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三国演义 >

第三十九回 荆州城公子三求计 博望坡军师初用兵

第三十九回 荆州城公子三求计 博望坡军师初用兵

  却说孙权督众攻打夏口,黄祖兵败将亡,情知守把不住,遂弃江夏,望荆州而走。甘宁料得黄祖必走荆州,乃于东门外伏兵等候。祖带数十骑突出东门,正走之间,一声喊起,甘宁拦住。祖于马上谓宁曰:“我向日不曾轻待汝,今何相逼耶?”宁叱曰:“吾昔在江夏,多立功绩,汝乃以‘劫江贼’待我,今日尚有何说!”自知难免,拨马而走。甘宁冲开士卒,直赶将来,只听得后面喊声起处,又有数骑赶来。宁视之,乃程普也。宁恐普来争功,慌忙拈弓搭箭,背射黄祖,祖中箭翻身落马;宁枭其首级,回马与程普合兵一处,回见孙权,献黄祖首级。权命以木匣盛贮,待回江东祭献于亡父灵前。重赏三军,升甘宁为都尉。商议欲分兵守江夏。张昭曰:“孤城不可守,不如且回江东。刘表知我破黄祖,必来报仇;我以逸待劳,必败刘表;表败而后乘势攻之,荆襄可得也。”权从其言,遂弃江夏,班师回江东。

  苏飞在槛车内,密使人告甘宁求救。宁曰:“飞即不言,吾岂忘之?”大军既至吴会,权命将苏飞袅首,与黄祖首级一同祭献。甘宁乃入见权,顿首哭告曰:“某向日若不得苏飞,则骨填沟壑矣,安能效命将军麾下哉?今飞罪当诛,某念其昔日之恩情,愿纳还官爵,以赎飞罪。”权曰:“彼既有恩于君,吾为君赦之。但彼若逃去奈何?宁曰:“飞得免诛戮,感恩无地,岂肯走乎!若飞去,宁愿将首级献于阶下。”权乃赦苏飞,止将黄祖首级祭献。祭毕设宴,大会文武庆功。

  正饮酒间,忽见座上一人大哭而起,拔剑在手,直取甘宁。宁忙举坐椅以迎之。权惊视其人,乃凌统也,因甘宁在江夏时,射死他父亲凌操,今日相见,故欲报仇。权连忙劝住,谓统曰:“兴霸射死卿父,彼时各为其主,不容不尽力。今既为一家人,岂可复理旧仇?万事皆看吾面。”凌统即头大哭曰:“不共戴天之仇,岂容不报!”权与众官再三劝之,凌统只是怒目而视甘宁。权即日命甘宁领兵五千、战船一百只,往夏口镇守,以避凌统。宁拜谢,领兵自往夏口去了。权又加封凌统为承烈都尉。统只得含恨而止。东吴自此广造战船,分兵守把江岸;又命孙静引一枝军守吴会;孙权自领大军,屯柴桑;周瑜日于鄱阳湖教练水军,以备攻战。

  话分两头。却说玄德差人打探江东消息,回报:“东吴已攻杀黄祖,现今屯兵柴桑。”玄德便请孔明计议。正话间,忽刘表差人来请玄德赴荆州议事。孔明曰:“此必因江东破了黄祖,故请主公商议报仇之策也。某当与主公同往,相机而行,自有良策。”玄德从之,留云长守新野,令张飞引五百人马跟随往荆州来。玄德在马上谓孔明曰:“今见景升,当若何对答?”孔明曰:“当先谢襄阳之事。他若令主公去征讨江东,切不可应允,但说容归新野,整顿军马。”玄德依言。

  来到荆州,馆驿安下,留张飞屯兵城外,玄德与孔明入城见刘表。礼毕,玄德请罪于阶下。表曰:“吾已悉知贤弟被害之事。当时即欲斩蔡瑁之首,以献贤弟;因众人告危,故姑恕之。贤弟幸勿见罪。”玄德曰:“非干蔡将军之事,想皆下人所为耳。”表曰:“今江夏失守,黄祖遇害,故请贤弟共议报复之策。”玄德曰:“黄祖性暴,不能用人,故致此祸。今若兴兵南征,倘曹操北来,又当奈何?”表曰:“吾今年老多病,不能理事,贤弟可来助我。我死之后,弟便为荆州之主也。”玄德曰:“兄何出此言!量备安敢当此重任。”孔明以目视玄德。玄德曰:“容徐思良策。”遂辞出。

  回至馆驿,孔明曰:“景升欲以荆州付主公,奈何却之?”玄德曰:“景升待我,恩礼交至,安忍乘其危而夺之?”孔明叹曰:“真仁慈之主也!”正商论间,忽报公子刘琦来见。玄德接入。琦泣拜曰:“继母不能相容,性命只在旦夕,望叔父怜而救之。”玄德曰:“此贤侄家事耳,奈何问我?”孔明微笑。玄德求计于孔明,孔明曰:“此家事,亮不敢与闻。”少时,玄德送琦出,附耳低言曰:“来日我使孔明回拜贤侄,可如此如此,彼定有妙计相告。”琦谢而去。

  次日,玄德只推腹痛,乃浼孔明代往回拜刘琦。孔明允诺,来至公子宅前下马,入见公子。公子邀入后堂。茶罢,琦曰:“琦不见容于继母,幸先生一言相救。”孔明曰:“亮客寄于此,岂敢与人骨肉之事?倘有漏泄,为害不浅。”说罢,起身告辞。琦曰:“既承光顾,安敢慢别。”乃挽留孔明入密室共饮。饮酒之间,琦又曰:“继母不见容,乞先生一言救我。”孔明曰:“此非亮所敢谋也。”言讫,又欲辞去。琦曰:“先生不言则已,何便欲去?”孔明乃复坐。琦曰:“琦有一古书,请先生一观。”乃引孔明登一小楼,孔明曰:“书在何处?”琦泣拜曰:“继母不见容,琦命在旦夕,先生忍无一言相救乎?”孔明作色而起,便欲下楼,只见楼梯已撤去。琦告曰:“琦欲求教良策,先生恐有泄漏,不肯出言;今日上不至天,下不至地,出君之口,入琦之耳:可以赐教矣。”孔明曰:“疏不间亲,亮何能为公子谋?琦曰:“先生终不幸教琦乎!琦命固不保矣,请即死于先生之前。”乃掣剑欲自刎。孔明止之曰:“已有良策。”琦拜曰:“愿即赐教。”孔明曰:“公子岂不闻申生、重耳之事乎?申生在内而亡,重耳在外而安。今黄祖新亡,江夏乏人守御,公子何不上言,乞屯兵守江夏,则可以避祸矣。”琦再拜谢教,乃命人取梯迭孔明下楼。孔明辞别,回见玄德,具言其事。玄德大喜。

  次日,刘琦上言,欲守江夏。刘表犹豫未决,请玄德共议。玄德曰:“江夏重地,固非他人可守,正须公子自往。东南之事,兄父子当之;西北之事,备愿当之。”表曰:“近闻曹操于邺郡作玄武池以练水军,必有南征之意,不可不防。”玄德曰“备已知之,兄勿忧虑。”遂拜辞回新野。刘表令刘琦引兵三千往江夏镇守。却说曹操罢三公之职,自以丞相兼之。以毛玠为东曹掾,崔琰为西曹掾,司马懿为文学掾。懿字仲达,河内温人也。颍川太守司马隽之孙,京兆尹司马防之子,主簿司马朗之弟也。自是文官大备,乃聚武将商议南征。夏侯惇进曰:“近闻刘备在新野,每日教演士卒,必为后患,可早图之。”操即命夏侯惇为都督,于禁、李典、夏侯兰、韩浩为副将,领兵十万,直抵博望城,以窥新野。荀彧谏曰:“刘备英雄,今更兼诸葛亮为军师,不可轻敌。”惇曰:“刘备鼠辈耳,吾必擒之。”徐庶曰:“将军勿轻视刘玄德。今玄德得诸葛亮为辅,如虎生翼矣。”操曰:“诸葛亮何人也?”庶曰:亮字孔明,道号卧龙先生。有经天纬地之才,出鬼入神之计,真当世之奇才,非可小觑。”操曰:“比公若何?”庶曰:“庶安敢比亮?庶如萤火之光,亮乃皓月之明也。”夏侯惇曰:“元直之言谬矣。吾看诸葛亮如草芥耳,何足惧哉!吾若不一阵生擒刘备,活捉诸葛,愿将首级献与丞相。”操曰:“汝早报捷书,以慰吾心。”惇奋然辞曹操,引军登程。

  却说玄德自得孔明,以师礼待之。关、张二人不悦,曰:“孔明年幼,有甚才学?兄长待之太过!又未见他真实效验!”玄德曰:“吾得孔明,犹鱼之得水也。两弟勿复多言。”关、张见说,不言而退,一日,有人送氂牛尾至。玄德取尾亲自结帽。孔明入见,正色曰:“明公无复有远志,但事此而已耶?”玄德投帽于地而谢曰:“吾聊假此以忘忧耳。”孔明曰:“明公自度比曹操若何?”玄德曰:“不如也。”孔明曰:“明公之众,不过数千人,万一曹兵至,何以迎之?”玄德曰:“吾正愁此事,未得良策。”孔明曰:“可速招募民兵,亮自教之,可以待敌。”玄德遂招新野之民,得三千人。孔明朝夕教演阵法。

  忽报曹操差夏侯惇引兵十万,杀奔新野来了。张飞闻知,谓云长曰:“可着孔明前去迎敌便了。”正说之间,玄德召二人入,谓曰:”夏侯惇引兵到来,如何迎敌?”张飞曰:“哥哥何不使‘水’去?”玄德曰:“智赖孔明,勇须二弟,何可推调?”关、张出,玄德请孔明商议。孔明曰:“但恐关、张二人不肯听吾号令;主公若欲亮行兵,乞假剑印。”玄德便以剑印付孔明,孔明遂聚集众将听令。张飞谓云长曰:“且听令去,看他如何调度。”孔明令曰:“博望之左有山,名曰豫山;右有林,名曰安林:可以埋伏军马。云长可引一千军往豫山埋伏,等彼军至,放过休敌;其辎重粮草,必在后面,但看南面火起,可纵兵出击,就焚其粮草。翼德可引一千军去安林背后山谷中埋伏,只看南面火起,便可出,向博望城旧屯粮草处纵火烧之。关平、刘封可引五百军,预备引火之物,于博望坡后两边等候,至初更兵到,便可放火矣。”又命:“于樊城取回赵云,令为前部,不要赢,只要输,主公自引一军为后援。各须依计而行,勿使有失。”云长曰:“我等皆出迎敌,未审军师却作何事?”孔明曰:“我只坐守县城。”张飞大笑曰:“我们都去厮杀,你却在家里坐地,好自在!”孔明曰:“剑印在此,违令者斩!”玄德曰:“岂不闻‘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二弟不可违令。”张飞冷笑而去。云长曰:“我们且看他的计应也不应,那时却来问他未迟。”二人去了。众将皆未知孔明韬略,今虽听令,却都疑惑不定。孔明谓玄德曰:“主公今日可便引兵就博望山下屯住。来日黄昏,敌军必到,主公便弃营而走;但见火起,即回军掩杀。亮与糜竺、糜芳引五百军守县。”命孙乾、简雍准备庆喜筵席,安排“功劳簿”伺候。派拨已毕,玄德亦疑惑不定。

  却说夏侯惇与于禁等引兵至博望,分一半精兵作前队,其余尽护粮车而行。时当秋月,商飙徐起。人马趱行之间,望见前面尘头忽起。惇便将人马摆开,问向导官曰:“此间是何处?”答曰:“前面便是博望城,后面是罗川口。”惇令于禁、李典押住阵脚,亲自出马阵前。遥望军马来到,惇忽然大笑。众问:“将军为何而笑?”惇曰:“吾笑徐元直在丞相面前,夸诸葛亮为天人;今观其用兵,乃以此等军马为前部,与吾对敌,正如驱犬羊与虎豹斗耳!吾于丞相前夸口。要活捉刘备、诸葛亮,今必应吾言矣。”遂自纵马向前。赵云出马。惇骂曰:“汝等随刘备,如孤魂随鬼耳!”云大怒,纵马来战。两马相交,不数合,云诈败而走。夏侯惇从后追赶。云约走十余里,回马又战。不数合又走。韩浩拍马向前谏曰:“赵云诱敌,恐有埋伏。”惇曰:“敌军如此,虽十面埋伏,吾何惧哉!”遂不听浩言,直赶至博望坡。一声炮响,玄德自引军冲将过来,接应交战。夏侯惇笑谓韩浩曰:“此即埋伏之兵也!吾今晚不到新野,誓不罢兵!”乃催军前进。玄德、赵云退后便走。

  时天色已晚,浓云密布,又无月色;昼风既起,夜风愈大。夏侯惇只顾催军赶杀。于禁、李典赶到窄狭处,两边都是芦苇。典谓禁曰:“欺敌者必败。南道路狭,山川相逼。树木丛杂,倘彼用火攻,奈何?”禁曰:“君言是也。吾当往前为都督言之;君可止住后军。”李典便勒回马,大叫:“后军慢行!”人马走发,那里拦当得住?于禁骤马大叫:“前军都督且住!”夏侯惇正走之间,见于禁从后军奔来,便问何故。禁曰:“南道路狭,山川相逼,树木丛杂,可防火攻。”夏侯惇猛省,即回马令军马勿进。言未已,只听背后喊声震起,早望见一派火光烧着,随后两边芦苇亦着。一霎时,四面八方,尽皆是火;又值风大,火势愈猛。曹家人马,自相践踏,死者不计其数。赵云回军赶杀,夏侯惇冒烟突火而走。且说李典见势头不好,急奔回博望城时,火光中一军拦住。当先大将,乃关云长也。李典纵马混战,夺路而走。于禁见粮草车辆,都被火烧,便投小路奔逃去了。夏侯兰、韩浩来救粮草,正遇张飞。战不数合,张飞一枪刺夏侯兰于马下。韩浩夺路走脱。直杀到天明,却才收军。杀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后人有诗曰:“博望相持用火攻,指挥如意笑谈中。直须惊破曹公胆,初出茅庐第一功!”夏侯惇收拾残军,自回许昌。却说孔明收军。关、张二人相谓曰:“孔明真英杰也!”行不数里,见糜竺、糜芳引军簇拥着一辆小车。车中端坐一人,乃孔明也。关、张下马拜伏于车前。须臾,玄德、赵云、刘封、关平等皆至,收聚众军,把所获粮草辎重,分赏将士,班师回新野,新野百姓望尘遮道而拜,曰:“吾属生全,皆使君得贤人之力也!”孔明回至县中,谓玄德曰:“夏侯惇虽败去,曹操必自引大军来。”玄德曰:“似此如之奈何?”孔明曰:“亮有一计,可敌曹军。”正是:破敌未堪息战马,避兵又必赖良谋。

  未知其计若何,且看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三国演义》


国学迷 清代農民戰爭史資料選編第一冊上_中國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清代農民戰爭史資料選編第一冊下_中國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鑲紅旗檔_東北師範大學出版社長春.djvu 莊氏史案本末_上海古籍書店上海.djvu 清代筆禍錄_中華書局香港有限公司香港.djvu 雍正帝及其密折制度研究_廣東人民出版社.djvu 康熙起居注第一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康熙起居注第二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康熙起居注第三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國革命史_廈門大學出版社.djvu 中國近代史新編上冊_人民出版社.djvu 中國近代史新編中冊_人民出版社.djvu 簡明中國近百年史_吉林人民出版社長春.djvu 中國革命史_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北京.djvu 歷史和現實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上海分店.djvu 中國革命史_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革命史常識1840-1949_解放軍出版社.djvu 鴉片戰爭檔案史料第一冊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偉大的中國革命1800-1985_國際文化出版公司.djvu 中國近代史簡明讀本_中國青年出版社.djvu 中國近代史綱上冊_福建人民出版社福州.djvu 中國近代史綱下冊_福建省新華書店福州.djvu 近代中國簡史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近代中國八十年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革命史教程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革命史圖集_吉林美術出版社長春.djvu 中國革命史上冊_紅旗出版社.djvu 中國近代史教學大綱_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近代史輔助教材_清華大學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近代史問答一百題_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djvu 中國革命史250題解答_戰士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近代史講話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中國近代史百題上_湖南人民出版社長沙.djvu 中國近代史百題下_湖南人民出版社長沙.djvu 習史啟示錄專家談如何學習中國近代史_天津教育出版社天津.djvu 簡明中國近現代史詞典上冊_中國青年出版社.djvu 近代中國百年史辭典_浙江人民出版社杭州.djvu 中國革命史辭典_河南大學出版社.djvu 中國革命史辭典_湖北教育出版社.djvu 中國近代革命詞典_上海辭書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近現代史大事記1840-1980_知識出版社上海.djvu 簡明中國近代史圖集_長城出版社.djvu 憶往談舊錄_中國文史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革命史文獻介紹_陝西師範大學出版社西安.djvu 中國近代文化問題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文化史料叢刊第二輯_文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文化史料叢刊第三輯_文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文化史料叢刊第四輯_文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文化史料叢刊第五輯_文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文化史料叢刊第六輯_文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文化史料叢刊第七輯_文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文化史料叢刊第八輯_文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順治帝與董鄂妃_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北京.djvu 乾隆下江南_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北京.djvu 清史編年第二卷康熙朝上_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北京.djvu 清史編年第三卷康熙朝下_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北京.djvu 郭嵩燾奏稿_岳麓書社長沙.djvu 柳南隋筆續筆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春明夢錄客座偶談_上海古籍書店上海.djvu 清稗類鈔選_書目文獻出版社北京.djvu 熙朝新語_上海古籍書店上海.djvu 浪跡叢談續談三談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歸田瑣記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浪跡續談_福建人民出版社福州.djvu 巢林筆談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清代奴婢制度_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北京.djvu 甲申朝事小紀下冊_書目文獻出版社北京.djvu 新世說_上海古籍書店上海.djvu 養吉齋叢錄_北京古籍出版社北京.djvu 夢蕉亭雜記_上海古籍書店上海.djvu 清代鹽政與鹽稅_中州古籍出版社鄭州.djvu 不下帶編巾箱說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故宮檔案述要_國立故宮博物院台北.djvu 清代文字獄檔上_上海書店上海.djvu 清代文字獄檔下_上海書店上海.djvu 清代史學與史家_中華書局北京.djvu 近代中國的變局_聯經出版事業公司台北.djvu 近代中國史_台灣商務印書館股份有限公司台北.djvu 中國近百年史辭典_湖北人民出版社.djvu 百年史話_光明日報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革命史講義學習指導_語文出版社北京.djvu 庚子賠款_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台北.djvu 中國現代資產階級民主運動史_吉林文史出版社長春.djvu 中國革命史教程_浙江人民出版社杭州.djvu 中國革命史研究薈萃1911-1949_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上海.djvu 中日近代化比較研究_上海三聯書店上海.djvu 中國現代革命史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近代畫史_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黨史史料編纂委員會台北.djvu 中國近代史_遼寧人民出版社瀋陽.djvu 中國近代史專題研究述評_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革命史_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中國資本主義萌芽問題論文集_江蘇人民出版社南京.djvu 中國近現代史論文集_廣東人民出版社廣州.djvu 近代稗海第一輯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近代稗海第二輯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近代稗海第三輯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近代稗海第四輯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近代稗海第五輯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近代稗海第九輯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近代稗海第十輯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近代稗海第十一輯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近代稗海第十二輯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近代稗海-第十三輯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近代稗海第十四輯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中國革命史上的今天_知識出版社北京.djvu 康有為變法奏議研究_遼寧教育出版社瀋陽.djvu 紫禁城的黃昏_求實出版社北京.djvu 康有為政論集上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康有為政論集下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石渠余紀_北京古籍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近代割地簡史_河南人民出版社鄭州.djvu 中國文史論叢增刊忘山廬日記上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閻錫山統治山西史實_山西人民出版社太原.djvu 政壇回憶_廣西人民出版社南寧.djvu 寧夏三馬_中國文史出版社北京.djvu 晚清海外筆記選_海洋出版社北京.djvu 光緒政要一_文海出版社有限公司台北.djvu 光緒政要二_文海出版社有限公司台北.djvu 光緒政要三_文海出版社有限公司台北.djvu 光緒政要四_文海出版社有限公司台北.djvu 君家养马 君门九关 君平 君平卜肆 君王杀画师 君子无期之怨 君子之风 骏马骨 开弓不放箭 开秦镜 开网祝 开一面网 坎伐檀 看丛卫玠 看杀 看鱼乐 阚泽 慷慨长歌 糠核君肥 亢悔 考槃诗 柯烂局棋 珂乡 轲亲机教 轴 可人 渴辞盗泉水 渴望梅林 渴望梅岭 克家 克家儿 克家子 克明 刻楮功 刻楮三年 刻鹤 客长沙 客宿 硁硁 空洞容卿 空腹 空花枣林 空怀桔 空里书字 空梁落月 空弹汉吏冠 崆峒侣 孔都官 孔方君 孔父忘味 孔仅 孔融之荐 孔融樽 孔席不暖 墨突不黔 孔子绝粮 口腹累 口腹累人 口黄未退 口击 口击贼 口流血 口尚乳 口犹乳臭 叩阍 叩马之忠 叩唾壶 叩舷歌 寇公宴 刳肝沥血 刳肝人 刳心 枯笔梦生花 枯涸穷辙 枯鳞失水鱼 枯鳞在辙 枯木填海 哭秋风 哭逝川 哭途 哭羊昙 哭友白云 苦口良言 夸周宋镡 胯下 跨凤乘鸾客 跨凤萧郎 跨鸾 跨下走 蒯彻舌 蒯菅 块垒 块垒浇胸 脍莼 脍鲈归客 鲙忆 宽带 匡汲宠辱 匡围 狂处士 狂歌客 狂奴态 狂童 况而愈下 窥及肩墙 窥其藩 窥一斑知全豹 葵花向日倾 葵能卫足 葵倾向日花 葵丘 揆叙 夔皋 夔龙 夔龙位 夔能政 夔听 愧江东 愧山灵 坤成 坤马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