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封神演义 >

第二十三回 文王夜梦飞熊兆

第二十三回 文王夜梦飞熊兆

  诗曰:

  文王守节尽臣忠,仁德兼施造大工;民力不教胼胝瘁,役钱常赐锦缠红。西岐社稷如磐石,商邑江山若浪从;漫道孟津天意合,飞熊入梦已先通。

  话说文王听散宜生之言,出示张挂西岐各门,惊动军民人等,都来争瞧告示。只见上书曰:

  “西伯文王示谕军民人等知悉:西岐之境,乃道德之乡;无兵戈用武之扰,民安物阜,讼简官清。孤囚里羁縻,蒙恩赦宥归国,因见迩来灾异频仍,水旱失度;及查本土,占验灾祥,竟无坛址。昨观城西有官地一隅,欲造一台,名曰灵台,以占风候,若验民灾。又恐士木之繁,有伤尔军民力役;每日给工银二钱支用。此工亦不拘日之远近,但随民便;愿做工者,即上部造,以便查给,如不愿者,各随经营,并无强逼。为此出示谕众通知。”

  话说西岐众军民人等一见告示,大家欢悦,齐声言曰:“大王恩德如天,莫可图报。我等日出而嬉游,日入而归宿,坐享承平之福,是皆大王之所赐。今大王欲造灵台,尚言给领工钱,我等虽肝脑涂地,手胼足胝,亦所甘心。况且为我百姓占验灾祥而设,如何反领大王工银也。”一郡军民无不欢悦,情愿出力造台。散宜生知民心如此,抱本进内启奏文王曰:“军民既有此义举,随传旨散给银两众民领讫。”文王对散宜生曰:“可选吉日破土兴工。”众军用心着意,搬泥运上,伐木造台。正是窗外日光弹指过,席前花影座间移。又道是行见落花红满地,云时黄菊绽东篱。造灵台不满旬月,管工官来报工完。文王大喜,随同文武官员排銮舆出郭,行至灵台,观看雕梁画栋,台阁巍峨,真一大观也。有赋为证:

  台高二丈,势按三寸;上分八卦合阴阳,下属九宫定龙虎。四角有四柱之形,左右立乾坤之象;前後配君臣之义,周围有风云之气。此台上合天心,下合地户,中合人意。上合天心,应四时;下合地户,属五行;中合意,风调雨顺。文王有德,使万民而增辉;圣人治世,感百事而无逆。灵台从此文王基,验照灾祥扶帝主;正是治国江山茂,今日灵台胜鹿台。

  话说文王随同两班文武上得灵台,四面一观,文王默言不语。时有上大夫散宜生出班奏曰:“今日灵台工完,大王为何不悦?”文王曰:“非是不悦,此台虽好,台下欠一池沼,以应水火既济,配合阴阳之意。孤欲再开池沼,又恐劳伤民力,故此郁郁耳。”宜生启曰:“灵台之工,甚是浩大,尚且不日而成。况于台下一沼,其功甚易。”宜生忙传王旨:“台下再开一池沼,以应本火既济之意。”说言未了,只见众民大呼曰:“小小池沼,有何难成?又劳圣虑。”众人随将带来锹锄一时挑挖,内出一付枯骨,众人四下抛掷。文王在台上见众人抛弃枯骨,王问曰:“众民抛弃何物?”左右启奏曰:“此地掘起一付人骨,众人故加抛掷。”文王即传旨:“命众人将枯骨取来,放在一处;用匣盛之,埋於高阜之地。岂有因孤开沼,而暴露此骸鼻,实孤之罪也。”众人听见此言大呼曰:“圣德之君,泽及枯骨;何况我等人民,岂有不沾雨露之恩。真是广合人心,道施仁义,西岐获有父母矣。”众民欢声大悦。文王因在灵台看挖池沼,不觉天色渐晚,回驾不及;文王与众文武在灵台上设宴,君臣共乐。席罢之後,文武在台下安歇,文王台上设绣榻而寝。时至三更,正值梦中,忽见东南一只白额猛虎,胁生双翼,向帐中扑来,文王急叫左右,只听台後一声响亮,火光冲霄,文王惊醒,吓了一身香汗,听台下已打三更,文王自思此梦主何吉凶,待到天明,再作商议。有诗为证:

  “文王治国造灵台,文武锵锵保驾来;忽见池沼枯骨现,命将高阜速藏埋。君臣共乐传杯盏,夜梦飞熊扑帐开;龙虎风云从此遇,西岐方得栋梁才。”

  话说次早众文武上台参谒已毕,文王曰:“大夫散宜生何在?”散宜生出班见礼曰:“有何宣召?”文王曰:“孤今夜三鼓得一异梦,梦见东南有一只白额猛虎胁生双翼,同帐中扑来,孤急呼左右,只见台後火光冲霄,一声响亮惊醒,乃是一梦。此兆不知主何吉凶?”散宜生躬身贺曰:“此梦乃大王之大吉兆,大王得栋梁之臣,大宝之士,真不让风后伊尹之右。”文王曰:“卿何以见得如此?”宜生曰:“昔商高宗曾有飞熊入梦,得传说於版之间。今主上梦虎生两翼者,乃熊也。去见台後火光,乃火之象。今西方属金,金见火必,寒金,必成大器。此乃兴周之大兆,故此臣特欣贺。”众官听毕,齐声称贺。文王传旨回驾,心欲访贤,以应此兆不题。且言姜子牙自从弃却朝歌,别了马氏。土遁救了居民,隐於溪,垂钓渭水。子牙一意守时候命,不管闲非,日诵黄庭,悟道修真。苦闷时持丝纶倚绿柳而垂钓,时时心上昆仑,刻刻念随师长,难忘道德,朝暮悬悬。一日执竿叹息,作诗曰:

  “自别昆仑地,俄然二四年;商都累半载,直谏在君前。弃却归西土,溪执钓先;何日逢真主?披云再见天。”

  子牙作罢诗,坐於垂杨之下,只见滔滔流水,无尽无休,彻夜东行,煞尽人间万苦。正是:惟有青山流水依然在,古往今来尽是空。子牙叹毕,只听得一人作歌而来。

  “登山过岭,伐木丁丁;随身板斧,斫劈枯。崖前免走,山後鹿鸣;树梢异鸟,柳外黄莺。见了些青松翠柏,李白桃红;无忧樵子,胜似腰金。担柴一石,易米三升;随时蔬菜,沽酒一瓶。对月邀饮,乐守山林;深山陋僻,万壑无声。奇花异草,悦目赏心;逍遥自在,任意纵横。

  樵子歌罢,把一担柴放下,近前少憩,问子牙曰:“老丈我常时见你在此执竿钓鱼,我和你相一个故事。”子牙曰:“相何故事?”樵子曰:“我与相一个渔樵问答。”子牙大喜:“好个渔樵问答!”樵子曰:“你上姓贵处?缘何到此?”子牙曰,“吾乃东海许洲人也,姓姜名尚,字子牙,道号飞熊。”樵子听罢,扬笑不止。子牙问樵子曰:“你姓甚名谁?”樵子曰:“吾姓武名古,祖贯西岐人氏。”子牙曰:“你方才听吾姓名,反加扬笑者何也?”武吉曰:“你方才言号飞熊,故有此笑。”子牙曰:“人各有号,何以为笑?”樵子曰:“当时古人,高人,贤人,圣人:胸藏万斛珠玑,腹隐无边锦绣。如风后力牧、伊尹、傅说之辈,方称其号。似你也有此号,名不种实,故此笑耳。”我常时见你绊绿柳而垂竿,别无营运,守枯株而待兔,看此清波,识见未必高明,为何亦称道号?武吉言罢,却将溪边钓竿拿起,见线上那钧直而不曲,樵子抚掌大笑不止,对子牙点头叹曰:“有志不在年高,无谋空言百岁。”樵子问子牙曰:“你只钓线何为不曲?古语云:『且将香饵钓金鳌。』我传你一法,将此针用火烧红,打成钩样,上用香饵;线上系浮子,鱼来吞食,浮子自动,便知鱼至。望上一提,钩钓鱼腮,方能得鲤,此是捕鱼之方。似这等钩,莫说三年,就百年也无一鱼到手。可见你生性愚拙,安得妄号飞熊?”子牙曰:“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老夫在此,名虽垂钓,我自意不在鱼。吾在此不过守青云而得路,拨尘翳而腾霄。岂可曲中而取鱼乎?非丈夫之所为也。吾宁在直中取,不向曲中求;不为锦鳞设,只钓王与侯。吾有诗为证:

  “短竿长线守溪,这个机关那得知;只钓当朝君与相,何尝意在水中鱼。”

  武吉听罢大笑曰:“你这个人也想王侯做,看你那个嘴脸不相王侯,你到相个活猴。”子牙也笑着曰:“你看我的嘴脸不相王侯,我看你的嘴脸也不甚好。”武吉曰:“我的嘴脸比你好些,吾虽樵夫,真比你快活;春看桃李,夏赏芰荷,秋看黄菊,冬赏梅松,我也有诗:

  “担柴货卖长街上,沽酒回家母子欢;伐木只知营运乐,放翻天地自家看。”

  子牙曰:“不是这等嘴睑,我看你脸上气色不甚麽好。”武吉曰:“你看我的气色怎的不好?”子牙曰:“你左眼青,右眼红,今日进城打死人。”武吉听罢叱之曰:“我和你开笑戏语,为何毒口伤人?”武吉挑起柴,径往西岐城中来卖。不觉行至南门,却逢文王车驾,往灵台占验灾祥之兆,随侍文武出城,两边侍卫甲马。御林军人大呼曰:“千岁驾临,少来!”武吉挑着一担柴,往南门,市井道窄,将柴换肩,不知塌了一头,番转肩担,把门军王相,夹耳门一下,即刻打死,两边人大叫曰:“樵子打死了门军。”即时拿住,来见文王曰:“此是何人?”两边启奏:“大王千岁,这个樵子不知何故,打死门军王相。”文王在马上问曰:“那樵子姓甚名谁?为何打死王相?”武吉启曰:“小人是西岐良民,叫做武吉;因见大王驾临,道路窄狭,将柴换肩,误伤王相。”文王曰:“武吉既打死王相,理当抵命。”即在南门画地为牢,竖木为吏,将武吉禁於此间。文王往灵台去了。纣时画地为牢,止西岐有。此时东南北连朝歌俱有禁牢,因文王先天数祸福无差,因此人民不敢逃匿;所以画地为狱,民不敢逃去。但凡人走了,文王演先天数算出,拿来加倍问罪。以此顽猾之民,皆奉公守法,故曰画地为狱。且说武吉禁了三日,不得回家。武吉思母无依,必定倚闾而望,况又不知我有刑陷之灾,因思母亲放声大哭。行人围看。其时散宜生往南门过,忽见武吉悲声大哭,散宜生问曰:“你是前日打死王相的,杀人偿命,理之常也。为何大哭?”武吉告曰:“小人不幸遇逢冤家,误将王相打死,理当偿命,安得埋怨。只奈小人有母七十馀岁,小人无兄无弟,又无妻室,母老孤身,必为沟渠饿殍,骸暴露,情切伤悲。养子无益,子丧母亡,思之切骨,苦不堪言。小人不得已放声大哭。不知回避,有犯大夫,祈望恕罪。”散宜生听龙,默思久之,若论武吉打死王相,非是斗殴杀伤人命,自无抵偿之理。宜生曰:“武吉不必哭,我往见千岁启一本,放你回去,办你母亲衣衾棺木,柴米养身之费,你再等秋後,以正国法。”武吉叩头:“谢老爷大恩。”宜生一日进便殿,见文王朝贺毕,散宜生奏曰:“臣启大王!前日武吉打伤人命王相,禁於南门,臣往南门,忽见武吉痛哭。臣问其故,武吉言老母有七十馀岁,止生武吉一人,况吉既无兄弟,又无妻室,其母一无所望,吉遭国法,羁陷莫出,思母必成沟渠之鬼,因此大哭。臣思王相人命,原非斗殴,实乃误伤。况武吉母寡身单,不知其子陷身於狱。据臣愚见,且放武吉归家,以办养母之费。棺木衣衾之资完毕,再来抵偿王相之命。臣请大王旨意定夺。”文王听宜生之言,随即准行,速放武吉归家。诗曰:

  “文王出郭验灵台,武吉担柴惹祸胎;王相死於尖担下,子牙八十运才来。”

  话说武吉出了狱,可怜思家心重;飞奔回来。只见母亲倚门而望,见武吉回来,忙问曰:“我儿你因甚麽事,这几日才来?为母在家晓夜不安,又恐你在深山穷谷,被虎狼所伤;使为娘的悬心吊胆,废寝忘餐。今日见你,我方心落。不知你为何事今日回。”武吉哭拜在地曰:“母亲!孩儿不考,前日往南门卖柴,遇文王驾至,我挑担闪躲,塌了尖担,打死门军王相,文王把孩儿禁於狱中,我想母亲在家悬望,又无音信,上无亲人,单身只影,无人奉养,必成沟渠之鬼。我因此放声痛哭。多亏上大夫散宜生老爷启奏,文王放我归家,置办你的衣衾棺木米粮之类,打点停当,孩儿就去偿王相之命。母亲你养我一汤无益了。”道罢大哭。其母听见儿子遭此人命重情,魂不附体,一把扯住武吉悲声哽咽,两□(“泊”字将“白”换成“目”)如珠,对天叹曰:“我儿忠厚半生,并无欺妄,孝母守分,今日有何事得罪天地,遭此陷□(上“穴”下“井”)之灾。我儿你有差池,为娘的焉能有命。”武吉曰:“前日日孩儿担柴行至溪,见一老人手执竿垂钓;线上拴着一个针,在那里钓鱼。孩儿问他为何不打弯了,安着香饵钓鱼?那老人曰:『宁在直中取,不向曲中求;非为锦鳞,只钓王侯。』孩儿笑他你这个人也想做王侯,你那嘴脸也不相做王侯,好?

查看目录 >> 《封神演义》


国学迷 續廣雅三卷 也是集一卷安蹇詩存一卷 南山全集十六卷 隸韻十卷碑目一卷考證一卷 盛湖詩萃十二卷 天演論二卷 於陵子一卷 金匱玉函經二註二十二卷 張荃翁貴耳集三卷 御纂周易述義十卷 紅樓圓夢三十回 漢官六種 醉雲樓詩草五卷 盾鼻隨聞錄八卷 籌辦夷務始末大略 魏鄭公諫續錄二卷 黃漳浦集五十卷首一卷目錄二卷 葛莊分體詩鈔十二卷補遺一卷 新刻東調忠孝呼家將全傳二十四卷 黃帝素問靈樞二十四卷 闕里志二十四卷 重訂路史餘論三卷 平番奏議四卷 古香齋鑒賞袖珍春明夢餘錄七十卷 [梁萼涵信札]一卷 風雅遺音二卷附錄一卷 [光緒年間]奏稿一卷 春秋類對賦一卷 讀晉書絕句二卷 七家名人印譜不分卷附秦漢銅印譜 婦科五十二章 太平御覽一千卷 存石目舊稿 四書章句便蒙 阿毗達磨順正理論八十卷 梁書五十六卷 兩山墨談十八卷 枕中秘 佛說出家功德經 琴隱園詩集三十六卷詞集四卷 山西全省各府廳州縣地方經理各款說明書 御批資治通鑑綱目五十九卷首一卷 霞蔭堂文集 美國條約 [安徽涇縣]平陽曹氏宗譜二十四卷 新刻苦節傳全集 禮記集說十卷 西磧山房文錄二卷 爾雅疏十一卷 宋史四百九十六卷 [同治]重修成都縣志十六卷首一卷 十華小築詩鈔四卷 思適齋集十八卷 札迻十二卷 大清律例彙輯便覽四十卷督捕則例附纂二卷五軍道里表不分卷三流道里表不分卷 朱子文鈔二十卷 欽定日下舊聞考一百六十卷 御製淵鑑類函四百五十卷 沈歸愚詩文全集十四種 新鐫全像東西兩晉演義志傳十二卷五十回 春秋一得春秋日食質疑_李文淵撰.djvu 春秋不傳一_湯啟祚撰.djvu 春秋不傳二_湯啟祚撰.djvu 春秋不傳三_湯啟祚撰.djvu 春秋不傳四_湯啟祚撰.djvu 春秋不傳五_湯啟祚撰.djvu 春秋不傳六_湯啟祚撰.djvu 春秋不傳七_湯啟祚撰.djvu 春秋三傳事實廣證一_不著撰者.djvu 春秋三傳事實廣證二_不著撰者.djvu 春秋三傳事實廣證三_不著撰者.djvu 春秋三傳事實廣證四_不著撰者.djvu 春秋三傳事實廣證五_不著撰者.djvu 春秋三傳事實廣證六_不著撰者.djvu 春秋三傳事實廣證七_不著撰者.djvu 春秋三傳事實廣證八_不著撰者.djvu 春秋三傳事實廣證九_不著撰者.djvu 春秋三傳事實廣證十_不著撰者.djvu 晦庵先生所定古文孝經句解孝經宗旨_元朱申撰羅汝芳撰.djvu 古文孝經朱子訂定刊誤集講_熊兆撰.djvu 讀孝經一_應是撰.djvu 讀孝經二_應是撰.djvu 讀孝經三_應是撰.djvu 讀孝經四_應是撰.djvu 孝經類解一_吳之騄.djvu 孝經類解二_吳之騄.djvu 孝經類解三_吳之騄.djvu 孝經類解四_吳之騄.djvu 孝經類解五_吳之騄.djvu 孝經類解六_吳之騄.djvu 孝經正文一_李之素撰.djvu 孝經正文二_李之素撰.djvu 孝經正文三_李之素撰.djvu 孝經正文四_李之素撰.djvu 孝經正文五_李之素撰.djvu 孝經詳說一_冉覲祖撰.djvu 孝經詳說二_冉覲祖撰.djvu 孝經詳說三_冉覲祖撰.djvu 孝經詳說四_冉覲祖撰.djvu 孝經孝經疑問_朱軾註.djvu 孝經三本管窺_吳隆元撰.djvu 孝經章句孝經本義_任啟運撰姜兆錫撰.djvu 孝經通釋一_曹庭楝撰.djvu 孝經通釋二_曹庭楝撰.djvu 孝經通釋三_曹庭楝撰.djvu 孝經通釋四_曹庭楝撰.djvu 孝經通釋五_曹庭楝撰.djvu 五經圖_章遠盧謙輯.djvu 石渠意見一_王恕撰.djvu 石渠意見二_王恕撰.djvu 十三經解詁一_陳深撰.djvu 十三經解詁二_陳深撰.djvu 十三經解詁三_陳深撰.djvu 十三經解詁四_陳深撰.djvu 十三經解詁五_陳深撰.djvu 十三經解詁六_陳深撰.djvu 十三經解詁七_陳深撰.djvu 十三經解詁八_陳深撰.djvu 十三經解詁九_陳深撰.djvu 十三經解詁十_陳深撰.djvu 十三經解詁十一_陳深撰.djvu 十三經解詁十二_陳深撰.djvu 十三經解詁十三_陳深撰.djvu 十三經解詁十四_陳深撰.djvu 十三經解詁十五_陳深撰.djvu 十三經解詁十六_陳深撰.djvu 十三經解詁十七_陳深撰.djvu 十三經解詁十八_陳深撰.djvu 十三經解詁十九_陳深撰.djvu 十三經解詁二十_陳深撰.djvu 十三經解詁二十一_陳深撰.djvu 十三經解詁二十二_陳深撰.djvu 十三經解詁二十三_陳深撰.djvu 十三經解詁二十四_陳深撰.djvu 十三經解詁二十五_陳深撰.djvu 十三經解詁二十六_陳深撰.djvu 十三經解詁二十七_陳深撰.djvu 十三經解詁二十八_陳深撰.djvu 十三經解詁二十九_陳深撰.djvu 十三經解詁三十_陳深撰.djvu 十三經解詁三十一_陳深撰.djvu 十三經解詁三十二_陳深撰.djvu 十三經解詁三十三_陳深撰.djvu 十三經解詁三十四_陳深撰.djvu 十三經解詁三十五_陳深撰.djvu 十三經解詁三十六_陳深撰.djvu 十三經解詁三十七_陳深撰.djvu 十三經解詁三十八_陳深撰.djvu 十三經解詁三十九_陳深撰.djvu 十三經解詁四十_陳深撰.djvu 十三經解詁四十一_陳深撰.djvu 說經劄記一_蔡汝楠撰.djvu 說經劄記二_蔡汝楠撰.djvu 說經劄記三_蔡汝楠撰.djvu 說經劄記四_蔡汝楠撰.djvu 五經異文一_陳士元撰.djvu 五經異文二_陳士元撰.djvu 五經異文三_陳士元撰.djvu 五經異文四_陳士元撰.djvu 經繹一_═元錫撰.djvu 經繹二_═元錫撰.djvu 經繹三_═元錫撰.djvu 經繹四_═元錫撰.djvu 經繹五_═元錫撰.djvu 經繹六_═元錫撰.djvu 經繹七_═元錫撰.djvu 經繹八_═元錫撰.djvu 經繹九_═元錫撰.djvu 經繹十_═元錫撰.djvu 經繹十一_═元錫撰.djvu 經繹十二_═元錫撰.djvu 經繹十三_═元錫撰.djvu 經繹十四_═元錫撰.djvu 經書音釋二_馮保撰.djvu 孫月峰先生批評詩經一_孫礦撰.djvu 孫月峰先生批評詩經二_孫礦撰.djvu 孫月峰先生批評詩經三_孫礦撰.djvu 孫月峰先生批評書經一_孫礦撰.djvu 孫月峰先生批評書經二_孫礦撰.djvu 孫月峰先生批評書經三_孫礦撰.djvu 一斑 一斑半点 一斗之才 一斗博凉州 一斗得凉州 一斗胜凉州 一斛槟榔 一斛荐槟榔 一斛贮槟榔 一日万几 一日万机 一日三岁 一日三月 一日无 一时瑜亮 一曝十寒 一曲打开红杏蕊 一曲杜韦娘 一曲淋铃 一曲韦娘 一木难支 一束刍 一束生刍 一杯霞 一枕南柯 一枕槐安 一枕槐根 一枕邯郸 一枕黄粱 一枕黑甜 一枝 一枝仙桂 一枝堪寄 一枝学鹪鹩 一枝寄北 一枝才 一枝折寄 一枝数粒 一枝春信 一枝桂 一枝梅信 一枝眠稳 一枝隐 一柱擎天 一样亡羊 一梦到扬州 一梦华胥 一梦成炊黍 一梦炊黄粱 一梦觉黄粱 一梦黄粱 一梦黄粱熟 一概而论 一榻挂壁 一榻高悬 一橘两衰翁 一步一趋 一死一生,乃见交情 一毫千里 一江铁锁 一池蛙 一池黑 一沐三握发 一波三折 一滴曹溪水 一滴禅 一灯传立雪 一片冰心 一牛吼地 一牛鸣 一牛鸣地 一献三售 一献三酬 一瓢乐 一瓢喧 一瓢挂树 一瓢穷巷 一瓢自乐 一瓢自怡 一瓢颜巷 一甘 一生拍浮 一百五 一百杖头钱 一目五行 一目数行 一瞑不视 一矢双穿 一矢聊城飞去 一矢解纷 一石几钟 一秋悲 一秦 一窍不通 一笑绝缨 一笑置之 一笛山阳 一笴下百城 一笴下聊城 一箑西风 一箪瓢 一箭书 一箭取辽城 一箭歌 一篑无弃 一索 一索得男 一索成男 一紫 一纸书 一经之传 一经传训 一经教子 一编书 一编圯下 一致百虑 一芹 一苇 一范一韩 一落千丈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