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水浒传 >

第六十四回 托塔天王梦中显圣 浪里白条水上报冤

第六十四回 托塔天王梦中显圣 浪里白条水上报冤

  却说宋江因这一场大雪,定出计策,擒拿索超。其余军马都逃入城去,报说索超被擒。梁中书听得这个消息,不由他不慌,传令教众将只是坚守,不许出战;意欲便杀卢俊义、石秀,又恐激了宋江,朝廷急无兵马救应,其祸愈速;只得教监守著二人,再行申报京师,听凭太师处分。

且说宋江到寨,中军帐上坐下,早有伏兵解索超到麾下。宋江见了大喜,喝退军健,亲解其缚,请入帐中,置酒相待,用好言抚慰道:“你看我众兄弟们一大半都是朝廷军官。若是将军不弃,愿求协助宋江,一同替天行道。”杨志向前另自叙礼,诉说别後相念。两人执手洒泪,事已到此,不得不服。宋江大喜。再教置酒帐中作贺。次日商议打城,一连数日,急不得破,宋江闷闷不乐。

是夜独坐帐中,忽然一阵冷风,刮得灯光如豆;风过处,灯影下,闪闪走出一人。宋江抬头看时,却是天王晁盖,却进不进,叫道:“兄弟,你在这里做甚麽?”宋江吃了一惊,急起身问道:“哥哥从何而来?冤雠不曾报得,中心日夜不安;又因连日有事,一向不曾致祭;今日显灵,必有见责。”晁盖道:“兄弟不知,我与你心腹弟兄,我今特来救你。如今背上之事发了,只除江南地灵星可免无事,兄弟曾说:‘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今不快走时,更待甚麽?倘有疏失,如之奈何!休怨我不来救你。”宋江意欲再问明白,赶向前去说道:“哥哥,阴魂到此,望说真实!”晁盖道:“兄弟,你休要多说,只顾安排回去,不要缠障。我便去也。”宋江撒然觉来,却是“南柯一梦”,便请吴用来到中军帐中;宋江备述前梦。吴用道:“既是天王显圣,不可不信其有。目今天寒地冻,军马亦难久住,正宜权且回山,守待冬尽春初,雪消冰解,那时再来打城,亦未为晚。”宋江道:“军师之言难是,只是卢员外和石秀兄弟,陷在缧绁,度日如年,只望我等兄弟来救。不争我们回去,诚恐这厮们害他性命。此事进退两难,如之奈何?”当夜计议不定。

次日,只见宋江神思疲卷,身体发热;头如斧劈,一卧不起。众头领都到帐中看视。宋江道:“只觉背上好生热疼。”众人看时,只见鏊子一般红肿起来。吴用道:“此疾非痈即疽;吾看方书,豆粉可以护心,毒气不能侵犯。快觅此物,安排与哥哥吃。只是大军所压之地,急切无有医人!”只见浪里白条张顺说道:“小弟旧在浔江时,因母得患背疾,百药不能得治,後请建康府安道全,手到病除,自此小弟感他恩德,但得些银两,便著人送去请他。令见兄长如此病症,只除非是此人医得。只是此去东途路远,急速不能便到。为哥哥的事,只得星夜前去。”吴用道:“兄长梦晁天王所言,百日之灾,只除江南地灵星可治,莫非正应此人?”宋江道:“兄弟,你若有这个人,快与我去,休辞生受;只以义气为重,星夜去请此人,救我一命!”吴用叫取蒜金一百两与医人,再将二三十两碎银作盘缠,分付张顺:“只今便行,好歹定要和他同来,切勿有误。我今拔寨回山,和他山寨里相会。兄弟是必作急快来!”
  张顺别了众人,背上包裹,望前便去。且说军师吴用传令诸将:火速收军,罢战回山。车子上载宋江,只今连夜起发。大名府内,曾经我伏兵之计,只猜我又诱他,定是不敢来追。
  一边吴用退兵不题。却说梁中书见报宋江兵又去了,正是不知何意。李成,闻达道:“吴用那厮诡计极多,只可坚守,不宜追赶。”

话分两头。且说张顺要救宋江,连夜趱行,时值冬尽,无雨即雪,路上好生艰难。张顺冒著风雪,舍命而行,独自一个奔至扬子江边,看那渡船时,并无一只,张顺只叫得苦。没奈何,沿著江边又走,只见败苇里面有些烟起,张顺叫道:“梢公,快把渡船来载我!”只见芦苇里簌簌的响,走出一个人来,头戴箬笠,身披蓑衣,问道:“客人要那里去?”张顺道:“我要渡江去建康府干事至紧,多与你些船钱,渡我则个。”那梢公道:“载你不妨;只是今日晚了便过江去,也没歇处。你只在我船里歇了,到四更风静雪止,我却渡你过去,只要多出些船钱与我。”张顺道:“也说得是。”便与梢公钻入芦苇里来,见滩边缆著一只小船,蓬底下,一个瘦後生在那里向火。梢公扶张顺。下船,走入舱里,把身上湿衣裳脱下来,叫那小後生就火上烘焙。张顺自打开衣包,取出绵被,和身一卷,倒在舱里,叫梢公道:“这里有酒卖麽?买些来吃也好。”梢公道:“酒却没买处,要饭便吃一碗。”张顺再坐起来,吃了一碗饭,放倒头睡。一来连日辛苦,二来十分托大,初更左侧,不觉睡著。
  那瘦生一头双手向著火盆,一头把嘴努著张顺,一头口里轻轻叫那梢公道:“大哥,你见麽?”梢公盘将来去头边只一捏,觉道是金帛之物,把手摇道:“你去把船放开,去江心里下手不迟。”那後生推开蓬,跳上岸,解了缆,跳上船把竹篙点开,搭下橹,咿咿呀呀地摇出江心里来。梢公在船舱里取缆船索,轻轻地把张顺捆缚做一块,便去船梢板底下取出板刀来。张顺却好觉来,双手被缚,挣挫不得。梢公手拿板刀,按在他身上。张顺告道:“好汉!你饶我性命,都把金子与你!”
梢公道:“金子也要,你的性命也要!”张顺连声叫道:“你只教我囫囵死,冤魂便不来缠你!”梢公道:“这个却使得!”放下板刀,把张顺扑通的丢下水去。
  那梢公便去打开包来看时,见了许多金银,倒吃一吓;把眉头只一皱,便叫那瘦後生道:“五哥进来,和你说话。”那人钻入舱里来,被梢公一手揪住,一刀落得,砍得伶仃,推下水去。梢公打并了船中血迹,自摇船去了。

却说张顺是个水底伏得三五夜的人,一时被推下水,就江底咬断索子,赴水过南岸时,见树林中隐隐有些灯光;张顺爬上岸,水渌渌地转入林子里,看时,却是一个酒店,半夜里起来做酒,破壁缝透出火来。张顺叫开门时,见个老丈,纳头便拜。老丈道:“你莫不是江中被人劫了,跳水逃命的麽?”张顺道:“实不相瞒老丈,小人从山东来,要去建康府干事,晚来隔江觅船,不想撞著两个歹人,把小子应有衣服金银尽都劫了,窜入江中。小人却会赴水,逃得性命。公公救度则个!”
  老丈见说,领张顺入後屋中,把个衲头与他替下湿衣服来烘,烫些热酒与他吃。老丈道:“汉子,你姓甚麽?山东人来这里干何事?”张顺道:“小人姓张;建康府太医是我兄弟,特来探望他。”老丈道:“你从山东来,曾经梁山泊道?”张顺道:“正从那里经过。”老丈道:“他山上宋头领,不劫来往客人,又不杀人性命,只是替天行道?”张顺道:“宋头领专以忠义为主,不害良民,只怪滥官污吏。”老丈道:“老汉听得说:宋江这夥,端的仁义,只是救贫济老,那里似我这里草贼!若待他来这里,百姓都快活,不吃这夥滥官污吏薅恼!”张顺听罢道:“公公不要吃惊,小人便是浪里白条张顺;因为俺哥哥宋公明害发背疮,教我将一百两黄金来请安道全。谁想托大,在船中睡著,被这两个贼男女缚了双手,窜下江里;被我咬断绳索,到得这里。”老丈道:“你既是那里好汉,我教儿子出来,和你相见。”不多时,後面走出一个瘦後生来,看著张顺便拜道:“小人久闻哥哥大名,只是无缘,不曾拜识。小人姓王,排行第六。因为走跳得快,人人都唤小人做活闪婆王定六。平生只好赴水使棒,多曾投师,不得传受,权在江边卖酒度日。却才哥哥被两个劫了的,小人都认得:一个是‘截江鬼’张旺;那一个瘦後生却是华亭县人,唤做‘油里鳅’孙五。这两个男女,时常在这江里劫人。哥哥放心,在此住几日,等这厮来吃酒,我与哥哥报雠。”张顺道:“感承哥哥好意。我为兄长宋公明,恨不得一日奔回寨里。只等天明,便入城去请安太医,回来却相会。”当下王定六将出自己一包新衣裳,都与张顺换了,杀鸡置酒相待,不在话下。

次日天晴雪消,王定六再把十数两银子与张顺,且教内建康府来。张顺进得城中,迳到槐桥下,看见安道全正门前货药。张顺进得门,望著安道全,纳头便拜。安道全看见张顺,便问道:“兄弟多年不见,甚麽风吹得到此?”张顺随至里面,把这闹江洲跟宋江上山的事一一告诉了;後说宋江现患背疮,特地来请神医,杨子江中,险些儿送了性命,因此空手而来,都实诉了。安道全道:“若论宋公明,天下义士,去医好他最是要紧。只是拙妇亡过,家中别无亲人,离远不得;以此难出。”张顺苦苦要求道:“若是兄长推却不去,张顺也不回山!”安道全道:“再作商议。”张顺百般哀告,安道全方才应允。原来安道全新和建康府一个烟花娼妓唤做李巧奴时常往来,正是打得火热。当晚就带张顺同去他家,安排酒吃。
  李巧奴拜张顺为叔叔。三杯五盏,酒至半酣,安道全对巧奴说道:“我今晚就你这里宿歇,明日早,和这兄弟去山东地面走一遭;多只是一个月,少至二十余日,便回来看你。”
  那李巧奴道:“我却不要你去,你若不依我口,再也休上我门!”安道全道:“我药囊都己收拾了,只要动身,明日便走。你且宽心,我便去也不到耽搁。”李巧奴撒娇撒痴,倒在安道全怀里,说道:“你若还不念我,去了,我只咒得你肉片片儿飞!”张顺听了这话,恨不得一口水吞了这婆娘。
  看看天色晚了,安道全大醉倒了,扶去巧奴房里,睡在床上。巧奴却来发付张顺,道:“你自归去,我家又没睡处。”
  张顺道:“我待哥哥酒醒同去。”巧奴发遣他不动,只得安他在门首小房里歇。张顺心中忧煎,那里睡得著。初更时分,有人敲门,张顺在壁缝里张时,只见一个人闪将入来,便与虔婆说话。那婆子问道:“你许多时不来,却在那里?今晚太医醉倒在房里,却怎生奈何?”那人道:“我有十两金子,送与姐姐打些钗环;老娘怎地做个方便,教他和我厮会则个。”虔婆道:“你只在我房里,我叫女儿来。”张顺在灯影下张时,却正是截江鬼张旺。近来这厮,但是江中寻得些财,便来他家使。张顺见了,按不在火起;再细听时,只见虔婆安排酒食在房里,叫巧奴相伴张旺。张顺本待要抢入去,却又怕弄坏了事,走了这贼。约莫三更时分厨下两个使唤的也醉了;虔婆东倒西歪,却在灯前打醉眼子。张顺悄悄开了房门,折到厨下,见一把厨刀,油晃晃放在灶上;看这虔婆倒在侧首板凳上。张顺走将入来,拿起厨刀先杀了虔婆;要杀使唤的时,原来厨刀不甚快,砍了一个人,刀口早倦了。那两个正待要叫,却好一把劈柴斧正在手边,绰起来一斧一个,砍杀了。房中婆娘听得,慌忙开门,正迎著张顺,手起斧落,劈胸膛砍翻在地。张旺灯影下见砍翻婆娘,
推开後窗,跳墙便走。张顺懊恼无及,忽然想著武松自述之事,随即割下衣襟,沾血去粉墙写道:“杀人者,我安道全也!”一连写了数十余处。捱到五更将明,只听得安道全在房里酒醒,便叫“我那人。”张顺道:“哥哥不要做声,我教你看那人!”安道全起来,看见四处死尸,吓得浑身麻木,颤做一团。张顺道:“哥哥,你再看你写的麽?”安道全:“你苦了我也!”张顺道:“只有两条路,从你行。若是声张起来,我自走了,哥哥却用去偿命;若还你要没事,家中取了药囊,连夜迳上梁山泊,救我哥哥:这两件,随你行!”安道全道:“兄弟!你忒这般短命见识!”

趁天未明,张顺卷了盘缠,同安道全回家,开锁推门,取了药;出城来,迳到王定六酒店里。王定六接著,说道:“昨日张旺从这里走过,可惜不遇见哥哥。”张顺道:“我也曾遇见那厮,可惜措手不及。正是要干大事,那里且报小雠。”说言未了,王定六报道:“张旺那厮来也!”张顺道:“且不要惊他,看他投那里去!”只见张旺去滩头看船。王定六叫道:“张大哥,你留船来载我两个亲眷过去。”张旺道:“要趁船,快来!”王定六报与张顺。张顺对安道全道:“安兄,你可借衣与小弟穿,小弟衣裳却换与兄长穿了,才去趁船。”安道全道:“此是何意?”张顺道:“自有主张,兄长莫问。”安道全脱下衣服与张顺换穿了;张顺戴上头巾,遮尘暖笠影身;王定六取了药囊。走到船边,张旺拢船傍岸,三个人上船。张顺爬入後悄,揭起板,板刀尚在;悄然拿了,再入船舱里。张旺把船摇开,咿哑之声,又到江心里面。张顺脱去上盖,叫一声“梢公快来!你看船舱里有血迹!”张旺道:“客人休要取笑。”一头说,一头钻入舱里来;被张顺搭地揪住,喝一声:“强贼!认得前日雪天趁船的客人麽!”张旺看了,做声不得。张顺喝道:“你这厮谋了我一百两黄金,又要害我性命!你那个瘦後生那里去了?”张旺道:“好汉,小人见金子多了,怕他要分,我便少了;因此杀死,丢入江里去了。”张顺道:“你这强贼!老爷生在浔阳江边,长在小孤山下,做卖鱼牙子,天下传名!只因闹了江州,占住梁山泊里,随从宋公明,纵横天下,谁不惧我!你这厮骗我下船,缚住双手,丢下江心,不是我会识水时,却不送了性命!今日冤雠相见,饶你不得!”就势只一拖,提在船舱中,取才船索把手脚淦马攒蹄捆缚做一块,看著那扬子大江,直丢下去,喝一声道:“也免了你一刀!”王定六看了,十分叹息。
  张顺就船内搜出前日金子并零碎银两,都收拾包裹里,三人棹船到岸,对王定六道:“贤弟恩义,生死难忘!你若不弃,便可同父亲收拾起酒店,赶上梁山泊来,一同归顺大义,未知你心下如何?”王定六道:“哥哥所言,正合小弟之心。”说罢分别。张顺和安道全换转衣服,就北岸上路。王定六作辞二人,复上小船,自摇回家,收拾行李赶来。

且说张顺与同安道全下得北岸,背了药囊,移身便走。那安道全是个文墨的人,不会走路;行不得三十余里,早走不动。张顺请入村店,买酒相待。正吃之间,只见外面一个客人走到面前,叫声:“兄弟,如何这般迟误!”张顺看时,却是神行太保戴宗,扮做客人赶来。张顺慌忙教与安道全相见了,便问宋公明哥哥消息。戴宗道:“目今宋哥哥神思昏迷,水米不进,看看待死!”张顺闻言,泪如雨下。安道全道:“皮肉血色如何?”戴宗答道:“肌肤憔悴,终夜叫唤,疼痛不止,性命早晚难保!”安道全道:“若是皮肉身体得知疼痛,便可医治;只怕误了日期。”戴宗道:“这个容易。”取两个甲马,拴在安道全腿上。戴宗自背了药囊,分付张顺:“你自慢来,我同太医前去。”两个离了村店,作起神行法,先去了。

且说这张顺在本处村店里一连安歇了两三日,只见王定六背了包裹,同父亲,果然过来。张顺接见,心中大喜,说道:“我专在此等你。”王定六大惊道:“哥哥何由得还在这里?那安太医何在?”张顺道:“神行太保戴宗接来迎著,已和他先行去了。”王定六却和张顺并父亲一同起身,投梁山泊来。

且说戴宗引著安道全,作起神法,连夜赶到梁山泊;寨中大小头领接著,拥到宋江卧榻内,就床上看时,口内一丝两气。安道全先诊了脉息,说道:“众头领休慌,脉体无事。身躯虽是沉重,大体不妨。不是安某说口,只十日之间,便要复旧。”众人见说,一齐便拜。安道全先把艾培引出毒气,然後用药:外使敷贴之饵,内用长托之剂。五日之间,渐渐皮肤红白,肉体滋润。不过十日,虽然疮口未完,却得饮食如旧。只见张顺引著王定六父子二人,拜见宋江并众头领,诉说江中被劫,水上报冤之事。众皆称叹:“险些误了兄长之患!”宋江才得病好,便又对众洒泪,商量要打大名,救卢员外,石秀。安道全谏道:“将军疮口未完,不可轻动;动则急难痊可。”吴用道:“不劳兄长挂心,只顾自己将息,调理体中元气。吴用虽然不才,只就目今春初时候,定要打破大名城池,救取卢员外,石秀二人性命,擒拿淫妇奸夫,以满兄长报仇之意。”宋江道:“若得军师真报此仇,宋江虽死瞑目!”吴用便就忠义堂上传令。有分教:大名城内,变成火窟枪林;留守司前,翻作尸山血海。正是:谈笑鬼神皆丧胆,指挥豪杰尽倾心。毕竟军师吴用怎地去打大名,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水浒传》


国学迷 [山東淄川]淄川縣孝義鄉高氏族譜 欽定儀禮義疏四十八卷首二卷 彭剛直公奏稿八卷詩集八卷 節孝先生文集三十卷 生香書屋文集四卷詩集七卷 甲申核真略一卷南行日記一卷 資治通鑑二百九十四卷附釋文辨誤十二卷 香雪亭新編耆英會記二卷 事物原會四十卷 易一貫六卷 新安許氏統宗世譜不分卷 梅氏叢書輯要二十三種附錄二種 冬青醫案二卷 繡像漢宋奇書六十卷 鹿洲全集七種四十二卷 小石詩鈔六卷鍼鸝山館詩草一卷 周易詮義十四卷首一卷 遷民圖說 [崇禎]永年縣志七卷 元史氏族表三卷 金臺全傳十二卷六十回 納書楹曲譜正集四卷續集四卷外集二卷補遺四卷四夢全譜八卷 溫熱經緯五卷 大學章句一卷大學或問二卷 漢書一百二十卷 草堂詩餘五卷 文信國公集二十卷 蟄雲雷齋叢書四十五卷 蕙圃寄吟十卷遺一卷外一卷 煉石編三卷圖一卷 金源紀事詩八卷 青邱高季迪先生詩集十八卷遺詩一卷扣舷集一卷鳧藻集五卷 四書典林三十卷 紅心草八卷 楊氏一門忠節錄五卷首一卷終一卷 五公山人集十六卷 卶庵訂定譚子詩歸十卷首一卷 繡刻演劇十本 可園文存十六卷 嬰童百問十卷 乾州志稿補正一卷 [光緒]聞喜縣志三卷首一卷 支那疆域沿革略説一卷 高王觀世音經一卷 果園詩鈔十卷 圭齋文集十六卷 佛說師子素馱王斷内經一卷 鬼谷子三卷 莊子集解八卷 [光緒]甘肅新通志一百卷首五卷 三略兵法解證三卷 驗方新編十六卷 褒谷古蹟輯畧一卷 石經考文提要十三卷 桐城兩相國語錄 春樹齋叢說一卷 曹江孝女廟志八卷首一卷末一卷圖一卷補遺一卷 小學集解六卷輯說一卷 切問齋文鈔三十卷 晉書一百三十卷 心理的改造_J.H.Robinson著宋桂煌譯述商務印書館.djvu 心理的改造_魯濱孫著宋桂煌譯商務印書館.djvu 心理學上幾個重大實驗_H.E.Garrett著上海中華書局.djvu 心理學史_韓士元編譯民智書局.djvu 聽眾心理學_張孟休編述商務印書館.djvu 馬恩列斯思想方法論_馬恩列斯編輯委員會解放社.djvu 思想方法與學習方法_薛暮橋著東北書店.djvu 思想方法論初步_胡繩著生活書店.djvu 思想方法論初步_胡繩著新中國書局.djvu 思想方法和讀書方法_胡繩著中外出版社.djvu 思想方法論_黎述編譯讀者出版社.djvu 思想方法和時事學習_天津民主青年聯合會籌備會編選讀者書店.djvu 思想方法論_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著新中國書局.djvu 群眾心理與群眾領導_張九如商務印書館.djvu 群眾心理_法國黎朋商務印書館.djvu 兒童生活_朱兆萃世界書局上海.djvu 兒童學概論_凌冰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兒童心理學講話_江蘇省教育局開華書局.djvu 兒童心理學_鬍子□百城書局.djvu 兒童學_日本關寬之商務印書館.djvu 兒童心理的研究_呂亦士世界書局.djvu 青年期心理學_嚴謙六正中書局.djvu 個性論_舒新城中華書局上海.djvu 動物心理學小史_王雲主商務印書館.djvu 夢_舒新城中華書局.djvu 人生之體驗_唐君毅中華書局印行.djvu 人生哲學_謝扶雅世界書局.djvu 革命的人生觀_賈毅人文書店.djvu 人生泛論_張武不詳.djvu 人生哲學_張墨池新民社.djvu 吳稚暉的人身觀_吳稚暉中山書店.djvu 給青年的十二封信_朱光潛著愛麗書店上海.djvu 給青年的十二封信_朱光潛著開明書店上海.djvu 人生哲學與唯物史觀_德國柯祖基著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我的世界觀_愛因斯坦著文化生活出版社.djvu 人生底開端_陳德徵著上海民智書局.djvu 人生之實現_印度太谷兒泰東圖書局上海.djvu 新人生觀與人生四大規準_莊習著仰華文化教育社.djvu 一種人生觀_馮友蘭著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思想教育舉例_夏征農著光華書店.djvu 人生哲學_何綏著i不詳.djvu 革命形勢發展與青年思想改造_不詳i不詳.djvu 思想改造範例_王士華知識書店天津.djvu 論思想改造_不詳改造出版社.djvu 思想反省筆記_知識書店編輯知識書店天津.djvu 歷史感應統紀上冊_聶雲臺編纂不詳.djvu 中國倫理學史_日本三浦籐作著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西洋倫理學史_日本三浦籐作著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厚黑叢話1_李宗吾著成都華西日報.djvu 厚黑叢話2_李宗吾著成都華西日報.djvu 厚黑叢話3_李宗吾著成都華西日報.djvu 厚黑學全_李宗吾著成都華西日報.djvu 處世奇術_美代爾卡耐基DALECARNEGIE著大陸廣告公司天津.djvu 倫理學導言_美薛蕾著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倫理學_申自天著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人道_曾傑著中華印書局北平.djvu 基督教的人生觀_瓦忒誼斯著廣學會上海.djvu 新事論_馮友蘭著商務印書館.djvu 鐸書_韓霖著不詳.djvu 儒家淑身學舉隅_蔣淑均著不詳.djvu 怎樣訓練你自己_美國羅德著長城書局上海.djvu 成功人鑑_秦翰才編譯商務印書館.djvu 經訓要錄_孫松齡輯錄不詳.djvu 新世訓_馮友蘭著開明書店.djvu 古今中外格言集成_董鎮南著上海經緯書局.djvu 呻吟語_潘公昭標點上海經緯書局.djvu 曾國藩名言類鈔_曾國藩上海啟智書局.djvu 曾文正公家書上_珊山散人標點新文化書局上海.djvu 曾文正公家書下_珊山散人標點新文化書局上海.djvu 怎樣生活_班納著長城書局上海.djvu 論青年修養_洛甫著方向社.djvu 論批評與自我批評_不詳讀者書店天津.djvu 青年修養漫談_周原水光華書店.djvu 青年修養漫談_周原冰著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djvu 曾國藩家書一_曾國藩著不詳.djvu 曾國藩家書二_曾國藩著不詳.djvu 曾國藩家書三_曾國藩著不詳.djvu 曾國藩家書四_曾國藩著不詳.djvu 世界之動向_由迪譯貞出版社.djvu 世界史_李泰═編纂商務出版社上海.djvu 通史輯覽_翟彬甫著土山灣慈母堂.djvu 中西文化交通史譯粹_朱傑勤譯中華書局.djvu 奴隸制度史_殷格蘭姆著新生命書局.djvu 世界文化史綱_威爾斯著崑崙書店上海.djvu 世界文化史_韋爾斯著每大江書鋪版.djvu 漢譯世界史綱上_H.G.Wells著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漢譯世界史綱下_H.G.Wells著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亞洲文化論叢第一輯_何達編中華法令編印館北京.djvu 亞洲文化論叢第二輯_何達編中華法令編印館北京.djvu 亞洲文化論叢第三輯_何達編亞洲文化學會北京.djvu 亞洲文化論叢第四輯_何達編新亞洲學會北京.djvu 兩千年中日關係發展史第二冊_李季著學用社.djvu 近世亡國史_殷鑑社編輯殷鑑社.djvu 革命亞細亞的展望--東方問題研究會叢書之四_中谷武世包詞合著新亞洲書局北平.djvu 滹南辨惑下冊_侯毓珩標點大東書局上海.djvu 中國歷史問題解答_韓鏡明賈一君合編華北科學社.djvu 中國歷史教科書_陳慶年編纂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本國紀念日史_朱公振編世界書局.djvu 二千年間_胡繩著中原新華書店.djvu 國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第一本第一分_國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國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djvu 國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第三本第一分國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第三本第四分_國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國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djvu 國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第一本第二分_國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編輯委員會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國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第四本_國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編輯委員會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國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第六本第四分_國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編輯委員會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國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第五本第一分_國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編輯委員會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國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第五本第三分_國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編輯委員會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國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第七本第一分_國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編輯委員會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國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第七本第二分_國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編輯委員會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國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第九本_國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編輯委員會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國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第十本_國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編輯委員會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國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第十一本_國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編輯委員會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國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第十二本_國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編輯委員會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國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第十三本_國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編輯委員會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國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第十四本_夏鼐編輯陳寅恪編輯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中國歷史研究法_梁啟超著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國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第十五本_國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編輯委員會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國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第十六本_國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編輯委員會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國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第十七本_國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編輯委員會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國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第十八本_國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編輯委員會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國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第十九本_國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編輯委員會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车笠盟 轩辕作镜 轩辕张乐 轩辕镜 转胞 轮台归汉 轮奂 轮王 软温新剥鸡头肉 软美 软轮车 轵道之灾 轻尺璧 轻董卓 轻薄尹 轻躯得百琲 轻重力偏 轻鸿毛 轼庐 轼蛙 载刺盈车 载同归 载弄 载脂 载飞鸣 辅嗣往 辅车相依 辋川图 辍舂哀 输作左校 输财助边 辗转反侧 辘轳剑 辛有浩叹 辞甲第 辞餐 辟四门聪 辟寒犀 辟寒金 辟疆园 辨痴龙 辩女 辩折田巴 辩日 边让襜褕 边韶经笥 辽东帽 辽东田 达生书 迎代邸 迎紫姑 运斤成风 运甓 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近代佳手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近水楼台先得月 还剪 还带 还桑椹 还笏 还金 还鲊 远亲不如近邻 远山眉 远志与小草 远致石榴 连城璧 连理枝 连璧 连鸡 迟行笑褚渊 迭宕孔文举 述作究天人 述而不作 追亡 追风骠 退思岩 送临贺 送人作郡 送宫 适小国 逃名避名 逃尧 逄萌杀羿 逆取顺守 逆鳞 逋客 逍遥公 逍遥蒙庄子 逐什一 逐客 逐瘈狗 逐臭 逐莒仆 逐金丸 逐鹿 逐黄鹄 通仙籍 通天台 通子守梨 通家文举过 逝者如斯夫 造膝 造舟为桥 逢猰犬 逢蒙弓箭 逸少倾泻 逾垣与闭门 逾墙钻隙 遂初 遇人不淑 道不同,不相为谋 道南宅 道可道非常道 道士肝 道安 道谊重,功利轻 遗弓 遗民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