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诗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封神演义 >

第二十四回 渭水文王聘子牙

第二十四回 渭水文王聘子牙

  诗曰:

  别却朝歌隐此间,喜观绿水绕青山;黄庭两卷消长昼,金鲤三条了笑颜。柳内莺声来呖呖,岸傍溜响听潺;满天华露开祥瑞,赢得文王传驾扳。

  话说武吉来到溪边,见子牙独坐垂杨之下,将渔竿飘浮绿波之上,自己作歌取乐。武吉走至子牙之後,款款叫曰:“姜老爷!”子牙回首,看见武吉,子牙曰:“你是那一日在此的樵夫!”武吉答曰:“正是!”子牙道:“你那一日可曾打死人麽?”武吉慌忙跪泣告曰:“小人乃山中蠢子,执斧愚夫,那知深奥?肉眼凡夫,不识老爷高明隐达之士。前日一语冒犯尊颜,老爷乃大人之辈,不是我等小人,望姜老爷切勿记怀,大开仁慈,广施恻隐,只当普济群生。那日别了老爷,行至南门,正遇文王驾至。挑柴闪躲,不知塌了尖担,果然打死门军王相。此时文王定罪,将命抵命。小人因思老母无依,终久必成沟壑之鬼:蒙上大夫散宜生老爷为小人启奏文王权放归豕,置办母事完备,不日去抵王相之命。以此思之,母子之命,依旧不保。今日特来叩见姜老爷,万望怜救毫末馀生,得全母子之命。小人结草衔环,犬马相报,决不敢有负大德。”子牙曰:“数定难,你打死了人,理当偿命,我怎麽救得你?”武吉哀哭拜求曰:“老爷施昆虫草木,无处不发慈悲,倘救得母子之命,没齿不忘。”子牙见武吉来意虔诚,亦且此人後必贵显,子牙曰:“你要我救你,你拜吾为帅,我方救你。”武吉听言,随即下拜。子牙曰:“你既为吾弟子,不得不救你。如今你速回到家,在你床前,随你多长挖一坑堑,深四尺。你至黄昏时候,睡在坑内,叫你母亲於你头前点一盏灯,脚後点一盏灯;或米也可,或饭也可,抓两把撒在你身上,放上些乱草,睡过一夜起来,只管去做生意,再无事了。”武吉听了,领师父之命,回到家中,挖坑行事。有诗为证:

  “文王先天数,子牙善厌星;不因武吉事,焉能陟帝廷?溪生将相,周室产天丁,大造原相定,须教数合冥。”

  话说武吉回到家中,满面喜容。母说:“我儿!你去求姜老爷此事如何?”武吉对母亲一一说了一遍。母亲大喜,随命武吉挖坑点灯不题。且说子牙三更时分,披发仗剑,踏罡步斗,掏抉结印,随与武吉厌星。次日武吉来见子牙,口称:“师父下拜。”子牙曰:“既拜吾为师,早晚听吾教训。打柴之事,非是长策;早起挑柴货卖,到申时来谈讲兵法。方今纣王无道,天下反乱四百镇诸侯。”武吉曰:“老师父!反了那四百镇诸侯?”子牙曰:“反了东伯侯姜文焕,领兵四十万,大战游魂关。南伯侯鄂顺反了,领三十万人马,攻打三山关。我前日仰观天象,见西岐不久刀兵四起!杂乱发生。此是用武之秋。上紧学艺,若能得功出仕,便是天子之臣,岂是打柴了事?古语云:『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又曰:『学成文武艺,货在帝王家。』也是你拜我一场。”武吉听了师父之言,早晚上心不离子牙;精学武艺,讲习韬略不表。话说散宜生一日想起武吉之事,一去半载不来,宜生入内廷见文王启奏曰:“武吉打死王相,臣因见彼有老母在家,无人侍养,奏过主公放武吉回家,办其母棺木日用之费即来。岂意彼竟欺藐国法,今经半载不来领罪,此必狡猾之民。大王可验先天数,以验真实。”文王曰:“善。”随取金钱占演凶吉。文王点首叹曰:“武吉亦非猾民,因惧刑自投万丈深潭而死。若论正法,亦非斗殴杀人,乃是误伤人民,罪不该死。彼反惧犯法身死,如武吉深为可悯。”叹息良久,君臣各退。正是捻指光阴似箭,果然岁月如流。文王一日与文武闲居无事,见春和景媚,柳舒花放,桃李争妍,韶光正茂。文王曰:“三春景色繁华,万物发舒,襟怀爽畅,孤同诸子众卿,往南郊寻青踏翠,共乐山水之欢,以效寻芳之乐。”散宜生前启曰:“主公昔日造灵台,梦兆飞熊,主西岐得栋梁之才,主君有贤辅之佐。况今春光晴爽,花柳争妍,一则围幸於南郊,二则访遗贤於山泽。臣等随使南宫、辛甲保驾,正尧舜与民同乐之意。”文王大悦,随传旨:“次早南郊围幸行乐。”次日南宫领五百家将,出南郊布一围场,众武士披执,同文王出城。行至南郊,怎见得好春光景致?

  和风飘动,百蕊争荣;桃红似火,柳嫩垂金。萌芽初出土,百草已排新;芳草绵绵铺锦绣,娇花斗春风。林内清奇鸟韵,树外氤氲烟笼;听黄鹂杜宇唤春回,偏助游人行乐。絮飘花落,溶溶归棹;又添水面文章。见几个牧童短笛骑牛背,见几个田下锄人运手忙;见几个摘桑□(左提“手”傍,右“零”)着桑篮走,见几个采茶歌罢入茶筐。一段青,一段红,春光富贵。一园在,一园柳,花柳争妍。无限春光观不尽,溪边春水戏鸳鸯。

  人人贪恋春三月,留恋春光却动心;劝君休错三春景,一寸光阴一寸金。

  话说文王同众文武出郊外行乐,共享三春之景。行至一山,见有围场,布成罗网,文王一见许多家将披坚执锐,手执长竿钢叉,黄鹰猎大,雄威万状。见得:

  烈烈旌旗似火,辉辉皂盖遮天;锦衣绣袄驾黄鹰,花帽征衣牵猎犬。粉青毡笠,打朱缨;粉青毡笠,一池荷叶舞清风;打朱缨,开放桃花浮水面。只见赶獐猎犬,钻天鹞子带红缨;捉兔黄鹰,拖帽金彪双凤翅。黄鹰起去,空中啄坠玉天鹅,恶犬来时,就地拖翻梅花鹿,青锦白吉:锦豹花彪,青锦白吉遇长杆。血溅满身红,锦豹花彪逢利刃,血淋出上赤,野鸡着箭,穿住二翅怎能飞?遭叉,扑地翎毛难展挣;大弓射去,青牲白鹿怎逃生?药箭来时,练雀班鸠难回避,,旌旗招展乱纵横,鼓响锣鸣声呐喊。打围人个个心猛,兴猎将各各欢欣;登崖赛过搜山虎,跳涧犹如出海龙。火炮钢叉连地滚,窝弓伏弩傍空行;长天听有天鹅叫,开笼又放海东青。

  话说文王见怎样个光景,忙问:“上大天!此是一个围场,为何设於此山?”宜生马上欠身答曰:“今日千岁游春行乐,共幸春光。南将军已设此围场,俟主公打猎行幸;以畅心情,亦不枉行猎一番,君臣共乐。”文王听说正色曰:“大夫之言差矣!昔伏羲黄帝不用茹毛,而称至圣,当时有首相名曰:风后,进茹毛与伏羲,伏羲曰:『此鲜食,皆百兽之肉,吾人而食其内,渴而饮其血,以之为滋养之道。不知吾欲其生,忍彼死,此心何忍。朕今不食禽兽之肉。宁食百草之粟,各全生命,以养天和,无伤无害。岂不为美?』伏羲居洪荒之世,无百谷之美,倘不茹毛鲜食!况如今五谷可以养生,肥甘足以悦口,捌与卿踏舂行乐,以赏此韶华风景。今欲骋孤等之乐,追麋逐鹿,较强比盛;骋英雄於猎较之问,禽兽何辜,而遭此杀戮之惨?且当此之时,阳春乍启;正万物生育之候,而行此肃杀之政,此仁人所痛心者也。古人当生不翦,体天地好主之仁,孤与卿等何蹈此不仁之事哉?速命南宫将围场去了!”众将传旨,文王曰:“孤与众卿在马上欢饮行乐。”观望来往士女纷纭;踏青紫陌,斗草芳丛,或携酒而来溪边,或讴歌而行绿野。君臣马上忻然而叹曰:“正是君正臣贤,士民怡乐。”宜生马上欠身答曰:“主公西岐之地,胜似尧天。”君臣正迤逦行来,只见那边一夥人作歌曰:

  “忆昔成汤扫桀时,十一征兮自葛始;堂堂正大应天人,义一举民安止。今经六百有馀年,祝网恩波将歇息;悬肉为杯酒为池,鹿台积血高千尺。内荒於色外荒禽,可叹四海沸呻吟;我曹本是海客,洗耳不听亡国音。曰逐洪涛歌浩浩,夜视星斗垂孤钓;孤钓不知天地宽,白头俯仰天地老。”

  文王听渔人歌罢,对散宜生曰:“此歌韵度清奇,其中必定有大贤隐於此地。”文王命辛甲:“与孤把作歌贤人请来相见。”辛甲领旨,将坐下马一拍,向前厉声言曰:“内中有贤人,请出来见吾千岁爷。”那些渔人齐齐跪下答曰:“吾等都是闲人?”辛甲曰:“你们为何都是闲人?”渔人曰:“我等早晨出户捕鱼,这时节回来无事,故此我等俱是闲人。”不一时文王马到,辛甲向前启曰:“此乃俱是渔人,非贤人也。”文王曰:“孤听作歌韵度清奇,内中定有大贤。”渔人曰:“此歌非小人所作,离此三十五里,有一溪,溪中有一老人,时常作此歌。我们耳边听的熟了,故此信口唱出,此歌实非小民所作。”文王曰:“诸位请回。”众渔人叩头去了。文王马上想歌中之味,好个:“洗耳不听亡国音。”旁有大夫散宜生欠身言曰:“『洗耳不闻亡国音』”者何也?”昌曰:“大夫不知麽?”宜生曰:“臣愚不知深意。”昌曰:“此一句乃尧王访舜天子故事:昔尧有德,乃生不肖之男,後尧王恐失民望,私行访察,欲要让位。一日行至山僻幽静之乡,见一人倚溪临水,将一小瓢儿在水中转;尧王问曰:“公为何将此瓢在水中转。”其人笑曰:“吾看破世情,了却名利,去了家私,弃了妻子;离爱欲是非之门,抛红尘之径。僻处深林,盐蔬食;怡乐林泉,以终天年,平生之愿足矣。”尧王听罢大喜:“此人眼空一世,亡富贵之荣,远是非之境,真乃人杰也!将此帝位正该让他。”王曰:“贤者!吾非他人,朕乃帝尧。今见大贤有德,欲将天子之位让尔可否?”其人听罢,将小瓢拿起,一脚踏的粉碎,两只手掩住耳朵飞跑,跑至河边洗耳。正洗之间,又有一人牵一只年来吃水,其人曰:“那君子!牛来吃水了。”那人只管洗耳,其人又曰:“此耳有多少污秽,只管洗?”那人洗完,方开口答曰:“方才帝尧让位与我,把我双耳都污了;故此洗了一会,有误此牛吃水。”其人听了,把牛牵至上流而饮,那人曰:“为甚事便走?”其人曰:“水被你洗污了,如何又污我牛口。”当时高洁之士如此。此一句乃洗耳不闻亡国音。”众官在马上俱听文王谈讲先朝兴废,後国遗踪;君臣马上传杯共享,与民同乐。见了些桃红李自,鸭绿鹅长;莺声嘹呖,紫燕呢喃。风吹不管游人醉,独有三春景色新。君臣正行,见一起樵夫作歌而来:

  “凤非乏兮麟非无,但嗟世治有隆污;龙兴云出虎生风,世人漫惜寻贤路。君不见耕莘野夫,心乐尧舜与黎锄;不遇成汤三使聘,怀抱经纶学左徒。又不见夫傅子,萧萧笠甘寒楚;当年不见高宗梦,霖雨终身藏版土。古来贤达辱而荣,岂特吾人终水浒?且横牧笛歌清昼,漫叱黎牛耕白云。王侯富贵斜晖下,仰天一笑俟明君。”

  文王同文武马上听得歌声甚是奇异;内中必有大贤,命辛甲请贤者相见。辛甲领命,拍马前来;见一夥樵人言曰:“你们内中可有贤者?请出来与吾大王相见。”放下担儿,俱言内无贤者;不一时文王马至。辛甲回覆曰:“内无贤士。”文王曰:“听其歌韵清奇,内中岂无贤士。”中有一人曰:“此歌非吾所作,前边十里,地名溪,其中有一老叟,朝暮垂竿,小民等打柴回来,溪少歇,朝夕听唱此歌;众人聚得熟了,故此随口唱出。不知大王驾临,有失回避,乃子民之罪也。”王曰:“既无贤士,尔等暂退。”众人去了,文王在马上只管思念。又行了一路,与文武把盏,兴不能尽:春光明媚,花柳芳妍;红绿交加,妆点春色。正行之间,只见一人挑着一担柴唱歌而来:“春水悠悠春草奇,金鱼未遇隐溪;世人不识高贤志,只作溪边老钓矶。”

  文王听得歌声,嗟叹曰:“此中必有大贤。”宜生在马上看那挑柴的好像猾民武吉。宜生曰:“主公!方才作歌者,相似打死王相的武吉。”王曰:“大夫差矣!武吉已死万丈深潭之中。前演先天数,岂有武吉还在之理?”宜生看的实了,随命辛免曰:“你是不是拿来。”辛免走马向前,武吉见是文王驾至,回避不及,把柴歇下,跪在尘埃。辛免看时,果然是武吉。辛免回见文王启曰:“果是武吉。”文王闻言,满面通红,大声喝曰:“匹夫!怎敢欺孤太甚?”随对宜生曰:“大夫这等狡猾之民,须当加等勘问;杀伤人民,躲重投轻,罪与杀人等,今若被武吉逃躲,则『先天数』竟有差错,何以传世?”武吉泣拜在地奏曰:“吉乃守法奉公之民,不敢狂悖:只因误伤人命,前去问一老叟。离此间三里,地名溪,此人乃东海许州人氏,姓姜名尚字子牙,道号飞熊;叫小人拜他为师傅,与小人回家挖一坑,叫小人睡在里面,用草盖在身上,头前点一盏灯,脚後点一盏灯,草上用米一把,撒在上面,睡到天明,只管打柴再不妨了。千岁爷!蝼蚁尚且贪生,岂有人不惜命?”只见宜生马上欠身贺曰:“恭喜大王!武古今言:『此人道号飞熊。』正应灵台之兆。昔日商高宗夜梦飞熊,而得傅说;今日大王梦飞熊,应得子牙。今大王行乐,正应求贤;望大王宣赦武吉无罪,令武吉往前林请贤士相见。”武吉叩头,飞奔杯中去了。且说文王君臣将至林前,不敢惊动贤士;离数箭之地,文王下马,同宜生步行入林。且说武吉赶进林来,不见帅父,心下着慌;又见文王进林,宜生问曰,“贤士在否?”武吉答曰:“方才在此,这会不见了。”文王曰:“贤士可有别居?”武吉道:“前边有一草舍。”武吉引文王驾至门首,文王以手抚门,犹恐造次;只见里面来一小童开门。文王笑脸问曰:“老师在否?”童曰:“不在,同道友闲行。”文王问曰:“甚时回来?”童子曰:“不定;或就来,或一二日,或三五,萍踪靡定,逢山遇水,或师或友,便谈玄论道,故无定期。”宜生在傍曰:“臣启主公!求贤聘杰,礼当虔诚;今日来意未诚,宜其远避。昔上古神农拜长桑,轩辕拜老彭,黄帝拜风后,汤拜伊尹,须当沐裕斋戒,择吉日迎聘,方是敬贤之礼。主公且暂请驾回。”文王曰:“大夫之言是也。命武吉随驾回朝。”文王行至溪边,见光景稀奇,林木幽旷。乃作诗曰:

  “宰割山河布远猷,大贤抱负可同谋;此来不见垂竿钓,天下人愁几日休。”

  又见绿阴之下,坐石之旁,鱼竿飘在水面,不见子牙,心中甚是悒快。复吟诗曰:

  “求贤远出到溪头,不见贤人只见钓,一竹青丝垂绿柳,满江红日水空流。”

  文王留恋不舍,宜生力请驾回。文王方随众文武回朝。抵暮进西岐,到殿廷,文王传旨:“令百官俱不必各归府第,都在殿廷斋宿三日,同去迎请大贤。”内有大将军南宫进曰:“溪钓叟,恐是虚名;大王未知真实,而以隆礼迎请,倘言过其实,不过费主公一片真诚,竟为愚鄙夫所弄。依臣愚见,主公亦不必如此费心;待臣明日自去请来。如果才副其名,主公再以隆礼加之未晚。如果虚名,可叱而不用,又何必主公斋宿而後请见哉?”宜生在旁厉声言曰:“将军此事不是如此说,方今天下荒荒,四海鼎沸;贤人君子多隐於谷。今飞熊应兆,上天垂象,特赐大贤助我皇基,是西岐之福也。此时自当学古人求贤,破资格拘牵之习,岂得如近日欲贤人之自售哉,将军切不可说如是之言,使诸臣懈怠。”文王闻言大悦曰:“大夫之言,正合孤意。”於是百官俱在献廷斋宿三日,然後聘请子牙。後人有诗曰:

  “西岐城中鼓乐喧,文王聘请太公贤;周家从此皇基固,九五为尊八百年。”

  文王从散宜生之言,斋宿三日。至第四日,沐浴整衣,极其精诚,文王端坐銮与,扛□(左提“手”,右“台”)聘礼,文王摆列车马成行,前往溪,来迎子牙。封武吉为武德将军。笙簧满道,竟出西岐,不知惊动多少人民,扶老携幼来看迎贤。但见:

  屈分五采,戈戟锵锵,笙簧拂道,如鹤泪鸾鸣,画鼓咚咚一似雷声滚滚,对子马人人喜悦,金吾士个个欢欣。文在东宽袍大袖,武在西贯甲披坚。毛公遂、周公旦、召公、毕公、荣公,五贤佐主,伯达、伯、叔夜、叔夏等,八俊相随。城衙氤氲香满道,郭外瑞彩结成祥;圣主驾临西土地,不负五凤鸣岐山。万民齐享升平日,宇宙雍熙八百年;飞熊预兆兴周室,感得文王聘大贤。

  文王带领文武出郭,迳往溪而来。行至三十五里,早至林下。文王传旨:“士卒暂在林下札住,不必声杨,恐惊动贤士。”文王下马,同散宜生步行入得林来;只见子牙背坐溪边,文王悄悄的行至跟前,立於子牙之後,子牙明知驾临。故作歌曰:

  “西风起兮自云飞,岁已暮兮将焉依?五凤鸣兮真主现,垂钩竿兮知我稀。”

  子牙作毕,文王曰:“贤士快乐否?”子牙回头看见文王,忙弃竿一傍,俯伏叩地曰:“子民不知驾临,有失迎候,望贤王恕尚之罪。”文王忙扶住拜言曰:“久慕先生,前顾未遇;昌知不恭,今特斋戒,专诚拜谒。得睹先生尊颜,实昌之幸也。”命宜生扶贤士起来,子牙躬身而立;文王笑容携子牙至茅舍之中,子牙再拜,文王回拜。文王曰:“久仰高明,未得相见;今幸接丰标,聆教诲,昌实三生之幸矣。”子牙拜而言曰:“尚乃老朽菲才,不堪顾问;文不足安邦,武不足定暾,荷蒙贤王枉顾,实辱銮舆,有负圣意。”宜生在傍曰:“先生不必过谦,吾君臣沐裕虔,特申微忱,专心聘请:今天下纷纷,定而又乱,当今天子远贤近佞,荒淫酒色,线虐生民,诸侯变乱,民不聊生。吾主昼夜思维,不安枕席;久慕先生大德,恻隐溪,特具小聘,先生不弃,共佐明主,吾主幸甚一生民幸甚日先生何苦隐胸中之奇谋,忍生民之涂炭日何不一展绪馀,哀此□(“萤”字将“虫”换成“几”),出水火而置之升平?此先生覆载之德,不世之仁也。”宜生将聘礼摆开,子牙看了,速命童儿收讫;宜生将銮舆推过,请子牙登舆。子牙跪而告曰:“老臣荷蒙洪恩,以礼相聘;尚已感激非浅,怎敢乘坐銮舆。越名僭分?这个断然不敢。”文王曰:“孤预先设此,特迓先生;必然乘坐,不负素心。”子牙再三不敢,推阻数次,决不敢坐;宜生见子牙坚意不从,乃对文王曰:“贤者既不乘舆,望主公从贤者之请:可将大王逍遥马请乘,主公乘舆。”王曰:“若是如此,有失孤数日之虔诚也。”彼此又推让数番,文正乃乘舆,子牙乘马;欢声载道,士马轩昂。时值喜吉之辰,子牙来时,年已八十。有诗叹曰:

  “渭水溪头一钓竿,鬓霜皎皎白于纨;胸横星斗冲霄汉,气吐虹霓扫日寒。养老来归西伯宇,避危拚弃旧王冠;自从梦入飞能後,八百馀年享奠安。”

  话说文王聘子牙进了西岐,万民争看,无不欣悦;子牙至朝门下马,文王升殿,子牙朝贺毕,文王封子牙为右灵生丞相,子牙谢恩。偏殿设宴,百官相贺对饮;其时君臣有辅,龙虎有依。子牙相国有方,安民有法;件件有条,行行有款。西岐起造相府,此时有报传进五关,泛水关首将韩荣,具疏往朝歌,言姜尚相周。不知子牙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封神演义》


国学迷 毛詩註疏二十卷 望溪文集補遺 禪門日誦二卷 元遺山詩集十四卷 埃及近世史 直講李先生文集三十七卷 琴川志注草十二卷 續通志諡略三卷 [光緒]青神縣志五十四卷首一卷 譯史綱目十六卷 野菜博錄三卷 南齊書五十九卷 粵十三家集 南嶽古九仙觀九仙傳 桐城續修縣志藝文志一卷 增補珍珠囊藥性全書十卷 樓外樓新輯事文匯函□□卷 鄭氏瘄略 籌濟編三十二卷首一卷 漢律輯證六卷 鼎湖山慶雲寺志八卷首一卷 惜抱軒十種八十八卷 卜筮正宗十四卷 從野堂存稿八卷補遺一卷年譜一卷附錄一卷 景岳全書六十四卷 小學庵遺稿四卷 十一經音訓 於斯閣詩鈔六卷 讀性理敬述不分卷 [雍正]陜西通志一百卷首一卷 繡像小說 古愚老人消夏錄 讀書後八卷 澹靜齋全集□□卷 李長吉歌詩四卷外集一卷首一卷 滿洲名臣傳四十八卷 遼史一百十六卷 三魚堂全集四十二卷 漢魏六朝一百三家集 正續古文辭類纂七十四卷續三十四卷 王文靖公集二十四卷 新刊增修箋注妙選群英草堂詩餘二卷 三長物齋叢書二十五種 學蔀通辯十二卷首一卷 白喉治法忌表抉微一卷 大清現行刑律案語附核訂現行刑律二卷 才調集十卷 淵鑒齋御纂朱子全書六十六卷 諸史考異十八卷 白雲洞志五卷 春秋說十五卷 奏辦海贛墾牧公司集股辦事章程 楊龜山先生集四十二卷首一卷 補紅樓夢四十八回 周髀算經二卷 大方等大集賢護經五卷 [乾隆]吉州全志八卷 唐四家詩集二十八卷 抑齋記聞六卷 御選唐宋文醇五十八卷 古代笑話選_通俗文藝出版社北京.djvu 哲學寓言故事選_吉林人民出版社.djvu 成語歷史故事_陝西人民出版社西安.djvu 劉伯溫的寓言_朹海文藝出版社杭州.djvu 五個松鼠扛西瓜_江蘇人民出版社南京.djvu 苦李子中國寓言傳說故事集_湖北人民出版社武漢.djvu 鯉魚告狀_中國少年兒童出版社北京.djvu 回憶書簡散記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乾隆遺風隨筆選集第一輯_北京大眾出版社北京.djvu 千字文_新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獄中紀實_工人出版社北京.djvu 論壓力_湖北人民出版社武漢.djvu 百煉成鋼_湖北人民出版社武漢.djvu 公與私_湖北人民出版社武漢.djvu 有的放矢_湖北人民出版社武漢.djvu 龔同文短論選_湖北人民出版社武漢.djvu 針鋒集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魯迅雜文的社會歷史背景_人民出版社.djvu 大浪淘沙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長短錄_人民日報出版社北京.djvu 戰鬥的聲音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發揚共產主義風格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燕山夜話合集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冷嘲和熱愛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光臨指導_北京大眾出版社北京.djvu 炮艦絞索毀滅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寸心集_新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勞動日記_上海教育出版社上海.djvu 號角集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星火集續編_群益出版社上海.djvu 戰鼓集_山西人民出版社太原.djvu 幽靈在徘徊_廣州文化出版社廣州.djvu 在大海那邊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雜花集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紅樓夢評論集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起步集_福建人民出版社福州.djvu 魯迅雜文選讀_安徽人民出版社合肥.djvu 感觃與聯想_文化工作社上海.djvu 鬼相初描_福建人民出版社福州.djvu 北京街頭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魯迅精神_文化工作社上海.djvu 上海散記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暖流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什麼是進步的標誌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戰鬥和戰鬥者_文化工作社上海.djvu 銳氣集學習與修養_天津人民出版社天津.djvu 搖旗集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帶兵的人_中國電影出版社北京.djvu 工人階級風格零談_工人出版社北京.djvu 業餘漫筆_新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浪花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不是日記的日記_湖南人民出版社長沙.djvu 草子集_湖南人民出版社長沙.djvu 紅樓夢詩詞選注.djvu 沒羽集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闖將風格_朹海文藝出版社杭州.djvu 花城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彎弓集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決裂集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燕山夜話合集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說朹道西集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張弛集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殘照錄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火炬與太陽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鑼鼓集_福建人民出版社福州.djvu 書林漫步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工作中的隨筆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除蠹集-批林批孔雜文選編_浙江人民出版社杭州.djvu 讀一篇新發現的魯迅佚文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黃遵憲與日本友人筆談遺稿_早稻田大學朹洋文學研究會朹京.djvu 青鳥集_香港編譯社香港.djvu 人民日報雜文選集1959-1963_人民日報出版社北京.djvu 全像古今小說上_福建人民出版社福州.djvu 全像古今小說下_福建人民出版社廣州.djvu 舊小說一漢魏六朝_商務印書館.djvu 舊小說二唐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舊小說三唐五代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舊小說四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西湖筆叢_浙江人民出版社杭州.djvu 雲麓漫鈔第一輯_古典文學出版社上海.djvu 博物誌校證_中華書局北京.djvu 玉泉子金華子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唐人小說_上海古典文學出版社上海.djvu 松窗雜錄杜陽雜編桂苑叢談_中華書局北京.djvu 裴鉶傳奇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唐國史補因話錄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教坊記北裡志青樓集_古典文學出版社上海.djvu 隋唐嘉話大唐新語_古典文學出版社上海.djvu 文昌雜錄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洛河曲_文化工作社上海.djvu 隋唐嘉話朝野僉載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唐摭言_古典文學出版社上海.djvu 筆記文選讀_古典文學出版社上海.djvu 揮塵錄_中華書局.djvu 能改齋漫錄上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能改齋漫錄下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太平廣記第一冊卷第一至卷第四九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太平廣記第二冊卷第五○至卷第一○○_中華書局.djvu 太平廣記第三冊卷第一○一至卷第一四九_中華書局.djvu 太平廣記第四冊卷第一五○至卷第二○○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太平廣記第五冊卷第二○一至卷第二五○_中華書局.djvu 太平廣記第六冊卷第二五一至卷第三○○_中華書局.djvu 太平廣記第八冊卷第三五一至卷第四○○_中華書局.djvu 太平廣記第九冊卷第四○一至卷第四四九_中華書局.djvu 太平廣記第十冊卷第四五○至卷第五○○_中華書局.djvu 太平廣記索引_中華書局北京.djvu 青瑣高議_古典文學出版社上海.djvu 南部新書_中華書局上海.djvu 貴耳集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武林舊事_西湖書社.djvu 新編醉翁談錄_古典文學出版社上海.djvu 唐語林_古典文學出版社上海.djvu 西湖遊覽志余_中華書局上海.djvu 明清筆記故事選譯_中華書局北京.djvu 閱微草堂筆記上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閱微草堂筆記下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閱微草堂筆記故事選_河北人民出版社石家莊.djvu 御香縹緲錄_雲南人民出版社昆明.djvu 浮生六記_江西人民出版社南昌.djvu 西湖佳話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过江名士多如鲫 过耳春风 蛤蟆夜哭 害忠隐贤 海内澹然 海外东坡 海宴河清 海岱清士 海岳高深 海底眼 海晏河澄 海枯见底 海水不可斗量 海水难量 海沸山摇 海沸河翻 海沸波翻 海立云垂 海约山盟 海纳百川 海角天隅 海说神聊 海错江瑶 骇人闻听 骇人闻见 骇目振心 函牛之鼎 含冤受屈 含冤抱恨 含冤抱痛 含含糊糊 含宫咀徵 含恨九泉 含意未申 含毫吮墨 含牙戴角 含着骨头露着肉 含章天挺 含笑九原 含笑九幽 含糊不清 含羞忍耻 含羞忍辱 含苞待放 含苞未放 含苞欲放 含菁咀华 含血噀人 含辛忍苦 寒冬腊月 寒往暑来 寒心消志 寒恋重衾 寒毛卓竖 寒灰更燃 寒花晚节 憨头憨脑 憨态可掬 撼天动地 旱魃为灾 汉贼不两立 汗下如流 汗如雨下 汗流接踵 汗流浃肤 汗马功绩 汗马勋劳 涵今茹古 涵泳玩索 酣声如雷 酣歌醉舞 酣痛淋漓 行家里手 行数墨寻 行行蛇蚓 号咷大哭 号啕大哭 号啕痛哭 号天叫屈 号天哭地 号天扣地 号天拍地 号恸崩摧 嚎天喊地 好为事端 好为虚势 好乱乐祸 好事不出门,恶事扬千里 好事多妨 好事成双 好佚恶劳 好借好还,再借不难 好吃好喝 好善恶恶 好奇尚异 好学不厌 好尚不同 好心不得好报 好心做了驴肝肺 好心无好报 好心没好报 好恶不同 好恶不愆 好恶乖方 好恶同之 好戴高帽 好手不敌双拳 好施乐善 好施小惠 好景不常 好歹不分 好汉做事好汉当 好汉惜好汉 好汉英雄 好离好散 好船者溺,好骑者堕 好色不淫 好色而恶心 好衣美食 好言甘辞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