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水浒传 >

第十一回 梁山泊林冲落草 汴京城杨志卖刀

第十一回 梁山泊林冲落草 汴京城杨志卖刀

诗曰:

天罡地煞下凡尘,托化生身各有因。落草固缘屠国土,卖刀岂可杀平人?
东京已降天蓬帅,北地生成黑煞神。豹子头逢青面兽,同归水浒乱乾坤。

话说林冲打一看时,只见那汉子头戴一顶范阳毡笠,上撒着一把红缨,穿一领白段子征衫,系一条纵线绦,下面青白间道行缠,抓着裤子口,獐皮袜,带毛牛膀靴,跨口腰刀,提条朴刀,生得七尺五六身材,面皮上老大一搭青记,腮边微露些少赤须,把毡笠子掀在脊梁上,坦开胸脯,带着抓角儿软头巾,挺手中朴刀,高声喝道:“你那泼贼,将俺行李财帛那里去了?”林冲正没好气,那里答应,睁圆怪眼,倒竖虎须,挺着朴刀,抢将来斗那个大汉。但见: 残雪初睛,薄云方散,溪边踏一片寒冰,岸畔涌两条杀气。一上一下,似云中龙斗水中龙;一往一来,如岩下虎斗林下虎。一个是擎天白玉柱,一个是架海紫金梁。那个没些破绽高低,这个有千般威风勇猛。一个尽气力望心窝对戳,一个弄精神向胁肋忙穿。架隔遮拦,却似马超逢翼德,盘旋点搠,浑如敬德战秦琼。斗来半晌没输赢,战到数番无胜败。果然巧笔画难成,便是鬼神须胆落。

林冲与那汉斗到三十来合,不分胜败。两个又斗了十数合。正斗到分际,只见高山处叫道:“两个好汉不要斗了。”林冲听得,蓦地跳出圈子外来。两个收住手中朴刀,看那山顶上时,却是白衣秀士王伦和杜迁、宋万,并许多小喽罗走下山来,将船度过了河,说道:“两位好汉,端的好两口朴刀,神出鬼没。这个是俺的兄弟豹子头林冲。青面汉,你却是谁?愿通姓名。”那汉道:“洒家是三代将门之后,五侯杨令公之孙,姓杨名志。流落在此关西。年纪小时,曾应过武举,做到殿司制使官。道君因盖万岁山,差一般十个制使,去太湖边搬运花石纲赴京交纳。不想洒家时乖运蹇,押着那花石纲来到黄河里,遭风打翻了船,失陷了花石纲,不能回京赴任,逃去他处避难。如今赦了俺们罪犯。洒家今来收得一担儿钱物,待回东京去枢密院使用,再理会本身的勾当。打从这里经过,顾倩庄家挑那担儿,不想被你们夺了。可把来还洒家如何?”王伦道:“你莫是绰号唤做青面兽的?”杨志道:“洒家便是。”王伦道:“既然是杨制使,就请到山寨吃三杯水酒,纳还行李如何?”杨志道:“好汉既然认得洒家,便还了俺行李,更强似请吃酒。”王伦道:“制使,小可数年前到东京应武举时,便闻制使大名。今日幸得相见,如何教你空去?且请到山寨少叙片时,并无他意。”杨志听说了,只得跟了王伦一行人等,过了河,上山寨来。就叫朱贵同上山寨权会,都来到寨中聚义厅上。左边一代四把交椅,却是王伦、杜迁、宋万、朱贵,右边一代两把交椅,上首杨志,下首林冲。都坐定了。王伦叫杀羊置酒,安排筵宴管待杨志,不在话下。话休絮烦。酒至数杯,王伦指着林冲对杨志道:“这个兄弟,他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唤做豹子头林冲。因这高太尉那厮安不得好人,把他寻事刺配沧州。那里又犯了事。如今也新到这里。却才制使要上东京干勾当,不是王伦纠合制使,小可兀自弃文就武,来此落草。制使又是有罪的人,虽经赦宥,难复前职。亦且高俅那厮见掌军权,他如何肯容你?不如只就小寨歇马,大秤分金银,大碗吃酒肉,同做好汉。不知制使心下主意若何?”杨志答道:“重蒙众头领如此带携,只是洒家有个亲眷,见在东京居住。前者官事连累了他,不曾酬谢得他。今日欲要投那里走一遭。望众头领还了洒家行李。如不肯还,杨志空手也去了。”王伦笑道:“既是制使不肯在此,如何敢勒逼入夥。且请宽心住一宵,明日早行。”杨志大喜。当日饮酒到二更方散。各知去歇息了。次日早起来,又置酒与杨志送行。吃了早饭,众头领叫一个小喽罗,把昨夜担儿挑了,一齐都送下山来。到路口,与杨志作别。教小喽罗渡河送出大路。众人相别了,自回山寨。王伦自此方才肯教林冲坐第四位,朱贵坐第五位。从此五个好汉在梁山泊,打家劫舍,不在话下。只说杨志出了大路,寻个庄家,挑了担子,发付小喽罗自回山寨。杨志取路投东京来。路上免不得饥食渴饮,夜住晓行。不数日,来到东京。有诗为证:

清白传家杨制使,耻将身迹履危机。岂知奸佞残忠义,顿使功名事已非。 那杨志入得城来,寻个客店安歇下。庄客交还担儿,与了些银两,自回去了。杨志到店中放下行李,解了腰刀、朴刀,叫店小二将些碎银子买些酒肉吃了。过数日,央人来枢密院打点理会本等的勾当。将出那担儿内金银财物,买上告下,再要捕殿司府制使职役。把许多东西都使尽了,方才得申文书,引去见殿帅高太尉。来到厅前,那高俅把从前历事文书都看了,大怒道:“既是你等十个制使去运花石纲,九个回到京师交纳了,偏你这厮把花石纲失陷了,又不来首告,到又在逃。许多时捉拿不着。今日再要勾当,虽经赦宥所犯罪名,难以委用。”把文书一笔都批倒了,将杨志赶出殿司府来。杨志闷闷不已。回到客店中,思量:“王伦劝俺,也见得是。只为洒家清白姓字,不肯将父母遗体来点污了。指望把一身本事,边庭上一枪一刀,博个封妻荫子,也与祖宗争口气。不想又吃这一闪!高太尉,你忒毒害,恁地克剥!”心中烦恼了一回,在客店里又住几日,盘缠都使尽了。杨志寻思道:“却是怎地好!只有祖上留下这口宝刀,从来跟着洒家,如今事急无措,只得拿去街上货卖得千百贯钱钞,好做盘缠,投往他处安身。”当日将了宝刀,插了草标儿,上市去卖。走到马行街内,立了两个时辰,并无一个人问。将立到晌午时分,转来到天汉州桥热闹处去卖。杨志立未久,只见两边的人都跑入河下巷内去躲。杨志看时,只见都乱撺,口里说道:“快躲了,大虫来也。”杨志道:“好作怪!这等一片锦城池,却那得大虫来?”当下立住脚看时,只见远远地黑凛凛一大汉,吃得半醉,一步一颠撞将来。杨志看那人时,形貌生得粗丑。但见:

面目依稀似鬼,身材仿佛如人。杈B17D怪树,变为胳膊形骸。臭秽枯椿,化作腌B149魍魉。浑身遍体,都生渗渗濑濑沙鱼皮;夹脑连头,尽长拳拳弯弯卷螺发。胸前一片紧顽皮,额上三条强B33F皱。

原来这人是京师有名的破落户泼皮,叫做没毛大虫牛二。专在街上撒泼行凶撞闹。连为几头官司,开封府也治他不下,以此满城人见那厮来都躲了。却说牛二抢到杨志面前,就手里把那口宝刀扯将出来,问道:“汉子,你这刀要卖几钱?”杨志道:“祖上留下宝刀,要卖三千贯。”牛二喝道:“甚么鸟刀,要卖许多钱!我三百文买一把,也切得肉,切得豆腐。你的鸟刀有甚好处,叫做宝刀?”杨志道:“洒家的须不是店上卖的白铁刀。这是宝刀。”牛二道:“怎地唤做宝刀?”杨志道:“第一件砍铜剁铁,,刀口不卷。第二件吹毛得过。第三件杀人刀上没血。”牛二道:“你敢剁铜铁么?”杨志道:“你便将来,剁与你看。”牛二便去州桥下香椒铺里,讨了二十文当三钱,一垛儿将来,放在州桥栏干上,叫杨志道:“汉子,你若剁得开时,我还你三千贯。”那时看的人虽然不敢近前,向远远地围住了望。杨志道:“这个直得甚么。”把衣袖卷起,拿刀在手,看的较胜,只一刀把铜钱剁做两半。众人都喝采。牛二道:“喝甚么鸟采!你且说第二件是甚么?”杨志道:“吹毛过得。就把几根头发望刀口上只一吹,齐齐都断。”牛二道:“我不信。”自把头上拔下一把头发,递与杨志:“你且吹我看。”杨志左手接过头发,照着刀口上,尽气力一吹,那头发都做两段,纷纷飘下地来。众人喝采。看的人越多了。牛二又问:“第三件是甚么?”杨志道:“杀人刀上没眩呖”杨志道:“把人一刀砍了,并无血痕,只是个快。”牛二道:“我不信。!你把刀来剁一个人我看。”杨志道:“禁城之中,如何敢杀人?你不信时,取一只狗来,杀与你看。”牛二道:“你说杀人,不曾说杀狗。”杨志道:“你不买便罢,只管缠人做甚么!”牛二道:“你将来我看。”杨志道:“你只顾没了当!洒家又不是你撩拨的。”牛二道:“你敢杀我?”杨志道:“和你往日无冤,昔日无仇,一物不成,两物见在。没来由杀你做甚么?”牛二紧揪住杨志说道:“我偏要买你这口刀。”杨志道:“你要买,将钱来。”牛二道:“我没钱。”杨志道:“你没钱,揪住洒家怎地?”牛二道:“我要你这口刀。”杨志道:“俺不与你。”牛二道:“你好男子,剁我一刀。”杨志大怒,把牛二推了一跤。牛二扒将起来,钻入杨志怀里。杨志叫道:“街坊邻舍都是证见。杨志无盘缠,自卖这口刀。这个泼皮强夺洒家的刀,又把俺打。”街坊人都怕这牛二,谁敢向前来劝。牛二喝道:“你说我打你,便打杀直甚么!”口里说,一面挥起右手,一拳打来。杨志霍地躲过,拿着刀抢入来。一时性起,望牛二颡根上搠个着,扑地倒了。杨志赶入去,把牛二胸脯上又连搠了两刀,血流满地,死在地上。杨志叫道:“洒家杀死这个泼皮,怎肯连累你们!泼皮既已死了,你们都来同洒家去官府里出首。”坊隅众人,慌忙拢来,随同杨志,迳投开封府出首。正值府尹坐衙。杨志拿着刀,和地方邻舍众人,都上厅来,一齐跪下。把刀放面前。杨志告道:“小人原是殿司制使,为因失陷花石纲,削去本身职役,无有盘缠,将这口刀在街货卖。不期被个泼皮破落户牛二,强夺小人的刀,又用拳打小人。因此一时性起,将那人杀死。众邻舍都是证见。”众人亦替杨志说,分诉了一回。府尹道:“既是自行前来出首,免了这厮入门的 打。”且叫取一面长枷枷了,差两员相官,带了仵作行人,监押杨志并众邻舍一干人犯,都来天汉州桥边,登场检验了,叠成文案。众邻舍都出了供状保放,随衙听候。当厅发落,将杨志于死囚牢里监收。但见:

推临狱内,拥入牢门。抬头参青面使者,转面见赤发鬼王。黄须节级,麻绳准备吊绷揪。黑面押牢,木匣安排牢锁鐐。杀威捧,狱卒断时腰痛;撒子角,囚人见了心惊。休言死去见阎王,只此便为真地狱。

且说杨志押到死囚牢里,众多押牢禁子节级,只说杨志杀死没毛大虫牛二,都可怜他是个好男子,不来问他要钱,又好生看觑他。天汉州桥下众人,为是杨志除了街上害人之物,都敛些盘缠,凑些银两,来与他送饭。上下又替他使用。推司也觑他是个首身的好汉,又与东京街上除了一害,牛二家又没苦主,把疑状都改得轻了。三推六问,却招做一时斗殴杀伤,误伤人命招了。六十日限满,当厅推司禀过府尹,将杨志带出厅前,除了长枷,断了二十脊杖,唤个文墨匠人,刺了两行金印,迭配北京大名府留守司充军。那口宝刀,没官入库。当厅押了文牒,差两个防送公人,免不得是张龙、赵虎,把七斤半铁叶子盘头护身枷钉了。分付两个公人,便教监押上路。天汉州桥那几个大户,科敛些银两钱物,等候杨志到来。请他两个公人,一同到酒店里吃了些酒食,把出银两赍发两位防送公人,说道:“念杨志是个好汉,与民除害。今去北京路途中,望乞二位上下照觑,好生看他一看。”张龙、赵虎道:“我两个也知他是好汉,亦不必你众位分付。但请放心。”杨志谢了众人。其余多的银两,尽送与杨志做盘缠。众人各自散了。话里只说杨志同两个公人来到原下的客店里,算还了房钱、饭钱,取了原寄的衣服行李,安排些酒食,请了两个公人,寻医生赎了几个杖疮的膏药,贴了棒疮,便同两个公人上路。三个望北京进发。五里单牌,十里双牌,逢州过县,买些酒肉,不时间请张龙、赵虎吃。三个在路,夜宿旅馆,晓行驿道,不数日来到北京。入得城中,寻个客店安下。原来北京大名府留守司,上马管军,下马管民,最有权势。那留守唤做梁中书,讳世杰。他是东京当朝太师蔡京的女婿。当日是二月初九日,留守升厅。两个公人解杨志到留守司厅前,呈上开封府公文。梁中书看了。原在东京时也曾认得杨志。当下一见了,备问情由。杨志便把高太尉不容复职,使尽钱财,将宝刀货卖,因而杀死牛二的实情,通前一一告禀了。梁中书听得,大喜。当厅就开了枷,留在厅前听用。押了批回与两个公人,自回东京,不在话下。只说杨志自在梁中书府中,早晚殷勤听候使唤。梁中书见他勤谨,有心要抬举他,欲要迁他做个军中副牌,月支一分请受。只恐众人不伏,因此传下号令,教军政司告示大小诸将人员,来日都要出东郭门教场中去演武试艺。当晚,梁中书唤杨志到厅前。梁中书道:“我有心要抬举你做个军中副牌,月支一分请受。只不知你武艺如何?”杨志禀道:“小人应过武举出身,曾做殿司府制使职役。这十八般武艺,自小习学。今日蒙恩相抬举,如拨云见日一般。杨志若得寸进,当效衔环背鞍之报。”梁中书大喜,赐与一副衣甲。当夜无事。有诗为证:

杨志英雄伟丈夫,卖刀市上杀无徒。却教罪配幽燕地,演武场中敌手无。

次日天晓,时当二月中旬,正值风和日暖。梁中书早饭已罢,带领杨志上马,前遮后拥,往东郭门来。到得教场中,大小军卒并许多官员接见,就演武厅前下马。到厅上,正面撒下一把浑银交椅坐下。左右两边齐臻臻地排着两行官员,指挥使、围练使、正制使、统领使、牙将、校尉、副牌军,前后周围,恶狠狠地列着百员将校。正将台上立着两个都监,一个唤做李天王李成,一个唤做闻大刀闻达。二人皆有万夫不当之勇。统领着许多军马,一齐都来朝着梁中书呼三声喏。却早将台上竖起一面黄旗来。将台两边,左右列着三五十对金鼓手,一发起B325来。品了三通画角,发了三通B325鼓,教场里面谁敢高声。又见将台上竖起一面净平旗来。前后五军,一齐整肃。将台上把一面引军红旗磨动,只见鼓声响处,五百军列成两阵,军士各执器械在手。将台上又把白旗招动,两阵马军齐齐地都立在面前,各把马勒住。梁中书传下令来,叫唤副牌军周谨向前听令。右阵里周谨听得呼唤,跃马到厅前,跳下马,插了枪,暴雷也似声个大喏。梁中书道:“着副牌军施逞本身武艺。”周谨得了将令,绰枪上马,在演武厅前左盘右旋,右盘左旋,将身中枪使了几路。众人喝采。梁中书道:“叫东京对拨来的军健杨志。”杨志转过厅前,唱个大喏。梁中书道:“杨志,我知你原是东京殿司府制使军官,犯罪配来此间。即日盗贼猖狂,国家用人之际。你敢与周谨比试武艺高低?如若赢时,便迁你充其职役。”杨志道:“若蒙恩相差遣,安敢有违钧旨。”梁中书叫取一疋战马来,教甲仗库随行官吏应付军器,教杨志披挂上马,与周谨比试。杨志去厅后把夜来衣甲穿了,拴束罢,带了头盔,弓箭、腰刀,手拿长枪上马,从厅后跑将出来。梁中书看了道:“着杨志与周谨先比枪。”周谨先怒道:“这个贼配军敢来与我交枪!”谁知恼犯了这个好汉,来与周谨斗武。不因杨志来与周谨比试,杨志在万马丛中闻姓字,千军队里夺头功。直教大斧横担来水浒,钢枪斜拽上梁山。毕竟杨志与周谨比试,引出甚么人来?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水浒传》


国学迷 偉大的征程隆重紀念毛主席創建井岡山革命根據地五十週年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五十週年.djvu 花開第一枝五公人物誌_百花文藝出版社天津.djvu 壯志壓倒萬重山_廣西人民出版社.djvu 飛虎游擊隊_江蘇文藝出版社南京.djvu 赤膽忠心_河南人民出版社鄭州.djvu 光輝的歷程安徽革命回憶錄_安徽人民出版社.djvu 百萬雄師下江南_江蘇人民出版社南京.djvu 毛主席視察河南農村_河南人民出版社鄭州.djvu 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工人家譜家史2_河南人民出版社鄭州.djvu 初升的太陽_江蘇人民出版社南京.djvu 從鬥爭中求幸福_江蘇人民出版社南京.djvu 鋼鐵英雄傳_江蘇人民出版社南京.djvu 長纓集革命鬥爭回憶錄_浙江人民出版社杭州.djvu 烈士永生_河南人民出版社鄭州.djvu 測量戰線上的英雄兒女_測繪出版社北京.djvu 怒潮洶湧散文報告文學集_浙江人民出版社杭州.djvu 革命鬥爭回憶錄戎馬生涯_浙江人民出版社.djvu 憶陳冬堯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大地錩繡報告文學集_江蘇人民出版社.djvu 渾河畔上旭日昇_達寧人民出版社瀋陽.djvu 十年回顧_春風文藝出版社瀋陽.djvu 朹北人民抗日鬥爭故事集抗聯女戰士_達寧人民出版社瀋陽.djvu 老戰士的新榮譽_達寧人民出版社瀋陽.djvu 靈璧夜談及其他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歐陽海_解放軍文藝社北京.djvu 雷鋒班紀事第一期四好連隊五好戰士新人新事徵文報告文學散文選二_解放軍文藝社北京.djvu 硬骨頭頌歌第一期四好連隊五好戰士新人新事徵文報告文學散文選三_解放軍文藝社北京.djvu 三「戰」三捷_解放軍文藝社北京.djvu 從黑夜到天明_春風文藝出版社瀋陽.djvu 毛主席在湖北_湖北人民出版社武漢.djvu 鋼鐵指揮員鋼鐵戰士第一輯_湖北人民出版社武漢.djvu 縣委書記作品集勝利屬於堅強的人_湖北人民出版社武漢.djvu 人人爭道公社好_湖北人民出版社武漢.djvu 革命意志戰勝了敵人_湖北人民出版社武漢.djvu 湖北新貌_湖北人民出版社.djvu 歐陽海_湖南人民出版社長沙.djvu 我們愛韶山的紅杜鵑_湖南人民出版社.djvu 韶山的路散文集_湖南人民出版社.djvu 迎風展翅_人民體育出版社北京.djvu 海防前線一日_廈門人民出版社廈門.djvu 炮火響過牡丹紅_江蘇文藝出版社南京.djvu 死難烈士萬歲雨花台革命烈士故事_江蘇人民出版社.djvu 十月鮮花向太陽十月人民公社史_江蘇文藝出版社南京.djvu 崢嶸歲月_江蘇人民出版社.djvu 隨行紀談_廣朹人民出版社廣州.djvu 不忘昔日苦_群眾出版社北京.djvu 故鄉和親人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建造萬噸船史海上巨龍_春風文藝出版社瀋陽.djvu 毛主席救我們出苦海舟山地區漁民家史_浙江人民出版社.djvu 鋼花怒放工業學大慶報告文學集_達寧人民出版社瀋陽.djvu 長征路上架索橋_吉林人民出版社長春.djvu 山鷹在雄健翱翔阿爾巴尼亞通訊_世界知識出版社北京.djvu 窮女革命記_江西人民出版社南昌.djvu 戰鬥在十萬大山_廣朹人民出版社廣州.djvu 紅日照征途報告文學選_吉林人民出版社.djvu 「一二九」回憶錄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激流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鐵水奔騰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春天的報告人民日報報告文學選集_人民日報出版社北京.djvu 幸福的暖流_群眾出版社北京.djvu 夜渡內達河地方國營揚州大華棉織廠廠史故事集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青年達動回憶錄第二集五四達動專集_中國青年出版社.djvu 在蘇維埃土地上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英雄花束_廣朹人民出版社.djvu 皖南烽火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智戰蔣賍軍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兩個戰友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暴風雪中二十三天_上海文化出版社上海.djvu 蘇南煤田戰歌報告文學集_江蘇人民出版社.djvu 四明山的紅旗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革命回憶錄在紅色搖籃裡成長_吉林人民出版社長春.djvu 草原紅松_甘肅民族出版社蘭州.djvu 在友誼的海洋裡_雲南人民出版社昆明.djvu 英雄的古巴通訊集_世界知識出版社北京.djvu 阿爾巴尼亞通訊集_世界知識出版社北京.djvu 看萊蒙湖這面鏡子!解決老撾問題的擴大的日內瓦會議通訊集_世界知識出版社北京.djvu 先進的非洲友誼的海洋周恩來總理訪問非洲十國通訊集_世界知識出版社北京.djvu 華陽河畔望江縣華陽人民公社史_安徽人民出版社合肥.djvu 戰鬥的稿無_天津人民出版社天津.djvu 偉大的戰略決戰_解放軍文藝社北京.djvu 王若飛在獄中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火紅的青春_浙江人民出版社.djvu 革命鬥爭回憶錄_江西人民出版社南昌.djvu 跨上千里馬的人民_人民日報出版社北京.djvu 在邊寨的日子_群眾出版社北京.djvu 真實的故事_湖北人民出版社武漢.djvu 英雄禮讚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朝鮮人民高舉紅旗前進通訊集_世界知識出版社北京.djvu 春雷_江蘇文藝出版社南京.djvu 礦工的仇恨_達寧人民出版社瀋陽.djvu 牢記階級仇_達寧人民出版社瀋陽.djvu 在苦難中搏鬥_達寧人民出版社瀋陽.djvu 一星火花湖北地區革命鬥爭回憶錄_湖北人民出版社武漢.djvu 拉薩的春天_青海人民出版社.djvu 擋不住的洪流猴場人民公社史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武漢重型機床廠的誕生_湖北人民出版社武漢.djvu 土地_廣朹人民出版社廣州.djvu 冰消春暖_廣朹人民出版社廣州.djvu 鋼人鐵馬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長橋萬里豐台橋樑工廠史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英雄的虎門虎門人民公社史_廣朹人民出版社廣州.djvu 群山怒火_安徽人民出版社合肥.djvu 工人農民回憶錄.djvu 戰鬥在引洮工地上的人們第二集_敦煌文藝出版社蘭州.djvu 煤海怒濤大同煤礦工人鬥爭故事_山西人民出版社太原.djvu 風展紅旗報告文學集_甘肅人民出版社蘭州.djvu 列車在前進山西鐵路工人鬥爭回憶錄_山西人民出版社太原.djvu 我們和越南人民的戰鬥友誼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草地行軍七十天_朹風文藝出版社西安.djvu 紅旗頌_景德鎮人民出版社-景德鎮.djvu 老樹紅花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偉大的戰友_福建人民出版社.djvu 沸騰的鋼城_安徽人民出版社.djvu 野火燒不盡_百花文藝出版社天津.djvu 一九二五年的風暴_百花文藝出版社天津.djvu 山上達河甘肅引洮工程史第一集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大山紅旗報告文學集_山朹人民出版社濟南.djvu 黨的兒子_山朹人民出版社濟南.djvu 永遠在戰鬥革命鬥爭回憶錄_青海人民出版社.djvu 火熱的大家庭_春風文藝出版社瀋陽.djvu 铜山铁壁 安乐窝 程门立雪 米颠拜石 陈抟高卧 不吃烟火食 蟋蟀宰相 杀婢流边 掷骰授官 托栗讽谏 隔纱睹物 歌释忿争 前有谷神,后有娄室 秉文攀人 雀儿参政 经童作相,监婢为妃 羊羔息 十六天魔舞 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 狗站 同饮班朱尼河水 巴勒渚纳 以官为氏 廉孟子 两斧伐孤树 过河拆桥 治天下匠 角端 大黄愈疾 皇族列拜 雁书 僧儒各不为礼 一马不被两鞍 白道子 三教贵贱 弥勒佛出世 铁榜 靖难 土木之变 夺门之变 豹房 大礼议 妖书 梃击 红丸 三大征 三饷 封疆大吏 九边 厂卫 壬寅宫变 移宫 俊秀 京察 一串铃 一条鞭 都人子 楚宗之狱 正学 太祖毁床 蓝党 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 南北榜 钱唐抗疏 空印案 瓜蔓抄 埋羹太守 庖西书 截耳 义阡 一簏轩輗 冷面寒铁 三可惜 大声秀才 刘棉花 青词宰相 阳明学 四铁御史 沈炼射奸 戚家军 齐楚浙党 备棺上疏 东林党 五人墓 真讲官 钱塘一叶清 薛瘝读易 铁崖体 夜坐佛膝 北郭十友 文必秦汉,诗必盛唐 七才子 吴中四才子 公安体 竟陵体 复社 苕溪五隐 三保太监下西洋 八虎 红本白本 逆案 阉党 五拜三稽首 胡狱 陈烙铁 迎闯王,不纳粮 倭寇 苞苴请托 生财之道 营私作弊 大法小廉 老成练达 万寿无疆 与日俱增 民安物阜 惩一儆百 畏葸不前 痌瘝在抱 反躬内省 涓滴归公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