 先聖大訓卷六_.djvu 大學衍義補卷首~卷一_.djvu 大學衍義補卷二~卷四_.djvu 大學衍義補卷五~卷八_.djvu 大學衍義補卷九~卷十_.djvu 大學衍義補卷十一~卷十三_.djvu 大學衍義補卷十四~卷十五_.djvu 大學衍義補卷十六~卷十八_.djvu 大學衍義補卷十九~卷二十二_.djvu 大學衍義補卷二十三~卷二十六_.djvu 大學衍義補卷二十七~卷三十_.djvu 大學衍義補卷三十一~卷三十四_.djvu 大學衍義補卷三十五~卷三十八_.djvu 大學衍義補卷三十九~卷四十二_.djvu 大學衍義補卷四十三~卷四十六_.djvu 大學衍義補卷四十七~卷四十九_.djvu 大學衍義補卷五十~卷五十三_.djvu 大學衍義補卷五十四~卷五十七_.djvu 大學衍義補卷五十八~卷六十一_.djvu 大學衍義補卷六十二~卷六十六_.djvu 大學衍義補卷六十七~卷七十_.djvu 大學衍義補卷七十一~卷七十四_.djvu 大學衍義補卷七十五~卷七十八_.djvu 大學衍義補卷七十九~卷八十二_.djvu 大學衍義補卷八十三~卷八十四_.djvu 千里草 千里莼羹 千里足 千里鹅毛 千金买骏骨 千金价 千金弃 千钟季孙粟 千顷陂 升堂入室 升陑 半人 半仙之戏 半死桐 半段枪 半毡 半纸书 半臂怜姬 半臂梦 半豹 半部论语 半闲堂 半面 半面之旧 半面妆 半额眉 华亭鹤唳 华佗五禽 华佗出蛇 华子病忘 华封三祝 华屋山丘 华歆忤旨 华清石莲 华玉刻姬 华胥梦 卑之无甚高论 卑以自牧 卑宫 卒岁无褐 卓侯 卓氏之逃 卓氏寡 卓茂解骖 卓长官 卓鲁 单豹、张毅养 单鹄寡凫 卖卜下帘 卖卜钱 卖友埋母 卖杏花 卖犬嫁女 卖畚嵩岑 卖薪买酒 卖诗 卖饼孙 卖饼家 卖饼诉公羊 南下牧马 南仲 南八不屈 南华真经 南台北省 南史不曲笔 南国纪 南国貌 南塘一出 南威 南宅楼桑 南宫故事 南容三复白圭 南山可移 南山有乌,北山张罗 南山盗清 南山豆苗 南州冠冕 南州高士 南床 南征之怨 南户窥郎 南昌尉 南来鲤 南极老人 南枝北枝 南柯梦 南橘北枳 南海北海 南海献荔支 南皮游 南箕北斗 南董 南蛮鴃舌 南金东箭 南阳三葛,蜀得其龙 南阳有近亲 南阳躬耕 南陔 南风不竞 南风掷孕 南风薰 南风解愠 博具投江 博士买驴 博山炉 博望宾 博望寻河 博望烧屯 博浪沙 博物才 博路受遗顾 卜凤 卜宅卜邻 卜年 卜式羊肥 卜昼卜夜 卞田居 卢充幽婚 卢医 卢女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