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三国演义 >

第三十九回 荆州城公子三求计 博望坡军师初用兵

第三十九回 荆州城公子三求计 博望坡军师初用兵

  却说孙权督众攻打夏口,黄祖兵败将亡,情知守把不住,遂弃江夏,望荆州而走。甘宁料得黄祖必走荆州,乃于东门外伏兵等候。祖带数十骑突出东门,正走之间,一声喊起,甘宁拦住。祖于马上谓宁曰:“我向日不曾轻待汝,今何相逼耶?”宁叱曰:“吾昔在江夏,多立功绩,汝乃以‘劫江贼’待我,今日尚有何说!”自知难免,拨马而走。甘宁冲开士卒,直赶将来,只听得后面喊声起处,又有数骑赶来。宁视之,乃程普也。宁恐普来争功,慌忙拈弓搭箭,背射黄祖,祖中箭翻身落马;宁枭其首级,回马与程普合兵一处,回见孙权,献黄祖首级。权命以木匣盛贮,待回江东祭献于亡父灵前。重赏三军,升甘宁为都尉。商议欲分兵守江夏。张昭曰:“孤城不可守,不如且回江东。刘表知我破黄祖,必来报仇;我以逸待劳,必败刘表;表败而后乘势攻之,荆襄可得也。”权从其言,遂弃江夏,班师回江东。

  苏飞在槛车内,密使人告甘宁求救。宁曰:“飞即不言,吾岂忘之?”大军既至吴会,权命将苏飞袅首,与黄祖首级一同祭献。甘宁乃入见权,顿首哭告曰:“某向日若不得苏飞,则骨填沟壑矣,安能效命将军麾下哉?今飞罪当诛,某念其昔日之恩情,愿纳还官爵,以赎飞罪。”权曰:“彼既有恩于君,吾为君赦之。但彼若逃去奈何?宁曰:“飞得免诛戮,感恩无地,岂肯走乎!若飞去,宁愿将首级献于阶下。”权乃赦苏飞,止将黄祖首级祭献。祭毕设宴,大会文武庆功。

  正饮酒间,忽见座上一人大哭而起,拔剑在手,直取甘宁。宁忙举坐椅以迎之。权惊视其人,乃凌统也,因甘宁在江夏时,射死他父亲凌操,今日相见,故欲报仇。权连忙劝住,谓统曰:“兴霸射死卿父,彼时各为其主,不容不尽力。今既为一家人,岂可复理旧仇?万事皆看吾面。”凌统即头大哭曰:“不共戴天之仇,岂容不报!”权与众官再三劝之,凌统只是怒目而视甘宁。权即日命甘宁领兵五千、战船一百只,往夏口镇守,以避凌统。宁拜谢,领兵自往夏口去了。权又加封凌统为承烈都尉。统只得含恨而止。东吴自此广造战船,分兵守把江岸;又命孙静引一枝军守吴会;孙权自领大军,屯柴桑;周瑜日于鄱阳湖教练水军,以备攻战。

  话分两头。却说玄德差人打探江东消息,回报:“东吴已攻杀黄祖,现今屯兵柴桑。”玄德便请孔明计议。正话间,忽刘表差人来请玄德赴荆州议事。孔明曰:“此必因江东破了黄祖,故请主公商议报仇之策也。某当与主公同往,相机而行,自有良策。”玄德从之,留云长守新野,令张飞引五百人马跟随往荆州来。玄德在马上谓孔明曰:“今见景升,当若何对答?”孔明曰:“当先谢襄阳之事。他若令主公去征讨江东,切不可应允,但说容归新野,整顿军马。”玄德依言。

  来到荆州,馆驿安下,留张飞屯兵城外,玄德与孔明入城见刘表。礼毕,玄德请罪于阶下。表曰:“吾已悉知贤弟被害之事。当时即欲斩蔡瑁之首,以献贤弟;因众人告危,故姑恕之。贤弟幸勿见罪。”玄德曰:“非干蔡将军之事,想皆下人所为耳。”表曰:“今江夏失守,黄祖遇害,故请贤弟共议报复之策。”玄德曰:“黄祖性暴,不能用人,故致此祸。今若兴兵南征,倘曹操北来,又当奈何?”表曰:“吾今年老多病,不能理事,贤弟可来助我。我死之后,弟便为荆州之主也。”玄德曰:“兄何出此言!量备安敢当此重任。”孔明以目视玄德。玄德曰:“容徐思良策。”遂辞出。

  回至馆驿,孔明曰:“景升欲以荆州付主公,奈何却之?”玄德曰:“景升待我,恩礼交至,安忍乘其危而夺之?”孔明叹曰:“真仁慈之主也!”正商论间,忽报公子刘琦来见。玄德接入。琦泣拜曰:“继母不能相容,性命只在旦夕,望叔父怜而救之。”玄德曰:“此贤侄家事耳,奈何问我?”孔明微笑。玄德求计于孔明,孔明曰:“此家事,亮不敢与闻。”少时,玄德送琦出,附耳低言曰:“来日我使孔明回拜贤侄,可如此如此,彼定有妙计相告。”琦谢而去。

  次日,玄德只推腹痛,乃浼孔明代往回拜刘琦。孔明允诺,来至公子宅前下马,入见公子。公子邀入后堂。茶罢,琦曰:“琦不见容于继母,幸先生一言相救。”孔明曰:“亮客寄于此,岂敢与人骨肉之事?倘有漏泄,为害不浅。”说罢,起身告辞。琦曰:“既承光顾,安敢慢别。”乃挽留孔明入密室共饮。饮酒之间,琦又曰:“继母不见容,乞先生一言救我。”孔明曰:“此非亮所敢谋也。”言讫,又欲辞去。琦曰:“先生不言则已,何便欲去?”孔明乃复坐。琦曰:“琦有一古书,请先生一观。”乃引孔明登一小楼,孔明曰:“书在何处?”琦泣拜曰:“继母不见容,琦命在旦夕,先生忍无一言相救乎?”孔明作色而起,便欲下楼,只见楼梯已撤去。琦告曰:“琦欲求教良策,先生恐有泄漏,不肯出言;今日上不至天,下不至地,出君之口,入琦之耳:可以赐教矣。”孔明曰:“疏不间亲,亮何能为公子谋?琦曰:“先生终不幸教琦乎!琦命固不保矣,请即死于先生之前。”乃掣剑欲自刎。孔明止之曰:“已有良策。”琦拜曰:“愿即赐教。”孔明曰:“公子岂不闻申生、重耳之事乎?申生在内而亡,重耳在外而安。今黄祖新亡,江夏乏人守御,公子何不上言,乞屯兵守江夏,则可以避祸矣。”琦再拜谢教,乃命人取梯迭孔明下楼。孔明辞别,回见玄德,具言其事。玄德大喜。

  次日,刘琦上言,欲守江夏。刘表犹豫未决,请玄德共议。玄德曰:“江夏重地,固非他人可守,正须公子自往。东南之事,兄父子当之;西北之事,备愿当之。”表曰:“近闻曹操于邺郡作玄武池以练水军,必有南征之意,不可不防。”玄德曰“备已知之,兄勿忧虑。”遂拜辞回新野。刘表令刘琦引兵三千往江夏镇守。却说曹操罢三公之职,自以丞相兼之。以毛玠为东曹掾,崔琰为西曹掾,司马懿为文学掾。懿字仲达,河内温人也。颍川太守司马隽之孙,京兆尹司马防之子,主簿司马朗之弟也。自是文官大备,乃聚武将商议南征。夏侯惇进曰:“近闻刘备在新野,每日教演士卒,必为后患,可早图之。”操即命夏侯惇为都督,于禁、李典、夏侯兰、韩浩为副将,领兵十万,直抵博望城,以窥新野。荀彧谏曰:“刘备英雄,今更兼诸葛亮为军师,不可轻敌。”惇曰:“刘备鼠辈耳,吾必擒之。”徐庶曰:“将军勿轻视刘玄德。今玄德得诸葛亮为辅,如虎生翼矣。”操曰:“诸葛亮何人也?”庶曰:亮字孔明,道号卧龙先生。有经天纬地之才,出鬼入神之计,真当世之奇才,非可小觑。”操曰:“比公若何?”庶曰:“庶安敢比亮?庶如萤火之光,亮乃皓月之明也。”夏侯惇曰:“元直之言谬矣。吾看诸葛亮如草芥耳,何足惧哉!吾若不一阵生擒刘备,活捉诸葛,愿将首级献与丞相。”操曰:“汝早报捷书,以慰吾心。”惇奋然辞曹操,引军登程。

  却说玄德自得孔明,以师礼待之。关、张二人不悦,曰:“孔明年幼,有甚才学?兄长待之太过!又未见他真实效验!”玄德曰:“吾得孔明,犹鱼之得水也。两弟勿复多言。”关、张见说,不言而退,一日,有人送氂牛尾至。玄德取尾亲自结帽。孔明入见,正色曰:“明公无复有远志,但事此而已耶?”玄德投帽于地而谢曰:“吾聊假此以忘忧耳。”孔明曰:“明公自度比曹操若何?”玄德曰:“不如也。”孔明曰:“明公之众,不过数千人,万一曹兵至,何以迎之?”玄德曰:“吾正愁此事,未得良策。”孔明曰:“可速招募民兵,亮自教之,可以待敌。”玄德遂招新野之民,得三千人。孔明朝夕教演阵法。

  忽报曹操差夏侯惇引兵十万,杀奔新野来了。张飞闻知,谓云长曰:“可着孔明前去迎敌便了。”正说之间,玄德召二人入,谓曰:”夏侯惇引兵到来,如何迎敌?”张飞曰:“哥哥何不使‘水’去?”玄德曰:“智赖孔明,勇须二弟,何可推调?”关、张出,玄德请孔明商议。孔明曰:“但恐关、张二人不肯听吾号令;主公若欲亮行兵,乞假剑印。”玄德便以剑印付孔明,孔明遂聚集众将听令。张飞谓云长曰:“且听令去,看他如何调度。”孔明令曰:“博望之左有山,名曰豫山;右有林,名曰安林:可以埋伏军马。云长可引一千军往豫山埋伏,等彼军至,放过休敌;其辎重粮草,必在后面,但看南面火起,可纵兵出击,就焚其粮草。翼德可引一千军去安林背后山谷中埋伏,只看南面火起,便可出,向博望城旧屯粮草处纵火烧之。关平、刘封可引五百军,预备引火之物,于博望坡后两边等候,至初更兵到,便可放火矣。”又命:“于樊城取回赵云,令为前部,不要赢,只要输,主公自引一军为后援。各须依计而行,勿使有失。”云长曰:“我等皆出迎敌,未审军师却作何事?”孔明曰:“我只坐守县城。”张飞大笑曰:“我们都去厮杀,你却在家里坐地,好自在!”孔明曰:“剑印在此,违令者斩!”玄德曰:“岂不闻‘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二弟不可违令。”张飞冷笑而去。云长曰:“我们且看他的计应也不应,那时却来问他未迟。”二人去了。众将皆未知孔明韬略,今虽听令,却都疑惑不定。孔明谓玄德曰:“主公今日可便引兵就博望山下屯住。来日黄昏,敌军必到,主公便弃营而走;但见火起,即回军掩杀。亮与糜竺、糜芳引五百军守县。”命孙乾、简雍准备庆喜筵席,安排“功劳簿”伺候。派拨已毕,玄德亦疑惑不定。

  却说夏侯惇与于禁等引兵至博望,分一半精兵作前队,其余尽护粮车而行。时当秋月,商飙徐起。人马趱行之间,望见前面尘头忽起。惇便将人马摆开,问向导官曰:“此间是何处?”答曰:“前面便是博望城,后面是罗川口。”惇令于禁、李典押住阵脚,亲自出马阵前。遥望军马来到,惇忽然大笑。众问:“将军为何而笑?”惇曰:“吾笑徐元直在丞相面前,夸诸葛亮为天人;今观其用兵,乃以此等军马为前部,与吾对敌,正如驱犬羊与虎豹斗耳!吾于丞相前夸口。要活捉刘备、诸葛亮,今必应吾言矣。”遂自纵马向前。赵云出马。惇骂曰:“汝等随刘备,如孤魂随鬼耳!”云大怒,纵马来战。两马相交,不数合,云诈败而走。夏侯惇从后追赶。云约走十余里,回马又战。不数合又走。韩浩拍马向前谏曰:“赵云诱敌,恐有埋伏。”惇曰:“敌军如此,虽十面埋伏,吾何惧哉!”遂不听浩言,直赶至博望坡。一声炮响,玄德自引军冲将过来,接应交战。夏侯惇笑谓韩浩曰:“此即埋伏之兵也!吾今晚不到新野,誓不罢兵!”乃催军前进。玄德、赵云退后便走。

  时天色已晚,浓云密布,又无月色;昼风既起,夜风愈大。夏侯惇只顾催军赶杀。于禁、李典赶到窄狭处,两边都是芦苇。典谓禁曰:“欺敌者必败。南道路狭,山川相逼。树木丛杂,倘彼用火攻,奈何?”禁曰:“君言是也。吾当往前为都督言之;君可止住后军。”李典便勒回马,大叫:“后军慢行!”人马走发,那里拦当得住?于禁骤马大叫:“前军都督且住!”夏侯惇正走之间,见于禁从后军奔来,便问何故。禁曰:“南道路狭,山川相逼,树木丛杂,可防火攻。”夏侯惇猛省,即回马令军马勿进。言未已,只听背后喊声震起,早望见一派火光烧着,随后两边芦苇亦着。一霎时,四面八方,尽皆是火;又值风大,火势愈猛。曹家人马,自相践踏,死者不计其数。赵云回军赶杀,夏侯惇冒烟突火而走。且说李典见势头不好,急奔回博望城时,火光中一军拦住。当先大将,乃关云长也。李典纵马混战,夺路而走。于禁见粮草车辆,都被火烧,便投小路奔逃去了。夏侯兰、韩浩来救粮草,正遇张飞。战不数合,张飞一枪刺夏侯兰于马下。韩浩夺路走脱。直杀到天明,却才收军。杀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后人有诗曰:“博望相持用火攻,指挥如意笑谈中。直须惊破曹公胆,初出茅庐第一功!”夏侯惇收拾残军,自回许昌。却说孔明收军。关、张二人相谓曰:“孔明真英杰也!”行不数里,见糜竺、糜芳引军簇拥着一辆小车。车中端坐一人,乃孔明也。关、张下马拜伏于车前。须臾,玄德、赵云、刘封、关平等皆至,收聚众军,把所获粮草辎重,分赏将士,班师回新野,新野百姓望尘遮道而拜,曰:“吾属生全,皆使君得贤人之力也!”孔明回至县中,谓玄德曰:“夏侯惇虽败去,曹操必自引大军来。”玄德曰:“似此如之奈何?”孔明曰:“亮有一计,可敌曹军。”正是:破敌未堪息战马,避兵又必赖良谋。

  未知其计若何,且看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三国演义》


国学迷 中國現代散文下冊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散文雜文選1949-1959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潮上花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創業進行曲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紅旗兒女_貴州人民出版社貴陽.djvu 雁窩島_解放軍文藝社北京.djvu 祖國在躍進_科學普及出版社北京.djvu 週末_北京大眾出版社北京.djvu 北極星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日本的鏡子_經濟日報社.djvu 百期散文選_解放軍文藝社北京.djvu 第二次考試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我和祖國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嶺海行腳_廣朹人民出版社廣州.djvu 1957散文特寫選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小蘆花_北京大眾出版社北京.djvu 我的戰友_重慶市人民出版社重慶.djvu 柴達木手記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在戰爭中成長_棠棣出版社.djvu 新的生活在等著_百花文藝出版社天津.djvu 十月長安街-散文選析_上海教育出版社上海.djvu 現代六十家散文札記_百花文藝出版社天津.djvu 駝鈴千里_天津人民出版社天津.djvu 風雷小記_廣朹人民出版社廣州.djvu 夜宿賀蘭山散文特寫第一輯_上海文化出版社上海.djvu 黃海散記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我熱愛新北京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脫險雜記_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北京.djvu 在北京的會見_廣朹人民出版社廣州.djvu 洞庭朝暉散文集_湖南人民出版社長沙.djvu 星兒閃閃_江西人民出版社南昌.djvu 一條紅線_解放軍文藝出版社北京.djvu 青海風光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朹風吹遍柴達木_青海人民出版社.djvu 油海沸騰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山西散文特寫選1949-1959_山西人民出版社太原.djvu 1949-1979廣朹散文特寫選_廣朹人民出版社.djvu 誇耀自己的人—「中國青年報」小品文選編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飛花集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人比鋼水紅_重慶人民出版社重慶.djvu 四川十年散文特寫選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春城飛花_廣朹人民出版社廣州.djvu 散文特寫選1949-1979_達寧人民出版社瀋陽.djvu 1949-1959建國十年文學創作選散文特寫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橘洲飛虹_湖南人民出版社長沙.djvu 「老爸爸」的心事_湖北人民出版社武漢.djvu 幸福的時代_春風文藝出版社瀋陽.djvu 在崗位上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紅色的十月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水兵的生活速寫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現代散文選讀_浙江人民出版社杭州.djvu 域外抒情集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理想學習戰鬥-向偉大的魯迅學習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荒野裡響起號角聲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春滿南疆散文集_廣朹人民出版社.djvu 香港散文選_福建人民出版社福州.djvu 六朝文絜箋注_中華書局上海.djvu 同胞_山朹人民出版社.djvu 金貴明和他的爸爸_重慶人民出版社重慶.djvu 中國歷史文選_朹北師範大學長春.djvu 阿詩瑪—撒尼族敘事詩_中國少年兒童出版社北京.djvu 七發_中華書局北京.djvu 王粲集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曹集銓評_文學古籍刊行社北京.djvu 曹操集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曹操集譯注_中華書局北京.djvu 阮籍集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朹坡樂府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諸葛亮集_中華書局北京.djvu 諸葛亮集_中華書局北京.djvu 陶淵明集_中華書局北京.djvu 鮑參軍集注_古典文學出版社上海.djvu 鮑參軍集注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庚信詩賦選_古典文學出版社上海.djvu 庚子山集注第一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庚子山集注第二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庚子山集注第三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盧照鄰集楊炯集_中華書局北京.djvu 陳子昂集_中華書局北京.djvu 駱臨海集箋注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李太白全集第一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李太白全集第二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李太白全集第三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李太白全集第四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李白集校注上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李白集校注下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杜少陵集詳注一_文學古籍刊行社北京.djvu 杜少陵集詳注二_文學古籍刊行社北京.djvu 杜少陵集詳注三_文學古籍刊行社北京.djvu 杜少陵集詳注四_文學古籍刊行社北京.djvu 杜詩散繹_朹風文藝出版社西安.djvu 王右丞集箋注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王右丞集箋注下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元次山集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元次山集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柳宗元詩文選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白香山集一_文學古籍刊行社北京.djvu 白香山集二_文學古籍刊行社北京.djvu 白香山集三_文學古籍刊行社北京.djvu 柳宗元詩文選注上_湖南人民出版社.djvu 柳宗元詩文選注下_湖南人民出版社.djvu 樊川詩集注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柳河朹集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柳宗元集第一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柳宗元集第二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柳宗元集第三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柳宗元集第四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柳河朹集上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柳河朹集下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柳文指要上卷一-三體要之部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柳文指要上卷四-九體要之部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柳文指要上卷一○-一三體要之部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柳文指要上卷一四-一九體要之部_中華書局.djvu 柳文指要上卷二○-二三體要之部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柳文指要上卷二四-二九體要之部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柳文指要上卷三二-三五體要之部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柳文指要上卷三○-三一體要之部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柳文指要上卷三六-四一體要之部_中華書局.djvu 柳文指要下卷一-三通要之部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柳文指要下卷四-五通要之部_中華書局北京.djvu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 身在江海之上,心居魏阙之下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身死人手,为天下笑 躬自厚而薄责于人 躲进小楼成一统 车同轨,书同文 车辚辚,马萧萧 转祸而为福,因败而为功 轻尘不飞,纤萝不动 轻舟已过万重山 载号载呶 载离寒暑 载笑载言 辞之不可以已也 辞人之赋丽以淫 辞达而已矣 辟四门,明四目,达四聪 辨而不华,质而不俚 达人大观 达人知命 达则兼善天下 过则勿惮改 过而不改,是谓过矣 过而能改,善莫大焉 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近取诸身,远取诸物 近水楼台先得月,向阳花木易为春 进乎技矣 进人以礼,退人以礼 进人若将加诸膝,退人若将坠诸渊 进思尽忠,退思补过 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 迟迟吾行 迩之事父,远之事君 迩无异言,远无异望 述而不作,信而好古 退思补过 退有后言 退藏于密 退食自公 适我无非新 逍遥乎文雅之囿,翱翔乎礼乐之场 逝将去汝 逝者如斯,不舍昼夜 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 逢人且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 逢山开路,遇水叠桥 遏密八音 遑恤我后 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 道之将行也,命也;道之将废也,命也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道心惟微 遗佚而不怨,阨穷而不悯 遗子黄金满籝,不如一经 遭家不造 遯世无闷 邦国殄瘁 邦家之光 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 邪径败良田,谗口乱善人 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 郁陶思君 都都平丈我 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 酒以成礼 酒以成礼,过则败德 采椽不斫,茅茨不翦 采葑采菲,无以下体 里名胜母,曾子不入;邑号朝歌,墨子回车 重江复关之隩 重见汉官威仪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重足而立,侧目而视 野无青草 野水无人渡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金作赎刑 金吾不禁夜,玉漏莫相催 金风未动蝉先觉,暗送无常死不知 金马玉堂三学士 钦若昊天,敬授民时 钩深致远 钱过北斗,米烂陈仓 钻燧改火 铁中铮铮,庸中佼佼 铁肩担道义,辣手著文章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锦衾烂兮 长为农夫以没世 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长安九逵上,青槐荫道植 长安居,大不易 长江后浪催前浪 长绳系白日 长者赐,少者不敢辞 长铗归来乎 门前冷落车马稀 门外可设雀罗 门里挑心 门阑多喜色,女婿近乘龙 闭门不管窗前月,分付梅花自主张 闭门屋里坐,祸从天上来 闭门觅句陈无已 闭门造车,出门合辙 间不容穟 闻伯夷之风者,贪夫廉 闻柳下惠之风者,鄙夫宽,薄夫敦 闻钟始觉山藏寺,到岸方知水隔村 闻鼓鼙之声,则思将帅之臣 阒其无人 阚如虓虎 防意如城,守口如瓶 阴阴夏木啭黄鹂 陈力就列,不能者止 陈叔宝全无心肝 陈师鞠旅 降志辱身 陵颜轹谢,含任吐沈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