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水浒传 >

第八十三回 宋公明奉诏破大辽 陈桥驿滴泪斩小卒

第八十三回 宋公明奉诏破大辽 陈桥驿滴泪斩小卒

   话说掌年有辽国狼主,起兵前来,侵占山後九州边界;兵分四路而入,劫掳山东,山西,抢掠河南,河北。各处州县,申达表文,奏请朝廷求救,先经枢密院,然後得到御前。所有枢密童贯,同太师蔡京,太尉高俅,杨戬商议,纳下表章不奏;只是行移临近州府,催调军马,前去策应,正如担雪填井一般。此事人皆尽知,只瞒著天子一个。
  适来四个贼臣设计,教枢密童贯启奏,将宋江等众,要行陷害。不期那御屏风後,转出一员大臣来喝住,正是殿前都太尉宿元景。便向殿前启奏道:“陛下,宋江这夥好汉,方始归降,一百八人,恩同手足,意若同胞,他们决不肯便拆散分开,虽死不舍相离。如何今又要害他众人性命?此辈好汉,智勇非同小可。倘或城中翻变起来,将何解救?现今辽国兴兵十万之众,侵占山後九州所属县治。各处申达表文求救,累次调兵前去征剿交锋,如汤泼蚁。贼势浩大,所遣官军,又无良策,每每只提折兵损将,瞒著陛下不奏。以臣愚见,正好差宋江等全夥良将,部领所属军将人马,直抵本境,收伏辽贼,令此辈好汉建功,进用於国,实有便益。微臣不敢自专,乞请圣鉴。”天子听罢宿太尉所奏,龙颜大喜,询问众官,俱言有理。天子大骂枢密院童贯等官:“都是汝等谗佞之徒,误国之辈,妒贤嫉能,闭塞贤路,饰词矫情,坏尽朝廷大事!姑恕情罪,免其追问。”天子亲书诏敕,赐宋江为破辽都先锋,卢俊义为副先锋,其余诸将,待建功之後,加官受爵。就差太尉宿元景亲奉诏敕,去宋江军前行营开读。天子退朝,百官皆散。  且说宿太尉领了圣旨出朝,迳到宋江行寨军前开读。宋江等忙排香案迎接,跪听诏书已罢,众皆大喜。宋江等拜谢宿太尉道:“某等众人,正欲如此,与国家出力,建功立业,以为忠臣。今得太尉恩相,力赐保奏,恩同父母。只有梁山泊晁天王灵位,未曾安厝;亦有各家老小家眷,未曾发送还乡;所有城垣,未曾拆毁,战船亦未曾将来。有烦恩相题奏,乞降圣旨,宽限旬日,还山了此数事,整顿器具,枪刀,甲马,便当尽忠报国。”宿太尉听罢大喜,回奏天子。即降圣旨,诏敕库内取金一千两,银五十两,彩段五千疋,颁赐众将,就令太尉於库藏开支,去行营给散与众将。原有老小者,赏赐给付与老小养赡终身;原无老小者,给付本人,自行收受。宋江奉敕,谢恩已毕,给散众人收讫。宿太尉回朝,吩咐宋江道:“将军还山,可速去快回,先使人报知下官,不可迟误!”  再说宋江聚众商议,所带还山人数是谁?宋江与同军师吴用,公孙胜,林冲,刘唐,杜迁,宋万,朱贵,宋清,阮家三弟兄,马步水军一万余人回去;其余大队人马,都随卢先锋在京师屯扎。宋江与吴用,公孙胜等,於路无话,回到梁山泊忠义堂上坐下。便传将令,教各家老小眷属,收拾行李,准备起程。一面叫宰杀牛羊,牲口,香烛,钱马,祭献晁天王,然後焚化灵牌。随即将各家老小,各各送回原所州县,上车乘马,俱已去了。然後教自家庄客,送老小,宋太公,并家眷人口,再回郓城县朱家村,复为良民。随即叫阮家三弟兄,拣选合用船只,其余不堪用的小船,尽行给散与附近居民收用。山中应有屋宇房舍,任从居民搬拆;三关城垣,忠义等屋,尽行拆毁。一应事务,整理已了,收拾人马,火速还京。

  一路无话,早到东京。卢俊义等接至大寨。先使燕青入城,报知宿太尉,要辞天子,引领大军起程。宿太尉见报,入内奏知天子。次日,引宋江於武英殿朝见天子,龙颜欣悦,赐酒已罢,玉音道:“卿等休辞道途跋涉,军马驱驰,与寡人征虏破辽,早奏凯歌而回,朕当重加录用;其众将校,量功加爵。卿勿怠焉!”宋江叩头称谢,端简启奏:“臣乃鄙猥小吏,误犯刑典,流递江州。醉後狂言,临刑弃市,众力救之,无处逃避,遂乃潜身水泊,苟延微命。所犯罪恶,万死难逃。今蒙圣上宽恤收录,大敷旷荡之恩,得蒙赦免。臣披肝沥胆,尚不能补报皇上之恩。今奉诏命,敢不竭力尽忠,死而後已!”天子大喜,再赐御酒,教取描金鹊画弓箭一副,名马一匹,全副鞍辔,宝刀一口,赐与宋江。宋江叩首谢恩,辞陛出内,将领天子御赐宝刀,鞍马,弓箭,就带回营,传令诸军将校,准备起行。

  且说徽宗天子,次早令宿太尉传下圣旨,教中书省院官二员,就陈桥驿与宋江先锋犒劳三军,每名军士酒一瓶,肉一斤,对众关支,毋得轻慢。中书省得了圣旨,一面连更晓夜,整顿酒肉,差官二员,前去给散。  再说宋江传令诸军,便与军师吴用计议,将军马分作二起进程:令五虎将引军先行,十骠骑将在後,宋江,卢俊义,吴用,公孙胜统领中军。水军头领三阮,李俊,张横,张顺,带领童威,童猛,孟康,王定六,并水手头目人等,撑驾战船,自蔡河内出黄河,投北进发。宋江催趱三军,取陈桥驿大路而进;号令军将,毋得动扰乡民。
  且说中书省差到二员厢官,在陈桥驿给散酒肉,赏劳三军。谁想这夥官员,贪滥无厌,徇私作弊克减酒肉。都是那等谗佞之徒,贪爱贿赂的人。却将御赐的官酒,每瓶克减只有半瓶,肉一斤,克减六两。前队军马,尽行给散过了;後军散到一队皂军之中,都是头上黑盔,身披玄甲,却是项充,李衮所管的牌手。
  那军汉中一个军校,接得酒肉过来看时,酒只半瓶,肉只十两,指著厢官骂道:“都是你这等好利之徒,坏了朝廷恩赏!”厢官喝道:“我怎的是好利之徒?”那军校道:“皇帝赐俺一瓶酒,一斤肉,你都要克减。不是我们争嘴,堪恨你这厮们无道理,佛面上去刮金!”厢官骂道:“你这大胆,剐不尽,杀不绝的贼!梁山泊反性,尚不改!”军校大怒,把这酒和肉,劈脸都打将去。厢官喝道:“捉下这个泼贼!”那军校就团牌边掣出刀来。厢官指著手大骂道:“腌脏草寇,拔刀敢杀谁?”军校道:“俺在梁山泊时,强似你的好汉,被我杀了万千。量你这等贼官,直些甚鸟?”厢官喝道:“你敢杀我?”那军校走入一步,手起一刀飞去,正中厢官脸上,剁著扑地倒了。众人发声喊,都走了。那军校又赶将入来,再剁了几刀,眼见的不能够活了。众军汉簇住了不行。
  当下项充,李衮飞报宋江。宋江听得大惊,便与吴用商议,此事如之奈何。吴学究道:“省院甚是不喜我等,今又做得这件事来,正中了他的机会。只可先把那军校斩首号令,一面申复省院,勒兵听罪。急急可叫戴宗、燕青,悄悄进城,备细告知宿太尉。烦他预先奏知委屈,令中书省院谗害不得,方保无事。”宋江计议定了,飞马亲到陈桥驿边。那军校立在死尸边不动。宋江自令人於馆驿内,搬出酒肉,赏劳三军,都教进前;却唤这军校直到馆驿中,问其情节。那军校答道:“他千梁山泊反贼,万梁山泊反贼,骂俺们杀剐不尽,因此一时性起,杀了他,专待将军听罪。”宋江道:“他是朝廷命官,我兀自惧他,你如何便把他来杀了!须是要连累我等众人!俺如今方始奉诏去破大辽,未曾见尺寸之功,倒做了这等的勾当,如之奈何?”那军校叩首伏死。
  宋江哭道:“我自从上梁山泊以来,大小兄弟,不曾坏了一个。今日一身入官所管,寸步也由我不得。虽是你强气未灭,使不得旧时性格。”这军校道:“小人只是伏死。”宋江令那军校痛饮一醉,教他树下缢死,却斩头来号令;将厢官尸首,备棺椁盛贮,然後动文书申呈中书省院,不在话下。

  再说戴宗,燕青,潜地进城,迳到宿太尉府内,备细诉知衷情。当晚宿太尉内,将上项事务,奏知天子。次日,皇上於文德殿设朝,当有中书省院官出班奏曰:“新降将宋江部下兵卒,杀死省院差去监散酒肉命官一员,乞圣旨拿问。”天子曰:“寡人待不委你省院来,事却该你这衙门;你们又委用不得其人,以致惹起事端。赏军酒肉,大破小用,军士有名无实,以致如此。”省院等官又奏道:“御酒之物,谁敢克减?”是时天威震怒,喝道:“寡人已自差人暗行体察,深知备细,尔等尚自巧言令色,对朕支吾!寡人御赐之酒,一瓶只有半瓶,赐肉一斤,只有十两,以致壮士一怒,目前流血!”天子喝问:“正犯安在?”省院官奏道:“宋江已自将本犯斩首号令示众,申呈本院,勒兵听罪。”天子曰:“他既斩了正犯军士,宋江禁治不严之罪,权且纪录,待破辽回日,量功理会。”省院官默默无言而退。天子当时传旨,差官前去,催督宋江起程,所杀军校,就於陈桥驿枭首示众。

  却说宋江正在陈桥驿勒兵听罪,只见驾上差官来到,著宋江等进兵征辽,违犯军校,枭首示众。宋江谢恩已毕,将军校首级,挂於陈桥驿号令,将尸埋了。宋江大哭一场,垂泪上马,提兵望北而进。每日兵行六十里,扎营下寨,所过州县,秋毫无犯。沿路无话。将次相近辽境,宋江便请军师吴用商议道:“即日辽兵四路侵犯,我等分兵前去征讨的是?只打城池的是?”吴用道:“若是分兵前去,奈缘地广人稀,首尾不能救应。不如只是打他几个城池,却再商量。若还攻击得紧,他自然收兵。”宋江道:“军师此计甚高!”随即唤过段景住来,吩咐道:“你走北路甚熟,可引领军马前进。近的是甚州县?”段景住禀道:“前面便是檀州,正是辽国紧要隘口。有条水路,港汊最深,唤做潞水,团团绕著城池。这潞水直通渭河,须用战船征进。宜先趱水军头领船只到了,然後水陆并进,船骑相连,可取檀州。”宋江听罢,便使戴宗催促水军头领李俊等,晓夜趱船至潞水取齐。  却说宋江整点人马,水军船只,约会日期,水陆并行,杀投檀州来。且说檀州城内,守把城池番官,却是辽国洞仙侍郎手下四员猛将:一个唤做阿里奇,一个唤做咬儿惟康,一个唤做楚明玉,一个唤做曹明济。此四员战将,皆有万夫不当之勇。闻知宋朝差宋江全夥到来,一面写表申奏狼主,一面关报邻近蓟州,霸州,涿州,雄州救应,一面调兵出城迎敌。便差阿里奇,楚明玉两个,引兵出战。

  且说大刀关胜,在於前部先锋,引军杀近檀州所属密云县来。县官闻的,飞报与两个番将说道:“宋朝军马,大张旗号,乃是梁山泊新受招安宋江这夥。”阿里奇听了笑道:“既是这夥草寇,何足道哉!”传令教番兵扎掂已了,来日出密云县,与宋江交锋。
  次日,宋江听报辽兵已近,即时传令,将士交锋,要看头势,休要失支脱节。众将得令,披挂上马。宋江,卢俊义,俱各戎装擐带,亲在军前监战。远远望见辽兵盖地而来,黑洞洞遮天蔽日,都是皂雕旗。两下齐把弓弩射住阵脚。只见对阵皂旗开处,正中间捧出一员番将,骑著一匹达马,弯环踢跳。戴一顶三叉紫金冠,冠口内拴两根雉尾。穿一领衬甲白罗袍,袍背上绣三个凤凰。披一副连环镔铁铠,系一条嵌宝狮蛮
带,著一对云根鹰爪靴,挂一条护项销金帕,带一张鹊画铁胎弓,悬一壶雁翎批子箭。手执梨花点钢枪,坐骑银色拳花马。
  那番官旗号上写的分明:“大辽上将阿里奇。”宋江看了,与诸将道:“此番将不可轻敌!”言未绝,金枪手徐宁出战,横著钩镰枪,骤坐下马,直临阵前。番将阿里奇见了大骂道:“宋朝合败,命草寇为将,敢来侵犯大国,尚不知死!”徐宁喝道:“辱国小将,敢出秽言!”两军纳喊。
  徐宁与阿里奇抢到垓心交战,两马相逢,兵器并举。二将斗不过三十余合,徐宁敌不住番将,望本阵便走。花荣急取弓箭在手,那番将正赶将来。张清又早按住鞍桥探手去锦袋内取个石子,看著番将较亲,照面门上只一石子,正中阿里奇左眼,翻筋斗落於马下。这里花荣、林冲、秦明、索超,四将齐出,先抢了那匹好马,活捉了阿里奇归阵。副将楚明玉见折了阿里奇,急要向前去救时,被宋江大队军马,前後掩杀将来,就弃了密云县,大败亏输,奔檀州来。

宋江且不追赶,就在密云县屯扎下营。看番将阿里奇时,打破眉梢,损其一目,负痛身死。宋江传令,教把番官尸骸烧化。功绩簿上,标写张清第一功。就将阿里奇连环镔铁铠,出白梨花枪,嵌宝狮蛮带,银色拳花马,并靴、袍、弓、箭,都赐了张清。是日且就密云县中,众皆作贺,设宴酒,不在话下。
  次日,宋江升帐,传令起军,都离密云县,直抵檀州来。却说檀州洞仙侍郎听得报来折了一员正将,坚闭城门,不出迎敌;又听的报有水军战船,在於城下,遂乃引众番将,上城观看。只见宋江阵中猛将,摇旗呐喊,耀武扬威,邀战厮杀。洞仙侍郎见了说道:“似此,怎不输了小将军阿里奇?”当下副将楚明玉答应道:“小将军那里是输与那厮?蛮兵先输了,俺小将军赶将过去,被那里一个穿绿的蛮子,一石子打下马去。那厮队里四个蛮子,四条枪,便来攒住了。俺这壁厢措手不及,以此输与他了。”洞仙侍郎道:“那个打石子的蛮子,怎地模样?”左右有认得的,指著说道:“城下兀那个带青包巾,现今披著小将军的衣甲,骑著小将军的马,那个便是。”洞仙侍郎攀著女墙边看时,只见张清已自先见了,趱马向前,只一石子飞来。左右齐叫一声躲时,那石子早从洞仙侍郎耳根边擦过,把耳轮擦了一片皮。洞仙侍郎负疼道:“这个蛮子,直这般利害!”下城来,一面写表,申奏大辽狼主,一面行报外境各州提备。

  却说宋江引兵在城下,一连打了三五日,不能取胜,再引军马,回密云县屯驻,帐中坐下,计议破城之策。只见戴宗报来,取到水军头领,乘驾战船,都到潞水。宋江便教李俊等到军中商议。李俊等都到帐前参见宋江。宋江道:“今次厮杀,不比在梁山泊时,可要先探水势深浅,方可进兵。我看这条潞水,水势甚急,倘或一失,难以救应。尔等宜仔细,不可托大!将船只盖伏的好著,只扮作运粮船相似。你等头领,各带暗器,潜伏於船内。止著三五人撑驾摇橹,岸上著两人牵拽,一步步挨到城下,把船泊在两岸,待我这里进兵。城中知道,必开水门来抢粮船。尔等伏兵却起,夺他水门,可成大功。”李俊等听令去了。只见探水小校报道:“西北上有一彪军马,卷杀而来,都打著皂雕旗,约有一万余人,望檀州来了。”吴用道:“必是辽国调来救兵。我这里先差几将拦截厮杀,杀的散时,免令城中得他壮胆。”宋江便差张清,董平,关胜,林冲,各带十数个小头领,五千军马,飞奔前来。

  原来辽国狼主,闻知说是梁山泊宋江这夥好汉,领兵杀至檀州围了城子,特差这两个皇侄,前来救应:一个唤做耶律国珍,一个唤做耶律国宝:两个乃是辽国上将,又是皇侄,皆有万夫不当之勇。引起一万番兵,来救檀州。看看至近,迎著宋兵。两边摆开阵势,两员番将,一齐出马。
  那番将是弟兄两个,都一般打扮,都一般使枪。宋兵迎著,摆开阵势。双枪将董平出马,厉声高叫:“来者甚处番贼?”那耶律国珍大怒,喝道:“水洼草寇,敢来犯吾大国,倒问俺那里来的?”董平便不打话,跃马挺枪,直抢耶律国珍。那番家年少的将军,性气正刚,那里肯饶人一步,挺起钢枪,直迎过来。二马相交,三枪乱举。二将正在征尘影里,杀气丛中,使双枪的,另有枪法;使单枪的,各用神机。两个斗过五十合,不分胜败。那耶律国宝,见哥哥战了许多时,恐怕力怯,就中军筛起锣来。耶律国珍正战到热处,听的鸣锣,急要脱身,被董平两条枪绞住,那里肯放。耶律国珍此时心忙,枪法慢了些,被董平右手逼过绿沉枪,使起左手枪来,望番将项根上只一枪,搠个正著。可怜耶律国珍,金冠倒卓,两脚登空,落於马下。
  兄弟耶律国宝看见哥哥落马,便抢出阵来,一骑马,一条枪,奔来救取。宋兵阵上没羽箭张清,见他过来,这里那得放空,在马上约住梨花枪,探只手去锦袋内,拈出一个石子,把马一拍,飞出阵前。这耶律国宝飞也似来,张清迎头扑将去:两骑马隔不的十来丈远近,番将不堤防,只道他来交战。只见张清手起,喝声道:“著!”那石子望耶律国宝面上打个正著,翻筋斗落马。关胜,林冲拥兵掩杀。辽兵无主,东西乱窜。只一阵,杀散辽兵万余人马,把两个番官,全副鞍马,两面金牌,收拾宝冠袍甲,仍割下两颗首级,当时夺了战马一千余匹,解到密云县来见宋江献纳。宋江大喜,赏劳三军,书写董平,张清第二功,等打破檀州,一并申奏。

  宋江与吴用商议到晚,写下军帖,差调林冲,关胜,引领一彪军马,从西北上去取檀州;再调呼延灼,董平,也引一彪军马,从东北上进兵;却教卢俊义引一彪军马,从西南上取路;我等中军,从东南路上去:只听的炮响,一齐进发。却差炮手凌振,及李逵、樊瑞、鲍旭,并牌手项充、李衮,将带滚牌军一千余
人,直去城下,施放号炮。至二更为期,水陆并进。各路军兵,都要厮应。号令已了,诸军各各准备取城。

  且说洞仙侍郎正在檀州坚守,专望救兵到来;却有皇侄败残人马,逃命奔入城中,备细告说,两个皇侄大王,耶律国珍被个使双枪的害了,耶律国宝被个戴青包巾的,使石子打下马来拿去。洞仙侍郎跌脚骂道:“又是这蛮子!不争损了二位皇侄,教俺有甚面目去见狼主?拿住那个青包巾的蛮子时,碎碎的割那厮!”至晚,番兵报洞仙侍郎道:“潞水河内,有五七百只粮船,泊在两岸,远远处又有军马来也!”洞仙侍郎听了道:“那蛮子不识俺的水路,错把粮船直行到这里。岸上人马,一定是来寻粮船。”便差三员番将,楚明玉,曹明济,咬儿惟康,前来吩咐道:“那宋江等蛮子,今晚又调许多人马来,却有若干粮船,在俺河里。可教咬儿惟康引一千军马出城冲突,却教楚明玉,曹明济开放水门,从紧溜里放船出去。三停之内,截他二停粮船,便是汝等大功也!”  再说宋江人马,当晚黄昏,左侧,李逵、樊瑞为首,将引步军在城下大骂。洞仙侍郎叫咬儿惟康,催趱军马,出城冲杀。城门开处,放下吊桥,辽兵出城。却说李逵、樊瑞、鲍旭、项充、李衮五个好汉,引一千步军,尽是悍勇刀牌手,就吊桥边冲住,番军人马,那里能勾出的城来。凌振却在军中,搭起炮架,准备放炮,只等时候来到。由他城上放箭,自有牌手左右遮抵著,鲍旭却在後面呐喊。虽是一千余人,却有万余人的气象。洞仙侍郎在城中见军马冲突不出,急叫楚明玉,曹明济开了水门抢船。此时宋江水军头领,都已先自伏在船中准备,未曾动弹。见他水门开了,一片片绞起闸板,放出战船来。凌振得了消息,便先点起一个风火炮来。炮声响处,两边战船,厮迎将来,抵敌番船。左边踊出李俊,张横,张顺,右边出踊出阮家三弟兄,都使著战船,杀入番船队里。番将楚明玉,曹明济,见战船踊跃而来,抵敌不住,料道有埋伏军兵;急待要回船,早被这里水手军兵,都跳过船来,只得上岸而走。
  宋江水军那六个头领,先抢了水门。管门番将,杀的杀了,走的走了。这楚明玉、曹明济,各自逃命去了。水门上预先一把火起,凌振又放一个车箱炮来。那炮直飞在半天里响。洞仙侍郎听的火炮连天声响,吓的魂不附体。李逵、樊瑞、鲍旭引领牌手项充、李衮等众,直杀入城。洞仙侍郎和咬儿惟康在城中,看见城门已都被夺了,又见四路宋兵,一齐都杀到来,只得上马,弃了城池,出北门便走。未及二里,正撞著大刀关胜,豹子头林冲,拦住去路。正是:天罗密布难移步,地网高张怎脱身。毕竟洞仙侍郎怎的逃生,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水浒传》


国学迷 基本軌跡與作圖_新知識出版社上海.djvu 平行線論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二次曲線_上海教育出版社上海.djvu 幾何_人民教育出版社北京.djvu 雙曲線函數_科學技術出版社上海.djvu 圓_浙江人民出版社杭州.djvu 關於作圓與已知圓直線或零圓相切問題的探討_河南人民出版社鄭州.djvu 圓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圓_江蘇人民出版社.djvu 正多邊形與圓_新知識出版社上海.djvu 直園柱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圓錐截線的光學_科學普及出版社北京.djvu 曲線是什麼_科學出版社北京.djvu 立體圖學_商務印書館.djvu 圖解法_商務印書館.djvu 幾何作圖問題解法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初等幾何學作圖不能問題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幾何作圖題解法及其原理_中華書局上海.djvu 高級幾何學一冊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近世幾何學_中華書局.djvu 近世幾何學一冊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平行四邊形_新知識出版社上海.djvu 投影幾何學_朹北教育社藩陽.djvu 畫法幾何學_國防工業出版社北京.djvu 畫法幾何與投影幾何_測繪出版社北京.djvu 幾何難題分類解義_中華書局上海.djvu 立體幾何_人民教育出版社北京.djvu 立體幾何_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上海.djvu 幾何作圖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立體投影書法_開明書店台北.djvu 透視學_商務印書館.djvu 辛亥革命前十年間時論選集第一卷上冊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辛亥革命前十年間時論選集第一卷下冊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辛亥革命前十年間時論選集第二卷上冊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辛亥革命前十年間時論選集第二卷下冊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辛亥革命前十年間時論選集第三卷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生活文選第一集_生活書店上海.djvu 南洋大學卅周紀念徵文集_上海南洋大學出版社上海.djvu 清華大學第一次科學討論會報告集第六分冊無線電及電子管類_機械工業出版社北京.djvu 達寧大學科學論文集社會科學_達寧大學瀋陽.djvu 李達文集第一卷_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李達文集第二卷_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李達文集第三卷_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李達文集第四卷_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蔡元培選集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華文史論叢第一輯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華文史論叢第二輯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華文史論叢第三輯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華文史論叢第四輯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華文史論叢第五輯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華文史論叢第六輯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華文史論叢第七輯復刊號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華文史論叢第八輯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華文史論叢一九七九第一輯總第九輯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華文史論叢一九七九年第二輯總第十輯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華文史論叢一九七九年第三輯總第十一輯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華文史論叢一九七九年第四輯總第十二輯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華文史論叢一九八○年第一輯總第十三輯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華文史論叢一九八○年第二輯總第十四輯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華文史論叢一九八○年第三輯總第十五輯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華文史論叢一九八○年第四輯總第十六輯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華文史論叢一九八一年第一輯總第十七輯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華文史論叢一九八一年第二輯總第十八輯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華文史論叢一九八一年第三輯總第十九輯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華文史論叢一九八一年第四輯總第二十輯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華文史論叢一九八二年第一輯總第二十一輯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華文史論叢一九八二年第二輯總第二十二輯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華文史論叢一九八二年第三輯總第二十三輯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華文史論叢一九八二年第四輯總第二十四輯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華文史論叢一九八三年第一輯總第二十五輯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華文史論叢一九八三年第二輯總第二十六輯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華文史論叢一九八三年第三輯總第二十七輯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華文史論叢一九八三年第四輯總第二十八輯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華文史論叢一九八四年第一輯總第二十九輯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華文史論叢一九八四年第二總第三十輯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華文史論叢一九八四年第三輯總第三十一輯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華文史論叢一九八五年第一輯總第三十三輯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華文史論叢一九八五年第二輯總第三十四輯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華文史論叢一九八六年第一輯總第三十七輯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華文史論叢一九八六年第四輯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華文史論叢一九八七年第二三期合刊總第四十二期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華文史論叢一九八九年第二期總第四十五期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華文史論叢第四十六輯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華文史論叢第四十七輯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華文史論叢第四十九輯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華文史論叢第五十輯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華文史論叢第五十二輯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華文史論叢第五十四輯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華文史論叢第五十五輯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華文史論叢第五十六輯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科學集刊第三集_中國人民大學北京.djvu 科學集刊第四集_中國人民大學北京.djvu 科學集刊第五集_中國人民大學北京.djvu 科學集刊第一集_中國人民大學北京.djvu 科學集刊第二集_中國人民大學北京.djvu 慶祝蔡元培先生六十五歲論文集上冊.djvu 國立中央研究院慶祝蔡元培先生六十五歲論文集下冊.djvu 雲南大學學術論文集第二輯紀念校慶四十週年1923-1963.djvu 陳望道文集第一卷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陳望道文集第二卷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陳望道文集第三卷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陳望道文集第四卷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科學問題論文集_學習雜誌社北京.djvu 崔朹壁遺書一_亞朹圖書館上海.djvu 崔朹壁遺書二_亞朹圖書館上海.djvu 崔朹壁遺書三_亞朹圖書館上海.djvu 崔朹壁遺書四_亞朹圖書館上海.djvu 崔朹壁遺書六_亞朹圖書館上海.djvu 崔朹壁遺書七_亞朹圖書館上海.djvu 崔朹壁遺書八_亞朹圖書館上海.djvu 經學通論_中華書局北京.djvu 經典經學_世界書局上海.djvu 六藝通論_中華書局.djvu 經今古文學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經學概論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先秦經籍考上冊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先秦經籍考中冊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先秦經籍考下冊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新學偽經考_古籍出版社北京.djvu 群經概論_樸社北平.djvu 黄衣童子 黄袍加体 黄车 黄车使者 黄金买赋 黄金余几 黄金台骨 黄金埒 黄金尽 黄金屋 黄金有术 黄金消众口 黄金约 黄金范蠡 黄金诺 黄金铸范蠡 黄金锄去 黄金骏 黄钟瓦缶 黄钟瓦釜 黄阁画麒麟 黄陂 黄雀伺蝉 黄雀巢桂 黄雀投环 黄雀报 黄雀报珠 黄雀环 黄雀知恩 黄雀螳螂 黄雀衔恩 黄雀衔环 黄雀衔酬 黄雀谢恩 黄霸治郡 黄霸清声 黄须客 黄香扇 黄香扇枕 黄骊 黄骊牝牡 黄鸟吟 黄鸟哀 黄鸟哀歌 黄鸟声悲 黄鸟悲诗 黄鸟悲鸣 黄鸟歌 黄鸟歼良 黄鸟环 黄鸡催晓 黄鸡唱晓 黄鸡白日 黄鹄 黄鹄呼子安 黄鹤 黄齑三百瓮 黄龙 黄龙之诅 黄龙指 黄龙未饮 黄龙痛饮 黄龙约 黄龙誓 黄龙饮 黍一炊 黍回 黍律嘘春 黍梦 黍炊 黍炊荣利 黍熟黄粱 黍离 黍离之悲 黍离愁 黍秀宫庭 黍稷 黍稷情 黍谷回春 黍谷春回 黍谷暄 黍谷阳和 黎丘鬼 黑㮶公 黑头 黑头丞相 黑头为相 黑头元宰 黑头公辅 黑头取方伯 黑头宰相 黑头王掾 黑甜 黑甜一枕 黑甜乡 黑甜甜 黑盆冤 黑矟 黑矟公 黑貂敝 黑貂裘 黑貂裘敝 黔之驴 黔公衾 黔娄 黔娄夫妇 黔娄妻 黔娄正被妻 黔娄生 黔娄衾 黔娄被 黔娄贫 黔驴 黔驴技孤 黔驴技尽 黔驴技穷 黔驴无技 黻藻 黼藻 鼋桥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