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水浒传 >

第二十七回 武松威镇安平寨 施恩义夺快活林

第二十七回 武松威镇安平寨 施恩义夺快活林

诗曰:

功业如将智力求,当年盗跖合封侯。行藏有义真堪羡,富贵非仁实可羞。
乡党陆梁施小虎,江湖任侠武都头。巨林雄寨俱侵夺,方把平生志愿酬。

话说当下张青对武松说道:“不是上人心歹。比及都头去牢城管理受苦,不若就这里把两个公人做番,且只在小人家里过几时。若是都头肯去落草时,小人亲自送至二龙山宝珠寺与鲁智深相聚入夥,如何?”武松道:“最是兄长好心,顾盼小弟。只是一件却使不得。武松平生只要打天下硬汉。这两个公人于我分上,只是小心。一路上伏侍我来,我跟前又不曾道个不字。我若害了他,天理也不容我。你若敬爱我时,便与我救起他两个来,不可害了他性命。”张青道:“都头既然如此仗义,小人便救醒了。”当下张青叫火家,便从剥人凳上搀起两个公人来。孙二娘便去调一碗解药来,张青扯住耳朵,灌将下去。没半个时辰,两个公人如梦中睡觉的一般,扒将起来。看了武松说道:“我们却如何醉在这里?这家恁么好酒?我们又吃不多,便恁地醉了。记着他家,回来再问他买吃。”武松笑将起来。张青、孙二娘也笑。两个公人正不知怎地。那两个火家自去宰杀鸡鹅,煮得熟了,整顿杯盘端正,张青教摆在后面葡萄架下。放了桌凳坐头。张青便邀武松并两个公人到后园内。武松便让两个公人上面坐了。张青、武松在下面朝上坐了。孙二娘坐在横头。两个汉子轮番斟酒,来往搬摆盘馔。张青劝武松饮酒。至晚,取出那两口戒刀来,叫武松看了,果是镔铁打的,非一日之功。两个又说些江湖上好汉的勾当,却是杀人放火的事。武松又说山东及时雨宋公明,仗义疏财,如此豪杰。如今也为事,逃在柴大官人庄上。两个公人听得,惊得呆了。只是下拜。武松道:“难得你两个送我到这里了,终不成有害你之心。我等江湖上好汉们说话,你休要吃惊。我们并不肯害为善的人。我不是忘恩背义的。你只顾吃酒。明日到孟州时,自有相谢。”当晚就张青家里歇了。次日,武松要行,张青那里肯放。一连留住,管待了三日。武松因此感激张青夫妻两个厚意。论年齿,张青却长武松五年,因此武松结拜张青为兄。武松再辞了要行。张青又置酒送路,取出行李包裹缠袋来,交还了。又送十来两银子与武松。把二三两零碎银子赍发两个公人。武松就把这十两银子,一发送了两个公人。再带上行枷,依旧贴了封皮。张青和孙二娘送出门前。武松作别了,自和公人投孟州来。未及晌午,早来到城里。直至州衙,当厅投下了东平府文牒。州尹看了,收了武松,自押了回文与两个公人回去,不在话下。随即却把武松帖发本处牢城营来。当时,武松来到牢城营前,看见一座牌额,上书三个大字,写着道:“安平寨”。公人带武松到单身房里。公人自去下文书,讨了收管,不必得说。武松自到单身房里,早有十数个一般的囚徒,来看武松说道:“好汉,你新到这里,包裹里若有人情的书信,并使用的银两,取在手头。少刻差拨到来,便可送与他。若吃杀威棒时,也打得轻。若没人情送与他时,端的狼狈。我和你是一般犯罪的人,特地报你知道。岂不闻‘兔死狐悲,,物伤其类’。我们只怕你初来不省得,通你得知。”武松道:“感谢你们众位指教。我小人身边,略有些东西。若是他好问我讨时,便送些与他。若是硬问我要时,一文也没。”众囚待道:“好汉休说这话!古人道:‘不怕官,只怕管。’在人矮〓下,怎敢不低头!只是小心便好。”说犹未了,只见一个道:“差拨官人来了。”众人都自散了。武松解了包裹,坐在单身房里。只见那个人走将入来,问道:“那个是新到囚徒武松?”武松道:“小人便是。”差拨道:“你也是安眉带眼的人,直须要我开口说。你是景阳冈打虎的好汉,阳谷县做都头。只道你晓事,如何这等不达时务?你敢来我这里,猫儿也不吃你打了。”武松道:“你到来发话,指望老爷送人情与你。半文也没!我精拳头有一双相送!金银有些,留了自买酒吃。看你怎地奈何我!没地里倒把我发回阳谷县去不成?”那差拨大怒去了。又有众囚徒走拢来说道:“好汉,你和他强了,少间苦也!他如今去和管营相公说了,必然害你性命。”武松道:“不怕。随他怎么奈何我,文来文对,武来武对。”正在那里说言未了,只见三四个人来单身房里叫唤:“新到囚人武松。”武松应道:“老爷在这里,又不走了,大呼小喝做什么?”那来的人把武松一带,带到点视厅前。那管营相公,正在厅上坐。五六个军汉押武松在当面。管营喝叫除了行枷,说道:“你那囚徒,省得太祖武德皇帝旧制,但凡初到配军,须打一百杀威棒。那兜〓的,背将起来!”武松道:“都不要你众人闹动。要打便打,也不要兜〓。我若是躲闪一棒的,不是好汉。从先打过的都不算,从新再打起。我若叫一声,也不是好男子。”两边看的人都笑道:“这痴汉弄死!且看他如何熬?”武松又道:“要打便打毒些,不要人情棒儿,打我不快活。”雨下众人都笑起来。那军汉拿起棍来,却待下手。只见管营相公身边立着一个人,六尺以上身材,二十四五年纪,白净面皮,三柳髭须,额头上缚着白手帕,身上穿着一领青纱上盖,把一条白绢搭膊络着手。那人便去管营相公耳朵边略说了几句话。只见管营道:“新到囚徒武松,你路上途中曾害甚病来?”武松道:“我于路不曾害,酒也吃的,肉也吃的,饭也吃得,路也走得。”管营道:“这厮是途中得病到这里。我看他面皮才好,且寄下他这顿杀成棒。”两边行杖的军汉,低低对武松道:“你快说病,这是相公将就你。你快只推曾害便了。”武松道:“不曾害,不曾害!打了倒干净。我不要留这一顿寄库棒,寄下倒是钩肠债,几时得了!”两边看的人都笑。管营也笑道:“想是这汉子多管害热病了,不曾得汗,故出狂言。不要听他,且把去禁在单向房里。”三四个军人引武松,依前送在单身房里。众囚徒都来问道“你莫不有甚好相识书信与管营么?”武松道:“并不曾有。”众囚徒道:“若没时,寄下这顿棒不是好意。晚间必然来结果你。”武松道:“他还是怎地来结果我?”众囚徒道:“他到晚,把两碗干黄仓米饭,和些臭鯗鱼来与你吃了。趁饱带你去土牢里去,把索子绲翻着,一床干藁荐,把你卷了,塞住了你七窍,颠倒竖在壁边,不消半个更次,便结果了你性命。这个唤做盆吊。”武松道:“再有怎地安排我?”众人道:“再有一样,也是把你来绲了,却把一个布袋,盛一袋黄沙,将来压在你身上。也不消一个更次,便是死的。这个唤土布袋压杀。”武松又问道:“还有什么法度害我?”众人道:“只是这两件怕人些。其余的也不打紧。”众人说犹未了,只见一个军人,托着一个盒子入来,问道:“那个是新配来的武都头?”武松答道:“我便是。有什么话说?”那人答道:“管营叫送点心在这里。”武松看时,一大旋酒,一盘肉,一盘子面,又是一大碗汁。武松寻思道:“敢是把这些点心与我吃了,却来对付我?我且落得吃了,却又理会。”武松把那旋酒来一饮而尽,把肉和面都吃尽了。那人收拾家火回去了。武松坐在房里寻思,自己冷笑道:“看他怎地来对付我!”看看天色晚来,只见头先那个人,又顶一个盒子入来。武松问道:“你又来怎地?”那人道:“叫送晚饭在这里。”摆下几般菜蔬,又是一大旋酒,一大盘煎肉,一碗鱼羹,一大碗饭。武松见了,暗暗自忖道:“吃了这顿饭食,必然来结果我。且由他,便死也做个饱鬼。落得吃了,恰再计较。”那人等武松吃了,收拾碗碟回去了。不多时,那个人又和一个汉子两个来,一个提着浴桶,一个提一大桶汤来。看着武松道:“请都头洗浴。”武松想道:“不要等我洗浴了来下手?我也不怕他,且落得洗一洗。”那两个汉子,安排倾下汤。武松跳在浴桶里面,洗了一回。随即送过浴裙手巾,教武松拭了,穿了衣裳。一个自把残汤倾了,提了浴桶去。一个便把藤簟纱帐,将来挂起,铺了藤簟,放个凉枕,叫了安置,也回去了。武松把门关上,拴了。自在里面思想道:“这个是什么意思?随他便了,且看如何。”放倒头便自睡了。一夜无事。天明起来,才开得房门,只见夜来那个人,提着桶洗面汤进来,教武松洗了面,又取漱口水,漱了口,又带个篦头待诏来,替武松篦了头,绾个髻子,裹了巾帻。又是一个人将个盒子人来,取出菜蔬下饭,一大碗肉汤,一大碗饭。武松道:“由你走道儿,我且落得吃了。”武松吃罢饭,便是一盏茶。却才茶罢,只见送饭的那个人来请道:“这里不好安歇,请都头去那壁房里安歇。搬茶搬饭却便当。”武松道:“这番来了,我且跟他去,看如何?”一个便来收拾行李被卧,一个引着武松,离了单身房里,来到前面一个去处。推开房门来,里面干干净净的床帐,两边都是新安排的桌凳什物。武松来到房里看了,存想道:“我只道送我入土牢里去,却如何来到这般去处?比单身房好生齐整。”

定拟将身入土牢,谁知此处更清标。施恩暗地行仁惠,遂使生平夙恨消。

武松坐到日中,那个人又将一个大盒子入来,手里提着一注子酒。将到房中打开看时,排下四般果子,一只熟鸡,又有许多蒸卷儿。那人便把熟鸡来〓了,将注子里好酒筛下,请都头吃。武松心里忖道:“由他对付我,我且落得吃了。”到晚,又是许多下饭,又请武松洗〓了,乘凉歇息。武松自思道:“众囚徒也是这般说,我也这般想,却是怎地这般请我?”到第三日,依前又是如此送饭送酒。武松那日早饭罢,行出寨里来闲走。只见一般的囚徒,都在那里担水的,劈柴的,做杂工的,却在晴日头里晒着。正是五六月炎天,那里去躲这热。武松却背叉着手问道:“你们却如何在这日头里做工?”众囚徒都笑起来,回说道:“好汉,你自不知。我们拨在这里做生活时,便是人间天上了。如何敢指望嫌热坐地!还别有那没人情的,将去锁在大牢里,求生不得生,求死不得死,大铁链锁着,也要过里。”武松听罢,去天王堂前后转了一遭,见纸炉边一个青石墩,是插那天王纸旗的,约有四五百斤。武松看在眼里。暂回房里来坐地了,自存想。只见那个人又搬酒和肉来。话休絮烦。武松自到那房里住了三日,每日好酒好食,搬来请武松吃,并不见害他的意。武松心里正委决不下。当日晌午,那人又搬将酒食来。武松忍耐不住,按定盒子,问那人道:“你是谁家伴当?怎地只顾将酒食来请我?”那人答道:“小人前日已禀都头说了,小人是管营相公家里梯己人。”武松道:“我且问你,每日送的酒食,正是谁教你将来?请我吃了怎地?”那人道:“是管营相公的家里小管营,教送与都头吃。”武松道:“我是个囚徒,犯罪的人,又不曾有半点好处到管营相公处,他如何送东西与我吃?”那人道:“小人如何省得。小管营分付道:教小人且送半年三个月,却说话。”武松道:“却又作怪!终不成将息得我肥胖了,却来结果我?这个乌闷葫芦,教我如何猜得破?这酒食不明,我如何吃得安稳?你只说与我:你那小管营是什么样人?在那里会和我相会?我便吃他的酒食。”那个人道:“便是前日都头初来时,厅上立的那个白手帕包头,络着右手那人,便是小管营。”武松道:“莫不是穿青纱上盖,立在管营相公身边的那个人?”那人道:“正是老管营相公儿子。”武松道:“我待吃杀威棒时,敢是他说,救了我,是么?”那人道:“正是小管营对他父亲说了,因此不打都头。”武松道:“却又跷蹊!我自是清河县人氏,他自是孟州人,自来素不相识,如保这般看觑我!必有个缘故。我且问你:那小管营姓甚名谁?”那人道:“姓施名恩,使得好拳棒,人都叫他做金眼彪施恩。”武松听了,道:“想他必是个好男子。你且去请他出来和我相见了,这酒食便可吃你的。你若不请他出来和我厮见时,我半点儿也不吃你的。”那人道:“小管营分付小人道:‘休要说知备细’。教小人待半年三个月,方才说知相见。”武松道:“休要胡说!你只去请小管营出来,和我相会了便罢。”那人害怕,那里肯去。武松有些焦燥起来。那人只得去里面说知。多时,只见施恩从里面跑将出来,看着武松便拜。武松慌忙答礼,说道:“小人是个治下的囚徒,自来未会拜识尊颜。前日又蒙救了一顿大棒,今又蒙每日好酒好食相待,甚是不当。又没半点儿差遣。正是无功受禄,寝食不安。”施恩答道:“小弟久闻兄长大名,如雷灌耳,只恨云程阻隔,不能勾相见。今日幸得兄长到此,正要拜识威颜。只恨无物款待。因此怀羞,不敢相见。”武松问道:“却才听得伴当所说,且教武松过半年三个月,却有话说。正是小管营要与小人说甚话?”施恩道:“村仆不省得事,脱口便对兄长说知道。却如何造次说得?”武松道:“管营恁地时,却是秀才耍,倒教武松鳖破肚皮,闷了,怎地过得!你且说,正是要我怎地?”施恩道:“既是村仆说出了,小弟只得告诉。因为兄长是个大丈夫,真男子,有件事欲要相央。除是兄长便行得。只是兄长远路到此,气力有亏,未经完足。且请将息半年三五个月,待兄长气力完足,那时却对兄长说知备细。”武松听了,呵呵大笑道:“管营听禀:我去年害了三个月〓疾,景阳冈上酒醉里,打翻了一只大虫,也只三拳两脚,便自打死了。何况今日!”施恩道:“而今且未可说,且等兄长再将养几时,待贵礼完完备备,那时方敢告诉。”武松道:“只是道我没气力了!既是如此说时,我昨日看见天王堂前那个石墩,约有多少斤重?”施恩道:“敢怕有四五伯斤重。”武松道:“我且和你去看一看。武松不知拔得动也不?”施恩道:“请吃罢酒了同去。”武松道:“且去了,回来吃未迟。”两个来到天王堂前。众囚徒见武松和小管营同来,都躬身唱喏。武松把石墩略摇一摇,大笑道:“小人真个娇惰了,那里拔得动!”施恩道:“三五伯斤石头,如何轻视得他。”武松笑道:“小管营也信真个拿不起?你众人且躲开,看武松拿一拿。”武松便把上半截衣裳脱下来,拴在腰里,把那个石墩识一抱,轻轻地抱将起来。双手把石墩只一撇,扑地打下地里一尺来深。众囚徒见了,尽皆骇然。武松再把右手去地里一提,提将起来,望空只一掷,掷起去离地一丈来高。武松双手只一接,接来轻轻地放在原旧安处。回过身来看着施恩并众囚徒。武松面上不红,心头不跳,口里不喘。施恩近前抱住武松便拜道:“兄长非凡人也,真天神!”众囚徒一齐都拜道:“真神人也!”施恩便请武松到私宅堂上请坐了。武松道:“小管营,今番须同说知,有甚事使令我去?”施恩道:“且请少坐,待家尊出来相见了时,却得相烦告诉。”武松道:“你要教人干事,不要这等儿女像,颠倒凭地,不是干事的人了!便是一刀一割的勾当,武松也替你去干。若是有些谄佞的,非为人也。”那施恩叉手不离方寸,才说出这件事来。有分教:武松显出那杀人的手段,重施这打虎的威风,来夺一个有名的去处,颠翻那厮盖世的英雄。正是:双拳起处云雷吼,飞脚来时风雨惊。毕竟施恩方对武松说出甚事来?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水浒传》


国学迷 我們愛我們的土地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春雨_重慶人民出版社重慶.djvu 山城頌詩集_重慶人民出版社重慶.djvu 山西詩選1949-1959_山西人民出版社太原.djvu 浙江詩歌選腳印集_浙江人民出版社杭州.djvu 水兵的詩_朹海文藝出版社杭州.djvu 大炮向前方海防部隊某連詩歌選_廣朹人民出版社廣州.djvu 部隊花開朵朵紅_春風文藝出版社瀋陽.djvu 萬里鐵繡山河戰士詩集_貴州人民出版社貴陽.djvu 毛主席是永不落的太陽_江蘇文藝出版社南京.djvu 戰士詩選_春風文藝出版社瀋陽.djvu 我們是人民的子弟兵_春風文藝出版社瀋陽.djvu 詩_黑龍江人民出版社哈爾濱.djvu 四川群眾詩歌選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歌中蘇擁抱_上海文化出版社上海.djvu 社員短歌集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戰士之歌_廣朹人民出版社廣州.djvu 降龍記敘事詩集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雪山紅日_重慶人民出版社重慶.djvu 公社頌歌_重慶人民出版社重慶.djvu 戰鬥的號角在長江上吹響_長江文藝出版社武漢.djvu 彩虹集_吉林人民出版社長春.djvu 豐碑頌紀念敬愛的周總理逝世一週年詩詞選輯.djvu 五鳳山之歌敘事詩集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三人集_北方文藝出版社哈爾濱.djvu 戰鬥的春天_陝西人民出版社.djvu 青年詩選_朹海文藝出版社杭州.djvu 礦工的歌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祖國頌_上海文化出版社上海.djvu 沸騰的農村_上海文化出版社上海.djvu 命令秦嶺讓開路寶成鐵路詩選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河山春色_新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歡樂的農村_湖北人民出版社武漢.djvu 英雄象_百花文藝出版社天津.djvu 開墾_上海雜誌公司上海.djvu 解放軍戰士短詩集_達寧人民出版社瀋陽.djvu 海防戰士詩選_中南人民文學藝術出版社武漢.djvu 唐宋詩舉要上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唐宋詩舉要下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聶夷中詩杜荀鶴詩_中華書局北京.djvu 雲谿友議_古典文學出版社上海.djvu 唐宋詩選講_中國少年兒童出版社.djvu 白居易詩選譯_百花文藝出版社天津.djvu 何遜集_中華書局北京.djvu 謝靈達詩選_古典文學出版社上海.djvu 唐詩小集王績詩注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張籍詩集_中華書局北京.djvu 讀杜心解第一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讀杜心解第二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讀杜心解第三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李白詩選注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杜甫詩論_上海文藝聯合出版社上海.djvu 杜甫詩論_上海古典文學出版社上海.djvu 錢注杜詩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錢注杜詩下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杜詩鏡銓上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杜詩鏡銓下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杜詩詳注第一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杜詩詳注第二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杜詩詳注第三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杜詩詳注第四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杜詩詳注第五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杜詩鏡銓上冊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杜詩鏡銓下冊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杜工部詩集上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杜工部詩集下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王建詩集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三家評註李長吉歌詩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李賀詩歌集注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元氏長慶集二_文學古籍刊行社北京.djvu 白居易詩選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王谿生詩集箋注上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玉谿生詩集箋注下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韓昌黎詩系年集釋上_古典文學出版社上海.djvu 韓昌黎詩繁年集釋下_古典文學出版社上海.djvu 溫飛卿詩集箋注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梅堯臣集編年校注上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梅堯臣集編年校注中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梅堯臣集編年校注下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王荊文公詩箋注_中華書局北京.djvu 黃庭堅詩選_古典文學出版社上海.djvu 陸放翁詩詞選_浙江人民出版社杭州.djvu 于謙詩選_浙江人民出版社杭州.djvu 明遺民詩上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明遺民詩下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嵞山集上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嵞山集中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嵞山集下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林則徐詩文選注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冬心先生集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友鷗堂集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孔尚任詩_科學出版社北京.djvu 稗畦集稗畦續集_古典文學出版社上海.djvu 黃黎洲詩集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楝亭集上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楝亭集下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孟浩然集_文學古籍刊行社北京.djvu 吳敬梓集外詩_科學出版社北京.djvu 龔自珍己亥雜詩注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人境盧詩草箋註_古典文學出版社上海.djvu 人境盧集外詩輯_中華書局北京.djvu 珠穆朗瑪進軍西藏詩集_新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大雪紛飛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紅水河歡歌廣西詩選_廣西人民出版社.djvu 大涼山之歌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丁偌君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不盡長江滾滾來_長江文藝出版社武漢.djvu 大江朹去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韶山紅日照胸懷詩歌集_廣朹人民出版社.djvu 戰鬥的鄉村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戰鬥的鄉村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十二月之歌_火花文藝出版社山西.djvu 黃河一澄清_火花文藝出版社山西.djvu 井岡山詩鈔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井岡山頌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科學詩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達軍糧_正風出版社上海.djvu 釣鯊的人們_長江文藝出版社武漢.djvu 三支讚歌_廣朹人民出版社廣州.djvu 朗誦詩選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朱陈好 朱陈婚嫁 朱陈嫁娶 朱鸟 朴悫 朵云 机上回文 机中织锦 机中锦字 机云 机动惊鸥 机心 机断 机石 机轴 朽木不雕 朽木之才 朽木嗤 朽木粪土 朽木粪墙 朽木难雕 朽柯 朽棘不雕 朽索 朽索之驭 朽索驭马 朽驭 杀孝妇 杂佩赠 权移马鹿 李下 李下整冠 李下瓜田 李仇牛 李仙 李代僵桃 李代桃 李代桃僵 李侯架 李公颠 李园 李广不侯 李广数奇 李广未封侯 李广难侯 李恂被 李揆第一 李斯如鼠 李斯忆黄犬 李斯怨 李斯溷鼠 李斯追悔 李斯黄犬 李氏千头奴 李氏断臂 李膺仙 李膺客 李膺棹 李膺舟 李膺船 李膺门 李膺门馆 李苦 李蔡下中 李蔡封侯 李衡奴 李衡妻 李衡洲 李謩偷曲谱 李贺得疾 李贺诗囊 李赤 李郭 李郭仙 李郭仙名 李郭仙舟 李郭同船 李郭小船 李郭游 李郭神仙 李郭舟 李郭船 李门 李阳 李阳拳 李阳老拳 李靖行雨 杏坛 杏村 杏林董奉 杏树坛 杏树行时种 杏田 杏花坛 杏花庄 杏花村 材不材 材不材间 材成拥肿 杕杜 杖乡 杖化 杖化葛陂 杖化龙 杖国 杖头 杖头沽酒物 杖头百钱 杖头资 杖头青钱挂 杖家 杖悬沽酒钱 杖挂青蚨 杖挂青钱 杖朝 杖杜宰相 杖百钱 杖端挂百钱 杖钱 杖锡飞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