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诗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水浒传 >

第二十六回 母夜叉孟州道卖人肉 武都头十字坡遇张青

第二十六回 母夜叉孟州道卖人肉 武都头十字坡遇张青

诗曰:

平生作善天加福,若是刚强受祸殃。舌为柔和终不损,齿因坚硬必遭伤。
杏桃秋到多零落,松柏冬深愈翠苍。善恶到头终有报,高飞远走也难藏。 话说当下武松对上家邻舍道:“小人因与哥哥报仇雪恨,犯罪正当其理,虽死而而不怨。却才甚是惊吓了高邻。小人此一去,存亡未保,死活不知。我哥哥灵床子,就今烧化了。家中但有些一应物件,望烦四位高邻与小人变卖些钱来,作随衙用度之资,听候使用。今去县里首告,休要管小人罪犯轻重,只替小人从实证一证。”随即取灵牌和纸钱烧化了。楼上有两个箱笼,取下来,打开看了,付与四邻收贮变卖。却押那婆子,提了两颗人头,迳投县里来。此时哄动了一个阳谷县。街上看的人不记其数。知县听得人来报了,先自骇然。随即升厅。武松押那王婆在厅前跪下,行凶刀子和两颗人头,放在阶下。武松跪在左边,婆子跪在中间,四家邻舍跪在右边。武松怀中取出胡正卿写的口词,从头至尾,告说一遍。知县叫那令史先问了王婆口词,一般供说。四家邻舍,指证明白。又唤过何九叔、郓哥,都取了明白供状。唤当该仵作行人,委吏一员,把这一干人押到紫石街检验了妇人身尸,狮子桥下酒楼前检验了西门庆身尸,明白填写尸单格目,回到县里,呈堂立案。知县叫取长枷,且把武松同这婆子枷了,收在监内。一干平人寄监在门房里。且说县官念武松是个义气烈汉,又想他上京去了这一遭,一心要周全他,又寻思他的好处。便唤该吏商议道:“念武松那厮是个有义的汉子,把这人们招状,从新做过。改作:‘武松因祭献亡兄武大,有嫂不容祭祀,因而相争。妇人将灵床推倒。救护亡兄神主,与嫂斗殴,一时杀死。次后西门庆因与本妇通奸,前来强护,因而斗殴,互相不伏,扭打至狮子桥边,以致斗杀身死。’”写了招解送文书,把一干人审问相同。读〓状与武松听了。写一道申解公文,将这一干人犯解本管东平府,申请发落。这阳谷县虽然是个小县分,到有仗义的人。有那上户之家,都资助武松银两。也有送酒食钱米与武松的。武松到下处,将行李寄顿士兵收了,将了十二三两银子,与了郓哥的老爹。武松管下的士兵,大半相送酒肉不迭。当下县吏领了公文,抱着文卷,并何九叔的银子、骨殖、招词、刀仗,带了一干人犯上路,望东平府来。众人到得府前,看的人哄动了衙门口。且说府尹陈文昭,听得报来,随即升厅。那官人但见:

平生正直,禀性贤明。幼年向雪案攻书,长成向金銮对策。常怀忠孝之心,每行仁慈之念。户口增,钱粮办,黎民称德满街衢。词讼减,盗贼休,父老赞哥喧市井。攀辕截〓,名标青史播千年;勒石镌碑,声振黄堂传万古。慷慨文章欺李杜,贤良方正胜龚黄。

且说东平府府尹陈文昭,已知这件事了。便叫押过这一干人犯,就当厅先把阳谷县申文看了,又把各人供状招〓看过,将这一干人一一审录一遍。把赃物并行凶刀仗封了,发与库子,收领上库。将武松的长枷,换了一面轻罪枷枷了,下在牢里。把这婆子换一面重囚枷钉了,禁在提事都监死囚牢里收了。唤过县吏,领了回文,发落何九叔、郓哥、四家邻舍这六人,且带回县去,宁家听候。本主西门庆妻子,留在本府羁管听候。等朝廷明降,方始结断。那何九叔、郓哥、四家邻舍,县吏领了,自回本县去了。武松下在牢里,自有几个士兵送饭。西门庆妻子,羁管在里正人家。且说陈府尹哀怜武松是个有义的烈汉,如常差人看觑他。因此节级牢子,都不要他一文钱,倒把酒食与他吃。陈府尹把这招藁卷宗都改得轻了,申去省院详审议罪。却使个心腹人,赍了一对紧要密书,星夜投京师来,替他干办。那刑部官多有和陈文昭好的,把这件事直禀过了省院官,议下罪犯:“据王婆生情造意,哄诱通奸,立主谋故武大性命,唆使本妇下药,毒死亲夫,又令本妇赶逐武松,不容祭祀亲兄,以致杀伤人命。唆令男女,故失人伦,拟合凌迟处死。据武松虽系报兄之仇,斗杀西门庆奸夫人命,亦则自首,难以释免。脊杖四十,刺配二千里外。奸夫淫妇,虽该重罪,已死勿论。其余一干人犯,释放宁家。文书到日,即便施行。”东平府尹陈文昭看了来文,随即行移,拘到何九叔、郓哥并四家邻舍,和西门庆妻小一干人等,都到厅前听断。牢中取出武松,读了朝廷明降。开了长枷,脊杖四十。上下公人,都看觑他,止有五七下着肉。取一面七斤半铁叶团头护身枷钉了,脸上免不得刺了两行金印,迭配孟州牢城。其余一干众人,省谕发落,各放宁家。大牢里取出王婆,当厅听命。读了朝廷明降,写了犯由牌,画了伏状。便把这婆子推上木驴,四道长钉,三条绑索,东平府尹判了一个剐字,拥出长街。两声破鼓响,一棒碎锣鸣,犯由前引,混棍后催,两把尖刀举,一朵纸花摇,带去东平府市心里,乞了一剐。话里只说武松带上行枷,看剐了王婆,有那原旧的上邻姚二郎,将变卖家私什物的银两,交付与武松收受,作别自回去了。当厅押了文帖,着两个防送公人领了,解赴孟州交割。府尹发落已了。只说武松自与两个防送公人上路。有那原跟的士兵,付与了行李,亦回本县去了。武松自和两个公人,离了东平府,迤〓取路投孟州来。那两个公人,知道武松是个好汉,一路只是小心去伏侍他,不敢轻慢他些个。武松见他两个小心,也不和他计较。包裹内有的是金银,但过村坊铺店,便买酒买肉,和他两个公人吃。话休絮繁。武松自从三月初头杀了人,坐了两个月监房,如今来到孟州路上,正是六月前后。炎炎火日当天,烁石流金之际,只得赶早凉而行。约莫也行了二十余日,来到一条大路。三个人已到岭上,却是已牌时分。武松道:“两个公人,你们且休坐了,赶下岭去,寻买些酒肉吃。”两个公人道:“也说得是。”三个人奔过岭来。只一望时,见远远地土坡下,约有十数间草屋,傍着溪边。柳树上挑出个酒帘儿。武松见了,把手指道:“兀那里不有个酒店?离这岭下只有三五里路,那大树边厢便是酒店。”两个公人道:“我们今早吃饭时五更,走了这许多路。如今端的有些肚饥。真个快走,快走!”三个人奔下岭来,山冈边见个樵夫,挑一担柴过来。武松叫道:“汉子,借问你:此去孟州还有多少路?”樵夫道:“只有一里便是。”武松道:“这里地名叫做什么去处?”樵夫道:“这岭是孟州道。岭前面大树林边,便是有名的十字坡。”武松问了,自和两个公人一直奔到十字坡边看时,为头一株大树,四五个人抱不交,上面都是枯藤缠着。看看抹过大树边,早望见一个酒店。门前窗槛边,坐着一个妇人,露出绿纱衫儿来。头上黄烘烘的插着一头钗钚,鬓边插着些野花。见武松同两个公人来到门前,那妇人便走起身来迎接。下面紧一条鲜红生绢裙,搽一脸胭脂铅粉,敞开胸脯,露出桃红纱主腰,上面一色金钮。见那妇人如何? 眉横杀气,眼露凶光。辘轴般蠢坌腰肢,棒槌似桑皮手脚。厚铺着一层腻粉,遮掩顽皮;浓搽就两晕胭脂,直侵乱发。红裙内斑斓裹肚,黄发边皎洁金钗。钏镯牢笼魔女臂,红衫照映夜叉精。 当时那妇人倚门迎接,说道:“客官歇脚了去?本家有好酒好肉。要点心时,好大馒头。”两个公人和武松入来。那妇人慌忙便道万福。三个人入到里面,一付柏木卓凳座头上,两个公人倚了棍棒,解下那缠袋,上下肩坐了。武松先把脊背上包裹解下来,放在桌子上。解了腰间胳膊,脱下布衫。两个公人道:“这里又没人看见,我们耽些利害,且与你除了这枷,快活吃两碗酒。”便与武松揭了封皮,除下枷来,放在桌子底下。都脱了上半截衣裳,搭在一边窗槛上。只见那妇人笑容可掬道:“客官打多少酒?”武松道:“不要问多少,只顾烫来。肉便切三五斤来。一发算钱还你。”那妇人道:“也有好大馒头。”武松道:“也把三二十个来做点心。”那妇人喜喜地笑着,入里面托出一大桶酒来,放下三只大碗,三只筋,切出两盘肉来。一连筛了四五巡酒,去灶上取一笼馒头来,放在桌子上。两个公人拿起来便吃。武松取一个拍开看了,叫道:“酒家,这馒头是人肉的是狗肉的?”那妇人嘻嘻笑道:“客官休要取笑!清平世界,荡荡乾坤,那里有人肉的馒头,狗肉的滋味?自古我家馒头,积祖是黄牛的。”武松道:“我从来走江湖上,多听得人说道:‘大树十字坡,客人谁敢那里过?肥的切做馒头馅,瘦的却把去填河。’”那妇人道:“客官那得这话!这是你自捏出来的。”武松道:“我见这馒头馅内,有几根毛,一像人不便处的毛一般,以此疑忌。”武松又问道:“娘子,你家丈夫却怎地不见?”那妇人道:“我的丈夫出外做客未回。”武松道:“凭地时,你独自一个须冷落。”那妇人笑着,寻思道:“这贼配军却不是作死!倒来戏弄老娘!正是‘灯蛾扑火,惹焰烧身’。不是我来寻你。我且先对付那厮。”这妇人便道:“客官休要取笑。再吃几碗了,去后面树下乘凉。要歇,便在我家安歇不妨。”武松听了这话,自家肚里寻思道:“这妇人不怀好意了。你看我且先耍他。”武松又道:“大娘子,你家这酒好生淡薄。别有甚好的,请我们吃几碗。”那妇人道:“有些十分香美的好酒,只是浑些。”武松道:“最好!越浑越好吃!”那妇人心里暗嘻,便去里面托出一旋浑色酒来。武松看了道:“这个正是好生酒,只宜热吃最好。”那妇人道:“还是这位客官省得。我烫来你尝看。”妇人自忖道:“这个贼配军正是该死!倒要热吃,这药却是发作得快。那厮当是我手里行货!”烫得热了,把将过来,筛做三碗,便道:“客官,试尝这酒。”两个公人那里忍得饥渴,只顾拿起来吃了。武松便道:“大娘子,我从来吃不得寡酒。你再切些肉来,与我过口。”张得那妇人转身入去,却把这酒泼在僻暗处,口中虚把舌头来咂道:“好酒!还是这酒冲得人动!”那妇人那会去切肉,只虚转一遭便出来,拍手叫道:“倒也!倒也!”那两个公人,只见天旋地转,疆禁了口,望后扑地便倒。武松也把眼来虚闭紧了,扑地仰倒在凳边。那妇人笑道:“着了!由你奸似鬼,吃了老娘的洗脚水。”便叫:“小二、小三,快出来。”只见里面跳出两个蠢汉来,先把两个公人扛了进去。这妇人后来桌上提了武松的包裹并公人的缠袋,捏一捏看,约莫里面是些金银。那妇人欢喜道:“今日得这三头行货,倒有好两日馒头卖。又得这若干东西。”把包裹缠袋提了入去,却出来看这两个汉子,扛抬武松,那里扛得动,直挺挺在地下,却似有千百斤重的。那妇人看了,见这两个蠢汉拖扯不动,喝在一边,说道:“你这鸟男女,只会吃饭吃酒,全没些用!直要老娘亲自动手!这个乌大汉却也会戏弄老娘。这等肥胖,好做黄牛肉卖。那两个瘦蛮子,只好做水牛肉卖。扛进去,先开剥这厮。”那妇人一头说,一面先脱去了绿纱衫儿,解下了红绢裙子,赤膊着,便来把武松轻轻提将起来。武松就势抱住那妇人,把两只手一拘,拘将拢来,当胸前搂住。却把两只腿望那妇人下半截只一挟,压在妇人身上。那妇人杀猪也似叫将起来。那两个汉子急待向前,被武松大喝一声,惊的呆了。那妇人被按压在地上,只叫道:“好汉饶我!”那里敢挣紥。只见门前一人挑一担柴,歇在门首。望见武松按倒那妇人在地上,那人大踏步跑将进来,叫道:“好汉息怒,且饶恕了,小人自有话说。”武松跳将起来,把左脚踏住妇人,提着双拳,看那人时,头带青纱四面巾,身穿白布衫,下面腿〓护膝,八答麻鞋,腰系着缠袋,生得三拳骨叉脸儿,微有几根髭髯,年近三十五六。看着武松,叉手不离方寸,说道:“愿闻好汉大名。”武松道:“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都头武松的便是。”那人道:“莫不是景阳冈打虎的武都头?”武松回道:“然也。”那人纳头便拜道:“闻名久矣!今日幸得拜识。”武松道:“你莫非是这妇人的丈夫?”那人道:“是。小人的浑家,有眼不识泰山,不知怎地触犯了都头。可看小人薄面,望乞恕罪。”正是:

自古嗔拳输笑面,从来礼数服奸邪。只因义勇真男子,降伏凶顽母夜叉。

武松见他如此小心,慌忙放起妇人来,便问:“我看你夫妻两个也不是等闲的人。愿求姓名。”那人便叫妇人穿了衣裳,“快近前来拜了都头。”武松道:“却才冲撞阿嫂,休怪。”那妇人便道:“有眼不识好人,一时不是,望伯伯恕罪。且请去里面坐地。”武松又问道:“你夫妻二位高姓大名?如何知我姓名?”那人道:“小人姓张名青,原是此间光明寺种菜园子。为因一时间争些小事,性起把这光明寺僧行杀了,放把火烧做白地。后来也没对头,官司也不来问。小人只在此大树坡下剪径。忽一日,有个老儿挑担子过来。小人欺负他老,抢出去和他厮并。斗了二十馀合,被那老儿一匾担打翻。原来那老儿年纪小时,专一剪径。因见小人手脚活,便带小人归去到城里。教了许多本事。又把这个女儿招赘小人做了女婿。城时怎地住得,只得依旧来此间盖些草屋,卖酒为生。实是只等客商过往,有那入眼的,便把些蒙汗药与他吃了,便死。将大块好肉,切做黄牛肉卖。零碎小肉,做馅子包馒头。小人每日也挑起去村里卖。如此度日。小人因好结识江湖上好汉,人都叫小人做菜园子张青。俺这浑家,姓孙,全学得他父亲本事,人都唤他做母夜叉孙二娘。他父亲殁了三四年,江湖上前辈绿林中有名,他的父亲唤做山夜叉孙元。小人却才回来,听得浑家叫唤,谁想得遇都头。小人多曾分付浑家道:‘三等人不可坏他。第一是云游僧道,他又不曾受用过分了,又是出家的人。’则恁地也争些儿坏了一个惊天动地的人。原是延安府老种经略相公帐前提辖。姓鲁名达。为因三拳打死了一个镇关西,逃走上五台山,落发为僧。因他脊梁上有花绣,江湖上都呼他做花和尚鲁智深。使一条浑铁禅杖,重六十来斤。也从这里经过。浑家见他生得肥胖,酒里下了些蒙汗药,扛入在作坊里,正要动手开剥。小人恰好归来,见他那条禅杖非俗,却慌忙把解药救起来,结拜为兄。打听得他近日占了二龙山宝珠寺,和一个什么青面兽杨志,霸在那坊落草。小人几番收得他相招的书信,只是不能勾去。”武松道:“这两个我也在江湖上多闻他名。”张青道:“只可惜了一个头陀,长七八尺一条大汉,也把来麻坏了。小人归得迟了些个,已把他卸下四足。如今只留得一个箍头的铁界尺,一领皂直裰,一张度牒在此。别的都不打紧。有两件物最难得。一件是一百单八颗人顶骨做成的数珠,一件是两把雪花镔铁打成的戒刀。想这头陀也自杀人不少。直到如今,那刀要便半夜里啸响。小人只恨道不曾救得这个人,心里常常忆念他。又分付浑家道:‘第二等是江湖上行院妓女之人。’他们是冲州撞府,逢场作戏,陪了多少小心得来的钱物。若还结果了他,那厮们你我相传,去戏台上说得我等江湖上好汉不英雄。又分付浑家道:‘第三等是各处犯罪流配的人,中间多有好汉在里头。切不可坏他。’不想浑家不依小人的言语,今日又冲撞了都头。幸喜小人归得早些。却是如何了起这片心?”母夜叉孙二娘道:“本是不肯下手。一者见伯伯包裹沈重,二乃怪伯伯说起风话,因此一时起意。”武松道:“我是斩头沥血的人,何肯戏弄良人?我见阿嫂瞧得我包裹紧,先疑忌了。因此特地说些风话,漏你下手。那碗酒我已泼了,假做中毒。你果然来提我,一时拿住,甚是冲撞了嫂子,休怪!”张青大笑起来。便请武松直到后面客席里坐定。武松道:“兄长,若是恁地,你且放出那两个公人则个。”张青便引武松到人肉作坊里看时,见壁上绷着几张人皮,梁上吊着五七条人腿。见那两个公人,一颠一倒,挺着在剥人凳上。武松道:“大哥,你且救起他两个来。”张青道:“请问都头,今得何罪?配到何处去?”武松把杀西门庆并嫂的缘由,一一说了一遍。张青夫妻两个,称赞不已。便对武松说道:“小人有句话说,未知都头如何?”武松道:“大哥,但说不妨。”张青不慌不忙,对武松说出那几句话来,有分教:武松大闹了孟州城,哄动了安平寨。倚八九分美酒神威,仗千百斤英雄气力,直教:打翻拽象拖牛汉,颠倒擒龙捉虎人。毕竟张青对武松说出甚言语来?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水浒传》


国学迷 公羊傳選不分卷穀梁傳選不分卷 [光緒]東川府續志四卷 [河工圖說](臨河捷鏡) 周易繋辭十卷 十鐘山房印舉不分卷 擬寒山詩一卷 書經衷論四卷 東萊先生詩律武庫十五卷 仙拈集四卷 六壬分野不分卷 性理會通正編七十卷續編四十二卷 兵書廿一種 烏目山房詩存六卷 歐陽氏遺書 紀元要略二卷 唐宋八家詩五十二卷 鐵莊文集八卷 惠遠新城保甲辦法 如是我聞四卷 [光緒]松江府續志四十卷首一卷圖一卷 資治新書十四卷首一卷 萬卷菁華十八卷 儀禮章句十七卷 光緒三十三年歲次丁未時憲書 王臨川全集一百卷目錄二卷 御撰資治通鑑綱目三編二十卷 李詩選五卷 元文類七十卷目錄三卷 南窗紀談一卷 新書十卷 使俄日記八卷 靜齋遺稿不分卷 約章分類輯要三十八卷首一卷 十名家西廂文 詩古微二卷 新刻殺廟 竹齋詩集四卷 金石圖四卷 傷寒醫訣串解六卷 [光緒]崑新兩縣續修合志五十二卷首一卷末一卷 左氏古義六卷 洪北江駢體文十二卷續編一卷 治河方略十卷首一卷 普濟應驗良方八卷 說文外編十六卷 仁在堂全集 [乾隆]山西志輯要十卷首一卷 南張賸稿 皇朝一統直省府廳州縣全圖 易堂問目四卷 保甲書輯要四卷 [同治]續修羅江縣志二十四卷 化學鑑原續編二十四卷 歷代循吏傳八卷 飲冰室文集十八卷總目一卷 紹興先正遺書八種 御製資政要覽三卷 春秋說 百美新詠一卷附圖傳一卷 何大復先生學約古文十二卷 四川通志三十_常明.djvu 四川通志三十一_常明.djvu 四川通志三十二_常明.djvu 四川通志三十三_常明.djvu 四川通志三十四_常明.djvu 四川通志三十五_常明.djvu 四川通志三十六_常明.djvu 四川通志三十七_常明.djvu 四川通志三十八_常明.djvu 四川通志三十九_常明.djvu 四川通志四十_常明.djvu 四川通志四十一_常明.djvu 四川通志四十二_常明.djvu 四川通志四十三_常明.djvu 四川通志四十四_常明.djvu 四川通志四十五_常明.djvu 四川通志四十六_常明.djvu 四川通志四十七_常明.djvu 四川通志四十八_常明.djvu 四川通志四十九_常明_x1_93.djvu 四川通志五十_常明.djvu 四川通志五十一_常明.djvu 四川通志五十二_常明.djvu 四川通志五十三_常明.djvu 四川通志五十四_常明.djvu 四川通志五十五_常明.djvu 四川通志五十六_常明.djvu 四川通志五十七_常明.djvu 四川通志五十八_常明.djvu 四川通志五十九_常明.djvu 四川通志六十_常明.djvu 四川通志六十一_常明.djvu 四川通志六十二_常明.djvu 四川通志六十三_常明.djvu 四川通志六十四_常明.djvu 四川通志六十五_常明.djvu 四川通志六十六_常明.djvu 四川通志六十七_常明.djvu 四川通志六十八_常明.djvu 四川通志六十九_常明.djvu 四川通志七十_常明.djvu 四川通志七十一_常明.djvu 四川通志七十二_常明.djvu 四川通志七十三_常明.djvu 四川通志七十四_常明.djvu 四川通志七十五_常明.djvu 四川通志七十六_常明.djvu 四川通志七十七_常明.djvu 四川通志七十八_常明.djvu 四川通志七十九_常明.djvu 四川通志八十_常明_x1_145.djvu 四川通志八十一_常明.djvu 四川通志八十二_常明.djvu 四川通志八十三_常明.djvu 四川通志八十四_常明.djvu 四川通志八十五_常明_x3_243_260_279.djvu 四川通志八十六_常明.djvu 四川通志八十七_常明.djvu 四川通志八十八_常明.djvu 四川通志八十九_常明.djvu 四川通志九十_常明.djvu 重修成都縣志一_李玉宣.djvu 重修成都縣志二_李玉宣.djvu 重修成都縣志三_李玉宣.djvu 重修成都縣志四_李玉宣.djvu 重修成都縣志五_李玉宣.djvu 重修成都縣志六_李玉宣.djvu 重修成都縣志七_李玉宣.djvu 重修成都縣志八_李玉宣.djvu 重修成都縣志九_李玉宣.djvu 重修成都縣志十_李玉宣.djvu 重修成都縣志十一_李玉宣.djvu 重修成都縣志十二_李玉宣.djvu 重修成都縣志十三_李玉宣.djvu 重修成都縣志十四_李玉宣.djvu 重修成都縣志十五_李玉宣.djvu 重修成都縣志十六_李玉宣.djvu 金堂縣志一_謝惟傑.djvu 金堂縣志二_謝惟傑.djvu 金堂縣志三_謝惟傑.djvu 金堂縣志四_謝惟傑.djvu 金堂縣志五_謝惟傑.djvu 金堂縣志六_謝惟傑.djvu 金堂縣志七_謝惟傑.djvu 金堂縣志八_謝惟傑.djvu 續金堂縣志一_王樹桐徐璞玉.djvu 續金堂縣志二_王樹桐徐璞玉.djvu 金堂縣志一_謝惟傑.djvu 金堂縣志二_謝惟傑.djvu 金堂縣志三_謝惟傑.djvu 金堂縣志四_謝惟傑.djvu 金堂縣志五_謝惟傑.djvu 金堂縣志六_謝惟傑.djvu 金堂縣志七_謝惟傑.djvu 金堂縣志八_謝惟傑.djvu 邛州直隸州志一_吳鞏修.djvu 邛州直隸州志二_吳鞏修.djvu 邛州直隸州志三_吳鞏修.djvu 邛州直隸州志四_吳鞏修.djvu 邛州直隸州志五_吳鞏修.djvu 邛州直隸州志六_吳鞏修.djvu 邛州直隸州志七_吳鞏修.djvu 邛州直隸州志八_吳鞏修.djvu 邛州直隸州志九_吳鞏修.djvu 邛州直隸州志十_吳鞏修.djvu 邛州直隸州志十一_吳鞏修.djvu 邛州直隸州志十二_吳鞏修.djvu 大邑縣志一_趙霖.djvu 大邑縣志二_趙霖.djvu 大邑縣志三_趙霖.djvu 大邑縣志四_趙霖.djvu 大邑縣志五_趙霖.djvu 大邑縣志六_趙霖.djvu 大邑縣志七_趙霖.djvu 大邑縣志八_趙霖.djvu 巴縣志一_王爾鑒.djvu 巴縣志二_王爾鑒.djvu 巴縣志三_王爾鑒.djvu 巴縣志四_王爾鑒.djvu 巴縣志五_王爾鑒.djvu 瀛洲 瀛馆 灌口 灌口二郎 灌园仲子 灌园卖药 灌园翁 灌园逃公卿 灌园避世 灌坛 灌夫 灌夫醉骂 灌夫骂坐 灌瓜 灞上军 灞上寻诗客 灞亭 灞桥 灞桥杨柳 灞桥诗句 灞桥诗在 灞桥诗境 灞桥诗思 灞桥雪 灞桥驴上吟 灞水桥 灞陵 灞陵亭尉 灞陵呵夜 灞陵尉 灞陵桥 灞陵老将 灞陵醉尉 火中莲 火传 火失参元 火尽薪传 火炎昆冈 火炎琬琰 火烧祆庙 火焚玉石 火焚祆庙 火牛 火牛兵 火生莲 火色 火色上腾 火色鸢肩 火辨良玉 火龙黼黻 灭刺 灭学 灭没 灭虢取虞 灯盏 灰冷昆明 灰劫 灰无焰 灰死韩安国 灰然 灰燧 灰琯 灰移火变 灰管 灰飞 灵光 灵光岿然 灵光殿 灵光鲁 灵光鲁殿 灵匹 灵和标格 灵均呵壁 灵均泽畔 灵均问天 灵夕 灵夙之期 灵妃 灵威 灵威丈人 灵娲 灵寿 灵明 灵枣 灵查 灵椿 灵槎 灵武之役 灵河 灵津驾鹊 灵涛 灵犀一点 灵犀心通 灵犀暗通 灵犀辟尘 灵犀隔埃尘 灵王子 灵珠 灵珠报 灵筹 灵胥 灵胥怒 灵胥怒抉 灵萱 灵蛇 灵蛇口 灵蛇吐 灵蛇珠 灵蛇衔珠 灵辄困桑下 灵辄扶轮 灵辄食 灵运屐 灵运脚 灵钩 灵雨随车 灵鲛 灵鹊填桥 灵鹊填河 灵鹤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