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诗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三国演义 >

第三十八回 定三分隆中决策 战长江孙氏报仇

第三十八回 定三分隆中决策 战长江孙氏报仇

  却说玄德访孔明两次不遇,欲再往访之。关公曰:“兄长两次亲往拜谒,其礼太过矣。想诸葛亮有虚名而无实学,故避而不敢见。兄何惑于斯人之甚也!”玄德曰:“不然,昔齐桓公欲见东郭野人,五反而方得一面。况吾欲见大贤耶?”张飞曰:“哥哥差矣。量此村夫,何足为大贤;今番不须哥哥去;他如不来,我只用一条麻绳缚将来!”玄德叱曰:“汝岂不闻周文王谒姜子牙之事乎?文王且如此敬贤,汝何太无礼!今番汝休去,我自与云长去。”飞曰:“既两位哥哥都去,小弟如何落后!”玄德曰:“汝若同往,不可失礼。”飞应诺。

  于是三人乘马引从者往隆中。离草庐半里之外,玄德便下马步行,正遇诸葛均。玄德忙施礼,问曰:“令兄在庄否?”均曰:“昨暮方归。将军今日可与相见。”言罢,飘然自去。玄德曰:“今番侥幸得见先生矣!”张飞曰:“此人无礼!便引我等到庄也不妨,何故竟自去了!”玄德曰:“彼各有事,岂可相强。”三人来到庄前叩门,童子开门出问。玄德曰:“有劳仙童转报:刘备专来拜见先生。”童子曰:“今日先生虽在家,但今在草堂上昼寝未醒。”玄德曰:“既如此,且休通报。”分付关、张二人,只在门首等着。玄德徐步而入,见先生仰卧于草堂几席之上。玄德拱立阶下。半晌,先生未醒。关、张在外立久,不见动静,入见玄德犹然侍立。张飞大怒,谓云长曰:“这先生如何傲慢!见我哥哥侍立阶下,他竟高卧,推睡不起!等我去屋后放一把火,看他起不起!”云长再三劝住。玄德仍命二人出门外等候。望堂上时,见先生翻身将起,忽又朝里壁睡着。童子欲报。玄德曰:“且勿惊动。”又立了一个时辰,孔明才醒,口吟诗曰:“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孔明吟罢,翻身问童子曰:“有俗客来否?”童子曰:“刘皇叔在此,立候多时。”孔明乃起身曰:“何不早报!尚容更衣。”遂转入后堂。又半晌,方整衣冠出迎。

  玄德见孔明身长八尺,面如冠玉,头戴纶巾,身披鹤氅,飘飘然有神仙之概。玄德下拜曰:“汉室末胄、涿郡愚夫,久闻先生大名,如雷贯耳。昨两次晋谒,不得一见,已书贱名于文几,未审得入览否?”孔明曰:“南阳野人,疏懒性成,屡蒙将军枉临,不胜愧赧。”二人叙礼毕,分宾主而坐,童子献茶。茶罢,孔明曰:“昨观书意,足见将军忧民忧国之心;但恨亮年幼才疏,有误下问。”玄德曰:“司马德操之言,徐元直之语,岂虚谈哉?望先生不弃鄙贱,曲赐教诲。”孔明曰:“德操、元直,世之高士。亮乃一耕夫耳,安敢谈天下事?二公谬举矣。将军奈何舍美玉而求顽石乎?”玄德曰:“大丈夫抱经世奇才,岂可空老于林泉之下?愿先生以天下苍生为念,开备愚鲁而赐教。”孔明笑曰:“愿闻将军之志。”玄德屏人促席而告曰:“汉室倾颓,奸臣窃命,备不量力,欲伸大义于天下,而智术浅短,迄无所就。惟先生开其愚而拯其厄,实为万幸!”孔明曰:“自董卓造逆以来,天下豪杰并起。曹操势不及袁绍,而竟能克绍者,非惟天时,抑亦人谋也。今操已拥百万之众,挟天子以令诸侯,此诚不可与争锋。孙权据有江东,已历三世,国险而民附,此可用为援而不可图也。荆州北据汉、沔,利尽南海,东连吴会,西通巴、蜀,此用武之地,非其主不能守;是殆天所以资将军,将军岂有意乎?益州险塞,沃野千里,天府之国,高祖因之以成帝业;今刘璋暗弱,民殷国富,而不知存恤,智能之士,思得明君。将军既帝室之胄,信义著于四海,总揽英雄,思贤如渴,若跨有荆、益,保其岩阻,西和诸戎,南抚彝、越,外结孙权,内修政理;待天下有变,则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兵以向宛、洛,将军身率益州之众以出秦川,百姓有不箪食壶浆以迎将军者乎?诚如是,则大业可成,汉室可兴矣。此亮所以为将军谋者也。惟将军图之。”言罢,命童子取出画一轴,挂于中堂,指谓玄德曰:“此西川五十四州之图也。将军欲成霸业,北让曹操占天时,南让孙权占地利,将军可占人和。先取荆州为家,后即取西川建基业,以成鼎足之势,然后可图中原也。”玄德闻言,避席拱手谢曰:“先生之言,顿开茅塞,使备如拨云雾而睹青天。但荆州刘表、益州刘璋,皆汉室宗亲,备安忍夺之?”孔明曰:“亮夜观天象,刘表不久人世;刘璋非立业之主:久后必归将军。”玄德闻言,顿首拜谢。只这一席话,乃孔明未出茅庐,已知三分天下,真万古之人不及也!后人有诗赞曰:“豫州当日叹孤穷,何幸南阳有卧龙!欲识他年分鼎处,先生笑指画图中。”玄德拜请孔明曰:“备虽名微德薄,愿先生不弃鄙贱,出山相助。备当拱听明诲。”孔明曰:“亮久乐耕锄,懒于应世,不能奉命。”玄德泣曰:“先生不出,如苍生何!”言毕,泪沾袍袖,衣襟尽湿。孔明见其意甚诚,乃曰:“将军既不相弃,愿效犬马之劳。”玄德大喜,遂命关、张入,拜献金帛礼物。孔明固辞不受。玄德曰:“此非聘大贤之礼,但表刘备寸心耳。”孔明方受。于是玄德等在庄中共宿一宵。

  次日,诸葛均回,孔明嘱付曰:“吾受刘皇叔三顾之恩,不容不出。汝可躬耕于此,勿得荒芜田亩。待我功成之日,即当归隐。”后人有诗叹曰:“身未升腾思退步,功成应忆去时言。只因先主丁宁后,星落秋风五丈原。”又有古风一篇曰:“高皇手提三尺雪,芒砀白蛇夜流血;平秦灭楚入咸阳,二百年前几断绝。

  大哉光武兴洛阳,传至桓灵又崩裂;献帝迁都幸许昌,纷纷四海生豪杰:

  曹操专权得天时,江东孙氏开鸿业;孤穷玄德走天下,独居新野愁民厄。

  南阳卧龙有大志,腹内雄兵分正奇;只因徐庶临行语,茅庐三顾心相知。

  先生尔时年三九,收拾琴书离陇亩;先取荆州后取川,大展经纶补天手;

  纵横舌上鼓风雷,谈笑胸中换星斗;龙骧虎视安乾坤,万古千秋名不朽!”

  玄德等三人别了诸葛均,与孔明同归新野。

  玄德待孔明如师,食则同桌,寝则同榻,终日共论天下之事,孔明曰:“曹操于冀州作玄武池以练水军,必有侵江南之意。可密令人过江探听虚实。”玄德从之,使人往江东探听。

  却说孙权自孙策死后,据住江东,承父兄基业,广纳贤士,开宾馆于吴会,命顾雍、张纮延接四方宾客。连年以来,你我相荐。时有会稽阚泽,字德润;彭城严畯,字曼才;沛县薛综,字敬文;汝阳程秉,字德枢;吴郡朱桓,字休穆;陆绩,字公纪;吴人张温,字惠恕;乌伤骆统,字公绪;乌程吾粲,字孔休:此数人皆至江东,孙权敬礼甚厚。又得良将数人:乃汝南吕蒙,字子明;吴郡陆逊,宇伯言;琅琊徐盛,字文向;东郡潘璋,字文珪;庐江丁奉,字承渊。文武诸人,共相辅佐,由此江东称得人之盛。

  建安七年,曹操破袁绍,遣使往江东,命孙权遣子入朝随驾。权犹豫未决。吴太夫人命周瑜、张昭等面议。张昭曰:“操欲令我遣子入朝,是牵制诸侯之法也。然若不令去,恐其兴兵下江东,势必危矣。”周瑜曰:“将军承父兄遗业,兼六郡之众,兵精粮足,将士用命,有何逼迫而欲送质于人?质一入,不得不与曹氏连和;彼有命召,不得不往:如此,则见制于人也。不如勿遣,徐观其变,别以良策御之。”吴太夫人曰:“公瑾之言是也。”权遂从其言,谢使者,不遣子。自此曹操有下江南之意。但正值北方未宁,无暇南征。

  建安八年十一月,孙权引兵伐黄祖,战于大江之中。祖军败绩。权部将凌操,轻舟当先,杀入夏口,被黄祖部将甘宁一箭射死。凌操子凌统,时年方十五岁,奋力往夺父尸而归。权见风色不利,收军还东吴。

  却说孙权弟孙翊为丹阳太守,翊性刚好酒,醉后尝鞭挞士卒。丹阳督将妫览、郡丞戴员二人,常有杀翊之心;乃与翊从人边洪结为心腹,共谋杀翊。时诸将县令,皆集丹阳,翊设宴相待。翊妻徐氏美而慧,极善卜《易》,是日卜一卦,其象大凶,劝翊勿出会客。翊不从,遂与众大会。至晚席散,边洪带刀跟出门外,即抽刀砍死孙翊。妫览、戴员乃归罪边洪,斩之于市。二人乘势掳翊家资侍妾。妫览见徐氏美貌,乃谓之曰:“吾为汝夫报仇,汝当从我;不从则死。”徐氏曰:“夫死未几,不忍便相从;可待至晦日,设祭除服,然后成亲未迟。”览从之。徐氏乃密召孙翊心腹旧将孙高、傅婴二人入府,泣告曰:“先夫在日,常言二公忠义。今妫、戴二贼,谋杀我夫,只归罪边洪,将我家资童婢尽皆分去。妫览又欲强占妾身,妾已诈许之,以安其心。二将军可差人星夜报知吴侯,一面设密计以图二贼,雪此仇辱,生死衔恩!”言毕再拜。孙高、傅婴皆泣曰:“我等平日感府君恩遇,今日所以不即死难者,正欲为复仇计耳。夫人所命,敢不效力!”于是密遣心腹使者往报孙权。

  至晦日,徐氏先召孙、傅二人,伏于密室韩幕之中,然后设祭于堂上。祭毕,即除去孝服,沐浴薰香,浓妆艳裹,言笑自若。妫览闻之甚喜。至夜,徐氏遗婢妾请览入府,设席堂中饮酒。饮既醉,徐氏乃邀览入密室。览喜,乘醉而入。徐氏大呼曰:“孙、傅二将军何在!”二人即从帏幕中持刀跃出。妫览措手不及,被傅婴一刀砍倒在地,孙高再复一刀,登时杀死。徐氏复传请戴员赴宴。员入府来,至堂中,亦被孙、傅二将所杀。一面使人诛戮二贼家小,及其余党。徐氏遂重穿孝服,将妫览、戴员首级,祭于孙翊灵前。不一日,孙权自领军马至丹阳,见徐氏已杀妫、戴二贼,乃封孙高、傅婴为牙门将,令守丹阳,取徐氏归家养老。江东人无不称徐氏之德。后人有诗赞曰:“才节双全世所无,奸回一旦受摧锄。庸臣从贼忠臣死,不及东吴女丈夫。”

  且说东吴各处山贼,尽皆平复。大江之中,有战船七千余只。孙权拜周瑜为大都督,总统江东水陆军马。建安十二年,冬十月,权母吴太夫人病危,召周瑜、张昭二人至,谓曰:“我本吴人,幼亡父母,与弟吴景徒居越中。后嫁与孙氏,生四子。长子策生时,吾梦月入怀;后生次子权,又梦日入怀。卜者云:梦日月入怀者,其子大贵。不幸策早丧,今将江东基业付权。望公等同心助之,吾死不朽矣!”又嘱权曰:“汝事子布、公瑾以师傅之礼,不可怠慢。吾妹与我共嫁汝父,则亦汝之母也;吾死之后,事吾妹如事我。汝妹亦当恩养,择佳婿以嫁之。”言讫遂终。孙权哀哭,具丧葬之礼,自不必说。

  至来年春,孙权商议欲伐黄祖。张昭曰:“居丧未及期年,不可动兵。”周瑜曰:“报仇雪恨,何待期年?”权犹豫未决。适平北都尉吕蒙入见,告权曰:“某把龙湫水口,忽有黄祖部将甘宁来降。某细询之:宁字兴霸,巴郡临江人也;颇通书史,有气力,好游侠;尝招合亡命,纵横于江湖之中;腰悬铜铃,人听铃声,尽皆避之。又尝以西川锦作帆幔,时人皆称为‘锦帆贼’。后悔前非,改行从善,引众投刘表。见表不能成事,即欲来投东吴,却被黄祖留住在夏口。前东吴破祖时,祖得甘宁之力,救回夏口;乃待宁甚薄。都督苏飞屡荐宁于祖。祖曰:宁乃劫江之贼,岂可重用!宁因此怀恨。苏飞知其意,乃置酒邀宁到家,谓之曰:吾荐公数次,奈主公不能用。日月逾迈,人生几何,宜自远图。吾当保公为邾县长,自作去就之计。宁因此得过夏口,欲投江东,恐江东恨其救黄祖杀凌操之事。某具言主公求贤若渴,不记旧恨;况各为其主,又何恨焉?宁欣然引众渡江,来见主公。乞钧旨定夺。”孙权大喜曰:“吾得兴霸,破黄祖必矣。”遂命吕蒙引甘宁入见。参拜已毕,权曰:“兴霸来此,大获我心,岂有记恨之理?请无怀疑。愿教我以破黄祖之策。”宁曰:“今汉祚日危,曹操终必篡窃。南荆之地,操所必争也。刘表无远虑,其子又愚劣,不能承业传基,明公宜早图之;若迟,则操先图之矣。今宜先取黄祖。祖今年老昏迈,务于货利;侵求吏民,人心皆怨;战具不修,军无法律。明公若往攻之,其势必破。既破祖军,鼓行而西,据楚关而图巴、蜀,霸业可定也。”孙权曰:“此金玉之论也!”遂命周瑜为大都督,总水陆军兵;吕蒙为前部先锋;董袭与甘宁为副将;权自领大军十万,征讨黄祖。

  细作探知,报至江夏。黄祖急聚众商议,令苏飞为大将,陈就、邓龙为先锋,尽起江夏之兵迎敌。陈就、邓龙各引一队艨艟截住沔口,艨艟上各设强弓硬弩千余张,将大索系定艨艟于水面上。东吴兵至,艨艟上鼓响,弓弩齐发,兵不敢进,约退数里水面。甘宁谓董袭曰:“事已至此,不得不进。”乃选小船百余只,每船用精兵五十人:二十人撑船,三十人各披衣甲,手执铜刀,不避矢石,直至艨艟傍边,砍断大索,艨艟遂横。甘宁飞上艨艟,将邓龙砍死。陈就弃船而走。吕蒙见了,跳下小船,自举橹棹,直入船队,放火烧船。陈就急待上岸,吕蒙舍命赶到跟前,当胸一刀砍翻。比及苏飞引军于岸上接应时,东吴诸将一齐上岸,势不可当。祖军大败。苏飞落荒而走,正遇东吴大将潘璋,两马相交,战不数合,被璋生擒过去,径至船中来见孙权。权命左右以槛车囚之,待活捉黄祖,一并诛戮。催动三军,不分昼夜,攻打夏口。正是:只因不用锦帆贼,至令冲开大索船。

  未知黄祖胜负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查看目录 >> 《三国演义》


国学迷 大滌山房詩錄八卷行狀一卷試帖一卷 許竹篔先生奏疏錄存二卷 南北史表七卷 冒巢民先生年譜一卷 [乾隆]歙縣志二十卷首一卷 中簡公集七卷 宋文鑑刪十二卷 說文部目分韵一卷 動植小志六卷 自怡集一卷 蔗塘未定稿九卷 [嘉慶]息縣志八卷首一卷 焦氏筆乘六卷 禮經校釋二十二卷 郭代興二篇 增補壽世保元十集 月令廣義二十四卷首一卷圖說一卷 修竹齋試帖輯注一卷 抄劄簿 佛說梵網經菩薩心地品下略疏八卷 聽濤圖徵題一卷 蓬萊閣詩錄四卷 王船山先生[夫之]年譜二卷 全體新論 慈悲道場懺法 燕京開教畧三卷 國朝虞陽科名錄四卷首一卷 榴園詩草一卷 [河南鄧州]春風唐氏家譜一卷 續指月錄二十卷首一卷 謝枚如先生文稿一卷 郘亭遺文八卷 閱微草堂筆記二十四卷 通商條約章程成案匯編三十卷各關理船事宜一卷 朱九江先生集十卷首四卷 昭陽扶雅集六卷 寶華山志十五卷首一卷 車制考一卷 [光緒]扶溝縣志十六卷首一卷 亞拉伯志一卷新志一卷 瀛環志略十卷 南樓吟香集六卷 盤洲文集八十卷 有山誡子錄一卷 [道光]直隸霍州志二十五卷首一卷 紅樓夢小品 唐詩三百首注疏七卷 綉像全圖小五義一百二十四回 石田清嘯集□□卷 周禮十二卷 馬氏經學叢刊 七錄齋詩文合集十五卷 繪圖三公奇案二十卷 四禮翼四卷 椿軒五種曲 啟新洋灰有限公司創辦立案章程 資治通鑑外紀十卷目錄五卷 繡餘遊戲彈詞二卷 正俗備用字解四卷附一卷補遺一卷 千之草堂編年文鈔一卷雜著一卷 小倦遊閣集四_包世臣撰.djvu 小倦遊閣集五_包世臣撰.djvu 小倦遊閣集六_包世臣撰.djvu 小倦遊閣集七_包世臣撰.djvu 小倦遊閣集八_包世臣撰.djvu 小倦遊閣集九_包世臣撰.djvu 小倦遊閣集十_包世臣撰.djvu 劉禮部集一_劉逢祿撰.djvu 劉禮部集二_劉逢祿撰.djvu 劉禮部集三_劉逢祿撰.djvu 劉禮部集四_劉逢祿撰.djvu 劉禮部集五_劉逢祿撰.djvu 劉禮部集六_劉逢祿撰.djvu 劉禮部集七_劉逢祿撰.djvu 求聞過齋詩集一_朱方增撰.djvu 求聞過齋詩集二_朱方增撰.djvu 求聞過齋詩集三_朱方增撰.djvu 求聞過齋文集一_朱方增撰.djvu 求聞過齋文集二_朱方增撰.djvu 求聞過齋文集三_朱方增撰.djvu 南村草堂文鈔一_鄧顯鶴撰.djvu 南村草堂文鈔二_鄧顯鶴撰.djvu 南村草堂文鈔三_鄧顯鶴撰.djvu 南村草堂文鈔四_鄧顯鶴撰.djvu 南村草堂文鈔五_鄧顯鶴撰.djvu 南村草堂文鈔六_鄧顯鶴撰.djvu 南村草堂文鈔七_鄧顯鶴撰.djvu 南村草堂文鈔八_鄧顯鶴撰.djvu 南村草堂文鈔九_鄧顯鶴撰.djvu 心知堂詩稿一_汪仲洋撰.djvu 心知堂詩稿二_汪仲洋撰.djvu 心知堂詩稿三_汪仲洋撰.djvu 心知堂詩稿四_汪仲洋撰.djvu 心知堂詩稿五_汪仲洋撰.djvu 琴隱園詩集一_湯貽汾撰.djvu 琴隱園詩集二_湯貽汾撰.djvu 琴隱園詩集三_湯貽汾撰.djvu 琴隱園詩集四_湯貽汾撰.djvu 琴隱園詩集五_湯貽汾撰.djvu 琴隱園詩集六_湯貽汾撰.djvu 琴隱園詩集七_湯貽汾撰.djvu 琴隱園詩集八_湯貽汾撰.djvu 琴隱園詩集九_湯貽汾撰.djvu 琴隱園詩集十_湯貽汾撰.djvu 琴隱園詩集十一_湯貽汾撰.djvu 陶文毅公全集一_陶澍撰.djvu 陶文毅公全集二_陶澍撰.djvu 陶文毅公全集三_陶澍撰.djvu 陶文毅公全集四_陶澍撰.djvu 陶文毅公全集五_陶澍撰.djvu 陶文毅公全集六_陶澍撰.djvu 陶文毅公全集七_陶澍撰.djvu 陶文毅公全集八_陶澍撰.djvu 陶文毅公全集九_陶澍撰.djvu 陶文毅公全集十_陶澍撰.djvu 陶文毅公全集十一_陶澍撰.djvu 陶文毅公全集十二_陶澍撰.djvu 陶文毅公全集十三_陶澍撰.djvu 陶文毅公全集十四_陶澍撰.djvu 陶文毅公全集十五_陶澍撰.djvu 陶文毅公全集十六_陶澍撰.djvu 陶文毅公全集十七_陶澍撰.djvu 陶文毅公全集十八_陶澍撰.djvu 陶文毅公全集十九_陶澍撰.djvu 陶文毅公全集二十_陶澍撰.djvu 陶文毅公全集二十一_陶澍撰.djvu 陶文毅公全集二十二_陶澍撰.djvu 陶文毅公全集二十三_陶澍撰.djvu 陶文毅公全集二十四_陶澍撰.djvu 陶文毅公全集二十五_陶澍撰.djvu 陶文毅公全集二十六_陶澍撰.djvu 陶文毅公全集二十七_陶澍撰.djvu 陶文毅公全集二十八_陶澍撰.djvu 陶文毅公全集二十九_陶澍撰.djvu 陶文毅公全集三十_陶澍撰.djvu 陶文毅公全集三十一_陶澍撰.djvu 陶文毅公全集三十二_陶澍撰.djvu 陶文毅公全集三十三_陶澍撰.djvu 陶文毅公全集三十四_陶澍撰.djvu 陶文毅公全集三十五_陶澍撰.djvu 陶文毅公全集三十六_陶澍撰.djvu 陶文毅公全集三十七_陶澍撰.djvu 陶文毅公全集三十八_陶澍撰.djvu 陶文毅公全集三十九_陶澍撰.djvu 陶文毅公全集四十_陶澍撰.djvu 憶山堂詩錄一_宋翔鳳撰.djvu 憶山堂詩錄二_宋翔鳳撰.djvu 憶山堂詩錄三_宋翔鳳撰.djvu 憶山堂詩錄四_宋翔鳳撰.djvu 樸學齋文錄一_宋翔鳳撰.djvu 樸學齋文錄二_宋翔鳳撰.djvu 樸學齋文錄三_宋翔鳳撰.djvu 因寄軒文初集一_管同撰.djvu 因寄軒文初集二_管同撰.djvu 因寄軒文二集一_管同撰.djvu 因寄軒文二集二_管同撰.djvu 頤道堂詩選一_陳文述撰.djvu 頤道堂詩選二_陳文述撰.djvu 頤道堂詩選三_陳文述撰.djvu 頤道堂詩選四_陳文述撰.djvu 頤道堂詩選五_陳文述撰.djvu 頤道堂詩選六_陳文述撰.djvu 頤道堂詩選七_陳文述撰.djvu 頤道堂詩選八_陳文述撰.djvu 頤道堂詩選九_陳文述撰.djvu 頤道堂詩選十_陳文述撰.djvu 頤道堂詩選十一_陳文述撰.djvu 頤道堂詩選十二_陳文述撰.djvu 頤道堂詩選十三_陳文述撰.djvu 頤道堂詩選十四_陳文述撰.djvu 頤道堂詩選十五_陳文述撰.djvu 頤道堂詩選十六_陳文述撰.djvu 頤道堂詩選十七_陳文述撰.djvu 頤道堂詩選十八_陳文述撰.djvu 頤道堂詩選十九_陳文述撰.djvu 頤道堂詩選二十_陳文述撰.djvu 頤道堂詩選二十一_陳文述撰.djvu 頤道堂詩選二十二_陳文述撰.djvu 頤道堂詩選二十三_陳文述撰.djvu 頤道堂詩選二十四_陳文述撰.djvu 今非昔比 仍陋袭简 从一而终 从中作梗 从中渔利 从俗就简 从俗浮沉 从吾所好 从善如登 从善如登,从恶如崩 从天而下 从天而降 从头做起 从头学起 从头彻尾 从头至尾 从容不迫 从容中道 从容就义 从容无为 从容有常 从容自如 从容自若 从宽发落 从心之年 从恶如崩 从流忘反 从谏如流 从风而服 从风而靡 从龙从虎 仓皇失措 仓箱可期 他山之攻 仗义执言 仗义疏财 仗势欺人 仗气使酒 仗节死义 付之一叹 付之一笑 付之度外 仙姿佚貌 仙姿玉色 仙姿玉质 仙液琼浆 仙露明珠 仙风道格 仙风道气 仙风道骨 代为说项 代人受过 代人捉刀 代大匠斫 令人发指 令人喷饭 令人捧腹 令人注目 令人神往 令出惟行 令名不终 令行如流 令闻广誉 以一当十 以一持万 以一眚掩大德 以一知万 以丰补歉 以为口实 以为后图 以义断恩 以书为御 以人为镜 以人废言 以介眉寿 以众暴寡 以伪乱真 以偏概全 以儆效尤 以公灭私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以养伤身 以冰致蝇 以刑去刑 以刑止刑 以刑致刑 以利累形 以剑补履 以力服人 以功补过 以勤补拙 以匡不逮 以半击倍 以危为安,以乱为治 以卵敌石 以口问心 以古为鉴 以古方今 以售其奸 以噎废餐 以备万一 以夜继日 以夜继昼 以夜继朝 以夜续昼 以大事小 以夷攻夷 以守为攻 以宫笑角 以容取人 以宽服民 以小事大 以小见大 以己之心,度人之心 以己度人 以弱制强 以强凌弱 以强凌弱,以众暴寡 以微知著 以德报德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