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水浒传 >

第六十三回 呼延灼月夜赚关胜 宋公明雪天擒索超

第六十三回 呼延灼月夜赚关胜 宋公明雪天擒索超

  蒲东关胜当日辞了太师,统领一万五千人马,分为三队,离了东京,望梁山泊来。

话分两头。且说宋江与同众将每日攻打城池,李成,闻达那里敢出对阵。索超箭疮深重,又未平复,更无人出战。宋江见攻打城子不破,心中纳闷:离山已久,不见输赢。是夜在中军帐里闷坐,默上灯烛,取出玄女天书,正看之间,忽小校报说:“军师来见。”吴用到得中军帐内,与宋江道:“我等众军围许多时,如何杳无救军来到,城中又不出战?向有三骑马奔出城去,必是梁中书使人去京师告急。他丈人蔡太师必然上紧遣兵,中间必有良将。倘用围魏救赵之计:且不来解此处之危,反去取我梁山泊大寨,如之奈何?兄长不可不虑。我等先著军士收拾,未可都退。”正说之间,只见神行太保戴宗到来报说:“东京蔡太师拜请关菩萨玄孙蒲东郡大刀关胜,引一彪军马,飞奔梁山泊来。寨中头领主张不定,请兄长早早收兵回来,且解梁山之难!”吴用道:“虽然如此,不可急还。今夜晚间,先教步兵前行,留下两支军马,就飞虎峪两边埋伏。城中知我等退军,必然追赶;若不如此,我兵先乱。”

宋江道:“军师言之极当。”传令便差小李广花荣引五百军兵去飞虎峪左边埋伏;豹子头林冲引五百军兵去飞虎峪右边埋伏。再叫双鞭呼延灼引二十五骑马军,带著凌振,将了风火等炮,离城十里远近;但见追兵过来,随即施放号炮,令两下伏兵齐去并杀追兵。一面传令前队退兵,要如雨散云行,遇兵勿战,慢慢退回。步军队里,半夜起来,次第而行;直至次日已牌前後方才尽退。城上望见宋江兵马,手拖旗帜,肩担刀斧,纷纷滚滚拔寨都起,有还山之状。城上看了仔细,报与中书知道:“想是京师救军去取他梁山泊,这厮们恐失巢穴,慌忙归去。可以乘劫追杀,必擒宋江。”说犹未了,城外报马到来,东京文字,约会引兵去取贼巢;他若退兵,可以速追。梁中书便叫李成,闻达各带一支军马从东西两路追赶,只听得背後火炮齐响。李成,闻达吃了一惊,勒住战马看时,後面旗对刺,战鼓乱鸣。李成,闻达措手不及,左手下撞出小李广花荣,右手撞出豹子头林冲,各引五百军马,两边杀来。李成,闻达知道中计,火速回军。前面又撞山呼延灼,引著一支军马,死并一阵。杀得李成,闻达头盔不见,衣甲飘零,退入城中,闭门不出。

宋江军马次第方回。渐近梁山泊,却好迎著丑郡马宣赞拦路。宋江约住军兵,权且上寨;暗地使人从从偏僻小路赴水上报知,约会水陆军兵两下救应。且说水寨内船火儿张横与兄弟浪里白条张顺商议道:“我和你弟兄两个,自来寨中,不曾建功。现今蒲东大刀关胜三路调军,打我寨栅,不若我和你两个先去劫了他寨,捉得关胜,立这件大功。众兄弟面上好争口气。”张顺道:“哥哥,我和你只管得些水军;倘或不相救应,枉惹人耻笑。”张横道:“你若这般把细,何年月日能够建功?你不去便罢,我今夜自去!”张顺苦谏不听,当夜张横点了小船五十余只,每船上只有三五人,浑身都是软甲,手执苦竹枪,各带蓼叶刀,趁著月光微明,寒露寂静,把小船直至旱路。此时约有二更时分。

却说关胜正在中军帐里点灯看书。有伏路小校悄悄来报:“芦花荡里,约有小船四五十只,人人各执长枪,尽去芦苇里两边埋伏,不知何意,特来报知。”关胜听了,微微冷笑,回顾贴旁首将,低低说了一句。

且说张横将引三二百人,从芦苇中间藏踪蹑迹,直到寨边,拔开鹿角,迳奔中军,望见帐中灯烛荧煌,关胜手捻髭髯,坐著看书,张横暗喜,手拿长枪,抢入帐房里来。旁边一声锣响,众军喊动,如天崩地塌,山倒江翻,吓得张横拖长枪转身便走。四下里伏兵乱起,张横同二三百人。不曾走得一个,尽数被缚,推到帐前。关胜看了,笑道:“无端草贼,安敢张我!”喝把张横陷车盛了,其余的尽数监著;直等捉了宋江,一并解上京师。

不说关胜捉了张横。却说水寨阮头领正在寨中商议使人去宋江哥哥处听令。只见张顺到来报说:“我哥哥因不听小弟苦谏,去劫关胜营寨,不料被捉,囚车监了!”阮小七听了,叫将起来,说道:“我兄弟们同生同死,吉凶相救!你是他嫡亲兄弟,却怎地教他独自去,被人捉了?你不去救,我弟兄三个自去救他!”张顺道:“为不曾得哥哥将令,却不敢轻动。”阮小七道:“若等将令来时,你哥哥吃他剁做泥了!”阮小二、阮小五都道:“说得是!”张顺说他三个不过,只得依他。当夜四更,点起大小水寨头领,各驾船一百余只,一齐杀奔关胜寨来。岸上小军望见水面上战船如蚂蚁相似,都傍岸边,慌忙报知主帅。

  关胜笑道:“无见识奴!”回顾首将,低低说了一句。却说三阮在前张顺在後,呐声喊,抢人寨来。只见寨内灯烛荧煌,并无一人。三阮大惊,转身便走。帐前一声锣响,左右两边,马军步军,分作数路,簸箕掌,栲栳圈,重重叠叠围裹将来。张顺见不是头,扑通跳下水去。三阮夺路得到水边,後军却早赶上,挠钓齐下,套索飞来,早把活阎罗阮小七横拖倒拽捉去了。阮小二、阮小五、张顺却得混江龙李俊带领童威童猛死救回去。

不说阮小七被捉,囚在陷车之中。且说水军报上梁山泊来,刘唐便使张顺从水里直到宋江寨中报说这个消息;宋江便与吴用商议怎退得关胜。吴用道:“来日决战,且看胜败如何。”正定计间,猛听得战鼓乱起,却是丑郡马宣赞部领三军直到大寨。宋江举众出迎,看了宣赞在门旗上勒战,便问:“兄弟,那个出马?”只见小李广花荣持枪直取宣赞。宣赞舞刀来迎。一来一往,一上一下,斗到十合,花荣卖个破绽,回马便走。宣赞赶来,花荣带住钢枪,拈弓取箭,射在刀面上。花荣见箭不中,再取出第二枝箭,看得较近,望宣赞胸膛上射来。宣赞镫里藏身,又射个空。宣赞见他弓箭高强,不敢追赶,霍地勒回马跑回本阵。花荣见不赶,连忙勒转马头,望宣赞赶来;又取第三枝箭,望得宣赞後心较近,再射一箭。只听铛地一声响,正射在背後护心镜上。宣赞慌忙驰回阵,使人报与关胜。关胜得知,便唤小校:“快牵我那马来!”霍地立起身,绰青龙刀,骑火炭马,门旗开处,直临阵前。宋江看见关胜天表亭亭,与吴用指指点点喝采,回头又高声对众将道:“将军英雄,名不虚传!”只这一句,林冲大怒,叫道:“我等弟兄,自上梁山,大小五七十阵,未尝挫锐气,今日何故灭自己威风!”说罢,挺枪出马来取关胜。关胜见了大喝道:“水泊草寇,我不直得便凌逼你!单唤宋江出来,吾要问他何故背反朝廷!”宋江在门旗上听了,喝住林冲,纵马亲自出阵,欠身与关胜施礼,说道:“郓城小吏宋江谨参,一惟将军问罪。”关胜喝道:“汝为小吏,安敢背叛朝廷?”宋江答道:“盖为朝廷不明,纵容奸臣当道,不许忠良进身,布满滥官污吏,陷害天下百姓。宋江等替天行道,并无异心。”关胜喝道:“分明草贼!替何天?行何道?天兵在此,还巧言令色!若不下马受缚,著你粉骨碎身!”猛可里霹雳火秦明听得,大叫一声,舞狼牙棍,纵马直抢过来;林冲也大叫一声,挺枪出马,飞抢过来。两将双取关胜。关胜一齐迎住。
  三骑马向征尘影里,转灯般厮杀。宋江忽然指指点点,便教鸣金收军。林冲,秦明回马,一齐叫道:“正待擒捉这厮,兄长何故收军罢战?”宋江高声道:“贤弟,我忠义自守;以两取一,非所愿也。纵使一时捉他,亦令其心不服。吾看大刀义勇之将,世本忠臣;乃祖为神,家家家庙。若得到此人上山,宋江情愿让位。”林冲,秦明变色各退。当日两边各自收兵。且说关胜回到寨中,下马卸甲,心中暗忖道:“我力斗二将不过,看看输与他了,宋江倒收了军马,不知是何意思?”便叫小军推陷车中张横,阮小七过来,问道:“宋江是个郓城县小吏,你这厮们如何伏他?”
  阮小七应道:“俺哥哥,山东,河北大名,叫做及时雨呼保义宋公明。你这厮,不知忠义之人,如何省得!”关胜低头不语,且教推过陷车。当晚坐卧不安,走出中军看月,寒色满天,霜华遍地;关胜嗟叹不已。有伏路小校前来报说:“有个胡须将军,匹马单鞭,要见元帅。”关胜道:“你不问他是谁?”小校道:“他又没衣甲军器,并不肯说姓名,只言要见元帅。”关胜道:“既是如此,与我唤来。”没多时,来到帐中,拜见关胜。关胜回顾首将,剔灯再看,形貌他略认得,便问那人是谁。那人道:“乞退左右。”关胜大笑道:“大将身居百万军中,若还不是一德一心,安能用兵如指?吾帐上帐下,无大无小,尽是机密之人;你有话,但说不妨。”那人道:“小将呼延灼的便是。前日曾与朝廷统领连环马军征进梁山泊。谁想中贼奸计,失陷了军机,不得还京见驾。昨听得将军到来,真乃不胜之喜。早间阵上,林冲,秦明待捉将军,宋江火急收军,诚恐伤犯足下。此人素有归顺之意,独奈众贼不从。方才暗与呼延灼商议,正要驱使众人归顺。将军若是听从,明日夜间,轻弓短箭,骑著快马,从小路直人贼寨,生擒林冲等寇,解走京师,不惟将军建立大功,亦令宋江与小将得赎重罪。”关胜听了大喜。请入帐中,置酒相待。呼延灼备说宋江专以忠义为主,不幸陷落贼巢,关胜掀髯饮酒,拍膝嗟叹不题。
却说次日宋江举兵搦战。关胜与呼延灼商议:“晚间虽有此计,今日不可不先赢此将。”呼延灼借副衣甲穿了,上马都到阵前。宋江独自骂呼延灼道:“山寨不曾亏负你半分,因何夤夜私去!”呼延灼道:“无知小吏,成何大事!”宋江便令镇三山黄信出马,直奔呼延灼。两马相交,斗不到十合,呼延灼手起一鞭,把黄信打落马下。关胜大喜,令大小三军一齐掩杀。呼延灼道:“不可追掩:吴用那厮广有神机;若还赶杀,恐贼有计。”关胜听了,火急收军,都回本寨;到中军帐里,置酒相得,动问镇三山黄信如何。呼延灼道:“此人原是朝廷命官,青州都监,与秦明、花荣一时落草平日多与宋江意思不合。今日要他出马正要打杀此贼,宋江阵上众军抢出来扛了回去。”关胜大喜,传下将令教宣赞,郝思文两路接应;自引五百马军,轻弓短箭,叫呼延灼引路,至夜二更起身;三更前後,直奔宋江寨中,炮响为号,里应外合,一齐进兵。是夜月光如昼。黄昏时候,披挂已了,马摘鸾铃,人披软战,军卒衔枚疾走来一齐乘马,呼延灼当先引路,众人跟著。
转过山径,约行了半个更次,前面撞见三五十个小军,低声问道:“来的不是呼将军麽?”呼延灼喝道:“休言语!随在我马後走!”呼延灼纵马先行。关胜乘马在後。又转过一层山嘴,只见呼延灼把枪尖一指,远远地一盏红灯。关胜勒住马。问道:“有红灯处是那里?”呼延灼道:“那里便是宋公明中军。”急催动人马。将近红灯,忽听得一声炮响,众军跟定关胜,杀奔前来。到红灯之下看时,不见一个;便唤呼延灼时,亦不见了;关胜大惊,知道中计,慌忙回马。听得四边山上一齐鼓响锣鸣。正是慌不择路,众军各自逃生。关胜连忙回马时,只剩得数骑马军跟著。转出山嘴,又听得脑後树林边一声炮响,四下里挠钓齐出,把关胜拖下雕鞍,夺了刀马,卸去衣甲,前推後拥,拿投大寨里来。

却说林冲,花荣自引一支军马,截住郝思文。月明之下,三马相交,斗无二三十合,郝思文气力不加,回马便走。肋後撞出个女将一丈青扈娘,撒起红锦索,把郝思文拖下马来。步军向前,一齐捉住,解投大寨。话分两处。这边秦明,孙立引一支军马去捉宣赞,当路劈面撞住。宣赞拍马大骂:“草贼匹夫!当吾者此,避我者生!”秦明大怒,跃马挥狼牙棍直取宣赞。二马相交,约斗数合,孙立侧首过来,宣赞慌张,刀法不依古格,被秦明一棍搠下马来,三军齐喊一声,向前捉住。再有扑天李应引领大小军兵,抢奔关胜寨内来,先救了张横,阮小七,并被擒水军人等,夺去一应粮草马匹,却去招安四下败残人马。

宋江会众上山,此时东方渐明。忠义堂上分开坐次,早把关胜,宣赞,郝思文分头解来。宋江见了,慌忙下堂,喝退军卒,亲解其缚;把关胜在正中交椅上,纳头便拜叩首伏罪,说道:“亡命狂徒,冒犯虎威,望乞恕罪!”呼延灼亦向前来伏罪道:“小可既蒙将令,不敢不依。万望将军免恕虚诳之罪!”关胜看了一班头领,义气深重,回顾宣赞,郝思文道:“我们被擒在此,所事若何?”二人答道:“并听将令。”关胜道:“无面还京,愿赐早死!”宋江道:“何故发此言?将军,倘蒙不弃微贱,可以一同替天行道;若是不肯,不敢苦留,只今便送回京。”关胜道:“人称忠义宋公明,果然有之!人生世上,君知我报君,友知我报友。今日既已心动,愿住帐下为一小卒。”宋江大喜;当日一面设筵庆贺,一边使人招安逃窜败军,又得了五七千人马;军内有老幼者,随即给散银两,便放回家;一边差薛永书往蒲东搬取关胜老幼,都不在话下。

宋江正饮宴间,默然想起卢员外,石秀陷在北京,潸然泪下。吴用道:“兄长不必忧心,吴用自有措置。只过今晚,来日再起军兵,去打大名,必然成事。”关胜便起身说道:“关某无可报答爱我之恩,愿为前部。”宋江大喜,次日早晨传令,就教宣赞郝思文为副,拨回旧有军马,便为前部先锋;其余原打大名头领不缺一个,添差李俊、张顺将带水战盔甲随去,以次再望大名进发。这里却说梁中书在城中,正与索超起病饮酒。是日,日无晶光,朔风乱吼,只见探马报道:“关胜、宣赞、郝思文并众军马俱被宋江捉去,已入夥了!梁山泊军马现今又到!”梁中书听得,得目瞪口呆,杯翻筷落。只见索超禀道:“前番中贼冷箭,今番定复此雠!”梁中书便斟热酒,立赏索超,教快引本部人马出城迎敌。李成、闻达随後调军接应。其时正是仲冬天气,连日大风,天地变色,马蹄冻合,铁甲如冰。索超出席提斧,直至飞虎峪下寨。次日,宋江引前部吕方、郭盛上高阜看关胜厮杀。三通战鼓罢,这里关胜出阵。对面索超出马。
  当时索超见了关胜,却不认得。随征军卒说道:“这个来的便是新背叛的大刀关胜。”索超听了,并不打话,直抢过来,迳奔关胜。关胜也拍舞刀来迎。两人斗无十合,李成却在中军看见索超战关胜不下,自舞双刀出阵,夹攻关胜。这边宣赞、郝思文见了,各持兵器,前来助战。五骑马搅做一块。宋江在高阜看见,鞭梢一指,大军卷杀过去。李成军马大败亏输,连夜退入城去。宋江催兵直抵城下扎营寨。
  次日彤云压阵,天惨地裂,索超独引一支军马出城冲突。吴用见了,便教军校迎敌觑战:他若追来,乘势便退。因此,索超得了一阵,欢喜入城。当晚云势越重,风色越紧。吴用出帐看时,却早成团打滚,降下一天大雪。吴用便差步军去大名城外靠山边河狭处掘成陷坑。上用土盖。那雪降了一夜,平明看时,约已没过马膝。
却说索超策马上城,望见宋江军马各有惧色,东西策立不定,当下便点三百军马蓦地冲出城来。宋江军马四散奔波而走;却教水军头领李俊、张顺、身披软战,勒马横枪,前来迎敌。却才与索超交马,弃枪便走,特引索超奔陷坑边来。索超是个性急的。那里照顾?那里一边是路,一边是涧。李俊弃马跳入涧中,向著前面,口里叫道:“宋公明哥哥快走!”索超听了,不顾身体,飞马撞过阵来。山背後一声炮响,索超连人和马跌将下去。後面伏兵齐起。这索超便有三头六臂,也须七损八伤。正是:烂银深盖藏圈套,碎玉平铺作陷坑。毕竟急先锋索超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水浒传》


国学迷 夫妻過年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一場虛驚小型歌劇集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秦洛正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趙喜來慶功_新華書店上海.djvu 赤葉河_新華書店上海.djvu 柯山紅日_解放軍文藝社北京.djvu 赤衛軍_陝西人民出版社西安.djvu 帶槍的理髮師_群眾出版社北京.djvu 秧歌劇選_中國戲劇出版社北京.djvu 友與敵_群眾出版社北京.djvu 戲劇選輯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金龍河水浪滔天_中國戲劇出版社北京.djvu 劉三姐_中國戲劇出版社北京.djvu 姑嫂觀燈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djvu 劉三姐_廣西僮族自治區人民出版社南寧.djvu 紅松店獨幕歌劇_中國戲劇出版社北京.djvu 王傑之歌小歌劇_中國戲劇出版社北京.djvu 三世仇_解放軍文藝社北京.djvu 西安事變大型話劇_甘肅人民出版社蘭州.djvu 十五的月亮內蒙古歌劇集_上海雜誌公司上海.djvu 十里好風光_通俗讀物出版社北京.djvu 梅河兩岸五場歌劇_吉林人民出版社長春.djvu 嘎達梅林十場歌劇_中國戲劇出版社北京.djvu 走上新路_江蘇人民出版社南京.djvu 如兄如弟九場歌劇_陝西人民出版社西安.djvu 向陽川五場歌劇_甘肅人民出版社蘭州.djvu 紅珊瑚九場歌劇_解放軍文藝社北京.djvu 小二黑結婚五場歌劇_音樂出版社北京.djvu 革命歷史歌曲表演唱九場十六景歌舞_上海文化出版社上海.djvu 生產建設秧歌劇集_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兩個女紅軍十四場歌舞劇_中國戲劇出版社北京.djvu 江姐歌劇_中國戲劇出版社北京.djvu 同志之間_天下圖書公司北京.djvu 台島之夜_文光書店北京.djvu 屈原五幕六場話劇_中國戲劇出版社北京.djvu 棠棣之花_新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鋼鐵是這樣煉成的八場話劇_華朹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農村戲劇集_新華書店華朹總分店上海.djvu 為了幸福_新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英雄劉四虎_新華書店上海.djvu 紅色技術員獨幕話劇_達寧人民出版社瀋陽.djvu 夜上海五幕話劇_中國戲劇出版社北京.djvu 為了建設_華北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民主青年進行曲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djvu 劉胡蘭四幕七場話劇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回到人民隊伍_新華書店上海.djvu 海岸線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懸崖_天津通俗出版社天津.djvu 在勝利中前進_新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光榮旗下獨幕話劇_河北人民出版社保定.djvu 鄉村的早晨劇選_通俗讀物出版社北京.djvu 獨幕劇選集_工人出版社北京.djvu 敢想敢做的人_百花文藝出版社天津.djvu 葡萄爛了獨幕諷刺劇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紅軍回來了_天下圖書公司北京.djvu 原因何在獨幕話劇集_南方通俗出版社廣州.djvu 邊寨之夜獨幕劇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抗美援朝保家衛國_浙江省文聯籌委會杭州.djvu 血緣話劇_新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李時珍傳_中國電影出版社北京.djvu 豐收_中華書局股份有限公司上海.djvu 婦女代表_新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朝鮮事件_中華書局上海.djvu 血跡四幕劇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上海灘的春天_新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美帝暴行圖_新華書店華朹總分店上海.djvu 鋼鐵是這樣煉成的_新華書店上海.djvu 衝破黎明前的黑暗四幕八場話劇_中國戲劇出版社北京.djvu 鄭成功古裝話劇_新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大榆林_新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朹海最前線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甲申記五幕歷史劇_新華書店華朹總分店上海.djvu 後方的前線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風波三幕劇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出路五幕七場話劇_華南人民出版社廣州.djvu 不是蟬_新華書店華朹總分店上海.djvu 楊根思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在新事物的面前_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劇本選第一輯姐妹倆_華北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不許匪特逃跑話劇_勞動出版社上海.djvu 紅十字的陰謃者獨幕話劇_達寧人民出版社瀋陽.djvu 團結立功_新華書店北京.djvu 紅旗歌_新華書店上海.djvu 逮捕_新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陌上春暖_新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霧重慶五幕話劇_中國戲劇出版社北京.djvu 春風吹到諾敏河五幕劇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森林中的火光_重慶人民出版社重慶.djvu 海濱激戰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烈馬河畔六場話劇_河北人民出版社石家莊.djvu 鑰匙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在康布爾草原上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紅旗三幕話劇_朹北人民出版社瀋陽.djvu 百年大計_朹北人民出版社-藩陽.djvu 光榮匾_浙江省文藝工作團.djvu 間隙和奸細_群眾出版社北京.djvu 這就是「美國的生活方式」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豐盛的秋天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自家人獨幕話劇_達寧人民出版社瀋陽.djvu 火五幕話劇_上海雜誌公司上海.djvu 洞簫橫吹_中國戲劇出版社北京.djvu 四十年的願望_新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毛病在哪裡話劇_新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不能走那條路_湖北人民出版社武漢.djvu 草苗爭長_新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無敵民兵_新華書店北京.djvu 向三八線前進五幕劇_文光書店.djvu 難忘的歲月_新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無名英雄_中國戲劇出版社北京.djvu 不平坦的道路_中國戲劇出版社北京.djvu 祖國在召喚_華朹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不帶槍的戰士_文化生活出版社上海.djvu 清明前後_開明書店北京.djvu 方珍珠_晨光出版公司上海.djvu 西望長安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駱駝祥子五幕六場話劇_中國戲劇出版社北京.djvu 青年突擊隊話劇_北京大眾出版社北京.djvu 指揮員在那裡?四幕話劇_新華書店上海.djvu 思想問題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為和平幸福而戰_新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歔欷不已 煦仁孑义 煦伏之恩 煦煦为仁 畜妻养子 畜我不卒 盱衡厉色 絮絮聒聒 续鹜短鹤 蓄盈待竭 蓄锐养精 虚一而静 虚中乐善 虚为委蛇 虚作声势 虚受益,满招损 虚名薄利 虚嘴掠舌 虚声恐吓 虚实失度 虚室上白 虚左相待 虚己以听 虚席以待 虚幻无实 虚废词说 虚度光阴 虚度年华 虚庭一步 虚延岁月 虚张形势 虚情假套 虚惊一场 虚推古人 虚掷光阴 虚掷年华 虚无缥渺 虚枯吹生 虚比浮词 虚气平心 虚美熏心 虚美薰心 虚而不淈 虚而虚之 虚脾假意 虚船触舟 虚誉欺人 虚论浮谈 虚论高议 虚词诡说 虚语高论 虚谈高论 虚费词说 许友以死 许许多多 需沙出穴 须发皆白 须弥黍米 须眉巾帼 须眉毕现 须眉皓然 须臾之间 喧嚣一时 宣之使言 宣威耀武 悬兵束马 悬军深入 悬剑空垄 悬圃蓬莱 悬壶于市 悬壶行医 悬悬在念 悬断是非 悬梁刺骨 悬河注水 悬河泻火 悬灯结彩 悬牛头,卖马脯 悬狟素飡 悬珠编贝 悬磬之居 悬羊击鼓,饿马蹄铃 悬羊卖狗 悬羊打鼓 悬鞀设铎 悬鼗建铎 揎拳攘臂 揎拳攞袖 揎袖攘臂 旋复回皇 旋干转坤 旋踵即逝 旋转乾坤 暖暖姝姝 炫服靓妆 炫玉求售 炫石为玉 玄妙无穷 玄机妙算 玄衣督邮 玄裳缟衣 玄酒瓠脯 玄香太守 玄黄翻覆 璇玑改度 璇霄丹台 绚丽多彩 蜎飞蠕动 衒才扬己 衒材扬己 轩冕相袭 轩昂气宇 轩昂魁伟 轩盖如云 轩裳华胄 轩輶之使 轩车载鹤 轩轩韶举 选贤举能 选贤用能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