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水浒传 >

第八十四回 宋公明兵打蓟州城 卢俊义大战玉田县

第八十四回 宋公明兵打蓟州城 卢俊义大战玉田县

  话说洞仙侍郎见檀州已失,只得奔走出城,同咬儿惟康拥护而行。正撞著林冲,关胜,大杀一阵,那里有心恋战,望刺斜里,死命撞出去。关胜,林冲要抢城子,也不来追赶,且奔入城。
  却说宋江引大队军马入檀州,赶散番军,一面出榜,安抚百姓军民,秋毫不许有犯。传令教把战船尽数收入城中。一面赏劳三军,及将在城辽国所用官员,有姓者仍前委用,无姓番官,尽行发遣出城,还於沙漠。一面写表申奏朝廷,得了檀州,尽将府库财帛金宝,解赴京师,写书申呈宿太尉,提奏此事。

  天子闻奏,龙颜大喜。随即降旨,钦差东京府同知赵安抚统领二万御营军马,前来监战。却说宋江等听的报来,引众将出郭远远迎接,入到檀州府内歇下,权为行军帅府。诸将头目,尽来参见。施礼已毕。原来这赵安抚,祖是赵家宗派,为人宽仁厚德,作事端方,亦是宿太尉於天子前保奏,特差此人上边,监督兵马。这安抚见了宋江仁德,十分欢喜,说道:“圣上已知你等众将用心,军士劳苦,特差下官前来军前监督,就赏赐金银缎疋二十五车,但有奇功,申奏朝廷,请降官封。将军今已得了州郡,下官再当申达朝廷。众将皆须尽忠竭力,早成大功,班师回京,天子必当重用。”宋江等拜谢道:“请烦安抚相公,镇守檀
州,小将等分兵攻取辽国紧要州郡,教他首尾不能相顾。”一面将赏赐给散军将,一面勒回各路军马听调,攻取辽国州郡。有杨雄禀道:“前面便是蓟州相近。此处是个大郡,钱粮极广,米麦丰盈,乃是辽国库藏。打了蓟州,诸处可取。”宋江听罢,便请军师吴用商议。
  却说洞仙侍郎与咬儿惟康正往东走,撞见楚明玉、曹明济引著些败残军马,一同投奔蓟州。入的城来,见了御弟大王耶律得重,诉说:“宋江兵将浩大,内有一个使石子的蛮子,十分了得。那石子百发百中,不放一个空,最会打人。两位皇侄并小将阿里奇,尽是被他石子打死了。”耶律大王道:“既是这般,你且在这里帮俺杀那蛮子。”说犹未了,只见流星探马报将来,说道:“宋江兵分两路,来打蓟州,一路杀至平峪县,一路杀至玉田县。”御弟大王听了,随即便教“洞仙侍郎,将引本部军马,把住平峪县口,不要和他厮杀。俺先引兵,且拿了玉田县的蛮子,却从背後抄将过来,平峪县的蛮子,走往那里去?一边关报 霸州、幽州,教两路军马,前来接应。”
  原来这蓟州,却是辽国狼主差御弟耶律得重守把。部领四个孩儿:长子宗云,次子宗电,三子宗雷,四子宗霖。手下十数员战将,一个总兵大将,唤做宝密圣,一个副总兵,唤做天山勇,守住著蓟州城池。当时御弟大王,嘱咐宝密圣守城,亲引大军,将带四个孩儿,并副总兵天山勇,飞奔玉田县来。

  且说宋江引兵前至平峪县,见前面把住关隘,未敢进兵,就平峪县西屯驻。……却说卢俊义引许多战将,三万人马,前到玉田县,早与辽兵相近。卢俊义便与军师朱武商议道:“目今与辽兵相近,只是吴人不识越境,到他地理生疏,何策可取?”朱武答道:“若论愚意,未知他地理,诸军不可擅进;可将队伍摆
为长蛇之势,首尾相应,循环无端:如此则不愁地理生疏。”卢先锋道:“军师所言,正合吾意。”遂乃催兵前进。远远望见辽兵盖地而来。
  那御弟大王耶律得重,引兵先到玉田县,将军马摆开阵势。宋军中朱武上云梯看了下来,回报卢先锋道:“番人布的阵,乃是‘五虎靠山阵’不足为奇。”朱武再上将台,把号旗招动,左盘右旋,调拨众军,也摆一个阵势。卢俊义看了不识,问道:“此是何阵势?”朱武道:“此乃是‘鲲化为鹏阵。’”卢俊义道:“何为‘鲲化为鹏?’”朱武道:“北海有鱼,其名曰鲲,能化大鹏,一飞九万里。此阵远观近看,只是个小阵,若来攻时,便变做大阵,因此唤做‘鲲化为鹏。’”卢俊义听了,称赞不已。
  对阵敌军鼓响,门旗开处,那御弟大王,亲自出马,四个孩儿,分在左右,都是一般披挂,中间御弟大王,两边四个小将军,身上两肩胛,都悬著小小明镜,镜边对嵌著红缨。四口宝刀,四骑快马,齐齐摆在阵前。那御弟大王背後,又是层层摆列,自有许多战将。那四员小将军高声大叫:“汝等草贼,何敢犯吾边界?”卢俊义听得,便问道:“两军临敌,那个英雄当先出战?”说犹未了,只见大刀关胜,舞起青龙偃月刀,争先出马。那边番将耶律宗云,舞刀拍马,来迎关胜。两个战不上五合,耶律宗霖拍马舞刀,便来协助。呼延灼见了,举起双鞭,直出迎住厮杀。那两个耶律宗电耶律宗雷弟兄,挺刀跃马,齐出交战。这里徐宁,索超,各举兵器相迎。四对儿在阵前厮杀,绞做一团,打做一块。
  正斗之间,没羽箭张清看见,悄悄的纵马趱向阵前,却有檀州败残的军士,认得张清,慌忙报知御弟大王道:“这对阵穿绿战袍的蛮子,便是惯飞石子的。他如今趱马出阵来,又使前番手段。”天山勇听了便道:“大王放心,教这蛮子吃俺一弩箭!”原来那天山勇,马上惯使漆抹弩,一尺来长铁翎箭,有名唤做“一点油。”那天山勇在马上把了事环带住,趱马出阵,教两个副将在前面影射著,三骑马悄悄直趱至阵前。张清又先见了,偷取石子在手,看著那番官当头的,只一石子,急叫“著!”早从盔上擦过。那天山勇却闪在这将马背後,安的箭稳,扣的弦正,觑著张清较亲,直射将来。张清叫声“阿也!”急躲时,射中咽喉,翻身落马。双枪将董平,九纹龙史进,将引解珍、解宝,死命去救回。卢先锋看,急教拔出箭来,血流不止,项上便束缚兜住。随即叫邹渊,邹润扶张清上车子,护送回檀州,教神医安道全调治。  车子却才去了,只见阵前喊声又起,报道:“西北上有一彪军马,飞奔杀来,并不打话,横冲直撞,赶入阵中。”卢俊义见箭射了张清,无心恋战;四将各佯输诈败,退回去了。四个番将,乘势赶来;西北上来的番军,刺斜里又杀将来;对阵的大队番军,山倒也似,踊跃将来,那里变的阵法。三军众将,隔的七断八续,你我不能相救,只留卢俊义一骑马,一条枪,倒杀过那边去了。天色傍晚,四个小将军却好回来,正迎著卢俊义。一骑马,一条枪,力敌四个番将,并无半点惧怯。斗了一个时辰,卢俊义得便处,卖个破绽,耶律宗霖把刀砍将入来,被卢俊义大喝一声,那番将措手不及,著一枪,刺下马去。那三个小将,各吃了一惊,皆有惧色,无心恋战,拍马去了。卢俊义下马,拔刀割了耶律宗霖首级,拴在马项下。翻身上马,望南而行,又撞见一夥辽兵,约有一千余人。被卢俊义又撞杀入去,辽兵四散奔走。再行不到数里,又撞见一彪军马。
  此夜月黑,不辨是何处的人马,只听的语音,却是宋朝人说话。卢俊义便问来军是谁?却是呼延灼答应。卢俊义大喜,合兵一处。呼延灼道:“被辽兵冲散,不相救应。小将撞开阵势,和韩滔,彭玘直杀到此,不知诸将如何?”卢俊义又说:“适才力敌四将,被我杀了一个,三个走了。次後又撞著一千余人,亦被我杀散。来到这里,不想迎著将军。”两个并马,带著从人,望南而行。不过十数里路,前面早有军马拦路。呼延灼道:“黑夜怎地厮杀,待天明决一死战!”对阵听的,便问道:“来者莫非呼延灼将军?”呼延灼认得声音是大刀关胜,便叫道:“卢头领在此!”众头领都下马,且来草地上坐下。卢俊义、呼延灼说了本身之事。关胜道:“阵前失利,你我不相救应。我和宣赞,郝思文,单廷珪,魏定国五骑马,寻条路走,然後收拾得军兵一千余人,来到这里。不识地理,只在此伏路,待天明却行。不想撞著哥哥。”合兵一处,众人捱到天晓,迤逦望南再行。

  将次到玉田县,见一彪人马哨路。看时,却是“双枪将”董平,“金枪手”徐宁弟兄们,都扎驻玉田县中,辽兵尽行赶散,说道:“侯健,白胜两个,去报宋公明,只不见了解珍、解宝、杨林、石勇。”卢俊义教且进兵。在玉田县界,检点众将军校,不见了五千余人,心中烦恼。巳牌时分,有人报道:“解珍、解宝、杨林、石勇将领二千余人来了。”卢俊义又唤来问时,解珍道:“俺四个倒撞过去了!深入重地,迷踪失路,急切不敢回转。今早又撞见辽兵,大杀了一场,方才到得这里。”卢俊义叫将耶律宗霖首级,於玉田县号令,抚谕三军百姓。
  未到黄昏前後,军士们正要收拾安歇,只见伏路小校来报道:“辽兵不知多少,四面把县围了。”卢俊义听得大惊,引了燕青上城看时,远近火把,有十里厚薄。一个小将军,当先指点,正是耶律宗云,骑著一匹劣马,在火把中间,摧趱三军。燕青道:“昨日张清中他一冷箭,今日回礼则个!”燕青取出弩子,一箭射去,正中番将鼻凹,番将落马。众兵急救时,宗云已自伤闷不醒。番军早退五里。

  卢俊义于县中与众将商议:“虽然放了一冷箭,辽兵稍退,天明必来攻围,裹的铁桶相似,怎生救解?”朱武道:“宋公明若得知这个消息,必然来救;里应外合,方可免难。”众人捱到天明,望见辽兵四面摆的无缝。只见东南上尘土起,兵马数万人而来,众将皆望南兵。朱武道:“此必是宋公明军马到了!等他收军,齐望南杀去,这里尽数起兵,随後一掩。”  且说对阵辽兵,从辰时直围到未牌,正待困倦,却被宋江军马杀来,抵挡不住,尽数收拾都去。朱武道:“不就这里追赶,更待何时?”卢俊义当即传令,开县四门,尽领军马,出城追杀,辽兵大败,杀的星落云散,七断八续,辽兵四散败走。宋江赶的辽兵去远,到天明鸣金收军,进玉田县,与卢先锋合兵一处,诉说攻打蓟州。
  留下柴进、李应、李俊、张横、张顺、阮家三弟兄、王矮虎、一丈青、孙新、顾大嫂、张青、孙二娘,裴宣、萧让、宋乐和安道全、皇甫端、童威、童猛、王定六,都随赵枢密在檀州守御,其余诸将,分作左右二军。宋先锋总领左军人马四十八员:军师吴用、公孙胜、林冲、花荣、秦明、黄信、朱仝、雷横、刘唐、李逵、鲁智深、武松、杨雄、石秀、孙新、孙立、欧鹏、邓飞、吕方、郭盛、樊瑞、鲍旭、项充、李衮,穆弘、穆春、孔明、孔亮、燕顺、马麟、施恩、薛永、宋万、杜迁、朱贵、朱富、凌震、汤隆、蔡福、蔡庆、戴宗、蒋敬、金大坚、段景住、时迁、郁保四、孟康。卢先锋驻领右军人马三十七员:军师朱武、关胜、呼延灼、董平、张清、索超、徐宁、燕青、史进、解珍、解宝、韩滔、彭玘、宣赞、郝思文、单廷珪、魏定国、陈达、杨春、李忠、周通、陶宗旺、郑天寿、龚旺、丁得孙、邹渊、邹润、李立、李云、焦挺、石勇、侯健、杜兴、曹正、杨林、白胜。分兵已罢,作两路来取蓟州:宋先锋引军取平峪县进发,卢俊义引兵取玉田县进发。赵安抚与二十三将,镇守檀州,不在话下。

  且说宋江见军士连日辛苦。且教暂歇;攻打蓟州,自有计较了。先使人往檀州,问张清箭疮如何?“神医”安道全使人回话道:“虽然外损皮肉,却不伤内,请主将放心。调理的脓水乾时,自然无事。即日炎天,军士多病,已禀过赵枢密相公,遣萧让、宋清,前往东京收买药饵,就向太医院关支暑药。皇甫端亦要关给官局内啖马的药材物料,都委萧让、宋清去了。就报先锋知道。”宋江听得,心中颇喜,再与卢先锋计较,先打蓟州。
  宋江道:“我未知你在玉田县受围时,已自先商量下计了。有公孙胜原是蓟州人,杨雄亦曾在那府里做节级,石秀,时迁亦在那里住的久远。前日杀退辽兵,我教时迁,石秀,也只做败残军马,杂在里面,必然都投蓟州城内驻扎。他两个若入得城中,自有去处。时迁曾献计道:“蓟州城有一座大寺,唤叫宝严寺,廊下有法轮宝藏,中间是大雄宝殿,前有一座宝塔,直耸云霄。”石秀说道:“教他去宝塔顶上躲著,每日饭食,我自对付来与他吃。只等城外哥哥军马攻打得紧急时,然後却就宝严寺塔上,放起火来为号。”时迁自是个惯飞檐走壁的人,那里不躲了身子?石秀临期自去州衙内放火,他两个商量已定,自去了。我这里一面收拾进兵。”
  次日,宋江引兵,撇了平峪县,与卢俊义合兵一处,催起军马,迳奔蓟州来。

  且说御弟大王自折了两个孩儿,不胜懊恨,便同大将宝密圣,天山勇,洞仙侍郎等商议道:“前次涿州、霸州两路救兵,各自分散前去。如今宋江合兵在玉田县,早晚进兵,来打蓟州,似此怎生奈何?”大将宝密圣道:“宋江兵若不来,万事皆休。若是那夥蛮子来时,小将自出去与他相敌;若不活拿他几个,这厮们那里肯退?”洞仙侍郎道:“那蛮子队有那个穿绿袍的,惯使石子,好生利害,可以提防他。”天山勇道:“这个蛮子,已被俺一弩箭,射中咽喉,多是死了也!”洞仙侍郎道:“除了这个蛮子,别的都不打紧!”正商议间,小校来报,宋江军马,杀奔蓟州来。御弟大王连忙整点三军人马,教宝密圣,天山勇火速
出城迎敌。离城三十里外,与宋江对敌。
  各自摆开阵势,番将宝密圣横槊出马。宋江在阵前见了,便问道:“斩将夺旗,乃见头功!”说犹未了,只见豹子头林冲,便出阵前来,与番将宝密圣大战。两个斗了三十余合,不分胜败。林冲要见头功,持丈八蛇矛,斗到间深里,暴雷也似大叫一声,拨过长枪,用蛇矛去宝密圣脖项上刺中一矛,搠下马去。宋江大喜。两军发喊。番将天山勇见刺了宝密圣,横枪便出。宋江阵里,徐宁挺钩镰枪直迎将来。二马相交, 不到二十来合,被徐宁手起一枪,把天山勇搠於马下。宋江见连赢了二将,心中大喜,催军混战。辽兵大败,望蓟州奔走。宋江军马赶了十数里,收兵回来。
  当日宋江扎下营寨,赏劳三军,次日传令,拔寨都起,直抵蓟州。第三日,御弟大王,见折了二员大将,十分惊慌,又见报道:“宋军到了!”忙与洞仙侍郎道:“你可引这支军马,出城迎敌,替俺分忧也好。”洞仙侍郎不敢不依,只得引了咬儿惟康,楚明玉,曹明济,领起一千军马,就城下摆开。宋江军马渐
近城边,雁翅般排将来。门旗开处,索超横担大斧,出马阵前。番兵队里,咬儿惟康便抢出阵来。两个并不打话,二将相交,斗到二十余合。番将终是胆怯,无心恋战,只得要走。索超纵马赶上,双手轮起大斧,觑著番将脑门上劈将下来,把这咬儿惟康脑袋,劈做两半个。洞仙侍郎见了,慌忙叫楚明玉、曹明济,快去策应。这两个已自八分胆怯,因吃逼不过,只得挺起手中枪,向前出阵。
  宋江军中九纹龙史进,见番军中二将双出,便舞刀拍马,直取二将。史进逞起英雄,手起刀落,先将楚明玉砍於马下。这曹明济急待要走,史进赶上一刀,也砍於马下。史进纵马杀入辽军阵内,宋江见了,鞭梢一指,驱兵大进,直杀到吊桥边。耶律得重见了,越添愁闷,便教紧闭城门,各将上城紧守。一面申奏狼主,一面差人往霸州,幽州求救。

  且说宋江与吴用计议道:“似此城中紧守,如何摆布?”吴用道:“既城中已有石秀,时迁在里面,如何耽拦的长远?教四面竖起云梯炮架,即便攻城。再教凌振将火炮四下里施放,打将入去。攻击得紧,其城必破。”宋江即便传令,四面连夜攻城。
  再说御弟大王,见宋兵四下里攻击得紧,尽驱蓟州在城百姓,上城守护。当下石秀在城中宝严寺内,守了多日,不见动静。只见时迁来报道:“城外哥哥军马,打得城子紧。我们不就这里放火,更待何时?”石秀见说了,便和时迁商议,先从宝塔上放起一把火来,然後去佛殿上烧著。时迁道:“你快去州衙内放火。在南门要紧的去处,火著起来,外面见了,定然加力攻城,愁他不破。”两个商量了,都自有引火的药头,火刀,火石,火筒,烟煤,藏在身边。
  当日晚来,宋江军马打城甚紧。却说时迁,他是个飞檐走壁的人,跳墙越城,如登平地。当时先去宝严寺塔上,点起一把火来。那宝塔最高,火起时,城里城外,那里不看见火。光照的三十余里远近,似火钻一般。然後却来佛殿上放火。那两把火起,城中鼎沸起来。百姓人民,家家老幼慌忙,户户儿啼女哭,大小逃生。石秀直爬去蓟州衙门庭屋上□风板里,点起火来。蓟州城中,见三处火起,知有细作,百姓那里有心守护城池,已都阻挡不住,各自逃归看家。没多时,山门里又一把火起,却是时迁出宝严寺来,又放了一把火。那御弟大王,见了城中无半个更次,四五路火起,知宋江有人在城里。慌慌急急,收拾军马,带了老小,并两个孩儿,装载上车,开了北门便走。宋江见城中军马慌乱,催促军兵,卷杀入城。城里城外,喊杀连天,早夺了南门。洞仙侍郎见寡不敌众,只得跟随御弟大王,投北门而走。

  宋江引大队军马,入蓟州城来,便传下将令,先教救灭了四边风火。天明出榜,安抚蓟州百姓。将三军人马,尽数收入蓟州屯驻,赏劳三军诸将。功绩簿上,标写石秀、时迁功次,便行文书,申覆赵安抚知道得了蓟州大郡,请相公前来驻扎。赵安抚回文书来说道:“我在檀州,权且屯扎,教宋先锋且守住蓟州。即日炎暑,天气暄热,未可动兵。待到天气微凉,再作计议。”宋江得了回文,便教卢俊义分领原拨军将,於玉田县屯扎,其余大队军兵,守驻蓟州。待到天气微凉,别行听调。  却说御弟大王耶律得重与洞仙侍郎,将带老小,奔回幽州,直至燕京,来见大辽狼主。且说辽国狼主,升坐金殿,聚集文武两班臣僚,朝参已毕。有合门大使奏道:“蓟州御弟大王,回至门下。”狼主闻奏,忙教宣召,宣至殿下。那耶律得重与洞仙侍郎,俯伏御阶之下,放声大哭。狼主道:“俺的爱弟,且休烦恼!有甚事务,当以尽情奏知寡人。”那耶律得重奏道:“宋朝童子皇帝,差调宋江领兵前来征讨,军马势大,难以抵敌。送了臣的两个孩儿,杀了檀州四员大将。宋军席卷而来,又失陷了蓟州,特来殿前请死!”

  大辽国狼主听了,传圣旨道:“卿且起来,俺在这里好生商议。”狼主道:“引兵的那蛮子,是甚人?这等喽罗!”班部中右丞相太师褚坚,出班奏道:“臣闻宋江这夥,原是梁山泊水浒寨草寇,却不肯杀害良民,专一替天行道,只杀滥官污吏,诈害百姓的人。後来童贯、高俅,引兵前去收捕,被宋江只五阵,杀的片甲不回。他这夥好汉,剿捕他不得。童子皇帝遣使三番降诏去招安,他後来都投降了。只把宋江封为先锋使,又不曾实授官职,其余都是白身人。今日差将他来,便和俺们厮杀。他道有一百八人,应天上星宿。这夥人好生了得,狼主休要小觑了他!”狼主道:“你这等话说时,恁地怎生是好?”班部丛中转出一员官,乃是欧阳侍郎,罗袍拂地,象简当胸,奏道:“狼主万岁!臣虽不才,愿献小计,可退宋兵。”狼主大喜道:“你既有好的见识,当下便说。”欧阳侍郎言无数句,话不一席,有分教:宋江名标青史,事载丹书。正是护国谋成欺吕望,顺天功就赛张良。毕竟欧阳侍郎奏出甚事来,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水浒传》


国学迷 周易本義參疑四卷 五方元音二卷 兒女英雄傳評話四十回首一回 上諭旗務議覆十二卷 □奉吉邊務史料 李文忠公海軍函稿四卷 [嘉泰]會稽志二十卷 唐丞相曲江張文獻公集十二卷千秋金鑑錄五卷 樵夫湖偶鈔 定國志二十二卷 廿二史札記三十六卷補遺一卷 貴州闈墨一卷(光緒二十三年) 西洋火器略說一卷 徵君孫先生年譜二卷 王母林夫人六十壽辰徵文節略一卷 止齋遺書十六卷 江寧鎮江府節稿不分卷 [嘉慶]武岡州志三十卷首一卷 佛說梵網經二卷 墨緣彚觀四卷 清暉贈言十卷附錄一卷 重刊救荒補遺書二卷 易見二卷 御纂性理精義十二卷 希臘志略七卷 王先生十七史蒙求十六卷 唐詩金粉十卷 監本附音春秋穀梁註疏二十卷 今古地理述十八卷首三卷末一卷 冷齋吟初編三卷 觀象玩占五十卷 東關紀略二卷 篋衍集十二卷 茗柯文初編一卷續編二卷三編一卷四編一卷 通鑑釋文辯誤十二卷 羅鄂州小集六卷附錄一卷 律例匯目 [江西安福]安福歐陽氏新修上院支譜 唐駱先生文集六卷 朝邑縣幅員地糧總說不分卷 [光緒]洵陽縣志十四卷 庵堂相會 古香齋鑒賞袖珍春明夢餘錄七十卷 [宣統]濮州志八卷 右台仙館筆記十二卷 宋包孝肅公奏議十卷 御批歷代通鑑輯覽一百二十卷 孝經述二卷孝經辯義一卷 鄭氏箋攷徵一卷 池北偶談二十六卷 輶軒語一卷書目答問四卷 世經堂初集三十卷 皇清職貢圖九卷 雪峰志十卷 通德遺書所見錄七十二卷 本草綱目拾遺十卷 玉函山房輯佚書五百七十三種六百八十九卷補遺二十種二十一卷 英雲夢傳八卷 大學衍義四十三卷 蔡中郎集十一卷 桐陰論畫二編_秦祖永撰.djvu 桐陰論畫三編_秦祖永撰.djvu 畫學心印一_秦祖永撰.djvu 畫學心印二_秦祖永撰.djvu 畫學心印三_秦祖永撰.djvu 畫學心印四_秦祖永撰.djvu 畫學心印五_秦祖永撰.djvu 畫學心印六_秦祖永撰.djvu 畫學心印七_秦祖永撰.djvu 畫學心印八_秦祖永撰.djvu 書畫鑑影一_李佐賢撰.djvu 書畫鑑影二_李佐賢撰.djvu 書畫鑑影三_李佐賢撰.djvu 書畫鑑影四_李佐賢撰.djvu 書畫鑑影五_李佐賢撰.djvu 書畫鑑影六_李佐賢撰.djvu 書畫鑑影七_李佐賢撰.djvu 書畫鑑影八_李佐賢撰.djvu 書畫鑑影九_李佐賢撰.djvu 書畫鑑影十_李佐賢撰.djvu 書畫鑑影十一_李佐賢撰.djvu 書畫鑑影十二_李佐賢撰.djvu 穰梨館過眼錄一_陸心源撰.djvu 穰梨館過眼錄二_陸心源撰.djvu 穰梨館過眼錄三_陸心源撰.djvu 穰梨館過眼錄四_陸心源撰.djvu 穰梨館過眼錄五_陸心源撰.djvu 穰梨館過眼錄六_陸心源撰.djvu 穰梨館過眼錄七_陸心源撰.djvu 穰梨館過眼錄八_陸心源撰.djvu 穰梨館過眼錄九_陸心源撰.djvu 穰梨館過眼錄十_陸心源撰.djvu 穰梨館過眼錄十一_陸心源撰.djvu 穰梨館過眼錄十二_陸心源撰.djvu 穰梨館過眼錄十三_陸心源撰.djvu 穰梨館過眼錄十四_陸心源撰.djvu 穰梨館過眼錄十五_陸心源撰.djvu 穰梨館過眼錄十六_陸心源撰.djvu 穰梨館過眼錄十七_陸心源撰.djvu 穰梨館過眼錄十八_陸心源撰.djvu 穰梨館過眼錄十九_陸心源撰.djvu 穰梨館過眼續錄一_陸心源撰.djvu 穰梨館過眼續錄二_陸心源撰.djvu 穰梨館過眼續錄三_陸心源撰.djvu 穰梨館過眼續錄四_陸心源撰.djvu 穰梨館過眼續錄五_陸心源撰.djvu 穰梨館過眼續錄六_陸心源撰.djvu 穰梨館過眼續錄七_陸心源撰.djvu 穰梨館過眼續錄八_陸心源撰.djvu 揚州畫苑錄一_汪鋆撰.djvu 揚州畫苑錄二_汪鋆撰.djvu 揚州畫苑錄三_汪鋆撰.djvu 頤園論畫_松年撰.djvu 澄蘭室古緣萃錄一_邵松年撰.djvu 澄蘭室古緣萃錄二_邵松年撰.djvu 澄蘭室古緣萃錄三_邵松年撰.djvu 澄蘭室古緣萃錄四_邵松年撰.djvu 澄蘭室古緣萃錄五_邵松年撰.djvu 澄蘭室古緣萃錄六_邵松年撰.djvu 澄蘭室古緣萃錄七_邵松年撰.djvu 澄蘭室古緣萃錄八_邵松年撰.djvu 澄蘭室古緣萃錄九_邵松年撰.djvu 澄蘭室古緣萃錄十_邵松年撰.djvu 澄蘭室古緣萃錄十一_邵松年撰.djvu 澄蘭室古緣萃錄十二_邵松年撰.djvu 澄蘭室古緣萃錄十三_邵松年撰.djvu 澄蘭室古緣萃錄十四_邵松年撰.djvu 寒松閣談藝璅錄一_張鳴珂撰.djvu 寒松閣談藝璅錄二_張鳴珂撰.djvu 愛日吟廬書畫錄一_葛金烺撰.djvu 愛日吟廬書畫錄二_葛金烺撰.djvu 愛日吟廬書畫錄三_葛金烺撰.djvu 愛日吟廬書畫續錄一_葛嗣浵撰.djvu 愛日吟廬書畫續錄二_葛嗣浵撰.djvu 愛日吟廬書畫續錄三_葛嗣浵撰.djvu 愛日吟廬書畫續錄四_葛嗣浵撰.djvu 愛日吟廬書畫續錄五_葛嗣浵撰.djvu 愛日吟廬書畫別錄一_葛嗣浵撰.djvu 愛日吟廬書畫別錄二_葛嗣浵撰.djvu 愛日吟廬書畫別錄三_葛嗣浵撰.djvu 廣藝舟雙楫一_康有為撰.djvu 廣藝舟雙楫二_康有為撰.djvu 廣藝舟雙楫三_康有為撰.djvu 國朝書人輯略一_震鈞輯.djvu 國朝書人輯略二_震鈞輯.djvu 國朝書人輯略三_震鈞輯.djvu 國朝書人輯略四_震鈞輯.djvu 國朝書人輯略五_震鈞輯.djvu 國朝書人輯略六_震鈞輯.djvu 國朝書人輯略七_震鈞輯.djvu 虛齋名畫錄一_龐元濟撰.djvu 虛齋名畫錄二_龐元濟撰.djvu 虛齋名畫錄三_龐元濟撰.djvu 虛齋名畫錄四_龐元濟撰.djvu 虛齋名畫錄五_龐元濟撰.djvu 虛齋名畫錄六_龐元濟撰.djvu 虛齋名畫錄七_龐元濟撰.djvu 虛齋名畫錄八_龐元濟撰.djvu 虛齋名畫錄九_龐元濟撰.djvu 虛齋名畫錄十_龐元濟撰.djvu 虛齋名畫錄十一_龐元濟撰.djvu 虛齋名畫錄十二_龐元濟撰.djvu 虛齋名畫錄十三_龐元濟撰.djvu 虛齋名畫錄十四_龐元濟撰.djvu 虛齋名畫錄十五_龐元濟撰.djvu 虛齋名畫錄十六_龐元濟撰.djvu 虛齋名畫續錄一_龐元濟撰.djvu 虛齋名畫續錄二_龐元濟撰.djvu 虛齋名畫續錄三_龐元濟撰.djvu 虛齋名畫續錄四_龐元濟撰.djvu 印存初集一_胡正言篆刻.djvu 印存初集二_胡正言篆刻.djvu 印存玄覽一_胡正言篆刻.djvu 印存玄覽二_胡正言篆刻.djvu 篆鏤心得_孔繼浩撰.djvu 篆刻鍼度一_陳克恕撰.djvu 篆刻鍼度二_陳克恕撰.djvu 篆刻鍼度三_陳克恕撰.djvu 琴操碣石調幽蘭_漢蔡邕撰南朝梁丘明傳譜.djvu ═仙神奇秘譜一_朱權輯.djvu 无人荐冯唐 无何 无何乡 无何境 无何有 无何有之乡 无何杯 无何饮 无儿邓攸 无兄盗嫂 无全牛 无功乡 无双国士 无双士 无双江夏 无双誉 无地着彭宣 无声琴 无字碑 无完卵 无弦 无弦木 无弦琴 无忘耕垄时 无恙布帆 无故弃麦 无是公 无有乡 无机 无材无德痴顽老 无材老樗 无毡 无牛 无用刍狗 无皂白 无盐 无盐子 无终 无缝天衣 无羊败吾蔬 无肠 无萱 无衣之赋 无讥等自郐 无讥郐以下 无车弹铗 无长物 无须之祸 既生瑜,何生亮 既生瑜,又生亮 既立 日万钱 日三秋 日下 日不暇给 日以继夜 日出处天子 日力 日升月恒 日就月将 日引月长 日往月来 日御 日拥百城 日无何 日暮途穷 日月 日月丽天 日月合璧 日月重光 日有万机 日来月往 日没处天子 日理万机 日薄桑榆 日薄西山 日角 日角偃月 日角珠庭 日角龙庭 日角龙颜 日记 日贯虹 日费万钱 日车 日轮 日辔 日边 日近 日远长安 日远长安近 日饮 日饮无何 日驭 日驭六龙 日魂 旦暮风 旦气 旦评 旧业箕裘 旧将军 旧貂裘 旧蹄 旧酒垆 旧阿蒙 旧雨 旧雨今雨 旧雨故人 旧雨新知 旧雨来人 旧青毡 早着鞭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早知今日,悔不当初 旬宣 时不我与 时不我待 时习 时宪 时措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