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水浒传 >

第六十三回 呼延灼月夜赚关胜 宋公明雪天擒索超

第六十三回 呼延灼月夜赚关胜 宋公明雪天擒索超

  蒲东关胜当日辞了太师,统领一万五千人马,分为三队,离了东京,望梁山泊来。

话分两头。且说宋江与同众将每日攻打城池,李成,闻达那里敢出对阵。索超箭疮深重,又未平复,更无人出战。宋江见攻打城子不破,心中纳闷:离山已久,不见输赢。是夜在中军帐里闷坐,默上灯烛,取出玄女天书,正看之间,忽小校报说:“军师来见。”吴用到得中军帐内,与宋江道:“我等众军围许多时,如何杳无救军来到,城中又不出战?向有三骑马奔出城去,必是梁中书使人去京师告急。他丈人蔡太师必然上紧遣兵,中间必有良将。倘用围魏救赵之计:且不来解此处之危,反去取我梁山泊大寨,如之奈何?兄长不可不虑。我等先著军士收拾,未可都退。”正说之间,只见神行太保戴宗到来报说:“东京蔡太师拜请关菩萨玄孙蒲东郡大刀关胜,引一彪军马,飞奔梁山泊来。寨中头领主张不定,请兄长早早收兵回来,且解梁山之难!”吴用道:“虽然如此,不可急还。今夜晚间,先教步兵前行,留下两支军马,就飞虎峪两边埋伏。城中知我等退军,必然追赶;若不如此,我兵先乱。”

宋江道:“军师言之极当。”传令便差小李广花荣引五百军兵去飞虎峪左边埋伏;豹子头林冲引五百军兵去飞虎峪右边埋伏。再叫双鞭呼延灼引二十五骑马军,带著凌振,将了风火等炮,离城十里远近;但见追兵过来,随即施放号炮,令两下伏兵齐去并杀追兵。一面传令前队退兵,要如雨散云行,遇兵勿战,慢慢退回。步军队里,半夜起来,次第而行;直至次日已牌前後方才尽退。城上望见宋江兵马,手拖旗帜,肩担刀斧,纷纷滚滚拔寨都起,有还山之状。城上看了仔细,报与中书知道:“想是京师救军去取他梁山泊,这厮们恐失巢穴,慌忙归去。可以乘劫追杀,必擒宋江。”说犹未了,城外报马到来,东京文字,约会引兵去取贼巢;他若退兵,可以速追。梁中书便叫李成,闻达各带一支军马从东西两路追赶,只听得背後火炮齐响。李成,闻达吃了一惊,勒住战马看时,後面旗对刺,战鼓乱鸣。李成,闻达措手不及,左手下撞出小李广花荣,右手撞出豹子头林冲,各引五百军马,两边杀来。李成,闻达知道中计,火速回军。前面又撞山呼延灼,引著一支军马,死并一阵。杀得李成,闻达头盔不见,衣甲飘零,退入城中,闭门不出。

宋江军马次第方回。渐近梁山泊,却好迎著丑郡马宣赞拦路。宋江约住军兵,权且上寨;暗地使人从从偏僻小路赴水上报知,约会水陆军兵两下救应。且说水寨内船火儿张横与兄弟浪里白条张顺商议道:“我和你弟兄两个,自来寨中,不曾建功。现今蒲东大刀关胜三路调军,打我寨栅,不若我和你两个先去劫了他寨,捉得关胜,立这件大功。众兄弟面上好争口气。”张顺道:“哥哥,我和你只管得些水军;倘或不相救应,枉惹人耻笑。”张横道:“你若这般把细,何年月日能够建功?你不去便罢,我今夜自去!”张顺苦谏不听,当夜张横点了小船五十余只,每船上只有三五人,浑身都是软甲,手执苦竹枪,各带蓼叶刀,趁著月光微明,寒露寂静,把小船直至旱路。此时约有二更时分。

却说关胜正在中军帐里点灯看书。有伏路小校悄悄来报:“芦花荡里,约有小船四五十只,人人各执长枪,尽去芦苇里两边埋伏,不知何意,特来报知。”关胜听了,微微冷笑,回顾贴旁首将,低低说了一句。

且说张横将引三二百人,从芦苇中间藏踪蹑迹,直到寨边,拔开鹿角,迳奔中军,望见帐中灯烛荧煌,关胜手捻髭髯,坐著看书,张横暗喜,手拿长枪,抢入帐房里来。旁边一声锣响,众军喊动,如天崩地塌,山倒江翻,吓得张横拖长枪转身便走。四下里伏兵乱起,张横同二三百人。不曾走得一个,尽数被缚,推到帐前。关胜看了,笑道:“无端草贼,安敢张我!”喝把张横陷车盛了,其余的尽数监著;直等捉了宋江,一并解上京师。

不说关胜捉了张横。却说水寨阮头领正在寨中商议使人去宋江哥哥处听令。只见张顺到来报说:“我哥哥因不听小弟苦谏,去劫关胜营寨,不料被捉,囚车监了!”阮小七听了,叫将起来,说道:“我兄弟们同生同死,吉凶相救!你是他嫡亲兄弟,却怎地教他独自去,被人捉了?你不去救,我弟兄三个自去救他!”张顺道:“为不曾得哥哥将令,却不敢轻动。”阮小七道:“若等将令来时,你哥哥吃他剁做泥了!”阮小二、阮小五都道:“说得是!”张顺说他三个不过,只得依他。当夜四更,点起大小水寨头领,各驾船一百余只,一齐杀奔关胜寨来。岸上小军望见水面上战船如蚂蚁相似,都傍岸边,慌忙报知主帅。

  关胜笑道:“无见识奴!”回顾首将,低低说了一句。却说三阮在前张顺在後,呐声喊,抢人寨来。只见寨内灯烛荧煌,并无一人。三阮大惊,转身便走。帐前一声锣响,左右两边,马军步军,分作数路,簸箕掌,栲栳圈,重重叠叠围裹将来。张顺见不是头,扑通跳下水去。三阮夺路得到水边,後军却早赶上,挠钓齐下,套索飞来,早把活阎罗阮小七横拖倒拽捉去了。阮小二、阮小五、张顺却得混江龙李俊带领童威童猛死救回去。

不说阮小七被捉,囚在陷车之中。且说水军报上梁山泊来,刘唐便使张顺从水里直到宋江寨中报说这个消息;宋江便与吴用商议怎退得关胜。吴用道:“来日决战,且看胜败如何。”正定计间,猛听得战鼓乱起,却是丑郡马宣赞部领三军直到大寨。宋江举众出迎,看了宣赞在门旗上勒战,便问:“兄弟,那个出马?”只见小李广花荣持枪直取宣赞。宣赞舞刀来迎。一来一往,一上一下,斗到十合,花荣卖个破绽,回马便走。宣赞赶来,花荣带住钢枪,拈弓取箭,射在刀面上。花荣见箭不中,再取出第二枝箭,看得较近,望宣赞胸膛上射来。宣赞镫里藏身,又射个空。宣赞见他弓箭高强,不敢追赶,霍地勒回马跑回本阵。花荣见不赶,连忙勒转马头,望宣赞赶来;又取第三枝箭,望得宣赞後心较近,再射一箭。只听铛地一声响,正射在背後护心镜上。宣赞慌忙驰回阵,使人报与关胜。关胜得知,便唤小校:“快牵我那马来!”霍地立起身,绰青龙刀,骑火炭马,门旗开处,直临阵前。宋江看见关胜天表亭亭,与吴用指指点点喝采,回头又高声对众将道:“将军英雄,名不虚传!”只这一句,林冲大怒,叫道:“我等弟兄,自上梁山,大小五七十阵,未尝挫锐气,今日何故灭自己威风!”说罢,挺枪出马来取关胜。关胜见了大喝道:“水泊草寇,我不直得便凌逼你!单唤宋江出来,吾要问他何故背反朝廷!”宋江在门旗上听了,喝住林冲,纵马亲自出阵,欠身与关胜施礼,说道:“郓城小吏宋江谨参,一惟将军问罪。”关胜喝道:“汝为小吏,安敢背叛朝廷?”宋江答道:“盖为朝廷不明,纵容奸臣当道,不许忠良进身,布满滥官污吏,陷害天下百姓。宋江等替天行道,并无异心。”关胜喝道:“分明草贼!替何天?行何道?天兵在此,还巧言令色!若不下马受缚,著你粉骨碎身!”猛可里霹雳火秦明听得,大叫一声,舞狼牙棍,纵马直抢过来;林冲也大叫一声,挺枪出马,飞抢过来。两将双取关胜。关胜一齐迎住。
  三骑马向征尘影里,转灯般厮杀。宋江忽然指指点点,便教鸣金收军。林冲,秦明回马,一齐叫道:“正待擒捉这厮,兄长何故收军罢战?”宋江高声道:“贤弟,我忠义自守;以两取一,非所愿也。纵使一时捉他,亦令其心不服。吾看大刀义勇之将,世本忠臣;乃祖为神,家家家庙。若得到此人上山,宋江情愿让位。”林冲,秦明变色各退。当日两边各自收兵。且说关胜回到寨中,下马卸甲,心中暗忖道:“我力斗二将不过,看看输与他了,宋江倒收了军马,不知是何意思?”便叫小军推陷车中张横,阮小七过来,问道:“宋江是个郓城县小吏,你这厮们如何伏他?”
  阮小七应道:“俺哥哥,山东,河北大名,叫做及时雨呼保义宋公明。你这厮,不知忠义之人,如何省得!”关胜低头不语,且教推过陷车。当晚坐卧不安,走出中军看月,寒色满天,霜华遍地;关胜嗟叹不已。有伏路小校前来报说:“有个胡须将军,匹马单鞭,要见元帅。”关胜道:“你不问他是谁?”小校道:“他又没衣甲军器,并不肯说姓名,只言要见元帅。”关胜道:“既是如此,与我唤来。”没多时,来到帐中,拜见关胜。关胜回顾首将,剔灯再看,形貌他略认得,便问那人是谁。那人道:“乞退左右。”关胜大笑道:“大将身居百万军中,若还不是一德一心,安能用兵如指?吾帐上帐下,无大无小,尽是机密之人;你有话,但说不妨。”那人道:“小将呼延灼的便是。前日曾与朝廷统领连环马军征进梁山泊。谁想中贼奸计,失陷了军机,不得还京见驾。昨听得将军到来,真乃不胜之喜。早间阵上,林冲,秦明待捉将军,宋江火急收军,诚恐伤犯足下。此人素有归顺之意,独奈众贼不从。方才暗与呼延灼商议,正要驱使众人归顺。将军若是听从,明日夜间,轻弓短箭,骑著快马,从小路直人贼寨,生擒林冲等寇,解走京师,不惟将军建立大功,亦令宋江与小将得赎重罪。”关胜听了大喜。请入帐中,置酒相待。呼延灼备说宋江专以忠义为主,不幸陷落贼巢,关胜掀髯饮酒,拍膝嗟叹不题。
却说次日宋江举兵搦战。关胜与呼延灼商议:“晚间虽有此计,今日不可不先赢此将。”呼延灼借副衣甲穿了,上马都到阵前。宋江独自骂呼延灼道:“山寨不曾亏负你半分,因何夤夜私去!”呼延灼道:“无知小吏,成何大事!”宋江便令镇三山黄信出马,直奔呼延灼。两马相交,斗不到十合,呼延灼手起一鞭,把黄信打落马下。关胜大喜,令大小三军一齐掩杀。呼延灼道:“不可追掩:吴用那厮广有神机;若还赶杀,恐贼有计。”关胜听了,火急收军,都回本寨;到中军帐里,置酒相得,动问镇三山黄信如何。呼延灼道:“此人原是朝廷命官,青州都监,与秦明、花荣一时落草平日多与宋江意思不合。今日要他出马正要打杀此贼,宋江阵上众军抢出来扛了回去。”关胜大喜,传下将令教宣赞,郝思文两路接应;自引五百马军,轻弓短箭,叫呼延灼引路,至夜二更起身;三更前後,直奔宋江寨中,炮响为号,里应外合,一齐进兵。是夜月光如昼。黄昏时候,披挂已了,马摘鸾铃,人披软战,军卒衔枚疾走来一齐乘马,呼延灼当先引路,众人跟著。
转过山径,约行了半个更次,前面撞见三五十个小军,低声问道:“来的不是呼将军麽?”呼延灼喝道:“休言语!随在我马後走!”呼延灼纵马先行。关胜乘马在後。又转过一层山嘴,只见呼延灼把枪尖一指,远远地一盏红灯。关胜勒住马。问道:“有红灯处是那里?”呼延灼道:“那里便是宋公明中军。”急催动人马。将近红灯,忽听得一声炮响,众军跟定关胜,杀奔前来。到红灯之下看时,不见一个;便唤呼延灼时,亦不见了;关胜大惊,知道中计,慌忙回马。听得四边山上一齐鼓响锣鸣。正是慌不择路,众军各自逃生。关胜连忙回马时,只剩得数骑马军跟著。转出山嘴,又听得脑後树林边一声炮响,四下里挠钓齐出,把关胜拖下雕鞍,夺了刀马,卸去衣甲,前推後拥,拿投大寨里来。

却说林冲,花荣自引一支军马,截住郝思文。月明之下,三马相交,斗无二三十合,郝思文气力不加,回马便走。肋後撞出个女将一丈青扈娘,撒起红锦索,把郝思文拖下马来。步军向前,一齐捉住,解投大寨。话分两处。这边秦明,孙立引一支军马去捉宣赞,当路劈面撞住。宣赞拍马大骂:“草贼匹夫!当吾者此,避我者生!”秦明大怒,跃马挥狼牙棍直取宣赞。二马相交,约斗数合,孙立侧首过来,宣赞慌张,刀法不依古格,被秦明一棍搠下马来,三军齐喊一声,向前捉住。再有扑天李应引领大小军兵,抢奔关胜寨内来,先救了张横,阮小七,并被擒水军人等,夺去一应粮草马匹,却去招安四下败残人马。

宋江会众上山,此时东方渐明。忠义堂上分开坐次,早把关胜,宣赞,郝思文分头解来。宋江见了,慌忙下堂,喝退军卒,亲解其缚;把关胜在正中交椅上,纳头便拜叩首伏罪,说道:“亡命狂徒,冒犯虎威,望乞恕罪!”呼延灼亦向前来伏罪道:“小可既蒙将令,不敢不依。万望将军免恕虚诳之罪!”关胜看了一班头领,义气深重,回顾宣赞,郝思文道:“我们被擒在此,所事若何?”二人答道:“并听将令。”关胜道:“无面还京,愿赐早死!”宋江道:“何故发此言?将军,倘蒙不弃微贱,可以一同替天行道;若是不肯,不敢苦留,只今便送回京。”关胜道:“人称忠义宋公明,果然有之!人生世上,君知我报君,友知我报友。今日既已心动,愿住帐下为一小卒。”宋江大喜;当日一面设筵庆贺,一边使人招安逃窜败军,又得了五七千人马;军内有老幼者,随即给散银两,便放回家;一边差薛永书往蒲东搬取关胜老幼,都不在话下。

宋江正饮宴间,默然想起卢员外,石秀陷在北京,潸然泪下。吴用道:“兄长不必忧心,吴用自有措置。只过今晚,来日再起军兵,去打大名,必然成事。”关胜便起身说道:“关某无可报答爱我之恩,愿为前部。”宋江大喜,次日早晨传令,就教宣赞郝思文为副,拨回旧有军马,便为前部先锋;其余原打大名头领不缺一个,添差李俊、张顺将带水战盔甲随去,以次再望大名进发。这里却说梁中书在城中,正与索超起病饮酒。是日,日无晶光,朔风乱吼,只见探马报道:“关胜、宣赞、郝思文并众军马俱被宋江捉去,已入夥了!梁山泊军马现今又到!”梁中书听得,得目瞪口呆,杯翻筷落。只见索超禀道:“前番中贼冷箭,今番定复此雠!”梁中书便斟热酒,立赏索超,教快引本部人马出城迎敌。李成、闻达随後调军接应。其时正是仲冬天气,连日大风,天地变色,马蹄冻合,铁甲如冰。索超出席提斧,直至飞虎峪下寨。次日,宋江引前部吕方、郭盛上高阜看关胜厮杀。三通战鼓罢,这里关胜出阵。对面索超出马。
  当时索超见了关胜,却不认得。随征军卒说道:“这个来的便是新背叛的大刀关胜。”索超听了,并不打话,直抢过来,迳奔关胜。关胜也拍舞刀来迎。两人斗无十合,李成却在中军看见索超战关胜不下,自舞双刀出阵,夹攻关胜。这边宣赞、郝思文见了,各持兵器,前来助战。五骑马搅做一块。宋江在高阜看见,鞭梢一指,大军卷杀过去。李成军马大败亏输,连夜退入城去。宋江催兵直抵城下扎营寨。
  次日彤云压阵,天惨地裂,索超独引一支军马出城冲突。吴用见了,便教军校迎敌觑战:他若追来,乘势便退。因此,索超得了一阵,欢喜入城。当晚云势越重,风色越紧。吴用出帐看时,却早成团打滚,降下一天大雪。吴用便差步军去大名城外靠山边河狭处掘成陷坑。上用土盖。那雪降了一夜,平明看时,约已没过马膝。
却说索超策马上城,望见宋江军马各有惧色,东西策立不定,当下便点三百军马蓦地冲出城来。宋江军马四散奔波而走;却教水军头领李俊、张顺、身披软战,勒马横枪,前来迎敌。却才与索超交马,弃枪便走,特引索超奔陷坑边来。索超是个性急的。那里照顾?那里一边是路,一边是涧。李俊弃马跳入涧中,向著前面,口里叫道:“宋公明哥哥快走!”索超听了,不顾身体,飞马撞过阵来。山背後一声炮响,索超连人和马跌将下去。後面伏兵齐起。这索超便有三头六臂,也须七损八伤。正是:烂银深盖藏圈套,碎玉平铺作陷坑。毕竟急先锋索超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水浒传》


国学迷 英國史.djvu 英國產業革命史略.djvu 維多利亞女王傳.djvu 今日的英國.djvu 英國與其殖民地.djvu 倫敦雜記.djvu 德國史.djvu 希特勒征服歐洲的計劃_亨利.djvu 希臘小史.djvu 剛果旅行旅途隨筆_安得烈紀德.djvu 美國史.djvu 德國民族之侵略性_楊人楩.djvu 使日回憶錄_格魯.djvu 日本國情講話_楊玉清.djvu 克利浦斯訪印之謎_費虛等.djvu 列寧與斯大林論瓜分中國_謝爾基.djvu 自由哲學.djvu 中國古代哲學史.djvu 諸子通誼.djvu 常識文范卷二.djvu 社會思想.djvu 古史研究第三集.djvu 日本賠償.djvu 世界實業大王.djvu 世界偉人列傳.djvu 國際人物誌_蕭艾.djvu 世界名人小傳.djvu 現代中國名人外史_坦蕩蕩齊主.djvu 大丈夫.djvu 古文滑稽類鈔.djvu 陸軍忠勇故事集.djvu 中國六大政治家第一冊.djvu 中國六大政治家第二冊.djvu 會稽郡故書雜集.djvu 近百年湖南學風_錢基博.djvu 中國名人傳.djvu 非常時期之模範人物.djvu 自傳之一章_蔡元培等.djvu 黃花崗.djvu 陸皓東史堅如.djvu 朱執信廖仲愷.djvu 我的學生生活.djvu 民間忠勇故事集.djvu 國父家世源流考.djvu 海寧陳家_孟森.djvu 馮玉祥日記選抄.djvu 林公鐸先生學記_徐英.djvu 葵園述略_徵文考廔主.djvu 張騫蘇武.djvu 衛青霍去病.djvu 岳飛.djvu 王安石評傳.djvu 辛棄疾.djvu 文天祥.djvu 成吉思汗評傳.djvu 由僧缽到皇權_吳●.djvu 譚襄敏公年譜.djvu 史可法傳_朱文長.djvu 鄭成功.djvu 民族英雄劉二傳_唐偉.djvu 龔定盦研究.djvu 西學東漸記.djvu 洪秀全.djvu 陳英士_孔繁霖.djvu 曾國藩之生平及事業.djvu 鄒容.djvu 蔡松坡.djvu 總理事略.djvu 孫中山.djvu 蔡孑民先生傳略_高乃同.djvu 李總司令最近演講集.djvu 沈約年譜.djvu 袁樞年譜.djvu 章實齋年譜.djvu 黃仲則年譜.djvu 茹經先生自訂年譜.djvu 葉遐庵先生年譜.djvu 柴門霍甫傳.djvu 尹奉吉傳_金光.djvu 遺芳集.djvu 伊籐博文傳.djvu 聖雄甘地傳.djvu 在甘地先生左右_曾聖提.djvu 甘地論.djvu 尼赫魯傳.djvu 諾貝爾傳.djvu 瑪薩裡克自述.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七月十四日_羅曼羅蘭商務.djvu 羅斯福.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慳吝人_毛裡哀商務.djvu 初中學生文庫之華盛頓_盧文迪中華.djvu 古物保管委員會工作匯報_古物保管委員會.djvu 羅布淖爾考古記x1_143.djvu 明清兩代宮苑建置沿革圖考.djvu 太平天國金石錄_羅爾綱.djvu 何蝯叟藏張黑女志_何紹基有正書局民1212七版.djvu 明拓張猛龍碑.djvu 古代彝器偽字研究_祚承商.djvu 玉雅.djvu 民十三之故宮_陳萬里開明2806初版.djvu 中國長城沿革考.djvu 中國禮俗學綱要.djvu 中華全國風俗志第一冊.djvu 中華全國風俗志第二冊.djvu 中華全國風俗志第三冊.djvu 中華全國風俗志第四冊.djvu 人物風俗制度叢談甲集.djvu 西洋禮俗_穆超.djvu 經濟學問答.djvu 社會組織與社會革命.djvu 分配經濟學_霍勃生.djvu 政治的經濟基礎.djvu 馬先爾之經濟學說.djvu 中和經濟論.djvu 古典學派的恐慌學說.djvu 供求論.djvu 家庭經濟學.djvu 世界合作思想十講.djvu 合作原理比較研究.djvu 連鎖論.djvu 溯端竟委 溺心灭质 溺爱不明 滋蔓难图 滑天下之大稽 滑泥扬波 滔天之罪 滔天大罪 滔滔不尽 滔滔不竭 滔滔不绝 滔滔汩汩 滔滔皆是 滚滚而来 滚瓜流水 滚瓜烂熟 滚芥投针 滚鞍下马 满不在乎 满不在意 满坐风生 满坑满谷 满山遍野 满座风生 满打满算 满目凄凉 满目疮痍 满目荆榛 满而不溢 满脸春色 满脸春风 满腔热忱 满腹文章 满腹牢骚 满腹狐疑 满舌生花 满袖春风 满载而归 满门抄斩 满面春风 满面羞惭 满额鹅黄 滥官污吏 滥觞所出 滴水不漏 滴水不羼 滴水成冰 滴水成河 滴水穿石 滴水难消 滴露研朱 滴露研珠 漂零蓬断 漆女忧鲁 漆黑一团 漏尽更阑 漏泄天机 漏洞百出 漏网之鱼 漏虀搭菜 演古劝今 演武修文 漠不关心 漠然置之 漫不加意 漫不经心 漫不经意 漫地漫天 漫天匝地 漫天叫价 漫天塞地 漫天大谎 漫天开价 漫天彻地 漫天掩地 漫天盖地 漫天蔽野 漫天要价 漫天要价,就地还钱 漫天过海 漫天遍地 漫天遍野 漫山塞野 漫山遍野 漫无边际 漫条斯理 潘鬓成霜 潜休隐德 潜光隐德 潜光隐耀 潜图问鼎 潜山隐市 潜形匿迹 潜德隐行 潜心涤虑 潜心笃志 潜消默化 潜滋暗长 潜濡默化 潜濡默被 潜神嘿规 潜神默思 潜神默记 潜移默夺 潜移默运 潜窃阳剽 潜精研思 潜蛟困凤 潜踪匿影 潜踪蹑迹 潜踪隐迹 潜身远祸 潜身远迹 潜骸窜影 潜鳞戢羽 潜龙伏虎 潦原浸天 潮鸣电掣 潸然泪下 澄思寂虑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