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封神演义 >

第三十七回 姜子牙一上昆仑

第三十七回 姜子牙一上昆仑

  诗曰:

  子牙初返玉京来,遥台琼楼香雾开;绿水流残人世梦,青山消尽帝王才。军民有难干戈起,将士多灾异术来;无奈封神天意定,岐山方去新台。

  话说哪吒一乾坤圈把张桂芳左臂打得筋断骨折;马上晃了三匹晃,不曾闪下马来,哪吒得胜进城。探马报入相府,令哪吒来见。子牙问曰:“与张桂芳见阵,胜负如何?”哪吒曰:“被弟子乾坤圈打伤左臂,败进营里去了。”子牙又问:“可曾问你名字?”哪吒曰:“桂芳连叫三次,弟子不曾理他。”众将听了不知其故;但凡精血成胎者,有三魂七魄。被桂芳叫一声,魂魄不居一体,散在各方,自然翻马,哪吒乃莲花化身,周身具是莲花,那里有三魂七魄,故此不得叫下轮来。且说张桂芳打伤左臂,先行官风林又被打伤,不能动履;只得差官,用告急文书,往朝歌见闻太师求援不表。且说子牙在府内自思,哪吒虽则取胜,恐後面朝歌调动大队人马,有累西土。子牙沐浴包衣,来见武王,朝见毕,武王曰:“相又见孤,有何要事?”子牙曰:“臣辞主公,往昆仑山走一遭。”武王曰:“兵临阵下,将至濠边,国内无人,相父不可逗留高山,使孤盼望。”子牙曰:“臣此去多则三朝,少则两日,即时就回。”武王许之。子牙出朝,回相府,对哪吒曰:“你与武吉好生守城,不必与张桂芳杀。待我回来,再作区画。”哪吒领命。子牙吩咐已毕,随驾土遁往昆仑山来。怎见得?有诗为证:

  “玄里玄空玄内空,妙中妙法妙无穷;五行遁术非凡术,一阵清风至玉宫。”

  话说子牙纵土遁,到得麒麟崖,落下土遁,见昆仑光景,嗟叹不已。自思一离此山,不觉十年,如今又至,光景又觉一新。子牙不胜眷懋,怎见得好山?

  烟霞散彩,日月摇扁;千株老柏,万节修篁。千株老柏,带雨满山青染染;万节修篁,含烟一径色苍苍。门外奇花布锦,桥边瑶草生香;岭上蟠桃红锦烂,洞门茸草翠丝长。时间仙鹤唳,每见瑞鸾翔;仙鹤唳时,声振九臬霄汉远;瑞鸾翔处,毛辉五色彩云光。白鹿玄猿时隐现,青狮白象任行藏;细观灵福地,果乃胜天堂。

  子牙上昆仑,过了麒麟崖,行至玉虚宫,不敢擅入。在宫前等候多时,只见白鹤童子出来。子牙曰:“白鹤童子!与吾通报。”白鹤童子见是子牙,忙入宫内至八卦台下,跪而启曰:“姜尚在外,听候玉旨。”元始点首:“正要他来。”童子出宫,口称:“师叔!老爷有请。”子牙至台下,倒身下拜:“弟子姜尚,愿老师父圣寿无疆。”元始曰:“你今上山正好,命南极仙翁,取封神榜与你,可往岐山造一封神台。台上张挂封神榜,把你的一生事,俱完毕了。”子牙跪而告曰:“今有张桂芳,以左道旁门之术,征伐西岐。弟子道理微末,不能治伏,望老爷大发慈悲,提拔弟子。”元始曰:“你为人间宰相,受享国禄,称为相父,凡间之事,我贫道怎管得你尽?西岐乃有德之人坐守。你怕左道旁门,事到危急之处,自有高人相辅,此事不必问我,你去罢。”子牙却不敢再问,只得出宫。出宫,门首白鹤童子叫曰:“师叔!老爷请你!”子牙听得,急忙回至八卦台下跪了。元始曰:“此去但凡有人叫你,切不可应他。若是应他,有三十六路征伐你。东海还有一人等你,务要小心,你去罢。”子牙出宫,有南极仙翁送子牙。子牙曰:“师兄!我上山参谒老师,恳求指点,以退张桂芳;老爷不肯慈悲,奈何奈何!”南极仙翁曰:“上天数定,终不能移。只是有人叫你,切不可应他,着实要紧,我不得远送你了。”子牙捧定封神榜,往前行,至麒麟崖,驾土遁,脑後有人叫:“姜子牙!”子牙曰:“当真有人叫,不可应他。”後面又叫子牙公也不应,又叫姜丞相也不应,连声叫三五次,见子牙不应。那人大叫曰:“姜尚你忒薄情而忘旧也;你今就做丞相,位极人臣,独不思在玉虚宫,与你学道四十年,今日连呼你数次,应也不应。”子牙听得如此言语,只得回头看时,见一道人,怎见得?有诗为证:

  “头上青巾一字飘,迎风大袖衬轻梢;麻鞋足下生云雾,宝剑光华透九霄。葫芦里面长生术,胸内玄机隐六韬;跨虎登山随地走,三山五岳任逍遥。”

  话说子牙一看,原来师弟申公豹。子牙曰:“兄弟吾不知是你叫我。我只因师尊吩咐,但有人叫我,切不可应他,我故此不曾答应,得罪了。”申公豹问曰:“师兄手里拿着是甚麽东西?”子牙曰:“是封神榜。”申公豹曰:“那里去?”子牙曰:“往西岐造封神台,上面张挂。”申公豹曰:“师兄你如今保那个?”子牙笑曰:“贤弟你说混话。我在西岐,身居相位,文王托孤於我,立武王。三分天下,周土已得二分;八百诸侯,悦而归周。吾今保武王灭纣王,正应上天垂象,岂不知凤鸣岐山兆应真命之主。今武王德配尧舜,仁合天心。况成汤王气黯然,此一传而尽。贤弟反问,却是为何?”申公豹曰:“你说成汤王气已尽,我如今下山保成渴,扶纣王。子牙你要扶周,总要掣你肘。”子牙曰:“贤弟你说那里话。师尊严命,怎敢有违?”申公豹曰:“子牙我有一言奉禀,你听我说。有一全美之法,到不如同我保纣灭周,一来你我弟兄同心合意,二来你我弟兄又不至参商,此不是两全之道,你意下如何?”子牙正色言曰:“兄弟言之差矣!今听贤弟之言,反违师尊之命,况系天命,人岂敢违,决无此理,兄弟请了。”申公豹怒色曰:“姜子牙料你保周,你有多大本领,道行不过四十年而已。你且听我道来。有诗为证:

  “炼就五行真始诀,移山倒海更通玄;降龙伏虎随吾意,跨鹤乘龙入九天。紫气飞升千万丈,喜时大内种金莲;足踏霞光闲戏耍,逍遥也过几千年。”

  话说子牙曰:“你的工夫,是你得的;我的工夫,是我得;岂在年数之多寡?”申公豹曰:“姜子牙你不过五行之术,倒海移山而已。你怎比得我:似我将首级取将下来,往空一掷,遍游千万里。红云托接,复入颈项上,依旧还元返本,又复何言。似此等道术,不枉学道“场。你有何能,敢保周灭纣?你依我烧了封神榜,同吾往朝歌,亦不失丞相之位。”子牙被申公豹所惑,暗想人的头乃六阳之首,刎将下来,游千万里,复入颈项上,还能复旧,有这样的法术,自是稀罕。乃曰:“兄弟你把头取下来。果能如此,起在空中,复能依旧,我便把封神榜烧了,同你往朝歌去。”申公豹曰:“不可失信!”子牙曰:“大丈夫一言既出,重若泰山,岂有失信之理?”申公豹去了头巾,执剑在手,左手提住青丝,右手将剑一刎,把头割将下来,其身不倒。复将头望空中一掷,那头盘盘旋旋,只管上去了。子牙乃忠厚君子,仰面呆看。其头盘旋,只见一些黑气。不说子牙受惑,且说南极仙翁送子牙,不曾进宫去,在宫门前少憩片时。只见申公豹乘虚赶子牙,赶至麒麟崖前,指手画脚讲论。又见申公豹的头游在空中。仙翁曰:“子牙乃忠厚君子,险些儿被这孽障惑了。”忙唤:“白鹤童子在那里?”童子答曰:“弟子在此。”“你快化一只白鹤,把申公豹的头衔了,往南海走走来。”童子得法旨,便化鹤飞起,把申公豹的头,衔着往南海去了。有诗为证:

  “左道旁门惑子牙,仙翁妙算更无差;邀仙全在申公豹,四九兵来乱似麻。”

  诸说子牙仰面观看,忽见白鹤衔去,子牙跌足大呼:“这孽障怎的把头衔去了。”不知南极仙翁从後来,把子牙後心一巴掌。子牙回头看时,乃是南极仙翁。子牙忙问曰:“道兄你为何又来?”仙翁指子牙曰:“你原来是一个呆子;申公豹乃左道之人,此乃些小幻术,你也当真?只用一时三刻,其头不到颈上,自然冒血而死。师尊吩咐你,不要应人,你为何又应他?你应他不打紧,有三十六路兵马来伐你。方我在玉虚宫门前,看看你和他讲话。他将此术惑你,你就要烧封神榜。倘然烧了此榜,怎麽了?我故叫白鹤童子化一只白鹤,衔了他的头,往南海去。过了一时三刻,死了这孽障,你无患。”子牙曰:“道兄你既知道,可以饶了他罢。道心无处不慈悲,怜恤俏多年道行,数载功夫,丹成九转,龙交虎成,真为可惜。”南极仙翁曰:“你饶了他,他不饶你。那时三十六路兵来伐你,莫要懊悔。”子牙就说:“後面有兵来伐我,怎肯忘了慈悲,先行不仁不义。”不言子牙哀求南极仙翁,且说申公豹被仙鹤衔去了头,不得还转,心内焦燥,过一时三刻,血出即死,左难右难。且说子牙恳求了仙翁,仙翁把手一招,只见白鹤童子把嘴一张,放下申公豹的头,落将下来。不意落忙了,把睑落的朝着背脊。申公豹忙把手端着耳朵一磨,磨正了。把眼睁开,看见南极仙翁站立,仙翁大喝一声:“把你这该死孽障!你把左道惑弄姜子牙,使他烧毁封神榜,令姜子牙保纣灭周,这是何说?该到玉虚宫,见掌教老师去了好。”叱了一声:“还不退去。”“姜子牙你好生去罢。”申公豹惭愧,不敢回言,上了白额虎,指子牙道:“你去,我叫你西岐血流成似海,白骨积如山。”申公豹恨恨而去不表。话说子牙捧封神榜,驾土遁往东海来。正行之际,飘飘落在一座山上;那山玲珑剔透,古怪崎岖,峰高岭峻,云雾相连,近於海岛。有诗为证:“海岛峰高起怪云,岸傍桧柏翠氤氲;峦头风吼如猛虎,拍浪穿梭似破军。异草奇花香馥馥,青松翠竹色纷纷;灵芝结就清灵地,真是蓬莱迥不群。”话说子牙贪看此山景物,堪描堪画:“我怎能了却红尘,来到此间。蒲团静坐,朗诵黄庭,方是吾心之愿。”话未了,只见海水翻波,旋风四起,风逞浪浪翻雪练,水起波波滚雷鸣。霎时间云雾相连,阴云四合;笼罩山峰。子牙大惊曰:“怪哉!敝哉!”正看间,见巨浪分开,现一人,赤条条的大叫:“大仙!游魂埋没千载,未得脱体。前日清虚道德真君符命,言今日今时法师经过,使游魂伺候。望法师大展威光,普济游魂,超出烟波,拔离苦海,洪恩万代。”子牙仗着胆问道:“你是谁,在此兴波作浪?有甚沈冤?从实道来。”那物曰:“游魂乃轩辕皇帝总兵官柏鉴也。因大破蚩尤,被火器打入海中,千年未能出劫。万望法师,指超福地,恩同泰山。”子牙曰:“你乃柏鉴,听吾玉虚法牒,随往西岐出去候用。”把手一放,五雷响亮,振开迷关,速超神道。柏鉴现身拜谢。子牙大喜,随驾土遁,往西岐出去。霎时风响来到山前,只听狂风大作,怎见得好风?有诗为证:

  “细细微微播土尘,无形过树透荆榛;太公仔细观何物,却是朝歌五路神。”

  当时子牙一看,原来是五路神来接。大呼曰:“昔在朝歌,蒙恩师发落往西岐山伺候。今知恩师驾过,特来远接。”子牙曰:“吾择吉日,起造封神台,用柏鉴监造。若是造完,将榜长挂,吾自有妙用。”子牙吩咐:“柏鉴!你就在此督造,待台完,吾来开榜。”五路神同柏鉴领法旨,在岐山造台。子牙回西岐,至相府。武吉、哪吒迎接至殿中坐下。就问:“张桂芳可曾来搦战?”武吉回曰:“不曾。”子牙往宫殿,见武王回旨。武王宣子牙至殿前,行礼毕,武王曰:“相父往昆仑,事体如何?”子牙只得模糊答应,把张桂芳事掩盖,不敢漏天机。武王曰:“相父为孤劳苦,孤心不安。”子牙曰:“老臣为国,当得如此,岂惮劳苦。”武王传旨设宴,与子牙共饮数杯。子牙谢恩回府。次日,点鼓聚将,参谒毕,子牙传令诸将官,领简帖。先令:“黄飞虎领令箭。”“哪吒领令箭。”又令:“辛甲、辛免领令箭。”子牙发放已毕。且说张桂芳被哪吒打伤臂膊,正在营中保养伤痕,传候朝歌援兵,不知子牙劫营。三更时分,只听得一声炮响,喊声四起,震动山岳。慌忙披挂上马,风林也上了马。及至出营,遍地周兵,灯球火把,照耀天地通红。喊杀连声,山摇地动。只见辕门哪吒登风火轮,摇火尖,冲杀而来,势如猛虎。张桂芳见是哪吒,不战自走。风林在左营,见黄飞虎骑五色神牛,提冲杀进来。风林大怒:“好反叛贼臣!焉敢夤夜劫营,自取死也。”纵青马,使两根狼牙棒,来取飞虎。牛马相逢,夜间混战。且说辛甲、辛免往右营冲杀,营内无将敢当,任意纵横。直杀到後寨,见周纪、南宫监在陷车中。忙杀开纣兵,打开陷车,救出二将步行?抢得利刃在手,只杀得天崩地裂,鬼哭神愁;里外夹攻,如何抵敌?张桂芳与风林,见不是势头,只得带伤逃归。遍野横,满地血流成河。三军叫苦,弃鼓丢锣,自相践踏;死者不计其数,张桂芳连夜败走,至西岐山,收拾败残人马。风林上马,与主将议事,桂芳曰:“吾自来出兵,未尝有败。今日在西岐,损折许多人马,心上甚是不乐。忙修告急本章,打进朝歌,速发援兵,共诛反叛。”且说子牙收兵,得胜回营;众将腾,齐声唱凯。正是:

  鞍上将军如猛虎,得胜小校似飞彪。

  话说张桂芳遣官进朝歌,来至太师府,下文书。闻太师升殿,聚将鼓响,众将参谒。堂候官将张桂芳申文呈上。太师拆开一看,大惊曰:“张桂芳征伐西岐,不能取胜,反损兵折将,老夫须得亲征,方克西土。奈因东南两路,屡战不宁,又见游魂关总兵窦荣,不能取胜。方今盗贼乱生,如之奈何?吾欲去,国家空虚。吾不去,不能克服。”只见门人吉立上前言曰:“今国内无人,老师怎麽亲征得?不若於三山五岳之中,可邀一二位师友,往西岐协助张桂芳,大事自然可定。何劳老师费心,有伤贵体?”只这一句话,断送修行人两对,封神台上且标名。不知吉凶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封神演义》


国学迷 光绪元年乙亥恩科浙江乡试朱卷 光绪元年乙亥恩科浙江乡试朱卷 光绪元年乙亥恩科浙江乡试朱卷 光绪元年乙亥恩科浙江乡试朱卷 光绪元年乙亥恩科浙江乡试朱卷 光绪元年乙亥恩科浙江乡试朱卷 光绪元年乙亥恩科浙江乡试朱卷 光绪元年乙亥恩科浙江乡试朱卷 光绪元年乙亥恩科浙江乡试朱卷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乡试朱卷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乡试朱卷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乡试朱卷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乡试朱卷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乡试朱卷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乡试朱卷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乡试朱卷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乡试朱卷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乡试朱卷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乡试朱卷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乡试朱卷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乡试朱卷 王希曾试草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乡试朱卷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乡试朱卷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乡试朱卷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乡试朱卷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乡试朱卷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乡试朱卷一卷附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优贡卷一卷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乡试朱卷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乡试朱卷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乡试朱卷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乡试朱卷一卷附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优贡卷一卷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乡试朱卷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乡试朱卷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乡试朱卷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乡试朱卷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乡试朱卷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乡试朱卷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乡试朱卷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乡试朱卷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乡试朱卷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乡试朱卷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乡试朱卷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乡试朱卷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乡试朱卷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乡试朱卷一卷附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选拔贡卷一卷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乡试朱卷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乡试朱卷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乡试朱卷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乡试朱卷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乡试朱卷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乡试朱卷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乡试朱卷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乡试朱卷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乡试朱卷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乡试朱卷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乡试朱卷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乡试朱卷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乡试朱卷 同治十二年癸酉科浙江乡试朱卷 明朝破邪集三_徐昌治輯.djvu 明朝破邪集四_徐昌治輯.djvu 明朝破邪集五_徐昌治輯.djvu 明朝破邪集六_徐昌治輯.djvu 明朝破邪集七_徐昌治輯.djvu 頤情館開過集一_宗源瀚撰.djvu 頤情館開過集二_宗源瀚撰.djvu 頤情館開過集三_宗源瀚撰.djvu 頤情館開過集四_宗源瀚撰.djvu 頤情館開過集五_宗源瀚撰.djvu 頤情館開過集六_宗源瀚撰.djvu 出山草譜一_湯肇熙撰.djvu 出山草譜二_湯肇熙撰.djvu 出山草譜三_湯肇熙撰.djvu 出山草譜四_湯肇熙撰.djvu 出山草譜五_湯肇熙撰.djvu 出山草譜六_湯肇熙撰.djvu 醫林大觀書目_改師立輯.djvu 昭陵碑攷一_孫三錫撰.djvu 昭陵碑攷二_孫三錫撰.djvu 昭陵碑攷三_孫三錫撰.djvu 昭陵碑攷四_孫三錫撰.djvu 昭陵碑攷五_孫三錫撰.djvu 昭陵碑攷六_孫三錫撰.djvu 昭陵碑攷七_孫三錫撰.djvu 石鼓文定本一_沈梧撰.djvu 石鼓文定本二_沈梧撰.djvu 石鼓文定本三_沈梧撰.djvu 石鼓文定本四_沈梧撰.djvu 武英殿本二十三史考證一_孫嘉淦[等]撰.djvu 武英殿本二十三史考證二_孫嘉淦[等]撰.djvu 武英殿本二十三史考證三_孫嘉淦[等]撰.djvu 武英殿本二十三史考證四_孫嘉淦[等]撰.djvu 武英殿本二十三史考證五_孫嘉淦[等]撰.djvu 武英殿本二十三史考證六_孫嘉淦[等]撰.djvu 俞寧世文集一_俞長城撰.djvu 俞寧世文集二_俞長城撰.djvu 俞寧世文集三_俞長城撰.djvu 俞寧世文集四_俞長城撰.djvu 紫瓊巖詩鈔一_允禧撰.djvu 紫瓊巖詩鈔二_允禧撰.djvu 紫瓊巖詩鈔續刻_允禧撰.djvu 稽古齋全集一_弘畫撰.djvu 稽古齋全集二_弘畫撰.djvu 稽古齋全集三_弘畫撰.djvu 稽古齋全集四_弘畫撰.djvu 稽古齋全集五_弘畫撰.djvu 稽古齋全集六_弘畫撰.djvu 稽古齋全集七_弘畫撰.djvu 稽古齋全集八_弘畫撰.djvu 稽古齋全集九_弘畫撰.djvu 明善堂詩集一_弘曉撰.djvu 明善堂詩集二_弘曉撰.djvu 明善堂詩集三_弘曉撰.djvu 班餘剪燭集一_納蘭常安撰.djvu 班餘剪燭集二_納蘭常安撰.djvu 班餘剪燭集三_納蘭常安撰.djvu 班餘剪燭集四_納蘭常安撰.djvu 班餘剪燭集五_納蘭常安撰.djvu 班餘剪燭集六_納蘭常安撰.djvu 班餘剪燭集七_納蘭常安撰.djvu 張思齋示孫編一_張廷瑑撰.djvu 張思齋示孫編二_張廷瑑撰.djvu 張思齋示孫編三_張廷瑑撰.djvu 雪庵文集_范爾梅撰.djvu 花間堂詩鈔_允禧撰.djvu 受宜堂集一_納蘭常安撰.djvu 受宜堂集二_納蘭常安撰.djvu 受宜堂集三_納蘭常安撰.djvu 受宜堂集四_納蘭常安撰.djvu 受宜堂集五_納蘭常安撰.djvu 受宜堂集六_納蘭常安撰.djvu 受宜堂集七_納蘭常安撰.djvu 受宜堂集八_納蘭常安撰.djvu 受宜堂集九_納蘭常安撰.djvu 受宜堂集十_納蘭常安撰.djvu 受宜堂集十一_納蘭常安撰.djvu 受宜堂集十二_納蘭常安撰.djvu 受宜堂集十三_納蘭常安撰.djvu 受宜堂集十四_納蘭常安撰.djvu 受宜堂集十五_納蘭常安撰.djvu 受宜堂集十六_納蘭常安撰.djvu 受宜堂集十七_納蘭常安撰.djvu 受宜堂集十八_納蘭常安撰.djvu 受宜堂集十九_納蘭常安撰.djvu 受宜堂集二十_納蘭常安撰.djvu 受宜堂集二十一_納蘭常安撰.djvu 虛白齋詩集_欽璉撰.djvu 運甓軒文集一_陶土偰撰.djvu 運甓軒文集二_陶土偰撰.djvu 運甓軒文集三_陶土偰撰.djvu 運甓軒文集四_陶土偰撰.djvu 晚聞存稿_陶正靖撰.djvu 與我周旋集詩一_魏元樞撰.djvu 與我周旋集詩二_魏元樞撰.djvu 與我周旋集詩三_魏元樞撰.djvu 與我周旋集詩四_魏元樞撰.djvu 與我周旋集文一_魏元樞撰.djvu 與我周旋集文二_魏元樞撰.djvu 與我周旋集四六_魏元樞撰.djvu 與我周旋集雜體_魏元樞撰.djvu 與我周旋集附刻_魏元樞撰.djvu 貞一齋集一_李重華撰.djvu 貞一齋集二_李重華撰.djvu 貞一齋集三_李重華撰.djvu 貞一齋集四_李重華撰.djvu 貞一齋集五_李重華撰.djvu 生香書屋文集一_陳浩撰.djvu 生香書屋文集二_陳浩撰.djvu 生香書屋文集三_陳浩撰.djvu 生香書屋文集四_陳浩撰.djvu 芝庭文稿一_彭啟豐撰.djvu 芝庭文稿二_彭啟豐撰.djvu 芝庭文稿三_彭啟豐撰.djvu 芝庭文稿四_彭啟豐撰.djvu 芝庭文稿五_彭啟豐撰.djvu 芝庭詩稿一_彭啟豐撰.djvu 芝庭詩稿二_彭啟豐撰.djvu 芝庭詩稿三_彭啟豐撰.djvu 芝庭詩稿四_彭啟豐撰.djvu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